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Via della Seta
  • Female
  • Chua Chu Kang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La Via della Seta'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Іле
  • Macclesfield
  • 瑪琳娜
  • 有格 台

Gifts Received

Gift

La Via della Set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Welcome, La Via della Seta

Latest Activity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11

五、東海是當前中國安全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在西陸和東海兩個方面,中國同期只能在一面取得突破且不能走得太遠,這是中國歷代尤其是漢朝、唐朝特別是清朝治邊的有效經驗,在這方面矛盾處理得比較好的是新中國外交。 20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面臨東部需要解放台灣、西部需要解決藏疆問題的雙向任務。1950年6月6日,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七屆三中全會上向全黨作了題為《不要四面出擊》的講話,他強調: 我們不要四面出擊,全國緊張,很不好。我們絕不可樹敵太多,必須在一個方面有所讓步,有所緩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進攻。114 當時美國明確幫助蔣介石集團並且介入朝鮮和越南的南北內戰,對此,中國選擇了以基本建設為牽引的依陸向海、在雅爾塔框架中聯蘇抗美的策略;20世紀70年代初,蘇聯對中國北方的安全壓力日增,蘇聯入侵阿富汗後,中國又果斷地做出以改革開放為牽引的依海向陸、在雅爾塔框架中聯美抗蘇的策略選擇。為此毛澤東與尼克松握手,這為鄧小平時期的中美建交做了很好的鋪墊。 當代中國在改革開放中已獲得了快速發展,海外利益已成為拉動中國經濟的重要動力,而台海統一尚未完成,日本軍國主義又急速膨脹、其突破憲法第九條非戰條款的危險在即。這…See More
Jan 1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10

 “風雲帳下奇兒在,鼓角燈前老淚多”。事後的結果讓當時那些熱捧以鐵路擴張陸權理論的“奇兒”們感到尷尬:東清鐵路修成後,中俄關系嚴重惡化。這裏的悖論是,修鐵路就得管鐵路,跨國管理境外資產特別是巨額資產——比如中國在伊拉克、利比亞、蘇丹、甚至烏克蘭96等國的資產,若無自衛能力,基本就是空談。但若有自衛能力,那“經濟整合”就必然要轉化為“政治整合(其實就是幹預)”;共管必然轉化為主管。當年在東清鐵路上,俄國人沒有逃脫這一悖論:為了維護這條鐵路的管理權,俄國與中國產生的糾葛竟持續了半個世紀。在朝鮮戰爭即將結束的1952年底,臨終前的斯大林算是看明白了這個道理,為了改善與中國的關系,他將鐵路完全移交中國。即使如此,蘇聯人的大國沙文主義對中國人的感情傷害仍未結束。1958年7月22日,赫魯曉夫又提議中蘇在中國南方建設“長波電台”和“共同艦隊”,蘇聯提供大部分資金,所有權對半。正是有了中東鐵路和抵制斯大林大國沙文主義的經驗,毛澤東堅持拒絕了蘇聯的建議。毛澤東對尤金說:這次提所有權問題,使我想起了斯大林的東西又來的。為什麽要提出所有權各半的問題?這是一個政治問題。要講政治條件,連半個指頭都不行。你可以…See More
Dec 28,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9

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推行以高鐵為紐帶的歐亞大陸經濟整合的前提,是無論如何也不能以損害中俄關系為代價的;這也意味著,中國為推進歐亞大陸經濟整合而大舉進入中亞,如果不能夠爭取到俄國的支持(或至少默許),則不僅成本與風險極大,而且失敗的可能性也極大。然而,無論從歷史還是從現實的角度看,我們都很難想像俄國會聽任中國大舉進軍中亞,因為中國在中亞影響力的上升,客觀上將造成俄國影響力的下降,甚至將減少俄國在能源問題上與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即便俄國可能不具備與中國在中亞展開經濟競爭的實力,但這並不意味著俄國將會對中國進軍中亞聽之任之。客觀上說,中國主導的歐亞大陸經濟整合對俄羅斯的意義,有點類似於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系”對中國的意義,這兩種經濟整合都帶有明顯的政治意圖和政治效應。有鑒於此,我們不難想像,如果中國真的大舉進軍中亞,不僅可能造成中俄關系的覆雜化,而且可能造成中俄爭奪中亞的態勢,其結果甚至可能無意中促成俄美兩國在某種程度上的聯合。83(三)警惕“鐵路陸權論”的歷史回潮俾斯麥在自己的回憶錄中寫道:“社會輿論通常只有回顧整整人類一代的歷史,才能了解在對外政策中所犯的錯誤,而Ac…See More
Dec 25,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8

(二)日本誘導中國西進中亞以間離中俄關系 歷史的經驗值得註意,19世紀下半葉,如果沒有沙俄帝國的默許,單憑左宗棠的力量去平息阿古柏禍亂是不可想象的67。俄國支持中國清政府而非阿古柏正是出於其中亞地緣戰略考慮。俄羅斯在中亞的核心利益是其通往印度洋的線路,在這條線路上的中亞地區存在著強大的伊斯蘭反俄力量;鑒於中國新疆西界不在其進入印度洋的核心線路上,只要中國力量不過多地卷入中亞,俄國人的中亞戰略的重心就不是中國而是伊斯蘭反俄活動。俄羅斯需要防止中亞伊斯蘭勢力集結形成反俄聯盟,鑒於此,俄羅斯不僅不會使用其全部力量在這一地區與中國開展大規模的正面沖突,相反還會適度對中國力量西進表示歡迎,這樣可以借助中國制衡伊斯蘭力量,以減少自己在中亞的支出。俄羅斯人明白,中國關註的重心在遠東,即使中國來到中亞,也不會過度卷入被俄視為核心利益的中亞地區事務。明乎此,也就明白了近代以來幾乎所有的“疆獨”嘗試在被俄羅斯利用後即被拋棄的原因。 我們應當清醒,美國從中亞撤軍後,沒有俄羅斯的合作,中國不可能單獨應付在中亞新崛起的戰略力量。因此,俄羅斯目前視中亞為核心利益的堅定立場對中國是有利的。中亞歷來被俄羅斯納入其通往…See More
Dec 22,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7

20世紀40年代,民國政府從軍閥盛世才手中收覆新疆更是先從控制河西開始的。1941 年年初,盛世才為了換得蘇聯支持,再次“向蘇聯提議:新疆脫離中國,建立蘇維埃共和國並加盟蘇聯”55。這引起了正在全力“剿共”並對河西走廊尚無控制力的蔣介石的警覺。1941年6月蘇德戰爭爆發為蔣介石收覆新疆提供了機會。蔣介石先授權時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的吳忠信勸服馬步芳讓政府軍駐防河西走廊並於次年春派嫡系胡宗南部隊進駐河西一帶,由此控制了從內地通往新疆的關鍵通道。1944年蘇德戰場形勢逆轉,蘇軍在東線戰場上節節勝利,這促使蔣介石下決心徹底解決盛世才在新疆的獨立王國。1944年春,蔣介石將在武威新成立的第二十九集團軍總司令部移到新疆哈密,並利用新疆內亂派軍隊進入新疆,隨後又部署配有若幹飛機的部隊在酒泉集結待命。看到這樣的部署,盛世才知道大勢已去,不得不向中央政府交出新疆。 如果說山海關是北京在東北方向最後的屏障,那麽蘭州則是長安在西北方向的最後屏障。河西之要在蘭州。蘭州位於祁連山東端,黃河穿城而過,蜿蜒百余裏。清代著名學者張澍用…See More
Dec 20,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6

這段評價有正反兩重含義:其一是肯定唐朝西陲靖邊政策因其控制了影響中國西陲安全的關鍵地帶帕米爾高原,在邏輯上說是成功的;其二是批評唐朝合乎邏輯的西擴範圍卻超出國力可支持的極限,因而是力所不及的。公元741年(唐開元二十九年)的西界與西漢時大體重合,約在東經68°左右。但在公元741至公元820年(唐元和十五年)間,中國西陲邊界卻迅速東退至約東經72°…See More
Dec 16,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5

 4.張格爾叛亂 19世紀初,喀什成了張格爾叛亂的集中爆發地。張格爾在浩罕國28支持下,潛入南疆發動叛亂。叛亂從1820年(清嘉慶二十五年)始至1828年(清道光八年)結束,前後為禍南疆近十年,1826年(清道光六年)禍亂規模達到巔峰。是年張格爾率五百余人,竄回喀什噶爾(今喀什)地區,利用南疆的反清情緒及其宗教影響,集眾萬余人發動叛亂。先後攻占喀什噶爾、英吉沙爾(今英吉沙)、葉爾羌(今莎車)、和闐等城,自稱賽義德·張格爾蘇丹。清政府命伊犁將軍長齡調集吉林、黑龍江、陜西、甘肅、四川清軍萬余人,會師於阿克蘇,組織全面進攻,相繼收覆喀什噶爾等城。1828年年初,張格爾被清軍擒獲,解至北京處死,叛亂平定。但由於地形覆雜,平叛的代價是巨大的,清政府“是役用兵三萬六千,用帑銀一千余萬兩”29,其用最費在喀什。5.阿古柏叛亂鴉片戰爭後,清祚日衰。同治年間,新疆出現大規模反清運動。1864年在庫車、和闐、喀什、吐魯番等地先後出現數個割據政權。占據喀什舊城的柯爾克孜伯克30司迪克自立為“帕夏”,為了樹立威信,決定去浩罕城迎回大和卓曾孫,號稱“聖裔”的張格爾之子布素魯克,立其為傀儡。1865年春,浩罕攝政…See More
Dec 11,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4

 2.高仙芝平息小勃律反叛和抗擊大食東擴 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歐洲大陸陷入內亂,其戰略邊界大幅向西退縮。中東地區由此出現巨大的戰略真空地帶,這為伊斯蘭運動於公元7世紀上半葉在阿拉伯半島興起並迅速向四周擴張提供了有利條件。至公元750年,阿拉伯帝國的邊界已與中國西陲接壤22並嚴重影響中國西陲安全。 位於今克什米爾西北部的唐屬國小勃律,都城孽多城(今吉爾吉特),此地亦是吐蕃通往安西四鎮的交通要道。公元8世紀40年代初,吐蕃讚普把公主嫁給小勃律王蘇失利之為妻,小勃律遂歸附於吐蕃,吐蕃進而控制了西北各國,並迫使其中斷對唐朝的朝貢。唐幾任安西節度使均派兵討伐,因地勢險要,加之吐蕃進行援助,皆無功而返。 公元747年(唐天寶六年)春,唐玄宗下制,以安西副都護、都知兵馬使、四鎮節度副使高仙芝為行營節度使,率萬人部隊由安西西征。一路經艱苦的長途行軍,沿南疆路線經撥換城(今新疆阿克蘇)、握瑟德(今新疆巴楚)、疏勒(今新疆喀什),隨後揮師南下西入蔥嶺,從瓦罕走廊突破,抄小勃律後路,一舉平息了小勃律的分裂活動。由此,“拂菻23、大食諸胡七十二國皆震懾降附”24。隨後高仙芝又一路北上,將伊斯蘭阿拔斯…See More
Dec 4,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3

沙俄和蘇聯時期,中亞受俄羅斯人控制並成為俄羅斯人進入印度洋的戰略通道,陸上絲綢之路也因此受阻。蘇聯解體後,中亞諸國與俄羅斯和中國共同成立了“上海合作組織”(SCO),這條通道對中國再次開放。2011年,起始於中國重慶經新疆出阿拉山口至德國杜伊斯堡的渝新歐國際大通道全程開通,全程經過6個國家,運行裏程達10…See More
Nov 28,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2

帕米爾高原是東西之間來往交流的必經之路。南疆北南兩道匯合至喀什地區後進入帕米爾高原,沿“蔥嶺古道”直達位於塔什庫爾幹的石頭城6。從那裏起,又分南北兩道,一線西向經伊朗、敘利亞到土耳其至歐洲,另一線南下至印度次大陸北部。這樣,塔什庫爾幹——它西北與塔吉克斯坦、西南與阿富汗接壤,南與巴基斯坦相連,東與葉城和莎車、北面與阿克陶縣相連——就成了南疆線進入中亞的關鍵通道,而位於新疆西南的喀什地區則是扼住由南疆西北進入費爾幹納盆地、西南進入塔什庫爾幹、繼而瓦罕走廊的咽喉地帶,其東北方向的阿克蘇則是控制整個南疆的戰略樞紐。 與中國境內塔什庫爾幹接壤的阿富汗地處帕米爾高原和伊朗高原間的高原寬谷地區,是影響中國西陲穩定的關鍵鄰國;瓦罕走廊是溝通中國和中亞國家交流的要路。瓦罕走廊位於阿富汗東北部,東西走向,北依帕米爾高原南緣(與塔吉克斯坦相鄰),南傍興都庫什山脈最險峻高聳的東段(與巴基斯坦及巴控克什米爾相接),西起阿姆河上遊的噴赤河及其支流帕米爾河,東接中國新疆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7。整個走廊東西長約300公裏,南北最窄處僅15公裏,最寬處約75公裏。中阿兩國在狹長的瓦罕走廊東端相毗鄰,邊界線只有92公…See More
Nov 19,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1

——兼論中亞地區力量崛起的歷史條件、規律及其因應戰略  內容提要:通往西域的絲綢之路以天山為界分南北兩線。以喀什為外聯樞紐的南疆線是西域穩定的關鍵線路。與北疆線地緣政治特點不同,此線不利於國家軍事力量大規模機動,在歷史上多是境外勢力滲透並資助中國西域分裂勢力的關鍵通道。歐亞大陸分區並存有歐洲、中亞和中國三種戰略力量;但歷史表明,在歐亞大陸的主要區位即北緯30°至60°之間可容納戰略力量只有2.5個;也就是說,在三種戰略力量之間,其中一個的生存空間必然要受到其他兩個的嚴重擠壓並因此出現破碎地帶。其兩端若有任何一方衰落並由此造成的戰略力量的收縮,都會引發中亞戰略力量在歐亞結合部即中亞地區的崛起和擴張。這樣的變局一旦出現,它對中國西陲安全造成的壓力當然是全方位的。目前,中國西域地緣政治環境在機遇和挑戰兩方面都有了向漢唐形勢回歸的趨勢。中國漢朝必須獨立應對近乎覆蓋整個蒙古高原的匈奴等部落群的安全壓力;唐王朝必須獨立應付大食帝國的東擴壓力。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戰略力量從中亞收縮、近期美軍從阿富汗完成撤軍以及日益加速的北極解凍及北極航線的開通使俄羅斯北線安全壓力增大並被迫將國防資源向北線傾斜,這在中亞…See More
Oct 22,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6)

在不可讓渡的禮物關系中,集體的感激(感恩)成為權力的源泉。布迪厄(P. Bourdieu)稱之為“象征資本”,奧斯悌稱之為“教父模式”:“我多多地賜與你,給你許多好處,我就可以既提高自己的威望,又使他深深地承情於我。這就是(莫斯)所說的豪宴的原理。”在當代社會中,正如希瓦茲(B.…See More
Oct 15,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3)

家庭的歸屬包含著一種限制自由的“責任”。對於那些珍惜家庭關系的人來說,家庭的紐帶之所以特殊,乃是因為這種紐帶所包含的責任和義務是無條件的。夫妻之間,父母和子女的相互義務都是“不能不如此”。無條件也就是無選擇。在革命隊伍中,個人的責任也是無條件的,但那不是以“自然黏合”,而是以“組織紀律”維持的無條件。這是一種從外部強加到組織成員間關系的力量。 革命者掙脫自然家庭,參加到革命組織大家庭中,在革命話語中,這是出於革命覺悟的“自由”選擇。然而,這是一種只能選擇入,不能選擇出的自由。你可以“自由”選擇加入組織,但這種加入的附帶條件是你決無自由退出的選擇。退出組織者獲得的不再是自由之身,而是“叛徒”、“內奸”(至少是“脫離分子”)的“汙點”身份。就在革命同志們因理念或利益不合,權力鬥爭搞得你死我活的時候,你仍然不可能自由選擇擺脫與那些實際上已成“敵人”的他者關系。 一個人參加革命,其實與追求自由無關,至少從結果上看是如此。它解決的只是尋求歸宿的心理或安全需要。提供歸屬和安全感本來就是“家庭”最根本的作用。革命雖然替換了家庭,但提供的是同一性質的歸屬感。在家庭或其它親密的人際關系中,歸屬感讓個人感…See More
Sep 16,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2)

在革命芒果的贈送中,群眾誇示性的“忠誠”是一種“回禮”。這種回禮具有莫斯所說的“強制性”,收禮者不能不對禮物作出感謝的表示。但是,僅僅看到回禮階段的強制性(義務)並不充分。事實上,莫斯明確提到,送禮和回禮都是義務性的。在革命的禮物關系中,贈與者有義務與被贈與者保持一種融洽的、親密無間的關系。在革命話語中,這就是“不脫離群眾”、“與群眾打成一片”。“關心”群眾至少在理論上是領袖的一項義務。 在禮物贈與中,食物占據著特殊的地位。由於食物的獨特性(不能永久保存,生命依賴食物),贈送食物實際上是“分享”食物。“請客吃飯”因此成為一種聯絡家庭感覺,營建特別感情的禮物形式。海德(L. Hyde)指出,食物和禮物有著特別密切的聯系,莫斯本人就用“滋養”(nourish)或“消化”(consume)來翻譯作為動詞的豪宴(potlatch)。用作名詞,“豪宴”的詞義是“供食者”(feeder)或“吃脹肚子的地方”(place to be…See More
Sep 11,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1)

——重建中國社會的禮物關系引言:危險的禮物…See More
Sep 8, 201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王文:一帶一路重塑中國人的世界觀(下)

從這個角度看,即便不是“一帶一路”,也會有“N帶N路”或一個管“總”的概念來形容新時期中國的對外合作設想,推進中國“世界觀”的全球共享。過去一些年,筆者與所在機構同事在近50個國家宣講,無論是外國官員,還是企業家、學者、社會精英等,都越來越渴求了解“一帶一路”的政策背景、思想源起、行為邏輯與未來走向。在這個進程中,中國民眾的視野也漸漸從“僅盯著西方”的局限中拓展至真正的“全球”。 中國進入“全球公民”時代…See More
Aug 26, 2017

La Via della Seta's Blog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6)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10:00pm 0 Comments

在不可讓渡的禮物關系中,集體的感激(感恩)成為權力的源泉。布迪厄(P. Bourdieu)稱之為“象征資本”,奧斯悌稱之為“教父模式”:“我多多地賜與你,給你許多好處,我就可以既提高自己的威望,又使他深深地承情於我。這就是(莫斯)所說的豪宴的原理。”在當代社會中,正如希瓦茲(B. Schwartz)指出的那樣,“個人性的禮物可以是有敵意的,誇耀性質的,因為禮物中含有贈與者的身份,包含著贈與者對接受者的看法。接受禮物就是讓別人把贈與者的自我強加於你。”這樣的禮物“你甚至無法拒絕。”拒絕禮物就是拒絕那個強加於你的贈與者自我,拒絕與贈與者結成一種親善的關系。因此,禮物不只是營造互贈往來的關系,而且是維持高下等級和絕對權力。在權力的等級結構和權力經濟體系中,下級的權力是由上級贈與的,上級把權力給了下級,但仍保有這份權力,因為給出權力的條件就是下級對他的絕對服從。…

Continue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5)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59pm 0 Comments

在革命教義中,“大禮物”的不可讓渡變成了權力的不可讓渡,即所謂的“老一輩革命家打下來的江山”和“紅色江山萬萬年”。莫斯的禮物討論已經涉及“不可讓渡的禮物”,但尚未具體命名。莫斯對不同形式的財產作了區分。有的擁有物是不出家庭範圍之外的,贈與這些擁有物的時候,會伴有非常嚴肅隆重的儀式。這種擁有物其實從來就不會真的易手,而只是“借出”而已。…

Continue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4)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59pm 0 Comments

從公共領域的政治角度看,這是一種根本無法解釋的極端政治愚昧。但從隱私領域的親子倫理來看,那又是再自然不過的人倫之情了。家庭親子關系中,不只中國講究“父為子隱,子為父隱”,西方人亦不在法庭上傳喚直接親屬提供犯罪證據。以“隱”對待親子關系,私域價值連接(不是替代)公域價值的邏輯是,親子關系中隱過不是要人違背社會正義,沆瀣一氣,而是要人分辨父子間有更為根本的信托關系。若是守不住這個根本的信托,哪裏還談得上一個人基本的正直?一個不正直的人又如何能堅持更大的社會正義?孟子說,“父子不相責善,”意思是,父母與子女之間,不能以完善的道德行為來相互要求。如果這麽做,在一方做不到時,難道要斷絕父母子女的自然關系不成?在朋友、同事關系間可以“道不同,不相為謀,”在親子關系中卻行不通。…

Continue

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3)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58pm 0 Comments

家庭的歸屬包含著一種限制自由的“責任”。對於那些珍惜家庭關系的人來說,家庭的紐帶之所以特殊,乃是因為這種紐帶所包含的責任和義務是無條件的。夫妻之間,父母和子女的相互義務都是“不能不如此”。無條件也就是無選擇。在革命隊伍中,個人的責任也是無條件的,但那不是以“自然黏合”,而是以“組織紀律”維持的無條件。這是一種從外部強加到組織成員間關系的力量。

 革命者掙脫自然家庭,參加到革命組織大家庭中,在革命話語中,這是出於革命覺悟的“自由”選擇。然而,這是一種只能選擇入,不能選擇出的自由。你可以“自由”選擇加入組織,但這種加入的附帶條件是你決無自由退出的選擇。退出組織者獲得的不再是自由之身,而是“叛徒”、“內奸”(至少是“脫離分子”)的“汙點”身份。就在革命同志們因理念或利益不合,權力鬥爭搞得你死我活的時候,你仍然不可能自由選擇擺脫與那些實際上已成“敵人”的他者關系。…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