Наивно. Супер by Stanislav Mironovhttp://www.stanislavmironov.com/

Rating:
  • Currently 4.4/5 stars.

Views: 19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21, 2021 at 3:39pm

赫伯特散文詩·七位天使

每天清晨七位天使現身。他們不敲門便進來。其中一位天使將我的心從胸膛中攫出,放到嘴邊。其他天使照做。隨後他們的翅膀變得枯萎,他們的臉色從銀色變為紫色。他們走出去,重重地跺腳。他們把我的心放在椅子上,像小小的空壺。要花上整整一天才能把它灌滿,這樣明天清晨天使們就不會把我變成銀光閃閃而長著翅膀的了。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19, 2021 at 3:34pm

赫伯特散文詩·月亮

我無法理解為何你能寫出關於月亮的詩。它肥胖而邋遢。它摳煙囪的鼻子。他最愛做的是在床下爬,嗅你的鞋。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24, 2021 at 10:18pm

赫伯特散文詩·鐘

乍看起來那是一位磨坊主的溫和的臉,圓鼓鼓的,鮮亮如蘋果。只有一根黑髮在上面緩慢爬動。如果往裡看:蠕蟲的巢穴,蟻垤的深處。這就是想像中能引領我們進入永恆的東西。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18, 2021 at 10:18am


赫伯特散文詩·母雞

長期和人類生活會導致什麼,母雞是最佳範例。她徹底喪失了鳥的輕盈和優雅。她的尾巴在撅起的屁股上翹著,像一頂品味差的過大的帽子。單腿而立,薄薄的眼皮粘住圓瞪的眼珠,她這少有的忘我境界真是令人噁心。另外,那滑稽的模仿小曲,扯破嗓子的哀求,為了一個令人無語地可笑的東西:一個圓的、白的、髒汙的蛋,

母雞讓人想起某些詩人。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16, 2021 at 10:42pm


顫栗、天鵝和波浪

在動身去巴瑟爾和柏林之前,我碰巧在寒冷的、霧蒙蒙的黑夜里在湖邊散步。在一處地方,一盞微弱的孤燈沖淡了黑暗,將霧變成了可見的霏霏細雨。

“Il Pleut Toujours En Suisse”原是一句隨口說出的評論,過去曾使女士流淚。

在下方,一道寬闊的微波,幾乎是波浪了,以及隱約發白的什麽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來到波浪拍岸的水邊時,我看到了這樣的景象——

一隻年老的天鵝,一隻巨大、笨拙、像渡渡鳥的動物,在做著可笑的努力,想使自己能夠跳上一條停泊著的船里。它做不到。它翅膀沈重、虛弱地撲打著,碰在搖擺著的、水花四濺的船上發出滑溜溜的聲音,光線落到之處是黑黢黢的波浪黏稠的閃爍——

一時間,這一切似乎都充滿了那種奇特的意義,它在夢中有時候和一根手指聯系在一起,它壓在嘴唇上使之不要出聲、然後又指著做夢的人在猛地驚醒之前,沒有時間看清楚的一個什麽東西。但是盡管我不久就忘記了那個淒涼的晚上,奇怪的是,在兩年後當我得知女士已經去世的消息時,首先出現在我腦子里的,正是那個晚上,那個混合的形象:顫栗、天鵝和波浪。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2)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June 11, 2021 at 8:58pm


馬奎斯·毗鄰屠宰場的公共市場

胡維納爾·烏爾比諾接管了父親的診所,把書櫃里那些歷史悠久的醫學書,替換成法國醫學新一派的著作。這是科學精神的體現,因為科學史的規律就是新知識必然取代舊知識,科學的歷史是不斷否定前人的歷史。

接下來,他開始在醫院里推行現代醫學觀念,在這家醫院里,人們仍然相信把床的四條腿擱進四隻裝著水的罐子里,就能預防疾病爬上床來。他的努力遭到了同行的猜忌和嘲笑。

再接下來,他開始關注城內的公共衛生狀況:殖民時代西班牙人修建的汙水溝必須填平,代之以封閉的下水管道,排水口應改設在偏遠的垃圾場;貧民窟窮人露天大小便的習慣是爆發流行病的隱患,他在市政府開辦強制學習班,教窮人自建廁所;人們用慣的石制凈水器是培養各種有害微生物的溫床,水中那些令人們心懷敬畏的“精靈”實為蚊子的幼蟲,在他的推動下,城內修建了保證飲用水潔凈的高架水渠。

面朝海港、毗鄰屠宰場的公共市場是髒亂差的集大成者,馬爾克斯寫得五光十色:“剁碎的腦袋,腐爛的內臟,動物的糞便,在陽光下靜靜地漂浮在一片血沼澤中。為了這些食物,兀鷲常常跟老鼠和狗爭搶得無止無休,時而穿梭於掛在棚檐下的索塔文托美味鹿肉和閹雞之間,時而躍過擺放在席子上的阿爾霍納春季菜豆。”
(張偉劼·解讀《霍亂時期的愛情》)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pril 20, 2021 at 12:32pm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寫作,不在明光通透中形成

有一幅博納爾的畫:上面畫著一個女人和一家人在一條小船上。博納爾一直想把畫上那張船帆修改一下。由於他非常堅持,人們同意他把那幅畫再改一改。後來,博納爾把畫改好交出,說他認為這幅畫是完成了。畫上的船帆竟漫過整個畫幅。現在,風帆已經蓋過了海,越過船上的人,占滿天空。這種情況在一本書里,在句子轉折處,也會發生,這樣你就把全書的主題給改變了。仍未加注意。不知不覺間擡起眼睛往你的窗口上一看:原來黃昏已經降臨。第二天早晨你又會在另一本書里發現這種情形。繪畫,寫作,並不是在明光通透中形成的。欲有所言,卻又永遠找不到相應的詞語。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博納爾)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pril 14, 2021 at 9:52pm


納博科夫·聲音節奏的純凈目的

不久,我的注意力就會轉得更遠,也許就在那個時候,她那充滿節奏感的聲音的少有的純凈達到了它真正的目的。我看著一棵樹,樹葉的拂動引入了那節奏。伊戈爾正在慢條斯理地侍弄牡丹花。一隻鷯鳧走了幾步,仿佛想起了什麽又停了下來——然後又繼續往前走,展現著自己的名字。不知從什麽地方冒出來的一隻銀紋多角蛺蝶落在了門檻上,伸展著帶尖角的黃褐色的翅膀舒適地曬著太陽,突然,它收攏翅膀,正好顯出了黑色背面上剛出現的細小的白點,然後同樣突然地迅速飛去。但是在她讀書給我們聽的時候,魅力最持久的源泉來自鑲嵌在遊廊兩頭,粉刷成白色的框架結構上的彩色玻璃構成的色彩斑斕的圖案。透過這些神奇的玻璃看到的花園變得奇異地平靜、超然。如果從藍玻璃看出去,沙礫變成了煤灰,而黑黢黢的樹飄浮在熱帶的天空中。黃玻璃創造出一個混合進了格外強烈的陽光的琥珀世界。紅玻璃使樹葉把深紅寶石滴落在粉色的小徑上。綠玻璃把青蔥的草木浸泡在更綠的綠色之中。在看過這樣富麗的色彩之後,當你轉向一小方塊普通無色的玻璃,上面落著一隻孤零零的蚊子或跛腳盲蛛,那就像口不渴的時候喝下一大口水一樣,你看見的是熟悉的樹下的一條平淡無奇的白長凳。但是,在所有的窗子中,在後來的年代里,炙烤著人的思鄉之情、使人渴望能夠從中向外看的,正是這扇玻璃窗。(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6)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February 27, 2021 at 2:59pm


石黑一雄《單純性行為

同學之間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實在無法理解監護人究竟希不希望我們發生性行為。有些同學認為監護人其實同意,只不過我們老選錯時間。漢娜的說法是,她認為監護人有責任讓我們發生性行為,否則以後我們無法成為優秀的捐贈人。她說,除非人持續發生性行為,否則像腎臟、胰臟之類的器官便無法正常運作。還有人說,我們必須記得,監護人是“正常人”。所以他們覺得單純的性行為很奇怪;對他們來說,性是為了生兒育女的時候才發生的,雖然他們認知上明白,像我們這種人根本不能生育,但是他們還是很擔心我們發生性行為,因為在他們內心深處並不真的相信這些性行為最後不會導致懷孕。(《别讓我走》第7章)

編註:對性行為最後可能導致懷孕的憂慮,在捐獻器官而生存的復制人而言,會產生親情倫理等衝突。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February 25, 2021 at 5:39pm

石黑一雄《性: 非常美麗的禮物》

如今回想起那段過去,看得出來當時所有人對於性這個範疇還是非常困惑。其實這一點兒也不意外,我想,畢竟我們還不到十六歲。但是,讓我們更感到不解的是(現在回想起來尤其突顯),就連監護人自己也搞不清楚。當時我們一方面聆聽艾蜜莉小姐的講授,她告訴我們,重要的是不必對自己的身體感到難為情,要「尊重自己身體的需求」,並且只要兩廂情願,性將會是一個"非常美麗的禮物"等等。但是到了發生的時候,監護人或多或少又把事情搞得讓那些真的想要嘗試的學生很難不觸犯規定。

例如,女同學晚上九點以後不得進入男生宿舍,男生也同樣不能進入女生宿舍。而教室以及小屋、亭子後側,按照規定晚上時間均"不得進入"。即使天氣暖和,也不會有人想在運動場上做這檔事,因為才做不久,主屋那兒一定會出現一群觀眾,互相傳遞望遠鏡,朝著這兒觀望。換句話說,儘管課堂上說了什麼性是美好的這類的話,我們心裡都明白,要是被監護人抓到我們發生了性行為,可就要倒大楣囉!(《别讓我走》第7章)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