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 尼亞河
  • Male
  • Tanjung Kidurong,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垂釣 尼亞河's Friends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Gifts Received

Gift

垂釣 尼亞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垂釣 尼亞河's Page

Latest Activity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六章·週遊世界(1)

 1週遊世界在我的經歷中是件最令人興奮的事。我激動很簡直難以相信這會是真事。我不時地喃喃自語:「我要去週遊世界了。」當然,最令人翹首以待的是到火奴魯魯島上度假。我做夢也想不到會去南太平洋的一個小島。只知道當今而不曉得過去的人是難以體會那時人的感情的。如今乘船出國旅行像是家常便飯,價錢公道合理,到頭來似乎人人都能去逛一趟。我和阿爾奇去比利牛斯山度假時,乘二等車坐了整整一夜。國外客車的三等車廂與輪船的統艙相差無幾。就是在英國,獨自旅行的體面婦女是絕不會乘三等車廂的。那裡面的跳蚤、虱子和酩酊大醉的酒鬼司空見慣,即使是體面的婦女們的女傭也都乘二等車廂。我們徒步於比利牛斯山巒之中,在宿費便宜的小店中過夜。後來我們都懷疑來年我們是否還能忍受這一切。現在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次實實在在的鋪張的旅行。貝爾徹自然是一切都按頭等艙的標準安排的。只有最優厚的待遇才配得上大英帝國巡視團。我們人人都稱得上如今所謂的重要人物了。貝爾徹的秘書貝茨先生是一位面無笑容,輕信他人的青年。他是個很不錯的秘書,可惜長得像舊戲劇中的惡棍:烏黑的頭髮,犀利的目光,一副惡人相。「像個地地道道的惡棍,是不是?」貝爾徹說,「你覺得他隨時…See More
Oct 1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五章·戰爭(3)下

書中的實際故事情節是受害者身穿常服被人用匕首刺死。書的封面可以不反映書的內容,但決不應該表現書中虛設的線索。我對這種低劣的設計異常氣憤。後來雙方一致同意,以後的封面設計圖案必須經我過目後方可使用。《斯泰爾斯的神秘案件》出版后,不少雜誌發表了有一定分量的評論文章。其中我最欣賞的是刊登在《藥學雜誌》上的一篇評論。文中讚揚道:「這部位探小說不同於那些胡編亂造的投毒案的小說,它顯示出作者豐富精深的藥理知識。在這方面,阿加莎·克里斯蒂小姐可以稱得上行家。」在發表小說時,我曾打算使用馬丁·韋斯特或者默斯林·格雷的筆名。約翰·萊思執意要我使用真名阿加莎·克里斯蒂。尤其是我的教名。他說,「阿加莎是一個奇特的名字,人們容易記住。」我不得不放棄原來的打算,一直沿用阿加莎·克里斯蒂這個名字。我認為,一本書上,尤其是偵探小說上要是署有女人的名字,對讀者會失去感召力。馬丁·韋斯特是一個強有力的名字。然而,正如我前面說過的那樣,人們在發表第一部作品時,甘願對各種要求唯唯諾諾。約翰·萊思正好把握住了我的這一心理。阿爾奇有一位朋友叫貝爾徹少校,戰爭爆發的那年在陸軍任職,後來負責全國的土豆供給工作。一天晚上,他來我們家…See More
Oct 2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五章·戰爭(3)上

《斯泰爾斯的神秘案件》最後一章改好后,我把它送還給約翰·萊思。後來,又對個別地方做了一些小的改動。一場激動過後,生活又恢復了以往的寧靜。我們像成千上萬對普通的年輕夫婦一樣相親相愛,生活得幸福愉快。我們雖不富裕,但也不必為生活而擔憂。周末我們常常去鄉下,有時也去倫敦城外郊遊。姨婆在羅莎琳德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她身體一直很好,後來突然患了支氣管炎,心力也衰竭了。她去世那年九十二歲,雖然已近於雙目失明,但耳朵卻不很聾。她每月的收入都已轉到母親名下。這筆進款並不算多,因為在戰爭期間一些股票已經跌價。姨婆每年有三四百鎊進款,加上由吉夫林先生提供給母親的津貼使母親得以撐起家裡的門面。儘管戰後物價暴漲,她還是能維持住阿什菲爾德的開銷。我為不能像姐姐那樣從自己的收入中拿出一小筆款子幫助母親而感到慚愧。我們實在做不到這一點,手頭上的每一便士都很不得拜成兩半花。一天,我憂慮地談到保住阿什菲爾德的困難,阿爾奇說道:「你母親該把它賣掉,搬到別的地方祝」「賣掉阿什菲爾德?」「我看不出它對你還有什麼用,你又不能常去那兒。」「我可不忍心賣掉它。我愛這座宅子,它是我們的一切!」「那你為什麼不為它盡點力,做點什麼呢?」…See More
Oct 1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五章·戰爭(2)

阿爾奇第二次回來休假是在兩年之後。這一次我們過得很愉快。假期為時一周,我們去了大森林。時值秋季,萬木霜染,阿爾奇的心緒比以前好多了,我們對未來也不那麼擔憂了。倆人漫步在林中,共享著天倫之樂。我盡量避免談及醫院和我的工作,阿爾奇也很少提到法國的戰事。他暗示我說,大概要不了多久我們倆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了。我告訴他我寫了一部小說。他津津有味地通讀了一遍.認為寫得還好。他說他在空軍里有位朋友,曾經在梅休因出版社當過主任。阿爾奇建議,如果書稿退回來的話,他就讓他的那位朋友寫一封信,我可以將他朋友的信隨同手稿一起寄給梅休因出版社。這樣,這部名為《斯泰爾斯的神秘案件》小說手稿又輾轉寄到梅休因出版社。稿子在那裡存放的時間比在前兩個出版商那兒長了些——大約有六個月左右。出於對前任主任的尊重,他們給我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回信。說明儘管小說情節有趣,有發表的價值,但是這種書並不屬於該出版社所出版的讀物之內。我倒覺得這不過是他們的託詞罷了。我又試投了一個出版商,結果同前幾次——樣被退了回來。我已經心灰意懶了。這時,出版商博得利·黑德和約翰·萊思新近出版了兩部偵探小說,我覺得不妨試試,便將書稿包好寄了出去,不再去想…See More
Sep 29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五章·戰爭(1)

戰爭爆發了,英國處於戰爭狀態。我在聖誕節前同阿爾奇匆匆成婚,併到醫院參加了工作。在醫院的藥房工作期間,我開始構思一部偵探小說。自從麥琪以話相激以來,這種創作慾望一直埋藏在我的心底,而且目前的工作似乎又給我提供了良好的條件。藥房工作有時忙碌,有時閑暇,不像護理工作總閑不下來。有的時候,我整個下午獨自一人坐在藥房里無事可干。當各個儲備瓶都已經灌滿備齊之後,就可以隨心所欲,想干點什麼都可以,只是不得離開藥房。我開始考慮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寫一部偵探小說。我的四周都是毒品、藥品,也許應該寫投毒案的題材。我構思了小說的主要情節,反覆斟酌,覺得還滿意,就最後定了下來。於是開始構思故事中的人物。誰將是受害者?投毒者又該是誰?發案的時間、地點?投毒的方式、起因?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問題。謀殺最好是發生在家庭內部,也就是說,是骨肉相殘。當然還要物色一位偵探。只是我筆下的偵探一定得與福爾摩斯不同:我要自己塑造一個人物形象。還要為他物色一位朋友作為陪襯。這倒是不難做到的。我轉而構思其他人物,誰該是受害者?丈夫會謀害他的妻子——這似乎是司空見慣的謀殺案。我完全可以寫一個為了不尋常的目的而進行的奇特的謀殺案。但這從…See More
Sep 27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7)下

我想他已經失去了理智,後來,他終於冷靜了下來,正視現實。這件事對我母親震動很大。她曾一直為此而擔憂,不過僅是擔憂而已。她聽說阿爾奇將要離開這裡去素爾伯里平原,如釋重負。可是猛然將她推到既成的事實面前,她懵了。我對母親說:「很抱歉,媽媽,我不得不告訴您,阿爾奇·克里斯蒂向我求婚了,我想嫁給他,非常地想。」然而我們卻不得不面對現實——儘管阿爾奇不情願這樣,母親仍然固執己見:「你們用什麼結婚?」她質問道,「你們二人有錢嗎?」我們的經濟狀況的確槽透了。阿爾奇僅僅是一個年輕的少尉,只比我年長一歲,沒有分文儲蓄,全靠自己的微薄的收入和他母親省吃儉用節約下來的一點點資助。而我卻只有祖父遺囑中的每年一百英鎊的固定收入。至少要等好幾年,阿爾奇才能有經濟能力建立家庭。他臨行前痛苦地對我說:「你母親讓我面對現實。我認為其他都無所謂!不管怎樣,反正我們得結婚,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她認為我們目前還不能夠結婚。我將為此不惜一切努力,想盡一切辦法。到了空軍情況會好些的……只是在空軍里也跟在陸軍里一樣,不鼓勵年輕軍人早結婚。」我們彼此望著,我們都還年輕,卻也深深陷入兩情繾綣的熱戀之中。我們的婚約維持了一年半。這期間倆人…See More
Sep 17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7)上

里吉和我經常通信,我告訴他當地的新聞,盡我最大的努力把信寫得好一些——寫信一直是我的一個弱點。可愛的里吉見信如見其人,信寫得總是那樣親切、中肯。他不厭其煩地勸我多出去走走。人們時常舉辦舞會,我通常都不去參加,因為我們沒有汽車,所以應邀去一兩英里之外參加舞會是不現實的。僱用馬車和汽車的費用很高、除非極特殊的情況,我們一般不乘坐,有的舞會因女子不夠,也會盛情邀情。專車接送,或者在那兒過夜。在楚德雷夫的克利夫德將舉辦一個大型舞會,主人邀請埃克塞特的駐軍參加,並詢問他們的朋友是否能邀請到一些姑娘。我們家的老朋友,特拉弗斯退役后就駐在楚德雷夫,他建議邀請我參加。特拉弗斯的妻子給我打來電話,問我是否願意到他們家住一夜,第二天參加舞會。我欣然接受了這一盛情邀請。與此同時,我收到了一位叫亞瑟·格里菲思的朋友來信。他的父親是當地的牧師,他在軍中服役——是個炮手。我們倆是好友。亞瑟信中說他的部隊此時正在埃克塞特駐防。遺憾的是這次他不能夠應邀趕來參加舞會,為此,他感到惋惜,他真心希望能再次跟我跳舞。「不過,」他寫道,「在參加跳舞的軍人中有一位叫克里斯蒂的,你找找他好嗎?他的舞跳得很好。」舞會開始不久,克里斯…See More
Sep 11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6)

母親的視力每況愈下,越來越槽,大家為此憂心忡忡。此時,她閱讀已經十分吃力了,即使在光亮處看物體也有困難,眼鏡也無濟於事。仍然住在伊靈的姨婆也處於半失明的狀態,看東西模模糊糊。她像許多老人一樣,變得愈來愈疑心重重,無論是對傭人,還是前來為她修理管道、調鋼琴的人都產生懷疑。我至今記得她經常從桌子的另一邊探過身子來,對我或姐姐悄悄長「噓」一聲,「小心點,你的手提包呢?」「在我的房間里,姨婆。」「是你把它放在那兒的嗎?不該把它放在那兒。我剛才聽見樓上有人。」「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對吧?」「你可不知道,親愛的,你還不了解這兒的情況。去上樓把它取下來。」大概就在這時,我跟麥琪探討了偵探小說,這對我後來的寫作生涯大有稗益。我們當時在讀一些偵探小說。我們閱讀了由當時一位嶄露頭角的作家蓋斯頓·拉盧寫的《黃屋之謎》。書中的偵探是——位叫胡勒達比耶的年輕英俊的記者。書中故事的思巧妙,結構緊湊,懸念迭起。有些人認為故事情節發展不合邏輯,另一些人也似乎有同感。其實不然,我們可以從故事中發現一條若隱若現的纖細而精巧的線索。我和麥琪討論了多次。彼此交換了對這部小說的看法,—致認為這是——部優秀的偵探小說。我們倆成了偵…See More
Sep 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5)下

每天晚上入睡之前,一種強烈的熱望總是縈繞在我的腦際,我夢想著有一天會在真正的舞台上演出、不管怎樣。頭腦中浮現出這樣的幻想並無害處。我常捫心自問,將來能成為一名歌唱家嗎?這是可能的嗎?現實的回答卻是否定的。一位住在美國的朋友來到倫敦。她與紐約的都市大歌劇院有些關係。一天。她熱心地前來聽我唱歌。我為她唱了各種詠嘆調、接著,她又讓我唱了一些音階、琶音和練習曲。她對我說:「您的歌說明不了什麼問題,不過您剛才唱的練習曲告訴我,您會成為音樂會上的優秀歌手,而且也應該唱得好,在這方面有所作為。但您的嗓子還不足以唱歌劇,永遠也不會成為優秀的歌劇演員。」那深藏於心底的在音樂方面有所成就的幻想就到此破滅了。我不懷有成為一名優秀歌手的雄心。那畢竟也不是一件易事。青年女子投身於音樂事業在當時並不受到鼓勵。倘若真有從事歌劇演唱的可能,我一定會為之奮鬥的。但這樣的特惠只被賜予極少數生就一付好嗓子的人。明知自己充其量也是個二流人物,卻依舊為自己所渴望成名的事業而執勒地奮鬥,沒有比這種無望的追求更能毀滅人的生活熱情了。就這樣、我拋棄了這一幻想。直截了當地告訴母親,不必再為我的音樂課破費了。我可以隨心所欲地演唱。但沒有…See More
Sep 3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5)上

一個令人不快的冬日.我患流行性感冒剛好仍卧床休息。幾天來我煩躁不安,已經讀了許多書,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玩一種牌戲,消磨時光。母親進來看望我。「你幹嘛不寫小說?」她建議道。「寫小說?」我有點驚異。「是的,」母親說,「像麥琪那樣寫小說。」「我恐怕不行。」「為什麼不行?」她問。我似乎說不出不行的原因.除了……「你並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你還沒有試過。」母親說道。說著,母親像以往一樣忽然走了出去,五分鐘後手里拿著一個練習簿進來了。「本子開頭幾頁上記著要洗衣服的清單,後面還沒有使用過,你現在可以用它寫你的小說了。」要是母親建議做什麼事情,別人幾乎總得照辦。我坐在床上,開始小說的構思。我記不清用了多長時間--好像時間不長,大概是在第二天傍晚就寫完了;最初是在主題遴選上躊躇再三,一一否定,後來終於興緻勃勃地動起筆來,寫的速度極儀。寫作極耗費人的精力,雖然對我的康復毫無助益,但卻振奮了精神。「我去把麥琪那台舊打字機找出來,你就可以把它打出來。」母親說。就在昨天,我重讀了這篇名叫《麗人之屋》的小說,我認為總的來說還算不錯。這是我第一篇透露出一絲靈氣的作品。寫作技巧自然還很不成熟,能看出我在前一星期里所讀作品…See More
Aug 28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4)

人一生中的朋友可分為兩類:一類出現在生活環境中,與你共事。他們就像舊時的絲帶舞那樣在你的周圍形成一個旋轉的圈子,你也就是他們圈子中的一分子,進進出出。有些人你記住了,有些人被忘卻了。另一類是經過精心挑選的朋友——為數不多——共同的志趣把雙方維繫在一起,如果條件允許的話,這種友誼會終生不衰。這樣的摯友我結交了七八個。絕大部分都是男子,我的女友們通常都僅僅屬於前一類。與我關係最密切的一位女友是艾琳·莫里斯,她與我們家是世交,我幾乎在很小的時候就與她相識了,但直到十九歲時才真正地了解她,真正能跟她「情投意合」,因為她比我年長几歲。她跟五位老處女一起住在海濱的一幢大房子里。她的思想象男人一樣明晰,而不像女人。艾琳相貌平平,但才思過人,博聞強記。她是我遇見的第一位能與之交流思想的密友,也是我所認識的幾位看問題最少主觀色彩的人之一。她的言談中極少摻雜著個人的情感成汾。我認識她許多年了,但卻對她個人的生活了解甚少。我們從不談個人間的私事。但每次見面總要探討某些問題,開懷暢談很長時間。她擅長寫詩,也精通音樂。記得有一首歌我非常喜歡,尤其是它的曲子,遺憾的是歌詞相當荒唐可笑。當我向艾琳談及此歌時,她表示…See More
Aug 2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3)

我們有一位叫梅的美國朋友定期到倫敦來。她是我的教母莎利文太太的侄女。梅酷愛繪畫、音樂等各類藝術,她是一個飽嘗苦惱的好人——一長期患甲狀腺腫大。在她年輕的時候,甲狀腺腫大還是不治之症:手術被認為是很危險的。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差不多四十歲了。有一年,梅來倫敦時告訴我母親,說她將去瑞士的一個診所作手術。後來,梅從瑞土來信,說手術成功了.她已經離開診所,正在義大利、住在佛羅倫薩附近費埃索勒的公寓里『她要在那兒療養個把月,然後再回瑞士複查。信中問母親能否讓我去她那兒住.遊覽佛羅倫薩,參觀那裡的藝術和建築。母親欣然同意,安排了我的行程。母親找到了與我乘同一趟火車旅行的母女倆人,將我託付給她們。我們一同上路了。梅的女傭斯坦葛爾趕到佛羅倫薩車站接我。二人一起乘電車到達費埃索勒。那兒的景緻出奇地美麗,時值杏花和桃花蓓蕾初綻,片片白雲和粉霞掛滿了枝頭。梅的別墅就掩映在這萬花叢中。她容光煥發地迎了出來。我從未見過如此熱情的女人。奇怪的是她的額下並沒有顯露出鬆弛下來的囊袋狀皮膚。梅萬分高興,她想方設法讓我在義大利過得舒適愉快。我每日都去佛羅倫薩參觀遊覽。有時是斯坦葛爾跟我同去,但更多的時候是由梅約好的一位義…See More
Aug 17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2)

我這樣描述自己的生活會使人感到我和我周圍的人都相當富有。如今,只有有錢人才能享受這些樂趣。其實,我的朋友幾乎都出身於中等收入的家庭,家中大多沒有馬車.更不會有當時剛問世不久的汽車或摩托車。這些只有富翁家裡才配備得起。青年女子的晚禮服通常不超過三件、而且一穿就是幾年,每過一個季節就得花上一先今買一瓶帽子油,把帽子重刷一遍。我們步行去參加社交聚會、遊園會和打網球。如果是去鄉下參加晚上舉行的舞會,倒是可以租一輛馬車。在托基,人們不常舉辦家庭舞會,聖誕節和復活節期間例外。八月間,人們多喜歡留客人住下,結伴去參加賽船會上舉辦的舞會,或者在當地某間大房子里舉辦的舞會。鄉下的邸宅里也舉行聚會,我頭一次去沃里克郡幾位友人那裡作客還有些拘束不安。他們都嗜好狩獵。康斯坦斯,萊斯頓·帕特里克太太自己不打獵,只是趕著一輛小馬車往來於各個集合地點。我也陪她同行。母親嚴格禁止我騎馬。「你騎馬的技術不高,」她說,「萬一把人家珍貴的馬摔傷了,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的。」然而,也沒有誰邀請我乘他們的坐騎,恐怕也是出於同樣的顧慮。羅爾斯頓·帕特里克一家待我十分友善,他們稱我「小桃花」,也許是因為我總愛穿一件粉紅色的晚禮服。羅賓…See More
Aug 15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1)

我從巴黎回到家裡后不久,母親得了重玻同以往一樣,幾位醫生的診斷各說不一:有的認為是盲腸炎,有的說是副腸熱病,有的認為是膽結石,還有其他幾種診斷。曾有好幾次,她都差一點被推上了手術台。治療對她沒有起色——她的病頻頻發作,各種手術方案懸而未決。她終於對為她診治的醫護人員失去了耐心,她說:「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得了什麼病,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最好還是擺脫這些醫生的擺布。」她後來設法找到一名通常被人們稱作會作人情的醫生,爾後宣布說那位醫生建議她去陽光充沛、氣候溫暖乾燥的地區療養。「我們今年冬天去埃及。」母親通知我說。我們再次將邸宅出租了。幸虧那時去國外旅行的費用相當低,僅阿什菲爾德的高額租金就足以支付旅居國外的開銷了。此時,我已經作好了步人社交界的準備,頭髮已經挽起,高高地盤在腦後。把髮網罩在髮髻上。在那個時代,這種希臘髮式意味著女子已進入成年。這樣的打扮極為和諧,尤其是配上晚禮服。我的頭髮留得很長一一長得過了臀部。這對—個女子來說是——種榮耀,其結果,長發總是散落下來,叫人對它無能為力。為此,美容師設計出一種假髮罩——一個大的假髮罩。先將自己的頭髮緊貼頭皮固定住,然後把假髮髻別在上面。對於一…See More
Aug 5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三章·成熟(4)下

母親隨身攜帶了許多引見信以及寄宿學校、教師、能出主意的人的地址。不久,她就把這些都分理出來。她聽說原來麥琪就讀學校的潘茜娜特·T太太已經不同於從前了,學校每況愈下。丁太大已經心灰意懶了。母親卻說,我可以暫時試讀一段時間再說。這種對待教育的態度在如今是難以讓人苟同的,可在母親看來,去一所學校試讀就如同光顧某家餐館一般。對一家餐館只探頭瞧一眼是無法作出評判的,得親自走進去品嘗一下它的萊看。要是不喜歡,就儘快離開那裡。在當時,人們也不必為畢業證書發愁。並不介意畢業證書上的成績是優秀還是一般,很少考慮它對未來前途的影響。當時學校里教授的內容似乎並不怎麼使我感興趣。歷史課好像正在講「福隆德」運動①,這段歷史我早已從歷史小說所熟知了。地理課學的也是「福隆德」運動時期的地理,我被那些舊時的法國各省概況搞得暈頭轉向。課堂上還講了法國大革命時期各個月份的名稱。我的法語聽寫糟糕透了,大大出乎任課教師的意外,她簡直難以相信。「這的確是不可能的。你的法語說得這麼好,聽寫中競出現了二十五處錯誤,二十五處呀!」班裡其他同學的聽寫錯誤沒有超出五個的。我為此而惹人注目。如果想想我個人的成長環境,就不足為怪了,因為我是…See More
Jul 31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三章·成熟(4)上

游泳是我一生中的一大樂趣,直到今天,仍然如此。要不是關節炎纏身,下水和出水都感到困難,我對游泳的興趣一定會經久不衰的。在我大約十三歲的時候,社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記得從前的海濱浴場是男女嚴格分開的。海濱設有婦女專用浴唱—一個鋪有石子的小海灣。海灘的坡度很大,有八輛更衣馬車停候在那裡,由一位脾氣暴躁的老頭兒照料。游泳者跨進漆成條格的更衣馬車,關好兩邊的車門,開始更衣。更衣時還需格外當心,因為不一定什麼時候,那位老頭會突然決定該你下水了。這時,馬車就會額顫巍巍地碾過鬆散的石子,顛簸得厲害,像如今的吉普車或者越野車穿過沙漠中亂石密布的地帶一般。穿戴停當,就打開朝水那面的車門。如果趕車的老頭對你好的話,馬車會停在海水正好接到最高一層階梯上。你走下馬車,下到恰好齊腰深的水中,開始游泳。在不太遠處,有一隻小筏子,可以游到那兒爬上去休息。落潮的時候,小筏子離得很近;漲潮時,就得游很長一段距離才能到達那裡,這樣,你就多少可以獨自享用這隻小筏子了。在水裡你隨便游多長時間都可以。我每次游的時間都大大超過了陪同我來的大人們所規定的鐘點。他們遠遠地向我招手,示意我上岸。不過,我一旦登上小筏,他們就很難把我叫回…See More
Jul 28

垂釣 尼亞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垂釣 尼亞河's Blog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六章·週遊世界(1)

Posted on October 3, 2018 at 4:41pm 0 Comments

 1

週遊世界在我的經歷中是件最令人興奮的事。我激動很簡直難以相信這會是真事。我不時地喃喃自語:「我要去週遊世界了。」當然,最令人翹首以待的是到火奴魯魯島上度假。我做夢也想不到會去南太平洋的一個小島。只知道當今而不曉得過去的人是難以體會那時人的感情的。如今乘船出國旅行像是家常便飯,價錢公道合理,到頭來似乎人人都能去逛一趟。

我和阿爾奇去比利牛斯山度假時,乘二等車坐了整整一夜。國外客車的三等車廂與輪船的統艙相差無幾。就是在英國,獨自旅行的體面婦女是絕不會乘三等車廂的。那裡面的跳蚤、虱子和酩酊大醉的酒鬼司空見慣,即使是體面的婦女們的女傭也都乘二等車廂。我們徒步於比利牛斯山巒之中,在宿費便宜的小店中過夜。後來我們都懷疑來年我們是否還能忍受這一切。…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五章·戰爭(3)下

Posted on October 1, 2018 at 1:09am 0 Comments

書中的實際故事情節是受害者身穿常服被人用匕首刺死。

書的封面可以不反映書的內容,但決不應該表現書中虛設的線索。我對這種低劣的設計異常氣憤。後來雙方一致同意,以後的封面設計圖案必須經我過目後方可使用。

《斯泰爾斯的神秘案件》出版后,不少雜誌發表了有一定分量的評論文章。其中我最欣賞的是刊登在《藥學雜誌》上的一篇評論。文中讚揚道:「這部位探小說不同於那些胡編亂造的投毒案的小說,它顯示出作者豐富精深的藥理知識。在這方面,阿加莎·克里斯蒂小姐可以稱得上行家。」…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五章·戰爭(3)上

Posted on October 1, 2018 at 1:04am 0 Comments

《斯泰爾斯的神秘案件》最後一章改好后,我把它送還給約翰·萊思。後來,又對個別地方做了一些小的改動。一場激動過後,生活又恢復了以往的寧靜。我們像成千上萬對普通的年輕夫婦一樣相親相愛,生活得幸福愉快。我們雖不富裕,但也不必為生活而擔憂。周末我們常常去鄉下,有時也去倫敦城外郊遊。

姨婆在羅莎琳德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她身體一直很好,後來突然患了支氣管炎,心力也衰竭了。她去世那年九十二歲,雖然已近於雙目失明,但耳朵卻不很聾。她每月的收入都已轉到母親名下。這筆進款並不算多,因為在戰爭期間一些股票已經跌價。姨婆每年有三四百鎊進款,加上由吉夫林先生提供給母親的津貼使母親得以撐起家裡的門面。…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五章·戰爭(2)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4:31pm 0 Comments

阿爾奇第二次回來休假是在兩年之後。這一次我們過得很愉快。假期為時一周,我們去了大森林。時值秋季,萬木霜染,阿爾奇的心緒比以前好多了,我們對未來也不那麼擔憂了。倆人漫步在林中,共享著天倫之樂。我盡量避免談及醫院和我的工作,阿爾奇也很少提到法國的戰事。他暗示我說,大概要不了多久我們倆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我告訴他我寫了一部小說。他津津有味地通讀了一遍.認為寫得還好。他說他在空軍里有位朋友,曾經在梅休因出版社當過主任。阿爾奇建議,如果書稿退回來的話,他就讓他的那位朋友寫一封信,我可以將他朋友的信隨同手稿一起寄給梅休因出版社。…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