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
  • Male
  • Jasin,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Quién soy'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quién so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quién soy's Page

Latest Activit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M·卡佐夫斯基:一個老光棍的羅曼史

林樺·譯我們的科研所就像一個大村莊,人們相互之間都很熟悉。誰跟誰過得怎樣,誰拋棄了誰又愛上了誰,大家都知道。阿格耶夫曾與化學科的吉娜有過一段時間的關系,但這僅僅是阿格耶夫對吉娜有一種特殊的好感而已。吉娜卻在玩弄他。她畢竟才二十三,而他已經三十八了,相差太大,何況他又沒出什麽成果,是個無名小卒,還有,他那棕紅色的小胡子讓人感到有點刻板,眼睛近視,沒有一點音樂細胞——簡直是個傻瓜。吉娜長得既苗條又豐滿,加上牛仔褲、旅遊鞋、霹靂舞,十足一個摩登女郎。她大概在等待她的王子,可王子暫時還沒來,便在阿格耶夫身上尋求一點刺激。有時,她和阿格耶夫一起看法國電影,參加小型舞會,去紫羅蘭餐廳吃飯。吉娜也常與阿格耶夫聊天,不過是在電話里。即使這樣,老光棍也感到欣慰。同時,他也感到不安,總覺得應該采取點實際行動才對,比方說,摸摸她的手,摟摟她的腰,貼在她耳朵上說些甜言蜜語,等等。可怎樣去做呢?他一點也不懂。他怕現傻,怕她說是二百五。吉娜呢,鼻子一嗤:“一個肉團子!”這本是紫羅蘭的一道副菜——肉丸子,吉娜和她那幫姑娘就這樣稱呼阿格耶夫。女同志們經常勸告吉娜:“你呀,是個十足的小傻瓜,到哪去找這樣好的丈夫!幾乎所…See More
Nov 1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蘭·波西列克:一個臭詞兒

金堅範·譯一只小熊進了荊棘叢生的灌木林而走不出來,一位樵夫路過,把它救了。母熊見到這件事,便說:“上帝保佑您,好人。您幫了我大忙。讓我們交個朋友吧,怎麽樣?”“嗯,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怎麽說呢?是不能太相信熊吧。雖然肯定地說,這並不適用於所有的熊。”“對人也不能太相信,”熊回答,“可這也不適用於您。”於是熊和樵夫便結成了朋友,兩人過從甚密。一個夜晚,樵夫在樹林中迷了路。他找不到地方睡覺,就到了熊窩。熊安排他住了一宵,還以豐盛的晚餐款待了他。翌晨,樵夫起身要走。熊吻了吻樵夫,說,“原諒我吧,兄弟,沒有能好好招待您。”“不要擔憂,熊大姐,”樵夫回答,“招待得很好,只是有一點,也是我唯一不喜歡你的地方,就是你身上那股臭味。”熊聽了怏怏不樂。她對樵夫說:“拿斧子砍我的頭。”樵夫舉起斧子輕輕打了一下。“砍重一點!砍重一點!”熊說。樵夫使勁砍了一下,鮮血從熊的頭上迸了出來。熊沒有吭一聲。樵夫就走了。若幹年後。有一次,樵夫不知不覺地到了離熊窩很近的地方,就去看望熊。熊衷心地歡迎他,又以豐盛的食品來招待。告辭時,樵夫問:“傷口愈合了嗎?熊大姐。”“什麽傷口?”熊問。“我打你頭留下的傷口。”“…See More
Nov 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格雷戈里奧·洛佩茲:一封寄給上帝的信

陸煜泰·譯在谷地的一座小山包上,住著一戶人家。站在山頂上,能望見山腳下的小河,望見畜欄邊上那塊玉米地。玉米在揚花結苞,地里間種的豌豆也花開正茂——這可是莊稼人朝思夕盼的豐收前景呵!這個時候,地里最需要的莫過於水了,下一場大雨該多好呀,不然,下小陣雨也能給莊稼解解渴。萊恩科大叔心疼莊稼,這天他整個早上都擱下活不幹,專門仔細地觀察東北方向天空上雲彩的變化。“老婆子,我看這場雨可真的下定了。”老婆子在忙著做飯,附和著說:“是要下雨了,真是上帝賜的福。”大一點的孩子在地里幹活,小一點的小孩在屋邊玩耍。萊恩科大嬸直起嗓子把他們喊回來:“吃飯嘍……”不出萊恩科大叔所料,當一家人正在吃飯的時候,天上的烏雲像一座座巨大的山峰,滾動翻騰,從東北方向迅速湧來,越來越近。雨,大滴大滴地下起來了。空氣也變得濕潤涼爽了。萊恩科大叔跑出屋外,跑到畜欄里,似乎要找點什麽東西。其實,他什麽也沒找,而是想淋個痛快,使心里更加舒暢。他返回屋里。大聲說道:“老天爺給咱們下的不是雨,是一塊塊新錢幣,大的10分,小的5分咧……”萊恩科大叔心花怒放。他出神地凝望著籠罩在雨幕中的稈粗苞肥的玉米和萬千朵豌豆花,臉上顯出了愜意的神情……See More
Oct 21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馬克·吐溫·羊皮手套

陳良廷·譯我時時刻刻想起在直布羅陀買手套那件事。當時,我、譚和船上的外科大夫三人,在船靠岸後上大廣場去,一邊傾聽優美的軍樂隊演奏,一邊打量英國婦女和西班牙婦女的那份美色和時裝。到9點鐘,我們在去劇院的途中,碰到將軍、法官、提督、上校和“美利堅合眾國駐歐亞非三洲特派專員”,他們是船上的“權貴”,剛去過劇院,登記各人的官銜,把菜單上有的菜吃個精光;他們叫我們上法院附近的小百貨店去買羊皮手套。據說,那種手套式樣精美,價錢公道。看來上劇院戴皮手套是一時風氣,我們頓時照他們說的去辦。店里有位非常漂亮的小姐,遞給我一副藍手套。我不要藍的,她卻說,像我這種手戴上藍手套才好看呢。這一說,我就動了心。我偷偷看了一下手,也不知怎麽的,看起來倒果真相當好看。我左手戴上手套試試,臉上有點發燒。一看就知道尺寸太小,戴不上。“啊,正好!”她說道。我聽了頓時心花怒放,其實心里明知道根本不是這麽回事。我盡力一拉;可真叫人掃興,竟沒戴上。“喲!我瞧您戴慣了羊皮手套!”她微笑著說,“不像有些先生戴這手套就是笨手笨腳的。”我萬萬沒有料到竟有這麽一句恭維話。我只知道怎麽戴好羊皮手套。我再使下勁,不料手套從拇指根部一直裂到掌心…See More
Oct 19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王蒙·羊拐

3歲的女兒在北京,我們在新疆。我們回北京來看她。她正和小朋友們忙著玩羊拐,她是借別人的拐來玩的。玩完了,回家,興猶未盡地嘆息:“我怎麽沒有拐呀!”而羊拐,正是新疆的特產。由於不知道,沒給她帶來。聽到她嘆息自己沒有拐,我們便向她保證,一定從新疆帶拐來,而且是又多又好,北京孩子想都想不到的新疆羊拐。“我怎麽沒有拐呀!”這聲音一直在我們耳邊回響,使我們熱淚盈眶。找拐,這就是我和妻子與兒子的首要任務。甚至去維吾爾朋友家做客,吃完飯還要探詢剛才吃過的羊肉是否留下了拐。果然,一年過去了,我們積累了一口袋羊拐,潔白的、染上鄉色的、光滑的、多彩多姿,琳瑯滿目。“我們給你帶來羊拐了!”為了送拐,我們提前了探親的行期,滿懷高興地把一口袋拐倒了一桌子,就在她面前。沒有興奮,沒有感謝。她看了看拐,說:“我們早就不玩拐了,我們現在玩的是跳猴皮筋。”See More
Oct 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陳建江·眼睛

有一個姑娘,她五歲那年,得一種什麽病,兩只眼睛全看不見了。長大以後,有個男人娶她作了妻子。男人好心,把家務事全包下,不要妻子動手,還要服侍她。以後,她給他生了個胖兒子,抱在手上沈沈的。母子二人,全在丈夫身上系著。本來挺年輕、英俊的他,而今卻老得很快。眼睛看不見的女人,常常很感動,有時候躺在床上,摸著丈夫寬寬的臉輪廓,說:“你心真好,我多麽想睜開眼睛看看你呀!只要看上一眼,哪怕是立刻就死,也甘心了。”然後就一把一把地抹眼淚。丈夫的心酸了,他把女人整個地抱在懷里,摟得緊緊的,安慰她:“甭哭,我明天就出去,跑南京,到上海,傾家蕩產也給你治眼睛。”眼睛還真治好了,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個嶄新的世界全湧進去。她呆住了。丈夫和兒子在一旁喚她,她不應。男人激動得不行,伸手想擁抱女人,女人卻一把推開他,狠狠地說:“幹什麽你!”“我是你丈夫啊!”他說。“不,我不認識你!”她瞪大著一雙眼睛。……晚上,女人閉著眼睛,不看男人。只捧著他的頭,把他的輪廓細細地摸了一遍後,才說:“是你,上床吧。”女人把兒子擁進懷里。兩個又一起滾進男人的懷里。女人微微喘息著,說:“這樣才穩妥。”——靠眼睛,我還不敢認你哩……See More
Oct 13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李長征:血祭唐古拉

他是一個令我震撼的軍人。我和他一直沒有見過面,僅僅是通過三封信。他第四封信寄來的時候,竟然提出馬上要與我結婚─這對於一個年僅19歲的沒有談過一次戀愛的姑娘來講,實在是太突然了。我不知怎麽,覺得自己無力抗拒他。更突然的是,當我匆匆從陜南趕到湖北他的駐地,部隊正好在為他和另外23名文工團員舉行隆重的入藏歡送儀式。部隊司令部政治處從全軍兩萬多名官兵中,挑來選去挑出了他們24位赴藏人員,其中20名是女兵,個個長得如花似玉。他們其實早在半年前就接到執行這一特殊使命的通知了,半年內,他們一直在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作為4名男軍官中資歷最淺、年齡最小的他,居然平靜得如同一湖水。我們見面的時間只有兩個小時。兩個小時里,他的話只有這麽一句:“我這一去,很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們可以在天明之前的這段時間里,舉行一個秘密的婚禮。”我一聽,頓時驚得不知所措,兩手不停地朝他擺動,斬釘截鐵地說:“這可不行!”他靜靜地看著我,不再說什麽。我從他那堅定而持久的目光中強烈地感覺到了一種不可違拗的力量……天亮時分,他們要出發了。他的行李十分簡單,只有一套鋪蓋卷兒,外加一箱文學名著和一把小提琴。當兩千多名官兵…See More
Oct 3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殉

嫌棄她而離家出走的丈夫來了信。這是兩年多來僅有的音訊,而且是來自遙遠方。——“別讓孩子拍皮球。我聽得見那聲音。這聲音會敲擊我的心臟。”她從9歲的女兒手上拿走了皮球。夫丈又來了信,和上次的信是不相同的收信局。——“別讓孩子穿鞋子上學去。我聽得見那聲音。那聲音會踩碎我的心臟。”她不叫女兒穿鞋子,改而給她一種軟底兒拖鞋。女兒哭了,從此不再上學去。丈夫又來了信。雖說是在第二封信的一個月後,但字里行間可以感到他遽臨的蒼老。——“別讓孩子用瓷碗吃飯,我聽得見那聲音。那聲音會戳裂我的心臟。”她用筷子餵女兒吃,就像女兒才不過是3歲幼兒一樣,這同時也叫她想起女兒正在3歲大小時,丈夫愉快地在身旁時的事。女兒從碗櫃里拿出了自己的碗,她迅即把它拿走,猛力丟到院子里的庭石上,丈夫心臟破裂的聲音。突然她眉毛逆立,把自己的碗也丟了過去。然而這聲音不就是丈夫心臟破裂的聲音麽。她把餐桌也向院子里推了下去,這聲音是?對著墻壁把全身撞了上去,拿拳頭敲打。對著紙門長矛般推刺過去,卻一下子滾倒到另一邊去。這聲音是?“媽,媽。媽。”在哭喊著追趕過來的女兒的臉頰上,用力打了一記耳光,啊像是那聲音的回響一般。丈夫又來了信。是來自和這…See More
Sep 1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朱北順:選對象

幾十年的獨身生活使我厭倦了,我決定娶一個妻子。近年,我經常看到取名為“愛情”的婚姻介紹所的廣告,據說,這些廣告曾經幫助許多人解決了他們的終身大事。介紹所位於市中心。一位身穿淺藍色制服的年輕守門人在門口迎接我,向我深深地鞠了躬。矮矮的辦公桌後,坐著一位穿戴雅致的女士,她老練地對我說:“現在,請您到隔壁的房間去,那里有許多門,每一個門上都寫著您所需要的對象的資料,供您選擇。親愛的先生,您的命運完全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我謝過了她,向隔壁的房間走去。里面的房間里有兩個門,第一個門上寫著“終生的伴侶”,另一個門上寫的是“至死不變心”。我忌諱那個“死”字,於是,便邁進了第一個門。接著,又看見兩個門,右側寫的是“淡黃的頭發”,左側寫的是“烏黑的頭發”。應當承認,不知道為什麽,我總是比較喜歡長著淡黃色頭發的女性,於是,便推開了右邊的那扇門。進去以後,還有兩個門,左邊寫著“美麗、年輕的姑娘”,右面則是“富有經驗的、成熟的婦女和寡婦們”。你們當然可想而知,左邊的那扇門更能吸引我的心。可是,進去以後,又有兩個門。上面分別寫的是“苗條,標準的身材”和“略微肥胖、體型稍有缺陷者”。用不著多想,苗條的姑娘更中我…See More
Aug 1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林文:懸崖上的殺手

“出什麽事了,爸爸?”男孩被什麽聲音弄醒了,問道。他跑出屋去,看見他爸爸手握步槍正站在台階上。“孩子,是dingo,一定是它一直在殺我們的羊。”夜晚的寂靜被dingo——一種澳大利亞野狗又長又尖的嚎叫聲劃破了。嚎叫聲是從離屋子大約四分之一英里遠的懸崖上傳來的。孩子的父親舉起步槍,朝懸崖的方向開了幾槍。“這應該把它嚇跑了。”他說。第二天早晨,孩子騎馬出去,沿著舊石崖慢慢騎著,一邊尋找著野狗的足跡。突然,他發現了它,他正平躺在從峭壁上伸長出去的一棵樹的分枝上。它一定是在夜晚的追逐中從懸崖邊跌下來的,當它摔下來時一定掉在分枝上,樹下是60英尺深的懸崖,這只野狗被逮住了,男孩跑回去告訴他的父親。“爸爸,你打算開槍打死它嗎?”當他們返回懸崖時男孩問道。“我想如此,它在那兒只會餓死。”他舉起步槍瞄準,男孩等待著射擊聲——但槍沒有響起來,他爸爸已把槍放下了。“你打算打死它嗎?”男孩問道。“現在不,兒子”“你打算放了他嗎?”“兒子,如果我可以幫助它的話,我不會放的。”“那你幹嗎不開槍打死它?”“只是似乎不公平。”第二天,他們騎馬外出,野狗還在那兒。它似乎在測算樹和懸崖頂的距離——也許它會跳上去。男孩的…See More
Jul 22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帕里·塞勒:相互了解

朱偉一·譯我坐在起居室里,伸展了一下書桌下的雙腿,伸手拿起一封信把它拆開。原來是蒙特爾百貨商店寄來的帳單。看見我們欠的175美元的帳,我大吃一驚。我認定這是弄錯了!因為我和妻子珍妮特都沒用過這麽些錢,而且為了買下這幢房子,我們正在準備第一次付款,一直在節省每一分錢。我又瞧了瞧帳單,更加肯定他們是打算寫17.50,可多畫了個零,又點錯了小數點,變成了175.00。我用手擦了擦臉,已經不再感到吃驚了。我的目光越過起居室望到臥室,看見珍妮特正蜷著身子,裹在被子里看雜誌。…See More
Jun 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塞林格:獻給愛斯美

盡管那已是久遠的事情,然而,在人生的長河里卻從未褪色……最近我收到一封航空信,邀請我參加於下月18日在英國舉行的一個婚禮。在剛收到請柬時,我真巴不得坐飛機出國旅行一趟,可是,當我和妻子經過多方面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改變親臨祝賀的方式去道喜。不過,無論我在哪里,都不會叫這場婚禮平淡冷清的。因此,在婚禮舉行興,我草草寫下了一些有關新娘的筆記,緬懷多年前我與她的相識……1944年4月,我們60名美軍士兵,在英國德文郡接受英國情報機構組織的特別進攻訓練。訓練共進行3個星期,在一個陰雨的星期六結束。當天晚上7點,全體人員將按軍令乘火車去倫敦,然後集結到在法國登陸的空降師里去。下午3點,我已經把所有的物品裝進了背囊。窗外,那令人心煩的雨從天際斜落下來,我忽然漫無目的地穿上雨衣,沿著滑膩的鵝卵石小路下了山,朝小鎮走去。潮溫的鎮中心有一座教堂,正傳出無伴奏童聲合唱的聖歌。我信步進入教堂,只見講壇上有大約20多個孩子端坐在3排長椅上,像一群未成年的舉重運動員舉杠鈴似的捧著厚重的讚美詩集,張大嘴巴在放聲歌唱。我聽得飄飄欲仙的當兒,仔細地審視孩子閃稚嫩的小臉,其中離我最近的一張面孔引起我特別的注意。她大概13…See More
Jun 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L·R·普拉巴卡:亞當和上帝

孟大革·譯致天堂中萬能的天父尊敬的先生:我在這里感覺很好。我非常喜愛在地球上生存的眾多的飛禽走獸,花草魚蟲。那飛鳥的鳴唱,小草的低語,海浪的飛濺,溪流的柔曲,這豐裕的自然讓我心曠神怡。您真是考慮的周到,胸懷博大啊!這里的伊甸園也讓我神迷。但是在最近,有一種孤獨感纏擾著我,我無法與周圍的動物們交流,我不懂它們的語言。我想要與”“人傾吐心聲,希望愛別人,也被別人愛。請別誤解我,我想說的是,您按您的意願造出了我,您一定不會缺乏愛心的。我知道您正被您創造的事物出現的數不清的問題所困擾著,但您能否為我動一點腦筋,抽一點時間解決一下我的問題呢?請您仁慈地考慮一下,是否能給我提供一位理解我、並與我共同分享快樂和憂傷的伴侶嗎?重要的是這個伴侶應有人的思想和舉止。我因現在的困境而苦惱,正盼望著您的恩賜。受您垂愛的兒子亞當上致生活在美麗地球上的亞當我親愛的兒子:考慮到你的困難,我很快將為你送去一位符合你所有要求的人。這個精靈是由一株玫瑰、一株百合、一只鴿子、一點蜂蜜、一顆靜海中的蘋果和一把泥土合制成的和諧的整體,這是一件需要你去鑒賞和好好照看的禮物。你的可信賴的聖父書致天堂中的萬能者親愛的父親:您是多麽仁…See More
May 2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蘭勃納:掀起帷幔

我們公司在曼谷。某日傍晚時分,董事長派給我一個臨時任務:第二天出差陪一位重要的商人到泰國北部的觀光勝地遊覽。我瞪著眼看著亂七八糟的辦公桌,悶聲不響,氣得七竅生煙。雖然我已經好幾個星期每星期工作7天,桌上一疊疊的文件說明我仍有大量積壓的工作。我心里嘀咕:“什麽時候才能把文件理清呢?”第二天大早,我跟一位衣著講究、彬彬有禮的男子會合。坐了一小時飛機以後,我們擠在幾百名觀光客之中,遊覽名勝,直到黃昏。那些觀光客大多數都背著照相機,到處搶購紀念品。我仍記得自己當時覺得那些俗客很可笑。那天晚上我和客人乘一輛小型巴士去吃晚餐,並觀看一場以前看過多次的表演。他和其他遊客閑聊的時候,我在黑暗中和坐前面的男人禮貌地交談起來。他是比利時人,能說流利的英語。我心里納悶,為什麽他的頭總是奇怪地側著,而且一動不動,好像正在沈思似的。後來我看到他那根灰色的手杖,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失明的。”“這個人告訴我,他十多歲時因意外事件眼睛瞎了。不過他並沒有因此就不單獨旅行。他大概六十七八歲,已經掌握了無視覺旅遊技巧,懂得利用健全的另外幾種感官在心里勾畫景象。他轉過臉來看我,慢慢地伸出一雙軟綿綿的手,輕摸我的臉,我後面有…See More
May 25

Quién soy's Blog

M·卡佐夫斯基:一個老光棍的羅曼史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8 at 5:45pm 0 Comments

林樺·譯

我們的科研所就像一個大村莊,人們相互之間都很熟悉。誰跟誰過得怎樣,誰拋棄了誰又愛上了誰,大家都知道。

阿格耶夫曾與化學科的吉娜有過一段時間的關系,但這僅僅是阿格耶夫對吉娜有一種特殊的好感而已。吉娜卻在玩弄他。她畢竟才二十三,而他已經三十八了,相差太大,何況他又沒出什麽成果,是個無名小卒,還有,他那棕紅色的小胡子讓人感到有點刻板,眼睛近視,沒有一點音樂細胞——簡直是個傻瓜。吉娜長得既苗條又豐滿,加上牛仔褲、旅遊鞋、霹靂舞,十足一個摩登女郎。她大概在等待她的王子,可王子暫時還沒來,便在阿格耶夫身上尋求一點刺激。有時,她和阿格耶夫一起看法國電影,參加小型舞會,去紫羅蘭餐廳吃飯。…

Continue

戴寧加:一個包廂服務員的報復

Posted on November 1, 2018 at 9:12am 0 Comments

一個小時前剛剛抵達此城的我遇見的頭一位就問我:“您有票嗎?”

“票?什麽票?”

“今晚將有引起轟動的首場演出。”

“是部新劇目?”

“首次上演,劇作者是位英國人。一部空前絕後、驚險絕倫的偵探劇,劇中許多角色都由名演員擔任。首場票幾星期以前早就被搶購一空了。”

“劇名叫什麽?”

“《公園街謀殺案》。”…

Continue

蘭·波西列克:一個臭詞兒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8 at 11:28pm 0 Comments

金堅範·譯

一只小熊進了荊棘叢生的灌木林而走不出來,一位樵夫路過,把它救了。

母熊見到這件事,便說:“上帝保佑您,好人。您幫了我大忙。讓我們交個朋友吧,怎麽樣?”

“嗯,我也不知道……”“為什麽?”

“怎麽說呢?是不能太相信熊吧。雖然肯定地說,這並不適用於所有的熊。”

“對人也不能太相信,”熊回答,“可這也不適用於您。”…

Continue

格雷戈里奧·洛佩茲:一封寄給上帝的信

Posted on October 19, 2018 at 1:40pm 0 Comments

陸煜泰·譯

在谷地的一座小山包上,住著一戶人家。

站在山頂上,能望見山腳下的小河,望見畜欄邊上那塊玉米地。玉米在揚花結苞,地里間種的豌豆也花開正茂——這可是莊稼人朝思夕盼的豐收前景呵!

這個時候,地里最需要的莫過於水了,下一場大雨該多好呀,不然,下小陣雨也能給莊稼解解渴。萊恩科大叔心疼莊稼,這天他整個早上都擱下活不幹,專門仔細地觀察東北方向天空上雲彩的變化。

“老婆子,我看這場雨可真的下定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