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
  • Male
  • 馬六甲阿依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東方求敗's Friends

  • VR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KyrGyz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Spílaio skiá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東方求敗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東方求敗's Page

Latest Activity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能不憶江南

這幾天心裡很不安定。若是能放得下手上的事務,我真想回到江南去小住幾天。現在還是農曆正月,不說北方,就是在江南,天氣一定還很冷,但那個「冷」,不是冬天,而是「春寒」,因為早已立過春了。不像在這裡,幾天之前的天氣是嚴冬,寒流一過又仿彿到了初夏,再來一次寒流,又變成冬天了。簡直沒有春天的影蹤。可是在江南,春天雖然舊得不易尋覓,來得卻有跡象可尋。春天就是春天,決不騙人,決不令人空歡喜。你見過柳樹的嫩芽嗎?它不是嫩綠色的,而是鵝黃色的。柳樹綻出了鵝黃色的芽,春天就已經來到樹梢,來到燕子尾巴上,也來到遊子的心上了。前幾天看了《北國風光》的電影,已經有一點神馳;這幾天對著《江南姊妹》的廣告,更令我出神。山水,人物,花朵,泥土,無不是江南的能令人懷念,何況更是春天,因此這幾天簡直動了鄉愁。電影廣告說:「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是的,趕去罷,為什麼不趕呢?我設想我應該去的地方,我應該住的地點。江南,是一個大地方,是一片錦繡,我應該選擇什麼地方呢?住在西湖邊上,住在玄武湖畔?住在蘇州,住在嘉興?當然什麼地方都好,但我的夢魂總是牽索著鎮江的一間小樓。幾扇玻璃窗,一隻掛了布帳的小床,從牆上的氣窗可以望見…See More
Sep 12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虎踞龍盤今勝昔

「虎踞龍盤今勝昔」,這是毛主席在一九四九年四月所作的《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七律詩中的一句。「虎踞龍盤」,一向是對於南京地理形勢的稱讚,毛主席在這裡用了「今勝昔」三字,是承接這首詩的開頭兩句:「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而來。這是說明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以後的新的形勢,形勢是比過去更好。這不只是指狹義的地理形勢而言,也是指當時全國解放事業的大勢而言。蔣家王朝雖佔有「虎踞龍盤」之勝,在渡過長江天塹的百萬雄師圍剿之下,已經變成了亡命而逃的「窮寇」,形勢已經完全改變了,因此這句詩的下面,緊接的一句是:「天翻地覆慨而慷。」這表示一切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個令人感奮的新的時代已經形成了。這是對於孕育中的新中國的喜悅。「虎踞龍盤」一詞,「虎踞」指的是石頭城,這是南京的舊城,同時也是南京的舊稱。「龍盤」指的是鐘山,也就是「鐘山風雨起蒼黃」的那個鐘山。這座山俗稱紫金山,在南京城外東面,俯瞰全城,形勢很壯,山色隨了天氣的陰晴早晚,不停的會發生變化,從前人說這是「王氣」。毛主席的這句「鐘山風雨起蒼黃」,也是藉了鐘山的山色變幻,來象徵使得風雲變色的人民解放軍當時所獲得的決定性的勝利。「蒼黃」不是「倉…See More
Sep 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新春的鄉情

新春期間,我一直喜歡保持個人愛好的一些小活動。每年到了這時候,我總喜歡盡可能的整理一下自己案上的架上的書籍,吃一點每年只有到了這時候才可以買得到的家鄉食品,將自己歷年搜集的一些年畫,窗花,剪紙等等民間藝術品,拿出來欣賞一下。本來,這些都是一年四季隨時都可以做的事情,我特地留在新春期間來做,不僅因為有些東西只有在這時候才容易買得到,更因為在這時候,心情上好像總有一點閒暇,雖然事實上未必如此;同時氣氛上也特別調和。新的春天又開始了,我們應該掃除一下一年累積起來的灰塵,不妨趁這機會溫故知新,同時更應該去舊革新。講到整理書籍,實在不是一件易事。我知道堆集在四周的這些書籍,其中固然累積了多年的心血,但同時也累積了多年的灰塵。要著手清理,不僅要下決心,而且要不斷的經過鬥爭。近年買書,雖然已經沒有過去買得那麼多,但是新的事物和新的形勢,都需要通過書本去尋求理解和認識,還有新的文學藝術作品,只要是值得一讀的,我總不想放過機會,結果所買的書籍畫冊和刊物,仍然不少。要想將這些加以整理和清除,實在都不是一件易事。我說要在內心經過一番鬥爭,一點也不誇張,因為有一些書,雖然是新買回來的,經過一度翻閱,就可以棄如…See More
Sep 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歲暮雜拾

歲聿雲暮,急景調年,長街上擺滿了過年應節的百貨,也擠滿了辦年貨的人。雜在人叢中看了一會,在一家食品公司裡發現了好幾種來自家鄉的年貨,不覺食指大動,正想買一點回去,聊慰鄉思。忽然人叢中有一個朋友向我招呼,大叫同鄉。這位朋友是四川人。他這麼稱呼我,使我自然不免一怔,連忙問他幾時成了我的同鄉,他笑嘻嘻說就是今天,說著從懷中摸出一張剪報遞給我看:「你看,我若是不看這篇文章,我還不知道我們原來乃是同鄉哩!」我接過來一看,是從報上剪下來的一篇小考據文章,題目是《南京的歷史》,作者考證出根據歷朝建都命名的沿革,我國至少有七個地方曾被命名為「南京」,這位朋友的家鄉成都就是其中之一,這是在唐玄宗天寶十五年命名的,為了避「安史之亂」,逃到四川成都,便把成都改稱為「南京」了。其餘幾個被稱為「南京」的地方,除了遼金曾將開封稱為南京以外,宋朝又曾經稱河南的商丘為南京。最有趣的,是今日的北京,在五代的後晉治下,也稱為南京。這一來,我唯有向他道歉,無法否認他不是我的同鄉,而且要佩服他的淵博。同時在鄉誼上,還要對他稱晚輩,因為他的家鄉成都在公元七五六年就稱為南京,而我的家鄉則直到一三六八年,才由朱元璋命名為南京,簡直…See More
Aug 3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噩夢

一陣風吹來,書架上瓶中的三隻猩紅的鬱金香巍巍的顫著,風中帶來了隱約的香氣,飄渺的惱人的春情。鬧市的車聲,在這矯健的下午更是精神百倍的喧騰著。一部中世紀浪漫式的小說展在我的眼前,我模模糊糊的向下讀去。春日下午的空氣是催眠的,這朦朧的睡意,更助長了我書中醉人的情調。在朦朧的睡意之中,我只憧憬著那書中英武的騎士、深情的公主、執拗的國王、陰險的教主。我忘記了世上有比我更幸福的人,也有比我更不幸的人。我全忘記了,我只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是處著像我此刻一樣的境地。突然——進來的是一位工人模樣的中年人,黑黝的臉,一叢亂草一樣的鬍鬚,兩隻細小的譏笑的眼睛,一頂敝舊的鴨舌帽,穿著一件半長的外套。這分明不是我的同種,但我覺得這個威嚴懾人的怪東西好像是以前在什麼地方見過似的。「好鮮艷的鬱金香!」「鬱金香確是鮮艷。」「不能使每一個人的手中都有一支鬱金香握著,這鬱金香是該詛咒的!」他將他的兩隻手伸了出來,表示他的手是空著。「你是什麼人?」「我?尼果內那列寧——來,跟我來!」這一個字似乎都有女性一般的迷人的魔力,我失去了一切的定力,茫茫然跟了他向前走去。「先生,你的眼睛是閉著的,我要帶你到一個地方可以使你的眼睛睜開,…See More
Aug 15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天竹

還君……雙淚垂,恨不相逢未……時 一夜的失眠,今早起來頭昏昏的痛;像是我的靈魂與一群惡魔博戰了一夜一般,我今天感著異常的疲乏,頭髮亂得比平素厲害,這顯然是在枕上輾轉一夜的結果。我不時走到鏡子前去照,我生怕我紅澀的眼睛,會使我同室的朋友知道了我一夜的秘密。昨夜你在路上遞給我的一束天竹子,今早還好好的放在桌上,只是因了袋中的蹂躪,已經脫下了不少。血紅的顆粒,散落在桌上,我仿彿又看見了昨夜你眼中滴下的淚珠。我知道,今天我們假如再到昨夜的那一家酒樓上去一次,我想在欄桿上的木紋裡,一定可以尋出幾點比這個還要紅的痕跡。…See More
Aug 9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北遊漫筆

北國的相思,幾年以來不時在我心中掀動。立在海上這銀燈萬盞的層樓下,摩托聲中,我每會想起那前門的雜沓,北海的清幽,和在虎虎的秋風中聽紙窗外那棗樹上簌簌落葉的滋味。有人說,北國的嚴冬,荒涼幹肅的可味,較之江南的濃春還甚,這句話或許過癖,然而至少是有一部分的理由。尤其是在這軟塵十丈的上海住久了的人,誰不渴望去一見那沈睡中的故都?柔媚的南國,好像燈紅酒綠間不時可以縱身到你懷中來的迷人的少婦;北地的冰霜,卻是一位使你一見傾心而又無辭可通的拘謹的姑娘。你沈醉時你當然迷戀那妖嬈的少婦,然而在幻影消滅後酒醒的明朝,你卻又會聖潔地去寤寐你那傾心的姑娘了。這樣,我這纏綿了多年的相思,總未得到寬慰,一直到今年的初夏,我才藉故去邀遊了一次。雖是在那酷熱的炎天中,幾十日的勾留,不足以言親到北方的真味;然而曇花一瞥,已足夠我回想時的陶醉了。最初在天津的一月,除了船進大沽口時兩旁見了幾個紅褲的小孩和幾間土堆的茅屋以外,簡直不很感覺北國的意味。我身住在租界,街上路牌寫的也不是中文,我走在水門泥的旁道上,兩旁儘是紅磚的層樓,我簡直找不見一個嚼饃饃大蔥的漢子,我幾疑惑此身還是在上海。白晝既無閒出去,而夜晚後天津的所謂「中…See More
Jul 24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桃色的恐怖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One is not to get your heart』s desire.The other is to get it. —— Bernard…See More
Jul 14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病榻囈語

一病經旬,形容不知已消瘦成怎樣了。我從床上勉強掙起,將台上的一面鏡子摸來自己照了一照,鏡子裡的影子完全不像我心中理想的我。頭髮蓬起,目光鈍滯,已不像個少年。我心中想笑,勉強將嘴唇掀動,但是鏡子裡的我依然板呆不動。我氣極了,歎了一口長氣,一手將鏡子摔在地上。鏡子碎了!鏡端上象牙雕飾的一朵玫瑰也震碎在地上。這面鏡子隨我已三年,不知已照過多少遍少年慘綠的歡笑和悲哀。但是今日碎了,今日在我病中自己的手下碎了。心愛的東西往往毀於心愛的人的自己的手裡,這是定例,我復何言?我的青春,大約也隨了這破碎的玫瑰一同喪去了。傷哉!他人每說我病中易怒,不似平日的溫順。其實我豈是易怒?以我現在這樣的情狀,在這樣的病中,眼看著自己親手造成的樓台一座座地在自己面前消亡,我怎樣能忍?我不僅要摔盡我心愛的東西,我要咒詛一切。我要毀滅一切!Anatole…See More
Jul 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獄中五日記

命運注定了應當多難的我們,近來大約因為生活稍為安定了一點的原故,在幾位素來與我們很親近的朋友因了嫉妒而漸漸疏離的悲劇中,不料更會添上這次這樣的一件事。這次的事,關心我們的朋友想早已知道,便是我們所經營的小小的出版部,由了旁人的唆使,而使警廳來檢查與拘捕的一場風波。這次捕去的四人中,有一個便是素來被朋友嘲為享樂公子的我。像我這樣的人,也會被人硬歸到革命的旗幟下,我真歎息中國現在穩健的諸君恐怕連「革命」兩字的形體尚未見過。(Photo…See More
Jun 3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笑

——為紀念與U.K.的認識而作 一 在昨夜的夢中,我夢見在粉霞的光暈中,兩隻白衣的基路伯飄然降到了人間。輕風過處,調殘了的玫瑰又都怒放起來,夜鶯不敢再怨唱,已落下的樹葉,匆匆地又都歸上自己的原枝。是春天到了麼?我羞羞地拭乾了淚痕,從座上降身下來張望;一切都是暈紅,空中充滿了醉人的香氣,我像一位處女第一次被她的情人抱吻著一般,羞羞地只是不敢擡起頭來。一件東西突然撲到了我的身上。這是失去了多年的天真,帶著幸福的翅兒,今夜重歸他的故主。我得了這勇氣,第一次,我才敢睜開我朦朧的眼睛向著她們張望。眼睛是這樣的明亮,不用鏡子,我已經看見她們的心中映出了我的影兒。似曾相識……我笑了。滿房的玫瑰都因我的笑聲而顯得格外的紅艷。 二 剝,剝,剝,是小雀兒啄著他的悶殼,是白衣的天使在叩著他的孩子的靈扉。像在夢中一般,我恍恍惚惚的擲下筆去將門開了,我不相信此刻會有春的消息。湧進來的是一陣爽神的笑聲,我的萎靡的花上像突然淋了一陣甘露。「此地有一位Y先生麼?」「Y先生?就是我。」回答我的話的又是一陣爽神的笑聲。許久不曾笑過的我也禁不住笑了。「敢問兩位是誰……」「我是U。」我這才知道這就是幾日以前寫信來的U.她突然…See More
May 2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憔悴的弦聲

每天,每天,她總從我的樓下走過。每天,每天,我總在樓上望著她從我的樓下走過。啞默的黃昏,慘白的街燈,黑的樹影中流動著新秋的涼意。在新秋傍晚動人鄉思的涼意中,她的三弦的哀音便像晚來無巢可歸的鳥兒一般,在黃昏沈寂的空氣裡徘徊著。沒有曲譜,也沒有歌聲伴著,更不是洋洋灑灑的長奏,只是斷斷續續信手撥來的弦響,然而在這零碎的弦聲中,似乎不自己的流露出了無限的哀韻。灰白的上衣,黑的褲,頭髮與面部分不清的模糊的一團,曳著街燈從樹隙投下長長的一條沈重的黑影,慢慢的在路的轉角消滅。似乎不是在走,是在幽靈一般的慢慢的移動。人影消滅在路角的黑暗中,斷續的弦聲還在黃昏沈寂的空氣裡殘留著。遙想在二十年,或許三十年以前,今日街頭流落的人兒或許正是一位顛倒眾生的麗姝,但是無情的年華,聽著生的輪轉,毫不吝嗇的調剝了這造物的傑作,逝水東流,弦聲或許仍是昔日的弦聲,但是撥弦的手決不是昔日的纖手了。黃昏裡,倚在悄靜的樓頭,從淩亂的弦聲中,望著她蠕動的黑影,我禁不住起了曇華易散的憐惜。每天,每天,她這樣的從我的樓下走過。每天,每天,我這樣的望著她從我的樓下走過。幾日的秋雨,遊子的樓頭更增加了鄉思的惆悵。小睡起來,黃昏中望著雨中…See More
May 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霧

Wilde在他的「The Decay of Lying」中曾有一段是講到倫敦的霧,使我想起了薄命的Gissing在「The Private Paper of…See More
May 13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新秋隨筆

宴罷歸來,卸下外衣,不去扭開台上的電燈,我逕自在窗檻上倚下。時候並不十分的遲,但是街上靜悄悄的已沒有什麼人跡。當窗的一棵街樹,夏來鬱鬱森森,長得擠滿了四面窗的位置。從窗上俯身出去,伸手便可觸著沁涼的樹葉。風過處渾渾的抖動,月夜疏疏的掌狀圖案便從窗上地板上一直延到牆上,但是眼鏡一除下,黑森森的滿眼又都變成蠕動的怪物了。雖是雨夜的淅滴聲能使我增加不少讀書的興趣,但是想到樹兒在春日是如何艱難的白手起家,如今竟這樣的驕揚跋扈,我總止不住要嘲笑它未來的秋日的命運。有一日,對面高樓頂上小窗中的法國戍兵,不時有幽怨的梵俄鈴聲從樹梢飛下,淒顫顫的似乎在抽抒著他的鄉思。這迷人的弦聲近來久不聽見了,這難道是薄倖兒找著了他異國清懷的寄托者麼?從繁密的樹葉中向街下望去,偶然馳過的摩托車尾的紅燈,熒熒的似乎在向你送著無限的眷念,使你不自止的要伸身也去向它追隨;我相信,燈光若能在隱約中永誘著不使我絕念,我或者不自知的翻身去作墮樓人也未可知。只是,想到車中的坐客或許是我曾經從心上推下的人兒,卻便又將目光移開期望著另一個未來的燈光了。仰首望天,星光熠熠,橫亙的銀河似乎是舞女卸下的一條衣帶。風過處,一陣新涼,使人想起熱…See More
Apr 2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 《太陽夜記》·秋意

偶然起得很早,覺得盡將時間拋在讀書中似乎有些傻氣,便開了門,慢慢踱到街頭小立。街上冷冷清清。昨夜細雨,兩旁街樹上新綠照眼;街心只餘幾條蜿蜒的車轍,路已幹了——上海一天中的黃金時代是在晚間而不在清晨,清晨的街上只有短衣的勞動者和推車的菜販或偶一見到——在這樣的清寂之中,我抱臂悄立,我覺得我已成了當前宇宙的主人,一切煩惱和不平都被忘了。偶然一陣曉風起處,兩旁的樹葉都沙然互相摔擊。風過後,從我立處附近的一株樹上,飄然落下了一片黃葉,正落在我的面前。我不知怎地記起了今天是所謂立秋。雖然樹葉天天都在落,但是我今天因想起了立秋,對這眼前的一片黃葉,不覺便有些零落,之感,我念著「一葉落而天下秋」,我好像已越過了炎帝之宮,跨入素女青娥之殿。立刻間,我的感覺銳敏了起來。並沒有風,我覺得身上似乎已有些瑟瑟的意味,街上的清涼,也給了我一個蕭條的感象。我仰首望天,晨曦還沒有升起,天上佈滿了灰白色的絮似的密雲,寂然不動。間有一兩隻烏鴉翩然掠過,也聽不出翼響,只有樹葉在蕭蕭細語——啊!秋竟潛到了人間,我不覺這樣感慨了一句。我開始緩緩地徘徊,想從記憶裡追尋出我所讀過的詩文裡關於秋的描寫。想了好久,似乎都很茫然。新詩…See More
Apr 22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鐵與雪

聽我講一個陳舊的故事:從許多年代以來,世界上就有著這爭鬥的一群。這是互相對壘著的營陣,絕沒有妥協可能的爭鬥。色彩是鮮明的。一面是身體肥胖,皮膚白皙的人,這是代表權威、富貴、武力,荒淫的階級。一面是身體瘦瘠,皮膚黝黑的人,這是代表勞苦、飢餓、被壓迫受剝削的階級。因為整日的不勞動,受著豐富的營養,住著華貴舒適的住宅,行動時有毋庸費力的代步的車輛,受不到風雨,受不到烈日,因此這些人的皮膚,便分外的白皙。因為整日的勞動,受著滋養不夠的食料,睡著堅硬的木板,過分的操勞,在烈日之下暴露過分的原故,因此這一些人的皮膚便分外的黝黑。表面上,皮膚白皙的人擁著現世的權威,似乎有征服無力的受壓迫黑皮的人的可能,但是暗地裡黑皮膚的人實在掌握著致死對方人的關鍵。爭鬥雖沒有終結,但是精密的觀察者已經在肯定的預言著未來的勝負。因為他們整日的和我親近,我便喜愛這些在我的光明之下勞動著的人們。因為他們整日的不和我親近,我便恨惡那些躲避我的光明的叛逆的人。讓他們躲開,讓他們的皮膚變成雪一樣的白,雪一樣的易於消溶。你們多多的站在我的光明下,我要將你們曬成鐵一樣的黑,鐵一樣的堅強。等待日子到了的一天,你們只要將你們鐵一樣的手…See More
Apr 19

東方求敗's Blog

葉靈鳳《太陽夜記》·能不憶江南

Posted on February 21, 2018 at 5:09pm 0 Comments

這幾天心裡很不安定。若是能放得下手上的事務,我真想回到江南去小住幾天。

現在還是農曆正月,不說北方,就是在江南,天氣一定還很冷,但那個「冷」,不是冬天,而是「春寒」,因為早已立過春了。不像在這裡,幾天之前的天氣是嚴冬,寒流一過又仿彿到了初夏,再來一次寒流,又變成冬天了。簡直沒有春天的影蹤。

可是在江南,春天雖然舊得不易尋覓,來得卻有跡象可尋。春天就是春天,決不騙人,決不令人空歡喜。你見過柳樹的嫩芽嗎?它不是嫩綠色的,而是鵝黃色的。柳樹綻出了鵝黃色的芽,春天就已經來到樹梢,來到燕子尾巴上,也來到遊子的心上了。…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虎踞龍盤今勝昔

Posted on February 21, 2018 at 5:09pm 0 Comments

「虎踞龍盤今勝昔」,這是毛主席在一九四九年四月所作的《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七律詩中的一句。「虎踞龍盤」,一向是對於南京地理形勢的稱讚,毛主席在這裡用了「今勝昔」三字,是承接這首詩的開頭兩句:「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而來。這是說明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以後的新的形勢,形勢是比過去更好。這不只是指狹義的地理形勢而言,也是指當時全國解放事業的大勢而言。蔣家王朝雖佔有「虎踞龍盤」之勝,在渡過長江天塹的百萬雄師圍剿之下,已經變成了亡命而逃的「窮寇」,形勢已經完全改變了,因此這句詩的下面,緊接的一句是:「天翻地覆慨而慷。」

這表示一切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個令人感奮的新的時代已經形成了。這是對於孕育中的新中國的喜悅。…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新春的鄉情

Posted on February 21, 2018 at 5:09pm 0 Comments

新春期間,我一直喜歡保持個人愛好的一些小活動。每年到了這時候,我總喜歡盡可能的整理一下自己案上的架上的書籍,吃一點每年只有到了這時候才可以買得到的家鄉食品,將自己歷年搜集的一些年畫,窗花,剪紙等等民間藝術品,拿出來欣賞一下。

本來,這些都是一年四季隨時都可以做的事情,我特地留在新春期間來做,不僅因為有些東西只有在這時候才容易買得到,更因為在這時候,心情上好像總有一點閒暇,雖然事實上未必如此;同時氣氛上也特別調和。新的春天又開始了,我們應該掃除一下一年累積起來的灰塵,不妨趁這機會溫故知新,同時更應該去舊革新。…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歲暮雜拾

Posted on February 21, 2018 at 5:08pm 0 Comments

歲聿雲暮,急景調年,長街上擺滿了過年應節的百貨,也擠滿了辦年貨的人。雜在人叢中看了一會,在一家食品公司裡發現了好幾種來自家鄉的年貨,不覺食指大動,正想買一點回去,聊慰鄉思。忽然人叢中有一個朋友向我招呼,大叫同鄉。這位朋友是四川人。他這麼稱呼我,使我自然不免一怔,連忙問他幾時成了我的同鄉,他笑嘻嘻說就是今天,說著從懷中摸出一張剪報遞給我看:

「你看,我若是不看這篇文章,我還不知道我們原來乃是同鄉哩!」

我接過來一看,是從報上剪下來的一篇小考據文章,題目是《南京的歷史》,作者考證出根據歷朝建都命名的沿革,我國至少有七個地方曾被命名為「南京」,這位朋友的家鄉成都就是其中之一,這是在唐玄宗天寶十五年命名的,為了避「安史之亂」,逃到四川成都,便把成都改稱為「南京」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