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aki Buki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2)

有一天,父親對他說:“我死了以後,你就用不著這麼辛苦,只要專門為老爺收拾好馬掌就行了。”少年人就別開了臉去看天上的雲,悠悠地飄到了別的方向。他的嘴上已經有了淺淺的鬍鬚,已經到了有自己想法,而且看著老年人都有點嫌他們麻煩的年紀了。父親說:“你不要太心高,土司叫你專釘他的馬掌已經是大發慈悲了,他是看你聰明才這樣的。”他又去望樹上的鳥。其實,他也沒有非幹什麼,非不幹什麼的那種想法。他之所以這樣,可能是因為對未來有了一點點預感。現在,他問父親:“我叫什麼名字呢,我連個名字都沒有。”當父親的嘆口氣,說:“是啊,我想有一天有人會來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那他們就是你的父母,我就叫他們把你帶走,可是他們沒有來。讓佛祖保佑他們,他們可能已經早我們上天去了。”當父親的嘆口氣,說,“我想你是那種不甘心做奴隸的人,你有一顆驕傲的心。”年輕人嘆了口氣說:“你還是給我取個名字吧。”“土司會給你取一個名字的。我死了以後,你就會有一個名字,你就真正是他的人了。”“可我現在就想知道自己是誰。”於是,父親就帶著他去見土司。土司是所有土司里最有學問的一個,他們去時,他正手拿一匣書,坐在太陽底下一頁頁翻動不休呢。土司看的是一本…See More
yesterda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

在故鄉河谷,每當滿月升起,人們就說:“聽,銀匠又在工作了。”滿月慢慢地升上天空,朦朧的光芒使河谷更加空曠,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而又遙遠。這時,你就聽吧,月光里,或是月亮上就傳來了銀匠鍛打銀子的聲音:叮咣!叮咣!丁叮咣咣!於是,人們就忍不住要擡頭仰望月亮。 人們說:“聽哪,銀匠又在工作了。” 銀匠的父親是個釘馬掌的。真正說來,那個時代社會還沒有這麼細致的分工,那個人以此出名也不過是說這就是他的長處罷了——他真實的身份是洛可土司的家奴,有信送時到處送信,沒信送時就餵馬。有一次送信,路上看到個凍死的鐵匠,就把那套家什撿來,在馬棚旁邊砌一座泥爐,丁叮咣咣地修理那些廢棄的馬掌。過一段時間,他又在路上撿來一個小孩。那孩子的一雙眼睛叫他喜歡,於是,他就把這孩子背了回來,對土司說:“叫這個娃娃做我的兒子、你的小家奴吧。”土司哈哈一笑說:“你是說我又有了一頭小牲口?你肯定不會白費我的糧食嗎?”老家奴說不會的。土司就說:“那麼好吧,就把你釘馬掌的手藝教給他。我要有一個專門釘馬掌的奴才。”正是因為這樣,這個孩子才沒有給丟在荒野里餵了餓狗和野狼。這個孩子就站在鐵匠的爐子邊上一天天長大了。那雙眼睛可以把爐火分出…See More
Nov 1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10)

經過外公墳地時,他佇立一陣。原本不高的土丘被羊群踏平了。上面的草和別處的草一樣散發著明凈爽朗的芬芳。起初他想說些什麼。但又想,要是人死後有靈魂那他就什麼都知道。要是沒有,告訴了他也不知道。 到了村子里,他想把這些想法告訴母親。可她說:“你看我忙不過來了,兒子,你幫我記記賬。”大約三個小時,他記了十二筆賬,付了兩千多元,按每付五十元賺三十元算,她這一天就已經賺了一千多元了。 母親卻坐下來,和售完蘑菇的鄉親商量安排他們從她手中拿到的票子的用途了,誰家買一頭良種奶牛。誰家翻蓋房子。誰家加上舊有的積蓄買一臺小型拖拉機。她還對村長說:“每家出點蘑菇錢,水電站的水渠該修理了。”當然,她還對每一個人驕傲地說:“那是我兒子,有點看不起他母親。我愛他。”嘉措笑笑,但竭力不顯出受到感動的樣子。他問母親,你算個什麼幹部,管這麼多事情。 “就算個扶貧工作組組長,你看可以嗎?”“可以。”嘉措又說,“外公的墳都平了。”“孩子,外公知道你心里記著他就是了。墳里沒有靈魂。以後我死了也是一樣。”嘉措覺得母親從未把話說得如此得體。 這是下午了,已經由別的老人和孩子放牧的羊群正從山上下來。羊角在白色群羊中像波浪中的桅桿一樣…See More
Oct 2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9)

過了許久,他才說:“要是找不到,我們回來找她要。”這天天氣很好。陽光明媚,輕風里飄逸著這一年里最後的花香。灌木枝條上掛著羊子穿行時留下的一綹綹羊毛。 嘉措想談談外公。但他知道兩個朋友這時對這些事情不會感興趣。他們會認為那是一些瑣碎的事情。譬如外公掏出一塊玉石般晶瑩的鹽讓每隻羊都舔上一口,然後叫外孫也用舌尖接觸一下。外公還慨嘆世間很久沒有聖跡出現了。要是他知道蘑菇一下變得身價百倍時,會感到驚異嗎?外公已經死了。他的生命像某一季節的花香一樣永遠消失了。 “你外公的蘑菇在哪里?”朋友的問話打斷了他的遐想。 “快了。”他知道就要到“仙人鍋莊”了。每一個生長蘑菇的地方就像有人居住的地方一樣有自己的名字。那個地方鼎足而立三塊白色的石英石。像牧人熬茶的鍋莊。外公給它起名為“仙人鍋莊”。 嘉措就像從未離開過這里一樣就找到了這個地方。三塊石頭依然潔白無瑕,纖塵不染。但那一群蘑菇已經開始腐爛了。地勢低的地方,蘑菇生長早,腐爛也早。林子里空氣十分清新,其中明顯混合了腐爛的蘑菇的略近甘甜的氣息。 於是,又往上攀登。 嘉措抑制住心里對兩個朋友的失望,帶他們去第二個地方。 第二個地方叫“初五的月亮”。那是一彎白樺…See More
Sep 1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8)

後來嘉措對最後的女人用藏話說:“你的頸子真漂亮。”“哦,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你還是看看姑娘吧。”說完,她就擠到前面去了。現在在他面前的肯定是一個姑娘,不然她的耳輪不會變得那麼通紅。嘉措又從她背上取走了三朵蘑菇。啟明示意他再拿,他故意說一句很葷的話,姑娘就跑開了。 六隻蘑菇不能解除他們的失望。 嘉措答應帶他倆去鄉下。 星期天終於到了。 他們駕上派出所的三輪摩托到鄉下去。 嘉措的母親等候在村口。村頭的柏木柵欄,溪水邊的小樹,草叢上有薄薄的一點白霜。她頭上包著一塊顏色鮮艷的方格頭巾,身著藏袍,腳上是一雙深統的膠皮雨靴。她的臉不僅沒有病容,反而因為霜凍有點泛紅。 “我以為是收購站的汽車來了。”她說。 “你怎麼不以為是日本人的飛機。”嘉措說。 母親像從未害過呼吸系統疾病的人那樣大笑起來,還順手拍拍嘉措的屁股:“兒子。”她把兒子拉到一邊,“不要管那些天上的事情了,在地上生長票子的時候。”“你真把這一帶市場壟斷了?”她又像一個純樸村婦一樣笑了:“我來時,給男人們買酒,孩子們買糖,女人們買小玩意兒就用了一千多塊錢。我想要是日本人不來收購,我就只有死在這里了。當初他們不信一斤蘑菇能賣三十元。可現在我給他…See More
Aug 24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7)

嘉措又發現了“媒子”。這是他外公的叫法。媒子是一種白色的菌子,外表漂亮,里面卻一團糟朽,不帶一點香氣。但它們總是生長在適合蘑菇生長的地方。嘉措告訴兩個夥伴,附近可能有蘑菇出現,他倆的腰立即弓了下去。但最後找到的只是別人已經採走的大群蘑菇的痕跡。潮濕的腐殖土中盡是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圓孔。小孔里還殘留著白色的菌絲。那個人肯定不過比他們早到半個鐘頭。他留在濕土中的腳印清晰可辨。他們跟蹤這個人,第二個地方仍然是那個人捷足先登了。兩個夥伴很是沮喪。嘉措說,蘑菇每年都在同樣的地方生長,明年早點來。再說今年雨水好,或許還會再長一茬呢。 在一片草地上,腳印消失了。 在通往另外一片林子的路口,幾個農民手持棍棒擋住了他們。對他們吆喝:“回去,你們這些人。”“我是警察。”啟明說。 “是警察就不該來採我們的蘑菇。你們每月工資還不夠用嗎?”“你們敢打人?打我?”“只要你敢過去。等蘑菇季節過去我們自己來投案自首,反正那時錢也掙夠了。”他們說完就得意地大笑起來。回應他們的是林子里女人們歡快的吆喝聲。他們說這山不是國有林,是集體所有,屬於他們村子。那天他們心軟放了兩個女人進山,結果有蘑菇的地方被她們用鋤頭翻了一遍,“那…See More
Aug 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6)

另一個收購點放映最新錄像,免費,並供應茶水。第三個收購點別出心裁,給每一個售滿二十斤的人發一個玻璃骰子,五個一組,夠一組就擲一次看能否中獎,只要五顆均擲出同色同數,如紅色11111,綠色66666,等等,就能中萬元大獎。第四個收購點更出奇招。他們把冷藏車開到街上,車頂上裝了喇叭,車身上畫滿蘑菇。廣播的話只有一句:“既然本鎮建立以來除了飛鳥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從天上下來,就請大家積極參與,本公司能用成噸的蘑菇使飛機從天上下來!記住,成噸的蘑菇從每一隻開始。”父親告訴嘉措說,除了“文革”初期,鎮上從未有過這樣熱鬧得像是點得著火的日子。 “那陣,你們把我放在鄉下,外公那里。”“怎麼那段廣告詞像你寫的,什麼天上的,天上的。”“可能那人也有過一個跟我一樣的外公。”父親正了臉色:“說話不要陰陽怪氣的,我是來告訴你,我們家發財了。”嘉措的母親這一寶押穩了,收購還沒開始,她就在家鄉鄰近的幾個村子幾十戶人家預付了錢。兩天之內,就把六千塊錢全部預付了。現在,這六千塊錢已經翻了兩三番,她已經存了兩萬現款進銀行了。 父親很高興。給兒子看剛上身的新西服,大約值七八百塊一套的。 嘉措很高興。 父親說:“我們老了,那…See More
Jun 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5)

“你偷電!”鍋里是去年的乾蘑菇。蘑菇的香氣里更濃烈的是紅燒豬肉罐頭。哈雷說蘑菇是去年存下的。去年他們就從科技情報所得到消息,說繼蟲草大戰,貝母大戰後又將爆發松茸大戰。於是就買了新鮮蘑菇,分離提取孢子體,試驗人工培植,但反復數次均告失敗。現在吃的就是那些蘑菇。哈雷一邊吃一邊給兩個朋友講顯微鏡下孢子體增生繁殖時的美妙情景。這些孢子體在無菌的試管中雪白漂亮,長成一簇簇非常類似珊瑚的東西。但卻不能入土,入土就死掉了。 “那是你們技術不過關。”“日本人來作報告也說不能人工飼養。”吃完乾蘑菇,他們把湯也泡飯吃了。並且約好,蘑菇季節來臨時,自己去找一次。那時市價肯定叫人難以忍受,只好自己去找了。 “那時倒要仔細品品,”嘉措說,“一下身價百倍的東西是個什麼味道。”“剛才你就沒品?”“我忘了。”一陣大笑後,三個人都不說話,好像都在回想那味道。七月的第一場夜雨飄然而至,敲打著窗玻璃,錚錚作響。打開窗戶,什麼也看不見,只有悄然而起的夜霧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四處彌漫,帶來了山林中泥土與植物的氣息,帶來了湍急溪流邊潮濕山岩的氣息。 就是在這樣的雨夜里,蘑菇開始生長了。它們幽然的香氣音樂一樣細弱地在林間蜿蜒流淌。 …See More
May 2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4)

他父親說:“不要擔心你媽的病。”然後去文化館跳舞,並被聘為交誼舞中老年培訓班的輔導員。他大學畢業當縣府秘書唯唯諾諾三十年,找了沒有文化的老婆。現在居然玩世不恭起來。這變化叫嘉措有點摸不著門道。他父親還說:蘑菇既然能治外國人的癌,也就能治中國人的哮喘,何況是中國的少數民族。他是中國的多數民族。 科委的朋友請嘉措吃飯。 電話里說:“我請你來吃一點好東西。”“把啟明也叫上。”“你去叫吧。”啟明在公安局工作,是派出所副所長。他也是那年看哈雷彗星時認識的。年輕人都半夜起來登上鎮子東面的那座孤立的小山頭,在寒冷的冬夜里燃起一堆堆篝火,那情景就像宗教節日一樣莊嚴動人。科委的朋友哈聰那時還是第二中學的物理教師。他坐在火堆旁講彗星,眉飛色舞。結識以後就叫哈雷,而不叫本名了。啟明是警察,上山來維持秩序。手提電警棍,強光手電筒,腰上掛著對講機。可是,那幾個夜晚鎮上有名的酒鬼,小流氓們都認真嚴肅地等待彗星出現。那時,嘉措和哈雷都不知道這個時刻注意讓自己舉止嚴厲瀟灑的家夥叫什麼。只見他頻頻舉起望遠鏡煞有介事地往天空張望。直到第三天黎明時分,他突然叫道:“來了!它來了!”人群騷動起來。 物理老師說:“沒有。”“那…See More
Mar 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3)

但是,日本人並不直接來像販子一樣收購蘑菇。日本人把事情辦得很漂亮。按鎮上出版的報紙,日本人是來考察松茸資源。鎮上有線廣播網的口徑也與州報一致。日本人在州科委會堂舉行了一次有關松茸的科學報告。可惜翻譯過於缺乏生物學,特別是微生物學知識,聽了報告人們對松茸的價值仍然不甚了了。但報告里沒有的一些訊息——這幾天,訊息作為一種新的詞匯在鎮上開始廣泛使用——人們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說是代理商將把冷藏保鮮設備最好的車開來,收到松茸立即運往省城,然後上飛機直抵日本。說松茸有防癌作用。說奶油燒松茸在東京、大阪,乃至巴黎是一道價值數百美金的菜肴。就是沒有人從反面想,在此之前,鎮上人都吃這種兩三塊錢一市斤的東西。也未見誰就格外強壯,而且鎮上得癌的人好像比原來增多了。 嘉措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嘆口氣,說:“要是他們在我當鎮長的時候來就好了。”父親問為什麼? “那我們的經濟工作就像個經濟工作,我們就能出口創匯。”夏天,她的哮喘病輕鬆多了。有一天,她突然去了嘉措的宿舍。她說:“瞧你單身漢的日子多糟,我們把你老婆調來吧。”嘉措知道她要說的不是這個。她不喜歡自己兒子所喜歡的女人。 終於,她說:“我夢見了你外公。”“你還…See More
Mar 1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2)

這個鎮子建起尚不到四十年。嘉措是鎮上人民醫院接生的第五十四個嬰兒,今年三十六歲了。以前兩山之間是廣闊的河灘。靠山腳的地方是一片野櫻桃和刺梨樹林,樹林中一座喇嘛廟。現在寺廟已經平毀,變成了鎮子的中心廣場。那片春夏之交鮮花繁盛,秋季碩果累累的樹林已經消失了。廣場邊上卻有一株這個地區不長的樹高聳,一派歷經劫難仍生意盎然的模樣。知道的人說那是一株榆樹,當年建鎮伐樹的那些軍人來自這種樹的家鄉。這是這株樹得以幸存的原因。傳說是一個曾去中原修習禪宗的喇嘛帶回栽下的。 那株樹聳立在水泥看臺的邊上,很孤獨的樣子,很顧盼的樣子。 這天,嘉措出門。看見好些人聚集在榆樹底下張望天空,其中一個是他的朋友。 這叫人感到奇怪。 四五年前,當每七十六年才光顧地球一次的哈雷彗星出現時,才有這麼多人同時向天上張望過。 “聽說飛機要來了。”“直升飛機。”“日本人的。”“來了就降落在廣場上。”“日本人用飛機連根把新鮮蘑菇運到日本,幾百元一斤。”嘉措的朋友糾正說:“人家叫松茸。蘑菇是一種籠統的稱呼。”在這個地區,人們說蘑菇是特指這種叫做松茸的菌子,而不是泛指一切可以食用的蕈。這是即將進入蘑菇季節的六月。再有幾個晴朗無雲的好天氣…See More
Jan 3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1)

就是這樣。 在這個電影佈景般的鎮子尚未興建之前,只有傳說,只有河水日夜沖擊愈益廣闊的沙灘。這個部族古老的傳說中總說神靈或異人從天上下來,而沒有關於他們回到天上的故事。而且,近三百年內,卻再沒有誕生新的傳說。當然,從天上下來的神靈也隨之消失了。這里所描述的高山峽谷地帶,是藏族中一支名叫嘉絨的部族棲居的地方。小時候,嘉措當了喇嘛又還俗的外公告訴他,外公說,我們部族的祖先是風與鵬鳥的後代,我們是從天上下來的。 嘉措在外公死了很久的一個夏天,突然想起在幼年時外公對他說過的話。望望天空,什麼也沒有,除了一片深深的湛藍。那時,他上小學,當副鎮長的母親叫他回鄉看外公。羊群在草坡上散開,老人和孩子坐在一叢青的陰涼中間,看著永遠不知疲倦的鷹在空中飛旋。突然,外公的鼻翼就像動畫片中狗的鼻翼一樣掀動起來,並說:“你聽。”但卻什麼聲音都沒有。 “用鼻子。”眨巴著眼睛的老頭是個頗具幽默感的人。 嘉措的鼻子果然就“聽”到了一股細細的幽香。老頭把光頭俯向外孫,在他耳邊低語:“悄悄地過去,把它們抓來。”“它們是什麼?”“蘑菇。”說完他就嘿嘿地笑了。 就在十步之外,嘉措採到了三朵剛剛破土而出的蘑菇。同時,他還看見另外一…See More
Jan 2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萬古長空,一朝風月(下)

那和尚終於明白了,歡歡喜喜地走了。公元779年,崇慧終於意識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這一天,他把所有的僧人都召集到面前說:“你們跟隨我許多年了,我始終不知道你們修行得究竟如何了,趁著我這老頭兒還在世,你們有什麽問題就盡管問吧,等到我去了另一個地方,你們想問也問不著了。”崇慧的話,讓弟子們頓感悲泣,法堂里很長時間處在一片沈默之中。終於,有一個弟子說:“在天柱山住了許多年,受到師父許多的教誨,可是,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天柱山的家風是什麽。”崇慧習慣地用手朝天空揮了揮說:“時有白雲來閉戶,更無風月四山流。”“師父,那些死掉的和尚都去了哪里了呢?”崇慧笑笑說:“潛嶽峰高長積翠,舒江明月色光輝。”又有人問:“師父,我們總是聽說遙遠的古佛,可是,為什麽佛總是不肯顯現當前呢?”“正因為你不明白這些,所以才不能顯現。如果你明白了,還要佛干什麽?”“尊敬的師父啊,剛才我的師弟問到古佛的事,你回答得多麽巧妙啊,那麽,可以請問你,自釋迦佛以來的諸佛菩薩.究竟都向人們說了些什麽,可以用一句話總結嗎?”崇慧說:“又來了,你應該明白,我們現在說了些什麽,他們就說了些什麽。為什麽總是執著於古佛聖賢而不注重你自己當前呢…See More
May 20,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萬古長空,一朝風月(上)

皖國舒州天柱山,古時為漢武帝封嶽的所在,故又稱古南嶽。天柱山山高林密,經年白雲繚繞,自古就是修道者的天堂。唐開元年間,一個叫崇慧的僧人來到天柱山結茅安禪。關於崇慧,知道他來歷的人並不是很多,只知道他俗姓陳,四川彭縣一帶的人,出生在一個書香門弟,13歲就中了秀才。就在家人盼著他金榜題名,一朝成名天下知的時候,18歲這一年,他卻突然於一天清晨從家里不辭而別,從而不知去向。很多年後家人才得知,他已在南京牛頭山參牛頭五世智威而做了和尚。很多年前,自從僧璨接受了二祖慧可的衣缽,在天柱山創立三祖道場之後,天柱山便成了中國禪宗的一個重要的發祥地。牛頭宗的創立者法融的禪法曾經得到四祖道信的印契,崇慧從牛頭五世智成處得法後不久,即來到了天柱山結茅安禪,據說他在此一住就是22年。有一天,一位當地的士大夫前來向他請教。土大夫說:“尊敬的禪師,據說你在天柱山修道已近20年了,你那麽喜歡天柱山,可以請問你,天柱山的境界是什麽嗎?”崇慧用手指了指不遠處那被白雲繚繞著的山峰說:“主薄山高難見日,玉鏡峰前易曉人。”那士大夫順著崇慧的手向那兩座山峰看了看,似乎也就明白了祟慧對天柱山的情感所在了。又有一天,一個和尚來到崇…See More
May 19,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一宿覺和尚

自從六祖慧能在曹溪開宗演法以來,幾乎每天都有人前來向慧能問法。一般說來,這些人大多數都能得到最終的悟解,只是時間長短不一罷了。長則幾年甚至十幾年,短則幾日,甚至一夜之間就悟解開的。玄覺就被人稱為“一宿覺和尚”,可以說,他是慧能門下得到悟解時間最短的和尚。玄覺俗姓戴,永嘉(今浙江省內)人,很小的時候,就與其兄一同出家,開始是學習天臺教觀,覺得不能解決人生的大事,當從南方傳來慧能的頓悟之法後,玄覺立即前往廣東韶州曹溪寶林寺。玄覺走了半年之久,終於來到韶州曹溪寶林寺。當時他十分疲倦,手持一根錫杖,一副灰頭土臉。及至見到慧能,玄覺立刻就來了精神,然而他並不禮拜,只見他握著錫杖,繞著慧能的禪床走了三圈,然後就筆直地站在那里,等待慧能的發話。慧能簡單地問了幾句話後又說:“身為一個出家人,應當具備三千威儀和八萬細行,上座你是從哪里來,怎麽一副這種模樣?”玄覺仍然筆直地站在那里,說:“生死是大事,變化很迅速,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慧能說:“既然這樣,那為什麽不去領會無生無來的法旨,不去領會無速無慢的道理呢?”當時堂上有許多各路來的僧侶,大家都望著玄覺,看這個浙江來的和尚是否能接上六祖的禪機,看他到底能否…See More
May 16,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白居易與鳥窠禪師(下)

“是道林禪師嗎?”自居易雙手合十,深深地向那鳥窠致意。“呵,你是白家的兒子嗎?”那樹冠上的聲音突然又顯得陌生而唐突,頓時失去了先前的友好和溫馨。“是的,我姓白。”白居易答遭。“那麽,你父親姓什麽?”聽著這樣不合常理的問話,自居易的隨從們不高興了,世上哪有這樣問話的呢?然而白居易卻覺得,禪者的語言看似荒唐,但卻是拋卻傳統的觀念,從一個突兀之處讓聽者於猝不及防中思悟出別樣的道理,這正是禪者的風範。“姓什麽是不重要的,”白居易說。“那麽,什麽重要呢?”“樂天早聞禪師的大名,今天特來拜訪,是想請教禪師,什麽是真正的怫法?”樹上的禪師忽然從袖子里抽出一根細紗,爾後將那根細紗示於白居易說:“我這里沒有什麽佛法,這個倒是有的。”白居易一下子就明白了。禪師的意思是說,生活中一絲一縷,哪一處沒有佛的存在,何必特意追到這荒郊野林尋找佛法呢?白居易此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於是,他決定就此離去。然而他看了看那高踞於樹冠上的鳥窠,忽然就說:“禪師居住在這樣的地方,不覺得危險嗎?”那樹上的聲音說:“真正的危險不在這里,而在太守。”自居易說:“弟子位居太守,鎮守鎮江,上有朝廷皇恩,下有百姓擁戴,危險從何而來?”這時,…See More
May 13, 2019

Kaki Bukit's Blog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在故鄉河谷,每當滿月升起,人們就說:“聽,銀匠又在工作了。”滿月慢慢地升上天空,朦朧的光芒使河谷更加空曠,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而又遙遠。這時,你就聽吧,月光里,或是月亮上就傳來了銀匠鍛打銀子的聲音:叮咣!叮咣!丁叮咣咣!於是,人們就忍不住要擡頭仰望月亮。

 

人們說:“聽哪,銀匠又在工作了。”

 …

Continue

阿來·蘑菇(10)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9:47pm 0 Comments

經過外公墳地時,他佇立一陣。原本不高的土丘被羊群踏平了。上面的草和別處的草一樣散發著明凈爽朗的芬芳。起初他想說些什麼。但又想,要是人死後有靈魂那他就什麼都知道。要是沒有,告訴了他也不知道。

 

到了村子里,他想把這些想法告訴母親。可她說:“你看我忙不過來了,兒子,你幫我記記賬。”大約三個小時,他記了十二筆賬,付了兩千多元,按每付五十元賺三十元算,她這一天就已經賺了一千多元了。 …

Continue

阿來·蘑菇(9)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9:47pm 0 Comments

過了許久,他才說:“要是找不到,我們回來找她要。”這天天氣很好。陽光明媚,輕風里飄逸著這一年里最後的花香。灌木枝條上掛著羊子穿行時留下的一綹綹羊毛。 

嘉措想談談外公。但他知道兩個朋友這時對這些事情不會感興趣。他們會認為那是一些瑣碎的事情。譬如外公掏出一塊玉石般晶瑩的鹽讓每隻羊都舔上一口,然後叫外孫也用舌尖接觸一下。外公還慨嘆世間很久沒有聖跡出現了。要是他知道蘑菇一下變得身價百倍時,會感到驚異嗎?外公已經死了。他的生命像某一季節的花香一樣永遠消失了。 

“你外公的蘑菇在哪里?”朋友的問話打斷了他的遐想。…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