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g 左岸
  • 砂拉越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ajang 左岸's Friends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écriture
  • TV Plus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Rajang 左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ajang 左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談詩(6)

我現在卻想起另一首我癖愛的小詩:哥德底"一切的峰頂……"。這詩底情調和造詣都可以說和前者無獨有偶,雖然詩人徹悟的感喟被裹在一層更大的寂靜中—因為我們已經由黃昏轉到深夜了。也許由於它底以"u"音為基調的雍穆沈著的音樂罷,這首詩從我粗解德文便對於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魔力。可是究竟不過當作一首美妙小歌,如英之雪萊,法之魏爾侖許多小歌一樣愛好罷了。直到五年前的夏天,我在南瑞士底阿爾帕山一個五千餘尺的高峰避暑,才深切地感到這首詩底最深微最雋永的震盪與迴響。 陶淵明底平疇交遠風, 良苗亦懷新, 表面只是寫景,蘇東坡卻看出"見道之言",便是這個道理。其實豈獨這兩句? 陶淵明集中這種融和沖淡,天然入妙的詩差不多俯拾即是。又豈獨陶淵明? 拿這標準來繩一切大詩人底代表作,無論他是荷馬,屈原,李白,杜甫,但丁,莎士比亞,臘辛,哥德或囂俄,亦莫不若合規矩。 王摩詰底詩更可以具體地幫助我們明瞭這意思。誰都知道他底詩中有畫;同時誰也都感到,只要稍為用心細讀,這不著一禪字的詩往往引我們深入一種微妙雋永的禪境。這是因為他底詩正和他底畫 (或宋,元諸大家底畫)…See More
Apr 16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談詩(5)

陶淵明也許是中國唯一十全成功的哲學詩人。我們試翻閱他底全集,眾口傳誦的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孟夏草木長, 繞屋樹扶疏。 眾鳥欣有托, 吾亦愛吾廬…… 等詩意深醇,元氣渾成之作;或刻畫遒勁,像金剛石斫就的浮雕一般不可磨滅的警句: 形跡憑化往。 靈府長獨閒。 貞剛自有質: 玉石乃非堅, 不容懷疑地肯定了心靈底自由,確立了精神底不朽—固不必說了。即驟看來極枯燥,極迂腐,教訓氣味極重的如 人生歸有道, 衣食固其端…… 先師有遺訓: 憂道不憂貧, 等,一到他底詩里,便立刻變為有色有聲,不露一些兒痕跡。蘇東坡稱他"大匠運斤",真可謂千古知言。 陳子昂底《登幽州臺歌》:前不見古人, 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 獨愴然而涕下! 字面酷像屈原《遠遊》里的 唯天地之無窮兮, 哀人生之長勤!往者吾不及知兮, 來者吾不聞!…See More
Apr 1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談詩(4)

美國十九世紀大思想家愛默生嘗說:"我們底時代是回溯的,"意思是歎息他所處的時代離開創造的黃金時代已遠,只能夠追懷,陳述,和景仰過去的偉大。假如他生在今天,眼見我們連過去的偉大都不敢擬想,不敢相信,不知感想又如何?然而不!"所有的時代是相等的……"德國底哥德與英國底勃萊克差不多同時在他們底日記里記下這句至理。十九世紀何嘗是回溯的? 詩界底哥德,囂俄;小說界底士當達爾,陀士多夫斯基;音樂界底悲多汶,瓦格尼;畫界底特洛克爾和雕刻界底羅丹,那一個不是偉大,精深,創作力橫溢,可以和文藝史上過去的任何代表人物相媲美呢? 而在過去的偉大時期中,這種專事毀壞的蛀書蟲恐怕也不少,不過他們只是朝生暮死罷了。《卜居》,《漁父辭》和《九歌》都是屈原所作。如果不是屈原,必定是另一個極偉大的抒情詩人—結果還是一樣。《九歌》即使一部分原來是民間的頌神曲,亦必經屈原 (或另一個偉大抒情詩人) 底點化,或者乾脆就是屈原借來抒發自己底幽思的,不然藝術不會那麼委婉雅麗,內容那麼富於個人的情調。《卜居》和《漁父辭》則顯然是屈原作來自解自慰的,所謂"借人家杯酒,澆自己塊壘"。漁父和卜尹都不過是屈原自我底化身…See More
Apr 1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談詩(3)

記得在中學讀書的時候,曾經在什麼地方看見有人要證明《遠遊》不是屈原底作品。其中一個理由便是屈原在其他作品里從沒有過遊仙底思想;在《離騷》里他雖曾乘雲禦風,驅龍使鳳以上叩天閽,卻別有所求,而且立刻便"僕夫悲,余馬懷兮"……回到他故鄉所在的人世了。我卻以為這正足以證明《遠遊》是他未投身於汨羅之前所作—說不定是他最後一篇作品。因為他作《離騷》的時候,不獨對人間猶惓懷不置,即用世的熱忱亦未銷沈,遊仙底思想當然不會有的。可是放逐既久,長年飄泊行吟於澤畔及林廟間,不獨形容枯稿,面目憔悴,滿腔磅礡天地的精誠與熱情,也由眷戀而幽憂,由幽憂而疑慮,由疑慮而憤怒,……所謂"腸一日而九回"了。日《漁父》,曰《卜居》,曰《悲回風》,曰《天問》,曰《招魂》……凡可以自解,自慰,自勵,怨天,尤人的,都已傾吐無遺了。這時候的屈原,真到了山窮水盡的絕境了。"從彭咸之所居",是他唯一的出路了。然而這昭如日星的精魂,能夠甘心就此淪沒嗎?…See More
Mar 3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談詩(2)

近人論詞,每多揚北宋而抑南宋。掇拾一二膚淺美國人牙慧的稗販博士固不必說;即高明如王靜安先生,亦一再以白石詞"如霧里看花"為憾。推其原因,不外囿於我國從前"詩言志"說,或歐洲近代隨著浪漫派文學盛行的"感傷主義"等成見,而不能體會詩底絕對獨立的世界—"純詩" (Poesie Pure) 底存在。所謂純詩,便是摒除一切客觀的寫景,敘事,說理以至感傷的情調,而純粹憑借那構成它底形體的原素—音樂和色彩—產生一種符咒似的暗示力,以喚起我們感官與想像底感應,而超度我們底靈魂到一種神遊物表的光明極樂的境域。像音樂一樣,它自己成為一個絕對獨立,絕對自由,比現世更純粹,更不朽的宇宙;它本身底音韻和色彩底密切混合便是它底固有的存在理由。這並非說詩中沒有情緒和觀念;詩人在這方面的修養且得比平常深一層。因為它得化煉到與音韻色彩不能分辨的程度,換言之,只有散文不能表達的成分才可以入詩—才有化為詩體之必要。即使這些情緒或觀念偶然在散文中出現,也仿彿是還未完成的詩,在期待著撈底音樂與圖畫的衣裳。這純詩運動,其實就是象徵主義底後身,濫觴於法國底波特萊爾,奠基於馬拉美,到梵樂希而造極。我國舊詩詞中純詩並不少…See More
Mar 3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談詩(1)

一片方塘如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他那得清如許?…See More
Feb 14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新詩底十字路口(下)

這並非我們無條件地輕蔑或反對自由詩。歐美底自由詩 (我們新詩運動底最初典型) ,經過了幾十年的掙扎與奮鬥,已經肯定它是西洋詩底演進史上一個波浪—但僅是一個極渺小的波浪;佔穩了它在西洋詩體中所要求的位置—但僅是一個極微末的位置。這就是說,在西洋詩無數的詩體中,自由詩只是聊備一體而已。說也奇怪,過去最有意識,聲勢最浩大的自由詩運動象徵主義,曾經在前世紀末給我們一個詩史上空前絕後的絢爛的幻景的,現在事過境遷,相隔不過二三十年,當我們回頭作一個客觀的總核算的時候,其中站得住的詩人最多不過四五位。這四五位中,又只剩下那有規律的一部分作品。而英國現代最成功的自由詩人埃利奧特 (T.S.E1iot) ,在他自選的一薄本詩集和最近出版的兩三首詩中,句法和章法犯了文學批評之所謂成套和濫調 (Mannerusm) 的,比他所攻擊的有規律的詩人史文朋 (Swinburne)…See More
Feb 11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新詩底十字路口(上)

雖然新詩運動距離最後成功還很遠,在這短短的十幾年間已經有了驚人的發展卻是不容掩沒的事實。如果我們平心靜氣地回顧與反省,如果我們不為"新詩"兩字底表面意義所迷惑,我們將發見現在詩壇一般作品—以及這些作品所代表的理論 (意識的或非意識的)…See More
Feb 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論詩(四)

"在飛""兜圈子"有什麼理由不放在"乳燕"和"梁間"下面,而飛到"一年"和"娘不是"上頭呢,如其不是要將"燕"字和"間"字列成韻? 固然,詩體之存在往往亦可以產生要求。中國詩律沒有跨句,中國詩里的跨句亦絕無僅有。但這也許因為單音的中國文字以簡約見長,感不到它底需要:最明顯的例,我們讀九十六行的《離騷》或不滿百行的《秋聲賦》就不啻讀一千幾百行的西洋詩。無論如何,我們現在認識了西洋詩,終覺得這是中國舊詩體—我並不說中國舊詩,因為偉大的天才都必定能利用他手頭有限的工具去創造無限的天地的:文藝復興底畫家沒有近代印象派對於光影那麼精微的分析,他們底造就卻並不減於,如其不超過印象派家底大家;尤妙的就是中國唐宋底畫詩,單用墨水便可以創出一種音樂一般流動空靈的畫—無論如何,我們終覺得這是中國舊詩體底唯一缺點,亦是新詩所當採取於西洋詩律的一條。我現在要略說用韻了。我上面不是說"列成韻"麼? 這是因為我覺得斯詩許多韻都是排出來給眼看而不是押給耳聽的。這實在和韻底原始功能相距太遠了。固然,我也很能瞭解波特萊爾底"呼應" (Correspondances)…See More
Jan 2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論詩(三)

本來還想引幾首雪萊,魏爾侖,馬拉美,韓波 (Rimbaud) 底小詩,很小很小的待。但是不引了,橫豎你對於英文詩的認識,比我深造得多。而馬拉英、韓波底濟,除了極少數的兩三首,幾乎是不可譯的,因為前者差不多每首詩都是用字來鑄成一顆不朽的金剛鑽,每個字都經過他像琴簧般敲過它底輕重清濁的。後者卻是天才底太空里一顆怪宿,雖然只如流星一閃 (他底詩都是從十四歲至十九歲作的) ,它猛烈逼人的intense光芒斷非倉猝間能用別一國文字傳達出來。而且,志摩,我又何必對你嘮叨? 我深信你對於詩的認識,是超過"新舊"和"大小"底短見的;深信你是能夠瞭解和感到"剎那底永恆"的人。ToutI'universchancelleettremblesurmatige!全宇宙在我底枝頭顫動,飄搖!這是年輕的命運女神受了淑氣的振蕩,預感陽春之降臨,自比一朵玫瑰花說的。哥德論文藝上的影響不也說過麼? —一線陽光,一枝花影,對於他底人格之造就,都和福祿特爾及狄德羅 (Diderot與福祿特爾同時的法國散文家) 有同樣不可磨滅的影響。志摩,宇宙之脈搏,萬物之玄機,人類靈魂之隱秘,非有靈心快於,誰能悟得到,捉得住?…See More
Jan 14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論詩(二)

豈寧惟是!生產和工具而外,還有二三千年光榮的詩底傳統—那是我們底探海燈,也是我們底礁石—在那里眼光守候著我們, (是的,我深信,而且肯定,中國底詩史之豐富,偉大,璀璨,實不讓世界任何民族,任何國度。因為我五六年來,幾乎無日不和歐洲底大詩人和思想家過活,可是每次回到中國詩來,總無異於回到風光明媚的故鄉,豈止,簡直如發現一個"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桃源,一般地新鮮,一般地使你驚喜,使你銷魂,這話在國內自然有人反對的,我記得俞平伯先生在《紅樓夢辨》曾說過:"《紅樓夢》,正如中國的詩,只能在世界文學上佔第二流的位置。"不知他究竟拿什麼標準,根據什麼作衡量,中國今日思想家出言之輕,說話之不負責,才是世界上的專利!中國的青年呵!中國的青年呵!你的不盡入迷途真個知是什麼異跡了!) 因為有悠長的光榮的詩史眼光光望著我們,我們是個能不望它的,我們是不能個棚它比短量長的。我們底斷要怎仟才能夠配得起,且慢說超過它底標準;換句話說,怎樣才能夠讀了一首古詩後,讀我們底詩不覺得膚淺,生澀和味同嚼蠟?…See More
Jan 12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梁宗岱·論詩(一)

志摩:今晨匆匆草了一封信,已付郵了。午餐時把《詩刊》細讀,覺得前信所說"《詩刊》作者心靈生活太不豐富"一語還太籠統。現在再申說幾句。我以為詩底欣賞可以分作幾個階段。一首好的詩最低限度要令我們感到作者底匠心,令我們驚佩他底藝術手腕。再上去便要令我們感到這首詩有存在底必要,是有需要而作的,無論是外界底壓迫或激發,或是內心生活底成熟與充溢,換句話說,就是令我們感到它底生命。再上去便是令我們感到它底生命而忘記了—我們可以說埋沒了—作者底匠心。如果拿花作比,第一種可以說是紙花;第二種是瓶花,是從作者心靈底樹上折下來的;第三種卻是一株元氣渾全的生花,所謂"出水芙蓉",我們只看見它底枝葉在風中招展,它底顏色在太陽中輝耀,而看不出栽者底心機與手跡。這是藝術底最高境界,也是一切第一流的詩所必達的,無論它長如屈子底《離騷》,歐陽修底《秋聲賦》,但丁底《神曲》,曹雪芹底《紅樓夢》,哥德底《浮士德》,囂俄底《山妖》 (Satyre)…See More
Dec 27, 201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健吾·拿波里漫遊短劄

如今我在拿波里(Napoli),已然遊了一下午。自從到歐洲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我遇見這樣喧嘩、熱鬧、齷齪、起人反感的城市。我好像從海市蜃樓墜出,重新返回人間。看了好些沿海的地方,沒有一個仿彿拿波里,然而又不類似中國的骯髒,所以不唯不惜戀,反而厭膩了。撇開居民和胡同,專從風景著眼,正如司湯達所云,這是意大利最美的地方。在火車上,遠遠我就瞥見維蘇維火山,起初還怕弄錯了,只是一個人望著出神,以為雲出岫,越看越不像,而且下面連著山頭,成細筒子的形狀,顏色又發紅,於是我恍然這該是世界著名的火山了。奇怪的是,噴出的煙焰,和雲一樣,在空中凝散。下了車,沿著幾條著名的街市,我跑了一下,腿也跑酸了,直到後來,走過皇宮,坐在海邊,仔細考量對面的火山。山的四角佈滿了人家,好像無所求於生,故亦無所畏於死。一片一片的紫紅山色,間或與草樹的碧綠相映,而不遠更是澄藍的海水。但是你以為居民和我一樣,沈醉於這樣夕陽西下的奇景勝色嗎?…See More
Dec 16, 201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健吾·懷王統照

上海還沒有完全淪陷的時候,能夠在一起談天的朋友已經不多了,形勢也一天比一天緊張,心裏全不很安定。在這有限的幾位可以無所不談的朋友之中,王統照年事最高,和我的相識也最早,掐指算來,二十多個年頭了。我那時還在廠甸附屬中學讀書,班上有幾位同學如蹇先艾,朱大丹等等,很早就都喜歡舞文弄墨,辦了一個《爝火》週刊,附在《國風日報》出版,後來似乎還單獨發刊了幾期,那時候正是魯迅如日之響午,徐志摩方從英倫回來。我們請魯迅到學校演說過一次,記得那次是在大禮堂,同學全來聽了,我們幾個人正忙著做筆記。魯迅因為在師範大學教書,所以我們拜託先生們 (大都是師範大學畢業生) 去請,也還不太困難。因為我們各自童心很重,又都始終走著正軌上學的路子,以後就再也沒有和這位流浪四方 (我們當時不懂什麼叫做政治的把戲)…See More
Dec 15, 2018
Rajang 左岸 posted a blog post

李健吾《希伯先生》

接到哥哥來信,說家鄉失陷,希伯先生被迫做了幾天維持會的新貴,設法逃到外縣。他有一個兒子被日本兵打死了。希伯先生是一位有風趣的好好先生。一張並不虛腫的圓臉,沿邊佈滿了荊棘似的短髭;鼻樑雖高,眼睛卻不算大;毛髮濃密,然而皮膚白淨:處處給人一種矛盾的印象。小孩子初次站在他的旁邊,不免望而生畏,聽他三言兩語之後,便意會出這位大人是怎樣一個赤子,心情和他的年齡又是一個可愛的對比。他是一位半新不舊的文人,字寫得規規矩矩,圓圓潤潤,和他自己一樣平穩,和他自己一樣沒有稜角,而且,原諒我,和他自己一樣默默無聞。中等身材,相當寬大,夏天他愛脫掉上身衣服,露出他厚實的胸脯。他的健康和強壯值得人人羨慕。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結實的身體,藏著一顆比雞膽還小的小膽。他雖說是一個文人,因為缺少名士的清骨,究竟還有撒野的地方,招人喜愛。方纔我說他赤課上身,未免有傷風化,實際當著親朋家小,他才敢這樣灑脫無禮。有一個毛病,不問前面是否遠客高誼,他依然奪口而出,順口而下,好比清流潺潺,忽來一聲鴉噪。這就是那句一般廝走的口頭禪:狗的。我喜歡他。十歲的光景,父親托了兩位朋友把我遠迢迢從西安送到津浦沿線的一個小站。他是其中之一。另一…See More
Dec 13, 2018

Rajang 左岸's Blog

梁宗岱·談詩(6)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9:37pm 0 Comments

我現在卻想起另一首我癖愛的小詩:哥德底"一切的峰頂……"。這詩底情調和造詣都可以說和前者無獨有偶,雖然詩人徹悟的感喟被裹在一層更大的寂靜中—因為我們已經由黃昏轉到深夜了。

也許由於它底以"u"音為基調的雍穆沈著的音樂罷,這首詩從我粗解德文便對於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魔力。可是究竟不過當作一首美妙小歌,如英之雪萊,法之魏爾侖許多小歌一樣愛好罷了。直到五年前的夏天,我在南瑞士底阿爾帕山一個五千餘尺的高峰避暑,才深切地感到這首詩底最深微最雋永的震盪與迴響。



陶淵明底

平疇交遠風,

良苗亦懷新,…



Continue

梁宗岱·談詩(5)

Posted on April 11, 2019 at 2:28pm 0 Comments

陶淵明也許是中國唯一十全成功的哲學詩人。我們試翻閱他底全集,眾口傳誦的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孟夏草木長,

繞屋樹扶疏。

眾鳥欣有托,

吾亦愛吾廬……



等詩意深醇,元氣渾成之作;或刻畫遒勁,像金剛石斫就的浮雕一般不可磨滅的警句:…



Continue

梁宗岱·談詩(4)

Posted on January 25, 2019 at 10:32pm 0 Comments

美國十九世紀大思想家愛默生嘗說:"我們底時代是回溯的,"意思是歎息他所處的時代離開創造的黃金時代已遠,只能夠追懷,陳述,和景仰過去的偉大。假如他生在今天,眼見我們連過去的偉大都不敢擬想,不敢相信,不知感想又如何?

然而不!"所有的時代是相等的……"德國底哥德與英國底勃萊克差不多同時在他們底日記里記下這句至理。十九世紀何嘗是回溯的? 詩界底哥德,囂俄;小說界底士當達爾,陀士多夫斯基;音樂界底悲多汶,瓦格尼;畫界底特洛克爾和雕刻界底羅丹,那一個不是偉大,精深,創作力橫溢,可以和文藝史上過去的任何代表人物相媲美呢? 而在過去的偉大時期中,這種專事毀壞的蛀書蟲恐怕也不少,不過他們只是朝生暮死罷了。

《卜居》,《漁父辭》和《九歌》都是屈原所作。如果不是屈原,必定是另一個極偉大的抒情詩人—結果還是一樣。…

Continue

梁宗岱·談詩(3)

Posted on January 25, 2019 at 10:31pm 0 Comments

記得在中學讀書的時候,曾經在什麼地方看見有人要證明《遠遊》不是屈原底作品。其中一個理由便是屈原在其他作品里從沒有過遊仙底思想;在《離騷》里他雖曾乘雲禦風,驅龍使鳳以上叩天閽,卻別有所求,而且立刻便"僕夫悲,余馬懷兮"……回到他故鄉所在的人世了。

我卻以為這正足以證明《遠遊》是他未投身於汨羅之前所作—說不定是他最後一篇作品。…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