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工哲學
  • 吉隆坡 半山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青工哲學's Friends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梭羅河畔
  • 文創 庫
  • 絲經 庫
  • Suan Lab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青工哲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青工哲學's Page

Latest Activity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安琪·普通人這樣玩收藏

老留聲機十余台、膠木唱片100多張,老電子管收音機、老相機幾十台,黃花梨算盤、紅木家具、各種民窯瓷器等老物件……顧紅專家裏隨處可見多年來精心收藏的各種寶貝。他們夫妻倆說,自己只是普通老百姓,並不是專業搞收藏的,但因為喜歡,幾十年來積累下來的藏品也著實不少。他們還說,其中的很多藏品是撿漏撿來的,並沒有花多少錢,不過撿漏也沒那麽容易,裏面還是大有學問的。…See More
Feb 2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面孔集

總有一些心花怒放的喜悅,一些無動於衷的冷漠,一些強忍不落的淚水,一些面紅耳赤的尷尬,被我們一瞬間想起。然後想起擁有那些表情的面孔,想起擁有那些面孔的人,想起擁有那些人的旅程。群像1:忙與閑喜歡打聽別人從哪兒來的人可不止柯圖一個,除了他,印度人喜歡,考納爾也喜歡。考納爾是我在阿拉斯加碰到的一個小男孩,當時我住在他爺爺開的客棧。每次見到我,這個七八歲的孩子都會認真地問一遍,你從哪裏來?慢慢我才發現,原來這是他固定的開場白,就跟“餵”、“你好”、“吃了嗎”一樣。ChandalarRanch(尚達農場)客棧是一幢蓋著人字形房頂的巨型木屋,上下兩層,單層面積得有半個籃球場那麽大。我住在撐起“人”的那一捺下面的閣樓裏,屋頂斜斜地塌下來,跟地板夾成銳角。由於客棧建在城外40多公裏的地方,遠離城市光汙染,因而用肉眼就能看到很炫的極光,於是每天來這裏看極光的客人絡繹不絕。既有像我這樣的長住客(我住了9天,一個來自澳大利亞旅的旅行者整個冬天都泡在這裏),也有每晚專程趕來的旅行團。考納爾一家也都住在這間偌大的木屋裏,根據我的長期觀察,這一家人可真是忙的忙死,閑的閑死。最忙的是考納爾的爺爺老吉斯先生。他的忙是…See More
Jan 30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徹夜狂歡

旅行不是在田徑場裏比賽,看誰更高更快更強,而是在超市裏購物,每個人都能拿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擁有了這樣的心態,快樂也才會不期而至。誰也不能阻止我們徹夜狂歡從巴黎開往勒芒的高速火車上,一個滿頭銀發的老先生坐在我旁邊。當他得知我也是去看勒芒24小時汽車耐力賽後,就一下子打開話匣。他說自己是本屆比賽的專職翻譯,通曉英、法、德、意四種語言。他翻開手中一本專業賽車雜誌,指著雜誌中頁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棕發青年說,他叫塞巴斯蒂安,土生土長的勒芒人,標致車隊的頭號車手,駕駛8號賽車,連博彩公司都看好他奪冠。我說“8”也是中國人的幸運數字,那我也祝他好運!不過我存了一句話沒說,博彩公司看好的人,往往結果都不太好。在全球汽車耐力賽排行榜上,勒芒24獨占鰲頭。這項賽事每年六月在法國西南部城市勒芒舉辦,賽車要連軸開24小時,在一條長達17公裏的環形賽道上跑350多圈。三個車手輪流駕駛,換人不換車,其中當家車手,比如塞巴斯蒂安,通常得開14個小時。對人對車,都是一次近乎殘酷的考驗。但也正因如此,頂尖車手沒有不想把勒芒冠軍收歸麾下的,冠軍車隊嘗到的甜頭就更多了,在接下來的一年左右時間裏,訂單量會大幅增加。下午三點整…See More
Dec 26,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Dec 14, 2016
蔡鎮鴻 commented on 青工哲學's blog post 沙葉新:枯葉沈思——死前一定要還債
"正如我來,與我的伴侶成家所以生命有了實質延續有思考的寫作,用自己的蟻力把整個世界的重量舉起來,摔碎只為了找到失去的另一半靈魂自由的飛 蔡鎮鴻2016/12/12 讀:沙葉新:枯葉沈思——死前一定要還"
Dec 12,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沙葉新:枯葉沈思——死前一定要還債

深秋,紐約,在遠離曼哈頓的白石鎮。那是一個美麗的綠色的社區。安靜極了。我踏著滿地飄落的枯葉,如同踩著飄零的歲月,細數過去、現在、未來,思量社會、人生、命運。那感覺,自以為就象1776年在巴黎西郊漫步的盧梭;那思緒,也視同盧梭在他《漫步遐想錄》中的自語。突然,我赧顏自嘲,翻悔一笑,我怎會攀附古人,夤緣大師?實在自命不凡得可笑。想我這個在萬丈紅塵、十裏洋場的上海混跡多年、身心汙染的俗人,怎能比同思想巨人那樣嚴肅起來、深刻起來、高大起來、聖潔起來?時代和環境的異樣,同是知識分子,一方是造就勇士,一方是生產懦夫;一方是培植思想者,一方是養成應聲蟲。我是凡夫俗子,是落伍文人,沒有那種大胸襟,怎能遐想天下?沒有那種大智慧,豈可思辨哲理?我在異鄉的散步,我在枯葉上的沈思,僅能琢磨自身的憂患,只宜思忖個人的哀樂;倘若在面對自己、解剖靈魂時,有那麽一點勇敢,有那麽一點真情,就算是比較誠實和有所收獲了。那天,又行走在枯葉上,腳下發出簌簌的響聲。漫無邊際的思緒,如同滿地金黃的枯葉。於是,思接千載,想到希臘,憶起蘇格拉底,遙念哲人之死。那是公元前399年,蘇格拉底以不信奉城邦所尊崇的神祗以及腐蝕青年的罪名而被…See More
Dec 11,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Corvette 歐洲車友會

就在被無聊徹底催眠之前,我決定到賽場外找點樂子。我看到幾乎每個人看比賽的方式都不一樣。有人把房車開到賽道旁邊,把帳篷搭在車頂;爸爸讓兒子騎在肩頭,然後再踮起腳尖;最別出心裁的是克爾維特(Corvette)歐洲車友會,他們開來一輛超長大貨車,就像《變形金剛》裏擎天柱變形之前的模樣,然後在車頂擺了一排椅子。…See More
Dec 3,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無盡歡

淩晨五點,那些自以為能堅持24小時的人也漸漸熬不住了。我一個人逛到主看臺,還在堅守的人已屈指可數,身上都多了一件衣服,腳下多了幾個酒瓶。又看到一個韓國電視臺攝像師正趁著黎明的微光拍攝滿地的垃圾,時不時給空酒瓶來個特寫。不知他報道的主題是大家都玩得盡興還是法國人素質也很低。其實做新聞就像庭審辯論的正反兩方,同樣的素材,解讀起來卻可以截然相反地不同。到了早晨六點,我發現自己走兩步就能打三個哈欠,也不再強撐,回到帳篷。腦袋一沾用衣服疊成的枕頭,只用了十秒鐘就失去了意識。再次睜開眼睛時,我又用了足足十秒鐘,才反應過來我在哪兒以及我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再一看表,已經下午兩點,還有一個小時,比賽就要結束。回到標致車隊的看臺,發現大家不再像比賽開始時那麽小氣兮兮地只給自己車隊的車手加油了。這時無論哪個車隊的賽車經過,掌聲都能響徹全場。能夠堅持到最後的,每個都很了不起。最後再說說大熱車手塞巴斯蒂安,他第二個沖過終點,果然不出我所料。See More
Dec 2,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喜歡問別人“你從哪兒來”

9歲的老二肖恩很少說話,笑起來也很靦腆,是那種只跟熟人熟跟陌生人陌生的性格。他最愛幹的事就是看書,坐著看,趴著看,躺著看。看著看著就睡著了。7歲的老三考納爾跟誰都自來熟,但熟得快也忘得快,就像他曾在我手機裏一下子裝了四五個遊戲,可沒見他玩幾分鐘,就又一個一個地刪掉。他還經常逃學,躲在廁所裏,等奶奶進了洗衣房,再大搖大擺地出來玩。讓他最不開心的事就是家裏所有電視都壞了,雖然那只是爺爺騙他的而已,但他會沮喪地相信。老吉斯一家是個混血家庭。吉斯先生是白種人,高鼻藍眼,虎背熊腰,除了眉毛以下和鼻子以上的部位,臉的其他部位都被連成一片的頭發胡子覆蓋,他的毛發灰白卷曲,笑起來時就像個慈祥的聖誕老人。威爾瑪太太是因紐特人(即愛斯基摩人),她的祖先在一萬年前越過白令海峽從亞洲來到阿拉斯加,一直生活在天寒地凍的北極圈附近,這讓威爾瑪具有明顯的東方特征,身材矮小,眼睛頭發都是黑色的。兒子喬治是第一代混血,繼承了父親高大挺拔的身材,面部輪廓卻像東方人一樣缺乏起伏。到了孫輩,又出現了返祖現象。老大布萊恩特長得隨爺爺,五官特征更像白種人,老二老三隨奶奶,更像黃種人,連考納爾都不得不承認,全家屬他大哥最帥。老吉斯…See More
Nov 30,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面孔集

總有一些心花怒放的喜悅,一些無動於衷的冷漠,一些強忍不落的淚水,一些面紅耳赤的尷尬,被我們一瞬間想起。然後想起擁有那些表情的面孔,想起擁有那些面孔的人,想起擁有那些人的旅程。群像1:忙與閑喜歡打聽別人從哪兒來的人可不止柯圖一個,除了他,印度人喜歡,考納爾也喜歡。考納爾是我在阿拉斯加碰到的一個小男孩,當時我住在他爺爺開的客棧。每次見到我,這個七八歲的孩子都會認真地問一遍,你從哪裏來?慢慢我才發現,原來這是他固定的開場白,就跟“餵”、“你好”、“吃了嗎”一樣。ChandalarRanch(尚達農場)客棧是一幢蓋著人字形房頂的巨型木屋,上下兩層,單層面積得有半個籃球場那麽大。我住在撐起“人”的那一捺下面的閣樓裏,屋頂斜斜地塌下來,跟地板夾成銳角。由於客棧建在城外40多公裏的地方,遠離城市光汙染,因而用肉眼就能看到很炫的極光,於是每天來這裏看極光的客人絡繹不絕。既有像我這樣的長住客(我住了9天,一個來自澳大利亞旅的旅行者整個冬天都泡在這裏),也有每晚專程趕來的旅行團。考納爾一家也都住在這間偌大的木屋裏,根據我的長期觀察,這一家人可真是忙的忙死,閑的閑死。最忙的是考納爾的爺爺老吉斯先生。他的忙是…See More
Nov 29,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巴別塔

對旅行者來說,由於語言文字、生活習慣、個體自由選擇不同而形成的溝通障礙無處不在。這有時讓我們頭疼不已,有時又是樂趣所在。一次從西班牙的加納利群島飛往馬德裏,剛上飛機就看到我的座位被大包小包堆滿,這時鄰座一對矮胖敦實的老夫婦趕忙幫我收拾。他們真是買了不少東西,帽子實在沒地方擱了,老先生的腦袋上直接戴了兩頂。很快我發現他們只會講西班牙語,而我又只能講英語和中文,於是連說帶比畫再加上電子詞典,終於明白他們來自古巴,這次是來加納利群島探望女兒。下飛機時老先生一直拍我的肩膀,老太太拋給我幾個飛吻,還親昵地掐掐我的臉。溝通,有時是一種快樂。還有一次我坐火車橫穿西伯利亞,我睡上鋪,下鋪的女孩來自吉爾吉斯斯坦。上鋪就是一塊板子,下鋪稍顯復雜,白天時要把鋪蓋疊好,把床板中間往上一翹,就變成一張小桌和兩把凳子。我和紅頭髮的吉爾吉斯斯坦姑娘朝夕相處了兩天兩夜,肢體語言是我們溝通的唯一方式。晚上要睡覺時,她就把雙掌並攏枕在頭下,我就幫她把桌椅重新復原成床鋪。餓了的時候,我就做一個用手當勺往嘴裏撥飯的動作,然後我們各自拿出食物,我分給她雞蛋蘋果,她分給我香腸奶酪。瞧,我們建起了一座小型巴別塔。生活習慣的差異比語…See More
Nov 22,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一個無法抵達的距離

在旅行中,我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在旅行中,我被他們的夢想感動。在旅行中,我將繼續傳遞夢想。我想看大海你還記得最初的夢想嗎?1982年,我四歲,上幼兒園中班。一次生病請了幾天假,等再回到小朋友中間,才知道那幾天幼兒園組織了一次春遊,去渤海灣看大海。那一天,幾乎所有小朋友都口齒不清地跟我說著大海、大海、大海。其實一個四歲小孩腦子裏的大海無非就是好多好多水,那水還是鹹的,僅此而已。但在我的潛意識裏,已經隱約知道,大海跟我每天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樣,那裏沒有老師,沒有家長,沒有小板凳,沒有汽車,沒有樓房。人的記憶真是一件奇怪的東西,有時候我們會忘記細節的枝枝葉葉,卻始終記得當時的情緒。我忘了那天自己有什麽反常的反應,是一整天沒說話?吃飯時心不在焉?還是午睡時翻來覆去睡不著?但我記得當時我是不快樂的,而“快樂”這個詞一下子在我心裏分出了等級,上幼兒園不如待在家裏快樂,待在家裏不如去看大海快樂。而快樂的小朋友就是看過大海的小朋友,不快樂的小朋友就像我一樣。在那之後的幾年裏,一聽到有人說起大海,我心裏都會咯噔一下,然後記憶馬上清晰地指向那個特別不快樂的日子,同時腦子裏閃過無數個如果,如果沒生病……如果再…See More
Nov 20,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南太平洋的Bora Bora島

但越是不能我就越想,這種“想”漸漸變成一種被鎮壓之後反彈的力量,這種“想”可比被老師問長大後想當什麽時我隨後說想當醫生的“想”誠懇多了也強烈多了。我想看大海,這就是最初的夢想。等著吧,水燒開的時候,就會把壺蓋頂掉!第一次看到大海時我都已經上了高中。當時爸爸單位組織員工和家屬到北戴河的黃金海岸旅遊。那時我還不會遊泳,幾乎就是在岸邊淺水區瞎撲騰。雖然以我現在的見識來看,北戴河的海水又臟又黃,比河也強不了多少。但對這個第一次,我很滿意,回來後連著樂了好幾天。本科畢業前我在一家海運公司實習,一次跟領導去塘沽開會,那是我第一次來到渤海灣。可這裏的海岸線被水泥砌得橫平豎直,到處都是碼頭、起重機和集裝箱。這和我心中那個藍得一望無際的大海完全就是兩回事。再後來,旅行成了我的職業,每年都能看到幾次大海。於是在我的字典裏,大海這個詞條經過一次次擴充也變得越來越完整。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大海在南太平洋的Bora…See More
Nov 13,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語言不通

木蓬船繼續前行,已經來到水上浮村的核心位置。四周的船屋連成一片,還開了商店和餐館。我獨坐船頭,把腳耷拉在水裏,一股涼意從腳底躥上心頭。突然感到左舷一沈,我一回頭,一個十來歲的男孩已經跨進船艙。他隨著木船晃動的節奏朝我走來,我還以為遇見了海盜。等他走近,我才看清他手裏提著一個紅色塑料桶,裏面裝著幾罐啤酒和幾聽可樂。男孩朝我伸出一根手指,用比馬達聲更加洪亮的聲音喊道,彎刀啦彎刀啦(一美元,OneDollar),可這價格比在超市裏貴多了,而且我自己也帶著水,就一擺手,也學著他的口音說,NO刀啦NO刀啦。男孩想了一下,從桶裏抓出一把冰塊,說,愛死愛死(冰,Ice),原來他賣的飲料還是冰鎮的,我也正好有點渴,就沒讓他失望地下船。馬上我就發現自己失策了,顯然他的同伴隨後都得到了情報——就像螞蟻看到一只死蒼蠅,自己吃了一口,還要招呼同伴前去分屍——七八條獨木舟正同時從四面八方朝我劃來。孩子們賣的東西五花八門,飲料,薯條,水果,還有一個十來歲的女孩握著一條比她胳膊還粗的花斑蛇,可惜到最後我也沒弄明白她是要表演耍蛇功夫還是要把蛇賣給我下酒或者當寵物。所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生活在這裏的孩子天生不懂什麽叫做…See More
Nov 7,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死後仍舊能活在夢裏

有時大海也很恐怖。一次深夜抵達一處海灘,海面上沒有一絲光,那是一種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浪濤聲也不如白天聽起來那麽富有節奏感,更像是在怒吼,讓人心生膽怯。有時大海還很危險。一次在馬爾代夫,我看到離岸邊沙灘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個露出海面的島嶼,就想走過去看個究竟。當我走到一半時,海水已經沒過我的泳褲,我怕淋濕相機就把它高舉過頭。當海水漫過胸膛的時候,每向前一步都很費勁。要是沒有相機,我就打算遊過去了,後來還是怕一腳踏空毀了相機才不得不退回來。這時才看到岸邊豎著一塊公告牌,上面寫著在海岸與那個小島之間有暗流,已發生多起事故,請遊客珍愛生命……關於大海,我想說的還有很多,而每次旅行,都能增添一些新的元素和話題。不過就像前面說的,最深刻的記憶不是細節而是情緒。現在想來,生命中兩段最難忘的看海經歷都與後悔這種情緒有關。一次是1982年因為生病而錯過的渤海灣之行,另一次發生在整整30年後的2012年元旦。當時我陪家人來到三亞亞龍灣,那裏海風輕佛,椰香陣陣,溫暖的海水卷起透明的浪。爸爸媽媽站在海邊,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我媽高興地說,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這麽藍這麽漂亮的大海。我不動聲色地聽著,心裏的愧…See More
Oct 27, 2016
青工哲學 posted a blog post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不通火車就用私人飛機接駁

公元1631年的一天,在印度阿格拉的皇宮裏,已經病入膏肓的王後眼望丈夫,虛弱地說:“如果我死了,如果你還依然愛我,請為我建造一座世間最美麗的陵墓。” “好!”深愛妻子的國王斬釘截鐵地答應。噩耗傳來,舉國皆痛,但沒人比他更痛。痛苦往往是人類潛能的催化劑,這已被無數中外案例證明。國王用了整整22年時間,終於兌現了他的承諾。直到將近400年後的今天,這座陵墓也依舊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這就是舉世聞名的泰姬陵。當我走進陵墓內部,看到國王和王後的兩具石棺並排放在一起,他們終於可以互相依偎,不再離棄。…See More
Oct 22, 2016

青工哲學's Blog

安琪·普通人這樣玩收藏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7 at 1:00pm 0 Comments

老留聲機十余台、膠木唱片100多張,老電子管收音機、老相機幾十台,黃花梨算盤、紅木家具、各種民窯瓷器等老物件……顧紅專家裏隨處可見多年來精心收藏的各種寶貝。他們夫妻倆說,自己只是普通老百姓,並不是專業搞收藏的,但因為喜歡,幾十年來積累下來的藏品也著實不少。他們還說,其中的很多藏品是撿漏撿來的,並沒有花多少錢,不過撿漏也沒那麽容易,裏面還是大有學問的。



收藏樂趣一發而不可收

今年56歲的顧紅專,在住總集團市政道橋工程總承包部擔任工會幹部。他的愛好頗多——收藏、攝影、修理電器,而收藏是跟隨了他幾十年,也是他最為津津樂道的一個愛好。…

Continue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面孔集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7 at 8:01pm 0 Comments

總有一些心花怒放的喜悅,一些無動於衷的冷漠,一些強忍不落的淚水,一些面紅耳赤的尷尬,被我們一瞬間想起。然後想起擁有那些表情的面孔,想起擁有那些面孔的人,想起擁有那些人的旅程。

群像1:忙與閑

喜歡打聽別人從哪兒來的人可不止柯圖一個,除了他,印度人喜歡,考納爾也喜歡。考納爾是我在阿拉斯加碰到的一個小男孩,當時我住在他爺爺開的客棧。每次見到我,這個七八歲的孩子都會認真地問一遍,你從哪裏來?慢慢我才發現,原來這是他固定的開場白,就跟“餵”、“你好”、“吃了嗎”一樣。…

Continue

習中要·記憶中的味道

Posted on January 25, 2017 at 11:09am 0 Comments

記憶中的味道

記憶,真是一個永恒的主題,對我而言,也許有著異於他人的重要,沒有什麽帶給我的困惑,超過記憶所給我的。我以為直到我是從讀小學以後,才將“重要”、“不重要”引入到有意識的記憶中,比如老師要我記住的生字和乘法口訣等等。不過,現在我也明白了“有意識的記憶”對於記憶廣域的空間來說,簡直是滄海一粟。我曾經許多“有意識的記憶”現在都已經遺忘,而那些“不重要”的記憶,卻完好無損的留在腦海中。

 我小時候不喜歡上幼兒園,原因我不知道(也許不會有人知道),曾經在白菜灣幼兒園上過幾天,後來因為得了一場傳染病而在家待了一陣,不過好景不長,我又去到了母親廠子的幼兒園,一下就上到了入小學的時候。…

Continue

小鵬《我們為什麼旅行》徹夜狂歡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16 at 9:32pm 0 Comments

旅行不是在田徑場裏比賽,看誰更高更快更強,而是在超市裏購物,每個人都能拿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擁有了這樣的心態,快樂也才會不期而至。

誰也不能阻止我們徹夜狂歡

從巴黎開往勒芒的高速火車上,一個滿頭銀發的老先生坐在我旁邊。當他得知我也是去看勒芒24小時汽車耐力賽後,就一下子打開話匣。他說自己是本屆比賽的專職翻譯,通曉英、法、德、意四種語言。他翻開手中一本專業賽車雜誌,指著雜誌中頁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棕發青年說,他叫塞巴斯蒂安,土生土長的勒芒人,標致車隊的頭號車手,駕駛8號賽車,連博彩公司都看好他奪冠。我說“8”也是中國人的幸運數字,那我也祝他好運!不過我存了一句話沒說,博彩公司看好的人,往往結果都不太好。…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