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在周朝崇仰聖賢,到六朝時又希慕神仙,而在兩漢則欣賞英雄。英是聰明秀出,智過千人;雄是膽力過人,力敵千人。漢朝初年的張良蕭何,都是“英”;韓信項羽都是“雄”,英可為相,雄可為將,只有劉邦是英雄兼備,所以能成就一統的漢代江山。

魏晉時代的人,“握麈談道,望若神仙”,但若要他們冒險犯難是辦不到的,所以大都是英而不雄;元朝清朝的人,開疆辟土,膽烈過人,但若要他們開明思想是辦不到的,所以大都是雄而不英。


若以民國初年的人物而論,像胡漢民、汪精衛,文采都有餘,威望猛鷙則嫌不足;像袁世凱、馮玉祥,虎驃悍健,軍閥貼耳,但顢頇陰譎而英明不足。到了蔣中正先生,英雄兼備,所以能完成北伐統一的大業。

不過,隨著知識的專精、普及,制度的運作與專業分工,由精英集體領導的時代來臨以後,個人英雄的色彩已逐漸淡化,章太炎早說過:草莽時代才會有英雄,知識愈普及,就愈不會誕生英雄,這也就是尼采所說:“尊信多者其文化淺”的道理,知識普及就難以有“人人奉戴”的可能。時潮如此,乃是無可如何的事,至今仍喜歡欣賞英雄的人,只有用現代眼光到各行各業專門的天地裏去尋找了。

今天所謂英雄,乃是將人類天賦的才質性情發揮到極致巔峰,例如長跑的金牌主、足球的猛將,沈著的月球登陸者,風靡全球的藝人歌手,乃至赤手空拳建立起企業王國的工商鉅子,全是英雄。


美國文傑卡萊兒則提出“文人亦英雄”的說法,那麼曹操在政治圈裏是“奸雄”,在文學圈裏又如何呢?在文學天地裏,天下之才共一石,曹氏父子佔了八斗,但細分父子三人,曹操的詩,雄而不英,曹丕的詩文,英而不雄,只有曹植的樂府古詩,才真個是英雄齊備,才高八斗。

若單以唐詩來論,前人以為高適的長詩雄而不英,李頎的長篇則英而不雄,王維則英多而雄少,王昌齡則雄多而英少,只有杜甫才是英雄兼美,所以獨步千古!李白則神仙味濃,全屬天才,暫且勿去較論他的英雄才情吧!

如果以風格才識去論各行各業裏的英雄,凡具有睿智識見的就是英,能果毅堅決的就是雄,能見得到而做不到的就是英而不雄;能做得到卻想不到的便是雄而不英,凡見到做到、劍及履及的便是英雄兼備。不過,這樣將英雄的標準降低以後,也許不能饜足你對“英雄”的向往,那麼你必須記得中國人在個人才情世界之上,早建立了禮與德的世界,英雄之上,更有聖賢,劉邦之上,更可貴的是孔子。超越生死的神仙既渺不可期,一代的英雄也可遇而不可求,只有聖賢的世界,反倒是平凡的你我,單憑涵養學問、自策自勉就可以試試身手的。

Views: 15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