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永武《愛蘆小品》船的哲思

到基隆港去看船,靜靜地看一回船,就像讀一篇人生大道理的文章。

首先我看到遠方一艘滿載貨櫃的大船,好像動也不動,而近岸有許多小船,排浪疾馳,很容易就輕側轉彎,顯得矯健快捷而有神,小船跑一回就不見蹤影,而那負厚持重的大船,仍呆在視線的遠方,很吃力的樣子,究竟在不在移動前來呢?初步的印象,讓我覺得小船令人喜悅,大船令人悲苦。器物大了運轉一定艱難,吃水深了前進一定緩慢。


但是我又想:它卻是處在安泰踏實的方位,也是眾人肯托付它運載的重任,誰都明白,一時跑得快的容易翻倒,就像一時快書的字跡容易錯改。在沒有滔天巨浪的海面倒也罷了,一朝有了滔天巨浪,才知道那些疾馳的小船,是根本沒用的。況且再看一艘大船出港去,啟碇雖慢,掉頭更遲,但一出港外,面對萬里汪洋,那種“脫網魚遊江水深”的樂趣,也不是小船所能享有的。

我再想:不管船大船小,最重要的是船要有舵,外表上船舵像魚的尾鬣,不怎樣起眼,然而“萬斛之舟,制於數尺之舵”,就像魁梧七尺之軀,制於一顆纖細的心。船的方向路線有斜正,人生的方向路線也有邪正。要想濟渡艱險,必須靠舵的剛勁;要想遠涉遼夐,必須靠舵的正確。在一支千軍萬馬的隊伍裏,舵就是指揮命令的軍旗;在一堆真偽纏訟的史案中,舵就是史官的直筆;在一座組織龐大的政府結構間,舵就是執時柄的首相。它像在船尾追隨別人而運作,卻掌握了船頭冥冥的方向,它才是真正司命作主的靈魂人物呢,於是我對舵起了敬意,也對自己的心惕然有了警覺。


船有了舵,就得有一個航行的目的地,人生發了誓願,也得有一個終極不變的目標。船向著目的地航進,潮流風向有順有逆,人向理想目標進發,遭遇升降也有順有逆,於是有的船快,有的船慢,來船欣喜時,去船就在怨;順風安流時,逆水就吃味。唉,人生也是一樣:“東船下時西船怨,西船上時東船羨”,看開一點,誰能知道明天風向轉不轉?潮汐變不變?與其只為天候外境而怨遲羨速,還不如自己加強點馬力,逆風逆水一樣迎風破浪,即使勞苦一點,到成功的淒泊處,和那懸著高篷,佔盡天候便宜的船上老大們,同樣持樽傲坐,毫不遜色。既然如此,就不要希望一生中都是“咿啞柔櫓”的順境,勇走滄海,就是要迎接水闊風高的浪頭,“丈夫中立天地間,橫截眾流色不改”,少去怨天尤人,做一艘不畏風浪挑戰的巨艇吧。

Views: 4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