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eatif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reatif's Friends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Gifts Received

Gift

Kreatif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reatif's Page

Latest Activity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殭屍》

一對男女在路上走著,那是墓場旁邊的道路。時間是午夜,四周籠罩著薄霧。他們並不想在午夜時分走在這種地方,可是由于種種原因,他們又非經過這里不可。兩個人緊緊的握著手快步走著。“簡直像在拍麥可。杰克森的錄像帶。”“嗯,那墓碑還會動呢!”那時,不知由何處傳來類似重物移動般的”吱嘎”聲。兩人不由得停下腳步,面面相覷。男人笑了出來。”沒事啦!別那麼神經質嘛!只不過是樹枝摩擦的聲音,大概是被風吹的。”可是,當時連一絲風也沒有。女人屏住呼吸,環視四周。她只覺得周遭的氣氛十分詭異,彷佛有種邪門的事即將發生。是殭尸!可是,什麼也沒看到,也沒有死者複活的跡象。兩人又開始往前走。奇怪的是,男人突然板起面孔。“為什麼你走路的姿勢那麼難看呢?”男人很唐突地說。“我?”女人驚訝的說。”你是說我走路的姿勢有那麼難看嗎?”“非常難看!”男人說。“是嗎?”“好象外八字。”女人咬住下唇,也許是自己的確有點這種傾向,她的鞋底總是有一邊比較低。可是也不至于嚴重到被當面糾正的程度。可是,她並沒有反駁。她深愛著那個男人,男人也非常愛她。他們打算下個月結婚,她不想引起無謂的爭吵。也許我真的有點外八字。算了吧!別跟他吵。“我是第一次跟…See More
Aug 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出擊面包店》

總之我們應該處于饑餓狀態。不,不是肚子餓,簡直像吞下了宇宙的空白一樣的心情。起先其實是小小的,像甜甜圈中間的洞一樣的小空白,但隨著日子的消逝,它在我們的身體里漸漸增殖,終于成為不見底的虛無。成為莊重的幕後音樂般的空腹金字塔。為什麼產生了空腹感呢?當然是由于缺乏食物而來。為什麼會缺乏食物呢?因為沒有相當的等價交換物呢?這大概是因為我們的想象力不夠吧。不,空腹感說不定事實上是起因于想象力不足。無論怎麼說都行。神、馬克斯、約翰。藍儂都死了。總之,我們處于肚子饑餓的狀態,結果就是起了歹念、並非空腹感使我們起了歹念,而是歹念使我們為空腹感而走極端。雖然不怎麼搞得清楚,就像存在主義似的。“唉,我要走下坡路了。”伙伴說。簡單說來他的話意便是如此。也難怪,我們已整整兩天只喝水,有一次吃了向日葵的葉子,但實在不想再吃了。因此我們手持菜刀去面包店。面包店在那條商店街的中央,兩鄰是棉被店和文具店。面包店老板是一個禿頭年逾五十歲的共產黨員。我們手持菜刀,從容由商店街走向面包店,像”日正當中”的感覺。走著走著,漸漸聞到烤面包香。而面包味越濃,我們走向邪路的傾斜度越深。襲擊面包度和襲擊共產共產黨員使我們興奮,兩件…See More
Aug 1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加納格列達》(下)

“把他埋在後面吧!”瑪爾他說。於是,我們把被割破喉嚨的警官埋在後院,連手槍、手銬、紙夾、靴子都一起埋起來。挖洞穴,搬運體、埋體等粗活都是瑪爾他做的。瑪爾他模仿著美洲豹的聲音,一邊唱著“進去吧!阿哥哥!”一邊處理善後。我們兩人把埋好的土踏平,然後在上面撒些枯葉。當然,當地的警察也經過一番徹底的調查。他們仔細地找尋失蹤的警官,也有刑警來過我家,他們問了許多問題。可是,他們並未發現任何線索。“放心吧!事情不會漏的!”瑪爾他說。“他的喉嚨被割破了血也被放光了。而且還被埋在那麼深的洞里。”於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氣。可是,從接下來的一個禮拜開始,那名被殺的警官的鬼魂開始在家里出現。警官的鬼魂,仍然把長褲褪到膝蓋處,在地下室走來走去。他的配槍也發出“喀茲喀茲”的聲音。盡管他的樣子很不像樣,不過不管是什麼樣子,鬼魂畢竟是鬼魂。“真奇怪,我聽說喉嚨被割破,就無法化作鬼魂了!”瑪爾他說。剛開始時,我很怕那個鬼魂,因為殺害他的是我們。於是我躲到姊姊床上,渾身發抖地進入夢鄉。“不用害怕!他什麼也不能做!不管怎麼說他的喉嚨已經被割破,身上的血也流光了。他連陰莖都無法勃起了!”瑪爾他說。於是,不久連我也習慣…See More
Jul 28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加納格列達》(上)

我的名字叫加納格列達,我在幫姊姊瑪爾他做事。當然,我的本名並不叫格列達,這是我當姊姊的助手時使用的名字。換句話說,這就是工作上的化名。平常不上班時,我都是用加納達姬的本名。我之所以取名為格列達,是因為姊姊叫瑪爾他。我還沒有去過格列達島。我常常從地圖上看那個島。格列達是位於非洲附近的希臘的島名,它的形狀就像被狗銜在嘴里的骨頭,硬幫幫地且細細長長的,上面有著名的遺跡——克諾蘇斯宮殿。據說古時候有位年輕勇士迷路時,曾經得到女王的幫助,因而留下一段佳話。我想,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到格列達島一游。我的工作是當姊姊聽水聲時的助手。我姊姊是以聽水音為業,也就是傾聽浸在人體里面的水聲。不用說,這種事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勝任的。從事這種行業,除了必須具備特殊的才能之外,也必須經過嚴格的訓練。在日本,大概只有姊姊擁有這項本事。姊姊是很久以前在瑪爾他島學會這項技術的。姊姊修行的地方,連亞倫金士巴克和濟斯理查都來過。瑪爾他島就是有那麼特別的地方。在那里,“水”具有很重要的意義,姊姊在那里修行了好多年。然後,她回到日本,以加納瑪爾他為名,展開了傾聽人體內的水音的工作。我們在山中租了一間老房子,兩人相依為命。那間…See More
Jul 25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電視國民》(下)

“電視國民”從一開始就無視於我的存在。看他們叁個人的表情,彷佛躺在那里的我,是根本不存在的。他們打開門,把電視搬到房間里面。其中兩個把電視放在角落的餐具架上,另外一個則把插頭插進插座里。那個餐具架上原本放著一個時鍾和堆積如山的雜志。時鍾是朋友送給我和妻子的結婚禮物。鍾身大又重,宛如時間本身一般巨大而笨重,聲音也很大,當時針走動時,整個屋子都聽得到那巨大的滴答聲。“電視國民”把那時鍾從架子上移開,放在地板上。我立刻想到,妻一定會因此而大發雷霆。她最討厭房子里的東西被任意移動。只要同樣的東西不放在原來的地方,她就非常不高興。而且,把時鍾放在地板上,我半夜一定會被它絆倒。我每天半夜兩點多,總會起床上廁所,由於睡意仍然很濃,很容易撞到東西或被東西絆倒。接下來。“電視國民”也把雜志從架上移開,放到桌子上。那些全部都是妻的雜志(我幾乎不看雜志,我只看書。我私下認為世界上所有稱為雜志的東西,最好全部消失殆盡)。不管是“耶魯”也好,“瑪麗克列爾”也罷,或者“家庭畫報”,全都屬於同一類的雜志。那些雜志整齊地疊放在餐具架上。妻也不喜歡別人碰她的雜志。只要她排好的順序被弄亂,她也會大發雷霆。所以我從來不去碰…See More
Jul 22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電視國民》(上)

‘電視國民’闖進我的家里,是在星期日的黃昏。季節是春天。我想大概是春天吧!總之,那是個既不冷也不熱的季節。不過,老實說,季節在這件事上並不是重要的問題。重要的是那是個星期日的黃昏。我不喜歡星期日的黃昏。因為,隨之而來的一切事物--特別是星期日黃昏--總是令我心煩氣躁。每當接近星期日的黃昏時,我的頭就開始痛。至於疼痛的程度則因時而異。不過,盡管程度有別,疼痛依然如故。通常都是從感覺到兩邊的太陽穴里面一公分或一公分半的地方,有柔軟的白色肉團產生奇妙的痙攣,那種感覺簡直就像從那團肉的中心抽出一條無形的線,有個人在遠處拉住線的一端,輕輕地拉緊一般。雖然並不很痛,但是那種感覺就好像在深度麻醉的部分,緩緩地刺進一根長針。然後我聽到一種聲音。不,與其說是聲音,不如說是極度的沉戾在黑暗中發出的吱軋聲。那種聲音聽起來好像‘克魯茲嗄--答、克魯茲嗄--答’,那是最初的症狀。接著,頭疼便隨之而至。然後,視野也隨著略微傾斜。恰似亂潮一般,預感牽引記憶,記憶又觸動預感。一彎新月高掛天空,疑問的根苗卻在黝黑的土地里匍匐前進。人們像在諷刺我似地,故意大聲地走過走廊。耳邊不斷傳來‘劈哩叭啦’的腳步聲。正因為如此,‘電…See More
Jul 21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面包屋再襲擊!!》(下)

“是的,現在立刻就去,趁肚子還餓著的時候,把以前沒有完成的事情都完成。”“但是,有面包店半夜還營業的嗎?”“東京這麼大,一定可以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面包店。”妻子坐進中古的豐田汽車,穿梭在凌晨兩點半的東京街上,尋找面包店。我手握著方向盤,妻子坐在前座,好像道路兩旁的貓頭鷹,在深夜里露出尖銳的視線。後座上橫躺著一把硬直、細長的自動式散彈槍,車子每一震動,裝在妻子口袋里預備用的子彈就會發出乾裂的碰撞聲,除此之外,行李箱里還放著兩個黑色的滑雪面罩。妻子為什麼會有散彈槍,我也不太清楚。滑雪面罩也是一樣,我和她從來不曾去滑過雪。但是,關於這些她並沒有一一說明,我也不想詢問,只是覺得結婚生活真是非常奇妙。可是,盡管我們的裝備如此齊全,我們還是未曾發現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面包店。我在深夜里開著車子,從代代木到新宿,然後再到四谷、赤阪、青山、廣尾、六本木、代官山、澀谷,看到了深夜東京里各式各樣的人和商店,就是沒有看見一家面包店,大概是他們在半夜里都不烤面包吧!在途中我們遇到兩次警察的巡邏車,有一輛靜靜的躲在道路旁邊,另外一輛則以比較緩慢的速度,從我們的背後超車而過,這時候我警張得腋下沁滿了汗,妻子…See More
Jul 20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面包屋再襲擊!!》(中)

“但是,聽華格那的音樂並不能算是工作!”妻子說。“說得也是!”我說。“如果當時面包店的老板要我們洗盤、或者是擦玻璃,我們一定會斷然拒絕,然後毫不猶豫的就搶走了面包。但他並沒有那樣的要求,只是要我們聽聽華格納的唱片而已,因此我和同伴感到非常困惑。可是當華格納的音樂一放出來時,我才發覺和原先預想的完全不一樣,這些音樂廳起來好像是對我們所下的咒語一樣。即使是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認為當初實在不應該接受面包店老板的要求,只要依照最初的計畫,拿起刀子威脅他,單純地搶走面包。如果這麼做的話,應該就不會再有問題了。”“發生什麼問題了嗎?”我再度用手腕的內側揉揉眼睛。“是這樣的。”我回答著說。“雖然這不是眼睛所能清楚看見的具體問題,但是,很多事情都因這事件而慢慢的有所變化,而且發生一次變化之後,就很難再恢複原狀了。最後,我回到大學里,把該修的課程修完,平安無事的畢業,然後便在法律事務所工作,一邊准備司法考試,接著就和你結婚,以後我再也不會去搶劫面包店了。”“就這麼結束了嗎?”“是的!就只有這些而已。”我說著,將剩下的啤酒一飲而盡,於是六瓶啤酒全都喝光了,煙灰缸里剩下六個易開罐的拉環,好像美人魚被殺掉後所…See More
Jul 18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面包屋再襲擊!!》(上)

到目前為止我仍然不敢確定,將搶劫面包店的事情,告訴妻子,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問題大概是出在缺少一個推斷正確的基准吧!換句話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正確的結果,是由於不正確的選擇所造成的,相反的,有很多不正確的結果,卻是正確的選擇所造成的。為了回避這種不合理性——我想這樣說應該無妨——我們有必要站在一個不做任何選擇的立場上,大致說來,我是依據這樣的思考來過生活的。發生的事情就已經發生了。尚未發生的事情仍然未發生。如果以這個立場來思考每一件事情的話,我將搶劫面包店的事情告訴妻子,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已經說出去的話就像覆水一樣難收,如果會因為這些話而發生某個事件,那也是既定的事實,永遠無法改變。如果人們會以奇異的眼光來看這個事件的話,我認為應該到事件整體的狀況去探求。但是,不管我是如何來想這件事情,事情永遠是不會改變。這麼說也只不過是一種想法罷了!我在妻子面前提起搶劫面包這件事情,是因為我肚子實在餓得受不了,時間是在深夜兩點鍾前,我和妻子在六點鍾時吃了簡便的晚餐,九點半就鑽進被窩里,閉上眼睛呼呼大睡。但是,在那個時候,不知道為了什麼,兩人同時睜開眼睛。一醒來時,就立刻覺得肚子餓得令人難以忍受,…See More
Jul 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李雲雷:別具一格的西藏故事

杜文娟的《紅雪蓮》(刊於《紅豆》雜誌2017年第5期)是一部西藏題材的長篇小說,但與常見的西藏題材作品有很大的不同。一般西藏題材的作品通過對西藏及其文化帶有“異域”色彩的描述,將西藏他者化、神秘化、抽象化,以寄托作者或主人公精神上的追求及其凈化,在這裏,與其說作者寫的是西藏,毋寧說寫的是個人的想象及其精神隱喻。與之相比,《紅雪蓮》寫的不是抽象的西藏,而是現實的西藏,是帶有“他者”眼光的一種筆觸。在作者的筆下,有一個對西藏及其文化逐漸深入了解的過程。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紅雪蓮》是一部“援藏”題材的小說。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小說以柳渡江的出生為開端是頗富深意的。柳渡江誕生於渡江戰役的木船上,他的父母都是解放軍官兵,柳渡江可以說是在中國革命中誕生的,在他身上也帶著鮮明的革命色彩。他在“文革”時期讀大學,為了躲避派系之間的鬥爭以及與父母劃清界限的傷痕,畢業後主動要求到西藏去,在一座藏北小縣城開始了支教。堅持了幾年後,環境的惡劣,生活的艱辛,讓他的理想破滅,為了活命,他逃離了這個藏北小縣城。在穿越雪原時,他救起了一個孤兒,為他取名柳巴松,與他相依為命,最後郁郁而終。柳渡江的悲劇命運以卑微而告…See More
Jul 14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行超·詩歌界探討百年新詩的時間性與地方性

第九屆當代詩學論壇在京舉行適逢新詩百年,由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寫作中心、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文藝爭鳴》雜誌共同舉辦的“‘兩岸四地’第九屆當代詩學論壇·百年新詩:歷史變遷與空間共生國際學術研討會”,6月30日在京舉行。謝冕、吳思敬、陳仲義、西川、歐陽江河、王家新、張清華、羅振亞、馬知遙、何言宏等大陸詩人、批評家,與來自臺灣、香港、澳門地區的孟樊、鄭慧如、鄭政恒、楊宗翰、傅天鴻、路羽等專家與會研討。中國大地幅員遼闊,中華民族有著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文明。歷史、社會、地域等多方面的原因,造就了具有多元性特征的當代詩歌寫作。謝冕認為,詩經、楚辭是我們所共有的中國詩歌的元祖,無論生活在哪裏,我們的詩歌寫作都可以追溯到那個歌吟的年代。延續至今的百年新詩對我們而言也有一個共同的源頭,那就是五四新文化運動。那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的一個覺醒的時代,從這點來看,中國新詩也是我們共有的財富。他說,我們盡管隔岸遙望,但總是心心相映。雖然海峽兩岸及港澳的文化各有各的特點和風格,但文學的這些不同特點和風格,往往會相互激發,迸發出絢麗的火花,這才是包括詩歌在內的文學藝術發展的動力。會上,來自海峽兩岸及…See More
Jul 12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木子橋·一棵老樹站在這裏

我從不把老樹看作外鄉人它站在時光的深處,手伸向虛空伸向田園、房屋和草木雞鴨牛羊都歸於一家它在信任中活命有鄰居真好他們相識已久,彼此善待,取暖葉落於根,根執意收藏四面八方的嗓音 它站在這裏,光陰已老遠去的不追。朝霞和夕陽,雨露和冰霜皆是生命裏的分秒,低調且平和恨和愛爬成體內的湖泊湧去湧來,平衡著生態它站在這裏,談花開和潮來心如奔馬,我平生都無法抵達 它站在這裏,將雲朵別在發間牽掛著鄉親的飛翔“它的魂靈與你無拘無束地嬉戲”它替你吃灰,也吃著榮耀它替你堅定地握住失去直到枯竭成泥,也要握住一綹撕扯不清的鄉愁See More
Jul 9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木子橋·風車在對風說事

他們一字排列,對風說事旋轉的速率完全決定於風的模樣大塊頭的風車收起了孤獨和思念在別人面前只有刀鋒的骨感若出鞘的劍,指向天地,打磨人間這就是泌陽北山一道新的景觀讓人再次想到節奏和美想到風這個人間不滅的物種不停地點亮人性北山之下草木蔥郁,他們眼裏的風車是一棵大樹永不懈怠,永不停息轉來了朝霞,轉來了夕暉,轉來了陰晴圓缺風車不問歸期,一萬次地行走將一輪輪時光高高旋起,又輕輕放下See More
Jul 8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木子橋·一枚老柿子

老家的柿子懸在秋風裏,不是風景而是我們兄弟姊妹碰面的議題父親不在後,我們誰都不去碰它只議議,想它的甜,生怕其中的一枚會滴出父親生前的愁和淚 風停時,柿子是幸運的風起時,它們老得就快,往事也是這樣老的輕輕的,我們寬恕了這個世界和自己父親成了我的背影,上帝成了父親的背影時光在我這邊,永恒在父親那邊 其實,風一吹就吹亮了秋一枚霜針刺紅秋柿輕而易舉父親走後,一些事遠了,另一些事開始近一枚不落的老柿子,剛好掛起悠悠的過往不掉,像舉著一面小小的旗See More
Jun 25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木子橋·詩的一生

那時,為爭論一句詩面紅耳恥草在我們身下瘋長,像愛腳下的石子踢翻一枚又一枚 如今,你已經不再意我的詩裏面是不是還有一朵花,淒淒地開向你 等我們老了,圍著火爐談詩,你的面色會不會詫異於寫給別人的情詩 再等我先你而去你可否把我的詩一一點燃在我的墳頭照一下來回See More
Jun 24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靜怡悠然作者:沙洲

放下洶湧的氣勢放下威猛的高傲也不再奢想鷹的翺翔也把追夢的履痕收回你,以如初的虔誠回到一個安逸的起點//在某個安祥之野在某個平靜的春晨那個與世無爭的起點重新接納你單純的心然後,你結緣四葉草將自己變成一顆露珠//粉紅的花重將芳菲無窮無盡地向你展開而無窮無盡的溫柔也向你含情脈脈而來此刻,渺小的你呢就是上帝最乖的孩子//還有,還有萬千話語也就不要再說出口了保持你靜默的姿態酣睡修正你生命中所有的痛在沒有任何幹擾的境界你再以唯美的方式重生//或在一片翠綠的葉裏或在一朵粉紅的花蕊你,默默地聆聽自然不染喧囂的一曲妙音在清醒悠然的時空回旋而你是無憂無慮的天使//激情燃燒,就此罷了華麗奔放,就此罷了蓬勃生長,就此罷了你只剩下一個小小心願就是在你優雅的角落慢慢品賞精致的細節See More
Jun 22

Kreatif'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Kreatif'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Kreatif's Blog

村上春樹《出擊面包店》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07pm 0 Comments

總之我們應該處于饑餓狀態。不,不是肚子餓,簡直像吞下了宇宙的空白一樣的心情。起先其實是小小的,像甜甜圈中間的洞一樣的小空白,但隨著日子的消逝,它在我們的身體里漸漸增殖,終于成為不見底的虛無。成為莊重的幕後音樂般的空腹金字塔。

為什麼產生了空腹感呢?當然是由于缺乏食物而來。為什麼會缺乏食物呢?因為沒有相當的等價交換物呢?這大概是因為我們的想象力不夠吧。不,空腹感說不定事實上是起因于想象力不足。

無論怎麼說都行。

神、馬克斯、約翰。藍儂都死了。總之,我們處于肚子饑餓的狀態,結果就是起了歹念、並非空腹感使我們起了歹念,而是歹念使我們為空腹感而走極端。雖然不怎麼搞得清楚,就像存在主義似的。…

Continue

村上春樹《殭屍》

Posted on July 14, 2017 at 9:07pm 0 Comments

一對男女在路上走著,那是墓場旁邊的道路。時間是午夜,四周籠罩著薄霧。他們並不想在午夜時分走在這種地方,可是由于種種原因,他們又非經過這里不可。兩個人緊緊的握著手快步走著。

“簡直像在拍麥可。杰克森的錄像帶。”

“嗯,那墓碑還會動呢!”

那時,不知由何處傳來類似重物移動般的”吱嘎”聲。兩人不由得停下腳步,面面相覷。

男人笑了出來。”沒事啦!別那麼神經質嘛!只不過是樹枝摩擦的聲音,大概是被風吹的。”…

Continue

村上春樹《加納格列達》(下)

Posted on July 14, 2017 at 9:04pm 0 Comments

“把他埋在後面吧!”瑪爾他說。

於是,我們把被割破喉嚨的警官埋在後院,連手槍、手銬、紙夾、靴子都一起埋起來。挖洞穴,搬運體、埋體等粗活都是瑪爾他做的。瑪爾他模仿著美洲豹的聲音,一邊唱著“進去吧!阿哥哥!”一邊處理善後。我們兩人把埋好的土踏平,然後在上面撒些枯葉。

當然,當地的警察也經過一番徹底的調查。他們仔細地找尋失蹤的警官,也有刑警來過我家,他們問了許多問題。可是,他們並未發現任何線索。“放心吧!事情不會漏的!”瑪爾他說。“他的喉嚨被割破了血也被放光了。而且還被埋在那麼深的洞里。”於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氣。…

Continue

村上春樹《加納格列達》(上)

Posted on July 14, 2017 at 9:04pm 0 Comments

我的名字叫加納格列達,我在幫姊姊瑪爾他做事。

當然,我的本名並不叫格列達,這是我當姊姊的助手時使用的名字。換句話說,這就是工作上的化名。

平常不上班時,我都是用加納達姬的本名。我之所以取名為格列達,是因為姊姊叫瑪爾他。

我還沒有去過格列達島。

我常常從地圖上看那個島。格列達是位於非洲附近的希臘的島名,它的形狀就像被狗銜在嘴里的骨頭,硬幫幫地且細細長長的,上面有著名的遺跡——克諾蘇斯宮殿。據說古時候有位年輕勇士迷路時,曾經得到女王的幫助,因而留下一段佳話。我想,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到格列達島一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