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afinado
  • Female
  • Pekan Nanas,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Desafinado'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Suyuu
  • baku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ili 河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desafinad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desafinado's Page

Latest Activity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9)

最後,辯護詞討論富蘭克林在計算機中心前,當警察下令人群散開時的言論和行動,認為憲法允許講演人與警察爭論下令讓群眾散開是否得當。他也有權鼓動其他人不服從命令,只要他出於誠信,認為該命令是不合法的。 唯一的例外情況是,如果講演者的鼓動明顯地、即時地有造成嚴重人身傷害的危險。所以我們的結論是,只有確鑿證據證實富蘭克林煽動人們立即進行暴力活動反對警察時,這樣,這種鼓動才能充分地造成明顯的、即時的危險。 這份辯護詞確實不是一份激進的文件,它僅僅強調公民自由聯盟的一貫立場,並要求委員會把這些原則落實到富蘭克林的案子中去。它同時要求大學當局用第一修正案的原則衡量,不要一味強調斯坦福是一所私立大學,憲法對它行動限制是有限度的。辯護詞沒有討論案件的事實情節,也沒有就此得出具體結論。 聽證會的進行完全在人們的意料之中:大學聘請的高級律師小組經驗豐富,有節制有分寸地進行訴訟;富蘭克林則把聽證會當作政治宣傳和論戰的講壇。作為公民自由聯盟聘請的律師,我參加了幾次聽證會。會場上富蘭克林一方設一張桌子,另一邊是斯坦福大學的席位。…See More
Dec 22,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8)

流言一下子就開始在斯坦福大學校園裡傳開,說我把美國公民自由聯盟攪進這個案子里來。有人抨擊我,說我不該干預邀請我來做客的主人的家務。萊曼校長在學校電台廣播中攻擊我:所謂一切言論都在憲法意義上受到保護本來就是神話。美國沒有一個精通憲法的律師敢這麼說,甚至從哈佛降臨到斯坦福把我們從罪孽中拯救出來的德肖維茨教授,也不敢出此狂言。 我在《斯坦福大學日報》上發表如下聲明,給予反擊:在解僱富蘭克林一事中,牽涉到至關重要的民權問題。如果萊曼博士願意與我就憲法或民權問題,或就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主張一見高下的話,我願就此中的實體性法律問題與他辯論。萊曼拒絕與我辯論,他自己繼續對我進行人身攻擊,還通過形形色色代理人對我大加討伐。對我和公民自由聯盟的敵意,很快就蔓延到大學教員中去。 不用說,不久就影響到正在考慮富蘭克林案子的教員顧問委員會。剛開始,委員會不接受公民自由聯盟提供的任何幫助,既不接受它的口頭辯護,也不接受書面辯護意見。後來,它允許我們呈遞一份委員會之友函。…See More
Dec 20,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7)

2 「這根本不是一樁有關民權的案件」我到斯坦福以後,有幾個星期平安無事。我確實不想參與此案,特別是因為我不喜歡富蘭克林此人,不喜歡他待人接物的方法。 我倒是希望大學方面,能掌握富蘭克林親身參與了暴力事件的證據,這樣就不是因為他的言論和聲明而解僱他了。 可是,隨著時間的消逝,有兩件事實越來越清楚,它使我心煩意亂:富蘭克林是因為他的言論而被開除的;富蘭克林沒法從斯坦福大學和周圍社區找到一位律師,也無法從其他地方找到律師在聽證會上為他辯護。 我在哈佛大學度過了3年激烈動蕩的時光。在這段時間裡,我看到不少煽動者和激進派受到學校的處罰,我不由自主地對哈佛和斯坦福的不同之處作了一番對比。 在哈佛大學,學校當局盡一切努力保證,受罰的學生有律師為他辯護。更確切地說,我曾因為擔任這些人的辯護人,而受到某些同事的抨擊,但我總是被允許去充當這種角色。 在斯坦福,沒有一個法學院的教授準備去為富蘭克林辯護,相反,學校從校外花巨款請了好幾個第一流的律師對富蘭克林起訴,卻拒絕支付富蘭克林提出的一筆數目不大的錢,以支付他到外面請律師的費用。…See More
Dec 17,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6)

既然遊客過分擁擠的問題,可以用其他方法解決,我就拿出一份公園管理局的文件呈交法庭作為物證;該文件列出幾種在特魯洛解決天體浴場的方法:問:據我的理解,方法之一是繼續允許在灌木谷進行裸體日光浴,但是對於使用該浴場的人數會有具體限制。答:是的,先生。問:允許裸浴,但限制使用灌木谷海濱浴場的人數,推行這種方法的花費與推行絕對禁止裸浴的費用相同,這是事實嗎?答:是事實。哈特利承認,天體浴場每日平均人數約為340人,這個人數沒有超出海濱浴場的承受能力;星期六和星期日約為600人,也在承受能力之內。確實,甚至在8月的星期天里人數高達1200人時也還是能夠管理好的。 真正的問題是對未來人數的預測,如果使用天體浴場的人數像前幾年那樣逐年成倍增加的話。他也承認,對於遊客,不管是赤身露體還是穿衣服的,都可以用禁絕裸體以外的辦法解決。 (作為紐約人,我過去只有幸在康尼島和羅克威,下水餃似的擁擠海灘洗海水澡,我以為在大沙丘下的長長海灘上容納5000人並不應稱作過分擁擠。)…See More
Dec 14,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5)

我們認識到人太多已經造成了一些問題,可是這些問題可以用慎重周到、較少限制人們憲法權利的規定來解決,而不是用絕對禁止的方法。我們建議,為防止破壞沙丘,公園管理局可以在人們最常去的沙丘上派幾個巡警;為了解決停車問題,巡警可以嚴格執行不准停車的規定;為了減少人流,管理局可以規定海灘人數限制。 這樣做比執行完全禁止裸體所動用的人力物力要少,更省錢省力。我們請求法庭頒布禁止令,阻止政府在傳統進行天體浴的孤立海灘地段,執行禁止裸體的規定。弗蘭克弗里德曼法官受命審理此案,同意為此進行一次聽證,但又建議我們先去犯罪現場在大沙丘的裸體浴場實地觀察一下。 6月里晴朗涼爽的一天,一大群衣冠楚楚的司法人員法官、法院文書、天體浴鼓吹者的律師、特魯洛鎮的代理人及政府的律師,大部分都穿著三件套西裝,登上幾架單引擎飛機前往科德角灣巡視。 我們在普羅旺斯敦機場著陸,隨即登上一隊吉普車和翻山車,翻過小沙丘去天體浴場。在這個天清氣朗的日子,海灘上沒有裸體游泳的人,甚至連游泳的人也沒有,令所有的人大失所望,法官只得就近觀察一下裸露的沙灘,來發揮他的司法想像力在沙丘和海灘上重重疊疊的裸體究竟會有什麼後果。…See More
Dec 12,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4)

禁止在公眾場合赤身露體,包括在公共場合裸體游泳。公共場合赤身露體,是指在公共場合有意識地,未能用完全不透明的衣服遮蓋該人的外生殖器、內生殖器、陰毛部分、肛門部分,或女性乳房低於乳暈邊緣之上部分。此規定對10歲以下兒童不適用。勞倫斯哈德利,科德角國家海灘公園管理者宣布,自1975年5月19日起,禁止在科德角國家海灘公園地帶赤身露體;初犯者將課罰金25美元。(聯邦規定允許的最高罰金為500美元,最高刑期為6個月徒刑。) 政府估計會有大規模的不服從活動,因而在海灘布署了直升飛機監視,公園騎警巡邏,還在沙丘頂上布置了無線電監視哨,指揮開著翻沙過山車的警察分隊,甚至還派了穿便衣的密探(這些人自然而然地很快就被人稱作脫衣警),還新招募了幾十名公園守護人,專門進行了訓練。 警察小組都由一男一女組成,規定執行逮捕的警官必須與被逮捕的人是相同性別(這條規定是否適用於同性戀海灘就頗費猜測了)。 這年夏天,從波士頓派來一位聯邦治安長官,到科德角執行禁止在公共場合裸體的特別任務。聯邦政府決心動用巨大力量來執行這項法令,而裸體者們也決心脫它個精光來對抗。雙方針鋒相對,衝突勢在難免。…See More
Dec 8,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3)

所有的人都否認他們是反對裸體本身,雖說有些居民向來反對裸體游泳,並且用其他問題來反對裸體。禁止天體浴的鼓吹者爭辯道,裸體遊客破壞了沙丘天然形成的美麗線條;而不反對天體浴的人則譏諷,地叫他全身披掛地從沙丘上滑下去,而自己則一絲不掛地滑下去,然後看哪一種人對沙丘的損壞更大些。 後來,那些要求徹底禁止天體浴的人佔了上風,特魯洛居民委員會決定遊說聯邦政府制定法規,在國家海岸風景區禁止天體日光浴。1974年夏,有一些最強烈主張裸體自由的人到我家來進行法律諮詢。 這幫人的領導叫斯蒂夫威廉姆斯,他是個一身古銅色皮膚的游泳愛好者,整年住在特魯洛,他被選為特魯洛的海灘管理委員會專員。另一個人叫李巴克森德爾,他是研究馬克思主義美學的學者,領導著一個叫自由海灘的組織。其他一些男女,大部分是學者和專業人員都為了要求開放海灘而來尋求辯護。 起初,我們把他們的這種憲法要求當作笑談。當然,人們有赤身裸體的憲法權利,我肯定地說,在人權宣言里,在憲法第二修正案中都有有權裸露胳膊的內容。…See More
Dec 4,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2)

裸體就是美麗,大沙丘下的海灘成了從美國東北部來的,美麗和不美麗的人的聚會地點。到1974年夏,非正式的天體浴場已拓寬到約1英里長的一段海灘,在8月的星期天里,你總可以看見1000多個裸體浴者,躺在這片令人炫目的白沙之上。 這片海灘的古樸淳厚之風已蕩然無存,浴者一夥一夥擠在一起,已經談不上適當間隔,或假作視而不見。喜歡偷窺春光的人潮湧而來,特別是那些騎摩托車的傢伙,直衝到沙丘之上用望遠鏡照相機飽覽無遺。 商業性的旅遊車定時從鎮上往海邊來回運載喜歡偷窺和暴露的人。叫賣的、演雜耍的,甚至還有販毒的都來了,把這地方弄得五光十色、一派狂歡節氣氛。 奧尼爾一類文壇名流聚會的時光已一去不返,可這兒仍然是個有意思的地方,正當的娛樂,人人自得其樂。可是也有不高興的人,就是那些特魯洛的居民和鎮上的神父。 這個小鎮冬季人口只有700人,夏天猛漲到3000人,是國家科德角海灘公園的一部分。 在天體浴場廣為人知以前,特魯洛是個靜謐的夏季避暑地,只有幾家小餐館,幾個汽車旅館,幾乎沒有商業氣息。鄉間小路曲折狹窄,空寂無人風景如畫。騎自行車的、跑步的、漫遊的,加上那些騎翻沙爬山車的人比汽車多得多。…See More
Nov 29,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1)

在人們的內心深處,每個人都希望對他不喜歡的東西進行審查。很多猶太人認為,應該禁止佩戴字元號的納粹黨徒,在二次大戰猶太人集中營中倖存者居住的街道上行進。 有些黑人想禁止像《小黑孩》和《哈克貝利芬歷險記》這樣的書,認為這些書中有侮辱黑人的描寫;同性戀者反對貶低同性戀行為的電影。 沒有一種客觀地衡量什麼是有害什麼是無害的標準。 如果說,衡量黃色淫穢物品全在於觀看者,那麼有害性就深深地植根於歷史的沃土之中,在於有這種感覺的人如何對待。一個從納粹集中營倖存的人看見納粹黑十字作何感想?一個奴隸的後代看見有人在焚燒十字架又作何感想?一個曾經被人強姦過的婦女看見用暴力對異性進行蹂躪的畫面又作何感想?有人特別是政府能對此作出相對客觀的衡量標準嗎? 如果政府準備禁止以上任何一種現象,政府就必須一視同仁地全部禁止,如果政府不准備禁止其中一種,政府就必須毫無例外地一概不禁。如果女權主義者可以禁止她們認為有害的材料,那麼道德主流派當然也應該禁止他們認為有害的材料。…See More
Nov 27,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釋放昆西堂二君子!》(下)

我們立即著手準備提取證言,這是一項在起誓所言皆實情況下,對地區檢察官德羅奈所作的口頭審問。由於提取證言是聯邦民權訴訟的一部分,所以這由珍妮貝克來進行。…See More
Nov 23,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釋放昆西堂二君子!》(中)

在釋放昆西堂二君子的呼喊聲中,斯托克和黑根被帶到劍橋警察局拘押,罪名是有意散布黃色淫穢物品。他們後面跟著一群學生,這群人就在警察局大門口台階上抗議逮捕這兩個學生。抗議的人群中有一些女生就是早些時候組織女權主義遊行示威的人。 我後來談到這個具有諷刺意味的現象時說: 這兩個孩子被捕之時、法律被動用之時,一切都發生了變化;這些婦女成了惡人,這些孩子成了英雄。我們都得到一個教訓:貶低這類言論的合法性的最無效的方法就是召喚啟用法律;這種辦法會帶來相反的作用,你會把好人都趕到做壞事的人那邊去。捕人後幾天,馬薩諸塞州公民自由聯盟在波士頓聯邦法院,呈遞了一份民權訴訟請求,控告地區檢察官德羅奈侵犯了斯托克和黑根的權利,還侵犯了購買了那三場電影票的觀眾看電影的權利,因為他沒收了這部影片,取消了放映。 珍妮貝克當時是公民自由聯盟的常年法律顧問,充當這場訴訟的負責人。我仍然擔任斯托克和黑根的律師,在可能面臨的州法院對他們的刑事起訴中為他們辯護,對他們的指控是最高可判5年徒刑的重大犯罪。…See More
Nov 22,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釋放昆西堂二君子!》(上)

我在當晚差幾分8點時來到昆西堂,四周是一派馬戲團的熱鬧情景。幾百人組成了糾察線在昆西堂外行進,鼓動想看電影的人不要進去。人群中發生了推搡和扭打。有人在喊口號:出版自由不是性騷擾的自由!黃色淫穢物品教唆暴力行為! 我穿過糾察線,對準備看電影的人和抗議者發表演講:不管你們這些人喜歡不喜歡,你們都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政治事件的組成部分,我現在對那些決定去看這場電影的學生,既不鼓勵也不反對。如果不是因為我參與了這場訴訟,我會參加糾察線,保護抗議放映這部電影的人的權利,會勸說你們不要去看這部影片。 我接著用一種我現在讀起來都感到過分嚴厲的語言,譴責那兩個向地區檢察官控訴的學生: …See More
Nov 20,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在黃色淫穢物品問題上繼續爭論》(下)

我提醒她們,高唱道德經的多數派正努力蕩滌電視節目中的污泥濁水,符合這個標準的女權主義節目也不例外。我告訴他們正是那個曾經企圖禁映《深喉》的檢察官,成功地制止了一部優美的關於婦女同性戀的影片上映,他的根據就是那條反色情淫穢物品法律。 我援引葛洛麗婭斯坦納姆的例子,證明反對黃色下流物品法律的漫長歷史,已經證明這些法律經常被用來反對,在政治上或生活方式上持異端的人。 我提醒他們不要忘記,如果美國人無法無天隨意行事的話,佔上風的就可能是唱道德經的多數派,這些人在數量上遠遠超過激進的女權主義者。他們將把他們認為有害的出版社搗毀那些鼓吹計劃生育、墮胎、婚外性行為的書籍都在此列。 他們要禁的第一批書,我警告道,就有安德利亞德沃金的著作。德沃金對此嗤之以鼻。另外一場辯論是與湯姆麥克爾牧師之爭,他是新英格蘭地區正統道德主流派的領袖,主張政府毫不手軟地對黃色淫穢物品進行檢查控制。有人問他是否願意和安德利亞德沃金這樣的女權主義者攜手並肩清除黃色淫穢物品這個大敵,麥克爾牧師說他歡迎任何願意參加這場征伐的人。…See More
Nov 18,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在黃色淫穢物品問題上繼續爭論》(上)

可是,主張對黃色淫穢物品進行檢查控制和反對的意見仍在鬥爭。 我最近參加了兩次與此有關的辯論,再好不過地說明政治能使人同床異夢的道理。第一次辯論是與安德利亞德沃金這個激進的女權主義者,她主張直接行動,包括在必要時使用暴力來摧毀所有的黃色淫穢物品。 德沃金寫了一本書,題為《黃色淫穢物品:男人佔有女人》。她自詡這本書是革命性的,書中四個字母的髒字比比皆是,大段摘抄露骨的性活動描寫,以此來顯示黃色淫穢物品的罪孽。 這場辯論被人形容是知識分子極端觀點之間的撞車,就像一場車禍,它發出巨大的喧噪,卻沒有具體的進展。幾百名聽眾中有幾個婦女試圖起鬨轟我下台,只要一輪到我發言,她們就喊:打倒黃販子!我們不想聽支持色情淫穢物品的人講話! 這些婦女不僅僅想對黃色淫穢物品本身進行檢查控制,而且對那些以第一修正案為由進行辯護的人,也進行檢查控制。一小隊自稱自行車堤壩的人,手拿鐵鏈子,叫囂著要訴諸武力。…See More
Nov 11,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深喉案》(14)

我希望用這種論據可以使陪審員認識到陪審團,在向黃色淫穢物品起訴中荒謬可笑的作用,使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到更加重要的問題上,即在電影院外面那些不願看這部電影的公眾不可避免地看到電影院外表,知道裡面正在上演,是否會感到傷害的問題。 阿爾貝蒂法官允許我迴避。直至今日我還沒看過這部電影。我和斯托克及黑根離開法院,法官和五六個檢察官、幾個法院工作人員在法庭上用一台小錄像機觀看琳達和哈里雷姆斯氣喘吁吁的活動。過了約40分鐘,阿爾貝蒂法官突然下令關掉錄像機,並把我們召回庭上。我已經看夠了,他一臉鄙夷不屑的神情,你真幸運,而我卻要耐著性子看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 法官隨後作出裁決:他決定不對預定上映的電影《深喉》下禁止令,因為雖說他認為這部影片中的男女都是墮落的,可是根據馬薩諸塞州有關法律,這部影片還夠不上是黃色淫穢的。 阿爾貝蒂法官裁定的直接作用,是使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喪失了預先禁止這部電影上映的法律授權。根據該法規的內容,檢察官辦公室仍然有權在一部黃色淫穢電影放映之後逮捕組織者並起訴。…See More
Nov 8, 20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深喉案》(13)

幾分鐘后我氣喘吁吁地站在阿爾貝蒂法官面前,開始陳述反對禁止令的理由。我手頭沒有任何資料、法律文件和現成的判例,我只得即興發揮。法官非常通情達理,他叫地區檢察官勞倫斯哈頓粗略地告訴我有關法規和判例。 辯論了幾分鐘后,法官宣布暫時休庭以便讓我和我的委託人交談一下。這些人我從來沒有見過面,也沒有與他們談過話。我們互相介紹,然後我要卡爾把此案的背景介紹一下。直到這時我才得知,是昆西堂兩位女宿友告到地區檢察官辦公室,才導致檢察官要求法院下達禁止令。 這個新情況對我來說並沒有改變本案的法律條件:正是地區檢察官約翰德羅奈要求法院簽署禁止令,雖說原來的指控是由單獨的公民個人作出的。他以馬薩諸塞州前幾年通過的允許法院預先禁止,已發現內容屬於黃色淫穢的影片放映這條法規為理由,請求法院下達禁止令。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理所當然地反對這項立法,認為它是違反憲法的,可是馬薩諸塞州法院仍然裁定該法規合法。地區檢察官手頭握有兩件反對黃色淫穢物品的武器:他既可在電影上映之前要求下禁止令,也可在電影放映之後進行起訴。德羅奈先試著尋求法院的禁令。…See More
Nov 5, 2022

Desafinado's Blog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9)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22 at 4:30am 0 Comments

最後,辯護詞討論富蘭克林在計算機中心前,當警察下令人群散開時的言論和行動,認為憲法允許講演人與警察爭論下令讓群眾散開是否得當。他也有權鼓動其他人不服從命令,只要他出於誠信,認為該命令是不合法的。



唯一的例外情況是,如果講演者的鼓動明顯地、即時地有造成嚴重人身傷害的危險。所以我們的結論是,只有確鑿證據證實富蘭克林煽動人們立即進行暴力活動反對警察時,這樣,這種鼓動才能充分地造成明顯的、即時的危險。



這份辯護詞確實不是一份激進的文件,它僅僅強調公民自由聯盟的一貫立場,並要求委員會把這些原則落實到富蘭克林的案子中去。它同時要求大學當局用第一修正案的原則衡量,不要一味強調斯坦福是一所私立大學,憲法對它行動限制是有限度的。辯護詞沒有討論案件的事實情節,也沒有就此得出具體結論。…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8)

Posted on December 12, 2022 at 8:30am 0 Comments

流言一下子就開始在斯坦福大學校園裡傳開,說我把美國公民自由聯盟攪進這個案子里來。有人抨擊我,說我不該干預邀請我來做客的主人的家務。萊曼校長在學校電台廣播中攻擊我:

所謂一切言論都在憲法意義上受到保護本來就是神話。美國沒有一個精通憲法的律師敢這麼說,甚至從哈佛降臨到斯坦福把我們從罪孽中拯救出來的德肖維茨教授,也不敢出此狂言。 

我在《斯坦福大學日報》上發表如下聲明,給予反擊:

在解僱富蘭克林一事中,牽涉到至關重要的民權問題。如果萊曼博士願意與我就憲法或民權問題,或就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主張一見高下的話,我願就此中的實體性法律問題與他辯論。…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7)

Posted on December 9, 2022 at 4:30am 0 Comments

2 「這根本不是一樁有關民權的案件」

我到斯坦福以後,有幾個星期平安無事。我確實不想參與此案,特別是因為我不喜歡富蘭克林此人,不喜歡他待人接物的方法。



我倒是希望大學方面,能掌握富蘭克林親身參與了暴力事件的證據,這樣就不是因為他的言論和聲明而解僱他了。



可是,隨著時間的消逝,有兩件事實越來越清楚,它使我心煩意亂:富蘭克林是因為他的言論而被開除的;富蘭克林沒法從斯坦福大學和周圍社區找到一位律師,也無法從其他地方找到律師在聽證會上為他辯護。…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6)

Posted on December 5, 2022 at 12:00pm 0 Comments

既然遊客過分擁擠的問題,可以用其他方法解決,我就拿出一份公園管理局的文件呈交法庭作為物證;該文件列出幾種在特魯洛解決天體浴場的方法:

問:據我的理解,方法之一是繼續允許在灌木谷進行裸體日光浴,但是對於使用該浴場的人數會有具體限制。答:是的,先生。問:允許裸浴,但限制使用灌木谷海濱浴場的人數,推行這種方法的花費與推行絕對禁止裸浴的費用相同,這是事實嗎?答:是事實。

哈特利承認,天體浴場每日平均人數約為340人,這個人數沒有超出海濱浴場的承受能力;星期六和星期日約為600人,也在承受能力之內。確實,甚至在8月的星期天里人數高達1200人時也還是能夠管理好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