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
  • Male
  • Pulau Layang-Lay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carborough 黃岩'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Scarborough 黃岩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carborough 黃岩's Page

Latest Activit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張磊·莊老之哀

莊老是研究莊子的著名專家,著述等身,聞名遐邇。這日,莊老的老伴突然病逝,弟子們雲集莊府吊唁。莊老立在老伴的遺體旁,平和端莊。他看到弟子們痛哭悲悼的模樣說道:“不要這樣,看來你們只是從表面上去研究莊子,而沒有能學到他思想的精髓,你們徒有虛名呀。阿健,你不是寫過一篇很有影響的關於莊子之妻亡故的文章嗎?”“是的先生,是論莊子的‘鼓盆而歌’。”那位叫阿健的弟子說道。“對了,人的生命來自於‘無’,覆歸於‘無’,人從氣息到形體到生命到死亡的演變,就像春夏秋冬四時的循環,生也自然,死也自然,有什麽值得淒淒哀鳴的呢。所以妻子死了莊子鼓盆而歌。”弟子們頓司。深感自己的膚淺。次日,舉行了與遺體告別的儀式。沒有哭聲,沒有哀樂,很平靜和超脫。莊老深首老伴生前最喜愛的二胡曲——《二泉映月》。莊老緊緊地握著老伴留在白布外的手,隨著低沈的節拍,輕輕地在她的手背上拍打著,拍打著……獨特的儀式,弟子們的心靈有一種平靜自然的凈化感,同時感受到了人類的真情。而鄰居和老伴的親戚們卻駭然。靈車緩緩地向火葬場開雲。突然靈車停住了,四周響起了警笛聲,莊老和送葬的弟子們將頭伸出了窗外,只見四五輛警車攔在車前。一位警員向莊老走來:“你…See More
Aug 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阿諾德·洛貝爾:駱駝跳舞

梁曉波、張步華·譯駱駝決心成為一名芭蕾舞演員。她說:“要使每個動作高雅完美,這是我唯一的欲望。”她一次又一次練習足尖旋轉,反覆用足尖支立身體,單腿站立,伸前臂,擡後腳,每天上百次地重覆這五個基本姿式。在沙漠炎熱的驕陽下,她一直練了好幾個月,腳起了泡,渾身酸疼不已,但是她從未想過停下不練。終於,駱駝說:“現在我是一名舞蹈演員了。”她舉行了一個表演會,在邀請來的朋友和評論家面前翩翩起舞。跳完後,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向大家致謝。觀眾沒有一個鼓掌。其中有一位發言說:“作為一名評論家和這群夥伴的代言人,我必須坦率地對您說,你的動作笨拙難看,你的背部彎弓,圓滾滾的凹凸不平。你跟我們一樣,生來是駱駝,成不了芭蕾舞演員,將來也成不了!”觀眾中有的悄悄地訕笑著,有的大聲嘲諷著。就這樣,他們穿過沙漠離去了。“他們這樣認為可就錯了。我刻苦地進行訓練,毫無疑問,我已經成為一名出色的芭蕾舞演員了。我跳舞只圖自己快活,所以我要堅持不懈地跳下去。”她真的這樣做了,這使她愉快了好些年。──知足者長樂。惡作劇的袋鼠有一只小袋鼠在學校裏經常惡作劇。他在老師的椅子上放圖釘,在廁所裏放鞭炮,在門把手上抹漿糊,還常常在教室裏亂扔吐…See More
Jul 1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莊子明·賣身契

阿李一夜睡不成眠,大清早穿上“描籠大家樂”(菲律賓禮服),帶著昨天接知宣誓入籍的電訊,擠進一輛公共客車,匆匆趕去司法部大廈207室報到。接待處的女秘書遞給阿李一枚13號牌子,叫他在走廊等候;如同求醫的病患者,掛號就診的光影。阿李坐在走廊裏一條硬板長凳上,向身邊左右的陌生人點點頭,彼此心照不宣。他靜坐沈思,感觸人生難滿百歲,如今已是活過大半數,還得重新做人,真是不甘心!一時情緒沖動,幾乎要站起折回家去。可是,耳朵裏卻響起了老妻三番五次的嘮叨:“老頑固啊,環境變遷啦,再不看風扯帆,抓住機會改換身份,日後只有一條路好走——你當和尚,我做尼姑去……”連帶想到靠薪水過日子,不是根本生計;許多年來籌措經營一間小店鋪,還有孩子們考大學和就業……一大堆現實問題,入籍是唯一的答案。他輕輕嘆息一聲,還是坐在長凳上。“13號!”女秘書把阿李喚進207室。“李先生,我特地替你安排拍照留念,服務費150比索(菲幣,約合二十美元。)。”“喔,喔……”阿李識趣奉上過關錢,女秘書綻開笑臉帶他進入辦公室裏。一個外貌嚴肅的檢察官監誓,指示阿李面對國旗,舉起右手,宣讀誓詞:“余謹以至誠,宣誓入籍,決心效忠……”驀地裏,鎂光…See More
Jun 1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福勞里恩·驢子和笛子

一只驢子在靜靜地吃薊。他看到一個牧羊人坐在樹下吹著優美動聽的笛子。聽人都覺得很悅耳,唯獨我們這只不滿的垂耳驢子例外。他自言自語道:“這個世界要瘋了!瞧,那些人張著嘴巴在欣賞一個滿頭大汗的傻瓜朝一根空心小管使勁吹氣。討好人類真是太容易了,可是我——不過沒關系,讓我趕緊逃到聽不見這傻子吹笛子的地方吧。我簡直受不了啦。”我們這頭忿忿不平的驢子剛邁開輕快的步伐跑開去時,差一點點就踢到一根笛子上,這是一個戀愛中的牧羊人遺忘在草地上的。驢子停下來,機警地環顧四周,然後左右打量擱在草地上那根笛子,慢慢地低下頭去,把下唇湊在笛子吹孔上,吹起他所鄙夷的樂器來。說也奇怪,笛子居然發出頗為悅耳的聲音。我們的驢子認為自己是個聰明的家夥,得意地用後蹄朝空中亂踢,高聲大喊道:“妙極了!我也會吹笛子啦!”See More
Jun 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伊里夫·魯濱遜“飄流”記

江一勳·譯 配畫雙旬刊《探險》編輯部,近來頗感能吸引青年讀者的文藝作品數量不足。當然也刊登過一些這樣或那樣的作品,但都不能收到令人滿意的效果。板著面孔、口沫四濺的說教太多了。說真的,這些作品不但沒有吸引青年讀者的心,相反倒使他們大為沮喪、敬而遠之了。可是《探險》的編輯卻千方百計地想把讀者拉過來。最後決定征求一部長篇連載小說。編輯部一位腿快的人,立即帶著約稿通知書趕到作家莫爾達萬澤夫家裏,第二天莫爾達萬澤夫便坐在編輯辦公室裏一張商人用的長沙發上了。“你知道,”編輯解釋說,“這部小說要引人入勝,構思新穎,情節驚險,趣味橫生。總的說來,它應當塑造出一個蘇維埃魯濱遜的形象來。寫出來的東西要讓讀者愛不釋手。”“寫個魯濱遜——我看能行,”作家簡短地說。“不過不是一般的魯濱遜,是蘇聯魯濱遜。”“還會有什麼樣的魯濱遜!不會寫成羅馬尼亞的魯濱遜的!”作家話語不多。一看便知道,是一位實幹的人。小說在約定時間前果然寫成了。莫爾達萬澤夫沒有過分偏離偉大的原著。魯濱遜仍然是那個魯濱遜。一位蘇聯青年乘船遇難。海浪把他拋到一個荒島上。他獨自一人,在險惡的大自然面前,孤立無援。他的處境萬分危急:野獸、藤蔓和即將到來的…See More
May 27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裸泳

費慧如·譯在某海濱浴場洗海水浴時,伊佐塔太太遇上了一件麻煩事:當從深海遊回岸邊的途中,她突然發覺自己的遊泳衣不在身上了。她弄不清事情是剛剛發生的,還是發生得有一陣兒了,總之,她穿的那件新比基尼泳裝只剩下了胸罩。可能是她臀部扭動時,扣子脫落,那個像布條一般的三角褲衩從另一條大腿滑了下去,也許正在她身下不遠處往下沈呢,她試圖潛入水中去尋找,但沒有成功。這是正午時分,海裏四處都是人,有的在賽艇上,有的在小遊艇上,還有的在遊泳。伊佐塔太太不認識任何人。昨天,她丈夫把她送到此地後立即又回城裏去了。她心想,眼下別無他法,只能找一艘救生船,或者找一個可信賴的男子,向他呼喊和求救,並要求他嚴守秘密。好在沒有人懷疑她下身赤裸,因為她遊泳時,決不把身子擡到水面,人們只能看見她的頭和隱約可見的胳膊和胸部。這樣,她就可以放心地去尋求援救了。為了弄清別人的眼睛到底能看清她身體的多少,她時不時停下來,幾乎垂直地漂浮著,以便窺視一下自己的軀體。她驚訝地發現,陽光照射在水面,又變成水下清澈的閃光,她軀體上的一切在水中纖毫畢現。她急忙攏住雙腿,旋轉著身體,試圖不讓自己的眼睛看見它,但這一切都是枉費心機:她腹部光潔的肌膚…See More
May 2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Samuel 林中木屋

那天,忽然起了暴風雪,把兩個毫無準備的土地測量員困在深山裏。他們一個理·卡尼,一個叫史蒂芬·艾斯特洛,同事多年,友誼甚篤。兩人在大風和雪堆裏掙紮了一天,艾斯特洛比較年輕,身強力壯,攙扶著卡尼。卡尼身子單薄,筋疲力竭,早已氣餒了。天色漸黑。艾斯特洛忽然一聲歡呼,他在越來越暗的風雪中看見了一條扯得很緊,粘了雪的電線。“電線!電報線!”他一面鼓勵,一面拖著卡尼沿電線走去。經過半小時掙紮,走到了一幢小木屋。這是政府測量隊春天架電線用的小房。運氣很好,屋裏有很多柴,架上還有不少支幹玉米。他們一時不必擔心餓死。但是卡尼病了,發高燒。早上,卡尼似乎好些了。兩人把希望寄托在電報上,因為卡尼會發報。他雖然病了一夜,體力很弱,還是蹣跚地走到桌前,打開了開關。北溪的報務員收到孤山發來的電報,大感驚詫。拍來的電碼雖然斷斷續續,意思卻可以懂得:有兩個人被困在山頂,一個患了肺炎。糟了,但望天保佑他們!人幫不了忙。至少是眼前不行。風雪越來越緊。24小時後,電線又傳來一段電文。這次卻語無倫次了,說是木屋四周有惡獸,有白翼天使,還有在暴風雪中目光如火炬般發亮的惡魔。後來的摩爾斯電碼便不知所雲了。艾斯特洛把他虛弱的同伴抱…See More
May 14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張增有·獵手

那天一早獵手就進了山。進山不久就發現了一條新的狼跡。可能要獵到一件大貨呢,少不了一場惡戰。獵手的神經頓時就緊張了起來,眼睛睜得溜溜圓,槍下肩,彈上膛,右手食指就扣在扳機上。順著狼跡他進了一個洞,身上的肉便一疙瘩一疙瘩地鼓起來。事情的結果很出乎他的意料,母狼出巢未歸,狼窩裏只剩下了4條小狼仔。“狼仔子!”獵手罵道。4只狼仔很快偎成一團,各自瞪著一雙溜溜的眼睛望著這個不速之客。把它們全殺了!獵手覺得把它們一只只舉起來朝著石頭上摔下去是件很愜意的事。4只狼仔溜溜的眼神可憐兮兮。突然,獵手產生了一個奇特的想法:把他們全部帶回去。恰逢山外集會,獵手一不做二不休騎著自行車馱著4只狼仔上了路。4只狼仔當做四只狼狗仔很快就出了手。每只60元,4只240元。一卷票子塞進了獵人的腰包。當天晚上母狼就找上門來了。母狼就蹲在獵手家對面的石崖上,一聲接一聲地嗥叫著,如泣如訴,從燈熄人靜到雞鳴星稀,一夜連著一夜。狼完全無畏於獵手的那桿槍。這傻乎乎的狼喲!獵手懵了。山裏人常說狼乃神蟲,有靈性,許是真的哩。獵槍就掛在土炕對面的墻上,他卻絲毫沒有擊斃母狼的意念。他第一次開始害怕聽見狼的嗥叫。他覺得母狼的嗥叫完全不是在痛…See More
Apr 3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巴斯托:祖父的表

張曉菲·譯那塊掛在床頭的表是我祖父的,它的正面雕著精致的羅馬數字,表殼是用金子做的,沈甸甸,做工精巧。這真是一塊漂亮的表,每當我放學回家與祖父坐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盯著它看,心裏充滿著渴望。祖父病了,整天躺在床上。他非常喜歡我與他在一起,經常詢問我在學校的狀況。那天,當我告訴他我考得很不錯時,他真是非常興奮,“那麽不久你就要到新的學校去了?他這樣問我。“然後我還要上大學。”我說,我仿佛看到了我面前的路,“將來我要當醫生。”“你肯定會的,我相信。但是你必須學會忍耐,明白嗎?你必須付出很多很多的忍耐,還有大量的艱辛勞動,這是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我會的,祖父。”“好極了,堅持下去。”我把表遞給祖父,他緊緊地盯著它看了好一陣,給它上了發條。當他把表遞還給我的時候,我感到了它的分量。“這表跟了我50年,是我事業成功的印證。”祖父自豪地說。祖父從前是個鐵匠,雖然現在看來很難相信那雙虛弱的手曾經握過那把巨大的錘子。盛夏的一個晚上,當我正要離開他的時候,他拉住了我的手。“謝謝你,小家夥”,他用一種非常疲勞而虛弱的聲音說,“你不會忘記我說的話吧?”一剎那,我被深深地感動了。“不會,祖父。”我發誓說,…See More
Apr 27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歐·亨利: 最後一片葉子

文美惠·譯在華盛頓廣場西邊的一個小區裏,街道都橫七豎八地伸展開去,又分裂成一小條一小條的“胡同”。這些“胡同”稀奇古怪地拐著彎子。一條街有時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個畫家發現這條街有一種優越性:要是有個收帳的跑到這條街上,來催要顏料、紙張和畫布的錢,他就會突然發現自己兩手空空,原路返回,一文錢的帳也沒有要到!所以,不久之後不少畫家就摸索到這個古色古香的老格林尼治村來,尋求朝北的窗戶、18世紀的尖頂山墻、荷蘭式的閣樓,以及低廉的房租。然後,他們又從第六街買來一些蠟酒杯和一兩只火鍋,這裏便成了“藝術區”。蘇和瓊西的畫室設在一所又寬又矮的三層樓磚房的頂樓上。“瓊西”是瓊娜的愛稱。她倆一個來自緬因州,一個是加利福尼亞州人。她們是在第八街的“台爾蒙尼歌之家”吃份飯時碰到的,她們發現彼此對藝術、生菜色拉和時裝的愛好非常一致,便合租了那間畫室。那是5月裏的事。到了11月,一個冷酷的、肉眼看不見的、醫生們叫做“肺炎”的不速之客,在藝術區裏悄悄地遊蕩,用他冰冷的手指頭這裏碰一下那裏碰一下。在廣場東頭,這個破壞者明目張膽地踏著大步,一下子就擊倒幾十個受害者,可是在迷宮一樣、狹窄而鋪滿青苔的“胡同…See More
Apr 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阿納托利·阿列克辛:最幸福的一天

燕穎·譯女教師瓦蓮金娜·戈奧爾基耶夫娜說:“從明天起就要放寒假了。我相信,同學們在假期中的每一天都將過得很幸福。各種各樣的展覽會和博物館在等待著你們去遊覽參觀。不過,一定其中某一天是最幸福的,我對此深信不疑。你們寫一篇家庭作業,題目就叫作‘最幸福的一天’。寫得最好的將在全班朗讀,到了那天,就該是我最幸福的一天了。”我發現,老師特別喜歡我們在作文中寫一些“最”字。我的最好的朋友;我最喜愛的書;我的最幸福的一天……新年前一天夜裏,媽媽和爸爸吵架了。我不知道吵架的原因,因為新年一整天他們都是在熟人那兒度過的,回到家時已經很晚。早晨起來,他們誰也不理誰,互不說話。這可糟糕了,真不如吵歸吵,過後再和好。不知為什麽他們都顯得很平靜,走動和說話都靜悄悄的,象是什麽事也沒發生。但是,遇到這種情況我總感到一定是發生了什麽事,而事情何時了結,我卻弄不清楚。現在,他們又互不說話了。寒假的第一天我家過的安安靜靜,平平常常,連聖誕晚會我都不願參加了。每逢媽媽和爸爸吵架時,我心裏總是十分難過,盡管在這樣的日子裏我總能從他們那兒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剛說不想去參加聖誕晚會,爸爸立即接口說要帶我到天文館;媽媽呢,她說很…See More
Mar 31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最後一頭戰象

西雙版納的召片領曾經擁有一隊威風凜凜的象兵。所謂象兵,就是騎著大象作戰的軍隊。象兵比起騎兵來,不僅同樣可以起到機動快速的作用,戰象還可用長鼻劈敵,用象蹄踩敵,直接參與戰鬥;一大群象,排山倒海般地撲向敵人,戰塵滾滾,吼聲震天,勢不可擋。1943年,日寇侵占緬甸,鐵蹄跨進了和緬甸一江之隔的西雙版納邊陲重鎮打洛。象兵在打洛江畔和日寇打了一仗。戰鬥異常激烈,槍炮聲、廝殺聲和象吼聲驚天動地;鬼子在打洛江裏扔下了七十多具屍體,我方八十多頭戰象全部中彈倒地,血把江水都染紅了。戰鬥結束後,召片領在打洛江邊挖了一個長寬各二十多米的大坑,把陣亡的戰象隆重埋葬了,還在坑上立了一塊碑:百象冢。曼廣弄寨的民工在搬運戰象的屍體時,意外地發現有一頭公象還在喘息,它的脖頸被刀砍傷,一顆機槍子彈從前腿穿過去,渾身上下都是血,但它還活著。他們用八匹馬拉的大車,把它運回寨子。這是唯一幸存的戰象,名叫嗄羧。好心腸的村民們治好了它的傷,把它養了起來。我1969年3月到曼廣弄寨插隊落戶時,嗄羧還健在。它已經50多歲了,脖子歪得厲害,嘴永遠閉不攏,整天滴滴嗒嗒地淌著唾液;一條前腿也沒能完全治好,短了一截,走起路來躓躓顛顛;本來就很…See More
Mar 3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毛姆·兩兄弟

他們兩個現在都已去世,他們是兩兄弟,一個是畫家,另一個是醫生。那位畫家自以為是個天才,他驕傲而且暴躁,浮誇自負。他瞧不起自己的哥哥,認為他是個市儈和感情用事的人。不過他自己卻一點錢也賺不到,要是沒有哥哥周濟他,他早餓死了。奇怪的是:盡管他外表笨拙粗野,卻畫了很多的畫,舉行個人畫展,每次都只能賣掉兩幅,從未超過此數。最後醫生終於明白他弟弟根本不是個天才,只不過是個二流畫匠罷了。在他為弟弟作出種種犧牲之後,才發現這對他來說是難受的,但他把這一切藏在心裏,秘而不宣。後來,醫生去世了,他把自己的一切留下來給他弟弟。那畫家在醫生的家裏發現了25年來被無名主顧買去的全部油畫,最初他無法理解,經過一番考慮之後,他作出了如此解釋:那狡猾的家夥想作一本萬利的投資呢!See More
Mar 2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仵從巨·賣書的

這小鎮只有一家書店。書店只有一位鎮上人稱呼為“賣書的”,就是她。她賣了多久書了?沒有人說得清。在人們的記憶中,似乎這裏有了書店就有了她,也只有她。老年人記得:她剛賣書那陣兒還是個剛出校門的學生娃。撅著一雙羊角小辮,斯斯文文,見了誰都是笑模笑樣。她很忙。書店裏的事全由她一個人辦理:進書,賣書,下鄉送書,賣畫,預訂書,包括每日一次的結帳,店堂裏的內外清掃……她忙得過來嗎?不知道。也沒有人認真想過。反正她是忙過來了,幾十年如一日地忙過來了。怎樣忙過來的?說不清,也沒人註意。像地上的草,綠了,黃了,黃了,綠了,“一歲一枯榮”吧。除了詩人們,一般人是不大註意到這些小草的變化的。歲月流逝。如今,讀過她賣出的小人書的小姑娘早已當了媽媽,連她們的孩子也已不大喜歡小人書而喜愛抱著厚厚的小說看了。書架上的書,也如同變幻的人生,歷經了不少坎坷,但畢竟是越來越豐實,光看看那些五花八門的書名,看看那各具風格的封面,就知道書是越來越多了。人愛書了,生意能不紅火麼?歲月無情,我們的主人公看去50上下了,額際和眼角已隱隱刻上細細的皺紋。可她那一雙眸子卻如秋日潭水般清明。那傳神的眸子中有的是單純,真誠。看她一眼,像看一…See More
Mar 11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爐灰與家

美國賓州懷恩城有一個11歲男孩,正想買一部英國制造的三速腳踏車,但整季人割草掃葉所得,離開他的目標仍遠。冬令初寒,路面冰結之日,他剛剛清理灰,就看見一部車子,車輪拼命滾動,想爬上門前小山。這就使他想到了一個主意。在當地報紙刊出廣告如下:“爐灰——聖誕節最佳禮品。送給雪地駕車的朋友,有意相不到之妙用。懷恩城0.15美元一袋,其他地區0.25美元。請電告懷恩城——2771。”廣告刊出後,存貨立即脫手。買主大都是些玩世不恭的人,想找一件新奇的聖誕禮物送親友。因此幾天後他又刊登廣告:“爐灰——聖誕節使光顧諸君向隅,至感歉疚。現有新貨應市。請即購買一袋置之車箱,以備冰天路滑時使用。”第二天懷恩大雪紛飛,歷久方霽。一時訂單如雪片飛來。他將附近街道爐灰盡量搜羅,始免竭市,此後他在報上刊出如下廣告:“爐灰——現已收到謝函7封。車子在新年除夕幸未被困的7位買主對吾人揚頌備至。”廣告刊出後,一個住在新辟坡地的16歲少年來電話訂購40袋。他說:“周圍數裏之內無一煤爐,誰都無法從家裏把車子開出去。這些爐灰可以輕易賣到5角錢一袋。”另一個大主顧,是他的同班同學,此人囤積爐灰,到了大雪天才在城裏最陡的山坡下面向駕…See More
Mar 1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佚名·兩者間的秘密

加拿大的蒙特利爾是個很大的城市。沒有人比皮爾·杜邦更熟悉這座城市的普·愛德華街,他在這條街上給住戶送牛奶已經有30年了。在過去15年中,有一匹大白馬為他拉牛奶車。皮爾被告知可以使用這匹馬時,他用手溫柔而憐愛地撫摸著馬的脖頸和側腹。“這是一匹溫順的馬,”皮爾說,“我能看出它的眼睛裏閃耀出美好的靈氣。我要以聖·約瑟替它命名,因為它也是一位溫和而且具有美麗靈魂的人。”大約一年以後,約瑟就認得每戶訂牛奶的人家,以及不訂的每一家。每天早晨5點時,皮爾就到了牛奶公司的馬棚,那時他看到他的送貨車已經裝滿了奶瓶,而且約瑟已經在等他了。皮爾會叫道:“早哇,老朋友!”接著便攀上他的座位,這時約瑟也回頭望著他。其他的車夫都笑了,他們說馬在對皮爾微笑呢。然後皮爾會輕輕喚著約瑟:“走,朋友。”於是他倆便很神氣地走上街道。皮爾不用駕馭,馬車就會駛過三條街道,然後右轉走過兩條街後又左轉走入聖·凱薩林街。最後馬在普林斯·愛德華街的第一家房子停住了,在那裏,約瑟約等半分鐘,讓皮爾下車以及在門前放一瓶牛奶。然後馬走過隔壁兩家。在第三家停下來。再來用不著出聲,約瑟會轉頭沿街道的另一邊走。不錯呀,約瑟是一匹機靈的馬。皮爾會講…See More
Mar 8

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卡爾維諾·裸泳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9:09pm 0 Comments

費慧如·譯

在某海濱浴場洗海水浴時,伊佐塔太太遇上了一件麻煩事:當從深海遊回岸邊的途中,她突然發覺自己的遊泳衣不在身上了。她弄不清事情是剛剛發生的,還是發生得有一陣兒了,總之,她穿的那件新比基尼泳裝只剩下了胸罩。可能是她臀部扭動時,扣子脫落,那個像布條一般的三角褲衩從另一條大腿滑了下去,也許正在她身下不遠處往下沈呢,她試圖潛入水中去尋找,但沒有成功。…

Continue

福勞里恩·驢子和笛子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9:08pm 0 Comments

一只驢子在靜靜地吃薊。他看到一個牧羊人坐在樹下吹著優美動聽的笛子。聽人都覺得很悅耳,唯獨我們這只不滿的垂耳驢子例外。他自言自語道:“這個世界要瘋了!瞧,那些人張著嘴巴在欣賞一個滿頭大汗的傻瓜朝一根空心小管使勁吹氣。討好人類真是太容易了,可是我——不過沒關系,讓我趕緊逃到聽不見這傻子吹笛子的地方吧。我簡直受不了啦。”

我們這頭忿忿不平的驢子剛邁開輕快的步伐跑開去時,差一點點就踢到一根笛子上,這是一個戀愛中的牧羊人遺忘在草地上的。驢子停下來,機警地環顧四周,然後左右打量擱在草地上那根笛子,慢慢地低下頭去,把下唇湊在笛子吹孔上,吹起他所鄙夷的樂器來。說也奇怪,笛子居然發出頗為悅耳的聲音。我們的驢子認為自己是個聰明的家夥,得意地用後蹄朝空中亂踢,高聲大喊道:“妙極了!我也會吹笛子啦!”

伊里夫·魯濱遜“飄流”記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9:08pm 0 Comments

江一勳·譯 

配畫雙旬刊《探險》編輯部,近來頗感能吸引青年讀者的文藝作品數量不足。

當然也刊登過一些這樣或那樣的作品,但都不能收到令人滿意的效果。板著面孔、口沫四濺的說教太多了。說真的,這些作品不但沒有吸引青年讀者的心,相反倒使他們大為沮喪、敬而遠之了。可是《探險》的編輯卻千方百計地想把讀者拉過來。

最後決定征求一部長篇連載小說。

編輯部一位腿快的人,立即帶著約稿通知書趕到作家莫爾達萬澤夫家裏,第二天莫爾達萬澤夫便坐在編輯辦公室裏一張商人用的長沙發上了。…

Continue

歐·亨利: 最後一片葉子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3am 0 Comments

文美惠·譯

在華盛頓廣場西邊的一個小區裏,街道都橫七豎八地伸展開去,又分裂成一小條一小條的“胡同”。這些“胡同”稀奇古怪地拐著彎子。一條街有時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個畫家發現這條街有一種優越性:要是有個收帳的跑到這條街上,來催要顏料、紙張和畫布的錢,他就會突然發現自己兩手空空,原路返回,一文錢的帳也沒有要到!

所以,不久之後不少畫家就摸索到這個古色古香的老格林尼治村來,尋求朝北的窗戶、18世紀的尖頂山墻、荷蘭式的閣樓,以及低廉的房租。然後,他們又從第六街買來一些蠟酒杯和一兩只火鍋,這裏便成了“藝術區”。…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