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Poèmes lieu
  • desafinado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書與女人(下)

在我的筆記本裏,每一頁都記滿了筆記。為了讓你明白我當時的心情,我不妨念幾頁給你聽聽。譬如,有一頁上的標題很簡單,是用大寫字母寫的"女人與貧困",但下面記著的 東西呢,卻是這樣的——關於中世紀女人的狀況關於斐濟群島上的女人的習性被人當作女神崇拜的女人女人的道德感較差女人的理想傾向女人比較謹慎南太平洋群島上處於青春期的女人女人的吸引力被當作祭品獻祭的女人女人的腦容量較小女人有較深的潛意識女人體毛較少女人的腦力、道德感和體力都較差女人喜歡孩子女人壽命較長女人肌肉不發達女人容易動情女人愛虛榮關於女人的高等教育莎士比亞對女人的看法柏肯海德勳爵對女人的看法英奇教長對女人的看法拉布呂耶爾對女人的看法約翰遜博士對女人的看法奧斯卡·勃朗寧先生對女人的看法記到這兒,我吸了口氣,而且,說實話,還在頁邊加了一句:為什麽塞繆爾·勃特勒說"聰明的男人從不說他們對女人有何想法"?因為事情明擺著,聰明的男人好像除了…See More
Jan 1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書與女人(上)

我對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的那次訪問,還有那次午餐和晚餐,引發出一連串的問題。為什麽男人喝酒,女人喝水?為什麽一個性別那樣神氣活現,而另一個性別卻又那樣可憐巴巴?貧困對 小說有怎樣的影響?藝術創作有哪些必要條件?——這樣的問題成千上萬,不請自來。不過,現在需要的是回答,不是問題。而要得到回答,看來只有去請教那些博學之士和沒有 偏見的人——他們既不參與口舌之爭,也不受日常生活之擾,他們只是思考和研究,並把自己的研究結果寫進書裏。他們的書,就放在大英博物館裏;於是我拿起筆記本和鉛筆自 問:要是我在大英博物館的書架上也找不到真理,那麽哪裏還會有真理呢?有了這樣的準備,有了這樣的信心和求知欲,我便開始去尋求真理。那天雖然沒有下雨,天氣卻是陰沈沈的,大英博物館附近的街道上到處是一個個投放煤炭的開口,一袋袋的煤炭正往那 裏面傾倒;一輛輛四輪馬車不斷停下,一只只用繩子捆緊的箱子被放到人行道上,我想,那裏面裝的也許是某個瑞士家庭或者意大利家庭一年四季穿的衣服,這些家庭或許是想碰碰好運,或許…See More
Jan 1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為什麼好詩劇難尋?(下)

伊麗莎白時代的劇作家擁有一種自由觀念,認為自己享有完全的自由;現代的詩劇作家呢,要麽根本就沒有什麽觀念可言,要麽就是死抱著一些陳腐、僵死的觀念。而就是這些觀念,不是 使他們對眼前的事物完全視而不見,就是使他們在現實生活面前縮手縮腳。於是,他們就只好逃到塞諾克瑞忒斯那裏去了。他們在現實面前總是保持沈默,迫不得已時,也只是寫幾首四平八 穩的無韻詩而已。以上是我們的看法,能不能說得更充分一點?因為有人會問:究竟發生了什麽事,究竟是什麽原因,使現在的詩劇作家處在這麽一個位置上,使他們不能把自己的思想、感情直接註入詩劇 這一古老的英詩形式中去呢?對這個問題,我們只要到任何一個城市的大街上去走一走,便能得到回答。我們的大街,都是用一塊塊長長的磚石鋪就的;我們的房屋,相互之間總有一點距離 ,就像一個個盒子;在這一個個盒子裏,住著一個個不同的人。他們的門上總是裝了鎖,窗上總是裝了插銷,為的就是要清靜獨處,不受別人幹擾;不過,在他們的房屋上方,卻有一座公用的發…See More
Jan 1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為什麽好詩劇難尋(上)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凡是有天才、有志向的詩人,都從事詩劇創作。自德萊頓去世後,幾乎所有的大詩人都曾在詩劇領域一試身手。華茲華斯和柯勒律治、雪萊和濟慈、丁尼生、斯溫 朋和勃朗寧都寫過詩劇,但都不太成功。在他們創作的所有詩劇中,也許只有斯溫朋的《愛塔蘭泰》和雪萊的《解放了的普羅米修斯》現在還有人讀,但是和這兩位詩人的其他作品相比,這兩 部詩劇顯然是不受重視的。至於其他詩劇,則早就被人們束之高閣,就像一群把頭埋在翅膀下的鳥一樣睡著了——至今還沒有人想把它們從夢中驚醒。要是我們能為詩劇的現狀找到一點解釋,那不僅很有趣,說不定還能對我們有所啟發,使我們認真考慮詩歌創作的固有傾向。也許,現在的詩人之所以寫不出好的詩劇,其原因就和這種傾 向有關。有一種神秘兮兮的東西,叫作"人生觀"。我們如果把目光暫時從文學轉向生活,我們就會看到,在生活中有這樣一種不幸的人:他們總是和生活發生沖突,做什麽事都不能如願 以償,總是挫折不斷,所以他們老是怨天尤人,不管什麽事、什麽人,在他們看來都是不正常的;還有這樣一種可悲的人:他們雖然活得很得意,但他們的生活似乎和現實社會沒有什麽關系…See More
Jan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當代印象 (下)

顯然,歷代傑作也不是處處精彩的,有些地方甚至還非常枯燥乏味。無論是在華茲華斯和司各特的書裏,還是在奧斯汀女士的書裏,寫得平平淡淡的地方隨處可見,有些地方甚至令人昏昏 欲睡。這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但他們好像並不在乎。對明暗對比的使用和細微差別的顯示等手法,他們也根本不當一回事。他們好像故意不理會同時代人對生活的種種感受——不 論是同時代人對來自視覺、聽覺、觸覺的感受,還是更為重要的、對人的內心世界的覆雜性的感受,也就是對人類本性的感受,在華茲華斯、司各特和奧斯汀的作品裏都不曾寫到。既然如此 ,我們為什麽還會心安理得地受他們的作品的吸引呢?原因就在於:他們都很自信,是他們的自信心對我們產生了強烈的吸引力。這一點,不僅對哲理詩人華茲華斯來說是不言而喻的,對那 個似乎很隨便、喜歡在早餐前構思並洋洋灑灑地寫出一連串歷史傳奇來的小說家司各特來說,以及對那個似乎很羞怯、只是為了自娛而偷偷寫小說的老姑娘簡·奧斯汀來說,也都同樣 適用。其實,他們兩人生來就很自信,相信生活一定有某種意義。對事物,他們都有自己的評判標準;對人與人的關系、人與世界的關系,他們了如指掌。他們兩人雖然都從未直接說出自己…See More
Jan 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當代印象(上)

首先,悲觀主義的看法占絕對優勢。確實,不得不承認,我們這個時代是個歉收的時代。有人或許會找理由來辯解,但只要把我們這個時代和另一個時代比較一下,馬上就可看出,我們的 情況確實極為不妙。在上一世紀,僅在1800至1821年間,就有《威弗利》、《遠遊》、《忽必烈汗》、《唐璜》、赫茲利特的隨筆、《傲慢與偏見》、《赫坡裏昂》和《解放了的普羅米修斯 》等傑作相繼問世;我們呢,我們這個世紀雖然並不缺乏勤奮的作家,但一說到有什麽傑作的話,那就只好承認悲觀主義者說得有理了。看來,情形好像真是這樣:在一個天才輩出的時代之後 ,總要出現一個平淡無奇的時代;在個熱情奔放的時代之後,總要出現一個埋頭苦幹的時代。不為名利、埋頭苦幹的人當然應該受到稱讚,但問題是,我們需要的是傑作,而我們這個時代的傑 作又在哪裏呢?有一些作品,如葉芝先生、戴維斯先生和德·拉·梅厄的某些詩作,可能是有傳世價值的。勞倫斯先生偶爾看來很了不起,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就不能這麽說了…See More
Jan 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隨筆魅力與信念 (三)

在生活中,事物總是在不斷地湧現、不斷地變化;同樣,在書櫥裏,有生命力的書和文章也是在不斷變化著的——這樣的書和文章,我們總是想重讀,而且每次重讀都會有所新 得。所以,我們現在重讀皮爾蓬先生的這些隨筆時,心裏自然會想,到了9月或者明年5月,我們肯定還會再次坐下來談談他的文章。因為在各類作家中,和日常生活關系最為密切的就是隨筆作 家。現在大家都喜歡在客廳裏讀書,皮爾蓬先生的隨筆就非常適合於在那裏讀,所以有人幹脆把他的作品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客廳不同於書房,那裏通常沒有杜松子酒,沒有嗆人的煙草味, 也沒有胡言亂語;人們在那裏不會酗酒,也不會瘋瘋癲癲——那裏是女士們、先生們會客的地方,有些事自然是不便做的。當然,如果僅僅把皮爾蓬先生關在客廳裏,那是很愚蠢的;但是,如果把他看作為當代最傑出的藝術家,一定要他來做我們這個時代的代表,那就更加愚蠢了。因為在這部隨筆選的第四、第 五兩卷裏,我們就再也沒有看到皮爾蓬先生的作品。他仿佛有點和我們疏遠了;客廳裏的那張桌子,現在看上去已經有點像是祭壇了,那上面擺著的是人們過去供奉的祭品——自家…See More
Jan 5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隨筆魅力與信念(二)

對於這種記錄日常瑣事的小題目,斯蒂文森和塞繆爾·勃特勒各自采用了不同的方法,以期我們會對它們感興趣。斯蒂文森按18世紀的傳統方式,對素材加以雕鑿和修飾。他在這方 面雖然幹得相當出色,但我們在讀他的文章時總不免要擔心:若對這類題目老是這樣雕鑿和修飾下去,即使像他這樣的能工巧匠,恐怕也會有技窮之時的。對一塊小小的大理石,總不見得可以 沒完沒了地加工的。對此,他自己好像也感覺到了。他在文章的最後這樣寫道:"寂然獨坐,沈思良久——想到一個個女人的面孔,我無動於衷;想到一個個男人的業績,我心 如古井。我雖然事事關心,到頭來仍只想安於本分……"這裏顯然有一種空虛之感,表明他再也沒有什麽實實在在的內容可寫了。勃特勒采用的則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方法。他仿佛是說:按你自己的思路去想,然後把你的想法盡量樸實地說出來就行了。就像那些陳列在櫥窗裏的海龜從硬殼裏向外伸頭露爪,勃特勒的 寫作也往往是從某一既定概念出發的。我們隨著他冷靜地從一個概念轉到另一個概念;有時,他讓我們看到某個痛心疾首的求婚者;有時,他使我們回想起蘇格蘭的瑪麗女王,她曾穿著一雙矯…See More
Jan 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讀詩的最佳時機

我們會有這樣一種願望,即:不想再進行那種只註意真人真事和近似於猜測的瑣碎閱讀,而是希望獲得更大的自由空間,從而領略文學中更為純粹的真實。於是,我們就會營造出這樣一種既強烈又普遍的心理狀態:不想註意事物的細節,只想沈浸在某種意境中,隨某種有規律的、反覆出現的節奏而漂浮——這種心理狀態的自然表現形式,就是詩歌。換句話說,只有當我們自己似乎也想寫詩的時候,才是讀詩的最佳時機。“西風啊,你何時才會刮起?好讓細小的雨珠輕輕飄落。我的愛啊,你何時回到我心裏?好讓我在自己的床上靜靜躺著。”詩歌的感染力是直截了當的、強烈的,我們在片刻之間,除了為詩句所感動,再也不會有其他的感覺。我們一下子就投了進去,而那裏又是何等深邃啊!我們一落千丈,沒有任何東西可供攀挽,也沒有任何東西來阻擋我們。小說也給人以幻覺,但那是逐漸形成的;小說制造效果時總會給人心理準備;然而,當我們讀到這四行詩的時候,有誰會停下來問,這詩是誰寫的?有誰會聯想到詩人堂恩的家事,或者詩人錫德尼的秘書?有誰會把這四行詩和紛紜覆雜的歷史和新舊時代的交替聯系在一起?詩人永遠是我們的同時代人。剛開始讀詩的時候,我們往往會註意力集中,會感到緊張,就像突…See More
Oct 26,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假如莎士比亞有個妹妹

我在書架上不斷尋找,但令人悲哀的是,根本沒法找到一本有關18世紀以前英國女性情況的書。沒有實例,我也就沒有辦法就我的問題加以反覆思考。我的問題是:為什麽伊麗莎白時代的 英國女人沒寫出一首詩?此外,我也不清楚,當時她們是怎樣受教育的,她們會不會書寫,有沒有自己的房間,或者,她們中間有多少人是在21歲以前就生育孩子的——說得簡單 點,我只是想知道,每天從上午八點到晚上八點,她們通常在做些什麽。她們肯定沒什麽錢,而且,根據特裏維廉教授的說法,她們往往還未成年就已嫁人了,大多是在十五六歲,有的甚至 更早。倘若上述情況屬實,那麽我敢說,假如她們當中真有人突然寫出一部像莎士比亞那樣的劇本來,那倒反而怪了。此時,我想起了一位老先生——此人現已作古,但我知道他生前還是個主教——他曾宣稱,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女人都不可能擁有莎士比亞的天才。他不 僅在報紙上發表這一見解,還曾對一位女士解釋說,盡管貓或許也有靈魂,但事實上貓是永遠進不了天國的。像這樣的老先生,曾用了多少心思來拯救我們女人啊!多虧他們,我們總算擺脫…See More
Oct 23,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勃朗寧先生如是說

奧斯卡·勃朗寧先生曾是劍橋大學的大人物,對格頓學院和紐納姆學院男女學生的考試,通常由他負責。他常說,當他看過試卷後,不管給分多少,總的印象是:即便最優秀的女 學生,其智力也不及最劣等的男學生。現在讓我們設想,如果有一位父親,他出於真正的愛心不願讓女兒離家去當作家、畫家或者學者,他就會對女兒說:"你看,奧斯卡·勃朗寧先生是怎麽說的?"其實,不僅 僅是勃朗寧先生如是說,還有《星期六評論》,還有格雷格先生,還有許許多多男士,都有類似見解,都認為女人在智力上遠不及男人——特別是格雷格先生,他甚至認為" 女人在本質上是靠男人贍養的,因而總為男人所支配"。這樣的見解,即使在19世紀也無需做父親的為女兒大聲宣讀,因為做女兒的自己早就讀到過了。而若她接受這樣的見解的話,一定會灰心喪氣,做什麽事都不再有自信心了。不論在什麽時 代,總會有人一本正經地斷言,女人不適合做這個、沒能力做那個——就像在任何時代都有病菌一樣。也許,對於女人寫小說,這種病菌現在已沒什麽威力了,因為已經有了那麽…See More
Oct 16,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為讀書而讀書

理想的讀書需要有想象力、洞察力和判斷力,而這些素質又不是常人所具有的,所以,你也許會說,既然文學是這樣一門覆雜的藝術,那麽我們即使讀上一輩子書,也不可能做出什麽有價值的文學批評了?是的,我們始終只是讀者而已;我們的頭上永遠不可能出現光環——這種光環只屬於那些被稱為"批評家"的罕見人物。然而,作為普通讀者,我們仍然有我們的責任,甚至重要性。我們認定的標準,我們作出的判斷,會悄無聲息地散布開去,會像空氣一樣彌漫在作家身邊,影響他的寫作。我們作出的某種反應,盡管它並不印在書刊上,但始終會對作家產生影響。尤其是現在,文學批評由於某種原因一直不太景氣,讀者的反應——如果這種反應是有水平、有生氣、有特色、有誠意的話——就更有重大價值了。因為,現在的批評家評論書,就像在打靶場上打一隊隊當作靶子的動物,只花一秒鐘裝上子彈,稍稍瞄準一下,就開始射擊。所以,如果他把野兔當作老虎打,或者把天上的鷹當作谷倉裏的雞來打,甚至完全打偏了,把子彈胡亂地射到了一頭正在田野裏靜靜地吃著草的母牛身上,我們也不必大驚小怪。而現在的作家,除了經常受到這種不講準確性的射擊,如果說還能得到其他什麽評論的話,那就是普通讀者的反應了…See More
Sep 16,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書裏的兩種女人

也許,我們現在最好還是暫時放棄尋求真理,拋開頭腦裏那一大堆一大堆如熔巖般熾熱、又像洗碗水一樣骯臟的所謂見解。我們最好拉上窗簾,撇開胡思亂想,點上燈,縮小搜尋範圍,去 請教歷史學家。因為歷史學家記錄的是事實,而非見解,所以他們會為我們描述女人過去的生活狀況。當然不可能包括所有時代,只要談談英國歷史上的某個時代就可以了。比如說,伊麗莎 白時代。因為那個時代留下了一個長期令人困惑的問題:當時幾乎每兩個男人中就有一個能寫韻文或者十四行詩,可是就在這樣一個不尋常的文學時代,為什麽就是沒有一個女人寫過一句詩?對此 ,我不由得自問,當時女人的生活狀況究竟如何?因為,雖說文學創作主要是表現想象,不像科學那樣要讓一塊石頭直接落到地上,但文學仍像一張懸在空中的蜘蛛網,它的四個角還是很微 妙地掛在什麽東西上的,或者說,它還是和生活有聯系的。這種聯系往往難以察覺;譬如,乍看之下,莎士比亞戲劇似乎是完全憑空懸在那裏的。但是,只要扯動這張網,鉤住它的邊從中間用力拉,就不難發現,這張網其實並不是自然而然在空中織成的,而是由生活艱辛的人類所創造的——它和生活中的許多具體事…See More
Sep 10,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一只土罐子——讀《魯濱孫漂流記》

《魯濱孫漂流記》是一部傑作。說它是一部傑作,就是因為笛福在其中始終保持著他所特有的那種透視力和平衡感。也正因為這樣,他在書裏處處使我們感到失望,受到嘲笑。現在,就 讓我們大體看一下此書的主題,並把它和我們的先人之見作一比較。我們知道,此書講述的是一個人被拋到了一個荒島上——他孤獨地在那裏生活,並經受了種種考驗。荒島、孤獨、考驗,就這幾個詞便足以使我們想象:書裏寫到的一定是在某 個遙遠得猶如天盡頭的地方,那裏除了日出日落什麽也沒有,主人公因為與世隔絕,便借此獨自沈思,思考著諸如人類社會的本質和世代相傳的習俗之類的問題。也就是說,我們在讀此書之 前,很可能已期待著此書一定會給我們怎樣的樂趣。於是,我們就開始讀了。然而,沒想到我們每讀一頁,原先的那種期待心情就受到一次無情的打擊。書裏根本就沒有什麽日出日落,也沒有 什麽孤寂中的沈思。相反,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只用泥土做的大罐子,換句話說,此書告訴我們的是很具體的事情:時間很具體,1651年9月1日;主人公很具體,叫魯濱孫·克羅索,他…See More
Sep 2,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讀小說有想像力

一部三十二章的小說,就像一幢建築,是一種被賦予形式和受到控制的東西;不過,語詞不像磚塊那樣容易觸摸;讀一部小說要比看一幢建築更需時間,也更為覆雜。要了解小說家創作過程中的細微末節,也許最簡便的辦法不是讀,而是寫;親自去嘗試一下把握語詞有多麽艱險。請回想一件給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或許是,在某條大街的拐角處。你從兩個正說著話的人身邊走過。一棵樹在搖曳;一道電燈光一晃一晃;那兩個人說話的聲音,讓人覺得滑稽,又讓人感到憂傷;那一瞬間,也許就含有一幅完整的景象,一個完整的概念。但是,當你想用語詞來重現這一景象時,就會發現它已散亂成了千百個相互矛盾的印象片斷。這些片斷,有些需要淡化,有些需要強化;而在寫的過程中,你還有可能根本就把握不住情感本身。這樣的話,你不妨丟開自己的那些亂糟糟的稿紙,翻開某個偉大小說家的作品來讀一讀。這時你就更加體會到他們的高超技藝了。在那裏,我們不僅會面對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丹尼爾·笛福、簡·奧斯汀或者托馬斯·哈代,而且還生活在一個與眾不同的世界裏。譬如,在《魯濱遜漂流記》裏,我們沿著一條平坦的大路行進;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發生;事物和事物的次序就是一切。然而,如果說荒野和…See More
Aug 15,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讀傳記和回憶錄的樂趣

只要看一眼書架上那些五花八門的書,你就能知道,它們的作者只有沒幾個是"偉大的藝術家";而通常的情況是——大多數的書根本就不是文學作品,譬如那些和小說、詩歌直接相關的作家傳記和自傳、那些名人傳記,還有那些不但死去而且已被人遺忘了的人的傳記,就屬此類。但是,難道就因為它們不是"文學作品",我們便不去讀它們了嗎?或者說,讀還是要讀的,但要用不同的方法、帶著不同的目的去讀?打個比方說,某天傍晚,我們無意間走到一座屋子前,只見屋裏亮著燈火,窗簾還未拉上,屋子裏的每一層樓都似乎在告訴我們,這裏正在上演人生戲劇中的某一片斷。於是,我們的好奇心便會油然而生——我們讀傳記,首先也是為了滿足這樣的好奇心,難道不是嗎?我們看到那座屋子裏有各種各樣的人——仆人們正在聊天;紳士們正在用餐;一個姑娘準備去參加晚會,正在打扮;一個老太婆正坐在窗前打毛線——我們會好奇地問:這些人是誰?他們是怎樣的一些人?他們叫什麽名字?他們幹過什麽事,或者,有過怎樣的經歷和想法?傳記和回憶錄就是為我們回答這些問題的。它們為我們照亮許許多多這樣的屋子。它們會告訴我們:人們是怎樣從事日常生活的——他們的辛勞、他們的成功與失敗、他們的飲食…See More
Aug 14, 20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伍爾芙·書與女人(下)

Posted on January 12, 2017 at 10:48pm 0 Comments

在我的筆記本裏,每一頁都記滿了筆記。為了讓你明白我當時的心情,我不妨念幾頁給你聽聽。譬如,有一頁上的標題很簡單,是用大寫字母寫的"女人與貧困",但下面記著的 東西呢,卻是這樣的——

  • 關於中世紀女人的狀況
  • 關於斐濟群島上的女人的習性
  • 被人當作女神崇拜的女人
  • 女人的道德感較差
  • 女人的理想傾向
  • 女人比較謹慎
  • 南太平洋群島上處於青春期的女人…
Continue

伍爾芙·書與女人(上)

Posted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42pm 0 Comments

我對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的那次訪問,還有那次午餐和晚餐,引發出一連串的問題。為什麽男人喝酒,女人喝水?為什麽一個性別那樣神氣活現,而另一個性別卻又那樣可憐巴巴?貧困對 小說有怎樣的影響?藝術創作有哪些必要條件?——這樣的問題成千上萬,不請自來。不過,現在需要的是回答,不是問題。而要得到回答,看來只有去請教那些博學之士和沒有 偏見的人——他們既不參與口舌之爭,也不受日常生活之擾,他們只是思考和研究,並把自己的研究結果寫進書裏。他們的書,就放在大英博物館裏;於是我拿起筆記本和鉛筆自 問:要是我在大英博物館的書架上也找不到真理,那麽哪裏還會有真理呢?

有了這樣的準備,有了這樣的信心和求知欲,我便開始去尋求真理。那天雖然沒有下雨,天氣卻是陰沈沈的,大英博物館附近的街道上到處是一個個投放煤炭的開口,一袋袋的煤炭正往那…

Continue

伍爾芙·為什麽好詩劇難尋(上)

Posted on January 8, 2017 at 6:03pm 0 Comments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凡是有天才、有志向的詩人,都從事詩劇創作。自德萊頓去世後,幾乎所有的大詩人都曾在詩劇領域一試身手。華茲華斯和柯勒律治、雪萊和濟慈、丁尼生、斯溫 朋和勃朗寧都寫過詩劇,但都不太成功。在他們創作的所有詩劇中,也許只有斯溫朋的《愛塔蘭泰》和雪萊的《解放了的普羅米修斯》現在還有人讀,但是和這兩位詩人的其他作品相比,這兩 部詩劇顯然是不受重視的。至於其他詩劇,則早就被人們束之高閣,就像一群把頭埋在翅膀下的鳥一樣睡著了——至今還沒有人想把它們從夢中驚醒。

要是我們能為詩劇的現狀找到一點解釋,那不僅很有趣,說不定還能對我們有所啟發,使我們認真考慮詩歌創作的固有傾向。也許,現在的詩人之所以寫不出好的詩劇,其原因就和這種傾 向有關。…

Continue

伍爾芙·為什麼好詩劇難尋?(下)

Posted on January 8, 2017 at 7:35am 0 Comments

伊麗莎白時代的劇作家擁有一種自由觀念,認為自己享有完全的自由;現代的詩劇作家呢,要麽根本就沒有什麽觀念可言,要麽就是死抱著一些陳腐、僵死的觀念。而就是這些觀念,不是 使他們對眼前的事物完全視而不見,就是使他們在現實生活面前縮手縮腳。於是,他們就只好逃到塞諾克瑞忒斯那裏去了。他們在現實面前總是保持沈默,迫不得已時,也只是寫幾首四平八 穩的無韻詩而已。

以上是我們的看法,能不能說得更充分一點?因為有人會問:究竟發生了什麽事,究竟是什麽原因,使現在的詩劇作家處在這麽一個位置上,使他們不能把自己的思想、感情直接註入詩劇 這一古老的英詩形式中去呢?對這個問題,我們只要到任何一個城市的大街上去走一走,便能得到回答。我們的大街,都是用一塊塊長長的磚石鋪就的;我們的房屋,相互之間總有一點距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