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
  • Male
  • Jasin,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Quién soy'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quién so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quién soy's Page

Latest Activit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朱北順:選對象

幾十年的獨身生活使我厭倦了,我決定娶一個妻子。近年,我經常看到取名為“愛情”的婚姻介紹所的廣告,據說,這些廣告曾經幫助許多人解決了他們的終身大事。介紹所位於市中心。一位身穿淺藍色制服的年輕守門人在門口迎接我,向我深深地鞠了躬。矮矮的辦公桌後,坐著一位穿戴雅致的女士,她老練地對我說:“現在,請您到隔壁的房間去,那里有許多門,每一個門上都寫著您所需要的對象的資料,供您選擇。親愛的先生,您的命運完全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我謝過了她,向隔壁的房間走去。里面的房間里有兩個門,第一個門上寫著“終生的伴侶”,另一個門上寫的是“至死不變心”。我忌諱那個“死”字,於是,便邁進了第一個門。接著,又看見兩個門,右側寫的是“淡黃的頭發”,左側寫的是“烏黑的頭發”。應當承認,不知道為什麽,我總是比較喜歡長著淡黃色頭發的女性,於是,便推開了右邊的那扇門。進去以後,還有兩個門,左邊寫著“美麗、年輕的姑娘”,右面則是“富有經驗的、成熟的婦女和寡婦們”。你們當然可想而知,左邊的那扇門更能吸引我的心。可是,進去以後,又有兩個門。上面分別寫的是“苗條,標準的身材”和“略微肥胖、體型稍有缺陷者”。用不著多想,苗條的姑娘更中我…See More
Aug 1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林文:懸崖上的殺手

“出什麽事了,爸爸?”男孩被什麽聲音弄醒了,問道。他跑出屋去,看見他爸爸手握步槍正站在台階上。“孩子,是dingo,一定是它一直在殺我們的羊。”夜晚的寂靜被dingo——一種澳大利亞野狗又長又尖的嚎叫聲劃破了。嚎叫聲是從離屋子大約四分之一英里遠的懸崖上傳來的。孩子的父親舉起步槍,朝懸崖的方向開了幾槍。“這應該把它嚇跑了。”他說。第二天早晨,孩子騎馬出去,沿著舊石崖慢慢騎著,一邊尋找著野狗的足跡。突然,他發現了它,他正平躺在從峭壁上伸長出去的一棵樹的分枝上。它一定是在夜晚的追逐中從懸崖邊跌下來的,當它摔下來時一定掉在分枝上,樹下是60英尺深的懸崖,這只野狗被逮住了,男孩跑回去告訴他的父親。“爸爸,你打算開槍打死它嗎?”當他們返回懸崖時男孩問道。“我想如此,它在那兒只會餓死。”他舉起步槍瞄準,男孩等待著射擊聲——但槍沒有響起來,他爸爸已把槍放下了。“你打算打死它嗎?”男孩問道。“現在不,兒子”“你打算放了他嗎?”“兒子,如果我可以幫助它的話,我不會放的。”“那你幹嗎不開槍打死它?”“只是似乎不公平。”第二天,他們騎馬外出,野狗還在那兒。它似乎在測算樹和懸崖頂的距離——也許它會跳上去。男孩的…See More
Jul 22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帕里·塞勒:相互了解

朱偉一·譯我坐在起居室里,伸展了一下書桌下的雙腿,伸手拿起一封信把它拆開。原來是蒙特爾百貨商店寄來的帳單。看見我們欠的175美元的帳,我大吃一驚。我認定這是弄錯了!因為我和妻子珍妮特都沒用過這麽些錢,而且為了買下這幢房子,我們正在準備第一次付款,一直在節省每一分錢。我又瞧了瞧帳單,更加肯定他們是打算寫17.50,可多畫了個零,又點錯了小數點,變成了175.00。我用手擦了擦臉,已經不再感到吃驚了。我的目光越過起居室望到臥室,看見珍妮特正蜷著身子,裹在被子里看雜誌。…See More
Jun 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塞林格:獻給愛斯美

盡管那已是久遠的事情,然而,在人生的長河里卻從未褪色……最近我收到一封航空信,邀請我參加於下月18日在英國舉行的一個婚禮。在剛收到請柬時,我真巴不得坐飛機出國旅行一趟,可是,當我和妻子經過多方面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改變親臨祝賀的方式去道喜。不過,無論我在哪里,都不會叫這場婚禮平淡冷清的。因此,在婚禮舉行興,我草草寫下了一些有關新娘的筆記,緬懷多年前我與她的相識……1944年4月,我們60名美軍士兵,在英國德文郡接受英國情報機構組織的特別進攻訓練。訓練共進行3個星期,在一個陰雨的星期六結束。當天晚上7點,全體人員將按軍令乘火車去倫敦,然後集結到在法國登陸的空降師里去。下午3點,我已經把所有的物品裝進了背囊。窗外,那令人心煩的雨從天際斜落下來,我忽然漫無目的地穿上雨衣,沿著滑膩的鵝卵石小路下了山,朝小鎮走去。潮溫的鎮中心有一座教堂,正傳出無伴奏童聲合唱的聖歌。我信步進入教堂,只見講壇上有大約20多個孩子端坐在3排長椅上,像一群未成年的舉重運動員舉杠鈴似的捧著厚重的讚美詩集,張大嘴巴在放聲歌唱。我聽得飄飄欲仙的當兒,仔細地審視孩子閃稚嫩的小臉,其中離我最近的一張面孔引起我特別的注意。她大概13…See More
Jun 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L·R·普拉巴卡:亞當和上帝

孟大革·譯致天堂中萬能的天父尊敬的先生:我在這里感覺很好。我非常喜愛在地球上生存的眾多的飛禽走獸,花草魚蟲。那飛鳥的鳴唱,小草的低語,海浪的飛濺,溪流的柔曲,這豐裕的自然讓我心曠神怡。您真是考慮的周到,胸懷博大啊!這里的伊甸園也讓我神迷。但是在最近,有一種孤獨感纏擾著我,我無法與周圍的動物們交流,我不懂它們的語言。我想要與”“人傾吐心聲,希望愛別人,也被別人愛。請別誤解我,我想說的是,您按您的意願造出了我,您一定不會缺乏愛心的。我知道您正被您創造的事物出現的數不清的問題所困擾著,但您能否為我動一點腦筋,抽一點時間解決一下我的問題呢?請您仁慈地考慮一下,是否能給我提供一位理解我、並與我共同分享快樂和憂傷的伴侶嗎?重要的是這個伴侶應有人的思想和舉止。我因現在的困境而苦惱,正盼望著您的恩賜。受您垂愛的兒子亞當上致生活在美麗地球上的亞當我親愛的兒子:考慮到你的困難,我很快將為你送去一位符合你所有要求的人。這個精靈是由一株玫瑰、一株百合、一只鴿子、一點蜂蜜、一顆靜海中的蘋果和一把泥土合制成的和諧的整體,這是一件需要你去鑒賞和好好照看的禮物。你的可信賴的聖父書致天堂中的萬能者親愛的父親:您是多麽仁…See More
May 2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蘭勃納:掀起帷幔

我們公司在曼谷。某日傍晚時分,董事長派給我一個臨時任務:第二天出差陪一位重要的商人到泰國北部的觀光勝地遊覽。我瞪著眼看著亂七八糟的辦公桌,悶聲不響,氣得七竅生煙。雖然我已經好幾個星期每星期工作7天,桌上一疊疊的文件說明我仍有大量積壓的工作。我心里嘀咕:“什麽時候才能把文件理清呢?”第二天大早,我跟一位衣著講究、彬彬有禮的男子會合。坐了一小時飛機以後,我們擠在幾百名觀光客之中,遊覽名勝,直到黃昏。那些觀光客大多數都背著照相機,到處搶購紀念品。我仍記得自己當時覺得那些俗客很可笑。那天晚上我和客人乘一輛小型巴士去吃晚餐,並觀看一場以前看過多次的表演。他和其他遊客閑聊的時候,我在黑暗中和坐前面的男人禮貌地交談起來。他是比利時人,能說流利的英語。我心里納悶,為什麽他的頭總是奇怪地側著,而且一動不動,好像正在沈思似的。後來我看到他那根灰色的手杖,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失明的。”“這個人告訴我,他十多歲時因意外事件眼睛瞎了。不過他並沒有因此就不單獨旅行。他大概六十七八歲,已經掌握了無視覺旅遊技巧,懂得利用健全的另外幾種感官在心里勾畫景象。他轉過臉來看我,慢慢地伸出一雙軟綿綿的手,輕摸我的臉,我後面有…See More
May 25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可叵·夏娃與文明

亞當和夏娃要搬家了,他們的老家伊甸園租約到期,房東不肯跟他們續約,他們只好遷徙了。亞當覺得搬家最簡單不過,無非兩只腳擡一個身體,兩個肩膀扛一個頭,但夏娃的麻煩可就多了。她用“酒瓶椰樹”的葉子做成拖橇,總共有十來件行李,其內容包括昨天晚上沒吃完的一塊西瓜,今天早上孔雀送的一根羽毛,以及去年春天截下的一段頭發,第一次碰到亞當時她所倚著的那棵柳樹的樹皮……當然,可憐的亞當只好咬著牙使勁拖這些七零八碎的玩意。夏娃很快樂,一面走一面還編了一首歌,叫做《快樂的搬家之晨》。她分配給亞當的是男低音,但亞當只顧“哼嗨”,一句也唱不出來。後世文人討論藝術起源有“勞動說”和“娛樂說”,兩派死我活,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藝術是當時正在勞動的亞當和正在娛樂的夏娃共同發明的。“就住在這里吧?”亞當懶,看見就近有一個山洞,就要定居下來。“不行,不行,”夏娃天殺似的叫起來,“我要找有河的地方!”“洞里也有水,不正在往下滴嗎?”“胡說,我說要河就是要河。我們說好的,男主外,女主內,搬家的事你得聽我的。”“我真不懂為什麽一定得住在河邊?”亞當咕咕噥噥地說,“反正做人又不需要天天洗澡。”“我說要住,”夏娃堅持道,“至少可以省下…See More
Mar 4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7)結束章 民族存亡的關頭

歷史的發展規律我們必須在這裏下一斷言,那就是我們的民族,正面臨著一個前所未有的生死關頭。根據歷史的教訓,以及各方面都觸目驚心的那些先兆判斷,我們的一些現代文明已經到達了衰敗期之前。這個階段在歷史上出現過許多次,而所有的民族似乎都不可避免地要經歷同樣的生存階段,因為看起來歷史是在不斷地重復它的過程。如果我們查看歷史,根據它的主要線索,對我們之前那些文明的偉大與衰敗的原因加以評價,我們會發現什麼呢?首先,在文明誕生之初,一群來源不同的人,因為移民、入侵或占領等原因聚集在一起。他們血緣不同,語言和信仰也不同。使這些人結為整體的唯一共同的紐帶,是沒有完全得到某個頭領承認的法律。這些混亂的人群有著十分突出的群體特征。他們有短暫的團結,既表現出英雄主義,也有種種弱點,易沖動而性情狂狷,沒有什麼東西把他們牢固地聯系在一起。毫無疑問,他們是最野蠻的原始人。隨後,漫長的歲月開始造就自己的作品,環境的一致、種族間不斷出現的通婚和共同生活的必要性發揮它的作用。許多不同的小群體開始融合成一個整體,形成了一個種族,即一個有著共同的特征和感情的群體,它們在遺傳的作用下日益穩固。這群人變成了一個民族,這個民族又有能…See More
Mar 2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6)

(9)議會的兩大險情現在我們就面臨著一個重大的問題——既然我們了解到議會是如此的愚蠢,那麼它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呢?我們的答案是肯定的,議會必須存在,而且要永遠地存在下去。盡管議會的運作要面對所有這些困難,但它仍然是人類迄今為止已經發現的最佳統治方式,尤其是人類已經找到的擺脫個人專制的最佳方式。不管是對於哲學家、思想家、作家、藝術家還是有教養的人,一句話,對於所有構成文明主流的人,議會無疑是理想的統治。不過,在現實中,我們的議會制度極有可能導致兩大嚴重的危險,這都是由群體的特性所導致的。我們需要在這裏將它們指出來。第一大危險是不可避免的財政浪費。它是各種緊迫問題和當選群體缺少遠見的必然產物。假設有個議員提出一項顯然符合民主理念的政策,比如說,在議案中建議保證使所有的工人能得到養老津貼,或建議為所有級別的國家雇員加薪,那麼,會出現怎樣的狀況呢?於是我們就會看到,其他眾議員因為害怕失去自己的選民,就立即會成為這一提議的犧牲品,他們絕不敢無視後者的利益,反對這種提議中的政策。雖然他們清楚這是在為預算增加新的負擔,必然造成新稅種的設立。但他們不可能在投票時遲疑不決,因為增加開支的後果屬於遙遠的未…See More
Mar 1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5)

(7)議會的名望崇拜可以說,所有成功的煽動者,其演說的內容都不過是一些教學法式的常識和廢話、糊弄孩子頭腦的稀松平常的拉丁文化,即使在攻擊和辯護的時候,所采用的觀點也不過是些小學生的歪理。它們的演講中沒有思想,也沒有措辭上令人愉快的變化,更沒有切中要害的譏諷,只有令我們生厭的瘋狂斷言。只要是稍微具備理性的人,在經歷過這樣一次毫無樂趣的閱讀之後,總是會不免長嘆一聲。一個極端狹隘的頭腦,再加上堅定不移的強烈信念,是一個人獲得權力最基本的條件。一個人要想無視各種障礙,表現出極高的意誌力,就必須滿足這些最起碼的條件。因為群體本能地在精力旺盛、信仰堅定的人中間尋找自己的主子,他們永遠需要這樣的人物。然而,即使一個人具備了這兩點因素,還是不能夠保證他會取得成功,因為在議會中,一次演說要想取得成功。根本不取決於演說者提出的論證,而是幾乎完全依靠他所具有的名望。這方面最好的證明是,如果一個演說者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失去名望,他同時也就失去了一切影響,即他根據自己的意誌影響表決的能力。當一個籍籍無名的演說者拿著一篇論證充分的講稿出場時,如果他只有論證,他充其量也只能讓人聽聽而已。在1890年的議會中,曾經…See More
Feb 2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4)

(5)如何影響議會我們知道,一個人的名望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這不僅體現在它對群體的影響力方面。它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不用費力就能夠得到,就像拿破侖一樣,總是能用自身的名望去壓制、去感染他人。當然,如果一個人不具備這樣的名望,它也可能在後天得到它,只是這個過程可能極短,也可能是一段遙遙無期的時間。正因為如此,當一位領袖試圖對群體進行說服的時候,除了應用到他們的名望之外,還應當掌握一些我們多次提到過的因素。領袖若想巧妙地利用這些手段,他必須做到對群體心理了然於胸,至少也要無意識地做到這一點。他還必須知道如何向他們說話,要善於以激烈的排比句式、反問句式來振聾發聵。他尤其應當了解各種詞匯、套話和形象的神奇力量。他應當具備特殊的辯才,這其中包括信誓旦旦的斷言、排除掉一切理性的思考,以及生動鮮明的形象,並伴之以十分籠統的論證。這樣的演說家在世界各國的所有議會中都可以看到,即使是英國議會也不例外,雖然它是所有議會中最嚴肅的一家。我們在英國眾議院的爭吵中可以不斷看到,整個辯論不過是些軟弱無力的大話和盛怒個人之間的交鋒罷了。盡管這種形式可能讓我們覺得很荒唐,但讓群眾接受用驚人之語表達出來的籠統的斷言,從來…See More
Feb 2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3)

(3)議而不決的議會議會之所以叫做議會,很大原因都是因為它只會展開議論,卻很難拿出一個決定。事實上,這樣的情況早在16世紀就已經存在。在負責選舉教皇的紅衣主教團中,總是會爆發各種各樣的爭執,選舉教皇的工作也會因此而被無限期地拖延。後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紅衣主教們隱沒在一個封閉的住處,他們不允許離開這裏,直到他們作出決定,甚至連窗戶都被封了起來,只允許食物進入秘密會議室。當一段時間過去後,封閉的室內溫度上升,悶熱的氣氛和需要換洗的衣服,更有益於他們盡快爭吵出一個結果。當議程變得更加深入時,食物的質量和數量被削減了,數十位與會的肥胖的紅衣主教們穿著惡臭的紅色袍服,食物降至每日一餐,與嚴格的修道院裏的見習修士的飲食標準相差無幾。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主教們還要經過相當長的一段爭吵。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局面,是因為議會中的成員,總是會受到暗示的影響。議會中的群體很容易受到暗示的影響,而且像所有群體一樣,這種暗示都是來自那些享受名望的領袖。不過議會群體這種容易受暗示的特點,又有著一種很明確的界限,指出這一點十分重要。比如說,在有關地方或地區的一切問題上,議會中的每個成員都持有牢固而無法改變的意見,…See More
Feb 21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2)第3卷·第五章 議會

(1)沒有明智的議會同前面的群體不同,議會是我們研究的第一個有名稱的異質性群體。不過,這種區別也僅僅限於名稱而已。盡管議會成員的選舉方式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變化,各國之間也有所不同,不過,這些議會之間都有著十分相似的特征。在這種場合下,人們會感到種族的影響削弱了,因為各國的議會看上去都是一個樣子,不過這並不會妨礙他們的表現。.許多大不相同的國家,比如希臘、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和美國,它們的議會在辯論和投票上卻表現出很大的相似性,使各自的政府面對著同樣的困難。然而,議會制度卻是一切現代文明民族的理想。這種制度是一種觀念的反映,人們往往會認為,在某個問題上,一大群人要比一小撮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獨立的決定。一個五百人組成的議會,肯定要比十幾個人組成的內閣要高明,從我們的群眾心理學角度分析,這種觀念肯定是徹底錯誤的,但是在至今為止的時間裏,卻得到了普遍的贊同。我們必須要下一個結論,在這個世界上,絕不會存在著一個明智的議會,除非這個議會只有一名議員。我們可以在議會中看到群體的普遍特征,比如頭腦簡單、情緒善變、容易受暗示、喜歡誇大感情以及少數領導人物的主導作用。可以說,議會具備了群體的普遍特…See More
Feb 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1)

(8)民族精神的深層作用說到底,廢除還是保留普選制度,對於一個民族來說,並沒有什麼要緊。不論是限制群眾的選舉權,還是把選舉權不加甄別地廣播出去。不論民眾的選舉權是在共和制下行使,還是在君主制下行使。更不論是在法國,還是在德國,或者是在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時,選舉制度的效果都是一樣的。說一千道一萬,民眾的選舉結果,所要表達的只不過是一個民族潛意識的向往與需要。假如民眾未曾呼喚一個統一而強大的法國,拿破侖即使具備再大的威力,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成為法蘭西民族的領袖。假如民眾未曾向往著從宗教和貴族的羽翼下面解脫出來,被記入1789年史冊的就將是幾個匪徒的陰謀暴亂,而非一場曠日持久的大革命浪潮。由於法蘭西民族的性格特征,使得它的民眾絕不可能忍受任何刺激,只要對他們稍加撥弄,他們就會因此而陷入極端。羅伯斯庇爾也好,拿破侖也罷,甚至遠到德國的俾斯麥、意大利的加富爾,他們所做的事情,也都是民眾急切渴望的事情。所以說,在任何一個國家中,任何一個當選領袖的意見,都會反映著這個民族的稟性,而我們看到,這種稟性從一代人到下一代人,世世代代地流傳下去,從來都不會出現顯著的變化。在這裏,我們再一次地遇到了民…See More
Feb 3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0)

(6)不可動搖的普選制度我們看到了選民群體的弱點,也就知道了法國普選制度的荒唐之處,可以得到的結論是,該項制度和古羅馬的元老院毫無區別,甚至更像是雅典城的所謂共和,是由少數人主導,操縱大批民眾的制度。然而話雖這樣說,我們卻必須要將普選制度保留下來,盡管我們知道它的機制如何,但出於一些實際的原因,我們實在沒有辦法將它一筆勾銷。事實上,我們是通過對群體心理的調查歸納出了這些原因,基於這些考慮,我要對它們做進一步的闡述。毫無疑問,普選制度的弱點十分突出,因此我們很難對其視而不見。但是我們無法否認一樁事實,那就是社會一定是要由少數人操縱的。我們的文明,乃是少數智力超常的人的產物,這些人構成了一個金字塔的頂點。隨著這個金字塔各個層次的加寬,智力也相應地越來越少,而這個金字塔的底座,就是一個民族中的廣大群眾。一種文明的繁榮與進步,如果僅僅依靠以人多勢眾自誇的低劣成員的選票,是絕對無法讓人放心的,一個國家的穩定與發展,必須要由少數社會精英階層來掌舵。從歷史事實上來看,群眾投下的選票往往十分危險。它們已經讓我們付出了若幹次遭受侵略的代價。在今天,我們眼睜睜地看著群體蜂擁聚集在社會主義者的旗號之下,眼看…See More
Jan 26

Quién soy's Blog

L·R·普拉巴卡:亞當和上帝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3:30pm 0 Comments

孟大革·譯

致天堂中萬能的天父尊敬的先生:我在這里感覺很好。我非常喜愛在地球上生存的眾多的飛禽走獸,花草魚蟲。…

Continue

朱北順:選對象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3:28pm 0 Comments

幾十年的獨身生活使我厭倦了,我決定娶一個妻子。近年,我經常看到取名為“愛情”的婚姻介紹所的廣告,據說,這些廣告曾經幫助許多人解決了他們的終身大事。

介紹所位於市中心。一位身穿淺藍色制服的年輕守門人在門口迎接我,向我深深地鞠了躬。矮矮的辦公桌後,坐著一位穿戴雅致的女士,她老練地對我說:“現在,請您到隔壁的房間去,那里有許多門,每一個門上都寫著您所需要的對象的資料,供您選擇。親愛的先生,您的命運完全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

我謝過了她,向隔壁的房間走去。…

Continue

林文:懸崖上的殺手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3:28pm 0 Comments

“出什麽事了,爸爸?”男孩被什麽聲音弄醒了,問道。他跑出屋去,看見他爸爸手握步槍正站在台階上。

“孩子,是dingo,一定是它一直在殺我們的羊。”

夜晚的寂靜被dingo——一種澳大利亞野狗又長又尖的嚎叫聲劃破了。嚎叫聲是從離屋子大約四分之一英里遠的懸崖上傳來的。

孩子的父親舉起步槍,朝懸崖的方向開了幾槍。“這應該把它嚇跑了。”他說。

第二天早晨,孩子騎馬出去,沿著舊石崖慢慢騎著,一邊尋找著野狗的足跡。…

Continue

塞林格:獻給愛斯美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3:27pm 0 Comments

盡管那已是久遠的事情,然而,在人生的長河里卻從未褪色……最近我收到一封航空信,邀請我參加於下月18日在英國舉行的一個婚禮。在剛收到請柬時,我真巴不得坐飛機出國旅行一趟,可是,當我和妻子經過多方面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改變親臨祝賀的方式去道喜。

不過,無論我在哪里,都不會叫這場婚禮平淡冷清的。因此,在婚禮舉行興,我草草寫下了一些有關新娘的筆記,緬懷多年前我與她的相識……1944年4月,我們60名美軍士兵,在英國德文郡接受英國情報機構組織的特別進攻訓練。訓練共進行3個星期,在一個陰雨的星期六結束。當天晚上7點,全體人員將按軍令乘火車去倫敦,然後集結到在法國登陸的空降師里去。下午3點,我已經把所有的物品裝進了背囊。窗外,那令人心煩的雨從天際斜落下來,我忽然漫無目的地穿上雨衣,沿著滑膩的鵝卵石小路下了山,朝小鎮走去。…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