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 亞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leach'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omogun 詩男
  • Rajang 左岸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orioka
  • 抱抱,看新聞
  • 說好不准跳
  • Kreativnaya ideya

Gifts Received

Gift

Bleac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leach's Page

Latest Activit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九姨我友

收到九姨的信,想起幼年的一段溫馨友情。九姨是我幼時最好的朋友,她是媽媽最小的妹妹,我出世時,她大概是在念中學吧?我之喜歡寫作,她對我影響最深,她那時喜歡投稿,愛寫童話,也愛寫生。九姨是個愛小孩子的姑娘,也是個極其美麗的少女,大眼睛高鼻子在她臉上全找到了,只可惜,十二歲時一場病令她失去聽覺,亦即是說,她變成聾子,不過,小小的我跟她日夜聊天,一點“語言”困難也沒有,從她最近給我的信,可以看得出我們奇妙的感情:“從人生的長河來說,我們在一起的歲月微乎其微,可是人生最值得可貴的純真無憂時代。誰說孩提不懂人性?你牙牙學語,跚跚學步時起,就懂得依戀赤子之心。那時,我還是個少年,殘酷的現實,迫使我崇尚光明,熱愛童真。我和你玩得多歡,難分難舍,你四歲時候,已是我知心朋友,黃昏攜你漫步山上,迎著晚風眺望,我向你訴說對祖國水深火熱災難的憂忡,對你訴說我的人生追求,也向你提出成長的期望。你呢,居然專心傾聽,誠摯相視,也提出童稚的問題……這些舊事,說也無非作一種精神上的享受罷了,環境變異,但素質上,你都沒有什麼改變,我們都力求做自己的主人,生活的強者……”幼時九姨黃昏攜我上山的景況,歷歷如在目前,她從不當我是…See More
May 29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個小男孩

一個下午,離開公司大門準備去開會,站在橫巷等司機把車子駛來。這時,橫巷的另一邊有個小男孩,正在烈日下吃力地走著,背上負著個大大的舊塑膠手抽,愁眉苦臉的,像背了全世界的包袱。細看他的年紀,頂多六七歲,令我不安的,不是他瘦小背上的大包袱,而是那一臉的愁。車子在小男孩剛準備走過橫巷時冒了個頭出來,把他嚇了回去,退了幾步,然後乖乖地站著等車子過。我們不忍心讓他等,招手對他說:“小弟弟,你先過。”然而他卻動也不敢動,惶恐地望著我們,一臉被人欺負慣、忍讓慣的神情。我們再說:“小弟弟,不要緊,你先過吧。”他才低著頭過了,沒敢正眼望我們,仍是一臉的愁苦。我們看著這個六七歲的小男孩的背影,心裏有很多記掛。那是誰家的孩子?他有爹爹嗎?有媽媽嗎?背上那膠囊裏面的是什麼東西?他要把那大大的膠囊背到哪兒去?他還要走好遠的路嗎?那麼猛烈的太陽。窮家的孩子,有爸爸媽媽愛護,臉上一樣有天真,一樣有歡愉。這個男童,為什麼臉上沒有半點六七歲小孩的無拘無束與活潑,而是一臉的謹慎,一臉的苦愁?最令我們心疼的是,是一臉的認命,似乎習慣了隨時被人責罵,也習慣了不作反抗,我們讓路給他,他反而不相信地惶恐起來,似乎有人好言相向,是在…See More
May 19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睡

夜深,人都睡了,悄悄走出客廳,攤開稿紙,灑上一些香水,沒有墨香卻有紙香。那是一天裏最安寧的時刻,我可以靜靜地寫槁、翻書、甚至翻箱翻筐,找幾封舊信看,找幾張舊照片看,又或者,把件久已不穿的衣服披上身看,熨一件恤衫,或者用膠水黏好開了口的鞋。夜裏,我就是喜歡在屋子裏遊遊蕩蕩,東摸西摸,做沒有人叫我做的事。這是我心愛的遊蕩,因為白天,做的都是別人要求我做的事。我是極度需要以孤獨去調劑繁忙的人,再好的朋友、情人、丈夫,也不能二十四小時相對。根本上,二十四小時都要與人溝通,實在太累了,總得有段時間,四周無人,讓我獨個兒半夢遊地做瑣碎事。和坐著發呆。從來不怕夜深,就是怕天亮。天亮了,噪音齊起,又得洗個臉孔、畫個臉孔,到花花世界報到,做個勇者無敵樣子,負我要負的責任,做我份內要做的事。白日工作時十個八個小時,過得很快,快得完全錯過了自己,所以,晚上,我需要這裏坐坐,那裏歪歪,做我興之所至的無謂事,想我忽然想起的題目,然後舒適地微笑,慶幸在今天沒全溜掉時扯住個夜的尾巴。小時不怕黑,一盞燈也不開的坐在那裏,就借用月被房子割得支離破碎的光,靜靜地聽音樂,跳一會兒芭蕾舞,又或者盤膝學人打坐。大了,倒怕黑起來…See More
Apr 30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清晨、下午、還是夜

問我喜歡清晨、下午、還是夜?如果早上不用起床,我會喜歡夜,整個夜。如果下午可以睡覺,我會喜歡清晨,從淩晨直落到天明的清晨。如果要強逼自己早上起床,和強逼自己晚上睡覺,那我只好喜歡下午。在這朝九晚五的社會,下午倒變成了我情緒最穩定的時間:既過了硬把自己從床上拉起床來的不愉快早晨,又未到要警告自己快去睡覺,以免明朝起不了床的晚上,脾氣自然好一點,不過,那只是沒有喜悅的穩定,要是不用關我在辦公室,我一定愛下午,下午是最方便的時刻,要找人,人都在,要不找人,只消躲起來,要找地方,什麼店子機構都開門,不要找,也只消懶在家裏,說起來真懷念我那段可以過懶洋洋的下午的日子,現在,下了班,什麼都關門啰,街不好逛,只好看電視,悶死人!數起來,夜間和下午都不討厭,只是在記憶中,好像從未愛上過早晨。也許因為,晚上從不想睡,早上永遠不想起床,起來了,便有被逼害的感覺……呀,我知道了,這感覺是從念小學時培養起的,晚上老不肯睡;看《三國演義》和《水滸傳》,功課忘了做,書忘了溫習,早上睡眼惺忪的撞回學校,第一堂忙著做第二堂要交的功課,第二堂忙著偷偷地咪,第三堂要測驗的書,這個樣子,那裏會愛早晨!早晨是要命!早晨是大逼…See More
Apr 2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時光凝鏡

常見面的多年朋友,雖然見得多,卻很少每次都細看大家的容貌,不像初見新朋友時,從頭到腳端詳個清楚。突然想起這件事,因為有一天,突然細看了正在聊天中一位朋友的臉,發覺朋友老了,根本不再是六七年前那張孩子臉,所以才突然念及,原來已經有六七年沒有看清楚朋友的臉了。然而,朋友臉上初現的小皺紋,和歲月不經意地印在他臉上的風霜,只給我種溫馨的感覺,多年交情似酒,也許下次我再細看朋友的臉,又是另一個六七牽後。不過,我知道,朋友浮在我心中的臉孔,永遠會是那張孩子臉。通常,初相識時對方是什麼樣子,我便最記得那個樣子,初相識時對方是多少歲,我便一直只記得那個歲數。我不曉得別人是否這樣,我卻老是把第一印象凝鏡,而且把時光停留的。有回問位女友:“你的女兒今年三歲了吧?”女朋友說:“見你的鬼。你認識我時我的女兒是三歲,今天是五年後了,女兒八歲啦。”父親更好笑,看見老頭子,便說“那老頭子”什麼什麼的,然後有一天突然想起:“怎麼我常說別人是老頭子?其實我自己也是啦。”可是在子女們心中,父親總比其它的“老頭子”年輕,弟弟還送淺湖水藍色的青春運動恤給他穿哩,父親不但照穿如儀,還配上白褲白鞋,一派青春逼人模樣,只差沒穿波鞋…See More
Apr 20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說故事的人

心情極好時寫不出稿, 因為只需用“快樂”兩個字便寫完。 心情平淡時勉強可寫點稿, 因為總會意見多多。…See More
Apr 14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小城的故事

寒冷的夜,抱著兩條大棉被把自己壓在沙發上看電視,就打定主意整個晚上都不動了,聽著門鈴響沒有應門,聽著電話響沒有聽電話,一心一意要冬眠。只是,熒光幕上出現了個美國小鎮,路上疏落而漫無目的的行人汗下如雨,在驕陽下無聊地這邊懶懶地望一眼,那邊閑閑地回回頭……似曾相識的熱昏昏,似曾相識的陌生,令我想起那些日子,推開了棉被把電視機熄掉。在那熱昏昏的小城,我足不出戶,我根本不喜歡那小城的樣子,亦根本不在乎那小城的樣子,把自己關在那麽一個的地方,只為了天天等他下班回來,過我們那沒有將來的日子。沒有將來,或許因為他猶豫,或許因為我知道,即使他不猶豫,我們都挨不了多久,所以從不要他作什麽決定。矛盾的是,我是如許愛他,付予得一天便是一天,躲起來不見人,恐怕一見人我們的世界便崩潰,怕人家鼓勵,也怕人家反對,我甚至整天坐在屋子裏不出外,惟恐大門一開,瓶子裏的感情便漏了到外邊,我要緊緊的把它關在屋子裏面。臨別前的幾天,在他上了班的時間,我針鑿不停,為他縫件浴袍,浴袍的腰帶內層繡了三個字。假如他把浴袍穿洗上十年,腰帶脫了線步,他會看得見這三個字。但是我沒趕起,收拾行李時四分三件浴袍和一些碎布全塞在箱子裏,沒提起半…See More
Apr 13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追尋夢想的伴侶

我永遠不能給你,你夢想中的世界。也永遠不能給我,我夢想中的世界。只要人能夠明白這一點,就不會互相不滿了。如果夢想中的世界是追求得到的話,那末,為什麼你自己追求不到?我自己追求不到?你夢想世界中的主角不是我,或者我夢想世界中的主角不是你,都是無關重要的,只要在現實生活中,我鼓勵你,與你並肩,你鼓勵我,與我並肩,那我們便已經是,在追求夢想的路上,相依相伴的知己了。只要你向我訴,不肯向別人訴的苦;只要你向我流,不肯向別人流的淚;只要你告訴我,不肯告訴人的願望;只要你向我吐露,你不好意思讓別人知道的野心;只要你要求我支持,你做件別人都會訕笑的事;只要你暗示要我同意,你去罵個開罪不得的重要人物;只要你叫我給你勇氣,去對抗個全世界都認為比你強的人;那我便知道,你實在已經緊攜我手陪伴你去追尋夢想。人,有時不做被傳統認為可笑的事,便建立不了前所未有的事業;人,有時不做被所有人都訕笑的東西,夢想便永遠追求不到。你的最親密戰友,便是給你信心,給你鼓勵,和給你勇氣,令你敢挑戰所訕笑你的世界那個人,也是在你被訕笑後回來,安慰你、開解你,然後給你信心再試過那個人。如今,你攜著我手,我攜著你手,一同地走路,走追尋…See More
Apr 1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說女星

小時較少看國、粵語片,母親要看格力哥利柏、史超活格蘭加,父親要看瑪莉蓮夢露,阿娃嘉娜,我是跟著去的,自然是爸媽看什麽我看什麽。反而長大了後,在電視上看到很多國、粵舊片,又是另一番滋味。第一個感覺是:劇情千篇一律的多,創新的少,演表哥的演員永遠演表哥,演表妹的演員永遠演表妹,演好人的永遠演好人,演壞人的永遠演壞人,不是演的不好,而是角色變化的機會不多。第二個感覺是:那時的明星真的像明星。從未喜歡過林黛,不過她的確是星光四射。李麗華也總是個一代尤物的模樣,化裝是誇張的了,但總是步步像天皇巨星。白燕真漂亮,端莊雍容,一副斯文淡定,低低的嗓音,聽慣了很有味道,她那種樣子,是很難令人不叫她做女主角的。尤敏那雙清清幽幽的大眼,不艷而秀,那種情深款款,那種神傷,那種默然,那種深純,令人心向往之。葛蘭則總是伶伶俐俐的,又唱又跳又演,假若她生得逢時,應是汪明荃那類萬能花旦。葉楓亦是生得過早了,她那種不費勁的眼兒媚,和閉著也像有話說的小嘴,以及超乎50年代未至60年代初那種不在乎,雖然葉楓在那時也艷光四射,不過我始終覺得她若在70年代冒頭更好。樂蒂又是另外一回事,她是屬於以前的年代,現在還沒有一張比她更像…See More
Apr 9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許人間見白頭

在“貓頭鷹時間”內看翁倩玉,滿臉艷光,一雙眼睛水波流轉,很明麗的一張臉孔!隨而想起幾位日本影星,中學時期,只要看見加山雄三的臉孔便神魂顛倒,把他拍得最漂亮的電影如《姿三四郎》《赤胡子》等,我不下看了五六次,還打破了我不肯獨自看電影的習慣,摸到專放舊片的陋街戲院去看。不過,我的“影迷”時期過去了,中學畢業後,便沒有如此瘋狂的迷明星。加山雄三亦早老了,近年看他在紅白大賽中,光彩和年青時已經判若兩人。雖然容貌依稀,但就是這裏松了一點點,那兒生硬了一點點,這些“一點點”,便把整個人的風華改變了,現在的加山雄三,頂多是個不醜的中年人而已,從前那種“男人中的男人”魅力,已經隨風消散。還有亞娃嘉娜哩,她是我父親年輕時的“夢中情人”,我幾歲大便跟父親去看她的舊片,在她很年輕時,的確美艷不可方物,有種性感覆雜的神秘魅力,可惜她不耐老,在我記憶中,小時看她的“新片”如《赤足天使》等,她已經滿臉風霜了。小學時期,最迷史超域格蘭加,中學時期,最迷華倫比提和保羅紐曼,現在沒人迷了,大明星如德斯汀荷夫曼,都是只可以“尊重”而不可以“迷上”的,所以只好一本正經地去“欣賞”他的出神入化演技,做白日夢時可沒有男主角。羅…See More
Apr 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沒有

沒有讓人或者事令自己思念,不再有夢想卻間中有狂想,不介意得到什麼和失去什麼,也不可能激動或者發怒……這樣的日子有如一條被洗擦了所有聲音卻不錄上新的聲音的錄音帶,你習慣性地把錄音機繼續開著,眼看聲帶轉著,可是卻沒有聲音。這是啞的日子。也許快樂不能算是人生目標,說自己只追求快樂的人也許比說自己在飄蕩的人更加沒有依歸。眼淚只是眼睛被風吹進沙子時才下的,親熱是明知道自己不會愛那個人的時候才表現的,動情感的書信是開玩笑的時候才寫的,努力是為自己其實不在乎的東西而付出的,對人的好感是一視同仁的,笑容是大贈送的,加上免費卻無意的感情的……這些是心啞的日子。然而這些是快樂的日子,出奇地滿足與安寧。不過,那是毫無興奮的快樂,於是我知道快樂原來有不同的幾種,例如有奔騰的快樂,也有一種叫啞的快樂。啞,但是回聲在肚子裏轟轟地響。忘了原來的話語,卻只感到回聲。耳內隆隆萬千個低音的銅鐘亂搖,嘴巴卻傳不出聲音來。不明白為什麼要思想交流,只知道突地有了無限的耐性聽任何人說任何長度和任何內容的話。沒有加入發表意見而居然覺得那已經是全面的交談,說了再見卻把人家當作仍在眼前一般不記不掛,連夢裏也是一樣,也許潛意識也啞了。是…See More
Apr 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最小偏憐

做兄弟姊妹最小那個是幸運的,不論什麼家庭,最驕縱的每每是老幺。通常,老幺受罵受罰最少,理由很簡單,老大出生時,父母正當年少氣盛的年齡,火氣亦最大,生到最小那個時,一來火氣收了,二來對頑童已經習慣了,將就一下,少罵兩句不出奇。在經濟情形方面,除非是大富不衰之家,不然,小夫婦初組家庭,事業尚未有成,余錢不多,老大自然不能夠要什麼有什麼,但是,到老幺出世時,經濟情形多半好了,白手興家的也興得差不多了,老幺的物質享受免不了比老大小時好了。認識不少白手興家的人的子女,老大多半是親眼看見爸爸如何辛苦做事,以至成功,所以對錢得來不易這回事,總有個概念,最小那個可不知道了,因為一生下來便已經有錢,又沒看過爸爸辛苦,故此揮霍起來,一點也不心疼。老大,通常是父母的“親密戰友”,假使他是在父母二十多歲時出生,到父親三十多歲時,他亦已十多歲,相當懂事了,而男人在這三十多歲時,又多是創業時期,其中一切過程,自是老大知得最清楚,投入感亦越大。至於老幺,因為小,多半是父母的寵兒,被當作大玩具般疼惜,假如說老大跟父母的感情,是如子如友,老幺跟父母的感情,便是如子如互相娛樂者,小的撒嬌得痛快,老的看他撒驕看得開心。老大…See More
Apr 5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得太多

現代人的一般毛病,便是“我”得太多:我的名、我的利、我的前途、我的目標……回想,從學生時代的勉強服從,掙紮到把自由握在手上,再演變成為爭取到個鬥大的“我”字,這十幾年的自我,也實在夠了,午夜醒來,覺得我來我去十分無聊。出神間,失手潑了一身冰冷的“可口可樂”,眼前浮起每日在街上船上車子上一張張“我”!“我”!“我”!的臉孔,心裏一陣厭煩。我們這輩人,我得無忠無孝,無道無義,這樣“我”下去,簡直等於孤立自己。所以,現代人大嚷孤獨苦悶,其實是“我”得太多的緣故,沒有分享,便等於寂寞,到底,天下間沒有人會有趣得令自己百看不厭。這個時代,人的思想出了很多岔子,“分享”變成“你的東西一定得分給我”,那是強盜式的觀念。所以,我明白,人的“我”個不停,部分是由於要保護自己的權益而起,這個無可厚非,因此,要不“我”得太多,先要所有人別再誤解“分享”,要是我們對別人的讓我們分享,先存感激之心,那個強盜便不會再存在。我不相信人性本惡,也不相信人性本善,人的惟一天性,不外是求生存而已,既要求生存,自然會保護自己。只可惜,人越來越懂得侵犯別人,正因如此,人便越來越加緊保護自己,這個“我”字越來越大,都是基於這種…See More
Apr 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女兒競選港姐嗎?

跟女友們談起港姐選舉。有問:“假如你的女兒長大了,你會不會讓她參加港姐競選?”在座幾位太太,多半是英、美留學生,而且都環境優裕,她們的女兒,自是千金小姐了,我幾乎肯定她們說:“不會。”料不到大部分卻說會。其中一位說:“假使她長得漂亮,便讓她去選,假使她長得不漂亮,便不讓她去現世了。”另一位說:“她若是要參加,我不會鼓勵也不會反對,由她自己作主。”問到我時,我說:“不會。一定不讓她去參加。”說起來,我倒是最專制最保守的一個了。我反對女兒去參加的原因很多:第一:女兒假若當選,麻煩必多,我不想做“港姐媽”,一會兒要考慮讓不讓她拍電影,一會兒又要考慮要不要讓她拍廣告。女兒做了港姐,新男朋友必多,舊男朋友免不了要來向我投訴,甚至哭訴,一生人最怕這些麻煩事,當然可免則免。第二:女兒假若落選,我這媽媽便得費一番唇舌去替她“重建自信心”,養了十幾年,剛教會她做人要自信自量,她一旦不自量地去參選,揹了個“落選港姐”名銜回來,還失掉了自信,我豈不是前功盡廢!第三:假使吾女聰明美麗,自然男友多多,前途似錦,犯不著去選港姐。只有在一種情形之下我會叫女兒去選——那就是假使她長得既不美麗又不聰明。反正嘸啥作為,不…See More
Mar 3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假如你不知道生日

看書,看到這個有趣的問題,不禁想一下所認識的朋友。常常聊天,而且很聊得來的朋友,從二十歲到七十歲的都有,我都把他們當做跟我年紀差不多,從不覺得誰老誰少。基本上,聊得來與聊不來與年齡無關,所以一直不大感到年齡的界限。其實,有些人六十多歲比我還活力充沛,有些二十多歲比我思想成熟,每個人,特別是思想獨立的人,行動心態想法都是和實際年齡有出入的。有位女朋友認識多年了,我一直以為她四十多歲,最近才知道她原來六十出頭。只是,她的活潑敏捷與思想之新潮,跟傳統的六十歲人完全是兩回事。所以,不管她告訴我她多少歲,我也依然只當她四十多歲。另外有位朋友,我認識他時只有十八歲,相識九年了,他應該是二十六了吧?然而我一直當他是十八歲,因為無論談吐心態,他仍停留在十八歲的階段,有一天他生氣了,說不跟我們這些成年人談話,我們有代溝。老天爺,在座也有幾位二十七八歲的人,同年怎會有代溝?顯然他的思想沒有成長,他依然是十八歲。又有位朋友,從外貌、職權、衣著、以及處世態度來看,二十幾歲時已經像四十幾歲,現在更像快五十了,不認識她的人,誰也猜不到她實際年齡比外貌年輕了十多二十年。假如我今天才認識這幾個人,而他們又沒有告訴我他…See More
Mar 30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妙人妙事妙語

圓圓多妙語,例如:“嘩眾而不取寵”“合作成功而不愉快”,都是十分一針見血的話。張徹也是妙人,說他有些火氣大的文章理由,張徹說:“怎麼?我理曲而氣壯呀。”亦舒的丈夫阿莊可稱為“最纏綿的丈夫”。拍拖時已常摟著亦舒又惜又疼,如今新婚,一樣摟著新娘子又惜又疼,怪不得亦舒小說的男主角名字都由“家明”改做“莊”了。妙女郎周采茨前天結婚,別開生面弄了個“結婚舞會”,除了親自上台表演乃姐周采芹的“叮當歌”(低八個KEY)之外,還跟新郎跳舞跳得不亦樂乎。乃父的“四進士”可不見她表演了。新娘子把在座能唱得幾句的人都拉上台,原來“號外”老總岑建勳嗓子甚佳,時裝設計家慕雲娜則是人細聲大的女高音。至於脖子越來越長的楊凡,則整晚狂摟著施南生,不知道想證明什麼,相信即使施南生男友徐克在場,也只會拈須微笑。小事見人心。姚煒的老友們極力說港姐羅佩芝不像姚煒。姚煒的“不老友”們卻極力說她們像孿生姐妹。老實說,真的不像。羅佩芝對黃築筠說:“你真像梁淑怡!”黃築筠說:“睬,大吉利市。”羅小姐完全不明碰壁在何處。所以哩,說某人像某人,永遠不討好。See More
Mar 29

Bleach's Blog

林燕妮·說故事的人

Posted on April 9, 2017 at 5:41pm 0 Comments

心情極好時寫不出稿,

因為只需用“快樂”兩個字便寫完。

心情平淡時勉強可寫點稿,

因為總會意見多多。

心情壞時寫稿最容易。

情緒起伏多、牢騷多、怨苦多,要寫便可寫一大堆了。我還發覺,人在最不快樂時,反而寫快樂寫得最好,因為那時對快樂最渴望也最向往,這麽一來,難免把快樂形容得精彩萬分。…

Continue

林燕妮·小城的故事

Posted on April 9, 2017 at 5:40pm 0 Comments

寒冷的夜,抱著兩條大棉被把自己壓在沙發上看電視,就打定主意整個晚上都不動了,聽著門鈴響沒有應門,聽著電話響沒有聽電話,一心一意要冬眠。

只是,熒光幕上出現了個美國小鎮,路上疏落而漫無目的的行人汗下如雨,在驕陽下無聊地這邊懶懶地望一眼,那邊閑閑地回回頭……似曾相識的熱昏昏,似曾相識的陌生,令我想起那些日子,推開了棉被把電視機熄掉。

在那熱昏昏的小城,我足不出戶,我根本不喜歡那小城的樣子,亦根本不在乎那小城的樣子,把自己關在那麽一個的地方,只為了天天等他下班回來,過我們那沒有將來的日子。…

Continue

林燕妮·說女星

Posted on April 9, 2017 at 5:40pm 0 Comments

小時較少看國、粵語片,母親要看格力哥利柏、史超活格蘭加,父親要看瑪莉蓮夢露,阿娃嘉娜,我是跟著去的,自然是爸媽看什麽我看什麽。

反而長大了後,在電視上看到很多國、粵舊片,又是另一番滋味。

第一個感覺是:劇情千篇一律的多,創新的少,演表哥的演員永遠演表哥,演表妹的演員永遠演表妹,演好人的永遠演好人,演壞人的永遠演壞人,不是演的不好,而是角色變化的機會不多。

第二個感覺是:那時的明星真的像明星。

從未喜歡過林黛,不過她的確是星光四射。…

Continue

林燕妮·不許人間見白頭

Posted on April 7, 2017 at 4:42pm 0 Comments

在“貓頭鷹時間”內看翁倩玉,滿臉艷光,一雙眼睛水波流轉,很明麗的一張臉孔!

隨而想起幾位日本影星,中學時期,只要看見加山雄三的臉孔便神魂顛倒,把他拍得最漂亮的電影如《姿三四郎》《赤胡子》等,我不下看了五六次,還打破了我不肯獨自看電影的習慣,摸到專放舊片的陋街戲院去看。不過,我的“影迷”時期過去了,中學畢業後,便沒有如此瘋狂的迷明星。加山雄三亦早老了,近年看他在紅白大賽中,光彩和年青時已經判若兩人。雖然容貌依稀,但就是這裏松了一點點,那兒生硬了一點點,這些“一點點”,便把整個人的風華改變了,現在的加山雄三,頂多是個不醜的中年人而已,從前那種“男人中的男人”魅力,已經隨風消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