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
  • Male
  • Pulau Layang-Lay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carborough 黃岩'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Scarborough 黃岩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carborough 黃岩's Page

Latest Activit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赤川次郎 ·媽媽的秘密

曉文譯 千萬不能讓丈夫知道。綾子拿著那個小包,站在橋上。夜深人靜,河水在黑暗中悄無聲息地流淌著。它能帶走這秘密吧。小包飛快落入河中。回家吧。明天丈夫住院,得起個大早呢。綾子疾步往回走。輕輕打開後門,穿過廚房,溜進臥室——丈夫站在那裏!丈夫滿臉憤怒。“上哪兒去了?”“這……”“哼,是把見不得人的東西扔到河裏了吧!”丈夫真的動了氣。綾子的臉也變白了。“扔了什麼,說!”綾子忍不住反問一名:“你懷疑我什麼?”“我替你說吧——是北山的信!”綾子睜大了眼睛。接著,慢慢將視線移至腳下。“跟那家夥勾搭上啦!”“啪”,一記沈重的耳光。綾子頭暈目眩,一頭栽倒在床上。好不容易擡起頭時,女兒有紀子正怯生生地站在床邊,黑黑的瞳仁裏充滿了恐”“懼和疑惑。“我到底是誰的孩子?”有紀子問,“是爸爸的,還是叫北山的那個人的?”“你為什麼問這個?”“想知道。”良久,綾子沒有做聲。微風吹拂著她那業已大部分變白的頭發。“好,”綾子終於開口了,“那就告訴你吧。”“和我結婚前,你爸爸愛著一個人,她叫……”晶美,並不出眾。在中學,比他低一年級。當時很迷戀他的綾子,偏偏和晶美又是最好的同性朋友。不過,這兩個女孩兒那時都還不到敢向異性…See More
20 hours ago

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卡爾維諾·裸泳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9:09pm 0 Comments

費慧如·譯

在某海濱浴場洗海水浴時,伊佐塔太太遇上了一件麻煩事:當從深海遊回岸邊的途中,她突然發覺自己的遊泳衣不在身上了。她弄不清事情是剛剛發生的,還是發生得有一陣兒了,總之,她穿的那件新比基尼泳裝只剩下了胸罩。可能是她臀部扭動時,扣子脫落,那個像布條一般的三角褲衩從另一條大腿滑了下去,也許正在她身下不遠處往下沈呢,她試圖潛入水中去尋找,但沒有成功。…

Continue

福勞里恩·驢子和笛子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9:08pm 0 Comments

一只驢子在靜靜地吃薊。他看到一個牧羊人坐在樹下吹著優美動聽的笛子。聽人都覺得很悅耳,唯獨我們這只不滿的垂耳驢子例外。他自言自語道:“這個世界要瘋了!瞧,那些人張著嘴巴在欣賞一個滿頭大汗的傻瓜朝一根空心小管使勁吹氣。討好人類真是太容易了,可是我——不過沒關系,讓我趕緊逃到聽不見這傻子吹笛子的地方吧。我簡直受不了啦。”

我們這頭忿忿不平的驢子剛邁開輕快的步伐跑開去時,差一點點就踢到一根笛子上,這是一個戀愛中的牧羊人遺忘在草地上的。驢子停下來,機警地環顧四周,然後左右打量擱在草地上那根笛子,慢慢地低下頭去,把下唇湊在笛子吹孔上,吹起他所鄙夷的樂器來。說也奇怪,笛子居然發出頗為悅耳的聲音。我們的驢子認為自己是個聰明的家夥,得意地用後蹄朝空中亂踢,高聲大喊道:“妙極了!我也會吹笛子啦!”

伊里夫·魯濱遜“飄流”記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9:08pm 0 Comments

江一勳·譯 

配畫雙旬刊《探險》編輯部,近來頗感能吸引青年讀者的文藝作品數量不足。

當然也刊登過一些這樣或那樣的作品,但都不能收到令人滿意的效果。板著面孔、口沫四濺的說教太多了。說真的,這些作品不但沒有吸引青年讀者的心,相反倒使他們大為沮喪、敬而遠之了。可是《探險》的編輯卻千方百計地想把讀者拉過來。

最後決定征求一部長篇連載小說。

編輯部一位腿快的人,立即帶著約稿通知書趕到作家莫爾達萬澤夫家裏,第二天莫爾達萬澤夫便坐在編輯辦公室裏一張商人用的長沙發上了。…

Continue

歐·亨利: 最後一片葉子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3am 0 Comments

文美惠·譯

在華盛頓廣場西邊的一個小區裏,街道都橫七豎八地伸展開去,又分裂成一小條一小條的“胡同”。這些“胡同”稀奇古怪地拐著彎子。一條街有時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個畫家發現這條街有一種優越性:要是有個收帳的跑到這條街上,來催要顏料、紙張和畫布的錢,他就會突然發現自己兩手空空,原路返回,一文錢的帳也沒有要到!

所以,不久之後不少畫家就摸索到這個古色古香的老格林尼治村來,尋求朝北的窗戶、18世紀的尖頂山墻、荷蘭式的閣樓,以及低廉的房租。然後,他們又從第六街買來一些蠟酒杯和一兩只火鍋,這裏便成了“藝術區”。…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