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
  • Male
  • Jasin,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Quién soy'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Qyzylorda
  • 1 Dimensional Man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林姿伶

Gifts Received

Gift

quién so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quién soy's Page

Latest Activit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0)

(3)領袖召喚信仰狂潮每一個民族都不缺乏領袖,但是他們卻並不全然是狂熱的瘋子。在各群體的領袖之中,有相當一部分並不是狂信者,他們也沒有被那種強烈信念所激勵。這些領袖往往精通巧言令色之道,他們一味追求私利,善於用取悅於無恥的本能來說服眾人。鑒於這一點,我們可以把他們歸到野心家的隊伍中去。野心家可以利用他們的手腕在群體中產生巨大的影響,然而,這卻只能奏效於一時。因為他們只是受野心和私欲的驅使,而這是無法令他們做到喪失理性的。凡是能夠打動群眾靈魂的人,無不有著狂熱的信仰。在1095年,十字軍在眾多領袖的領導下向聖地進軍。在所有的宗教領導者之中,最顯赫的是一個叫“隱士彼得”的人。他又老又矮、膚色黝黑,不吃面包也不吃肉,只吃魚,並且赤腳行走,衣衫襤褸。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外表卑微的人,卻能用幾句話就激勵別人。幾年之前,他曾經試圖到耶路撒冷朝聖,但受到了土耳其人的虐待。在他回到歐洲之後,就成了收復聖地的死硬分子,心急如焚地想要報仇。引領德國農民焚燒教會法典的路德,在一次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猛烈的暴風雨。當時雷聲轟鳴,閃電撕破長空,而他則神奇地被雷電擊倒了。這讓他感到驚恐萬分,苦苦哀求神靈饒命,並起誓願意進…See More
Aug 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9)第2卷 第三章·群體領袖及其說服的手法

(1)群體的領袖 有群體的地方,就有領袖。 不管組成群體的是人還是動物,也不管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只要他們組成了群體,就會弄出一個頭領,並且本能地讓自己處在他的統治之下。 對於人類來說,這個頭領被稱做領袖。有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小頭目或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 這個人的意誌幫助群體形成意見,再將意見匯成一致,可以說,他是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 這個人為群眾組成派別鋪平了道路,假如沒有這個人,一群人就像是失去了頭羊的溫順羊群,變得茫然而不知所措。 這個人讓精神力量在群體中產生影響,然後把它有效地轉變成實踐的力量,盡管這種力量可能意味著破壞、殺戮,甚至是毀滅。 現在,就讓我們展開新一輪的研究,看一看這個對群體至關重要的人,究竟是如何產生,又有著怎樣的特征,以及他是如何發揮作用的。 (2)領袖是如何煉成的 只有最極端的人,才能成為領袖。 在最初的時候,領袖可能和你我一樣,混雜在蕓蕓眾生之中,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See More
Aug 1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8)

(5)第四:經驗 經驗是真理的傳播手段,也是幻想的敵人。 可以說,經驗是唯一能夠讓真理在群眾心中牢固生根的方法,也是唯一讓危險的幻想歸於破滅的有效手段。 然而,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經驗必須是積累了許多代的,並且可以隨時被驗證的。 通常,一代人的經驗對下一代人是沒多少用處的。這就是一些被當做證據引用的歷史事實達不到目的的原因。它們唯一的作用就是證明了一種廣泛的經驗即使僅僅想成功地動搖、或是壓制那些牢固根植於群眾頭腦中的錯誤觀點,也需要一代又一代地反復出現。 比這些更令人感到難過的,是經驗的獲取過程,它們通常需要付出血的代價。 在19世紀以及稍早幾年的時代,充斥著大量奇異的經驗,在過去的任何一個時代裏,都沒有做過如此多的試驗。 最宏偉的試驗要算法國大革命。 從這次試驗中,我們知道了一個社會必須要遵照理性的指導。如果從下而上地革新一遍,至少要犧牲上百萬人的生命,讓整個歐洲陷入長達20年的動蕩。 為了用經驗向我們證明,獨裁者會讓擁戴他們的民族損失慘重,法國民眾在50年裏進行了兩次破壞性試驗。…See More
Jul 3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7)

(4)第三:幻覺自從有了文明,群體便開始被幻覺包圍著。最早的幻覺,來自於對自然的敬畏,於是人們捏造出神靈,開始崇拜偶像,沈迷在宗教幻覺裏。隨著文明的進步,人們開始不再相信神靈,而是把註意力集中到人文科學的領域裏,無數種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被詮釋出來,又促使無數民眾把它們當成信念來恪守,於是哲學幻覺就成為了那一時代的風潮。進入近代之後,關於社會制度的討論又甚囂塵上。當民眾對現實感到不滿時,所有的弊病就被歸結到制度上,於是民眾展開憧憬,甚至是動亂來滿足他們的社會幻覺。不論是這些幻覺中的哪一種,都擁有牢不可破而又至高無上的力量,它們可以在我們這個星球上不斷發展的任何文明的靈魂中找到。古代巴比倫和埃及的神廟,中世紀的宗教建築,是因為它們而建!一個世紀以前震撼全歐洲的那場大動蕩,是因為它們而發動!我們的所有政治、藝術和社會學說,全都難逃它們的強大影響!有的時候,人類以可怕的動亂為代價,似乎暫時消除了這些幻覺,然而這種動亂,卻註定了還會讓它們死而復生。沒有了這些東西,人類不可能走出自己原始的野蠻狀態;沒有它們,人類似乎很快就會重新回到那種野蠻狀態。毫無疑問,它們不過是些無用的幻影,但是這些我們夢…See More
Jul 2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6)

再比如說“祖國”,對於古希臘的雅典人或斯巴達人來說,他只崇拜自己的雅典城和斯巴達城,拒絕把對方認作自己的同胞。而其他的城邦也是一樣,它們互相敵視,彼此征伐不斷,甚至從未曾統一在希臘的名義下。 而在西歐地區,是許多相互敵視的部落和種族組成了高盧,它們有著不同的語言和宗教,凱撒能夠輕易征服它們,正是因為他總是能夠從中找到自己的盟友。羅馬人締造了一個高盧人的國家,是因為他們使這個國家形成了政治和宗教上的統一。 即使在兩百年前,人們也不存在什麼“祖國”的概念。過去跑到外國去的法國保皇黨人,他們認為自己反對法國是在恪守氣節。他們認為法國已經變節,因為封建制度的法律規定,諸侯要效忠自己的君主,而不是某一塊土地,因此有君主在,才有祖國在。可見,祖國對於他們的意義,不是與現代人大不相同嗎? 可見,詞語的意義會隨著時代的變遷而發生深刻變化,隨著時代和民族的不同而不同。對於人類來說,它只有變動不定的暫時含義。 因此,我們若想以它們為手段去影響群體,我們必須搞清楚某個時候群體賦予它們的含義,而不是它們過去具有的含義,或精神狀態有所不同的個人給予它們的含義。 在這方面,歷代的政治家都頗為精通。…See More
Jul 2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5)第2卷·第二章 群體意見的直接因素

(1)那些直搗人心的東西 我們曾經打過這樣的比方,誘發群眾運動的間接因素相當於長時間的蟲啃蟻噬,而直接因素則是強烈的地震、臺風。 按照我們的理論,那些間接因素賦予了群體心理以特定屬性,使某些感情和觀念得以發展;而直接因素的作用是完成最後的工作,對民眾的心理造成最後一擊。 我們在本書的第一部分研究過集體的感情、觀念和推理方式,根據這些知識,顯然可以從影響他們心理的方法中,歸納出一些一般性的原理。 比如說,我們已經知道什麼事情會刺激群體的想象力,也了解了暗示,特別是那些以形象的方式表現出來的暗示的力量和傳染過程。然而,正像暗示可以有完全不同的來源一樣,能對群體心理產生影響的因素也相當不同,因此必須對它們分別給予研究。 毫無疑問,這種研究是有益的。 群體就像古代神話中的斯芬克司,必須對它的心理學問題給出一個答案,不然我們就會被它毀掉。 (2)第一:形象 我們知道,群體容易被鮮明的形象所打動。 關於這一點,我們已經在前面證明了。然而鮮明的形象不是隨時都有,也不可能遍地皆是。在它們不存在的時候,可以利用一些詞語或套話,巧妙地把它們從民眾心中激活。…See More
Jul 25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Jul 24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3)

 (6)第五條導火索:教育人們常常會持有一項錯誤的觀點:教育能夠使人大大改變。這種觀點堅持認為:教育會萬無一失地改造民眾,甚至於把他們變成平等的人。這種觀點被人們不斷地重復,當它被重復得足夠多時,就足以讓它最終成為最牢固的民主信條。以至於今天要想擊敗這種觀念,就像過去擊敗教會一樣困難。然而我們要說的是,教育既不會使人變得更道德,也不會使他更幸福;它既不能改變他的本能,也不能改變他天生的熱情。甚至在某些時候,只要進行不良引導,教育的壞處還會大於好處。統計學家在這個方面為我們提供了佐證。根據他們的觀點,犯罪隨著教育,至少是某種教育的普及而增加。社會一些最壞的敵人,也是在學校獲獎者名單上有案可查的人。根據一本著作顯示,目前受過教育的罪犯和文盲罪犯的比率是3:1。在50年的時間裏,人口中的犯罪比例從每10萬居民227人上升到了552人,增長了整整1.3倍之多。這一點在法國體現得尤為明顯,因為法國的年輕人犯罪率大幅度攀升,而人盡皆知的是,法國為了這些年輕人,已經用免費義務制教育取代了交費制。而那些成為社會敵人的社會主義者,往往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群。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危險狀況,都是因為這種教育制度…See More
Jul 22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2)

(5)第四條導火索:政治和社會制度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制度能夠改革社會的弊端。各種社會學說都有同樣的看法:改進制度與統治可以為國家帶來進步,社會變革可以用各種命令來實現。現在我們要說明的是,這些看法乃是一系列嚴重的謬見。因為制度與制度之間,根本不存在好和壞的區別。我們知道,制度是觀念、感情和習俗的產物。我們又知道,觀念、感情和習俗是相當穩定的東西,絕不隨著改寫法典而被一並改寫。這樣一來,對於一個民族來說,它就無法隨意選擇自己的制度,就像它不能隨意選擇自己頭發和眼睛的顏色一樣。既然制度和政府都是民族的產物,這就決定了它絕對不可能創造某個時代,只能被這個時代所創造。每個民族都有它自己的民族性格,對各民族的統治,不是根據他們一時的奇思怪想,而是他們的民族性格決定了他們要怎樣被統治。一種政治制度的形成需要上百年的時間,改造它也同樣如此。現在我們知道了,世界上既不存在一個絕對的好制度,也不存在一個絕對的壞制度。而各種制度也沒有固有的優點,就它們本身而言,它們無所謂好壞。正因為如此,在特定的時刻對一個民族有益的制度,對另一個民族也許是極為有害的。打個比方來說,我們經常會有這樣的想法:共和制要比君主制…See More
Jul 21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Jul 19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0)第2卷

第2卷 第一章·群體的意見與信念中的間接因素(1)…See More
Jul 1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39)偶像崇拜不會消亡

偶像崇拜永遠不會消亡,因為群眾需要宗教。我們萬萬不可認為,偶像崇拜不過是過去時代的神話,早已被理性徹底清除。在歷史上同理性永恒的沖突中,感情從來都是戰勝者。無論是政治還是神學、或者是社會信條,如果想要在群眾中紮根,就必須要采用宗教的形式。因為除了宗教團體之外,沒有一個團體能夠排除討論,而討論必然會產生奮起,這往往是危險的分裂開端。即使群眾接受的是無神論,這種信念也會表現出宗教情感中所有的偏執狂,它很快就會表現為一種崇拜。陽斯安耶夫斯基這位深刻思想家曾是一位虛無主義者,是虔誠的有神論者,然而有一天他受到了理性思想的啟發而突然覺悟,撕碎了小教堂祭壇上一切神仙和聖人的畫像,吹滅了蠟燭,立刻用無神論哲學家的著作代替了那些被破壞的物品。說到底,這位思想家的宗教感情並沒有絲毫變化,發生變化的只有宗教信仰的對象。同樣的,偶像崇拜這種形式並不會真正地消亡,無論時代進步到何種程度,即使不再有聖壇與雕像存在,也會有新的形式來替代它。而民眾的迷信與崇拜,卻不會有絲毫的減少。在當今這個時代裏,群眾固然已經聽不到神或宗教這種詞,但是在過去一百年裏,他們從未擁有過如此多的崇拜對象,古代的神也無緣擁有這樣多受到崇拜…See More
Jul 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38)群體的偶像崇拜需要

只要擁有了宗教感情,群體的妄想與偏執就被激發出來了。我們可以仔細考察一下,凡是凡是自信掌握了現世或來世幸福秘密的人,難免都會有這樣的表現。而當聚集在一起的人受到某種信念的激勵時,在他們中間也會發現這兩個特點。在17世紀初的德國,“玫瑰十字”教派正是這樣的一個團體,幾乎所有的夢想家和煉金術師都加入了這個教派。他們自稱教派的前八名成員能夠包治百病,如果他們願意的話,還可以把教皇的三重皇冠摧毀成粉末。這些人信誓旦旦地聲稱,加入“玫瑰十字會”的人可以得道神靈的幫助,獲得創造奇跡的魔力。所有會員都可以消除瘟疫,平息狂風暴雨,能夠騰雲駕霧、一日穿越千裏,還能夠打敗惡魔、治療百病。類似於這樣的妄想,在許多宗教社團中都有存在,這種妄想在信徒中快速地傳染,使他們變得狂熱,最終演變成偏執的宗教狂。我們可以看出,在法國大革命時代的雅各賓黨人正符合上面的分析,他們的骨子裏就像宗教法庭時代的天主教徒一樣虔誠,這促使他們堅定不移地實施恐怖統治,宣泄著因狂熱信仰而產生的殘暴激情。群體的信念有著盲目服從、殘忍的偏執以及要求狂熱的宣傳等等這些宗教感情所固有的特點,因此可以說,他們的一切信念都具有宗教的形式。受到某個群體…See More
Jul 15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37)群體信仰所采取的宗教形式

從這裏可以看出,不管刺激群眾想像力的是什麽,都必須遵循以下兩點原則。第一:采取的形式必須是令人吃驚的鮮明形象。第二,一定不要做任何多余的解釋,只需要伴之以幾個不同尋常或神奇的事實就足夠了。這些事實可以是一場偉大的勝利,也可以是某個大奇跡,或者是一樁驚人的罪惡,甚至是一條令人震驚的預言,一個恐怖的前景。無論是這些事實中的那一類,都必須以整體的形式呈現在群體面前,關於它的來源,則絲毫沒有必要透露給群眾,以免引起額外的麻煩。如果用的是小罪行與小事件,那麽即使有幾百條甚至幾千條,也絲毫不會觸動群眾的想象力。而一次大罪行或大事件卻會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使其後果造成的危害與一百次小罪相比不知小多少。在法國曾經爆發過可怕的流行性感冒,僅僅在巴黎一地就奪走了5000人的生命,但是它卻沒有在民眾中造成很大的反響,這其中的原因在於,這種真實的大規模死亡沒有以某個生動的形象表現出來,而是通過每周發布的統計信息知道的。假如一次事件造成的死亡只有500人而不是5000人,但它是在一天之內發生於公眾面前,是一次極其引人矚目的事件,譬如說是因為埃菲爾鐵塔轟然倒塌,就會對群眾的想像力產生重大影響。曾經有一次,人們…See More
Jul 12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36)群體的想象力

有句諺語這樣說——瞎子的聽力比常人更敏銳。正如這個此消彼長的道理一樣,缺乏推理能力的人一樣,群體形象化的想像力不但強大而活躍,並且非常敏感。對於群體來說,一個人、一件事或是一次事故,往往會在他們的腦海中喚起栩栩如生的形象,而這種超常想象力是一個理性的人不俱備的。這樣看起來,群體就像是一個睡著了的人,他的理性已經被擱置腦後,只憑形象思維來得到結果,就像是做夢一樣,因此他的頭腦中能產生出極鮮明的形象,但是只要他能夠開始思考,這種形象也會迅速消失。無論是獨立的個體還是群體,一旦他們喪失了思考和推理能力,那麽他們對自己的認識就變得十分模糊,甚至於不認為世界上還有什麽辦不到的事情。群體的這種想法十分強烈,以至於讓他們產生了一種目空一切的極端情緒,一般而言它們也會認為,…See More
Jul 1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35)群體難於被動搖

我們始終認為,一種正確的觀念很容易被接受。然而事實上並不是這樣。舊觀念很難被消除,對待同一個明顯的道理,有理性的人或許會接受,但是換成缺乏理性的人,則很快會被他無意識的自我帶回原來的觀點,人們將會看到,過不了幾天他便會故態覆萌,用同樣的語言重新提出他過去的證明。所以說,群體很容易處在舊觀念的影響之下。因為它們已經變成了一種情感;只有這種觀念,才是影響著我們的言行舉止最隱秘的動機。這就意味著,只要觀念能夠深入到群體的頭腦之中,並且產生了一系列效果時,和它對抗是徒勞的。這就導致了一個社會學現象:所有的群體都很難被動搖。在法國大革命爆發前的一個世紀裏,所有人都信奉君權神聖,民主與自由的觀念根本無法在法國保有一席之地,誰要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談論這些,一定會被民眾當成瘋子。甚至於哲學大師伏爾泰,也因為公開宣揚天賦人權,兩次被囚禁於巴士底獄,最終被趕出了法國。然而正是這些曾經被嗤之以鼻的觀念,引發了歐洲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革命。然而盡管所有的政治家都清楚,但是迫於這些觀念的強大影響力,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它們將是決定各國行動的最基本因素。 我們不能絕對地斷言,群體沒有推理能力。然而,群體所能接受的論證…See More
Jul 7

Quién soy's Blog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9)第2卷 第三章·群體領袖及其說服的手法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0pm 0 Comments

(1)群體的領袖



有群體的地方,就有領袖。



不管組成群體的是人還是動物,也不管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只要他們組成了群體,就會弄出一個頭領,並且本能地讓自己處在他的統治之下。



對於人類來說,這個頭領被稱做領袖。有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小頭目或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



這個人的意誌幫助群體形成意見,再將意見匯成一致,可以說,他是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



Continue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0)

Posted on July 16, 2017 at 7:07pm 0 Comments

(3)領袖召喚信仰狂潮



每一個民族都不缺乏領袖,但是他們卻並不全然是狂熱的瘋子。在各群體的領袖之中,有相當一部分並不是狂信者,他們也沒有被那種強烈信念所激勵。



這些領袖往往精通巧言令色之道,他們一味追求私利,善於用取悅於無恥的本能來說服眾人。鑒於這一點,我們可以把他們歸到野心家的隊伍中去。



野心家可以利用他們的手腕在群體中產生巨大的影響,然而,這卻只能奏效於一時。因為他們只是受野心和私欲的驅使,而這是無法令他們做到喪失理性的。…



Continue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8)

Posted on July 16, 2017 at 7:03pm 0 Comments

(5)第四:經驗



經驗是真理的傳播手段,也是幻想的敵人。



可以說,經驗是唯一能夠讓真理在群眾心中牢固生根的方法,也是唯一讓危險的幻想歸於破滅的有效手段。



然而,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經驗必須是積累了許多代的,並且可以隨時被驗證的。



通常,一代人的經驗對下一代人是沒多少用處的。這就是一些被當做證據引用的歷史事實達不到目的的原因。它們唯一的作用就是證明了一種廣泛的經驗即使僅僅想成功地動搖、或是壓制那些牢固根植於群眾頭腦中的錯誤觀點,也需要一代又一代地反復出現。…



Continue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7)

Posted on July 16, 2017 at 7:02pm 0 Comments

(4)第三:幻覺



自從有了文明,群體便開始被幻覺包圍著。



最早的幻覺,來自於對自然的敬畏,於是人們捏造出神靈,開始崇拜偶像,沈迷在宗教幻覺裏。



隨著文明的進步,人們開始不再相信神靈,而是把註意力集中到人文科學的領域裏,無數種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被詮釋出來,又促使無數民眾把它們當成信念來恪守,於是哲學幻覺就成為了那一時代的風潮。進入近代之後,關於社會制度的討論又甚囂塵上。當民眾對現實感到不滿時,所有的弊病就被歸結到制度上,於是民眾展開憧憬,甚至是動亂來滿足他們的社會幻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