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 sind ein volk
  • Male
  • Kemam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Wir sind ein volk'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比雷艾弗斯
  • Spratly Island
  • se.gamat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moooi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Wir sind ein vol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Wir sind ein volk's Page

Latest Activity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焚鶴人(上)

一連三個下午,他守在後院子裏那叢月季花的旁邊,聚精會神做那只風箏。全家都很興奮。全家,那就是說,包括他,雅雅,真真,和佩佩。一放學回家,三個女孩子等不及卸下書包,立刻奔到後院子裏來,圍住工作中的爸爸。三個孩子對這只能飛的東西寄托很高的幻想。它已經成為她們的話題,甚至爭論的中心。對於她們,這件事的重要性不下於太陽神八號的訪月之行,而爸爸,滿身紙屑,左手漿糊右手剪刀的那個爸爸,簡直有點太空人的味道了。可是他的興奮,是記憶,而不是展望。記憶裏,有許多雲,許多風,許多風箏在風中升起。至渺至茫,逝去的風中逝去那些鳥的遊伴,精靈的降落傘,天使的駒。對於他,童年的定義是風箏加上舅舅加上狗和蟋蟀。最難看的天空,是充滿月光和轟炸機的天空。最漂亮的天空,是風箏季的天空。無意間發現遠方的地平線上浮著一只風箏,那感覺,總是令人驚喜的。只要有一只小小的風箏,立刻顯得雲樹皆有情,整幅風景立刻富有牧歌的韻味。如果你是孩子,那驚喜必然加倍。如果那風箏是你自己放上天去的,而且愈放愈高,風力愈強,那種勝利的喜悅,當然也就加倍親切而且難忘。他永遠忘不了在四川的那幾年。豐碩而慈樣的四川,山如搖籃水如奶,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那…See More
8 hours ago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讀書示小妹十八生日書

七月十七日,是你十八生日,去舊迎新,咱們家又有一個大人了。賈家在鄉裏是大戶,父輩手裏兄弟四人,傳到咱們這代,兄弟十個,姊妹七個;我是男兒老八,你是女兒最小,分家後,眾兄眾姐都英英武武有用於社會,只是可憐了咱倆。我那時體單力孱,面又醜陋,十三歲看去老氣猶如二十,村人笑為癡傻。你又三歲不能言語,哇哇只會啼哭。父母年紀已老,恨無人接力,常怨咱們這一門人丁不達。從那時起,我就羞於在人前走動,背著你在角落玩耍;有話無人訴說,言於你你又不能回答,就喜歡起書來。書中的人對我最好,每每讀到歡心處,我就在地上翻著跟鬥,你就樂得直叫;讀到傷心處,我便哭了,你見我哭了,也便爬在我身上哭。但是,更多的是在沙地上,我築好一個沙城讓你玩,自個躺在一邊讀書,結果總是讓你尿濕在褲子上。你又是哭,我不知如何哄你,就給你念書聽,你竟不哭了。我感激得抱住你,說:“我小妹也是愛書人啊!”東村的二旦家,其父是老先生,家有好多藏書,我背著你去借,人家不肯,說要幫著推磨子。我便將你放在磨盤頂上,教你撥著磨眼,我就抱著磨棍推起磨盤轉,一個上午,給人家磨了三升苞谷,借了三本書,我樂得去親你,把你的臉蛋都咬出了一個紅牙印兒。你還記得那本…See More
May 20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獨白

一把向你借來的筆還給你吧。  一切都發生在回首的剎那。  我的澈悟如果是緣自一種迷亂,那麼,我的種種迷亂不也就只是因為一種澈悟?  在一回首間,才忽然發現,原來,我一生的種種努力,不過只為了要使周圍的人都對我滿意而已。為了要博得他人的稱許與微笑,我戰戰兢兢地將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  走到中途,才突然發現,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條不能回頭的路。  把向你借來的筆還給你吧。  二把向你借來的筆還給你吧。  他們說,在這世間,一切都必須有一個結束。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時光的涵義。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珍惜。太多的人喜歡把一切都分成段落,每一個段落都要斬釘截鐵地宣告落幕。  而世間有多少無法落幕的盼望,有多少關註多少心思在幕落之後也不會休止。  我親愛的朋友啊!只有極少數的人才會察覺,那生命裏最深處的泉源永遠不會停歇。這世間並沒有分離與衰老的命運,只有肯愛與不肯去愛的心。  湧泉仍在,歲月卻飛馳而去。  把向你借來的筆還你吧。  三把向你借來的筆還給你吧。  而在那高高的清涼的山上,所有的冷杉仍然都繼續向上生長。 …See More
May 18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林清玄·感恩之心

我常覺得,生命是一項奇跡。  一株微不足道的小草,竟開出像海洋一樣湛藍的花。  一雙毫不起眼的鳥兒,在枝頭唱出遠勝小提琴的夜曲。  在山裏完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一顆大樹幾千年自在地生長。  在冰雪封凍的大地,仍有許多生命在那裏唱歌跳舞,保有永不枯竭的暖意。  當我們在星夜裏,擡頭望向無垠的天際,感於宇宙之大真要叫人落淚,這宇宙裏有無數的星球,我們的地球在星球之中有如整個海岸沙灘的一粒沙,那樣不可思議的渺小。  但在這樣渺小的地方,有著生命、有著愛、有著動人的歌聲,這樣落實下來,就感到人是非常壯大而莊嚴的,生活在我們四周的生命也一樣的莊嚴而壯大。  生命是短暫的,然而即使不斷的生死,也帶不走穿過意識的壯大與莊嚴之感。  今天在鄉下的瓜棚看見幾個綠色的瓜成熟了,我懷著感恩之心看著這幾個瓜,看呀!一切都是現成的。這世界從不隱瞞我們,它是那樣的簡單和純粹!就是一個瓜,也是明明白白,感恩的來面對世界。See More
May 14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宋振庭·對青年的熱望

當代青年的形象青年,是整個社會議論的中心話題之一。在我國如此,全世界也如此;一輩人如此,幾輩人在一起談話也如此。青年問題在社會學中占據著突出的地位。  二次世界大戰給資本主義世界以摧毀性打擊,榨取剩余價值的罪惡,及其給人類帶來的萬惡後果,被各國人民所憎恨;與此同時,世界出現了一批社會主義國家,興起了社會解放、民族解放、人民民主的新浪潮。到四十年代末,新中國成立,朝氣蓬勃。五十年代的青年處在一心向往社會主義、社會解放的革命高潮之中。五十年代的青年是正統的、虔誠的社會主義者,或社會主義的擁護者。他們有理想、守紀律,聽黨的話,嚴於律己。 …See More
May 12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謝冕·富有的是精神

[本文是在北京大學中文系1997級迎新會上的演講]熱烈祝賀你們來到北大。你們將在這裏度過20世紀僅剩的最後幾年。在這幾年中,你們無疑將接受本世紀全部偉大的精神財富,以及這一世紀無邊無際的民族憂患的洗禮。你們將以此為營養,充實並塑造自己,並以你們的聰明才智在這裏迎接21世紀的第一線曙光。你們是名副其實的跨世紀的一代人。你們要珍惜這百年不遇的機會。  發生在距今99年前的戊戌變法是失敗了,但京師大學堂卻奇跡般地被保留了下來,成為那次失敗的變法僅存的成果。你們正是在這個流產的變法失敗100年、也是京師大學堂成立100年的前夕來到這裏的。當你們來到這到處都在建築和整修的學校時,百年的滄桑,百年的奮鬥,百年的期待,一下子也都擁到了你們的面前,我設想此時此刻的你們,一定是在巨大的歡欣之中感到了某種沈重。 …See More
May 1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寶同·風景這邊如畫

在通往未來的人生岔口,你堅定地選擇了這條小路。路的那邊是風和日麗,曲徑通幽?還是急風殘月,河邊斷橋?你無從知曉。 帶著美好的理想,帶著遠征的行裝,林中的風景讓你賞心悅目,信心劇增,瞧,多好的風景! 走過了陽光,走過了樹林,天間瞬時雷鳴電閃。沒了伸延的小路,也沒有遮雨的布傘,茫茫的荒野只是泥濘與黑暗。 於是,你開始迷惘憂慮,懊喪不已,後悔當初沒有走上岔口那邊的小路,那片風景中也許會是花好月圓,陽光燦爛。 然而昨日的太陽已落,失去的風景已過,生命的旅途沒有回返的路程。你已沒有了選擇,也不能過多的猶豫,你只能依靠著信念走出這泥濘的雨地。 也許你會錯過一段季節,也許你會迷失一段方向,錯過了太陽,你還會再迷失月亮嗎?也許還有荒漠沼澤,也許還有雨雪風霜,對於堅強的信念,艱辛也是一道絢麗的風光。 也許費去了太多的時光,也許用盡了所有的力量,成功的領獎台已被先行者站上,可是,一種品質有時會比一種成就更加輝煌。如果不能為你的成功慶賀,那就為你的品質幹杯,你的品質就是你未來成功的預示。走過了一段人生,你還會再仿徨猶豫嗎?See More
May 10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關小蘭·讀懂歲月

歲月把時光的幕布輕輕一掀,翩翩少年那如夢的雙眸便逝去了天真,蓄滿了深沈;歲月把年華的刻刀緩緩一劃,婀娜少女光潔的額頭上便抹去了稚嫩,傾註了成熟。 悠悠歲月,歲月悠悠。曾有過事業成功的喜悅,也留下了失敗的創傷;經歷過情感的波折,也忍受過生活砂礫的灼燙。歲月賦予的並不都是詩意,不都是燦爛;會讓你在嘆息中遺憾,會讓你於仿徨中感傷。 歲月猶如最公正的法官,它的天平對每一個人都不偏不向,它賦予人人的禮物也都一樣! 在歲月面前,無法在成功的喜悅中久久徜徉,也別對失敗耿耿難忘;在歲月面前,沒有閑暇再為玫瑰夢的失落而憂郁,也無需再去為久已塵封的夢幻而悲傷。輕輕拂面的微風,柔柔照射的月光,寧靜的河水,,輕歌曼舞,這樣的人生誰不希望?但承受山一樣厚重的壓力,忍受冷酷殘忍的磨難,經過驚心動魄的搏浪之後而獲得的慷慨豪烈的美麗,也是人生的一種渴望!See More
May 8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傅雷·家書

1對終身伴侶的要求,正如對人生一切的要求一樣不能太苛。…See More
May 7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郭碧良·讀懂一本書,精於一件事

到青少年中去測問:你心中最為向往也最為恐懼的是什麼?回答得最多的是:我將來幹什麼?做人難,首難在安身立命。這麼大的世界,這麼小的個人;大世界人太多,這麼多的人與人既互相聯系又互相排擠。時空莫逆,來路莫測。人生在世,要吃要喝要穿要住要建功立業要養家……千難萬難,第一難確實就是如何給自己在這個擁擠的世界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難怪青少年最向往的是它,最怕的也是它——我將來幹什麼?若將這題目20年前拿來問我,我的回答也一樣:我將來幹什麼?20年過去,向往已成昨日黃花,恐懼也灰飛煙滅,人生座標上,我的雙腳迂回曲折了那麼久那麼久終於立定了,我摸索得太久,付出得太多,從懂得發問“我將來幹什麼”到我“幹”了“什麼”,花去了將近20年的時間。20年的生命代價教給我一點訣竅,我願將它誠告現在的青少年朋友,即:讀懂一本書,精於一件事。 18歲或許早一些,你差不多已經高中畢業,在人類高容量的知識庫裏,你算掃了盲。這個時候,如果你上了大學,很好;沒上成,也沒關系,因為你已經具備了從各類書架上去挑選適合你胃口的某一類帶專業性的書籍來閱讀,也具備了尋師問友的能耐。花上三四年時間,只要真下功夫,你完全可以把某類專…See More
May 6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郭碧良·讀懂一本書,精於一件事

到青少年中去測問:你心中最為向往也最為恐懼的是什麼?回答得最多的是:我將來幹什麼?做人難,首難在安身立命。這麼大的世界,這麼小的個人;大世界人太多,這麼多的人與人既互相聯系又互相排擠。時空莫逆,來路莫測。人生在世,要吃要喝要穿要住要建功立業要養家……千難萬難,第一難確實就是如何給自己在這個擁擠的世界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難怪青少年最向往的是它,最怕的也是它——我將來幹什麼?若將這題目20年前拿來問我,我的回答也一樣:我將來幹什麼?20年過去,向往已成昨日黃花,恐懼也灰飛煙滅,人生座標上,我的雙腳迂回曲折了那麼久那麼久終於立定了,我摸索得太久,付出得太多,從懂得發問“我將來幹什麼”到我“幹”了“什麼”,花去了將近20年的時間。20年的生命代價教給我一點訣竅,我願將它誠告現在的青少年朋友,即:讀懂一本書,精於一件事。 18歲或許早一些,你差不多已經高中畢業,在人類高容量的知識庫裏,你算掃了盲。這個時候,如果你上了大學,很好;沒上成,也沒關系,因為你已經具備了從各類書架上去挑選適合你胃口的某一類帶專業性的書籍來閱讀,也具備了尋師問友的能耐。花上三四年時間,只要真下功夫,你完全可以把某類專…See More
May 3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孫福萬·浮生斷想

商場現在的商場越來越多了,貨架上的商品也越來越琳瑯滿目了。商場的建築格局更是花樣翻新,令人感到舒服、方便、悅目。大概逛商場並非只是婦女的專利,大男人(我就是其中的一個)也多了起來。徜徉在商場的人流之中,我感到自己被商品的洪流裹挾而走,而且喜不自勝。商場的妙處如下:指導人們的消費傾向,展示生存的真正目的,提供一個嘈雜而又互不關聯的群體場所……都市與鄉村都市的特點是流動,鄉村的特點是靜止。流動的都市沐浴在車流、燈火、人流、樓房之中,把個人作為魚,把物品作為玩具。靜止的鄉村則是一幅優美的畫,個人永遠處於畫布的中心。當然,人不是樹,人不想呆在畫裏,他們寧願被都市之光淹沒。男人亞當的子孫與亞當不同。他們既然被夏娃們所引誘,就應該擔負起沈重的責任。我不知道男人拒絕責任該叫什麼,這個世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拒絕責任的男人似乎越來越多,我感到惶惑。起初的亞當則是自足的人,就像現在的單身漢,他對女人沒有責任。我寧願做一個單身的亞當,也不做不負責任的亞當子孫。或許我又錯了?女人嫦娥偷吃了後羿的成仙之藥,飛到月宮裏去了,從此後羿再也沒有見到過她。據說嫦娥在月宮裏很寂寞,只有整天砍樹的吳剛和幾只兔子陪伴著她…See More
May 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曼娟·風

傾聽走過蘆荻叢生的草原,我總覺得聽見了悠揚的笛聲。 是風笛。你說。  風是有聲音的,只是我們沒有留心細聽。於是,你教我聽,風借著山岳、草葉或是屋檐上的風鈴,流轉出低吟淺唱或是澎湃激昂。  今年夏天,我留宿在這座多風的農場裏,在風中睡去,在風中醒來,我的雙耳,我的心靈,都被豐盈充滿了。  當我離開,回到城裏,高聳的建築物把風都截斷了,只剩下我慣聽風聲的雙耳。  仍在傾聽。  暈雲少年時,上體育課,老師教我們躺在草地上,聽草花的私語,看天上的浮雲。  我專心看雲掠過天空,從不知道雲走得那麼快,怪不得行雲被比擬為流水了。  看著雲起、雲飛、雲聚、雲散,漸漸感到暈眩,我坐起來,對老師說:“我頭暈。”  有人暈車,有人暈船,那麼,我是暈雲了。  當我把這段經歷告訴你,懷著羞赧不安的情緒,你用一種奇特的眼光看我,說:“暈雲,天哪。”一面忍不住笑起來。  為什麼無論我做了什麼事,你總覺得興味盎然,甚至以為是珍貴的?線條風是最有創造力的藝術家,不喜歡固定的形狀,總在改變事物的模樣。把直的變成彎的,把平面變得立體。你一定看過直挺的大樹在風中曲折;你一定看過平靜的大海掀起洶湧波濤。 …See More
Apr 30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劉墉·為難

“我最近好為難。”有個條件不錯的男學生對我說,“我有兩個女朋友,都很愛我,我也很喜歡她們,不知該選哪一個。” “表示兩個條件差不多。”我說。 “不!條件差滿多的。”學生瞪著我說,“一個很有錢,家裏放了一架史坦威的大演奏琴。另一個很窮,我常給她打電話,打一半,就沒法說了。因為她的臥室正靠著鐵道,火車過,整個房子都震動,什麼也聽不見,只好拿著電話發呆。”  隔了半年,遇到那學生,他已經結婚了。  “娶了有史坦威鋼琴的?”我笑道。  “不!娶了鐵道旁邊貧民區的。”…See More
Apr 29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劉再覆·讀滄海

我又來到海濱了,親吻著蔚藍色的海。 這是北方的海岸,煙台山迷人的夏天。我坐在花間的巖石上,貪婪地讀著滄海——展示在天與地之間的書籍,遠古與今天的啟示錄,不朽的大自然的經典。  我帶著千裏奔波的饑渴,帶著長歲月久久思慕的饑渴,讀著浪花,讀著波光,讀著迷朦的煙濤,讀著從天外滾滾而來的藍色的文字,發出雷一樣響聲的白色的標點。我敞開胸襟,呼吸著海香很濃的風,開始領略書本裏洶湧的內容,澎湃的情思,偉大而深邃的哲理。…See More
Apr 28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林清玄·忐忑

住33號那會兒,左鄰32號是個老人。 老人一生相當坎坷,多種不幸都降臨到他的頭上:年輕時由於戰亂幾乎失去了所有的親人,一條腿也丟在空襲中;“文革”中,妻子經受不了無休止的折磨,最終和他劃清界線,離他而去;不久,和他相依為命的兒子又喪生於車禍。  可是在我的印象之中,老人一直矍鑠爽朗而又隨和。我終於不揣冒昧地問:“你經受了那麼多苦難和不幸,可是為什麼看不出你有傷懷呢?”老人無言地將我看了很久,然後,將一片樹葉舉到我的眼前:“你瞧,它像什麼?”這是一片黃中透綠的葉子。這時候正是深秋。我想這也許是白楊樹葉,而至於像什麼……“你能說它不像一顆心嗎?或者說就是一顆心?”這是真的,是十分肖似心臟的形狀。我的心為之輕輕一顫。  “再看看它上面都有些什麼?”老人將樹葉更近地向我湊湊。我清楚地看到,那上面有許多大小不等的孔洞,就像天空裏的星月一樣。 …See More
Apr 25

Wir sind ein volk's Blog

余光中·焚鶴人(上)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10:47pm 0 Comments

一連三個下午,他守在後院子裏那叢月季花的旁邊,聚精會神做那只風箏。全家都很興奮。全家,那就是說,包括他,雅雅,真真,和佩佩。一放學回家,三個女孩子等不及卸下書包,立刻奔到後院子裏來,圍住工作中的爸爸。三個孩子對這只能飛的東西寄托很高的幻想。它已經成為她們的話題,甚至爭論的中心。對於她們,這件事的重要性不下於太陽神八號的訪月之行,而爸爸,滿身紙屑,左手漿糊右手剪刀的那個爸爸,簡直有點太空人的味道了。…

Continue

林清玄·感恩之心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2:01pm 0 Comments

我常覺得,生命是一項奇跡。 

一株微不足道的小草,竟開出像海洋一樣湛藍的花。 

一雙毫不起眼的鳥兒,在枝頭唱出遠勝小提琴的夜曲。 

在山裏完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一顆大樹幾千年自在地生長。 

在冰雪封凍的大地,仍有許多生命在那裏唱歌跳舞,保有永不枯竭的暖意。 

當我們在星夜裏,擡頭望向無垠的天際,感於宇宙之大真要叫人落淚,這宇宙裏有無數的星球,我們的地球在星球之中有如整個海岸沙灘的一粒沙,那樣不可思議的渺小。 …

Continue

席慕蓉·獨白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2:00pm 0 Comments

一把向你借來的筆還給你吧。 

一切都發生在回首的剎那。 

我的澈悟如果是緣自一種迷亂,那麼,我的種種迷亂不也就只是因為一種澈悟? 

在一回首間,才忽然發現,原來,我一生的種種努力,不過只為了要使周圍的人都對我滿意而已。為了要博得他人的稱許與微笑,我戰戰兢兢地將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 

走到中途,才突然發現,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條不能回頭的路。 

把向你借來的筆還給你吧。 

二把向你借來的筆還給你吧。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