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 亞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leach'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omogun 詩男
  • Rajang 左岸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orioka
  • 抱抱,看新聞
  • 說好不准跳

Gifts Received

Gift

Bleac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leach's Page

Latest Activit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貧嘴賤

我十分不喜歡聽粗話,但是講粗話而不中傷別人的人,總比不講粗話而中傷別人的人高一級。從來看不起貧嘴賤舌、四處講人壞話的人。莽夫莽婦,粗話連篇,這只能說他們有失斯文,卻不能說他們不安好心。…See More
Wednes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說過這樣便這樣?

很多人為了表示他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便鑽了牛角尖,即使說錯了話、說了對人不公平的話、說了自己後悔的話,也堅持:「我說過這樣便這樣!」一律不肯反省自己到底說過了些什麼和說的話有沒有理由。這樣的「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實在是意氣用事多於一切,非常之幼稚和不辨是非黑白。常聽人說:「我說過不去美國便不去!」其實不去美國是全無原因、全無理由的,也許他對美國根本毫無瞭解,死不肯去,只因他曾在某時某地在人前說過而已,並非因為他對美國有什麼深仇大恨,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美國的風景文物。這樣的說過不去便不去,等於自斷旅遊美國、認識美國文物的後路。這種「堅決遵守自己說過的話」的態度,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愚蠢」。亦有人為了表示自己的權威性,便不論說過什麼也不回頭。可惜,他們不明白,即使最權威的人,也會有說了不公平和不適當的話的時候,亦有說出了錯誤決定的時刻,假如只因曾說過了便不肯改,便的的確確是誤人誤己,一點也不值得尊重了。亦有些人為了表示性情決絕,說過不要理睬誰便永不理睬誰,那便等於傷人傷己了。今天你很惱一個你自己很愛的人,說了句:「我以後也不要見你!」只因這句話,以後便真的不再見自己所愛的人了,寧…See More
Mon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骨氣

人是奇怪的動物,其千變萬化,無與倫比,作為人生的過客,實在觀察了不少奇形怪狀的事。比方說骨氣,原來,貧賤時較易有骨氣,環境改善了便較難維持梭稜風骨了。眼見過很多人,在環境不好時十分有骨氣,簡直不屈不辱,白飯和水吞亦不羨珍餚美食,絕對不肯拍有錢人馬屁,亦絕對看不起奉承有錢人的人。(這個「有錢」,是比較式的,在看更人眼中,經理是有錢人;在經理眼中,小老闆是有錢人;在小老闆眼中,千萬富翁是有錢人;在千萬富翁眼中,億萬富翁才算有錢人。)可是,當他的環境好轉了,從完全沒有機會接觸有錢人到稍有機會接觸有錢人了,面口便會馬上一變,變得比誰都樂於向有錢人賣臉光。…See More
Nov 10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英雄難過馬屁關

權力是最易改變人性格的事,眼見不少人,本來隨和可愛,一旦居了高位,有了權力,性情便轉了,變得愛受人家拍馬屁、愛聽人家歌功頌德,在待人方面,變得只要求威令壓人,而不講人情道理了。 這樣做人,漸漸變成只能順不能逆,只能受捧不能受諫,身旁只收納嘴裡稱讚他英明神武的人,亦只敢信任這類人,這麼一來,朋友免不了愈來愈少;因為友情,是雙方交流的,若只因他在某方面有權力而當了自己地位高崇,對朋友也權威萬分,勸一句不悅一句,只肯聽稱頌之言,萬事以他為對,一切便變了單程交通,朋友決不可能再像從前般親熱了!然而,在諸人的狂拍馬屁之下,人是很容易生了個自己權重一時、做什麼都一定是對的錯覺。…See More
Nov 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無欲難

亦想起過「無慾則剛」四個字。人到了無所求的境界,自然不會為什麼而低頭,無形中便是剛了。這四個字,說來容易,做起來卻比什麼都難,欲,不只是想得到外邊的東西那麼簡單,非己的東西,很多人都可以不貪不要。然而,想保存自己現有的物質和權位,都是欲的一種,為了保存現有的物質和權位,人免不了在多方面妥協,那種保存欲,變了是人的一大弱點,當然談不上無慾則剛了。撇開物質權位不談,人對自己要求高,也是欲的一種。雖然這種願望絕對正確,但我們也變了是有欲,而不是無慾。人在鞭策自己向上時,表面看上去是剛強,其實卻是軟弱的,失敗和退步都會令人頹喪和自信心消失,所以,對自己要求高這回事,是進則剛退則弱,相當欲罷不能。屢見青年才俊的人心常怏怏,人家看他們三十出頭已經身居高位,呼風喚雨,實在沒有不開心的理由。其實,理由就是他們對自己要求高,對社會的要求也高,這種人其實是社會棟樑,但是他們有理想,所以便不能無慾,所以便心常怏怏。我想,全面性的「無慾則剛」很難做到,片面性的卻可以做到。比方說一位導演最討厭甲電影公司,只要他對甲電影公司無所求,亦不替他們工作,那麼甲電影公司再財雄勢大,他也沒有低頭的必要,更犯不著去討好,在這…See More
Nov 4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名

常聽人說:名人難做。其實也不怎麼難,不當自己是名人,就當自己是人一個便是了,心理上不須要有什麼負擔,反正人不是為別人而活,總之是做自己而不是負起「名人」的角色,一樣自由自在。心中無「名」之一字的人,對有名無名都不會感到有壓力的。被人注意,不是值得大驚小怪的事,在街上被人望望、指指點點也無傷大雅,說你美也好、醜也好,都是毋須喜也毋須惱的事。所謂名人不能上市場、名人不能坐巴士、名人不能去快餐店,都是自我限囿的事。如果你怕因為上了市場買菜、坐了巴士或者去了快餐店吃東西而被人譏為「不像名人」,那你就是太在乎「名入」的身份,太著重「名」了!要是你有這種心理,怪不得人。當然,名人是麻煩多一點,被人評頭品足、造謠生事、或褒或貶的機會也多一點,這不能說不煩,但也不用太煩,只要自己看開點、若無其事點便不會坐立不安。名是大眾送來的,也是大眾可以收回的。名人必須明白這一點。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來了便來了,有什麼好緊張的?名沒有了也就沒有了,亦是沒什麼好緊張的。名之令人性格改變,一時自大一時沒有安全感,全因自己太在乎之故,不當那是一回特別的事,便不會那麼緊張了。極力求名和極力避名同樣是「有所求」,基本上的…See More
Nov 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願賭服輸

對於賭,一百種之中我有九十九種不懂,不過卻很欣賞「願賭服輸」這句話,「願賭服輸」根本是很好和很積極的人生哲學。做人,不能過分安於天命,什麼也不博一下,什麼也不爭一爭,就是太過被動了,悶也悶死了。其實,做人有什麼不是一場賭注?結婚時誰敢擔保天長地久?交朋友誰能擔保兩不辜負?做事誰敢擔保必定成功?考試誰敢擔保一定考第一?婚姻生活是不能委委屈屈的,肯委委屈屈的是安於天命,要賭的人是不肯委委屈屈、一輩子不快活的,於是選擇了離婚。之後結果如何,不得而知,也許好過從前,也許糟過從前,總之是好壞自當,願賭服輸,便不用怨天尤人、左又後悔右又後悔了。交朋友也是賭注,感情放在桌子上當籌碼,有時贏得友誼,有時自作多情,人家偏不十分喜歡你,虧了老本。那時傷心是免不了的,不過願賭服輸,就當自己有不是之處,也當是與對方無緣,犯不著說我不懂討人歡喜、我不會甜言蜜語。做不成被人珍惜之友,服輸好了,不忿什麼?做事也一樣,量力而為不等於得過且過,「量力而為」是傳統一點的說法,「量力而爭」是新潮一點的說法,其實兩者的基本都一樣是「量力」這兩個字。「量力而爭」無可厚非。爭,不是說要找人吵架打架,而是讓人認識自己的才幹。這自然…See More
Oct 2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敢言

有一種人懶想亦懶言。有一種人懶想而多言。有一種人敢想而不敢言。有一種人敢想敢言。有一種人本身並無思想,但是聽了人家的大膽言論,他都敢重複。有一種人敢想,但不願自己說,喜歡找個勇於發言的代他大聲說。你是哪一種?想起來,我也不禁問問自己。認真分析起來,大部分人六種性格都有,視乎哪一種較突出而已。整輩子都懶想懶言的人絕對有,甚至為數不少,雖然形如半個廢物,但無可否認,這種人是最快活的。我喜歡敢想敢言的人。言而不想,等於胡說八道,再敢言也得零分。敢想的人一定很多,敢想同時又敢言的大概不會多。想是只有自己知道的,想了不說,再大膽也不會闖禍或者得失於人,更不會有所建樹。敢想正如寫小說說豪賭五千萬一樣,又不是真正要輸五千萬的,想一億也可以,所以敢想當然易過敢言。想了而無行動,分數依然不高,雖然,總好過懶想的人。敢言如果沒有思考做後盾,不外不經大腦、口多多、膽粗粗而已,絕不是英雄。找人代說的敢想人士,也許太靦腆,或者對自己太沒有自信心,亦可能沒有負起後果的勇氣。但是我想,當他一些真正有見地的話慫恿了人代說,而反應甚佳時,他一定後悔得很,早知如此,不若自己說了,功勞便不用讓他人領了。至於愛領功的人,雖無…See More
Oct 2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傳言

從來不被傳言困擾,特別是關於本身的,真假都無所謂,反正我總是我,解釋也多餘。從心理學的觀點去看,散播傳言的人,從傳言之中,其實是表達了他自己的意願,而不是意見。例如年前有人散播過謠言說我為情自殺,那表示了該人希望我的情感生活不如意。亦有人散播過謠言說朋友的公司負債纍纍(其實人家的業務蒸蒸日上),那表示了該人既嫉妒朋友業務上的順利,亦表示了該人希望朋友事業失敗,所以便作出那樣的傳言。有些無關重要的小事,以訛傳訛倒是常見的,不過既是無關重要,訛不訛也一樣無關重要了。例如有人告訴我媽媽說在舞會中看見我不停地抽煙喝酒,煙我從前是抽的,近來卻戒了,至於酒,我一向沒興趣,舞會中例牌的紅酒、白酒和香檳,碰巧是我最討厭的三種酒,管它是什麼年份佳釀,我也寧願不喝。品酒,只是我在小說中才寫的,我本人對酒可說是相當不喜歡,別人強我吃酒,翻臉也不出奇,因為酒令我頭痛、反胃、生風疹,所以舞會中我面前的紅酒、白酒、香擯,只有放的份兒,被迫時頂多作狀沾沾唇,整個晚上喝的只是水。…See More
Oct 2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不欠

我常說,好人未必有好報,所以做善事、幫助人,都不是為了要有好報,更不是為了積福,甚至不是為了俯仰無愧於天地。做人,安安分分,便不欠誰了,犯不著搬出俯仰無愧於天地這麼大的名堂出來。對人好,是種很舒服的感覺,不求有什麼好報,總之做了算數,亦是種很自由無拘的感受,只此而已。要是又要積福,又要等好報,又覺得欠天地,倒是目的太多,包袱太重,不如瀟瀟灑灑地做人。世事不常是公平的,然而人生的賬太多,不能一筆一筆地算,算了,會不開心,倒不如做個無賬之人,少卻心頭的債。很欣賞黃霑的幾句歌詞:「莫記此中得失,不記恨愛相纏,只記共你當年,曾經相識過。」很多人撫心自問,對家人,對朋友,都盡力而為,為什麼本身卻得不到同樣關懷,反而命途多蹇呢?這個問題我不會答,我只能說,人生本是個有趣的旅程,走完了算是探險一次,反正苦都熬過了,快樂也嚐過了,皮囊一去,萬事俱滅,笑笑就算了。當然,牢騷仍是要發的,不開心自然有權叫叫嚷嚷,誰可以做聖人,一點牢騷也沒有?沒有人可以說你欠他什麼,誰說你欠他一輩子,你也得想想是不是才成。因為,有一類人,自出娘胎便認為全世界都欠他,照顧他、忍他、讓他走在前頭是全人類的責任,稟性單純的人每每會…See More
Oct 20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其實沒關係

其實,一般人的生活都是跟我們沒有多大關係的,不過我們偏要自尋煩惱,偏要認為很有關係,既要評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又要決定人家這樣做是對還是錯,那樣做是好還是不好,誰會喜歡自己,誰會不喜歡……好像當所有人都跟我們有密切關係,是親是戚、是友是伴、是同屋住那般,麻煩之至。有時碰上個不相干的人,朋友會說:「我認為他是好人。」亦有朋友說:「我認為他是壞人。」我倒是懶得費心,偶爾遇見,不外是吃頓茶或者吃頓飯而已,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根本日後未必再碰見,該人好壞實在不用我去下定論。至於跟我們十輩子也搭不上關係的人,他的所作所為是對是錯,又怎會關我事了?各人處事待人的方法,各有其前固後果,人家愛離婚便離婚、愛結婚便結婚、愛炒股票便炒股票、愛天天往黃大仙求籤便天天往黃大仙求籤,又怎用勞煩我們去說他做得對還是不對?與我不相干的人喜歡什麼,或者不喜歡什麼,也是與我沒相干之至,我們跟別人既非知交,亦非親屬,憑什麼去看人不順眼?反過來說,即使沒相干的人看我不順眼,我和他依然是兩個互不相干的人,所以他的意見,也與我不相干,沒有理由因為那人對我有意見便會變成與我相干的人。再說,他既不認識我,意見建在什麼基礎上?要解釋…See More
Oct 19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仇不須記,恩不可忘

「仇不須記」這話我是很容易說得出口的,主要是不覺得跟誰有什麼仇怨,也許人家認為有,我卻不認為有,這是各人的觀點與角度問題,亦與性情有關。有些人喜歡大事化小,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有些人卻喜歡小事化大,芝麻綠豆的事也放在心上,那麼自然仇怨多了。我自然有我憎惡的人,不過憎惡不同仇怨,對於憎惡的人,見不到便忘了,心裡一樣沒事,仇怨卻是盤繞在心中的事,比憎惡更嚴重一層。說起來,我沒有憎惡的女人,倒有幾個男人是我相當憎惡的,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對不起我,只是時辰八字不對,見之便憎之惡之,嫌他們小氣自私、諸多做狀,是很主觀的憎惡,也許有很多入覺得他們很可愛也說不定,不過不順我眼而已。假設真正有仇人,也沒什麼好記掛的,已經想起他便惱了,還要天天記掛他,讓他在我心裡不交祖白住,豈不是便宜了他,玷汙了我的心房?仇人,一刀殺了也是便宜了他,他死悼了有什麼痛苦?苦的是他的家人,有仇也應一人當,沒來由弄個什麼大報復,把對方無辜的家人折磨。總之,活得好過他,便已經什麼仇也報了,讓他渾身不自在好了,犯不著折磨自己,反正活得好自己也快活些。「恩不可忘」倒是我堅持的,人家幫助過我,我也希望能夠回報。這不是說,有恩於我的人…See More
Oct 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仇不須記,恩不可忘

「仇不須記」這話我是很容易說得出口的,主要是不覺得跟誰有什麼仇怨,也許人家認為有,我卻不認為有,這是各人的觀點與角度問題,亦與性情有關。有些人喜歡大事化小,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有些人卻喜歡小事化大,芝麻綠豆的事也放在心上,那麼自然仇怨多了。我自然有我憎惡的人,不過憎惡不同仇怨,對於憎惡的人,見不到便忘了,心裡一樣沒事,仇怨卻是盤繞在心中的事,比憎惡更嚴重一層。說起來,我沒有憎惡的女人,倒有幾個男人是我相當憎惡的,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對不起我,只是時辰八字不對,見之便憎之惡之,嫌他們小氣自私、諸多做狀,是很主觀的憎惡,也許有很多入覺得他們很可愛也說不定,不過不順我眼而已。假設真正有仇人,也沒什麼好記掛的,已經想起他便惱了,還要天天記掛他,讓他在我心裡不交祖白住,豈不是便宜了他,玷汙了我的心房?仇人,一刀殺了也是便宜了他,他死悼了有什麼痛苦?苦的是他的家人,有仇也應一人當,沒來由弄個什麼大報復,把對方無辜的家人折磨。總之,活得好過他,便已經什麼仇也報了,讓他渾身不自在好了,犯不著折磨自己,反正活得好自己也快活些。「恩不可忘」倒是我堅持的,人家幫助過我,我也希望能夠回報。這不是說,有恩於我的人…See More
Oct 1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自用金句

很多不開心的事是本身的性格造成的,例如敏感、獨佔欲強、善妒、好勝、過分要人寵愛、受不得批評、太過純情、容易被人欺負等等……幾乎可以說,每一種性格,都是有弱點的,當發生的事和人際關係「與性格不符」時,我們便不開心。我自用的金句之一是:「只記住朋友的好。」這個金句很有效,我當然想朋友最疼我、對我最好,但發覺並非如是時,免不了傷心一下,不過,與其愈想愈不開心,倒不如記住朋友曾經對我怎麼好。人不能太鑽牛角尖,凡事都要百分之百滿意。要是放縱自己對人的不滿情緒,只往朋友對自己不好的地方去想,那便很容易恨盡天下所有人,自己弄到沒有朋友的地步。要是每生氣時便只想朋友的好,惱意自消。另一個金句是:「伸手出去找溫情。」性格比較孤僻的人,每每苦極也不肯找人說,除非別人發覺他有問題,自動去安慰。然而,別人不是你,老實說,當大家都忙著熱鬧時,很容易會忘掉躲起來的你,這不是不在乎你,而是有得開心誰不開心去?人之常情而已。但是,人是有溫情的,你伸出手求援,自有幾雙溫暖的手伸過來。伸手求援不是羞恥的事,好過悶壞自己。「天無絕人之路。」這是我常用以自解的金句。絕望是沒有用的,雖然我不敢說這話一定對,但信者得救。「今次服…See More
Oct 13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欠》完美?開心好了!

大概沒說過「我是個追求完美的人」這句話。世上沒有什麼是完美的,所謂追求完美,不外是盡自己能力做到最好而已,你所做得到的完美,在能力較高的人眼中可能是不完也不美,你拼了小命所做到的一百分,在天賦較好的人眼中可能只是舉手之勞。所以,懶得談完美。其實,有缺陷的東西也很可愛。不用說別的,我們自己所愛的人一樣充滿缺陷,說只愛完美的人其實不知道想愛什麼,也放找遍天下也無事可愛。我覺得,開心便夠了,開心比什麼都好。種過花兒,種得又瘦又弱又不開花,但是每見它長高了那麼的半公分,伸出了有氣無力的兩塊葉子,也就十分開心了。愛一個人,未必得到些什麼,也許他既不忠又不養你,不過只要他令你開心,那不錯了。對你忠心不二又養你便如何?條件上的滿足未必帶來開心。是的,安穩未必是開心,滿足也未必是開心。浪蕩子擁著你直滾下山坡,跌得你一身疼,沒給你什麼好處,但是你開心了一陣。他容或滿身缺陷,也沒有什麼條件,但當他拍拍牛仔褲上的灰塵跑掉之後,你又覺得刻骨銘心。愛情不需要完美,我們不要把每一段戀情的一塊塊缺陷砌起來,我們只須把其中一片片開心貼在心坎裡,那就苦命得來也不枉此生。做人最怕是枉了此生,該開心時不開心,而去秤秤量量、…See More
Oct 1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們的家

跟同事聊天,同事說:“不會離開香港,不服氣讓別人把香港弄得衰頹:到底這是自己親手耕耘過的地方。”這話當然是感情多於一切,不過也是一些青年人的肺腑之言。四海都可以是家,我們並非在比海外與香港的條件,而是,我們都喜歡生活在個一切與我們息息相關的地方。曾在外國不同的地方生活過,時間說短也有幾年,不是不好,而是老像少了點什麼,心裏不痛快。想來想去,原來是缺少了介入感。在外國,誰當選了總統,誰當選了州長,再留意,也不大有息息相關的感覺,異鄉人始終是異鄉人。人家的國家再美好,我也有在街外隔著窗戶看人家的聖誕樹的感覺,不是不欣賞,而是明知那不是我的樹,我始終是個站在窗外的人。即使人家請我進去,我也始終想念故家過年的桃花。在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我們也不是滿意一切,不過,至少我們對於不滿的事都知道得很清楚,不喜歡哪個議員,可以痛痛快快、理直氣壯他說:“我不喜歡此人!”不喜歡某些港人怕鬼佬,可以聲大大地說:“我最討厭怕鬼佬的中國人。”在外國,一切不明白來龍去脈,別說滿意,連不滿意的事也弄不清楚,那自然有陌生感,自然不痛快。我並不急於洋化,到底,在外國地方只生活過四五年,在中國人的地方卻生活了一輩子,單看年…See More
Apr 17

Bleach's Blog

林燕妮《不欠》貧嘴賤

Posted on November 12, 2018 at 7:08pm 0 Comments

我十分不喜歡聽粗話,但是講粗話而不中傷別人的人,總比不講粗話而中傷別人的人高一級。從來看不起貧嘴賤舌、四處講人壞話的人。莽夫莽婦,粗話連篇,這只能說他們有失斯文,卻不能說他們不安好心。



最討厭是有些自認為很聰明的人,陰陰騖蟄地在人背後安排謠言,以達到中傷別人的目的。這世界,物以類聚,且有諸事八卦的人,認為這種人了得,而且十分欣賞他們中傷別人的本領,安這類心腸的人無可勸喻,惟有對他們不理不睬,不理不睬,自然沒有是非。人總有選擇朋友的權利,沒來由要理睬自己不齒的人。雖然,理睬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只可惜時間有限,只能擇善者而理睬之了。…

Continue

林燕妮《不欠》仇不須記,恩不可忘

Posted on October 12, 2018 at 1:05am 0 Comments

「仇不須記」這話我是很容易說得出口的,主要是不覺得跟誰有什麼仇怨,也許人家認為有,我卻不認為有,這是各人的觀點與角度問題,亦與性情有關。有些人喜歡大事化小,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有些人卻喜歡小事化大,芝麻綠豆的事也放在心上,那麼自然仇怨多了。

我自然有我憎惡的人,不過憎惡不同仇怨,對於憎惡的人,見不到便忘了,心裡一樣沒事,仇怨卻是盤繞在心中的事,比憎惡更嚴重一層。

說起來,我沒有憎惡的女人,倒有幾個男人是我相當憎惡的,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對不起我,只是時辰八字不對,見之便憎之惡之,嫌他們小氣自私、諸多做狀,是很主觀的憎惡,也許有很多入覺得他們很可愛也說不定,不過不順我眼而已。…

Continue

林燕妮《不欠》仇不須記,恩不可忘

Posted on October 12, 2018 at 1:05am 0 Comments

「仇不須記」這話我是很容易說得出口的,主要是不覺得跟誰有什麼仇怨,也許人家認為有,我卻不認為有,這是各人的觀點與角度問題,亦與性情有關。有些人喜歡大事化小,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有些人卻喜歡小事化大,芝麻綠豆的事也放在心上,那麼自然仇怨多了。

我自然有我憎惡的人,不過憎惡不同仇怨,對於憎惡的人,見不到便忘了,心裡一樣沒事,仇怨卻是盤繞在心中的事,比憎惡更嚴重一層。

說起來,我沒有憎惡的女人,倒有幾個男人是我相當憎惡的,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對不起我,只是時辰八字不對,見之便憎之惡之,嫌他們小氣自私、諸多做狀,是很主觀的憎惡,也許有很多入覺得他們很可愛也說不定,不過不順我眼而已。…

Continue

林燕妮《不欠》其實沒關係

Posted on October 12, 2018 at 1:04am 0 Comments

其實,一般人的生活都是跟我們沒有多大關係的,不過我們偏要自尋煩惱,偏要認為很有關係,既要評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又要決定人家這樣做是對還是錯,那樣做是好還是不好,誰會喜歡自己,誰會不喜歡……好像當所有人都跟我們有密切關係,是親是戚、是友是伴、是同屋住那般,麻煩之至。

有時碰上個不相干的人,朋友會說:「我認為他是好人。」亦有朋友說:「我認為他是壞人。」我倒是懶得費心,偶爾遇見,不外是吃頓茶或者吃頓飯而已,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根本日後未必再碰見,該人好壞實在不用我去下定論。

至於跟我們十輩子也搭不上關係的人,他的所作所為是對是錯,又怎會關我事了?各人處事待人的方法,各有其前固後果,人家愛離婚便離婚、愛結婚便結婚、愛炒股票便炒股票、愛天天往黃大仙求籤便天天往黃大仙求籤,又怎用勞煩我們去說他做得對還是不對?…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4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