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394)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中環風

中環風你知道嗎?上班穿的衣服,最好要有領子,胸口那部分,能不露就不要露。襯衫的袖子不能太寬,頭髮不要爆炸,半截裙子溫文,鞋子要有點跟。每處地方有它自己的法律——沒穿牛仔褲已有三四個月矣。老板希望女職員斯文漂亮,賺五千最好三千五穿在身上,讓他看著舒服。不成文的規定星期六上午原本可以穿西裝褲,但最好還是裙子套裝,面孔上稍微一點化妝。真是另一個新世界,俗云活到老學到老。連飾物都講究呢,大串大串的假珠鏈最好別出現,只合小小的 k金首飾。這是中環。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27, 2019 at 2:30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意大利冰淇淋

記憶當中,意大利的冰淇淋最好吃,拿著角子,跑到士多去說:“芝拉蒂。”然後沿街吃下去。迪士尼樂園的香蕉船偉大,一層層的糖漿、花生、水果、冰淇淩,把暑氣怒氣以至意難平全吃下胃裏,世界還是可愛的。東京的冰淇淋並不見得如何,然而冰店都裝扮得很嬌俏,食欲大增。臺灣與菲律賓的冰淇淋都帶很重的豆味,有點像吃芋泥,別具風味。巴黎人不吃冰淇淋,(華倫比提說,冰淇淋是罪惡。)他們吃雪拔,沒脂肪,不會胖。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27, 2019 at 2:30pm — No Comments

亦舒·愛情故事

小友說:幾時再炮制一則俊男美女愛情故事。佈景豪華,衣著瑰麗,氣氛浪漫。 

一聽此言,即時沈默,呵,若他們還懷念那個,即表示此刻采用的題材尚未成功。 

恍然若失。 



可幸愛情小說最易做不過,是心情緣故吧,正像大衛寶兒已拒唱舊歌:“四十六歲的我若再唱‘叛逆叛逆’已無誠意”,不如努力將來。 

讀者相信亦會結婚生子,認識生活中除出愛情,還有其他許多大小事宜需要處理,憧憬日益減少,一日比一日踏實可靠。 …

Continue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3:16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青蓮色

現在因為流行寬大的打摺裙子與褲子,熨起來,無邊無涯一般,容易引起困惑,怎麼姥姥都熨不完,花多一倍時間。 

青蓮色很好看,紫色沒青蓮可觀。但是要非常高的女子才能受得起這樣的顏色,要不就是非常美的,穿慣這樣的顏色簡直不能到外國去生活,只有習慣咖啡色的人才能去加拿大與英國。 

花邊又開始受歡迎。小時候花邊釘個沒完沒了,領邊袖口裙腳,誠然很活潑可愛,現在看小女孩穿著,也有一股歡欣,頗具失落感。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52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不明白

對於工作,我會很盡責,但是不能投入,工作告一段落,便忘記它,喝茶看戲聊天去了,很少提及報館與電視臺。 

但最近發覺有不少友人,尤其是女性,呼吸著工作,吞咽著工作,服食著工作,睡裏夢裏也還是工作。為什麼?是發生了什麼令他們如此熱血沸騰地與工作戀愛?為工作歡笑,為工作落淚? 

我與工作始終是相敬如賓淡如水,十多年來維持良好關係,我拒絕讓任何題目控制我的情緒,所以不明白這些人。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49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電話

你知道十七八歲的女孩子,抓著電話與男朋友說上四五個鐘頭……說些什麼好?現在想起來一點也不明白;坐在椅子上,微笑地甜蜜地,側著頭,無窮無盡的講話,綿綿重重疊疊,世界裏有彩虹玫瑰白鴿陽光雨露。 

現在聽電話: “好,好,明早九點半開會,準時到。謝謝,再見。”或是:“嗯,嗯,好,三十分鐘後到你家再說。”或者:“累。不想出來,問候伯母,下次再約。”或是:“稿子收到嗎?打擾,再見。”就這樣。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48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時間

我從來沒有忙過,有時候時間也許不大夠,但從來不忙。讀書的時候也覺得暑假太長,是種浪費,讀書且要歇暑,簡直侈奢。

如果周末連續加一日公眾假期,頓時發愁:大掃除後,衣服熨妥,稿子寫清,打毛衣看電視,電話裏聊足三小時,下午兩點半才起的床,真是…於是出去理髮,母親處打牙祭,翻閱雜誌時間總是夠用的。 

真的寂寞了,找人來裝修,把那邊墻壁敲掉,飛沙走石的當兒時間特別易過——你以為人們幹嗎生一堆孩子?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46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礦泉水

“飲茶”是香港人的習慣,坐下來,叫什麼喝?可樂?檸茶?可可?都膩了吧?我在這裏要獻曝一番:下次叫飲料,叫f彼利噯礦泉水吧。perrier是法國馬賽附近的一個天然礦泉,天然含氣,味道甘香,不含任何加路里,真正解喝生津,具多種維他命,養顏活血。 

連那隻瓶子都是肥肥壯壯,可愛非凡,標貼上寫明“在彼利噯入瓶”,像紅酒白酒似的:在某堡壘入瓶,態度嚴肅。法國人真是法國人。喝慣礦泉水連茶也不想喝,不用說是黏答答的甜飲,真是新發現。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44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節食時

節食時不要與母親同住。她殷勤地煮了紅燒蹄膀,黃魚鹹菜湯,香米飯,你好不吃嗎?下午有煎春卷,綠豆紅棗湯,替你買回來一打蘋果,巧克力牛肉,與你商量晚上吃乾菜烤肉還是洋蔥牛乾,然後你發覺一個罐子,裏面有一磅花式小餅乾,還有一隻紙袋,內藏三只雞尾包。

你怎麼能夠告訴母親,不不,“我已有半年吃奶茶沒放精了,平時廿四小時的食物是:牛奶一杯,減肥丸兩粒,西柚汁加水,面包一片。芝士若幹,橘子一個,蔬菜沙拉。”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42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薇閣

為什麼一位先生的名字叫“薇閣”,在男人來說,這樣的名字也可算是美麗得登峰造極了。我記得簡而清的父親叫“琴齋”。仿佛遙遙的與薇閣對上了。我也問過這先生,名字是誰取的,他說是父親。有排行嗎?有。但不是這個別號,薇閣是唸書時候才用的,其他兄弟叫什麼?答案:但笑不語。中年人總有點矜持。“薇閣”令我引起無限聯想。他父親是秀才,是否當年有一個名中帶“薇”字的女子進入他的生命。為什麼“薇”字與“閣”字要配在一起用。一萬個為什麼。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40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禮儀

在中環午餐良久,隔壁左右喜歡吃意大利粉的人極多,但完全沒有吃意大利粉的正確常識。當然,只要顧客付錢,他用手抓來吃也不犯法,警察並不請他去談話,但是吃意大利粉這麼簡單的事… 

應該用一只叉與一只匙羹:左手拿匙羹,右手拿叉,把意粉繞在叉上在匙羹中轉,卷得整齊之後,往嘴裏一送。哪有直接把叉往碟子裏亂掏,撈得多少便多少,然後像抹地拖似的往嘴巴裏塞,塞不進的還得“沙沙”響索進嘴裏。坐在他身邊吃飯的人尚有什麼胃口。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35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戴安

有沒有見過一種車子,叫雪鐵龍戴安?很小很小,但是看上去,永遠不會認錯,雪鐵龍的特征遺傳一見難忘。那時候有一個女孩子常常開著這輛車子來找弟弟,非常歐陸的小汽車,可愛小巧,具氣質,可是香港沒有貨,代理推薦ds,但是ds已經是家庭車了,想像一個女子,穿整套白色衣服,涼鞋,脖子上細細金鏈子,健康的膚色,自一輛雪鐵龍戴安內踏出來,臉上倨傲的神色。嘩!多麼秀氣而女性化,卻又神氣爽朗。選汽車很難,往往代表車主的性格與品味。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34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裝修

說到裝飾工人,真是可笑可恨。一日下班回家,但見人頭湧湧,黑壓壓一屋子人,原來是木匠的朋友,老板娘,老板的小兒子,上來閑談的電燈匠,全部當別人客廳是花園,自由自在的歡聚一堂。我記得我尖叫一聲——“所有沒有嘢做的人請全部出去!”結果只走剩一個師傅,他要做壁櫃,不能走。他們一上來,必然成群結黨,呼幺喝六,地攤一擺開來,十日十夜不收,進進出出,按鈴拍門,鬧的人仰馬翻,真是可怕,如非必要,請勿裝修。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2:06a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真假公主

你有沒有看過英格烈褒曼主演的“真假公主”?這種事是真有的,歐洲小國極多,女孩子愛吹牛,攪一個名銜,也不是不行的,於是女伯爵們,女大公們滿天飛。一日寫字間裏來個這麼兩個女郎,牛仔褲絨布衫,放下名片便不肯走,喝咖啡,聊天,直到我這個平民小職員站起來對她們說:“對不起,公主殿下,我可要去開會了。”大概是值得紀念的日子,趕走兩個公主。俗運居移體,養移氣,在沒落的貴族,也該是傲氣盎然,哪兒又不預約時間,咚咚跑進別人辦公室,一坐老半天的。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2:05a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還

老板你知道酒店的設備有多齊全。衣服懶洗嗎?取返酒店洗。頭髮在樓下麗花做算了,懶的走遠。想喝咖啡,撥個四字,送上寫字間,友人生日,花點去訂兩打玫瑰。周末帶盒蛋糕回家。吃完飯簽個字,賬單也不細看。仿佛都不要錢,每日開銷不過是數元車錢。——真如此嗎,又不見得,月底薪水七折八扣,差點兒沒倒欠東家幾千塊,可不就因為方便,而且都是一流的,大堂的首飾店買隻戒指,裁縫店作襲旗袍,書攤買一疊雜誌,解嘲地想:全又還給老板啦。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2:03a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多好

早上九點多,各式蛋糕們被推出廚房,送到樓下餅店發售,在電梯中相逢,常常被我指指點點,諸多批評,後來推車的小兒大概是轉告大師傅了,大師傅轉告我:“當心臉上被印上一個蘋果奶油批!”酒店各部門中最向往的職位是甜點師傅,這也是唯一近乎藝術的部門。呵!機器把意大利蛋白打熱,放進布袋,在美妙的姿勢下擠出一隻隻瑰麗的點心……並不用花太大的力氣,也不用站在火熱的鐵板前,工作時間也不算長,多好。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2:01a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規矩

香港人不愛看書,這個早已是規矩,沒想到連某些雜誌也不受歡迎,——“咦!字這麼多。”誠然,上下班包括在車子上,一天去了近十二小時,累的話都說不出來,蹩著一肚子氣,還長篇大論的看《檢討中國現狀》?談也勿要談,還是翻翻公仔書好點——圖片多而悅目的時裝雜誌,電影畫報,這才可以調劑生活的緊張。要不就索性看電視,不必花腦筋,半臥在沙發上,看到上帝保佑女皇為止。香港人懂得養生之道,是以個個精神健全,不必到心理醫生處分析平衡研究。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2:00a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沙拉

喜來登酒店有間“面具”咖啡店,他們的奶茶不及格,大淡太淡,但是沙拉很好,有個雜菜沙拉,大盤,有藍芝士醬調拌,售八元半,連小賬九元三角五分。那時因平時少吃蔬菜多親罐頭之故,有事沒事去大嚼。怡東同樣的沙拉售十二元五角,小得多,不值。 

吃過百來盤之後,肉痛,跑到超級市場買芝士醬一瓶,市場購蔬菜,切碎,在家用筷子吃好幾天,結果味道一樣,食欲大減。教訓:人家裝修的情調不一樣,感覺影響胃口。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5, 2019 at 11:59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快樂

g是劍橋碩士,任職副總經理,常令我想起讀書時的教授——既有才幹,又夠謙虛,火燒眉毛,猶以其溫文之劍橋音曰:“這樣嗎,好得很,咱們瞧著辦。”聲線永遠鎮定恒靜,高貴甚。 

今日g說有某vip到酒店。我重復閱讀名單,並無其人,故昂然進入辦公室,說:“沒這人!”g跳起來笑:“啊哈”翻出另一張十日vip名單,“你沒看這一張吧?”幾乎把我氣翻。g對女秘書說:“有一日衣莎貝鬥贏我的時候,你們會聽到開香檳。”馬上回憶在校中與諸教授鬥法之溫馨時刻。快樂。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5, 2019 at 11:57pm — No Comments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泡飯

上海人有一種東西,叫“泡飯”,廣東人說泡飯是沒有營養的,故此不吃。 

小時候痛恨泡飯、醉雞、芹菜。如今覺得大頭菜過泡飯加腐乳,真是清淡可口,尤其是“鍋焦泡飯”,這恐怕是寧波獨有的食物,大暑天什麼都不想吃,扒碗泡飯,精神一振。送泡飯的小菜也很多,蝦米浸醬油,火腿片,肉鬆,都是最理想的,父親喜歡“油(入水)果肉”。吃得快時,筷子與碗相撞叮叮響,吞得“沙沙”地爽快,毫無吃相的吃是最痛快的,可愛的泡飯。

Added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November 25, 2019 at 11:5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