Scarborough 黃岩
  • Male
  • Pulau Layang-Lay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carborough 黃岩'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Scarborough 黃岩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carborough 黃岩's Page

Latest Activit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馬戈·法伊爾:天堂回信

詹妮譯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朗達·吉爾看到4歲的女兒戴瑟莉懷中放著9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麽還不回來呀?”丈夫肯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朗達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戴瑟莉不僅沒有漸漸地適應父親的去世,反而拒絕接受事實。“爸爸馬上就會回家的,”她經常對媽媽說,“他現在正上班呢。”她會拿起自己的玩具電話,假裝與父親聊天兒。“我想你,爸爸,”她說,“你什麽時候回來呀?”肯死後朗達就從尤巴市搬到了利物奧克附近的母親家。葬禮過去近兩個月,戴瑟莉仍很傷心,最後外祖母特里施帶戴瑟莉去了肯的墓地,希望能使她接受父親的死亡,孩子卻將頭靠在墓碑上說:“也許我使勁聽,就能聽到爸爸對我說話。”後來有一天晚上,朗達哄戴瑟莉睡覺時,戴瑟莉說:“我想死,媽媽,那樣我就能和爸爸在一起了。”“上帝呀!幫幫我吧,”朗達祈禱著,“告訴我該怎麽辦。”1993年11月8日本該是肯的29歲生日。“我們怎麽給我爸爸寄賀卡呀?”戴瑟莉問外祖母特里施。“我們把信捆在氣球上,寄到天堂去怎麽樣?”特里施說。戴瑟莉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她選了一個畫著美人魚的氣球,…See More
Jun 9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童心

英國詩人華茲華斯有一次碰見一個8歲的小女孩。他問她有幾個兄弟姐妹,她回答說:“我們是7個,兩個在城里,兩個在外國,還有兩個埋在教堂的墓園里。”她每天晚上都攜著點心和小碟子,到那墓園的草地上,獨自地吃,獨自地唱,唱給她的在土堆里睡著的哥姐聽。雖然墓園里永遠都沒有回響,但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的阻隔。所以任憑華翁多方的譬解,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回答說:“可是,先生,我們還是7個人。”企盼一個失去了母親、還不到4歲的小女孩,在花園里看種花時,園丁告訴她,這花籽種在泥里澆下水去,就會發芽生長並開花。那天晚上下起了傾盆大雨,她想起了園丁的話。於是,她偷偷地起床,把母親的照片揣在懷里,冒著大雨走了出去。小女孩來到花園,用稚嫩的雙手挖了一個小坑,將照片埋了進去。然後,小女孩穿著白色睡衣,在深夜的暴雨里,蹲在小坑前,專心致志地等待,盼望母親像花草一樣從泥土里長出來。海灘上種花海灘上一個孤獨的小孩,小小的腳丫踏在草鞋上,右手握著一枝花,使勁地把它往沙里栽;左手拎著一把澆花的水壺,壺里的水一點一滴往下滴著。不遠處,可以看到海浪的閃光。在海灘上種花是不是有些傻氣?但那小孩自己卻不覺得。在他單純的…See More
May 2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讓·阿爾布: 遺書

靜軒·譯著名作家呂西安·朱塞朗拉開抽屜。從一大疊手稿、文件和書信下面,奧德特露出她那張漂亮的小臉,情意綿綿地沖他微笑……半年來,他幾乎完全拜倒在她的腳下。可是突然間,年輕的作家不得不趕緊把照片藏好,因為,他的妻子索蘭格悄悄地走進了書房。“我打擾你了嗎?”“怎麽會呢?”呂西安言不由衷,“我正寫到長篇小說的一個精彩段落,就寫不下去了。”“什麽情節?”妻子問。“女主人公由於丈夫負心,感到非常絕望,想去自殺。但在此之前,她想給他寫一封遺書。這封遺書我寫了3稿,都感到不滿意。也許,只有女性的感受才能把這個段落寫得感人肺腑。”“要是我能確信你真的不會笑話我,”她說,“那我就試著幫助你寫這封信。”“你……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發現你在文學方面的才華!”“說不定我還有其他一些優點你不了解呢。”妻子的回答有些叫人捉摸不透。呂西安站起來,向門口走去。“你這是要上哪里去?”妻子問。“我出去走走。”索蘭格垂下頭。奧德特的模樣又浮現在她的眼前,她取過一張紙,開始寫道:“親愛的:“我趁你不在家的時候,向你訣別。“剛才,當你離開我,同往常一樣,去見你女朋友的時候,你沒有注意我目光里的痛楚,也沒有發現我的手在顫抖……“…See More
Apr 27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因為我愛他

說什麽愛得死去活來,道什麽愛得地老天荒,一個萊爾令無數的愛情蜜糖失去。 1993年4月,原英國人質約翰·麥卡錫與其女友吉爾·莫萊爾合著的《別樣的彩虹》一書出版。此書敘述一名年輕的英國記者在異國遭人綁架,身陷囹圄,生死不明。他的女友,一位生性靦腆的女孩,深信他仍然活著。為了營救他,她四處奔走呼喊,面對旁人的白眼與嘲諷,她無所畏懼,雖屢屢碰壁仍不肯罷休。5年後,他終於獲釋。愛,並未隨時間流逝1991年8月的某天,英國皇家空軍利尼哈姆基地。運送被釋人質的飛機靜靜躺在停機坪上。5年了,當他們的目光再度交接時,他們知道:一切都沒有改變。在一間會客室里,麥卡錫和莫萊爾緊緊相擁。她聞到了他身上的氣息,一如從前。你回來了。”她說。“我回來了。”他說。她望眼欲穿地盼來了這一天。為了這一天,她所付出的是他不曾知道的。也許,她的努力沒有起到多大作用,但這又有什麽關系呢?吉爾·莫萊爾在英國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電視觀眾、報紙雜志的讀者對於這位北方姑娘的臉再熟悉不過了:她出現在約翰·麥卡錫的照片旁,出現在人們為祝福他而點的蠟燭旁,出現在政界要人的身旁。她與訪談節目主持人侃侃而談。她願意與任何可以幫忙營救他的人談話…See More
Apr 16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陽子·一夜小宿

人類之愛,不盡是親人之間的愛,那種素昧平生的愛,則更感人,更珍貴。一位叫做溫特倫傑的先生,去年夏天一個人開車從波士頓到西海岸去,不幸的是在伊利諾斯州的公路上發生了車禍。當他蘇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躺在小城的醫院里。在這個陌生的小城,他沒有一個熟人,或者說他以為他沒有一個熟人。關於車禍的報道出現在第二天早晨的當地報紙上。當天下午一位自稱是馬爾科姆·科雯夫人的女士要求探望溫特倫傑先生,而他根本沒能想起這個名字。“你們肯定她是要看我的嗎?”溫特倫傑問醫院的人,“可這里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呀!”醫院的人肯定地點頭後,這位女士便被引進來。她不無驕傲地告訴溫特倫傑先生:“和我一起進來的小男孩叫比利。我猜想您一定想見見他吧。護士說您已經沒事了。”接著她又急切地問:“您還記得我嗎?我可是牢牢地記著您呢。我永遠不會忘記您對我和馬爾科姆的恩情。那次大戰中在紐約的一夜,在那個旅店里,記得嗎?”他隱隱約約地想起了當時的情景:啊,那個擁擠的旅店,那個在登記處前排隊的年輕少尉。那是一個傍晚。溫特倫傑來到這個旅店辦理了登記手續。因為他是這個店的常客,所以沒費什麽事便租了一個房間。把行李安排在樓上房間後,他下樓買了一張報紙…See More
Apr 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翔子·英雄的葬禮

“三叔,如果有一天早上你起來時什麽都看不見會怎麽辦?”“讓我想想……”三叔仰首望天片刻,突然略有所悟地以手敲了敲頭說:“嗯,對了!天還沒亮嘛,笨蛋!”然後,5英尺9英寸高的三叔會抱起他在空中打轉,發出一陣足以驅走任何惡魔恐懼的爽朗大笑聲。後來一次,該是高中的事了吧。三叔搭著他的肩膀走出眼科醫務所時,已快和三叔齊高的小華沈郁地說:“三叔,瞎了眼是不是件很悲哀的事?”三叔噴出滿口滿鼻的煙說:“小華,不幸的大小,是由當事人來決定,而不是局外者來衡量的。”三叔搭在他肩上的手掌慢慢收縮,他感到手掌透過自己堅實的肩肌,注入一股散發全身的信心。小華自小就喜歡三叔搭著他肩膀,他也不知道為什麽。及至他對人世有啟蒙性的認識,他才曉得這是種安全感的尋求。成年後,小華把這詮釋為“一種松脫一切生命的桎梏和枷鎖的堅毅與樂觀。”每次他和三叔笑得扭成一團,三叔因輸入棋或牌局時把棋牌攪亂大喊“你這小子玩臭”時,祖母總是責備三叔沒長輩之態。於是三叔會立刻板起嚴肅的臉孔下令說:“聽著,小華!立刻把棋盤收拾好!我說立刻收!”說完,他們又笑得扭成一團了。小華對孩提的事沒太深的記憶。他只記得那一天,媽媽又因父親酗酒夜歸爭吵。那晚…See More
Mar 27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薩羅揚:一張創造奇跡的唱片

宋靜存·譯他胡亂花錢,理應挨頓鞭子──可是這時,音樂突然響了。1921年,我剛滿13歲,一天,我從弗雷斯諾市中心騎自行車回家,車上捎著一架勝利牌手搖留聲機和一張勝利牌唱片。那架留聲機在1935年我去歐洲旅行時,把它送給了基督教救世軍。可是,那張唱片我始終保存著。我對它懷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我之所以特別喜愛它,是因為每當我聽這張唱片的時候,就想起當初我挾著留聲機和唱片走進家門的情景。留聲機花了我10元錢,唱片0.75元,兩樣東西都是全新的。錢是我當電報員掙的頭一個星期的工資。買完這兩樣東西,還剩下4.25元。母親剛剛從古根海姆工廠回家。從她臉上的神色可以看出;她幹的活兒是裝小瓶的無花果罐頭。我知道,罐頭食品工最不願意裝這種小瓶罐頭。因為裝小瓶罐頭幹上一整天只能掙1.5元最多不會超過2元錢;要是裝大瓶的罐頭,就可以掙到3~4元錢。這個數目在那個年頭是相當可觀的。我抱著留聲機滿心歡喜地走進家門。母親看了我一眼,從眼神中留露出她那天幹的是裝小瓶罐頭的活兒。不過,她沒說話,我也沒吭聲。我把留聲機放在客廳的圓桌上,又把唱片取下來,正反兩面檢查一遍。這時,我覺察到母親正在注視著我。就在我搖動留聲機的曲…See More
Mar 1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瑪麗亞·帕弗洛娃:一枝紅玫瑰

她為千百個幼小的心靈打開了通向世界的窗口,她用自己的愛,在他們的心靈中播下了善和美的種子。她是一個身材矮小、體質衰弱的老人,穿著一身舊衣服。她的頭發在腦後盤成兩個小發髻,加上蒼白的面孔,使那雙藍眼睛更顯得純樸了。每逢天氣暖和的時候,這位老婦人總是到街心公園去,在那里一直呆到天黑。只要天氣一冷,她便開始到花店去。在花店,有兩個按歲數可以做她孫女的賣花姑娘,她倆總是高高興興地接待她,因為有她在店里,她們也可以離開一下,去喝一杯咖啡。每當這個時候,她都會感到莫大的欣慰,她的兩只手異乎尋常地敏捷起來,兩眼閃著亮光,蒼白的臉頰上還泛出了一絲血色。凡進花店的人都覺得,不買一束花就離開那個花店是太過意不去了。一天晚上,天下著雨,老婦人坐在花店的小椅子上。突然,門開了,進來一位身材高大、氣宇軒昂的男子。他頭發花白,專心致志地觀看著鮮花。老婦人怔了一下,臉上浮現出一絲拘謹的微笑,眼睛也濕潤了。這是著名的小提琴家楊科夫!她怎麽也想不到,她曾親自教會他認字的那個支棱著耳朵的瘦孩子,竟出落成一個這麽魁梧的人。瞧,他就要回過頭來……天哪,真巧!老婦人下意識地用手整了整衣服,理了一下她那稀疏的頭發,呼吸也緊張、急…See More
Mar 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薩拉·朱伊特:一只白鷺

青閏·譯 初夏6月的一個夜晚,小女孩希爾薇匆匆穿過樹影婆娑的森林。已經8點鐘了,希爾薇不知道祖母會不會因為她回去這麽晚而生氣。希爾薇每天傍晚5點半離開祖母的房子,去把她們的母牛趕回來。老牛天天都放牧在曠野里,啃吃著甜美的草兒。希爾薇每天的工作就是將牛趕回家擠奶。聽到希爾薇的呼喚聲,那牛常常躲進灌木叢。這天傍晚,希爾薇費了比平時更大的勁兒才把那牛給找到。她匆匆地趕著牛,順著一條狹窄的小路,穿過黑黝黝的森林,向祖母的房子走去。牛在一條小溪邊停下來飲水。在等候的當兒,希爾薇把光腳丫伸進清澈涼爽的溪水中。她以前從未這麽晚一個人呆在這茫茫森林里。晚風吹拂,溫柔宜人。希爾薇仿佛覺得自己也成了灰色暗影和隨晚風擺動的銀色樹葉的一部分。她開始想起了僅一年前她剛到祖母農場的情景。在此之前,她同父母一起住在一個骯臟而又擁擠的工業城鎮。一天,在佛蒙特州務農的祖母去她們家做客,從她們兄弟姐妹中將她挑出來,帶來農莊做幫手。那牛飲好了水。當9歲的希爾薇急匆匆穿過森林朝心愛的家走去時,她又想起了那個嘈雜的、她父母至今仍在棲身的小鎮。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尖利的唿哨,劃破了森林的寧靜。希爾薇知道這不是鳥兒友好的唿哨,它有…See More
Mar 6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米洛斯拉夫·茹拉夫斯:一只背袋

陳英·譯 我妻子說:男人自從亞當夏娃時代就和女人住在一起。奇怪的是,男人對女人的了解並不比那時的亞當好多少。到了今天,男人看女人,好像還是初次見到,甚至連最簡單的東西,比如女人的眼淚都不懂。我童年時經歷過這樣一件事,至今難以忘懷。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父親上前線去了,媽媽獨自一人帶著我和妹妹,住在里沃夫城外的一個小村子里。當時,我和妹妹都小,記不得爸爸的模樣了,只從照片上見過。不過,媽媽總是給我們講起爸爸。於是,我們也經常纏著媽媽要爸爸。媽媽總哄我們說,爸爸快回來啦,因為眼看著仗就要打完了。然而,戰爭總是結束不了。此後,媽媽終於對我們說了實話:父親還在意大利前線作戰。我們的媽媽向來堅強,我從未見過她流淚的時候。晚上,媽媽一封接一封地給前線的父親寫信。父親的信也時時從前線寄到家,灰色的信封,信封上蓋著式樣各異的郵件檢查機關和戰地郵局的郵戳。每當媽媽接到爸爸的信時,總是一邊讀,一邊隨口講給我和妹妹聽。有一次聽媽媽說,爸爸負傷住到了野戰醫院,傷好後再不能回前線打仗,就調到了軍需機關。這樣,爸爸很快就有希望回趟家,還一定會給我們背回一袋子好吃的東西。我和妹妹猜想,那袋子里裝的是大塊大塊美味的…See More
Mar 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王蒙·玫瑰大師及其他

玫瑰大師栽培的玫瑰四遠馳名,他布置的玫瑰大廳堪稱歐洲大陸上的一珠璀璨。有一次英國女王和荷蘭女王慕名前來賞盛,到了約定的時間卻見不到這位大師。一找,原來他正在廚房裏與四個女傭吵架。見到本國的皇室文員,他訴苦不疊:一個女傭買菜賬目不符,第二個女傭與大廚有染,第三個女傭說話用了臟字(動詞),第四個女傭偷吃了他給兩位女王準備的布丁。大師非常激動,義憤填膺,滔滔不絕,他解釋說:“不,絕不能讓步!決不!你讓她們一回她們就會騎在你的脖子上拉屎,她們就會認為你怕了她們?女人?女人怎麼樣?女人惡起來更不得了……”直用了15分鐘使本國皇室文員徹底地理解了他的苦處,同情了他的境遇,附和譴責了四個該死的女人。然後,玫瑰大師洗臉梳妝更衣打領帶,來到玫瑰大廳,當然,女王已經離去。茲後又有幾起貴賓來訪的事件,不是遇到大師在廚房裏與人爭吵,就是在廁所裏與人打鬥,還有一次是在牛欄對牛亂吼。大師見人便說他養的牛得了英吉利瘋牛”“病,耿耿於懷而永不釋然。大師創造出了最好的玫瑰,布置了在歐洲及至世界光芒四射的大廳,卻一輩子徘徊在自己設計和建造的美的殿堂外面。善狗與惡狗保斯餵養著兩只狗,一名顧德,一名拜德。顧德性善,見了人就歡…See More
Feb 1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H·G·Wells:盲人國

努涅斯是一個山民,聰敏而有膽識,被一批前來厄瓜多爾攀登巴拉斯考托培克英國人雇為向導。這一行人爬到這座山最後一個懸崖底下,於雪中在一處巖架上建立一個棲身所。夜裏,努涅斯失蹤了。天亮時,可以看出他失足跌落的痕跡——他是朝東邊滑落的,一直跌到一個懸崖的邊緣,再從那裏掉下。但是在大堆雪中宣落千尺的努涅斯沒死。他摔得暈眩,卻連一根骨頭都沒折斷,人滾到一個較不陡峭的山坡上,埋在白皚皚的雪堆裏。他從雪堆中掙紮出來,看到下面另一處陡峭的懸崖有一道狹窄巖縫,一個陷於絕境的人可能就會冒險從那裏爬下去。他並不特別困難地爬了一陣之後,到達一個樹木蔥郁的山坡,;在山坡後面,這個峽谷豁然開朗,遠處有連綿的草地,他瞥見草地上有一簇石舍。在高處,有一道墻把這個山谷環繞起來。他終於走出峽谷口到達一片陽光照耀的平原,那些房子看起來很奇怪。和他所熟悉的安第所山區那些雜亂無章的村莊不同,那些石合成行分列在一條異常潔凈的街道兩旁。房子正前面都有一道門,但是看不到一扇窗。近在咫尺之處,三個用扁擔挑著桶的人沿著一條小路走來。努涅斯大喊一聲,那三個人停下腳步,把臉朝這邊轉動。但是他們似乎沒看見努涅斯。努涅斯又大喊一聲。“這些傻瓜一定…See More
Feb 16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明義·茅草巷軼事

茅草巷沒出過正經叫得響的人物,過去的日子裏就數老關上得台面。沒事了就常說老關怎麼怎麼的,有事了就總說請老關給拿拿主意吧。巷裏的人這麼看重老關擡舉老關,老關覺得挺受用,卻又覺得受用不起,咱有啥呢?咱算啥呢?老關常常這麼慚愧地想,自己只不過能在大夥閑得慌的時候,給謅幾句《三國》、《水滸》開開心,時不時給街坊鄰裏念個家書、相幫著出個主意什麼的,別的,自己還有啥呢?這麼想,老關就覺得很不安起來,仿佛自己蒙了大夥騙了大夥似的。那種歉疚不安如一只小蟲子時常啃噬他那顆柔弱的心。就在老關為街坊鄰裏看重自己擡舉自己而惴惴不安不可終日的時候,茅草巷裏往日大夥兒都不曾正眼瞧過的羊二毛子忽然石破天驚異軍突起,一下子名聲大噪起來。這個短腿短胳膊短身子小眼睛小鼻子小腦袋打從前年起跑到巷子外做買賣如今說腰裏揣了幾十萬大票子的家夥,幾乎在一夜之間粉碎了老關在茅草巷的地位。這麼說吧,自從羊二毛子破土而出,人們似乎一下子就將老關徹底遺忘了,閑聊時已不再說到老關,而總是津津有味不厭其煩地大談羊二毛子怎麼怎麼的。羊二毛子穿了西服,就有人讚嘆:呀,多高級多合適多氣派!羊二毛子穿了件破夾克,又有人讚嘆:呀,多自然多瀟灑帥得沒邊了…See More
Feb 14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巴烏斯托夫斯基·盲廚師

梁建興·譯1786年一個冬天的傍晚,在維也納近郊一間小木屋裏,一個盲眼的老人——杜恩伯爵夫人從前的廚師快要死了。實際上說來,那甚至不是一間屋子,而是花園深處的一間陳舊的小看守棚。花園裏堆滿了被風吹落的腐朽的樹枝。每走動一步,要枝就發出哢喳哢喳的響聲,於是一條帶鏈的狗就開始在它的窩裏發出低微的狺狺聲。它也像它的主人一樣奄奄一息,由於衰老而不能汪汪地吠叫了。幾年以前,這個廚師被爐子的熱氣熏瞎了眼睛,從那時候起,伯爵夫人的管家就讓廚師移到這間小屋來居住,經常給他幾個佛洛令(錢)。廚師和他的女兒瑪麗亞住在一起,她是一位18歲的姑娘。小屋裏全部的家具只有一張床,幾條跛腳板凳,一張粗笨的桌子,一個布滿裂縫的洋磁罐,還有一架翼琴,是瑪麗亞唯一的財產。翼琴是這樣的古舊,它的弦唱著冗長而柔和的調子來回答周圍所發生的一切聲響。廚師笑著把這架翼琴叫做“自己屋裏的看守人”。只要是有人走進屋裏,這架翼琴就發出顫抖的、老年人的嗡嗡聲來迎接他。瑪麗亞替臨死的父親洗幹凈了身體,替他穿上了冰冷而幹凈的襯衫,老人說:“我向來不喜歡牧師和修道士。我不能把聽人懺悔的牧師叫來,不過臨死前我要洗凈我自己的靈魂。”“那麼到底怎樣辦…See More
Feb 1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漢斯·莫毖爾·買牙膏

通常總是我的妻子為全家人購買牙膏。但是,眼下我是只身旅行在外,正好沒牙膏。我想,像我這個年齡的男子漢,要弄到一管牙膏真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旅館的門衛指給我附近的一家商店。當我走進商店,一個年輕的、頗有博士風度的先生問我需要什麼。聽了我的回答,他雙眉緊皺,想了一想。“請跟我來,”他低聲說,把我帶到一個角落,“是您自己用的嗎?”“是的,”我說,並補充道,“當然,我的妻子和孩子們都能使用。”“啊!”銷售者決定道,“您需要一管多用途牙膏!”“並不完全這樣,”我反對道,“我只需要一管用於刷牙的牙膏。”他根本不聽我的話,繼續說:“好吧,請看,這裏有不少於四十五種的多用途家庭用牙膏。”他停了一下,向我投來試探的目光,“您用的是電動牙刷還是老式手動牙刷?”我略感羞愧:“老式手動牙刷。”年輕人傲氣十足的打量著我,然後把我帶到櫃台前。“這是用於老式牙刷的三十二種牙膏目錄。”“隨便給一只吧。”我趕緊說,盡量想把事情簡單化。他從厚厚的眼鏡玻璃片後面死盯著我,我馬上感到自己說了一句傻話。他揮舞著一管牙膏問道:“您肯定是想買一種既能清潔牙齒,又能清新口腔氣息的牙膏吧?”“正是這樣。”我迫不及待地回答道,同時…See More
Feb 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夏衍·種子的力

有這樣一個故事。有人問:世界上什麽東西的氣力最大?回答紛紜得很,有的說象,有的說獅子,有人開玩笑似的說,是金剛。金剛有多少氣力,當然大家全不知道。結果,這一切答案完全不對,世界上氣力最大的是植物的種子。一粒種子可以顯現出來的力,簡直是超越一切的。這兒又是一個故事。人的頭蓋骨結合得非常致密,堅固。生理學家和解剖學家用盡了一切的方法,要把它完整地分開來,都沒有成功。後來忽然有人發明了一個方法,就是把一些植物的種子放在要剖析的頭蓋骨裏,給與溫度和濕度,使種子發芽。一發芽,這些種子便以可怕的力量,將一切機械力所不能分開的骨骼,完整地分開了。植物種子力量之大如此。這也許特殊了一點,常人不容易理解。那麽,你見過被壓在瓦礫和石塊下面的一棵小草的生成嗎?它為著向往陽光,為著達成它的生之意志,不管上面的石塊如何重,石塊與石塊之間如何狹,它總要曲曲折折地,但是頑強不屈地透到地面上來。它的根往土裏鉆,它的芽往上面挺,這是一種不可抗的力,阻止它的石塊結果也被它掀翻。一粒種子力量之大如此。沒有一個人將小草叫做大力士,但是它的力量之大,的確世界無比。這種力是一般人看不見的生命力。只要生命存在,這種力量就要顯現,上…See More
Feb 7

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馬戈·法伊爾:天堂回信

Posted on May 23, 2018 at 8:04pm 0 Comments

詹妮譯

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朗達·吉爾看到4歲的女兒戴瑟莉懷中放著9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麽還不回來呀?”丈夫肯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朗達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

戴瑟莉不僅沒有漸漸地適應父親的去世,反而拒絕接受事實。“爸爸馬上就會回家的,”她經常對媽媽說,“他現在正上班呢。”她會拿起自己的玩具電話,假裝與父親聊天兒。“我想你,爸爸,”她說,“你什麽時候回來呀?”肯死後朗達就從尤巴市搬到了利物奧克附近的母親家。葬禮過去近兩個月,戴瑟莉仍很傷心,最後外祖母特里施帶戴瑟莉去了肯的墓地,希望能使她接受父親的死亡,孩子卻將頭靠在墓碑上說:“也許我使勁聽,就能聽到爸爸對我說話。”…

Continue

佚名·童心

Posted on May 23, 2018 at 8:00pm 0 Comments

英國詩人華茲華斯有一次碰見一個8歲的小女孩。他問她有幾個兄弟姐妹,她回答說:“我們是7個,兩個在城里,兩個在外國,還有兩個埋在教堂的墓園里。”她每天晚上都攜著點心和小碟子,到那墓園的草地上,獨自地吃,獨自地唱,唱給她的在土堆里睡著的哥姐聽。雖然墓園里永遠都沒有回響,但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的阻隔。所以任憑華翁多方的譬解,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回答說:“可是,先生,我們還是7個人。”

企盼一個失去了母親、還不到4歲的小女孩,在花園里看種花時,園丁告訴她,這花籽種在泥里澆下水去,就會發芽生長並開花。

那天晚上下起了傾盆大雨,她想起了園丁的話。於是,她偷偷地起床,把母親的照片揣在懷里,冒著大雨走了出去。…

Continue

陽子·一夜小宿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6pm 0 Comments

人類之愛,不盡是親人之間的愛,那種素昧平生的愛,則更感人,更珍貴。

一位叫做溫特倫傑的先生,去年夏天一個人開車從波士頓到西海岸去,不幸的是在伊利諾斯州的公路上發生了車禍。當他蘇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躺在小城的醫院里。在這個陌生的小城,他沒有一個熟人,或者說他以為他沒有一個熟人。

關於車禍的報道出現在第二天早晨的當地報紙上。當天下午一位自稱是馬爾科姆·科雯夫人的女士要求探望溫特倫傑先生,而他根本沒能想起這個名字。

“你們肯定她是要看我的嗎?”溫特倫傑問醫院的人,“可這里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呀!”醫院的人肯定地點頭後,這位女士便被引進來。…

Continue

讓·阿爾布: 遺書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1:46pm 0 Comments

靜軒·譯

著名作家呂西安·朱塞朗拉開抽屜。從一大疊手稿、文件和書信下面,奧德特露出她那張漂亮的小臉,情意綿綿地沖他微笑……半年來,他幾乎完全拜倒在她的腳下。可是突然間,年輕的作家不得不趕緊把照片藏好,因為,他的妻子索蘭格悄悄地走進了書房。

“我打擾你了嗎?”“怎麽會呢?”呂西安言不由衷,“我正寫到長篇小說的一個精彩段落,就寫不下去了。”“什麽情節?”妻子問。

“女主人公由於丈夫負心,感到非常絕望,想去自殺。但在此之前,她想給他寫一封遺書。這封遺書我寫了3稿,都感到不滿意。也許,只有女性的感受才能把這個段落寫得感人肺腑。”…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