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s Blog (248)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2)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ly 20, 2021 at 4:11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1)

三叔回村後到處找國,最後在玉米地里找到了他。三叔說:“國,起,起,我給你找了個事兒做。”國仍然不理三叔,好半天才冷冷地說:“啥事兒?”三叔說:“我給書記說了,叫你上公社當通訊員。你幹不幹?”國楞了,慢慢坐起來,望著三叔,一時竟無話可說……三叔也不爭禮,眼一酸說:“中中,只要你娃子願幹。”…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ly 19,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0)

後來二妞嫁了個煤礦工,是哭著走的。臨出嫁那天,國去幫著擡嫁妝,二妞眼紅紅地說:“國哥,俺走了。”國淡淡地說:“喜事,走吧。”二妞再沒說什麼。國也不覺,仍想著姜惠惠。 

在這段時間里,國情迷姜惠惠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姜惠惠每晚像月亮一樣在他的夢中升起,引他做了許多傻事……然而,恰恰在這段時間里,革命同學姜惠惠已與革命同學辛向東心心相印,同床共枕。

 …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ly 19,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9)

在十字路口,這一巴掌掃盡了司令的威風,把趾高氣揚的司令打成了一株勾頭大麥。那一耳光如此響亮,致使遊行隊伍頓時停下來,學生們忽啦啦把三叔圍了。三叔的大黑巴掌“啪啪”地拍著胸脯,大聲說:“咋哩?咋哩?老子三代血貧農!”這時送糧的鄉漢們也都一哄而上,野野地圍過來喊:“咋哩?咋哩?!……”副司令辛向東侃侃地背了一條“語錄”,說:“為啥打我們司令?!”三叔說:“尿哩,自己娃子還不能接?!”光脊梁的野漢們也跟著嚷嚷:“自己娃子哩!”這一刻,國羞得恨不能鑽進地縫兒!司令強忍著沒有哭,那羞辱一浪一浪地在心里翻,湧到眼里就是淚。國知道站在隊伍里的女同學都在看自己,更知道姜惠惠眼里帶著鄙夷的神色,那鄙夷把他整個淹沒了!國不敢擡頭,可還有點心不甘,慢慢地說:“我走了他們咋辦?”隊長不屑地說:“尿哩、尿!”說著,就把國從人群中拽出來了。國木木地出了遊行隊伍,抱住頭蹲下了。片刻,遊行隊伍繼續前進,口號依舊震天響!那是辛向東領頭呼的。李向東一竄一竄地蹦著,十分地激動。國哭了………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ly 18,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8)

隊長拉著架子車為國送行。四十八里黃土路,送了一坡又一坡。路賴,架子車“叮叮咣咣”地響著,隊長的旱船鞋“踏拉踏拉”,國跟在架子車後看隊長那駝背的腰,那腰蛇一樣擰著,一聳一聳地動……

隊長說:“國,好好學。”

“嗯”

隊長說;“出門在外,多留心。”

“嗯”

隊長說:“吃哩別愁,我按時給你送,別餓壞了身子骨。”

國再“嗯”一聲。…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ly 17,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7)

 

國是秋天里考上縣城中學的。

那年國十三歲,已有槍桿那麼高了,依舊是很邋遢,嘴上老是掛兩筒清水鼻涕,臉上的灰從沒洗凈過,身上穿的衣裳總是爛了又爛,補都來不及,他好上樹掏鳥兒。國平時不算用功,在班里學習也不是最好的。可那年大李莊小學有六十四個學生參加了縣中的考試,很多用功的學生都沒考上,獨有他一人考上了。這無法解釋,這只能再一次說明國是聰明的。

 …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ly 16,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6)

國的偷竊行為給村里造成了空前的混亂。有一段時間,這家丟了東西懷疑那家,那家丟了東西又懷疑這家,你防我,我防你,打架罵街的事不斷湧現。有許多好鄉鄰莫名其妙地結下了冤仇。這冤仇一代代延續下來,直到今天還有見面不搭腔的。尤其是三奶奶,多年來一直不理四嬸,臨死時還囑咐家人:不讓四嬸為她戴孝!

 

這都是國造的孽。

 …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ly 15, 2021 at 8:30a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5)

再後,梅姑嫁到另一個村莊去了。又過了許多年,國已認不出他的梅姑了。他見到的是一個拖著娃兒抱著娃兒的邋遢女人,臉黃得像沒洗過的小孩尿布,手黑得像雞爪,頭髮亂得像雞窩,身上還帶股腥嘰嘰的臭味,國在心里說,梅姑呀,鮮艷的梅姑……

但那時候因還不可能有更多的思考。他還小呢,才剛剛七歲,跟村里娃們一起背著書包到鄉村小學里上學去了。沒爹沒娘的孩子,自然免費。下課時就蹲在土墻後曬暖兒,或搖頭去背那“人手口,大小多少、上下來去……”

 

 …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ne 29,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4)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ne 24,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3)

 

後來人們說國天生是做官的料,那是有根據的。…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ne 22,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

晨光亮了,九月的冷風掠過低矮的土墻,隨雀兒在空蕩的柴院里打旋兒。這時國的娘半個身子都沐浴在冰冷的晨風之中,沖蕩的冷風一次又一次地肆虐著進行偉大生產的國他娘。隨著生育之苦的國他娘已通體麻木,身子連一點熱氣也沒有了,但她內心深處的呼喚從未減弱過。終於,在神經徹底麻痹之前,眼望皇天的國他娘聽到了一聲響亮的啼哭……

那一聲啼哭像號角一樣響在大李莊的上空,隨九月的晨光飄進了一座座農家小院,久久不絕。不用說立時驚動了四鄰的嬸子大娘,當鄰居們匆匆趕來的時候,赤條條的國離竈口只有四指遠了!他身旁是一把生銹的剪子,臍帶還在母親的身上……

 

於是國得救了。可國的娘再也沒有醒過來………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ne 20,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序

日子很碎,不是麼?

一天一天的,人在日子里碎著。想一想,來處是那樣偶然,而去處呢,早早晚晚的,又是那樣的一致,來既無蹤,走也走得無影。剩下的,只是一些片片段段的過程。縱是主些過程,也是經過了記憶修飾的,是每個人心中的東西。說起來,不也很空?

幸好有了文字。人類的物質生命是由後代來延續的,人類的精神生命卻是由文字來延續的。文字是人類精神生命的記錄,語言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是先導。於是一代一代的後人們才有了借鑒的憑據,活的依托。

在過程里,人成了一片一片的點,那就是生命的亮點。正是這些亮點把時間分解了,時間成了一個一個的瞬間、一片一片的記憶,成了活鮮的有血有肉的人生,成了一種有質有量的東西。是文字稱出了人生的重量。…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June 18,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千層底(下)

“夜裏,風嗚嗚地刮著,見他娘心裏很亂。數數櫃裏的鞋,已有十七雙了。十七個年頭,夜夜孤寂,那日子就像是針尖兒上走過來的。老德是個好人,她知道老德是個好人。老德待人誠,脾氣也好。去林子裏拾柴,老德常常幫她。老德不多說閑話,給她拾掇一捆樹枝兒,讓她背回去燒。想著老德,心說:就不做了吧?但又看那鞋,一雙雙在櫃裏擺著,有半櫃那麽多了。十七雙啊!那十七雙鞋叫人喜悅,是勞動的喜悅,期待的喜悅。那仿佛又是一種獎賞,好像說,看,你已等了那麽久了!……思謀到天亮,見他娘想,已到這份上了,萬一回來呢?那一雙雙不就白做了?就做吧。就又做了。

過幾日,見他娘又把鞋都翻出來看,一雙雙擺在床上,擺一大堆。爾後把鞋一雙雙標上記號。心說,那一日差點兒就吐口了。要是答應下來,十幾年就白熬了。她想,不能白熬啊,不能白熬。…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April 27, 2021 at 11:01am — No Comments

李佩甫·千層底(上)

見他娘有男人,卻過的是沒有男人的日子。

男人當年推著獨輪車去禹縣送草藥,說是七日方回。走時還捎了土坯,俗稱“娘娘土”,路上喝茶時撚一塊土沫放在碗裏,消災。可他一去沒回來,後來有人說他被動路的劫了,也有的說他被當兵的抓了,再後就有人說他去了臺灣。兵慌馬亂的,誰也說不清,都說人沒死。

人沒死就不算寡婦。



新媳婦守空房是很愁人的,好在有了見兒。開初,娃兒小,上有老人,下有娃兒伴著,也不覺得太苦。就日日盼著。夜裏醒來,聽見門響,就以為是男人回來了。匆匆開了門,大月明地兒,風涼涼的,樹影婆姿心裏一寒,有淚。開了幾次門,不見人,親親娃兒,就又睡了。…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April 15,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人面桔(下)

日子很碎。而耐心就像水一樣,流著流著就涸竭了。這中間似有很多機會,文化、教育分家一次;局長調走一次;一次又一次……老徐每一次很有希望,可每一次當希望來臨的時候,卻又黃了。老徐很生氣,一生氣就打女人。女人綿羊似的,就把肉攤開,任老徐打。打歸打,送票送禮依然持之以恒。在這中間,女人悄沒聲地把關係辦到了劇院,成了老徐的下屬。老徐不問。可女人又悄沒聲地成了劇院管票的。自此,老徐再不去送票了,送票的事交給了女人。女人每一次送票回來都捎一些話給老徐,使老徐看到希望的亮光。比如,劉書記說:老徐該解決了……

年數委實不少了。可事情呢,卻常常出現意外。有些領導,送著送著,人調走了,一切又得重新開始……終於有一日,馮書記把老徐叫去,親切地說:老徐,該解決了。組織上已經研究了。老同志了,就留在局裏吧……老徐自然說些感激的話。回家的路上,心裏像扇兒扇。…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April 14,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李佩甫·人面桔(上)

那時老徐年輕,在市文教局幹事,很體面。老徐的女人在工廠上班,富態。老徐嫌女人胖,很想跟女人離婚,女人就是不離。於是老徐經常打女人,還罰女人下跪。女人很怕老徐,跪就跪,就是不離。有時,已到了下半夜了,鄰居們夜起,看見老徐屋裏燈亮著,探頭一看,老徐女人還在燈下跪著。鄰人就喊:“老徐,老徐,算了……”老徐醒了,從床上坐起,揉揉眼,沒好氣地說:“起來吧。”女人這才起來,洗洗,重給老徐睡。…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April 13,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劉子曦〈故事與講故事:敘事社會學何以可能〉(11)(完结)

在劉新看來,民族誌書寫的日常生活故事和普羅普分析的俄國神奇故事具有相似性:“在具體情境下它千奇百怪,同時它又千篇一律,多有重復,將經驗組合為文化形式的過程如出一轍”(Liu,2002:82)。他筆下的官員、小姐和商人並不特指三個社會群體,而是相當於普羅普所說的典型角色。在當下中國的轉型時期,官員、小姐和商人構成了B市商業故事中較為穩定的要素結構。這種對故事要素的刻畫建立在對大量故事的理解上,超出了任何一個個人故事的邊界,也超出了任何一個講述者所提供的信息;對要素之間關係的把握更帶入有關轉型時期政商關係與中國近代化歷程的知識,超越了講述者個人的當下經驗,融入了制度層面與歷史層面的思考。…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December 1, 2020 at 12:39am — No Comments

劉子曦〈故事與講故事:敘事社會學何以可能〉(9)

3.敘事行為效用

在敘事情境及敘事者效應中,講故事相當於結果,說者、聽眾與組織制度環境因素是原因。但講故事也有獨立的影響,在社會秩序、組織運行和政治動員中,都扮演著重要角色。



符號互動論認為,講故事相當於社會交往(social transactions)和角色互動,參與者共同完成了故事的講述。互動遵循著一定的規則,它們雖未被言明,卻維系著常識社會的運轉,講故事與日常生活相互構建。



例如,組織研究發現,部分組織任務需要通過“講故事”的方式才能達成。通過講故事,職員間交流工作經驗、界定角色責任、學習新技術、解決遇到的問題,講故事扮演著“非正式的培訓”的角色…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November 22, 2020 at 6:00pm — No Comments

劉子曦〈故事與講故事:敘事社會學何以可能〉(8)

(二)作為行動的講故事

 

深入故事文本內部固然可以作出極為精致的結構化分析,但這種深度解碼也同時造成了它的困境。首先,這種路徑將每個故事都視為,一個獨立且具有完整性的意義系統,視點集中在系統的內部,因此生產這一意義系統的社會情境則被置於盲區。米什勒(Elliot Mishler)認為,拉波夫一派的研究沒有關注訪談情境在生產敘事中的作用,而是假定故事就在那里,只待發掘…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November 20, 2020 at 6: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