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an Lab's Blog (213)

梅特林克《青鸟》第三幕/第四場·夜之宮(1)

一個廣闊的、仙境般的大殿,氣象嚴肅刻板,光閃閃,陰森森,頗像希臘或埃及的廟宇;柱子、柱頭、石板、裝飾都是黑大理石的、金的和烏木的。大廳呈梯形。玄武岩的臺階幾乎占據了橫的一面,分為三個平面,漸次而上,直達背景。左右兩側,分別是列柱和好幾扇幽暗的青銅大門。背景也設一扇巨大的青銅大門。照亮這宮殿的只有隱約的微光,仿佛是從大理石和烏木自身的光澤閃射出來似的。 

幕啟時,面容姣妍、身穿黑長裙的夜坐在第二級臺階上,左右各有一個小孩,其中一個近乎裸體,有如小愛神,在酣睡中微笑著,另一個直立不動,自頂至踵蒙著輕紗。

 

貓從前臺右側上場。…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August 12,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二幕/第三場·思念之土(3)

蒂蒂爾的奶奶:他們不在世以後,身體都好極了……沒有什麽可擔心的,從來不會生病,再沒有什麽不安…… 

[屋里的掛鐘敲了八下。] 

蒂蒂爾的奶奶:(驚訝)怎麽回事?……

 

蒂蒂爾的爺爺:說實話,我不知道……大概是掛鐘響吧……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August 9,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二幕/第三場·思念之土(2)

蒂蒂爾的爺爺:世上的人,他們多蠢呀!…… 

蒂蒂爾:這兒好嗎?…… 

蒂蒂爾的爺爺:好呀;不壞,不壞;甚至還能祈禱……

 

蒂蒂爾:爸爸對我說過,不需要再祈禱了……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August 6,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二幕/第三場·思念之土(1)

濃霧滿天,前臺右側顯現一棵老橡樹,上掛一木牌。臺上呈現乳白色的、朦朧不清的亮光。 

蒂蒂爾和米蒂爾站在橡樹腳下。

 

蒂蒂爾:樹在這兒!…… 

米蒂爾:有塊木牌!……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August 3,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二幕 / 第二場·仙宮 3

米蒂爾:(嚐其中一根)啊!真好吃……你有很多嗎?……

糖:(謙遜)是的,要多少有多少……

米蒂爾:你這樣折下來,覺得很痛嗎?……

 

糖:一點兒不痛……相反,還很有好處,指頭馬上又會長出來,這樣,我的指頭總是新長的,乾凈的……

仙女:得了,我的孩子們,糖別吃得太多了。別忘記,待會兒你們要在爺爺家吃晚飯……

蒂蒂爾:爺爺和奶奶在這兒嗎?………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18, 2021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二幕 / 第一場·仙宮 2

麵包別吱聲!現在輪不到你說話!……我在主持大會……

火誰任命你當會議主席的?……

水(對火)住口!……您插進來幹嗎!……

 

火該管的我都得管……用不著您來指點我……

糖(勸解)都別說了……不要爭吵了……這是緊要關頭……問題首先要取得一致,該采取什麽措施……

麵包我完全同意糖和貓的意見………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16,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二幕 / 第一場·仙宮 1

貝麗呂娜仙宮的華麗前廳。淡色大理石柱子,金和銀的柱頭,可以看到樓梯、迴廊、欄桿等等。

貓、糖和火穿著華麗,從後幕右邊上場。他們走出來的那個房間燈燭輝煌,這是仙女的更衣室。貓在黑綢緊身上披了一條輕紗,糖穿著半白半藍的綢長袍,火頭上插著五彩冠毛,身披金鑲邊深紅大氅。他們穿過前廳,走到右前臺,貓把糖和火帶到一條迴廊下。

貓打這兒走。這座仙宮的曲徑迴廊我都認得……貝麗呂娜仙女從“藍鬍子”那里接手的……趁兩個孩子和光去看仙女的小姑娘,這最後一點自由的時間,咱們來利用一下……我把你們帶到這兒,是要合計一下咱們的處境……大家都到齊了嗎?……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13,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一幕 / 第一场·樵夫的小屋 5

仙女怎麽啦?……

麵包(淚汪汪)箱里沒有位置了!……

仙女(俯身看箱)還有,還有……(把別的麵包推到原來的地方)快點,擠進去……

 

[又響起敲門聲。

麵包(驚惶失措,怎麽樣也擠不進箱子里)沒有辦法了!……他準會先吃掉我!……

狗(繞著蒂蒂爾蹦跳)我的小神仙!……我還在這兒!……我還能說話!……我還能擁抱你!……還能擁抱,還能擁抱,還能擁抱!………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10,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鸟》第一幕 / 第一场·樵夫的小屋 3

仙女(突然惱火)我就要說你沒有看清楚!……你看清楚我了嗎?……我到底像誰?……(蒂蒂爾尷尬地默不做聲)喂,你倒是回答呀!讓我來考考你是不是看得清……我長得漂亮還是長得醜呢?……(蒂蒂爾愈來愈尷尬了,仍然一言不發)你不願意回答嗎?……我是年輕你還是很老很老呢?……我臉上是粉紅色的呢還是蠟黃的?……也許我是個駝背吧?……

 

蒂蒂爾(安慰)不,不,駝得不厲害……

仙女相反,要看到你的神情,人家會相信駝得厲害……我是不是鷹鉤鼻,左眼被挖掉了?……

蒂蒂爾不,不,我沒有這麽說……是誰挖掉了你的左眼?………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4, 2021 at 6:3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鳥》第一幕 / 第一場·樵夫的小屋 2

米蒂爾他們會統統都吃光嗎?……會不會給人一點?……

蒂蒂爾給誰?……

米蒂爾給咱們……

 

蒂蒂爾他們不認識咱們……

米蒂爾咱們如果問他們要呢?……

蒂蒂爾不能這樣做。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ne 30, 2021 at 6:3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鳥》人物表

(按出場先後為序)

蒂蒂爾母親/蒂蒂爾父親/蒂蒂爾/米蒂爾/

仙女貝麗呂娜/眾時辰/麵包/火/狗/貓/

水/奶/糖/光/蒂蒂爾奶奶/蒂蒂爾爺爺/

 

皮埃羅/羅貝爾/讓/瑪德萊娜/皮艾蕾特/

波莉娜/麗蓋特/夜/睡眠/死神/眾幽靈/

感冒/樹木/群獸/眾幸福/眾歡樂/…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ne 24, 2021 at 6:3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鳥》演員服裝

蒂蒂爾穿貝洛童話故事中小拇指的服裝:朱紅色短褲,淺藍色短上衣,白襪,深黃色皮鞋和高筒靴。 

米蒂爾穿甘淚卿或小紅帽的服裝。 

光穿月白色長裙,能像光線一樣閃射出白金般銀輝的羅紗裙,“新希臘”的款式,或者是瓦特·克蘭設計的“盎格魯希臘式”,甚或略帶第一帝國時期那種樣式;高束腰,雙臂袒露;“高冠”髮式或“輕冠”髮式。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ne 21, 2021 at 6:00pm — No Comments

梅特林克《青鳥》譯本前言(鄭克魯)

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1862—1949),比利時象征派戲劇家。出生於公證人家庭,早年學習法律,畢業後隨即到巴黎小住,結識了一些崇尚象征派詩歌的朋友,從此決定了他的文學生涯和創作傾向。



他的第一部作品《溫室》(1889)是象征派詩歌集。同年發表的劇本《瑪萊娜公主》得到了法國評論界的重視,這個劇本第一次把象征主義手法運用到戲劇創作中。此後,梅特林克接二連三地發表劇作。九十年代是他創作的第一個時期,這時期最有名的作品《佩萊亞斯和梅麗桑德》(1892)是根據中世紀騎士故事改寫的一個愛情悲劇。



從二十世紀初到他最後一個劇本(寫於…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ne 18, 2021 at 6:00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苓蘢心語》我寫《老人魚》

對我來說,記憶是嗅覺的。我童年的早晨都是以濃茶的氣味開始的。那是外公和外婆鐘愛的一種茶,叫做“瓜片”,是外公的鄉親從六安老家捎來的,年年春天都捎。早晨聞上去是清香的、微苦的,隨著漸漸過去的時間茶味結束,轉讓給檀香的氣味。外婆從早到晚都點著檀香,它讓我現在想到,外婆或許有很多未了的秘密心願。外婆是個多病的、命運波折的女人,她口述的中國近代史生動而荒誕,對我的世界觀有不可忽視的影響。午間和傍晚的氣味在我記憶中最為濃烈:外公燒一個缸瓦竈,用的多半是松柴。煙出去了,松木的香氣卻留在廚房里,不僅是松木氣息,還有米飯上蒸臘貨的香味。即便只有一條臘鴨腳,外公也是盡我一人吃的。…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March 19, 2020 at 1:52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苓蘢心語》打坐雜說

打坐。是為了入定。打坐的人很多,但能否入定,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屬於一打坐就入定的幸運者。據說這類幸運者天性中得具有幾個不幸的素質:輕信、孤僻、一心無法二用。最後這一點,在我身上很明顯,簡直要了周圍人的命。美國人管這種人叫做“不能一邊走路一邊嚼口香糖的人”。假如我正專注於某事(燒菜、寫作、讀書、看電視、做白夢)有人請求我或要求我做件什麽事,我會馬上應承下來,似事後一點印象也沒有。這種人專注起來是非常可怕的,眼都發直。可這恰巧是打坐入定的優勢。…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March 7, 2020 at 5:22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苓蘢心語》《老家舊事》與我

《老家舊事》的作者董冰是作家李准的夫人,從社會關係上說是我的前婆母;從更深廣的意義上來說,她永遠是我的母親。但我為她的書作評,並不因為這層不同尋常的關係,而是因為我對這本書的偏愛。書中宣揚的人文精神、女性精神,滋養了我小說中一系列女主人公形象,從《少女小漁》到《扶桑》,再到我剛剛出版的長篇小說《第九個寡婦》中的王葡萄。…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March 5, 2020 at 9:25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非洲劄記》行路難 (下)

我為他們“雙人飛車加頂盆”的絕技給震了,目送他們向無路燈的大街駛去。那個賣魚女子雙手大撒把,頭頂上還有輜重,兩腿被長裙約束,真是驚險至極!一百米外是大街,奧卡達車身偏斜,轉過彎去,前後配合之默契,仿佛經多次排演。司機的身體與乘客在轉那個急彎時,形成的完美平衡讓我目瞪口呆。這動作需要多徹底的信賴才能完成?首先乘客得完全信賴司機,讓他為她的性命負責,再是司機信賴乘客的頂盆技術,萬一失重,破壞了他的平衡,也會人仰車翻。既然都無法信賴這個腐敗無能的政府,大家只能把信賴給予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March 4, 2020 at 1:13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非洲劄記》行路難 (上)

一到尼日利亞就發現行路難。國家政府收納了人民的稅務,卻連公共交通設施都不提供。這個首都城市最常見的交通工具就是“奧卡達”,意思是“摩托計程車”。奧卡達在大街小巷遊串,招手即停,迅速賊快,生死由天。司機不戴頭盔,顧客當然就更不戴了。阿布賈城市特色為多彎、坡大、石頭遍地(這是個出產各種昂貴石料的國家,一堆擊碎的鋪路石,也是花崗巖)。一部奧卡達從坡上衝剌下來,遇急彎滑翔而過,靈巧如耍馬戲。我從來統計不出每天奧卡達的交通事故率,因為媒體放眼大事,民間對生命似乎也看得很開,乘奧卡達喪生的危險和虐疾、艾滋、上層社會的壓榨、警察的“誤殺”相比,應該算是最小的。所以奧卡達的危險只對惜命者而言。我出去散步,常看見路口聚著一群人,一打聽,都是攔截奧卡達的。奧卡達就稀少了,假如要搭乘它去教堂或回寺,大概會在上帝和真主那里常做不守時、不守紀律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March 1,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苓蘢心語》“掙”來的愛情

在蘇聯流亡女作家安·阮德(Ayn Rand)的三部影響浩大的小說中,她多次提到女性(抑或男性)渴望愛情,卻不懂得真摯、牢實的愛情是該去“掙”的;不“掙”而獲得的愛情首先是非分的,其次絕不可能持久。她用這個英文詞匯“Earn”,即掙,使我生出許多感觸。生活中許多實例說明一切失敗的婚姻,都是因為人們忽略了這個“掙”字;一旦進入婚姻,愛情便似乎有了保險,往後的一切災禍都該由婚姻這個保險公司來負責或承擔損失。也就是說,男女雙方不再去繼續“掙”得愛情,而把對方已付出的或正付出的愛當成“該著”。…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February 6, 2020 at 1:55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苓蘢心語》“癮”君子秘經

並不都得吸毒才能過癮。“癮”為何物?是一種走火入魔的狀態,由靈魂至肉體,以至靈肉無間。會過癮的人對唯物、唯心之辯會付之一笑。過癮的那一會兒,你就是個小神仙,無所不能,無我無他,無虛無實。

假如說生命有度:“把心與身的存在狀態從低到高排列成度數,那麽“癮”就是一種超乎正常的生命度。懶人求助於酒、毒品、賭博、性,來達到這種生命度。其實他們不知道安全又不礙別人事的方法挺多,但這些方法的假象是受罪。巨大的甜頭就在那一點兒苦頭後面。比如我酷愛長跑,要的是那終極的舒適,但那舒適得穿越幾乎是垂死的狀態去獲取。…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February 6, 2020 at 1:5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