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s Blog (174)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不只是門巴姑娘的愛情(上)

後來回到北京,朋友問起這一路旅途的艱辛,他們是為獵奇,想聽到些不一樣的遭遇或者瀕臨死亡的情境。這不能怪他們,似乎大部分去到墨脫的人回來,與人聊天或是寫下遊記,都或多或少會提及身臨險境的時刻,當大家聽完我的訴說,頓時鄙視極了。

如一個朋友所說:像你這樣的腐敗旅行,壓根兒不適合去墨脫。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墨脫處在深閨,要經歷叢林和巖崖才可到達,所以人們認為來到此地必然是探險。然而,墨脫幾代人的心願,就是修好一條可以通往外界的公路,讓物資的運輸不那麽困難。…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April 13, 2019 at 9:28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米堆:壯美的精靈(下)

在冰川上行走,不時可以看見一些藍色的深洞。聽說,這些冰洞非常危險,如果不小心踩上去,可能就要永眠於此地了。

與來古冰川相似,這裏也是黑白相間的水墨圖。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冰川之上有藍光泛出。在重力的壓迫下,冰川也出現了折痕。在旁邊,有一道細細的水流匯流而下,形成了一汪小冰湖。

越靠近,溫度也越低。我將唐立留下的羊毛圍巾層層繞緊,繼續向前,走在了冰川之上。

這裏是典型的季風性溫性冰川,在藏東南的念青唐古拉山與伯舒拉嶺的連接處。

擡起頭,可以看見冰川旁的雪山,無論遇見多少次,雪山總是可以給人恬靜孤傲的感覺。…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March 24, 2019 at 5:09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米堆:壯美的精靈(上)

從然烏鎮出來,我沿著湖一路向西。路邊有開鑿過的石崖,接近地面處是水泥的斜面。

回望然烏鎮,已經隔著一片浩渺的湖水。如夢中時常出現的大海,隔著一方天地。

不久,就看見了然烏湖中的小島。

瓦村非常近,有一些木屋建在湖邊的緩坡上,門上色彩鮮艷,周圍用石頭砌成柵欄。據說這裏由於降水多,是青藏高原上最濕潤的地方,稱得上是西藏的小江南。

村莊散發著原始的氣息,使用的木料和石頭都是未經加工的粗坯。粗糙的籬笆圍起矮小的木屋,中間是枯黃的小片草地,屋旁還有蔥郁的常青樹。…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March 22, 2019 at 10:49a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然烏湖旁的小鎮(下)

然烏鎮非常小,好像只有一條街。

景區介紹上說,這裏非常美麗,湖水中純凈無雜質。不止湖面如鏡,湖邊的草地如茵,碧天雪峰,景色如畫。可是,現實中是藏東南著名的水葬場,我難以想象這裏會有如此美景。

但是,如果你安靜地行走在湖邊,卻會感到這裏沒有嘈雜,因而顯得簡單美好。對岸的雪山看著你,不言語,影子在湖水中輕輕搖晃。

聽說,來古村四周環繞著四座雪山,它的名聲來自於被稱為世界三大冰川之一的來古冰川。沿著然烏湖向南,景色漸漸變得美麗。湖畔的原始森林給人幽靜的感覺。…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March 15, 2019 at 12:12a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然烏湖旁的小鎮(上)

回憶這一路的旅程,進入西藏之後,我似乎就沒有了四處觀看景色和肆意遊玩的興致,我不知道是因為最美的風景都已經在身後,還是因為我的身旁已經沒有可以分享美景的同伴。

在甘南的時候,與管元暢想,要在那裏養一群羊,開一個旅館,安然平淡度過余生。眼下,卻沒有可以一起瘋一起鬧,一起信口開河信誓旦旦的那個人。更可笑的是,董翔這個名字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我腦海中。

八宿縣城的街道非常幹凈整潔,一條冷曲河穿過境內,孤孤單單,就像我這幾天的旅程。據說,它還是當初修築川藏南線的基點。旅店的老板說,在冷曲河下遊,有一塊形似悟空的石塊在河水中央。

第二天起來,去拿回我的摩托車,補充了糧食,還沖了一壺熱咖啡,然後整裝出發。…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March 14, 2019 at 11:36a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這裏,似曾相識(下)

那時候,不知腦子裏怎麽想的,反正我是被說動心了。就是啊!如果有自己的摩托車,我想什麽時候出發都行。於是,我還口道:“1500!”

跟著他走街串巷的時候,我一直按著口袋裏的藏刀。不知道為什麽,對這種嬉皮笑臉的人,我始終提不起什麽好感來。

小夥子一看有戲,更顯得嬉皮笑臉了,他說:“只能少兩百塊。”

小夥子始終在觀察我的表情。我說:“就這車,哪是新的?一輛二手小踏板兒嘛!”…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15, 2018 at 1:52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這裏,似曾相識(上)

到左貢,除了研究地圖,打聽次日的路線之外,我還買了一把小藏刀。一路進藏,因提款不方便,所以我帶了幾千元現金在身,買把藏刀,以做防身之用。

記得小時候,聽說有一個民族,無論男女都隨身佩戴小刀,女子將刀插在長筒靴,一旦發生意外,只需稍稍彎腰,便可“嚓”地將刀亮出。那動作,只是想想都覺得帥呆了!

我很喜歡這把小刀柄上鑲嵌的各色寶石,刀鞘上刻著一個虎頭,古老的樣式。夜晚睡覺時,我還反復把玩著,又是拍照又是比劃,簡直愛不釋手。

從左貢到邦達的路非常平坦,我真想上街去買輛自行車,追上孫皓和梅子的隊伍,跟他們一起搭個夥,一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向西,多酷啊!…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12, 2018 at 6:15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日光城的愛情(下)

我擠在人群中,感受著這熱鬧的活動氣氛。

巍峨的宮殿矗立在紅山之上,天空與雲朵似就飄浮在那白墻紅瓦,寥寥的細霧遮掩著我的視線,仰頭望著這象征著終點的聖地宮殿,心裏泛著淡淡的失落。

有信仰的人是有福的。就像眼前這些圍繞著布達拉宮磕長頭的藏民們。當他們耗盡全家甚至全村人湊集的路費而終於抵達,內心的幸福感便超越了一切。他們每個人都懷著林林總總的一肚子願望,關於村民,關於家人,也關於自己。可是,卻只輕輕訴說給高墻之內的神明聽。那聲音比耳語更低,卻又最震懾心扉。…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51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日光城的愛情(上)

終於踏足聖地拉薩的時候,我忽然有種莫名的難過。於是匆匆與陶偉和藍告別,獨自一人背著包遊蕩。

到大昭寺門前,好像已經沒有想許的心願。

以大昭寺為中心,有八條像太陽光芒一樣的街道,被稱為“八廓街”。

歷盡艱辛抵達拉薩的藏民們在“林廓”轉經。那是以大昭寺為中心,將布達拉宮、藥王山和小昭寺都包括進來的大圈。

他們朝著同一個方向,悠悠走下去,似收到神明的某種昭示,一如既往。

而我,晃晃蕩蕩走在繁華的八廓商業街。…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51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花木遍山,藤蘿為橋(下)

漸漸習慣了這樣路面狀態,我們心情都輕松不少。原始森林裏有很多奇異的花草,我和藍大驚小怪地叫聲此起彼伏,幾乎沒有停下來過。

為了避免螞蟥的攻擊,車窗一直是緊緊關閉著。可是不知道怎麽回事,到達62K的時候,陶偉的後頸上居然還是有兩只飽食的螞蟥,我們帶來的消炎藥派上了用場。在62K休息時,我們將全身擦上了風油精,全副武裝,除了臉,其他地方都包紮得嚴嚴實實。

到小店喝了碗酥油茶便上路。從這裏到80K,路邊是大片的冷杉林。

到達80K已經是下午五點,我們決定在此休息一晚,次日進墨脫縣城。…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45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花木遍山,藤蘿為橋(上)

知道“墨脫”這個名字,是在2006年,看安妮寶貝的《蓮花》。她說:“墨脫是重要的回憶。回憶是時間留給人的唯一財富,我知道我可以余生都保留著它。我把它寫了一本書。書是靜默而端然的。這樣就很好。因為在現實中,大概不會輕易對別人談起這趟旅程。它是屬於我的秘密盛宴。”

我上網搜索了關於墨脫的介紹。人們說,不要去墨脫,因為徒步墨脫的艱難,實在超越人們平常的想象,甚至很可能有去無回。

我怕死,卻又被那些神秘的種種所吸引。墨脫的藏語意思為“隱秘的蓮花”,僅僅看到這個名字,就會產生無限的遐想。有的人依靠擁抱證明存在,有的人依靠金錢,而我是依靠無窮的想象。…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45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西藏小瑞士(下)

太陽已經升起來,但在樹林的掩蓋下,我們依然覺得涼爽。一路上,可以看見小花牛和小馬,還有幾棵大樹,我們幾個人圍成圈,都合抱不過來。盡管地上已是落葉繽紛,森林裏卻綠意盎然。

走到岔路口的時候,我們遇見了當地的一個藏民,他嘰裏咕嚕用蹩腳的普通話告訴我們,給他100塊錢,他就可以帶著我們看到最美的風景,不然,我們進了山可能看不到什麽,也可能迷路。

正式進入雲杉林之後,我們似乎忽然變得渺小,仰望這些樹冠,會覺得眩暈。這裏,一樣有砍伐過後,因為無法運出而在地上慢慢腐爛的大樹。樹樁上,已經長出了像靈芝一樣的蘑菇,我們不敢胡亂采摘,拖著滿鞋的泥繼續前進。…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43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西藏小瑞士(上)

波密位於雅魯藏布江的東岸,雪山和森林圍繞著它的四面。波密的藏語是“祖先”的意思。在這裏,滿眼都是一片金色。

波密縣城比之前的縣城要大許多,明顯多了不少的商店和賓館,還有網吧。

站在賓館樓頂,可以看見波密縣城整齊的樓房,大山離得很近,顯得更加巍峨。透過窗戶,就可以看見聖潔的雪山。天空的雲朵已經很少,露出整整一大片湛藍的天空本色。

在這裏,每年都有很多流動的商販。本地人很擅長使用刀劍,各式藏刀從來不離身,因此眉宇之間都顯露出一股英氣。…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42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穿越天險,心中尚有惦念(下)

柏油路面很快就沒有了,剩下的拐彎處,堆著幾十厘米厚的泥土,雨天會泥濘,晴天則塵土飛揚。

一路顛簸到炸山而成的小路時,小摩托“咯噔”一聲泄了氣。我和小摩托應聲倒地,一個在左,一個在右,好在速度很慢,只是擦破點皮。在這個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節骨眼,它居然很不爭氣地爆了胎。不知道是被小石子紮破,還是因為過度的沖擊力擠壓了輪胎。

我和小摩托像被拋到了遠古的蠻荒年代,山峰之間可以隱約看到一條渾濁的河流,大概是怒江。河水一點兒也不清澈,卻因處於這高原之上,像是孕育了生命和人類的母親。…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25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穿越天險,心中尚有惦念(上)

從邦達鎮出來不久,就開始走緩緩的上坡路。從這裏,可以看到號稱“最高軍校”的邦達兵站。據說,那裏是“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四季穿棉襖”的地方,平坦的谷地上,白色的小磚房,藍色的屋頂非常顯眼。

邦達兵站裏流行著這樣一首歌謠:“最高軍校學歷不高海拔最高,教員全是自產自銷;大學生排長教計算機,炊事班長教烹飪,豬倌兒教養豬;最大學生三十五,最小不過十七八……”

站在這裏回頭去看邦達,群山環繞著一片谷地,谷地之間,有一條絲帶似的河流蜿蜒曲折,養育著田地和河畔村莊裏的居民。

羊兒占領了公路,遠處可以見到雪山露出的小小山峰。偶爾,還可以看見在草原上一躍而過的黃羊。…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25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想著你,就不怕行走的孤單(下)

我對這座縣城所有的了解,就是它曾經有過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寧靜縣”。

找了旅館住下,這家店的老板娘非常熱情,問我打算去哪裏玩,並向我介紹芒康的景點。她說,芒康是茶馬古道進入西藏的第一站,一定要好好逛逛。鹽井那邊有溫泉,還有西藏唯一的天主教堂;莽嶺鄉有一個很漂亮的風景區,還有海通的石林……

她一直說個不停。我問她:“郵局怎麽走?”

好不容易來到西藏,為什麽我卻沒有心情四處遊玩?莫名其妙地感到低潮。此刻,我只想去郵局,給朋友們郵一些明信片。當然,少不了給自己郵一張。…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21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想著你,就不怕行走的孤單(上)

想著你,就不怕行走的孤單

這一夜,居然連夢都沒做就過去了。睜開眼的時候,窗外已經大亮。

我收拾好行裝,下樓退房。今天計劃休養生息,坐班車到芒康,然後好好休養,做好在西藏打持久戰的準備。

出門之後,看見索朗木措靠在摩托車前,正對著旅館。

那一霎,心裏是溫暖的。我問他:“你在這裏多久了?”

他說:“我來送你。”…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4, 2018 at 2:21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綿羊聲壩的舞者(下)

我坐在他的摩托車後,大聲問道:“現在我們去哪裏?”

他的大眼睛表示出不理解,我於是手舞足蹈地邊比劃邊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詞。他好像是明白了,操著夾生的普通話說道:

我就這樣,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得到了天賜的好運。

“班車,今天沒有。你去巴塘,我送你。”

人群中,索朗木措不時地回過頭來,我看見了,就回以微笑。

說完之後,還不等我回過神,他就走到姑媽身邊嘰裏咕嚕說了一堆話,他的姑媽也嘰裏咕嚕回應了一堆話。…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November 16, 2018 at 10:29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綿羊聲壩的舞者(上)

早晨,起床收拾完之後,我一直坐在床邊發呆。窗外的景色依舊,不同的,只不過是旅客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直到唐立在門外大喊大叫,我才磨磨蹭蹭,極其不情願地背上行李,跟隨他離開。

羅兵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早餐。在亞丁的最後一餐飯,我和唐立都有些食之無味,只見羅兵在埋頭苦幹,說是沒力氣開不好車,太危險。

驅車前往理塘的路,看起來那麽蒼涼。

雲層壓得很低,不多時就淅淅瀝瀝下起了雨。路邊的亂石像是來自古老的蠻荒年代,一條大路在天地間延伸至遠方。

何處才是遠方?…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November 15,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在神山前祈禱(下)

在短短的一小時睡眠中,我似乎依然在碎石和泥土中不斷行走,偶爾跌倒,又匆匆爬起來趕路,總覺得前方有一團小小的亮光指引著我。

我笑瞇瞇接過羅兵手中的食物,說:“來,讓我看看給我帶什麽好吃的了?這裏有美景,有美食,還有免費的帥哥,我怎麽舍得死呢!哈哈。”

人生並不是一個完整的句號,那樣的圓滿只適合童話,而旅行對於一個熱愛旅行的人來說,僅僅是一次自我完成的過程而已。如同任何一種為人們所熱愛的行為一樣,它也不過是延續生活的一種方式。

過了智慧海,可以看見一條小路。…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ne 18, 2018 at 5:4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