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
  • Male
  • Jasin,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Quién soy's Friends

  • 1 Dimensional Man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 triste chateau
  • A'Lessy
  • Pabango
  • Place Link
  • 妲姬 格格
  • Malacca Light

Gifts Received

Gift

quién so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quién soy's Page

Latest Activit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30)群體智障

我們常常會認為人群總是要比個人聰明,事實上,這一點是絕無可能的。當個人匯集成群體的時候,絕不會有集思廣益這樣的事情發生,相反的是,群體的疊加只能增加他們的愚蠢,智力反而會大幅度下降。相比於個人,群體不存在絲毫的智力優勢!當群體開始將感情提升到極高或極低的境界時,就已宣告了這一點。群體摒棄了溫和、教養;群體喪失了對自己性格缺點的基本認識;群體不願再對自己的語言行為有所約束;群體樂於以原始人的心態生存。於是,盡管群體的力量遠遠大於個人,但是他們的智力商數卻是徹底地倒退了。在1630年的米蘭,當瘟疫蔓延開來的時候,人們也變得越來越瘋狂,越來越輕信。許多異想天開的荒唐故事,居然都被人們信以為真。比如說,有個名叫巴薩尼的人,站在米蘭市場的附近給人們講故事,他聲稱自己在一個黑夜之中,站在一個大教堂門口。忽然之間,一輛由6匹白馬拉著的黑馬車停在他身邊,馬車後面跟著無數個身穿黑袍的仆人。從馬車上面走下來一個高大威武的陌生人,他態度和藹又不失威嚴地邀請巴薩尼上車,帶他來到一個幾乎倒塌了一半的巨大宮殿。巴薩尼在裏面看到了許多骷髏,骷髏們互相笑罵,相繼追逐著跳到對方背上。在一塊荒地的中央有一塊巖石,石頭下面…See More
yesterda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9)打動群體的東西

我們常常會談說到“法不責眾”,和它字面意義不同的是,這個詞說的不是法律的管轄權,而是指群體的自我心理暗示。這是一種非常卑微的心理安全感,首先,他們認為自己不可能會受到懲罰,而且人越多,這種信念就越堅強。然後,他們會因為人多勢眾而產生出一種強烈的力量感,這會使得群體表現出一些孤立的個人不可能有的情緒和行動。不幸的是,群體的這種誇張傾向,常常作用於一些惡劣的感情。它們是原始人的本能隔代遺傳的殘留。孤立而負責的個人因為擔心受罰,不得不對它們有所約束。而當個人進入了群體之後,尤其是和許多不同的人在一起時,感情的狂暴往往會因為責任感的消失而強化。在1527年5月6日的夜晚,羅馬被雇傭軍占領,有八千百姓被殺,但這只是開始。第二天早晨,羅馬開始被猛烈洗劫。夜晚狂歡過後,極度激動的雇傭兵開始洗劫教堂,並闖進女修道院強奸修女,人們看到西班牙部隊的士兵對他們不幸的受害者實施惡毒的酷刑甚至切斷他的四肢。據說,貧窮的南意大利軍隊的士兵甚至洗劫了船夫簡陋的小屋,奪走了茶壺和釘子之類的每件東西。其他報告表明,一些聖物被當作靶子,成堆的古代手稿被用作馬的褥草。拉斐爾的壁畫被用長矛破壞,用很大的字母,刻上馬丁?路德的…See More
Frida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8)群體的極端感情

群眾杜撰的歷史在十九世紀的前半個五十年裏,這樣的事情就發生了多次。拿破侖曾經是歷史上最了不起的偉人之一,當法國人身處波旁王朝的統治之下時,這位年齡尚輕的軍人,成為了田園派和自由主義的慈善家,一個卑賤者的朋友。在那些幻想民主的遊吟詩人眼中,拿破侖將會註定在社會底層民眾的心目中永存。然而時間僅僅過了三十年,這位步態安詳的英雄又變成了一個嗜血成性的暴君,他在篡奪權力並毀滅了自由之後,僅僅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便讓300萬人命喪黃泉。事態並未有任何一刻停止,當法國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戰爭失敗之後,法國人便開始嘗試著回憶往昔的輝煌,懷念拿破侖曾經的赫赫軍功,於是這個神話就再次發生變化。也許再過幾年,結論又會有所不同。更極端的例子發生在十六世紀的那不勒斯,一個名叫馬薩尼羅的漁夫被暴亂者推上了皇帝的寶座,胡作非為,殘暴無比,後來被如同瘋狗一樣打死在路上,被割去頭的屍體則扔在泥塘裏漚泡了幾個小時,最後被拋進了護城河裏。事態在第二天出現了劇變,不知道什麽原因,群眾對他的情感似乎完全顛倒了過來。無數人舉著火炬尋找到他的屍體,給他重新披上皇袍,隆重地葬於教堂。有上萬名武裝軍人和更多的悲痛民眾參加了葬禮。即使是他…See More
Wednesda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7)群眾杜撰的歷史

群體的證詞是如此程度上地背叛了事實的真相,以至於我們無法再對這個世界上發生過的事情做出準確的判斷。這一場荒謬的辨認到此還沒有結束,孩子的舅舅也應召前來,他再一次確認了這個男童是他的外甥小費利貝?夏凡德雷;接下來又是幾個鄰居憑借他們若有若無的印象,一位同學憑借男童身上的一枚徽章。所有的人證、物證齊備,每個人的證詞都顯得那樣有說服力,但是真實的結果呢?恐怕全然不像人們所說的那樣,不僅僅是鄰居、就連表舅、同學,甚至是當媽的全都搞錯了。在這件棄屍案案發六周之後,孩子的身份就重新得到了確認。這個孩子的籍貫是波爾多,在那裏被人殺害,在被一夥人運到了巴黎後棄屍。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由此我們可以證實自己的結論:產生這種誤認的經常是婦女和兒童,因為她們最缺乏主見。像這樣的目擊者,在法庭上又有何價值可言呢?尤其是那些兒童,他們的證詞絕對不可當真。常言道童言無忌。但是只要我們稍微具備一些基本的心理學素養,只要我們對於前文的分析能稍微記住一星半點,都會知道事情是完全相反的。兒童只會撒謊,而且從始至終都只會撒謊。盡管他們的謊言是那樣無辜、無目的,但卻仍然是謊言,決不能被相信的謊言。如果真的要用一個孩子的證詞來決…See More
Tuesda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6)群體只會撒謊

這樣的例子絕不僅僅是偶然,幾乎完全相同的事件也曾見諸報端。與女童溺水事件相比,它對於我們的分析更具典型意義,同時也能夠為我們揭示出一個新的結論。這個結論就是,婦女和兒童是群體謊言的最有力堅持者,他們的話往往不可輕信。曾經在法國的拉弗萊特發現過一具男童的屍體,一個孩子憑借著自己的模糊記憶,認出了他是自己的同學。於是一場缺乏根據的辨認過程開始了。在這個孩子辨認後的第二天,一個姓夏凡德雷的婦女出現在屍體所在地,情緒激動地認定這是她的兒子;當她走近屍體,觀察他的衣服,又查看了他額頭上的傷疤後,這個結論被她堅信不疑,這個住在福爾街、以看門為業的女人最終還信誓旦旦地聲稱這個男孩於前一年的七月失蹤,並自行認定男孩死於拐賣後的他殺。這一場荒謬的辨認到此還沒有結束,孩子的舅舅也應召前來,他再一次確認了這個男童是他的外甥小費利貝?夏凡德雷;接下來又是幾個鄰居憑借他們若有若無的印象,一位同學憑借男童身上的一枚徽章。所有的人證、物證齊備,每個人的證詞都顯得那樣有說服力,但是真實的結果呢?恐怕全然不像人們所說的那樣,不僅僅是鄰居、就連表舅、同學,甚至是當媽的全都搞錯了。在這件棄屍案案發六周之後,孩子的身份就重新…See More
Jun 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5)群體的謊言

集體撒謊的例證在歷史上並不鮮見,最荒唐的事情要算是中世紀歐洲的聖物崇拜。這一風潮的起源,大概開始於十字軍東征前不久,當時第一批前往耶路撒冷朝聖的信徒,把種類繁多的聖物帶回了歐洲,從而引發了一場大範圍的群體性謊言。在這些聖物中,最為人們所稱道的是“真正的十字架”上的木頭,之所以如此被重視,其因在於耶穌曾經在上面慷慨赴死。這樣的木頭在全歐洲隨時隨地皆有湧現,其數量毫無止境,似乎永遠不會減少,最為榮耀者甚至出現在羅馬教廷。在當時的整個歐洲,無論教堂宏大與否,皆以擁有一塊這樣的聖物為至尊榮耀,於是這種碎木片如野草般在各大教堂鋪陳開來,持有者皆聲稱其來源於“真正的十字架”,這種“聖物”數量之多,如果能夠集中到一處,幾乎可以承擔其建造一座教堂的木料。盡管這樣的事實聽上去荒謬至極,卻毫無疑問地贏取了絕大多數人的信任,不僅神職人員如此,甚至於普通民眾對它們頂禮膜拜,認為這些木頭可以辟邪,而且能夠治愈多年的頑癥,每年都有絡繹不絕的人前往各大教堂去朝拜這些碎木片。事實上,只要稍微俱備理性與常識的個人,都會認清這事情本身的荒謬程度,然而幾乎沒有人對此保持絲毫的誠實與警醒,原因並非是所有人都要故意撒謊,而是當…See More
Jun 3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4)群體中的智力泯滅

也許有人會對上一小節的結論提出質疑,認為“聖梅達爾痙攣者”的例子並不俱備全面的說服力。他們的理由是:這些人的文化程度普遍較低;基本來自比較落後的地區,並且以體弱多病的婦女為主,像這一類型的主體,智力品質相當低,也就自然無法對自身的行為有較好的控制。但是,我們在此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在那些身強體壯的男人之中,或是在那些知識淵博的學者裏,也會發生同樣的事情,這種令群體成為犧牲品的集體幻覺,向來不是擇人而就的。在海軍上尉朱利安?費利克斯在他的《海流》一書中提到過這樣一個例子,在一個晴朗的日子裏,護航艦貝勒?波拉號受命搜尋在風暴中失散的巡洋艦波索號,當值勤兵突然發現了有一艘船只遇難的信號時,所有船員的目光都因此而被集中過去了,他們清楚地看到,一只載滿了人的木筏被發出遇難信號的船拖著。對於這一點,幾乎所有人都確信不疑,這正是遇難的波索號,於是指揮官德斯弗斯上將放下一條船去營救遇難者,即使在接近目標的過程中,救生船上的官兵仍然清楚地看到有一大群活著的人,這些遇難者甚至還在揮手、用淒慘的聲音哀號著。然而,這一切卻是並不真實的假象,當到達目標時,船上的人卻發現自己不過是找到了幾根長滿樹葉的樹枝,它們是…See More
May 21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3)群體觀察能力的缺失

在上一章中,我們了解到了群眾思維的特點,即群體是利用形象來進行思維的,事實上,這種集體觀察往往是錯誤的,原因就在於群體觀察能力的缺失所致。歷史上曾經存在過相應的例子,可以從旁佐證這一點的正確性。在18世紀早期的歲月中,全歐洲的註意力幾乎全部被一種人的瘋狂行為所吸引了,他們來自歐洲各地,從事著各不相同的職業,但是卻擁有一個共同的名字——“聖梅達爾的痙攣者”。這群人通常會聚集在他們最敬愛的聖?帕裏斯神父的墓前,互相交流著如何進入一種奇妙的癲狂狀態,目的在於帶來身體上的某種奇跡。在這群人中流傳著這樣一種信念,他們深信那位聖?帕裏斯神父能夠治愈所有的疾病。於是每天通往墓地的大路都會被大批蜂擁而至的患者堵塞,一些人在墓前下跪、虔誠祈禱;另外一些人則尖聲嚎叫。而一旦當墓地的一邊有二十個女人進入了痙攣狀態,墓地的另一邊就會有更多的人這樣。在聖梅達爾痙攣者這樁事例中,存在著典型的觀察力喪失現象,哪怕這種觀察力還能存之寸許,那麽他們就會意識到,這種所謂身體上的奇跡其實是癲癇之類的癔癥,在心理暗示的作用之下被誘發出來,但是當個體融入了群體之後,由於期待意識的作用,當第一個人進入了痙攣狀態之後,這種相互的暗…See More
May 1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2)群體是用形象來思維的

群體是一面奇妙的哈哈鏡。在群體中,眾目睽睽之下所發生的最簡單的事情,不久就會變得面目全非並在迅速的傳說之中而呈現出多種怪異的版本。這是因為——群體是用形象來思維的。形象思想與獨立的個人的理性思維存在著本質性的差異,並最終會導致不同的結果。形象思維所具有的特點是——僅僅是形象的本身就會立即引起與它毫無關系的一系列形象。而且,這種被引發的聯想性形象往往並不存在。也就是說,群體之中最易於引發幻覺現象。這種現象的發生,極為近似於我們作為獨立的個體的時候在頭腦中想到任何事物而產生的一連串幻覺的情形。幻覺之中的各個形象之間未必有著什麽直接性的聯系,當我們作為理性思考的個體的時候,會很清楚的意識到這一點。但是群體卻無法理解這麽一個簡單的事實。或者說,群體對於這樣一個事實視若無睹,他們永遠只看到他們認為應該看到或是他們希望看到的東西。這就意味著,群體慣於把歪曲性的想象力與因為這種想象所引發的幻覺同真實的事實混為一談。群體無法區辨真實與幻覺,只是因為群體根本沒有能力區別主觀與客觀。無論頭腦中所產生的景像與觀察到的事實之間是否存在著直接的關系,但是群體卻絲毫也不會質疑的接受這種聯系存在的概念。但如果把群體…See More
May 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1 下)群體在等待,永遠在等待

無論是獨立的個體還是群體,一旦他們處於暗示影響的狀態之下,那麽他們的思考功能就會徹底喪失,從一個念頭進行大頭到付諸於行動,這期間沒有任何的時間空隙,幾乎是立即就變成了行動。群體的行動的整齊而迅速,無論是縱火焚燒宮殿還是大義凜然的自我犧牲,群體都不會有絲毫的猶豫,都會在所不辭。一切取決於刺激因素的性質!這就讓我們看到了群體與冷靜的個體之間的區別。獨立的個體——即使是處於被暗示狀態之下,他的行動也是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理由的。這就是說,獨立的個人即使是在受到暗示的情形下,他也必須要在暗示的內容與行動的結果之間找到直接性的關系,然後才有可能付諸行動。而群體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群體所采取的行動與其思維邏輯產生了直接性的對立!事實上,群體是極端排斥理性與邏輯的。事情就是這樣,群體永遠迷走於無意識的暗黑地帶,如同一只被解除了封印的低智商魔靈,隨時聽命於一切暗示,而對於理性的影響卻無動於衷。客觀來說,這只不過是一種低級生物所特有的激情表達方式,並無任何不妥之處。但是,群體卻終究失去了他們一切的批判能力。除了極端的盲目與更為極端的輕信,群體更無別的選擇。在群體之中,與無意識無關的任何理性、思維或邏輯統統都…See More
May 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1 上)群體易受暗示與輕信的特性

群體相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邏輯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情理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存在的事情,但唯獨——不相信現實生活的日常邏輯。群體會相信子虛烏有的一切,諸如刀槍不入,諸如神怪顯靈,諸如預言讖語,諸如一切與精神力量相關的事情,但凡這一類事情不合邏輯,總是能夠獲得他們近乎瘋狂的虔信。但這似乎並不能歸結於群體的責任——這個問題更多的,是界定於我們對群體所下的定義上。我們在定義群體的時候說過,它的一個普遍性的主要特征就是極易受人暗示。我們還強調了在一切人類集體中暗示的傳染性與所能達到的程度,這個事實及對事實的定義本身就界定了群體情感向某一個方向迅速轉變的必然性限制。不管人們是怎樣努力的讓自己對這一切做到視若無睹,但有一個事實卻是顯而易見的,正因為群體通常總是處於一種期待註意的狀態之中,所以他們非常容易的被影響與被暗示。群體易於接受暗示,是因為他們期待著任何形式的暗示。群體期待暗示,是因為他們需要暗示。因為一旦群體形成,他們就會於急切之中期待著點什麽,無論是什麽,只要能夠讓他們立即行動起來,他們就會欣然接納,如果沒有明確的指示,那麽他們就在自己的群體無意識中創造出來。…See More
Apr 2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20)引發沖動的導火索

我們始終有一種錯覺,以為我們的感情源自於我們自己的內心。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情感不會無緣無故的發生,對待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會產生不同的感覺,但同一種族在情感指向上是一致的,而不同的種族則顯出他們之間的明顯差異。所以說,種族的基本特點是我們一切情感產生的根本來源。正因為這樣,種族的基本特點才會決定性的影響著群體的無意識。這就意味著,這一情感的初始契因必然的影響著群體的急燥、影響著群體的沖動和多變。除此之外,種族的基本特點還影響著我們所研究的一切大眾感情。這就導致了這樣一個社會學現象:所有的群體都是盲動的、急燥的、沖動易變的。但是不同群體的情緒沖動程度卻明顯有著差別。比如說,英國人不論是群體還是個體,表現得總是那麽冷靜。他們的沖動情緒在其它的種族群體看起來幾近於“冷漠”。而法國人的情緒表達卻是毫無遮掩,這種差別直接促成了兩個民族不同的民族性格與命運。法蘭西民族的沖動已經構成了這一民族最大特點——25年前,僅僅是一份據說某位大師受到侮辱的電報被公諸於眾,就立即在法國引起了軒然大波,激起了整個民族的狂烈情緒,結果是立刻引發了一場可怕的戰爭。法國人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公然對普魯士進行宣戰,不論…See More
Apr 22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9)群體不承認障礙

我們說群體與野蠻人有相似之處——實際上我們在理論上已經做了足夠的保守性讓步,實事求是的說,群體與野蠻人在本質上很難找到明顯的差別——除了他們的沖動、易變和急燥,此外還有一個更為相近的特點:他們都不承認障礙!無論是原始人,亦或是群體,他們共同的特點是不承認障礙。他們不承認,在他們的願望與現實之間——或者確切的說,他們不承認自己的願望與達成於這種願望的現實之間存在著種種障礙,他們根本不承認、不相信這種障礙的存在,任何試圖想向他們說明一點的人都會遭受到他們最為冷酷的懲罰!在宗教裁判所盛行於歐洲大陸的年代,那些神職人員隨意用火刑來對付所有他們不喜歡的人,給那些可憐的人們套上鐵皮靴子,然後在審訊的過程中往鐵靴之中灌滿滾燙的鉛水,同時命令人將鐵皮靴子砸扁。在我們今天看來,這個過程幾乎難以置信,然而這樣毛骨悚然的餓事情,在羅馬教皇的時代是數見不鮮的,它甚至發生於天文學家布魯諾的身上,因為他竟然公開追隨教會完全無法容忍的日心學說。正如一位主教曾說:“討論地球的性質和位置,決不能幫助我們實現對來世的希望。”因此,一切不符合教義的主張均被敵視為教會的障礙。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使得那個時期的歐洲如同一池汙…See More
Apr 1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7)群體極端表現

群體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往往用不了多少時間,下面這個故事則可以證明這一點。在1879年捷克的比爾森地區,曾經有一個叫揚納切克的吉普賽人,當他因為宣傳叛亂的罪過,被人把絞索套上了他脖子,他毫不在乎地說:情況會轉危為安的!結果真被他猜中了,在最後一剎那,又把他從絞刑架上領了下來,因為恰逢皇帝生日,在這一天不能對犯人處以絞刑。第二天的時候,剛要把他吊到絞刑架上絞死,這個吉卜賽人遇到了更大的福氣,忽然間暴亂者占領了刑場,原來宮廷發生了政變,皇帝被推下了寶座,這位煽動叛亂的家夥成了當地的重要人物,受到人們的熱烈歡迎。但是僅僅過了一個星期,他就又被重新拉上了絞刑架,因為叛亂被鎮壓了下去,這一次才把他絞死。在第三天,死去的吉普賽人得到了寬恕,因為所有事實表明,這件案子原來是另外一個揚納切克幹的。於是只好把他從犯人墓地挖出來,給他恢覆名譽,改葬到天主教徒的墓地,但是後來發現這個吉普賽人不是天主教徒,而是個新教徒,於是只好把他從墓地裏再挖出來,改葬到福音派教徒墓地。群體不僅可以在好惡情緒之間莫衷一是,它甚至可以眨眼之間就從最野蠻最血腥的狂熱過渡到了最為極端的寬雄大量和英雄主義。群體很容易做出即使連…See More
Mar 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6)群體極端表現

隨著外界刺激因素的變化,群體的興奮方式和興奮程度不斷發生著變化,它們會服從種種原始的沖動,諸如豪爽的、殘忍的、勇猛的或是懦弱的。所有的這些沖動總是趨於一個極端,表現得極為強烈。不要說個人利益,即使是生死安危,這些在獨立的個人看來再也重大不過的事情,也難以與群體的原始沖動情緒相提並論。群體是如此的搖擺不定,莫衷於是——這是因為刺激群體的因素多種多樣,群體總是屈服於這些低層次的刺激,因此它們也就表現得沖動易變。在十字軍的第一次東征中,波斯的蘇丹帶領一支大軍包圍了安條克城,十字軍被團團圍困,士兵們心灰意冷,他們無心戰鬥,只是躺在房子裏拒絕出來,懲罰與利誘都不起作用,將領們甚至放火燒屋,然而士兵們寧願葬身火海,也絕不肯上陣殺敵。統帥們並不懂得群體的真正性格,因此無從下手,這時,一位年長的牧師出現了,他提出了一個計劃,重新樹起了十字軍的信心,燃起了他們的鬥志,讓這些灰心喪氣的士兵重新行動起來,擊敗了6倍於己,精力充沛的波斯人。這位牧師編造了一個離奇的故事,自稱在幾星期攻占安條克城之前,他曾經遭遇到了危險,當他高聲向上帝呼救的時候,兩個頭帶光環的神靈出現在他面前,授予了他一根長矛,並聲稱是當年拯救…See More
Mar 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5)群體沖動、易變和急燥的特性

我們曾經得出了這樣的結論:群體的基本特點,它與理性或智慧無關,而是幾乎完全受著無意識動機的支配。群體中的人,大腦功能是處於停滯狀態的,最活躍的是脊椎神經——群體行為完全是脊椎神經刺激之下的本能性反應。就此意義上而言,我們完全可以將群體視為一個對文明一無所知卻充滿了破壞欲望的野蠻人——事實上,群體的思維或行為與原始人非常相似。但這並不意味著群體就一無所取,事實上,群體的行為有著驚人的一致性——他們往往表現得異乎尋常的完美。只不過,這種完美的表現與群體中的每個人的大腦沒任何關系,群體行為是不受大腦支配的,他們之中的每個人的協同一致的行為只不過是他所受到的刺激因素作用於脊椎神經的結果,就好象刺激青蛙裸露在外邊的神經,所有的青蛙都會“驚人一致”的動作起來。而對於群體而言,任何一種刺激因素都會對他們產生控制作用,因此群體的反應會隨著這種刺激因素的變化及強度的變化不停的發生著變化。所謂群體,不過是外界刺激因素的奴隸而已。所有施加於群體的刺激因素,也同樣作用於獨立的個人,而且孤立的個人也同樣會對這些刺激因素產生感覺或反應。但是,與群體中的個人不同的是,獨立的個人意志和意識卻仍然是清晰的,仍然在發揮著…See More
Mar 5

Quién soy's Blog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7)群體極端表現

Posted on March 6, 2017 at 7:41am 0 Comments

群體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往往用不了多少時間,下面這個故事則可以證明這一點。

在1879年捷克的比爾森地區,曾經有一個叫揚納切克的吉普賽人,當他因為宣傳叛亂的罪過,被人把絞索套上了他脖子,他毫不在乎地說:情況會轉危為安的!結果真被他猜中了,在最後一剎那,又把他從絞刑架上領了下來,因為恰逢皇帝生日,在這一天不能對犯人處以絞刑。

第二天的時候,剛要把他吊到絞刑架上絞死,這個吉卜賽人遇到了更大的福氣,忽然間暴亂者占領了刑場,原來宮廷發生了政變,皇帝被推下了寶座,這位煽動叛亂的家夥成了當地的重要人物,受到人們的熱烈歡迎。但是僅僅過了一個星期,他就又被重新拉上了絞刑架,因為叛亂被鎮壓了下去,這一次才把他絞死。…

Continue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6)群體極端表現

Posted on March 6, 2017 at 7:40am 0 Comments

隨著外界刺激因素的變化,群體的興奮方式和興奮程度不斷發生著變化,它們會服從種種原始的沖動,諸如豪爽的、殘忍的、勇猛的或是懦弱的。

所有的這些沖動總是趨於一個極端,表現得極為強烈。

不要說個人利益,即使是生死安危,這些在獨立的個人看來再也重大不過的事情,也難以與群體的原始沖動情緒相提並論。

群體是如此的搖擺不定,莫衷於是——這是因為刺激群體的因素多種多樣,群體總是屈服於這些低層次的刺激,因此它們也就表現得沖動易變。…

Continue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5)群體沖動、易變和急燥的特性

Posted on March 4, 2017 at 3:09pm 0 Comments

我們曾經得出了這樣的結論:群體的基本特點,它與理性或智慧無關,而是幾乎完全受著無意識動機的支配。

群體中的人,大腦功能是處於停滯狀態的,最活躍的是脊椎神經——群體行為完全是脊椎神經刺激之下的本能性反應。

就此意義上而言,我們完全可以將群體視為一個對文明一無所知卻充滿了破壞欲望的野蠻人——事實上,群體的思維或行為與原始人非常相似。…

Continue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4)你不會接受的觀念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39pm 0 Comments

某些觀念一旦與我們的思維習慣相抵觸,那麽我們就很難接受。

奧地利心理學大師弗洛伊德的“俄浦狄斯情結”之說,斷言在每個男人的潛意識之中都有一種弒父而代之的深層欲望,這就必然的激起了整個世界對弗氏的憤怒,直到他的理論已經在臨床應用過程中取得了實效,對他的聲討仍然是方興未艾。

只有當弗氏的理論構築而成了現代心理學的宏基大廈,針對於弗氏的聲討才漸告平息。

但如果我們把構築於弗氏理論基礎之上的現代群體心理學的基本觀念表述出來,或許現代心理學仍將面臨著與弗洛伊德同樣尷尬的處境。

現在我們將說出這些觀點——無論你是否能夠接受它。…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