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Lan Fa
  • Female
  • Muar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Gai Lan F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Copil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突然突闕起來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Gai Lan F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Gai Lan Fa's Page

Latest Activity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絲綢之路歷史回眸(下)

“一帶一路”必須考慮國家整體利益 古代沒有什麽國際秩序、國家之間的平等,完全憑實力說話。要保證一條交通路線的暢通,必須由主導作用的方面在軍事上、政治上控制。今天我們要建“一帶一路”,必須考慮它的總體安全,必須考慮我們國家的整體利益,穩定對我們建絲綢之路,建絲路經濟帶,仍然至關重要。 萬隆會議通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中有一項叫互不干涉內政。當時中國提出這個,我認為具有積極意義。因為當時中國的主要威脅是別人要干涉中國的內政。中國當時主要是要消除外界對中國的影響。五十年代我們宣布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客觀上消除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對這麽多華人的顧慮。要麽歸化入籍,要麽保留中國國籍,兩選一,這樣大多數人都選擇了當地國籍。到了今天,如果他國的內部變化是向著不利於我們的方向發展,或者甚至會損害我們利益,我們應該采取什麽態度?是完全不干涉,還是要積極的影響?總而言之,一定要預先考慮,怎麽保障好“一帶一路”的安全。 阿拉伯人對海上絲路的貢獻不能簡單移植西方海洋觀  現在我們習慣於拿西方的海洋觀來看海洋,這是錯誤的。西方歷史學家、哲學家、地理學家都有這樣的觀念——海洋,代表著財富、希望、交流,人類離不開海…See More
Sunday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絲綢之路歷史回眸(上)

——復旦大學葛劍雄教授在上海圖書館的演講絲綢之路的概念 談到“絲綢之路”,我們首先應該了解它的歷史事實,同時需要了解古代產生這麽一條“絲綢之路”的原因,這與當時的歷史條件關系密切。馬克思歷史唯物論有一個基本的概念:任何一種文化、思想,包括宗教、政治、科學活動,它的基礎都是當時人們的吃喝住穿,即物質條件,特別是在人們的生產水平很低、科學技術不發達的情況下,任何活動都受到當時地理環境的嚴重制約。所以,我們必須了解當時的地理環境,不僅是當時的自然地理環境,還要了解當時的人文地理環境。 我們現在講的“絲綢之路”,不是一般的道路,也不是一般的交通線,而是有它特定的概念。提出這個概念的是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他在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到中亞、中國西部一帶進行地理考察,持續3年多時間,考察過程中也參考了中國的歷史記載。回去以後,他在德國出版了他的研究成果中提出,在公元2世紀,存在著一條從洛陽、長安到中亞撒馬爾罕(今為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第二大城市)的商道,這條商道上的主要物流是絲綢,這是一條從中國輸出絲綢到中亞、西亞,最終到達歐洲的道路。因為這條路上主要運送的物流是絲綢,影響最大的也是絲綢,所以他將之命名為…See More
Jun 19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失敗者”也寫史的新時代已來臨(下)

多元寬容的史學精神我們即便從中國古代的歷史書寫中,也還是能看到這樣一種寬容精神的一些特征。不談各種野史筆記,即便是作為傳統正史的二十四史,司馬遷作為勝利者的漢朝的“太史公”,但同時個人又是政治上一個“失敗者”的“刑余之人”,他所寫的《史記》還是非常客觀和公允的,比如他對項羽的“悲劇式英雄”的描寫,對一些劉姓皇帝皇室劣跡的揭露和諷喻,以及在《史記》中所給予的從伯夷叔齊,到孔子、到陳勝吳廣這樣一些政治上並不成功者的較高地位,都可以看到他對許多僅僅從權力的觀點看的“失敗者”所體現的一種同情的理解和大度的精神。這也許和漢代文網不密和他自己的道家思想都有關系,加上他的個人史學才華,遂使《史記》成為中國正史中一部最富有才情和獨創性,同時也最富有兼容並包精神的開山之作。到了二十四史的最後一部《明史》,這是由作為勝利者的清朝官修,集體撰寫,在體例和史料上應當說更為嚴謹,更為考究,但文網也已加密,觀點相當正統,然而,我們還是可以看到某種對失敗的前朝人物的相對客觀公允的敘述和評價。還有一種旁觀者撰寫的歷史。甚至從長遠來說,最好的、最真實的歷史可能還是旁觀者、也是比較客觀者撰寫的歷史。有些大的歷史事件和人物…See More
Jun 14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舌尖上的"一帶一路"

民以食為天。伴隨古代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開通,東西方交往的增加,無論是中國,還是歐洲或亞洲其他國家,人們的生活都切切實實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就在身邊,就在舌尖上。一滋一味總關“情”。今天,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各種特色食材和美食沿著絲路穿梭,豐富著人們的味蕾,增進人們對不同文化的了解和認知。舶來食材成就中國滋味“我來中國半年,從沒有感到飲食上不習慣,巴基斯坦和中國的食物,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像有些菜用咖喱。”北京工商大學的巴基斯坦留學生諾曼指著桌上的中式菜肴說。正是東西方的交融,極大地豐富了人們的餐桌:有了辣椒和胡椒,人們在冬日火鍋里才能備感麻辣鮮香;來個西瓜或者涼拌番茄,人們在夏天才能消暑解渴……“這些在今天看來隨手可得的食材,曾經跨越漫長的陸路和水路來到中國,在隨後的2000多年里,成就了一份濃厚的中國滋味。”家住西安的郭燕指著辣子雞丁里的辣椒告訴記者,“如果沒有這些‘舶來品’,今天我們的生活將變得寡淡乏味。”“胡麻餅樣學京都,面脆油香新出爐。寄與饑饞楊大使,嘗看得似輔興無。”唐代詩人白居易在《寄胡餅與楊萬州》中寫下了這樣的詩句。大宛引進的葡萄,也曾讓詩人王翰吟出“葡萄美酒夜光…See More
Jun 12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失敗者”也寫史的新時代已來臨(上)

我們這里所談的“歷史”自然不是人們實際活動的第一手歷史,而是被書寫成文的第二手歷史。有一句名言“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甚至於“勝利者是不受責備的”。這在以前的時代的確常常如此,但我現在想質疑這句話在今天的有效性,即我們觀察到的社會、觀念的改變,以及書寫、發表、傳播技術的巨變,或已使我們進入了這樣一個新的時代:歷史已不再可能僅僅是按照勝利者的意志和褒貶來書寫,甚至也不會僅僅是由哪怕是比較客觀公允或具有超越精神的勝利者來書寫。這不僅是指勝利者的觀點和態度將有所調整,而是說不僅旁觀者、失敗者也將可以大量地自己書寫自己的歷史。這樣,歷史就將不會是僅僅一部簡單的“成王敗寇史”。 “成王敗寇”與“三不朽”這並不是說,歷史將會是一部評價完全反過來的“敗王成寇史”,或者認為歷史的主流話語將一定會由失敗者來提供,而是說歷史將由此呈現一種多樣性和多面性,而這樣的比較全面的歷史或將更接近於歷史的真實。而我是相信歷史還是有一種基本的真實或真相的,而且同意蘭克所說的歷史寫作者應當努力追求“如實直書”。“歷史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女孩子”這句話常常被誤認為是胡適的原話,但這句話至少表現了一種現代比較流行的、具有相對主…See More
Jun 11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在一個功利滔滔的世界上如何生活得有意義?

彼得·辛格(Peter Singer,1946-)是一個不需要多作介紹的學者,作為一個“動物解放”的首倡者和動物權利運動的積極推動者,他的影響早已超越了學界。其《動物的解放》(Animal Liberation)(1975)一書,被視作是動物權利保護運動的開創性經典。其《實用倫理學》(Practical Ethics)(1979)一書,也常被用作應用倫理學的教材。他在澳洲與美國等地的大學輾轉任教,1999年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生物倫理學的講座教授。《生命,如何作答?--利己年代的倫理》(How are We to live?-Ehics in an Age of…See More
Jun 9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在回憶中生活與創造

20世紀是暴風驟雨的年代。這先是發生在歐洲,第一次世界大戰實際主要是歐洲的戰爭,而法國又首當其沖,每次都要絞殺英、法、德幾十萬年輕人的幾次大戰役都是發生在法國。時局是緊張動蕩的,但也有一個法國人似乎與之完全無關,他因為嚴重的哮喘只能生活在自家的密室里。他的生活習慣和一般人也是顛倒的。他每天晚上開始寫作,每天清晨來臨的時候開始入眠,並總擔心在下一個晚上到來之前自己就可能死去,但他還是寫完了,前後費時十多年,最終完成了一部多卷本的、總共近三百萬字的巨著。這個人就是普魯斯特,他生於普法戰爭結束後巴黎公社浴血的那一年(1871),在經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死去(1922)。但是,在他的這部主要作品中,你似乎看不到多少風雲際會的“時代”,當然,里面還是有星星點點的“時光”,甚至他的書名就是用《追憶逝水年華》(直譯是“尋求失去的時間”)。那是他個人的年華,是他自己的時光。這“時光”對他來說,並不比“時代”對他次要。就像卡夫卡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當天,日記里只是寫了寥寥的幾個字:“德國對俄國宣戰。下午遊泳。”前者是時代的重大事件,後者只是他自己的事情。卡夫卡也是保持著自己的生活節律。而奧登卻說卡夫…See More
Jun 8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王三義:文化交流中的“理解”問題

不同文化的跨界交流,“互通有無”並不難,難的是對外來文化的“理解”。 若不從“價值”、“意義”著眼,而從具體細節著眼,明清時期的中西文化交流,能引起人興趣的地方太多。比如,利瑪竇在廣東學的漢語,到北京後是如何交流的?傳教士介紹中國,為何急於“全景展示”,名為《中華帝國志》、《中華帝國史》《中華帝國縱覽》、《中華帝國全志》的書就有那麽多?明朝或清朝的同一個事件,在傳教士筆下竟有五花八門的解釋。當中國人得知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經濟學家魁奈、德國科學家萊布尼茨推崇中國文化時,一定會感到驚喜。可是,把那些贊美之詞放在一起,就會吃驚地發現:他們不僅說過頭了,而且,他們理解的中國與真實的中國差距不小。再讀徐光啟和李之藻的書,原來他們對西方的認識和理解,也與實際有很大出入。…See More
Jun 7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尹力·"一帶一路"將為電影合拍創造機遇

4月16日,第七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開幕紅毯及開幕式在北京懷柔區國家中影數字制作基地舉行。圖為第七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評委會成員集體亮相紅毯。中新社記者崔楠…See More
Jun 6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一帶一路”不是鄭和下西洋對外撒錢,關鍵在互利共贏(下)

(四)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做過主動向外傳播文化的事主持人:很多人認為,絲綢之路是中國以前用來拓展對外貿易的一條路,但您說過,實際並非如此。這讓人好奇,既然有這麽好的交通條件和經驗,我們當年為什麽不趁勢而上?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態?葛劍雄:我們從小的教科書,就專門強調中國地大物博,什麽都有。用以前的話說,就是天朝無所不有,無須仰賴外人。一方面,在傳統農業社會,中國這片土地的確足夠生產滿足自己人口需要的糧食和基本的物資。另一方面,儒家的觀念裏,長期堅持以農為本,連手工業都是末業,商業更是賤業。所以歷史上,中國商人的地位是比較低的。中國這樣,外國也是如此。往往一些地大物博的國家,缺少對外開拓發展的動力。相反,國小民窮或者島國,因為資源市場有限,就必須往外去發展。比如說,阿拉伯人以經商聞名,因為阿拉伯本地資源很有限,但它處在東西方交通的節點上,處在海路交通的節點上。要致富,就需要走長途經商。我們以前有個誤解——中國文化對世界影響很大。但實際上,影響並不大。原因何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主動向外傳播中國文化。所以,絲綢之路主要是單向傳播,它將外界的物質與精神文化傳播到中國來,比如佛教。歷史上,中國從…See More
Jun 4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一帶一路”不是鄭和下西洋對外撒錢,關鍵在互利共贏(上)

【導讀】“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召開之際,中國日報網、騰訊網聯合推出系列高端訪談《一帶一路,大家三講》,邀請歷史地理學家葛劍雄、作家余秋雨、經濟學家陳鳳英,從歷史、文化、經濟三個維度全面解讀。本期對話中,葛劍雄教授圍繞普通民眾對歷史上“絲綢之路”的認識誤區逐條解析。 (一)絲綢之路的概念,是德國人和日本人提出來的  主持人:2013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的發展構想,但實際上很多人對相關的歷史背景並不很了解。我們首先來談一下陸上絲綢之路,這條路當年是怎麽出現的? 葛劍雄:這條路其實早就有了,我們的證據有很多。 比如在河南安陽,商朝一位名叫婦好的王後的墓裏,發現了一批玉器。這批玉器被鑒定為和田青玉。這說明,在3200年前已經有了道路,並且有人沿著這條道路把新疆和田的玉運到了今天的河南。 又比如新疆的阿斯塔那古墓,墓群裏有很多歐洲白種人的遺骨。這就證明,2000多年前,歐洲人也到過這裏。有很多例子可以證明這條路的存在。 但是為什麽把它叫絲綢之路呢?這要從當年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說起,他在命名這條路時找到了依據:公元前2世紀,張騫通西域,開辟了貿易的道路。張騫通西域是一種經濟政治活動,在…See More
Jun 3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賈康:供給側改革與“一帶一路”內在契合

著名經濟學家、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科所原所長賈康在鳳凰“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發言。 以下為賈康發言精編: 中央當前在實施“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中表述了一個戰略方針,即推進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戰略方針就不同於一般方針,事關全局。供給側的結構,如果落到“改革”這個關鍵詞來說,首先是制度結構問題,是制度供給的有效性問題,但是又會帶出整個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益的提高,這樣我們追求的就是這個層面全球范圍內的效果。 去年杭州G20峰會上共同宣言提出的主題就是“結構性改革”,這和我國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指的是同一個概念。因此,在全球范圍內,我們的戰略方針就是要優化結構。“一帶一路”上的很多經濟體的共同特征,是發展中經濟體和新興市場經濟體。基於這方的共性,特別值得我們共同探討如何以增加有效制度供給為龍頭,完成轉軌和推進現代化。推進結構性改革提高了整個供給體系質量與效率,又是和“一帶一路”的多贏性質內在契合的。 如今,“一帶一路”的影響不止於中國,更是連接整個“人類命運共同體”。因此,“一帶一路”的倡議和規劃,要按照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哲理來指導,要對應結構性改革對應的多贏。在這個推進過程中,我們作為研…See More
Jun 2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文燕·民間外交新抓手民企助力“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是中國為更深度地參與世界經濟格局變動、贏得發展戰略機遇而做出的重要決策,為企業“走出去”和“引進來”、實現資源要素的全球配置,提供更多的機會。在此過程中,一些具備國際視野的優秀民營企業脫穎而出。這其中,有實際參與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建設中去的,也有致力於為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發展提供各種服務的。記者本次采訪到的北京齊化天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就屬於後者。國家部委里走出的民營企業一家民營企業,如何為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服務?又為什麽會想到為其服務?記者了解到,不同於一般的民營企業,齊化天下的高管團隊均有過國家部委工作經歷,有的來自發改委,有的來自商務部和外交部。團隊成員獨特的大平臺背景,帶給齊化天下很多優勢,如:政治敏感性高,能夠緊跟國家政策整體發展思路;紅線意識強,熟悉政府工作流程,外交部、新華社等單位都願與之合作;具有國際化視野,既了解外部世界,也懂中國國情,能夠在具體操作中,對政府和企業針對性地給出解決方案。這些優勢被齊化天下轉化歸納為“互聯網+外交+服務”的工作思路,即以微信公眾號峰嶺及頭條號、企鵝號等新媒體平臺為載體,通過咨詢、公關、人才、外宣等服…See More
May 31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翟子昊:圖解"一帶一路"上的文化交流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逐步推進,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建設的關注和參與不斷加深。在“一帶一路”倡議帶來一系列成就的同時,中國與各國人民之間的友誼也得到了廣泛提升。(詳見:2017-05-11 | 來源: 中國網) See More
May 29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姚景源:經濟換擋,企業家最應該把握哪些重點?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審計署辦公廳和審計署財政審計司聯合主辦的“穩增長政策跟蹤審計專家論壇”舉行,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國家統計局原總經濟師兼新聞發言人姚景源參加論壇並進行發言。以下為發言整理: 現在中國經濟確實進入了一個十分復雜的局面,我們應該怎樣從根本上去把握它呢?我認為,還是得回到黨中央、國務院的基本判斷。黨中央、國務院明確告訴我們,中國經濟現在進入新常態,我們的任務是適應新常態,進而引領新常態。 什麽是新常態?要從三個層面去把握。 經濟換擋,企業家最應該把握的重點是什麽? 第一個層面就是經濟增長的速度層面。中國經濟現在到了一個增長速度換擋期,由過去的高速增長轉到中高速增長,去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從“投資的邊際效益在遞減”、“排浪式消費銳減”等九個方面做了論述。 首先,中國經濟在30多年的發展過程中,主要矛盾發生了變化,過去的主要矛盾是經濟增長的速度問題,但是現在已經變成了質量和效益問題。比如,30多年前我們吃飯的主要矛盾是吃飽,是數量問題,但今天,中國人吃飯的主要矛盾不是吃飽,而是吃好、吃健康。經濟增長速度換擋是一個客觀現實,同時,這也是為改革創造良好的環…See More
May 28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儲昭根:“一帶一路”倡議遠憂與近慮

“一帶一路”在中國從規劃研究到行動已是熱火朝天。“一帶一路”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它是中國新世紀以來第一個系統宏觀、區域合作、經濟整合及產業升級的全球大戰略。同時它也是基於中國發展經驗,建立在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基礎之上的國家級頂層戰略。 從積極方面看,“一帶一路”在推進亞歐非大陸及附近海洋的互聯互通,構建全方位、多層次、復合型的互聯互通網絡及沿線國夥伴關系的同時,促進經濟要素有序自由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和市場深度融合,推動沿線各國實現經濟政策協調,開展更大范圍、更高水平、更深層次的區域合作與經濟整合,共同打造開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區域經濟合作架構,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 從中國國內看,對解決國內的資產和產能過剩,實現經濟的轉型升級,保障中國能源、資源通道有特別的意義。不過,隨著中國在阿富汗最大投資項目——艾娜克(aynak)銅礦項目,因安全問題、文物搬遷及政府官員調整等因素已是無利可圖,幾近停止。斯里蘭卡科倫坡港口城項目、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口項目、中泰“高鐵換大米”計劃的一波三折,以及中緬密松大壩工程、…See More
May 26

Gai Lan Fa's Blog

何懷宏:“失敗者”也寫史的新時代已來臨(下)

Posted on June 12, 2017 at 10:02pm 0 Comments

多元寬容的史學精神

我們即便從中國古代的歷史書寫中,也還是能看到這樣一種寬容精神的一些特征。不談各種野史筆記,即便是作為傳統正史的二十四史,司馬遷作為勝利者的漢朝的“太史公”,但同時個人又是政治上一個“失敗者”的“刑余之人”,他所寫的《史記》還是非常客觀和公允的,比如他對項羽的“悲劇式英雄”的描寫,對一些劉姓皇帝皇室劣跡的揭露和諷喻,以及在《史記》中所給予的從伯夷叔齊,到孔子、到陳勝吳廣這樣一些政治上並不成功者的較高地位,都可以看到他對許多僅僅從權力的觀點看的“失敗者”所體現的一種同情的理解和大度的精神。

這也許和漢代文網不密和他自己的道家思想都有關系,加上他的個人史學才華,遂使《史記》成為中國正史中一部最富有才情和獨創性,同時也最富有兼容並包精神的開山之作。…

Continue

葛劍雄:“一帶一路”不是鄭和下西洋對外撒錢,關鍵在互利共贏(下)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9:04pm 0 Comments

(四)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做過主動向外傳播文化的事

主持人:很多人認為,絲綢之路是中國以前用來拓展對外貿易的一條路,但您說過,實際並非如此。這讓人好奇,既然有這麽好的交通條件和經驗,我們當年為什麽不趁勢而上?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態?

葛劍雄:我們從小的教科書,就專門強調中國地大物博,什麽都有。

用以前的話說,就是天朝無所不有,無須仰賴外人。一方面,在傳統農業社會,中國這片土地的確足夠生產滿足自己人口需要的糧食和基本的物資。另一方面,儒家的觀念裏,長期堅持以農為本,連手工業都是末業,商業更是賤業。所以歷史上,中國商人的地位是比較低的。…

Continue

王三義:文化交流中的“理解”問題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8:55pm 0 Comments

不同文化的跨界交流,“互通有無”並不難,難的是對外來文化的“理解”。



若不從“價值”、“意義”著眼,而從具體細節著眼,明清時期的中西文化交流,能引起人興趣的地方太多。比如,利瑪竇在廣東學的漢語,到北京後是如何交流的?傳教士介紹中國,為何急於“全景展示”,名為《中華帝國志》、《中華帝國史》《中華帝國縱覽》、《中華帝國全志》的書就有那麽多?明朝或清朝的同一個事件,在傳教士筆下竟有五花八門的解釋。當中國人得知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經濟學家魁奈、德國科學家萊布尼茨推崇中國文化時,一定會感到驚喜。可是,把那些贊美之詞放在一起,就會吃驚地發現:他們不僅說過頭了,而且,他們理解的中國與真實的中國差距不小。再讀徐光啟和李之藻的書,原來他們對西方的認識和理解,也與實際有很大出入。…



Continue

何懷宏:“失敗者”也寫史的新時代已來臨(上)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8:17pm 0 Comments

我們這里所談的“歷史”自然不是人們實際活動的第一手歷史,而是被書寫成文的第二手歷史。

有一句名言“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甚至於“勝利者是不受責備的”。這在以前的時代的確常常如此,但我現在想質疑這句話在今天的有效性,即我們觀察到的社會、觀念的改變,以及書寫、發表、傳播技術的巨變,或已使我們進入了這樣一個新的時代:歷史已不再可能僅僅是按照勝利者的意志和褒貶來書寫,甚至也不會僅僅是由哪怕是比較客觀公允或具有超越精神的勝利者來書寫。

這不僅是指勝利者的觀點和態度將有所調整,而是說不僅旁觀者、失敗者也將可以大量地自己書寫自己的歷史。這樣,歷史就將不會是僅僅一部簡單的“成王敗寇史”。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