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萊爾的書包
  • 華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卡萊爾的書包's Friends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TV Plus
  • 趁還來得及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Mystikós kípos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堅硬如水
  • Priyatamā

Gifts Received

Gift

卡萊爾的書包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卡萊爾的書包's Page

Latest Activity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退役軍犬黃狐

梭達哨所陣地上,挺立著兩排頭戴鋼盔全副武裝的士兵。對面七步遠的磨盤上,蹲著一條名叫“黃狐”的軍犬。雖然它鼻子和唇吻間間稀疏的長毛已經禿盡,露出幾分衰老,但從它細腹寬胸的身材,發達飽滿的肌肉,肩胛上那道顯眼的傷疤和短了一小截的右前爪中,仍可以看出它年輕時威武勇猛的風采。 它的主人----排長賈松山將一枚二等功勳章和兩枚三等功勳章,掛在它的脖頸上。鍍金的勳章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紫紅的綢帶纏在它金黃的皮毛間,分外耀眼。 哨所最高指揮官宋副連長筆直地站在它面前,大聲宣讀一紙命令:“梭達哨所軍犬,編號08431,1979年服役,在對越自衛反擊作戰中屢建戰功,現因超齡和身體傷殘嚴重,命令其推出現役......” 宋副連長話音剛落,隊列裏的士兵便熱烈地鼓起掌來。可憐的黃狐,並不知道自己正在退役。它雖然絕頂聰明,但還是聽不懂人類覆雜的語言。此刻,它瞅著這莊嚴的場面,,還以為哨所要帶它去執行什麽重大的戰鬥任務呢?它興奮得昂著頭顱,挺著胸脯,做出雄赳赳的臨戰姿態。 “舉前爪。”賈排長命令道。 它立即執行,由宋副連長帶頭,四十多名軍人依次跟它握手告別。…See More
Mar 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白象 III

三 要是這兩組白象能會合在一起,幾頭成年象齊心協力,象多力量大,老虎是很難占到什麼便宜的,那只孟加拉虎似乎也看到了這一點,加快了進攻節奏,倏地躥到東,想跳到傻丫頭的背上去噬咬,忽地溜到西,亮出虎爪來撕抓傻丫頭的臉,傻丫頭真是夠傻的,嚇得渾身哆嗦,站在原地,閉起眼睛,動也不動,大概以為它看不見老虎,老虎也就看不見它了,老阿呆疲於奔命,它本來腿腳就不利索,剛趕到東面阻止惡虎躍上傻丫頭的背,還沒回過神來,惡虎已轉到西面撕抓傻丫頭的臉了,它只得伸長鼻子捂住傻丫頭的臉,犀利的虎爪落了下來,老阿呆的鼻子皮開肉綻,但總算沒讓虎爪傷著傻丫頭,惡虎當然不會罷休,飾有黑黃環紋的虎尾一掄,又敏捷地轉換方向撲咬傻丫頭。孟加拉虎生活在亞洲象出沒的熱帶雨林,練就了一套獵食小象的高超技藝,它習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到小象身上,在小象的頸側猛咬一口,或者擰斷小象的頸椎,或者咬斷小象的動脈血管,然後在救援的成年象趕到之前,一溜煙兒逃離現場,隱蔽在附近跟蹤窺視,受了重傷的小象少則幾個時辰多則一兩天就會因流血過多傷勢過重而倒斃身亡,待悲傷的象群從咽氣的小象身邊離去後,虎再出來撿取獵物。…See More
Feb 1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白象 II

亞洲象的體色通常為深灰色,白色的大象十分罕見,物以稀為貴,在西雙版納傣族村寨,白象是美好幸福的象征,寨門上刻有白象木雕,緬寺裏造有白象泥塑,姑娘們愛掛白象銀項鏈,獵手用虎牙雕一只白象掛在胸口當吉祥物,民間有這樣的傳說,能見到白象的人是最有福氣的人,無病無災,五谷滿倉,子孫滿堂。 而我,不僅見到了白象,而且與整個白象家族交了朋友,雖然在與這些龐然大物相識的過程中,我嚇出了幾身冷汗,但有驚無險,認同儀式結束後,我心裏油然產生一種幸運者的感覺,我相信這個白象家族能給我帶來好運,我是個上海知青,所有的親人都在上海,一個人住在荒山野嶺看護橡膠園,未免感到孤單有了這些白象朋友,起碼生活會變得豐富多彩一些,能減輕我的孤獨與寂寞我慷慨地將兩籮筐木薯全送給七頭白象吃,希望與這個白象家族的友誼能延續並發展下去。 研究資料上介紹說,非洲象和亞洲象相比較,非洲象性格剛烈,不易馴養,亞洲象性格溫馴,較易馴養,亞洲象額部兩側有兩個很明顯的鼓突,俗稱,智慧瘤而非洲象沒有,因此亞洲象的智商普遍要比非洲象高一些。…See More
Feb 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白象 I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點兒砸在屋頂的茅草上,嘩嘩直響山那邊隱隱傳來隆隆雷聲,我寫了封家信,看看小鬧鐘,已是半夜12點了,我打了個哈欠,準備上床睡。就在這時嘭嘭嘭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 我獨自住在名叫橡膠坪的箐溝裏,替曼廣弄寨子看守100多畝橡膠園,四周都是原始森林,寨子在山外,離這兒有10裏遠深更半夜,又下著這麼大的雨,誰會到我這兒來呢誰呀我大聲問,沒人回答嘭嘭嘭,的敲門聲還在響,我耳朵貼在門縫諦聽,透過雨聲,聽到了沈重的喘息聲我想,也許是過路的地質隊員或淘金的山民,雨夜行走時摔傷了,看見燈光,摸到我這兒來求救的我提著馬燈,拉開門閂夾著雨霧的風迎面撲來,濕漉漉,涼冰冰的,凍得我鼻子發癢張嘴就想打噴嚏阿我剛張大嘴,還沒來得及把噴嚏打出來,便嚇得魂飛魄散,已竄到鼻孔的噴嚏被嚇得縮了回去在馬燈的照耀下,我看見門口站著一頭象.…See More
Feb 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刀疤豺母(下)

【14 刀疤豺母發出淒涼的長嘯,像是在訴說過去的悲慘遭遇】 我高舉雙手,面帶微笑,模仿豺的聲音輕柔地叫著。我緩慢地朝前移動,漸漸接近溪流邊的豺群。我不敢走得太急,以免它們起疑心。我知道,野生豺因為經常遭到人類的捕殺,所以對兩足行走的人類抱有戒備之心,即使面對曾經幫助過它們的人,它們也不會像狗遇見主人那般表現出親密無間的樣子。對豺來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當我離豺群越來越近時,刀疤豺母不時地用眼睛瞟我,我每向前跨出一步,它的耳朵就劇烈地顫動,顯示出內心的不安。…See More
Jan 1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刀疤豺母(中)

【7 我朝坡頂的豺群大喊救命,刀疤豺母率領豺群沖了下來】 沒想到,被激怒的野驢那麽可怕,簡直像一群群亡命徒,盯著我和強巴不放。 我們是在山南一塊平坦的牧場上找到這群野驢的。在我國,野驢被列為瀕危動物。高黎貢山一帶已有二十多年未發現它們的蹤影。剛見到它們時,我格外興奮,舉著攝像機一個勁兒地拍攝。野驢是一種機敏膽小的動物,因此,我根本沒想到要對它們有所防範。 這群野驢共有一百多頭。此時正值它們的交配季節,幾頭年輕的公驢為爭奪配偶互相撲咬,吭吭地鳴叫,鬥得不亦樂乎。我拍攝了許多珍貴的鏡頭。一頭黑脖子母驢啃著青草慢悠悠地走過來,一直走到我和強巴藏身的灌木叢前,好像故意來搶鏡頭似的。強巴從羊皮袋裏掏出一根尼龍繩,繩子的一頭系著一塊月牙形鉛巴——高黎貢山一帶的牧民特有的絆馬索。逮馬時,將繩索用力朝馬腿扔去,鉛巴會將繩索纏繞在馬腿上,馬就會被絆倒在地。強巴朝我眨眨眼,做了個拋扔繩索的手勢。我明白,他想絆倒那頭黑脖子母驢。這主意不錯,活捉一頭野驢,對我的研究大有幫助。…See More
Jan 12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刀疤豺母 (上)

【1 走在前面的母豺,飽經風霜的臉上有一道深深的疤】 山峁的一片野金盞花叢中,鉆出大大小小七八十只豺,朝我和藏族向導強巴搭建在樹丫的觀察所走來。看見這些高黎貢山特有的金背豺,我喜出望外,連忙舉起新型的攝像機對它們進行拍攝。豺屬犬科,故又稱豺狗,是一種中型食肉獸。普通山豺皮毛為褐紅色,被稱為紅毛狗或紅狼。北美洲有一種銀背豺,脊背上覆蓋著一層銀白色的毛。幾十年前,一位名叫懷特·福桑的法國博物學家徒步考察高黎貢山峽谷時,發現了一種背毛為金色的豺,將之定名為金背豺。遺憾的是,這種豺數量稀少,通常只在人跡罕至的雪線一帶活動,雲南省動物研究所屢次派人進山尋找都未果。 我太幸運了,居然碰到了如此珍貴的金背豺。 金背豺確實與眾不同:脊背上鋪著一層厚厚的金色絨毛,就像穿著一件華麗的毛背心;鼻梁、眉眼和耳廓之間勾勒出兩條粗粗的黑線;威嚴的臉頰輪廓分明,足踵間生有白色毛叢,走路時就像踩著冰雪。據福桑介紹,其他種類的豺都以小家庭為單位生活,一般由年富力強的雄性豺擔任家長,而金背豺是以一只年長的雌性豺為首領的群居動物,就像人類的母系社會。這裏肯定藏有許多鮮為人知的奧秘,是一項有意義的研究課題。…See More
Jan 10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最後一頭戰象

西雙版納的召片領曾經擁有一隊威風凜凜的象兵。所謂象兵,就是騎著大象作戰的軍隊。象兵不僅機動快速,還可用長鼻劈敵,用象蹄踩敵,直接參與戰鬥。一大群象,排山倒海般地撲向敵人,戰塵滾滾,吼聲震天,勢不可擋。 1943年,日寇的鐵蹄踏進了西雙版納邊陲重鎮打洛。象兵在打洛江畔和日寇打了一仗。戰鬥異常激烈,槍炮聲、廝殺聲和象吼聲驚天動地;鬼子在打洛江裏扔下了70多具屍體,我方80多頭戰象全部中彈倒地,血把江水都染紅了。戰鬥結束後,召片領在打洛江邊挖了一個長寬各20多米的大坑,把陣亡的戰象隆重埋葬了。還在坑上立了一塊碑:百象冢。 曼廣弄寨的民工在搬運戰象的屍體時,意外地發現有一頭公象還在喘息,它的脖頸被刀砍傷,一顆機槍子彈從前腿穿過去,渾身上下都是血,但它還活著。他們用8匹馬拉的大車,把它運回寨子。這是惟一幸存的戰象,名叫嘎羧。好心腸的村民們治好了它的傷,把它養了起來。…See More
Dec 31,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斑羚

我們狩獵隊分成好幾個小組,在獵狗的幫助下,把七八十只斑羚逼到戛洛山的傷心崖上。 傷心崖是戛洛山上的一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從中間剖開,從山底下的流沙河擡頭往上看,宛如一線天。隔河對峙的兩座山峰相距約六米左右,兩座山都是筆直的絕壁。斑羚雖有肌腱發達的四條長腿,極善跳躍,是食草類動物中的跳遠冠軍,但就像人跳遠有極限一樣,在同一水平線上,健壯的公斑羚最多只能跳出五米遠,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四米左右,而能一跳跳過六米寬的山澗的超級斑羚還沒有生出來呢。 開始,斑羚們發現自己陷入了進退維谷的絕境,一片驚慌,胡亂躥跳。有一只老斑羚不知是老眼昏花沒測準距離,還是故意要逞能,竟退後十幾步一陣快速助跑奮力起跳,想跳過六米寬的山澗,結果在離對面山峰還有一米多的空中哀咩一聲,像顆流星似的筆直墜落下去,好一會兒,懸崖下才傳來撲通的落水聲。…See More
Dec 20,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photo

The Search by Fern Evans

愛墾微敘事·新版青蛙王子公主總是不停的追問王子,為什麽不說我愛你。王子總是笑笑的反問,難道我不愛你嗎?如此重復,公主不禁發怒,咆哮道:連我愛你都不敢說,那什麽證明你愛我?王子皺皺眉,顫顫嘴唇,終究沒說出口。公主摔門而去,王子迅速的追上去,深情而不舍的望著她,我愛你。公主還沒來得及享受這片刻的愛意,王子霎時間又變成了青蛙,而這一次,無論怎麽親吻,無法復原。  
Dec 18,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photo

Truffula by Craig Fotheringham

愛墾微敘事·父女10歲,她說: 我要好吃的。他在廚房卻弄了一整晚。他滿頭大汗卻餓著肚子。20歲,她說: 我要房子。他從此貪早摸黑夜不歸宿。他被她漸漸疏離。25歲,她梨花帶雨:爸,我要你起來。他卻因胃癌靜靜地長眠而不能參加她的婚禮。  
Dec 15,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與狗熊比舉重斑羚飛渡

我們狩獵隊分成好幾個小組,在獵狗的幫助下,把七八十只斑羚逼到戛洛山的傷心崖上。  傷心崖是戛洛山上的一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從中間剖開,從山底下的流沙河擡頭往上看,宛如一線天,其實隔河對峙的兩座山峰相距約六米左右,兩座山都是筆直的絕壁。斑羚雖有腿肌發達的四條長腿,極善跳躍,是食草類動物中的跳遠冠軍,但就像人跳遠有極限一樣,在同一水平線上,健壯的公斑羚最多只能跳出五米遠的成績,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四米左右,而能一跳跳過六米寬的山洞的超級斑羚還沒有生出來呢。  開始,斑羚們發現自己陷入了進退維谷的絕境,一片驚慌,胡亂躥跳。有一只老斑羚不知是老眼昏花沒測準距離,還是故意要逞能,竟退後十幾步一陣快速助跑奮力起跳,想跳過六米寬的山澗,結果在離對面山峰還有一米多的空中哀咩一聲,像顆流星似的筆直墜落下去,好一會兒,懸崖下才傳來撲通的落水聲。 …See More
Dec 4,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photo

The Zahir by Vladimir Zotov

愛墾微敘事·吃牛排他是身價百億的富豪。她是單純的鄉下女孩。盡管門不當戶不對,他們還是相愛了。有一次他帶她參加了高級聚會,擺在她面前的是精美的牛排,可是她完全不會用刀叉吃,她只能抓起牛排直接吃了。有的嘉賓在偷笑,有的很是驚訝。而他只是放下刀叉,學著她得樣子拿起牛排吃了起來說:“我們家習慣這樣吃,因為這樣的味道更鮮美!”
Dec 3,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紅奶羊

大公狼黑寶躲在一棵被閃電灼焦的枯樹後面。一雙饑餓的狼眼緊盯著前方。那裏是神羊峰通向尕瑪兒草原的最後的一個山坳口。一會兒喀納斯紅崖羊群將要從這裏通過。 鮮嫩的羊肉對狼來說,無疑是一頓美餐。但今天大公狼黑寶並不打算來吃羊肉。昨天夜裏,黑寶的妻子,小母狼蓓蓓為它生下兩只小狼崽後,不幸大出血死了。沒有奶水餵養的兩只小狼餓得連聲音都叫不出來。著急的黑寶試圖用咬爛的兔肉餵它們,可小狼崽還不會吃東西。今天早晨,那只黃毛狼崽已經餓死了,另一只黑毛狼崽也餓得壯烈,別的母狼又沒有幫它餵後代的天性。黑寶急得沒辦法,終於決定搶一頭奶羊來餵它的狼崽。 這時,紅崖羊群從山坳口出來了。黑寶仔細地觀察著走過來的每一頭羊。忽然,它發現,一頭肥碩的年輕母羊落在羊群隊伍的後面。母羊渾身金紅的羊毛亮閃閃的,腹下四只飽飽的奶子像熟透了的柚子,這正是它理想中的奶羊!看準了目標,黑寶從枯樹後一躍而出,撲向紅母羊。可憐的紅母羊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狼叼著耳朵搶走了。…See More
Nov 16,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貓狗之間

我在西雙版納傣族村寨結婚時,村長送了我一只白毛小母狗。這是當地一種土狗,肢短體胖,品種很一般,不過頭腦還算聰明,一見生人進了院子就會汪汪汪吠叫報警,和主人也很親熱。妻子給它取了個很別致的名字:土白。結婚沒幾天,就發現家裏鬧起鼠災。我們住的是土木結構的簡易平房,一到晚上,老鼠成群結隊地在房梁上奔來跑去,咬壞堆在墻角的米袋,偷走掛在房柱上的臘肉。有一天半夜,兩只老鼠在梁上打起架來,扭抱翻滾,從高高的房梁上掉了下來,“咚”的一聲,剛好掉在我們的被窩上,嚇得妻直喊救命。土白雖然忠誠,但不會爬墻,也不敢上梁,對猖獗的老鼠一點辦法也沒有。有一次,一夥老鼠在廚房鬧騰,土白挺賣力地去追捕,連一根鼠尾巴也沒咬到,倒把一只油瓶給打翻了。真應了一句俗話: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我只好到集市上買了一只小黃貓來養。當我抱著小黃貓跨進寨口的龍巴門時,恰巧遇見村長荷著犁鏵牽著牯子牛到田壩去耕地。村長瞟了我懷裏的小黃貓一眼,很認真地對我說:“貓和狗前世是冤家,不能養在一個屋檐下的啊。”我笑笑,不以為然。貓吃魚腥,狗啃骨頭,各有所愛,不存在爭食的矛盾;貓捉老鼠,狗看家護院,各司其職,也不存在工作上的沖突,為什麼就不能養在一起…See More
Nov 8, 201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瞎眼狐清窩

紅狐有清窩的習慣,所謂清窩,就是成年狐將滿一歲的小狐用暴力從窩巢驅趕出去,強迫它們離開家。這是為了減輕同一塊領地的食物壓力,騰出生存空間,好繁殖下一茬幼狐。一歲時的小狐獨立生活的能力還不高,一夜之間由父母疼愛的寵兒變成無依無靠漂泊天涯的流浪兒,有的沒本事獵到足夠維持生計的食物,饑寒交迫,很快就夭折了。據動物學家的統計,小狐死亡率最高的就是被清出窩後的這十天內,大約有百分之三十的小狐在這段時間裏死於非命。在我的印象裏,紅狐清窩,又自私又殘忍,是一種很不人道的陋習。 時令已近仲春,又到了紅狐清窩的時間,老林子裏不時傳來成年狐的低嚎和小狐的慘叫。但我想,住在寨後水磨房下的母狐蝴蝶斑是不會清窩的。…See More
Oct 30, 2016

卡萊爾的書包'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卡萊爾的書包's Blog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退役軍犬黃狐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28pm 0 Comments

梭達哨所陣地上,挺立著兩排頭戴鋼盔全副武裝的士兵。對面七步遠的磨盤上,蹲著一條名叫“黃狐”的軍犬。雖然它鼻子和唇吻間間稀疏的長毛已經禿盡,露出幾分衰老,但從它細腹寬胸的身材,發達飽滿的肌肉,肩胛上那道顯眼的傷疤和短了一小截的右前爪中,仍可以看出它年輕時威武勇猛的風采。

它的主人----排長賈松山將一枚二等功勳章和兩枚三等功勳章,掛在它的脖頸上。鍍金的勳章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紫紅的綢帶纏在它金黃的皮毛間,分外耀眼。

哨所最高指揮官宋副連長筆直地站在它面前,大聲宣讀一紙命令:“梭達哨所軍犬,編號08431,1979年服役,在對越自衛反擊作戰中屢建戰功,現因超齡和身體傷殘嚴重,命令其推出現役......”…

Continue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白象 II

Posted on February 8, 2017 at 8:26am 0 Comments

亞洲象的體色通常為深灰色,白色的大象十分罕見,物以稀為貴,在西雙版納傣族村寨,白象是美好幸福的象征,寨門上刻有白象木雕,緬寺裏造有白象泥塑,姑娘們愛掛白象銀項鏈,獵手用虎牙雕一只白象掛在胸口當吉祥物,民間有這樣的傳說,能見到白象的人是最有福氣的人,無病無災,五谷滿倉,子孫滿堂。

而我,不僅見到了白象,而且與整個白象家族交了朋友,雖然在與這些龐然大物相識的過程中,我嚇出了幾身冷汗,但有驚無險,認同儀式結束後,我心裏油然產生一種幸運者的感覺,我相信這個白象家族能給我帶來好運,我是個上海知青,所有的親人都在上海,一個人住在荒山野嶺看護橡膠園,未免感到孤單有了這些白象朋友,起碼生活會變得豐富多彩一些,能減輕我的孤獨與寂寞我慷慨地將兩籮筐木薯全送給七頭白象吃,希望與這個白象家族的友誼能延續並發展下去。…

Continue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の 白象 I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7 at 10:13am 0 Comments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點兒砸在屋頂的茅草上,嘩嘩直響山那邊隱隱傳來隆隆雷聲,我寫了封家信,看看小鬧鐘,已是半夜12點了,我打了個哈欠,準備上床睡。就在這時嘭嘭嘭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

我獨自住在名叫橡膠坪的箐溝裏,替曼廣弄寨子看守100多畝橡膠園,四周都是原始森林,寨子在山外,離這兒有10裏遠深更半夜,又下著這麼大的雨,誰會到我這兒來呢誰呀我大聲問,沒人回答嘭嘭嘭,的敲門聲還在響,我耳朵貼在門縫諦聽,透過雨聲,聽到了沈重的喘息聲我想,也許是過路的地質隊員或淘金的山民,雨夜行走時摔傷了,看見燈光,摸到我這兒來求救的我提著馬燈,拉開門閂夾著雨霧的風迎面撲來,濕漉漉,涼冰冰的,凍得我鼻子發癢張嘴就想打噴嚏阿我剛張大嘴,還沒來得及把噴嚏打出來,便嚇得魂飛魄散,已竄到鼻孔的噴嚏被嚇得縮了回去在馬燈的照耀下,我看見門口站著一頭象.…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