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ota ElNido
  • Male
  • Palawan
  • Philippine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yota ElNido's Friends

  • Copil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TASHKENT HOLIDAY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未知 非可怕
  • 瑪琳娜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Récupérer

Gifts Received

Gift

Syota ElNid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yota ElNido's Page

Latest Activity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郵票(下)

這時候,我伸進熱被筒的手,已給另一只手握著了,握得緊緊的。我嗅到一股人體特有的氣味。陡然,他露出了頭!啊,兩只紅腫的眼睛。我怕——可是我本能地抽出雯妹繡的綢手絹,替他拭那拭不盡的淚水。也許他不慣受人哄,騰的一下就坐了起來。兩只前露姜芽後露鴨蛋的腳就光赤地踏在地板上。他推開我那香香的手絹,說:“朋友,咱們要分別了。”什麼,走?我馬上就用力握著他的汗手。他用瘦削汙黑的指頭,在技散的頭髮間穿來穿去。然後光著腳走到抽屜那裏,扯出一封印著“吉林”下款的信封,交給了我。“揭吧,這是你最後的一張!”可是,唉,攫住我心的倒不是那張郵票了。把信丟在桌邊,我又去抓他那縮了回去的手。“可是,你干麼要走?”“干麼!我要當亡國奴去了!”由他那呆呆的視線,咬牙切齒的神情,可以見得出他是懷著無限憤懣的。我這時才對他的家事發生興趣。但無論我問什麼,他只是心不在焉地搖頭。終於,他求我先走出去,讓他靜一下。約好今天晚上自修完了和他散散步,算是個臨別紀念。我垂頭喪氣地走了出來。羅漢還直追著我問:“要了幾張?還是四分的嗎?”我用鄙夷一個無心肝人的眼色瞅他,並把空手張給他看,給他碰了個釘子。他嬉皮笑臉地說:“窄心眼兒,急命鬼。…See More
Wednesday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郵票(中)

這屋子一點也不好,墻上沒有半張明星的像片。墻周圍用圖釘按滿了一些亂寫的字。陡然一堆紅色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貼在書架上端的一張空白的地圖,圖的一角塗了一些挺難看的紅顏色。我說難看,並不委屈它。比方說,要紅得像楊梅吧,看看也還有點兒甜味兒;或者索性弄成粉紅色,像女孩子的臉蛋,多開心呀。他染的偏偏是那麼紫紅,像豬血似的。嘔,並且還在地圖旁邊寫了四個字。這字我認得的,是上上期《良友》第一頁印的“還我山河”,我還記得那是《精忠報國》裏嶽飛寫的呢。他讓我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我是滿心盼著他給我郵票,好跑回去安插。這人真懶,床也不疊,枕頭底下壓著幾本書。露著面兒的一本,似乎是《日本帝國主義……》什麼“史”。反正又是那套,膩死了。我簡直坐不住。我問:“郵票呢?”他悵惘地看了我一眼,說:“咱們都快當亡國奴了。”這話我不懂。干麼非罵人一句才拿出來呢?他摸了摸桌上的白茶壺的肚,預備要倒茶給我喝。我忽然看到抽屜縫露著一個信封的角,就馬上扯了出來。咳,“欠資”!不,翻過來有著一張新奇的郵票。起初我以為是日本的,因為顏色也那麼淡,樣子也那麼雅——也那麼缺少大陸的渾厚。仔細一看,在一座塔的上面印著“滿洲國”三個字。嘿…See More
Tuesday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郵票(上)

生活裏轉著多種多樣的輪。抓著一只,就會成為這人一切想望的中心。我的生活一向就離不開玩耍。前年高爾夫球時興的時候,我的閑暇就都消磨在大華球場裏了。在課室裏還研究球洞和路線,夢裏仍像握著那根細長粗頭的球棍,向著一個極蜿蜒的球門撞。撞著了,會樂得把被子踢個窟窿。可是這把戲一熟,就沒味兒了。我有著許多頂體貼的朋友,在我對這玩藝兒的興趣剛要告盡時,就又拖我到別的上面玩。人家都捧我,說我這不會發愁、貪玩的性情是我一生的幸福。不過他們不知道為了功課,我給人作過多少大拇了。今年又給一個同學傳染上搜集郵票的癖好。起初,人家分我幾張印著熱帶植物或美國自由神塑像的郵票。我覺得怪好玩的,就隨手夾在書本裏了。漸漸地,由這朋友的好意,我擁有的郵票竟夠填滿一個信封了。悶的時候就把這些被舟車由地球各角載來的紀念物倒了出來,排在桌角擺弄擺弄,欣賞諸民族偉人的豐采,或那遼遠國度的山水風光。愈看愈覺得這些廢物潛藏著一種價值,就決定買上一個本子,分類貼了起來,並請國文班黃老師為我題上“萬國郵票集”五個顏字。起初,貼本子的目的只不過是免得遺失。一貼起來,便像個有家室的人,占有欲竟勃發起來了。我不但要多,而且要齊全。如果全世界的…See More
Oct 13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栗子(下)

這回可把老軍人楞住了。他公事實在太多,今天他才知道兒子已經有了人。兒子跑來就哇呀哇呀地哭,說重傷名單上有一個是他掛念了一日夜的人。他做過許多噩夢。許多都是假的,這回可都應了。“右眼紮傷,”啊,他朝著那名單哭了好半天。那雙美麗的眼睛,永遠流動著柔和明朗的眼睛,溫柔幸福的泉源。平素一個連“爸”全不肯叫的孩子,這時委屈地竟下了跪。嗚咽得才慘呢,他哭軟了一顆殺人不眨眼的心。倉促間,做爸的披上軍裝,就來相看這姓名不詳的兒媳婦了。“她……”“Miss nurse,I beg your…See More
Sep 11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栗子(中)

家麒睜大了眼滿屋裏搜尋。他看到裁紙的,揮著寸毫的,研墨的。迎富有三個女生在擺弄著一架油印機。刺鼻的油墨氣味使他倒退了兩步。等他發見那握著油墨滾子的是誰時,他不顧一切地撲過去了。“菁,你,你在這裏!干這個……”為他抓住胳膊的是個身材頗纖細的女生。雖然這時咬住的牙根使她的臉顯得很嚴峻,但嘴角的笑渦愈發增添了她的溫柔美麗。和房中別人一樣,她穿的也是件毛藍褂,而且工作忙得還使她的頭髮也有些蓬亂。她用不知所措的神情凝視自己招來的這個闖入者。像是什麼東西在她心上劃了一下,她兩腿有些酸軟。但即刻她的眼睛與壁上的誓約相遇了。(那旁邊還貼著一張塗滿了鮮紅血跡的地圖。)她的臉繃得緊了一些,咬了咬稍見慘白的下唇,剛想開口……“喂,這裏是辦公的地方。”闖入者的眼睛瞪圓了。他看到正伏在條桌上寫著標語的股長。黑胡髭仿佛又多了些,在那身棕色學生服上面是一張聲色俱厲的臉,放射著兩道正直森凜的目光。家麒由那上面讀出鄙夷,威脅,一切難以容忍的字眼。看到菁那種近於不屑的神氣,感覺了四下向他逼來的憤怒眼光,他有些窘促了。他甚而有些後悔自己的莽撞。但他抑制不住,他在桌上啪地捶了一拳,跟著沖股長說出一句不順耳的粗話。已經在羞慚著…See More
Sep 8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栗子(上)

黑暗與寒冷把冬夜凝成塊不透明的固體。多雲的天空,隱約浮蕩著一道灰黃風圈,在天心擺來擺去,若在搜尋著適當的受害者。今夜,海上也許還有風騷船女彈著琵琶。樂吧,風圈冷笑著,明朝連半寸桅桿也不給留。風似乎在試著它的鋒刃,已經在樹間房角穿行著了,呼著尖銳的哨子。孫家麒兀自倚坐在校園小土坡上一株蓊郁蒼蒼的傘形老松下,用大氅領把脖頸厚厚包起,手塞到衣袋裏,擺弄著一把圓滾冰涼的栗子。他手指在那些果實中間穿來穿去。被裝在黑黑角落裏的小東西就任他抓得擠擠碰碰,滑溜溜地在他指縫間鉆來鉆去,如小狐貍精在跳花環舞。它們也許還覺得好玩呢,那只手的主人卻正生著悶氣。刮吧,他仰視一下那風圈。他氣恨這世界的炎涼。分明適才還燙手的栗子,這時竟冰涼到這地步。可是熱勁兒裏去,偏偏它周身的糖質還附麗著,粘抓抓的感覺使他怔忡不安了。他重重咬了咬下唇,用力捏碎剛溜出大指縫的一顆栗子。那暴戾的嘎吧聲靜止了果實的活躍。(這時它們才發現原來不是好玩的事!)那聲音,那破碎,使得他暢意了。他幾乎笑出聲來。嘎吧,嘎吧,溜出一顆捏碎一顆。捏死你們!他自語著。捏死這些不老實的小東西,你們還鬧!大指鼓著力,嘎吧,嘎吧,瞬間他幾乎把袋子裏的栗子全捏破…See More
Aug 2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矮檐(4)

樂子上了最後一磴石階,腿便軟了下來。瞧瞧媽,她是用著多麽熱切的手勢,而且“定還是淚光晶瑩地”催他進去呀!他躊躇,想撲回來;但終於還是扭轉頭去,夾緊了書包,一咬牙邁過了那高高的門檻。走過經堂,他聽到輕悠的鐘響,和著一片清脆沁骨的誦經聲。他踮起腳尖,看到佛堂前蒲團上跪了四五個尼姑,打著們心,正唱著“自歸依法”的誦贊呢。他注視到靠木魚跪著的一個小尼姑,很小,很羞怯,也很可憐。這時她正拔了袈裟,捏著一串素珠,對著一本經卷歌唱。他對著那細嫩的手指出神。突然從後面伸來一只小手。他臉一陣燒熱,回過頭來,卻是一個回回學伴。“羞不羞,老師瞅見你了。”這個學名宗祿的樂子可著了慌。他吐了吐舌頭,提心吊膽地閃進月門去了。邊走邊問那個面色白皙的回回:“嗨,德成,德成,你是不是哄我?”德成盡跟在後面咯咯地笑。跨院裏的塾房為三五條嗓子吵嚷得直成了一個蜜蜂巢,只是沒有原野蜂巢那麽明朗的陽光,而且這裏不是嗡嗡,而是尖銳的喊嚷。天氣是這樣冷,嚷一嚷也許可以代替了哆嗦。況且嚷輕了也會供給那三寸夏楚高舉的機會呢。樂子擦著門框溜進了黑屋子。他眼前一陣發暗。他先在“大成先師至聖孔子”的牌位前作揖,然後,回過身來又給老師作。書包拱…See More
Jul 31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矮檐(3)

八年來,孩子的事她總同婦人搶著做。洗臭襪子,衲鞋底,黃昏裏,還得坐在門墩上給孩子講故事。有一天,當她給孩子洗澡時,坐在澡盆裏的樂子忽然好奇地問,“姐姐,你這麽大姑娘給個男人洗澡,不害羞嗎?”正為他擦著小脊梁呢,猛然聽到這話,她即刻把毛巾拋到盆裏,奔回房裏嗚咽起來。直到婦人回家,問姑娘,她盡紅臉;問孩子,他茫然不曉。只是從那以後,孩子洗澡她再也不管了。她把水燒好以後,便悄悄地走出房來。孩子的臉洗完,就不究來源地去桌邊摸那塊滾熱的烤白薯。然後,把一塊印了老虎紋皮的黃色包袱鋪的炕沿上,把昨晚溫背過的《六言雜字》、《弟子規》,那本有圖畫的《孝經》和新買來的一本《上論語》——疊好、包上後還系了個蝴蝶扣。他背起書包要和婦人告別。婦人推他出房門。“先去給嬸嬸作揖!”於是,孩子立在房外拱著揖說:“嬸嬸,我上學去啦。”連哼聲也沒有。反過身來又對姐姐作了個大揖,哄得那胖姑娘高興得快要流出淚。她一直把他和婦人送出門外,立在昨晚坐著講《司馬懿》故事的石階上,用一腔虔誠,目送著母子手牽手的背影。十六年前,這個古城論闊綽比不得今日。那時街道窄窄的,晴天是香爐,雨天是鍋粥。然而粥也罷,爐也罷,卻沒有洋樓遮蔽北方澄藍…See More
Jul 2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矮檐(2)

孩子這時有些蠕動了,但他並不睜開眼皮。他肩著嘴唇咦咦地作著一種吃奶時代遺留下來的嚅囁。這時,那小禿葫蘆裏又溫習起昨天在私塾裏淘氣的事了。自從跟二表哥在白塔寺戲棚裏看了那出《五子鬧學》,他無時無刻不在跟學伴計議著惡作劇的策略。然而交上惡運,逢到煞神時,手心上挨板子多而且狠的卻永是樂子他自己。婦人輕手輕腳地跨下炕沿。房裏冷得像冰窖,窗外,嚴冬的寒風在呼嘯著。臉盆裏是冰,水甕裏是冰,眼睫上的一些淚水也給凝成冰的了。忽然,婦人唉呀一聲:“樂子,爺爺給您由隆福寺買來的寶貝魚缸可凍裂了!”快八十歲的爺爺是孩子的外祖父。這話可比鞭子還靈。禿葫蘆即刻由被筒,由專遐鉆了出來,身子在炕上佝僂成一匹受驚的幼獸,滴溜著一對淘氣眼睛向條案上張望。“不行,”看見他的龍睛魚凍僵,他撅起嘴來了。“媽,你得賠我。你得給我買去!”於是,在被筒裏,兩隻小腳鴨就搗蒜一般地踹蹬起來了,震得磚炕起了咚咚的響聲。婦人忙湊近炕沿,低聲說;“樂子,乖,講點兒理!是媽給凍的嗎?媽要有這本事就不在這兒了。等媽求舅舅給你買去。誰教房裏沒有火——”剛說到這裏,婦人咽住了。她意識到這話落在有火爐房裏妯娌的耳裏不受聽。然而孩子卻接過來了:“要火爐…See More
Jul 23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矮檐(1)

一個母親施教最好的機會是當她清早給孩子穿衣裳的時刻。孩子的褂子雖小,紐絆卻密密縫了一大串。眼巴巴守著這小動物茁長的母親,恨不隔了那手縫的針線,把她的叮嚀囑咐盡數用指尖扣人,用溫愛和熱淚滲進那小小胸膛裏去。胡同裏那個賣杏仁茶的羅鍋子又沙啞地吆喊了。這彎腰駝背的老絕戶,他簡直是左近人家的一只時辰鳥,隨了那淒厲的叫賣聲,深冬黃澄澄的陽光便嬉戲地攀到這西廂房格子窗的中腰了。登時那片新冒芽的燦爛便驚醒了炕上昏睡中的婦人。睜開她那雙已稍見昏花的眼睛,還在夢與現實的邊緣徘徊著的剎那,憑著存在的意識——毋寧說作母親的天職,就陡然由熱被筒中硬抽出她的手,本能地摸到鄰枕的那顆小禿葫蘆了。為了房裏沒有一個火爐,禿葫蘆這時一半是鉆到被筒裏去了。婦人的手原要推撼那葫蘆的,及至接觸到那毛刺刺的頭髮時,卻又變成了試探的撫摸。雖然喊著:“樂子,不早啦,該起來了。”可是那聲音和手指的柔綿對孩子的睡眠是含有不少鼓勵的。從靜止狀態是看不到一件活物的本色的。看,禿葫蘆這時睡得多麽老實啊,只要不夢見當劍快施展武藝,四肢多麽斯文啊!然而那葫蘆裏可裝了不少的調皮。而且,他長了雙怎樣閑不住的手腳!說破了嘴唇叮囑他:“嬸嬸房裏養的花貓…See More
Jul 13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上”人回家

“上”人先生是鼎鼎有名的語言藝術家。他說話不但熟練,詞兒現成,而且一向四平八穩,面面俱到。據說他的語言有兩個特點,其一是概括性——可就是聽起來不怎麽具體,有時候還難免有些空洞羅嗦;其二是民主性——他講話素來不大問對象和場合。對於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他自認有一套獨到的辦法。他主張首先要掌握的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語言。至於馬克思列寧主義語言究竟與生活裏的語言有什麽區別,以及他講的是不是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語言,這個問題他倒還沒考慮過。總之,他滿口離不開“原則上”“基本上”。這些本來很有內容的字眼兒,到他嘴裏就成了口頭撣,無論碰到什麽,他都“上”它一下。於是,好事之徒就贈了他一個綽號,稱他做“上”人先生。這時已是傍晚,“上”人先生還不見回家,他的妻子一邊照顧小女兒,一邊燒著晚飯。忽聽門外一陣腳步中。說時遲,那時快。“上”人推門走了進來。做妻子的看了好不歡喜,趕忙迎上前去。故事敘到這裏,下面轉入對話。妻:今兒個你怎麽這樣晚才回來?上:主觀上我本希望早些回來的,但是出於客觀上難以逆料、無法控制的原因,以致我實際上回來的時間跟正常的時間發生了距離。妻(撇了撇嘴):你干脆說吧,是會散晚啦,還是沒擠上汽車?…See More
Jul 11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夏學鑾:社會負能量的正功能

社會負能量就是產生於社會之中的、並且一般來說對社會產生消極影響的能量,是一個新近引進社會科學的概念。必須承認,社會的確存在負能量:一種專門破壞社會的力量,比如沖突、戰爭、貧困、疾病、瘟疫和自然災害等等。希望本文的討論不是問題的結束,而是問題的開頭。承認它…See More
Jun 18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趙萬里·“非理性狂歡”的真正根源

“休養生息”並非只有在一場戰爭或一次王朝更叠之後才需要,社會的每一次變遷都意味著舊文化的解體與新事物的出現,意味著對新環境的適應,需要留下撫慰傷痛的時間和恢復力量的空間。              (“Black and white shot of children in sweaters walking down an unpaved road” by AnnieSpratt on…See More
May 27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夏學鑾·不可忽視的草根思想力

草根思想是包涵富金的礦沙,隻有經過大浪淘沙,才會顯露出金子的光輝;草根思想力,隻有插上理性的翅膀,才能飛得更高更遠“草根”是網絡時代網民的自嘲性稱呼,即基層大眾,這個“稱呼”帶有一定的刺激性,暗示自己無權無勢的弱勢地位。思想力即思想的力量,草根思想力即基層大眾的認知與思想能力。“實踐出真知”,“群眾是真正的英雄”,這些經典話語所表達的思想就是:草根具有非凡的思想力。列寧說:“理論是灰色的,生命之樹長青。”草根,生活在基層,根植於大地,與大地萬物共呼吸、同命運,所以其思想具有以下特點:第一,旺盛的生命力。草根的生命力源於它植根大地,是大地萬物中生命力最頑強的物種。唐朝詩人白居易“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詩句,膾炙人口,盛贊草根的堅忍不拔,生命頑強。草根思想如同草根一樣堅韌頑強,傳遍江湖。第二,素樸的質感性。草根思想多屬感覺層次的溝通,具有素樸的質感性。聖人說:“文勝質則史,質勝文則野。文質彬彬,然後君子。”草根思想大都質勝文,帶有一些野性,這是草根思想的優點,也是其缺點。第三,率真的直覺性。草根思想通達天文,知曉地理,洞察人倫,具有率真的直覺性。…See More
Mar 28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趙萬里·“非理性狂歡”的真正根源

“休养生息”并非只有在一场战争或一次王朝更迭之后才需要,社会的每一次变迁都意味着旧文化的解体与新事物的出现,意味着对新环境的适应,需要留下抚慰伤痛的时间和恢复力量的空间。              (“Black and white shot of children in sweaters walking down an unpaved road” by AnnieSpratt on…See More
Mar 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楊義·中國文學與人文地理

地理空間是人類生存活動的場所,“文學地理學”就是探討文學和人文地理空間的關系,關注人在地理空間中是如何以審美想象的方式來完成自己的生命表達。文學進入地理,實際上是文學進入到它生命的現場,進入了它意義的源泉。中國早期的文獻是史地縱橫,文學蘊含於其間,地理學是屬於史學的一個很重要的分支。中國的文學的起源中國詩歌的源頭叫《詩經》《楚辭》。《詩經》是如何結構,如何編撰的呢?它分為十五國風,大小雅還有頌。就是由地方的地理的民俗通向士人階層,通向朝廷的政教,一直通向宗廟的祭祀,就由原野通到朝政然後通到天國,它是以地理作為基礎的。作為另外一個源頭的《楚辭》,崛起在長江流域,成為相對獨立的語言表達系統。所以中國文學一開始就和地理空間結下不解之緣,出現了黃河文明和長江文明,兩個不同的詩性智慧的系統。在展開中國文學和人文地理的內在聯系的時候,我們發現文學地理學在內涵和原理中存在著四大領域和三條思路。地區、文化、族群和空間的流動是研究的四個重大領域,即“區”、“文”、“群”、“動”四個字。三條思路一條是整體性的思路,一條是互動性的思路,一條是交融性的思路。四大領域所要回答的,是文學地理學要研究哪些問題,它的…See More
Mar 5

Syota ElNido's Blog

蕭乾·郵票(下)

Posted on October 16, 2018 at 2:47pm 0 Comments

這時候,我伸進熱被筒的手,已給另一只手握著了,握得緊緊的。我嗅到一股人體特有的氣味。

陡然,他露出了頭!啊,兩只紅腫的眼睛。我怕——可是我本能地抽出雯妹繡的綢手絹,替他拭那拭不盡的淚水。

也許他不慣受人哄,騰的一下就坐了起來。兩只前露姜芽後露鴨蛋的腳就光赤地踏在地板上。

他推開我那香香的手絹,說:“朋友,咱們要分別了。”

什麼,走?我馬上就用力握著他的汗手。…

Continue

蕭乾·郵票(中)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4pm 0 Comments

這屋子一點也不好,墻上沒有半張明星的像片。墻周圍用圖釘按滿了一些亂寫的字。陡然一堆紅色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貼在書架上端的一張空白的地圖,圖的一角塗了一些挺難看的紅顏色。我說難看,並不委屈它。比方說,要紅得像楊梅吧,看看也還有點兒甜味兒;或者索性弄成粉紅色,像女孩子的臉蛋,多開心呀。他染的偏偏是那麼紫紅,像豬血似的。嘔,並且還在地圖旁邊寫了四個字。這字我認得的,是上上期《良友》第一頁印的“還我山河”,我還記得那是《精忠報國》裏嶽飛寫的呢。

他讓我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我是滿心盼著他給我郵票,好跑回去安插。

這人真懶,床也不疊,枕頭底下壓著幾本書。露著面兒的一本,似乎是《日本帝國主義……》什麼“史”。反正又是那套,膩死了。…

Continue

蕭乾·郵票(上)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3pm 0 Comments

生活裏轉著多種多樣的輪。抓著一只,就會成為這人一切想望的中心。

我的生活一向就離不開玩耍。前年高爾夫球時興的時候,我的閑暇就都消磨在大華球場裏了。在課室裏還研究球洞和路線,夢裏仍像握著那根細長粗頭的球棍,向著一個極蜿蜒的球門撞。撞著了,會樂得把被子踢個窟窿。可是這把戲一熟,就沒味兒了。我有著許多頂體貼的朋友,在我對這玩藝兒的興趣剛要告盡時,就又拖我到別的上面玩。人家都捧我,說我這不會發愁、貪玩的性情是我一生的幸福。不過他們不知道為了功課,我給人作過多少大拇了。

今年又給一個同學傳染上搜集郵票的癖好。起初,人家分我幾張印著熱帶植物或美國自由神塑像的郵票。我覺得怪好玩的,就隨手夾在書本裏了。…

Continue

蕭乾·栗子(下)

Posted on June 17, 2018 at 8:27pm 0 Comments

這回可把老軍人楞住了。他公事實在太多,今天他才知道兒子已經有了人。兒子跑來就哇呀哇呀地哭,說重傷名單上有一個是他掛念了一日夜的人。他做過許多噩夢。許多都是假的,這回可都應了。“右眼紮傷,”啊,他朝著那名單哭了好半天。那雙美麗的眼睛,永遠流動著柔和明朗的眼睛,溫柔幸福的泉源。平素一個連“爸”全不肯叫的孩子,這時委屈地竟下了跪。嗚咽得才慘呢,他哭軟了一顆殺人不眨眼的心。倉促間,做爸的披上軍裝,就來相看這姓名不詳的兒媳婦了。

“她……”

“Miss nurse,I beg your pardon,她叫於若菁。”

看護婦做了一個神秘的知會,就領頭邁著輕盈碎小的步子,把他們領到一間病房前。…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