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 亞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leach's Friends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omogun 詩男
  • Rajang 左岸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orioka
  • 抱抱,看新聞
  • 說好不准跳
  • Kreativnaya ideya
  • Dokusō-tekina aidea
  • 邊鄉  岸

Gifts Received

Gift

Bleac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leach's Page

Latest Activit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妙人妙事妙語

圓圓多妙語,例如:“嘩眾而不取寵”“合作成功而不愉快”,都是十分一針見血的話。張徹也是妙人,說他有些火氣大的文章理由,張徹說:“怎麼?我理曲而氣壯呀。”亦舒的丈夫阿莊可稱為“最纏綿的丈夫”。拍拖時已常摟著亦舒又惜又疼,如今新婚,一樣摟著新娘子又惜又疼,怪不得亦舒小說的男主角名字都由“家明”改做“莊”了。妙女郎周采茨前天結婚,別開生面弄了個“結婚舞會”,除了親自上台表演乃姐周采芹的“叮當歌”(低八個KEY)之外,還跟新郎跳舞跳得不亦樂乎。乃父的“四進士”可不見她表演了。新娘子把在座能唱得幾句的人都拉上台,原來“號外”老總岑建勳嗓子甚佳,時裝設計家慕雲娜則是人細聲大的女高音。至於脖子越來越長的楊凡,則整晚狂摟著施南生,不知道想證明什麼,相信即使施南生男友徐克在場,也只會拈須微笑。小事見人心。姚煒的老友們極力說港姐羅佩芝不像姚煒。姚煒的“不老友”們卻極力說她們像孿生姐妹。老實說,真的不像。羅佩芝對黃築筠說:“你真像梁淑怡!”黃築筠說:“睬,大吉利市。”羅小姐完全不明碰壁在何處。所以哩,說某人像某人,永遠不討好。See More
23 hours ago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合作

事情要辦得成功,最好整體中能有以下四種人:第一種是策略專家,分析形勢,找出幾條可走之路,同時又預測對手會作什麼攻勢或抵禦,這種人,每每長於準備各種策略而不善於作取舍,所以便需要第二種人。第二種人是善於選擇應走策略的,叫他詳訂策略,他未必周全,不過在選擇上有眼光有膽色,每每可以從幾個不同的策略中選出最好那一個。當然,他也有選錯的時候,不過凡事總得有個決策人,師爺雖是多計,可是叫他想出一百個計容易,叫他選一個去實行他可舉棋不定,所以需要個選策兼作總領導的人。第三種是火車頭式肯沖刺的人,這種人去打頭陣最好,因為勇不可當,勁道十足,而且膽大肯幹,刀山火海都不怕去。第四種是善於補漏洞的穩健細心人,火車頭去沖時,有他在身旁可策萬全。也許你說,這四種人有很大的短處,有什麼好?當然,假使有一個在四方面都成的人最好,不過,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有短處的,不是世上沒有全才,有是有,不過少如鳳毛麟角,所有短處的人只好相輔相成了。找人做事,求全才是太苛求了,找不著時怎麼辦?不做嗎?等個天長地久嗎?機會每每一瞬即逝,很多時都是不能等的。世上沒有無用的人,只要妥為用才,凡人都是有用的。覺得放眼無人可用的人,只不過是他…See More
Mon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怎樣得到你所想要的

美國有位很著名的女心理學醫生,叫做哉絲·白德JOYCE BROTHERS。她經常在電視上和電台上為廣大觀眾及聽眾解決心理上的問題,年前寫了本暢銷書:“HOWTO GET WHAT YOU WANT OUT OF LIFE”(怎樣得到你所想要的),我也買了一本,每在覺得自己窩囊時翻一翻,從中總找到點勉勵和指引。假使你對自己很滿意,你不必看那本書,假使你是我這類一星期有六天覺得自己工作不出色,又遙遙未達到心目中的成就的人的話,那本書應該對你有點幫助。哉絲·白德是誰?全美國的人都知道,可知她當初也是個胸無大志,幾乎消失在婚姻裏的女人?她有個心理學博士的學位,也嫁了個念醫科的丈夫,還有個三四歲的小女兒,他們夫婦很恩愛,但也很窮,她的丈夫還在做見習醫生的階段,每月只有五十美元收入(當然是三十年前),他們連鐘點保姆也請不起,哉絲雖然是博士,也被家務和孩子纏身,只做個全職的家庭主婦。這樣的生活過了五年,哉絲在家裏挨窮挨忙,幾乎發瘋了!突然,她靈機一觸,記得每周電視上都有個六萬四千美元巨獎問答遊戲,於是她想:“我為什麼不參加呢?念書時我是個好學生,不會輸給去參加的那些人!”不過,想參加的人很多,電視台…See More
Sun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預言

有些人天生對命理天運之事,有種離奇的異稟,不知如何會有所預知。今年這場海戰,就是位有這種異稟的朋友預告的。這位朋友,既非政治家亦非職業相士,不過,很多朋友的一些未來事,都被他預測得很準,八二年世上有大海戰發生,是他在兩年前說的,那時我們只是在聊天,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因名不經傳的福島而起,更料不到會是英國和阿根廷之間的戰事。我們會想到蘇聯、中共、台灣、中東、美國,總之就是沒想起阿根廷和英國會打起來。當然,這位朋友看得懂占星命理的古書,不是因為他跟誰學過,而是他自然看得懂和會得從而推算,他自己也說,他命中注定是會懂這些東西的,此外別無解釋,已故名堪輿學家吳思清常對登門求傳授心得的後輩說,這些東西不用教,後世自會有應會者懂得,一本深奧得無人看得明白的書,自有有緣者一看便明白。世上是有胡說八道混飯吃的江湖相士,不過,亦真有天生異稟,能道過去未來的人。起初我也不相信,但是碰見過後便不由得不信了。這些事情,是科學所不能解釋的。像剛才說那位朋友,預測有海戰與否,對他本身並無利益,那只不過那是他靈恰到的事,便在聊天間說了出來。當然一大夥人聊天間,還有測及別事,不過,為了不想危言聳聽,不便說出來。何況,…See More
Satur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投入

寫小說,像在腦袋中演戲,能夠投入的角色,便寫得好,不能夠投入的角色,便寫得不好。有些角色越寫越喜歡,有些角色越寫越不想提,要是選錯了主角,把大事都交在他身上,但是卻越寫越對他沒興趣,便一切都糟糕了,想跟他離婚也離不掉,除非把故事丟了,重新安排過。徐克看劇本,最是憐香惜玉,“別讓她做壞事吧,我舍不得。”簡直當那個是活人。許鞍華拿著喜愛的劇本,未拍也早已投奔怒海了。“這個角色就是要這個人做嘛,她就是這個人嘛。”劇中人似乎已經跟她活在一起了。劉兆銘演朱溫,英雄末路時想起逝去的夫人,呼她的名字呼得淒絕,嚇死了導演。有些朋友做事,就是這麼投入。當然,他們有強烈的表達能力,假使沒有表達能力,投入便只有石沈大海的效果,看者不會有反應,更不會有共鳴。記得從前舞蹈老師說:“你可以站在台上心靈交戰,投入又投入,但是,假若表現不出來,觀眾便不曉得你在台上幹什麼,到底是愕住了?還是在痙攣?”突然想起了拍拖。這輩人拍拖,表達能力有余而投入不足。追女孩子可以三天追到,表達能力一定好了,而同一個女孩子,又可以在三天後被別人追到,誰也沒有苦澀,誰也沒有傷心,那就是不投入了。不投入的拍拖是不好玩的,不好玩便自然不在乎。…See More
Mar 23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高級故衣店

我不知道香港的太太小姐們,那些八千塊錢一件的晚禮服,在穿過一次之後如何處置。衣服不太搶眼,還可以多穿一兩次,太搶眼的,一次便報銷,因為參加舞會的,大同小異都是那些人,同級的人,當然不要你的舊衣服,沒有大舞會去,或者不喜歡去舞會的人,一樣不會要你的舊晚禮服。所以,處置一件名貴而又美麗的舊晚禮服,有如謀殺了一個人後,如何處置那個屍體一樣麻煩。我提議電視台收購這些優雅的衣服,省得演員們扮富家女闊太太時穿得不倫不類。雖說時裝劇有店鋪肯讚助衣服,但是比較名貴的,不會有人肯借出來,因為除了化妝品會弄汙衣服之外,有些不守規矩的藝員,演完戲後會拿去穿上街,這麼一來,那件衣服“讚助”完之後已經變了殘貨,怎麼賣得出去?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收購名媛只穿過幾次的衣服。有些設計家的衣服是十分昂貴的,最愛美的藝員,也沒法負擔得起,嘉蘭奴一件晚裝釘琉璃石短外套,便賣七千五百美元,裏面那件晚裝,最便宜也二千五百美元,一套衣服合起港市五萬元整,藝員怎麼買?不過,富家太太在穿過後沒處放,也許肯大減價賣出。美國大城市,有專門賣這類貨品的高級故衣店,蒂柯、芝雲奇、CHANEL等等新時售價一二千美元的衣服,在那些地方可以以二分…See More
Mar 2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平價新衣

在洛杉磯住得久的人,都知道買平價新衣的門路,因為洛杉磯是美國西岸的制衣中心,很多為了各種原因而去不了百貨公司的廠貨,便分散在不同的平價新衣中心。這些中心,通常沒有什麼門面,也不做廣告,不知者經過也不會注意,即使進去了,也亦未必耐心找,因為幾千件衣服,不分門不分類不分尺碼地密密麻麻擠在一行又一行的衣架上,不容易找到件合穿又合心意的。何況,幾年的款式堆在一塊,挑了舊款得不償失。那些衣服的售價,比公司便宜四分三至三分二,熟悉時裝潮流的時髦女郎,每每花上三五個小時,像尋寶般找出幾套當季新款衣服,幾十美元便可結賬。不過,到那些地方買東西,一定要有耐性,和百折不撓的精神,你可以連翻一百件衣服,也沒有一件是合你尺碼的,耐性好又眼尖的女友,連歐洲時裝設計家的出品也找過幾套出來。我沒有那個能耐,跟她們去,左右開弓的東扯西拉,看得頭昏眼花,也找不到她們所找到的,又因我只有兩小時時間,走馬看花的,當然找不到好東西。有一間樓上還有幾千雙名牌歐洲鞋,像MAUD FRlzON,市面賣一千元一雙左右,那兒只收半價,不過尺碼不齊,誰合穿誰好運氣,我發覺足部纖瘦,穿AA鞋頭的人最好福氣,那些鞋都是窄的多,我們這些正常闊…See More
Mar 2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水床

水床被稱為最性感的床,我睡過一年,對之絕無好感,只覺不勝其煩。水床的第一個不好的地方便是一張床沒法弄得齊整,因為床裏的水一碰便蕩來蕩去,把床鋪弄得淩淩亂亂。水床第二個不好的地方便是冷,除非那張水床有溫度調節器,不然睡上去冷冰冰的,寒氣直透脊骨,縱使在夏天也嫌太冷。我常常覺得睡水床睡久了會害風濕,那一年我一直將一張尼龍被墊在床單下面,擋一下水床的寒氣,一年後把那尼龍被揭起來,發覺貼在水床的一面長了一層青綠色有點像青苔的東西,可見濕氣是多麼重。很多人以為塑膠是不透氣的,其實塑膠是透氣的,不過透得很慢很慢而已。玻璃瓶子不會透氣,瓶膠瓶子卻會,短期內裏面的東西不會變,日子久了還是會變的。我想:如果那一年我不用被隔一隔,我的背不知道會怎麼樣了。水床第三個不好的地方便是麻煩,買回來的時候扁扁平平,單是灌水便灌了個多鐘頭。裝滿了水的水床其重無比。想想看,一立方英尺的水已經重六十二磅半,一張七英尺乘六英尺,厚約八英寸的水床,豈不是重一千七百磅?也許是我杞人憂天,我常常擔心樓板會塌下去。水床一灌了水便挪動不得,因為又重又軟,推也不成,拉也不成,放水嗎?那是天下間最麻煩的事,放兩小時也放不完,水余下越少的…See More
Mar 20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序

是很仿徨的一晚,搖電話找遍可以傾談的朋友,都不在家。人,就是這樣,有時無可奈何地孤獨。本來不想寫自序,然而,此夜面對四壁,當我想起未來的日子遙遙無寄,疲累而又灰心時,我惟一挽救自己的方法,便是攤開稿紙,一句一句地寫。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有些人需要寫作。書裏邊很多話,其實是我在自己解慰自己。當然,我永遠找尋陽光,找尋希望,文章裏朝氣勃勃的話,不少是我在痛苦死亡幾回後,掙紮著支持自己的東西。不要問我有什麼值得灰心的事,不要批判我有沒有痛苦的資格。世上的事根奇怪,自己認為最愛你的人,每每是最不管你死活那個人。很多人以為,口頭上說愛,承認了大家的關系便夠了,之後,便有不尊重對方和傷害對方的自由。所以,愛情,令很多人傷痕累累。自《懶洋洋的下午》至今,我對愛情的看法都沒有改變,寫倒是寫得不少了,無它,我是如許的憧憬愛情,而愛情又是那麼的不可信任,我還有什麼話好說?稿紙和筆,是我最忠實的朋友。當我不能自解時,它們伴我說說談談。希望我的書對你也有這個作用,當你不能自解時,它伴你說說談談,夜長,伴你等待天明!See More
Mar 19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豐子愷·黃山松

沒有到過黃山之前,常常聽人說黃山的松樹有特色。特色是什麼呢?聽別人描摹,總不 得要領。所謂「黃山松」,一向在我腦際留下一個模糊的概念而已。這次我親自上黃山,親 眼看到黃山松,這概念方才明確起來。據我所看到的,黃山松有三種特色: 第一,黃山的松樹大都生在石上。雖然也有生在較平的地上的,然而大多數是長在石山 上的。我的黃山詩中有一句: 「蒼松石上生。」石上生,原是詩中的話;散文地說,該是石罅生,或石縫生。石頭如 果是囫圇的,上面總長不出松樹來;一定有一條縫,松樹才能扎根在石縫裡。石縫裡有沒有 養料呢?我覺得很奇怪。生物學家一定有科學的解說;我卻只有臆測:《本草綱目》裡有一 種藥叫做「石髓」。李時珍說: 「《列仙傳》言邛疏煮石髓。」可知石頭也有養分。黃山的松樹也許是吃石髓而長大起 來的吧?長得那麼蒼翠,那麼堅勁,那麼窈窕,真是不可思議啊!更有不可思議的呢:文殊 院窗前有一株松樹,由於石頭崩裂,松根一大半長在空中,像須蔓一般搖曳著。而這株松樹 照樣長得鬱鬱蒼蒼,娉娉婷婷。這樣看來,黃山的松樹不一定要餐石髓,似乎呼吸空氣,呼 吸雨露和陽光,也會長大的。這真是一種生命力頑強的生物啊!…See More
Mar 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豐子愷·李叔同先生的文藝觀--先器識而後文藝

李叔同先生,即後來在杭州虎跑寺出家為僧的弘一法師,是中國近代文藝的先驅者。早在五十年前,他首先留學日本,把現代的話劇、油畫和鋼琴音樂介紹到中國來。中國的有話劇、油畫和鋼琴音樂,是從李先生開始的。他富有文藝才能,除上述三種藝術外,又精書法 ,工金石(現在西湖西泠印社石壁裡有「叔同印藏」),長於文章詩詞。文藝的園地,差不 多被他走遍了。一般人因為他後來做和尚,不大注意他的文藝。今年是李先生逝世十五週年紀念,又是中國話劇五十週年紀念,我追慕他的文藝觀,略談如下:李先生出家之後,別的文藝都屏除,只有對書法和金石不能忘情。他常常用精妙的筆法 來寫經文佛號,蓋上精妙的圖章。有少數圖章是自己刻的,有許多圖章是他所贊善的金石家 許霏(晦廬)刻的。他在致晦廬的信中說: 人剃染已來二十餘年,於文藝不復措意。世典亦云:「士先器識而後文藝」,況乎出家離俗之侶;朽人昔嘗誡人云: 「應使文藝以人傳,不可人以文藝傳」,即此義也。承刊三印,古穆可喜,至用感謝… …(見林子青編《弘一大師年譜》第205頁) 這正是李先生文藝觀的自述,「先器識而後文藝」,「應使文藝以人傳,不可人以文藝 傳」,正是李先生的文藝觀。…See More
Mar 1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豐子愷·廬山遊記

一、江行觀感譯完了柯羅連科的《我的同時代人的故事》第一卷三十萬字之後,原定全家出門旅行一 次,目的地是廬山。脫稿前一星期已經有點心不在鎬;合譯者一吟的心恐怕早已上山,每天 休息的時候擱下譯筆(我們是父女兩人逐句協商,由她執筆的),就打電話探問九江船期。 終於在寄出稿件後三天的七月廿六日清晨,父母子女及一外孫一行五人登上了江新輪船。 勝利還鄉時全家由隴海路轉漢口,在漢口搭輪船返滬之後,十年來不曾乘過江輪。菲君 (外孫)還是初次看見長江。 站在船頭甲板上的晨曦中和壯麗的上海告別,乘風破浪溯江而上的時候,大家臉上顯出 歡喜幸福的表情。我們佔居兩個半房間:一吟和她母親共一間,菲君和他小娘舅新枚共一間 ,我和一位鐵工廠工程師吳君共一間。這位工程師熟悉上海情形,和我一見如故,替我說明 吳淞口一帶種種新建設,使我的行色更壯。 江新輪的休息室非常漂亮:四周許多沙發,中間好幾副桌椅,上面七八架電風扇,地板 上走路要謹防滑交。我在壁上的照片中看到:這輪船原是初解放時被敵機炸沉,後來撈起重 修,不久以前才復航的。一張照片是剛剛撈起的破碎不全的船殼,另一張照片是重修完竣後…See More
Mar 15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一間自己的屋子 / 徐坤

徐坤(1965~),遼寧沈陽人,作家,文學博士。[:..著有短篇小說《廚房》、《狗日的足球》等,中篇小說《白話》等,長篇小說《春天的二十二個夜晚》等。那會兒我還是一只“菜鳥”(剛剛上網的人統統被稱為“菜鳥”,其特點是兩眼一摸黑,帶著貪婪和好奇在網上瞎逛,到了交費的日子裏,捏著高額的話費單子一臉沮喪,站在郵局櫃臺前連哭的心都有)。當時我對網絡的熱情十分高漲,每天都要趴在網上好幾個小時,苦練各種技術本領。先交費申請來一個主信箱,在網上安下了一個自己的家。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給朋友們發伊妹兒,請他們以後用這種方式跟我聯系。具有高級職稱的網上高手朋友見了伊妹兒後來信通知:速去各個站點申請免費信箱!主信箱一般只能告訴親密的人,免得被廣告商或網上黑客用大量垃圾文件給毀掉。我一聽,有免費東西可申請,這事好玩兒!於是便懷著老大的臆想,再發伊妹兒向高手朋友請教道:那麽,我是否可以有秘密的單獨的信箱?也就是說可以不和家人共享的免費信箱?比方說像伍爾芙說的“一間自己的屋子”之類?說這話的前提是,家裏兩臺電腦,雖然夫妻各用一個,但要通過同一個網絡連接上線。註冊的主信箱也是兩臺電腦共享,平時都能夠開啟和接收。如此一…See More
Mar 14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曬月亮 / 池莉

池莉(1957~),湖北沔陽人。著有中篇小說《煩惱人生》、《不談愛情》、《太陽出世》、《你是一條河》等,長篇小說《來來往往》以及散文隨筆集多部。常熟有一座山,叫做虞山。虞山有一座寺,叫做興福寺。興福寺有年紀,大約一千五百來歲。寺內山坡上有一片竹林。竹林的特點是因為竹林裏有一條曲徑。曲徑的特點是因為有一首唐人的詩歌。詩歌的特點是到現在還非常流行。我曾經好幾次聽見父母們教導幼兒背誦這首唐詩,有一次是在麥當勞快餐廳。這首詩歌我也記得,便是唐人常建的:“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比皆寂,惟聞鐘磬音。”字是宋人米芾寫的。米芾湖北人,出了名的任性和瘋狂。有潔癖,好奇裝異服。性情滲透在字裏,詭異又憨厚、漂亮!今年四月的一天,我就住在這首美麗的詩歌裏面。清早起床,推開房門就是竹林。走在竹林的曲徑上,梳著頭發。根根發絲都飄向遠方:唐朝和宋朝。美麗的東西是橫截面,一旦美麗便永遠美麗。興福寺的茶是興福寺的。沏茶的水也是興福寺的,泉水。水杯是一般常見的玻璃杯。水瓶也是一般常見的塑料外殼的水瓶。水瓶上用油漆寫了號碼。油漆已經斑駁,暗中透著滄桑。不知沏了多少杯茶了…See More
Mar 1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豐子愷·黃山印象

看山,普通總是仰起頭來看的。然而黃山不同,常常要低下頭去看。因為黃山是群山, 登上一個高峰,就可俯瞰群山。這教人想起杜甫的詩句「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而精 神為之興奮,胸襟為之開朗。我在黃山盤桓了十多天,登過紫雲峰、立馬峰、天都峰、玉屏 峰、光明頂、獅子林、眉毛峰等山,常常爬到絕頂,有如蘇東坡游赤壁的「履版巖,披蒙茸 ,踞虎豹,登虯龍,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在黃山中,不但要低頭看山,還要面面看山。因為方向一改變,山的樣子就不同,有時 竟完全兩樣。例如從玉屏峰望天都峰,看見旁邊一個峰頂上有一塊石頭很像一隻松鼠,正在 向天都峰跳過去的樣子。這景致就叫「松鼠跳天都」。然而爬到天都峰上望去,這松鼠卻變 成了一雙鞋子。又如手掌峰,從某角度望去竟像一個手掌,五根手指很分明。然而峰迴路轉 ,這手掌就變成了一個拳頭。他如「羅漢拜觀音」、「仙人下棋」、「喜鵲登梅」、「夢筆 生花」、「鰲魚駝金龜」等景致,也都隨時改樣,變幻無定。如果我是個好事者,不難替這 些石山新造出幾十個名目來,讓導遊人增加些講解資料。然而我沒有這種雅興,卻聽到別人…See More
Mar 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豐子愷·不肯去觀音院

普陀山,是舟山群島中的一個島,島上寺院甚多,自古以來是佛教勝地,香火不絕。浙江人有一句老話:「行一善事,比南海普陀去燒香更好。」可知南海普陀去燒香是一大功德 。因為古代沒有汽船,只有帆船;而渡海到普陀島,風浪甚大,旅途艱苦,所以功德很大 。現在有了汽船,交通很方便了,但一般信佛的老太太依舊認為一大功德。 我赴寧波旅行寫生,因見春光明媚,又覺身體健好,遊興濃厚,便不肯回上海,卻轉赴 普陀去「借佛游春」了。我童年時到過普陀,屈指計算,已有五十年不曾重遊了。事隔半個 世紀,加之以解放後普陀寺廟都修理得嶄新,所以重遊竟同初游一樣,印象非常新鮮。我從寧波乘船到定海,行程三小時;從定海坐汽車到沈家門,五十分鐘;再從沈家門乘 輪船到普陀,只費半小時。其時正值二月十九觀世音菩薩生日,香客非常熱鬧,買香燭要排 隊,各寺院客房客滿。但我不住寺院,住在定海專署所辦的招待所中,倒很清靜。 我游了四個主要的寺院:前寺、後寺、佛頂山、紫竹林。 前寺是普陀的領導寺院,殿宇最為高大。後寺略小而設備莊嚴,千年以上的古木甚多。 佛頂山有一千多石級,山頂常沒在雲霧中,登樓可以俯瞰普陀全島,遙望東洋大海。紫竹林…See More
Mar 6

Bleach's Blog

林燕妮·妙人妙事妙語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6:02pm 0 Comments

圓圓多妙語,例如:

“嘩眾而不取寵”

“合作成功而不愉快”,

都是十分一針見血的話。

張徹也是妙人,說他有些火氣大的文章理由,張徹說:

“怎麼?我理曲而氣壯呀。”

亦舒的丈夫阿莊可稱為“最纏綿的丈夫”。

拍拖時已常摟著亦舒又惜又疼,如今新婚,一樣摟著新娘子又惜又疼,怪不得亦舒小說的男主角名字都由“家明”改做“莊”了。…

Continue

林燕妮·預言

Posted on March 24, 2017 at 9:35am 0 Comments

有些人天生對命理天運之事,有種離奇的異稟,不知如何會有所預知。今年這場海戰,就是位有這種異稟的朋友預告的。這位朋友,既非政治家亦非職業相士,不過,很多朋友的一些未來事,都被他預測得很準,八二年世上有大海戰發生,是他在兩年前說的,那時我們只是在聊天,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因名不經傳的福島而起,更料不到會是英國和阿根廷之間的戰事。我們會想到蘇聯、中共、台灣、中東、美國,總之就是沒想起阿根廷和英國會打起來。

當然,這位朋友看得懂占星命理的古書,不是因為他跟誰學過,而是他自然看得懂和會得從而推算,他自己也說,他命中注定是會懂這些東西的,此外別無解釋,已故名堪輿學家吳思清常對登門求傳授心得的後輩說,這些東西不用教,後世自會有應會者懂得,一本深奧得無人看得明白的書,自有有緣者一看便明白。…

Continue

林燕妮·自序

Posted on March 18, 2017 at 8:49pm 0 Comments

是很仿徨的一晚,搖電話找遍可以傾談的朋友,都不在家。人,就是這樣,有時無可奈何地孤獨。

本來不想寫自序,然而,此夜面對四壁,當我想起未來的日子遙遙無寄,疲累而又灰心時,我惟一挽救自己的方法,便是攤開稿紙,一句一句地寫。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有些人需要寫作。

書裏邊很多話,其實是我在自己解慰自己。當然,我永遠找尋陽光,找尋希望,文章裏朝氣勃勃的話,不少是我在痛苦死亡幾回後,掙紮著支持自己的東西。不要問我有什麼值得灰心的事,不要批判我有沒有痛苦的資格。…

Continue

林燕妮·水床

Posted on March 14, 2017 at 7:17pm 0 Comments

水床被稱為最性感的床,我睡過一年,對之絕無好感,只覺不勝其煩。

水床的第一個不好的地方便是一張床沒法弄得齊整,因為床裏的水一碰便蕩來蕩去,把床鋪弄得淩淩亂亂。

水床第二個不好的地方便是冷,除非那張水床有溫度調節器,不然睡上去冷冰冰的,寒氣直透脊骨,縱使在夏天也嫌太冷。我常常覺得睡水床睡久了會害風濕,那一年我一直將一張尼龍被墊在床單下面,擋一下水床的寒氣,一年後把那尼龍被揭起來,發覺貼在水床的一面長了一層青綠色有點像青苔的東西,可見濕氣是多麼重。很多人以為塑膠是不透氣的,其實塑膠是透氣的,不過透得很慢很慢而已。玻璃瓶子不會透氣,瓶膠瓶子卻會,短期內裏面的東西不會變,日子久了還是會變的。我想:如果那一年我不用被隔一隔,我的背不知道會怎麼樣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