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的散文詩《窮親戚》
國家的名字我就不說了,因為那拼音太奇怪。
你只要知道的是,我在那兒有個窮親戚。
他做人是倒黴了一點,可歌唱得好舞跳得好;最拿手的是魔術。
隨意從地上拿起一張舊報紙,順風一拋,附近某個地方就會躥出一頭貓,緊接著就是一聲巨響、煙火彌漫。
聽說,他現在的妻子原來是市長夫人,就是在一次巨響煙火後,和他雙雙從現場消失,私奔而去。
當然也有好事之徒造謠說,是市長炸死了他們,然後編造故事說他們躲起來戀愛了。
關鍵就在這裡,現在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裏。
要不我會去向他拜師,然後把學來的法力,把那些出身黑幫的高官身上的刺青,一夜之間全搬上他們的面孔。
叫他們無地自容,紛紛漏液逃遁。我那時便變成一隻黑貓,在高樓上從一座天臺,跳過另一座天臺,欣賞他們躲躲藏藏的狼狽樣。
讓那些習慣錦上添花的媒體人,抓破頭皮也找不到恰當的詞句來粉飾這一切。
然後,歷史學家、美術策展人、獨立電影導演,或曾被清談節目主持人侮辱的夢想家,挺身出來領導這個城市。
我會一直鼓勵他們說,別怕,把重建的責任扛起來;我將飄在這個城市的上頭給你們部署法力。
只要城裏的燈火不滅,我就不會掉落。

(14.8.2007)

(Photo Appreciation: Apostate by Julia Popova
http://vk.com/id88407564;)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Host Workshop on July 10, 2024 at 9:07am

[睡眠]

在貝戈特的語言中找不到在他或者其他某些作家作品中那些使字眼改變外形的光線,這大概是因為他的語言來自最深層,它的光線照射不到我們的話語;因為當我們在談話中向別人敞開心扉時,在某種意義上,我們卻向自己關閉。從這一點來看,他的作品比話語具有更多的音調變化,更多的語氣。這語氣獨立於文體美之外,與作者最深沉的個性密不可分,因此他本人可能並不察覺。當貝戈特在作品中暢敘心懷時,正是這個語調使他所寫的、當時往往無足輕重的字眼獲得了節奏。這些語調在作品中並未標明,也沒有任何記號,然後,它們卻自動地附在詞句之上(詞句只能以這種方式來朗讀),它們是作者身上最短暫而又最深刻的東西,而且它們也將成為作者本質的見證,以說明作者的溫柔(盡管他往往出言不遜)和溫情(盡管好色)。


[夢]

人的生活是沉浸在睡眠中的,睡眠夜復一夜地圍繞著生活,猶如海水圍繞著半島……其他時候,我會被樂聲驚醒一會兒,但我的意識剛從睡夢中醒來,仍然朦朦朧朧,尖利的笛聲對我的意識不過是輕柔的撫摸,猶如晨鳥輕柔而清新的呢喃,這現象如同事先上了麻藥的器官,灼痛感開始並不明顯,只是到最後才有感覺,像是輕微的燙傷引起的疼痛。但是,龍騎兵還沒有全部從我窗前走完,睡眠就奪走了聲音花束的最後幾枝怒放的鮮花,我又沉入夢鄉。的確,有時白天做的事,當睡眠來臨,只能到夢中去完成。換句話說,先要經過一個改變方向的昏昏欲睡的階段,遵循一條完全不同於我們醒著時所遵循的道路。同一件事有兩種不同的結局。盡管如此,我們睡眠中的生活的世界與現實世界是那麼不同,失眠者想到的是要擺脫現實世界。它們連續幾個小時閉著眼睛,腦子裡盤旋著和它們睜眼時同樣的想法,一旦發現頭一分鐘出現了一個異常的想法,從表面上看這想法與邏輯規律和現實生活相抵觸,他們就會恢復勇氣。這個短暫的「失神」表明睡眠的大門已經打開,也許他們馬上就可以溜進門去,脫離現實感覺,到離開現實多少有點距離的地方歇歇腳,這樣,他們就會或長或短地「美美」睡上一覺。但是,當我們背向現實,接觸到前面幾個龍潭虎穴時,我們也就前進了一大步。在這些龍潭虎穴中,「自我暗示」就像巫婆,正在准備可怕的食物,使我們想像出各種疾病,或導致神經官能症復發,並且窺伺著疾病在無意識的睡眠中凶猛發作,好把睡眠打斷。離此不遠是花園,任何人不得入內。各種不同的睡眠猶如一些花草,默默無聞地生長在這座花園裡:曼陀羅、印度大麻、各種乙醚精、顛茄、鴉片、纈草。這些睡眠花遲遲不開,直到那個負有天命的陌生人前來觸動它們一下,它們便綻開出奇麗的花朵,連續幾個小時在睡眠者身上釋放出一個個睡夢,那郁烈的香味令人驚異萬分,贊嘆不絕。花園深處是修道院,窗子全部敞開,不斷地回響著我們在睡眠前學習的功課,只有到覺醒時才能記熟。這時,我們心裡的鬧鐘滴答滴答地響個不停(這是覺醒的預兆),鬧鐘的定時萬無一失,因為我們心裡有牽掛……在這間向睡夢敞開大門的房間裡,睡夢在不倦地工作,使人們忘記了愛情的憂愁。有時,這項工作會被一個充滿模糊記憶的噩夢打斷,但它很快又會重新開始。……柵欄旁是采礦場,深睡到這裡來尋找浸泡腦子的涂料。……再過去仍然是噩夢的世界。愚蠢的醫生硬說噩夢比失眠更容易使人疲倦,其實相反,它們能使愛沉思的人轉移注意力。噩夢會向我們呈現一本本怪誕的畫冊。……在這本畫冊旁邊是覺醒的轉盤。因為這個轉盤,我們會暫時遇到煩惱,必須回到一幢五十年前就倒塌了的房子裡去,然而,隨著睡眠的退卻,這幢房子的形象逐漸消失,這中間還會出現好幾個不同的形象,等到轉盤停止轉動,我們得到最後一個形象,同我們睜開雙眼所見的形象竟會吻合。

(摘自:《追憶似水年華》[法語: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英语:In Search of Lost Time: The Prisoner and the Fugitive],[法国]馬塞爾·普魯斯特 [Marcel Proust ,1871年—1922年] 的作品,出版時間:1913–1927,共7卷)

 

Comment by Host Workshop on June 7, 2024 at 7:18pm

張子選·我的名字叫短暫

願那自永遠來的,復歸永遠

風往北吹,翻過山,仍是往北

騎馬向南,過了河,繼續向南

造化的手指伸開,通常有長有短

我曾看到一個時間旅人

從身上拍落兩場大雪

由心裡攜出一籃火焰

獨自穿越整個冬天

也知道有人會在一百零八盞佛燈之外

額外點上屬於自己的一盞

只為照一照歲月盡頭的深暗

真的,願那自永遠來的

重歸永遠而我的名字叫短暫

倘若萬念之中尚存一念有望成蓮

請原諒,我可能也會哽咽難言

Comment by Host Workshop on March 19, 2021 at 7:12pm


福柯·關於我們自身的歷史存在論

福柯指出:近代哲學的基本問題,從十八世紀末開始,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這一變化的特點就在於:哲學探討的重點不再是傳統哲學的老問題,諸如什麽是世界?什麽是人?真理是什麽?知識是什麽?怎樣才能認識知識等等。

現在哲學思考的重點已經轉為:‘在我們所處的時代裏,我們自己究竟是誰?’康德首先在他的文本中概述了這個問題。

福柯認為,正是康德,總結了近代哲學的基本問題,並把它歸結為:‘今天的我們,究竟是誰?’(Foucault, 1994: IV, 814)


所以,在福柯看來,從康德以後,近代哲學一直試圖對我們自身進行歷史反思。

康德、費希特、黑格爾、尼采、韋伯、胡塞爾、海德格以及法蘭克福學派,都試圖沿這個方向思考哲學基本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福柯承認自己的思路屬於這個路線。


但是,福柯並不願意原封不動地沿用康德等人的傳統方式,去建構某種具有普遍價值的形上學理論形式,而是試圖將康德等人所探討的‘真理的形式本體論’,改為‘關於我們自身的歷史存在論’。

它不是超驗的,而是一種歷史的批判;“這種批判,就其目的性而言,它是系譜學的;而就方法而言,它是考古學的
(elle est généalogique dans sa finalité et archéologique dans sa méthode)”(Foucault, 1994: IV, 574)。(高宣揚:福柯的生存美學,2005)

                                                                    (Fashion Created by CARLIJN VEURINK )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ne 26, 2015 at 2:38pm

亦舒·禮儀

在中環午餐良久,隔壁左右喜歡吃意大利粉的人極多,但完全沒有吃意大利粉的正確常識。當然,只要顧客付錢,他用手抓來吃也不犯法,警察並不請他去談話,但是吃意大利粉這麽簡單的事,應該用一只叉與一只匙羹:左手拿匙羹,右手拿叉,把意粉繞在叉上在匙羹中轉,卷得整齊之後,往嘴裏一送。哪有直接把叉往碟子裏亂掏,撈得多少便多少,然後像抹地拖似的往嘴巴裏塞,塞不進的還得“沙沙”響索進嘴裏。坐在他身邊吃飯的人尚有什麽胃口。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May 24, 2015 at 8:17am

亦舒·礦泉水

“飲茶”是香港人的習慣,坐下來,叫什麽喝?可樂?檸茶?可可?都膩了吧?我在這裏要獻曝一番:下次叫飲料,叫F彼利噯礦泉水吧。

PERRIER是法國馬賽附近的一個天然礦泉,天然含氣,味道甘香,不含任何加路里,真正解喝生津,具多種維他命,養顏活血。

連那只瓶子都是肥肥壯壯,可愛非凡,標貼上寫明“在彼利噯入瓶”,像紅酒白酒似的:在某堡壘入瓶,態度嚴肅。法國人真是法國人。喝慣礦泉水連茶也不想喝,不用說是黏答答的甜飲,真是新發現。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pril 21, 2015 at 11:38pm

討價還價

買東西討價還價似乎成了我的拿手好戲。從皮大衣到洗頭店——洗頭也能講價錢的。師傅問我:“要不要潤發素?”我:“加多少錢?”答:“十元。”我:“十元好買一大瓶,用足一年,不要!”答:(嘆氣)“免費給你用。”算下來在麗花十八元洗一個頭,我常常懷疑全香港都沒有這價錢,而且不給小費。(但仍然沒有錢剩,不知發生了什麽事。)

討價還價有一個好處,仿佛事事留了餘地,還有轉彎的機會,有農業社會的溫馨,免得將來“眼前無路思回頭”。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