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g 左岸
  • 砂拉越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ajang 左岸's Friends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écriture
  • TV Plus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Rajang 左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ajang 左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健吾《希伯先生》

接到哥哥來信,說家鄉失陷,希伯先生被迫做了幾天維持會的新貴,設法逃到外縣。他有一個兒子被日本兵打死了。希伯先生是一位有風趣的好好先生。一張並不虛腫的圓臉,沿邊佈滿了荊棘似的短髭;鼻樑雖高,眼睛卻不算大;毛髮濃密,然而皮膚白淨:處處給人一種矛盾的印象。小孩子初次站在他的旁邊,不免望而生畏,聽他三言兩語之後,便意會出這位大人是怎樣一個赤子,心情和他的年齡又是一個可愛的對比。他是一位半新不舊的文人,字寫得規規矩矩,圓圓潤潤,和他自己一樣平穩,和他自己一樣沒有稜角,而且,原諒我,和他自己一樣默默無聞。中等身材,相當寬大,夏天他愛脫掉上身衣服,露出他厚實的胸脯。他的健康和強壯值得人人羨慕。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結實的身體,藏著一顆比雞膽還小的小膽。他雖說是一個文人,因為缺少名士的清骨,究竟還有撒野的地方,招人喜愛。方纔我說他赤課上身,未免有傷風化,實際當著親朋家小,他才敢這樣灑脫無禮。有一個毛病,不問前面是否遠客高誼,他依然奪口而出,順口而下,好比清流潺潺,忽來一聲鴉噪。這就是那句一般廝走的口頭禪:狗的。我喜歡他。十歲的光景,父親托了兩位朋友把我遠迢迢從西安送到津浦沿線的一個小站。他是其中之一。另一…See More
9 hours ago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健吾·雨中登泰山

過了雲步橋,我們開始走上攀登泰山主峰的盤道。南天門應該近了,由於山峽迴環曲折,反而望不見了。野花野草,什麼形狀也有,什麼顏色也有,挨挨擠擠,芊芊莽莽,要把巉巖的山石裝扮起來。連我上了一點歲數的人,也學小孩子,掐了一把,直到花朵和葉子全蔫了,才帶著抱歉的心情,丟在山澗里,隨水漂去。但是把人的心靈帶到一種崇高的境界的,卻是那些「吸翠霞而夭矯」的松樹。它們不怕山高,把根紮在懸崖絕壁的隙縫,身子扭的像盤龍柱子,在半空展開枝葉,像是和狂風烏雲爭奪天日,又像是和清風白雲遊戲。有的松樹望穿秋水,不見你來,獨自上到高處,斜著身子張望。                                                                                               …See More
Dec 3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無結果的議論之後(九)

我的朋友,今天也在為了馬克思的《資本論》的難懂而苦惱著吧。 在我的周圍,仿佛有黃色的小花瓣,飄飄的,也不知為什麽飄飄的散落。 說是有三十歲了,身長不過三尺的女人,拿了紅色的扇子跳著舞,我是在雜耍場里看到的。那是什麽時候的事情呢? 說起來,那個女人——只到我們的集會里來過一回,從此就不再來了——那個女人,現今在做什麽事呢? 明亮的午後,心里莫名其妙的不能安靜。(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子和口哨》補遺) See More
Nov 24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無結果的議論之後(八)

真是的,那小街的廟會的夜里,電影的小棚子里,漂浮著汽油燈的臭煤氣,秋夜的叫子叫得好淒涼啊!呼嚕嚕的叫了,隨即消失,四邊忽然的暗了,淡藍的、淘氣小廝的電影出現在我眼前了。隨後又呼嚕嚕的叫了,於是那聲音嘶啞的說明者,做出西洋幽靈般的手勢,冗長的說起什麽話來了。我呢,只是含著眼淚罷了。 但是,這已是三年之前的記憶了。懷抱著無結果的議論之後的疲倦的心,憎恨著同志中某某人的懦弱,只是一個人,在雨夜的街上走了回來,無緣無故的想起那叫子來了,——呼嚕嚕的,又一回,呼嚕嚕的。—— 我忽然的含著眼淚了。真是的,真是的,我的心又饑餓又空虛,現今還是同從前一樣。  1911年6月17日,東京 (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子和口哨》補遺)See More
Nov 23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無結果的議論之後(一)

在我的頭腦里,就像在黑暗的曠野中一樣,有時候閃爍著革命的思想,宛如閃電的迸發—— 但是唉,唉,那雷霆的轟鳴卻終於聽不到。 我知道,那閃電所照出的新的世界的姿態。那地方萬物將各得其所。 可是這常常是一瞬就消失了,而那雷霆的轟鳴卻終於聽不到。 在我的頭腦里,就像在黑暗的曠野中一樣,有時候閃爍著革命的思想,宛如閃電的迸發——  1911年6月15日,東京 (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子和口哨》補遺)See More
Nov 2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飛機

看啊,今天那蒼空上,飛機又高高的飛著了。 一個當聽差的少年,難得趕上一次不是當值的星期日,和他患肺病的母親兩個人坐在家里,獨自專心的自學英文讀本,那眼睛多疲倦啊。 看啊,今天那蒼空上,飛機又高高的飛著了。  1911年6月27日,東京 註:日本陸軍是在1910年第一次買飛機的。(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Nov 20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打開了舊的提包

我的朋友打開了舊的提包,在微暗的燭光散亂著的地板上,取出種種的書籍,這些都是這個國家所禁止的東西。 我的朋友隨後找到了一張照片,“這就是了!”放在我的手里,他又靜靜的靠著窗吹起口哨來了。這是一張並不怎麽美的少女的照片。  註:指索菲亞·里沃芙娜·皮羅夫斯卡雅(1853—1881),俄國民粹派初期的女革命。她積極參加了1881年3月1日謀殺亞歷山大二世的暗殺組織,4月3日被處死刑。(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Nov 19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家

今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忽然又想要可以稱作我家的家了,洗臉的時候也空想著這件事,從辦公的地方做完一天的工作回來之後,喝著晚餐後的茶,抽著煙,紫色的煙的味道也覺得可親,憑空的這事又浮現在心頭——憑空的,可又是悲哀的。 地點離鐵路不遠,選取故鄉的村邊的地方。西式的、木造的、乾乾凈凈的一棟房,雖然並不高,也沒有什麽裝飾,寬闊的臺階,露臺和明亮的書房……的確是的,還有那坐著很舒服的椅子。 這幾年來屢次想起的這個家,每想起的時候房間的構造稍有改變,心里獨自描畫著,無意的望著洋燈罩的白色,仿佛見到住在這家里的愉快情形,和給哭著的孩子吃奶的妻同在一間房里,她在角落里,沖著那邊,嘴邊自然的出現了一絲微笑。 且說那庭院又寬又大,讓雜草繁生著到了夏天,夏雨落在草葉上面發出了聲響,聽著很是愉快。又在角落里種著一棵大樹,樹根放著白色油漆的凳子——不下雨的日子就走到那里,抽著發出濃煙的、香味很好的埃及煙草,把每隔四五天丸善送來的新刊裁開那書葉,悠悠的等著吃飯的通知,或者招集了遇事睜圓了眼睛,聽得出神的村里的孩子們,告訴他們種種的事情。…… 難以捉摸的,而又可悲的,不知什麽時候,少年時代已消逝,為了每月的生計弄得疲…See More
Nov 1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墓志銘

我平常很尊敬他,但是現在更尊敬他——雖然在那郊外墓地的栗樹下,埋葬了他,已經過了兩個月了。 實在,在我們聚會的席上不見了他,已經過了兩個月了。他不是議論家,但是他是不可缺的一個人。 有一個時候,他曾經說道:“同志們,請不要責備我不說話。我雖然不能議論,但是我時時刻刻準備著去斗爭。” “他的眼光常在斥責議論者的怯懦。”一個同志曾這樣的評論過他。是的,這我也屢次的感覺到了。但是現在再也不能從他的眼里受到正義的斥責了。 他是勞動者——是一個機械工人。他常是熱心的、而且快活的勞動,有空就和同志談天,又喜歡讀書。他不抽煙,也不喝酒。 他的真摯不屈、而且思慮深沈的性格,令人想起猶拉山區的巴枯寧的朋友。他發了高燒,倒在病床上了,可是至死為止不曾說過一句胡話。 “今天是五月一日,這是我們的日子。”這是他留給我們的最後一句話。那天早上,我去看他的病,那天晚上,他終於永眠了。 唉唉,那廣闊的的前額,像鐵槌似的胳膊,還有那好像既不怕生也不怕死的、永遠向前看著的眼睛——我閉上眼,至今還在我的目前。 他的遺骸,一個唯物主義者的遺骸,埋葬在那栗樹底下。“我時時刻刻準備著去斗爭!”這就是我們同志們替他選定的墓志銘。…See More
Nov 16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激論

我不能忘記那夜的激論,關於新社會里“權力”的處置,我和同志中的一個年輕的經濟學家N君,無端的引起的一場激論,那繼續五小時的激論。 “你所說的完全是煽動家的話!”他終於這樣說了,他的聲音幾乎像是咆哮。倘若沒有桌子隔在中間,恐怕他的手已經打在我的頭上。我看見了他那淺黑的大臉上,脹滿了男子的怒色。 五月的夜,已經是一點鐘了。有人站起來打開了窗子的時候,N和我中間的燭火晃了幾晃。病後的、但是愉快而微熱的我的頰上,感到帶雨的夜風的涼爽。 但是我也不能忘記那夜晚在我們會上唯一的婦女K君的柔美的手上的指環。她去掠上那垂發的時候,或是剪去燭心的時候,它在我的眼前閃爍了幾回。這實在是N所贈的訂婚的指環。但是在那夜我們議論的時候,她一開始就站在我這一邊。  1911年6月16日,東京(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Nov 14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書齋的午後

我不喜歡這國里的女人。 讀了一半的外國來的書籍的摸去粗糙的紙面上失手灑了的葡萄酒,很不容易沁進去的悲哀呀! 我不喜歡這國里的女人。  1911年6月15日,東京See More
Nov 13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一勺可可

我知道了,恐怖主義者的悲哀的心——言語與行為不易分離的唯一的心,想用行為來替代被奪的言語來表示意思的心,自己用自己的身體去投擲敵人的心——但這又是真摯的熱心的人所常有的悲哀。 無結果的議論之後,喝著一勺涼了的可可,嘗了那微苦的味,我知道了,恐怖主義者的悲哀的、悲哀的心。  1911年6月15日,東京  註:恐怖主義者,此處指幸德秋水的一派。幸德秋水是日本早期的革命者,與片山潛等人創辦《平民新聞》,提出反對戰爭的口號,發起社會主義思想啟蒙運動和組織工會運動。日本的反動統治者害怕工人斗爭與社會主義運動的匯合,於是一面武裝鎮壓工人的反抗,一面加強控制言論、思想自由。1901年6月,他們捏造了無政府主義者企圖謀殺天皇的莫須有事件,在全國範圍大肆搜捕社會主義者。次年一月,判處幸德秋水等十二人死刑,此所謂“大逆事件”。(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See More
Nov 1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石川啄木·無結果的議論之後

我們且讀書且議論,我們的眼睛多麽明亮,不亞於五十年前的俄國青年,我們議論應該做什麽事,但是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我們知道我們追求的是什麽,也知道群眾追求的是什麽,而且知道我們應該做什麽事。我們實在比五十年前的俄國青年知道得更多。但是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聚集在此地的都是青年,經常在世上創造出新事物的青年。我們知道老人即將死去,勝利終究是我們的。看啊,我們的眼睛多麽明亮,我們的議論多麽激烈!但是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啊,蠟燭已經換了三遍,飲料的杯里浮著小飛蟲的死屍。少女的熱心雖然沒有改變,她的眼里顯出無結果的議論之後的疲倦。但是還沒有一個人握拳擊桌,叫道:“到民間去!”  1911年6月15日,東京 (收藏自周啟明 譯《叫聲和口哨》) See More
Nov 10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21)

他的思想藝術主張,在繼承和發揚日本文學的優秀傳統上,使他總是從反映變革社會現實的時代需要出發,檢驗傳統文學的內容和形式,來加以取舍和創新,成為日本文學史、詩歌史上的一代革新家。這既是明治維新後出現的文藝改革運動的結晶,也給後起的無產階級革命文學創造了有利的前提。他的成就,意義是重大的,影響是深刻的。在思想上,他給日本的有志青年留下了民主的、革命的精神火種。在後來的槇村浩、小熊秀熊等人的作品里都有所繼承和發揚;在詩歌上,他的革新精神,對日本短歌革新運動起了有力的支持和指導作用。在他的影響下,和歌運動中的“生活派”很快形成了。《生活與藝術》(1913—1916)雜志,強調要從反映時代精神,對社會矛盾進行批判和斗爭,在這一基礎上去發展短歌,反對脫離現實社會的變革,脫離時代精神,去追求抽象的所謂“內在的生命”。這種精神,在啄木去世後不久的大正時期(1912—1926)初葉,就發展成歌壇的一股新的潮流。在《藝術與自由》(1925—1931)的發刊詞里,他們公開聲明繼承啄木的精神,一方面表明追求詩歌的革新與自由的同時,並不只局限於狹隘的藝術領域,而要把眼光轉向社會生活,而且在展開自由地批判的同時,…See More
Nov 9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20)

這些指責,正說明他們不了解詩人的藝術苦心。啄木通過有選擇的個人抒情,將它們集中起來,不僅較寬闊而深刻的傳達了詩人內心的感受,而且,也真實地、典型地反映了那個社會。孤立地看一首短歌,會感到是些個人的、單調的、或者是粗糙的、膚淺的東西,但這些經過選擇和提煉的內容,確是將一些細微的、零散的感受,組成一個個的歌群,它就使短歌這種詩歌形式,既發揮了它的短小、敏捷的優勢,又補足了他詩域不寬的缺點,構成一個完美的整體,使短歌在復雜的事物面前,增強它的生命力。當然,這不是說他總是用“歌群”的形式來寫短歌,更不是說他的短歌沒有哪一首單獨來看是像樣的詩,這都不是。如: 在東海小島岸邊的白沙灘…See More
Nov 7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9)

思想藝術特色 石川啄木的作品,隨著他的思想發展的進程和藝術經驗的不斷豐富,逐漸形成了一些顯著的特色。(一)在他的作品里:尤其在他的隨筆、評論、書信和日記里,總是表現出對社會生活的銳敏觀察和感受,表現出他的透辟的分析和明確的是非觀。在他的短歌里,無論是寫生話,寫景象,或者寫一剎那間的心境,都反映了詩人觀察生活的深刻、細致,感受的細膩、銳敏。如 踏上故鄉的土地,不知為何,我的腳步輕了,心卻重了。 有的回憶,像穿了臟的布襪子心情很不愉快。 遭到申斥,就哇地哭起來的童心,這心情我也想有。 有些詩,還飽含著明確的是非觀和強烈的愛憎。如: 叨叨咕咕地嘴里嘟唸著像似高貴的事,竟有這樣的乞丐。 有人竟在電車里吐唾沫,就連這件事,也會使我痛心。 盡管幹哪,幹哪,我的生活仍舊不得安樂,我盯盯地瞅著自己這雙手。 在《可以吃的詩》里,他深刻地考察了詩壇的現狀,結合自己的創作生活體驗,論述了自己對詩歌、詩人和新詩運動等的看法。他要求詩歌要反映生活,要有利於改善生活,成為生活中必需的,甚至像“日常吃的小菜”一樣。他指出,“新詩運動的精神”就在於將“生活中可有可無的詩變成不可或缺的”。他鄙棄並批判了那些脫離社會現實…See More
Nov 5

Rajang 左岸's Blog

李健吾《希伯先生》

Posted on December 12, 2018 at 6:00pm 0 Comments

接到哥哥來信,說家鄉失陷,希伯先生被迫做了幾天維持會的新貴,設法逃到外縣。他有一個兒子被日本兵打死了。…

Continue

李健吾·雨中登泰山

Posted on December 3, 2018 at 11:07am 0 Comments

過了雲步橋,我們開始走上攀登泰山主峰的盤道。南天門應該近了,由於山峽迴環曲折,反而望不見了。野花野草,什麼形狀也有,什麼顏色也有,挨挨擠擠,芊芊莽莽,要把巉巖的山石裝扮起來。連我上了一點歲數的人,也學小孩子,掐了一把,直到花朵和葉子全蔫了,才帶著抱歉的心情,丟在山澗里,隨水漂去。但是把人的心靈帶到一種崇高的境界的,卻是那些「吸翠霞而夭矯」的松樹。它們不怕山高,把根紮在懸崖絕壁的隙縫,身子扭的像盤龍柱子,在半空展開枝葉,像是和狂風烏雲爭奪天日,又像是和清風白雲遊戲。有的松樹望穿秋水,不見你來,獨自上到高處,斜著身子張望。





                       …

Continue

石川啄木·無結果的議論之後(九)

Posted on November 22, 2018 at 11:21pm 0 Comments

我的朋友,今天也在

為了馬克思的《資本論》的

難懂而苦惱著吧。

 

在我的周圍,

仿佛有黃色的小花瓣,

飄飄的,也不知為什麽

飄飄的散落。

 …

Continue

石川啄木·打開了舊的提包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44am 0 Comments

我的朋友打開了舊的提包,

在微暗的燭光散亂著的地板上,

取出種種的書籍,

這些都是這個國家所禁止的東西。

 

我的朋友隨後找到了一張照片,

“這就是了!”放在我的手里,

他又靜靜的靠著窗吹起口哨來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