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拿哥
  • 霹靂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鮮拿哥's Friends

  • INGENIU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鮮拿哥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鮮拿哥's Page

Latest Activity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趙憲章:語圖傳播的可名與可悅 (2)

先從文字學和詞源學說起。無論是甲骨文還是金文,漢語言中的“名”都是一個會意字,由“夕”和“口”兩部分組成。“夕”是月牙的形狀,表示月光暗淡;“口”是人嘴的形狀,表示說話。二者合為一體,“夕”在上、“口”在下,表示在暗淡的光線中眼睛看不清楚物體,但是可以用嘴說出來;用嘴將事物說出來即為“名”。這也是許慎《說文解字》關於“名”字釋義的來源:“名,自命也,從口從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見,故以口自命。”他同樣將“名”解釋為“看不清,所以說”,“說某物”就是“名”。這一解釋其實早在《墨子•貴義》中就已有十分具體的表述:“今瞽曰:皚者,白也;黔者,黑也。雖明目者無以易之。兼白黑,使瞽取焉,不能知也。故我曰:瞽不知白黑者,非以其名也,以其取也。”失明者能夠像明眼人那樣談論何者為白、何者為黑,但是,如果將白黑兩種東西混在一起讓失明者去取,那他就不能辨認清楚了。為什麽?前者心智使然,後者視障使然。綜上材料集中在一點,就是圖像命名之不可達成不等於語言命名之不可達成,或者說語言可名之物不等於圖像也同樣可名,更不等於對象本身之不存在,也不是因為對象本身之“無形”,而是受制於“光”,包括光環境和視覺對光的感應能…See More
14 hours ago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Friday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嬰邁·鄉間之物(下)

與前兩個喇嘛莊相比,第三個喇嘛莊就更為隱蔽了。如果從整體論的思維出發去思考的話,第三個喇嘛莊實際上是一個自我的喇嘛莊。它不屬於蘇非舒,也不為大眾所擁有。它不在任何人的視線之下,只受自然法則與時間的干擾。一切的消長只為自己所固有,蘇非舒,孫一,大眾,都是這個喇嘛莊的包容物。甚至它可以是任何一個名字,因為喇嘛莊這個名字也是大眾行為的結果。如果沒有走進,我們不知道這個喇嘛莊的任何情形,它或者也有葡萄,但肯定不會存在葡萄架。種子隨處可見,但沒人采摘果實。沒有人在里面走動,人是外來物,人所帶來的更是外來物。它們融合在喇嘛莊中,成為它的一部分,以至於沒人分得出來,這個喇嘛莊所固有的成分在哪里。我們走進喇嘛莊之後,構成的是我們的生活。大眾尋找生活,蘇非舒尋找精神世界的夢,喇嘛莊成為了寄托。當人們闖進這個喇嘛莊之後,這個喇嘛莊便隱匿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也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一部分流失,一部分更加完整了。 4…See More
Wednesday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嬰邁·鄉間之物(中)

站在個體的門檻上,蘇非舒的詩歌也是自覺的遵循著這樣的原則,它必須是直接、簡單、具體、準確,而來作為在現實主義中回歸以及浪漫的回聲,即生活無處不在,“讓一個物一直脫到一絲不掛,直到成為對象為止。”個體資源的繁復,雜亂,歧義以及多重意義的解構及反解構的姿態上,缺失是一種自動缺席的道德美感與韻律,即便當中存在著現實,聲音,殘缺,以及暴動與制動的可能與事實。像羅蘭·巴特所說的那樣:“直接對現實發生作用,而是為了一些無對象的目的,也就是說,最終除了象征活動的練習本身,而不具任何功用——,那麽,這種脫離就會產生,聲音就會失去其起因,作者就會步入他自己的死亡,寫作也就開始了。”脫離一種既定的狀態,使聲音本身看起來更像是聲音,而不是物象,或者是更為具體的繁雜之下產生的多元空間的包裝物。它會使得一切向更偏的方向發展,詩人在發展當中受其作用的轉動或者完成自我的行走規律以及走動之後的迷惘,失落,都是由此引起,並且一直自願的跟隨著走了下去。轉動的形式一旦發生,詩人的自身意識便受到了限制,在很大程度上的缺如,使得轉動本身無法停止下來,最後詩人在最終的自轉中停止了下來。這是繁復之下多重思維沖擊的結果。 3…See More
Jun 17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嬰邁·鄉間之物(上)

1他現身在餐桌邊時,很像一個紳士,溫情而憂郁,憂傷而從容。有時候他會帶著他的小銀,從窗戶外面走過,我聽不見他的聲音,小銀一直很安靜,即便踏碎了月亮。小銀有踏碎月亮的力量。既不是鐵,也不是水銀。我的屋子外面沒有草地,這幾天的天氣總是不好,雨持續不斷的下著。可能還會延續下去,我想,很可怕的持續的力量。院子里的老太太不能看書了,她坐在門口,望著外面的雨,有時候發呆,累了就打一會兒的盹,希梅內斯和小銀不會打擾她。她安寧的像只失聲的孔雀,雨阻斷了她的想象。我走上樓梯的時候,她會伸長身子來望著我,我懂得她的好奇,但仍然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既不想和她打個招呼,也沒想過留下來陪她一陣子。…See More
Jun 14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武靖東·此在者的荒誕處境和對荒誕的拆構(下)

俗世此在主義詩派(China's poetry school of worldly…See More
May 24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武靖東·此在者的荒誕處境和對荒誕的拆構(中)

就在我們“喝茶”的日常舉動中,隱含著多麽大的荒誕!帶著病菌的“彼物”(蒼蠅飛來飛去)已破壞了滿足人自身需要的“此物”,造成了人的內在需求和客觀事物之間的矛盾;外界的壓力(有那麽多人看著我)與人的自主性又形成了另一層矛盾,其結果,由於人自身的弱和小(我不能象蒼蠅一樣飛)和外部環境的惡和劣內外相激,形成了人的荒誕處境:我不能不喝,我又舉起杯子喝了一口。一般情況下,我們可以換一杯水喝,寓有暗示性的詩中的“荒誕者”沒有,他遭到來自外物和他人的外力控制,被動地喝、喝、喝……在這樣荒唐、滑稽可笑的喜劇性情節之中隱含著多少生存之痛!其二,變形類。詩人為了更突出地表現存在的荒誕性,將人、物現象予以誇張、幻化、虛構、變形,形成荒誕不經的戲劇性情景或“故事”,揭露人的在世之在的被扭曲的狀態。如他的《眼傷》、《一天》、《什麽》、《直角四邊形》、《夢境》、《鏡屋中的飛沙》、《出門》、《夜行》、《去電腦市場上找人》、《早安》、《獨眼》。飛沙以遊戲的筆法在《門》裏寫道:我在紙上畫一扇門 回頭看看 走了進去在一座空房子裏坐下 四面都是門從十二扇門裏 走出十二個人他們在我身上 開了十二個門我把自己折疊起來…See More
May 23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武靖東·此在者的荒誕處境和對荒誕的拆構(上)

——對當代前衛詩歌荒誕藝術元素的抽樣窺探人的處境是荒誕的嗎?在當代中國,少數人會回答是,一些人會回答有時候是,大多數會回答不是。“荒誕”(absurd)一詞由拉丁文“耳聾”(surdus)演變而來,原指音樂中的不協調音。用此詞來命名“人與生活的距離”⑴和人與“本源割斷了聯系”(尤奈斯庫語)⑵等的生存狀態,來揭示社會中人性淪喪、自由被限制剝奪、人被物和他人及一切異化力量支配的現實,是名符其實的。荒誕,是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們在生存過程中遭遇的具有非理性的普遍心理體驗,是一種具有本體性的客觀“現象”和事實;此外,含有反常規、反邏輯、反理性向度的“荒誕”,在現代、後現代和當代哲學藝術及影視等領域,也是一種重要的、具有先鋒性的美學觀和方法論。自人類誕生之日起,人的這種荒誕感受和異化體驗就與生俱來,在當今社會中越來越強烈。就個體對荒誕的意識程度而言,由於個體自身及所處的歷史、民族、文化、倫理等環境迥異而各不相同,這種差異在文藝哲學中表現得尤為明顯。在中國,浸淫於孔孟中庸之道、佛禪退隱維度等的人們,有著根深蒂固的農耕情結,它將人與社會的不協調狀態遮蔽、沖淡並導向虛幻而樸素的大同;即使在步入E時代、社會…See More
May 19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柏拉圖的第一次遠行 或曰 哲學家的夢與死

“死亡與睡夢同姓,只是我們不知道它們姓什麼;人日有一死,此即為睡夢,睡夢乃死亡的預習,死亡乃睡夢的姐妹。” 1、公元前399年,蘇格拉底受審並被判自行選擇喝下如下兩種藥酒之一:其中一種藥酒的主要成分是罌粟花和風茄根,由希波克拉底所發明,飲下後只會讓人陷入甜美的睡夢;另一種藥酒則是由毒參(Conium maculatum)所制,喝下後必死無疑。兩種藥酒卻被特地制得無法分辨。雅典民意法庭旨在將蘇格拉底的命運交由眾神來審判。蘇格拉底於是向醫神阿斯克勒皮俄斯獻祭了一只公雞,請求祂的指引。在阿斯克勒皮俄斯的引導下,他將事先選定的藥酒一飲而盡。... 結果蘇格拉底卻毒發而死。蘇格拉底死後,柏拉圖對當時的政治體制徹底絕望,對眾神的作為也感到迷惑不解。他撕扯頭發,一次又一次向著諸神發問,然而空曠的神殿裏卻沒有聲音作答。當天夜裏,柏拉圖便得一夢,說的是在世間的某處,存在著一台機器,它由偉大的泰勒斯所創造,能夠定奪因果、乃至一切問題的答案——連代達羅斯本人都嫉妒得咬破嘴唇。翌日淩晨,柏拉圖不顧友人勸阻,開始了他的第一次遠行,其後遊遍意大利半島、西西裏島、埃及、昔蘭尼加等地以尋求知識,最遠甚至到達印度。…See More
May 18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福柯:什麼是啟蒙

今天,如果有家雜志向自己的讀者們提出一個問題,那它這麼做的目的,就只是針對每個人都已經有所見解的某一項主題來征詢意見,所以,想借此得出什麼新東西是不太可能的。而18世紀的編輯們則更喜歡向公眾提些尚無解決辦法的問題。我也不知道這種習慣是否更為有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它會更加吸引人。不管怎麼說,反正與這種風尚相順應的是,1784年的11月,有這麼一家德國期刊,即《柏林月刊》,刊載了對一個問題的答覆。問題是:什麼是啟蒙?答覆者:康德。這或許只是篇小文章。但是,在我看來,它標志著悄然切入某個問題的思想史。對於這個問題,現代哲學既沒有能力作出回答,可也從未成功地予以擺脫。就是這個問題,迄今兩百年來一直被以多種不同的形式重覆著。自黑格爾開始,中間經過尼采或馬克斯•韋伯,然後到霍克海默或哈貝馬斯,幾乎沒有一種哲學能回避這同一個問題,都不得不以某種直接或間接的方式面對它。那麼,這個被稱為啟蒙(Aufklärung)的事件,這個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我們今天所是、所思、所為的事件,又是什麼呢?我們不妨設想一下,如果《柏林月刊》今天依然存在,並正在向它的讀者們征詢這樣一個問題:什麼是現代哲學?或許我們也會…See More
May 16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諾獎詩歌巨匠特朗斯特羅姆去世:喧囂時代的隱居煉金術士

2015年3月28日淩晨,《歐洲時報》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被譽為“20世紀最後一位詩歌巨匠”的201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瑞典詩人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於當地時間3月27日去世,距離他84歲生日只差不到20天。鳳凰網文化綜合路透社、美聯社等報道,詩人特朗斯特羅姆於周四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一家醫院病逝。諾貝爾基金會在推特上寫道,“我們非常悲傷地得知瑞典詩人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於昨天去世,享年83歲”。與特朗斯特羅姆有著60年友誼的瑞典學院院士埃斯普馬克也證實了這一消息,“是的,這是真的,我已經跟他的妻子交談過了,我很震驚。”瑞典外交部也在推特上發表了悼詞,悼詞稱:“這是一個令人悲傷的消息,瑞典詩人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已經離開了我們,但他的詩歌永遠不會消逝。”…See More
May 14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帕慕克·伊斯坦布爾:一座城市的記憶之宗教

十歲以前,神在我心目中有個清晰圖像:老而憔悴,披著白紗巾,是個外表平凡的可敬婦人。她雖像人類,卻跟我夢裏的幽靈更有共同之處,一點都不像我會在街上碰見的人(土耳其語有個單字“O”的意思指“他”、“她”和“它”)。因為她出現在我眼前時是上下顛倒,稍稍偏向一邊,我幻想世界中的幽靈們在被我發覺時,羞怯地消失在背景中,她也一樣:在以某些影片和電視廣告中出現的搖擺手法拍攝周遭世界後,她的形象銳化,開始上升,達到雲霧中的恰當位置便隱沒而去。她白頭巾上的皺褶,就跟雕像和歷史課本上的插圖一樣,清晰而精細,覆蓋全身,因此我甚至看不見她的手臂或腿。每當這幽靈出現在我眼前,我便感到強大、莊嚴而崇高的神靈降臨,但奇怪的是並不覺得恐懼。我不記得曾請求她的幫助或指引。我非常清楚她對我這般人不感興趣:她只在乎窮人。在我們的公寓樓房裏,惟有女仆和廚子對這幽靈感興趣。盡管我隱約知道,至少就理論而言,神的愛超越他們之外,擴及屋檐底下的每個人,我卻也知道我們這般人幸運得足以不需要她的愛。神之存在是為了幫助痛苦的人,安慰孩子無法受教育的窮人,幫助一天到晚懇求她的街頭乞丐、患難中的無辜之人。這就是當我母親聽說通往偏遠村落的道路因…See More
May 11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邢志忠·日本的力量

今天早上乘地鐵,從名古屋火車站動身去名古屋大學開會。在本山站轉車排隊的時候,看到了2008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益川敏英的身影。身材矮小的他步履蹣跚,在人群中特別好認。他提著黑色的文件包,戴著眼鏡,目不斜視,找了一隊排在後面,與我排的隊相距10米左右。我馬上想起背包裏面的相機,取出來卻發現,電池沒電了。真寸,在這關鍵時刻相機卻不爭氣。地鐵來了,我們從不同的門上車,在人山人海中已經看不到益川教授的身影。但是我確信他會和我在同一站下車,就是名古屋大學站,因為著名的小林-益川研究所就坐落在名古屋大學校園,那是他們二人獲得諾貝爾獎之後,名古屋大學為了紀念這兩位自己培養的好學生,專門建立的研究所,益川教授任所長。果然,到了名古屋大學站,我又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見了益川教授的身影。他老人家今年75歲了,家在京都,平時上班就自己坐公交。因為這是在大學裏面,相信很多學生都認識益川教授,但是沒有人打招呼,甚至沒有人多看他一眼。反倒是我這個外國佬,把他老人家當作稀有動物,尾隨其後,一同乘電梯上到地面。在熾熱的陽光下,我趕上前去與益川教授並肩,並打招呼,給他看我參加會議的名字卡片。他很有風度地和我握手,很有…See More
May 9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生活在別處俄羅斯十九天

第九天(9月16日)我看過一幀契訶夫在梅裏霍沃故居的老照片,一幢林間的尖頂木板房被風雪包裹著,那種荒寒又深邃的氣息,深深把我吸引。這成為我從莫斯科向南穿過大片森林和草原前往梅裏霍沃的原故。然而——現在,在我面前呈現的契訶夫的這個莊園,卻如同一幅展開的色彩光鮮的畫。這是一座單層的簡樸的木屋,看上去更像農舍,房間不大也不多,如今通過博物館化,內部豐富又充實,神氣活現地呈現出作家生前日常生活的景象。1890年作為醫生卻熱愛寫作的契訶夫長途跋涉,去到沙俄時期政治犯的遠東流放地庫頁島做采訪,實實在在觸摸到生活底層的殘酷與真實,回來之後開始厭倦莫斯科的生活,他決定從事文學創作。1892年他跑到離莫斯科七十公裏之外的梅裏霍沃村,從畫家索羅赫琴手裏買下這座帶花園的房子,經過簡單收拾便舉家搬了進來。這房子位於梅裏霍沃村的中心,現在仍在村子中間,只是已改做作家的博物館了。走進一扇小門,迎面的衣帽架上放著作家的呢帽與皮帽,都是契訶夫本人用過的,叫你覺得好像作家現在就在房子裏邊。第一間屋便是作家的書房,也是待客的地方;一張厚實的老式書桌是作家之所愛。據說作家一次在海外寫東西,他說坐在別人的桌前寫不出東西來。這…See More
May 8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你的第二身份是什麼?

張君從英國留學回來,我們幾個好友為他設宴洗塵。席間,一個朋友不雅的口頭禪使他很不快,幾次露出厭惡的表情。席散送張君回家的路上,我替那位朋友解釋說,那句口頭禪不過是無所指的語言習慣,聽慣了也就不覺得什麼了,張君沈默了一會說:“我給你講一下我剛到英國的經歷吧!”和在布裏斯托爾的大多數中國留學生一樣,我也是借住在當地一戶居民家中,這樣既省錢生活的條件又好。房東姓坎貝爾,是一對老年夫婦。坎貝爾夫婦待人熱情大方,他們只是象征性的收我幾英鎊房租,硬把我從鄰居家“搶”了過來。有一位外國留學生住在家裏,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他們不僅讓整個社區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還打電話告訴了遠在曼徹斯特和倫敦的兒女。我了實現我出國留學的夢想,父母欠下了十幾萬元的債。我自然非常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學習機會,晚上在圖書館一直待到閉館才離開是常有的事。好在我遇到了好東家,可以一門心思學習,一點兒也不用為生活操心。每天我會到“家”裏,可口的飯菜都在等著我,每隔四五天,坎貝兒太太就會逼著我換衣服,然後把換下的臟衣服拿去洗凈熨好。可以說,他們就象對待親兒子一樣待我。可是,沒過多久,我就感到坎貝兒先生對我的態度有些轉冷,看我的…See More
May 7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小於一》:約瑟夫·布羅茨基的精神自傳

《小於一》是俄裔美籍詩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約瑟夫·布羅茨基的首部散文集,收錄了他評論詩歌與詩學的最卓越的散文作品,展現了他對文學、政治和歷史等各領域的全面興趣。從最廣泛的意義上講,《小於一》是一部知識分子的自傳,是對歷史和當今時代的深刻沈思。◎除了少數例外,近代所有多少有些名氣的作家都交了詩歌學費。有些作家,例如納博科夫,則一直到最後都試圖使他們自己和周圍的人相信,雖然他們主要不是詩人,但他們依然是詩人。◎“閱讀,”茨維塔耶娃說,“是創作過程的共謀。”這肯定是詩人才說得出來的;列夫·托爾斯泰不會說這種話。把詩與散文分開的傳統,可追溯至散文開始之時,因為只有在散文中才有可能作出這樣的區別。自此之後,詩與散文便被習慣性地視為文學中兩個不同的區域——或者更確切些,不同領域——各自完全獨立。至少可以說,“散文詩”、“有節奏的散文”和諸如此類的東西表明某種衍生性的思維,是文學作為一種現象的兩極分化觀念而不是整合觀念。奇怪的是,這樣一種對事物的看法,絕不是由批評從外部強加給我們的。尤其是,這個看法是文人們自己對文學采取的集體態度的結果。平等的概念,不是藝術本質固有的,而任何文人的思想,都是等級制的…See More
Apr 24

鮮拿哥'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鮮拿哥'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鮮拿哥's Blog

趙憲章:語圖傳播的可名與可悅(1)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3:32pm 0 Comments

 【內容提要】 名實關系是語言學史的源頭,也是延續至今的基本話題,說明為世界命名是語言符號的基本功能。語言也有不可名狀之對象,這就是無形和虛指的世界。圖像的虛指性決定了它的誘惑力和愉悅本質,並可在語言止步處為世界重新命名。於是,“可名”與“可悅”作為語言和圖像兩種符號各自之優長,使“圖以載文”的傳播方式成為可能。圖像作為愉悅符號助推了文學的大眾傳播,前提是虛化和卸載自身所承載的事理,以“輕裝”換取遊走速度是“文學圖像化”的必然選項。  …

Continue

嬰邁·鄉間之物(下)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3:15pm 0 Comments

與前兩個喇嘛莊相比,第三個喇嘛莊就更為隱蔽了。如果從整體論的思維出發去思考的話,第三個喇嘛莊實際上是一個自我的喇嘛莊。它不屬於蘇非舒,也不為大眾所擁有。它不在任何人的視線之下,只受自然法則與時間的干擾。一切的消長只為自己所固有,蘇非舒,孫一,大眾,都是這個喇嘛莊的包容物。甚至它可以是任何一個名字,因為喇嘛莊這個名字也是大眾行為的結果。如果沒有走進,我們不知道這個喇嘛莊的任何情形,它或者也有葡萄,但肯定不會存在葡萄架。種子隨處可見,但沒人采摘果實。沒有人在里面走動,人是外來物,人所帶來的更是外來物。它們融合在喇嘛莊中,成為它的一部分,以至於沒人分得出來,這個喇嘛莊所固有的成分在哪里。我們走進喇嘛莊之後,構成的是我們的生活。大眾尋找生活,蘇非舒尋找精神世界的夢,喇嘛莊成為了寄托。當人們闖進這個喇嘛莊之後,這個喇嘛莊便隱匿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也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一部分流失,一部分更加完整了。



4…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向演講家致敬》Fair Game 不公平的戰爭

Speech by Sean Penn in "Fair Game" 「不公平的戰爭」每個好公民都有追求真相與為自己辯護的權力!! 改編自真人真事事件,CIA指派曾經當過大使的喬瑟夫威爾森(西恩˙潘飾演) 前往尼日調查是否有跟伊拉克作大規模毀滅武器的買賣。喬瑟夫威爾森查不出任何東西、證據,甚至認為美國政府擁有的情報(指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是錯誤的情報。一個禮拜過後,喬瑟夫威爾森的妻子 Valerie Plame Wilson(娜歐蜜˙華玆飾演)的身分被媒體曝露出來──因為…
6 hours ago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12 hours ago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14 hours ago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