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
  • Female
  • Air Manis,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柏圖校友's Friends

  • Sindumin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比雷艾弗斯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Seltsames Denken
  • 東方求敗

Gifts Received

Gift

柏圖校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柏圖校友'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6)

……前面是活人,後面是死人,這是一支族人的軍團,是一條黑色的生命長河。在這里,生與死連接在一起了,生的環鏈與死的環鏈緊緊地扣著,那沈默分明訴說著生生不息,那沈默凝聚著一股巨大的凜然不可侵犯的力量! 面對死人和活人,國一步一步硬著頭皮往前走。可是,他又能說什麼呢? 走著走著,國一眼就看出了鄉人的淒涼。鄉人一堆一堆地聚在那里,一個個像冷雀似的縮著,頭深深地勾下去,十分的惶然,偶爾有人擡頭X一眼,又很快地勾下去了。鄉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領導,鄉人知道理屈呀。鄉人的負罪感清清楚楚地寫在臉上,驚動了這麼多大幹部,他們已感到不安了。但他們更感到不安的是對身後死人的驚擾。那是老祖墳哪!多少年來,一代一代的先人都躺在這里,他們每年清明都來為先人焚燒紙錢,祈求平安。可現在突然有一條公路要從這里過了,他們能安寢麼? 國知道,在這種時候,鄉人們是不會退讓的。他們進退兩難,無法做出抉擇。他們臉上的迷惆和猶豫已說明了這一點。若是追加賠償更不行,那會讓他們愧對先人。他們會說,祖脈都挖了,他們要錢有什麼用呢?國心里說:這時候不能再說軟話了,更不能去套近乎。他不能以鄉人的面目出現,假如說了鄉情,那麼,鄉人們會說:孽…See More
3 hours ago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5)

倏爾,國在不遠的麥田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兒。那人頭拱在麥地里,屁股朝天撅著,身子一擰一擰像蛇一樣向前遊動。麥浪在她身後翻倒了,很快又成了一捆一捆的麥個兒,蕩揚的土塵像煙柱一樣在她周圍旋著。這動作是很熟悉的,十分熟悉,他記不起是誰了。他盼著這人能始起頭來,歇一歇身子,可這人一直不擡頭,就那麼一直往前拱。天太熱了,氣浪像火一樣烤著,坐在車里的國已是大汗淋淋了,那人還在往前拱……一直拱到地頭,這時,那人才慢慢地直起了腰。四嬸,那是四嬸!四嬸年輕時是村里的頭把鐮!那時四嬸割麥要三個男人跟著捆……現在四嬸老了,站在麥田邊上的四嬸滿臉是汗,頭髮一縷一縷地貼在額頭上,像男人似地挽著一隻褲腿。四嬸定是很乏了,弓著腰大口大口地喘氣。四嬸那張臉已看不出什麼顏色了,除了陽光下發亮的汗珠,只有乾乏的土地可以相比了。片刻,僅僅是片刻,四嬸又洪進麥地里去了……在緊挨的一塊麥田里,國又看到了三叔。三叔沒有戴草帽,光脊梁在麥里站著。三叔的脊梁像弓一樣黑紅,鐵黑地閃在陽光下亮得發紫,脖頸處的皺兒鬆鬆地下垂著,上邊綴著一串串豆疤似的汗珠。三叔又在罵人了,挺腰拍著腿罵,身子一竄一竄地動著,是在罵三嬸麼?倘或是罵別的什麼?…See More
yester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4)

十二在縣委機關工作需要更多的藝術。國一進來就掉進了漩渦之中。他是縣委書記大老王提拔的人,在人們的意識里也就是大老王的人,於是大老王的對立面也成了他的對立面。現在他又成了誰誰的女婿,這關係一直牽涉到市里省里,在上邊雖然有人替他說好話,自然就有人反對他。這樣,一個單個人就綁在了一條線上,有了極遙遠的牽涉。國感覺到四周全是眼睛,你無論說什麼話、辦什麼事,都在眾多的眼睛監視之下。你必須有更好的偽裝,說你不想說偽話,辦你不想辦的事。流言像蝗蟲一在你心上爬,你得忍著,不動生色地忍著。有人背後捅了你一下,見了面你還得跟他說話,很認真地談一談天氣。組織部是管人事的,但任何一次人事安排都是有爭議的。表面上是簡單的人事安排,而私下里卻存在著激烈的權利爭鬥。每個人都有巨大的背景,那背景並沒有寫在檔案里,但你必須清楚。爾後在複雜的人事關係中做出抉擇。常常是你任用了一個人,跟著就得罪了另一個人……國不怕得罪人,但縛在無休無止的人事糾紛中卻是很疲累的。六月的一天,國走出辦公室,突然萌生了回村看看的念頭。這念頭一起就十分強烈,弄得他心煩意亂。他背著手在院里來回走著,想穩定一下心緒。然而那念頭像野馬一樣奔出去了,怎麼…See More
Fri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3)

新婚之夜,國喝醉了。他坐在新房里的沙發上,仍有恍如隔世的感覺。應該說,城里女人也是很能幹的。新房刷得跟雪洞一樣白,各樣東西都布置得井井有條一塵不染。冰箱、電視、還有那立體聲的音響都是城里女人帶來的。城里女人竟還帶來了床,很高級的席夢思床,粉色的窗簾,粉色的落地紗燈……他想,女人是跟他睡來了。女人每睡一次都說一聲“太棒了!”女人就是沖著這“棒”來的。女人帶來了一切全是為了“棒”。這會兒女人正在外間的客廳里招待客人,女人的交際能力也是他不得不佩服的。在他的婚宴上,女人對付了所有的客人,免費奉送了很多的笑,女人說全是為了他。女人盼著他的職位再往上升—升。所以,女人在他喝醉之後仍然安排了晚宴,獨自去對付那些有職位的人了。女人的笑聲不時從客廳里傳來。帶著一股很濃重的脂粉氣。女人真能幹哪,女人在拿煙、敬酒、布菜、賣笑的同時,還能旋風般地衝進里屋親他一下,像貼“印花”似地貼了就走。可國不由地問自己:這是我的家麼?這就是我的家麼?九點鐘的時候,女人匆匆地走進來,匆匆地對他說:“外邊有人找你,是個鄉下人。我看算了。你醉了,打發他走算了。”國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紅著眼說:“那是我爹!”女人詫異了,女人說:“…See More
Thurs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2)

國是結婚前一天又碰上老馬的,在街角上撿煙頭吸的老馬。國正在街上走著,忽然看見路口上有人在打架,一個很野的男人在打女人。那男人揪著女人的頭髮,打得女人滿臉是血……街上來來往往有很多人,卻都在看熱鬧,沒人管。這時,國看見老馬衝過去了,老馬扔了手里的煙頭,像狼一樣地撲上前去,神經兮兮地揪住那漢子:“你、你……為什麼打人?為什麼打人?!”那漢子冷不防,一下子懵了,忙鬆了那女人。瘦削的老馬俯身去攙那女人,小心翼翼地擦女人臉上的血。然而,那女人卻一下子跳起來,指著老馬罵道:“幹你x事兒?俺兩口打架干你盡事兒?閑吃羅蔔淡操心,流氓!”緊接著,那楞過神兒的野漢子抖手就是一巴掌,把老馬的眼鏡打飛了!打著還駕著:“叫你管閑事!……”可憐的老馬像狗一樣地趴在地上,兩手摸摸索索地在地上找眼鏡,摸著嘴里還喃喃地說;“怎麼會哪?怎麼會哪……”惹得周圍人哄堂大笑。在這一瞬間,國心里存疑多年的疙瘩解開了。他明白梅姑為什麼會喜歡老馬了,他明白了。老馬是很窩囊,但老馬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國看見老馬慢慢地爬起來了,臉上腫著一塊青紫。這一刻,他很想走上前去,想把“結婚請柬”遞給老馬,正式邀請老馬參加他的婚禮。可“身分…See More
Wednes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1)

你又見到了梅姑,用血肉之軀給你暖過身子的梅姑。你眼睜睜地看著梅姑被拽進了鄉政府大院,那就是你的極端措施被推廣後造成的。梅始已被男人折磨得不像人樣了。她像驢樣地躺在地上打滾痛哭,淒然地嚎叫著……那時候你就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你無動於衷嗎?假如一切都還可以解釋,對梅姑你又能說什麼呢?梅姑做完手術後不敢回家,她怕男人揍她,就在鄉政府的門口坐著哭……你為什麼不送她回去?為什麼?你該跪下來請求梅姑的寬恕,用心去跪。你該說一聲:“梅姑,原涼我吧。”縱是盡忠不能盡孝,你也該有句話的。可你沒有啊!假如梅姑有知,會寬恕你麼?良心哪,良心……好好工作吧,好好工作。假如鄉人能富起來,有了過好日子的一天,你的無情還可以得到寬恕,不然……在鄉政府大院里,國笑著應付日常事務,可他靈魂深處的拷問一天也沒有停止過。他無法承受那曠日持久的追索,更無法填補精神上的空白。他覺得不能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他會發瘋的。於是他一連打了三次請調報告,又專門跑到城里去找縣委書記大老王。大老王說:“幹得好好的,動什麼?”國懇求說:“我不能呆在王集了,不能再在王集幹了。王書記,你給我動動吧。”大老王聽了,瞇著眼說:“不行,服從分配!”國笑…See More
Tues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9)

四周一片寂靜。國寒著臉走出了院子。圍觀的村人們默默地讓出一條路來,一個個怯怯地往後縮,國感覺到村人們的敬畏自然是他六親不認的結果。他知道,他再也不是黃土小兒了,再也不是了。國進的第二家是麥國家。麥國家女人又懷了孕的。她已生了三胎了,地上爬一個,懷里抱一個,還要生。麥國家女人聽信兒就跑了。麥國沒跑。麥國會木匠手藝,正在家給人家打家具呢。他見國先是笑笑,見國沒笑,也就不敢笑了。麥國的手十分粗大,手掌像鋸齒似的崩了許多血口子。他很笨拙地拿煙敬國,國自然不吸,臉黑煞煞的,他就那麼一直舉著。國指使人擡東西的時候,麥國說“國,總不能叫我餓死吧?”國一聽就火了,聲音也變得像鋸齒似的:“就是叫餓死你哩!為啥說叫餓死你哩?因為你次違反計劃生育政策,就叫餓死你哩!為啥說違計劃生育政策就叫餓死你哩?因為糧食不夠吃你還一個勁兒生!你看看你這個家,破破爛爛,像啥?你告我吧,你就說我說了,叫餓死你哩!麥國翻翻眼,不敢再吭了。往下,他哀求道:“我叫她回來,我一準叫她回來……爺們,這是給人家打的家具x!你拉走了,我用啥賠人家呢?鄉長,鄉長吧……”國背著手在屋里來回走著,麥國就轉著圈跟著求他,說寬兩天吧,再寬兩天吧,人…See More
Jun 1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8)

話說了,明天中午十點鐘以前必須見人!要是不來人,別怪鄉里幹部不客氣……”國講完了,默然地望著三叔,示意三叔也說幾句。三叔更加的老相了,枯樹根似地在那兒蹲著。國看了他好幾次,他才站起來,諾諾地說:“國回來了……該咋就咋吧……別、別太那個了。好賴自己爺兒們,給國個臉氣……”國最怕說“臉氣”,一說到臉面國心里火燒火燎的!他立時沈下臉來,厲聲說:“老三,看什麼臉面,誰的臉面也不看!政策就是政策。我再說一遍:明天中午十點鐘以前……”三叔啞了,三叔沒想到國會熊他,就木木地蹲下來,再也不說話了。國也沒想到他竟然敢訓三叔,一時也楞了……第二天上午,國領著計劃生育小分隊的人在大李莊學校里等著。學校放假了,專門騰出了一個教室供檢查用。國在校園里扼殺了任何記憶,他不敢看那些破爛的教室和課桌,他站在院子里,兩手背著,把目光射向遙遠的藍天……十點鐘到了,沒有一個人來檢查,誰也不來。冷風嗖嗖地颳著,遮天的黃塵一陣陣蕩來,似要把人埋了。國心里打鼓了,國說:“這一炮得打響啊!老天爺,這一炮要是打不響,往下就完了。”等到十點半的時候,國不再等了,他帶著小分隊挨家挨戶去查。頭一戶違反政策的是二貴家。國領人到了二貴家,可二…See More
Jun 17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7)

又有一次,鄉里要開各村的幹部會。國知道三叔要來,就借口上縣里開會躲出去了。會後,他問有人找他沒有?人們說沒有。國悵悵的,再沒說什麼。國心里是想見三叔的,可又怕見三叔,怕見大李莊的任何人。要是見了面,三叔問地:“娃子,離家這麼近,咋就不回去呢?”他說什麼,怎麼說?要知道,在他們眼里,他永遠是黃土小兒呀!黃土小兒,黃土小兒,黃土小兒……躲是躲不過的。好在國碰上的是二妞,嫁出村去的二妞。在街上,他看見一個女人裊裊婷婷地從出租車里走出來,燙著波浪長髮,身上香噴噴的,也拎著洋包。這女人叫他“國哥”,他楞楞地站住了,不曉得這漂亮女人是誰。漂亮女人說:“我是二妞呀。”國“呀”了一聲:“二妞?”二妞笑著說:“俺那死貨承包了個礦……”往下的話,國聽不見了。國沒想到二妞竟是這樣的出眾!他想,人富了,也就顯得漂亮了。二妞出嫁時他幫著招過嫁妝,二妞是哭著走的,現在人家笑著回來了。這才叫農錦還鄉。二妞帶了好多禮物,還僱了車,漂亮得叫人不敢看。國覺得那“的的”的皮鞋聲就像踩在他的心上!他知道二妞要回村去,於是就生怕二妞問他回去不?好在二妞沒問,他算是又躲過去了。心里卻很不平靜。待二妞走過去的時候,國聞到了一股煙煤…See More
Jun 1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6)

回王集的當天,國很想回村去看看。五年了,他越走越遠,鄉情卻越來越重。他常常回憶起早年吃奶時的情景,那些裸露著的鄉下女人的奶子經過想像的渲染一個個肥滿豐腴地出現在他的眼前。在夜夢里,他的嘴前總晃著一個個黑葡萄般的“奶豆兒”,他用手去抓,抓了這個,又抓那個;吮了這個,又吮那個……國覺得應該回去看看了。離村只有九里路,不回去是說不過去的。可他又覺得他是副鄉長了,有點身分了,不說衣錦還鄉,這多年沒回去,是不是該買點啥?該買的,他覺得該買。鄉人們待他不錯,既然回去了,就該買些禮物才是。國匆匆出了鄉政府大院,可走著走著,他又站住了。不是沒什麼可買,這些年鎮上變化很大,很熱鬧,賣東西的鋪子很多,各樣貨色都齊全……而是沒法買。國在心里算了一筆帳,回去一趟,三叔那里得去,四叔那里也得去,還有七叔、八叔,三奶奶四奶奶五奶奶,六爺七爺八爺,還有一群的嬸一群的嫂……他欠的不是一個人的債,一個人的情好還,他欠的是一村人的養育之恩。若回村去,人們見了他會說:“國,你忘了麼,你吃過我的奶呀!”“國,你當赤肚孩兒時怎樣怎樣……”“國,你上學那年怎樣怎樣……”國怕了,他拿不出那麼多錢去買禮物。這些年他掙錢不多,縣城里人…See More
Jun 1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5)

國不再想了,什麼也不想。他走回公社,把身於撂在床上,一覺睡到天明。第二天上午,縣委組織部的人找他談話,國一口咬定沒有這事,沒有……五天後,大老王回來了,公社大院里立時熱鬧起來。老苗老胡老張老馬……都跑過來迎接他,一口一個“王書記”,親親地叫著說:“王書記回來了?”“王書記累了吧?”“王書記,幾天不見,怪想作哩……,”大老王也笑著說:“回來啦。不累,不累。”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半年後,大老工的調令來了,調他到縣委組織部當部長。臨走時,他才對國說:“國,你願不願意跟我到縣里去?”國心里暗暗地鬆了一口氣。他心里說:幸虧沒有揭發,幸虧沒揭發呀!可他始終不明白,他是怎樣走回村去的?他為什麼要到那里去?那股神秘的力量究竟來自何處呢?多年之後,他仍然不明白。八五年後,一紙下來,國當上了副鄉長。在這五年里,大老王把他帶進了一個更為窄小又更為廣闊的天地。國跟著大老王進入了縣城較高層的政治生活圈子。在這個生活圈子里,國學到了更多的不為常人所知的東西。在這里,他知道了什麼是該說的,什麼是不該說的;知道哪些地方是能去的,哪些地方是不能去的。這生活使他興奮,也使他感到危機四伏……在縣里,國先是在縣委招待所當了…See More
Jun 1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4)

現在,這段隱私牽連上了國,使他一下子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揭發,對他來說是可怕的,不揭發同樣可怕。大老王不會饒過他,那些人同樣不會饒過他。他的肉身子夾在了兩座大山之間,擠得他喘不過氣來。有一刻,國的頭都快要想炸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心亂得連一點主意也沒有了。陷餅,陷講,他眼前全是陷階……夜深了,公社大院里很靜,靜得人心慌。國心里說:我供出來吧,供出來吧,我把鱉兒供出來吧。這不怨我,這不怨我,我沒有別的辦法。你叫我怎麼辦呢?我是一個X合同工,說滾蛋就滾蛋,恁多人威脅我,我受不了了,我實在受不了了……過一會兒,國心里又說:不能供,不能供,不能供。你又沒看見,供出來你還怎麼活人呢?供出來你還有臉見大老王麼?供出來你就成了一泡臭狗屎,誰想踩就踩的臭狗屎!瞎熊哇,你個瞎熊……再過一會兒,國擂著頭在心里說:我×他娘,×他娘×他娘×他娘×他……娘X!!最後,在瀕臨絕望的一剎那間,國推開屋門,像狼一樣地衝了出去。……國像遊魂似的在鄉村土路上蕩著,他眼前是一片濃黑,身後仍然是濃黑。夜密得像一張大網,緊緊地裹著他。可是,走著走著,他擡起頭來,突然發現他已來到了村口。他怎麼也想不到,在不知不覺中他竟然走了九…See More
Jun 12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3)

七國的轉機牽涉著公社大院的一件隱私。那是個多事的秋天。在那年秋天里,國心里產生了從未有過的慌亂,有一刻,他的精神幾乎要崩潰了……九月初六是個不祥的日子。這天,大老王到縣里開會去了,會要開七天,所以沒有帶他。大老王上午走,下午縣里就來人了。來了兩個。公社大院的氣氛陡然變得緊張起來。先是常委們一個個被叫去談話,接著是委員和一般幹部。去的人都很嚴肅,出來時有人笑著,有人卻沈著臉,眼里藏著神秘。爾後便是紛亂地走動,極秘密地進行串連,到處都是竊竊的私語聲。當天晚上,武裝部長老張突然走進了國的房間。老張坐在床邊上,很親熱地說:“國,你今年多大了?”國說:“二十啦,”老張說:“你願不願當兵哇?你要想當兵,我今年保證把你送走。”國很想出去闖闖,也知道征兵時武裝部長是極有權的,於是就說了一些感謝的話。可說著說著,老張就嚴肅起來了。老張說:“國,我告訴你,老王不行了。這人作風不正,你要揭發他的問題呀!組織上已經派人來了,這回就看你的表現了!那些事兒你是很清楚的,很清楚的嘛……”說完,老張意味深長地拍了拍國,就走出去了。接著是社主任老苗,老苗笑瞇瞇地說:“國呀,咱都是本鄉本上的,親不親一鄉人嘛。人家說走拍拍…See More
Jun 1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2)

嚴格地說,國的政治生涯是從公社大院開始的。公社院里人不多,人事關係卻錯綜複雜。表面上風平浪靜,可內里卻像沸水一樣翻騰不息。從公社直接與縣上有聯系的有六條線,而且起碼掛到副縣長這一級。公社大院本身卻又較為明朗地存在著三股勢力。公社副書記老胡和武裝部長老張是一股勢力;社主任老苗一黨委委員老黃是一股勢力;以大老王為首的又是一股勢力。三股勢力雖各有所長,卻存在著明顯的優劣。老胡和老張是軍隊轉業幹部,為人嚴謹卻不善言詞,在關鍵時候說不出道理;老苗和老黃是本地幹部,土生土長慘淡經營,卻又缺乏領導魄力,因此很難統攬全局;大老王為人粗率,不拘小節,卻粗中有細,能說能計,人往臺上一站聲若洪鐘,發怒時,那目光從臉上掃過去,是很有威嚴的。大老王有時甚至很霸道,罵起人來狗血淋頭!第二天見了卻又笑瞇瞇地喊住人家:“過來,過來。我這人脾氣,你別計較……”說了就了,該罵還罵。公社每次開黨委會,三股勢力都有一番水水的較量。公社書記大老王每每像鐵塔一樣坐在那里,聽委員們一個一個發言。那發言有時很激烈,他卻從不插話,只一支接一支吸煙。待人人都講完了,他的目光威嚴地掃過會場。目光的接觸是一種心理素質的反映,當他的目光掃過人…See More
Aug 13, 202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1)

三叔回村後到處找國,最後在玉米地里找到了他。三叔說:“國,起,起,我給你找了個事兒做。”國仍然不理三叔,好半天才冷冷地說:“啥事兒?”三叔說:“我給書記說了,叫你上公社當通訊員。你幹不幹?”國楞了,慢慢坐起來,望著三叔,一時竟無話可說……三叔也不爭禮,眼一酸說:“中中,只要你娃子願幹。”第二天早上,三叔去叫國,國突然說:“我不去了。”三叔慌了問:“咋啦?又咋啦?!”國不說,再問也不說,又是悶悶的。三叔忙讓四嬸去問,四嬸好說歹說才問出緣由。國吞吞吐吐地說:“……連一件像樣的衣裳都沒有,出門凈丟人!”三叔在門口站著,一聽這話就說:“鱉兒,現置也來不及呀!你說穿啥,我給你借。”國自然不說,也沒臉說,三叔急躁躁的,一蹦子竄出去,挨家挨戶去借,進門就說:“國去公社了,出門是咱村的臉面,這會兒連件出門衣裳都沒有,現置來不及,有啥好衣裳借國一件穿穿。”三叔一連跑了六家,借了幾件,不是長了,就是短了,國相不中。最後,還是把復員兵二貴的軍上衣借來了,國總算出了門。那時綠軍衣是最時髦也最不惹眼的衣裳。國穿詳二貴的綠軍衣跟三叔到公社去了。公社離大李莊九里地,一路上三叔再同囑咐什麼,也沒講給大老王送禮的事兒,…See More
Aug 11, 202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0)

後來二妞嫁了個煤礦工,是哭著走的。臨出嫁那天,國去幫著擡嫁妝,二妞眼紅紅地說:“國哥,俺走了。”國淡淡地說:“喜事,走吧。”二妞再沒說什麼。國也不覺,仍想著姜惠惠。 在這段時間里,國情迷姜惠惠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姜惠惠每晚像月亮一樣在他的夢中升起,引他做了許多傻事……然而,恰恰在這段時間里,革命同學姜惠惠已與革命同學辛向東心心相印,同床共枕。 多年之後,國才知道那一巴掌是十分要緊的。當上司令的革命同學辛向東,由於武鬥中打死了人,被抓進了監獄。他在監獄里關了一年,然後被拉到縣城西關的亂葬崗槍斃了!辛向東著實紅火了幾年,因此頭上留下了一個血紅的大洞。另一位革命同學姜惠惠被流彈打中了大腿,成了癱瘓。後來終日坐在縣城的十字街口賣烤紅薯。國買過她的烤紅薯。國感情十分複雜地站在她的烤爐前,問她烤紅薯多少錢一斤?以期喚起“革命”的回憶。姜惠惠擡頭看看他,說一毛五一斤你買麼?看來彼此已不認識了,於是國買了一塊烤紅薯。 再後,在一次一次的考察中,關於“文化革命中的表現”這一欄,國都填得十分清白。筆走龍蛇,簽名自然瀟灑。爾後在一級一級的組織部門順利過關。按說這一欄應該歸功於三叔。可國還是恨三叔,恨那當…See More
Aug 8, 2021

柏圖校友's Blog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6)

Posted on June 22, 2022 at 12:00am 0 Comments

……前面是活人,後面是死人,這是一支族人的軍團,是一條黑色的生命長河。在這里,生與死連接在一起了,生的環鏈與死的環鏈緊緊地扣著,那沈默分明訴說著生生不息,那沈默凝聚著一股巨大的凜然不可侵犯的力量! 

面對死人和活人,國一步一步硬著頭皮往前走。可是,他又能說什麼呢? …

Continue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3)

Posted on June 11, 2022 at 5:29pm 0 Comments

新婚之夜,國喝醉了。他坐在新房里的沙發上,仍有恍如隔世的感覺。應該說,城里女人也是很能幹的。新房刷得跟雪洞一樣白,各樣東西都布置得井井有條一塵不染。冰箱、電視、還有那立體聲的音響都是城里女人帶來的。城里女人竟還帶來了床,很高級的席夢思床,粉色的窗簾,粉色的落地紗燈……他想,女人是跟他睡來了。女人每睡一次都說一聲“太棒了!”女人就是沖著這“棒”來的。女人帶來了一切全是為了“棒”。這會兒女人正在外間的客廳里招待客人,女人的交際能力也是他不得不佩服的。在他的婚宴上,女人對付了所有的客人,免費奉送了很多的笑,女人說全是為了他。女人盼著他的職位再往上升—升。所以,女人在他喝醉之後仍然安排了晚宴,獨自去對付那些有職位的人了。女人的笑聲不時從客廳里傳來。帶著一股很濃重的脂粉氣。女人真能幹哪,女人在拿煙、敬酒、布菜、賣笑的同時,還能旋風般地衝進里屋親他一下,像貼“印花”似地貼了就走。可國不由地問自己:這是我的家麼?這就是我的家麼?…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