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ota ElNido
  • Male
  • Palawan
  • Philippine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yota ElNido's Friends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Suyuu
  • TASHKENT HOLIDAY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瑪琳娜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Récupérer
  • 文創 庫
  • 思潮 庫
  • 絲經 庫
  • Dhuup

Gifts Received

Gift

Syota ElNid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yota ElNido's Page

Latest Activity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肖覆興·當青春蘇醒時

當意識到異性美的時候,孩子便得到了新生。這是青春蘇醒的標志。像雪花落地一樣無可逆轉。像春草萌芽一樣自然而然。這種朦朧、似是而非的感情,並不是錯誤和不正常的。要是沒有這種感情,倒是不正常的了。與其說孩子們是在戀愛著,不如說他們是在做著有關愛的夢。無夢的天空,是一片黑暗。我們不應讓天空黑暗,而應讓天空灑滿燦爛的星辰。孩子們常常看到美好的一面,卻忽視了它像是雨後的彩虹稍縱即逝的一面。師長恰恰相反:常常看到它不穩定的一面,而忽視了它畢竟是像雨後絢麗的彩虹,不是飛天而來的不吉祥的烏鴉。有些事情,只能留在記憶裏,對誰也別講,一講出來,就破了。青春的情感,有時最需要這樣處理和對待。留一些空白,留更多的想象天地。當異性之間無話不說,說得像坐過山車一樣不住地往下滑,很難控制自己停在半空的時候,往往是感情悄悄萌發的時候。少年男女在一起時的沈默,往往很令人陶醉。話語成了多余的時候,恰恰是感情在湧漲。有時大人眼裏的一件小事,在少年男女眼裏卻是一件驚天動地或默默無聲卻心緒翻騰的大事。…See More
Aug 24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談瀛洲·桂花

已在美國定居多年的二姐夫回國,說美國人很少種桂花,雖然他們引種了許多中國的植物。二姐現在家裏也種了不少植物,但獨缺一株桂花。到了臨近中秋的時候,姐夫就特別想念桂花的香味。“真想帶一株回去啊。”他說。可是當然不行,因為海關不允許。說是想念一種植物,其實也是想念跟這種植物有關的種種東西吧。桂花,是深深植根於中國人文化記憶中的一種樹木。金秋來臨,圓月經天,這時空氣中就會彌漫著一股甜香,那就是桂花的香味。這種香味,跟月餅的滋味,跟與家人團聚時的歡笑,從童年時代起,就鏤刻在我們的記憶裏了。段成式在《酉陽雜俎》中寫道:“舊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異書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樹創隨合。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樹。”這則記載過於簡略,許多應該有的細節都沒有。比如說“月中有桂,有蟾蜍”,這桂與蟾蜍究竟有何關系?而吳剛“學仙有過”,跟誰學仙?所犯何過?又被誰謫令伐樹?都沒有說清楚。中國古代神話多半失傳,也是無可奈何之事。不過,月亮從盈滿到虧缺,再從虧缺到盈滿,這樣地循環不已,在古人看來,一定是一顆非常神奇的星球吧。它象征了長生不死,不,簡直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的生命循環吧。那麼,為何偏偏…See More
Aug 16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哈佛的100座圖書館

到哈佛之前,我知道哈佛的圖書館很多,卻沒有想到這麽多,大致有100座。哈佛的圖書館當然不是以數量取勝。其藏書的豐富以及環境的舒適、到位的服務,讓我大開眼界。圖書館裏隨處有免費上網的電腦。還有掃描儀,學生也可免費使用,只需花一些時間,就可以把一本書全部掃描存進自己的U盤,然後帶回去慢慢看。哈佛法學院的圖書館令我印象尤其深刻,每個學生座位十分寬敞,相當於國內大學圖書館中三到四個學生的位置,所有其他院系的學生,都可使用,沒有限制。在哈佛,到圖書館借閱圖書,是學習的必需。這是與哈佛的教學要求相聯的。哈佛十分重視教學,不管教授的學術水平多高,都必須給本科生上課。而每一門課,老師都會布置學生閱讀至少10本以上的圖書。學生們需老老實實把書借來,認真閱讀,否則就跟不上課程,在討論課上,插不上嘴,也難以完成課程論文的撰寫。在圖書館裏讀書到通宵,是不少學生都曾有的經歷。有哈佛學生告訴我,有這100座圖書館在,哈佛就會一直在。我想,他所指的是哈佛的精神。See More
Aug 10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何其芳·獨語

設想獨步在荒涼的夜街上,一種孤寂的聲響固執地追隨著你,如昏黃的燈光下的黑色影子,你不知該對它珍愛還是不能忍耐了——那是你腳步的獨語。人在孤寂時時常發出奇異的語言或是動作。動作也是語言的一種。決絕地離開了綠蒂的維特,獨步在陽光與垂柳的堤岸上,如在夢裏。誘惑的彩色又激起了他做畫家的欲望,遂決心試卜他自己的命運了。他從衣袋裏摸出一把小刀子,從垂柳裏擲入河水中。他想:若是能看見它的落下,他就將成為一個畫家,否則不。那寂寞的一揮手使你感動嗎?你了解嗎?我又想起了一個西晉人物,他愛驅車獨遊,到車轍不通之處就痛哭而返。絕頂登高,誰不悲慨地一聲長嘯呢?是想以他的聲音填滿宇宙的遼闊嗎?等到追問時怕又只有沈默的低首了。我曾經走進一個古代的建築物,畫檐巨柱都爭著向我訴說,低小的石欄也發出聲息,像一些堅忍的沈思的手指在上面呻吟,而我自己倒成了一個化石了。或是昏黃的燈光下,放在你面前的是一冊傑出的書,你將聽見裏面各個人物的獨語。溫柔的獨語,悲哀的獨語,或者狂暴的獨語。黑色的門緊閉著:一個永遠期待的靈魂死在門內,一個永遠找尋的靈魂死在門外。每一個靈魂是一個世界,沒有窗戶;而可愛的靈魂都是倔強的獨語者。我的思想倒不…See More
Aug 4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扎西拉姆·多多·因果知道

我兒,見你收拾行裝,你欲往何方去?你去,我自不攔你,相反,我將看顧你——在一切時中、一切角落。但在你為駒兒掛鞍前,先到我的腳邊來,安坐、默然,聽我再說一席話。我兒,屋外便是那煙火人間,我沒有七寶可予你享用,甚至沒有為你鑄一把護身的長劍,但我有一句話贈你,銘記它,你將無敵。我兒,人間的是非不像酥油裏的黑發,分明可見呵;它是雪山的陳雪,早已壓成了堅冰,化也化不開,斷也斷不得。如果有人誤會你,微笑著解釋,不要用辯駁的姿態。你看風總是抽打著嘛呢堆,石頭從不辯駁,只是默默地堅持著。如果他不願聽你解釋,微笑著沈默,要相信很多話不是非說不可,因為因果已經知道。如果有人嫉妒你,優雅地保持距離,不要用挑釁的姿態。你看麻雀總是嫉恨老鷹,老鷹從不介懷,只是遠遠地飛翔開。如果他非要走近你,冷靜地等待,要相信很多事必須發生,你控制不了,但因果會知道。如果有人傷害你,聰明地躲避,不要用決鬥的姿態。你看獵人總是追捕雪獅,雪獅從不反撲,只趁月色踱步至那無人能及的崖端。如果他已經傷害了你,不要試圖報覆,要知道你不是公正的判官,該如何償還,因果知道。如果有人愛你,坦然地接納,不需要謙虛的姿態。你看陽光照耀著雪蓮,雪蓮從不…See More
Jul 31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走馬觀花看也門

也門位於阿拉伯半島西南端,是阿拉伯世界古代文明搖籃之一。公元前14世紀建立麥因王朝,16世紀後先後遭葡萄牙、奧斯曼帝國和英國入侵與占領。1918年,建立獨立王國。1934年,在英國強迫下,也門被正式分割為南北兩方。1990年5月22日,北、南也門宣布統一,成立了也門共和國。這裏與沙特、阿曼相鄰,瀕紅海、亞丁灣和阿拉伯海,境內山地和高原地區氣候溫和幹燥。首都薩那古城據說有3000多年的歷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了世界文化遺產。在薩那,有生命的無生命的東西都被無情地壓榨水分。樹葉幹癟著,毫無生氣,房屋以灰黃的色調為主,缺少外部裝潢,即使沒有太大的風沙,天空仍感覺有點朦朧,灰嗆嗆的。薩那建房有個特點,山有多高,房有多高。房子建在山頂,預示著與真主更貼近。有趣的是,大多數房子樓頂鋼筋突出裸露,就像沒有完工。有人猜測是為了有朝一日繼續加高,其實是按也門的規定,建成的房屋要繳納巨額的稅金,如果做成未完工的樣子,可以避稅。所以看似破舊未完工的房子,內部早就裝飾一新,甚至入住很久了。老王爺宮幾乎是每個遊人到也門的必遊之地。這裏數百年前是也門一位部族首領的王宮,建在一整塊巨石之上,巨石四周壁立陡峭,只…See More
Jul 22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弗羅斯特·不深也不遠

人們走上沙灘轉身朝著一個方向。他們背對著陸地整日凝望海洋。當一只船從遠處過來船身便不斷升高;潮濕的沙灘像明鏡映出一只靜立的鳥。也許陸地變化更多;但無論真相在哪邊——海水湧上岸來,人們凝望著海洋。他們望不太深。他們望不太遠。但有什麼能夠遮擋他們凝望的目光?See More
Jun 30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如果天空不死

在過去的短短幾年裏,我從少年變為青年。也許還是年紀太輕,生活裏充滿了太多不值得那麼快樂的快樂,和不值得那麼悲傷的悲傷。要說波瀾,其實不過是池塘裏的漣漪。我們的生命這樣單薄,一切大痛大徹,其實不過只存在於我們的幻想之中。因為對人群的興味索然以及對言語的厭倦,我總是選擇獨自行走。如此,似乎是越來越孤獨。認識我的陌生人越來越多,記得我的舊朋友卻越來越少。若這就是成長,那未免也太殘酷。成長,原來不過是由無數離別構成的相遇。曾經答應過你,要和你一起開車沿著海岸線南下旅行。而今盡管許下這個心願的人已不在,我還是用暑假的21天時間拿下了駕照。於是在情緒低落的某一天黃昏,頭一次獨自開車,去郊縣兜風。一路上放著一些舊情歌,天色漸晚,暮色四合,我心裏越來越落寞。車窗外是黯淡的田野。已到了收割谷子的季節,遠處焚燒稻稈的煙霧淡淡地將田野覆蓋了一層藍色,氣息辛辣而芳香,有泥土的質感。樸素的鄉下人背著背篼帶著孩子走在馬路邊,也許是要回家。這不是沿著海岸線的道路,身旁也空無一人。落空的不僅僅是諾言,還有一些信任,一些生命中的時光,以及希望。我開著車從那些回家的農家人身邊經過,離城市越來越遠,卻越來越有歸家的感覺。好…See More
Jun 23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薛俊美·安靜的靈魂生出翅膀

讀書的時候,看到一副對聯,很是喜歡:賢者所懷虛若谷,聖人之氣靜於蘭。我本凡夫俗子,不期望自己變成賢者,也不指望自己做個聖人,但是這樣一種境界,我心向往之。虛若谷靜於蘭的時刻,安靜的靈魂定能生出一雙翅膀,一路朝向聖潔和美好飛翔。小城不大,有一家小小的書屋,我每周都要去逛一逛,坐一坐。書屋的主人,是一位嫻靜的女孩子,說一句話都要臉紅。每次去,都會看到書屋裏的顧客三三兩兩,或翻看,或靜坐,而她,亦是其中溫婉的一員。幾張小桌,幾張小凳,淡藍的桌布上安放著簡單的花花草草,一株吊蘭兀自吐翠,一棵文竹靜靜攀爬蔥綠的葉脈枝丫,一束清雅的梔子送來清香。看見我,女孩兒微笑,點頭,繼而又垂下頭沈湎於手中的書。徜徉於書的海洋,心也盈香。這樣一個靜謐閑適的書屋,是久居鬧市的我安放心靈的居所。在這裏,不由你不安靜不放松。心累了,倦了,乏了,翻翻閑書,坐坐藤椅,看看風景,一任慵懶疲憊的魂靈,重新長出豐盈的羽翅,超越累繼續飛。一進山村,常常會看見一些上了歲數的老人,或叼著一桿旱煙袋,或扯著小孫子的手,三個一堆,五個一簇,蹲坐在矮矮的斷墻下,任陽光透了樹的間隙灑落一身。風靜悄悄地吹,偶爾幾聲雞叫狗吠和鳥鳴,打破時光的靜…See More
Jun 3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蓮的心事

我是一朵盛開的夏蓮多希望你能看見現在的我風霜還不曾來侵蝕秋雨還未滴落青澀的季節又已離我遠去我已亭亭 不憂 亦不懼現在 正是最美麗的時刻重門卻已深鎖在芬芳的笑靨之後誰人知我蓮的心事無緣的你啊不是來得太早 就是See More
May 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農舍

我在這幢房屋邊上告別。我將很久看不到這樣的房屋了。我走近阿爾卑斯山口,北方的、德國的建築款式,連同德國的風景和德國的語言都到此結束。跨越這樣的邊界,有多美啊!從好多方面來看,流浪者是一個原始的人,一如遊牧民較之農民更為原始。盡管如此,克服定居的習性,鄙視邊界,會使像我這種類型的人成為指向未來的路標。如果有許多人,像我似的由心底裏鄙視國界,那就不會再有戰爭與封鎖。可憎的莫過於邊界,無聊的也莫過於邊界。它們同大炮、將軍們一樣,只要理性、人道與和平占著優勢,人們就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無視它們而微笑——但是,一旦戰爭爆發,瘋狂發作,它們就變得重要和神聖。在戰爭年代裏,它們成了我們流浪者的囹圄和痛苦!讓它們見鬼去吧!我把這幢房屋畫在筆記本上,目光跟德國的屋頂、德國的木骨架和山墻,跟某些親切的、家鄉的景物一一告別。我懷著格外強烈的情意再一次熱愛家鄉的一切,因為這是在告別。明天我將去愛另一種屋頂,另一種農舍。我不會像情書中所說的那樣,把我的心留在這裏。啊,不,我將帶走我的心,在山那邊我也每時每刻需要它。因為我是一個遊牧民,不是農民。我是背離、變遷、幻想的崇敬者,我不屑於把我的愛釘死在地球的某一點上。…See More
Dec 25, 2016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王舉芳·生命本是一場遇見

一吹面不寒,楊柳風催醒沈睡的季節,生命的力量無聲無息,飛上枝頭,把欲望解釋成繁花似錦。我踏著春天的足音,行走在城市的繁華巷口,尋找心中的記憶。一場雪,毫無來由地覆蓋了整個城市,覆蓋了花壇裏剛剛綻放的三色堇,覆蓋了星星眨眼的草兒,也覆蓋了我尋你的腳步。我只好選擇沈溺,沈溺在你的文字裏,獨自纏綿。二有人說這個季節的南方,油菜花已被風湧成了浩瀚無岸的金黃。我閉上眼睛。你的臉隨著彩蝶的翅羽,在我的心上撲閃,撲閃。你的影子,伴我行走過黃昏,行走過晨曦,行走過春天的第一場雨,行走過冬天的最後一場雪。唯獨不看我的笑容和淚水。我在你的影子裏,丟了自己。卻依然沈迷。三如果天地如初,如果歲月如初,如果一切都是最初的模樣,你和我的距離是不是可以重新丈量?高山為琴,流水為弦,你可曾聽到那千年的絕音?我沒有琴,也沒有弦,我只有一顆奔向你的心,沒有出發,早已抵達。不能一同飛翔,我只能沈默。沈默於我,也是一種歌唱。四桃花灼灼,滿懷心事。我躲在一朵桃花的背後,細數它的心跡。宿命裏註定的塵緣,原來誰也無法逃離。就像輕輕看了你一眼,便再也走不出你的目光,走不出那長長的牽掛。一個人安靜地走,漫無目的地走,找尋風中你的消息,…See More
Dec 19, 2016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尼羅河畔的千年之謎

掌權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在一片反對浪潮之中黯然離去,18天的騷亂也使得這個地處歐亞非三大洲“交集”的神秘國度再度成為世界的焦點。埃及,作為一個擁有7000年歷史的文明古國,美麗的尼羅河畔的每一個傳說都如謎一般引人入勝。 法老陵寢的神秘咒語…See More
Dec 18, 2016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海地獨裁者的巫毒術

2011年1月17日,前海地獨裁者讓-克洛德·杜瓦利埃在結束25年的流亡之後,突然回國。克洛德·杜瓦利埃在統治海地期間,曾把數以千計的海地人綁架賣到多米尼加邊界的糖廠做苦工,還鼓勵人民無償獻血,然後將血液賣往國外……但是,他的所作所為比起其父老杜瓦利埃來說,還是小巫見大巫。1957年,從事醫務工作的弗朗索瓦·杜瓦利埃醫生當選為海地總統。之後,這名黑人獨裁者不但掄起法西斯板斧,而且充分利用原始巫術——巫毒教樹立個人崇拜。 巫毒教是一種建立於恐懼之上的信仰,它糅合了祖先崇拜、拜物教及通靈術,因為儀式神秘、詭異及令人恐怖(以活人,尤其是兒童為祭禮),曾一度被當作邪教。許多海地人相信,如果不參加巫毒教的祭禮,便難免被其所害。老杜瓦利埃就利用這種恐懼心理進行統治,自稱擁有大祭司的權力,將自己塑造成最可怕的死靈“薩麥迪男爵”。他還成立了一個名為“通頓馬庫特”的組織。“通頓馬庫特”意為“吃人魔王”。在海地街頭,這群戴著寬沿帽、墨鏡、紅領帶的暴徒隨意綁架、毒打百姓,對敢於反對杜瓦利埃統治的人,他們抄其家、奪其命、碎其屍。於是,民間傳說這些人是老杜瓦利埃制造的“還魂屍”——巫毒教的儀式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See More
Dec 16, 2016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木偶奇遇記》的故鄉

    從意大利佛羅倫薩搭乘火車出發,一個半小時後,我們到達了一個名叫佩夏的鄉間小站,然後搭乘公交車前往科洛迪。    科洛迪是座有著三千余人的幽靜村莊,這裏是世界知名的匹諾曹的故鄉,意大利政府和科洛迪財團出資在此經營著國立科洛迪博物館。博物館裏展示著作家科洛迪當年的手稿、翻譯成68種語言的1200多本不同版本的匹諾曹童話故事書。    紅衣服、白帽子、長鼻子,匹諾曹主題公園入口處畫著匹諾曹的畫像。還沒進公園,我們就聽到了吵鬧聲和孩子們的嬉笑聲。不用說,匹諾曹木偶劇正在演出。   …See More
Dec 15, 2016

Syota ElNido's Blog

開放的埃及博物館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7pm 0 Comments

埃及人有句俗語:“世界怕時間,時間怕金字塔”,形象地說出了古埃及文明的漫長悠久。將以金字塔為典型代表的古埃及文明精華濃縮於一處,便有了埃及博物館。

埃及博物館位於開羅市中心解放廣場邊,1902年11月15日正式對參觀者開放,迄今已有逾百年歷史。

它是古埃及歷史長河的全程見證——這裏收藏了自古埃及法老時代至公元6世紀等各個時期的古跡。建館之初,博物館內的文物只有8000多件。隨著文物發掘工作的不斷深入,埃及博物館的收藏不斷增加。目前,館內所藏文物已達到近20萬件,其中陳列文物7萬多件。…

Continue

走進“國民幸福總值”首創國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34pm 0 Comments

不丹,一個不起眼的南亞小國,卻在世界上第一個提出用“國民幸福總值(GNH)”來衡量發展的成果。什麽樣的地方能產生出這個概念?帶著這樣的疑問,記者來到了不丹。



“世外桃源”民風質樸

不丹是個只有70多萬人口的國家,有著“世外桃源”般的景色,百姓生活簡單質樸。

與大部分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國家相比,這裏就是看不到工業汙染痕跡的鄉村。近八成不丹人生活在農村,純凈的藍天、喜馬拉雅雪山、清冽的雪水溪流、近75%的森林覆蓋率居亞洲榜首、低密度人口和能看見銀河的夜空,除了首都廷布車流如梭,大部分的不丹就是這樣,誰來到這樣的地方會心情不好呢?…

Continue

文明古國利比亞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7 at 7:02pm 0 Comments

如果不是最近戰火紛飛,地處北非的利比亞的美景還是很誘人的。

首都的黎波里

的黎波裏是利比亞的首都與最大港口,自古以來就是貿易中心和戰略要地。公元前1000年由腓尼基人創建,後被羅馬人占領。公元643年,阿拉伯人成為該城市的主人。

1951年利比亞正式獨立,定的黎波裏為首都。海濱有著名的“綠色廣場”,廣場北邊是港口、碼頭。廣場西邊是被稱為“紅堡”的舊城,以熱鬧的阿拉伯集市為特點,彎曲狹長的街道,精雕細刻的古寺,高墻深院的民宅,構成典型阿拉伯古城的風情畫。

班加西…

Continue

鐵托故居見聞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21pm 0 Comments

在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北部70公裏處,有一個叫作庫姆羅韋茨的小村,這裏就是赫赫有名的前南斯拉夫聯邦總統約瑟普·布羅茲·鐵托的出生地。

如今,這裏已經建設成一個大型博物館,在村口豎立著一塊“老村”的牌子。在克羅地亞政府的維護和修繕下,鐵托居住過的那所房屋仍然保持著當年的面貌。屋內的各種用具也像是仍有人在使用一般,屋子裏甚至還有一個嬰兒床,讓參觀者深刻地感受到這位領袖人物當年生活的景象。

在鐵托曾住過的屋子前面,則豎立著一尊鐵托的銅像,與其他領導人銅像不同的是,鐵托的這尊銅像並沒有目視前方或者高昂著頭,而是略低著頭。當地的老人解釋說,鐵托一生做了很多事情,而他則經常喜歡一個人靜靜地思考問題,所以當地居民特意構思了“思考者鐵托”的銅像。…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