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
  • Male
  • Pulau Layang-Lay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carborough 黃岩'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Scarborough 黃岩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carborough 黃岩's Page

Latest Activit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裸泳

費慧如·譯在某海濱浴場洗海水浴時,伊佐塔太太遇上了一件麻煩事:當從深海遊回岸邊的途中,她突然發覺自己的遊泳衣不在身上了。她弄不清事情是剛剛發生的,還是發生得有一陣兒了,總之,她穿的那件新比基尼泳裝只剩下了胸罩。可能是她臀部扭動時,扣子脫落,那個像布條一般的三角褲衩從另一條大腿滑了下去,也許正在她身下不遠處往下沈呢,她試圖潛入水中去尋找,但沒有成功。這是正午時分,海裏四處都是人,有的在賽艇上,有的在小遊艇上,還有的在遊泳。伊佐塔太太不認識任何人。昨天,她丈夫把她送到此地後立即又回城裏去了。她心想,眼下別無他法,只能找一艘救生船,或者找一個可信賴的男子,向他呼喊和求救,並要求他嚴守秘密。好在沒有人懷疑她下身赤裸,因為她遊泳時,決不把身子擡到水面,人們只能看見她的頭和隱約可見的胳膊和胸部。這樣,她就可以放心地去尋求援救了。為了弄清別人的眼睛到底能看清她身體的多少,她時不時停下來,幾乎垂直地漂浮著,以便窺視一下自己的軀體。她驚訝地發現,陽光照射在水面,又變成水下清澈的閃光,她軀體上的一切在水中纖毫畢現。她急忙攏住雙腿,旋轉著身體,試圖不讓自己的眼睛看見它,但這一切都是枉費心機:她腹部光潔的肌膚…See More
yesterda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Samuel 林中木屋

那天,忽然起了暴風雪,把兩個毫無準備的土地測量員困在深山裏。他們一個理·卡尼,一個叫史蒂芬·艾斯特洛,同事多年,友誼甚篤。兩人在大風和雪堆裏掙紮了一天,艾斯特洛比較年輕,身強力壯,攙扶著卡尼。卡尼身子單薄,筋疲力竭,早已氣餒了。天色漸黑。艾斯特洛忽然一聲歡呼,他在越來越暗的風雪中看見了一條扯得很緊,粘了雪的電線。“電線!電報線!”他一面鼓勵,一面拖著卡尼沿電線走去。經過半小時掙紮,走到了一幢小木屋。這是政府測量隊春天架電線用的小房。運氣很好,屋裏有很多柴,架上還有不少支幹玉米。他們一時不必擔心餓死。但是卡尼病了,發高燒。早上,卡尼似乎好些了。兩人把希望寄托在電報上,因為卡尼會發報。他雖然病了一夜,體力很弱,還是蹣跚地走到桌前,打開了開關。北溪的報務員收到孤山發來的電報,大感驚詫。拍來的電碼雖然斷斷續續,意思卻可以懂得:有兩個人被困在山頂,一個患了肺炎。糟了,但望天保佑他們!人幫不了忙。至少是眼前不行。風雪越來越緊。24小時後,電線又傳來一段電文。這次卻語無倫次了,說是木屋四周有惡獸,有白翼天使,還有在暴風雪中目光如火炬般發亮的惡魔。後來的摩爾斯電碼便不知所雲了。艾斯特洛把他虛弱的同伴抱…See More
May 14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張增有·獵手

那天一早獵手就進了山。進山不久就發現了一條新的狼跡。可能要獵到一件大貨呢,少不了一場惡戰。獵手的神經頓時就緊張了起來,眼睛睜得溜溜圓,槍下肩,彈上膛,右手食指就扣在扳機上。順著狼跡他進了一個洞,身上的肉便一疙瘩一疙瘩地鼓起來。事情的結果很出乎他的意料,母狼出巢未歸,狼窩裏只剩下了4條小狼仔。“狼仔子!”獵手罵道。4只狼仔很快偎成一團,各自瞪著一雙溜溜的眼睛望著這個不速之客。把它們全殺了!獵手覺得把它們一只只舉起來朝著石頭上摔下去是件很愜意的事。4只狼仔溜溜的眼神可憐兮兮。突然,獵手產生了一個奇特的想法:把他們全部帶回去。恰逢山外集會,獵手一不做二不休騎著自行車馱著4只狼仔上了路。4只狼仔當做四只狼狗仔很快就出了手。每只60元,4只240元。一卷票子塞進了獵人的腰包。當天晚上母狼就找上門來了。母狼就蹲在獵手家對面的石崖上,一聲接一聲地嗥叫著,如泣如訴,從燈熄人靜到雞鳴星稀,一夜連著一夜。狼完全無畏於獵手的那桿槍。這傻乎乎的狼喲!獵手懵了。山裏人常說狼乃神蟲,有靈性,許是真的哩。獵槍就掛在土炕對面的墻上,他卻絲毫沒有擊斃母狼的意念。他第一次開始害怕聽見狼的嗥叫。他覺得母狼的嗥叫完全不是在痛…See More
Apr 3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巴斯托:祖父的表

張曉菲·譯那塊掛在床頭的表是我祖父的,它的正面雕著精致的羅馬數字,表殼是用金子做的,沈甸甸,做工精巧。這真是一塊漂亮的表,每當我放學回家與祖父坐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盯著它看,心裏充滿著渴望。祖父病了,整天躺在床上。他非常喜歡我與他在一起,經常詢問我在學校的狀況。那天,當我告訴他我考得很不錯時,他真是非常興奮,“那麽不久你就要到新的學校去了?他這樣問我。“然後我還要上大學。”我說,我仿佛看到了我面前的路,“將來我要當醫生。”“你肯定會的,我相信。但是你必須學會忍耐,明白嗎?你必須付出很多很多的忍耐,還有大量的艱辛勞動,這是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我會的,祖父。”“好極了,堅持下去。”我把表遞給祖父,他緊緊地盯著它看了好一陣,給它上了發條。當他把表遞還給我的時候,我感到了它的分量。“這表跟了我50年,是我事業成功的印證。”祖父自豪地說。祖父從前是個鐵匠,雖然現在看來很難相信那雙虛弱的手曾經握過那把巨大的錘子。盛夏的一個晚上,當我正要離開他的時候,他拉住了我的手。“謝謝你,小家夥”,他用一種非常疲勞而虛弱的聲音說,“你不會忘記我說的話吧?”一剎那,我被深深地感動了。“不會,祖父。”我發誓說,…See More
Apr 27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歐·亨利: 最後一片葉子

文美惠·譯在華盛頓廣場西邊的一個小區裏,街道都橫七豎八地伸展開去,又分裂成一小條一小條的“胡同”。這些“胡同”稀奇古怪地拐著彎子。一條街有時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個畫家發現這條街有一種優越性:要是有個收帳的跑到這條街上,來催要顏料、紙張和畫布的錢,他就會突然發現自己兩手空空,原路返回,一文錢的帳也沒有要到!所以,不久之後不少畫家就摸索到這個古色古香的老格林尼治村來,尋求朝北的窗戶、18世紀的尖頂山墻、荷蘭式的閣樓,以及低廉的房租。然後,他們又從第六街買來一些蠟酒杯和一兩只火鍋,這裏便成了“藝術區”。蘇和瓊西的畫室設在一所又寬又矮的三層樓磚房的頂樓上。“瓊西”是瓊娜的愛稱。她倆一個來自緬因州,一個是加利福尼亞州人。她們是在第八街的“台爾蒙尼歌之家”吃份飯時碰到的,她們發現彼此對藝術、生菜色拉和時裝的愛好非常一致,便合租了那間畫室。那是5月裏的事。到了11月,一個冷酷的、肉眼看不見的、醫生們叫做“肺炎”的不速之客,在藝術區裏悄悄地遊蕩,用他冰冷的手指頭這裏碰一下那裏碰一下。在廣場東頭,這個破壞者明目張膽地踏著大步,一下子就擊倒幾十個受害者,可是在迷宮一樣、狹窄而鋪滿青苔的“胡同…See More
Apr 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阿納托利·阿列克辛:最幸福的一天

燕穎·譯女教師瓦蓮金娜·戈奧爾基耶夫娜說:“從明天起就要放寒假了。我相信,同學們在假期中的每一天都將過得很幸福。各種各樣的展覽會和博物館在等待著你們去遊覽參觀。不過,一定其中某一天是最幸福的,我對此深信不疑。你們寫一篇家庭作業,題目就叫作‘最幸福的一天’。寫得最好的將在全班朗讀,到了那天,就該是我最幸福的一天了。”我發現,老師特別喜歡我們在作文中寫一些“最”字。我的最好的朋友;我最喜愛的書;我的最幸福的一天……新年前一天夜裏,媽媽和爸爸吵架了。我不知道吵架的原因,因為新年一整天他們都是在熟人那兒度過的,回到家時已經很晚。早晨起來,他們誰也不理誰,互不說話。這可糟糕了,真不如吵歸吵,過後再和好。不知為什麽他們都顯得很平靜,走動和說話都靜悄悄的,象是什麽事也沒發生。但是,遇到這種情況我總感到一定是發生了什麽事,而事情何時了結,我卻弄不清楚。現在,他們又互不說話了。寒假的第一天我家過的安安靜靜,平平常常,連聖誕晚會我都不願參加了。每逢媽媽和爸爸吵架時,我心裏總是十分難過,盡管在這樣的日子裏我總能從他們那兒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剛說不想去參加聖誕晚會,爸爸立即接口說要帶我到天文館;媽媽呢,她說很…See More
Mar 31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最後一頭戰象

西雙版納的召片領曾經擁有一隊威風凜凜的象兵。所謂象兵,就是騎著大象作戰的軍隊。象兵比起騎兵來,不僅同樣可以起到機動快速的作用,戰象還可用長鼻劈敵,用象蹄踩敵,直接參與戰鬥;一大群象,排山倒海般地撲向敵人,戰塵滾滾,吼聲震天,勢不可擋。1943年,日寇侵占緬甸,鐵蹄跨進了和緬甸一江之隔的西雙版納邊陲重鎮打洛。象兵在打洛江畔和日寇打了一仗。戰鬥異常激烈,槍炮聲、廝殺聲和象吼聲驚天動地;鬼子在打洛江裏扔下了七十多具屍體,我方八十多頭戰象全部中彈倒地,血把江水都染紅了。戰鬥結束後,召片領在打洛江邊挖了一個長寬各二十多米的大坑,把陣亡的戰象隆重埋葬了,還在坑上立了一塊碑:百象冢。曼廣弄寨的民工在搬運戰象的屍體時,意外地發現有一頭公象還在喘息,它的脖頸被刀砍傷,一顆機槍子彈從前腿穿過去,渾身上下都是血,但它還活著。他們用八匹馬拉的大車,把它運回寨子。這是唯一幸存的戰象,名叫嗄羧。好心腸的村民們治好了它的傷,把它養了起來。我1969年3月到曼廣弄寨插隊落戶時,嗄羧還健在。它已經50多歲了,脖子歪得厲害,嘴永遠閉不攏,整天滴滴嗒嗒地淌著唾液;一條前腿也沒能完全治好,短了一截,走起路來躓躓顛顛;本來就很…See More
Mar 3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毛姆·兩兄弟

他們兩個現在都已去世,他們是兩兄弟,一個是畫家,另一個是醫生。那位畫家自以為是個天才,他驕傲而且暴躁,浮誇自負。他瞧不起自己的哥哥,認為他是個市儈和感情用事的人。不過他自己卻一點錢也賺不到,要是沒有哥哥周濟他,他早餓死了。奇怪的是:盡管他外表笨拙粗野,卻畫了很多的畫,舉行個人畫展,每次都只能賣掉兩幅,從未超過此數。最後醫生終於明白他弟弟根本不是個天才,只不過是個二流畫匠罷了。在他為弟弟作出種種犧牲之後,才發現這對他來說是難受的,但他把這一切藏在心裏,秘而不宣。後來,醫生去世了,他把自己的一切留下來給他弟弟。那畫家在醫生的家裏發現了25年來被無名主顧買去的全部油畫,最初他無法理解,經過一番考慮之後,他作出了如此解釋:那狡猾的家夥想作一本萬利的投資呢!See More
Mar 2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仵從巨·賣書的

這小鎮只有一家書店。書店只有一位鎮上人稱呼為“賣書的”,就是她。她賣了多久書了?沒有人說得清。在人們的記憶中,似乎這裏有了書店就有了她,也只有她。老年人記得:她剛賣書那陣兒還是個剛出校門的學生娃。撅著一雙羊角小辮,斯斯文文,見了誰都是笑模笑樣。她很忙。書店裏的事全由她一個人辦理:進書,賣書,下鄉送書,賣畫,預訂書,包括每日一次的結帳,店堂裏的內外清掃……她忙得過來嗎?不知道。也沒有人認真想過。反正她是忙過來了,幾十年如一日地忙過來了。怎樣忙過來的?說不清,也沒人註意。像地上的草,綠了,黃了,黃了,綠了,“一歲一枯榮”吧。除了詩人們,一般人是不大註意到這些小草的變化的。歲月流逝。如今,讀過她賣出的小人書的小姑娘早已當了媽媽,連她們的孩子也已不大喜歡小人書而喜愛抱著厚厚的小說看了。書架上的書,也如同變幻的人生,歷經了不少坎坷,但畢竟是越來越豐實,光看看那些五花八門的書名,看看那各具風格的封面,就知道書是越來越多了。人愛書了,生意能不紅火麼?歲月無情,我們的主人公看去50上下了,額際和眼角已隱隱刻上細細的皺紋。可她那一雙眸子卻如秋日潭水般清明。那傳神的眸子中有的是單純,真誠。看她一眼,像看一…See More
Mar 11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爐灰與家

美國賓州懷恩城有一個11歲男孩,正想買一部英國制造的三速腳踏車,但整季人割草掃葉所得,離開他的目標仍遠。冬令初寒,路面冰結之日,他剛剛清理灰,就看見一部車子,車輪拼命滾動,想爬上門前小山。這就使他想到了一個主意。在當地報紙刊出廣告如下:“爐灰——聖誕節最佳禮品。送給雪地駕車的朋友,有意相不到之妙用。懷恩城0.15美元一袋,其他地區0.25美元。請電告懷恩城——2771。”廣告刊出後,存貨立即脫手。買主大都是些玩世不恭的人,想找一件新奇的聖誕禮物送親友。因此幾天後他又刊登廣告:“爐灰——聖誕節使光顧諸君向隅,至感歉疚。現有新貨應市。請即購買一袋置之車箱,以備冰天路滑時使用。”第二天懷恩大雪紛飛,歷久方霽。一時訂單如雪片飛來。他將附近街道爐灰盡量搜羅,始免竭市,此後他在報上刊出如下廣告:“爐灰——現已收到謝函7封。車子在新年除夕幸未被困的7位買主對吾人揚頌備至。”廣告刊出後,一個住在新辟坡地的16歲少年來電話訂購40袋。他說:“周圍數裏之內無一煤爐,誰都無法從家裏把車子開出去。這些爐灰可以輕易賣到5角錢一袋。”另一個大主顧,是他的同班同學,此人囤積爐灰,到了大雪天才在城裏最陡的山坡下面向駕…See More
Mar 1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佚名·兩者間的秘密

加拿大的蒙特利爾是個很大的城市。沒有人比皮爾·杜邦更熟悉這座城市的普·愛德華街,他在這條街上給住戶送牛奶已經有30年了。在過去15年中,有一匹大白馬為他拉牛奶車。皮爾被告知可以使用這匹馬時,他用手溫柔而憐愛地撫摸著馬的脖頸和側腹。“這是一匹溫順的馬,”皮爾說,“我能看出它的眼睛裏閃耀出美好的靈氣。我要以聖·約瑟替它命名,因為它也是一位溫和而且具有美麗靈魂的人。”大約一年以後,約瑟就認得每戶訂牛奶的人家,以及不訂的每一家。每天早晨5點時,皮爾就到了牛奶公司的馬棚,那時他看到他的送貨車已經裝滿了奶瓶,而且約瑟已經在等他了。皮爾會叫道:“早哇,老朋友!”接著便攀上他的座位,這時約瑟也回頭望著他。其他的車夫都笑了,他們說馬在對皮爾微笑呢。然後皮爾會輕輕喚著約瑟:“走,朋友。”於是他倆便很神氣地走上街道。皮爾不用駕馭,馬車就會駛過三條街道,然後右轉走過兩條街後又左轉走入聖·凱薩林街。最後馬在普林斯·愛德華街的第一家房子停住了,在那裏,約瑟約等半分鐘,讓皮爾下車以及在門前放一瓶牛奶。然後馬走過隔壁兩家。在第三家停下來。再來用不著出聲,約瑟會轉頭沿街道的另一邊走。不錯呀,約瑟是一匹機靈的馬。皮爾會講…See More
Mar 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徐行·最準確的回答

敵偽時期,我16歲,報考沈陽一所日本人辦的中等專業學校。這所學校以教育有方出名。報考人很多,因之錄取也很嚴。筆試合格之後,還要面試。面試考啥?報考者都不得而知。我跟許多年齡相仿的小青年在外邊排隊等候。對前邊進去出來的人都很關心,總想摸個底,卻又不便問,但見有的竟捂著半邊臉出來,痛得齔牙咧嘴,不知怎麽回事。臨到我了,被叫進去。對面坐著3個日本人,像神像一樣莊嚴。居中的是一年近五旬的老者,兩邊是兩個中年人。他倆仿佛一文一武,武者留一撮小胡,頗似日本軍人,文者倒也慈眉善目,但不失考試官的威嚴。我挺胸闊步走到中間站住。“坐下。”胡子命令說。“是。”我挺直腰板坐下。“你為什麽想到這來上學?”中間的老者發問。“想當公司經理。”因為這是一所培養企業人材的專科學校。“這裏是培養雇員的地方。”老者嚴肅地對我說。“我從雇員幹起。”“一定能當經理嗎?”“一定能。”“好家夥,野心可不小。”“這不是野心,這是志向。”我反駁了一句。“你知道當經理的條件嗎?”老者並未生氣,依然平靜地問。“知道,熟悉業務,善於應酬,不怕吃苦。”我在一本書上見到過,說主要就這3條。“好!”老者對我的回答可能感到滿意,他對旁邊兩人說。又…See More
Mar 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劉建波·坐車艷遇

今天的世界真叫我們心跳。日前從報上讀到一則特別的尋人啟事:一位北京姑娘坐320路中巴,碰上一位令她一見鐘情的男士,“一時的矜持將他失之交臂”,過後想想心痛不已,便登出廣告來找。唉,都市裏的人,天天坐車,在香艷與臭汗間擠來擠去,沒想到這裏面也曾藏著緣分。不想沒過多久,自己也碰上了個奇怪的故事。我從外地回濟南,車過淄博,上來兩個姑娘,一個拎著一個大仔包,一個拎著一大袋面包。她倆上車就開始吃,吃飽了一個去後邊的長椅上睡覺了讀草雪的《一點三刻的絕唱》,讀了幾頁,我感覺那個姑娘慢慢地挨上來,胳膊有意無意地碰了我幾下。我看了她幾眼,她沖我點點頭,優雅地笑笑,問:“看什麽書?”我並不搭話,她伸手把書拿過去翻了翻,說:“是些記敘性的文字。”“是小說。”我說。她把書還給我,問:“你在哪兒下車?”我說:“濟南。”她打了個哈欠,眨眨長長的睫毛,說:“我這人一坐車就想睡覺。”腦袋居然向我肩膀靠過來。我忙躲開,說:“臥鋪車空著呢!”她甜甜地笑了笑,說:“坐臥鋪花錢多呀。我到撫順,硬座兒都要70多,臥鋪要200多塊。”我心裏說那你也不能把我當臥鋪。她又問我:“你穿這麽多,不熱嗎?”一邊用手來撚我的袖子,又來撚我的…See More
Mar 4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阿)胡里奧·科塔薩爾:黑色模擬

我們是一個奇怪的家庭。在這個為了義務或吹噓而做事的國度裏,我們喜歡自由選擇,就是喜歡這樣,喜歡毫無用處的模擬。我們有一個缺陷:沒有獨創性。幾乎我們要做的一切都是受著名模特的啟發———坦白地說,就是抄襲。即便有什麼新招兒,也總是不合時宜、令人吃驚或引起軒然大波。我大伯說,我們就像拓藍紙下面的抄件,與原作一模一樣,只是顏色、紙張和目的不同。我三姐則以安徒生的機械夜鶯自比;她的浪漫簡直令人厭惡。我們是個大家庭,住在洪堡大街。我們做事情,但要進行表述卻很困難,因為缺少最重要的東西,對做事情的渴望與期盼,比結果重要得多的驚喜,使全家宛似紙牌的城堡坍塌在地上,而且一連數日只有嘆息與狂笑的失敗。講述我們的所作所為有時簡直是填補無法填補的空白,因為我們往往遭遇貧窮、囚禁或疾病,有人死去或者有人叛變(提到這便令人痛心)、放棄或進了“稅務局”(人們一進了“稅務局”,便“六親不認”,只認錢了。所以作者如是說。———譯者註)。但不要因此而推論出我們遇到了挫折或感到悲哀。我們住在太平洋大街,我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是很多有思想並樂於付諸實踐的人。絞刑架就是一例,這個主意究竟出自何人,至今眾說紛紜,五妹認為是我…See More
Feb 4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法)阿·康帕尼爾:竊賊

黎宇譯“是的,我是個竊賊。”老頭傷心地說,“可我一輩子只偷過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竅。我偷了一個裝滿錢的錢包。”“這沒有什麼稀奇的。”我打斷他道。“請讓我說下去。當我把偷到的錢包打開裝進自己的衣兜時,我身上的錢並沒有增加一個子兒。”“那錢包是空的?”“恰恰相反,裏面裝滿了鈔票。”我走近那老頭,又給他斟了一杯葡萄酒。他開始講述自己的經歷:“當時,我乘火車從斯米納到蘇薩爾去。那是個匪盜經常出沒的地區。我坐的是三等車。車廂裏除我而外,就只有一個衣衫襤褸、正在酣睡的漢子。他的左臉頰上有一塊明顯的傷疤。從相貌到衣著,這家夥看起來都象一個罪犯。我想換一個車廂,可是車廂之間沒有連通的門,於是,我只好硬著頭皮單獨同這個危險的家夥共處三個小時。火車行駛在前不挨村、後不著店的荒野,車上的旅客寥寥無幾。在這種環境裏,要想殺死一個人,然後把屍體從車窗扔下去,簡直是小事一樁。“外面的天漸漸黑了下來。我兩眼死死盯住車裏的警報器。可是,看來,我打了一會兒盹兒。我剛睜天眼睛便發出一聲驚叫。因為陌生的旅伴正彎腰站在我面前,銳利的雙眼盯著我,亂蓬蓬的胡須已經觸著我的面頰。我嚇得一下子蹦起來,想去拉警報器。可是那人抓住我…See More
Feb 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星新一:強盜的苦惱

黑社會的強盜們聚集在一起,商議著下一步的行竊計劃。“真想痛痛快快地幹它一樁震驚社會又成功無疑的大買賣呀!”一個歹徒異想天開地說,誰知這個集團的首領接著他的話爽然應允道:“說得對!我也一直這麽盤算著,現在想出了些眉目,大夥準備一下吧,我要幹活了。”這番話讓強盜們吃驚不淺,大家爭先恐後地問道:“究竟怎麽幹呢?”“幹咱們這一行的,大家都把行動時間選在夜裏,但由於四周太安靜,下手時難免惹人註目。這次我打算反其道而行之,出乎人們意料之外地搞它一家夥……”“有道理,您到底不愧是咱們的頭兒,想出的主意總是高人一招。不過,如何下手呢?”“光天化日之下,持槍闖進銀行搶劫。”首領的話恍若囈語,嘍羅們不禁大失所望。“別開玩笑了啦!簡直不著邊際。招你所說的去幹,恐怕還沒跨進銀行的大門,就被抓去蹲牢房了。”“蠢貨,你們的腦子裏怎麽總少根筋。好了,聽我來說個端詳……現在我們編寫了一個電視劇腳本,送給銀行附近的交通警察,然後大家裝扮成電視攝制組的工作人員,到銀行去拍攝一個襲擊銀行的場面,這樣銀行方面毫無防備,必定給打個措手不及,到時候,大家只管動手搶錢,即使萬不得已開了槍,警察也會無動於衷,只當作劇情所需而特意安排…See More
Feb 1

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卡爾維諾·裸泳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9:09pm 0 Comments

費慧如·譯

在某海濱浴場洗海水浴時,伊佐塔太太遇上了一件麻煩事:當從深海遊回岸邊的途中,她突然發覺自己的遊泳衣不在身上了。她弄不清事情是剛剛發生的,還是發生得有一陣兒了,總之,她穿的那件新比基尼泳裝只剩下了胸罩。可能是她臀部扭動時,扣子脫落,那個像布條一般的三角褲衩從另一條大腿滑了下去,也許正在她身下不遠處往下沈呢,她試圖潛入水中去尋找,但沒有成功。…

Continue

歐·亨利: 最後一片葉子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3am 0 Comments

文美惠·譯

在華盛頓廣場西邊的一個小區裏,街道都橫七豎八地伸展開去,又分裂成一小條一小條的“胡同”。這些“胡同”稀奇古怪地拐著彎子。一條街有時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個畫家發現這條街有一種優越性:要是有個收帳的跑到這條街上,來催要顏料、紙張和畫布的錢,他就會突然發現自己兩手空空,原路返回,一文錢的帳也沒有要到!

所以,不久之後不少畫家就摸索到這個古色古香的老格林尼治村來,尋求朝北的窗戶、18世紀的尖頂山墻、荷蘭式的閣樓,以及低廉的房租。然後,他們又從第六街買來一些蠟酒杯和一兩只火鍋,這裏便成了“藝術區”。…

Continue

沈石溪·最後一頭戰象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3am 0 Comments

西雙版納的召片領曾經擁有一隊威風凜凜的象兵。所謂象兵,就是騎著大象作戰的軍隊。象兵比起騎兵來,不僅同樣可以起到機動快速的作用,戰象還可用長鼻劈敵,用象蹄踩敵,直接參與戰鬥;一大群象,排山倒海般地撲向敵人,戰塵滾滾,吼聲震天,勢不可擋。

1943年,日寇侵占緬甸,鐵蹄跨進了和緬甸一江之隔的西雙版納邊陲重鎮打洛。象兵在打洛江畔和日寇打了一仗。戰鬥異常激烈,槍炮聲、廝殺聲和象吼聲驚天動地;鬼子在打洛江裏扔下了七十多具屍體,我方八十多頭戰象全部中彈倒地,血把江水都染紅了。戰鬥結束後,召片領在打洛江邊挖了一個長寬各二十多米的大坑,把陣亡的戰象隆重埋葬了,還在坑上立了一塊碑:百象冢。…

Continue

阿納托利·阿列克辛:最幸福的一天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3am 0 Comments

燕穎·譯

女教師瓦蓮金娜·戈奧爾基耶夫娜說:“從明天起就要放寒假了。我相信,同學們在假期中的每一天都將過得很幸福。各種各樣的展覽會和博物館在等待著你們去遊覽參觀。不過,一定其中某一天是最幸福的,我對此深信不疑。你們寫一篇家庭作業,題目就叫作‘最幸福的一天’。寫得最好的將在全班朗讀,到了那天,就該是我最幸福的一天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