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Lan Fa
  • Female
  • Muar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Gai Lan F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Copil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突然突闕起來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Gifts Received

Gift

Gai Lan F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Gai Lan Fa's Page

Latest Activity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5)

吉姆想找的地方在距家開車的合理範圍內,價格在她賣出房子後也可以承受。他希望那個社區能夠提供“持續的護理”(continuum of care)——很像菲利克斯和貝拉入住的果園灣,有獨立生活區,在某一天她需要時,有能夠提供全天候護理的區域。他參觀了好幾處地方——有近有遠,有營利性的也有非營利性的。愛麗絲最終選擇了朗沃德老年公寓(Longwood…See More
May 10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4)

衰老是一系列的喪失當菲利克斯來到這個十字路口的時候,該穿上矯形鞋的不是他,而是貝拉。我看著她的困難一年一年不斷加重,而菲利克斯直到90多歲都極其健康,讓人驚奇。他在身體方面沒有出現過大危機。他堅持每周的鍛煉計劃,繼續給一些學員講授老年病學,並在果園灣健康委員會任職。但是貝拉卻日益衰弱,她徹底喪失了視力,聽力更差了,記憶力也明顯受損。一起吃晚飯的時候,我們幾次提醒她我坐在她對面。她和菲利克斯感受到了喪失的悲苦,但是也為他們仍然所擁有的一切感到喜悅。雖然她可能記不住我或其他她不太熟悉的人,但是她喜歡有人做伴,喜歡跟人交談,並積極尋找這樣的機會。而且,她和菲利克斯之間還有他們私密的、幾十年從來沒有停止過的對話。他從照顧她之中找到了極大的目標感,而她,同樣地,從為他而存在中感受到極大的意義。彼此的實際存在給他們以慰藉。他為她穿衣服,協助她吃飯。散步的時候,他們手牽著手。菲利克斯說,那是他們最珍惜的時刻。他感覺他們比過去70多年共同生活的任何時候都更加相知相愛。然而,某一天發生的一件事揭示了他們的生活已經變得多麽脆弱。感冒導致貝拉的耳朵積液,接著,耳鼓膜破裂致使她完全失聰。這下他們之間的聯系中斷…See More
May 8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3)

菜上桌的時候,菲利克斯按時鐘指針的位置,指點貝拉在盤子的哪個位置找到哪種菜。他把叉子遞到她手上,然後自己開始吃飯。兩個人都強調細嚼慢咽。她先開始吃起來,吃了一點西式蛋餅。她的眼睛突然濕潤了,咳嗽起來。菲利克斯把水杯遞到她嘴邊。她喝了一口水,努力把蛋餅吞下去。“年齡大了,脊柱前凸使得頭朝前傾,”他告訴我,“所以你直視前方的時候,別人以為你在望天花板。仰望的時候吞咽,偶爾會噎著,這個問題在老年人中很常見。你聽。”的確,每分鐘都能聽見餐廳里有人被食物噎著。菲利克斯轉過頭對貝拉說:“你吃飯的時候得低著頭,寶貝兒。”吃了幾口以後,他自己也噎著了,是三文魚惹的禍。他不停咳嗽,把臉都咳紅了,最後終於把那塊魚咳了出來。一分鐘以後他才緩過氣來。他說:“沒有聽從我自己的建議。”無疑,菲利克斯·西爾弗斯通一直在與年齡所導致的衰弱鬥爭。曾經,人們能夠活到87歲就很了不起了。而他了不起的地方在於他所保持的對生活的掌控能力。在他開始當老年病醫生的時候,幾乎無法想象一個有著他那樣的病史的87歲老人能夠獨立生活、照顧失能的妻子,並繼續做研究。這部分歸功於他的運氣。例如,他的記憶力沒有嚴重退化。但是,他也把自己的老年生…See More
May 6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2)

 “我妻子和我稍微討論了一下要不要叫救護車,最後決定叫。”菲利克斯到了醫院,醫生對他實施電擊,恢復了心臟的搏動。他患的是室性心動過速,醫生給他的胸部植入了一臺自動除顫儀。幾周後,他就康復了,醫生放他出院,準許他全面恢復工作。那次發作以後,他又經歷了疝氣修補、膽囊手術、關節炎治療,不過,這些病只是讓他不再狂熱地彈鋼琴;他那衰老的脊柱發生了壓縮性骨折,使他的身高從1.73米減少了足足8厘米; 他的聽力也下降了。但是,他仍然繼續行醫。“我改用電聽診器,”他說,“它們很討人厭,但是很好用。”到了82歲時,他不得不退休了。問題不在於他的健康,而是由於他妻子貝拉的健康。他們已經結婚60多年了。菲利克斯和貝拉是在布魯克林的國王縣中心醫院相識的,當時他在醫院做實習醫生,她是營養師。他們在平林區(Flatbush)養育了兩個兒子。孩子們離家以後,貝拉考取了教師資格證, 教…See More
May 5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1)

警察到的時候,那些人已經走了。有個警察記下了愛麗絲的口述,承諾做進一步的調查。她還是不願意把事情告訴家人,但是她知道這是件麻煩事,過了一陣子,終於還是告訴了我的嶽父吉姆。吉姆同報警的鄰居進行了交談,他們表示為她擔心,獨自生活對她似乎已不再安全。想想這次事件,還有車沖進灌木叢的事。而且他們也注意到,像把垃圾放到路邊這樣平常的瑣事對她都已經是很大的困難。警察逮到了騙子,以涉嫌盜竊為由拘捕了他們。最終,他們被判有罪入獄。這本來應該令愛麗絲感到滿意,但是,她倒真心希望忘記這件事。整個過程使得事件被反復提起,提醒人們她的脆弱。騙子被抓獲之後,吉姆很快提出陪愛麗絲一起去看看養老院。他說,只是看看養老院是什麽樣子。但是他倆心里都明白事態發展的方向。承認“年紀大了”才能活得自然衰老是我們的宿命,死亡總有一天會降臨。但是在我們體內的最後一個備用系統失靈之前,醫學護理可以決定這條道路是猛然下降,還是舒展平緩地下降,使我們可以更長久地保持至關重要的生活能力。我們醫學領域中的技術專家大多不考慮這個問題。我們擅長處理特定的、個別的問題:直腸癌、高血壓、膝關節炎。交給我們一種病,我們能夠采取一些措施。但是,給我們…See More
May 2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0)

布魯道讓她坐上檢查臺。她努力爬上去,踏上臺階的時候,差點兒摔倒,醫生扶住了她的手臂。他量了她的血壓,血壓正常。他檢查她的眼睛和耳朵,讓她張開嘴。他麻利地用聽診器聽她的心臟和肺。只是在檢查她雙手的時候,他放慢了動作——她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的。他問:“誰給你剪的指甲?”嘉福里爾斯回答說:“我自己。”我努力思考她這次來訪能有什麽收獲。以她的年齡而言,她的情況很不錯,但是又面對從不斷惡化的關節炎到小便失禁到可能是直腸癌轉移的各種病症。我覺得,在45分鐘的看病過程中,布魯道需要作出判斷,在眾多困擾中把注意力集中到對生命具有最大潛在威脅的問題(可能的癌細胞轉移),或者是最煩擾她的問題(背部疼痛)上。但這顯然不是他的想法。他幾乎問都沒問及這兩個問題。相反,他花了大量時間檢查她的腳。他要求她脫下鞋和襪子,她問道:“真有這個必要嗎?”“是的。”他說。她離開後,他告訴我:“必須總是查一下腳的情況。”他說曾有一位打著蝴蝶領結的老先生來看病,看上去衣冠楚楚,直到他的腳暴露了問題:由於他無法彎腰夠到腳,他的腳已經幾個月沒洗過了,這代表著疏忽和真正的危險。嘉福里爾斯沒法兒脫鞋,從旁看著她努力了一會兒以後,布魯道…See More
Apr 30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9)

連醫生都避之不及的老年病這不是一個誘人的前景。人們自然而然地喜歡避開衰老的話題。有十多本講衰老的暢銷書,可是,它們的題目都是什麽《明年更年輕》(Younger Next Year)、《年齡的源泉》(The Fountain of Age)、《永遠年輕》(Ageless),或者我最喜歡的書名——《性感歲月》(The Sexy…See More
Apr 28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8)

這一切都是正常現象。過程可以延緩(通過調整飲食和運動等方法),但是,無法終止——功能性肺活量會降低,腸道運行速度會減緩,腺體會慢慢停止發揮作用,連腦也會萎縮。30歲的時候,腦是一個1…See More
Apr 21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7)

這些年來,隨著醫學技術水平的不斷提高,推上滑雪口的時間隨之推遲。衛生環境和其他公共衛生措施極大地降低了傳染病的死亡風險(尤其是兒童時期的死亡風險),臨床醫學的進步則極大地減少了分娩和外傷的死亡率。20世紀中期,工業化國家只有4%的人在30歲之前去世。此後的幾十年間,醫學科學降低了威脅成年人生命的心臟病、呼吸系統疾病、中風及其他各種疾病的致死率。當然,最終,我們都會死於某一種疾病。但是,即便到了那個時候,醫學也有辦法推遲許多疾病的致命時刻。例如,無法治愈的癌症在確診以後,患者還能存活很長一段時間。通過治療,他們的症狀得到控制,他們得以恢復正常生活,不覺得自己是病人。但是,盡管速度緩慢,癌細胞還是會繼續推進,就像攻克了周圍防禦網的夜間巡邏隊。最後,它會讓人清楚地意識到它的存在,會出現在肺部、腦部,甚至脊椎——約瑟夫·拉扎羅夫的情況就是如此。此後,身體衰弱的速度通常相對較快。雖然死亡發生的時間推遲了,但是,軌跡不變。僅僅幾個月或者幾個星期,身體就垮掉了。這就是為什麽病症已經存在了多年而死亡卻仍然讓人感到吃驚的原因。看起來筆直、穩固的道路仍然可能消失,患者開始急速掉下山谷。然而,很多慢性病(如…See More
Apr 20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6)

有趣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老年人似乎並不特別為孩子的離開而難過。歷史學家發現,在工業化時代,老年人大多沒有經濟上的困難,他們並不為獨自生活而難過。相反,隨著經濟的發展,財產權模式也發生了改變。子女離家去外地找尋機會,那些長壽的父母發現他們可以賣掉土地而無須把土地傳給孩子。工資上漲和退休金制度使得越來越多的老人得以積攢存款和財富,…See More
Apr 18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

我祖父差不多110歲才過世。他從公共汽車上摔下來,傷到了頭部。當時, 他要去附近鎮上的法院辦事——這事本身就夠瘋狂的,但是,對他很重要。 在他下車的時候,公共汽車啟動了,雖然有家人陪伴,他還是摔倒了,很可能是形成了硬腦膜下血腫——顱內出血。我叔叔把他接回家,幾天以後他就去世了。他得以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一直到死,家人都陪在他身邊。 活得久了,問題來了 縱觀人類歷史,大多數時期,那些能夠活到老年的極少數人,經歷和斯塔拉姆·葛文德大體相似。在幾代人構成的體系里(通常是三代同堂),老年人得享充分的照顧。即便在核心家庭取代大家庭(在北歐,這種情況幾百年前就已經發生了)後,家人也不會丟下老年人獨自對付老齡疾病。一到成家立業的年齡,孩子們一般就會離開父母。但是,如果父母活到很老,通常會有一個孩子(往往是最小的女兒)留下。這就是19世紀中期馬薩諸塞州阿默斯特的詩人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See More
Apr 14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

在一次去西雅圖出差的途中,里奇突發心臟病。他原本有心絞痛的病史,胸痛偶爾發作時,他會服用硝酸甘油片應急,但這一次沒有奏效——1965年的時候,醫生們沒多少絕招對付心臟病。在愛麗絲趕到醫院之前里奇就死了,只有60歲。當時愛麗絲56歲。憑著陸軍工程兵團的退休金,愛麗絲能夠保住她在阿靈頓的房子。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已經一個人在格林城堡街的那所房子里生活了20年。我的嶽父母吉姆和娜恩就住在附近,但是,愛麗絲完全獨立生活。她自己修剪草坪,還會修理水管。她和她的朋友波莉一起上健身房。她喜歡縫紉和針織,…See More
Apr 10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3)

其實,患者死亡並不代表醫生的失敗。死亡是極正常不過的現象。死亡可能是我們的敵人,但是,死亡也符合事物的自然規律。在抽象的意義上,我知道這些真理,但是,我缺乏具體的認知——它們不僅對於每個人是真理,而且,對於我面前的這個人,這個由我負責治療的人,也是真理。我的同行舍溫·努蘭(Sherwin Nuland)大夫在他的著作《死亡的臉》(How We…See More
Apr 7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2)

 “別放棄我,”他說,“只要我還有任何機會,你們一定要讓我嘗試。”他簽完字後,我出了病房。他兒子跟出來,把我拉到一邊對我說,他的母親死在監護室里,死的時候全身插滿了管子,戴著呼吸機。當時,他父親曾經說過,他絕不想這樣的情形發生在他的身上。但是,時至今日,他卻堅決要求采取“一切措施”。可見一個理智的人在死亡降臨的時候還是無法舍棄求生的欲望。那時,我覺得拉扎羅夫的選擇很糟糕,現在的我仍然這麽認為。他的選擇之所以糟糕,不是因為手術有那麽多風險,而是因為,手術根本不可能給予他真正想要的東西:排便節制能力、體力,以及過去的生活方式。他冒著經受漫長而可怕的死亡的風險(這正是他最後的結局),追求的不過是一種幻想。從技術的角度講,他的手術很成功。經過八個半小時的努力,手術團隊切除了侵蝕他脊椎的腫塊,用丙烯酸黏合劑重建了椎體。手術解除了脊椎的壓力,但是他一直沒能從手術中恢復過來。他住在監護室,並發了呼吸衰竭、系統性感染,臥床不動又導致了血栓,然後,又因治療血栓的血液稀釋劑而引起了內出血。病情每天都在惡化,最後終於不得不承認他在向死亡的深淵墜落。第十四天,他的兒子告訴醫療組,我們應該停止“治療”…See More
Mar 27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

《最好的告別》關於衰老與死亡,你必須知道的常識在醫學院讀書期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不包括死亡。第一個學期,我得到一具皮革似的干屍用於解剖,但那僅僅是了解人體解剖學的一個途徑而已。對於衰老、衰弱和瀕死,我仍舊一無所知,教科書也幾乎只字不提。這個過程如何演變、人們如何體驗生命的終點、對周圍人有什麽影響——這些問題好像都無關宏旨。在我們看來,教授們一門心思地教導我們如何挽救生命,以為那才是醫學教育的目的,眷顧垂死的生命完全是一個“界外球”。記得我們只有一次討論到死亡。當時,我們用了一個小時討論托爾斯泰的中篇小說《伊萬·伊里奇之死》。那是在每周一次的醫患關系論壇上——學校希望借此把我們培養成更全面、更人道的醫生。有幾個星期,我們演練身體檢查時的禮儀;另外幾個星期,我們了解社會經濟和人種對健康的影響。有一個下午,我們思考的內容是,當伊萬·伊里奇因某種無名的無法醫治的疾病病倒、情況持續惡化時,他所遭受的痛苦。故事的主人公叫伊萬·伊里奇,45歲,是聖彼得堡中級地方法院的法官,他的生活重心圍繞著有關社會地位的各類小事情。有一天,他從樓梯上掉下來,摔傷了一側的身體。治療了一段時間後,疼痛不僅沒有漸漸…See More
Mar 19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序(下)

在醫生隊伍里,常常會有一些問題醫生需要矯正,問題是醫療過失並不集中在個別醫生頭上,如何區分壞醫生的惡意傷害與好醫生的概率差錯?美國的問題醫生各種各樣:酗酒、吸毒、好色(性騷擾或性侵)、責任感喪失、毫無同情心、貪婪。在《醫生的修煉》一書中提到了一位叫哈里森的問題醫生,詳細分析了他的心靈墮落史。當然,問題醫生會面對同行的責難,但是,最終的拯救行動必須靠專業的矯治中心。不然,讓問題醫生泛濫才想到行業自救似乎就太晚了。在《醫生的精進》一書中也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如“洗手這回事”“醫療中的性騷擾”(並非只是問題醫生騷擾病人,也有問題病人騷擾醫生)“薪酬的奧秘”“死刑室里的醫生”“一個都不要放棄”“產房里的故事”“印度之行”,細細品味,韻味無窮。很顯然,即使是醫神,也不能宣稱自己全知全能。一次,朋友問了葛文德一個醫學問題:“腹腔神經叢到底在哪兒?”他被問住了。朋友譏諷他:“你這醫生到底干什麽吃的,這都不懂?!”生活中,“燈下黑”的境遇比比皆是:他的妻子曾遭遇兩次流產,第一個孩子出生時主動脈缺失;女兒曾因為跌倒弄到肘部脫臼,而他卻沒有意識到;妻子也曾在某個從未聽說過的手腕部位韌帶撕裂過。每每遭遇這類事…See More
Mar 13

Gai Lan Fa's Blog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5)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8:08pm 0 Comments

吉姆想找的地方在距家開車的合理範圍內,價格在她賣出房子後也可以承受。他希望那個社區能夠提供“持續的護理”(continuum of care)——很像菲利克斯和貝拉入住的果園灣,有獨立生活區,在某一天她需要時,有能夠提供全天候護理的區域。他參觀了好幾處地方——有近有遠,有營利性的也有非營利性的。

愛麗絲最終選擇了朗沃德老年公寓(Longwood House)。這是一處供老年人居住的高層建築群,附屬於聖公會教堂的非營利養老機構,她有一些教會的朋友住在那里,並且從吉姆家開車往返那兒只需10分鐘。這個社區很活躍、欣欣向榮,愛麗絲和家人覺得這家機構最吸引他們。

吉姆說:“其他大多數機構都太商業化了。”…

Continue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4)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8:07pm 0 Comments

  • 衰老是一系列的喪失

當菲利克斯來到這個十字路口的時候,該穿上矯形鞋的不是他,而是貝拉。我看著她的困難一年一年不斷加重,而菲利克斯直到90多歲都極其健康,讓人驚奇。他在身體方面沒有出現過大危機。他堅持每周的鍛煉計劃,繼續給一些學員講授老年病學,並在果園灣健康委員會任職。但是貝拉卻日益衰弱,她徹底喪失了視力,聽力更差了,記憶力也明顯受損。一起吃晚飯的時候,我們幾次提醒她我坐在她對面。…

Continue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3)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8:06pm 0 Comments

菜上桌的時候,菲利克斯按時鐘指針的位置,指點貝拉在盤子的哪個位置找到哪種菜。他把叉子遞到她手上,然後自己開始吃飯。

兩個人都強調細嚼慢咽。她先開始吃起來,吃了一點西式蛋餅。她的眼睛突然濕潤了,咳嗽起來。菲利克斯把水杯遞到她嘴邊。她喝了一口水,努力把蛋餅吞下去。

“年齡大了,脊柱前凸使得頭朝前傾,”他告訴我,“所以你直視前方的時候,別人以為你在望天花板。仰望的時候吞咽,偶爾會噎著,這個問題在老年人中很常見。你聽。”的確,每分鐘都能聽見餐廳里有人被食物噎著。菲利克斯轉過頭對貝拉說:“你吃飯的時候得低著頭,寶貝兒。”…

Continue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12)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8:06pm 0 Comments

 “我妻子和我稍微討論了一下要不要叫救護車,最後決定叫。”

菲利克斯到了醫院,醫生對他實施電擊,恢復了心臟的搏動。他患的是室性心動過速,醫生給他的胸部植入了一臺自動除顫儀。幾周後,他就康復了,醫生放他出院,準許他全面恢復工作。那次發作以後,他又經歷了疝氣修補、膽囊手術、關節炎治療,不過,這些病只是讓他不再狂熱地彈鋼琴;他那衰老的脊柱發生了壓縮性骨折,使他的身高從1.73米減少了足足8厘米; 他的聽力也下降了。但是,他仍然繼續行醫。

“我改用電聽診器,”他說,“它們很討人厭,但是很好用。”…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