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
  • Male
  • Melbourne
  • Austral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假如流水能回頭'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三章

先生,匆匆忙忙講述大爺爺的故事,是為了從容不迫地講述姑姑的故事。姑姑生於公歷1937年6月13日,農歷五月初五,乳名端陽,學名萬心。她的名字是大爺爺所起,既尊重了本地習俗,又顯得寓意深遠。大爺爺犧牲之後,老奶奶在平度城里因病去世。膠東軍區通過內線大力營救,將大奶奶和姑姑救出牢籠。大奶奶和姑姑被接到解放區,姑姑在那里念抗日小學,大奶奶在被服廠納鞋底子。解放後,像姑姑這樣的烈士後代,有許多機會可以遠走高飛,但大奶奶熱土難離,姑姑舍不得離開大奶奶。縣里領導問姑姑想幹什麽,姑姑說要繼承父業,於是就進了專區衛生學校。姑姑從衛生學校畢業時才十六歲,在鎮衛生所行醫。縣衛生局開辦新法接生培訓班,派姑姑去學習。姑姑從此便與這項神聖的工作結下了不解之緣。從1953年四月初四接下第一個孩子,到去年春節,姑姑說她一共接生了一萬個孩子,與別人合作的,兩個算一個。這話她也親口對您說過。我估計,一萬個孩子,大概是誇張了些,但七八千個孩子總是有的。姑姑帶過七個徒弟,其中一個外號“小獅子”的,頭發蓬松,塌鼻方口,臉上有粉刺,是姑姑的崇拜者,姑姑讓她去殺人,她立馬就會持刀前往,根本不問青紅皂白。前面我們說過,1953年春…See More
yester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二章

陳鼻為什麽生了一只與眾不同的大鼻子呢?這事兒大概只有他母親能說清楚。陳鼻的父親陳額,字天庭,是我們村里唯一擁有兩個老婆的人。陳額識字很多,解放前家有良田百畝,開著燒酒作坊,在哈爾濱還有買賣。他的大婆是本村人,為他生了四個女兒。解放前陳額跑了,解放後,大概是1951年,袁臉帶著兩個民兵,去東北把他押了回來。他逃亡時是單身一個,把大婆和女兒們撇在家里,回來時卻帶著一個女人。那女人黃頭發蘭眼珠,看上去有三十出頭年紀,姓艾名蓮。艾蓮懷里,抱著一條渾身生滿斑點的狗。因為這女人在解放前就跟陳額結了婚,所以他就合法地擁有了兩個老婆。村里有幾個赤貧光棍漢,對陳額一人雙妻極為不滿,曾半是戲說半是認真地要陳額讓出一個老婆給他們用。陳額咧著嘴,臉上的表情哭笑難分。陳額的兩個老婆起初住在一個院里,後來因為打架,鬧得雞犬不寧,經袁臉同意,將小婆安置在學校旁邊的兩間廂房里。學校的房子原來是陳額家的燒酒作坊,那兩間廂房也是他家的房產。陳額與兩個女人達成了協議,兩邊輪換著住。黃毛女人從哈爾濱抱回來那條狗,被村里的土狗欺負死了。艾蓮挺著大肚子葬狗不久後,生了陳鼻,所以有人說陳鼻是那條斑點狗投胎轉世。他嗅覺靈敏,也許與此…See More
Tues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一章

先生,我們那地方,曾有一個古老的風氣,生下孩子,好以身體部位和人體器官命名。譬如陳鼻、趙眼、吳大腸、孫肩……這風氣因何而生,我沒有研究,大約是那種以為“賤名者長生”的心理使然,亦或是母親認為孩子是自己身上一塊肉的心理演變。這風氣如今已不流行,年輕的父母們,都不願意以那樣古怪的名字來稱謂自己的孩子。我們那地方的孩子,如今也大都擁有了與香港、台灣、甚至與日本、韓國的電視連續劇中人物一樣優雅而別致的名字。那些曾以人體器官或身體部位命名的孩子,也大都改成雅名,當然也有沒改的,譬如陳耳,譬如陳眉。陳耳和陳眉之父陳鼻是我的小學同學,也是我少年時的朋友。我們是1960年秋季進入大羊欄小學的。那是饑餓的年代,留在我記憶中最深刻的事件,大都與吃有關。譬如我曾講過的吃煤的故事。許多人以為是我胡亂編造,我以我姑姑的名義起誓:這不是胡編亂造,而是確鑿的事實。那是一噸龍口煤礦生產的優質煤塊,亮晶晶的,斷面處能照清人影。我後來再也沒見過那麽亮的煤。村里的車把式王腳,趕著馬車,把煤從縣城運回。王腳方頭、粗頸、口吃,講話時,目放精光,臉憋得通紅。他兒子王肝,女兒王膽,都是我的同學。王肝與王膽是一卵雙胎。王肝身體高大,…See More
Mon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前言

尊敬的杉谷義人先生:分別近月,但與您在我的故鄉朝夕相處的情景,歷歷如在眼前。您不顧年邁體弱,跨海越國,到這落後、偏遠的地方來與我和我故鄉的文學愛好者暢談文學,讓我們深受感動。大年初二上午,在縣招待所禮堂,您為我們做的題為《文學與生命》的長篇報告,已經根據錄音整理成文字,如蒙允準,我們想在縣文聯的內部刊物《蛙鳴》上發表,使那天未能聽您演講的人們,也能領略您的語言風采並從中受到教益。大年初一上午,我陪同您去拜訪了我的當了五十多年婦科醫生的姑姑。雖然因為她的語速太快和鄉音濃重,使您沒有完全聽明白她說的話,但相信她一定給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您在初二上午的演講中多次以我姑姑為例,來闡發您的文學觀念。您說您的腦海里已經有了一個騎著自行車在結了冰的大河上疾馳的女醫生形象,一個背著藥箱、撐著雨傘、挽著褲腳、與成群結隊的青蛙搏鬥著前進的女醫生的形象,一個手托嬰兒、滿袖血汙、朗聲大笑的女醫生形象,一個口叼香煙、愁容滿面、衣衫不整的女醫生形象……您說這些形象時而合為一體,時而又各自分開,仿佛是一個人的一組雕像。您鼓勵我們縣的文學愛好者們能以我姑姑為素材寫出感人的作品:小說、詩歌、戲劇。先生,創作的熱情被您鼓…See More
Sun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雅克朗西埃:為什麽一定要殺掉艾瑪包法利 下

福樓拜在寫作時並沒有說他要做什麽,他只不過是構思小說內容時偶爾插進一段客觀的描寫。他讓自己置身小說之外,所以他可以這麽寫。在他50年後的普魯斯特卻多了一個麻煩。他的小說裏,敘述者和主人公二合為一,所以他構思的小說內容和他表達的文學也是一體的。我們分析《追憶似水流年》的一段描寫就能理解他的做法。這段裏,主人公在觀看海灘上一片移動的顏色。主人公在巴爾貝克海灘上看到的這片顏色是一群女孩,或者說他看到的不是女孩們,而是組合起來的各種肢體,以及蒼白的橢圓,黑眼睛、綠眼鏡、或像雲母圓片似的雙眸,粉紅雙頰上的運動帽,自行車,高爾夫球俱樂部球衣,扭動的臀部,隱約聽見的半句話,等等。然後,怎麽處理這些流動的感知,方法分兩種。一種是小說裏敘述者的方法,他把這些色斑變動的外形看成人的輪廓,他從看到的這些輪廓裏選出特別的一個當作愛的對象,也就是阿爾貝蒂娜。他想要占有在她雲母圓片似的雙眸裏映出的這個世界,這個她生存著的世界,這個她離開他後逃去的世界,這種渴望帶動了他的思維。而普魯斯特的處理方法與此相反,他的做法是讓這片顏色的“液體美,集體美和動態美”更液體化、更集體化、更動態。他讓女孩們更高不可攀,更脫離人間,…See More
Mar 14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雅克朗西埃:為什麽一定要殺掉艾瑪包法利 中

通過以上這些,這位純粹派藝術家要告訴我們:跟他的藝術相對立的,就是艾瑪的這種病。我們可以給它起個名叫“日常生活的審美化”。這個詞當時還沒有,但這種看法已經有了。福樓拜給情人路易絲·科萊的信裏寫的很明白:“一個世紀前有教養的人還不用去關心美術為何物,現在的高雅人士卻必須得懂點小雕塑,小音樂,小文學!就連沒水平的畫也刻板出來,印的到處都是。”(註3)福樓拜指出的問題就是後來阿多諾所說的媚俗(kitsch)。媚俗不是指爛藝術,過時的藝術。泛濫到貧民百姓家裏的藝術早就被唯美主義者批判過,但問題不只如此。媚俗其實是說藝術融入了所有人的生活中,變成日常生活的場景和裝飾。從這個角度來說,《包法利夫人》就是最早的反媚俗宣言。整本小說就是在劃清界限,講人物怎麽跟作者背著幹。為了讓界限更明顯,福樓拜有時甚至引火上身。比如書中這段他嘲笑艾瑪的文學品位:“她研究歐仁•蘇描寫的室內裝飾;她讀巴爾紮克和喬治•桑的小說,在幻想中尋求個人欲望的滿足”(《包》,71頁)。要了解家具的流行趨勢,當然不一定要讀歐仁•蘇的小說,但福樓拜為了自己必須得這麽寫,為了寫出艾瑪的錯誤或是病癥,就要寫她把文學和家具混為一談。福樓拜跟路…See More
Mar 1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雅克朗西埃:為什麽一定要殺掉艾瑪包法利 上

乍一看,我這題目有點不對勁。你要跟大家講這個人為什麽被殺了,你是說她是被別人殺掉的,是死於他殺。然而現在我這個說法卻不符合真實情況。沒看過《包法利夫人》的也知道,艾瑪的死不是他殺,而是自殺。看過原著的還知道,她服毒之後還留下信說“不要怪任何人”。因此題目好像就該是“為什麽艾瑪・包法利一定要自殺?”這麽問的話,原因很容易找,她自殺是因為還不起債,欠債是因為婚外戀,婚外戀是因為她當修女時愛讀風流的小說,後來過的卻是別樣的生活:她嫁給一個死板的窮醫生,住在又偏遠又無聊的小鎮子。概括起來,她自殺是一連串的原因導致的最終結果,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太能幻想了,她把文學和生活混為一談了。當然,這背後還能有更深層的社會原因:教育制度有缺陷,社會將人異化,男性統治社會,等等。這樣好像是說,責任全在社會。…See More
Mar 1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21》尾聲(下)

在另一個年輕姑娘的觀察裡,揭示出更為複雜的心態,更清楚地顯示出深植在原子彈受害者內心深處的沉默的性格。"對面的鋼骨水泥牆上,多處開著大口子,它的下邊好像有些低矮的影子整齊地排成一排。我湊到跟前去,有男人、女人、孩子,年齡、身份和跟隨照顧的人都分不清楚。幾乎全都一絲不掛地光著身子挨排坐著,像是預先商量好了似的,面部和身體都變成褐色並且鼓脹起來,也有眼睛已被炸壞的。有一個人膝上的幼兒,後背受傷了,就好像從周圍把發黑的枇杷的皮剝下來一樣,皮膚像伸出舌頭似的耷拉下來。我不由得把臉扭過去。大家都一動不動地令人可怕地沉默著。他們自然會那麼想:好像今後是生是死,還能活多久,都是說不定的。我一想,跟這些人一同乘大卡車,我就有些毛骨悚然!"但是,她的羞羞答答的利己主義只不過保持了極短的時間,不久,她便失去了知覺,經過整整一晝夜又恢復過來了。她說:"我的眼睛看不見東西了,想把手舉起來,可是右手沉重得很,不能自由活動了。右手指輕輕地摸了一下臉,前額、兩頰和嘴,好像豆腐和鬼芋搗爛攪拌在一起似的,鼻子也好像沒有了,噗噗冒泡似的鼓起來了。我猛然想起石牆下邊那些像妖怪似人的樣子而戰慄起來了。"在這一瞬間,她自己也只…See More
Mar 7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20》尾聲(中)

這本小畫冊不僅是原子彈爆炸的真實記錄,而且具有奇異的魅力,在它出版的當時,受到相當多的讀者的青睞。可是同年夏天,在廣島醞釀的另一本書,已印刷裝訂成冊,但終於沒有發行。佔領軍認為這本書對遭受原子彈轟炸的實況描繪得過於逼真,認為是反美的,所以禁止發行。1950年,那是爆發朝鮮戰爭的一年,一位美國新聞記者訪問了廣島,他向失明的原子彈受害者這樣問道:"如果現在對朝鮮投二、三顆原子彈,我想可以結束戰爭,可是遭受原子彈傷害的你,對此有何感想呢?"禁止發行的書,原封不動地堆放在廣島市政府的倉庫裡,直到今年4月還無人理睬,現在廣島市計劃重新印這本書。那將是非常適合於在被炸後第20個年頭再次刊行的一本書。過去的編者在出版發行時寫了下面一段話。"這是五年前廣島慘痛體驗的真實記錄之一。應徵的160篇作品,每一篇都有催人淚下的內容,但這裡只刊載了18篇能夠說明被炸當時的環境、實況和距離的作品,還摘錄了16段具有特點的體驗的片斷,其他的原稿將作為和平城市廣島的至寶,理所當然地保存在不久即將誕生的和平紀念館裡。經受了人類空前浩劫,從各種災難和悲痛的深淵裡活下來,而且能夠站起來的人們,他們的這份神聖的手記,在兩個世…See More
Mar 6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19》尾聲(上)

尾聲 告別廣島這一年的四月,我呼籲由知識界人士組成一個合作委員會,以支持"原子彈受害者團體協議會",(被團協)的原子彈受害者切身體驗資料的收集與出版事業。為此,我寫了一封信。這封呼籲書是這樣寫的:"為了迎接原子彈爆炸後第20年夏季的到來,受害者們唯一的團體——日本原子彈氫彈受害者團體協議會準備開展一項事業,就是把有關原子彈爆炸的所有資料和受害者們的手記收集起來,妥善保存,然後加以出版並譯成外文。這將是一項十分緊迫的任務。它首先對受害者本身來說是十分迫切的。他們在戰後20年中被迫採取了最殘酷的保全生命的辦法;同時,對我們所有未受害的人來說,也是十分迫切、極為緊要的,這關係到20年前的原子彈爆炸,是把它作為人類的最後一次災難呢,還是明天依然把原子彈氫彈當作現實的殺人武器?"被團協"與"日本原水協"(日本禁止原子彈氫彈協議會)一直有著緊密的聯繫。不消說,從屬於這樣一個強有力的政治團體,對於"被團協"開展有生氣的活動,無疑等於給它注入了活力。但是,同時也不能不指出,"被團協"的受害者們,以他們本身為主去辦一些迫切要辦的事情,一般情況下往往不能立即實現。現在"被團協"打算自己重新單獨起步,我想首…See More
Mar 5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13》關於人類的威嚴(下)

1964年10月,在轟動日本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上,一名在投下原子彈當日出生的廣島青年,被選為傳遞聖火最後一棒的運動員。當時,一名從事日本文學作品翻譯的美國新聞記者,一個應該是最理解日本,和日本人擁有共同感情的美國人卻提出意見,他認為,這項決定會使美國人想起原子彈而感到不快。這位當選的傳遞最後一棒聖火的青年,即便他被傷痕損壞了身體,暴露出放射能所造成的傷害,他是一個真正的"原子彈之子",對這一選擇,我也不會持有異議。恰恰相反,這些小伙子和姑娘們(他們有幸活了20年)作為出生在那個日子裡的廣島人應該是更為正常類型的人。然而,實際上這位被選中的中距離賽跑運動員,具有一個十分出色的健康的身體。那正是一個以人類自身的強韌令人震撼的肉體。他面帶從一切不安中解脫出來的微笑,飛奔在巨大的運動場上。為了我將寫進《下一代的原子病問題》一文中的廣島的重籐院長,我也曾為這位青年健美的肉體祝福。但是,儘管如此,而那位美國記者卻說,青年會使美國人想起原子彈而感到不快。他是企圖將廣島的一切從美國人的記憶中抹殺。而且,這種意圖還遠遠不僅出現在美國人的心頭。目前,擁有核武器國家的所有領導人和所有國民,難道不是都想從他們的…See More
Jan 3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19》尾聲(上)

尾聲 告別廣島這一年的四月,我呼籲由知識界人士組成一個合作委員會,以支持"原子彈受害者團體協議會",(被團協)的原子彈受害者切身體驗資料的收集與出版事業。為此,我寫了一封信。這封呼籲書是這樣寫的:"為了迎接原子彈爆炸後第20年夏季的到來,受害者們唯一的團體——日本原子彈氫彈受害者團體協議會準備開展一項事業,就是把有關原子彈爆炸的所有資料和受害者們的手記收集起來,妥善保存,然後加以出版並譯成外文。這將是一項十分緊迫的任務。它首先對受害者本身來說是十分迫切的。他們在戰後20年中被迫採取了最殘酷的保全生命的辦法;同時,對我們所有未受害的人來說,也是十分迫切、極為緊要的,這關係到20年前的原子彈爆炸,是把它作為人類的最後一次災難呢,還是明天依然把原子彈氫彈當作現實的殺人武器?"被團協"與"日本原水協"(日本禁止原子彈氫彈協議會)一直有著緊密的聯繫。不消說,從屬於這樣一個強有力的政治團體,對於"被團協"開展有生氣的活動,無疑等於給它注入了活力。但是,同時也不能不指出,"被團協"的受害者們,以他們本身為主去辦一些迫切要辦的事情,一般情況下往往不能立即實現。現在"被團協"打算自己重新單獨起步,我想首…See More
Jan 2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18》一個正統的人(下)

我們這些身居廣島之外的人們聽到這一傳聞,雖然會感到瞬間的酸楚和醒悟,但這種意識很快便會消失。而身在廣島的人們,除了那些原子彈受害者,或許也和我們抱有同感吧!順便提一下,當廣島的那位青年因白血病死去,他的未婚妻緊隨其後自殺身亡的同一時期,東京曾舉行了一個授勳儀式。將勳一等旭日大綬章授予了美國空軍參謀長卡爾奇斯·E·盧默大將。他是一個曾在現場參與策劃向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的人物。關於這次授勳,據說政府負責人是這樣解釋的,他說:"我的家也曾在空襲中被燒燬,但這已經是20年前的事了。即或我們將恩怨置之度外,向轟炸過日本各城市的軍人授勳,豈不更能說明大國國民的寬容與大度嗎?"這種麻木不仁,已經是道德的墮落。在廣島人的眼裡,它是一種最為厚顏無恥的背叛。我們對於政治家或官僚們的道德觀實在是過分寬容了。只要他們沒有貪污,新聞界就不會對他們的這種道德墮落進行攻擊。然而,說出這種話的政治家們正是最卑鄙的。在原子病醫院資料陳列室旁邊的一個房間裡,我邀請重籐博士、《中國新聞》社論委員金井先生、雜誌《廣島之河》的編者小西信子,還有在市內私人醫院做事務員的年輕的原子彈受害者村戶由子等四人,舉行一次電視討論會。這四…See More
Jan 19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17》一個正統的人(中)

我曾經採訪過兩位在原子彈爆炸之後從廣島來到東京的青年。其中的一位是一條腿殘廢的小個子。他和同樣受到原子彈災害的朋友們一道,在東京的一個教會學校的附屬機構中做工,縫製向美國出口的服裝。他是一位文靜而沉著的青年,我從他那恬靜的眼神中只發現了已被戰勝和馴服了的不安。儘管他不善言辭,還是熱情地向我傾訴了他和他的夥伴,對於白血病和婚後種種問題的擔心。另一個青年是一位渾身散發著粗獷氣息的體力勞動者。他曾在京都有過未婚妻。當有一天他發現自己白血球數量已經增大時(那是為履行結婚手續而進行的血液檢查),便不辭而別,默默地離開未婚妻來到東京。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東京港周圍倉庫前的露天工地上為包裝箱打釘。那正是盛夏季節,青年每勞動三天後,便買下大量的維生素和造血劑,第四天精疲力竭地躺倒把自己浸泡在藥物的海洋裡,注射他以在炎炎烈日下的重體力勞動換來的藥物,手臂皮膚變色,甚至變得同賽璐珞一樣僵硬。連他自己也不會相信,這第四天,像死人一樣躺上一整天,便會同那三天身體的過度疲勞相抵消。他只是認為這一天可以在藥物的支撐下得到休息,從而在心理上產生某種安定感而已。但是,只是出於這一目的,他實際上要在損害自己身體的情況下,…See More
Jan 16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16》一個正統的人(上)

六、一個正統的人一位偶然來到某一城市的旅行者,在那裡捲入了一場麻煩的事件,而他卻沒有退縮,並投身其中力圖解決它。這是通俗小說作家慣用的手法。原子病醫院院長重籐文夫就如同這位旅行者一樣來到廣島赴任。當他還未能弄清這一城市的地理情況時,便碰上了那個致命的日子。當一個城市受到萬分猖獗的鼠疫襲擊時,將會發佈戒嚴令,並將這一城市像孤島一樣徹底封鎖起來。而遭到當代最為凶殘的"鼠疫"襲擊的廣島,卻未能被封鎖。但是,從那一天起,重籐博士卻將他自己封鎖在這個城市裡了。他和從原子彈爆炸之後便開始從事救護活動的眾多醫生一樣,立即開始同這一奇怪的炸彈所帶來的後果進行鬥爭(重籐博士在奔赴日本紅十字會醫院途中,在東練兵場,曾為一對滿身是血的醫生夫婦救治,他們未曾互通姓名便匆匆分手了。但在廣島市醫師會關於被炸當時救護活動的徵詢調查中,卻記載著曾有一位醫生身負重傷,雖在東練兵場接受治療,但仍不能動,因此未能參加救護活動。根據這一線索,兩位醫生在事隔13年後才得以重逢),而且,20年來他始終在堅持鬥爭。重籐博士從正面接受了廣島的這場悲劇,戰後20年來,他始終在承受著,頑強地堅持著。而且,在這20年間,醫生們恐怕決未曾擁…See More
Jan 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大江健三郎《廣島札記 15》不屈的人們(下)

在原子彈爆炸時曾有60名醫生當即死去。能夠以健全的狀態從事救護工作的有醫生28名、牙科醫生20名、藥劑師20名、護士130名。此外,從調查材料中還可以發現,還有一些醫生儘管身負重傷仍然參加救護工作。如果說還有處於絕望和虛脫狀態下有醫生資格的人,那麼他們就是這一群廣島洪水後的醫生們。實際上,一位年輕的牙科醫生由於過分絕望而自殺,他雙臂骨折、半邊身子被燒傷,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參加救護工作。由於過度疲勞,神經不夠正常。然而,對於一個正常的人而言,在不同尋常的經歷和連日過度疲勞的情況下,難道這不是正常的心理狀態嗎?一天,他同一位年長的醫生討論:廣島人為什麼在戰爭結束之後還要遭受如此苦難?儘管這是一個無可厚非的提問,但是他卻沒有得到一個足以令自己信服的答案。半小時後,他將一條繩子掛在從倒塌的牆壁中露出的螺栓上自縊身死。這位青年牙科醫生從不斷的思考中意識到,戰爭雖已結束,但對於廣島人而言,一場真正悲慘的戰爭或許依然沒有完結,還要持續數10年之久(至今已經持續了20年),也許原子病將殃及下一代,以至永遠。想到這一最壞而又不可思議的戰爭才剛剛開始,他除了自縊之外已別無選擇。這位青年的想像力勿寧說是極為…See More
Dec 21, 2016

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莫言《蛙》第一部·第三章

Posted on March 21, 2017 at 5:55pm 0 Comments

先生,匆匆忙忙講述大爺爺的故事,是為了從容不迫地講述姑姑的故事。…

Continue

莫言《蛙》第一部·第二章

Posted on March 18, 2017 at 10:43pm 0 Comments

陳鼻為什麽生了一只與眾不同的大鼻子呢?這事兒大概只有他母親能說清楚。…

Continue

莫言《蛙》第一部·第一章

Posted on March 18, 2017 at 10:37pm 0 Comments

先生,我們那地方,曾有一個古老的風氣,生下孩子,好以身體部位和人體器官命名。譬如陳鼻、趙眼、吳大腸、孫肩……這風氣因何而生,我沒有研究,大約是那種以為“賤名者長生”的心理使然,亦或是母親認為孩子是自己身上一塊肉的心理演變。這風氣如今已不流行,年輕的父母們,都不願意以那樣古怪的名字來稱謂自己的孩子。我們那地方的孩子,如今也大都擁有了與香港、台灣、甚至與日本、韓國的電視連續劇中人物一樣優雅而別致的名字。那些曾以人體器官或身體部位命名的孩子,也大都改成雅名,當然也有沒改的,譬如陳耳,譬如陳眉。

陳耳和陳眉之父陳鼻是我的小學同學,也是我少年時的朋友。我們是1960年秋季進入大羊欄小學的。那是饑餓的年代,留在我記憶中最深刻的事件,大都與吃有關。譬如我曾講過的吃煤的故事。許多人以為是我胡亂編造,我以我姑姑的名義起誓:這不是胡編亂造,而是確鑿的事實。…

Continue

莫言《蛙》第一部·前言

Posted on March 18, 2017 at 10:35pm 0 Comments

尊敬的杉谷義人先生:

分別近月,但與您在我的故鄉朝夕相處的情景,歷歷如在眼前。您不顧年邁體弱,跨海越國,到這落後、偏遠的地方來與我和我故鄉的文學愛好者暢談文學,讓我們深受感動。大年初二上午,在縣招待所禮堂,您為我們做的題為《文學與生命》的長篇報告,已經根據錄音整理成文字,如蒙允準,我們想在縣文聯的內部刊物《蛙鳴》上發表,使那天未能聽您演講的人們,也能領略您的語言風采並從中受到教益。…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9am on September 24, 2014,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111@gmail.com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Berlin im Speicher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創客有多熱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果嶺奇蹟 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 (Full Movie)

故事發生在1910年代的美國,當時的高爾夫球根本就是一項有高度排他性、“高而富”的貴族運動,一位名叫Francis的年輕人,出身於經濟狀況不佳的勞工家庭,在球場擔任桿弟的他,對於高爾夫球卻有一種十分特別的熱情,而且還有十分難能可貴的天賦,可以說是天生的高爾夫球天才。但卻礙於出身,他只能在閑暇時當個業余高球愛好者,但不服輸的他卻決定改變遊戲規則。 他的天賦加上不斷的努力與嘗試,終於在1913的高爾夫球比賽中改變了歷史,20歲的…
4 hours ago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