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i kia kiak
  • 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ki kia kiak'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Gifts Received

Gift

iki kia kia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ki kia kiak's Page

Latest Activity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田野嚇退三山五岳人馬

第二天我們正式入場拍攝,剛把攝影機擺好,燈光師正在布燈的時候,忽覺得有人拍了我的膊頭一下,我回頭望時,看見一個好像譚炳文樣的家夥,把嘴裏叼著的牙簽猛地朝下一吐,然後上下打量我一下:“你是老大?”我莫名其妙地問他:“甚麼老大?”他冷笑了笑:“別客氣了,看你指手劃腳的樣子,就是個老大!我說老大,在外邊跑跑的總懂得規矩,對我們一般苦哈哈總要打點打點吧,咱們借個地方談談。”說畢用手把我一拉,他剛一轉身,馬上目瞪口呆的站住,原來他看見田野,像個黑塔似的站在他眼前,他忙把我的手放下,朝田野低聲下氣叫了聲“老大。”然後連忙解釋。“嘻,我不知老大也在。”再仔細看了看田野,雖然似曾相識,但肯定不是自己地盤的老大,嘻皮笑臉的問了一句:“老大是……甚麼地方的老大?”田野倒也答得幹脆:“我在那兒,就是那兒的老大。”“好,好,老大吃肉我們喝湯,總得……”還沒等他說完,田野一把拉起他的脖領,朝身邊一帶:“我也不吃肉,你們也別喝湯。”“那我們喝甚麼?總得指我們一條明路吧?”田野厲聲的說了一句:“你喝尿”!那家夥臉色一變,剛要發作,忽然背後來一大幫歪戴帽、斜瞪眼的家夥圍上前來,我還以為他們要對付田野,沒想到他們跑到田…See More
19 hours ago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田野野性全收

所以看完戲之後,和我的剪接方寶華說:“這個年青人真了不起。”最近聽說他得了香港金像獎的最佳導演,還真覺得實至名歸,一方面也許因為今年方育平沒有片子參加,一方面也的確是林嶺東拍得太好,就好像我看了《冬暖》張佩臣的陳設一樣,早知他非池中物。果然以後做了很不錯的導演,也拍了幾部很不錯的片子,不過聽說小夥子艷福不淺,經常是三妻四妾的大被同眠,可能由於他名字的關系!那些小妞兒都“佩”服他,願意俯首稱“臣”吧!田野飾演老吳,外型上中肯紮實,演技上也非常投入,所以演得恰如其份,整個拍攝過程之中,也循規蹈矩,從無遲到,或要求早退的事,完全收起了野性,專心一致的參與工作。沒有甚麼人再叫他老大,因為他一聽“老大”就低頭不語的走開,只有一次我親耳聽見有人叫他“老大”,而他也直認不爽,才相信他真的是個“老大”。有一天我們拍台北菜市場面,孫越是魚檔裏的老板,他的魚只批發,而不零賣。拍之前我們成組人,曾去實地觀察了一下,魚檔內一如拍賣行一樣,檔口的夥計把一籮蝦提到台前,然後大家爭相投標,但整個過程全是無聲無息的,拍賣行的人投標還要舉個小牌子,但魚檔內大家只把手舉在空中晃動。加一加二,全加在手指上,這種手語相信連聾…See More
Sunday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冬暖》只拍了三十二天

《冬暖》用了三十二個工作天就全部拍完了。開始,我們在三峽搭了一堂外實景,老吳饅頭店正搭在三峽市中心的菜市場上。由於三峽警察局的分局長和我很熟,所以工作起來一切都很方便。搭布景的時候,只考慮到地方的像不像,沒想到地方的能不能拍。搭成之後,才忽然覺得菜市場裏每天都人山人海的擠來擠去,怎麼可以容我們打光拍戲?但布景已經搭起好了,只好頂硬上了。第一天拍夜景,由於我拍完了《西施》之後,很久沒有親自執導過影片了,所以開鏡時“國聯”全體大小明星都到場祝賀,把一個已經收了市的菜市場又擠得人山人海。不用說拍戲,連動動窩兒都勢比登天,所以一直等到後半夜,路靜人稀了,才勉強的拍了幾個鏡頭。《冬暖》的布景,由曹年龍設計,美術是由後來當了導演的張佩臣擔當。在三峽菜場(三峽在台北的西南方向,約四十五分鐘的汽車路程)菜市場中間六百余尺的空地上,搭了一間大德藥房和比鄰的“老吳饅頭店”。阿金(歸亞蕾飾)是幫藥房裏打打下手、洗洗衣服煮煮飯的傭人,緊鄰的老吳也經常把一些換洗的衣襪交給她,求她幫忙洗一洗;三天兩頭的,做一頓肉包子,請請阿金算是報酬,日久天長的彼此生情了。不過老吳自慚形穢,不敢啟齒,阿金也以為和饅頭店的老板高攀…See More
Saturday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邵老板聞火不驚

因為那場戲預算也可以拍個四五天,大軍閥沒找到,只好先拍二軍閥和三軍閥吧!眼看清東陵地宮盜寶的戲,就要拍完,而《大軍閥》還沒著落,有一天,六老板忽然叫汪曉嵩告訴我:“依你吧!大軍閥就用許冠文好了!”於是把馬可馬上請到公司,談好了公事之後,即刻把他推到化妝室剃頭,眼看他進了化妝間,我反而心裏七上八下的直打鼓,如果萬一這位“番書仔”,把大軍閥演得不三不四,我怎麼向六先生和他的智囊團交代。還好《大軍閥》馬不停蹄的在三十七天之內,足足拍了三十七個工作天(真的一天都沒停過)之後,又以最快的速度做好後期工作,後來在荷裏活院線排出上映,票房打破了當時在港上映國片的紀錄,看走勢一定可以破四百萬大關的。沒想到放映中間,荷裏活因火災停業。據說著火的那天,六先生正在二老板家中打八圈衛生麻將,彌敦道邵氏大廈的頂樓,正好看見荷裏活冒起的火焰。有人慌慌張張的報告六老板:“荷裏活大火。”他朝窗外望了望之後,不聲不響,只看著牌叫了一聲“碰”,然後把手中的三張白板放在枱面上,想不到杠上開花,和了個小三元的滿貫,算好賭帳之後,才慢條斯理的說:“荷裏活一燒,恐怕《大軍閥》過不了四百萬了。”那種灑脫勁兒,沒有兩把洋涮子的涵養,…See More
Friday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田野忽然六親不認

想不到田野忽然六親不認,把眼一瞪,大叫了一聲,把刀朝劉維斌胸前一送,但劉維斌面無懼色,田野手中的那把刀重重舉起,輕輕收住,我剛要上前,張翠英一手拉住我說:“他們喝醉了,小哥幾個經常開玩笑,不會真有甚麼事的,你一出面,反會把事弄僵。”她的話還沒說完,只見田野拿著匕首左右開弓的把兩只龍鳳花燭斬成四段,手法之敏捷,動作之迅速,一如鐵金剛大破甚麼黨。然後用手一拍胸膛,自報家門,爹甚麼名娘甚麼氏,哪鄉哪府哪鎮人。他本來一口山東話,已經很難令人聽得懂,加上舌頭一大,滿嘴裏跑駱駝,就更不知他說甚麼了。再看台下的賓客,早已走了七七八八了,剩下幾個膽兒大的,也縮在門邊坐山觀虎鬥。我說:“走吧,看樣子他們和馬漢英可能有甚麼過節,不是開玩笑,走吧。”我看看主人家也都無影無蹤,多待下去也無味,所以只好悶聲不響的走出禮堂。那時我才知道和我由香港來的兩位摯友,郭清江和朱牧根本沒在場上出現過,有人說馬漢英經常和李翰祥說些不中聽的話。所以……底下,本來還寫下了一大篇更詳細的報導,不過卻叫送稿到東方報社的張翠英路上給撕掉了,回來還氣噓噓的跟我說:“都六十幾歲了,這種陳谷子爛芝麻的事還提他幹甚麼?我早跟你說過,不識字可以…See More
Jul 10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找不到“大軍閥”

記得《大軍閥》胡錦的戲,已經拍了七八天,而《大軍閥》,一直連影兒都沒有。六老板建議由井渺演,說他在《啼笑姻緣》中的大帥演得不錯,我說:“他的確演得很好,但我心目中要找一個和他不同型的大軍閥,否則,人家還以為是《啼笑姻緣》的續集。”六先生馬上說:“那樊梅生怎麼樣?”我也搖了搖頭,我說:“如果拍《狂風沙》,找樊梅生演朱四判官,還差不多,我覺得他粗獷有余,而嫵媚不足。”(為了這個,梅生老弟一直對我耿耿於懷。)之後,我在台灣組“國聯”時的基本演員佟林,也托人和我談過好幾次,說:“老部下了,應該多提拔、提拔”我也回絕了,我說:“他正直英挺,但缺乏喜劇感。”為了這個,在配大軍閥對白的時候,佟老弟差點沒向我演出全武行。看他忽而六親不認的擰眉瞪眼指手劃腳,口出不遜,還真慶幸我沒找他演《大軍閥》,因為他太像給《大軍閥》跨車沿,提盒子炮的馬弁。又有一位制片建議說:“找吳楚帆吧,他的氣質很好,演技佳,一定能把《軍閥》演出一個新樣式來。”我想了想,認為他也可以試試,但也不是我心目中的適當人選。那時,吳楚帆已經脫離表演生涯好幾年,聽說邵氏公司要找他演《大軍閥》,倒也躍躍欲試,但想了很久很久,還是打了退堂鼓,但也…See More
Jul 9
iki kia kiak posted a photo

Your shorts are how short?!

Nadia Arandjelovic·Your shorts are how short?! Who wears short shorts? In this publicity photo Constable Robert Wooley measured the length of actress Eunice Gayson's shorts, but people seen dressed inappropriately in the 50s and 60s were handed…
Jul 8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看張沖眼露神采

其實,以他當時和我的交情,以我當時在邵氏公司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地位,當然可以說一說推薦推薦,或提拔提拔的話;可是他沒開過一句口。認識張沖,還是我要拍林黛《無冕皇後》的時候(這個戲結果胎死腹中),那天,我們在北角麗池夜總會,拍美腿小姐競選的新聞片,林黛在片中演個女記者,結果,美腿小姐沒拍成,倒造成了林黛和張沖的美事。那天,也是林黛和張沖第一次見面,好像是小胡替他們介紹的,只不過看得出,她看著張沖的眼神裏有一種不常見的光采;是她跟嚴二爺一起從未有過的光采;可能和《紅樓夢》中的黛玉進府,林妹妹初見寶哥哥的眼神一樣,至於張沖有沒有和賈寶玉一樣的──“這一位妹妹,好像在那裏見過的,”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我相信,那時港台兩地沒見過這位林妹妹的人,恐怕少之又少,何況張沖?那天晚上,大約是十一點不到,我們剛一收工,林黛就和看拍戲的張翠英講:“我們和翰祥一塊去宵夜怎麼樣?還有小胡(金銓),還有……還有那個傻大個兒。”張翠英還不明就裏,忙問:“傻大個,誰呀?”“就是張老伯的兒子,叫張沖的那個。”翠英順著林黛的手指看過去,說:“怪不得我看著好面熟,真和張老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之後她告訴林黛:“我看翰祥不會…See More
Jul 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國會議員李香蘭

李香蘭在敵偽時期,紅透了中日兩國。她在《萬世流芳》裏的一首《賣糖歌》,風靡一時,《夜來香》和《蘇州夜曲》,至今日本的歌廳舞榭、夜總會還經常有人唱。抗戰勝利之後,她險些被打成漢奸,到她證明她是真正的日本人,才被遣送回國,如今是日本的議員,影星從政不讓江青、雷根專美;前些時來過香港,六十多歲的人,看起來還有徐娘風韻,真是駐顏有術,因為沒見過她本人,不知可像小咪姐(李麗華)的跳跳蹦蹦,一如唱“天上人間”的“樹上小鳥啼,江邊帆影移”一樣不。李香蘭很念舊,所以到港拍的第一部片子,是王引(《萬世流芳》的男主角)導演的,第二部就是卜萬蒼(《萬世流芳》導演的《一夜風流》),男主角是趙雷,戲裏有一場男女主角熱吻的鏡頭,趙雷拍完之後跟我說:“哥哥,李香蘭可真行,拍接吻鏡頭前,我真有點不好意思,可是她自自然然,大大方方。”“我跟她嘴一親,她就把舌頭伸過來,像真的一樣,好家夥,實告訴你吧,戲假情真,弄得我混身不自在,老二差點沒由褲子縫中脫穎而出。”您瞧我們兄弟這點道行。可惜李香蘭重返中國銀幕的兩部國語片,成績都不怎麼樣,和她在日本拍的《艷曲櫻魂》、《白蛇傳》(兩部戲的男主角都是當年最紅的池部良)可差得太遠了。…See More
Jul 5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胡錦是科班出身

說起來,胡錦不僅是京劇世家,從小在母親的薰陶下,有深厚的京劇底子,而且真的坐了八年科,受過正規的基本訓練;演了電視劇後,還身兼影劇版的外勤記者。那時,胡錦的工作地點,和我在台北的國聯公司只有一墻之隔,“國聯”的寫字樓兼宿舍,在泉州街一號,而她那間新聞社,就在泉州街橫街的路口。我在台灣,經常有十八九歲的女記者,背著錄音機來訪問我,所以我問胡錦:“你訪問過我吧?”她說:“沒有,我訪問過李阿姨(李麗華),沒有訪問過您,您那時的名聲那麼大,我不敢。”我說:“李麗華的名頭兒也不小啊?”“她是女人哪,兩個女人面對面談話,不會那麼害怕的。”以前,我一直以為胡錦的媽媽馬驪珠是河北人,最近聽胡錦告訴我,她母親想去東北,看看她的哥哥,才知道馬驪珠原來也是我的東北老鄉。我說:“甚麼她的哥哥她哥哥的,你應該叫舅舅……”她笑了笑說:“對,去看我舅舅,她們幾十年都沒見面了,見了面一定哭一鼻子。”我說你若是見了你的舅舅,也會哭一鼻子的,雖然你們沒見過,可是親戚總是親戚,以前有首缺腿打油詩,就是說外甥在他鄉見到舅舅的:發配到南洋,見舅如見娘,二人雙落淚,……三行。她說二人雙落淚,怎麼是三行,我說大概舅舅是個獨眼龍吧。…See More
Jun 2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胡錦奚落探長

我馬上請胡錦演了一個角色,拍戲的時候,剛好有一位身為探長的朋友來看我(有了廉政公署以後,他們都跑到外地做寓公去了),他看見胡錦,兩眼一瞟,馬上心中起痰,問我可不可以替他介紹,說:“她說幾多就幾多了。”我知道當時這些朋友們的財路廣,都是吃盡五湖四海三江水的朋友,每天馬仔們替他們收收黑錢,也收個三幾十萬,所以他們飽暖思淫欲,經常打娛樂界新出道的牌仔們念頭,我雖然心知肚明他葫蘆裏賣的是甚麼藥,可仍故作不知的問他。“甚麼幾多?”他說。“有冇攪錯啊,她拍一部戲幾多錢。”我說:“噢,她新入行,酬金不算太高。”“我啦,就算我請她拍一部戲好了,幾多錢?”我忽然想起了一個笑話,說某男士在夜總會,問一艷女:“今晚,陪我睡覺幾多錢?”艷女說:“陪你睡覺五百塊,可是你要不睡覺,我要五千塊了。”所以,我當即對探長說:“你找她拍戲,錢倒不多,不拍戲多少錢可就不知道了;不過你要動她念頭的話,我知道她有一個起碼的條件。”他忙不及待的問:“甚麼條件?”我說:“首先要跟嫂夫人離婚,然後明媒正娶。”見到胡錦之後,把那位探長的事和她說了一下,想不到她倒滿有興趣,不是別的,而是要看看那位探長的尊容如何,我替她們介紹了一下,胡錦…See More
Jun 26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胡金銓盛讚胡錦

當日與“匪”勢不兩立的豪氣,不知何處去了?有人更往警備總部寫信,說“李翰祥為李敖朝海外帶信”、“李翰祥本人不是共產黨,李翰祥有個舅舅是共產黨”……總之無所不用其極的欲置我於死地。當他們看我仍活得挺硬朗的時候,就感嘆的說:“唉,好人不長命,禍害幾千年。”這話還真有幾分道理,所以替我發行影片的聯邦總經理夏公維堂,四十九歲就在台中上空罹難了。他們看到依然有人請我拍戲的時候,又說:“他媽的,李翰祥這小子,真有辦法。”其實不是我有辦法,而是他們的所做所為,被人看不慣,而有人為我出頭打抱不平而已。《四季花開》在台灣拿不到準演證的期間,有人把《四季花開》的拷貝,送到總統的官邸去,想不到老總統居然越看越起勁的看上了癮,隔個三天兩頭的就叫人把拷貝調到官邸去解悶。所以,我相信他一定不知道《四季花開》在台灣還沒上演過,一直到把評劇的唱腔改成黃梅調,及把片名改成《富貴花開》,才獲準在台灣上映,也許他們認為黃梅調是香港創作的。我也不相信台灣最高當局對片名有甚麼指示,可能《四季花開》的幾位老板經過多方運動,在送煙送酒送紅包之後,情面難卻,才換了個方式為難為難算數。可是至今,我還不明白他們要把“四季”改成“富貴”的…See More
Jun 25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李麗華打退堂鼓

以前男婚女嫁的婚姻大事,不只要有父母之命,還要經媒妁之言,二者缺一不可,至於男女二人的相不相愛倒在其次,劇名叫《花為媒》,並非真的是指花為媒,所以《花為媒》裏也有兩個媒人,一個是張家的,一個是李家的,兩個媒婆都替王俊卿說媒;演張五可的媒人姓阮,在戲裏張五可叫她阮媽媽,電影裏演張五可的是“國聯”五鳳之一的甄珍,演阮媽媽的原定李麗華,而且也拍了一天洞房的戲,只是第二天小咪姐忽然打了退堂鼓,可能越想越不值得,當了一輩子的主角,臨別收山之前,竟替一個小姑娘挎刀演個配角,而且演個醜婆子,當然後悔了,但她事前答應我,也收了我的定金,臨陣退縮總不大對路。所以演過第一天戲,收工回家之後,就打電話給我:“兄弟,可不得了啦,姐姐得了心臟病了,剛才演戲的時候,就覺得胸口悶得慌,心跳得好亂,剛才到宏恩醫院去看了看,醫生說我膽固醇過多,所以血管開始硬化,馬上要休息三個月,兄弟呀,你要能等就等,不能等可別耽誤了你。”小咪姐和胡錦一樣,也是京劇世家,日常生活裏有時也演演戲,睜著兩眼說瞎話的本事,比誰都強,何況在長城公司還演過李萍倩導演的《說謊世界》。我一聽,當然心知肚明,但是我和馮明遠簽了合同,有李麗華沒李麗華的制…See More
Jun 23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從小愛地方曲藝

我和吳祖光認識,是在一九四八年的“永華”初期,我考入訓練班的時候,吳先生也是主考之一。記得他編導的《蝦球傳》(舒適、牛奔、趙錢孫主演)還是我們訓練班全體學員,替他抄的劇本,那時他家住在彌敦道太子道入口處,永華公司照相間的職員唐賢寶開的美蝶照像館的二樓,他那時的太太是“永華”的基本演員呂恩。永華第一部創業作《國魂》,就是由他的話劇本《文天祥》改編,他自己在“永華”編導的第一部影片是白楊、陶金演的《山河淚》,超過三十的白楊飾演一個十六七的小姑娘,把個窯洞的女娃兒居然演得恰到好處、活潑伶俐,淘起氣來,就地打滾,真的是不易。前年香港還上演過吳祖光的名作《風雪夜歸人》;我第一次回北京(一九七八年),還在中央美院的大門口碰見過他,他推著自行車正跟朋友談話,我上前叫了聲吳先生,他端詳了半天都沒想起我是誰,我自我介紹說我叫李翰祥。他上下打量我一下,眨了眨眼,好像拼命在回憶,但始終沒能想起我是誰。我說:“我是永華訓練班的學生,李翰祥,您在太子道住的時候,我還替您抄過劇本。”他雖然喔喔連聲,仍然對不上號頭兒。但第二年聖誕節前,他和新鳳霞聯名寄給我一張聖誕卡,也許一下子忽然想起來,之後,我和吳先生就沒再見過…See More
Jun 21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愛材若渴找胡錦

大小事都要他大爺批準才能付諸實現,他們等於在銀行簽個字,冷手執個熱煎堆,把“國聯”接收過去。結果轉導小組輔導了他,輔倒了李翰祥;他不僅辜負了政府對“國聯”輔導的苦心,還變賣了我辛辛苦苦所搭建的片場(拍攝片場占地四千平方米,如今地價當是個天文數字),和費盡心血購買的攝影器材。不過聽說他如今的境況也不大好,名義上別人仍舊叫他僑領(華僑的領袖),其實他是不折不扣的瞧領,瞧著別人當領袖而已。有道是“侵人財產占人田,榮華富貴不多年”,沒多久就壽終正寢了,不知由何人接手統一了數不盡的嬌妻美妾。但,雖然如此,我還是愛才若渴,叫馬漢英把胡錦找到公司,和她簽了三年合同。那時在公司裏,我的財經大權雖然旁落,但在藝術上仍是有相當高的影響力,因為,無論如何,他們對電影是外行。所以,我主張簽甚麼演員,他們仍不會反對的,那時公司的男演員還有岳陽和田野,田野剛演完我的《冬暖》,而岳陽簽了約之後,尚未拍片,胡錦加入“國聯”後,拍的並非“國聯”的影片,而是借給外邊的獨立制片公司拍攝《左門》,男主角是岳陽,說真格的那部戲應該叫“邪門”,因為那時邪魔歪道的事還真是屢見不鮮。拍完了《左門》之後,岳陽又拍了丁善璽導演的《虎父虎…See More
Jun 20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胡錦老實而守舊

說起胡錦,很多人都認為她是騷星、艷旦,不大正經的女人。可能由於她經常演些反面人物的關系吧,其實和胡錦接近過的人都知道,她是個很老實,也很守舊的人,因為她母親馬驪珠是京劇演員,而她的外祖父,以及外祖父上兩代都是唱京劇的,可以算是四代的戲劇世家了。一般的京劇藝人們都有些守舊的老規矩,所以胡錦從小家教很嚴。她…See More
Jun 18

iki kia kiak'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Blog

李翰祥《銀海千秋》但祖母與但小姐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9am 0 Comments

那時,拍戲多在夜晚,所以片場裏白天常是靜悄悄的,差不多總要到下午五六點鐘之後才漸漸的有些動靜了,所以我每天都吃了晚飯,才到片廠的院裏和一些神聊大將“車大炮”。

每天必到、風雨無阻的有:姜南、曹炎、馮應湘、劉桂康、大平(平原)、小平(不是鄧老太爺子,是平凡小夥子),偶而導演文逸民、劇務魏鵬飛、陳煥文也來湊湊熱鬧的。…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由阮玲玉開始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放下電話,一本正經的擺好中文打字機,用鐵筆在機上的方格裏開始操作,前三個字就錯了兩個,第四個倒好,什麼字都沒有,只見左下方現出三個字:“不認識”;之後左寫“不認識”,右寫也“不認識”,它倒好,既反左,又反右,只好把電門一關,打開重新再寫,那機器還真對得起我,照樣“不認識”,真一點交情都不講,研究(煙酒)無從,後門不通,幹脆別信機器啦,這年來連人都信不得,信機器?於是把裹稿紙的雞皮紙撕去(您看,連稿紙都原封未動),拿出稿紙,開始動筆,管它字潦草不潦草,叫機器告訴我“不認識”,還不如叫字房的老友“不認識”。

“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如今,無後路可尋,只好頂硬上。一如文革之後的口號,‘向前看’(忘了昨天的濫汙),一如胡適所說的:“做了過河卒子,只有拼命向前”。…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明星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有人把影劇演員叫“明星”,把影界叫做“銀河”,天上的銀河,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人間的明星,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你可以隨時隨地的遇得見,碰得著,街頭閑逛,酒樓飲茶、跑馬場、夜總會,都可以看見大明星、小明星,不大不小的明星。

老一輩有修養,被稱為表演藝術家的,壽終正寢的升了天,令人懷念。

年紀輕輕,正在巔峰狀態的大明星,一時負氣想不開,自己了斷殘生,吃藥、上吊、跳樓的魂遊天國,使人惋惜。

古代的小說,常說什麼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說每個人都有一顆星,好像一個蘿卜一個坑,現在也講究什麼人是什麼星座,所以,諸葛亮夜觀天象,看見自己的星上發生了問題,馬上燃起七星燈,求個出師未捷身“不”死,不是魏延闖帳,還真許人定勝天。…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咱們先談“命名”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今年九月,中國農業出版社,把我寫的《三十年細說從頭》,以《銀海生涯》的名字,刪減成八十萬字,分上下兩冊,在國內付印發行,據說先印十萬冊,銷量好了再印九十萬冊,前後共一百萬冊,一下子我也變成百萬富翁了,不讓“百萬石印富翁”的白石老人專美於前。緊接著又收到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寄來《三十年細說從頭》的再版版權費,兩件事接踵而來,倒令我動起重投銀海文壇的念頭。

其實,再給《東方》寫稿的事,周石先生不只一次的跟我談過,但又怕我分不開身,加上以前用國際電話天涯海角的催稿,他想起來就有些提心吊膽,所以每次交談,都希望我先寫足三十篇稿子,再開始發表,我也一一答應,只不過因在北京、深圳瞎忙了一陣,加上電影《八旗子弟》做後期工作,也的確分不開身,所以一直沒有動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