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 尼亞河
  • Male
  • Tanjung Kidurong,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垂釣 尼亞河'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垂釣 尼亞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垂釣 尼亞河's Page

Latest Activity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N·奈姆華星:懸念

伯明翰一家旅館的餐廳裏,一群旅遊者正在進晚餐。他們一面品嘗菜肴,一面即興談天。魚端上來了,他們便七嘴八舌地講起那些關於在魚肚子裏發現珍珠和其它寶物的有趣故事。一位老年紳士一直默默地聽著他們的閑聊,終於忍不住,也開口了。「我已經聽了你們每個人所講的故事,現在該我講一個了。我年輕的時候,受雇於紐約一家大出口公司。象所有的年輕人一樣,我和一位漂亮的姑娘相愛了,很快我們就訂了婚。就在我們要舉行婚禮的前兩個月,我突然被差到伯明翰經辦一樁非常重要的生意,不得不離開我的心上人。「由於出了些麻煩,我在伯明翰呆的時間比預期長了許多。當繁雜的工作終於了結的時候,我便迫不及待地準備返家。啟程之前,我買了一只昂貴的鉆石戒指,作為給未婚妻的結婚贈品。「輪船走得太慢了,我閑極無聊地瀏覽著駕駛員帶上船來的報紙,消磨時光。忽然,我在一份報紙上看到我的未婚妻和另一個男人結婚的啟事。可想而知當時我受到了怎樣的打擊。我憤怒地將我精心選購的鉆石戒指向大海扔去。」「幾天後我回到了紐約,在一家旅館裏我悶悶地吃著晚飯。魚端上來了,我心煩意亂地塞進嘴裏,嚼了幾下,忽然牙被一個硬東西咯了一下。先生們,你們可能已經猜出來了,我吃著了什麽…See More
Oct 2,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Sep 20,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董天澤·乾隆與九小姐

同年同月同日生清朝康熙皇帝有十幾個太子,其中第4個太子叫雍親王。雍親王挖空心思想繼承皇位,偏偏他的愛妃不爭氣,生不出男孩子。這天,雍親王的愛妃又做產了,“哇”的一聲,生下來又是個女的。氣得雍親王3天吃不下飯。說也湊巧,這天雍親王和愛妃正在唉聲嘆氣,一個心腹內侍為了討王爺歡心,笑嘻嘻進來說:“叩見王爺!我家王爺添了個公主,陳家閣老添了個公子,公主和公子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辰生,你們說奇也不奇,巧也不巧?”愛妃自己生不出男孩,聽到別人生“公子”,越加觸心,連說:“下去下去!”可雍親王一聽卻高聲叫道:“慢。好一個‘公主公子’,只一字之差啊!你送個請帖去,叫陳閣老把公子抱進王府來讓我看看。”過了一會,陳閣老興沖沖地抱著公子到王府。雍親王把那公子抱過去,看看笑笑,笑笑看看,又把公子抱到內房讓愛妃去看。可是,當雍親王再抱了嬰兒出來時,面色變了。他對陳閣老大吼道:“嘟,一派胡言!明明是個女的,怎麽說是男的?欺騙王爺,可知罪嗎?”這一記“悶棍”打得陳閣老全身打顫。“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真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沒奈何,只得跪下來連連叩頭,說自己年老糊塗,請王爺開恩。這時,愛妃出來了,她手拿玉如意,…See More
Sep 17,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馬克斯·阿普爾:心臟病

我的病讓我很煩惱,雖然我堅持不肯承認。我猜想可能是消化不良,所以不吃洋蔥;又以為是痛風,就不再沾肝或鵝肉。神經衰竭的可能性讓我在床上躺了三天,一直深呼吸。我也做瑜伽,以消除焦慮。但最後,我光著上身,靜脈插著針,在舞會上守著一堆雜誌,等著咳嗽。在我患濾過性肺炎的那段日子,我仍記得他的薛佛斯辦公用品,及那個十四K的筆尖。它清晰流利地寫下處方。被太陽曬傷的日子裏,我受傷的眼睛省視墻上顯示的溫度,並且嫉妒那個好看的女人、那三個男孩,及後院低垂的楊柳。我可以選擇看體育書刊、時代周刊、男孩的世界,或其他雜誌。但儼然胸有成竹一般,我挑了墻上免費供應的小冊子。弗雷希曼的“人造奶油”,提供我一些關於膽固醇的平實報導。我想起年輕時吃的一萬個蛋,蛋白質的奇跡可能已使我的身體能自動消除某種物質。早上兩面煎的蛋,每個晚上再來一個老一點的荷包蛋,有時其中的蛋黃已被拿去做蛋黃醬了。就許多方面而言,我一直是個和蛋一樣笨的人。那本小冊子登出心臟的圖片,像我的拳頭一般大小的小泵。我將手握成拳頭,然後看著指關節,白得和蛋殼一樣,我真希望我吃掉的是這個。我不知道在哪兒看到過這種說法,你的陰莖的長度等於你的中指長度,加上該指彎…See More
Sep 14,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video

陳粒:奇妙能力歌

陳粒:奇妙能力歌 作詞:陳粒 作曲:陳粒 我看過沙漠下暴雨 看過大海親吻鯊魚 看過黃昏追逐黎明 沒看過你 我知道美麗會老去 生命之外還有生命 我知道風里有詩句 不知道你 我聽過荒蕪變成熱鬧 聽過塵埃掩埋城堡 聽過天空拒絕飛鳥 沒聽過你 我明白眼前都是氣泡 安靜的才是苦口良藥 明白什麽才讓我驕傲 不明白你 我拒絕更好更圓的月亮 拒絕未知的瘋狂 拒絕聲色的張揚 不拒絕你 我變成荒涼的景象 變成無所謂的模樣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Sep 13,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羅伯特·福克斯:寓言一則

那個年輕人下巴刮得很乾凈,穿戴十分整齊。星期一清晨,他搭上地下鐵。他有點兒緊張,因為這是他第一份工作的第一天;他還不十分清楚他的工作性質,不過感覺上很好,眼前每個人都變得可愛多了,他喜愛街上的每個人和走進地下鐵的每個人,他愛全世界,因為天氣晴朗舒適,而他就要開始他的第一份工作了。年輕人在往曼哈頓的火車上找到了空位——居然沒坐到別人。車子很快就滿了,他擡頭看看站在他周圍嫉妒他的座位的人。乘客之中有對要去逛街購物的母女,女兒很漂亮,有一頭金發和柔嫩的皮膚,他立刻就被她吸引了。  “他盯著你看。”   母親小聲對女兒說。   “我知道,媽,我覺得很不自在。我該怎麽辦?”   “他愛上你了。”   “愛上我?你怎麽知道?”   “因為我是你媽媽。”   “可是,我該怎麽辦?”   “按兵不動。他會試著來跟你搭訕。如果他跟你說話,你就回答他。對他好一點,他只是個孩子。”  …See More
Sep 12,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瑪麗·迪拉姆:綠色的秘密

自從收到那張情人卡之後,一切全都改觀了。對她而言,以前的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的作用。她的爸媽都曾絞盡自己的腦汁,一試再試。爸爸搬出他待人接物的那一套,苦口婆心地勸她:“女兒啊,你老爸的十六歲還沒有列入歷史呢!還不至於把自己的女兒看走眼吧!請你把頭擡高,綁起那一頭俏麗的紅發,不管你有沒有自信心,我保證你會替自己驕傲的。”而她慈祥和藹的母親,則滿懷希望地說服她擱下書本和一身孤傲的怪脾氣:“蒲,下個周末邀一些同學到家裏來玩嘛!讓我做些拿手的好菜來招待他們;你只要把客廳的地毯卷起來,不就可以跳舞了嗎?……就這麽說定了!好嗎?”然而在情人節以前,不管爸媽嚼爛了舌頭,薄丹絲說什麽也不點一下頭,按照雙親的指示去進行她的“社交生活”。不錯,爸媽全是為了你好,可是他們怎麽曉得現在年輕人“社交”的那一套呢?蒲丹絲快十六歲了,一個高中三年級的學生怎麽會不了解時下的那些“社交條件”呢?你要嘛就得長得標致——像金發碧眼的蘇珊,至少也要像小美人潔西;不然嘛就得像柏絲那樣聰明伶俐。你一定得要有交男朋友的手腕——你知道那些女孩們是怎麽做的。而蒲丹絲——每次一看到自己的雀斑臉和那一頭又紅又幹的頭發,不是面紅耳赤便張口…See More
Sep 11,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羅素·愛迪生:晚餐時間

一個老頭坐在桌邊,等著他太太上晚餐。他聽見她拍打燙到她的鍋子。他痛恨鍋子被拍打時發出的聲響,因為鍋子張揚它的苦痛的方式,令他渴望施予更多相同的苦痛。然後他開始擊打自己的臉,他的手指關節發紅了,而他多麽痛恨紅色的指關節,那麽猖狂的顏色,比傷口本身更引人註意。他聽見他太太咒罵一聲,把晚餐一股腦兒摜在廚房的地上,因為她要端進來的時候,晚餐燙到她的拇指。他聽見叉子和湯匙、杯子和盤子降落廚房地板時,同聲齊哭。他多麽痛恨這樣的晚餐,才做好就燙死人,而且好像還不夠,在降落到它一向所屬的地板上時,還要大吼大叫。他又開始打自己,並且摔倒在地板上。再度醒來時,他非常生氣,於是又打了自己一頓,他覺得暈眩。暈眩令他憤怒,所以他開始以頭撞墻,一邊說著,如果你想暈就真的暈吧。他猛然跌落在地。喔,腿不能動了嗎?……他開始捶打自己的雙腿,他已經教訓過他的頭了,現在輪到腿。同時,他聽見他太太摧毀其余的餐具,那些餐具又是怒吼又是尖叫。他看見墻上鏡子裏的自己。喔,嘲弄我,是嗎。於是抄起一張椅子扔向鏡子,椅子散了。喔,不想再當椅子了,好到不能讓人坐了,是嗎?他開始擊打椅子的碎片。他聽見太太拿著斧頭劈打爐子,他大叫,我們什麽時…See More
Sep 5,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瑪麗·諾爾絲:月光女士

芭比與佛洛斯特在康樂室裏翩翩起舞,但她的心卻同時沈重而刺痛地跳著。“我的表現還可以吧?”瘦高的佛洛特低下頭來望著她,微笑地詢問?他十七歲,人很不錯。難怪卡蘿。泰勒喜歡他。   “你跳得棒極了,佛洛斯特!”佛洛斯特的舞技,曾經被宣告無藥可救,如今他卻跳得比誰都出色。至於其他的男孩——,她難過地回憶起他們如何在卡蘿。泰勒搬到城裏後,一個個跑來找她:“嗨!芭比,你能不能在鄉村俱樂部的舞會舉行前,教會我如何跳舞?”其實,她才不在乎其他男孩中意卡蘿。唯有佛洛斯特不同。他們曾經一同提著手電筒和網子,在南福克沼澤區采集毛蟲和蝴蝶,然後將它們分類,制成標本。直到那天佛洛斯特告訴她:“卡蘿將跟我一起參加舞會!”芭比突然想哭。音樂結束了,芭比走過去關掉唱機。她褐色的發辮不時晃動著。   “好了!”她說。佛洛斯特似乎沒有聽見,他大步走到電唱機旁:“明天將是一個偉大的夜晚,芭比!”明天晚上。黑色星期五。她沒有任何約會。她砰地一聲把唱機的蓋子合上。  …See More
Sep 2,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羅伯特·M.羅斯:愛時而脆弱

再怎麽傷心的人,也不得不吃東西。咒罵了女人、食物及其他人們追之不倦的事物之後十六個小時,丹頓來到街角的一家雜貨店,吞了一份鳳梨聖代,兩份花生醬三明治,一塊摻了麥芽糖的雙層巧克力,外加一袋餅幹。店裏有個女孩。女孩坐下時,他瞥了一眼,站起來時他瞥了一眼;離開時,他瞥了兩眼。付過賬離開了雜貨店,他朝北走去。這可是與他原來打算走的方向一百八十度的不同。他希望那女孩的步伐別邁得那麽大,要從一街之遙一下子趕上去,他辦不到。  “嗨!你也走這條路?”他說。他以為這個愚蠢的話引子,讓他有機會再問:“你覺得某某怎麽樣?”或一些相當有意思的話。這一回這個什麽也沒說,她只是把頭轉過來,長長的睫毛對著他眨了眨,然後繼續堅定地走下去。   “假如你迷了路,”他又試了一次,“我可以告訴你你在那裏,這個地方我住了好多年了。”   女孩仍然不為所動。他開始覺得困窘,不過還不到足以教他打退堂鼓的地步。   “左邊是菲爾德宅子,”他說。  …See More
Aug 23,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毛姆:冤家

現在,他們兄弟倆終於都過世了。一個畫家和一個醫生。畫家一直自以為有繪畫的天才。他自大、驕傲而且易怒,向來看不起他兄弟那副庸俗、多愁善感的德性。然而,他實際上並沒有什麽才氣,如果不是他兄弟的接濟,他早就要三餐不濟了。奇怪的是,盡管他的畫從技巧、內涵各方面看來都是極粗俗、拙劣的作品,他還是持續地畫著。偶爾舉辦幾次畫展,總是剛好賣出兩幅畫,每次都是如此,一幅不多一幅不少。終於,醫生也絕望地認清他兄弟的“天分”了。在不斷地接濟和支持之後,醫生發現自己的兄弟天生就只能當個二流的畫家,心裏著實十分難過。可是他一直隱埋在心裏。醫生去世的時候留下所有的遺產給他的兄弟。畫家在醫生的房子裏發現了二十五年來他賣給那個匿名者的所有作品。起初他疑惑不解,最後他給自己找到了解釋——這狡猾的家夥終於做了一次正確的投資。 See More
Aug 18,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恐懼之外〔美國〕魯思·斯特林:恐懼之外

盡管呼吸困難,大偉仍舊奮力地攀上那塊擱著他的衣服的巖塊。他拿了一條大毛巾裹著他細瘦發顫的身軀,並且急速地揉搓著雙手。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他覺得無比地暢快。他一旦下決心要跳下水去,就沒有任何事或物能阻止得了——即使是那叢聳在翻滾的波濤上的危巖,那冷冽的黎明,或是,他父親憤怒的咆哮。  “把你的南瓜處理幹凈,大偉!”他父親說。   “你要不是已經十六歲了,我真想好好地揍你一頓。當心些,知道嗎?”大偉依然記得他父親摑在他耳朵上的那記強力的耳光。但無論如何,人已經來了,他想著,一邊從那狀似巨人指頭般指向大海的巖堆上向下俯視——十五尺高。大偉明白這整件事的危險性,而他也害怕。只要狠狠地一縱身,他的頭就可能開裂,像六年前那個瘋狂的孩子一樣。   “從此以後,村裏的人都離得遠遠的,”大偉的父親朝他吼叫,並且再次掄起拳頭,“除了我這個該死的蠢兒子。”  …See More
Aug 12,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納爾遜·邦德:來自奇怪正方體的聲音

公元二十五世紀的人正在呼救……全部的人都興奮得激動起來了,在通往公共廣場的寬闊大道上,擠滿了當地成千上萬的居民;而在首都其他地方,還有上百萬的人,無法親眼目睹這個實況,而焦急地在他們的感應器旁等待進一步的消息。這奇怪的正方體盒子已經打開了,這塊巨大的大理石石塊,透明、光潔、閃耀,比最高的斯庫息爾人還要高上幾百尺,它的每一邊都超過一百間房子的寬度。幾個小時前,這個方塊盒子被打開了——一塊光滑、上油的石塊向後斜著,裂開顯露一個深黑的坑洞。已經有一班勇敢、武裝的探險家進入到這神秘奇怪的正方體盒子中探查真相。他們將要出來,並且作公開的說明報告,而這件事就是目前全斯庫息爾人聚集於此,屏息以待的事情。沒有人知道這神秘奇怪的方盒來自何方,也沒有人能夠想像這方盒到底存在多久了。據斯庫息爾博物館檔案的最初記載,他們預測此物在創世紀時就可能已經存在了,因為在歷史上,沒有一種種族有能力建造這麽大的建築物。它一定是泰坦巨人族所建,不然就是上帝的傑作。靠著感應器,這些斯庫息爾人緊張地撥號到公共廣場去,以便接收探險隊員所傳送來的“心靈影像”。突然,感應器的接收畫面上出現綠色的微光,看到的人都尖叫出來:探險隊回來了…See More
Aug 8,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雷蒙德·卡弗:流行的技術

那天一大早就變天了,雪開始溶化成一攤攤臟水,一條條汙痕從面對後院那扇及肩的小窗戶流下來。車子駛過外面街上的爛泥,外面的天色漸漸轉暗,裏面也漸漸暗下來了。她走到臥室門邊時,他正在裏面往箱子裏塞衣服。我真高興你要走了!我真高興你要走了!她說。你聽到了嗎?他繼續把東西放到箱子裏。狗娘養的!我真高興你要走了!她哭了起來。你連看都不看我一下嗎?然後她看見床上那張嬰兒的照片,便拿了起來。他看著她,她擦擦眼睛,瞪著他看,然後轉身走回客廳。拿回來,他說。收拾你的東西,然後滾蛋,她說。他沒有回答。他扣緊箱子,穿上大衣,關燈之前並環視臥室一周,然後走進客廳。他站在小廚房的門口,抱著嬰兒。我要孩子,他說。你瘋啦?沒有,可是我要孩子。我會找人來處理關於小孩的事情。你別想碰這個孩子,她說。小孩開始哭,她掀開蓋在他頭上的毯子。喔,喔,她說,你看他。他朝她走了過去。看在老天的分上!她說。她向後退了一步,躲進廚房。我要孩子。滾開!她轉身,試圖抱著小孩躲到爐子後面的角落。但是他走上來,手伸過爐子上方,緊緊抓住孩子。放開他,他說。你滾,你滾!她大叫。小孩的臉變得通紅,並且尖聲大哭。兩人搶來奪去時撞掉了爐子後面的花盆。他把…See More
Aug 5,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凱特·喬賓:一小時的故事

知道馬勒太太心臟有毛病,將她丈夫的死訊透露給她時,盡量婉轉也相當費了一番心思的。是她姐姐約瑟芬吞吞吐吐告訴她的,遮掩的暗示也不過透露了隱藏的一半真相。她丈夫的朋友理查那時也在她身旁。火車出事慘劇的消息傳到時,他正在報社,他看見“死亡名單”中,布倫特利。馬勒的名字列為首名。他收到第二次電訊之後,心中確信了消息的真實性,並立即阻止不夠謹慎與體恤的友人把噩耗傳出去。她不像許多女人獲知同樣的兇訊時,那樣全身癱瘓無法接受這種事實。她頓時,突發性、毫無顧及地哭倒在姐姐的懷中。當一陣傷慟過去之後,她獨自回到自己房中。不準任何人跟隨。敞開的窗戶前,立著一張舒適、寬大的靠背椅。她將身子沈了進去,陷入一陣拖纏她的身軀且似乎已噬蝕到她心靈的疲憊。她看見家門前廣場上的樹梢無不震顫著新春的聲息,空氣中嗅得到春雨的甜香,窗下街頭傳來小販的叫賣聲,遠處不知誰的歌聲裊裊飄到她的耳際,無數的燕子在屋檐下呢喃。面對她窗戶的西方天邊,相遇又相疊的雲層中這裏、那裏地綻出幾塊青空。她將頭仰靠在椅子的背墊上,一動也不動,偶爾喉頭一陣啜泣,一如孩子在哭泣中入睡仍在夢中飲泣般地驚醒過來。她還年輕,臉容白皙、平靜、帶著壓抑、或者該說強…See More
Aug 3,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蘭斯頓·休斯:謝謝你,女士

她是個高頭大馬的女人,背著一個大皮包,裏面除了鐵錘和釘子外,什麽都有。皮包的帶子很長,掛在她的肩上。時間差不多是晚上十一點了,她獨自走著,忽然一個男孩從後面跑上來,想搶她的皮包。那帶子被男孩從背後猛然拉了一下,就斷了,而那男孩被自己和袋子加在一起的重量弄得失了平衡,不但未能如願搶走皮包,反而在路邊摔了個四腳朝天。高頭大馬的女人回過身來,準確無比地朝他穿著牛仔褲的屁股上踢了下去,然後彎下身,揪住男孩胸前的襯衫,不停搖晃他,直到他的牙齒咯咯作響。接著那女人說:“把我的皮包撿起來,小子,拿起來交給我。”  她仍然緊緊抓住他,但再彎下去一些,好讓那男孩蹲下去撿她的皮包。她說:“你不覺得可恥嗎?”胸前襯衫被緊緊扭住的男孩說:“覺得。”   女人說:“你為什麽要這麽做?”男孩說:“我不是故意的。”   她說:“你撒謊!”這時,有兩三個人經過,停下腳步,回頭觀望,有的甚至站在那兒看。   “如果我松手,你會不會跑走?”女人問?“會。”   男孩說。   “那我就不松手。”   女人說。她沒有放開他。   “小姐,對不起。”   男孩小聲說。  …See More
Jul 24, 2016

垂釣 尼亞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垂釣 尼亞河's Blog

鮑里斯·克拉夫欽科 劉克彭:小站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11:58am 0 Comments

小火車站。夏天。幾位漁民在候車室裏等車。售票口敞著。列車馬上要進站了。

“真餓啊,”一位漁民說,“老婆給我帶的吃的太少了,真小氣。”他說著將魁梧的身軀轉向一位同伴,“尼古拉,你沒剩點吃的東西嗎?”同伴搖搖頭:“我自己還餓得像只狼呢。”

其他幾位漁民都默然不語。

“沒準兒商店開門了?”“不會,還早呢。”

又是一陣沈默。候車室的門開了,門開外是一位肩負背囊的矮個子男人。他朝在座的幾位漁民掃了一眼,走過去,在他們身邊落了座。

“是本地人嗎?”尼古拉問。…

Continue

巫一毛·鞋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11:56am 0 Comments

來美國6年,什麽都適應了,就是還不穿高跟鞋,只穿平底鞋,或是球鞋。我這雙腳,不太長卻特別寬厚,根本買不到合適的高跟鞋。

“你這對豬蹄兒,都是那些年光腳光出來的。”媽媽老愛說。

也是呢,那年爸爸、媽媽挨整,被免除工資、工作,我們全家下放到農村時,我才10歲。

一天清晨,我學著村裏別的孩子的樣子,背著糞筐去“鉤屎”——搜集狗、豬的糞做肥料。每交給隊裏10斤糞,就可以取得一個工分(合幾分錢)。

“哈哈,城裏來的丫頭子,鉤屎還穿鞋呢!”小狗子笑我。…

Continue

佚名:校園七題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11:56am 0 Comments

其一:同舍有A君,眼近視,“瓶子底”與鼻梁真可謂一對形影不離的情侶,*至於每晚睡覺亦是寸步不離,以至連身都不敢翻一下。有好心者不忍,提醒之想A君愁顏滿面答曰:“你哪裏知道我的苦衷啊!每每取掉眼鏡入睡,所做夢中人物面目皆模糊不清,有數次都從美夢中急醒,大憾也!”

其二:近日因睡眠不足而常有精神恍惚之癥,做事常丟三落四,一日去廁所途中,再三強調:“小解完後一定要洗手而歸,勿忘勿忘。”等到水房洗完手回到宿舍,極感滿意。坐不到十數秒,忽欲驚奔而出。同舍人急追問,大嘆曰:“哎呀,只記得洗手,卻忘了小解!”…

Continue

H·索洛姆科:校長向我道歉

Posted on March 9, 2017 at 9:55pm 0 Comments

不知為什麽,我在學校完全是另一個樣子,老是搗蛋。以前我很笨,但從不做壞事。現在呢,我是個留級生,不但很笨,還是個流氓。我們班主任安娜就是這樣說我的。

以前別人罵我時問:“你不害臊嗎?”我埋下頭說:“害臊……”可現在我會嘻皮笑臉地回答:“不!”我知道為人應該善良,但是在學校不可能善良,何況也不要求我這麽做,只要求我聽話……班主任安娜走進教室,滿臉不高興的樣子。我們站起來,身體挺得筆直。

“坐下!”安娜命令,“現在你們寫作文。”

“今天的作文我不打分,因為這是《少先隊真理報》的征文,題目是《如果我是一位教師》。”

“天哪,要是出錯怎麽辦!”“錯誤由我來檢查、改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