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豐 婆鳳
  • Female
  • 彭亨淡馬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朋豐 婆鳳'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ucun estutum
  • Almaty 蘋果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Dramedy
  • Récupérer
  • Tata Na
  • Khalak Khalayak
  • 文創 庫
  • 妲姬 格格

Gifts Received

Gift

朋豐 婆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朋豐 婆鳳's Page

Latest Activity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南遷 》(8)

“心貧者福矣,天國為其國也。”“底下的一篇說教,就是這一個綱領的說明演繹。馬太福音,想是諸君都研究過的,所以底下我也不要說下去。我現在想把我對於這一句綱領的話,究竟有什麼感想,這一句話的證明,究竟在什麼地方能尋得出來的話,說給諸君聽聽,可以供諸君作一個參考。我們的精神上的苦處,有一部分是從物質上的不滿足而來的。比如遊俄《哀史agoisMiserables》里的主人公詳乏兒詳(JeanValjean)的偷盜,是由於物質上的貧苦而來的行動,後來他受的苦悶,就成了精神上的苦惱了。更有一部分經濟學者,從唯物論上立腳,想把一切厭世的思想的原因,都歸到物質上的不滿足的身上去。他們說要是蕭本浩(Schopenhauer),若有一個理想的情人,他的哲學‘意志與表像的世界(DieweltalsWlleundVorstellwi)’就沒有了。這未免是極端之論,但是也有半面真理在那里。所以物質上的不滿足,可以釀成精神上的愁苦的。耶酥的話,‘心貧者福矣’,就是教我們應該耐貧苦,不要去貪物質上的滿足。基督教的一個大長所,就是教人尊重清貧,不要去貪受世上的富貴。聖經上有一處說,有錢的人非要把錢丟了,不能進天國,因…See More
Feb 26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南遷 》(7)

初見的禮完了,那老婆子就領伊人和兩個女學生到O的臥室里去。O的臥室就在客室的間壁,伊人進去一看,見O紅著了臉,睡在紅花的縐布被里,枕邊上有一本書攤在那里。腳後擺著一個火缽,火缽邊上有一個坐的蒲團,這大約是那老婆子坐的地方。火缽上的鐵瓶里,有一瓶沸的開水,在那里發水蒸汽,所以室內溫暖得很。伊人一進這臥房,就聞得一陣香水和粉的香氣,這大約是處女的閨房特有氣息。老婆子領他們進去之後,把火缽移上前來,又從客室里拿了三個坐的蒲團來,請他們坐了。伊人進這病室之後,就感覺到一種悲哀的預感,好像有人在他的耳朵根前告訴說:“可憐這一位年輕的女孩,已經沒有希望了。你何苦又要來看她,使她多一層煩擾。”一見了她那被體熱蒸紅的清瘦的臉兒,和她那柔和悲寂的微笑,伊人更覺得難受,他紅了眼,好久不能說話,只聽她們三人輕輕地在那里說:“啊!這樣的下雨,你們還來看我,真對不起得很呀。”(O的話)“哪里的話,我們橫豎在家也沒有事的。”(第一個女學生)“C夫人來過了麼?”(第二個女學生)“C夫人還沒有來過,這一點小病又何必去驚動她,你們可以不必和她說的。”“但是我們已經告訴她了。”“伊先生聽了我們的話,才知道你是不好。”“啊…See More
Feb 23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南遷 》(6)

“名譽,金錢,婦女,我如今有一點什麼?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我……我只有我這一個將死的身體。”到了赤倉旅館,旅館里的聽差的看了他的樣子,都對他笑了起來:“伊先生!你被強盜搶劫了麼?”伊人一句話也回答不出,就走上帳桌去寫了一張字條,對聽差的說:“你拿了這一張字條,上本鄉XX町XXX號地的N家去把我的東西搬了來。”伊人默默的上一間空房間里去坐了一忽,種種傷心的事情,都同春潮似的湧上心來。他愈想愈恨,差不多想自家尋死了,兩條眼淚連連續續的滴下他的腮來。過了兩個鐘頭之後,聽差的人回來說:“伊先生你也未免太好事了。那一個女人說你欺負了她,如今就要想遠遁了。她怎麼也不肯把你的東西交給我搬來。她說還有要緊的事情和你親說,要你自家去一次。一個三十來歲的同牛也似的男人說你太無禮了。因為他出言不遜,所以我同他鬧了一場,那一只牛大概是她的男人罷?”“她另外還說什麼?”“她說的話多得很呢!她說你太卑怯了!並不像一個男子漢,那是她看了你的字條的時候說的。”“是這樣的麼,對不起得很,要你空跑了一次。”一邊這樣的說,一邊伊人就拿了兩張鈔票,塞在那聽差的手里。聽差的要出去的時候,伊人又叫他回來,要他去拿了幾張信紙信…See More
Feb 22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南遷 》(5)

伊人雖已經與婦人接觸過幾次,然而在這時候,他覺得他的身體又回到童貞未破的時候去了的一樣,他對O的心,覺得真是純潔高尚,並無半點邪念的樣於,想到了這兩節聖經,他的心里又起沖突來了。他站起來閉了眼睛,默默的想了回。他想叫上帝來幫助他,可是他的哲學的理智性怎麼也不許他祈禱,閉了眼睛,立了四五分鐘,搖了一搖頭,嘆了一口氣,他仍覆走了回來。他一邊走一邊把頭轉向南面的樹林,在深深的探視。那邊並無燈火看得出來,只有一層朦朧的月光,罩在樹林的上面,一塊樹林的黑影,教人想到神秘的事跡上去。他看了一回,自家對自家說:“她定住在這樹林的里邊,不知她睡沒有睡,她也許在那里看月光的。唉,可憐我的一生。可憐我的長失敗的生涯!”月亮又低了一段,光線更灰白起來,海面上好像有一只船在那里橫駛的樣子,他看了一眼,灰白的光里,只見一只怪獸似的一個黑影在海上微動,他忽覺得害怕起來,一陣涼風又橫海的掠上他的顏面,他打了一個冷痙、就俯了首三腳兩步的走回家來了。睡了之後,他覺得有女人的聲音在門外叫他的樣子!仔細聽了一聽,這確是唱迷娘的歌的聲音。他就跑出來跟了她上海邊上去。月亮正要落山的樣子,西天盡變了紅黑的顏色。他向四邊一看,覺得…See More
Feb 21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南遷 》(4)

把行李書籍整頓了一整頓,看看時候已經不早了,伊人便一個人到海邊上去散步去。一片汪洋的碧海,竟平坦得同鏡面一樣。日光打斜了,光線射在松樹的梢上,作成了幾處陰影。午後的海岸,風景又同午前的不同。伊人靜悄悄的看了一回,覺得四邊的風景怎麼也形容不出來。他想把午前的風景比作患肺病的純潔的處女,午後的風景比作成熟期以後的嫁過人的豐肥的婦人。然而仔細一想,又覺得比得太俗了。他站著看一忽,又俯了頭走一忽,一條初春的海岸上,只有他一個人和他的清瘦的影子在那里動著。他向西的朝著了太陽走了一回,看看自家已經走得遠了,就想回轉身來走回家去,低頭一看,忽看見他的腳底下的沙上有一條新印的女人的腳印印在那里。他前前後後的打量了一回,知道這腳印的主人必在這近邊的樹林里。並沒有什麼目的,他就跟了那一條腳步印朝南的走向岸上的松樹林里去。走不上三十步路,他看見樹影里的枯草卜有一條氈毯,幾本書和婦人雜志等攤在那里。因為枯草長得很,所以他在海水的邊上竟看不出來,他知道這定是屬於那腳印的主人的,但是這腳印的主人不知上哪里去了。呆呆的站了一忽,正想走轉來的時候,他忽見樹林里來了一個婦人,他的好奇心又把他的腳縛住了,等那婦人走近來的…See More
Feb 5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南遷 》(3)

洗完了面,回到樓上坐了一忽,那日本婦人就送了一杯紅茶和兩塊面包和白糖來。伊人吃完之後,看看C夫人還沒有回來,就跑出去散步去。從那一道木棒編成的小門里出去,沿了昨天來的那條村路向東的走了幾步,他看見一家草舍的回廊上,有兩個青年在那里享太陽,發議論。他看看好像是昨天見過的兩個學生,所以就走了進去。兩個青年見他進來,就恭恭敬敬的拿出墊子來,叫他坐了。那近視長發的青年,因為太恭敬過度了,反要使人發起笑來。伊人坐定之後,那長發的近視眼就含了微笑,對他呆了一呆,嘴唇動了幾動,伊人知道他想說話了,所以就對他說:“你說今天的天氣好不好?”“Yes.Yes.very good,very good,and how long have you been in Japan?”(是,是,好得很,好得很,你住在日本多久了?)那一位近視眼,突然說出了幾句日本式的英國話來,伊人看看他那忽尖忽圓的嘴唇的變化,聽聽他那舌根底下好像含一塊石子的發音,就想笑出來,但是因為是初次見面,又不便放聲高笑,所以只得笑了一笑,回答他說:“About eight years,quite a long time,isn’t…See More
Feb 3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Jan 31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南遷 》(1)

一.南方你若把日本的地圖展開來一看,東京灣的東南,能看得見一條葫蘆形的半島,浮在浩渺無邊的太平洋里,這便是有名的安房半島!安房半島,雖然沒有地中海內的長靴島的風光明媚,然而成層的海浪,蔚藍的天色,柔和的空氣,平軟的低巒,海岸的漁網,和村落的居民,也很具有南歐海岸的性質,能使旅客忘記他是身在異鄉。若用英文來說,便是一個Hospitable,inviting dream,land of the romantic…See More
Jan 30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空虛(4)

質夫在上海旅館里住了一個多月,吃了幾次和菜,看了幾回新世界大世界里的戲,花錢倒也花得不少。他看看在中國終究是沒有什麼事情可干了,所以就跑回家去托他母親向各處去借了三百元錢,仍覆回到日本來作閑住的寓公。質夫回到日本的時候,正是夾衣換單衣的五月初旬。在雜鬧不潔的神田的旅館里住了半個月,他的每年夏天要發的神經衰弱癥又萌芽起來了。不眠,食欲不進,白日里覺得昏昏陶睡,疏懶,易怒,這些病狀一時的都發作了。他以為神田的空氣不好,所以就搬上了東中野的曠野里去住。他搬上東中野之後,只覺得一天一天的消沈了下去。平時他對於田園清景,是非常愛惜的,每當日出日沒的時候,他也著實對了大自然流過幾次清淚,但是現在這自然的佳景,亦不能打動他的心了。有一天六月下旬的午後,朝晨下了一陣微雨,所以午後太陽出來的時候,覺得清快得很。他呆呆的在書齋里坐了一忽,因七月七快到了,所以就拿了一本《天河傳說》(The Romance of the Milky…See More
Jan 28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空虛(3)

質夫聽了她這話,才把身子朝過來,對她一看,只見她的表哥同她並坐在那里。質夫氣憤極了,就拿了席上放著的一把刀砍過去。一刀砍去,正碰著她的手臂,“剎”的一聲,她的一只纖手竟被他砍落,鮮血淋漓的躺在席上。他拼命的叫了一聲,隔壁的那紙壁門開了,在五寸寬的狹縫里,露出了一張紅白的那少女的面龐來,她笑微微的問說:“你見了惡夢了麼?”質夫擦擦眼睛,看看她那帶著笑容的紅白的臉色,怎麼也不信剛才見的是一場惡夢。質夫再注意看了她一眼,覺得她的臉色分外的鮮艷,頰上的兩顆血色,是平時所沒有的,所以就問說:“你喝了酒了麼?”“啊啦,什麼話,我是從來不喝酒的。”“你表哥呢?”“他還在浴池里,我比他先出來一步,剛回到房里,就聽見你大聲的叫了一聲。”質夫又擦了一擦眼睛,注意到她那垂下的一雙纖手上去。左右看了一忽,覺得她的兩只手都還在那里,他才相信剛才見的是一場惡夢。這一天下午三點鐘的時候,質夫冒了微雨,拿了一個小小的藤筐,走下山來趕末班火車回N市去,那少女和她的表哥還送了他一里多路。質夫一個人在湯山溫泉口外的火車站上火車的時候,還是呆呆的對著了湯山的高峰在那里出神;那火車站的月台板,若用分析化學的方法來分析起來,怕還…See More
Jan 25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空虛(2)

窗外疾風雷雨的狂吼聲,竟被他們兩人的幽幽的話聲壓了下去。可是他們的話聲一斷,窗外的雨打風吹的響聲也馬上會傳到他們的耳膜上來。但是奇怪得很,他們兩人那樣依依對坐在那里的中間,就覺得樓屋的震動,和老樹的搖撼全沒有一點可怕的地方。質夫聽聽她那柔和的話聲,看看她那可愛的相貌,心里只怕雷雨就晴了。和她講了四五十分鐘的話,質夫竟好像同她自幼相識的樣子。兩人講到天將亮的時候。雷雨晴了。閑話也講完了。那少女好像已經感到了疲倦,竟把身子伏倒在質夫的被上,嘶嘶的睡著了。她睡著之後,質夫的精神愈加亢奮起來,他只怕驚醒了她的好夢,所以身體不敢動一動,但是他心里真想伸出手來到她那柔軟的腰部前後去摸她一摸。她那伏倒的頸項後向的曲線,質夫在心里完全的把它描寫了出來。“從這面下去是肩峰,除去了手的曲線,向前便是胸部,唉唉,這胸部的曲線,這胸部的曲線,下去便是腹部腰部,……”眼看著了那少女的粉嫩潔白的頸項,耳聽著了她的微微的鼾聲,他腦里卻在那里替她解開衣服來。他想到了她的腹部腰部的時候,他的氣息也屏住吐不出來了。一個有血液流著帶些微溫的香味的大理石的處女裸像,現在伏在他的面前。質夫心里想哭又哭不出來,想啊啊的叫又叫不出…See More
Jan 22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空虛(1)

本篇最初發表時,題為《風鈴》。收入《達夫短篇小說集》時,改題為《空虛》“我近來的心理狀態,正不曉得怎麼才寫得出來。有野心的人,他的眼前,常有著種種偉大的幻象,一步一步跟了這些幻象走去,就是他的生活。對將來抱希望的人,他的頭上有一顆明星,在那里引路,他雖在黑暗的沙漠中行走,但是他的心里終有一個猶太人的主存在,所以他的生活,終於是有意義的。在過去的追憶中活著的人,過去的可驚可喜的情景,都環繞在他的左右,所以他雖覺得這現在的人生是寂寞得很,但是他的生活,卻也安閑自在。天天在那里做夢的人,他的對美的饑渴,就可以用夢里的濃情來填塞,他是在天使的翼上過日子的人,還不至感得這人生的空虛。我是從小沒有野心的,如今到了人生的中道,對將來的希望,不消說是沒有了。我的過去的半生是一篇敗殘的歷史,回想起來,只有眼淚與悲嘆,幾年前頭,我還有一片享受這悲痛的余情,還有些自欺自慰的夢想,到今朝非但享受這種苦中樂sweetbitterness的心思沒有了,便是愚人的最後的一件武器——開了眼睛做夢,——也被殘虐的運命奪去了。啊啊,年輕的維特呀,我佩服你的勇敢,我佩服你的有果斷的柔心!”質夫提起筆來,對著了他那紅木邊的小…See More
Jan 20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蔦蘿行(4)

在這樣的憂患中間,我與你的悲哀的繼承者,竟生了下來,沒有足月的這小生命,看來也是一個神經質的薄命的相兒。你看他那哭時的額上的一條青筋,不是神經質的證據麼?饑餓的時候,你餵乳若遲一點,他老要哭個不止,像這樣的性格,便是將來吃苦的基礎。唉唉,我既生到了世上,受這樣的社會的煎熬,正在求生不可,求死不得的時候,又何苦多此一舉,生這一塊肉在人世呢?啊啊!矛盾,慚愧,我是解說不了的了。以後若有人動問,就請你答覆吧。悲劇的收場,是在一個月的前頭。那時候你的神經已經昏亂了,大約已記不清楚,但我卻牢牢記著的。那天晚上,正下弦的月亮剛從東邊升起來的時候。我自從辭去了教授職後,托哥哥在某銀行里謀了一個位置。但不幸的時候,事運不巧,偏偏某銀行為了政治上的問題,開不出來。我閑居A地,日日在家中喝酒,喝醉之後,便聲聲的罵你與剛出生的那小孩,說你與小孩是我的腳鐐,我大約要為你們的緣故沈水而死的。我硬要你們回故鄉去,你們卻是不肯。那一晚我罵了一陣,已經是朦朧的想睡了。在半醒半睡中間,我從帳子里看出來,好像見你在與小孩講話。“……你要乖些……要乖些。……小寶睡了吧……不要討爸爸的厭……不要討……娘去之後……要……要………See More
Jan 8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蔦蘿行(3)

去年六月,我於一天晴朗的午後,從杭州坐了小汽船,在風景如畫的錢塘江中跑回家來。過了靈橋里山等綠樹連天的山峽,將近故鄉縣城的時候,我心里同時感著了一種可喜可怕的感覺。立在船舷上,呆呆的凝望著春江第一樓前後的山景,我口里雖在微吟“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的二句唐詩,我的心里卻在這樣的默禱:……天帝有靈,當使埠頭一個我的認識的人也不在!要不使他們知道才好,要不使他們知道我今天淪落了回來才好……船一靠岸,我左右手里提了兩只皮筐,在晴日的底下從亂雜的人叢中伏倒了頭,同逃也似的走向家來。我一進門看見母親還在偏間的膳室里喝酒。我想張起喉音來親親熱熱的叫一聲母親的,但一見了親人,我就把回國以來受的社會的侮辱想了出來,所以我的咽喉便梗住了;我只能把兩只皮筐朝凳上一拋,馬上就匆匆的跑上樓上的你的房里來,好把我的沒有丈夫氣,到了傷心的時候就要流淚的壞習慣藏藏躲躲,誰知一進你的房,你卻流了一臉的汗和眼淚,坐在床前嗚咽地暗在啜泣。我動也不動的呆看了一忽,方提起了干燥的喉音,幽幽的問你為什麼要哭。你聽了我這句問話反哭得更加厲害,暗泣中間卻帶起幾聲壓不下去的唏噓聲來了。我又問你究竟為什麼,你只是搖頭不說。本來是傷…See More
Jan 7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蔦蘿行(2)

唉唉!那兩年中間的我的生活!紅燈綠酒的沈湎,荒妄的邪遊,不義的淫樂。在中宵酒醒的時候,在秋風涼冷的月下,我也曾想念及你,我也曾痛哭過幾次。但靈魂喪失了的那一群嫵媚的遊女,和她們的嬌艷動人的假笑佯啼,終究把我的天良迷住了。前年秋天我雖回國了一次,但因為朋友邀我上A地去了,我又沒有回到故鄉來看你。在A地住了三個月,回到上海來過了舊歷的除夕,我又回東京去了。直到了去年的暑假前,我提出了卒業論文,將我的放浪生活作了個結束,方才拖了許多饑不能食寒不能衣的破書舊籍回到了中國。一踏了上海的岸,生計問題就逼緊到我的眼前來,縛在我周圍的運命的鐵鎖圈,就一天一天的紮緊起來了。留學的時候,多謝我們孱弱無能的政府,和沒有進步的同胞,像我這樣的一個生則於世無補,死亦於人無損的零余者,也考得了一個官費生的資格。雖則每月所得不能敷用,是租了屋沒有食,買了食沒有衣的狀態,但究竟每月還有幾十塊錢的出息,調度得好也能勉強免於死亡。並且又可進了病院向家里勒索幾個醫藥費,拿了書店的發票向哥哥乞取幾塊買書錢。所以在繁華的新興國的首都里,我卻過了幾年放縱的生活。如今一定的年限已經到了,學校里因為要收受後進的學生,再也不能容我在那…See More
Jan 6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蔦蘿行(1)

(本篇於一九三六年收入美國著名作家和記者埃德加·斯諾編的英文版現代中國短篇小說選《活的中國》時,題為《紫藤與蔦蘿》,正文前引有《詩·小雅·倛弁》中:“蔦與女蘿,施於松柏”的詩句,作品開頭有“不幸的婦人”的稱呼。英文的原文如下:WISTARIAANDDODDERThe wistaria and dodderCling to the pine sccy pressesTHESHICHINCUNHAPPY…See More
Jan 5

朋豐 婆鳳's Blog

郁達夫《南遷 》(8)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8 at 9:18pm 0 Comments

“心貧者福矣,天國為其國也。”…

Continue

郁達夫《南遷 》(7)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18 at 3:19pm 0 Comments

初見的禮完了,那老婆子就領伊人和兩個女學生到O的臥室里去。O的臥室就在客室的間壁,伊人進去一看,見O紅著了臉,睡在紅花的縐布被里,枕邊上有一本書攤在那里。腳後擺著一個火缽,火缽邊上有一個坐的蒲團,這大約是那老婆子坐的地方。火缽上的鐵瓶里,有一瓶沸的開水,在那里發水蒸汽,所以室內溫暖得很。伊人一進這臥房,就聞得一陣香水和粉的香氣,這大約是處女的閨房特有氣息。老婆子領他們進去之後,把火缽移上前來,又從客室里拿了三個坐的蒲團來,請他們坐了。伊人進這病室之後,就感覺到一種悲哀的預感,好像有人在他的耳朵根前告訴說:

“可憐這一位年輕的女孩,已經沒有希望了。你何苦又要來看她,使她多一層煩擾。”

一見了她那被體熱蒸紅的清瘦的臉兒,和她那柔和悲寂的微笑,伊人更覺得難受,他紅了眼,好久不能說話,只聽她們三人輕輕地在那里說:…

Continue

郁達夫《南遷 》(4)

Posted on February 5, 2018 at 12:16pm 0 Comments

郁達夫《南遷 》(6)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10:51pm 0 Comments

“名譽,金錢,婦女,我如今有一點什麼?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我……我只有我這一個將死的身體。”

到了赤倉旅館,旅館里的聽差的看了他的樣子,都對他笑了起來:

“伊先生!你被強盜搶劫了麼?”

伊人一句話也回答不出,就走上帳桌去寫了一張字條,對聽差的說:

“你拿了這一張字條,上本鄉XX町XXX號地的N家去把我的東西搬了來。”

伊人默默的上一間空房間里去坐了一忽,種種傷心的事情,都同春潮似的湧上心來。他愈想愈恨,差不多想自家尋死了,兩條眼淚連連續續的滴下他的腮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