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492)

[於施洋譯] 阿萊杭德拉·皮扎尼克〈我們很快就要走了〉

神秘的夢

我微笑的祖先

世界消瘦

有鎖沒有鑰匙

有驚懼沒有眼淚

我拿自己怎麼辦?

因為我之所以為我 都是欠你的

但我沒有明天

因為對你,我………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1, 2022 at 12:21am — No Comments

[於施洋譯] 阿萊杭德拉·皮扎尼克〈我的森林〉

在忘恩的植物上累積欲望

在莊重的綠里

講你的事

便會奔來十匹馬

向黑風拽尾巴

汗濕的鬃毛

攪動樹葉

那支縱隊 琢磨著詩句

也會到達…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28, 2022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梅娜譯: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未來歲月的陰影〉

——致伊萬聶 · A · 博爾德洛伊斯

明日破曉 

人們會為我穿上化成灰燼的衣裳 

口中銜著花瓣 

我將永世長眠 …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27, 2022 at 6:30pm — No Comments

梅娜译:阿莱杭德拉·皮萨尔尼克的诗〈感激〉

在我心靈的風暴中

你讓低垂翅膀的紫丁香保持沈默

我的生活被你變成了童話故事

沈船和死亡的地方

成為令人崇拜儀式的借口

延續閱讀:…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26, 2022 at 9:32am — No Comments

[於施洋譯] 阿萊杭德拉·皮扎尼克〈向前的港口〉

溫和的夜,舒服的感覺。道路抽象的聲音滿足著旺盛的聽覺。想著港口,就在眼前了……印象派的色彩,髒的人,臂膀濕又亮、汗毛蓬又潮,漠漠然,無視輝煌的遠處、船間的天空、整體的風景、被填滿的大地,填充的物體遙遙地像世界的片段散布在憂郁的海中心……

是的,一個晚上,沈入港口的街巷,走啊走……

是的,一個人,總是一個人。慢,很慢,空氣會變得稀薄,一股大都會的氣息,滿地煙紙,曾經存在過的漂亮白色。

是的,接著走,沈進去,黑暗,走……

是的,還有一顆星星會把顏色送給胸中那支銀錨。起錨。是的,緊隨這艘紅白綠道的巨船,走吧,再不回頭。…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24, 2022 at 8:00am — No Comments

[於施洋譯] 阿萊杭德拉·皮扎尼克〈夜〉

也許今夜不是夜

是個可怕的太陽,或者

別的什麼,隨便什麼……

我怎麼知道!血哭了又哭

總還差一些話

差點天真,差點詩!

我今晚本來可以很幸福!

只要讓我 摸到

影子…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23, 2022 at 11:00pm — No Comments

梅娜译:阿莱杭德拉·皮萨尔尼克的诗〈作品和夜晚〉(下)

敏感偏執的波契亞說過,“今天將要結束,明天也將結束,難以結束的是昨天”,他拼命在庸常的生活裏折騰跳躍,就是爲了生存,那一行行被稱之爲詩歌的東西,不過是日積月累的附屬產物。 

詩人多是孤獨的,波契亞算是最孤獨的詩人了,《遺忘的聲音》是其僅有的一部文學作品,薄薄的小冊子,大概不到兩百句。句子短促也很孤獨,詩意與泰戈爾的某些短章有些相似,哲理的禪味不盡相同。…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21, 2022 at 6:00pm — No Comments

梅娜译:阿莱杭德拉·皮萨尔尼克的诗〈作品和夜晚〉(上)

阿萊杭德娜·皮薩爾尼克(Alejandra Pizarnik,1936-1972)二十世紀阿根廷著名女詩人。1969年她獲得了古根海姆獎。主要作品:《最後的天真》,《工作與夜晚》,《黛安娜的樹》,《瘋狂的石頭》,《音樂地獄》等。

拉丁民族在各個時期都不乏文學巨人和藝術大師,如同那些無時不在綠茵場上閃耀的足球明星一樣。但仔細分析,拉丁民族中的女作家只有男性化的法國人喬治桑有著世界性的影響。而在中國有較高知名度的外國女詩人中,幾乎全部出自英美或蘇俄,最多加上一個用瑞典語寫作的芬蘭人索德朗格。可是,在新千年的兩次遠遊中,蔡天新卻發現了一位極其重要、有著傳奇經歷而在中國鮮為人知的阿根廷女詩人皮薩爾尼克,她和墨西哥女畫家弗里達·卡諾堪稱"拉美雙絕"。…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20, 2022 at 4:00pm — No Comments

梅娜譯: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離別〉

一束被遺棄的火影滅殺了它的光芒

一隻戀愛中的小鳥引吭高歌

如此多的狂熱生靈於我的寂寞之中

唯有一簾細雨與我相伴



延續閱讀:…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19, 2022 at 2:30am — No Comments

梅娜譯: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存在〉

你的聲音

一直無法走出

我的視線

它們掠奪我

把我鍛造成石頭河上的船

倘若你的聲音

不是我炙熱沈默中唯一的雨

請解開我的雙眼

祈求永遠…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18, 2022 at 1:30pm — No Comments

梅娜譯: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乞求的聲音〉

我仍然敢於去愛

死亡時刻光發出的聲音

那殘垣斷壁裏被時間遺棄的顏色

在我眼中我已失去了一切

索求遙不可及,惘然知其徒勞





延續閱讀:…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16, 2022 at 7:30pm — No Comments

梅娜譯: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的詩〈任命〉

不是你缺失的詩

只是一幅畫,墻上的裂縫,

風中的東西,一種苦味。


延續閱讀: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詩頁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15, 2022 at 7:22pm — No Comments

陸輝艷《像是花瓣一下》

桃花開在監獄裏

這動人的春天

讓路過的人,一次次

翻墻而入

 

那天清晨,我在樹下等人

看見那則新聞

美麗的入殮師

第一天上班,雙手顫抖…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26, 2021 at 8:22am — No Comments

陸輝艷《蛋殼碎裂的聲音》

她踩著那些碎片,上了204路公交車

一隻手抓住鐵環,在發酵的人群中

昏昏欲睡,錯過了站

當她擡頭,黑色窗玻璃上映出法令紋

多麽深的時間的溝壑,緊攫住她的額頭

對此她並不介意。扭過頭,下車

泵入下午的熱浪,帶著

她的新髮型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9, 2021 at 8:32am — No Comments

陸輝艷《麻  醉》

麻醉師穿著綠色手術服

帽子也是綠色的



那天傍晚,他拿著針頭

走進手術室,捏起我的手臂:

 

「聽我的,睡一覺,

疼痛就會消失。」

 

是真的,疼痛消失了…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17,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陸輝艷《遷  徙》

他冒著雨,去取一個朋友的遺骨

穿過香蕉林,接著是劍麻,遇到陡坡,爬坡

後來是平地。這是一個人的安生之處

他隨身帶著鎬頭和手巾

雨漸漸大了,泥土中的骨灰壇現出具體形狀

他小心翼翼捧著它,用手巾擦拭,像對待一個

剛出生的嬰兒。骨灰被倒入另一個罈子…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15,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陸輝艷《環》

為了避免在眾多的嬰兒中被混淆

你出生那天

年輕的護士給你

系上標識:一個柔軟的手環

作為這世界的第一份禮物,上面寫著

病床號,以及

你媽媽的名字



在我的無名指上…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13,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陸輝艷《十二月蕭索的風,灌入山口》

山口鼓滿鶴唳之聲

石崖會因此

滿溢而爆裂嗎?

 

墻壁嵌入鏡子,靜靜地

與時間站在一起

 

鏡子會因此

失重而傾斜,而連著曠野嗎?…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9,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陸輝艷《強迫症》

那個手提兩袋垃圾的人

步子飛快

她把它們扔進垃圾桶

「鑰匙……」她喊了一聲

轉身走回垃圾桶旁

兩個垃圾袋被逐一打開

露出裏面的內容:水果皮,舊牙刷,紙巾

碎瓷片,幾個空的易拉罐…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7,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陸輝艷《有一次》

他不顧一切,攀爬在黑黢黢的山巖

林地有蜿蜒的曲線,在秋天的庇護下

顯得柔和。他驚訝於這一切:

比平常更為接近的星空

月亮碩大地,懸於頭頂;

多麽涼的風掀動著他

遠離人群,所有的渴望消失;

月光像兩隻白鴿子…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5,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2

2021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