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寫微博》失戀與專利

要是失戀的方式,也能申請專利權,不知- -

能否增加失戀的樂趣?

能否補償失戀的損失?

能否減少失戀事件,因為要找失戀的新方式,以免觸犯現有專利權太麻煩?

是否將降低失戀的素質,因為人們所關心的,是失戀方式的新鮮奇怪,而不在失戀的浪漫、淒美、壯烈、理直氣壯、忠實英勇、臨場創作……等傳統美德?

刻意的失戀事件是否將增加,因為可以申請專利權,坐待別人來繳版權費?


(2000)

(Photo Appreciation: Launch of hair by Yaroslava Popova)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ly 8, 2021 at 8:24pm


李佩甫·一個個張惶失措退去

國知道,在這種時候,鄉人們是不會退讓的。他們進退兩難,無法做出抉擇。他們臉上的迷惆和猶豫已說明了這一點。若是追加賠償更不行,那會讓他們愧對先人。他們會說,祖脈都挖了,他們要錢有什麼用呢?國心里說:這時候不能再說軟話了,更不能去套近乎。他不能以鄉人的面目出現,假如說了鄉情,那麼,鄉人們會說:孽種!睜開眼看看吧,老祖爺在哪!……

在這一剎那間,國感覺到了市委領導的目光,他暗暗地吸了口氣,衝上前去,厲聲說:

 

“李滿倉——!幹什麼?你想幹什麼?市里領導都在這兒,你辦我難看哩?嗯……回去!都回去!”

這一聲“李滿倉”如雷貫耳!陡然把三叔提了起來。三叔的名字從來沒有被人當眾叫過,更沒有如此響亮的叫過。光這一聲就足以使三叔臉紅了。三叔被響亮的“李滿倉”三個字打懵了,他慌慌地站了起來,一時滿面羞紅,手足失措,像一個當眾被人揭了短兒的孩子,那困窘一下子顯現出來了,等他醒過神兒的時候,一切都已晚了。鄉下人是極看重臉面的,他一下子面對那麼多的領導,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的名字已寫在了眾人的眼里。三叔再也無法蹲下去了。國這一聲叫得太鄭重,太嚴肅,太猛!三叔是老黨員,在三叔看來,“李滿倉”三個字就等於“共產黨員李滿倉”,那是很重的!三叔狼狽地側轉身子,縮縮地往後退著……

 

緊接著,國眼一撒,又沈聲喊道:

“李麥成——!幹什麼你?嗯?不像話!趕快回去……”

立時,人們的目光像探照燈一樣在鄉人群里掃射著。五叔被“李麥成”三個字叫得一驚一乍的,實在經不住那麼多人看他,語無倫次地擺著手:“那那那……不是俺,不是俺……”話沒說清,就嘟嘟嚷嚷地往後退了……


再接著,國炸聲喊:

“李順娃——!聽見了沒有?聽話,快回去!”

李順娃跟國是同輩人,人年輕老實,更沒見過世面。國一語未了,他背著被子就跑……

往下,國一一叫著村幹部的名字,喝令他們回去。國知道村幹部是非常關鍵的,他們都是村里的頭面人物,是村人們的主心骨。只要能喝住他們,往下就好辦了。可連國都沒有想到,喝喊鄉人的名字竟會產生如此神奇效果。在他的喝斥下,被叫到姓名的村幹部一個個張惶失措,溜溜地退去了。(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24, 2021 at 10:14pm


伍爾芙·歲月

歲月波光粼粼,賦予愛與生命,唯有生活不能被他人代替,只會有寂寞相隨。


一心證明浮華建築在腐朽之上,肉體依附在骨架之上,我們這些在上面載歌載舞的人,最終也會躺到下面來,大紅絲絨化為塵土,戒指上的紅寶石已經遺失,曾經明亮的眼睛光彩不再。
(《奧蘭多》)

Comment by Suan Lab on May 23, 2021 at 3:55pm


石黑一雄·曲目重復現象

午餐過後,這已是我們第三次演奏《教父》主題曲。我四處瞥了瞥廣場上的觀光客,看有多少人聽過前一輪的演奏。雖然最愛的曲目大家通常不介意多聽一兩遍,但也不能重復太多次,否則聽眾會懷疑樂團沒有像樣的歌單。每年這個時候,曲目重疊的現象基本上還算可以。微涼的秋風初意、貴得離譜的咖啡價碼,常能讓人潮穩定來去。總之,我細讀廣場上的每張臉孔,就這樣看見了提伯。
(石黑一雄《大提琴手》見《夜曲》短篇小說合集)

Comment by Suan Lab on April 25, 2021 at 6:05pm

李佩甫·活守寡

夜裏醒來,聽見門響,就以為是男人回來了。匆匆開了門,大月明地兒,風涼涼的,樹影婆姿心裏一寒,有淚。開了幾次門,不見人,親親娃兒,就又睡了。

娃兒一點一點長,慢慢能叫娘了,離身了。白日好說,有活兒忙著,夜裏空落落的,難熬。那日子像磨一樣,推著推著,就推不動了。就想,小孩嘴裏吐實話,問問娃兒吧。就把娃兒叫過來,問:

“娃,你爹啥時能回來?”

娃兒沒見過爹,娃兒楞楞的。


娘就說:“你說個數?”

娃兒看看娘,就說個數,娃兒說:“三。”

娘先是一喜,覺得日子並不多。爾後就不語了,覺得這不是個好數,是個不吉利數,不是成雙成對的數,娘的臉沈了,過一會兒,娘又問:“娃,你再說個數?”

娃兒再看看娘,看了很久,說:“三。”


娘嘆口氣,眼裏淚花花的,轉過臉去了。娘還是不甘心,忽又轉過臉來,擦擦眼裏的淚,直視著娃兒,說:

“娃,你再說個數!”

“三!”

娘就琢磨這個“三”。想想,又覺得是個好數。爹、娘、兒,加起來不就是三嗎?再說,兒說了三回三,三三見九,九九歸一,那是一定回來了。娘又喜了,喜得心裏撲咚撲咚亂跳。往下,她又想,是三天?還是三年?三天太短了,不會那麽短。興許是三年?(李佩甫·千層底【上】)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September 10, 2015 at 7:34am

亦舒語錄

真正的好人,不用來人開口,能做到的,已經承擔。

犧牲不起,設法補救,犧牲得起,無謂難過。

朋友呢,不過是互相協助對方殺死時間的幫手,太認真就不好玩了。

“家母常說,屋寬不如心寬。”

世事一向奇怪:當事人若全不在乎,旁人也就不會特別注意,事主如耿耿於懷,好事之徒馬上大感興趣。

是否能夠出人頭地並不重要,做人最要緊的是快活。

很少有人看得穿功名,我不例外。

熱心是好的,但是不管閑事,是一種很重要的禮貌。

有一種人,外表看上去很是好看,幾乎,十全十美。

但是這種人的內心卻未必就這麽好。“人不可以貌相。”

一個人若果不能保持心裏的青春,就沒藥可醫了。

宋小鈺低聲問:“要很愛一個人才會為他生孩子吧?”

常春訝異:“不,要很愛孩子,才會生孩子。我從來不為別人生孩子,我只為自己生孩子。”

肯覺悟的人總是不錯的,執迷到底,才可怕呢。

變心的愛人不會為任何原因再回頭。

出來做事,能力固然重要,但處事也要服眾。

據說,逛時裝店的秘訣是穿戴得比店裏貨物更名貴,那樣,才會得到服務員的尊重。

淑女的分別是,無論做什麽,嘴巴不能提。

性格深沈的人最占便宜,喜怒不形於色,控制場面,永據上風。

女子一怨,便不好看。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27, 2015 at 9:21am

亦舒語錄

長得美,扔又扔不掉,漸漸沈迷,更加致力發展美態,完全疏忽其他優點。

女人的通病是什麽都要查根問底,卻又受不了真相的刺激。

生命太短了,不容浪費,不容猶豫。

人們應付朋友的手段,往往比敵人更狠辣。

千萬別以為明白你的人總會明白,天下明事理的人極少極少。

想知得更多,惟一方法是只聽不說。

壯年人的眼淚最窩囊,誰敢在公眾場所一不小心掉下淚來,準叫社會不恥:怎麽,連這點能耐都沒有,動輒淌眼抹淚,還混不混。 哪裏還有哭的權利。

唉,你肯屈就,人家不一定欣賞,侮辱接踵而來。

不論是人或屋,非得不住維修改良更新,否則一下子便破破爛爛舊舊,要飯似的。

有所求便是有企圖,心中有事,便易為人所乘,遭人利用。 這是危險的一件事。

玉露問:「那是一個怎麽樣的陷阱?」 金瓶微笑,「世上所有圈套,都一樣設計,記住,玉露,開頭都一定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結果,要了你的賤命。」

越對身體無益,越是好吃。

「那麽,請把人生的意義用三句話演繹給我聽。」 「既來之則安之,自得其樂,知足常樂。」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12, 2015 at 6:32am
亦舒·還老板

你知道酒店的設備有多齊全。衣服懶洗嗎?取返酒店洗。頭發在樓下麗花做算了,懶的走遠。想喝咖啡,撥個四字,送上寫字間,友人生日,花點去訂兩打玫瑰。周末帶盒蛋糕回家。吃完飯簽個字,賬單也不細看。仿佛都不要錢,每日開銷不過是數元車錢。——真如此嗎,又不見得,月底薪水七折八扣,差點兒沒倒欠東家幾千塊,可不就因為方便,而且都是一流的,大堂的首飾店買只戒指,裁縫店作襲旗袍,書攤買一疊雜誌,解嘲地想:全又還給老板啦。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ne 6, 2015 at 8:14pm

亦舒·莫地

有誰喜歡莫地格里安尼。藝術學生簡稱他為莫地。

他的畫心平氣和,顏色溫暖,女人們的臉蛋都是“容長”的,眼睛微微垂著,雙頰緋紅,一種缺乏希望的美麗。

不是很多人喜歡他,因為他的畫沒有偉大的主題,被畫的又不是名人,因此常懷疑他的畫不是十分貴重的,然而也被放到博物館中。

看著莫地的畫,可以想像一個年青人如何自意大利流浪至巴黎,戴一頂小帽,穿絲絨外套,不久他發覺世界不是他想像的,他患了肺病。

然而他的畫至死不是灰黯的,終於他成了名。這些畫實在是可愛的。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