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 亞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leach'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omogun 詩男
  • Rajang 左岸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orioka
  • 抱抱,看新聞
  • 說好不准跳

Gifts Received

Gift

Bleac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leach's Page

Latest Activit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成熟的悲哀

成熟的人嘲笑少年男女的幼稚感情,嫌他們大驚小怪,例如:女學生遠遠看見巴士站有個男孩子在等她,雖然心里欣喜無限,卻又害羞得繞路而過,故意避開,回家後偏又要癡癡地想那男孩想上半天。又例如,男孩子鼓足勇氣,摸摸女孩子的小指頭,在他倆心中,這已經是甜蜜的戀愛。人大了,經驗多了,便會覺得這是不足道的事。事實,人大了,經驗多了的悲哀便是既喪失了這種大驚小怪的樂趣,亦不復有這種吸引力。有哪個二十五歲以上的女人,能令個二十五歲的男人為了想碰見她而天天在巴士站苦候,等待那驚鴻一瞥呢?又有哪個三十歲的男人會有興趣去碰女人的小指頭呢?即使碰了,三十歲的女人也不當那是有任何意義的事。小小的一根指頭,輕輕的一碰,都再沒有吸引力了。別笑少年人敏感,我們的感情起繭了,幾乎變得刀槍不入了,一切本來美麗的事,都顯得平平無奇,這實在沒有值得驕傲的地方換句話來說,我們並沒有資格輕視少年人的細嫩感情,我們已經失掉了如詩如畫的心境,然而,在那如詩如畫的心境還屬於我們的舊日,我們豈曾覺得值得嘲笑?現在,每當我的心脆弱一次,我便謝謝天一次——謝謝天我還未變成鐵甲人。年紀小的時候,是很容易愛上人的,女孩子可以因為男孩子打籃球打得好,…See More
Jan 4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今天最難應付

現在少想昨天,少想明天,老實說,今天最難應付,要是你能夠令自己過得今天,以後的明天便不成問題。要天天給自己註入信心,實在不容易。比方我們寫稿的,有人說:“你昨天的文章比今天好!”或者:“你從前寫的文章比現在的好!”那我們能作什麽計劃呢?回顧舊日的“佳作”,誠是多余,夢想未來的“巨著”,亦是無補於事,惟有支持著自己,努力走過今天。文章的受歡迎與否,不在作者控制範圍之內,只能夠每天隨著當時的思路,盡其所能的去做。有些作家,最受歡迎的,是他初期的作品,有些是中期,有些是末期,道是無法預知的事,所以,他實在要應付的,是今天而不是昨天明天。作曲家、演員、舞蹈家、歌唱家……所有從事創作和表演工作的人都是一樣,最受歡迎的時期,未必是他最成熟,或者技巧最好的時期。舉個最簡單的例——慧雲李在演《亂世佳人》後紅絕一時,舉世矚目,後來年紀漸漸大了,演技日益成熟了,卻不再叫座了。所以,受歡迎,在於觀眾想要什麽,而不在於她能給觀眾什麽。這麽看來,還想什麽明天的豐功偉業?做了今天要做的事才是正經。總之,今天的事今天解決,今天受到的批評不能令自己氣餒。應付得了這兩大類事,日子便過得了。做事是簡單的部分,最難的部分是…See More
Dec 29,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婚

懷念“嫁女餅”,因為“嫁女餅”代表大喜的訊息,又因為“嫁女餅”不是天天吃的東西,它有特殊身份,所以更添喜氣。 西餅是隨處有售,天天可吃的東西,以餅券代替“嫁女餅”,雖是方便,卻沒有了那種喜洋洋的味道。朋友的“嫁女餅”紅紅白白的送到門來,多麽熱鬧,比那些上面印著“此券如有塗汙或破爛不完整者即作廢,憑券領餅,恕不掛失”的冷冰餅券有禮貌得多。 婚紗也是重要的,結婚到底是人生大事,除非負擔不起,假如負擔得起的話,新娘子仍應隆而重之的穿上漂亮婚紗。我不高興看見隨便穿件衣裳便去結婚的新娘,對我來說,愛情是大事,愛情令人脫胎換骨,每戀愛一次便有如再活一次,何況結婚? 新娘子滿不在乎的,難道想證明自己滄桑,駕輕就熟或者四大皆空?也許我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嘴里雖然諸多分析,在心里邊,愛情仍是天下間第一大事,婚姻是非同小可的東西,在這方面,始終是心作主,不是腦袋作主。 有些人第二度結婚,便不好意思披婚紗,那也是沒理由的,再度入獄才怕張揚,再度結婚有什麽不妥?何況,世上沒有只許第一次行婚禮才可以美麗的理由。…See More
Dec 15,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抽身出來看世界

我們不是一生下來便目光淺窄的,目光淺窄,是後天學回來的。 小嬰呱呱墜地,假若父母不告訴他是潮州人或是上海人,長大後他們只以“中國人”視自己,而不會把同胞分省分籍。 潛意識中,人都是想自己比別人高一籌的,於是便生出了什麽鄉的人比什麽鄉的人強那些胡塗不通話,卻不曉得,蘇州雖說產美女,偏你是蘇州人卻長得醜,堅持蘇州女人全世界最美麗也於事無補。 我不喜歡聽到“我們上海人”或者“我們廣東人”這類語氣,什麽我們你們的,大家都是中國人,怎麽要小家子氣得分鄉分縣? 不錯,本來是小小的一件事,只要我們投入了,便會變成大大的一件事。兩個同班同學不和,便以為整個世界都在大戰之中,因為在學生眼中,“本班”便是他們的整個世界,在班里得意,便有征服了地球的感覺,在班里失意,便有天地間無容身處的感覺。假若抽身出來看世界。他們便會猛然想起,小小幾十人的一班,實在可有可無,外邊還有好大的天地任他奔馳交友。在任何圈子里都是一樣,茶杯里的煩惱永遠比世界大事更加令人睡不著。 抽身出去看看,望出圈子之外,你會發覺一直以來緊張開心的,都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事。世界既然這麽大,當然在“山窮水盡疑無路”之時,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名也…See More
Dec 8,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靈感、人物與作者

“偵探小說之後”艾格達·姬絲蒂一生著作甚豐,寫了八十多本小說,而她的寫作生涯,是在她第二次結婚後才正式開始的,雖然她高齡才逝世,也不可謂不多產。她的英文優雅,幾乎是帶點貴族式的,這與她出身良好有關系,她幼年便有法國保姆,法文也說得很好。她說,讀者問得她最多的第一個問題,便是:“你從那兒得到靈感?”她說:“從我的腦袋中!”凡執筆的人,都常被人問及這問題,其實,那兒有“靈感”這回事,腦子里好胡思亂想的人,可以寫的所謂“題材”自然多,不過,胡思亂想之後,便得用邏輯去整理,胡思亂想是樂趣,修茸思路及文字,可是苦工了。第二個最多人問她的問題,便是:“你書中的人物多半是從現實生活中取材的嗎?”她說:“不是!我發明他們,他們是我的,他們做我想他們做的事,成為我想他們成為的人,為我而變得有生命,甚至有時會自己思想,不過,這都是因為我令到他們有血有肉!”我很欣賞她的答案,率直而大膽。小說家最大的樂趣之一,便是創造自己的人物。即使不是小說家,寫散文的人,不也在專欄中“在創造”自己的性格嗎?其中也許會混有作者的真性格,但終究不是百分之一百的真面目,所以我說是“再創造”。最怕人家當我的故事(此話已過時了,現已…See More
Nov 29,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分派學校的問題

近日坐的士聽見學生家長向電臺投訴所派學校太遠,張開報紙看見這問題,按電視又聞報導這問題,想來這真是個問題了。在電視中的訪問看到:住在屯門的學生派了去柴灣的學校,住在柴灣的學生派了去屯門的學校。路遠迢迢,怪不得有千多人投訴,表示不滿所派學校的地點了。當然,有人說:“有巴士可坐的呀。”這還用說!巴士怎會沒有?只是學生功課已經太多,還要花上一大段時間去擠巴士、轉巴士,實在白費時間。成績好的學生派去好的學校,成績差的便沒有選擇余地,充軍那麽遠的學校也派去,我自然反對。我反對歧視成績較差的學生。假使成績已經不好,還要每天擠上幾小時巴士,那麽成績只有越來越壞。我一直認為,單憑中、小學成績,看不出一個少年的潛力。在記憶中,小學時名列前茅的同學,有些上了中學已經成績不如人;反而有些在小學時成績不好的,上了中學反而好了;同樣地,有些在中學仍然成績平平的,上了大學卻會成績突然好起來,每個少年人開竅和立心用功的時期不同,絕對不能三歲定八十,單憑小學成績便決定他是個優秀學生還是個沒前途的學生是不適當的。我亦相信,凡是把人當成“一群東西”的制度,必定不合人情,教育是一個對一個的,學生不是一群東西,或者一堆編號,…See More
Nov 28,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大自然

無論什麽顏色的花,交雜一起地長在大自然,總是一幅悅目的圖畫,絕對不會給人顏色不調協的感覺。要是我們把這許多顏色混在一起,卻是一塌胡塗,顏色全部沖突。 在郊野,那邊一座山,這邊一棵樹,前面一堆石,後面一叢花,左看右看,都是美的構圖,不需要講平衡,也不需要講比例,反觀我們畫畫,總是大一點便不平衡,小一點又不合比例,絕對不能像大自然的一草一木,隨處生長也總是好看。 所以,誰說我們可以把大自然寫真呢?天然的事,是搬不到紙上的。 我們會說這條街道醜,那個城市醜;醜,因為街道城市,都有人工建築物。我們會說荒野醜嗎?我們會說荒野髒嗎?即使鳥屍腐葉積在地上,也不覺其髒,只覺那是大自然生老病死的循環的一部分。 人死會醜,樹死卻不會醜。 原來,天地本來沒有“醜”這個字。 天地本無美醜之分,任何一個角落,任何一塊土地都動人。 天地本無章法,在亂樹急水中,自有安定的生命,鳥兒築巢,魚兒戲水。 天地間也本無“險”字,沒有摔水的野獸,沒有淹死的魚兒,沒有從懸崖上掉下來的樹,也沒有怕峭壁高的鳥,高低深淺,長短闊窄,在它們眼中都一樣。…See More
Nov 25,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貧嘴賤

我十分不喜歡聽粗話,但是講粗話而不中傷別人的人,總比不講粗話而中傷別人的人高一級。從來看不起貧嘴賤舌、四處講人壞話的人。莽夫莽婦,粗話連篇,這只能說他們有失斯文,卻不能說他們不安好心。…See More
Nov 14,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說過這樣便這樣?

很多人為了表示他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便鑽了牛角尖,即使說錯了話、說了對人不公平的話、說了自己後悔的話,也堅持:「我說過這樣便這樣!」一律不肯反省自己到底說過了些什麼和說的話有沒有理由。這樣的「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實在是意氣用事多於一切,非常之幼稚和不辨是非黑白。常聽人說:「我說過不去美國便不去!」其實不去美國是全無原因、全無理由的,也許他對美國根本毫無瞭解,死不肯去,只因他曾在某時某地在人前說過而已,並非因為他對美國有什麼深仇大恨,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美國的風景文物。這樣的說過不去便不去,等於自斷旅遊美國、認識美國文物的後路。這種「堅決遵守自己說過的話」的態度,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愚蠢」。亦有人為了表示自己的權威性,便不論說過什麼也不回頭。可惜,他們不明白,即使最權威的人,也會有說了不公平和不適當的話的時候,亦有說出了錯誤決定的時刻,假如只因曾說過了便不肯改,便的的確確是誤人誤己,一點也不值得尊重了。亦有些人為了表示性情決絕,說過不要理睬誰便永不理睬誰,那便等於傷人傷己了。今天你很惱一個你自己很愛的人,說了句:「我以後也不要見你!」只因這句話,以後便真的不再見自己所愛的人了,寧…See More
Nov 12,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骨氣

人是奇怪的動物,其千變萬化,無與倫比,作為人生的過客,實在觀察了不少奇形怪狀的事。比方說骨氣,原來,貧賤時較易有骨氣,環境改善了便較難維持梭稜風骨了。眼見過很多人,在環境不好時十分有骨氣,簡直不屈不辱,白飯和水吞亦不羨珍餚美食,絕對不肯拍有錢人馬屁,亦絕對看不起奉承有錢人的人。(這個「有錢」,是比較式的,在看更人眼中,經理是有錢人;在經理眼中,小老闆是有錢人;在小老闆眼中,千萬富翁是有錢人;在千萬富翁眼中,億萬富翁才算有錢人。)可是,當他的環境好轉了,從完全沒有機會接觸有錢人到稍有機會接觸有錢人了,面口便會馬上一變,變得比誰都樂於向有錢人賣臉光。…See More
Nov 10,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英雄難過馬屁關

權力是最易改變人性格的事,眼見不少人,本來隨和可愛,一旦居了高位,有了權力,性情便轉了,變得愛受人家拍馬屁、愛聽人家歌功頌德,在待人方面,變得只要求威令壓人,而不講人情道理了。 這樣做人,漸漸變成只能順不能逆,只能受捧不能受諫,身旁只收納嘴裡稱讚他英明神武的人,亦只敢信任這類人,這麼一來,朋友免不了愈來愈少;因為友情,是雙方交流的,若只因他在某方面有權力而當了自己地位高崇,對朋友也權威萬分,勸一句不悅一句,只肯聽稱頌之言,萬事以他為對,一切便變了單程交通,朋友決不可能再像從前般親熱了!然而,在諸人的狂拍馬屁之下,人是很容易生了個自己權重一時、做什麼都一定是對的錯覺。…See More
Nov 7,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無欲難

亦想起過「無慾則剛」四個字。人到了無所求的境界,自然不會為什麼而低頭,無形中便是剛了。這四個字,說來容易,做起來卻比什麼都難,欲,不只是想得到外邊的東西那麼簡單,非己的東西,很多人都可以不貪不要。然而,想保存自己現有的物質和權位,都是欲的一種,為了保存現有的物質和權位,人免不了在多方面妥協,那種保存欲,變了是人的一大弱點,當然談不上無慾則剛了。撇開物質權位不談,人對自己要求高,也是欲的一種。雖然這種願望絕對正確,但我們也變了是有欲,而不是無慾。人在鞭策自己向上時,表面看上去是剛強,其實卻是軟弱的,失敗和退步都會令人頹喪和自信心消失,所以,對自己要求高這回事,是進則剛退則弱,相當欲罷不能。屢見青年才俊的人心常怏怏,人家看他們三十出頭已經身居高位,呼風喚雨,實在沒有不開心的理由。其實,理由就是他們對自己要求高,對社會的要求也高,這種人其實是社會棟樑,但是他們有理想,所以便不能無慾,所以便心常怏怏。我想,全面性的「無慾則剛」很難做到,片面性的卻可以做到。比方說一位導演最討厭甲電影公司,只要他對甲電影公司無所求,亦不替他們工作,那麼甲電影公司再財雄勢大,他也沒有低頭的必要,更犯不著去討好,在這…See More
Nov 4,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名

常聽人說:名人難做。其實也不怎麼難,不當自己是名人,就當自己是人一個便是了,心理上不須要有什麼負擔,反正人不是為別人而活,總之是做自己而不是負起「名人」的角色,一樣自由自在。心中無「名」之一字的人,對有名無名都不會感到有壓力的。被人注意,不是值得大驚小怪的事,在街上被人望望、指指點點也無傷大雅,說你美也好、醜也好,都是毋須喜也毋須惱的事。所謂名人不能上市場、名人不能坐巴士、名人不能去快餐店,都是自我限囿的事。如果你怕因為上了市場買菜、坐了巴士或者去了快餐店吃東西而被人譏為「不像名人」,那你就是太在乎「名入」的身份,太著重「名」了!要是你有這種心理,怪不得人。當然,名人是麻煩多一點,被人評頭品足、造謠生事、或褒或貶的機會也多一點,這不能說不煩,但也不用太煩,只要自己看開點、若無其事點便不會坐立不安。名是大眾送來的,也是大眾可以收回的。名人必須明白這一點。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來了便來了,有什麼好緊張的?名沒有了也就沒有了,亦是沒什麼好緊張的。名之令人性格改變,一時自大一時沒有安全感,全因自己太在乎之故,不當那是一回特別的事,便不會那麼緊張了。極力求名和極力避名同樣是「有所求」,基本上的…See More
Nov 2,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願賭服輸

對於賭,一百種之中我有九十九種不懂,不過卻很欣賞「願賭服輸」這句話,「願賭服輸」根本是很好和很積極的人生哲學。做人,不能過分安於天命,什麼也不博一下,什麼也不爭一爭,就是太過被動了,悶也悶死了。其實,做人有什麼不是一場賭注?結婚時誰敢擔保天長地久?交朋友誰能擔保兩不辜負?做事誰敢擔保必定成功?考試誰敢擔保一定考第一?婚姻生活是不能委委屈屈的,肯委委屈屈的是安於天命,要賭的人是不肯委委屈屈、一輩子不快活的,於是選擇了離婚。之後結果如何,不得而知,也許好過從前,也許糟過從前,總之是好壞自當,願賭服輸,便不用怨天尤人、左又後悔右又後悔了。交朋友也是賭注,感情放在桌子上當籌碼,有時贏得友誼,有時自作多情,人家偏不十分喜歡你,虧了老本。那時傷心是免不了的,不過願賭服輸,就當自己有不是之處,也當是與對方無緣,犯不著說我不懂討人歡喜、我不會甜言蜜語。做不成被人珍惜之友,服輸好了,不忿什麼?做事也一樣,量力而為不等於得過且過,「量力而為」是傳統一點的說法,「量力而爭」是新潮一點的說法,其實兩者的基本都一樣是「量力」這兩個字。「量力而爭」無可厚非。爭,不是說要找人吵架打架,而是讓人認識自己的才幹。這自然…See More
Oct 28,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敢言

有一種人懶想亦懶言。有一種人懶想而多言。有一種人敢想而不敢言。有一種人敢想敢言。有一種人本身並無思想,但是聽了人家的大膽言論,他都敢重複。有一種人敢想,但不願自己說,喜歡找個勇於發言的代他大聲說。你是哪一種?想起來,我也不禁問問自己。認真分析起來,大部分人六種性格都有,視乎哪一種較突出而已。整輩子都懶想懶言的人絕對有,甚至為數不少,雖然形如半個廢物,但無可否認,這種人是最快活的。我喜歡敢想敢言的人。言而不想,等於胡說八道,再敢言也得零分。敢想的人一定很多,敢想同時又敢言的大概不會多。想是只有自己知道的,想了不說,再大膽也不會闖禍或者得失於人,更不會有所建樹。敢想正如寫小說說豪賭五千萬一樣,又不是真正要輸五千萬的,想一億也可以,所以敢想當然易過敢言。想了而無行動,分數依然不高,雖然,總好過懶想的人。敢言如果沒有思考做後盾,不外不經大腦、口多多、膽粗粗而已,絕不是英雄。找人代說的敢想人士,也許太靦腆,或者對自己太沒有自信心,亦可能沒有負起後果的勇氣。但是我想,當他一些真正有見地的話慫恿了人代說,而反應甚佳時,他一定後悔得很,早知如此,不若自己說了,功勞便不用讓他人領了。至於愛領功的人,雖無…See More
Oct 26, 20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傳言

從來不被傳言困擾,特別是關於本身的,真假都無所謂,反正我總是我,解釋也多餘。從心理學的觀點去看,散播傳言的人,從傳言之中,其實是表達了他自己的意願,而不是意見。例如年前有人散播過謠言說我為情自殺,那表示了該人希望我的情感生活不如意。亦有人散播過謠言說朋友的公司負債纍纍(其實人家的業務蒸蒸日上),那表示了該人既嫉妒朋友業務上的順利,亦表示了該人希望朋友事業失敗,所以便作出那樣的傳言。有些無關重要的小事,以訛傳訛倒是常見的,不過既是無關重要,訛不訛也一樣無關重要了。例如有人告訴我媽媽說在舞會中看見我不停地抽煙喝酒,煙我從前是抽的,近來卻戒了,至於酒,我一向沒興趣,舞會中例牌的紅酒、白酒和香檳,碰巧是我最討厭的三種酒,管它是什麼年份佳釀,我也寧願不喝。品酒,只是我在小說中才寫的,我本人對酒可說是相當不喜歡,別人強我吃酒,翻臉也不出奇,因為酒令我頭痛、反胃、生風疹,所以舞會中我面前的紅酒、白酒、香擯,只有放的份兒,被迫時頂多作狀沾沾唇,整個晚上喝的只是水。…See More
Oct 22, 2018

Bleach's Blog

林燕妮·成熟的悲哀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18 at 9:50pm 0 Comments

成熟的人嘲笑少年男女的幼稚感情,嫌他們大驚小怪,例如:女學生遠遠看見巴士站有個男孩子在等她,雖然心里欣喜無限,卻又害羞得繞路而過,故意避開,回家後偏又要癡癡地想那男孩想上半天。

又例如,男孩子鼓足勇氣,摸摸女孩子的小指頭,在他倆心中,這已經是甜蜜的戀愛。

人大了,經驗多了,便會覺得這是不足道的事。

事實,人大了,經驗多了的悲哀便是既喪失了這種大驚小怪的樂趣,亦不復有這種吸引力。有哪個二十五歲以上的女人,能令個二十五歲的男人為了想碰見她而天天在巴士站苦候,等待那驚鴻一瞥呢?又有哪個三十歲的男人會有興趣去碰女人的小指頭呢?即使碰了,三十歲的女人也不當那是有任何意義的事。小小的一根指頭,輕輕的一碰,都再沒有吸引力了。…

Continue

林燕妮·今天最難應付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18 at 9:49pm 0 Comments

現在少想昨天,

少想明天,

老實說,

今天最難應付,要是你能夠令自己過得今天,以後的明天便不成問題。

要天天給自己註入信心,實在不容易。

比方我們寫稿的,有人說:

“你昨天的文章比今天好!”

或者:…

Continue

林燕妮·婚

Posted on December 13, 2018 at 5:16pm 0 Comments

懷念“嫁女餅”,因為“嫁女餅”代表大喜的訊息,又因為“嫁女餅”不是天天吃的東西,它有特殊身份,所以更添喜氣。



西餅是隨處有售,天天可吃的東西,以餅券代替“嫁女餅”,雖是方便,卻沒有了那種喜洋洋的味道。朋友的“嫁女餅”紅紅白白的送到門來,多麽熱鬧,比那些上面印著“此券如有塗汙或破爛不完整者即作廢,憑券領餅,恕不掛失”的冷冰餅券有禮貌得多。




婚紗也是重要的,結婚到底是人生大事,除非負擔不起,假如負擔得起的話,新娘子仍應隆而重之的穿上漂亮婚紗。我不高興看見隨便穿件衣裳便去結婚的新娘,對我來說,愛情是大事,愛情令人脫胎換骨,每戀愛一次便有如再活一次,何況結婚?…



Continue

林燕妮·抽身出來看世界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5:51pm 0 Comments

我們不是一生下來便目光淺窄的,目光淺窄,是後天學回來的。 

小嬰呱呱墜地,假若父母不告訴他是潮州人或是上海人,長大後他們只以“中國人”視自己,而不會把同胞分省分籍。 

潛意識中,人都是想自己比別人高一籌的,於是便生出了什麽鄉的人比什麽鄉的人強那些胡塗不通話,卻不曉得,蘇州雖說產美女,偏你是蘇州人卻長得醜,堅持蘇州女人全世界最美麗也於事無補。 

我不喜歡聽到“我們上海人”或者“我們廣東人”這類語氣,什麽我們你們的,大家都是中國人,怎麽要小家子氣得分鄉分縣? …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4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