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 尼亞河
  • Male
  • Tanjung Kidurong,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垂釣 尼亞河'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垂釣 尼亞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垂釣 尼亞河's Page

Latest Activity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鮑里斯·克拉夫欽科 劉克彭:小站

小火車站。夏天。幾位漁民在候車室裏等車。售票口敞著。列車馬上要進站了。“真餓啊,”一位漁民說,“老婆給我帶的吃的太少了,真小氣。”他說著將魁梧的身軀轉向一位同伴,“尼古拉,你沒剩點吃的東西嗎?”同伴搖搖頭:“我自己還餓得像只狼呢。”其他幾位漁民都默然不語。“沒準兒商店開門了?”“不會,還早呢。”又是一陣沈默。候車室的門開了,門開外是一位肩負背囊的矮個子男人。他朝在座的幾位漁民掃了一眼,走過去,在他們身邊落了座。“是本地人嗎?”尼古拉問。男人一驚,慌忙回答:“本地人。”“你們這裏商店幾點開門?”“10點。”尼古拉輕聲咒罵起來:“這鬼村子,一切都反常。人都要餓死了。”接著又威脅地說:“等我回到家,要給我老婆點顏色看看,讓她一輩子都忘不了。”“我這裏有吃的。”那男人開了腔,“吃點吧!”“要是舍得,就給點吧。”尼古拉來了精神頭。男人將背囊放到膝上,打裏邊取出用紙包著的面包和黃瓜,遞給尼古拉。“是老伴給裝的嗎?”尼古拉好奇地問。男人專註地望望幾位漁民,點點頭:“是老伴。”“看來她很疼您。”尼古拉拿起一根黃瓜說。“我老伴可好了。”尼古拉好奇地打量著他,嘴裏發出清脆的嚼黃瓜聲,問道:“有孩子嗎?”“…See More
Mar 15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校園七題

其一:同舍有A君,眼近視,“瓶子底”與鼻梁真可謂一對形影不離的情侶,*至於每晚睡覺亦是寸步不離,以至連身都不敢翻一下。有好心者不忍,提醒之想A君愁顏滿面答曰:“你哪裏知道我的苦衷啊!每每取掉眼鏡入睡,所做夢中人物面目皆模糊不清,有數次都從美夢中急醒,大憾也!”其二:近日因睡眠不足而常有精神恍惚之癥,做事常丟三落四,一日去廁所途中,再三強調:“小解完後一定要洗手而歸,勿忘勿忘。”等到水房洗完手回到宿舍,極感滿意。坐不到十數秒,忽欲驚奔而出。同舍人急追問,大嘆曰:“哎呀,只記得洗手,卻忘了小解!”其三:帶文學史的B老教授,系南方某省人,方言極濃,常以我們能聽懂他的“普通話”為榮,以致課堂上常有令人啼笑皆非的尷尬場面。一日在課堂上忽發問道:“希特勒你們知道嗎?”同學們紛紛點頭。教授面帶滿意之色:“知道就好!他呀,是毛澤東的老師。”此語一出,教室中一片大嘩,沒想到老教授會犯下如此惹眼的錯誤!看到我們的反應,教授一語未發,只抓起粉筆在黑板上大書三字:徐特立。教室中頓時又變得鴉雀無聲。教授得意地拍拍手上的粉笑灰,意味深長地訓誡我們道:“年輕人吶,要好好讀書哩!”其四:男生宿舍樓門口貼了張尋物啟示,…See More
Mar 12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H·索洛姆科:校長向我道歉

不知為什麽,我在學校完全是另一個樣子,老是搗蛋。以前我很笨,但從不做壞事。現在呢,我是個留級生,不但很笨,還是個流氓。我們班主任安娜就是這樣說我的。以前別人罵我時問:“你不害臊嗎?”我埋下頭說:“害臊……”可現在我會嘻皮笑臉地回答:“不!”我知道為人應該善良,但是在學校不可能善良,何況也不要求我這麽做,只要求我聽話……班主任安娜走進教室,滿臉不高興的樣子。我們站起來,身體挺得筆直。“坐下!”安娜命令,“現在你們寫作文。”“今天的作文我不打分,因為這是《少先隊真理報》的征文,題目是《如果我是一位教師》。”“天哪,要是出錯怎麽辦!”“錯誤由我來檢查、改正。”“如果我不想當老師呢?”我坐在座位上問,“那怎麽辦?”“安德烈,誰也不會請你去當老師的!”老師生氣地說,“你完全可以不寫!”“”但我還是隨心所欲地寫了,可能出了很多錯。管它的!我在作文中寫道:學校不該像現在這個樣子,而應完全相反。比如說這樣:我來到學校,所有的老師看見我都很高興!“你好,親愛的安德烈!”他們一副滿臉堆笑的樣子。“你們好!”我一邊走自己的路,一邊嚴肅地說,“叫校長到我這兒來!兩天沒看見他啦,是不是又跑出去玩了?”“他在開會…See More
Mar 11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程乃珊:小插曲

蓉照女兒吩咐,早就候在太古廣場那個時裝表演台側。女兒女婿抱著兒子去探爸爸——蓉離婚已有30多年的丈夫。接下去有場電影,嫌兒子小凡礙事,便讓做阿嬤的蓉在這裏接走小凡。站著無聊,免不了也看看熱鬧。吸引蓉的,倒是人簇中一對粗人打扮的老夫婦。他們緊緊地挽著,像是怕互相走失在人簇中。他們全然不理會自身的裝束、神情、氣質與周圍是如此格格不入,只顧十分投入地看著時裝表演,自成一個銅墻鐵壁的兩人世界。一對夫婦能走到這步,該經歷了多少驚濤駭浪!30多年前那個雷雨之夜,要不是她立時三刻逼他走,那麽此刻,他一定也會伴在她身邊。事情只是因為,她在他衣袋裏發現一封情書。“蓉……”他央求著,充滿驚恐和歉意。“蓉……”那麽深情無奈“蓉……”怯怯地卻又是真誠的。但年輕時太過於追求生活的完美,當初足以令她萬念俱灰的一著,與她後來的經歷相比,真正不過是一支小插曲。她猛一轉身,赫然發現他站在她身邊,抱著她的……不,他們的外孫小凡。“他們趕不及,讓我把小凡送來。”他怯怯地,像做錯了什麽。他老了不少,卻依然頎長挺拔。蓉默默伸手欲接過小凡。“趕著回家嗎?不如找個地方喝點什麽。”他說,“我們有好久不見了。”30多年是“好久”了。“…See More
Mar 7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苦苓·心愛的

一直不知道他是怎麽愛上她的。他最喜歡像個孩子般趴在她懷裏,臉頰緊貼著她的胸脯,側耳聆聽她心跳的聲音。“側耳聆聽她心跳的聲音。”這是她大一時寫的詩;她從小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特別快,有時候運動稍微激烈些,心臟就好像要從嘴裏跳出來似的;即使漸漸長大,仍然是只要爬上兩層樓,就仿佛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碰痛碰痛。碰痛碰痛,她撫著劇烈跳動的胸口詢問雙親,爸爸低頭嘆氣,媽媽又流了一臉的淚。終於知道自己有先天性心臟病時,她也流了一臉的淚。但後來就堅強了,不再怕病床、怕高懸的點滴筒、怕護士的白口罩,有時候還能平靜地看著儀器上自己心跳的起伏,不知道什麽時候會變成死寂的橫線。上帝大約沒有把她收回去的意思:30歲那年,終於等到了願意把心捐給她的人。手術前一天晚上她哭了一整夜,哭濕了白被單和枕頭,她哭自己終於重新拾回了生命,也哭那個失去生命卻救了她的人。她只知道是個和自己同年齡的女子,結過婚,猝死於一場車禍;無從表達對那人的感激,她剪存了報道她換心手術的新聞,上面並列著她們兩人的照片。然後他就出現了。起初他在病房踟躕,她還以為是訪者,後來卻成了常來聊天的訪客,在百無聊賴的病中,她常為了期待他而忙著在病床上梳妝;初戀…See More
Feb 15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馬中行·小狗鮑比

紐約,很闊氣,很豪華……你可以用各種發燒的詞來形容它,都不會過分。可是,我這個到紐約做客的人,卻飄零,孤獨。小弟說,美國比中國先進了一個世紀,你來過過下個世紀的生活。來了個霸王請客,不由分說,把機票寄來了。我到紐約才發現,小弟住著一個套房,可他為了省錢,把裏屋轉租給一個阿拉伯人。無可奈何,他為我找了一個中國女醫生家,與她和她的12歲的小兒子陽陽做房客。我剛走到她門口,開門撲上來的,是一只小不點兒的、全身長著長長的白毛的、小球球似的狗。我生平最怕小動物,見了毛烘烘的貓、狗,我全身的毛孔都會乍起來了,感到皮膚發刺,心發緊。這回找了個養狗的戶,還和人家合住。我大概嚇得夠嗆,女醫生連忙“鮑比!”“鮑比!”叫著,把它轟開了。小弟為了多掙錢要上兩個班,只有星期六、星期天帶我出去猛玩。平常我就關在家裏,女醫生出門時總要關照我,有人按鈴,你就拿起話筒問他是誰,屏幕上會現出來人的形象,認得了,你再按開門的鈕;還要我一定得把通涼台的玻璃門鎖上。特別要警惕黑人。紐約就有這麽嚇人。小弟了解除我的寂寞,給我租了好多錄相帶。每回,我要看錄相,就和鮑比展開了沙發爭奪戰。它人模狗樣,白天總是躺在正對電視機的沙發上睡覺…See More
Jan 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付東流:骨折

深夜,那盞燈那一年的春天,我被一場飛來車禍軋斷一條腿,造成粉碎性骨折。醫生說,治愈的希望很渺茫。除了整天瞪著天花板捱著以淚洗面的日子,還能做什麽呢?在小學教音樂課的姐姐給我抱來了高中課本,默默地放在我枕邊。我怒氣沖沖,一古腦兒地將它們撒了一地。姐姐彎下腰,一本一本拾起來,大滴大滴的淚水從她眼睛裏湧出來,我忍不住失聲痛哭。一天夜裏,姐姐突然推門進來,把我扶起,指著對面那棟黑黲黲的樓房,激動地說:“弟弟,瞧見那扇窗子了嗎?三樓,從左邊數第二個窗戶?”她告訴我裏面住著一個全身癱瘓的姑娘,和她的盲人母親相依為命。姑娘白天為一家工廠糊鞋盒,晚上拼命地讀書和寫作。才17歲,已發表了十幾萬字的作品……看著那扇窗子的燈光,我臉紅了。“弟弟,拿出勇氣來呀!”打那時起,那扇窗口的燈光時時陪伴著我。只要能看到那束柔和的燈光,我就不由自主地拿起枕邊的課本。在一個大雨滂沱的下午,姐姐為了搶救一名落水兒童,竟不幸犧牲了!噩耗傳來,全家人悲痛欲絕。夜暮降臨,涼風習習,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淚流滿面。突然,一束燈光柔和地射到我臉上,我心裏倏地起了個念頭:我想見見那姑娘,把姐姐的故事講給她聽,還要……還要感謝她夜晚的燈…See More
Jan 2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歐·亨利:心與手

孫安·翻譯在丹佛車站,一幫旅客擁進開往東部方向的BM公司的快車車廂。在一節車廂裏坐著一位衣著華麗的年輕女子,身邊擺滿有經驗的旅行者才會攜帶的豪華物品。在新上車的旅客中走來了兩個人。一位年輕英俊,神態舉止顯得果敢而又坦率;另一位則臉色陰沈,行動拖沓。他們被手銬銬在一起。兩個人穿過車廂過道,一張背向的位子是唯一空著的,而且正對著那位迷人的女人。他們就在這張空位子上坐了下來。年輕的女子看到他們,即刻臉上浮現出嫵媚的笑顏,圓潤的雙頰也有些發紅。接著只見她伸出那戴著灰色手套的手與來客握手。她開口說話的聲音聽上去甜美而又舒緩,讓人感到她是一位愛好交談的人。她說道:“噢,埃斯頓先生,怎麽,他鄉異地,連老朋友也不認識了?”年輕英俊的那位聽到她的聲音,立刻強烈地一怔,顯得局促不安起來,然後他用左手握住了她的手。“費爾吉德小姐,”他笑著說,“我請求您原諒我不能用另一只手來握手,因為它現在正派用場呢。”他微微地提起右手,只見一副閃亮的“手鐲”正把他的右手腕和同伴的左手腕扣在一起。年輕姑娘眼中的興奮神情漸漸地變成一種惶惑的恐懼。臉頰上的紅色也消退了。她不解地張開雙唇,力圖緩解難過的心情。埃斯頓微微一笑,好像是…See More
Dec 21,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約·馬·齊默爾:小丑的眼淚

一孩子們,孩子們,聖誕夜的前一天上演的馬戲開演了。大地上覆蓋著厚厚的積雪,所有的屋檐下都掛著耀眼的冰淩,但是馬戲團的帳篷裏卻既溫暖又舒適。帳篷裏不但像往常一樣散發著皮革和馬廄的氣味,而且還彌漫著蔥姜餅幹、胡椒花生以及聖誕樅樹的芬芳。327個孩子和他們的父母在觀賞馬戲表演。今天下午,這些小男孩和小姑娘們是他們父親所在工廠的客人。早在11月份,廠主就說過:“今年我們工廠很走運。因此大家一定要好好慶祝一番今年的聖誕節,要比往年隆重。我建議我們大家一起去看馬戲。有孩子的人把孩子也帶著。我也把我的三個孩子帶去。”因此,與324個孩子一起,廠長的兩個女孩和一個男孩,也正坐在他們的父母身旁。盼望已久的聖誕節慶典像預料的那樣盛況空前。接著,馬戲表演開始了。這對孩子們來說是最引人入勝的。他們滿心喜悅地坐在巨大的帳篷裏。當黑色的矮馬跳舞時,他們欣喜若狂;當雄獅怒吼時,他們毛骨悚然;當穿著銀白色緊身衣的漂亮女郎在半空中蕩秋千時,他們驚恐得大叫。啊,小醜出場了!他剛在跑馬道上跌跌絆絆地出現,孩子們就歡快地扯開他們的嗓門尖叫起來。從那一刻開始,人們就連自己的說話聲都聽不見了。孩子們大笑著,帳篷在他們的笑聲中顫抖…See More
Dec 8,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Dec 6,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孫衛:芯

這間破屋,原也空著。女人來借,主人便借了。便搬了來,只有些桌椅被褥,簡單得很。女人總是夜間挾只小包悄然出門,白日多半在家,洗兩件素色的衫於竹竿上懸著蕩來蕩去。見人點點頭臉上綴層淺笑。再就閉上門,窗上蒙了簾無聲無息。對面空坪上架張台球桌。幾個後生整日啪啪地打。有兩個唇上有些短髭的,停了桿定定地看對面的簾。些時,嘴便湊到對方耳廓上說:“別是幹那個的?”咯地發一聲笑旋即收了大聲說:“看啥看啥還小點兒呢,你們懂這事?”又夜了,女人攜了包,悄然走出,不提防身後隨了兩條影。第二天台球桌邊便有了新聞:“報社的。”頓時恭敬起來。看見的時候,臉上便帶了謙謙的笑,女人還了一笑,便忙忙地彎一彎腰。一日,一個男的尋來問:“芯在這裏住嗎?”於是,都曉得那女的叫芯。而芯卻抵了門對那頗人樣的男人說:“你給我走!”調兒低低的。男人立一歇才轉了身。“老公。”看的說。“或是相好的。”另一個洋派地聳聳肩。芯聽見了說:“以後再來,說我不在。”奉旨一般應了。芯正洗著衣衫男人又來,一股血紅直沖上芯蒼白的臉說話也大了聲:“離都離了,還想幹會麽?”男人軟嘰嘰說些財產什麽的,芯氣急了說:“你守著小命似地守著吧。”便關了門。男人臉色似醬…See More
Dec 4,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于丹·新嫁娘的前夜

等待婚期的少女的聖潔遐想和過來人縈損柔腸的衷曲,能在您的心湖裏激起情波瀾的哲理的思辯。他倆坐在門廊石級上,偎依著,在飽經風霜的古樹幹上,月亮的光華映出一個疊套著的影子。明天,婚禮就要舉行;那個洋溢著激動與困惑、淚花與笑語的時刻正步步臨近。明天,他們將無暇這般獨處了。而安寧和靜謐的此刻卻依然歸他們享有。她說:“多麽寧靜呀。”她,凝視著頭頂上肅穆漫移的雲朵,目光滑向銀波幻動的大海。他盯著她瞧,覺得自己從未發現她竟這麽美。起風了。海浪刷刷地輕撫著沙灘。“你知道嗎?”她說,“我一直猜測著在婚禮的前夜自己的心情會是怎樣的。是憂心忡忡,是激動不安,是心亂如麻,或者還有其它什麽別的感覺。”“你感到憂心忡忡嗎?”“噢,當然不。”她迅速回答,沖動地抱住他的胳臂,臉蛋貼在他的肩膀上,“可能,只不過覺得有幾分神聖吧。半是莊嚴,半是快樂;覺得長成大人啦,又覺得更年輕了;又是高興又是傷感。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是的,”他說,“我懂。”“我認為,這全都由於愛情。”她說,“那個亙古永存的話題。我們從來沒有細談過它,是嗎?我指的是,關於愛情本身。”他微微一笑:“我們沒有談過。”“我感覺到有一種欲望,就是現在,”她說,…See More
Dec 2,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艾薩克·阿西莫夫: 嚮往的快樂

金四點·翻譯那天晚上,瑪吉曾在她的日記中記述了這樣一件事。在公元2155年5月17日那一頁她寫道:“今天湯姆發現了一本真正的書!”這是一本年代久遠的舊書。瑪吉的祖父有一次說過,在他小時候,他的祖父告訴他,從前所有的書都印在紙上。瑪吉和湯姆一頁頁地翻著,這本書又黃又皺,更有趣的是書上的字靜止不動,不象屏幕上的字是動的。然後,他們又往回翻,這些字絲毫不差地跟他們第一次看見的時候一模一樣。“天哪!多麽浪費!”湯姆叫起來,“那時的人一定是看完一本書就把它丟開。而我們的電視屏幕上有上百萬冊的書,甚至更多,我絕不會丟棄它的。”“我也是”瑪吉說。她十一歲,沒有湯姆看的傳真書多。因為湯姆已經十三歲了。“你在哪兒發現這本書的?”瑪吉問。“在我房子裏,”湯姆正忙著看書,看也不看地隨手一指,“在閣樓上。”“裏面講的是什麽?”“學校”瑪吉顯出不耐煩的樣子。“學校?寫它幹嘛?我恨透了它。”瑪吉一貫對學校不滿,眼下她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恨它。呆板無情的教學機把地理考了又考,而她錯了又錯,直到媽媽遺憾失望地搖著頭,把檢修員找來。檢修員是個滿臉通紅的矮胖男人,背著一個裏面裝滿刻度盤和電線的工具箱。他笑著給了瑪吉一個蘋果,…See More
Nov 25,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托馬斯·H·芮達爾:新娘凱西亞

徐書豪1794年的加拿大新蘇格蘭。時屆嚴冬。年輕的牧師米爾斯伴送凱西亞穿過冰天雪地的森林去做新娘。凱西亞很不願意嫁給那個哈薩維。天黑了,他們在雪原上發現一間房子。凱西亞走向壁爐:“你有打火的燧石鋼片嗎?”米爾斯搖搖頭。米爾斯跪在濕地上大聲祈禱。“祈禱也不能使你暖和。”凱西亞慍怒地說。年輕人嘎然停下。凱西亞找到發黴的熊皮寢具。“你拿去用,”米爾斯說,“我沒關系。”“如果這樣,你我都活不到天明。”她堅定地說,“咱們今晚得卷在裏面。”“一起?”年輕的牧師駭得叫起來。她展開熊皮,毛向上,一把拉過那驚慌失措的年輕人,將他摟緊。兩人倒地就勢一滾,卷在熊皮裏。這角落無一絲冷風。“現在你可以禱告了。”她說,“人要自助,神才會保佑。”他們默默躺了很久,聽著風夾著雪在樹梢呼嘯而過,感到了彼此的鼻息。“我現在暖和了。你呢。”凱西亞說。“我也是。這樣要呆多久?”“暴風雪過後。”牧師睡著了,喃喃說著夢話;凱西亞聽不清,看著他孩童般的臉,自然地親了親他的面頰。曙光初現。他們活動四肢驅趕寒意。“我們要立刻上路。”牧師說,“新娘哈薩維準焦急了。”凱西亞默坐著,良久。“我不想嫁給哈薩維先生。巴克萊夫婦是我的養父母,但我…See More
Nov 24,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明義·新式撲克遊戲

在臥鋪包廂裏,電視台張記者和報社李記者聊完了,睡夠了,書也看得厭了,聽列車單調的行進聲,不似酒吧的音樂悅耳刺激,便覺寂寞無聊。張記者建議:剩下的旅途還很漫長,我們必須用娛樂活動來保持生機了。李記者環視四周,攤開兩手說,這兒可一無所有。張記者眨眨眼睛從兜裏摸出一把名片說,這個你有吧?李記者說,只要出門,哪天都有一大把;便也摸出一把名片來。張記者說,咱們就用這些名片玩新式撲克遊戲。喏,咱們每次各自從手裏任意抽出一張名片來互相對抗,名片上人物職務高的吃掉職務低的,誰的名片先被吃完誰輸。誰輸,晚餐請客。李記者撫掌大笑,說這玩法好,符合弱肉強食法則,和你玩。於是,張記者和李記者便在這飛馳的時代列車上玩起了新式撲克遊戲。張記者抽出一張名片:某某,市委組織部長。李記者抽出一張名片:某某,鍋爐廠材料科科長。組織部長吃材料科長,小菜一碟。張記者沒收了李記者的名片。張記者抽出第二張名片:某某,省委宣傳部宣傳處處長。李記者抽出第二張名片:某某,某大學教務處副處長。張記者說,官大一級壓死人,對不起,還是我贏你。李記者抽出第三張名片:某某,紡織廠廠長。張記者抽出第三張名片:某某,化工廠黨委書記。李記者說,如今是…See More
Nov 23, 20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余秋雨·信客

一我國廣大山區的郵電網絡是什麽年代健全起來的,我沒有查過,記得早年在鄉間,對外的通信往來主要依靠一種特殊職業的人:信客。信客是一種私人職業,不受任何機構管理。這個地方外出謀生的人多了,少不了要帶幾封平安家信、捎一點衣物食品的,方圓幾十裏又沒有郵局,那就用得著信客了。信客要有一點文化,知道各大碼頭的情形,還要有一副強健的筋骨,背得動重重的行李。細想起來,做信客實在是一件苦差事。鄉間外出的人數量並不太多,他們又不集中在一個城市,因此信客的生意不大,卻很費腳力。如果交通方便也就用不著信客了。信客常走的路大多七轉八拐,換車調船,聽他們說說都要頭昏。信客如果把行李交付托運也就賺不了什麽錢,他們一概是肩挑、背馱、手提、腰纏,咬著牙齒走完坎坷長途。所帶的各家各戶信件貨物,品種繁衍多,又絕對不能有任何散失和損壞,一路上只得反覆數點,小心翼翼。當時大家都窮,托帶費十分低廉,有時還抵不回來去盤纏,信客只得買最差的票,住最便宜的艙位,隨身帶點冷饅頭、炒米粉充饑。信客為遠行者們效力,自己卻是最困苦的遠行者。二我家鄰村,有一個信客,年紀不小了,已經長途跋涉了二三十年。他讀過私塾,年長後外出闖碼頭,碰了幾次壁,窮…See More
Nov 21, 2016

垂釣 尼亞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垂釣 尼亞河's Blog

鮑里斯·克拉夫欽科 劉克彭:小站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11:58am 0 Comments

小火車站。夏天。幾位漁民在候車室裏等車。售票口敞著。列車馬上要進站了。

“真餓啊,”一位漁民說,“老婆給我帶的吃的太少了,真小氣。”他說著將魁梧的身軀轉向一位同伴,“尼古拉,你沒剩點吃的東西嗎?”同伴搖搖頭:“我自己還餓得像只狼呢。”

其他幾位漁民都默然不語。

“沒準兒商店開門了?”“不會,還早呢。”

又是一陣沈默。候車室的門開了,門開外是一位肩負背囊的矮個子男人。他朝在座的幾位漁民掃了一眼,走過去,在他們身邊落了座。

“是本地人嗎?”尼古拉問。…

Continue

巫一毛·鞋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11:56am 0 Comments

來美國6年,什麽都適應了,就是還不穿高跟鞋,只穿平底鞋,或是球鞋。我這雙腳,不太長卻特別寬厚,根本買不到合適的高跟鞋。

“你這對豬蹄兒,都是那些年光腳光出來的。”媽媽老愛說。

也是呢,那年爸爸、媽媽挨整,被免除工資、工作,我們全家下放到農村時,我才10歲。

一天清晨,我學著村裏別的孩子的樣子,背著糞筐去“鉤屎”——搜集狗、豬的糞做肥料。每交給隊裏10斤糞,就可以取得一個工分(合幾分錢)。

“哈哈,城裏來的丫頭子,鉤屎還穿鞋呢!”小狗子笑我。…

Continue

佚名:校園七題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11:56am 0 Comments

其一:同舍有A君,眼近視,“瓶子底”與鼻梁真可謂一對形影不離的情侶,*至於每晚睡覺亦是寸步不離,以至連身都不敢翻一下。有好心者不忍,提醒之想A君愁顏滿面答曰:“你哪裏知道我的苦衷啊!每每取掉眼鏡入睡,所做夢中人物面目皆模糊不清,有數次都從美夢中急醒,大憾也!”

其二:近日因睡眠不足而常有精神恍惚之癥,做事常丟三落四,一日去廁所途中,再三強調:“小解完後一定要洗手而歸,勿忘勿忘。”等到水房洗完手回到宿舍,極感滿意。坐不到十數秒,忽欲驚奔而出。同舍人急追問,大嘆曰:“哎呀,只記得洗手,卻忘了小解!”…

Continue

H·索洛姆科:校長向我道歉

Posted on March 9, 2017 at 9:55pm 0 Comments

不知為什麽,我在學校完全是另一個樣子,老是搗蛋。以前我很笨,但從不做壞事。現在呢,我是個留級生,不但很笨,還是個流氓。我們班主任安娜就是這樣說我的。

以前別人罵我時問:“你不害臊嗎?”我埋下頭說:“害臊……”可現在我會嘻皮笑臉地回答:“不!”我知道為人應該善良,但是在學校不可能善良,何況也不要求我這麽做,只要求我聽話……班主任安娜走進教室,滿臉不高興的樣子。我們站起來,身體挺得筆直。

“坐下!”安娜命令,“現在你們寫作文。”

“今天的作文我不打分,因為這是《少先隊真理報》的征文,題目是《如果我是一位教師》。”

“天哪,要是出錯怎麽辦!”“錯誤由我來檢查、改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