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aki Buki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歡樂行程 (4)

到了進鎮子的一段下坡路上。 這段路一直和鎮上的大街連成一氣。他倆奔跑起來,雙腳踏起的雪花不斷撞在臉上。車速越來越快。格拉飛身上了板車,手中揮舞拉邊套的纖繩,喊:“駕!”先是紅柳,後來就是帶院落的房子往後滑動了。 次多更加拼命地飛跑。身後,夥計的笑聲響起來了,笑聲拋灑在閃閃發光的街道中央。 他們一直到鎮子正中的小廣場上才停下。 刷經寺鎮比以往哪一次見到的都還要潔凈美麗,連醫院的病人都換上了乾淨的條紋服裝。房檐上掛下一串串晶亮的水珠,滿世界都是水珠濺落的聲音。百貨公司的樓層是唯一重建的水泥房子。融化的雪水在平頂上匯聚到一起,從漆成紅色的落水管中跌落,那聲音竟有一條小河奔瀉般的效果。格拉和次多提著秤,在一家家屋檐下進出,稱出去胡豆,稱進來米。遇到干脆的人家就用盆啦碗啦大致量一下。單數門牌的給格拉,雙數門牌的給次多。在落水的屋檐下穿進穿出,兩人的頭髮和雙肩都給打濕了。 格拉一頭鬈髮更加鬈曲,像是滿腦袋頂著算盤珠子。 直頭髮更直的是次多,一綹頭髮垂在額頭中央,像一隻引水槽,頭上匯聚的水從那里落在鼻尖上面。再落到胸前,衣襟也濕了好大一片。 在雙數門牌,一個老太婆給他們一人一隻和她一樣皺皺巴巴的蘋果…See More
Tuesda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歡樂行程 (3)

“次多,嘿!”“嗯。”“晚上我想你不會來呢?”“你叫我是要來的。”“真的?”“真的。”“你不嫌我和阿媽是人人都看不起的?”“不。我還怕你恨我們家呢。”前面是一段陡峭的上坡路。車子上去,又後退;上去,又後退。最後是格拉用肩膀頂一隻輪子往前一圈半圈,用石頭支住,再去頂另外一隻輪子。 終於上了坡。兩個孩子在雪地上仰天躺下了。 喘過氣來後,格拉說:“我們真行。”次多又笑了。 路上經過幾個村子。遇到的成人都給他們以很高的禮遇,那就是和他們像面對大人一樣地交談、問候。他們說:看哪,天一下雪心里就好過一些了。只有一些和他倆年紀相差無幾的孩子們向他們投擲雪團,高聲叫罵來使嘴巴舒服。他們還唆使狗,跟在後面兇狠地唁唁吠叫。 起先,雪地里沒有石頭,他們就拉著車飛跑。跑啊,跑啊。狗卻越追越兇,吠叫得更加瘋狂。突然,格拉停住了,轉身也憤怒地對著狗兇狠地吠叫起來。車子仍然帶著次多前衝,聽見原先三隻狗的叫聲變成了四隻,四隻狗的叫聲混合在一起,然後就悄沒聲息了。他好像已經看到了:一個孩子被狗撕扯,殷紅的血在他眼前的地上飛灑,更多的汗水從背心流下來了。 等他停住腳回頭,卻看到三隻狗在雪地上歡蹦跳躍,繞著躺在地上的格拉。…See More
Apr 2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歡樂行程 (2)

鴿群仍在天上飛舞,要等陽光融化了積雪,它們才能降落到翻耕過的土地里找尋食物。但它們好像不為積雪是否來臨所焦慮,那樣子奮力地淩空飛舞,在天地間拋撒歡樂的音符。 “看哪,次多!”次多停下腳步,回過頭去,看到大路上只有他們自己的腳印與車轍。村子早已退隱到起伏山巒的背後去了。 現在,他們感到了故鄉村莊的偏僻,寧靜,以及和整個世界相距是如此遙遠。就是他們,兩個鄉村的孩子,拉著重載的架子車從村子里出來,去三十里外的鎮子刷經寺。用胡豆去換大米。鎮子矗立在草原邊緣,經常被無遮攔的風打掃,因此是一個潔凈的鎮子。風使空氣顯得稀薄,甚至陽光也是一樣。鎮上有一家三百個座位的電影院,用鐵皮制作火爐與煙囪的手工作坊,百貨公司和公共澡堂等等。鎮上的居民有半年沒有菜吃。於是用大米換胡豆。本地產的胡豆煮過,加上鹽、油、辣椒面可以送飯;乾炒可以佐酒。機村鄰近的村子每年都有人去換些大米,給病人吃,或是節假日期間一家人一起享用這種精細的食物。機村卻沒人去換。像次多家那樣有勢力的人喜歡談論自尊,喜歡用自己的看法給別人的生活定下一種基調,除非你從來就像格拉母子一樣在這種基調之外。從前,次多家的基調也是由別人給確定的。現在,次多的…See More
Apr 24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歡樂行程 (1)

一場雪就把蕭索大地變成了天堂。 陽光照亮起伏的山巒,蜿蜒的河流,孤零的村莊和覆蓋這一切的白雪。野鴿群在天空中往復飛翔,攪起一個巨大的歡快聲音的漩渦,在春天里分群的鴿子聚集起來,這樣不知疲倦,在清冽的空氣中歡快飛翔。 這個鴿群翔集的村莊叫做機。機村在大渡河上遊,群山到草原的過渡帶上。河谷開闊,山脈低緩。 陽光照亮格拉的臉。格拉是個很野的孩子,村里人說是沒有父親調教的緣故。次多則是有父親而且調教很好的典範。可是次多不快樂,格拉快樂。格拉那張臉平常汙垢很多,十天半月才會洗上一次。要不是他喜歡打鳥,要不是打鳥時喜歡到泉水邊上,十天半月也未必會洗上一次。有些鳥喜歡落在泉水邊的濕土中,享受那份濕潤與沁涼。格拉靜靜等待小鳥飛來,有時就會遇到前來背水的母親,她放下水桶,說:“格拉,看你那張狗一樣的臉。”順手一下,就把兒子的頭摁進那一氹潔凈的水中。又搓,又揉,最後用十指做梳子,清除頭髮中的草屑與松羅。格拉吱哇亂叫,母親就會開心地格格笑出聲來。 母親一把一把撩水從上往下洗他的臉。 格拉的髒臉會把一氹水洗變顏色。母子倆坐下來,聽從石縫中淌出的水潺潺作響,把那些汙水沖掉。母親有時會哭:“十六歲我就把你生下來了…See More
Apr 2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9)

銀匠把那隻耳環撈出來了。但他那隻靈巧的手卻變成了黑色,肉就絲絲縷縷地和骨頭分開了。少土司說,我也不懲罰這個人了,有懂醫道的人給他醫手吧。但銀匠對著沈默的人群搖了搖頭,就穿過人群走出了廣場。他用那隻好手舉著那隻傷手,一步步往前走著,那手也越舉越高,最後,他幾乎是在踮著腳行走了。人們才想起銀匠他忍受著的是多麼巨大的痛苦。這時,銀匠已經走到河上那道橋上了。他回過身來看了看沈默的人群,縱身一躍,他那修長的身子就永遠從這片土地上消失了。 那個牧場姑娘大叫一聲昏倒在地上。 少土司說:“大家看見了,這個人太驕傲,他自己死了。我是不要他去死的。可他自己去死了。你們看見了嗎?!”沈默的人群更加沈默了。少土司又說:“本來罪犯的女人也就是罪犯,但我連她也饒恕了!”少土司還說了很多,但人們不等他講完就默默地散開了,把一個故事帶到他們各自所來的地方。後來,少土司就給人幹掉了。到舉行葬禮時也沒有找到雙手。那時,銀匠留下的兒子才一歲多一點。後來流傳的銀匠的故事,都不說他的死亡,而只是說他坐著自己鍛造出來的月亮升到天上去了。每到滿月之夜,人們就說,聽啊,我們的銀匠又在幹活了。果然,就有美妙無比的敲擊聲從天上傳到地上:…See More
Jan 3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8)

他望著漸漸微弱的星光想,一個人一生可以達到的,自己在這一個晚上已經全部達到了,然後就睡著了。又一天的太陽升起來了,他拿出了那隻耳環,交給姑娘說:“那輪月亮是我的悲傷,這只耳環是我的歡樂,你收起來吧。”姑娘歡叫了一聲。 銀匠說:“要知道你那麼喜歡,我就該下手重一點,做成一對了。”姑娘就問:“都說銀匠會偷銀子,是真的?”銀匠就笑笑。 姑娘又問:“這隻耳環的銀子也是偷的?”銀匠說:“這是我唯一的一次。”埋伏在暗處的人們就從周圍衝了出來,他們歡呼抓到偷銀子的賊了。銀匠卻平靜地說:“我還以為你們要等到太陽再升高一點動手呢。”被帶到少土司跟前時,他把這話又重復了一遍。少土司說:“這有什麼要緊呢,太陽它自己會升高的。就是地上一個人也沒有了,它也會自己升高的。”銀匠說:“有關係的,這地上一個人也沒有了,沒人可戲弄,你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少土司說:“天哪,你這個人還是個凡人嘛,比賽開始前我就把該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為什麼還要抱怨呢。再說偷點銀子也不是死罪,如果偷了,砍掉那隻偷東西的手不就完了嗎?”銀匠一下就抱著手蹲在了地上。 按照土司的法律,一個人犯了偷竊罪,就砍去那隻偷了東西的手。如果偷東西的人不認罪…See More
Jan 2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7)

很快,那些手下的銀子月亮不夠大也不夠圓滿的都住了手承認失敗了。只有銀匠達澤的越來越大,越來越圓,越來越亮,真正就像是又有一輪月亮升起來了一樣。起先,銀匠是在月亮的邊上,舉著錘子不斷地敲打:叮咣!叮咣!叮咣!誰會想到一枚銀元可以變成這樣美麗的一輪月亮呢。夜漸漸深了,那輪月亮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晶瑩燦爛了。後來銀匠就站到那輪月亮上去了。他站在那輪銀子的月亮中央去鍛造那月亮。後來,每個人都覺得那輪月亮升到了自己面前了。他們都屏住了呼吸,要知道那已是多麼輕盈的東西了啊!那月亮就懸在那里一動不動了。月亮理解人們的心意,不要在輕盈的飛升中帶走他們偉大的銀匠,這個從未有過的銀匠。天上那輪月亮卻漸漸西下,折射的光芒使銀匠的月亮發出了更加燦爛的光華。 人群中歡聲驟起。 銀匠在月亮上直了直腰,就從那上面走下來了。 有人大叫,你是神仙,你上天去吧!你不要下來!但銀匠還是從月亮上走下來了。 銀匠對著人群招了招手,就徑直出了大門到外邊去了。 少土司宣布說,銀匠達澤獲得了第一名。如果他沒有別的不好的行為,那麼,明天就舉行頒獎大會。人們的歡呼聲使官寨都輕輕搖晃起來。人們散去時,少土司說,看看吧,太多的美與仁慈會使這些…See More
Jan 2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6)

銀匠們住滿了官寨里所有空著的房間。四村八寨的人們也都趕來了,官寨外邊搭滿了帳房。到了夜半,依然歌聲不斷。明天就要比賽了,一輪明月正在天上趨於圓滿。銀匠支好爐子,把工具一樣樣擺在月光下面。而且,他聽見自己在唱歌!從小到大,他是從來沒有唱過歌的。他想自己肯定是不會唱歌的,但喉嚨自己歌唱起來了。銀匠就唱著歌,開始替那個不知名字的姑娘做耳環了。太陽升起時耳環就做好了,果然就和夢中見到的一模一樣。他說,可惜只有一隻,不然我也用不著去比賽了。他想,哪個銀匠不偷點銀子呢?你說不偷也不會有人相信。早知如此,不要等到現在才動手,那還不是把什麼想做的東西都做出來了。他把家什收拾好,把耳環揣在懷里,就往比賽的地方去了。 少土司把比賽場地設在官寨那寬大的天井里。銀匠們圍著天井坐成一圈,座下都鋪上了暖和的獸皮。土司還破例把寨子向百姓們開放了。九層回廊上層層疊疊地盡是人頭。銀匠達澤發現那個有著青草芳香的姑娘也在人群中間,就對她揚了揚手。姑娘指指外邊的果園,銀匠知道她是要他比賽完了在那里等她。銀匠就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這時,少土司走到了他的面前,說,你要保重你自己,輸了我就砍下你的雙手,你說過你最愛你的雙手。銀匠立即…See More
Jan 2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5)

銀匠擡頭說,你拿些銀子讓我給你家幹活吧。我想不做你家的奴才,我想錯了,我始終是你家的奴才,這沒有什麼好說的。 少土司說,你果然還算是聰明人。你聲稱自己是最好的銀匠,帶了一個不好的頭,如今,好多銀匠都聲稱自己是天下最好的銀匠了。這是你的罪過,但我有寬大的胸懷,我已經原諒你了,你從地上起來吧。 當他聽說有那麼多人都聲稱自己是最好的銀匠時,心里就十分不快了。現在,僅僅就是為了證明那些人是一派謊言,他也會心甘情願給土司幹活了。他說,請土司發給我銀子吧。 少土司卻問,你說銀匠最愛什麼。 他說,當然是自己的雙手。 少土司說,那個想收你作女婿,後來又慫恿我殺了你的老銀匠怎麼說是眼睛呢? 銀匠就說,土司你昨晚看見了,好的銀匠是不要眼睛也要雙手的。 少土司就笑了,說,我記下了,如果你今後再犯什麼,我就取你的眼睛,不要你的雙手。 太陽朗朗地照著,銀匠還是感到背上爬上了一股凜凜的寒氣。他說,那時,土司你就賜我死好了。 少土司朗聲大笑,說,我要留下你的雙手給我幹活呢。 銀匠想,他不知要怎麼地算計我,可他也不知道我是要勻他的銀子替那姑娘做一副耳環呢。於是,又一次請求,給我一點活幹吧,匠人的手不幹活是會閑得難受的…See More
Jan 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4)

少土司說:“好吧。”就帶著一干人要離開了。銀匠突然在背後說:“你一個人怎麼把那麼多的女人都要過了。”少土司也不回頭,哈哈一笑說:“你老去碰那些我用過的女人,說明你的運氣不好。你就要倒霉了。”銀匠就對著圍觀的人群喊道:“我是一個瘋子嗎?不!我是一個銀匠!人家說什麼,你們就說什麼,你們這些沒有腦子的家夥。你們有多麼可憐,你們自己是不知道的。”人們就對他說,趁你的脖子還頂著你的腦袋,你還是操心操心你自己。銀匠又旁若無人地說了好多話,等他說完,才發現人們早已經走散了,面前只有一地微微動蕩的月光,又冷又亮。 銀匠想起少土司對他說,我會叫你證明你是不是一個最好的銀匠的。回到山洞里去的路上,達澤碰到了一個姑娘,他就帶著她到山洞里去了。這是一個來自牧場的姑娘,通體都是青草和牛奶的芳香。她說,你要了我吧,我知道你在找沒人碰過的姑娘。其實那些姑娘也不都是土司要的,新土司沒有老土司那麼多學問,但也沒有老土司那麼好色。他叫那些姑娘那樣說,都是存心氣你的。銀匠就對這個處女說,我愛你。我要給你做一副漂亮的耳環。姑娘說,你可是不要做得太漂亮,不然就不是我的,而是土司家的了。銀匠就笑了起來,說,我還沒有銀子呢。姑娘就…See More
Jan 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3)

少土司說,這下他恐怕真地要成為一個瘋子了,如果他知道其實是鬥不過我的話。這時,月光里傳來了銀匠敲打白銀的聲音:叮咣!叮咣!叮咣!那聲音是那麼地動聽,就像是在天上那輪滿月里回蕩一樣。循聲找去的人們發現他是在土司家門前那一對虎頭上敲打。月光也照不進那個幽深的門洞,他卻在那里丁叮咣咣地敲打。下人們拿了家夥就要衝上去,但都給少土司攔住了。少土司說:“你是向人們證明你不是瘋子,而是一個好銀匠嗎?”銀匠也不出來答話。 少土司又說:“嗨!我叫人給你打個火把吧。”銀匠這才說:“你準備刀子吧,我馬上就完,這最後幾下,就那麼幾根鬍鬚,不用你等多久。我只要人們相信我確實是一個銀匠。當然我也瘋了,不然怎麼敢跟你們作對呢。”少土司說:“我為什麼要殺你,你不是知錯了嗎?你不是已經在為你的主子幹活了嗎?我還要叫人賞賜你呢。” 這一來,人們就有些弄不清楚,少土司和銀匠哪個更有道理了,因為這兩個人說的都有道理。但人們都感到了,這兩個都很正確的人,還在拼命要證明自己是更加有道理的一方。這有什麼必要呢?人們問,這有什麼必要呢?證明了道理在自己手上又有什麼好處呢?而且就更不要說這種證明方式是多麼奇妙了。 銀匠幹完活出來不是說…See More
Jan 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2)

守林人綁人是訓練有素的,一個死扣結在脖子上,使他只能昂著頭保持他平常那驕傲的姿勢。銀匠確實想在土司出現時表現得謙恭一些,但他一低頭,舌頭就給勒得從口里吐了出來,這樣,他完全就是一條在驕陽下喘息的狗的樣子了。這可不是他願意的。於是,銀匠的頭又驕傲地昂了起來。他看到午睡後的人們起來了,在一層層樓面的回廊上穿行,人人都裝作沒有看見他給綁在那里的樣子。下人們不斷地在土司房中進進出出。 銀匠就知道土司其實已經知道自己給綁在這里了。為了壓抑住心中的憤怒,他就去想,自己根據雙手畫在泥地上的那個徽記肯定已經曬幹,而且叫風抹平了。少土司依然不肯露面。銀匠求從面前走過的每一個人替他通報一聲,那上面仍然沒有反應。銀匠就哭了,哭了之後,就開始高聲叫罵。少土司依然不肯露面。銀匠又哭,又罵。這下上上下下的人都說,這個人已經瘋了。銀匠也聽到自己腦子里尖厲的聲音在鳴叫,他也相信自己可能瘋了。少土司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高高的樓上,問:“你們這些人,把我們的銀匠怎麼了?”沒有一個人回答。少土司又問:“銀匠你怎麼了?”銀匠就說:“我瘋了。” 少土司說:“我看你是有點瘋了。你傷了我祖先的寄魂樹,你看怎麼辦吧。”“我知道這是死罪…See More
Jan 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1)

他願意為土司的屬民們無償地打造銀器。但是人們都對他攤攤雙手說,我們肯定想要有漂亮的銀器,可我們確實沒有銀子。銀匠帶著絕望的心情找遍了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奴隸,百姓,喇嘛,頭人。他幾乎是用哀求的口吻對那些人說,讓我給你們打造一個世界上絕無僅有的銀器吧。那些人都對他木然地搖頭,那情形好像他們不但不知道這世界上有著精美絕倫的東西,而且連一點同情心都沒有了似的。最後,他對人說,看看我這雙手吧,難道它會糟蹋了你們的那些白銀嗎。可惜銀匠手中沒有銀子,他先把這只更加修長的手畫在泥地上,就匆匆忙忙跑到樹林里去採集松脂。松脂是銀匠們常用的一種東西,雕鏤銀器時作為襯底。現在,他要把手的圖案先刻畫在軟軟的松脂上。他找到了一塊,正要往樹上攀爬,就聽見看山狗尖銳地叫了起來,接著一聲槍響,那塊新鮮的松脂就在眼前迸散了。銀匠也從樹上跌了下來,一支槍管冷冷地頂在了他的後腦上。他想土司終於下手了,一閉上眼睛,竟然就嗅到了那麼多的花草的芬芳,而那銀匠們必用的松脂的香味壓過了所有的芬芳在林間飄蕩。達澤這才知道自己不僅長了一雙銀匠的手,還長著一隻銀匠的鼻子呢。他甩下兩顆大願未了的眼淚,說,你們開槍吧。 守林人卻說:“天哪,是…See More
Dec 30, 202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10)

他只好仰起臉來大聲說:“少爺,我回來了!”管家說:“你在外遊歷多年,閱歷沒有告訴你現在該改口叫老爺了嗎?”銀匠說:“正因為如此,我知道自己欠著土司家一條命,我來歸還了。”少土司揮揮手說:“好啊,你以前欠我父親的,到我這里就一筆勾銷了。”少土司又大聲說:“我的話說在這亮晃晃的太陽底下,你從今天起就是真正的一個自由民了!”寨門在他面前隆隆地打開。少土司說:“銀匠,請進來!”銀匠就進去站在了院子中間。滿地光潔的石板明晃晃地刺得他睜不開雙眼。 他只聽到少土司踩著鴿子一樣咕咕叫的皮靴到了他的面前。少土司說,你盡管隨便走動好了,地上是石頭不是銀子,就是一地銀子你也不要怕下腳呀!銀匠就說,世上哪會有那麼多的銀子。少土司說,有很多世上並不缺少的東西有什麼意思呢。你也不要提以前那些事情了。既然你這樣的銀匠幾百年才出一個,我當然要找很多的銀子來叫你施展才華。 他又嘆口氣說:“本來,我當了這個土司覺得沒意思透了。以前的那麼多土司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叫我不知道再幹什麼才好。你一回來就好了,我就到處去找銀子讓你顯示手藝,讓我成為歷史上打造銀器最多的土司吧。”銀匠聽見自己說:“你們家有足夠的銀子,我看你還是給我當學…See More
Dec 29, 202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9)

銀匠也感到自己是一個英雄了,他是一個慷慨赴死的英雄。他驕傲的頭就高高地擡了起來。每到一個地方,人們也都把他當成個了不起的人物,為他奉上最好的食物。這天,在路上過夜時,人們為他準備了姑娘,他也欣然接受了。事後,那姑娘問他,聽說你是不喜歡女人的。他說是的,他現在這樣也無非是因為自己活不長了,所以,任何一個女人都傷害不了他了。那姑娘就告訴他說,那個傷害了他的女人已經死了。銀匠就深深地嘆了口氣。那姑娘也嘆了口氣說,你為什麼不早點回來呢。你早點回來的話我就還是個處女,你就是我的第一個男人。這話叫銀匠有些心痛。他問,誰是你的第一個。姑娘就格格地笑了,說,像我這樣漂亮的女子,在這塊土地上,除了少土司,還有誰能輕易得到呢。不信的話,你在別的女人那里也可以證明。這句話叫他一夜沒有睡好。從此,他向路上碰到的每一個有姿色的女人求歡。直到望見土司那雄偉官寨的地方,也沒有碰上一個少土司沒有享用過的女子。現在,他對那個少年時代的遊戲里曾經把他當馬騎過的人已經是滿腔仇恨了。 他在心里暗暗發誓,決不為這家土司做一件銀器,就是死也不做。他伸出雙手說,手啊,沒有人我可以辜負,就讓我辜負你吧。於是,就甩開一雙長腿迎風走下了…See More
Dec 24, 202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月光里的銀匠(8)

那家夥看一看他說:“我並不指望從你那里得到一口吃食。”銀匠就說:“我也沒有指望從你那里得到什麼。不過,我可以給你一錠銀子。”那人說:“你那些火里長出來的東西我是不要的,我要的是從土里長出來的東西哩。”那人又說,“你看我從哪條路上走能找到吃食?再不吃東西我就要餓死,餓死的人是要下地獄的。”那人坐在路口禱告一番,脫下一隻靴子,拋到天上落下來,就往靴頭所指的方向去了。銀匠一下子覺得自己非常饑餓。於是,他也學著乞丐的辦法,脫下一隻靴子,讓它來指示方向。靴頭朝向了他不情願的東方。他知道自己這一去多半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就深深地嘆口氣,往命運指示的東方去了。他邁開大步往前,擺動的雙手突然一陣陣發燙。他就說,手啊,你不要責怪我,我知道你還沒有做出你想要做的東西,可我知道人家想要我的腦袋,下輩子,你再長到我身上吧。這時,一座雪山聳立在面前,銀匠又說,我不會叫你受傷的,你到我懷里去吧,這樣,你凍不壞,下輩子我們相逢時,你也是好好的。腳下的路越來越難走,那雙手卻在懷里安靜下來了。 又過了許多日子,終於走到了土司的轄地。銀匠就請每一個碰到的人捎話,叫他們告訴新土司,那個當年因為不能做銀匠而逃亡的人回來了。他願…See More
Dec 17, 2020

Kaki Bukit's Blog

阿來·歡樂行程 (4)

Posted on April 14, 2021 at 1:30pm 0 Comments

到了進鎮子的一段下坡路上。 

這段路一直和鎮上的大街連成一氣。他倆奔跑起來,雙腳踏起的雪花不斷撞在臉上。車速越來越快。格拉飛身上了板車,手中揮舞拉邊套的纖繩,喊:“駕!”先是紅柳,後來就是帶院落的房子往後滑動了。

 

次多更加拼命地飛跑。身後,夥計的笑聲響起來了,笑聲拋灑在閃閃發光的街道中央。 

他們一直到鎮子正中的小廣場上才停下。

 …

Continue

阿來·歡樂行程 (3)

Posted on April 3, 2021 at 1:00pm 0 Comments

“次多,嘿!”“嗯。”“晚上我想你不會來呢?”“你叫我是要來的。”“真的?”“真的。”“你不嫌我和阿媽是人人都看不起的?”“不。我還怕你恨我們家呢。”前面是一段陡峭的上坡路。車子上去,又後退;上去,又後退。最後是格拉用肩膀頂一隻輪子往前一圈半圈,用石頭支住,再去頂另外一隻輪子。

 

終於上了坡。兩個孩子在雪地上仰天躺下了。 

喘過氣來後,格拉說:“我們真行。”次多又笑了。

 …

Continue

阿來·歡樂行程 (2)

Posted on April 2, 2021 at 1:00pm 0 Comments

鴿群仍在天上飛舞,要等陽光融化了積雪,它們才能降落到翻耕過的土地里找尋食物。但它們好像不為積雪是否來臨所焦慮,那樣子奮力地淩空飛舞,在天地間拋撒歡樂的音符。 

“看哪,次多!”次多停下腳步,回過頭去,看到大路上只有他們自己的腳印與車轍。村子早已退隱到起伏山巒的背後去了。

 …

Continue

阿來·歡樂行程 (1)

Posted on April 1, 2021 at 1:00pm 0 Comments

一場雪就把蕭索大地變成了天堂。

 

陽光照亮起伏的山巒,蜿蜒的河流,孤零的村莊和覆蓋這一切的白雪。野鴿群在天空中往復飛翔,攪起一個巨大的歡快聲音的漩渦,在春天里分群的鴿子聚集起來,這樣不知疲倦,在清冽的空氣中歡快飛翔。 

這個鴿群翔集的村莊叫做機。機村在大渡河上遊,群山到草原的過渡帶上。河谷開闊,山脈低緩。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