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工哲學
  • 吉隆坡 半山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青工哲學's Friends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梭羅河畔
  • 風華正茂
  • 文創 庫
  • 絲經 庫
  • 慕課 庫
  • Suan Lab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青工哲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青工哲學's Page

Latest Activity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十六

垃圾箱 我剛到澳洲的時候,看到marco家有三個垃圾箱,兩個大的——一個綠色蓋子,一個紅色蓋子;一個小的,是綠色蓋子。後來才發現,所有家庭都是這樣的統一配置。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這些垃圾箱的區別,往裏面胡亂地扔垃圾。後來marco告訴我:這三個垃圾箱的用途是不同。小的那個是用來裝生活垃圾的;紅色蓋子的大箱是用來裝植物垃圾的,比如草、落葉、樹枝;綠色蓋子的是用來裝可回收垃圾的,比如紙、塑料、玻璃、金屬。 Marco還告訴我:每周四收垃圾,到時候把垃圾箱推到院子邊上就可以了。  於是,在我經歷的第一個“收垃圾日”,一大早我把三個垃圾箱都推到了路邊上;可是到了晚上,還有一個垃圾箱沒有被收走。等marco回來,我就問他關於垃圾箱的事情。他說:這裏的垃圾回收是這樣的順序:每周都會對生活垃圾進行回收;而植物垃圾和可回收垃圾是隔周回收一次。 自從這之後,每周四早晨我都把一大一小兩個垃圾箱放到路邊上去。上午收回生活垃圾,下午則是另一個垃圾箱。 澳洲的垃圾車也很有特色,一次我見過一輛垃圾車作業,開車的是一個胳膊上有刺青的光頭壯漢;垃圾車停在路邊,從車上伸出一只機械手臂,恰如其分地夾住垃圾箱;然後,迅速地…See More
Nov 2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十五

 澳洲的槍店  就在美國槍擊案被國內媒體狂熱報道的時候,我問過marco:澳洲的槍支是怎麽管理的?因為我知道澳洲是允許公民持槍的。 Marco告訴我:澳洲的持槍執照分為四種,第一種是最初級的,也就是獵槍執照。澳洲有狩獵的傳統至今如此,打獵也是一部分狩獵愛好者的消遣。第二種執照就可以持有手槍。相對於獵槍執照,手槍執照的限制就多了。比如說:澳洲的保安人員是可以配槍的——我在一些場合見到過佩帶手槍的保安,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警察,問marco才知道這些人是保安員,而保安員是可以配槍的。 相對於美國的槍支管理,我倒覺得澳洲的槍支管理有可取之處,相對而言,獵槍的使用範疇主要在於打獵,購買與持有可以寬松;而手槍甚至半自動、自動步槍的管控應該相對嚴格。當然,立法有它的傳統和習俗影響,就這一點而言,美國與澳洲有著很大不同。但是,也應該吸取他者有利的部分。 澳洲的第三種槍支執照,就可以持有步槍。不過這種執照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持有,比如執法人員;至於第四種執照,可以購買並持有各種武器,而這最高級的執照,只有軍人才能擁有。 Marco告訴我,澳洲的刑事犯罪率不高;根據我所看到的景象,澳洲的警察除了日常巡邏,以及…See More
Nov 24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澳洲散記十四

 政府職能 元旦那天,marco請我們去一家德國餐館吃飯,早晨的火車上乘客稀疏,昨夜在墨爾本的焰火表演,吸引了無數遊人,marco昨晚看到了在市區,人們比肩接踵的空前勝景。由於人群過於稠密,政府安排了不少臨時的醫療點,防止意外情況發生,marco說,政府使用的是軍用的帳篷。 火車路過boxhill車站的時候,marco告訴我,在2000年左右的時候,有許多國人來澳洲炒房,當時澳洲的房價還很便宜,在boxhill花5萬元就可以買一個單元。於是,有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機,短時間內將這個地區的房價擡高了好幾倍。 我問:如此,政府會坐視不理嗎? Marco說:政府當然不會任由這種情況發生,於是對銀行降息,這樣一來,人們可以用同樣的價錢在其他的地方買更好的房子,或者用低息貸款物色性價比更好的房子。這樣一來,這個地區的“炒房熱”很快就冷卻下來,很快,這個地區的房價就恢覆到之前的水平上了。 我在想這個只有自來水是國有的國家,在一些事情上,也體現出一個政府的職能。實際上,這就是民主國家政府的本職功能:向公民提供公共服務。這種政府與公民之間的關系,已經是民主國家的公民常識。吊詭的是,這種常識,在國內非常稀缺…See More
Nov 22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 澳洲散記十三

維多利亞州藝術館 在墨爾本市中心閑逛,感覺自己像一個異鄉的漫遊者,隨便登上一輛電車,看著窗外的街景,在悅目處下車,就是我的目的地。就這樣,我來到了維多利亞州藝術館(NGV)。 藝術館前是兩個水池,噴泉沒有打開,有海鷗與行人在一起等待水中花。我走進大廳,藝術館的底層是舉辦臨時展覽的地方,我去的時候,正趕上一個“裝置”藝術展,是許多被衣服和裝備組成的“隱形人”,還有同樣被組裝而成的“馬隊”。我得說,不僅對於類似這樣的現代藝術,普遍而言,我與藝術的距離不亞於天體物理學,如果將這種欠缺歸咎於人文教育的疏漏,那麽,需要自我補習的內容就不僅僅局限在公民教育的範圍裏。  藝術,與美的教育有著密切聯系,不久前看到一篇文章,談的是目前國人普遍呈現出一種“粗鄙”化的趨勢,我認為這觀點是準確的;而這種“粗鄙”化在過去一個世紀中,有著它自身的延續和慣性。在我看來,美育的缺乏是導致這一“粗鄙”化的重要因素,不可輕視的是:美的教育是在真(歷史)、善(哲學)教育有一定基礎的情況下才可以順利展開,而我們也同樣缺乏對於真和善的教育。如果說審美是“無目的的目的性”(康德),那是因為有了歷史和哲學的客觀前提,換句話說,歷史…See More
Nov 20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十一

黃昏夏天的澳洲,夜晚在晚上臨近9點時才窈窕而至,放慢的黃昏,在天空一點點溶解余暉的顏色。晚霞是黃昏的常客,彼此對飲,我是那第三條影子,用久久的凝望,斟滿雲霞的酒杯;有時,晚霞逐風而去,留下一張鉛華褪盡的面孔俯視大地,汽化的黃金在雲邊耳語,直到聲音漸息。每每此時,總以為伸手一拂,指間就濾過些許晚風,將黃昏的淺笑滲入掌紋,隱匿細碎的微光。 我心中翻滾的往事和沸騰的沈默,在黃昏中漸漸平息、失去溫度;溫差驅散白天的炎熱,在一個小時內經歷兩個季節的變換,讓我把思路和靈感留在一片燦爛的夏花叢中,而面對秋意的叩問,只能回報無言的歉意。之前,從未感覺到,自己與大地的血緣,在這裏的黃昏,看著隨光線一起沈沒的無邊草木,才意識到,我自己也是大地上的植被,在時間裏搖曳如風……這是大地的黃昏,也是人類的黃昏。 最後的飛鳥在歸巢的路上從容而進,身後留下悠悠的鳴聲播撒在大地之上。遠近的燈火亮起,從我站的門廊上,可以看到鄰居家的聖誕樹,上面的彩燈在慢慢旋轉家的氛圍。這裏的黃昏如此的寧靜,是故鄉無法想象的。沒有車水馬龍的車流,沒有燈火輝煌的紛擾,只有隨夜色降臨的靜謐,如甘霖遍灑,沁潤大地。  夜 黃昏是為夜晚引路的燈盞…See More
Nov 18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九

 St Kilda海灘早上乘輕軌去市區,到marco的店裏送些東西,店員微笑著告訴我marco出去買東西了,大約半個小時後才能回來,於是我把東西放在了店裏,決定到市中心走走。 周日的市中心,遊客摩肩接踵,按照我在這裏的短淺經驗,這些人中當地人很少,多數是我這樣的觀光客。聖誕將近,有許多商場和組織在搞活動,吸引著大批的遊人和目光。 來到澳洲後,我還沒有體驗過這裏的有軌電車,於是,我就隨便跳上一輛電車,讓它帶我去到某個我從未去過的地方。電車在城裏走走停停,一旦開出城市,速度就加快了,我感覺速度不亞於輕軌。 澳洲的公共交通非常發達,乘坐公交可以抵達任何你要去的地方,不僅如此,這裏的公交系統時間精確到分,無論是輕軌、電車,還是巴士,一周裏每天的到站時間毫厘不爽。乘客可以據此安排出行時間表。 當我在電車裏看見大海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麽幸運,電車將我帶到墨爾本著名的St Kilda海灘——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當時的我只有意外的興奮。我本來想乘電車到終點站,不過,既然看到了海,那這裏就是此行的終點了,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下車的地方正好是一座遊樂園的所在(luna…See More
Nov 17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七

 墨爾本賽馬節 我們來到澳洲不久,正好趕上墨爾本的賽馬節,這是澳洲的大節日,marco的面包店也在賽馬節開幕的當天休息一天。這次的賽馬節已經是墨爾本舉辦的第152屆,對於一個有著200多年歷史的國家而言,賽馬節的歷史不可謂不悠久。此次賽馬節的獎金總額已經到達620萬元,英國查爾斯王子攜妻子也來觀陣。當地媒體的報道說:超過11萬人親臨弗萊明頓賽馬場一睹盛況(對於一個只能在市中心見到3人以上的人群的城市,11萬是龐大的數字了);這其中五分之一的觀眾來自墨爾本之外,有的是外省有的是外國;預計此次賽馬節將會給維多利亞省(墨爾本所在省)帶來3.55億經濟收入。 周末的時候,我們與marco一起到市中心,乘坐輕軌的時候,見到一些女人頭上戴著一頂小帽子顏色各異。我對marco說:這裏女性的著裝很時尚啊! Marco笑對我說:這是澳洲女性的禮服,所謂禮服,主要標志就在於頭上的這頂帽子。男性相對簡單,就是西裝領帶。 經他指教,我再次留意人們的著裝,果然,一些男人著西裝打領帶;而女人則人人頭上戴著一頂帽子,似乎多是紗質。 我問marco:今天怎麽那麽多人穿禮服出門啊? Marco說:人們是去看賽馬節的。 …See More
Nov 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六

 選舉 今天marco下班回來說,在市中心有拉票的活動,有不少人圍觀,場面很熱鬧。 我問是為什麽拉票,他回答說是競選墨爾本市市長。現在的市長已經任滿兩屆,無論如何也得下去了(這一點與美國總統的選舉有相同之處),因此,今年的競選就格外激烈。他說,不久前工黨的市長候選人來到他的店裏,與他和其他人握手,並且允諾,如果他當選市長,就在市中心實行全面的免費公交。 我問他:“你會投他一票嗎?” 他說,他還沒有投票的權利。 我說假如你有,你會投他一票嗎? 他說,那也不會。 我於是就問:市中心的公交免費,對你有好處啊? 他搖頭回答說:事情不是那麽簡單,不能因為眼前的好處就放棄長遠的利益。他說這名候選人所屬黨派註重社會的福利增加(我猜大概是屬於左派政黨),不擅長增進經濟繁榮。因此,他更希望另外一個黨上台執政,對於此次的澳洲大選,他也是抱有這樣的期待。 他說,因為自己還不是澳洲公民,因此,一個左傾的政府對於他的生活改變不大,他更希望一個對經濟有所進取的黨派(我猜大概是右派或者說自由派的政黨)執政,如此,對於他的生意會有些幫助。 他的一番話倒是讓我浮想聯翩,marco來這裏的時候才上高中,對於澳洲的政治制度…See More
Nov 14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三

去堪培拉 我們入住的旅館臨街又是二層,正好可以將悉尼的一條街景收入眼中。黎明時分街道已經醒來,走入我的耳中,這是這座城市的心跳和旋律。在餐廳吃飯的時候,看著城市天空,昨夜的城市之夢駕雲而來,夢褪去後,雲彩卻還未散。 今天去澳洲的首都堪培拉參觀,早就耳聞堪培拉是一座寂寞的城市,作為澳洲的首都,它的功能僅僅是維持政治的運作,而它的人口才三十多萬,不像悉尼和墨爾本,堪培拉的城市功能讓它天然地遠離消費和娛樂,不過,這也為教育和學術留下了一片環境的沃壤,堪培拉大學和澳大利亞圖書館就在這個有些寂寥的地方。 從悉尼到堪培拉大約有400公裏的路程,車從悉尼的意大利人聚居區經過,看著街道兩旁的門面,是否保持了移民們故鄉的風貌呢?路途還遠,還有時間爬梳一下堪培拉的歷史。 堪培拉是一座僅有百多年歷史的城市,相較悉尼和墨爾本年輕得多。在18世紀20年代有移民在這裏建立牧場,到了40年代發展成為一個小鎮。1901年,澳洲聯邦成立,於是,建立一個澳洲的首都成為國家上層建築的必要內容,而兩個最有力的競爭者就是悉尼和墨爾本。在此之前,墨爾本作為臨時首都擔任著首都的功能。悉尼和墨爾本在誰是首都的問題上爭執了將近十年沒有…See More
Nov 12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補記二

 鈴鐺木火車站 墨爾本的火車線路分為一環和二環,一環是最先建成的,這些線路都是以市中心的弗林得斯站為圓點輻射而出線路;二環的出現則是因為城市人口的增加,在一些一環線路的終點繼續前行。鈴鐺木車站是一條東向一環線路的終點站,從這裏,有兩條二環線路各自南北而去。 每次乘坐火車都是從鈴鐺木車站(Ringwood…See More
Nov 11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散記補記

去尼娜的生日宴會 回來沒幾天,正好趕上一位老朋友的生日,自然要去慶賀一下。走在路上,看著霧鎖的城市,突然想起在澳洲時的一個晴朗的周日,我們去尼娜生日宴會的那天。我差點兒都忘得一幹二凈了。 一天,marco拿著一張漂亮的請柬回來,他告訴我這個周日尼娜過生日,邀請他去參加生日宴會。尼娜是marco在澳洲結識的朋友,尼娜和丈夫瓦倫給予marco不少幫助。Marco問我是否願意和他一起去?我問沒有收到請柬是否有些冒失?他說沒關系。  請柬上寫著來客每人繳納20元的入場費。這與國內的風俗習慣不太一樣,不過入鄉隨俗,我跟著marco去看看瓦倫、尼娜夫婦,還有marco的朋友們。 周日上午,marco駕車帶我們去往尼娜慶生的餐館,這家餐館距離市中心更遠,從marco家出發還要向東再開上四十分鐘(marco家就在市中心的東面)。一路上,房屋變得稀疏,更多的牧場開始一一呈現。 目的地就在一條公路的邊上,毗鄰一座牧場。我們見到了尼娜,今天宴會的主角。今天是她七十歲的生日,看上去,她還很年輕。主人公用西方的禮節歡迎了我這位異鄉的來客。 Marco給尼娜帶了禮物。他們也有段時間沒有見面了,主客寒暄;宴會還沒有…See More
Nov 9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Nov 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習中要·澳洲遊記——之一

 引子當我們抵達“鈴鐺木”車站的時候,墨爾本的夜晚已經姍姍來遲,在旅遊巴士上坐了11個小時後,我的思路卻在晚霞燃盡的黑夜開始奔跑起來,回憶這幾天來的所見所聞,並將這些感知納入理性的範疇審視,這也是為文字預熱的習慣手段,於是,那些牧場、港灣、沙灘和散發著藍色煙霧的山巒,在我眼前生動起來,那些文字似乎已經呼之欲出…… 回到marco的家中,當他問我們旅遊如何、都去了哪裏玩時;才發現我去過的地方,他都已經去過了,而且是在4年前。我估計在過去五年,甚至十年中,有無數的人去過我去過的地方,而且同樣帶回照片和留下文字。想想我走馬觀花的行程,再想想我對文字的掌握與平衡,就有理由認為,我正在構思的文字,並不具備什麽更多的原創因素。而一直以來,我都相信“原創是文化的生命”,想到我即將寫出的文字不僅被人寫過,而且寫得比我還好,那麽,我是否有必要畫蛇添足呢?  這讓我想起旅途中面對太平洋的時刻,我深知這一刻對我的意義,但這體驗未必對他人有意義。而進一步說,我也不能肯定,這體驗對於他人完全沒有意義。我不能知道他人的感受,但我希望分享自己的體驗。就這一點而言,恰恰就像文字的價值,文字對於讀者本無價值,讀者賦予文…See More
Oct 29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傅璇琮 孔凡禮:陸遊與王炎的漢中交遊 下

王炎的被召回,是自毀長城,表明南宋小朝廷的毫無作為。這是一幕歷史悲劇。從此,宣告了宋孝宗進取政策(更準確地說,是意圖)的終結,代之以維持現狀的茍安政策;而這對盼望恢覆的士大夫和廣大人民群眾、對南望王師的遺民來說,是沈重的打擊,這些,都生動、形象地反映在陸遊的詩篇裏。 這幕悲劇的形成,還由於朝廷宰輔大員之間沒有和衷共濟。上引《王炎除樞密使禦筆跋》“令諭褒用炎之意”句後,尚有一段文字: 初,炎與宰相虞允文不相能,屢乞罷歸,允文薦權吏部侍郎王之奇為代。……暨宣炎[除樞密使]制,宰相以下皆莫測雲。 孝宗的除命,排斥了虞允文的意見,加深了王、虞的隔閡。王炎得不到虞允文的支持,他的宣撫使位置實處於不穩定狀態,潛藏著危機。 可以看出,王炎的罷歸,與虞允文有關系。王炎罷去,虞允文代之,幕府即星散。說明王炎廣泛招攬人才的作法,虞允文並不讚成。 王炎也有責任。既然說“不相能”,說明王炎並未能主動真誠地爭取虞允文的幫助,遂使隔閡日益加深,終至不可收拾。 關於虞允文、王炎的關系,如果說周必大是在事情的發展過程中所記,帶有一定的局限性,那麽,下面所引辛棄疾的話,則是在虞、王死後所寫(虞允文卒於淳熙元年二月),就…See More
Oct 27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傅璇琮 孔凡禮:陸遊與王炎的漢中交遊 中

綜合以上所述,宋孝宗此時任命王炎為樞密使,表明他的頭腦是清醒的,是準備有所作為的。王炎當然明白,樞密使是國家最高軍事長官,新的任命表明朝廷有意加速恢覆事業的步伐,他決心不辜負朝廷的希望,進一步積極采取措施。 王炎把在過去的基礎上廣泛招攬人才的做法放在首要的位置。他嘗言:“形勢地利,須人以為重”(《陳亮集》卷十九《與章德茂書》引)。參加征西大幕的達“十四五人”(《文集》卷三一《跋劉戒之東歸詩》),和高祚一樣,他們皆一時之英。除陸遊外,其代表人物有: 章森:字德茂,廣漢綿竹人。陳亮稱之為“西州之英,負一時之望,漢廷諸公莫之敢先”,“英雄磊落”、“開豁亮直,足以起士氣”(《陳亮集》卷十九《與章德茂侍郎》)。家富藏書,“學無不通,而尤深於詩”(《省齋文稿》卷二八《章氏近思堂記》)。嘗使金。屢知建康、荊南、興元諸重鎮。 張縯,字季長,唐安人。隆興元年進士。乾道末官臨安,即“聲譽震於京師”(《誠齋集》卷六八《答張委長少卿書》),為“眾彥所欽”(《文集》卷四一《祭張季長少卿文》)。著書數百卷(《詩稿》卷七二《哭季長》自註),今存者僅文數篇,詩多首。縯與陸遊為至交,一生仕不甚顯。嘉泰間,陸遊入朝修史,…See More
Oct 22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傅璇琮 孔凡禮:陸遊與王炎的漢中交遊 上

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三月,應四川宣撫使王炎之辟,陸遊到達宣撫使司治所漢中,為幹辦公事兼檢法官,同年十一月二日離去。漢中八月,在陸遊一生中,占據很重要的位置,而王炎是這一時期陸遊交遊中的關鍵人物。現在,我們對王炎一生作一些粗略考察,希望有助於對陸遊這一時期及以後有關詩篇的了解。 王炎,字公明(見周必大《玉堂雜記》卷二),相州安陽人。曾祖尚恭,熙寧間官至光祿卿;父绹,曾知興國軍;從兄競,嘗官尚書禮部侍郎(周必大《省齋文稿》卷二九《興國太守贈太保王公绹神道碑》、《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六一紹興二十年十二月己巳及卷一六二紹興二十二年十一月戊午紀事、王質《雪山集》卷十三《上王公明壽》)[1]。 王炎青年時,曾經到廬山東林學道,“閉戶面壁,終夏不出”,贏得老宿的讚揚(見《渭南文集》[以下簡稱《文集》]卷十七《靜鎮堂記》)。這樣有意識地刻苦磨煉自己,對他以後辦事果決作風的形成,起了一定的作用。 紹興二十二年(1152)間,炎為蘄水令(《系年要錄》卷一六三、《揮麈錄·後錄》卷十一》)。王之道《相山集》卷十二有詩讚揚他:“才業如君真獨步,文章政事盡堪傳。”後為司農丞。紹興二十六年三月,為言者論罷(…See More
Oct 20

青工哲學's Blog

劉再復 林崗·論中國古代小說的敘事意識形態 7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8:49pm 0 Comments

四、逃避責任的寫作…

Continue

劉再復 林崗·論中國古代小說的敘事意識形態 5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8:48pm 0 Comments

以明顯的因果報應和禮教道德教訓解釋故事的,在馮夢龍的第一本小說集《古今小說》裏,就有《閑雲庵阮三償冤債》、《滕大尹鬼斷家私》、《木棉庵鄭虎臣報冤》、《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明月和尚度柳翠》、《李公子救蛇獲稱心》、《梁武帝累修歸極樂》、《任孝子烈性為神》諸篇。敘述者幾乎全是站在世俗視角編織故事,描寫人物,敘述事件。上文我們分析了《醒世恒言》裏的《王嬌鸞百年長恨》,下文再分析不同故事類型的《滕大尹鬼斷家私》。[3]…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