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
  • Male
  • Jasin,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Quién soy's Friends

  • 1 Dimensional Man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 triste chateau
  • A'Lessy
  • Pabango
  • Place Link
  • 妲姬 格格
  • Malacca Light

Gifts Received

Gift

quién so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quién soy's Page

Latest Activit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7)群體極端表現

群體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往往用不了多少時間,下面這個故事則可以證明這一點。在1879年捷克的比爾森地區,曾經有一個叫揚納切克的吉普賽人,當他因為宣傳叛亂的罪過,被人把絞索套上了他脖子,他毫不在乎地說:情況會轉危為安的!結果真被他猜中了,在最後一剎那,又把他從絞刑架上領了下來,因為恰逢皇帝生日,在這一天不能對犯人處以絞刑。第二天的時候,剛要把他吊到絞刑架上絞死,這個吉卜賽人遇到了更大的福氣,忽然間暴亂者占領了刑場,原來宮廷發生了政變,皇帝被推下了寶座,這位煽動叛亂的家夥成了當地的重要人物,受到人們的熱烈歡迎。但是僅僅過了一個星期,他就又被重新拉上了絞刑架,因為叛亂被鎮壓了下去,這一次才把他絞死。在第三天,死去的吉普賽人得到了寬恕,因為所有事實表明,這件案子原來是另外一個揚納切克幹的。於是只好把他從犯人墓地挖出來,給他恢覆名譽,改葬到天主教徒的墓地,但是後來發現這個吉普賽人不是天主教徒,而是個新教徒,於是只好把他從墓地裏再挖出來,改葬到福音派教徒墓地。群體不僅可以在好惡情緒之間莫衷一是,它甚至可以眨眼之間就從最野蠻最血腥的狂熱過渡到了最為極端的寬雄大量和英雄主義。群體很容易做出即使連…See More
Mar 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6)群體極端表現

隨著外界刺激因素的變化,群體的興奮方式和興奮程度不斷發生著變化,它們會服從種種原始的沖動,諸如豪爽的、殘忍的、勇猛的或是懦弱的。所有的這些沖動總是趨於一個極端,表現得極為強烈。不要說個人利益,即使是生死安危,這些在獨立的個人看來再也重大不過的事情,也難以與群體的原始沖動情緒相提並論。群體是如此的搖擺不定,莫衷於是——這是因為刺激群體的因素多種多樣,群體總是屈服於這些低層次的刺激,因此它們也就表現得沖動易變。在十字軍的第一次東征中,波斯的蘇丹帶領一支大軍包圍了安條克城,十字軍被團團圍困,士兵們心灰意冷,他們無心戰鬥,只是躺在房子裏拒絕出來,懲罰與利誘都不起作用,將領們甚至放火燒屋,然而士兵們寧願葬身火海,也絕不肯上陣殺敵。統帥們並不懂得群體的真正性格,因此無從下手,這時,一位年長的牧師出現了,他提出了一個計劃,重新樹起了十字軍的信心,燃起了他們的鬥志,讓這些灰心喪氣的士兵重新行動起來,擊敗了6倍於己,精力充沛的波斯人。這位牧師編造了一個離奇的故事,自稱在幾星期攻占安條克城之前,他曾經遭遇到了危險,當他高聲向上帝呼救的時候,兩個頭帶光環的神靈出現在他面前,授予了他一根長矛,並聲稱是當年拯救…See More
Mar 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5)群體沖動、易變和急燥的特性

我們曾經得出了這樣的結論:群體的基本特點,它與理性或智慧無關,而是幾乎完全受著無意識動機的支配。群體中的人,大腦功能是處於停滯狀態的,最活躍的是脊椎神經——群體行為完全是脊椎神經刺激之下的本能性反應。就此意義上而言,我們完全可以將群體視為一個對文明一無所知卻充滿了破壞欲望的野蠻人——事實上,群體的思維或行為與原始人非常相似。但這並不意味著群體就一無所取,事實上,群體的行為有著驚人的一致性——他們往往表現得異乎尋常的完美。只不過,這種完美的表現與群體中的每個人的大腦沒任何關系,群體行為是不受大腦支配的,他們之中的每個人的協同一致的行為只不過是他所受到的刺激因素作用於脊椎神經的結果,就好象刺激青蛙裸露在外邊的神經,所有的青蛙都會“驚人一致”的動作起來。而對於群體而言,任何一種刺激因素都會對他們產生控制作用,因此群體的反應會隨著這種刺激因素的變化及強度的變化不停的發生著變化。所謂群體,不過是外界刺激因素的奴隸而已。所有施加於群體的刺激因素,也同樣作用於獨立的個人,而且孤立的個人也同樣會對這些刺激因素產生感覺或反應。但是,與群體中的個人不同的是,獨立的個人意志和意識卻仍然是清晰的,仍然在發揮著…See More
Mar 5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4)你不會接受的觀念

某些觀念一旦與我們的思維習慣相抵觸,那麽我們就很難接受。奧地利心理學大師弗洛伊德的“俄浦狄斯情結”之說,斷言在每個男人的潛意識之中都有一種弒父而代之的深層欲望,這就必然的激起了整個世界對弗氏的憤怒,直到他的理論已經在臨床應用過程中取得了實效,對他的聲討仍然是方興未艾。只有當弗氏的理論構築而成了現代心理學的宏基大廈,針對於弗氏的聲討才漸告平息。但如果我們把構築於弗氏理論基礎之上的現代群體心理學的基本觀念表述出來,或許現代心理學仍將面臨著與弗洛伊德同樣尷尬的處境。現在我們將說出這些觀點——無論你是否能夠接受它。這一觀點認為——群體是靠不住的!這一觀點還認為——群體最主要的特點表現為沖動、急燥、缺乏理性、沒有判斷力和批判精神,以及誇大情感等等。如果你認為這一觀點屬於你還能夠忍受範疇的話,那麽接下來的觀點多半會讓你勃然大怒:現代心理學認為——群體的特點與表現,只有在低級進化形態的生命中才可能看到。你憤怒了嗎?沒有?那好,現在是你應該憤怒的時候了。現代心理學認為:類同於群體表現的低級進化形態的生命,主要是以女性、野蠻的原始人以及兒童為主。你終於憤怒了,是不是?然而本書將不會理睬你的憤怒——也就是…See More
Mar 3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9)第二個原因:傳染

傳染——群體情緒的相互傳染——對群體的特點形成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決定著群體行為選擇的傾向。傳染——一個人的情緒迅速的感染了另外一些人,有的人很容易讓其它人受到感染,有的人則不然。有的情緒特別容易在群體中傳染開來,而另外一些情緒卻不見什麽效果。傳染——感性的、本能的情緒特別容易傳染,而理智的、冷靜的情緒在群體中絲毫也起不到作用。傳染——站在群體之外的任何一個人都能夠看出來這種現象的發生,那怕他的智力低下,也會輕而易舉的作出判斷。但是,即使是一個智力非凡的專家,在這方面也說不出個子午卯酉來。我們最多只能把傳染視為一種催眠的力量——群體性催眠!在1523年6月上旬的倫敦城中,有算命者和占星家預言,泰晤士和將在1524年2月1日猛漲,整座倫敦城將會被淹沒,上萬戶居民的房屋將會被沖毀。在預言發布後的幾個月裏,所有的盲從者都開始喋喋不休地重覆著這個預言,這使得更多的人相信了它。民眾紛紛打點行裝,移居到倫敦城以外的地區。而這樣的遷徙行為又加快了預言傳播的速度。隨著時間離災難的預定日期越來越近,移民的數量也在不斷增加。到了1524年1月的時候,下層民眾攜妻帶子,成群結隊地步行到遙遠的村莊去躲避災難,中…See More
Feb 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3)奇跡的創造者

現在我們可以得出結論了。第一:在智力上,群體的表現遠不如構成這一群體之中的個人,所以在涉及到智慧這方面上,我們是絕不能依賴於群體的。第二:群體比個人更有力量,但是群體的表現是極不穩定的,而個人無論是智力還是能力方面,總是維持在一個平均的水平線上的。第三:群體的行動是受感情激起並主導的,這種感情的強弱程度,直接決定著群體的行為能力。第四:群體的表現有可能比個體更好,或者更差。究竟群體會表現出更好還是更差的表現來,這完全取決於周邊的環境如何。第五:群體能夠幹出什麽來,取決於影響群體的暗示具有何種性質。如果這種性質是積極的、進步的、有意義的,那麽群體的表現就會是相應的積極進步而有益。反之,如果主宰群體行為的暗示是負面的心理能量,那麽群體的表現就會是非常可怕——如果把群體比作是同一個人,那麽這種主宰群體行為的暗示力量就好比是人的思想,如果這個人的思想是善良的,那麽這個人必然是善良的,反之亦然。第六:群體往往會構成騷亂的因由,但群體更多的表現,卻是一個英雄主義的群體。關於這種英雄主義精神——我們經常見到的這種令人無限景仰的利他主義行為,赴湯蹈火,慨然就義,為一種教義或是觀念,而將個人的生死置之度…See More
Jan 4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2)群體的行為

群體是如此遙遠的背離了他們存在的依據,以至於讓我們對這個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情再也無法堅守自己的判斷能力。在法庭上,構成群體的陪審員會做他們作為個人的情況下絕不會通過的判決。在議會中,構成群體的議員們在執行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也會反對的法律和措施。在法國——在法國的國民公會之中,每一個委員都是知書達禮行為溫和的開明人士,但這些寬和的人一旦構成一個群體,情形就立即兩樣了。在法國大革命時期,正是這些心腸慈軟、悲天憫人,那怕是看到一只受傷的鳥兒都會落淚的善良人們,他們卻毫不猶豫地聽命於最野蠻最殘暴的提議,把完全清白無辜的人送上斷頭台。正是這樣由最具智慧的人所構成的群體,他們甚至連自己的利益都違反,連他們自己的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力也全都放棄。他們中自己人中間濫殺無辜,他們投票殺死他們之中的每一個人。他們也殺死更多無辜的人。為了提高殺人效率,他們甚至將炮口降低,對準對面的老人和小孩,一次性的將數以萬計的無辜百姓碎為齏粉,屍骨無存。然後他們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是神聖的,是為了給這些被他們以最殘暴的手段屠殺的人們謀取福祗,不得已而為之。群體中的人不僅在行動上與他本人有著完全相反的表現,而且他的思想及感情也與平…See More
Jan 1,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1)野蠻的玩偶

一旦當人的自我意識消失,無意識人格大行其道的時候,這時候的思想與情感都任由暗示的力量和相互傳染的作用將這種集成的無意識轉向一個共同的方向——於是,暗示的觀念就會在霎時之間轉化為行動,或是至少表現出來這種傾向,這就構成了群體的個人所表現出來的最主要特點。重覆一遍,群體中的個人行為表現具有如下四個特點:第一是自我人格消失;第二是無意識人格起到決定性的作用;第三是情感與思想在暗示與傳染的作用下轉向一個方向;第四是暗示的觀念具有著即刻轉化為行動的沖動。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有著明確的身份與性格的個人已經消失了,他融入到群體中,成為了一個再也不受自己意志控制與支配的玩偶。群體中的人做事時有著明確的目標,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這就好象是活動的生物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但構成這些行為本身的生物細胞,卻肯定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麽。對於一個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麽的人來說,這時候他的智力顯然是靠不住的,多半是已經下降到了界限的閥值之下。——這就意味著,群體中的個人,單單只是他成為了一個有機的群體的成員這個事實,就已經構成了他在文明階梯上的倒退。在他的獨立意志存在的時候——或者是說在他擁有正常的智力商數的情…See More
Dec 20,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0)暗示

比如說,一位教堂的院長異常驚恐,他用極高的代價在高山上修建了一座城堡,貯存了兩個月的生活必需品。在那個可怕日子到來的前一星期,他帶著教堂的全體職員和家屬搬了進去。許多人都要求住進去,但這位院長在慎重考慮之後,只接受了與他私交甚好的朋友和帶有大量食物的人。泰晤士河並沒有在預期的日子暴漲,當人們準備將預言家投入河中的時候,預言家卻想出了平息怒火的辦法,他們宣稱自己計算錯了一個小數字,所以洪水的日期被弄錯了,提前了整整一個世紀。正是這樣的胡言,卻能夠在群體之中得到信任與傳播,證明了這種來自本能恐懼的情緒力量,的確具備了傳染病一樣的威力。除了令人陷入狂亂之外,這種催眠還會摧毀了一個人心理上的防禦機制,讓人的表現突破了他人格上的界限。在群體中,任何一種感情和行動——只要這種感情與行動不合常理——都會很容易的傳染開來,其程度之強,足以讓一個人隨時準備為另一個與他毫無關系的人做出犧牲。傳染——就意味著群體將獲得一種與個體的天性戴然對立的兩極傾向,如果他不是處於群體之中,他是根本不可能具有這種意識或能力。一個被群體情緒傳染的人會感覺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他的行動完全聽憑另一種陌生的力量所主宰,這時候他…See More
Dec 5,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9)第二個原因:傳染

傳染——群體情緒的相互傳染——對群體的特點形成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決定著群體行為選擇的傾向。傳染——一個人的情緒迅速的感染了另外一些人,有的人很容易讓其它人受到感染,有的人則不然。有的情緒特別容易在群體中傳染開來,而另外一些情緒卻不見什麽效果。傳染——感性的、本能的情緒特別容易傳染,而理智的、冷靜的情緒在群體中絲毫也起不到作用。傳染——站在群體之外的任何一個人都能夠看出來這種現象的發生,那怕他的智力低下,也會輕而易舉的作出判斷。但是,即使是一個智力非凡的專家,在這方面也說不出個子午卯酉來。我們最多只能把傳染視為一種催眠的力量——群體性催眠!在1523年6月上旬的倫敦城中,有算命者和占星家預言,泰晤士和將在1524年2月1日猛漲,整座倫敦城將會被淹沒,上萬戶居民的房屋將會被沖毀。在預言發布後的幾個月裏,所有的盲從者都開始喋喋不休地重覆著這個預言,這使得更多的人相信了它。民眾紛紛打點行裝,移居到倫敦城以外的地區。而這樣的遷徙行為又加快了預言傳播的速度。隨著時間離災難的預定日期越來越近,移民的數量也在不斷增加。到了1524年1月的時候,下層民眾攜妻帶子,成群結隊地步行到遙遠的村莊去躲避災難,中…See More
Nov 29,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8)第一個原因:本能

只有在群體中才會表現出來,為群體所特有、而作為單獨的個人卻不具備的這些特點的形成,是受著一些不同的原因而形成的。第一個原因:本能的力量,而激發一個人最原始本能的決定性因素是數量。數量在人類社會中經常性的會產生一種充足的理由,處於群體中的個人會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正義”力量,對他們來說群體就是正義,數量就是道理,即或不然,群體中的人也會有一種“法不責眾”的想法,因而在他們的行為中就表現得理直氣壯。但是當群體中的每一個人處於孤零零的單獨個體的時候,後天的教育與內心的良知都在對他起著約束作用,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對自己的這種本能行為加以控制。但是群體的力量卻讓人們解脫了這些約束與羈拌——無論是後天教育養成的還是先天的良知所意識到的——他沒有什麽理由再約束自己,更無法控制內心中的放縱與不羈。單獨一個人必須要為他的行為承擔責任——法律上的和道德上的。但是群體則不然,群體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群體就是法律,群體就是道德,群體的行為天然的就是合理的。這是因為單獨的一個人是有其名姓的,而群體的本身就是它的名字。群體是無名氏!無名氏不需要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承擔責任。因為無名,所以無由指控。於是,曾經牢固的約束於…See More
Nov 25,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被抹平的才智差別

正是這種普遍特性,構成了群體的共同屬性。在群體心理中,原本是突出的才智被削弱了,導致了群體中的每一個人的個性也被削弱了。表現出差別的異質化被同質化吞沒了,最終是無意識品質決定了群體的智慧。群體只有很普通的品質。群體只有很普通的智慧。群體也只有最基本的智能。群體同時也只具有最低甚至更低層次的智力。這個結論就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答案,它至少能夠替我們解釋:何以群體無法完成對智力要求較高的工作?群體只能從事最低級的勞動,而涉及到普遍利益的決定,只能由傑出人士組成的決策中心來做出。但讓我們感到沮喪的是,即使是各行各業中最優秀的專家們,當他們表現為一個群體的時候也會經常性的做出極度愚蠢的決定。實際情況是,即使是再高明的專家,一旦他們受困於這種群體意識,那麽他們只多只能用普通人的智力與能力、用最為平庸而拙劣的方法來處理那些關乎重大的事情。群體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而真正的智慧卻被愚蠢的洪流湮沒了。通常情況下我們說“人民群眾”,以強調我們在智力上所占據到的優勢,但事實的真相卻是,“人民群眾”絕不比任何一個人更聰明,反倒是他們的愚蠢是有目共睹的。任何一個人都比“人民群眾”更聰明,所以“人民群眾”是靠不住的…See More
Nov 16,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群體質變的征因

群體中的個人完全不同於獨立的個人,這一點是很容易得到證明的。但是,如果我們想找出造成這種不同的原因,就不是那麽容易了。如果我們確有探究這其中的癥因的必要性的話,那麽就不能忽視了現代心理學為我們提供的絕對正確的思維分析——無意識主宰著有機體的生活,而且在有機體的智力活動中,這種力量也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意識因素是我們最熟知的,但這種力量在我們精神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完全是被動的,不足一提的。所以我們對於人類的觀察總是無一例外的陷入困惑之中,只有最細心的分析家與最敏銳的觀察家,才有可能洞穿潛意識的黑洞,窺知到一點點主導著我們行為的無意識動機。如果說,我們的意識是浮在海面上的可見冰山的話,那麽,潛意識才是沈陷於暗黑的海洋之中的巨大冰體。所有有意識的行為,都只不過是遺傳基因控制下的無意識深淵中的隱密心理活動的產物,或許永遠也不會有人能夠在他的有生之年得以一窺潛意識的暗黑世界的真貌——積淤在這個深層次結構之中的是生物無數個世代傳承相遞的無計其數的共同特征,正是這些永遠也不為我們所知的共同特征構成了一個種族的先天秉性。文學家使用一種更易於為公眾接受的方式來描述這一潛隱的共同特性——宿命!我們經常會為我…See More
Nov 8,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群體共同的心理特征

所有的群體,都具有著這樣一個共同特征:構成這個群體的人,不管他是誰,不管他們的生活方式有多大區別、不管他的職業是什麽、不管他是男還是女,也不管他的智商是高還是低,只要他們是一個群體,那麽他們就擁有一個共同的心理——集體心理。當他們成為群體中的一員的時候,他們的感情、思維和行為與他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迥然不同。他們在群體中的思維觀念或是感情,在他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是絕無可能出現的,即使出現也絕不會形成具體的行動。這就是心理學研究中的一個重要特點,心理群體是一個由異質成分組成的暫時現象。當足夠數量的不同個體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就象是諸多的有機質泄聚在一起形成的細胞一樣,當這些類別成分完全不同的細胞組成一個新的生命個體的時候,這個新生命個體的表現與構成他的細胞組織完全不同。完全不同的個體就會組合成一種全新的存在,這個全新存在與構成這種存在的每一個個體沒任何共同之處。哲學家赫伯特?斯賓塞認為:在形成一個群體的人群中,表現為其構成要素的總和或是它們的平均值——但這個觀點完全是錯誤的,是缺乏統計學上的依據與相關的例證的。實際情況是,正象兩種化學元素——如酸和堿——產生了化學反應之後形成了一種新物質一樣…See More
Oct 31,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群體共性的研究方法

現在,我們先來看看群體的共同特性。我們就象是自然科學家一樣,先將人類分成一個大的族系,找到並描述出所有族系共同擁有的特點,然後再區分出不同族系的個性特點。但是族系研究相對來說簡單多了,而群體的心理卻幾乎無從著手。構成群體的種族不同,群體心理就有所不同。同一種族的構成方式或比例不同,群體心理同樣有所不同。刺激群體心理的要素同,群體心理就有所不同。即使群體承受著同種類型的刺激,但如果刺激的強度不同,群體的心理表現仍然會有所不同。以上諸多因素的變化構成了群體心理研究的困難,但幸好,個體心理學的研究也同樣會遭遇到這些困難。比如說,只有在小說中,一個人的性格才會一生不變。再比如說,只有環境的完全一致性,才能造成族群性格明顯的單一性。諸多權威資料都告訴我們:任何一種精神結構都包含著各種性格的可能性,而環境的突變,卻會讓這種可能性表現得更為突出。這樣我們就會明白了,為什麽法國國民公會中那些最殘暴的成員竟然都是些平常表現最為溫和的人,當環境正常的時候,他們是一些合法的公民或是善良的官員,而當環境突變的時候,他們的表現出來的那種邪惡與殘暴,就連他們自己都無法相信。等到暴虐過後,他們又都恢覆了此前的那種善…See More
Oct 29, 201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3)群體的相同與不同

心理群體形成之後,就會表現為一種共同的、暫時的、然而又是十分鮮明的普遍特性,除此之外,群體還會表現出一些附帶的特性。組成群體的人員不同,那麽除了普遍特性相同之外,不同的群體的附帶特性不同,而且,群體的精神結構也會有所不同。 這樣,我們就可以對群體進行一下分類。所的群體都有一些共同的特點,不管群體是由什麽人組成的,但所有的群體都有著一致性。除此之外,不同的群體還會有不同的附帶特點。構成群體的人員不同,其附帶的特征也就有所不同。所以,我們可以根據群體的普遍特性辯認出群體來,同時又可以根據群體的不同附帶特性將他們區別開來。 See More
Oct 27, 2016

Quién soy's Blog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7)群體極端表現

Posted on March 6, 2017 at 7:41am 0 Comments

群體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往往用不了多少時間,下面這個故事則可以證明這一點。

在1879年捷克的比爾森地區,曾經有一個叫揚納切克的吉普賽人,當他因為宣傳叛亂的罪過,被人把絞索套上了他脖子,他毫不在乎地說:情況會轉危為安的!結果真被他猜中了,在最後一剎那,又把他從絞刑架上領了下來,因為恰逢皇帝生日,在這一天不能對犯人處以絞刑。

第二天的時候,剛要把他吊到絞刑架上絞死,這個吉卜賽人遇到了更大的福氣,忽然間暴亂者占領了刑場,原來宮廷發生了政變,皇帝被推下了寶座,這位煽動叛亂的家夥成了當地的重要人物,受到人們的熱烈歡迎。但是僅僅過了一個星期,他就又被重新拉上了絞刑架,因為叛亂被鎮壓了下去,這一次才把他絞死。…

Continue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6)群體極端表現

Posted on March 6, 2017 at 7:40am 0 Comments

隨著外界刺激因素的變化,群體的興奮方式和興奮程度不斷發生著變化,它們會服從種種原始的沖動,諸如豪爽的、殘忍的、勇猛的或是懦弱的。

所有的這些沖動總是趨於一個極端,表現得極為強烈。

不要說個人利益,即使是生死安危,這些在獨立的個人看來再也重大不過的事情,也難以與群體的原始沖動情緒相提並論。

群體是如此的搖擺不定,莫衷於是——這是因為刺激群體的因素多種多樣,群體總是屈服於這些低層次的刺激,因此它們也就表現得沖動易變。…

Continue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5)群體沖動、易變和急燥的特性

Posted on March 4, 2017 at 3:09pm 0 Comments

我們曾經得出了這樣的結論:群體的基本特點,它與理性或智慧無關,而是幾乎完全受著無意識動機的支配。

群體中的人,大腦功能是處於停滯狀態的,最活躍的是脊椎神經——群體行為完全是脊椎神經刺激之下的本能性反應。

就此意義上而言,我們完全可以將群體視為一個對文明一無所知卻充滿了破壞欲望的野蠻人——事實上,群體的思維或行為與原始人非常相似。…

Continue

古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14)你不會接受的觀念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39pm 0 Comments

某些觀念一旦與我們的思維習慣相抵觸,那麽我們就很難接受。

奧地利心理學大師弗洛伊德的“俄浦狄斯情結”之說,斷言在每個男人的潛意識之中都有一種弒父而代之的深層欲望,這就必然的激起了整個世界對弗氏的憤怒,直到他的理論已經在臨床應用過程中取得了實效,對他的聲討仍然是方興未艾。

只有當弗氏的理論構築而成了現代心理學的宏基大廈,針對於弗氏的聲討才漸告平息。

但如果我們把構築於弗氏理論基礎之上的現代群體心理學的基本觀念表述出來,或許現代心理學仍將面臨著與弗洛伊德同樣尷尬的處境。

現在我們將說出這些觀點——無論你是否能夠接受它。…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