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
  • Male
  • Melbourne
  • Austral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假如流水能回頭'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bak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十五章

批鬥縣委書記楊林的大會,因為參加人數太多,無地可容,時任公社革命委員會主任的肖上唇別出心裁地將會場安排在膠河北岸滯洪區內。正是隆冬季節,水面上結著厚冰,一眼望去,一片琉璃世界。我是村子里最早知道要在這里開大會的人。因為我經常逃學到這里來玩耍。那天,我正在滯洪閘橋洞里鑿冰窟窿釣魚,聽到頭上有人在大聲說話。我聽出說話者是肖上唇。這個人的嗓音,我從一萬個人里也能一下聽出來。我聽到他說:媽的,好一派北國風光!批判大會就在這里舉行,主席台就搭建在這滯洪閘上。這里原本是一片窪地,後來,為了保證下遊安全,在膠河堤壩上修建了滯洪閘,每當夏秋季節膠河行洪時,就開閘放水,使這片窪地,成了一個湖泊。當時,我們東北鄉人對此極為不滿,因為那些窪地,盡管低窪也是地,種不了別的,種高粱還是可以的。但國家要辦的事情,小民豈能違抗。我曾多次逃學,跑到這里來,看滔滔的洪水從十二個泄洪孔洞里奔湧而出。洪水過後,滯洪區一片汪洋,成了一個方圓十幾里的湖泊。湖中魚蝦蕃多,捕魚的人成群結隊,賣魚的也漸漸多了。先是在滯洪閘上擺攤,滯洪閘上擺不開,便移到了滯洪區東岸,在岸邊那一排柳樹下,依次展開。熱鬧時有二里多長。集市原先是設在公社駐…See More
May 29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十四章

那茬“地瓜小孩”出生時,家長去公社落戶口,可以領到一丈六尺五寸布票、兩斤豆油。生了雙胞胎的可以獲得加倍的獎勵。家長們看著那些金黃色的豆油,撚著散發出油墨香氣的布票,一個個眼睛潮濕,心懷感激。還是新社會好啊!生了孩子還給東西,我母親說:國家缺人呢,國家等著用人呢,國家珍貴人呢。人民群眾心懷感激的同時,都暗暗地下了決心,一定要多生孩子,報答國家的恩情。公社糧庫保管員肖上唇的老婆——也就是我同學肖下唇的母親——已經給肖下唇生了三個妹妹,最小的那個還沒斷奶,肚子又鼓了起來。我放牛回來時,經常看到肖上唇騎著一輛破自行車從小橋上經過。他身體胖大,自行車不堪重負,發出吱吱扭扭的聲音。經常有村里人開他的玩笑:老肖,多大年紀了?一夜也不能空?他就笑著回答:不能空,為國家造人嘛,必須不辭勞苦!1965年底,急劇增長的人口,讓上頭感到了壓力。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個計劃生育高xdx潮掀了起來。政府提出口號: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縣電影隊下來放電影時,也在正片之前加演幻燈片普及計劃生育知識。當銀幕上出現那些男女生殖器的誇張圖形時,黑暗中的觀眾發出一陣陣怪叫和狂笑。我們這些半大孩子跟著瞎起哄,很多年輕男女的…See More
May 24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十三章

姑姑的婚事,已經成了我們家族的一塊心病,不但上了年紀的長輩憂心,連我這種十幾歲的野孩子也很操心。但沒人敢在姑姑面前提這事,一提,她就翻臉。1966年春天,清明節那日上午,姑姑帶著她的徒弟——我們當時只知道她的外號叫“小獅子”——一個年約十八、滿臉粉刺、蒜頭鼻子、雙眼間距很寬、頭發蓬松、個頭不高、身材相當豐滿的姑娘,來村里為育齡婦女普查身體。工作完畢後,姑姑帶著小獅子回家吃飯。拤餅、煮雞蛋、羊角蔥、豆瓣醬。我們早就吃過了,看著姑姑和小獅子吃。小獅子很害羞的樣子,低著眼不敢看人,顆顆粉刺,如同紅豆。母親似乎很喜歡這個姑娘,問短問長,看看就要問到婚姻上了。姑姑說:嫂子,你別嘮叨了,想讓人家給你做兒媳婦嗎?哪里啊,母親說,咱莊戶人家,哪里敢高攀呢?“小獅子”姑娘可是吃國庫糧的,你這些侄子們,哪個能配得上她?“小獅子”頭更低了,飯也吃不下去了。這時,我的同學王肝和陳鼻跑來。王肝只顧往屋里看,一腳把地上的雞食缽子踩得粉碎。我母親罵道:你這個熊孩子,走路怎麽不長眼呢?王肝手摸著脖子,嘿嘿地傻笑。王肝,你妹妹怎麽樣?姑姑問,長高了點沒有?還那樣……王肝說。回去告訴你爹,姑姑咽下一口餅,掏手帕抹抹嘴,說…See More
May 14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十二章

一九六二年秋季,高密東北鄉三萬畝地瓜獲得了空前的大豐收。跟我們鬧了三年別扭、幾乎是顆粒無收的土地,又恢覆了它寬厚仁慈、慷慨奉獻的本性。那年的地瓜,平均畝產超過了萬斤。回想起收獲地瓜時的情景,我就感到莫名的激動。每棵地瓜秧子下邊,都是果實累累。我們村最大的一個地瓜,重達三十八斤。縣委書記楊林抱著這個大地瓜照了一張照片,刊登在大眾日報的頭版頭條。地瓜是好東西,地瓜真是好東西。那年的地瓜不僅產量高,而且含澱粉量高,一煮就開沙,有栗子的味道,口感好,營養豐富。高密東北鄉家家戶戶院子里都堆著地瓜,家家戶戶的墻壁上都拉起了鐵絲,鐵絲上掛滿了切成片的地瓜。我們吃飽了,我們終於吃飽了,吃草根樹皮的日子終於結束了,餓死人的歲月一去不覆返了。我們的腿很快就不浮腫了,我們的肚皮厚了,肚子小了。我們的皮下漸漸積累起了脂肪,我們的眼神不再暗淡無光了,我們走路時腿不再酸麻了,我們的身體在快速地生長。與此同時,那些吃飽了地瓜的女人們的Rx房又漸漸大起來,她們的例假也漸漸地恢覆了正常。那些男人們的腰桿又直了起來,嘴上又長出了胡須,性欲也漸漸恢覆。在飽食地瓜兩個月後,村子里的年輕女人幾乎都懷了孕。1963年初冬,高密東…See More
May 1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十一章

事後才知道,我闖下的禍有多大。我逃出醫院之後,姑姑切開了左腕上的動脈,用右手食指蘸著血,寫下了血書:我恨王小倜!我生是黨的人,死是黨的鬼!當那黃秋雅得意洋洋地回到辦公室時,鮮血已經流到門口。她尖叫一聲就癱倒在地。姑姑被救活,但受到了留黨察看的處分。處分她的理由並不是懷疑她與王小倜真有關系,而是她以自殺的方式向黨示威。See More
Apr 3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十章

1961年春天,姑姑從王小倜事件中解脫出來,重回公社衛生院婦產科工作。但那兩年,公社四十多個村莊,沒有一個嬰兒出生。原因嗎,自然是饑餓。因為饑餓,女人們沒了例假;因為饑餓,男人們成了太監。公社衛生院的婦科,只有姑姑和一個姓黃的中年女醫生。那姓黃的女醫生是名牌醫學院畢業,但因為家庭出身不好,自己又是右派,所以被貶到了鄉下。姑姑每次提起她,氣就不打一處來。姑姑說她脾氣古怪,要不就是一整天不說一句話,要不就是尖酸刻薄、滔滔不絕,對著一個痰盂,也能發表長篇大論。大奶奶去世之後,姑姑很少回來。但每逢家里有點好吃的,母親總是讓姐姐去送給姑姑。有一次,父親在田野里撿到了半只野兔,估計是老鷹吃剩下的。母親從地里挖來半筐野菜,和兔肉一起煮了。母親盛了一碗兔肉,用包袱包了,讓姐姐去送,姐姐不願去。我自告奮勇。母親說,你去可以,但你不要在路上偷吃,另外你走路要看腳下,不要把碗給我砸了。從我們村子到公社衛生院有十里路。起初我一路小跑,想在兔肉未涼前趕到。但跑了一會兒,便雙腿發沈,肚子里隆隆的響,渾身冒冷汗、頭暈眼花。我餓了,早晨喝下的兩碗野菜粥已經消化完了。而此時,兔肉的香氣透過包袱散發出來。有兩個我在辯論,…See More
Apr 26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九章

先生,第二天,我侄子騎著摩托車,從縣城里專程回來,讓我父親帶他去姑奶奶家,探聽王小倜的事。我父親為難地說:還是別去了,她也是奔七十歲的人了,這輩子不容易,那些陳年往事,抖擻起來傷心。再說,當著你姑爺爺的面,她也不好說。我說,象群,爺爺說的有道理,既然你對這事這麽感興趣,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其實,你只要上網搜搜,就可以大概地了解這事的來龍去脈。因為我一直準備以姑姑為素材寫一部小說——現在自然是改寫話劇了——這王小倜自然是重要人物。為這本書我已經準備了二十年。我利用各種關系,采訪了許多當事人。我專程去過王小倜工作過的三個機場,去過王小倜的浙江老家,采訪過王小倜一個中隊的戰友,采訪過王小倜的中隊長和副大隊長,我還登上過王小倜駕駛的那種‘殲—5’飛機,我還采訪過當時的縣公安局反特科科長,采訪過當時的縣衛生局保衛科長。應該說,我知道的比誰都多,但唯一遺憾的,是我沒有見過王小倜的面,而你爸爸,曾得到了姑奶奶的允許,預先潛伏到電影院里,親眼看到了王小倜與姑奶奶手拉著手走進來,王小倜的座位與你爸爸緊靠著。他後來對我們描繪過王小倜:身高一米七五,也許一米七六,白凈面皮,瘦長臉,眼睛不大但很有精神…See More
Apr 2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八章

四十年之後,我大哥的小兒子象群被“招飛”,雖然世事變化,滄海桑田,許多當年神聖得要掉腦袋的事物,如今都成為笑談;許多當年令萬人仰目的職業,如今也都成了下九流,但“招飛”依然是一種令家族興奮、鄰里羨慕的大喜事。為此,已從教育局長位上退休的我大哥特地回村設宴,招待親戚朋友,以示慶賀。晚宴擺在我二哥家院子里,從屋子里扯出一根電線,拴上一個大燈泡,白光灼灼,照耀如同白日。兩張飯桌拼接起來,桌子周圍,擠上了二十幾把椅子,我們肩膀挨著肩膀坐在一起。菜是從飯館定的,山珍海味,雞鴨魚肉,層層疊疊,五顏六色,五味雜陳。我大嫂撇著煙台腔說:沒什麽好吃的,大家隨便吃點。我爹說:可別這麽說,想想六零年吧,那時,毛主席都撈不到這些東西吃。我那招了飛的小侄子說:爺爺,別翻老皇歷了。酒過三巡,父親又說:咱們家,到底出了一個開飛機的。當年,你爸爸去驗飛行員,只因腿上有一個疤沒驗上,現在,象群終於圓了我們家一個夢。象群撇著嘴說:飛行員也沒什麽了不起的,真有本事的,該去當大官,做大款!怎麽能這麽說呢?父親端起一杯酒,咕咚幹了,把酒杯往桌子上一墩,說,飛行員,是人中龍鳳,當年你姑奶奶找那個男的,王小倜,站著像一棵青松,坐著…See More
Apr 1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七章

在一九六零年下半年,也就是我們吃煤塊之後不久,曾傳出了姑姑即將與那個飛行員結婚的消息。為了陪嫁品的問題,大奶奶過墻來與我母親商量,最後決定把墻外那棵百年樹齡的大楸樹砍倒,讓鄉里手藝最好的範木匠制做成家具。我確實看到父親陪著範木匠來丈量過那棵樹,那棵樹因為面臨著殺伐被嚇得枝條顫抖,葉子嘩嘩,仿佛哭泣。但這事兒後來就沒了消息,姑姑也好久沒有回來了。我跑到大奶奶家去探聽消息,大奶奶用拐棒毫不客氣地將我打出來。我猛地發現,大奶奶老得像那些傳說中的“老娘婆”一樣了。下那年的第一場雪的早晨,太陽非常紅。我們穿著草鞋上學時,感覺到了腳冷和手冷。我們在操場上奔跑喊叫,借以取暖。突然,空中傳來令人驚懼的轟鳴聲。我們仰臉張著嘴巴,看到有一個龐然大物——暗紅色的——拖著黑色的濃煙——睜著兩只紅色的大眼——齜著白森森的巨齒——渾身哆嗦著——對著我們撲過來。飛機,媽呀,飛機!難道它要在我們操場上降落嗎?我們從來沒有這麽近距離地看過飛機,飛機翅膀搧起的風把地上的雞毛和枯葉卷揚起來,如果它能降落在操場上該有多好啊,我們可以近前觀看,我們可以伸手摸摸它,我們如果好運氣,很可能被允許鉆到它的肚子里去玩玩呢,我們沒準兒可…See More
Apr 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六章

送姑姑英納格手表的人,是一個空軍飛行員。那個年代的空軍飛行員啊!聽到這個消息後,哥哥姐姐像青蛙一樣哇哇叫,我在地上翻筋鬥。這不僅是我們家的大喜事,也是我們鄉的大喜事。大家都認為,姑姑與飛行員,是絕配。學校夥房里的王師傅,參加過抗美援朝,他說飛行員是用黃金打造的。金子還能造人?我狐疑地問他,當著還在吃飯的老師和公社幹部們的面,他說,萬小跑,你真是個傻瓜,我的意思是說,國家培養一個飛行員,要花巨額的費用,其價值相當於七十公斤的黃金。我把王師傅的話回家向母親學說,母親說:天哪!將來你姑夫來家做客,我們該用什麽招待他呢?在那些日子,有關飛行員的種種神話,在我們小孩子口中流傳。陳鼻說他媽媽在哈爾濱時見過蘇聯的飛行員,都穿著麂皮夾克,高筒麂皮靴子,鑲著金牙,帶著金表,吃列巴香腸,喝啤酒。糧庫保管員肖上唇的兒子肖下唇(後來改名為肖夏春)則說,中國的飛行員吃得比蘇聯飛行員還要好。——他為我們開列了中國飛行員的食譜——好像他是給飛行員做飯的——早晨,兩個雞蛋,一碗牛奶,四根油條,兩個饅頭,一塊醬豆腐;中午,一碗紅燒肉,一條黃花魚,兩個大餑餑;晚上,一只燒雞,兩個豬肉包子,兩個羊肉包子,一碗小米粥。每頓飯…See More
Mar 3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五章

姑姑早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但她是拿工資,吃商品糧的公職人員,又有著那樣光榮的家庭出身,鄉村里的小夥子,沒有人敢動這個念頭。那時我已經五歲,經常聽到大奶奶過來跟我奶奶議論姑姑的婚事。大奶奶憂心忡忡地說:她嬸子,你說,心都二十二歲了,與她同年出生的,都抱上兩個娃了,可她,怎麽連個上門提親的都沒有呢?我奶奶說:嫂子,你急什麽?像心這樣的,沒準兒要嫁進宮里做皇後呢!到那時,你就成了皇帝的老丈母娘,我們也就成了皇親國戚,鐵定了要跟著沾光呢!大奶奶說:胡啰啰!皇帝早被革命了,現在是人民共和國了,是主席當家。我奶奶說:既然是主席當家,那咱就把心嫁給主席。大奶奶惱怒地說:你這人,身子進了新時代,腦子還留在解放前。我奶奶說:我跟你不一樣,我這輩子沒離開過咱這和平村,你去過解放區,進過平度城。大奶奶說:你別跟我提平度城,提起平度城我就頭皮麻!我是被日本鬼子抓走的,是去受罪,不是去享福!——兩個老妯娌,說著說著就吵了起來。但頭天大奶奶氣哄哄地走了,似乎是永世也不跟我奶奶見面的樣子,第二天,她又來了。每當看到她們倆在一起議論姑姑的婚事時,我母親就偷偷地笑。記得有一天傍晚,我們家的母牛生小牛,不知道那母牛是以…See More
Mar 3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四章

先生,姑姑接生的第二個孩子是我。我娘臨盆時,奶奶按照她的老規距,洗手更衣,點了三柱香,插在祖先牌位前,磕了三個頭,然後把家里的男人都轟了出去。我娘不是初產,在我前頭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奶奶對我娘說:你是輕車熟路了,自個兒慢慢生吧。我娘對我奶奶說:娘,我感到很不好,這一次,跟以前不一樣。奶奶不以為然,說,有什麽不一樣的?難道你還能生出個麒麟?我娘的感覺是正確的。我哥哥姐姐們,都是頭先鉆出來,我呢,先伸出了一條腿。看著我那條小腿,奶奶其實是嚇呆了。因為鄉間有俚語曰:先出腿,討債鬼。什麽叫討債鬼呢?就是說,這個家庭前世欠了別人的債,那債主就轉生為小孩來投胎,讓那產婦飽受苦難,他或者與產婦一起死去,或者等長到一定年齡死去,給這個家庭帶來巨大的物質損失和精神痛苦。但奶奶還是偽裝鎮靜,說:這孩子,是個跑腿的,長大了給官聽差。奶奶說:不要怕,我有辦法。奶奶到院子里拿了一個銅盆,提在手里,站在炕前,用搟面棍子敲打著,像敲鑼一樣,發出“鐺鐺”的響聲。奶奶一邊敲一邊吆喝:出來吧——出來吧——你的老爺差你去送雞毛信,再不出來就要挨打了——我娘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她用掃炕條帚敲打著窗戶,招呼正在院子里聽動…See More
Mar 29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三章

先生,匆匆忙忙講述大爺爺的故事,是為了從容不迫地講述姑姑的故事。姑姑生於公歷1937年6月13日,農歷五月初五,乳名端陽,學名萬心。她的名字是大爺爺所起,既尊重了本地習俗,又顯得寓意深遠。大爺爺犧牲之後,老奶奶在平度城里因病去世。膠東軍區通過內線大力營救,將大奶奶和姑姑救出牢籠。大奶奶和姑姑被接到解放區,姑姑在那里念抗日小學,大奶奶在被服廠納鞋底子。解放後,像姑姑這樣的烈士後代,有許多機會可以遠走高飛,但大奶奶熱土難離,姑姑舍不得離開大奶奶。縣里領導問姑姑想幹什麽,姑姑說要繼承父業,於是就進了專區衛生學校。姑姑從衛生學校畢業時才十六歲,在鎮衛生所行醫。縣衛生局開辦新法接生培訓班,派姑姑去學習。姑姑從此便與這項神聖的工作結下了不解之緣。從1953年四月初四接下第一個孩子,到去年春節,姑姑說她一共接生了一萬個孩子,與別人合作的,兩個算一個。這話她也親口對您說過。我估計,一萬個孩子,大概是誇張了些,但七八千個孩子總是有的。姑姑帶過七個徒弟,其中一個外號“小獅子”的,頭發蓬松,塌鼻方口,臉上有粉刺,是姑姑的崇拜者,姑姑讓她去殺人,她立馬就會持刀前往,根本不問青紅皂白。前面我們說過,1953年春…See More
Mar 2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二章

陳鼻為什麽生了一只與眾不同的大鼻子呢?這事兒大概只有他母親能說清楚。陳鼻的父親陳額,字天庭,是我們村里唯一擁有兩個老婆的人。陳額識字很多,解放前家有良田百畝,開著燒酒作坊,在哈爾濱還有買賣。他的大婆是本村人,為他生了四個女兒。解放前陳額跑了,解放後,大概是1951年,袁臉帶著兩個民兵,去東北把他押了回來。他逃亡時是單身一個,把大婆和女兒們撇在家里,回來時卻帶著一個女人。那女人黃頭發蘭眼珠,看上去有三十出頭年紀,姓艾名蓮。艾蓮懷里,抱著一條渾身生滿斑點的狗。因為這女人在解放前就跟陳額結了婚,所以他就合法地擁有了兩個老婆。村里有幾個赤貧光棍漢,對陳額一人雙妻極為不滿,曾半是戲說半是認真地要陳額讓出一個老婆給他們用。陳額咧著嘴,臉上的表情哭笑難分。陳額的兩個老婆起初住在一個院里,後來因為打架,鬧得雞犬不寧,經袁臉同意,將小婆安置在學校旁邊的兩間廂房里。學校的房子原來是陳額家的燒酒作坊,那兩間廂房也是他家的房產。陳額與兩個女人達成了協議,兩邊輪換著住。黃毛女人從哈爾濱抱回來那條狗,被村里的土狗欺負死了。艾蓮挺著大肚子葬狗不久後,生了陳鼻,所以有人說陳鼻是那條斑點狗投胎轉世。他嗅覺靈敏,也許與此…See More
Mar 2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第一章

先生,我們那地方,曾有一個古老的風氣,生下孩子,好以身體部位和人體器官命名。譬如陳鼻、趙眼、吳大腸、孫肩……這風氣因何而生,我沒有研究,大約是那種以為“賤名者長生”的心理使然,亦或是母親認為孩子是自己身上一塊肉的心理演變。這風氣如今已不流行,年輕的父母們,都不願意以那樣古怪的名字來稱謂自己的孩子。我們那地方的孩子,如今也大都擁有了與香港、台灣、甚至與日本、韓國的電視連續劇中人物一樣優雅而別致的名字。那些曾以人體器官或身體部位命名的孩子,也大都改成雅名,當然也有沒改的,譬如陳耳,譬如陳眉。陳耳和陳眉之父陳鼻是我的小學同學,也是我少年時的朋友。我們是1960年秋季進入大羊欄小學的。那是饑餓的年代,留在我記憶中最深刻的事件,大都與吃有關。譬如我曾講過的吃煤的故事。許多人以為是我胡亂編造,我以我姑姑的名義起誓:這不是胡編亂造,而是確鑿的事實。那是一噸龍口煤礦生產的優質煤塊,亮晶晶的,斷面處能照清人影。我後來再也沒見過那麽亮的煤。村里的車把式王腳,趕著馬車,把煤從縣城運回。王腳方頭、粗頸、口吃,講話時,目放精光,臉憋得通紅。他兒子王肝,女兒王膽,都是我的同學。王肝與王膽是一卵雙胎。王肝身體高大,…See More
Mar 2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一部·前言

尊敬的杉谷義人先生:分別近月,但與您在我的故鄉朝夕相處的情景,歷歷如在眼前。您不顧年邁體弱,跨海越國,到這落後、偏遠的地方來與我和我故鄉的文學愛好者暢談文學,讓我們深受感動。大年初二上午,在縣招待所禮堂,您為我們做的題為《文學與生命》的長篇報告,已經根據錄音整理成文字,如蒙允準,我們想在縣文聯的內部刊物《蛙鳴》上發表,使那天未能聽您演講的人們,也能領略您的語言風采並從中受到教益。大年初一上午,我陪同您去拜訪了我的當了五十多年婦科醫生的姑姑。雖然因為她的語速太快和鄉音濃重,使您沒有完全聽明白她說的話,但相信她一定給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您在初二上午的演講中多次以我姑姑為例,來闡發您的文學觀念。您說您的腦海里已經有了一個騎著自行車在結了冰的大河上疾馳的女醫生形象,一個背著藥箱、撐著雨傘、挽著褲腳、與成群結隊的青蛙搏鬥著前進的女醫生的形象,一個手托嬰兒、滿袖血汙、朗聲大笑的女醫生形象,一個口叼香煙、愁容滿面、衣衫不整的女醫生形象……您說這些形象時而合為一體,時而又各自分開,仿佛是一個人的一組雕像。您鼓勵我們縣的文學愛好者們能以我姑姑為素材寫出感人的作品:小說、詩歌、戲劇。先生,創作的熱情被您鼓…See More
Mar 19

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莫言《蛙》第一部·第七章

Posted on March 31, 2017 at 2:34pm 0 Comments

在一九六零年下半年,也就是我們吃煤塊之後不久,曾傳出了姑姑即將與那個飛行員結婚的消息。為了陪嫁品的問題,大奶奶過墻來與我母親商量,最後決定把墻外那棵百年樹齡的大楸樹砍倒,讓鄉里手藝最好的範木匠制做成家具。我確實看到父親陪著範木匠來丈量過那棵樹,那棵樹因為面臨著殺伐被嚇得枝條顫抖,葉子嘩嘩,仿佛哭泣。

但這事兒後來就沒了消息,姑姑也好久沒有回來了。我跑到大奶奶家去探聽消息,大奶奶用拐棒毫不客氣地將我打出來。我猛地發現,大奶奶老得像那些傳說中的“老娘婆”一樣了。…

Continue

莫言《蛙》第一部·第六章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10:11am 0 Comments

送姑姑英納格手表的人,是一個空軍飛行員。那個年代的空軍飛行員啊!聽到這個消息後,哥哥姐姐像青蛙一樣哇哇叫,我在地上翻筋鬥。

這不僅是我們家的大喜事,也是我們鄉的大喜事。大家都認為,姑姑與飛行員,是絕配。學校夥房里的王師傅,參加過抗美援朝,他說飛行員是用黃金打造的。金子還能造人?我狐疑地問他,當著還在吃飯的老師和公社幹部們的面,他說,萬小跑,你真是個傻瓜,我的意思是說,國家培養一個飛行員,要花巨額的費用,其價值相當於七十公斤的黃金。我把王師傅的話回家向母親學說,母親說:天哪!將來你姑夫來家做客,我們該用什麽招待他呢?…

Continue

莫言《蛙》第一部·第四章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10:10am 0 Comments

先生,姑姑接生的第二個孩子是我。

我娘臨盆時,奶奶按照她的老規距,洗手更衣,點了三柱香,插在祖先牌位前,磕了三個頭,然後把家里的男人都轟了出去。我娘不是初產,在我前頭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奶奶對我娘說:你是輕車熟路了,自個兒慢慢生吧。我娘對我奶奶說:娘,我感到很不好,這一次,跟以前不一樣。奶奶不以為然,說,有什麽不一樣的?難道你還能生出個麒麟?

我娘的感覺是正確的。我哥哥姐姐們,都是頭先鉆出來,我呢,先伸出了一條腿。…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9am on September 24, 2014,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111@gmail.com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