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萊爾的書包
  • 華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卡萊爾的書包's Friends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TV Plus
  • 趁還來得及
  • 慕課 庫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Gifts Received

Gift

卡萊爾的書包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卡萊爾的書包's Page

Latest Activity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6)

那嫖客並不是個壞家夥,各方面看起來都不是。他用現金付給安娜錢,把她載到蘭柏斯地鐵站門口,他說,正好順路——也就是說,他有可能就是愛莎貝爾的隔壁鄰居。安娜沒問其他細節,如果她問了,他也不會說的。這種事兒也有必須嚴格遵守的禮節。安娜回到教堂的時候,墳墓已經填上了,挖墳的人把花環在地基那安排得中規中矩。安娜在決定如何放置自己的花環之前,好好地打量了一下其他幾個。她有點吃驚地發覺自己開始的判斷是錯誤的,這兒有幾個基因組合的花環。她很快地想到了,這只是一種虛榮的怪異消費的表現。阿倫那些親戚朋友中富裕的幾個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炫耀一番。她安置好了花圈,退後一步,看著自己的作品。“我並不希望這一切發生,”她說。“在巴黎,這會被認為是浪漫——男人們為妓女而瘋狂,當她得了無法預料的性病的時候,他就瘋狂地開車撞個粉碎,——在派勒恩,這簡直是笑話。你是個完完全全的傻子,我甚至不愛你……但我的思維因為我的變異手術下了地獄,所以,如果我能愛你,也許我會愛你的。誰知道呢?”我也不想這一切發生,他說。這真的只是一次意外。我熬過了最痛苦的脫癮階段,本來可以很好的。也許我還可以和凱蒂和好,也許我可以開始變成人們希望的樣…See More
Jul 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5)

“我們不是任何一隻豆莢里的兩顆豆,”安娜輕柔地說。“這是很明顯的,他們總是說我們骨子眼里一模一樣,但我們從不相同,甚至當他們把毒素注進我們的身體中,以便讓我們的細胞按他們想要的方式發展的時候。我們也沒變成淫蕩機器。我的一位醫生告訴我,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才會弄糟了,我們中每個人的大腦化學組成成分都不一樣,使你成為你,使我成為我。你和我接受的擴增手術都是一樣的。我們經過重植的基因都有同樣墮落的邏輯,但與你上床的感覺和與我上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一些主顧會成為常客,也是為什麼他們不顧各種愛滋病的威脅自願,上鉤的原因。你根本不欠我什麼,不因為我們都屬於同一個種類而欠我什麼,但你可不可幫我一個忙呢?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拒絕。”那女人久久地盯著她,然後說:“天啊,你簡直——但你最好改改你的腔調,如果你想在這兒拉客,那腔調不適合。我去喝一杯咖啡,你有半小時——你如果沒抓緊時間,那只能怪運氣不好。”“謝謝,”安娜說,“謝謝你,”她並不能保證半小時就夠了,但她知道她能夠解決她遇到的所有麻煩。她在路邊展示了二十三分鐘左右,一輛車停下來了。她很高興只…See More
Jul 1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4)

她感到自己良心的深處有所觸動,但是藥物作用能使她保持著鎮定。醫生的藥劑戰勝了她體內的化學物質,她可以很容易地保持自容。“對不起,”她無力地說,“我並不想引起人們的悲傷,”就像地獄一樣不想引起悲傷。她自己在心里補充了一句。我到這兒來是為了打掉你們那翹得高高的鼻子,按下你們的腦袋,讓你們看清楚這世界的本來面目,看看它是多麼可怕地不公。“你已經引起悲傷了,”那人說。“我認為你根本沒意識到你引起了多少人的痛苦——給阿倫,給凱蒂,給那些男孩們,還有所有認識他們的人的痛苦。如果你意識到了,而且如果你有最起碼的良知,你應該割斷自己的喉嚨而不是跑到這兒來。”他是個嫖客,安娜想。他與那些做了手術的女孩上床,但腦子里又想著其他東西,就像他們這種人一樣,於是他開始害怕了,害怕有一天他會沈陷進去,就像活在這世上的其他人一樣,他向上帝禱告:“給我貞潔吧上帝,但不是現在!”——現在,太晚了。“對不起,”她又說。這句話是她藥品的作用後的結果,是那種在她的肉體和靈魂上奇妙的運轉著的物質的產物。真正的安娜決不會感到對不起。真正的安娜不會後悔她到了這兒,不會為她還活著感到報歉。“你墮落了,”這人繼續說,仿佛不僅僅對她,而…See More
Jun 2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3)

“我以為你在醫院里發瘋哩。”寡婦用一種謹慎的平淡語調說著,但看得出她隨時有可能爆發。“對,”安娜對她說。“但醫生們開始了解我的病情,可以讓我安靜一些時候。從像我這樣的人身上他們學到了很多大腦變異的知識。”她並沒有加上一句,包括象阿倫這樣的人。“那麼你不久就會重操舊業回到大街上去了,對吧?”寡婦的聲音很刻薄。“我從十六歲起就不在大街上工作了,”安娜針鋒相對地說。“我在一家注冊妓院工作,正是在那兒我遇到了阿倫。當然,我不能回到那兒去——因“我從十六歲起就不在大街上工作了,”安娜針鋒相對地說。“我在一家注冊妓院工作,正是在那兒我遇到了阿倫。當然,我不能回到那兒去——因為發生了這種事,他們不會再把執照發給我,即使是我的身體已經正常了。我想我可能會回到街上——等我從醫院出來之後。總有男人喜歡壞女孩,不管你相不相信,這是事實。”“你應該被關起來!”寡婦的聲音變成了一種輕蔑的嘶聲。“你們這幫妓女都該被永遠關起來。”“也許應該這樣,”安娜承認。“但是是那次旅行讓阿倫上了鉤,而且讓他受苦的是脫癮症狀。”一個男人站到了寡婦身邊:那群人推選出的發言人。他保護性地把手臂放在寡婦肩上。這人很老,不可能是她的兒子…See More
Jun 22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2)

這倒不假,在安娜工作過的那家登記妓院客人們都用聰明卡,交易都通過自動收銀機進行。“但你還是能換到現金,對不對?”安娜天真地問。“墻上都有洞呢,就像壞妓女一樣。別擔心過了克南普罕站,馮克斯霍爾站也行。”“你倒底想上哪兒去,安娜?”愛莎貝爾生氣地問,“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你他媽的到底想幹什麼?”這就是愛莎貝爾,重復用詞,語調厭惡,話里髒字不斷。“我得幹一件事,”安娜無助地說。她不打算說出來。愛莎貝爾會象那幫醫生一樣激烈地反對。但是,愛莎貝爾比那幫醫生好對付多了,愛莎貝爾一直很怕她,雖然比她大兩歲,高兩英寸。安娜就像她的前半生的影子——這些都是安娜的優勢。“我不會為你換現金的。”但是她對安娜的堅持很明顯地無力反對。“我能幹一切我想幹的事,”安娜沈思地說。“這是發瘋的一個優點,幹任何想幹的事兒,沒人會吃驚。我不會被處罰,他們沒辦法拿走我得到的東西。有一百英鎊就行,但五十鎊也不賴。我必須有現金,你知道,因為大腦病變的人不允許持有精明卡。幸運的是,這兒還有現金。”“我討厭被利用,”愛莎貝爾厭惡地說。“我答應今天帶你出來,是你求我這麼做的。而且醫生也覺得這主意不錯,這也許對你的恢復很有幫助。我不會支持…See More
Jun 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1)

安娜望著自己在鏡中消瘦的臉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為什麼毫無血色。她的眼睛中的藍色已經變得很淡,只剩下一種和她髮色相近的灰色。她知道,大腦的變異會影響體質和思維,但在鏡中的影像告訴了她更多無法接受的東西。仿佛她那危險的瘋顛導致了她肉體的崩潰。她想,也許她這種人照鏡子是危險的。但是,面對昨日的幽靈是今天的命令。她帶著無限的耐心開始往臉上撲粉,決定讓自己顯得生氣勃勃,不去想自己的本來面目。她化完了妝,頭髮閃爍著金色的光澤,面頰嫩紅,嘴唇如花瓣般鮮潤,——但她的眼睛仍然是一種不透明的灰色,如打落在窗戶上的雨點。愛莎貝爾又象往常一樣遲到了,安娜在接待員和護士的監視下在大廳里來回踱著步子。很幸運的是,她每日習慣穿一身黑衣,所以沒有更多地吸引其他人的注意。護士之所以在那兒,純粹是一個儀式。安娜甚至不能走出醫院,雖然她被列入行動自由的病人。她必須被一個護士正式地轉交給另一個,以便有人對她負起責任。愛莎貝爾與她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就像她和那些護士一樣。她和安娜只是一個由仲裁組成的家庭的成員,她們沒有任何相似之處。終於,受莎貝爾來了,臉色紅撲撲地,可是慶典開始了。“你得記住,這是安娜外出…See More
Jun 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7)

我領他進了辦公室,給了他雪茄和威土忌。我把手藏在桌下,但收效甚微——手抖得連桌子都在晃動。接著我索性把手插進口袋,於是整個身體都微顫起來。他說:“他們研究過了。”“那當然!我早就對你說過,他們會他說:“他們研究過了。”“那當然!我早就對你說過,他們會這樣做的,哈哈!哈……哈?”舅舅緩緩拿上支雪前,然後說。“檔案局來的這個家夥上我這兒說:施梅里馬依教授,他說,您是一位高明騙局的受害者。這玩藝倒的確不移是假的,但它依然還是假的!”,奧托舅舅放回了雪茄,挪開了倒滿威士忌的酒杯,從桌面上傾身過來說話。他的故事使我如此緊張,連我自己也不自覺地向他靠得更攏,所以對以後所發生的事情,我自己也難逃其責。“哼!”我自鳴得意他說,“憑什麼說它是贗品?他們無法證明!因為這是真正的簽字。它怎麼可能不是真品?!”奧托舅舅的聲音聽上去簡直甜蜜異常:“我們是從過去取來羊皮紙的嗎?”“是啊,那當然,就是您親手取的。”“就是說,這是從前的東西?”“對,是從一百五十年以前……”“一百五十年前的羊皮紙,上面有獨立宣言的簽名,但卻是全新的羊皮紙,對嗎?”我有點明白了,但還不甚了然。我舅舅的聲音猶如滾滾雷鳴:“……如果你的巴頓…See More
May 31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6)

你們見過警犬在笑嗎?不過你們可以想像-下當時奧托舅舅臉上的表情。,。明亮的光斑立即落在了喬洽亞州這三位元老的簽名上。“我從來還沒有真正復制過原物,”舅舅多少有些激動地這般說。“什麼?”我簡直在喊叫,這麼說來,他本人還不大知道他的機器是怎麼工作的?“因為這要花費不少電能。我不希望大學當局來查問我在這里幹什麼。但你大可放心,我的數學從來沒叫我上過當。”光斑越來越明亮,耀眼欲花,實驗室里,充滿一片均勻的低沈的轟鳴聲。奧托舅舅扳動了轉向開關——第一隻,第二隻,第三隻。你們還記得整個曼哈頓島突然斷電的侍形嗎?學校的主電機大概被燒壞了,我和奧托舅舅肯定難逃罪責,哪怕不是故意的。實驗室陷入一片昏暗,我自己跌倒在地,耳邊還在回響,壓在我上面的則是奧托算舅。我們努力設法站了起來,而舅舅則去摸索手電筒。在照射機器以後,他絕望地號晦起來:““短路啦!短路!我的機器全給毀了!”“那麼簽名,簽名呢,舅舅?”我叫嚷說,“您拿到簽名了嗎?”,他停止了哭泣。“我還沒去看吶……”他在摸索,而我——閉上眼睛。在鼻子底下限睜睜望謄上十萬美元泡場並不那麼輕鬆。但我馬上就聽到舅舅的喊叫聲:“哈!哈!”.:!我很快張開眼,他手中…See More
May 24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5)

他在兩天後回來,告訴我說那東西已經被他看到並走焦了。這件事根本不為難,因為它是向公眾展示的。極保存在密封充氮的玻璃櫥里。奧托舅舅說,在離原物四百英里之遠的大學實驗室,完全有可能絲毫不爽地復制它們。“在我們開始以前,奧托舅舅,我還想要明確兩點。”我說。“還……還……還有什麼?”舅舅由於不耐煩甚至口吃起來,“到底是什麼事?”我斟酌一下情況。“舅舅,如果我們從過去復制到某個部分或零件,這對原物有影響嗎?”舅舅的手指關節急得喀嚓喀嚓作響。我們是在重新創建,並不毀壞舊的,所以這才會耗費極為巨大的能量!”這時我才提出第二個問題:“那麼關於我的酬金呢?”信不信由你,我至今連一次也沒提出報酬問題,而奧托舅舅也根本不會想到這一點。他的嘴張大得猶如河馬在可愛地微笑:“報酬?”“是純收入百分之十的委托費,”我說,“我總共只收這麼多。舅舅的下巴脫落了:“那麼這個純收入可能有多少?”“可能有十萬美元,您還能剩下九萬。”“九萬美元!萬歲!我們還等什麼?”他馬上撲向機器,三十秒鐘以後在玻璃平板的上空出現了一份古老文件的圖像。它上面密麻麻地寫滿了蝇頭小字,筆跡工整,簡直就是書法競賽的展品。下面則是簽名——先是一個巨大…See More
May 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4)

這位預言家揮舞手臂,一手向墻,一手叉腰。連窗玻璃都由於他的低音而發顛。“但如果不利用這臺機器,你上哪兒去弄到錢呢?”“我還沒說出全部的成果:我能夠使圖像物質化,使它們成為真正的實物,您想要是這東西非常珍貴呢?”這一來,我們的談話當然截然不同了。“您指的是能恢復那些遺失的文,湮沒的手稿或珍版?是嗎?”“不,沒有原物是不行的,這里有兩到三點困難”我怕他還要羅唆不休,感謝上帝他就只提到了三點困難:“首先我得見到過那件真正的實物,才能使機器聚準許時間焦點,否則就無法從過去中拿回它們。”他又說“其次,我只能從過去取來重量為一克的東西,就是一盎斯的三十分之一!”“為什麼?是機器的能力不夠嗎?”,舅舅憤然皺起眉頭:“這是由於逆反指數的耦合關係,即使把宇宙中的全部能量都用上,也不能從過去取回大於二克的物質。”這種解釋仍然使我渾渾噩噩。“噢,那第三點困難呢?“我又問。“在兩個時間焦點之間的距離越大,這種聯系也就越發困難。簡單說,時間範圍只能限制在一百五十年之內。”“我懂了,”我說,盡管我什麼都沒聽懂,我還是盡量使自己像個職業法學家在演說。“您打算從過去取來某些東西,以便幫助您成為一個小小資本家。這東西應…See More
May 17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3)

他溫柔地(他如此認為)托住我的肘部,使我既不能坐又不能站。這倒也省卻我不少力氣——我只好這樣安慰自己。“走吧,”他說,“上我實驗室去。“我們當真去了實驗室,而我根本無法解除那雙像欠缺鉗一般夾住我的手臂。舅舅的實驗室在大學某幢建築走廊轉彎後的盡頭。自從”施梅里馬依效應“成為偉大發明以後,舅舅就不再教課,他擺脫了所有的課務,可以自由安排時間。“難道你從來不用鑰匙開門?”我問。他神頭鬼腦地瞅望著我,那碩大的鼻子,擠眉弄眼,似乎馬上要打個噴嚏。“門是上著鎖的,可用的是‘施梅里馬依效應’繼電器。我只消暗中想一下密語,門就會自動打開。不知道密語的人根本別想開門,哪怕大學校長來了也無濟於事。“我不由萬分驚喜:“真是的,舅舅!這種鎖可以使您——”“哼!去出售專利,再使某個傻瓜大發其財?沒門!這個財我應該讓自己來發。”“您的時間機在哪里?”我問。糟啦,奧托舅舅比我高一英尺,比我重三十磅,壯得像頭公牛,當這樣的人把你當作小雞拎起時,你唯一的防禦手段就是得讓他看見你的面色已經煞白。當時我也這樣做了——整個臉由青轉白。他這才鬆開了手,把我放下地面。“噓,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個秘密!”他意味深長地說:“這是機密,…See More
May 1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2)

“對不起,奧托舅舅。”“那麼聽下去!我去了宴會,他們大講了一通有關‘施梅里馬依效應’的恭維話,當我以為他們定會買下長笛專利時,他們卻只塞給我這個!”他從懷中掏出個東西,像是面值為兩千美元的金幣,他突然扔了過來。幸虧我及時閃開,如果這錢幣飛出開著的窗戶,它大概能將某個過路人送上西天!感謝上帝,它只是撞上了墻壁。我揀起來,其重量使我馬上就明白這只是鍍金的。一面印著巨大的字:埃利阿斯獎章,還有一行小字:獎給奧托施梅里馬依。反面則是胖乎乎的側面像,但顯然不是我的舅舅。無論怎麼說,此人不可能屬於汪汪叫的那一類,如果歸在哼哼叫的一類中可能還更說得過去些。“這人是埃利阿斯,康索里公司的總裁。”舅舅解釋說,“當我知道這獎章就代表一切時,我彬彬不禮地致謝說:‘先生們,我實在無話可說。’——於是就站起身走了。”“接著您就在街上整夜遊蕩?”我對他滿懷同情,“您甚至連晚禮服也沒換就上這兒來啦?”奧托舅舅在身前伸展雙手,非常不滿地瞪視著拳頭說:“晚禮服?”“是的,還穿著晚禮服。”我肯定說。他的長臉露出紅暈。頓時咆哮說:“我帶著非常非常重要的問題特地上外甥這時來,而你竟愚地嘮叨什麼晚禮服,我嫡親的外甥啊!”我讓他…See More
Apr 18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1)

他穿的那套晚禮服讓我看走了眼,沒能瞬間認出是他,還以為真的來了位當事人。當時我對本周以來這第一位顧客欣喜異常,根本沒顧得上細想:早上9:45怎麼還有人穿著晚禮服?盡管此人的袖子短得使手腕露出足有六英寸,盡管在褲管和襪子之間還空出了一大截,我還是只顧著殷勤接待。但我馬上瞧見了他的面容——這正是我的奧托舅舅!“啊,是您,舅舅!”你們只要曾經見過他一面,就能在任何地方認出他來。從五年前《時代》雜志在封面上登出他的尊容以後,至少有兩百名讀者寫信給編輯部賭咒發誓說對他的相貌永世難忘,其中多數人甚至為此惡夢不休。知道我舅舅的全名嗎?好吧,他叫奧托施梅里馬依,是我媽媽的嫡親弟弟,我的名字則是加里斯密特。“加里,我的孩子,”他說,他的胸腔發出的聲音宛如呻吟。這一切令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我問:“您穿著晚禮服幹什麼?”“這是租來的。”舅舅回答說。“是啊,不過為什麼一大清早就穿呢?”“難道現在已經是早上了嗎?”他失神地四處張望。當我終於使他確信眼下已是上午時,他才得出結論:也許他已在大街上晃悠了一整夜。他用手在額頭上捋了一把說:“我心煩意亂,加里,全怪那宴會……”他的手在空中揮動,然後又緊攥成拳,砰砰捶在…See More
Apr 14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4)

把事情真相直接講出來的時機到了。“女士們,先生們,問題的實質是,我們招徕的旅行者根本就不是旅行者。他們是本地人,其中有一些就坐在這個大廳里!我清楚這一點,因為幾天前我本人出租了身體——你們要問是誰租用了我的身體?啊,就是查利,就是查利本人!”他靠眼角余光瞥了劉·猶多一下。這位稅務官的臉一下子變得灰白,他恨不得一下子躲起來。不過,普爾契倒喜歡看到這種情景。不管怎樣,他還要感謝劉·猶多呢!正是由於猶多說漏了嘴,才使他最終的思想踏上正確的道路。他迅捷地講了下去:“女士們,先生們,將這些情況綜合起來看,正是查利·迪肯,以及其他一幫身居高位的朋友——他們大多數人就坐在這個大廳里——打斷了阿爾泰亞九星和銀河系其他星球的聯系!” 這就夠了。…See More
Mar 20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3)

他不允許6位無知的年輕人向他提問題。高爾特靜靜地坐在他旁邊,依舊那麼輕鬆自如;她還在嗅聞花粉芳香,心情愉快而且微微陶醉。不管怎樣,普爾契認為,就最近而言,這個地方倒還令人愉快。糟的是,他很快就要離開這個地方……很快。尊貴的來賓的陳辭濫調令人昏昏欲睡。與會的名流們每人都作了發言。接著,波普拖長了語調,再一次開腔說道:“現在,我想將來自地方區域的幾位優秀的社團工作者介紹給諸位。這位是克斯·塞卡瑞利,來自山邊區。克斯,站起來鞠躬!”應酬性的掌聲。“這位是瑪麗·貝斯·懷特哈斯特,婦女俱樂部的主任,來自河景區!”應酬性的掌聲——還有一聲口哨。這聲口哨肯定是諷刺性的:瑪麗·貝斯雖不到50歲,但人已肥胖不堪。還有更多的人被介紹出來。波普·克雷格還沒有點到他自己的名字,普爾契就感到時機到了。等克雷格一叫出名字,他已邁步走到演講臺邊。“這位優秀的年輕律師、忠誠的社團團員——我們的社團正需要這樣的青年——米勞·普樂契!”應酬性的掌聲再次響起。這已成慣例。但普爾契又聽見口哨聲四起,室內滿是噪音。口哨聲代表疑問,但他不能再允許疑問滋生蔓延了,他掃視了盯著他的面孔的500個忠誠的社團成員,開始講話:“總統先生,…See More
Feb 12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2)

拉瑟猶豫了一下,然後看出了普爾契眼中什麼神情。“我當然想啊。”他嘀咕著說。“那麼給我講件事。盡管這件事似乎無關緊要,但實際上十分關鍵。在過去一年里,你賣出過多少枝槍?”拉瑟流露出大惑不解的神色,但他說:“不太多,大約5~6枝。你知道,自從冰柱工程關閉以來,什麼生意都不景氣。”“平常一年呢?”“啊,300~400枝。槍是一個很大的旅遊項目。你看,他們現在需要的是冷彈槍打魚,而正常的子彈使它們起火——因為觸發氫氣。我是市里惟一出售這種子彈的運動器材商人——不過,這跟吉米有什麼相干?”普爾契深深呼了口氣:“好好待在這兒,你就會明白的。不過,請先想想你剛給我講的這件事。如果槍是一個旅遊項目,那為什麼關閉了冰柱工程會影響到銷售呢?”他說著便走開了。查利·迪肯急匆匆走過來,拉起他的胳膊。他流露出憤憤不平的神色:“嘿,米勞,真見鬼了!我剛從撒姆·阿普費爾——保證人——那里聽說,你將那夥人又全部保釋出獄了。是怎麼回事?”“他們是我的當事人,查利。”“不要跟我來這個!他們給定罪判刑以後,你怎麼能保釋他們出來呢?”“我要上訴這個案子。”普爾契心平氣和地說。“你沒有絲毫道理。帕格里姆為什麼會給予保釋?”普爾…See More
Feb 9

卡萊爾的書包'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卡萊爾的書包's Blog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6)

Posted on July 3, 2019 at 7:44am 0 Comments

那嫖客並不是個壞家夥,各方面看起來都不是。他用現金付給安娜錢,把她載到蘭柏斯地鐵站門口,他說,正好順路——也就是說,他有可能就是愛莎貝爾的隔壁鄰居。安娜沒問其他細節,如果她問了,他也不會說的。這種事兒也有必須嚴格遵守的禮節。

安娜回到教堂的時候,墳墓已經填上了,挖墳的人把花環在地基那安排得中規中矩。安娜在決定如何放置自己的花環之前,好好地打量了一下其他幾個。

她有點吃驚地發覺自己開始的判斷是錯誤的,這兒有幾個基因組合的花環。她很快地想到了,這只是一種虛榮的怪異消費的表現。阿倫那些親戚朋友中富裕的幾個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炫耀一番。

她安置好了花圈,退後一步,看著自己的作品。…

Continue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5)

Posted on February 4, 2019 at 12:22am 0 Comments

“我們不是任何一隻豆莢里的兩顆豆,”安娜輕柔地說。“這是很明顯的,他們總是說我們骨子眼里一模一樣,但我們從不相同,甚至當他們把毒素注進我們的身體中,以便讓我們的細胞按他們想要的方式發展的時候。我們也沒變成淫蕩機器。我的一位醫生告訴我,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才會弄糟了,我們中每個人的大腦化學組成成分都不一樣,使你成為你,使我成為我。你和我接受的擴增手術都是一樣的。我們經過重植的基因都有同樣墮落的邏輯,但與你上床的感覺和與我上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一些主顧會成為常客,也是為什麼他們不顧各種愛滋病的威脅自願,上鉤的原因。你根本不欠我什麼,不因為我們都屬於同一個種類而欠我什麼,但你可不可幫我一個忙呢?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拒絕。”…

Continue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4)

Posted on February 4, 2019 at 12:22am 0 Comments

她感到自己良心的深處有所觸動,但是藥物作用能使她保持著鎮定。醫生的藥劑戰勝了她體內的化學物質,她可以很容易地保持自容。“對不起,”她無力地說,“我並不想引起人們的悲傷,”就像地獄一樣不想引起悲傷。她自己在心里補充了一句。我到這兒來是為了打掉你們那翹得高高的鼻子,按下你們的腦袋,讓你們看清楚這世界的本來面目,看看它是多麼可怕地不公。

“你已經引起悲傷了,”那人說。“我認為你根本沒意識到你引起了多少人的痛苦——給阿倫,給凱蒂,給那些男孩們,還有所有認識他們的人的痛苦。如果你意識到了,而且如果你有最起碼的良知,你應該割斷自己的喉嚨而不是跑到這兒來。”…

Continue

布賴恩·斯坦伯福爾德《哀悼之屋》(3)

Posted on February 4, 2019 at 12:21am 0 Comments

“我以為你在醫院里發瘋哩。”寡婦用一種謹慎的平淡語調說著,但看得出她隨時有可能爆發。

“對,”安娜對她說。“但醫生們開始了解我的病情,可以讓我安靜一些時候。從像我這樣的人身上他們學到了很多大腦變異的知識。”她並沒有加上一句,包括象阿倫這樣的人。

“那麼你不久就會重操舊業回到大街上去了,對吧?”寡婦的聲音很刻薄。…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7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