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沙巴的沙邦
  • Male
  • Sapong, Tenom,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來自沙巴的沙邦'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ku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Virunga

Gifts Received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s Page

Latest Activit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8 (解說)

解說在起點踏對腳步,就能朝無限可能的未來行去──關於《麒麟之翼》 在東野圭吾的作品當中,加賀恭一郎是很早就出現的角色。 加賀恭一郎在一九八六年的《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中初次登場,當時加賀還在唸大學,遇上同學遭到殺害的事件。這是東野圭吾出道後的第二部作品,東野後來談到,當時並沒打算讓加賀成為系列作的主角。一九八九年,加賀在《沈睡的森林》中再次出場,已經成為刑警;東野自承讓加賀在此案中登場,“是小小的惡作劇”。 接下來,加賀在讀者眼前暫時消失,直到一九九六年才出現在《誰殺了她》與《惡意》當中。 東野認為自己把加賀安排在《惡意》這個故事里,只是出於直覺,但效果不錯。事實上,在加賀出場的前幾作中,東野雖然對他的外貌有所著墨,但角色的個性特色並不十分明顯,一直要到《惡意》,加賀恭一郎的特色才真正清晰起來──在這個故事的中段,兇手已經出現,但因為加賀對其行兇動機存疑,所以並沒有停止調查,堅持到了最後,才揭露了兇手真正的想法。對加賀恭一郎而言,“破案”並不只是找出兇手,而是事件當中各個關係人的互動狀態及內里想法,找出讓案件發生的“為甚麼”;理解這些“為甚麼”,才算是真正破案。…See More
Mar 3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7

中原香織決定回老家褔島。育幼院時期認識的友人開了間餐飲店,曉得她有孕在身,仍願意雇用她在店里幫忙。 松宮與加賀攔下一輛出租車,決定送香織到東京車站。要搭東北新幹線,從上野車站比較近,但香織最後還想去一個地方。 “噯,兩位今天這麼有氣質啊?”香織似乎對他們的打扮頗為疑惑。 “我們等一下要去參加親戚的法會。”松宮回道。 “哦……”香織一臉不可思議地交替望著松宮和加賀,但坐在副駕駛座的加賀甚麼也沒說。 車子駛進中央大道,右側是三越百貨公司,香織“最後想再看一眼”的地點就在不遠的前方。 即使位於殺風景的高速公路下,日本橋至今仍不減莊嚴的豐姿,橋上的麒麟像也依舊傲然地凝望著明日。 “兩位刑警先生,我一點也不後悔來東京走這一遭。”香織說:“因為和冬樹留下許多開心的回憶,而且那是絕不會損傷,也不會失去的寶物。” 松宮默默點頭,他明白沒必要太多言語。 兩人送香織到東京車站的中央剪票口前。香織接過行李後,行禮道謝。 “今天真的很感謝。還有,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們替冬樹洗刷嫌疑的恩惠。”…See More
Mar 2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6

杉野的眼前頓時一片漆黑。 完蛋,殺害青柳父親的罪行敗露。既然警方采取行動,他已無路可逃,全都完了。 杉野絕望地在街上遊蕩,該怎麼辦才好?該怎麼辦…… 不管刑警怎麼問,他都答不出為何會跑到品川車站,恐怕連自己都不曉得原因。 他只隱約記得想從月臺跳下,想一死了之。而此刻,他依然這麼想…… 34 糸川和前幾次碰面時一樣,依然擺出目中無人的態度,眼眸深處卻透著一絲狼狽。證據就是,他掌下的桌面微微沾著水氣,因為他的手心不斷冒汗。 這天,他與松宮和加賀見面的地點不是學校,而是警署的偵訊室。 “關於那起溺水意外,我剛才說的就是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不相信的話,和那三人對證就知道。” 確實,糸川的說詞與悠人他們的證言一致。只不過,他試圖隱匿真相的理由,依然很曖昧。他表示“我是為他們幾個的將來著想”,真是這樣嗎? “參加接力賽的四名成員在練習時發生意外,要是消息曝光,外界說不定會認為那屬於社團活動的一環。這麼一來,校方──不,身為顧問的你很可能會被追究責任,所以你才決定讓真相永不見天日,不是嗎?”…See More
Mar 2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5

杉野從抽屜拿出堂哥以前送的小刀。當然,他沒用過這把刀。為防萬一,他把刀子藏進運動外套的口袋。 傍晚七點,杉野來到日本橋車站的剪票口,突然有人拍拍他。回頭一看,吉永的父親站在身後,臉大肩寬,一身曬出來的淺褐膚色,要是打起架,他肯定毫無勝算。 然而,對方毫無敵意,反倒親切地微笑道:“先找地方坐下,喝點東西吧?”於是,兩人走進附近的自助式咖啡店。吉永的父親問他想喝甚麼,他回答都可以,對方便買了兩杯咖啡歐蕾,端來桌上。 面對面坐好後,對方卻冒出意外的話:“得先向你道歉。其實,我不是吉永同學的父親,而是你的老友青柳悠人的父親。” 杉野大吃一驚,但仔細瞧瞧,對方的確和青柳悠人長得很像。他去青柳家好幾次,卻沒遇過悠人的父親。 “冒充吉永同學的父親,是想知道你會有何反應。要是沒做虧心事,你一定能擡頭挺胸地應對。遺憾的是,你似乎很忐忑不安,或許該說在害怕?” 杉野無話可說。上當的不甘,與對青柳父親的用意的疑惑,在他腦中交錯盤旋。…See More
Mar 2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4

悠人往前瀏覽舊文,看到這篇文章: 一陣子沒消息的東京的花子小姐,傳來久違的照片,據說是計算機出狀況才一時聯絡不上。這次她幫我們折黃色紙鶴,還帶著去巡訪參拜七福神。而且她買了新的數字相機,拍的照片尤其漂亮。 悠人出神地盯著屏幕,好一會兒無法動彈。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用“東京的花子小姐”的化名,持續寄電子郵件給吉永的母親,並承接千羽鶴的計劃。 但不用想就曉得冒名者是誰,別無其它人選。 悠人腦海浮現父親折完紙鶴,串起一百只,帶到水天宮及小網神社等地逐一參拜的身影。真是難以想像,卻是不爭的事實。 父親為何要這麼做? 看情況,他讀過悠人的寄件備份後,得知“麒麟之翼”部落格,而瀏覽過內容,想必會更疑惑:為甚麼兒子要寫信給這個格主?為甚麼要為他們折紙鶴?世上不幸的人何其多,為甚麼唯獨如此關心這家人? 武明一定很快察覺,部落格上提及的“麒麟君”,便是過去在修文館中學泳池發生意外的遊泳社社員,也就是兒子的學弟。 發現這層關係後,又引出新的疑問。假如悠人純粹是祈禱出意外的學弟早日康復,為甚麼要用化名,還裝成不相干的人寄郵件給學弟的母親?…See More
Mar 1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3

“水天宮”與“日本橋七褔神”兩個名詞,隨即烙印在悠人腦海。不過,這並不代表他立刻決定要做些甚麼。實際采取行動,起因於一次偶然── 親戚辦婚禮的飯店,就在水天宮旁邊。 受邀前往的悠人偶爾得空,便溜出飯店,想去看一下水天宮。由於這天是假日,神社境內滿是參拜的民眾,大多是來祈求安產的,只見許多人圍著那對知名的狗媽媽與幼犬的銅像撫摸著。 悠人投下香油錢,誠心祈求吉永友之早日康復,便退到稍遠處,以手機拍下主殿的照片。回到飯店後,爸媽問他跑去哪里,他當然沒講實話,隨口編了個理由。 猶豫三天後,他決定上部落格留言。 妳好,我常來逛部落格,真的很希望麒麟君能早日醒來。前幾天碰巧有機會去一趟水天宮,便替他祈福,還拍了照片。請繼續加油,誠心祝福你們。 他的署名是“東京的花子”。 不久,吉永的母親就回覆他的留言。 謝謝妳,這對我們是很大的鼓勵。不曉得妳拍到怎樣的照片?方便讓我們看一下嗎? 悠人有些不知所措。照片雖可透過電子郵件寄給對方,且經由免費信箱寄出,便能隱藏真實身分,但能瞞多久?要是對方問起,又該怎麼蒙混過去?…See More
Mar 4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2

聽到這句話,悠人登時卸下心頭大石。他擔心吉永就這麼喪命,整晚悶悶不樂,飯也沒吃幾口,一直關在房里。 “真是太好了,終於能放心。”悠人由衷感到慶幸。 “呃,不,還不能放心。”與悠人相反,杉野語氣低沈。“聽說他沒醒來。” “甚麼?” “雖然恢復呼吸,可是一直處在昏睡狀態,所以他仍待在醫院。” 情緒只短暫獲得舒緩,沈重的巨石很快又壓上心頭。 “明天一早,應該會召集遊泳社全員問話,老師交代我們別多嘴。” “這樣好嗎?” “不然遊泳社可能會被廢掉。” 或許吧。悠人深深體認到,他們犯下多麼嚴重的錯。 隔天,警察來學校,集合遊泳社員詢問前一天的事。參加兩百公尺接力賽的悠人他們自然被問得最仔細,但三人全照糸川的囑咐回話,而警方也沒起疑。 這場騷動不久就平息,糸川編的腳本似乎如下── 遊泳大賽結束,社員就地解散。糸川回學校整理並記錄社員的成績,途中想起得去社辦一趟,走到池畔時,看見地上有衣物,於是拿手電筒照向池內,赫然發現有人沈在水底,拉上岸後,認出是二年級的社員吉永友之。糸川馬上通報119,邊持續幫吉永做心髒按摩及人工呼吸,救護車很快趕到現場,把吉永送進醫院。…See More
Mar 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1

吉永友之是個囂張的二年級生。 不,正確地說,是在悠人等三年級生的眼中,這學弟很狂妄。但實際上,會給人這樣的印象,吉永本身沒有任何責任。他既不曾頂撞前輩,練習也從不偷懶,甚至該誇獎是認真乖巧的優良社員。 這樣的吉永會成為三年級生的眼中釘,起因於某天回社團指導的前輩的一段無心之言。前輩看過所有學弟的狀況後,集合告訴大家: “你們當中遊得最好的是吉永。一、二年級生當然要向他看齊,然後,包括你們幾個三年級生,也得多學著點,明白嗎?” 悠人聽到這番話,受到相當大的沖擊。不是前輩對大家評價甚低的緣故,而是他早隱約察覺吉永的實力,只是不願正視這一點。 確實,吉永的泳姿非常漂亮。現階段只因體力還沒養成,泳速仍是悠人領先,但不久吉永就會超越自己。這麼想的,不止悠人一個。 前輩來指導的那天,練習結束後,三年級生聚在一起,不停地講前輩與吉永的壞話。 “搞不懂前輩在想甚麼,那種慢吞吞的遊法,最好大夥都學得起來。” “就是說,遊成那樣搞屁啊。你們看到那傢伙得意的表情嗎?” “他根本沒把我們放在眼里。”…See More
Feb 2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0

用完餐,松宮從公文包拿出一份影印文件,是遊泳社的通訊簿。 “杉野達也和黑澤翔太啊。可以確定的是,這兩人加上悠人,肯定和三年前的意外脫離不了關係。” 加賀喝著餐後咖啡,點點頭,“應該吧。最起碼,他們一定曉得某個重大關鍵,而且約好絕不向外人透露。昨天,悠人恐怕是在保護夥伴,認為沒經過另外兩人同意,不能擅自泄漏真相。” “你的意思是,要讓他們吐實,得找齊三人?” 加賀拉近文件,“我負責杉野達也,黑澤翔太就麻煩你。” “好的。” 依通訊簿上的數據,雙方的住處離得很遠。 “現在四點半,學校差不多要下課了吧。”加賀瞄一眼手表。 “找到黑澤翔太後,在哪里碰頭?” 加賀思索片刻,應道:“到青柳家吧。或許那時悠人已進家門,就算還沒,也遲早會回去。” “了解。總之,找到黑澤翔太,我就先通知你。” “好。” 兩人在餐廳前分開,松宮跳上出租車。由於車上裝有衛星導航,松宮請司機輸入黑澤翔太家的住址,發現最近的車站也是中目黑,只不過與青柳家方向相反。 車子停在住宅區的中心,松宮付完錢下車。這一帶的宅邸相對高級,他確認著門牌前進,很快找到黑澤家。那是一棟豪華的洋房。…See More
Feb 25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9

十分合理的疑問,於是加賀解釋:“其實,不久前東京發生一樁命案,我們負責調查。” “命案……”美重子的表情蒙上一層陰影。 “請放心,我們並非懷疑府上與那案子有關。只是,我們查出被害人生前的一些行徑,似乎與您兒子發生的意外有關,所以想來打探詳情。” “那位被害人是?” “他姓青柳,青柳武明先生。您有印象嗎?” “青柳先生……好像聽過,不過很抱歉,應該不是我們認識的人。” 松宮心想,大概是吉永曾與家人提過社團前輩,美重子才隱約記得青柳這個姓氏。 但上門造訪前,松宮與加賀商量過,今天暫時別告訴吉永的家人,青柳武明是吉永社團前輩的父親。 “您曉得日本橋的水天宮嗎?那座神社以保佑安產著名,但對保佑除水難似乎也很靈驗。” 聽加賀一提,美重子眨著眼,回道:“雖然曉得……” “依我們調查,青柳先生會固定前往水天宮參拜,而且每次都折一百只紙鶴供奉,關於這部份,您有沒有──” 加賀不禁一頓。只見美重子的神情驟變,雙眼圓睜,倒抽口氣。 加賀又問:“您想到甚麼嗎?” 美重子大大點頭。“是的。我想,那個人就是‘東京的花子小姐’。” “花子小姐?” “稍待一下。”美重子起身走出客廳。…See More
Feb 23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8

29 一大早,松宮與加賀在東京車站搭上九點二十分出發的新幹線淺間號511班次,預定十點三十二分抵達輕井澤。 “那邊應該相當冷,要有心理準備。”加賀將折好的大衣放至行李架,坐回座位。今天松宮拎著公文包,加賀卻一如平日兩手空空地出門。 “提到輕井澤,腦海首先就會浮現避暑勝地的印象,不過仔細一想,也有人一年到頭都住在那里。”松宮說:“雖然夫人解釋,他們住的原本就是吉永家的別墅。” 松宮口中的“夫人”,是指吉永友之的母親。昨晚他們打電話過去,表示希望今日能上門拜訪,但沒明講目的,只說想請教關於她兒子的事。 這趟輕井澤出差的申請,意外地很快得到上司的同意,因為兇手是八島的推論搖搖欲墜。 由於在書店的書上采到八島的指紋,證實與青柳武明一起進入自助式咖啡店的另有其人,換句話說,項目小組目前對整起事件所做出的假設已全被推翻。 當然,八島是兇手的可能性並不是零。離開書店的八島在路上偶遇走出自助式咖啡店的青柳武明,突然心生歹念行搶,也不是說不過去。但這麼一來,問題就變成,為何與青柳進咖啡店的人沒出面協助警方?只是害怕與案件有所牽扯,而選擇保持沈默嗎?…See More
Feb 2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6

“如果您指的是八島冬樹,那只是媒體擅自給他冠上的罪名。關於這起案子,我們還未正式對外宣布任何事情。” 史子驚訝地睜大眼,高聲問道:“那個人不是兇手嗎?那麼,我丈夫為何會被殺?兇手究竟是誰?” 這下麻煩了,松宮不禁心生焦慮。換成是加賀,遇到這種狀況會怎麼應對? “請冷靜,一切仍在調查中。今天能不能別多問,先借我一下通訊簿呢?” 史子的神情混雜著不滿與迷惑。她盯著松宮一會兒,目光移向二樓。 “通訊簿在我兒子的房里。可是,沒經過他同意就進去,之後會被他罵的……” “我影印完馬上還給您,保證絕不會外流。” 或許是懾於松宮的強勢,史子不情願地點頭。“好吧,請稍等。” “謝謝。”松宮深深一鞠躬。 不久,史子拿著A4大小的冊子回來,封面印著“修文館中學遊泳社創社六十周年紀念冊”,應該是去年制作的。最後幾頁是通訊簿,記載著現任社員與社團前輩的姓名及聯絡方式,似乎是每十年制作一冊。 “非常感謝。”松宮行一禮,正要打開玄關門往外走,驀地想起一事,又回過頭。“請問,您對三年前修文館中學的泳池意外有印象嗎?” 史子錯愕地睜圓眼,“嗯……要是沒記錯,溺水的是悠人小一屆的學弟。”…See More
Feb 1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5

“方便看看泳池嗎?” “當然。只不過,現下這時節泳池沒放水。” “沒關係。”加賀站起身,“那就麻煩您。” 三人步出校舍,經過操場旁,走向泳池。泳池設在體育館對面,距校舍有段路程。確實,離這麼遠,偷偷潛入似乎不無可能。況且,泳池四周僅有簡陋的圍欄,中學生要翻越不難。 糸川領著兩人到池畔。二十五米的泳池內沒放水,池底堆積著不知何處飄來的落葉。 “這里沒有照明設備嗎?”加賀問。 “只有緊急照明,平常幾乎用不上。” “您是在傍晚七點左右發現吉永同學?那時雖是夏季,天色應該頗暗吧?” “是啊。” “虧您能發現池底有人。” “甚麼?” “唔,四下那麼暗,真虧您有辦法發現吉永同學沈在水底。雖然池邊扔著衣物,不一定代表那人就在池里吧。” 糸川吸口氣,應道:“當時我帶著手電筒。” “噢,這樣啊。”加賀點點頭,“對了,吉永同學擅長哪種泳式?” “自由式,就是捷泳。尤其是五十米之類的短泳。” “所以,那天他也在這項目出賽?”…See More
Nov 29, 202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4

昨晚他們和金森登紀子分別後,加賀似乎有了新發現,說要回署里一趟,松宮當然奉陪。踏進署里,加賀立刻連上網絡,先查一些關於神社的事,接著搜尋新聞報導。看到加賀輸入的關鍵詞,松宮嚇一跳。加賀輸入的是“修文館中學、遊泳社、意外”。 松宮詢問加賀原因,他回道: “青柳先生把參拜過的紙鶴拿到水天宮請社方代燒,足見他巡訪參拜七褔神的最終目的地是水天宮。推理至此都沒問題,接下來卻遇上瓶頸。提到水天宮,通常會想到保佑安產,可是,我們太專注在這一點,沒發現水天宮其實另有強項,就是除水難。” “水難……”松宮不曉得水天宮還保佑這方面,不過仔細回想,販賣處擺著護身符等物的平臺上,也有做成河童面孔的祈褔品。 “東京有許多保佑遠離災害的神社,其中大多是除火難,也就是火災,除水難的卻非常少,可能只有水天宮及臺東區的曹源寺。所以我推測,青柳先生參拜水天宮的動機,會不會是出於甚麼水難意外?而這樣一想,就想起他兒子悠人中學時代參加過遊泳社。” “對了……”松宮也記起一事,“案發的三天前,青柳先生曾聯絡悠人從前遊泳社的顧問老師……” “現下,你明白這幾個關鍵詞的來由了吧。”…See More
Nov 27, 202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3

看樣子要是甚麼都不講,小林不會放人。松宮只好坦白:“他兒子。” “兒子?”小林頗為意外,“被害人的兒子?” “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啦。”松宮說完,掙脫小林的箝制。 沒錯,一切仍是未知數,也可能完全猜錯,但松宮感覺自己逐漸接近事實的核心。加賀前往的彼方,必定存在真相。 操場上,學生正在上體育課,打籃球或是打排球,而一旁較年長的男性應該是體育老師,與其說是在指導學生,更像望著學生的球賽放空。 職員辦公室位在校舍一樓,加賀到接待窗口說明來意,不久,一名女職員走出辦公室,似乎負責招呼他們。 女職員帶兩人到會客室。兩側桌旁擺著頗高級的舊沙發,女職員請兩人在三人座的沙發坐下,並送上茶。 “好久沒踏進校園,上次不曉得是幾年前的事。”松宮有感而發。外頭飄來一陣歌聲,或許音樂教室就在附近。 加賀站起身,走向獎杯與獎座的展示櫃。“哦,這所學校相當重視運動比賽。” “遊泳社呢?” 加賀指著其中一座獎杯,“這是遊泳接力賽的,得到全國大賽第二名。” “很厲害嘛。” “只不過是十年前的紀錄。” 此時,敲門聲響起。“請進。”加賀應道。…See More
Nov 26, 202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2

“你父親臨終前的心情。你可想過,父親在不得不揮別這世界時,究竟懷抱著怎樣的心情?” 加賀平靜地放下咖啡杯。 “恐怕是百感交集吧。不過,我有必要理解那部份嗎?” “有必要。你該明白,隆正先生是多麼想見自己唯一的骨肉。” 松宮詫異地望著加賀。然而,加賀只苦笑道: “關於這一點,我也提過。那是我和父親很早之前便約定好的。” “因為離開的妻子……加賀先生的母親,是孤伶伶地往生,連獨生子都沒能見到,所以自己咽氣時也不要兒子在身邊──這是你父親提議的,對吧?” “就是這麼回事。”加賀點頭,“男人之間的約定。” 金森登紀子的唇畔浮現奇妙的笑意,甚至近乎冷笑。“無聊透頂。” “您說甚麼?”加賀話聲一沈。 “身體健康時約定的事根本算不得數。加賀先生,你會親眼目睹死亡嗎?” “好多次嘍,應該數都數不清。畢竟是幹這行的。”…See More
Nov 25, 2020

來自沙巴的沙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來自沙巴的沙邦's Blog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8 (解說)

Posted on March 27, 2021 at 3:13pm 0 Comments

解說在起點踏對腳步,就能朝無限可能的未來行去──關於《麒麟之翼》



在東野圭吾的作品當中,加賀恭一郎是很早就出現的角色。



加賀恭一郎在一九八六年的《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中初次登場,當時加賀還在唸大學,遇上同學遭到殺害的事件。這是東野圭吾出道後的第二部作品,東野後來談到,當時並沒打算讓加賀成為系列作的主角。一九八九年,加賀在《沈睡的森林》中再次出場,已經成為刑警;東野自承讓加賀在此案中登場,“是小小的惡作劇”。



接下來,加賀在讀者眼前暫時消失,直到一九九六年才出現在《誰殺了她》與《惡意》當中。…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7

Posted on March 27, 2021 at 3:10pm 0 Comments

中原香織決定回老家褔島。育幼院時期認識的友人開了間餐飲店,曉得她有孕在身,仍願意雇用她在店里幫忙。



松宮與加賀攔下一輛出租車,決定送香織到東京車站。要搭東北新幹線,從上野車站比較近,但香織最後還想去一個地方。



“噯,兩位今天這麼有氣質啊?”香織似乎對他們的打扮頗為疑惑。



“我們等一下要去參加親戚的法會。”松宮回道。



“哦……”香織一臉不可思議地交替望著松宮和加賀,但坐在副駕駛座的加賀甚麼也沒說。…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6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21 at 9:30pm 0 Comments

杉野的眼前頓時一片漆黑。



完蛋,殺害青柳父親的罪行敗露。既然警方采取行動,他已無路可逃,全都完了。



杉野絕望地在街上遊蕩,該怎麼辦才好?該怎麼辦……



不管刑警怎麼問,他都答不出為何會跑到品川車站,恐怕連自己都不曉得原因。



他只隱約記得想從月臺跳下,想一死了之。而此刻,他依然這麼想……





34…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5

Posted on February 10, 2021 at 9:30pm 0 Comments

杉野從抽屜拿出堂哥以前送的小刀。當然,他沒用過這把刀。為防萬一,他把刀子藏進運動外套的口袋。



傍晚七點,杉野來到日本橋車站的剪票口,突然有人拍拍他。回頭一看,吉永的父親站在身後,臉大肩寬,一身曬出來的淺褐膚色,要是打起架,他肯定毫無勝算。



然而,對方毫無敵意,反倒親切地微笑道:“先找地方坐下,喝點東西吧?”

於是,兩人走進附近的自助式咖啡店。吉永的父親問他想喝甚麼,他回答都可以,對方便買了兩杯咖啡歐蕾,端來桌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