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
  • Female
  • Air Manis,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柏圖校友's Friends

  • Sindumin
  • Host Workshop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馬厩 儺淄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柏圖校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柏圖校友'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7

斯蒂格勒认为,外在化技术的发生得益于手与人脸的有机关联,这种关联也是与大脑皮层的复杂组织生成相一致的。这是对上一个论点的具体说明。斯蒂格勒说,技术性作为外在化(extéririsation)的进程,包含了手和面部的有机联系(lienorganique)———手势和语言的有机联系,这种联系要求一种二者共同的功能,也就是「联合区域 (zonesd’…See More
May 1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6

三、一切从脚开始:手与人脸的后种系发生为了确认自己上述的观点,斯蒂格勒试图求助于科学中的人类学和考古学。不难发现,斯蒂格勒与传统哲学家十分不同的地方,是他的思想构境能极为敏感地随时紧跟社会生活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这是值得肯定的方面。在这里,他主要参考了勒鲁瓦-古兰在1964年和1965年发表的《手势与语言》(LeGesteetlaparole)。斯蒂格勒告诉我们,人不是一个神迹,也不是达尔文所说的「猴子的后代」,在1959年所发现的东非人(Zinjanthrope)化石是考古学上的重大进展中,人们第一次看到「东非人伴有石制工具,它的脑容量很小,并不具有超猿类的巨大头骨」,这打破了人形成于大脑的唯心主义观念,事实证明,大脑的发展是第二性的!这倒是让唯物主义者开心的事情。斯蒂格勒诙谐地说,人恰恰「起始于脚」。因为脚的起立行走导致了人手的出现,人手是劳作和制造工具的前提。这是对的。这恰恰是斯蒂格勒在前面讨论大脑与石器之间关系时被省略的重要内容,即活动建构存在。大脑与石器背后是意识活动与生产活动的关系。斯蒂格勒认为,直立行走对人的后种系生成是决定性的,这是科学的观点。直立的姿势(stationd…See More
May 1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5

斯蒂格勒认为,福柯的「人的发明」的观点是模糊性的,因为他恰恰没有很好地认识「谁」与「什么」及其相互关系。其实,我倒觉得福柯的观点是先进的,因为他对人的看法已经站在了超越「谁」(主体)和「什么」(对象)的实体论的新维度中,即功能性的怎样。他的认知(savoir)和权力(pouvoir)说都是功能性的关系范畴。[5]在斯蒂格勒看来,德里达的延异概念很好地说明了「谁」与「什么」的关系。延异(différance)既不是「谁(qui)」,也不是「什么(quoi)」,它是二者的共同可能性,是它们之间的相互往返运动,是二者的交合。缺了「什么」,「谁」就不存在,反之亦然。延异在「谁」和「什么」之外,并超越二者;…See More
May 7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4

斯蒂格勒这里所说的「已经在此」指的是第一个方面,即此在在走进世界时,总有一些先行的东西已经在事先规定和制约此在的存在了。而具体说,他的已经在此就是义肢(文化—技术)的「放在前面」,「义肢性是世界的已经在此,因此也就是过去的已经在此」。[1]281依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就是现实的个人总是生活在一定历史性的生活条件之中,一个民族和时代的人,总会遭遇前人所遗留下来的生产方式所规定的前提。索恩-雷特尔将这种制约社会存在的先在的物质指认为社会先验。2016年,斯蒂格勒在南京大学讲授的「南京课程」中,直接引述了《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相关的经典表述。[4]11-12实际上,斯蒂格勒在这里是想引出他自己的观点,即讨论在生物种系进化终止之后,人类历史发展中最重要的支撑点已经不再是生物遗传性获得,而是生物物质存在之外的非遗传性的后种系生成的文化记忆(文码—编程)。他将其命名为后种系生成(épiphylo-généyique)。这种后生成的积淀(sédimentation…See More
May 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3

这个跳跃有些过大,从异质于一般生物生存方式的文字/文码到电子文件,已经是从古代文字的发生飞到当代信息技术的核心了。似乎斯蒂格勒并不以为这里存在著推论中的断裂,他若无其事地继续讨论自己所重新构境的延异概念。他突然又回到上述第一个构境层:从东非人到新人的历史性断裂。在斯蒂格勒看来,这种断裂,也是「由遗传性向非遗传性的过渡,就是一种新型的文码/编程的产生」。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观点,即斯蒂格勒认为,人类历史的真正发端并非基于生物的遗传性获得上,而是建立在非遗传性的后种系生成的「文码和编程(programme)的类型学」之上的。在这里,他援引利科关于文化编码的论述,指认非遗传性的文化编码给人的生命存在「提供模式、秩序和方向」。这是不熟悉生物遗传学知识的读者很难进入的一种思想构境域。斯蒂格勒认为,这里最难理解的恰恰是从生物种系生成中的遗传性获得到非遗传性习得的过渡,这也是理解非生物学的人类历史发生的真正入口。这种观点是深刻的。然而,他硬要说,德里达的延异概念正是这个重要的过渡环节。斯蒂格勒说,德里达的延异「同时包含著‘差异’和‘延迟’两个方面的意思」,即时间和空间化和空间和时间化。这是对的。依斯蒂…See More
May 4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2

其实,海德格尔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而是斯蒂格勒自己的想法。不过,在大的逻辑上,斯蒂格勒并没有错。第二层构境,斯蒂格勒声称,技术的发生同时也会是将人类自身的生存「连根拔起」,在他这里,生产技术本身是带有原罪的。这显然是海德格尔的关涉沉沦构境,而不是马克思的积极乐观的生产发展观。第三层构境,在斯蒂格勒看来,技术是人类历史中承袭过去、先行的未来集聚起来的当下,这种人为的时间性会聚的真正实现即是技术。技术就是人的可完善性由潜在向现实的偶然性转化。正是这个特殊的偶然性偏离,使人脱离于生物种系的必然链环,从而生成人的社会历史存在的第二起源。那么,在技术这一第二起源的全新构境中,人是如何被发明出来的呢?其实,我们也能觉察到,斯蒂格勒似乎也是在试图回答福柯提出的「人是一个不足300年的发明」的断言,只是,他把这种发明的起点大大前移了。首先,斯蒂格勒有模有样地说,他的研究是依从「由东非人(Zinjanthrope)向新人(Nêanthrope)的过渡,即人化的过程。这个大脑皮层的分裂和石器随著石制工具的技术的漫长进化和演变的过程是一致的」[1]157。听起来,斯蒂格勒的研究基础是直接依据人类学和考古学的实…See More
May 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1

法国著名的技术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作为德里达的重要弟子,以其一系列重要的学术论著跻身于目前欧洲最著名的社会批判理论家行列。他的三卷本的巨著《技术与时间》是其技术哲学和批判理论的奠基之作。在此书的第一卷中,斯蒂格勒指认,自黑格尔以来,人们就不断宣称人的终结,而有终点就必然会有对起源的反向追问。依他的看法,不同于人类存在者自身的生命种系起源,技术是人类历史存在的第二起源。在「谁」和「什么」的双重追问下,由人的生物实在之外的义肢性文码记忆构成了一种后种系生成中的「被发明」,这种在自然遗传进化终止之后出现的可激活的文码就是技术,这也是人类历史性生存在自然中的延异式到场。一、人的存在的第二起源斯蒂格勒认为,通常在科学的构境层面上讨论人类的起源问题,都是将人作为生物实体意义上的「存在之物」来对待的。在生物种系的发生链上,人获得自己的「从猿到人」的生物连续性的一席之地,所以,人类起源研究的原则也必然是坠入海德格尔所批判的可直观的「存在者(Seienden)的原则」。而斯蒂格勒则要追问人的社会历史存在(Sein)本身的发端。这倒真是从海德格尔的存在论差异(ontologische…See More
Apr 27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貝爾納·斯蒂格勒 | 書寫的屏幕 4

安德森在他的文章里指出,大數據的算法事實上將科學和實驗方法都變得過時了。事實的意思是,算法比起科學家們預測現實的能力還強。但同時,它們也建立了一種基於事實的(de fait)表演性,摧毀了所有的法的(de droit)表演性,也就是說,摧毀了所有知識的權威——無論它的形式是司法上的、科學的、政治的、象征的,還是其他。…See More
Apr 24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貝爾納·斯蒂格勒 | 書寫的屏幕 3

最後我想要論證給大家看的是,這個互動書寫屏幕的時代,或者更普遍地說,數碼第三持存(屏幕是其主要的進路模式)的時代,打開了一種另類的政治,召喚著對抗熵的斗爭,這些熵也是由屏幕作為決策自動化的數碼裝置所造成的。除了對幼兒的神經突觸生成的後果(如齊默曼[Zimmermann]和克里斯塔基斯[Christakis]等人在期刊《Pediatrics》上所發表的分析),我們也要閱讀瑪莉安·沃爾夫(Maryanne Wolf)對於大腦閱讀科學的歷史的研究。也就是說,大腦內化了書寫屏幕,比如書籍,也可以是在莎草紙、羊皮紙、紙和像素等基底上所書寫的,因為大腦既可讀又可寫。這個內化,需要十年到二十年的時間來有深度地實現,以形成一種如凱特琳·海爾斯(Katherine Hayles)所說的「深度注意力」。瑪莉安·沃爾夫指出了大腦是一種有機的器官,也就是說,生物的,但它也有能力變成器官學的,也就是說,技術的,可以去組織化,也能徹底重新組織化,而這些要依靠給它印象和感受的屏幕。由此我可以說,大腦反過來成了一種「表達」。喬納森·克拉里(Jonathan…See More
Apr 22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貝爾納·斯蒂格勒 | 書寫的屏幕 2

當維利里奧不斷地去戲劇化這種對立時,我卻跟他持相反的意見。我當時相信,至今也仍相信這種對立是很表面的。我將這方面的想法呈現在1987年於蓬皮杜的一個展覽里,它的題目是「未來的記憶」。我認為標志著21世紀的是書寫屏幕的倍增,也就是說,與網絡和數據庫相聯的屏幕,我相信它們很快將會變成視聽的(而不只是書寫的)。我同時也肯定閱讀、書寫和記憶,也就是說,在閱讀和書寫過程中所產生的痕跡(就像伊瑟爾所說的,以及超越他所說的)會進一步革命化工業社會,在展覽的研究會里我也邀請了一些從事這項革命工作的研究員參與了討論。打從這個展覽開始,我認為電腦以及它互動的屏幕,可以也必須成為一種詮釋學的裝置,這個裝置建基於注解的技術和貢獻性的編目技術,現在創新與研究所聯同Pharmakon.fr、工業技術協會正在開發這些技術。我們認為今天要在簇擁的屏幕中體面地、有尊嚴地生活,有一個好的生活,一種積極的生活(vita…See More
Apr 1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貝爾納·斯蒂格勒 | 書寫的屏幕 1

所有東西都可以作為屏幕。我們首先是出於這一原因和作為這一原因,才生活於屏幕中間的,也就是說,從某種角度看我們從來如此。圖騰和過渡性對象,以至於戀物都是屏幕,也就是說隱藏起來的投射的支撐。但是數碼屏幕,例如三星,或者亞馬遜和Netflix,這些屏幕都是電動的、電子的、光電子的,而且越來越多是觸摸性操作的,現在既支持又封堵著未來的總體,因為它本身就是虛無主義的實現,同時也是唯一容許想象超越這種虛無主義的實現的東西。因為它們成為了我所描述的數據經濟的底層的支柱,托馬斯·貝恩斯和安托尼特·胡芙華把這種數據經濟分析為算法治理術,數碼的屏幕同時支撐和阻礙了對未來的投射,這種投射,我將稱之為負人類的負熵性存在(être…See More
Apr 1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貝爾納•斯蒂格勒: 人類紀裡的藝術、差異與重復

應中國美術學院視覺中國研究院、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藝術學院與網絡社會研究所的共同邀請,法國著名當代哲學家、蓬皮杜文化藝術中心文化創新發展總監與研究與創新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藝術學院客座教授貝爾納•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於2016年3月17日至3月20日期間訪問中國美術學院,做為期四天的主題為「人類紀裡的藝術、差異與重復(Art, différence et répétition dans I’Anthropocene)」學術講座,講座定於3月17日、18日、19日、20日每天下午2點至5點舉行,地點分別在中國美術學院南山校區學術報告廳與象山校區民藝博物館報告廳。第一講:「屏幕與痕跡(Ecrans et traces)」第二講:「夢與元電影(Rêve et archi-cinema)」第三講:「快感與欲望(Plaisir etdésir)」第四講「超人類主義語境裡的負人類學要素」(Eléments…See More
Apr 1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張偉棟·未來詩學 6

那麼真正的歷史驅力是什麼?若沒有這種歷史驅力所攜帶的歷史勢能,詩歌便無法真正實現其自身?追究起來,所謂詩歌的歷史驅力,是很難通過還原而再現的,它無法被準確客觀地計量,說起來倒是有種神秘的意味,仿佛有只看不見的手在推動歷史。浪漫派所推崇的創造力概念、波德萊爾的現代性說法、艾略特的傳統意識等均顯示出歷史驅力的強大推動。毋庸置疑,歷史驅力是詩歌自我革新的強勁動力。 從新詩史看,新詩的發展與自我更新也同樣是這種驅力的結果。但無論我們怎樣具體地追蹤這種驅力的構造與邏輯,都不能離開這一基本含義,即歷史驅力乃是試圖超越當下歷史的企圖。自浪漫主義詩歌以來,這種企圖表現為對現代世界的超越,這是我們所處身的歷史階段決定的,在這樣的歷史情境里·,語言對於革命的誘惑、對真實的激情與改造現實的渴望、對於救贖的幻想,對於藝術形而上學的執念就從未斷絕過,這也是現代世界對詩歌提出的基本要求。恰如哈姆雷特之警醒:…See More
Nov 14, 202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張偉棟`未來詩學 5

三在今天,詩與歷史、詩與時代的關聯是如何可能的?歷史的勢能、主體的覺醒、言語契機以及艱難的情勢是如何塑造一種嶄新的詩學的?何種歷史的想像力或歷史的計算法則在給出我們企圖尋找的未知?詩歌何以作為一種普遍性的知識?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我,牽引著我的注意力,但卻是苦於自身局限,無法獲得有效的答案,現有的研究大半也不能提供可靠有效的幫助,我只能在歷史與理論的邊緣地帶尋求一線生機。在寫作關於陳超的「個人化歷史想像力」文章時,我突然意識到,真正的問題可能恰恰是要超越「個人化」的歷史想像力,…See More
Nov 6, 202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張偉棟`未來詩學 4

參照德勒茲對此的解釋是⑤,必須通過文學來抗爭,因為那種微弱的、無法直接顯現的,那些必須自我辯護、自證清白的等等,都只能而且必須通過文學來呈現,這就是不寫之不可能,寫乃是不可替代的行動。不寫之不可能,也是詩人這一主體形式的不可替代,是弱的普遍性之不可替代,套用格洛伊斯的表達則是: 「成為詩人不再是一種獨特的命運,而是成為一種每日實踐——一種弱的實踐,弱的姿態。然而為了維持這種弱的、每日生活層面的藝術,人們就必須不斷地重復藝術的減法,去抵制那些強的圖像,去擺脫那長久作為強圖像交換場所的現狀。」⑥ 所謂用德語寫之不可能,這是對現狀的感嘆與焦慮,當下的德語是與民眾脫節的,以一種非歷史化的方式,是一種人工的、控制論的、為了發表而寫作的語言,它失去了歷史的驅力而毫無目標;寫之不可能,是對歷史的絕望,也是對語言的絕望,現在所寫的必須被擦去,被替代置換,被將來所遺棄,寫因而是臨時的和應急的。沒有比這更艱難的表達,用本雅明的說法,這是對失敗以及失敗所呈現真實的贊頌。事實上,…See More
Nov 3, 202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張偉棟`未來詩學 3

如此說來,一種不可能的詩學,仍是在思考某種艱難與不可能性,著眼於時代的晦暗與複雜、急難與困境、脫節與失衡,探索新的歷史契機與奇跡,以激進的想像力來構築某種新的語言空間,詩的困境也正是歷史的困境,那麼,語言的拓展必定暗中挖掘歷史的通道。在這個意義上,不可能的詩學相似於諾瓦利斯所說,詩首先必須被當作嚴格的藝術來追求,而不僅僅是一種寫作,或者德勒茲的「少數的文學」(Minor Literature),一種文學內部的革命力量,是對未來的革命機器的接續。而這一切都立足於這樣一個命題:詩在我們時代的異常艱難,在於詩之真理的晦暗不明。關於詩的真理,很容易就淹沒在哲學關於此問題的各種討論之中,因為人文學科的從業人員解決問題的辦法大多是尋求理論的幫助,但實際上任何哲學理論並不能給出最終的答案。訴諸於詩歌的經驗,首先,詩的真理是一種感官與知覺的真理,是在歷史情境中生成的真理,它對既成與僵化保持距離;其次,詩的真理顯示為一種歷史驅力,它是對歷史困境和時代難題的探究與回應,並在自身之中回答了詩人何為與詩歌何用,從而將自己標記為必不可少的歷史元素。…See More
Oct 31, 2023

柏圖校友's Blog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7

Posted on April 23, 2024 at 7:18pm 0 Comments

斯蒂格勒认为,外在化技术的发生得益于手与人脸的有机关联,这种关联也是与大脑皮层的复杂组织生成相一致的。这是对上一个论点的具体说明。斯蒂格勒说,技术性作为外在化(extéririsation)的进程,包含了手和面部的有机联系(lienorganique)———手势和语言的有机联系,这种联系要求一种二者共同的功能,也就是「联合区域 (zonesd’ association)」,从而重新整合大脑皮层各区域之间的联系。在大脑皮层中,手和脸部的段带是连接在一起的。这种上半身动力区域间的协调现象,已经被神经外科的实验所证明。[1]175…

Continue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6

Posted on April 15, 2024 at 7:00pm 0 Comments

三、一切从脚开始:手与人脸的后种系发生

为了确认自己上述的观点,斯蒂格勒试图求助于科学中的人类学和考古学。不难发现,斯蒂格勒与传统哲学家十分不同的地方,是他的思想构境能极为敏感地随时紧跟社会生活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这是值得肯定的方面。在这里,他主要参考了勒鲁瓦-古兰在1964年和1965年发表的《手势与语言》(LeGesteetlaparole)



斯蒂格勒告诉我们,人不是一个神迹,也不是达尔文所说的「猴子的后代」,在1959年所发现的东非人…

Continue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5

Posted on April 9, 2024 at 6:30pm 0 Comments

斯蒂格勒认为,福柯的「人的发明」的观点是模糊性的,因为他恰恰没有很好地认识「谁」与「什么」及其相互关系。其实,我倒觉得福柯的观点是先进的,因为他对人的看法已经站在了超越「谁」(主体)和「什么」(对象)的实体论的新维度中,即功能性的怎样。他的认知(savoir)和权力(pouvoir)说都是功能性的关系范畴。[5]在斯蒂格勒看来,德里达的延异概念很好地说明了「谁」与「什么」的关系。

延异(différance)既不是「谁(qui)」,也不是「什么(quoi)」,它是二者的共同可能性,是它们之间的相互往返运动,是二者的交合。缺了「什么」,「谁」就不存在,反之亦然。延异在「谁」和「什么」之外,并超越二者;…

Continue

张一兵·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4

Posted on April 5, 2024 at 6:30pm 0 Comments

斯蒂格勒这里所说的「已经在此」指的是第一个方面,即此在在走进世界时,总有一些先行的东西已经在事先规定和制约此在的存在了。而具体说,他的已经在此就是义肢(文化—技术)的「放在前面」,「义肢性是世界的已经在此,因此也就是过去的已经在此」。[1]281



依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就是现实的个人总是生活在一定历史性的生活条件之中,一个民族和时代的人,总会遭遇前人所遗留下来的生产方式所规定的前提。索恩-雷特尔将这种制约社会存在的先在的物质指认为社会先验。2016年,斯蒂格勒在南京大学讲授的「南京课程」中,直接引述了《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相关的经典表述。[4]11-12…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