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3,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夏日之光

光也是一種生長的植物,被雨澆淋入夜後開放成我們的夢境 光也像每一棵芬芳的樹,將風收斂讓我們在它的餘蔭裏成眠 今晚我說的是夏日之光雨已經平靜窗上有一盆新鮮的石竹 有低聲的話語,和幾個看完球賽的姑娘屋宇之下她們把雙手伸進了夏天 她們去撫弄喧響的光,像撫弄枝葉或者把花朵安放在枕邊 而她們的軀體也像是光,潤滑而黝黑在盛夏的寂靜裏把我們吸引See More
Sep 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點燈

把燈點到石頭裏去,讓他們看看海的姿態,讓他們看看古代的魚也應該讓他們看看亮光,一盞高舉在山上的燈 燈也該點到江水裏去,讓他們看看活著的魚,讓他們看看無聲的海也應該讓他們看看落日一隻火鳥從樹林裏騰起 點燈。當我用手去阻擋北風當我站到了峽谷之間我想他們會向我圍攏會來看我燈一樣的語言See More
Jul 28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黑背鴉之夜

黑背鴉直立像憂傷的夜晚。有多少夜晚多少夜晚 我讀那些深秋的詩,看黑背鴉起舞聽聲音像鐵片鋒利劃破 在它的翼下,那白色的斑點,星光和石頭深海裏我觸摸初生的魚 黑背鴉起舞,憂傷直立。在那些夜晚我也去寫深秋的詩 有一天,終於在一條冰封的河上黑背鴉終於落在我的燈下它親切、興奮、像弟弟離家五年突然回還See More
Jul 12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雨中的馬

黑暗裏順手拿起一件樂器。黑暗裏穩坐馬的聲音自盡頭而來雨中的馬。 這樂器陳舊,點點閃亮像馬鼻子上的紅色雀斑,閃亮像樹的盡頭木芙蓉初放,驚起了幾隻灰知更雀 雨中的馬也註定要奔出我的記憶像樂器在手像木芙蓉開放在溫馨的夜晚走廊盡頭我穩坐有如雨下了一天我穩坐有如花開了一夜雨中的馬。雨中的馬也註定要奔出我的記憶我拿過樂器順手奏出了想唱的歌See More
Jul 8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4)

那麽這只不過又一個黃昏。那麽這黃昏可作為附錄。月亮是惟一畢顯的星辰,其余的仍只是夕光之海的水下汽泡,要浮向一寸寸收縮的夜。收縮中一個人瘋長的脂肪,漫過了浴缸的警戒水位線。“我的日子,不就是一塊廢棄的舊海綿爛濕的日子?”整個夏天,她都得浸泡在店堂暗處刺鼻的藥液裏。她丈夫從一堆瓜果間探頭,將看見郵差墨綠地眩暈,投遞出一封也許來自命運的掛號信。“而肥胖症。甜膩的肥胖症。我幾乎能聽到我體內雲絮化雨的聲音。像熟透的挑子,我經歷肉的所有月全食……”郵差則經歷內心的銹蝕,如一副英雄世紀騎士甲胄的氧化史詩,制服上板結消逝的鹽。眩暈。他多少回倒向了美容師嫦娥。他緊捏自行車剎把的一瞬,感到有群星自血液湧現。  詩黃昏之後,並不緊跟著月全食之夜。“但夜晚的戲劇會“更加具體、清晰,有更多的側面和更“空心的主題。”此時打字員全身心在她的健盤上復述,仿佛仍然詞語的投影抹煞肉體和意志的光澤“但願我甚至在你的附錄裏……”而你是旋轉中又已經逝去的一段流光或衛星城水庫裏倒映的滿月;你只留篇幅給遞送的綠衣人、櫻桃木桌前想要把《周逸書》接續的讀報人。附錄中嫦娥又飛臨閘口,嫦娥很可能是你的塞壬 於是,在梳妝臺鏡虛幻的深處一盞長…See More
Jun 3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3)

“……嫦娥是我的鏡中幻像”月全食則是她開啟腿間那簡易水閘最近的刺激。啊最近的奇癢令一個詩人必須為無眠寫下失去照耀的篇章,令一個郵差必須下坡、衝鋒又重返,令老年讀者的腦毯上繡滿了報導之塞壬的大裸體仙姿,令打字員逃離橫穿觀察廣場的翹首,奔向某一電話線端點“這其實是反光的一個背影,是這個“背影的反光之夜……”在愛神髮廊嫦娥關閉腿間的造幣廠,正當月亮,要把一個黃昏還給衛星城 那麽這已經是下一個黃昏。她在你懷抱裏庸俗又可貴,就像上夜持續卻不能反復的月全食。你手指的天文望遠鏡撫慰是否可以從皮膚的細膩和黝黑之中打量出一個敏感的人,那也許被喚作靈魂卻因為肉體的觸及方式而震顫和呻吟的紅銅色部位;而你的航天號舌尖舐卷,你嚐到的滋味,是否就是那老年讀者在漲潮的晚報裏被塞壬最高音誘惑的滋味。電源幾乎是同一粒陰核她打開你寫作的升降裝置,或者她關掉郵差發燙的震蕩器之月,為一種隱晦長明的燈 通向按摩室的秘密途徑靠燭火照明。在拱頂上,向下探出裸體的仙女只提供半隻石膏乳房。翅膀。葡萄藤。肥皂的紫羅蘭香氣撲鼻,仿佛雲彩中真會躲藏著懷孕的母龍。裏面,屏風後,一盞麻將燈突然掉落,透進西窗的晦暗之光又像撲克攤放在孔雀藍印花床單…See More
Jun 2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2)

但郵差卻有他自己的方式……他躲避烈日的黑皮膚樹蔭是他的睡眠。午睡多漫長,超過了蝴蝶的翩然一生。大汗淋漓中陽具在勃舉。郵差醒來。起身。沖涼。騎車出門去。他並不打算按規程接近晚夏燠悶發燙的地址。兩個夢是兩扇被光擊穿的巴羅克薄翼,從回想的天窗口淡入黃昏。太陽偏斜得超過了限度,令新城峽谷愈見深窄。建築投射給心之鏡面的現在只能是完全的陰影。郵差略微移開重心,拐進更加細小的橫街。他緊捏自行車剎把的一瞬,感到有群星自血液湧現。玻璃殘留耀眼的反光。玻璃復述另一些幻景。字句從他的鈴聲裏掉出。那郵差不知道,一段私情將會在第幾封來信中了結。他經過開始上門板的綢布店,散髮胖女人辛酸的水果鋪,來到了領口低淺的愛神髮廊。他緊捏自行車剎把的一瞬,感到有群星自血液湧現。 在遞送中,字跡的確會慢慢淡漠。泛白的明信片或許將返回本來面目,實際上卻已經轉暗變虛無幾乎算漲潮了,那滿溢的詞語接近表達時舌頭被拔除,像夜之浴缸,橡皮塞月亮被老年拔除——漩渦在落水口上方搖曳。他的一條腿跨離了肥皂泡沫的廢話。而所有漏掉的髒水廢話,開始在讀者的消費間生效。“啊晚報……“晚報是一種生活方式!”他揩乾另一條多毛的腿,邁出鋪張的搪瓷堤壩。他能否…See More
May 15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1)

此行誰使然?——陶潛  旋轉是無可奈何的逝去,帶來歷程紀念,不讓你重復的一次性懊悔真理因回潮變得渾濁了向西的櫻桃木長餐桌上,那老年讀者攤放又一本剪報年鑒  它用來備忘,仿佛《周逸書》像衛星城水庫壩上的簡易閘每一個黃昏,當郵差的自行車經過閘口,花邊消息就擡高水位——“人怎麽才能夠兩次涉足同一條河流?” 宇航員馳往未來之晦暗。他回顧的那顆蔚藍色行星,被晝夜、國度和經緯線劃分——迷信和反迷信有如奇異的物質和反物質,是世界觀對稱的兩個方向。法輪大法蠱惑人心所以它正被怒斥和禁止“地球可絕不是宇宙的垃圾站!”地球也不會是宇航員見過的天體間某個厭倦的神,讀過就扔開的那種“大參考”地球也只不過旋轉向未來 你不是康拉德,你並沒有打算寫巡航於星系和更多星系的海洋小說但很可能你是尤利西斯,被瞎眼的荷馬詠嘆,被內心裏死去了抒情詩人的半盲流亡者回味和哀悼,仿佛月亮被一個不必要的夜之韻腳躲避或否決,只好在浴缸裏,反映最隱秘的鄉愁之色情。然而,詩歌拒絕所謂的消息語言,卻未必就拒絕了郵差正帶往簡易水閘的晦暗消息老年讀者是另一個宇航員在晚報預期的不可知未來返回死亡 因此他也是尤利西斯,為享用日常化塞壬的報導之極樂禁閉了…See More
Apr 28

風華正茂's Blog

《陳東東詩選》冬日外灘讀罷《神曲》

Posted on March 24, 2019 at 5:08pm 0 Comments

噴泉靜止,火焰正

上升。冬天的太陽到達了頂端

冬天的太陽浩大而公正

照徹、充滿,如最高的信仰

它的光徐行在中午的水面

 

在中午的岸上,我合攏詩篇

我蘇醒的眼睛…

Continue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10)

Posted on February 10, 2019 at 4:59pm 0 Comments

復活。再生。從一種空靈還原為肉身

欲望又成為漩渦城市裏帶鎖的河流

垂暮的日光,牽扯不易察覺的土星

——這講述的不是我

——這講述的只是我偶然看見的

隱約幻象,浮泛向晚,在

明信片反光的景觀一側,打上了

郵戳的紅色印記。七天以前,我將它…

Continue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9)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9 at 6:39pm 0 Comments

因此神跡劇演變為喜歌劇

弧光燈空照寓言樂池裏斷弦的

豎琴。因此愛情是必要的放逐

是贖罪的寫作忍受的鞭撻

——出現在紙上,那語言的驚愕

也將被文刺進克制的驚愕

引起一個精神戀愛的夜女郎

驚愕,驚愕地投入一個人羞愧的…

Continue

《陳東東詩選》夏日之光

Posted on February 3, 2019 at 6:29pm 0 Comments

光也是一種生長的植物,被雨澆淋

入夜後開放成

我們的夢境

 

光也像每一棵芬芳的樹,將風收斂

讓我們在它的餘蔭裏

成眠

 

今晚我說的是夏日之光…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