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
  • Male
  • Pulau Layang-Lay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carborough 黃岩'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Scarborough 黃岩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carborough 黃岩's Page

Latest Activit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正對著打開的窗戶,放著一把舒適、寬大的安樂椅。全身的精疲力竭,似乎已浸透到她的心靈深處,她一屁股坐了下來。她能看到房前場地上洋溢著初春活力的輕輕搖曳著的樹梢。空氣里充滿了陣雨的芳香。下面街上有個小販在吆喝著他的貨色。遠處傳來了什麽人的微弱歌聲;屋檐下,數不清的麻雀在嘁嘁喳喳地叫。對著她的窗的正西方,相逢又相重的朵朵行雲之間露出了這兒一片、那兒一片的藍天。她坐在那里,頭靠著軟墊,一動也不動,嗓子眼里偶而啜泣一兩聲,身子抖動一下,就像那哭著哭…See More
Tuesda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小芸·一夜平安覺

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旅行,因公或是因私,步行或是坐船,我都不在乎。任何時任何地方我都很樂意去。但是現在,我正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詛咒著離開家的那個壞日子。理由十分簡單,我的火車將晚點三個小時。我喜歡旅行——但我討厭等待!忽然,我有了個主意,為什麽不改乘長途汽車呢?我正要沖出候車室,一個服飾整齊的老先生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年輕的女士,在趕長途汽車之前為什麽不先看看時刻表?”我張大嘴吃驚地望著他: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沒容我吐一個字,他又笑著說:“你很奇怪我怎麽知道你的計劃是不是?你看,我的火車也晚點了,我也動了同樣的念頭。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出門在外時,頭腦太靈活往往得不償失。願不願聽我談談如何得此經驗的?愉快的談話能打發時間,在你知道這點之前,你的火車恐怕早到站了。”好吧,事實上我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是不會拒絕的。一俟我坐下,老先生便開始了他的故事。“你看見了,我帶著幾個照相機,我是個職業攝影師,幹得不壞,能自由選擇何去何從。但在我年輕的時候,情況可大不一樣。我必須接受給我的工作。那一年,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奧地利冬季奧運會上攝影,我沒日沒夜地幹了8天。為了省錢,我和另外兩個攝影師合住一間旅…See More
Oct 14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謝志強·一路平安

盡管相遇的陌生人緘口不語,然而,心靈撞擊的火花竟融在溢於言表之情中……他指著空位,問空位對面的中年男子:“同志,這里有……有人沒有……?”中年男子搖了搖頭。他欣然落座。列車啟程時,他晃晃隨身帶著的扁形茶葉罐:“來……來點吧?”中年男子舉起茶杯,表示:已經有了。他朝中年男子笑笑,呷了一口茶,心里泰然了。他是第一次單獨出差,因為他口吃得厲害,平時不肯出門,這次,廠里人手緊,他只得硬著頭皮上路了。車廂里,一片靜謐,前前後後的座位,都由睡意籠罩著,此起彼伏的鼾聲更加濃了這氣氛。他腦海里一個閃電:不要乘過站了。“現在是……啥……地方?”他問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把臉偏向一側,並排的一位青年說:“誰曉得呢?已經誤點誤得沒數了。”他看過列車時刻表,到達A市站正點是半夜兩點。現在1點45分。他茫然了。當中年男子正過臉來時,他又問他:“同……同……同志,A市……市站到……到了沒有?”中年男子好似沒聽見而未回答,卻去掏香煙,吸起煙來,弄得他倆之間的空間煙霧朦朧。倒是並排坐的青年憤憤然了,說:“你這人,人家問你,怎麽老是不回答!”他生怕引起摩擦,示意青年:“算了……算了。”不過他想,現在到底人心不古啦。中年男子…See More
Oct 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卡拉·瑞德:一顆善良的心

張又寧譯“你別再制造這可怕的噪音,好不好?我的頭都要炸了。”巴科斯特·海斯對著窗外大聲喊道。自打隔壁搬來的新鄰居開始每天下午吊嗓子練聲起,窗外的春色都給攪渾了,搞得他整天心煩意亂,不得安寧。“這個討厭的女人,為什麽不到別處出醜呢?”他惱火地自言自語道,“或許我該立刻搬走。”他是名退役警官,經過數十年的搏殺後,渴望過上一種平靜安逸的生活,頤養天年。他特地選擇了街區邊緣只有孤零零兩座房子的地方安了家。可這會兒,隔壁那座房子里又搬來了一個退休的歌劇演員。他討厭歌劇。巴科斯特在心中默默地數著數字,等著敲門聲的到來。“砰!”他趕緊拉開前門,莉莉已雙手叉腰站在門口,瞪著雙眼怒視著他。“你這個老頑童,就不能停止你的惡作劇嗎?我剛搬來才兩周,你每天都大叫大嚷幹擾我練聲,我對你的行為已無法容忍!”“是嗎?你倒是惡人先告狀。你那叫練聲?哼,簡直是可怕的噪音,使人無法忍受!”“如果你的耳朵那麽嬌嫩,你為什麽不到別處去消磨這一個小時呢?比如去釣魚,去喝酒,去遊泳,總之去做些什麽。我住這兒,就要在這兒唱。即使是‘噪音’,你也必須習慣。”說完,她甩頭而去,腳下的高跟鞋跺在台階上“噔噔”作響。真有趣,他還是第一次注…See More
Oct 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彭虹·一腳

〔總想刺探父母當年的“清宮秘史”。媽媽守口如瓶,爸爸的“瓶子”密封欠嚴,終於泄露了下面的故事。〕小橋。流水。人家。我吃了晚飯,照例到小河上遊的一泓清水里去快樂。樂畢歸途,望西天雲霓變幻萬千,如洛神翩翩遊龍宛宛,不禁搖頭晃腦起來:“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正唱到“毛主席聽了心歡喜”時,聽到聲“哎喲!”我下意識地罷唱,止步,定睛原來,我得意忘形之時,已踩著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腳!我忙連聲說:“對不起。”這“對不起”似乎是靈丹妙藥,那個婦女臉上立刻堆滿笑,也連聲說“沒關系”——不過她用的是土語:“活絡的!活絡的!”—就低頭繼續搓衣捶衣。我卻不大好意思就走開,總覺得還欠她點什麽。她很快洗完衣,見我還站在那里,很是驚訝。我搶過她裝滿衣服的木桶:“我來!”她毫無思想準備,被我“繳械”了。她帶我走進一棟四扇三櫳的木房,連聲說“勞煩你”,樣子有些誠惶誠恐;又高聲喊:“慧妹子,端茶來!”兩遍之後,堂屋便進來一個赤腳姑娘,雙手平端著,送給我一杯涼茶,姿勢挺“隆重”的,來不及笑,便轉身進屋了。第一印象是高,而且還在長。上衣勉勉強強才遮住肚臍,有點像福建惠安女;而褲筒下沿卻因秀腿的瘋長而遠離腳踝,露出…See More
Oct 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A·卡西莫夫:一件婚紗裙

這是戰爭年代里我所經歷的事,每每回想起來都令我激動不已,使我更加熱愛周圍的人們,珍惜今天的生活。長時間的戰爭使越來越多的人陷於貧困,我的家也是一樣。終於有一天,一直最大限度抑制和隱瞞著自己的絕望的媽媽,嘆著氣說:“孩子,我們再也不能沒有面包而僅靠幹果生活了。”每一天,戰爭都帶來許多可怕的不幸和痛苦,許許多多的家庭都失去家庭生活的支柱。我的姐姐斯卡納和我就是在沒有父親的情況下長大的。自然,所有生活的負擔也就完全落到我的媽媽——一個年輕寡婦的身上。在似乎回想什麽的時候,媽媽想出了一個辦法。“我那件婚紗裙——我結婚的紀念,生活中最幸福日子的紀念。好了,它能做什麽用呢?孩子……”她堅持把長裙給我,讓我同姐姐到一個叫諾日斯罕的地方去換糧食。這時,我感到非常惶然和困惑,不知對她說些什麽。起先,我打算緊緊地擁抱和親吻母親,但是,母親的失聲慟哭令我震驚。她告訴我,在我出發前不準哭泣。我盡量像一個大人那樣,保持著鎮靜。媽媽相信,只要她拿一杯水灑在我們走後的路上,就能給我們帶來好運。“祝你們一路順風。斯卡納,我懇求你,一定要照顧好你的弟弟。”母親哽咽道,“把婚紗裙換成你們可以換成的任何東西。”“換成你們可…See More
Sep 3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伊麗莎白·斯塔·希爾:一個小女孩的禮物

夜間,雪靜悄悄地綿綿而降。 我們一家人——丈夫拉斯,女兒,兒了和我,站在窗口又驚又喜地朝外望去,多美的景色啊!現在,我們的城鎮似乎已披上了聖誕節的盛裝。房子圍著白絨般的頭巾。前天還是光禿枯黃的樹木,現在卻已換上了閃閃發光的冰上衣。甚至連電線桿也戴上了一頂斑白的帽子。在呼嘯的風聲中,人們能聽到聖誕節的歌聲。試想一下,正好還有一個星期的此時此刻,我們將走在去教堂做聖誕禮拜的路上。這就是我們13歲的兒子布萊德喜歡的家庭傳統節日之一。我們踏著清晨的寒霜,向教堂走去。一路上,遇見鄰居和朋友們。“噢,”我丈夫說,“我們的早餐還可以吃到香腸、蛋糕和小蜜桔呢。”“我們必須給鳥餵些食物。”安德烈婭溫和地說,“雪總是使它們感到難受。”安德烈婭今年15歲,算不了大人,可也不再是個小女孩了。有時這個姑娘既美麗又年輕,有時卻是一個笨拙的小女孩。有時她既溫和又懂事,有時卻像天氣那樣變幻莫測,像冰雹那樣任性:丟書、丟鞋子,甚至隨心所欲地拋棄男朋友。“是的,我們必須給鳥兒餵些食物了。”我說。在準備早餐時,我腦子里盤算著所有準備過聖誕節不得不做的事。早餐做好時,我擡頭看到安德烈婭還站在窗邊。“你怎麽啦?”我問道。她驚跳…See More
Sep 1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竹菁·一個商人買忠告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西班牙的某城有一個人,他以賣忠告為職業。有一天,一個知道後。就專程到他那里去買忠告。那個人問商人,要什麽價格的忠告,因為忠告是按價格的不同而定的。商人說:“就買一個一元錢的忠告吧。”那個人收起錢,說道:“朋友,如果有人宴請你,你又不知道有幾道菜,那麽,第一道菜一上,你就吃個飽。”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不怎麽樣,於是又付了兩倍錢,說要一個值二元錢的忠告。那人就說了這麽一個忠告:“當你生氣的時候,事情沒有考慮成熟,就不要蠻幹;不了解事實的真相,千萬不要動怒。”像上次一樣,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也不值那麽多錢。於是又要一個值一百元的忠告。那人對他說:“如果你要想坐下,一定得找一個誰也攆不走你的地方。”商人還是覺得這個忠告不理想,又要一個價值一百一十元的忠告。那做好人就對他說:“當人家沒有征求你的意見時,你千萬不要發表議論。”商人感到,這樣下去會弄得身無分文。於是決定不買任何忠告了。他把已買來的這些忠告一一銘刻在心頭,就走了。有一次,商人讓懷孕的妻子留在家中,自己到外地經商去了。一連二十年都沒有回家鄉。妻子一直沒有得到丈夫的消息,以為他亡命他鄉了,感到萬分悲痛。她在兒子身上傾注了自己全部的…See More
Aug 1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普羅特尼科娃·一個女人的夜晚

方圓·譯關上房門,薇拉契卡自豪地搖了搖頭,精神抖擻地朝車站走去。“都結束了。”她想,“終於分道揚鑣了……而且,不是他離開我,卻是我離他而去。在我們這個時代,這還有點兒意義呢。我自豪地走了——只拎著一只皮箱。現在我可以自做主張了:高興的話,可以去看戲,來了情緒呢,可以去看電影,誰都不會礙我的事兒……”她一刻不停地朝前走。“再不會有人追在我屁股後頭一個勁兒地問:‘上哪去?’……”她凝神諦聽了片刻。前面沒有腳步聲,兩旁也沒有……可背後似乎有聲音,盡管這聲音並不很響……薇拉契卡把皮箱換到另一只手里。不知什麽地方有只烏鴉在“哇哇”怪叫,薇拉契卡趕忙加快了腳步。“我順小道走,不會碰到人的。手里這只皮箱雖說不大,可是誰都能看出來它挺沈,我拎著它夠費勁兒的。再說,要是碰上壞人劫道,也沒人保護我呀。最好碰到的是只野獸,一頭熊,或者是一只狼,而我的丈夫,現在已經不是丈夫了,他一定知道我險遭不幸。沒準兒,他還會後悔當初沒留下我,或是後悔沒有悄悄跟在我後面呢……也許,我還會天天晚上去和他會面,久久地凝視著他,沒有一句責備的話,盡管這事兒沒什麽可說的。可我現在走了,孤單單的。盡管誰都不來追趕我。誰都不來,誰都不…See More
Jul 19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劉孝存·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故事

博大精深的《周易》六十四卦,分“上經”和“下經”兩大部分。其上經三十卦,是論述“天道”的;其下經三十四卦,則屬描述“人事”。下經三十四卦依次為:咸、恒、損、益、夫、兌、渙、中孚、節、小過、既濟、未濟。——四十二個字,竟然言簡意賅地寫出了一篇遠古時代的“紀實文學”!——一篇遠古時代“紀實文學”的破譯一人的世界,有男、女之分。天下的人,全都是男女交合而生的。〔鹹,為“全”、“都”。鹹的象形字為“看,又像男、女二人。斧,古為“父”;砧,為捶或砸東西時墊在底下的器具。斧、砧合為一,象征男女交合,引申為夫妻。遠古時期,沒有“夫妻”一詞,“鹹”示其意。〕二男女交合,才可子嗣不絕;生生息息,人類才會永遠延續下去。〔恒,為經常、常常、永久的、固定的、平常、一般。男、女之間,經常發生關系,習以為常,且長久是這樣的。〕三可是有一天,男人從女人的居住地不辭而別了。〔始的群婚制向一夫一妻制過渡中的婚配形式為“對偶婚”。起初,對偶婚實行男子在晚上拜訪女子;後來實行“從妻居”,即男子遷到女方的居住地。“對偶婚”沒有獨立的“家庭經濟”,夫妻間也沒有獨占的同居生活。此卦的卦名表明,一男一女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後,男人…See More
Jul 1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索洛杜布

一天清晨,一位婦人帶著一個4歲的小男孩在郊區的街道上散步。那孩子天真活潑,面色緋紅。那婦人年齡不大,穿著考究。她一邊幸福地微笑著,一邊細心地照看著自己的兒子。孩子正在滾著一個黃色的大鐵圈,他穿著短褲,揮動著棍棒歡快地笑著,跟在鐵圈後面跑。他把棒子舉得高高的,本來沒有那種必要,可他就是那麽做的。真開心!方才他還沒有鐵圈,可是現在有了,真叫人高興!一個雙手粗糙、衣服襤褸的老頭,身體緊靠柵欄站在十字路口,好讓那女人和小孩走過去。老頭用那昏花的兩眼凝視著孩子,臉上露出呆癡的笑容。“一個富戶人家的公子”,老頭心里思忖道,“是個好孩子,你看他多麽天真可愛,畢竟是闊人家的孩子!”有些事情他不能理解,有些事情他似乎感到很奇怪。孩子是需要好生管教的,不然就有被慣壞的危險,而這位母親就沒有管束她的兒子。她穿得多好,長得多美,她的日子一定過得安逸、舒適。當他——這個老頭兒——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過的是苦難的日子。即使現在,他雖然不再挨打受餓了,但生活還談不上美好。在他的孩提時代,他過的是挨打受罵、饑寒交迫的生活。那時,他沒有鐵圈,也沒有其他這類闊少爺的玩具。他整個一生都是在艱辛困苦中度過的。他沒有什麽值得回…See More
Jul 1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馬戈·法伊爾:天堂回信

詹妮譯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朗達·吉爾看到4歲的女兒戴瑟莉懷中放著9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麽還不回來呀?”丈夫肯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朗達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戴瑟莉不僅沒有漸漸地適應父親的去世,反而拒絕接受事實。“爸爸馬上就會回家的,”她經常對媽媽說,“他現在正上班呢。”她會拿起自己的玩具電話,假裝與父親聊天兒。“我想你,爸爸,”她說,“你什麽時候回來呀?”肯死後朗達就從尤巴市搬到了利物奧克附近的母親家。葬禮過去近兩個月,戴瑟莉仍很傷心,最後外祖母特里施帶戴瑟莉去了肯的墓地,希望能使她接受父親的死亡,孩子卻將頭靠在墓碑上說:“也許我使勁聽,就能聽到爸爸對我說話。”後來有一天晚上,朗達哄戴瑟莉睡覺時,戴瑟莉說:“我想死,媽媽,那樣我就能和爸爸在一起了。”“上帝呀!幫幫我吧,”朗達祈禱著,“告訴我該怎麽辦。”1993年11月8日本該是肯的29歲生日。“我們怎麽給我爸爸寄賀卡呀?”戴瑟莉問外祖母特里施。“我們把信捆在氣球上,寄到天堂去怎麽樣?”特里施說。戴瑟莉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她選了一個畫著美人魚的氣球,…See More
Jun 9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童心

英國詩人華茲華斯有一次碰見一個8歲的小女孩。他問她有幾個兄弟姐妹,她回答說:“我們是7個,兩個在城里,兩個在外國,還有兩個埋在教堂的墓園里。”她每天晚上都攜著點心和小碟子,到那墓園的草地上,獨自地吃,獨自地唱,唱給她的在土堆里睡著的哥姐聽。雖然墓園里永遠都沒有回響,但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的阻隔。所以任憑華翁多方的譬解,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回答說:“可是,先生,我們還是7個人。”企盼一個失去了母親、還不到4歲的小女孩,在花園里看種花時,園丁告訴她,這花籽種在泥里澆下水去,就會發芽生長並開花。那天晚上下起了傾盆大雨,她想起了園丁的話。於是,她偷偷地起床,把母親的照片揣在懷里,冒著大雨走了出去。小女孩來到花園,用稚嫩的雙手挖了一個小坑,將照片埋了進去。然後,小女孩穿著白色睡衣,在深夜的暴雨里,蹲在小坑前,專心致志地等待,盼望母親像花草一樣從泥土里長出來。海灘上種花海灘上一個孤獨的小孩,小小的腳丫踏在草鞋上,右手握著一枝花,使勁地把它往沙里栽;左手拎著一把澆花的水壺,壺里的水一點一滴往下滴著。不遠處,可以看到海浪的閃光。在海灘上種花是不是有些傻氣?但那小孩自己卻不覺得。在他單純的…See More
May 2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讓·阿爾布: 遺書

靜軒·譯著名作家呂西安·朱塞朗拉開抽屜。從一大疊手稿、文件和書信下面,奧德特露出她那張漂亮的小臉,情意綿綿地沖他微笑……半年來,他幾乎完全拜倒在她的腳下。可是突然間,年輕的作家不得不趕緊把照片藏好,因為,他的妻子索蘭格悄悄地走進了書房。“我打擾你了嗎?”“怎麽會呢?”呂西安言不由衷,“我正寫到長篇小說的一個精彩段落,就寫不下去了。”“什麽情節?”妻子問。“女主人公由於丈夫負心,感到非常絕望,想去自殺。但在此之前,她想給他寫一封遺書。這封遺書我寫了3稿,都感到不滿意。也許,只有女性的感受才能把這個段落寫得感人肺腑。”“要是我能確信你真的不會笑話我,”她說,“那我就試著幫助你寫這封信。”“你……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發現你在文學方面的才華!”“說不定我還有其他一些優點你不了解呢。”妻子的回答有些叫人捉摸不透。呂西安站起來,向門口走去。“你這是要上哪里去?”妻子問。“我出去走走。”索蘭格垂下頭。奧德特的模樣又浮現在她的眼前,她取過一張紙,開始寫道:“親愛的:“我趁你不在家的時候,向你訣別。“剛才,當你離開我,同往常一樣,去見你女朋友的時候,你沒有注意我目光里的痛楚,也沒有發現我的手在顫抖……“…See More
Apr 27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因為我愛他

說什麽愛得死去活來,道什麽愛得地老天荒,一個萊爾令無數的愛情蜜糖失去。 1993年4月,原英國人質約翰·麥卡錫與其女友吉爾·莫萊爾合著的《別樣的彩虹》一書出版。此書敘述一名年輕的英國記者在異國遭人綁架,身陷囹圄,生死不明。他的女友,一位生性靦腆的女孩,深信他仍然活著。為了營救他,她四處奔走呼喊,面對旁人的白眼與嘲諷,她無所畏懼,雖屢屢碰壁仍不肯罷休。5年後,他終於獲釋。愛,並未隨時間流逝1991年8月的某天,英國皇家空軍利尼哈姆基地。運送被釋人質的飛機靜靜躺在停機坪上。5年了,當他們的目光再度交接時,他們知道:一切都沒有改變。在一間會客室里,麥卡錫和莫萊爾緊緊相擁。她聞到了他身上的氣息,一如從前。你回來了。”她說。“我回來了。”他說。她望眼欲穿地盼來了這一天。為了這一天,她所付出的是他不曾知道的。也許,她的努力沒有起到多大作用,但這又有什麽關系呢?吉爾·莫萊爾在英國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電視觀眾、報紙雜志的讀者對於這位北方姑娘的臉再熟悉不過了:她出現在約翰·麥卡錫的照片旁,出現在人們為祝福他而點的蠟燭旁,出現在政界要人的身旁。她與訪談節目主持人侃侃而談。她願意與任何可以幫忙營救他的人談話…See More
Apr 16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陽子·一夜小宿

人類之愛,不盡是親人之間的愛,那種素昧平生的愛,則更感人,更珍貴。一位叫做溫特倫傑的先生,去年夏天一個人開車從波士頓到西海岸去,不幸的是在伊利諾斯州的公路上發生了車禍。當他蘇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躺在小城的醫院里。在這個陌生的小城,他沒有一個熟人,或者說他以為他沒有一個熟人。關於車禍的報道出現在第二天早晨的當地報紙上。當天下午一位自稱是馬爾科姆·科雯夫人的女士要求探望溫特倫傑先生,而他根本沒能想起這個名字。“你們肯定她是要看我的嗎?”溫特倫傑問醫院的人,“可這里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呀!”醫院的人肯定地點頭後,這位女士便被引進來。她不無驕傲地告訴溫特倫傑先生:“和我一起進來的小男孩叫比利。我猜想您一定想見見他吧。護士說您已經沒事了。”接著她又急切地問:“您還記得我嗎?我可是牢牢地記著您呢。我永遠不會忘記您對我和馬爾科姆的恩情。那次大戰中在紐約的一夜,在那個旅店里,記得嗎?”他隱隱約約地想起了當時的情景:啊,那個擁擠的旅店,那個在登記處前排隊的年輕少尉。那是一個傍晚。溫特倫傑來到這個旅店辦理了登記手續。因為他是這個店的常客,所以沒費什麽事便租了一個房間。把行李安排在樓上房間後,他下樓買了一張報紙…See More
Apr 3

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1pm 0 Comments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

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

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

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

Continue

小芸·一夜平安覺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0pm 0 Comments

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旅行,因公或是因私,步行或是坐船,我都不在乎。任何時任何地方我都很樂意去。但是現在,我正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詛咒著離開家的那個壞日子。

理由十分簡單,我的火車將晚點三個小時。我喜歡旅行——但我討厭等待!忽然,我有了個主意,為什麽不改乘長途汽車呢?我正要沖出候車室,一個服飾整齊的老先生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年輕的女士,在趕長途汽車之前為什麽不先看看時刻表?”我張大嘴吃驚地望著他: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沒容我吐一個字,他又笑著說:“你很奇怪我怎麽知道你的計劃是不是?你看,我的火車也晚點了,我也動了同樣的念頭。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出門在外時,頭腦太靈活往往得不償失。願不願聽我談談如何得此經驗的?愉快的談話能打發時間,在你知道這點之前,你的火車恐怕早到站了。”好吧,事實上我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是不會拒絕的。

一俟我坐下,老先生便開始了他的故事。“你看見了,我帶著幾個照相機,我是個職業攝影師,幹得不壞,能自由選擇何去何從。但在我年輕的時候,情況可大不一樣。我必須接受給我的工作。那一年,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奧地利冬季奧運會上攝影,我沒日沒夜地幹了8天。…

Continue

謝志強·一路平安

Posted on May 23, 2018 at 8:13pm 0 Comments

盡管相遇的陌生人緘口不語,然而,心靈撞擊的火花竟融在溢於言表之情中……他指著空位,問空位對面的中年男子:“同志,這里有……有人沒有……?”中年男子搖了搖頭。

他欣然落座。

列車啟程時,他晃晃隨身帶著的扁形茶葉罐:“來……來點吧?”中年男子舉起茶杯,表示:已經有了。

他朝中年男子笑笑,呷了一口茶,心里泰然了。他是第一次單獨出差,因為他口吃得厲害,平時不肯出門,這次,廠里人手緊,他只得硬著頭皮上路了。

車廂里,一片靜謐,前前後後的座位,都由睡意籠罩著,此起彼伏的鼾聲更加濃了這氣氛。他腦海里一個閃電:不要乘過站了。…

Continue

卡拉·瑞德:一顆善良的心

Posted on May 23, 2018 at 8:13pm 0 Comments

張又寧譯

“你別再制造這可怕的噪音,好不好?我的頭都要炸了。”巴科斯特·海斯對著窗外大聲喊道。自打隔壁搬來的新鄰居開始每天下午吊嗓子練聲起,窗外的春色都給攪渾了,搞得他整天心煩意亂,不得安寧。

“這個討厭的女人,為什麽不到別處出醜呢?”他惱火地自言自語道,“或許我該立刻搬走。”

他是名退役警官,經過數十年的搏殺後,渴望過上一種平靜安逸的生活,頤養天年。他特地選擇了街區邊緣只有孤零零兩座房子的地方安了家。可這會兒,隔壁那座房子里又搬來了一個退休的歌劇演員。他討厭歌劇。…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楊千嬅·每當變幻時

作詞:盧國沾 作曲:古賀政男 懷緬過去常陶醉  一半樂事  一半令人流淚 夢如人生  快樂永記取  悲苦深刻藏骨髓 韶華去  四季暗中追隨  逝去了的都已逝去 啊..常見明月掛天邊 每當變幻時 便知時光去 懷緬過去常陶醉 想到舊事 歡笑面常流淚 夢如人生  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3 hours ago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Almaty 蘋果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