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格 台
  • Male
  • 雪蘭莪 雙威城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有格 台'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écriture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東方求敗
  • 風華正茂
  • 垂釣 尼亞河
  • 寧靜心
  • Leading Link
  • Ingenium
  • 冬菜一斤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Priyatamā
  • Le Destin
  • 家  在這裡

Gifts Received

Gift

有格 台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有格 台's Page

Latest Activity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贏錢賭物的遊戲(2 下)

當時的著名相撲者有撞倒山、鐵板踏、宋金剛、曹鐵凜、周急快、楊長腳、金重旺、韓銅柱、鄭排、廣大頭、黑八郎、蓋來住、武當山、一拔條,等等,名字很能體現出相撲的急、快、狠、重等技術特點,可想他們本領端的不凡!還有喚張關索、嚴關索、小關索、賽關索的,顯然是在刻意模仿三國武將關羽之子關索之神韻。據傳:關索年少美容儀,故有“花關索”之稱。他武藝高強,又有“英雄男子”之譽,真是美勇兼具。到了宋代,龔聖從“病關索楊雄”生發,作出了“關索之雄,超之亦賢”的崇高評價,關索更是被市民奉之若神明。故余嘉錫先生認為:“蓋凡綽號皆取之街談巷語,此必宋時民間盛傳關索之武勇,為武夫健兒所忻慕,故紛紛取以為號。”北宋政府在金兵入侵的時候,怕城中善於相撲的“小關索”李寶鬧事,將他和其他16人急捕入獄,後梟首示眾。一個相撲手在宋政府眼中就可以構成這樣可怕的威脅,這就比較容易理解,宋代城市中的相撲手為什麽紛紛以“關索”命名自譽了。遺憾的是,宋代的歷史著作家並未記下“小關索”李寶的具體情況,這使我們無法了解到更為細致的相撲場景。在這方面,要求助於小說《水滸傳》。基於二十余年不懈的考證,筆者堅認:《水滸傳》相當真實地反映了宋代市…See More
13 hours ago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贏錢賭物的遊戲(2 上)

相撲如果說踢氣球是一種較為輕松的體育運動,迅速在市民中間得到推廣的話,相撲則是一種較為激烈的強身健體的運動,也得到了市民的喜好和認可。宋代城市的相撲,和其他風行的爭標、蹴鞠運動一樣,最初也是起自軍隊——宋太祖在戎旅之中,就曾制定過一條角力鬥毆以較勝負、漸增俸緡、遷隸上軍的“聖訓之法”,這是非常明確的以相撲訓練增強將士體質的措施。統一全國後,這條規定並未停止執行,皇宮經常從諸州解發強勇之人,訓練他們成為專業的“相撲手”,並仍將其歸為軍隊建制。在實行用相撲鍛煉體質制度方面,以南宋軍隊執行為最佳。建炎中興,當時有著名的張俊、韓世忠、劉光世、岳飛四將,以韓、岳兵最精,其精兵之源,主要得力於韓世忠、岳飛在部隊中貫徹了“相撲”的練兵方法。韓世忠、岳飛常常在軍中舉行相撲比賽,倘若誰獲勝,便將他另入一籍,每押隊的“旗頭”缺少了,就從此籍中選拔。又讓他們互相比賽相撲,決出其中勇力出眾的,封為副將。韓世忠、岳飛還設置了親隨軍,這支親隨軍,又謂之“背”。顧名思義,選入此軍中,能稱得上“背”的,其體魄必是強碩無比,力壯如牛;形象也必是豪獷奇異,氣勢逼人,他們都是從優秀軍士中選拔出來的。倘若一人被選為“背”,軍…See More
Apr 20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贏錢賭物的遊戲(1 下)

如果用骰錢祝之得一個“純成”,便去拐孔氏女,結果他隨手便得了一個“渾純”,但他還不放心,又借骰錢“一祝”,結果又得一個“渾純”。也許這樣的運氣是少見的,鄭覆禮在這天夜裏,便將孔家小姐拐走了。運氣好壞,只有去撲一下便知端詳,何樂而不為?這大概是所有參加關撲的市民的心理吧。這樣的市民不止一個,各式各樣的關撲形式便相應出現。東京有這樣一位撲賣餳的小商販——他為使市民能與自己一撲,自己又不蝕本,精心設計,做了一個三尺圓盤,上面畫有數百個禽魚器物,它們長不過半寸,大約如人小指,小的只有兩個豆粒那麽大,而且細到禽有足,鞋有帶,弓有弦。撲賣餳商販旋轉這瑣細的圓盤,用別著五色羽毛的針箭,招攬市民“撲買”,買者投一文錢,便可用針箭向旋轉的圓盤射去,撲賣餳商販一邊看,一邊高聲唱叫白中某,赤中某,余不中這樣的行話。待圓盤旋止定住,賣餳者再看看與自己觀察是否有差,若無差,射中圓盤上的禽魚器物的市民,就可以吃到美味的油餳。而撲賣餳商販,從圓盤上取下針箭,再旋轉圓盤,開始下一次的“撲賣”……這樣的關撲,相當典型,它足可以代替發生在300年中宋代大大小小城市中的關撲的基本面貌。我們或可將它稱之為贏錢賭物的遊戲。正是…See More
Apr 15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贏錢賭物的遊戲(1 上)

關撲一個人為了一個黃柑花費了一萬錢,這說起來好像是匪夷所思的奇事,而在宋代城市裏則確確實實,乃是“關撲”之反映。《夷堅志·李將仕》說:一個即將赴臨安當官的李生,住在與一小宅相對的旅館。他發現那宅內有一婦人,常立簾下閱市,有時好歌唱。李生聽其音,大為讚賞,但只見其雙足,未見婦人真面目。一天,有一持永嘉黃柑叫賣的人從旅館前經過,李生坐在旅館前眺望那宅內婦人動靜,不見婦人,閑極無事,便要“關撲”黃柑。結果一撲起來,心不在焉,錢如流水輸去,也不曾贏得一個黃柑到口。此事重心雖然在李生如何上了那婦人的圈套,但它是以“關撲”為由頭的,這表明“關撲”在宋代已是極其平常的社會現象了。怪不得後來的書會先生以此為雛型,專門作了一篇《趙縣君喬送黃柑子》的小說,小說相當生動地寫了一位宣教郎,因想勾引他人家眷——一日,正在門首坐地,呆呆的看著簾內。忽見個經紀,挑著一籃永嘉黃柑子過門,宣教叫住,問道:“這柑子可要博的?”經紀道:“小人正待要博兩文錢使,官人作成則個。”宣教接將頭錢過來,往下就撲。那經紀蹭在柑子籃邊,一頭拾錢,一頭數之。怎當得宣教一邊撲,一心牽掛著簾內那人在裏頭看見,沒心沒想的拋下去,撲上兩三個時辰,…See More
Apr 11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2 下)

在達官顯貴的眼裏,妓女纏足,才能愈發體現其瘦、小、尖、彎、香、軟的美來,才能使人春情蕩漾,欲火難忍。纏足之所以始於妓女,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供貴族們更舒服地玩弄。至於妓女的生存好壞,貴族們是很少關心的。像東京“南曲”的妓女顏令賓,一旦得病,則無人光顧了。她強扶弱體,寫下了“氣余三兩喘,花剩兩三枝。話別一樽酒,相邀無後期”的詩句,讓小童子送給她昔日按諸衙門行牒而奉候的朝士郎君,希望他們能為她的死作哀挽之詞。“香魂竟難論”,“誰來為鼓盆”,這一哀章道出了許多妓女的真實境遇。這不禁使人想起那些與士子發生真實愛戀的妓女,“人間最苦,最苦是分離。伊愛我,我憐伊”。艨艟巨艦,也載不動這沈甸甸的戀情。可是,往往是妓女傾心,也換不來士子的真心,換來的是始亂終棄,背信棄義。於是,在宋人的筆記小說中,出現了一系列的抨擊這類負心漢的故事,哀痛欲絕,令人腸斷。像話本《王魁》——山東濟寧府秀才王魁,在進京的過程中,得遇一位妓女敫桂英,倆人一見鐘情。敫桂英出資幫助王魁應試,王一舉中為狀元,馬上變心,聘崔相國之女為妻。敫桂英激憤自刎而死。王魁聞信暗喜,誰知敫桂英顯靈,將王魁追索到了陰間……此故事是士子對妓女始亂…See More
Mar 31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2 中)

宋代城市妓女,仿佛比她們所處的那個時代的一般女子更為生動,更賞心悅目,其實,這是一種被精心修飾出來的“人工美”,一顰一笑,一言一動,走坐立睡,喜愛瞋怒,都那麽藝術化,以至可以使人“從頭看到腳,風流往下跑;從腳看到頭,風流往上流”……她們,秀色可餐,媚態如春,不由人不魂銷魄蕩。纖纖的腳,裊裊的腰,能酥軟權傾朝野大員的肌骨;飽滿的乳,含春的面,能化解宦海的險惡,黨爭的酷烈;社稷情,軍馬苦,官場怨,同僚恨,在妓女的溫暖呵護中,統統變作飄渺的雲煙。妓女,像一乘奇妙的仙槎,將狂放的子弟,輕佻的郎君,落魄的公卿,失意的紳,一一吸束,載駛到愜意的彼岸。這就是為什麽那擁有三宮六院的風流天子徽宗,也要步入這征逐城市妓女的行列的原因。在談到男人與妓女交往的歷史時,不能不首先提到妓女與士子的關系。在宋代城市裏,一個值得註意的現象是,這裏聚集著,用《繁勝錄》的話說,是以十數萬計的讀書和準備考試的莘莘學子,也可以說,天下讀書種子的精華盡萃於東京、臨安這樣的大城市裏。這是一群處於青春躁動期的年輕人,但他們不能像惡少年那樣閑逛滋事,也沒有策肥擁姬的貴公子的氣派,只能整日苦讀,精神寂寞,而一旦高中,則身價百倍,需要向…See More
Mar 30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2 上)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西湖與女子渾為一體,這一美妙的比喻,是來自蘇東坡的切身體會。已憶不起是蘇東坡第一次還是第二次在杭州時的作為了,反正是蘇東坡以後的杭州太守姚舜明,聽一位曾經侍候過蘇東坡的老娼娓娓道來過——他一有閑暇,就約許多賓朋遊西湖,次序是:早晨在山水最佳的地方吃飯,吃完飯,讓每位客人乘一只船,選出隊長一人,再各領著幾位妓女,隨便到哪去。吃完中午飯後,再敲鑼集合在一處,登上望湖樓、竹閣等處歡鬧,一直到深夜一二鼓,夜市未散時,他們才拿著燭火回城,引得人們夾道觀看。眾妓女,華服縱馬,踩著月光,異香馥郁,光彩奪人,恍如仙子下界。觀看這支歸還的千騎隊伍,已成為當時杭州的一大勝事。蘇東坡一次出遊就可集合起千余妓女,這反映了杭州的“煙花業”是非常發達的。據史載:杭州各處都有妓館,從上、下抱劍營、漆器墻、沙皮巷、清河坊、融和坊、薦橋、新街、後市街,到金波橋等兩河以至瓦市,如《錢塘夢》所說:金城“有三十六條花柳巷”。而杭州只不過是北宋時的一郡而已。作為北宋首都的東京,妓館則如同市民日常生活必需的食店一樣,遍地皆是,觸目皆有,真應了“食色,性也”的古訓。像…See More
Mar 29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1 下)

我們還從宋人話本中看到:在宋代城市裏,媒婆給人撮合婚事,首先也是講好女子會很多樂器,以“李樂娘”自譽。一般市民也都要培養自己的子女唱曲,這喚作“教成一身本事”。北宋東京低級吏員之家的慶奴,由於“唱的好曲”,在生活無著流落鎮江的時候,便到酒店“賣唱”為生。為賺錢而唱的樂伎,由於訓練有素,往往都是歌喉婉轉,字真韻正,使人百聽不厭。至於城市中的舞蹈,可以用《繁勝錄》中的一句話概括:“諸色舞者,多是女流。”最為突出的是臨安,街市上三五成隊的樂人,擎一二女童舞旋,唱小詞,專沿街市“趕趁”……可以說,歌舞女伎成為宋代城市女伎的主流。金人攻陷東京前,一次來索千名女伎,主要也是限於歌舞伎,就能說明這個問題。但這不等於說女伎僅歌舞一種,在宋代城市中,女伎的範圍是很寬的。1992年2月,河南洛寧縣東宋鄉大宋村出土的北宋樂重進畫像石棺可證——石棺上有《散樂圖》,其圖為一吹觱篥女伎,一吹簫女伎,二拍細鼓女伎,一舞蹈女伎。此樣式在河南安陽天禧鎮等宋墓均有發現,為北宋大小城鎮最為常見的小型女伎散樂。在散樂兩側,各有一窗欞式屏風。左屏風前、桌後、右側各立一女,左女拿茶托,端茶杯,右女雙手端盤。桌前一女,雙手扶碾輪在…See More
Mar 24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1 中)

一百多個女伎,穿棉襖,著絲鞋,各跨雕鞍花韉驢子,“花裝”成男子模樣,分為兩隊,手拿塗金銀圍的彩畫球杖,直奔場地上立著的一個彩結小球門。一隊的“朋頭”即射手,要將隊員傳給她的球帶射進球門,喚作“入孟”,才算勝利。另一隊女伎,則向前爭占,不讓“入孟”,可搶球供本隊“朋頭”射門。兩隊為此互相追逐,展開搶奪。兩隊女伎無不拼命向前,一直到皇帝賜下優厚賞物,才停止這場比賽。從語言角度追溯,“孟入”的來源乃是“蜀人打球一棒入湖者謂之猛入,音訛為孟入”。由此可知“入孟”場面一定十分激烈。因為“入孟為勝”,所以有文士在應舉時,就夢見打球一棒“孟入”,一朝他登科,“則一棒孟入之應也”。“入孟”簡直成了成功的別名了。一場女子驢球比賽,多達百余人,必然有正式、替補隊員之分。驢軀體小,騎在上面,周轉雖靈活,但重心低,長時間打球很累,必須頻繁換人。其他諸如球場、球門、旗幟、球杖、球質大小、乘騎、服飾、裝具、樂隊、唱籌的裁判、比賽的章程和“大打”的男子馬球相差大致不遠。這種驢球,無論在中國還是世界上,都是空前絕後的。在宋代以前,《舊唐書》曾記劍南節度使設置了女子驢球隊,但因制鈿驢鞍及諸服用,皆裝飾侈靡,日費數萬,其…See More
Mar 22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1 上)

女伎東京,金色的秋陽中,一層又一層的市民,密密排列在寬闊的禦街上,引頸翹望。是歡迎遠方佳賓?還是爭看巡行貴人?都不是,市民是等待著一隊隊在皇宮為上壽活動而表演的女童出來,她們是四百余個容艷超人的妙齡女童啊——一個個,十七八,尖尖的臉,細細的眼,彎彎的眉,薄薄的唇。頭戴花冠,或著紅黃生色銷金錦繡衣,或紮仙人髻,或卷曲花腳襆頭。她們像穿行春風的楊柳,搖擺著纖柔的腰,移動著細碎的步,紅黛相媚,顧盼生輝……日常裏,雖然東京慶典之時也有這樣的婦女聚會,髻鬟峨峨,服裝華煥……可多是諸王邸第、公侯戚裏、中貴人家的婦女,即使有歌姝舞姬,也都是飾珠翠,佩珠犀,如以美貴絕倫而聞名的狄氏,靚妝卻扇,亭亭獨出而名動一時,頗有些今日時裝模特兒展覽之風味。那些豪門佳麗與大量的扮色俱佳的伎藝女童不可同日而語,市民當然不願放過這親睹伎藝女童鸞集鳳翔的良辰,看一看她們的儀容,以分享到一點情意的愉悅,或能從她們的發髻、服飾上得到一點借鑒,以使自家的女兒日後也能長成像她們那樣。這些伎藝女童走到市民眼前來了,她們還躍上高頭大馬,策騎馳驟。許多青春少年,豪俊小子,從以睹女童風采為快的市民行列裏躍出,如追逐花蜜的蜂兒,緊隨其後。…See More
Mar 21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時序(2 下)

在中瓦前,有那麽一位上了年紀的“點茶婆婆”,頭上戴著三朵花,老相卻偏要扮個俏容,使逛夜市的市民無不發出笑聲。可是她高門大嗓叫賣香茶異物,則是有板有眼,錯落有致,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種伎藝表演。這種吟唱,本是在勾欄瓦舍中唱令曲小調、縱弄宮調的“嘌唱”的一種轉化,因為臨安市井裏的諸色歌吟賣物之聲,就是采合宮調而成的,和“嘌唱”有異曲同工之妙。況且,這位老婆婆,也是受過伎藝訓練的。因為《都城紀勝》說過:不上鼓面的“嘌唱”,“只敲盞者,謂之打拍”。這位點茶婆婆,就是一面唱,一面敲盞,掇頭兒拍板,這表明了她對“嘌唱”的熟練,說她是賣茶湯,不如說她賣“嘌唱”來招顧客為合適。這種一身二任,將自己的販賣加以伎藝表演的賣茶婆婆,在臨安夜市上不乏其人,可以說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如那一邊唱著曲一邊賣糖的洪進,白發老頭看箭射鬧盤賣糖,等等,統可稱之為“商業伎藝化”。不應否認這種現象的文化品味,但它畢竟還是與出售商品有關。可是那種較為純粹的精神產品呢?卻也商業化了,像夜市上數量頗多的算卦攤。本來算卦先生的形象是方正的,開個卦肆,也要像宋話本《三現身包龍圖斷案》所寫:“用金紙糊著一把太阿寶劍,底下一個招兒,寫道:‘斬…See More
Mar 20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時序(2 上)

夜色宋代城市又一個深夜。一陣又一陣,一段又一段,從酒樓、茶館伎藝人指下口中傳來的作樂聲,市民的歡笑聲,絲竹管弦之調,暢懷痛飲之音,傳入深宮,傳到仁宗的耳畔。仁宗不禁問宮人:這是何處作樂?當宮人告訴他說這是民間酒樓作樂,仁宗不由感嘆起自己在宮中冷冷清清,羨慕起高墻外面的夜市生活來了……這是出自《北窗炙錄》的記敘,如果將這條史料放在整個古代城市生活史中去考察,就會發現這條史料是很珍貴,很有用的。因為皇帝羨慕城市夜生活,在宋代以前還未有過這樣的記錄,在宋代以後也不多見。這條史料所透露出的信息可以說是劃時代的,那就是在宋代城市裏,傳統的坊市已經崩潰,為商品交換開創新路,顯示著充沛生機的夜市生活,尤其是那素以清心寡欲自我標榜的仁宗也都產生歆羨之情的文化夜市,成為歷史趨勢的最鮮明的標志……根據史家的研究,中國古代城市最早的夜市出現在唐代的中晚期,其依據是當時的一些文人的詩作裏,出現過這樣的句子:夜市千燈照碧雲,高樓紅袖客紛紛。水門向晚茶商鬧,橋市通宵酒客行。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類似這樣的描寫,還可以搜羅出一些來,但數量不會太多。依筆者之見,這種夜市即使有,也是極其有限度的,因為唐政府有…See More
Mar 19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時序(1 下)

自五更就響起的油餅店、胡餅店的搟劑、翻拍,節奏不斷地與桌案輕輕交談,遠近相聞,為市民傳遞去趕早市的訊音。客店燈燭還未全熄,窗欞已被又一批來貨賣的商販之聲推開了。寺廟的早禱磬鼓還沒有敲,鷹鶻店出售的鷹鶻已被挑選者驚醒,發出了鳴叫。健步如飛的菜農的擔子上閃爍著露珠的晶瑩,閃花了來買新鮮蔬菜市民的眼睛。開門的浴池散發著濃濃的香氣,與不遠處的香藥鋪席上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緩緩飄逸。青衣素裹、白發蒼蒼的婆婆步履從容,笑容可掬,沿街拍打著那高大的朱門,向顯貴之家兜售珍珠。是勞作奔忙的市民,使城市沸騰了!他們,有木匠、銀匠、鐵匠、桶匠、陶匠、畫匠,有箍縛盤甑的、販油的、織草鞋的、造扇的、弄蛇貨藥的、賣香的、磨鏡的、鬻紙的、賣水的、賣蚊藥的、賣粥的、賣魚飯的、鬻香的、販鹽的、制通草花的、賣豬羊血羹的、賣花粉的、賣豆乳的、貨姜的、販鍋餅餌蓼的……千差萬別、填塞街市的眾多的市民,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奔向晨光中的市場。當襆頭鋪擦洗的大字招牌被朝陽鍍亮,當染店又一匹新花布擺上櫃台被朝陽染紅,當拉貨的太平車輪被朝陽飛速地閃耀,當朝陽走入紙坊為金紙銀紙抹上一束光澤,當朝陽開始逡巡在色彩紛呈的果子行,當朝陽照射在尼姑…See More
Mar 13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時序(1 上)

晨景宋城樓上報時之鼓,只不過是一種標示,坊巷市井,直至四鼓後方靜,五鼓又有趁賣早市者,覆起開張。時序,已被商業活動充滿……晨景當晨光還在城市臉龐上閃動,巷陌裏已傳來了鐵牌子的敲打聲了——來自寺院的行者、頭陀,一手執鐵牌子,一手用器具敲打著,沿門高叫著“普度眾生救苦難諸佛菩薩”之類的佛家用語,同時,以他們平日練就的念佛的嗓音,大聲地向坊裏深處報告著現在的時辰……起初,報曉的本意是教人省睡,起來勿失時機念佛。這樣,行者、頭陀們在日間或當月,過節時便可以上門要相應的報償了:施主將齋飯、齋襯錢賜予他們。由於行者、頭陀所具有的喚醒癡迷的本色,加之他們每日恪守時間準確無誤,日子一久,行者、頭陀便成了職業的報曉者了。這種職業的報曉者,甚至還從東京、臨安等中心城市走到村路之上,陸遊詩便是證明:“五更不用元戎報,片鐵錚錚自過門。”所不同的是在大城市中的報曉者,還擔負了向市民報告當天氣象的任務,晴報“天色晴明”,陰則報“天色陰晦”……天氣的預報,表面看去是提醒市民註意冷暖,未雨綢繆,實際是受商品市場利益驅動的一種別致的服務。“燒香點茶,掛畫插花。四般閑事,不宜累家。”臨安的這一俗諺,非常形象地道出了任何輕…See More
Mar 11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陳丹燕·我的旅遊世界:結語

經過二十多年的洲際旅行,那曲曲折折的道路,巡回往覆的旅程,長長短短的獨處,我想自己大約當真愛遠方。小時候,我很喜歡去江邊的錨地和碼頭,我父親帶我去遠洋船上玩的時候,我的心就會像夏天敞開窗子的房間那樣微風蕩漾。我喜歡看到空蕩蕩的碼頭上,孤獨豎立著粗壯的鐵柱,大船靠岸,纜繩會緊緊繞在鐵柱上面。那樣的情形總能在我心裏激起某種孤獨而愉悅的感情,我想那是我能感受到的向往之情。在我的幼年,遠洋船還是蒸汽船,粗壯的煙囪上常常拖著一條濃白色的煙。進港時,大船總是掛滿了各種各樣的旗幟,有些是旗語,有些是國旗。這樣的初級世界地理,就是那些在黃浦江上緩緩航行的大船帶給我的,以及身旁散發著白樹油醒腦氣味的父親的指點。在蒸汽輪的遠洋船上,總能看到各種各樣不同的奇怪文字。船長和他的同事們總穿著講究的白色制服,制服上飾有金色的流蘇,他們身上有種胡桃夾子般的隆重、遙遠而神秘,好像從遠方來的人能得到獎勵。他們會說起大海上的風浪,澳洲海面上飛起的魚,和非洲海岸線上的海盜小船,都是神奇的事。所以,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在那些風塵仆仆的大船上,找到了一個遼闊的世界。這些年來,總有人問我,為什麽要做持續二十年的長途旅行,卻不疲倦。…See More
Mar 10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陳丹燕·我的旅遊世界:湯湯逝水之美

要是沒去舊金山,沒找到蓋瑞大街上的東正教聖母大堂,沒在一個清晨教堂裏見到一頭白發的神父,沒說出“上海”二字,沒被人引到教堂幽黯溫暖的一角去見舊金山與上海的聖約翰,沒看到閃爍燭光下古老的花體字寫出的SHANGHAI,沒聽說用一生時間,只畫兩座教堂聖像的菲爾道特神父,沒去教堂對面的俄羅斯咖啡館吃一塊沾滿糖粉的俄羅斯茶點,沒獨自在畫滿憂傷聖像的教堂裏坐著,沒被教堂裏的老人驚喜地打量著輕呼:“你是亨利路的聖母大堂來的!”沒有這一切,我就不會真正理解上海從前的亨利路,現在的襄陽路上的那座教堂。襄陽路上的那座教堂,是伴隨我長大的世界的一部分,從我見到它的第一眼,它就已經是一片白墻,藍色圓頂上也沒畫金色星星,頂上也沒十字架。從舊金山回上海,我再去看襄陽路上的聖母大堂。從小我就知道藍色的圓頂,比上海最晴朗的夏季的天空還要藍,是舊金山聖母大堂的人告訴我,東正教堂的藍頂,是崇拜聖母的標志。白色的墻壁上空空如也,但我知道從前年輕瘦削的菲爾道特神父,在外墻和內裏畫滿了聖像,和舊金山的一樣,聖母穿著紅袍,耶穌穿著白衣,他們都有微微傾斜的杏核狀的眼睛,那是東正教美麗的神聖面容。教堂裏充滿了聖像,以及幽黯的光線,溫…See More
Mar 8

有格 台's Blog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贏錢賭物的遊戲(1 下)

Posted on April 11, 2017 at 11:53am 0 Comments

如果用骰錢祝之得一個“純成”,便去拐孔氏女,結果他隨手便得了一個“渾純”,但他還不放心,又借骰錢“一祝”,結果又得一個“渾純”。也許這樣的運氣是少見的,鄭覆禮在這天夜裏,便將孔家小姐拐走了。運氣好壞,只有去撲一下便知端詳,何樂而不為?這大概是所有參加關撲的市民的心理吧。這樣的市民不止一個,各式各樣的關撲形式便相應出現。東京有這樣一位撲賣餳的小商販——…

Continue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2 下)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4pm 0 Comments

在達官顯貴的眼裏,妓女纏足,才能愈發體現其瘦、小、尖、彎、香、軟的美來,才能使人春情蕩漾,欲火難忍。纏足之所以始於妓女,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供貴族們更舒服地玩弄。

至於妓女的生存好壞,貴族們是很少關心的。像東京“南曲”的妓女顏令賓,一旦得病,則無人光顧了。她強扶弱體,寫下了“氣余三兩喘,花剩兩三枝。話別一樽酒,相邀無後期”的詩句,讓小童子送給她昔日按諸衙門行牒而奉候的朝士郎君,希望他們能為她的死作哀挽之詞。

“香魂竟難論”,“誰來為鼓盆”,這一哀章道出了許多妓女的真實境遇。這不禁使人想起那些與士子發生真實愛戀的妓女,“人間最苦,最苦是分離。伊愛我,我憐伊”。艨艟巨艦,也載不動這沈甸甸的戀情。…

Continue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2 中)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12:27pm 0 Comments

宋代城市妓女,仿佛比她們所處的那個時代的一般女子更為生動,更賞心悅目,其實,這是一種被精心修飾出來的“人工美”,一顰一笑,一言一動,走坐立睡,喜愛瞋怒,都那麽藝術化,以至可以使人“從頭看到腳,風流往下跑;從腳看到頭,風流往上流”……她們,秀色可餐,媚態如春,不由人不魂銷魄蕩。纖纖的腳,裊裊的腰,能酥軟權傾朝野大員的肌骨;飽滿的乳,含春的面,能化解宦海的險惡,黨爭的酷烈;社稷情,軍馬苦,官場怨,同僚恨,在妓女的溫暖呵護中,統統變作飄渺的雲煙。

妓女,像一乘奇妙的仙槎,將狂放的子弟,輕佻的郎君,落魄的公卿,失意的紳,一一吸束,載駛到愜意的彼岸。這就是為什麽那擁有三宮六院的風流天子徽宗,也要步入這征逐城市妓女的行列的原因。在談到男人與妓女交往的歷史時,不能不首先提到妓…

Continue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別樣風流(2 上)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12:27pm 0 Comments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西湖與女子渾為一體,這一美妙的比喻,是來自蘇東坡的切身體會。已憶不起是蘇東坡第一次還是第二次在杭州時的作為了,反正是蘇東坡以後的杭州太守姚舜明,聽一位曾經侍候過蘇東坡的老娼娓娓道來過——

他一有閑暇,就約許多賓朋遊西湖,次序是:早晨在山水最佳的地方吃飯,吃完飯,讓每位客人乘一只船,選出隊長一人,再各領著幾位妓女,隨便到哪去。吃完中午飯後,再敲鑼集合在一處,登上望湖樓、竹閣等處歡鬧,一直到深夜一二鼓,夜市未散時,他們才拿著燭火回城,引得人們夾道觀看。眾妓女,華服縱馬,踩著月光,異香馥郁,光彩奪人,恍如仙子下界。觀看這支歸還的千騎隊伍,已成為當時杭州的一大勝事。…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