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 sind ein volk
  • Male
  • Kemam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Wir sind ein volk'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比雷艾弗斯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moooi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Wir sind ein vol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Wir sind ein volk's Page

Latest Activity

曲俊樵 commented on Wir sind ein volk's blog post 王家宏·拐磨花
"偶然在書中讀到拐磨花因而搜尋到這裡。十分好奇這個拐磨花是長什麼樣子,是圖片裡的這副模樣嗎?"
Mar 3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自豪與自幸——我的國文啟蒙(下)

後來父親又找來《古文筆法百篇》和《幼學瓊林》、《東萊博議》之類,抽教了一些。長夏的午後,吃罷綠豆湯,父親便躺在竹睡椅上,一卷接一卷地細覽他的《綱鑒易知錄》,一面嘆息盛衰之理,我則暢讀舊小說,尤其耽看《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甚至《封神榜》、《東周列國誌》、《七俠五義》、《包公案》、《平山冷燕》等等也在閑觀之列,但看得最入神也最仔細的,是《三國演義》,連草船借箭那一段的《大霧迷江賦》也讀了好幾遍。至於《儒林外史》和《紅樓夢》,則要到進了大學才認真閱讀。當時初看《紅樓夢》,只覺其婆婆媽媽,很不耐煩,竟半途而廢。早在高中時代,我的英文已經頗有進境,可以自修《莎氏樂府本事》(Tales from Shakespeare:by Charles Lamb),甚至試譯拜倫《海羅德公子遊記》(Childe Harold's…See More
Mar 23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自豪與自幸——我的國文啟蒙(上)

每個人的童年未必都像童話,但是至少該像童年。若是在都市的紅塵裏長大,不得親近草木蟲魚,且又飽受考試的威脅,就不得縱情於雜學閑書,更不得看雲、聽雨,發一整個下午的呆。我的中學時代在四川的鄉下度過,正是抗戰,盡管貧於物質,卻富於自然,裕於時光,稚小的我乃得以親近山水,且涵泳中國的文學。所以每次憶起童年,我都心存感慰。我相信一個人的中文根抵,必須深固於中學時代。若是等到大學才來補救,就太晚了,所以大一國文之類的課程不過虛設。我的幸運在於中學時代是在純樸的鄉間度過,而家庭背景和學校教育也宜於學習中文。一九四○年秋天,我進入南京青年會中學,成為初一的學生。那家中學在四川江北縣悅來場,靠近嘉陵江邊,因為抗戰,才從南京遷去了當時所謂的“大後方”。不能算是甚麽名校,但是教學認真。我的中文跟英文底子,都是在那幾年打結實的。尤其是英文老師孫良驥先生,嚴謹而又關切,對我的教益最多。當初若非他教我英文,日後我是否進外文系,大有問題。至於國文老師,則前後換了好幾位。川大畢業的陳夢家先生,兼授國文和歷史,雖然深度近視,戴著厚如醬油瓶底的眼鏡,卻非目光如豆,學問和口才都頗出眾。另有一個國文老師,已忘其名,只記得儀容…See More
Mar 16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大度山——你不知道你是誰,你憂郁

你知道你不是誰,你幻滅春天在大度山上喊我豎笛伸長長的頸子喊我(弄蛇人那樣地喊我)坐在松松的山坡山曬簇新簇新簇新的太陽耀眼像頭條新聞的太陽早餐桌對面坐著的太陽鴨蛋黃,鴨蛋黃,濃濃的太陽春天很新春天在大度山上喊我整條光譜燦爛地喊我紅得要戀愛,黃得拍你的眼睛擦亮,長綠銹的舊太陽買一個四月,買一個三月杜鵑花在季節的裙邊鬧成繽紛的幼稚園春天真吵春天,春天在遠方喊我整座相思林的鷓鴣在喊我(藍色長途車的方向在喊我)三角鈴,木琴,巴宋巴宋巴宋宋過了雨季,等著風季問黃泥春天有沒有觸覺太陽的手指呵瓜田的癢四月最怕癢重重地合起,海盜版的浮士德且關上朝北的窗你曾站在基隆港,不穿雨衣聽大郵輪汽笛的震動,肺病的陰雲你是望海的少年,不穿雨衣春天在古堡的廢垛上綠著白卵石在河床上齒齒笑著清明節,紙錢,黑蝴蝶飛著(連土地公公也要扶杖遠遊了)情人在公墓裏約會貪睡的屍骨也該翻一翻身了一朵月季花踮起了腳尖讀誰的碑銘把冬天交給阿司匹靈,啊嚏把你的失眠,你的自卑電線桿電線桿支撐的低空一百萬人用過的空氣啊嚏啊嚏特效藥的廣告,細菌,原子雨春天,春天是發呆的季節坐在韓國草上,怔一個下午膝上攤開濟慈的詩集春天是不生肺病的春天是延長的愚人節…See More
Mar 10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三間書房

小說大家吳爾芙夫人生前有個願望:但願擁有一間自己的房間。那當然是指書房。對比之下,我一人擁有三間書房,而且都在樓上,應該感到滿足。當然,這三間書房並不在一起。第一間在廈門街的老宅。不是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幢古屋,它早已拆掉改建了。目前的老宅也已有了十五年的風霜。我的書房在二樓,有十二坪之寬。當初建屋,這一間就特別設計,所以橫亙二十五尺的墻壁全嵌了書櫥,從地板一直到天花板,一眼望去,卷帙浩繁,頗有書城巍巍的氣象。這麽寬敞的書房,相信一般人家並不常見。比我闊的人太多了,但是絕少闊人會把這麽闊的房間拿來當書房。所以剛搬進去時,我委實躊躇滿誌了一陣子。不過得意了沒有幾年,就像臺灣的人口一樣,這書城的人口也迅告膨脹。幸好不久我就來了香港,六百冊書隨我一同西來。書城的人口壓力暫時稍減。我在沙田山居的書房,只有廈門街的這間一半大,可是一排五扇長窗朝西,招來了對海的層層山色,和我共對一幾。所以這間書房,這臨海的高齋,室雖小而可納天地,另是一番氣象。人遷之初,架上的六百冊書疏疏落落,任其或立或倚,一副政簡訟清的樣子。照例閑不了多久,新的圖書雜誌,各有各的身材、身價、身世,從四面八方盲目地投奔而來,於是這小小…See More
Mar 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借錢的境界

一提起借錢,沒有幾個人不膽戰心驚的。有限的幾張鈔票,好端端地隱居在自己口袋裏,忽然一只手伸過來把它帶走,真教人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借錢的威脅不下於核子戰爭:後者畢竟不常發生,而且同難者眾,前者的命中率卻是百分之百,天下之大,那只手卻是朝你一個人伸過來的。借錢,實在是一件緊張的事,富於戲劇性。借錢是一種神經戰,緊張的程度,可比求婚,因為兩者都是秘密進行,而面臨的答復,至少有一半可能是“不肯”。不同的是,成功的求婚人留下,永遠留下,失敗的求婚人離去,永遠離去;可是借錢的人,無論成功或失敗,永遠有去無回,除非他再來借錢。除非有奇跡發生,借出去的錢,是不會自動回來的。所謂“借”,實在只是一種雅稱。“借”的理論,完全建築在“還”的假設上。有了這個大膽假設,借錢的人才能名正言順,理直氣壯,貸錢的人才能心安理得,至少也不致於毫無希望。也許當初,借的人確有還的誠意,至少有一種決心要還的幻覺。等到借來的錢用光了,事過境遷,第二種幻覺便漸漸形成。他會覺得,那一筆錢本來是“無中生有”變出來的,現在要他“重歸於無”變回去,未免有點不甘心。“誰教他比我有錢呢?”…See More
Feb 27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催魂鈴

一百年前發明電話的那人,什麽不好姓,偏偏姓“鈴”(Alexander…See More
Feb 23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猛虎和薔薇

英國當代詩人西格夫裏·薩松(Siegfried Sassoon1886——)曾寫過一行不朽的警句:“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勉強把它譯成中文,便是:“我心裏有猛虎在細嗅薔薇。”如果一行詩句可以代表一種詩派(有一本英國文學史曾舉柯立治“忽必烈汗” 中的三行詩句:“好一處蠻荒的所在!如此的聖潔、鬼怪,像在那殘月之下,有一個女人在哭她幽冥的歡愛!”為浪漫詩派的代表),我就願舉這行詩為象征詩派藝術的代表。每次念及,我不禁想起法國現代畫家昂利·盧梭(Henri Rousseau,18…See More
Feb 2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碧潭

十六柄桂漿敲碎青琉璃幾則羅曼史躲在陽傘下我的,沒帶來的,我的羅曼史在河的下遊如果碧潭再玻璃些就可以照我憂傷的側影如果蚱蜢舟再蚱蜢些我的憂傷就滅頂八點半。吊橋還未醒暑假剛開始,夏正年輕大二女生的笑聲在水上飛飛來蜻蜓,飛去蜻蜓飛來你。如果你棲在我船尾這小舟該多輕這雙漿該憶起誰是西施,誰是範蠡那就劃去太湖,劃去洞庭聽唐朝的猿啼劃去潺潺的天河看你發,在神話裏就覆舟。也是美麗的交通失事了你在彼岸織你的錦我在此岸弄我的笛從上個七夕,到下個七夕See More
Feb 20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紗帳

小時候的仲夏夜啊稚氣的夢全用白紗來裁縫圓頂的羅帳輕輕地斜下來星雲牋牋牋?的纖洞細孔仰望著已經有點催眠而捕夢之網總是密得飛不進一只嗜血的刺客——黑衫短劍的夜行者只好在外面嚶嚶地怨吟卻竦得放進月光和樹影幾聲怯怯的蟲鳴裏一縷禪味的蚊香招人入夢, 向幻境蜿蜒——一睜眼赤紅的火霞已半床See More
Jan 18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寄給畫家

他們告訴我, 今年夏天你或有遠遊的計劃去看梵谷或者徐悲鴻帶著畫架和一頭灰發和豪笑的四川官話你一走臺北就空了, 吾友長街短巷不見你回頭又是行不得也的雨季黑傘滿天, 黃泥滿地怎麼你不能等到中秋?只有南部的水田你帶不走那些土廟, 那些水牛而一到夏天的黃昏總有一只, 兩只白鷺仿佛從你的水墨畫圖記起了什麼似的, 飛起See More
Jan 15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第叁季

第叁季, 第叁季屬於簫與豎笛那比丘尼總愛在葡萄架下數她的念珠串子紫色的喃喃, 叩我的窗子太陽哪, 太陽是遲起的報童扔不進什麼金色的新聞我也不能把憂郁扔一只六足昆蟲的遺骸那樣扔出墻去當風像一個饞嘴的野男孩掠開長發, 要找誰的圓頸我欲登長途的藍驛車向南, 向猶未散場的南方See More
Jan 9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等你, 在雨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蟬聲沈落, 蛙聲升起一池的紅蓮如紅焰, 在雨中你來不來都一樣, 竟感覺 每朵蓮都像你尤其隔著黃昏, 隔著這樣的細雨永恒, 剎那, 剎那, 永恒 等你, 在時間之? 在時間之內, 等你, 在剎那, 在永恒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裏,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在我的鼻孔, 我會說, 小情人諾, 這只手應該采蓮, 在吳宮 這只手應該搖一柄桂漿, 在木蘭舟中一顆星懸在科學館的飛檐 耳墜子一般的懸著瑞士表說都七點了 忽然你走來步雨後的紅蓮, 翩翩, 你走來 像一首小令從一則愛情的典故裏你走來從姜白石的詞裏, 有韻地, 你走來See More
Jan 6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圓通寺

大哉此鏡 看我立其湄竟無水仙之倒影想花已不黏身 光已暢行比丘尼 如果青鐘銅扣起聽一些年代滑落蒼苔自盤得的圓顱塔頂是印度的雲 塔頂是母親啟古灰匣 可窺我的臍帶聯系的一切 曾經母親在此 母親不在此釋迦在此 釋迦不在此釋迦恒躲在碑的反面佛在唐 佛在敦煌諾 佛就坐在那婆羅樹下在搖籃之前 棺蓋之後而獅不吼 而鐘不鳴 而佛不語數百級下 女兒的哭聲喚我回去 回後半生See More
Jan 5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蜀人贈扇記

—— 問我樂不思蜀嗎?不,我思蜀而不樂十八根竹骨旋開成一把素扇那清瘦的蜀人用渾圓的字體為我錄一闋〈臨江仙〉,金人所填輾轉托海外的朋友代贈說供我“聊拂殘暑”,看落款日期是寅年的立秋,而今曆書說,白露都開始降了揮著扇子,問風,從何處吹來?從西子灣頭嗎,還是東坡的故鄉?眺望海峽,中原何嘗有一發?當真,露,從今夜白起的嗎?而月,當真來處更分明?原非蜀人,在抗戰的年代當太陽旗遮暗了中原的太陽夷燒彈閃閃炸亮了重慶川娃兒我卻做過八?…See More
Jan 3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西歐的夏天

旅客似乎是十分輕松的人,實際上卻相當辛苦。旅客不用上班,卻必須受時間的約束;愛做什麽就做什麽,卻必須受錢包的限制;愛去哪裏就去哪裏,卻必須把幾件行李蝸牛殼一般帶在身上。旅客最可怕的惡夢,是錢和證件一起遺失,淪為來歷不明的乞丐。旅客最難把握的東西,便是氣候。我現在就是這樣的旅客。從西班牙南端一直旅行到英國的北端,我經歷了各樣的氣侯,已經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此刻我正坐在中世紀達豪土古堡(Dalhousie…See More
Jan 2

Wir sind ein volk's Blog

余光中·第叁季

Posted on January 3, 2018 at 11:33am 0 Comments

第叁季, 第叁季屬於簫與豎笛

那比丘尼總愛在葡萄架下

數她的念珠串子

紫色的喃喃, 叩我的窗子

太陽哪, 太陽是遲起的報童

扔不進什麼金色的新聞

我也不能把憂郁

扔一只六足昆蟲的遺骸那樣…

Continue

余光中·等你, 在雨中

Posted on January 3, 2018 at 11:32am 0 Comments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蟬聲沈落, 蛙聲升起

一池的紅蓮如紅焰, 在雨中

你來不來都一樣, 竟感覺

 每朵蓮都像你

尤其隔著黃昏, 隔著這樣的細雨

永恒, 剎那, 剎那, 永恒

 等你, 在時間之? 在時間之內, 等你, 在剎那, 在永恒…

Continue

余光中·圓通寺

Posted on January 3, 2018 at 11:32am 0 Comments

大哉此鏡 看我立其湄

竟無水仙之倒影

想花已不黏身 光已暢行

比丘尼 如果青鐘銅扣起

聽一些年代滑落蒼苔

自盤得的圓顱

塔頂是印度的雲 塔頂是母親

啟古灰匣 可窺我的臍帶

聯系的一切…

Continue

余光中·蜀人贈扇記

Posted on January 3, 2018 at 11:31am 0 Comments

—— 問我樂不思蜀嗎?不,我思蜀而不樂

十八根竹骨旋開成一把素扇

那清瘦的蜀人用渾圓的字體

為我錄一闋〈臨江仙〉,金人所填

輾轉托海外的朋友代贈

說供我“聊拂殘暑”,看落款

日期是寅年的立秋,而今

曆書說,白露都開始降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moooi commented on moooi's blog post 愛墾文創 Big Data: 達人交流 最新動態
19 minutes ago
idée créative posted a blog post
27 minute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薰妮·每當變幻時

作詞:盧國沾 作曲:古賀政男 懷緬過去常陶醉  一半樂事  一半令人流淚 夢如人生  快樂永記取  悲苦深刻藏骨髓 韶華去  四季暗中追隨  逝去了的都已逝去 啊..常見明月掛天邊 每當變幻時 便知時光去 懷緬過去常陶醉 想到舊事 歡笑面常流淚 夢如人生  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57 minutes ago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Ra Zola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