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i kia kiak
  • 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ki kia kiak'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iki kia kia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ki kia kiak's Page

Latest Activity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至尊寶”王文蘭

有人看了《天上人間》問我:“你寫但杜宇的鄰居,那位蔡小姐,真的不要錢,做他的模特兒。這麼大的美女,光著身子隨街跳,是不是有點暴露狂?”我說:“不會吧,她自己也是畫畫的嘛?”“那她有沒有要求但先生給她做做模特兒?”我說:“也許有吧,給但先生畫個像甚麼的,或者有吧,不過我沒看見。”他一端肩膀,神秘的一笑,知道這家夥一定打甚麼邪念頭。暴露狂的人,不是沒有,我聽說以前上海有位紅舞女王文蘭女士,花名叫至尊寶,得名的由來很特別,原來有一天在她家中宴客,圓擡面一共坐了十四位,“十三男與一女”,都赫赫有名,不是電影明星,就是舞台上的名伶,個個都和她有肌膚之親,所以,綽號人稱之至尊寶──通吃。抗戰後,她來到香港,仍操故業,依然通吃,有一天午夜回家,在尖沙咀金巴利道碰見了一位暴露狂者,好像是專門等她的,見她走到身邊,解開衣帶,把不文之物掏了出來,王文蘭站穩身形,大大方方的看了他的腰下一眼,然後用上海話說了一句:“操那,嘎小個。”扭頭就走,那位還沒聽懂:“乜嘢?”至尊寶一回身補充了一句斯文的粵語:“丟,咁細!”電影界還有一位名演員,也編過幾部影片,他倒不是甚麼暴露狂,不過有一次逼不得已,也扮演一次。原來他參…See More
Sep 8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小胡子馮應湘

這次要寫《天上人間》,又想起了但師母,二十年代的女明星,至今還健在的恐怕沒幾位了,所以很想由師母──FF女士殷明珠寫起;和周石談完話回來,即刻找到她的電話,可這次聽見聲音,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很低,也很慢,聲音還有些沙啞,不過我說明來意之後,她仍是很歡迎的說:“好的……好……你……來……之前……先……先打個……電話來。”放下電話,心裏好一陣不舒服,二十四日想為《天上人間》開筆,再打電話給但師母,唉!好不失望!還是那個老工人的聲音,聽說是我,她說:“但師母去美國了。”我說:“移民嗎?”“不是,過幾天會回來的。最近她身體不好,行動不方便,到女兒那裏散散心。”我沒問是那一個女兒,可能是大女兒“大好老”慶愉吧,聽說,她現在的丈夫是一位醫生,她自己也是位名中醫了,一直寄錢給母親,很孝順的。在大中華片場的時候,她的丈夫是電影反派名演員馮應湘,瘦瘦小小的,留著個小胡子,寬寬的肩膀挺帥,也挺壯實,想不到開盲場給開死了,也許是認為是小手術,手術之後不當心發炎而不治的。據說馮應湘有一年連結三次婚的紀錄,離了再結,結了再離,倒都是在婚姻註冊處正式註冊的,和“大好老”結婚的時候,註冊處的法官是山東人,用不鹹不…See More
Sep 4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陳秘書搶劫家主婆

陳秘書的笑話,還不僅此,汪曉嵩談起一件事時,說但先生是應該知道的,但每問到但先生,他總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據說陳秘書的太太很有錢,而他自己以前也是個大少爺,祇是後來公子落難了,當借無門。有一天晚上,他約了滾友三五,打扮都和美國三K黨一樣,把黑布剪三個洞,套在頭上,然後每人拿一把道具手槍,一腳踹開自家門,向自己的家主婆開了個玩笑,把她由床上拉下來用繩子把她綁在床邊,然後又在她嘴裏塞了一條三角褲,把保險箱打開,裏面的美金股票,珠寶玉器全部拿出來之後,一哄而散,在外邊胡天黑地了一晚上,到了天亮才回家,看見家主婆還綁在床邊,一邊松綁,一邊大罵:“操那去了,癟三,啥個癟三開這種玩笑!”這件事在“永華”都傳遍了,但都是道聽塗說,問但先生,但先生不加可否的嘻嘻一笑:“那會有這種事?開玩笑!開陳秘書的玩笑!”《嫦娥》的新布景搭好,遵照李先生的意思。我寫劇本,分鏡頭,給但先生過目之後就拍,他總是笑笑說:“你們搞,你們搞。”那年頭還沒有“你辦事,我放心”的話,但看出但先生就是這個意思。拍戲的時候,他總是準時到場,一直到拍完才離開,跟著大家一齊收工回家,完全像師父給徒弟把場,很少開口,我們幾個副導演,…See More
Aug 2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李祖永大發雷霆

一九四八年我來香港之前,在上海市立劇校聽了三個月的課,那時名戲劇家洪琛先生也經常來校講課,有時在講台上也講講他自己的得意事,他毫不諱言的說他在美國念書的時候,半工半讀替一家公司開電梯,有人上上下下沒有人就在電梯裏唱二簧。最得意的就是一九二七年在上海大光明戲院上演一部名叫《不怕死》的辱華影片,以唐人街為背景,一如現在的《龍年》,極盡歪曲華僑生活的能事,所以戲上演了一半,洪琛在觀眾席中大聲疾呼喊了幾聲停演,戲院裏的人開始以為著了火,馬上停機開燈,這位三毛洪金寶的大祖父(祖父洪仲豪,洪琛二弟),一個箭步,飛到舞台口,身形一縱,竄上台去,先向觀眾們報上姓名,然後說明自己是美國留學生,唐人街的華僑們多是忠厚老誠的,《不怕死》簡直就是那個外國癟三,豬玀導演羅克的胡說八道,他敢在中國人面前不怕死,咱們就叫他死!一時台下附和者眾齊聲喝打,洪琛被戲院的糾察們捉將官去,告他是有意擾亂公共場所的秩序解往法院,進行公審。支持洪琛的當然大不乏人,但出錢最多出力最大的支持者,就是但杜宇先生,一邊號召群眾群起而攻之,一邊代請律師替洪琛辯護。開審的時候,義務幫忙的律師居然有十幾位,當年的人還不知稱呼洪琛大哥大,大仁大…See More
Aug 15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貞淫在一線間

照說,乍出娘胎,誰都是紋絲不掛,光著身子來的。和世人天真純潔坦誠相見,鄉下的孩子們,到七八歲還男女不分的,在河裏洗澡,城市裏的人小時候誰都拍過寫真集,畫家們為紮實繪畫的基礎,畫畫素描人體,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但杜宇先生在家裏畫畫模特兒也不值得大驚小怪的,XX拍拍裸照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其實早期的中國電影女明星,拍過出浴鏡頭的還真不少,我親目所睹的就不下三十多款,五十年代的香港女星們,也有幾位拍過藝術照,我在一位攝影師的朋友家中看過不少張,有的很美,有的很嘔心,貞淫一線間,很難分野,看了畢加索畫的男女相交的素描,你只會欣賞它的線條美,構圖奇,毫無邪念,而曹涵美先生(張正宇,張光宇的親兄弟,因過繼給舅舅,所以改姓曹)所畫的《金瓶梅全圖》裏就和看潘金蓮大鬧葡萄架一般,誰都會有些沖動,惟有如此,才真正配得上《金瓶梅》的插圖,圖如其文。可我們一直是性思想不夠開放的國家,尤其是身處大陸的一些老當益壯,後浪推不倒的老先生們,一直以為裸體畫就是淫畫,男女不穿衣服混在一起的藝術作品,就是春宮,所以北京飛機場的壁畫《潑水節》,要一定叫原作者替畫中的男女穿上衣服。但先生是位樂天派的藝術家,他在電影界裏是通…See More
Aug 8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張一靜·學中文 提升個人競爭力 學中文 提升個人競爭力 全球興起一股中文熱,據估計到二零一零年,將有一億人以中文作為外語來學習。中文教師在美國社會越來越搶手,甚而提升了華裔保姆的身價。中文何以有如此的魅力?…"
Aug 6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全球3000萬老外強學中文 一百萬名師資需求;我們有競爭力嗎? (《今周刊》465期 2005/11/17 ) 中國的崛起,華人力量的增升,中文已被宣告是21世紀的強勢語言。 學中文的人愈來愈多,激盪出一波全球性的大學習潮, 以中文為第一語言的台灣人,你的競爭力有多少?   徐仁全、楊翊真、李喬琚、劉名揚、林宏文 「是『生字』,不是『繩子』;『我要吃水餃』,不是『我要吃睡覺』。」TVBS駐舊金山特派員江瀛以當電視台主播的標準,正逐字逐句糾正著學中文的老公威廉(Don…"
Aug 6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天下雜誌·直播後的下個風口:把知識變現金 直播主各憑本事賺錢不夠厲害,中國找到的下一波數位經濟成長動能,是做出真材實料、好消化的知識內容平台,讓你心甘情願花錢聽課。 童書作家、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去年底在中國知識型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創辦人羅振宇做的「得到」app上,上線了他的書《今天》。那是一個圖文加音頻的專欄,每天以不到10分鐘的內容不斷更新,持續1年,訂閱價199元人民幣(約870元台幣),已有超過1萬2000人訂閱。 作家白先勇2014年在台大開設的《紅樓夢》導讀講座,…"
Aug 5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李湄玉照之謎

忘了是第幾期的香港版良友畫報,有一位女士玉體橫陳,兩足高舉的彩色照片,酥胸高聳,潔白如霜,只可惜臉上全部用一頂草帽遮了起來,沒法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電影界的朋友,輾轉相傳,有人說是但杜宇先生的傑作,那位“猶戴草帽半遮面”的正是當時欲紅未紅的李湄,有人真的去問李湄,李湄用北方人學著上海話說:“滾儂娘個五香臭皮蛋”,問但老先生,但老的扁臉上咧開大嘴!“哈哈、哈哈”的,竟打哈哈,不置可否。那時候從前在北平中電三廠當過廠長的徐昂千,也住在鉆石山附近,有一個時期找我和李圖替他寫一個《楊貴妃》的劇本,說是孫X的外室藍X答應他演楊貴妃,其實藍X的身材,嬌小如香扇墜,演李香君還差不多,不過,既是徐廠長吩咐,當然義不容辭,於是,我和李圖開始搜集資料,徐心波(中華影片公司的經理)聽說我們要寫楊貴妃,告訴我們以前但杜宇拍過這個戲,主角原定是由殷明珠擔任,恰巧她正懷著“大好老”,所以改由賀蓉珠演楊貴妃,他記得最清楚的一場戲,是唐明皇和楊貴妃下象棋,棋子全是宮娥彩女扮的,畫地為格,楚河漢界,兩邊各搭了一座高台,東西對峙,唐明皇和高力士登東台,楊貴妃和安祿山登西台,三十二個宮娥彩女自台下魚貫而入,全是酥胸半露,兜…See More
Aug 2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但祖母與但小姐

那時,拍戲多在夜晚,所以片場裏白天常是靜悄悄的,差不多總要到下午五六點鐘之後才漸漸的有些動靜了,所以我每天都吃了晚飯,才到片廠的院裏和一些神聊大將“車大炮”。每天必到、風雨無阻的有:姜南、曹炎、馮應湘、劉桂康、大平(平原)、小平(不是鄧老太爺子,是平凡小夥子),偶而導演文逸民、劇務魏鵬飛、陳煥文也來湊湊熱鬧的。開始的幾天,我是聽的時候多,說的時候少,漸漸的熟了,也想表現兩下子,有時也插在裏面說說單口相聲,或者像蔡瀾筆底下葷笑話老頭的笑話(真後悔十年前這些葷笑話,都無意的說給蔡瀾聽,讓他賺了不少稿費。)蔣蕓還以為那老頭是他,他雪白粉嫩的,老個屁!一下子一傳十,十傳百,車大炮的小圈仔,變成了大圈仔,不僅堂倌客,還加了些堂客,人群的外圍經常站著七八位女士,聽說,其中四位小姐,是導演但杜宇的千金,另一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太太,是但導演的夫人──但師母。說真格的但師母比她的幾位千金還漂亮,聽說她中英文都好,年輕的時候在上海可真是出盡風頭,照現在的說法,不僅“蓋”了,簡直就“蓋了帽”了,舉凡騎馬、跳舞、駕駛汽車,她是樣樣皆精。開車在如今的香港當然算不了什麼,在舊日的上海可算是拔了尖的人物了,她生…See More
Jul 30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明星

有人把影劇演員叫“明星”,把影界叫做“銀河”,天上的銀河,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人間的明星,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你可以隨時隨地的遇得見,碰得著,街頭閑逛,酒樓飲茶、跑馬場、夜總會,都可以看見大明星、小明星,不大不小的明星。老一輩有修養,被稱為表演藝術家的,壽終正寢的升了天,令人懷念。年紀輕輕,正在巔峰狀態的大明星,一時負氣想不開,自己了斷殘生,吃藥、上吊、跳樓的魂遊天國,使人惋惜。古代的小說,常說什麼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說每個人都有一顆星,好像一個蘿卜一個坑,現在也講究什麼人是什麼星座,所以,諸葛亮夜觀天象,看見自己的星上發生了問題,馬上燃起七星燈,求個出師未捷身“不”死,不是魏延闖帳,還真許人定勝天。漁民出海打魚,晚上先要看看月輪,望天打掛。軍隊行軍走夜路,北鬥七星、南鬥六星,就是他們的指南針。鄉下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為了節省能源,誰也不點燈,又缺鐘少表,於是也看星,星,就是鄉下人的鐘表:“大毛出來二毛攆,三毛出來白瞪眼。”大毛、二毛、三毛都是星,三毛一出來就天亮了,所以洪金寶被稱為大哥大。信奉上帝或耶穌的,死了之後上天堂;信奉佛教和道教的,死了之後入地府。轉世投胎再回來,總之,…See More
Jul 28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朱曄:如何看待IP熱 《胡潤原創文學榜IP價值榜》發榜之際,《胡潤百富》雜誌專訪朱曄,解讀一位遊戲人、投資者和泛娛樂行業領跑者,在IP進擊時代的“IP觀”。 以下是采訪實錄: 胡潤:如何看待現在的IP熱?…"
Jul 26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由阮玲玉開始

放下電話,一本正經的擺好中文打字機,用鐵筆在機上的方格裏開始操作,前三個字就錯了兩個,第四個倒好,什麼字都沒有,只見左下方現出三個字:“不認識”;之後左寫“不認識”,右寫也“不認識”,它倒好,既反左,又反右,只好把電門一關,打開重新再寫,那機器還真對得起我,照樣“不認識”,真一點交情都不講,研究(煙酒)無從,後門不通,幹脆別信機器啦,這年來連人都信不得,信機器?於是把裹稿紙的雞皮紙撕去(您看,連稿紙都原封未動),拿出稿紙,開始動筆,管它字潦草不潦草,叫機器告訴我“不認識”,還不如叫字房的老友“不認識”。“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如今,無後路可尋,只好頂硬上。一如文革之後的口號,‘向前看’(忘了昨天的濫汙),一如胡適所說的:“做了過河卒子,只有拼命向前”。半個月前在街上碰見專研究中國電影史的余慕雲。告訴他我又要在東方寫寫東西了,他說:“好啊,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說:“這回要寫得有系統些,不要再像三十年細說從頭一樣,天沒邊,海沒底的亂扯一通。”“那好,我看過你的三十年,挺有意思,文筆蠻風趣,只是既不從頭,也不細說。這次,找什麼資料,你說罷。我是一介文人,沒有錢,也沒有勢,可是…See More
Jul 24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咱們先談“命名”

今年九月,中國農業出版社,把我寫的《三十年細說從頭》,以《銀海生涯》的名字,刪減成八十萬字,分上下兩冊,在國內付印發行,據說先印十萬冊,銷量好了再印九十萬冊,前後共一百萬冊,一下子我也變成百萬富翁了,不讓“百萬石印富翁”的白石老人專美於前。緊接著又收到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寄來《三十年細說從頭》的再版版權費,兩件事接踵而來,倒令我動起重投銀海文壇的念頭。其實,再給《東方》寫稿的事,周石先生不只一次的跟我談過,但又怕我分不開身,加上以前用國際電話天涯海角的催稿,他想起來就有些提心吊膽,所以每次交談,都希望我先寫足三十篇稿子,再開始發表,我也一一答應,只不過因在北京、深圳瞎忙了一陣,加上電影《八旗子弟》做後期工作,也的確分不開身,所以一直沒有動筆。說起來不能不是理由,細一分析也不見得全對,因為我連寫劇本分鏡頭,都是“大姑娘上轎,現紮耳朵眼”的,事不到臨頭從不著急的那種人,可是這一回鐵了心,立志先寫三十八篇。周先生聽了當然高興,在一旁的杭鐵頭張翠英卻提醒他:“狗對茅坑發誓,你小心點兒。”我瞪了她一眼:“婦人之言!”然後向周石說,不用聽她的,咱們先“命名”罷,叫《星海浮沈錄》好不好,周一聽,把嘴上…See More
Jul 22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龔大中:你《看見台灣》了嗎?
"延續閱讀 ~~ 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 》》https://goo.gl/qpn3hY"
Jul 20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周志強:“公知斗雞”:中國思想生產的鬧劇

以媒體效應為核心的“偽公共領域”浮出水面。自由主義變成了“有字主義”,左派思想家變成了“做派思想家” 當前中國思想生產領域的“斗雞”現象 2012年7月6日,天空晴朗,微風輕撫,神州大地雖然沒有紅旗飄,但是卻有戰鼓敲。就在這一天,中國公共知識分子終於以法國大革命的先烈姿態走到了北京朝陽公園南門口。他們聚集在一起,號召“人民”起來奮斗,就像正在號召一個新的時代。這是一場偉大的“思想的圍剿”的後果:兩“排”公知,長期“微博”論戰,終於意識到微博者,微小之搏斗也。“蝸牛角上爭何事”?小小微博,載不下這偉岸的知識牧師們的身軀,於是,幹脆走到前台揮拳相向。你一拳我一腳,這才是改造歷史的真實力量的顯現。報道說,長期“微博”斗爭,令雙方都很不爽,於是約在7月6日於北京市朝陽公園南門口“較量”。結果,一對一的“約架”吸引了一堆人。在一陣“叫囂”後,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吳法天在混亂中倒在地上,他事後指控對方“有組織地圍毆我”,特別是四川電視台記者周燕和某藝術家都參與毆打他,還稱後續錄像會記錄這“文革式的一幕”。而一些討厭“五毛黨”的網民則認為,吳法天其實是假裝摔倒。事後,周燕則以勝利者姿態在“微博”宣稱:…See More
Jul 17

iki kia kiak'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Blog

李翰祥《銀海千秋》但祖母與但小姐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9am 0 Comments

那時,拍戲多在夜晚,所以片場裏白天常是靜悄悄的,差不多總要到下午五六點鐘之後才漸漸的有些動靜了,所以我每天都吃了晚飯,才到片廠的院裏和一些神聊大將“車大炮”。

每天必到、風雨無阻的有:姜南、曹炎、馮應湘、劉桂康、大平(平原)、小平(不是鄧老太爺子,是平凡小夥子),偶而導演文逸民、劇務魏鵬飛、陳煥文也來湊湊熱鬧的。…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由阮玲玉開始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放下電話,一本正經的擺好中文打字機,用鐵筆在機上的方格裏開始操作,前三個字就錯了兩個,第四個倒好,什麼字都沒有,只見左下方現出三個字:“不認識”;之後左寫“不認識”,右寫也“不認識”,它倒好,既反左,又反右,只好把電門一關,打開重新再寫,那機器還真對得起我,照樣“不認識”,真一點交情都不講,研究(煙酒)無從,後門不通,幹脆別信機器啦,這年來連人都信不得,信機器?於是把裹稿紙的雞皮紙撕去(您看,連稿紙都原封未動),拿出稿紙,開始動筆,管它字潦草不潦草,叫機器告訴我“不認識”,還不如叫字房的老友“不認識”。

“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如今,無後路可尋,只好頂硬上。一如文革之後的口號,‘向前看’(忘了昨天的濫汙),一如胡適所說的:“做了過河卒子,只有拼命向前”。…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明星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有人把影劇演員叫“明星”,把影界叫做“銀河”,天上的銀河,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人間的明星,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你可以隨時隨地的遇得見,碰得著,街頭閑逛,酒樓飲茶、跑馬場、夜總會,都可以看見大明星、小明星,不大不小的明星。

老一輩有修養,被稱為表演藝術家的,壽終正寢的升了天,令人懷念。

年紀輕輕,正在巔峰狀態的大明星,一時負氣想不開,自己了斷殘生,吃藥、上吊、跳樓的魂遊天國,使人惋惜。

古代的小說,常說什麼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說每個人都有一顆星,好像一個蘿卜一個坑,現在也講究什麼人是什麼星座,所以,諸葛亮夜觀天象,看見自己的星上發生了問題,馬上燃起七星燈,求個出師未捷身“不”死,不是魏延闖帳,還真許人定勝天。…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咱們先談“命名”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今年九月,中國農業出版社,把我寫的《三十年細說從頭》,以《銀海生涯》的名字,刪減成八十萬字,分上下兩冊,在國內付印發行,據說先印十萬冊,銷量好了再印九十萬冊,前後共一百萬冊,一下子我也變成百萬富翁了,不讓“百萬石印富翁”的白石老人專美於前。緊接著又收到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寄來《三十年細說從頭》的再版版權費,兩件事接踵而來,倒令我動起重投銀海文壇的念頭。

其實,再給《東方》寫稿的事,周石先生不只一次的跟我談過,但又怕我分不開身,加上以前用國際電話天涯海角的催稿,他想起來就有些提心吊膽,所以每次交談,都希望我先寫足三十篇稿子,再開始發表,我也一一答應,只不過因在北京、深圳瞎忙了一陣,加上電影《八旗子弟》做後期工作,也的確分不開身,所以一直沒有動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