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
  • Male
  • Holland Avenue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客家 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客家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客家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在費總理的客廳里》(3)

老婆子到底是個貪求富貴的人,她把芙蓉拉到身邊,細聲對她勸說,說她若是嫁給總理財主,家里就有這樣好處,那樣好處。但她至終抱定不肯改嫁,更不肯嫁給人做姨太的主意。她寧願回家跟著小狗兒過日子。魏先生雖然把她勸不過來,心里卻很佩服她。老少喧嚷過一會,芙蓉便隨著她的公姑回到鄉間去。魏先生把總理請出來,對他說那孩子很刁,不要也罷,反正廠里短不了比她好看的女人。總理也罵她是個不識擡舉的賤人,說她昨夜和早晨怎樣在上房吵鬧。早晨他送完客,回到上房的時候,從她面前經過,又被她侮辱了一頓。若不是他一意要她做姨太,早就把她一腳踢死。他教魏先生回到工廠去,把芙蓉的名字開除,還教他從工廠的臨時費支出幾十塊錢送給她家人,教他們不要播揚這事。五點鐘過了。幾個警察來到費總理家的門房,費家的人個個都捏著一把汗,心里以為是芙蓉同著她的公姑到警察廳去上訴,現在來傳人了。警察們倒不像來傳人的樣子。他們只報告說:“上頭有話,明天歡迎總司令、總指揮,各家各戶都得掛旗。”費家的大小這才放了心。當差的說:“前幾天歡送大帥,你們要人掛旗,明天歡迎總司令,又要掛旗,整天掛旗,有什麽意思?”“這是上頭的命令,我們只得照傳。不過明天千萬別掛五…See More
yesterda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在費總理的客廳里》(2)

這次總理卻不教客人等那麽久。他也沒穿長褂,手捧著水煙筒,一面吹著紙撚,進到客廳里來。他說:“二弟吃過飯沒有?怎麽這樣著急?”“大哥,咱們的工廠這一次恐怕免不了又有麻煩。不曉得誰到南方去報告說咱們都是土豪劣紳,聽說他們來到就要查辦咧。我早晨為這事奔走了大半天,到現在還沒吃中飯哪。假使他們發現了咱們用民生工廠的捐款去辦興華公司,大哥,你有什麽方法對付?若是教他們查出來,咱們不挨槍斃也得擔個無期徒刑!”總理像很有把握的神氣,從容地說:“二弟,別著急,先叫人開飯給你吃,咱們再商量。”他按電鈴,叫人預備飯菜,接著對二爺說:“你到底是膽量不大,些小事情還值得這麽驚惶!‘土豪劣紳’的名詞難道還會加在慈善家的頭上不成?假使人來查辦,一領他們到這敦詩說禮之堂來看看,捐冊、賬本、褒獎狀,件件都是來路分明,去路清楚,他們還能指摘什麽,咱們當然不要承認興華公司的資本就是民生工廠的捐款。世間沒有不許辦慈善事業的人兼為公司的道理,法律上也沒有講不過去的地方。”“怕的是人家一查,查出咱們的款項來路分明,去路不清。我跟著你大哥辦慈善事業,倒辦出一身罪過來了,怎辦,怎辦?”二爺說得非常焦急。“你別慌張,我對於這事早已有…See More
Tuesda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在費總理的客廳里》(1)

費總理的會客廳里面的陳設都能表示他是一個辦慈善事業具有熱心和經驗的人。梁上懸著兩塊“急公好義”和“善與人同”的匾額,自然是第一和第二任大總統頒賜的,我們看當中蓋著一方“榮典之璽”的印文便可以知道。在兩塊匾當中懸著一塊“敦詩說禮之堂”的題額,聽說是花了幾百圓的潤筆費請求康老先生寫的。因為總理要康老先生多寫幾個字,所以他的堂名會那麽長。四圍墻上的裝飾品無非是褒獎狀、格言聯對、天官賜福圖、大鏡之類。廳里的鏡框很多,最大的是對著當街的窗戶那面西洋大鏡。廳里的家私都是用上等楠木制成。幾桌之上雜陳些新舊真假的古董和東西洋大小自鳴鐘。廳角的書架上除了幾本《孝經》《治家格言注》《理學大全》和些日報以外,其余的都是募捐冊和幾冊名人的介紹字跡。當差的引了一位穿洋服、留著胡子的客人進來,說:“請坐一會兒,總理就出來。”客人坐下了。當差的進里面去,好像對著一個丫頭說:“去請大爺,外頭有位黃先生要見他。”里面隱約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說:“翠花,爺在五太房間哪。”我們從這句話可以斷定費總理的家庭是公雞式的,他至少有五位太太,丫頭還不算在內。其實這也算不了怎麽一回事,在這個禮教之邦,又值一般大人物及當代政府提倡“舊道…See More
Dec 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章慕

愛德華路的盡頭已離村莊不遠,那里都是富人的別墅。路東那間聚石舊館便是名女士吳素的住家。館前的藤花從短墻蔓延在路邊的烏柏和鄰居的籬笆上,把便道裝飾得更華麗。一個夫役拉著垃圾車來到門口,按按鈴子,隨即有個中年女傭捧著一畚箕的廢物出來。夫役接過畚箕來就倒入車里,一面問:“陵媽,為什麽今天的廢紙格外多?又有人寄東西來送你姑娘麽?”“哪里?這些紙不過是早晨來的一封信……”她回頭看看后面,才接著說,“我們姑娘的脾氣非常奇怪。看這封信的光景,恐怕要鬧出人命來。”“怎麽?”他注視車中的廢紙,用手撥了幾撥,他說,“這里頭沒有什麽,我且說到的是怎麽一回事。”“在我們姑娘的朋友中,我真沒見過有一位比陳先生好的。我以前不是說過他的事情麽?”“是,你說過他的才情、相貌和舉止都不像平常人。許是你們姑娘羨慕他,喜歡他,他不願意?”“哪里?你說的正相反哪。有一天,陳先生寄一封信和一顆很大的金剛石來,她還沒有看信,說把那寶貝從窗戶扔出去……”“那不太可惜麽?”“自然是很可惜。那金剛石現在還沈在池底的汙泥中呢!”“太可惜了!太可惜了!你們為何不把它淘起來?”“呆子,你說得太容易了!那麽大的池,往哪里淘去?況且是姑娘故意扔…See More
Dec 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枯楊生花(5)

婦人急起來,要嚷。臭狗說:“你一嚷,我就去把日輝揪來對質,一同上祠堂去;又告訴稟保,不保他赴府考,叫他秀才也做不成。”他嘴里說,一只手在女人頭面身上自由摩挲,好像乩在沙盤上亂動一般。婦人嚷不得,只能用最后的手段,用極甜軟的話向著他:“你要,總得人家願意;人家若不願意,就許你抱到明天,那有什麽用處?你放我下來,等我進去把孩子挪過一邊……”性急的臭狗還不等她說完,就把她放下來。一副諂媚如小鬼的臉向著婦人說:“這回可願意了。”婦人送他一次媚視,轉身把門急掩起來。臭狗見她要逃脫,趕緊插一只腳進門限里。這偏門是獨扇的,婦人手快,已把他的腳夾住,又用全身的力量頂著。外頭,臭狗求饒的聲,叫不絕口。“臭狗,臭狗,誰是你占便宜的,臭蛤蟆。臭蛤蟆要吃肉也得想想自己沒翅膀!何況你這臭狗,還要跟著鳳凰飛,有本領,你就進來吧。不要臉!你這臭鬼,真臭得比死狗還臭。”外頭直告饒,里邊直詈罵,直堵。婦人力盡的時候才把他放了。那夜的好教訓是她應受的。此后她總不敢於夜中在門外乘涼了。臭狗吃不著“天鵝”,只是要找機會復仇。過幾年,成仁已四五歲了。他長得實在像日輝,村中多事的人——無疑臭狗也在內——硬說他的來歷不明。日輝本是…See More
Dec 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枯楊生花(4)

一到門,朱老先生對他說:“你且在書房候著,待我先進去告訴她。”他跑進去,老太太正陪著雲姑在床沿坐著。老先生對她說:“你的妹夫來了。這是很湊巧的,他說認識她。”他又向雲姑說:“你說不認得思敬,思敬倒認得你呢。他已經來了,待一回,就要進來看你。”老婆子始終還是說不認識思敬。等他進來,問她:“你可是日騰嫂?”她才驚訝起來,怔怔地望著這位灰白眉發的老人,半晌才問:“你是不是日輝叔?”“可不是!”老人家的白眉望上動了幾下。雲姑的精神這回好像比沒病時還健壯。她坐起來,兩只眼睛凝望著老人,搖搖頭嘆說:“呀,老了!”思敬笑說:“老麽?我還想活三十年哪。沒想到此生還能在這里見你!”雲姑的老淚流下來,說:“誰想得到?你出門后總沒有信。若是我知道你在這里,仁兒就不至於丟了。”朱老先生夫婦們眼對眼在那里猜啞謎,正不曉得他們是怎麽一回事。思敬坐下,對他們說:“想你們二位要很詫異我們的事。我們都是親戚,年紀都不小了,少年時事,說說也無妨。雲姑是我一生最喜歡、最敬重的。她的丈夫是我同族的哥哥,可是她比我小五歲。她嫁后不過一年,就守了寡——守著一個遺腹子。我於她未嫁時就認得她的,我們常在一處。自她嫁后,我也常到她家里…See More
Dec 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枯楊生花(3)

雲姑隨眾人上了那只船以后,她又想念起媳婦來了。無知的人在平安時的回憶總是這樣。她知道這船是向著來處走,並不是往去處去的,於是她的心緒更亂。前幾天因為到無可奈何的時候才離開那城,現在又要折回去,她一想起來,更不能制止淚珠的亂墜。現在船中只有她是悲哀的。客人中,很有幾個走來安慰她,其中一位朱老先生更是殷勤。他問了雲姑一席話,很憐憫她,教她上岸后就在自己家里歇息,慢慢地尋找她的兒子。慈善事業只合淡泊的老人家來辦的,年少的人辦這事,多是為自己的愉快,或是為人間的名譽恭敬。朱老先生很誠懇地帶著老婆子回到家中,見了妻子,把情由說了一番。妻子也很仁惠,忙給她安排屋子,凡生活上一切的供養都為她預備了。朱老先生用盡方法替她找兒子,總是沒有消息。雲姑覺得住在別人家里有點不好意思。但現在她又回去不成了。一個老婦人,怎樣營獨立的生活!從前還有一個媳婦將養她,現在媳婦也沒有了。晚景朦朧,的確可怕、可傷。她青年時又很要強、很獨斷,不肯依賴人,可是現在老了。兩位老主人也樂得她住在家里,故多用方法使她不想。人生總有多少難言之隱,而老年的人更甚。她雖不慣居住城市,而心常在城市。她想到城市來見見她兒子的面是她生活中最要緊…See More
Nov 2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枯楊生花(2)

“也許是老太太走錯門了。我家主人並不姓金。”她和小廝一句來,一句去,說的怎麽是,怎麽不是——鬧了一陣還分辨不清。鬧得里面又跑出一個人來。這個人卻認得她,一見便說:“老太太好呀!”她見是兒子成仁的廚子,就對他說:“老宋你還在這里。你聽那可惡的小廝硬說他家主人不姓金,難道我的兒子改了姓不成?”廚子說:“老太太哪里知道?少爺自去年年頭就不在這里住了。這里的東西都是他賣給人的。我也許久不吃他的飯了。現在這家是姓蕭的。”成仁在這里原有一條謀生的道路,不提防年來光景變遷,弄得他朝暖不保夕寒,有時兩三天才見得一點炊煙從屋角冒上來。這樣生活既然活不下去,又不好坦白地告訴家人。他只得把房子交回東主,一切家私能變賣的也都變賣了。雲姑當時聽見廚子所說,便問他現在的住址。廚子說:“一年多沒見金少爺了,我實在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我記得他對我說過要到別的地方去。”廚子送了她們二人出來,還給她們指點道途。走不遠,她們也就沒有主意了。媳婦含淚低聲地自問:“我們現在要往哪里去?”但神經過敏的老婆子以為媳婦奚落她,便使氣說:“往去處去!”媳婦不敢再做聲,只默默地扶著她走。這兩個村婆從這條街走到那條街,親人既找不著,道途又…See More
Nov 28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枯楊生花(1)

秒,分,年月, 是用機械算的時間。 白頭,皺皮, 是時間栽培的肉身。 誰曾見過心生白髮? 起了皺紋? 心花無時不開放, 雖寄在愁病身、老死身中, 也不減他的輝光。 那麽,誰說枯楊生花不久長? “身不過是糞土”, 是栽培心花的糞土。 汙穢的土能養美麗的花朵,…See More
Nov 2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綴網勞蛛(6)

她從土華回來,先住在史先生家里,意思是要等可望來到,一同搬回她的舊房子去。誰知等了好幾天,也不見他的影。她才知道可望在土華所說的話意有所含蓄。可是他到哪里去呢?去干什麽呢?她正想著,史先生拿了一封信進來對她說:“夫人,你不必等可望了,明后天就搬回去吧。他寄給我這一封信說,他有許多對不起你的地方,都是出於激烈的愛情所致,因他愛你的緣故,所以傷了你。現在他要把從前邪惡的行為和暴躁的脾氣改過來,且要償還你這幾年來所受的苦楚,故不得不暫時離開你。他已經到檳榔嶼了。他不直接寫信給你的緣故,是怕你傷心,故此寫給我,教我好安慰你;他還說從前一切的產業都是你的,他不應獨自霸占了許多,要求你盡量地享用,直等到他回來。”“這樣看來,不如你先搬回去,我這里派人去找他回來如何?唉,想不到他一會兒就能悔改到這步田地!”她遇事本來很沈靜,史先生說時,她的顏色從不曾顯出什麽變態,只說:“為愛情麽?為愛而離開我麽?這是當然的,愛情本如極利的斧子,用來剝削命運常比用來整理命運的時候多一些。他既然規定他自己的行程,又何必費工夫去尋找他呢?我是沒有成見的,事情怎樣來,我怎樣對付就是。”尚潔搬回來那天,可巧下了一點雨,好像上…See More
Nov 2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綴網勞蛛(5)

她一想起她的家庭,每要在樹林里徘徊,樹上的蛁常要幻成她女兒的聲音對她說:“母思兒耶?母思兒耶?”這本不是奇跡,因為發聲者無情,聽音者有意;她不但對於那些小蟲的聲音是這樣,即如一切的聲音和顏色,偶一觸著她的感官,便幻成她的家庭了。她坐在林下,遙望著無涯的波浪,一度一度地掀到岸邊,常覺得她的女兒踏著浪花踴躍而來,這也不止一次了。那天,她又坐在那里,手拿著一張佩荷的小照,那是史夫人最近給她寄來的。她翻來翻去地看,看得眼昏了。她猛一擡頭,又得著常時所現的異象。她看見一個人攜著她的女兒從海邊上來,穿過林樾,一直走到跟前。那人說:“長孫夫人,許久不見,貴體康健啊!我領你的女兒來找你哪。”尚潔此時,展一展眼睛,才理會果然是史先生攜著佩荷找她來。她不等回答史先生的話,便上前用力摟住佩荷,她的哭聲從她愛心的深密處殷雷似的震發出來。佩荷因為不認得她,害怕起來,也放聲哭了一場。史先生不知道感觸了什麽,也在旁邊只盡管擦眼淚。這三種不同情緒的哭泣止了以后,尚潔就嗚咽地問史先生說:“我實在喜歡。想不到你會來探望我,更想不到佩荷也能來!”她要問的話很多,一時摸不著頭緒。只摟定佩荷,眼看著史先生出神。史先生很莊重地說…See More
Nov 2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綴網勞蛛(4)

談話之間,妥娘領著史奪魁先生進來。他向尚潔和他的妻子問過好,便坐在她們對面一張凳上。史夫人不管她丈夫要說什麽,頭一句就問:“事情怎樣解決呢?”史先生說:“我正是為這事情來給長孫夫人一個信。昨天在會堂里有一個很激烈的紛爭,因為有些人說可望的舉動是長孫夫人迫他做成的,應當剝奪她赴聖筵的權利。我和我奉真牧師在席間極力申辯,終歸無效。”他望著尚潔說:“聖筵赴與不赴也不要緊。因為我們的信仰決不能為儀式所束縛,我們的行為,只求對得起良心就算了。”“因為我沒有把那可憐的人交給警察,便責罰我麽?”史先生搖頭說:“不,不,現在的問題不在那事上頭。前天可望寄一封長信到會里,說到你怎樣對他不住,怎樣想棄絕他去嫁給別人。他對於你和某人、某人往來的地點、時間都說出來。且說,他不願意再見你的面,若不與你離婚,他永不回家。信他所說的人很多,我們怎樣申辯也挽不過來。我們雖然知道事實不是如此,可是不能找出什麽憑據來證明,我現在正要告訴你,若是要到法庭去的話,我可以幫你的忙。這里不像我們祖國,公庭上沒有女人說話的地位。況且他的買賣起先都是你拿資本出來,要離異時,照法律,最少總得把財產分一半給你……像這樣的男子,不要他也罷…See More
Nov 2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綴網勞蛛(3)

妥娘提起這四個字,叫她很著急。她說:“誰去告訴警察呢?”那賊躺在貴妃榻上,一聽見警察要來,恨不能立刻起來跪在地上求恩。但這樣的行動已從他那雙勞倦的眼睛表白出來了。尚潔跑到他跟前,安慰他說:“我沒有叫人去報警察……”正說到這里,那從門外來的腳步已經踏進來。來的並不是警察,卻是這家的主人長孫可望。他見尚潔穿著一件睡衣站在那里和一個躺著的男子說話,心里的無明火已從身上八萬四千個毛孔里發射出來。他第一句就問:“那人是誰?”這個問題實在叫尚潔不容易回答,因為她從不曾問過那受傷者的名字,也不便說他是賊。“他……他是受傷的人……”可望不等說完,便拉住她的手,說:“你辦的事,我早已知道。我這幾天不回來,正要偵察你的動靜,今天可給我撞見了。我何嘗辜負你呢?一同上去吧,我們可以慢慢地談。”不由分說,拉著她就往上跑。妥娘在旁邊,看得情急,就大聲嚷著:“他是賊!”“我是賊,我是賊!”那可憐的人也嚷了兩聲。可望只對著他冷笑,說:“我明知道你是賊。不必報名,你且歇一歇吧。”一到臥房里,可望就說:“我且問你,我有什麽對你不起的地方?你要入學堂,我便立刻送你去;要到禮拜堂聽道,我便特地為你預備車馬。現在你有學問了,也…See More
Nov 2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綴網勞蛛(2)

“我雖然不愛他,然而家里的事,我認為應當替他做的,我也樂意去做。因為家庭是公的,愛情是私的。我們兩人的關系,實在就是這樣。外人說我和譚先生的事,全是不對的。我的家庭已經成為這樣,我又怎能把它破壞呢?”史夫人說:“我現在才看出你們的真相,我也回去告訴史先生,教他不要多信閑話。我知道你是好人,是一個純良的女子,神必保佑你。”說著,用手輕輕地拍一拍尚潔的肩膀,就站立起來告辭。尚潔陪她在花蔭底下走著,一面說:“我很願意你把這事的原委單說給史先生知道。至於外間傳說我和譚先生有秘密的關系,說我是淫婦,我都不介意。連他也好幾天不回來啦。我估量他是為這事生氣,可是我並不辯白。世上沒有一個人能夠把真心拿出來給人家看;縱然能夠拿出來,人家也看不明白,那麽,我又何必多費唇舌呢?人對於一件事情一存了成見,就不容易把真相觀察出來。凡是人都有成見,同一件事,必會生出歧異的評判,這也是難怪的。我不管人家怎樣批評我,也不管他怎樣疑惑我,我只求自己無愧,對得住天上的星辰和地下的螻蟻便了。你放心吧,等到事情臨到我身上,我自有方法對付。我的意思就是這樣,若是有工夫,改天再談吧。”她送客人出門,就把玉貍抱到自己房里。那時已經…See More
Nov 1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綴網勞蛛(1)

“我像蜘蛛,命運就是我的網。”我把網結好,還住在中央。呀,我的網甚時節受了損傷!這一壞,教我怎地生長?生的巨靈說:“補綴補綴吧。”世間沒有一個不破的網。我再結網時,要結在玳瑁梁棟珠璣簾攏;或結在斷井頹垣荒煙蔓草中呢?生的巨靈按手在我頭上說:“自己選擇去吧,你所在的地方無不興隆、亨通。”雖然,我再結的網還是像從前那麽脆弱,敵不過外力沖撞;我網的形式還要像從前那麽整齊——平行的絲連成八角、十二角的形狀麽?他把“生的萬花筒”交給我,說:“望里看吧,你愛怎樣,就結成怎樣。”呀,萬花筒里等等的形狀和顏色仍與從前沒有什麽差別!求你再把第二個給我,我好謹慎地選擇。“咄咄!貪得而無智的小蟲!自而今回溯到濛鴻,從沒有人說過里面有個形式與前相同。去吧,生的結構都由這幾十顆‘彩琉璃屑’幻成種種,不必再看第二個生的萬花筒。”那晚上的月色格外明朗,只是不時來些微風把滿園的花影移動得不歇地作響。素光從椰葉下來,正射在尚潔和她的客人史夫人身上。她們二人的容貌,在這時候自然不能認得十分清楚,但是二人對談的聲音卻像幽谷的回響,沒有一點模糊。周圍的東西都沈默著,像要讓她們密談一般,樹上的鳥兒把喙插在翅膀底下;草里的蟲兒也…See More
Nov 1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黃昏后 (4)

關懷回答說:“一定很喜歡。你媽媽連我這麽高大,她還十分疼愛,何況你是一個聰明伶俐的小孩子!媽媽的疼愛比爸爸大得多。你睡覺的時候,爸爸只能給你墊枕、蓋被;若是媽媽,一定要將她那只滑膩而溫暖的手臂給你枕著,還要摟著你,教你不驚不慌地安睡在她懷里。你吃飯的時候,爸爸只能給你預備小碗、小盤;若是媽媽,一定要把她那軟和而常搖動的膝頭給你做凳子,還要親手遞好吃的東西到你口里。你所穿的衣服,爸爸只能為你買些時式的和貴重的;若是媽媽,一定要常常給你換新樣式,她要親自剪裁,親自刺繡,要用最好看的顏色——就是你最喜歡的顏色——給你做上。媽媽的疼愛實在比爸爸的大得多!”承懽坐在父親膝上,一聽完這段話,她的身體的跳蕩好像騎在馬上一樣。她一面搖著身子,一面拍著自己的兩只小腿,說:“真的麽?她為何不對我這樣做呢?爸爸,快叫媽媽從墳里出來吧。何必為著這蒙羞的土地就藏起來,不教她親愛的女兒和她相會呢?從前我以為媽媽的脾氣老是那個樣子:兩只眼睛瞧著人,許久也不轉一下;和她說話也不答應;要送東西給她,她兩只手又不知道往哪里去,也不會伸出來接一接,所以我想她一定是不懂人情的。現在我就知道她不是無知的。爸爸,你為我到墳里把媽…See More
Nov 15

客家 庫's Blog

許地山《在費總理的客廳里》(3)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8:48pm 0 Comments

老婆子到底是個貪求富貴的人,她把芙蓉拉到身邊,細聲對她勸說,說她若是嫁給總理財主,家里就有這樣好處,那樣好處。但她至終抱定不肯改嫁,更不肯嫁給人做姨太的主意。她寧願回家跟著小狗兒過日子。

魏先生雖然把她勸不過來,心里卻很佩服她。老少喧嚷過一會,芙蓉便隨著她的公姑回到鄉間去。魏先生把總理請出來,對他說那孩子很刁,不要也罷,反正廠里短不了比她好看的女人。總理也罵她是個不識擡舉的賤人,說她昨夜和早晨怎樣在上房吵鬧。早晨他送完客,回到上房的時候,從她面前經過,又被她侮辱了一頓。若不是他一意要她做姨太,早就把她一腳踢死。他教魏先生回到工廠去,把芙蓉的名字開除,還教他從工廠的臨時費支出幾十塊錢送給她家人,教他們不要播揚這事。…

Continue

許地山《在費總理的客廳里》(2)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8:47pm 0 Comments

這次總理卻不教客人等那麽久。他也沒穿長褂,手捧著水煙筒,一面吹著紙撚,進到客廳里來。他說:“二弟吃過飯沒有?怎麽這樣著急?”

“大哥,咱們的工廠這一次恐怕免不了又有麻煩。不曉得誰到南方去報告說咱們都是土豪劣紳,聽說他們來到就要查辦咧。我早晨為這事奔走了大半天,到現在還沒吃中飯哪。假使他們發現了咱們用民生工廠的捐款去辦興華公司,大哥,你有什麽方法對付?若是教他們查出來,咱們不挨槍斃也得擔個無期徒刑!”…

Continue

許地山《在費總理的客廳里》(1)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8:47pm 0 Comments

費總理的會客廳里面的陳設都能表示他是一個辦慈善事業具有熱心和經驗的人。梁上懸著兩塊“急公好義”和“善與人同”的匾額,自然是第一和第二任大總統頒賜的,我們看當中蓋著一方“榮典之璽”的印文便可以知道。在兩塊匾當中懸著一塊“敦詩說禮之堂”的題額,聽說是花了幾百圓的潤筆費請求康老先生寫的。因為總理要康老先生多寫幾個字,所以他的堂名會那麽長。四圍墻上的裝飾品無非是褒獎狀、格言聯對、天官賜福圖、大鏡之類。廳里的鏡框很多,最大的是對著當街的窗戶那面西洋大鏡。廳里的家私都是用上等楠木制成。幾桌之上雜陳些新舊真假的古董和東西洋大小自鳴鐘。廳角的書架上除了幾本《孝經》

《治家格言注》《理學大全》和些日報以外,其余的都是募捐冊和幾冊名人的介紹字跡。…

Continue

許地山·章慕

Posted on December 3, 2018 at 6:37pm 0 Comments

愛德華路的盡頭已離村莊不遠,那里都是富人的別墅。路東那間聚石舊館便是名女士吳素的住家。館前的藤花從短墻蔓延在路邊的烏柏和鄰居的籬笆上,把便道裝飾得更華麗。

一個夫役拉著垃圾車來到門口,按按鈴子,隨即有個中年女傭捧著一畚箕的廢物出來。

夫役接過畚箕來就倒入車里,一面問:“陵媽,為什麽今天的廢紙格外多?又有人寄東西來送你姑娘麽?”

“哪里?這些紙不過是早晨來的一封信……”她回頭看看后面,才接著說,“我們姑娘的脾氣非常奇怪。看這封信的光景,恐怕要鬧出人命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