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 亞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leach'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omogun 詩男
  • Rajang 左岸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orioka
  • 抱抱,看新聞
  • 說好不准跳

Gifts Received

Gift

Bleac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leach's Page

Latest Activit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迷信

有朋友極之迷信,有事沒事,每星期例卜卦兩次。卜卦的經常卜出叫他轉工的卦,於是他頻頻轉工,每份都做不長,轉來轉去,又不見他發達,我們完全莫名其妙。我並不迷信,原因很簡單,卜休問咎的結果,未必句句稱心,不稱心我便不愛信啦,不信便不迷啦。亦曾批過命,朋友的批命紙中,福字多多,我卻從頭到尾沒一個福字,一氣之下又不信了。我相信世上有奇士,亦相信奇士遇著有緣人,論相批命會非常之準,我的不信,有時是相當蠻橫的,不過蠻得來也不是沒道理的。就算什麼都是冥冥中註定吧,聽了我也總不能束手待斃,最好的方法是左耳入右耳出,不讓倒運的預言煩擾我心,仍然樂樂觀觀的做人,不是嗎?要是說我十年之後會大大倒霉,我記著幹什麼?難道要預早憂心十年?假使是反正逃不掉的,到時才煩也不遲,何必先陪上十年擔心?其實,福由心生,不覺得自己很苦,亦是福氣了。不貪不妒,已經心平氣和了一半。不嗔倒是沒可能的,有時生氣也是樂趣,完全不生氣,反而悶了。性子好,難動氣的人,有時是會惱自己沒火氣的,一旦發出了脾氣,不知有多開心。正如動不動便脾氣爆發的人一樣,居然有一回忍住了,也會贊自己行。一年發不出一次脾氣的人,居然有一回發出了,亦是十分痛快,起碼…See More
Thurs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攻心推銷術

打開一瓶新買回來的咖啡,瓶蓋一開香氣便撲鼻而來,你滿懷歡喜地想:這個牌子的咖啡真香!事實上香的不是瓶子里面的咖啡粉,而是制造商在封瓶之前所加進去的一滴香油。這個“內幕”是外地一位市場研究顧問告訴我的,他說很多飲食品的“香氣”都是人工加上去的,並非“原身”的香氣。當然,咖啡本來便是香的,但是一般即沖即飲的咖啡粉,絕對不會香至撲鼻的程度,完全是那一滴香油的功勞。 我們不能說制造商騙人,誰叫你信個十足?比方一架廉價的簡單照相機的廣告說這樣的照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可以放到十英尺大也一樣美麗清晰,還貼出了一張那種照相機所拍出來的十英尺大照片,那麽你看了多半會信個十足,事實上那種照相機所拍的照片的確是可以放到十英尺大也不模糊,不過你得是個專家,懂得用特別敏感的微粒相紙,和沖曬時用特別的藥水,那張廣告示範之作便是這樣造出來的,制造商沒有騙你,只不過你沒有本領做得到而已。 最近在外地看見一個絲襪的廣告最精彩,它說那種絲襪穿上後會不斷按摩你的腿,所以如果你穿那個牌子的絲襪,雙腿便不會疲勞,而且十分舒適,因為絲襪每一秒鐘都在替你按摩。信不信由你,不過倒引得不少人去買那種絲襪。 威尼斯以制造玻璃器皿著名,遊客購…See More
Tues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堅強女性,愚不可及

現代女性流行堅強,我討厭這兩個字,“堅強”這個堂皇冠冕,令大多女人吃苦了,女人為什麼要這樣笨,把包袱搶往自己背上負?我討厭“堅強女性”這個名堂,主要是因為“堅強”被強奸了,變了不是情操,而是逆來順受,有苦無人幫助,而讓人認為這是天公地道。丈夫不顧家,不養家,太太承擔,這是流行的“堅強女性”。丈夫搞女人,太太不鬧個天翻地覆,冷靜地接受了,又或者攜子攜女離婚去,背著所有包袱獨自去面對世界,獨自去捱苦,這又叫做現代“堅強女性”。愛錯了個窩囊男人,吃了永不超生的虧,還要瀟瀟灑灑地說:“我不後悔。”這又是“堅強女性”。我才不要做摩登堅強女性哩。誰要連男人應背一半的包袱全背了?誰要忍氣吞聲?誰要那樣堅強法?我要哭出一池塘眼淚。說不後悔是沒用的,錯了便是錯了,不甘心便是不甘心了,說不後悔有什麼風光?不過,“不後悔”又是現代堅強女性的口頭禪。要是我錯了,我苦了,我會說:“我後悔!我後悔!”看英格烈褒曼的一生,我有點感慨。她是“堅強女性”的代表,為個羅西里尼犧牲了如日中天的電影事業,她的一輩子從此改觀,萬劫不復。羅西里尼後來還對她不忠,愛上了個印度女明星。當荷里活再度接受她時,也沒給過她什麼好片拍,老是…See More
May 13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影星姿容

久已不看電影雜志,有天到朋友家,看見疊了一大堆,便翻了十本八本,感覺是:原來有這麽多漂亮的大妞兒進了影圈!我不記得她們的名字,也忘了哪些是台灣的哪些是香港的,只記得很多個秀麗漂亮的十來歲臉孔。青春,畢竟是美麗的。十幾歲少女的含羞,令人不敢驚動,惟恐嚇著了她。幾十歲女人的含羞,卻只能給人個未見過世面的不大方感覺。十幾歲少女的清秀,有不能沾塵的味道,幽幽然、怡怡然,沒有半點刀斧痕跡。幾十歲的女人也可以清秀,但那種是明鏡勤拂拭,不許染塵埃的功夫,她們自知清秀,自求清秀,到底不是天然了。何況,十幾歲的美麗,都令人覺得是尚未完成的美麗,人們還在期著她們像鮮花般怒放,直至美艷不可方物,燦爛不可逼視。在本來七十五分的美麗中,人們還預定二十分去讓她們拿,心理上接受了她們變成個九十五分的絕代佳人。幾十歲的女人的悲哀是:即使她目前美艷無匹,人們卻在等她走,準備把她減分,難怪古語有說:“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國片影壇,太久未出色的美人出現了,林青霞是最特別的一個,其他的,努力去美麗得很,不過,始終只能有“眉清目秀”,或者“時髦夠格”的水準,能自成一家,無人可以比擬的大美人,影壇始終還欠幾個。演技…See More
Sep 8,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明星

人之中有很多明星——我不是在說娛樂圈——各門各界,都有明星,像基辛格,便是美國外交界的明星,像周恩來,便是共產黨的明星,像沙達,便是世界政壇的明星,像何鴻燊,便是澳門“闊佬界”的明星,像李嘉誠、包玉剛,便是商界的明星,像摩洛哥的卡露蓮,便是公主中的明星,這些人之為星,與他們願意不願意無關,到底是星不是星,是別人的意見,而不是他們自己的志願。被許為“星”,沒什麼不妥之處,不明白於梨華為什麼覺得“明星作家”這個形容詞對她不公平。“明星”未必與成就有關,不過絕對與氣質風儀及魅力有關,同時,有出眾的氣質風儀又有魅力,亦不等於本行一定做得不好,所以“星”並非諷刺字眼,而是大眾對某人心儀的表示。其實,對別人的稱謂,最好叫什麼應什麼,同一個女人,走到街上,有人叫“小姐”,有人叫“師奶”,沒什麼好辯駁的,反正是人家叫你,不是你自己叫自己。俗語說:“面子是人家給的”,自我宣傳可以令大眾知道有你這麼的一個人,是星不是星,卻不能靠自我宣傳做得到。正如從前掘到金的女人流行自資拍電影,自己捧自己做女主角,又做雜志封面,大眾的反應不外是:“何來此妖?”再宣傳,她們也成不了星。風頭、名氣,全是群眾給你的,自己爭取不…See More
Aug 27,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貴族

封建時代,貴族生活優裕,平民生活艱苦,在那個時代,做貴族是好的。現在,富豪多半是平民,貴族之中反而有窮得要命的,倒沒什麽值得羨慕之處了。商業社會不講族譜血統,有錢便有權勢。在今世做末代王孫是悲慘的,在歐洲,有封號而無封地無財產的王子公主、爵爺貴女多的是,他們的出路之一,便是被新興富戶看中,與他們通婚,把那封號嫁娶過來,風光一陣。暴發戶某甲之女嫁了個不名一文的伯爵,馬上變為伯爵夫人,財富和封號合並,又好看起來了。說起貴族,想起戴安娜·史賓沙。看照片,她是個端莊凝重的少女,惟一不像貴族的地方便是喜歡垂下頭翻起眼神看人,印象中王室貴族,都是平視的,也許以後戴安娜會被勸告不可垂頭翻眼,做皇後畢竟沒什麽自由。我想戴安娜當皇後會當得很循規蹈矩,她現下的形象是樸素自然,端端正正,不歪一分,不過一分,她嫁皇子我不心疼,因為她像是個能安於皇後角色那種貴族女人。假使摩納哥的嘉露蓮公主嫁查理斯王子我會心疼,不是說查理斯王子不好,他很討人喜歡,只是嘉露蓮太美太野,發長眼艷,刻了一臉的自由,蠻腰豐胸,蹦跳著一身的不羈,誰忍心叫她去做刻板的皇後?她是美人多於貴族,“公主”這名銜,只是為她加添一抹浪漫色彩,卻沒有令…See More
Aug 8,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兒的故事

翻兒子的舊照片。啤啤時,胖得肉都沒處放,側面的照片,腮幫子脹鼓得把鼻子嘴巴全遮掉。四歲時,兒子有輯金發照片,是我一天心血來潮,跑去藥房買了瓶染發劑,把兒子的頭發染金了鬧著玩。兒子上學,嚇了老師一跳,下令染回黑色,結果小家夥又得染一次發,老師不喜歡他母親的惡作劇。胡鬧的頑皮媽媽,加個懵懵然的小子,那是很美好的回憶。四歲半,帶他去滑雪,北海道很冷,晚上用大被把他一包,放在床邊地上,一覺醒來,滿室異味,原來小家夥撒了尿仍然睡得香甜。把被一扯,滾了個睡眼惺忪的小子出來,尿香四溢,難得他仍包在裏面大睡其覺。愛把兒子抱來抱去,抱到八歲時,朋友們忍不住了,說小子的腳已經長得快碰著地面了,你還當他三歲的抱。剎那間,我發覺兒子大了,有點黯然神傷——我不能再抱他啦。現在,兒子當然不再讓我抱了,雖然,我仍然渴望抱他,只是,小子只愛打乒乓球,上天下地的亂跑了,舉凡他認為娘娘腔的事都不肯做,讓我抱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覆回。孩子長大,我們一邊是欣慰,一邊是傷感。孩子長大一天,便好像遠離我們一天,我懷念把他放在嬰兒車推來推去的日子,把他放在床上搓來搓去的日子。還記得,兒子學行時,我在學行車旁邊掛了幾串塑膠小羊,每天早上…See More
Aug 3,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過去式

在眾人都無精打采地去睡覺,我在無精打采地醒著的夜裏,突地覺得,一切都變成過去式——包括未來在內,我變了個過去式的人。既然推想中的未來,和以往及目前沒有什麼大分別,那豈不是跟過去式一樣?仍是永不實現的理想,還是毫無果實的追尋。人免不了是永遠在重覆過去的失望,所謂生活上的改變,只不過是個變奏,始終逃不了老早定好的主題,左拐右拐,樂章的結句,總是格式應有那模樣。逃不了。人可以走在一起,但結果總是孤獨的。不是有外來原因形成,而是人總會變得越來越不關心對方,越來越沈溺在自己的苦惱中,越來越自憐,而自憐,便形成自私,因為當人認為,自己是最值得可憐那個人時,他便不會肯把好言好語給別人,更不肯把助力給別人。這種自私,不是天生的自私,而是自衛式兼自我安慰式的自私。於是,本來矢志共同面對世界的人,都因各方面的失望而形成自憐,由自憐而形成自私,世上本來美麗的關系便不再美麗了可以換人,換人再去共同面對世界,不過結果一定又是一樣。既然人老在重複自己,的確是此生未完,已經可以開始作百年回顧了。人為什麼那麼蠢?我們自己有煩惱,便要同情,那是心的需要。別人有煩惱,我們卻又頭腦清醒起來了。“你大驚小怪而已,不會有什麼事…See More
Jul 23,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誰是夢

上幾個月隨時有想睡的感覺,晚上出外,朋友還未盡興我已無精打采。於是,這星期決定不夜出了,就這麽的坐在家裏,多多休息,料不到,突地龍精虎猛起來,現在半夜三更了,還毫無睡意。試過有一年,每晚只睡四小時,三百六十五天下來,沒什麽不妥。亦試過有多年,不到早上十一時爬不起床,每天睡十小時才夠。自小至大,我的睡眠習慣都是一時一個花樣的,無緣無故,更非故意安排,總之就是一年不大睡,一年睡多多的,我自己也不明所以。很少理會睡得夠還是不夠,我只要求每晚做夢,做夢很有趣,有如夢中看電影,專家說人做夢即是睡得不好,我卻沒這個感覺,做了夢醒來,通常都很滿足,沒有白睡嘛。有時夢中好友對我不好,醒來慶幸是夢,伸個懶腰,有如大解脫,夢跟我開玩笑,嚇我。有時夢中我討厭死的人對我好,醒來幾乎想喜歡他,不過再想,那不過是夢而已,有什麽理由要喜歡他?豈有此理。我喜歡的夢,是兒子緊緊拖著我的手,走好長好長的一段路,他的小手沒放開,路一直走不完,我握著他的小手好久好久。上月夢見已逝的妹妹,病弱地依在我懷中,說:“姐姐抱,姐姐抱。”妹妹活到二十幾歲,還是嗲我的,小時我抱她,替她梳頭參加小弟的一歲生日會;放學回家耍著她玩,替她扮古…See More
Jul 14,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知道了

星期一是假期,星期日晚上便全無睡意了,淩晨三時多還在看明珠台的陳年西片。……大學書館?大近視小夥子追穿迷你裙女生……陳年舊片?那我也是陳年畢業生了。踏出社會做事十年有多啦,看見圖書館和迷你裙,居然恍然如昨日,不數數手指,便不曉得昨日原來已經是陳年。那時的日子怎麼過?那時我大概有十多張唱片,閑時、悶時,不想做功課時,便抱著膝頭,懶在沙發上聽完又聽,一個又一個昏昏然的下午,一個又一個心裏有詩篇的晚上,少年的眼淚,也是一顆又一顆的,像夭際星星那般美麗,未來的日子,根本沒有想過,沒有數過。並不想重過,少年的生活,雖然當時認為很多彩多姿,但是比起如今煩惱疲倦交纏的日子,我還是喜歡今天,當然,人大了,未來的時光短了,有些東西自知無望,免不了有時會想:假如現在還是十七八歲多好。無窮時光讓我一錯再錯。然而,想深一層,假使仍是十幾歲,結果也是差不多,性格決定命運,多半仍是在有無限青春時不錯什麼,到了青春有限時才去錯,想來想去,都是沒便宜可撿的。從來不是留連於昨日的人,時光過了,也沒什麼不公平,全世界人都會經過十幾歲、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五十幾歲……奇怪的人只怨十幾二十歲溜走了,卻沒有人擔心沒有…See More
Jul 4,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九姨我友

收到九姨的信,想起幼年的一段溫馨友情。九姨是我幼時最好的朋友,她是媽媽最小的妹妹,我出世時,她大概是在念中學吧?我之喜歡寫作,她對我影響最深,她那時喜歡投稿,愛寫童話,也愛寫生。九姨是個愛小孩子的姑娘,也是個極其美麗的少女,大眼睛高鼻子在她臉上全找到了,只可惜,十二歲時一場病令她失去聽覺,亦即是說,她變成聾子,不過,小小的我跟她日夜聊天,一點“語言”困難也沒有,從她最近給我的信,可以看得出我們奇妙的感情:“從人生的長河來說,我們在一起的歲月微乎其微,可是人生最值得可貴的純真無憂時代。誰說孩提不懂人性?你牙牙學語,跚跚學步時起,就懂得依戀赤子之心。那時,我還是個少年,殘酷的現實,迫使我崇尚光明,熱愛童真。我和你玩得多歡,難分難舍,你四歲時候,已是我知心朋友,黃昏攜你漫步山上,迎著晚風眺望,我向你訴說對祖國水深火熱災難的憂忡,對你訴說我的人生追求,也向你提出成長的期望。你呢,居然專心傾聽,誠摯相視,也提出童稚的問題……這些舊事,說也無非作一種精神上的享受罷了,環境變異,但素質上,你都沒有什麼改變,我們都力求做自己的主人,生活的強者……”幼時九姨黃昏攜我上山的景況,歷歷如在目前,她從不當我是…See More
May 29,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個小男孩

一個下午,離開公司大門準備去開會,站在橫巷等司機把車子駛來。這時,橫巷的另一邊有個小男孩,正在烈日下吃力地走著,背上負著個大大的舊塑膠手抽,愁眉苦臉的,像背了全世界的包袱。細看他的年紀,頂多六七歲,令我不安的,不是他瘦小背上的大包袱,而是那一臉的愁。車子在小男孩剛準備走過橫巷時冒了個頭出來,把他嚇了回去,退了幾步,然後乖乖地站著等車子過。我們不忍心讓他等,招手對他說:“小弟弟,你先過。”然而他卻動也不敢動,惶恐地望著我們,一臉被人欺負慣、忍讓慣的神情。我們再說:“小弟弟,不要緊,你先過吧。”他才低著頭過了,沒敢正眼望我們,仍是一臉的愁苦。我們看著這個六七歲的小男孩的背影,心裏有很多記掛。那是誰家的孩子?他有爹爹嗎?有媽媽嗎?背上那膠囊裏面的是什麼東西?他要把那大大的膠囊背到哪兒去?他還要走好遠的路嗎?那麼猛烈的太陽。窮家的孩子,有爸爸媽媽愛護,臉上一樣有天真,一樣有歡愉。這個男童,為什麼臉上沒有半點六七歲小孩的無拘無束與活潑,而是一臉的謹慎,一臉的苦愁?最令我們心疼的是,是一臉的認命,似乎習慣了隨時被人責罵,也習慣了不作反抗,我們讓路給他,他反而不相信地惶恐起來,似乎有人好言相向,是在…See More
May 19,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睡

夜深,人都睡了,悄悄走出客廳,攤開稿紙,灑上一些香水,沒有墨香卻有紙香。那是一天裏最安寧的時刻,我可以靜靜地寫槁、翻書、甚至翻箱翻筐,找幾封舊信看,找幾張舊照片看,又或者,把件久已不穿的衣服披上身看,熨一件恤衫,或者用膠水黏好開了口的鞋。夜裏,我就是喜歡在屋子裏遊遊蕩蕩,東摸西摸,做沒有人叫我做的事。這是我心愛的遊蕩,因為白天,做的都是別人要求我做的事。我是極度需要以孤獨去調劑繁忙的人,再好的朋友、情人、丈夫,也不能二十四小時相對。根本上,二十四小時都要與人溝通,實在太累了,總得有段時間,四周無人,讓我獨個兒半夢遊地做瑣碎事。和坐著發呆。從來不怕夜深,就是怕天亮。天亮了,噪音齊起,又得洗個臉孔、畫個臉孔,到花花世界報到,做個勇者無敵樣子,負我要負的責任,做我份內要做的事。白日工作時十個八個小時,過得很快,快得完全錯過了自己,所以,晚上,我需要這裏坐坐,那裏歪歪,做我興之所至的無謂事,想我忽然想起的題目,然後舒適地微笑,慶幸在今天沒全溜掉時扯住個夜的尾巴。小時不怕黑,一盞燈也不開的坐在那裏,就借用月被房子割得支離破碎的光,靜靜地聽音樂,跳一會兒芭蕾舞,又或者盤膝學人打坐。大了,倒怕黑起來…See More
Apr 30,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清晨、下午、還是夜

問我喜歡清晨、下午、還是夜?如果早上不用起床,我會喜歡夜,整個夜。如果下午可以睡覺,我會喜歡清晨,從淩晨直落到天明的清晨。如果要強逼自己早上起床,和強逼自己晚上睡覺,那我只好喜歡下午。在這朝九晚五的社會,下午倒變成了我情緒最穩定的時間:既過了硬把自己從床上拉起床來的不愉快早晨,又未到要警告自己快去睡覺,以免明朝起不了床的晚上,脾氣自然好一點,不過,那只是沒有喜悅的穩定,要是不用關我在辦公室,我一定愛下午,下午是最方便的時刻,要找人,人都在,要不找人,只消躲起來,要找地方,什麼店子機構都開門,不要找,也只消懶在家裏,說起來真懷念我那段可以過懶洋洋的下午的日子,現在,下了班,什麼都關門啰,街不好逛,只好看電視,悶死人!數起來,夜間和下午都不討厭,只是在記憶中,好像從未愛上過早晨。也許因為,晚上從不想睡,早上永遠不想起床,起來了,便有被逼害的感覺……呀,我知道了,這感覺是從念小學時培養起的,晚上老不肯睡;看《三國演義》和《水滸傳》,功課忘了做,書忘了溫習,早上睡眼惺忪的撞回學校,第一堂忙著做第二堂要交的功課,第二堂忙著偷偷地咪,第三堂要測驗的書,這個樣子,那裏會愛早晨!早晨是要命!早晨是大逼…See More
Apr 26,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時光凝鏡

常見面的多年朋友,雖然見得多,卻很少每次都細看大家的容貌,不像初見新朋友時,從頭到腳端詳個清楚。突然想起這件事,因為有一天,突然細看了正在聊天中一位朋友的臉,發覺朋友老了,根本不再是六七年前那張孩子臉,所以才突然念及,原來已經有六七年沒有看清楚朋友的臉了。然而,朋友臉上初現的小皺紋,和歲月不經意地印在他臉上的風霜,只給我種溫馨的感覺,多年交情似酒,也許下次我再細看朋友的臉,又是另一個六七牽後。不過,我知道,朋友浮在我心中的臉孔,永遠會是那張孩子臉。通常,初相識時對方是什麼樣子,我便最記得那個樣子,初相識時對方是多少歲,我便一直只記得那個歲數。我不曉得別人是否這樣,我卻老是把第一印象凝鏡,而且把時光停留的。有回問位女友:“你的女兒今年三歲了吧?”女朋友說:“見你的鬼。你認識我時我的女兒是三歲,今天是五年後了,女兒八歲啦。”父親更好笑,看見老頭子,便說“那老頭子”什麼什麼的,然後有一天突然想起:“怎麼我常說別人是老頭子?其實我自己也是啦。”可是在子女們心中,父親總比其它的“老頭子”年輕,弟弟還送淺湖水藍色的青春運動恤給他穿哩,父親不但照穿如儀,還配上白褲白鞋,一派青春逼人模樣,只差沒穿波鞋…See More
Apr 20, 20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說故事的人

心情極好時寫不出稿, 因為只需用“快樂”兩個字便寫完。 心情平淡時勉強可寫點稿, 因為總會意見多多。…See More
Apr 14, 2017

Bleach's Blog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攻心推銷術

Posted on May 13, 2019 at 1:30pm 0 Comments

打開一瓶新買回來的咖啡,瓶蓋一開香氣便撲鼻而來,你滿懷歡喜地想:這個牌子的咖啡真香!事實上香的不是瓶子里面的咖啡粉,而是制造商在封瓶之前所加進去的一滴香油。這個“內幕”是外地一位市場研究顧問告訴我的,他說很多飲食品的“香氣”都是人工加上去的,並非“原身”的香氣。當然,咖啡本來便是香的,但是一般即沖即飲的咖啡粉,絕對不會香至撲鼻的程度,完全是那一滴香油的功勞。 

我們不能說制造商騙人,誰叫你信個十足?比方一架廉價的簡單照相機的廣告說這樣的照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可以放到十英尺大也一樣美麗清晰,還貼出了一張那種照相機所拍出來的十英尺大照片,那麽你看了多半會信個十足,事實上那種照相機所拍的照片的確是可以放到十英尺大也不模糊,不過你得是個專家,懂得用特別敏感的微粒相紙,和沖曬時用特別的藥水,那張廣告示範之作便是這樣造出來的,制造商沒有騙你,只不過你沒有本領做得到而已。 …

Continue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堅強女性,愚不可及

Posted on May 12, 2019 at 5:03pm 0 Comments

現代女性流行堅強,我討厭這兩個字,“堅強”這個堂皇冠冕,令大多女人吃苦了,女人為什麼要這樣笨,把包袱搶往自己背上負?

我討厭“堅強女性”這個名堂,主要是因為“堅強”被強奸了,變了不是情操,而是逆來順受,有苦無人幫助,而讓人認為這是天公地道。

丈夫不顧家,不養家,太太承擔,這是流行的“堅強女性”。

丈夫搞女人,太太不鬧個天翻地覆,冷靜地接受了,又或者攜子攜女離婚去,背著所有包袱獨自去面對世界,獨自去捱苦,這又叫做現代“堅強女性”。

愛錯了個窩囊男人,吃了永不超生的虧,還要瀟瀟灑灑地說:“我不後悔。”這又是“堅強女性”。…

Continue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甜話

Posted on May 6, 2019 at 5:04pm 0 Comments

誰能抗拒一張甜嘴?雖然明知中聽不中用,起碼聽的時候舒服。現在人生經驗豐富了,開始明白老年人為什麽偏寵愛賣口乖的小輩了,做人已經煩了一世,坦率的話聽得實在噎不下了,倒不如聽聽甜話。

小弟常說,姐姐,將來我生意做成功時,送你輛勞斯萊斯,姐姐,我很慷慨的,若賺了五千萬分一千萬給你……雖然可信性幾乎等於零,不過聽他胡說八道,也開心了一陣,至少他沒說過不分給我。我的嘴沒他甜,可沒說過分一千萬給他,見一次罵一次倒是有的。…

Continue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這個作風,這個樣子,這個年紀

Posted on April 20, 2019 at 4:36pm 0 Comments

一位政要夫人在被問及面對大眾如何保持鎮定時,她說:“起初我很緊張,後來想到三件事,便安詳下來。那便是:我就是這個作風,這個樣子,這個年紀。”



她說的很有道理,也幫助了我不少。從前在大眾面前,我只是假裝不緊張,其實心里卻很緊張。既怕人家不可以接受我的作風,亦怕樣子不夠漂亮,又在二十歲起便擔心太老。




最近幾年,緊張沒有了,輕松了不少,既然有脫胎換骨的法術,亦不是有一下子可以變成另一個人的本領,那麽擔心什麽呢?緊張什麽呢?人家看見的始終是我,再裝模作樣,那個人依然是我,而不會是另一個人,更不會是理想中的我。所以,管它哩!自自然然,老老實實算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4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