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 sind ein volk
  • Male
  • Kemam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Wir sind ein volk'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比雷艾弗斯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有格 台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Gifts Received

Gift

Wir sind ein vol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Wir sind ein volk's Page

Latest Activity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5)

黃翔在上述一書的自傳中提到了一段歷史:"我活著,我寫詩。我寫詩,我行動,我的詩是行動的藝術。"、"我和我的詩、我的文論出現在北京。在那里我取下了毛澤東'神'的牌位,反對對他的偶像崇拜和個人迷信,並徹底暴露了所謂'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災難性質,還它'一場浩劫'的本來面目。"(黃翔:1994,頁85)。"啟蒙"的結社事實與黃翔在天*安*門展掛的巨幅標語:"毛澤東必須三七開"、"文化大革命必須重新評價",在當時的中國是石破天驚的創舉,時當1979年11月,也就此引發了全國性的民*主結社運動,魏。。京。。生的"探索"也成立於此時期。黃翔的詩就如同他的人,始於激情狂飈,對現實於人性的任何窒息都決不妥協。黃翔和文件中列舉的其他詩人最大的不同是身份,黃翔是黑五類(出生於地主階級,父親又是前國民黨高級將領),童年時就意識到被歧視的痛苦,加上難以計數的被囚禁、送勞改的生涯,黃翔死無退所,只得向前奔突。黃翔的早期詩可能被抄毀了,從僅存的篇目觀察也並非全都是吶喊式的,如《長城的自白》、《世界在大風大雨中出浴》。90年代的詩境界深沈神思安寧:  一截截入夢中的從未/有雀鳥落過的/木椿//啁啾如手指/白…See More
May 19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4)

■文件解讀 上述文件呈示了八個片段,依創作時間排列序為:郭路生《相信未來》1968·陳建華《荒庭》1968·根子《三月與末日》1971·伊群《巴黎公社》1971·多多《當人民從幹酪上站起》1972·芒克《秋天》1973·北島《回答》1973·黃翔《我看見一場戰爭》文革時期。除黃翔(1942——)年紀稍長,其余作者年齡相仿。活動範圍:黃翔(貴州)、陳建華(上海),其他人皆屬廣義的白洋澱詩群(北京)。另不在文件呈示範圍的舒婷(福建)、周倫佑(四川)在同時期也有私密性質的詩歌寫作,秘密性的地下文學活動地理範圍相當廣泛。其中白洋澱詩群以其靠近政治文化中心的優勢,文本中所匯聚的現代主義手法與自我意識的覺醒,為後來"今天"的崛起奠定根基。郭路生的詩從1969年起開始在更大範圍的知青中,被不同字體不同紙張輾轉傳抄,形成了真實具備先鋒意味的震撼,同時被傳抄的詩篇尚有《這是四點零八分的北京》、《魚群三部曲》等。郭路生的詩選詞樸實,情感真摯,格律意識深厚易於朗誦,時代沈重的帷幕被心靈的誠真與清醒翻攪起微波,郭路生因對生命和自我過度誠實以致精神失常,這是我閱讀郭路生的直覺感受,那是一個多麽瘋狂的時代!郭路生…See More
Apr 27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3)

歌聲,省略了革命的血腥/八月像一匹殘忍的弓/惡毒的兒子走出農舍/攜帶著煙草和乾燥的喉嚨/牲口被蒙上了野蠻的眼罩/屁股上掛著發黑的屍體像腫大的鼓/直到籬笆後面的犧牲也漸漸模糊/遠遠地,又開來冒煙的隊伍……——多多《當人民從乾酪上站起》 我含著熱淚在黑暗的年代中寫下了《火炬之歌》。我壓抑不住我的狂激的衝動,常常在偷偷的聚會中,在搖晃的燭光下,在青年朋友中間朗誦。……人們的提心吊膽不是沒有緣由的,因為大街上時時傳來夜晚巡邏的摩托警察,那些面目猙獰的人隨時都有可能破門而入。但是這樣的聚會和朗誦一次又一次仍然在暴力的槍口下進行。……我看見刺刀和士兵在我的詩行里巡邏/在每個人的良心里搜尋。這是我的《我看見一場戰爭》一詩中的詩句,是我和我的同時代人共同有過的體驗。……1978年10月10日,我帶著我的詩、帶著我的衝動、帶著我全部痛苦和憤怒同我的幾個朋友一起來到北京。次日,我以"啟蒙"為題將我的《火神交響詩》全稿以大字報的形式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張貼了出來。——(黃翔:1994,頁84-85) 我記得很清楚,那是一九七八年的年底,……那天我從西單回到家里,被眼前的一切弄得目瞪口呆:家里床上桌上,到處是一摞…See More
Mar 1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2)

我痛恨這個每時每刻在制造仇恨和死亡的現實,而當我仍用美學手段同現實遭遇時,所帶來的不是美感的愉悅,而是泄恨的快慰,以及肉體的痛楚的反抗。……於是在詩中一再出現"牢獄"和"鞭笞"的意象,表現精神受拷炙的苦痛,如《荒庭》:當我獨自一人默默而語的時候,/一隻猛獅從靈魂的地獄里跳出,/……/它要掙脫,回到自由的森林!/那里有成群的野狼向它屈膝。/但來了猙獰的獄卒,將它死命/鞭笞,它終於倒下,昏在暗角里。/……——(陳建華:《今天》22期,頁263) 幾年的插隊生活,使知青們的思想發生了徹底的變化:生活的嚴酷現實,粉碎了原來戴在眼睛上的"桔紅色的"的鏡片,現實的光芒直接進入他們的眼睛。……根子以他先知式的男低音,宣告著這個蛻變的完成,宣告著"心"的的成熟:心是一座古老的礁石,十九次/兇狠的夏天的熏灼,它/沒有融化,沒有龜裂,沒有移動。/不過在礁石上/稚嫩的苔草。細膩的沙粒也被/十九次沸騰的大雨沖刷,燙死。/礁石陰沈地裸露著,不見了/枯黃的透明的光澤。今天/暗褐色的心,像一塊加熱又冷卻過/十九次的鋼,安詳,沈重,/永遠不再閃爍。(節選)我是1972年夏天讀到這首詩《三月與末日》的。——(宋海泉《詩…See More
Feb 14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1)

前言 "先鋒"泛指一切事物的領先者,有先行者的意味,在任何時代都有一小撮的冒險分子,以各種形態進行心靈改革或社會實踐的工作。大陸先鋒詩歌一般探索的起點,以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創刊的《今天》文學雜志作為標記,此後引發了一系列"朦朧詩"的爭議、百家爭鳴式的詩歌運動和寫作潮流。對這一股突破舊時代氛圍的新時期詩歌運動稱之為"新詩潮"。新詩潮歷經爭議不休的流派、政治事件的沖擊,市場經濟崛起等諸因素,似乎在1993年8月由萬夏、瀟瀟主編的《中國現代詩編年史·後朦朧詩全集》和10月由謝冕、唐曉渡主編的六卷本《當代詩歌潮流回顧叢書》出版後,劃下一個句號。事實不然,雖然在非官方詩歌刊物相斷停刊、詩人停筆轉業的沈落時期,仍有堅執的詩歌寫作潛流推進,93年後接續先鋒精神的刊物,大陸本土以《他們》(南京)、《聲音》(廣州)、《鋒刃》(湖南)、《標準》(北京)、《阿波里奈爾》(杭州)為代表。海外則以93年12月創刊於美國波士頓的《傾向》文學人文季刊為集結重鎮,90年夏在瑞典復刊的《今天》歷經斯得哥爾摩──紐約──洛杉機的多次搬遷,仍以季刊的形貌穩定出版,當代詩歌的展示維持多元面貌。凡此種種足見詩歌藝術的拓展與建構永…See More
Feb 5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Feb 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張默賞析·大荒《森林中的唱片》

大荒《森林中的唱片》 清晨入山,鳥啼蟲吟泉響風嘯盈耳,而不見鳥不見蟲不見泉不見風誰在彈撥樹箜篌吧待我推開輕霧瞧瞧一推,只見滿林掛著帶露的唱片一閃一閃的在朝陽唱針下飛旋 (選自《剪取富春半江水》臺灣九歌出版社1999年版) 【賞析】 早期,大荒因受現代主義思潮的啟迪,寫作不少頗具現代感的詩作,他尤擅長詩,諸如《兒子的呼喚》、《流浪的鑼聲》、《臥遊龐貝廢墟》、《塔克拉馬干》……這批詩作,不論寫個人感情生活、歷史神話、故國風煙或是現實諷喻,他俱以極審慎的態度出之。辛郁曾評述:“大荒作品給我最深的印象是:充滿一個現代知識分子良知的呼號。”確是一針見血之論。《森林中的唱片》,作者為清早的森林而歌,這是一首“情思趣”三者水乳交融的佳篇。大荒從清晨上山開始,由鳥鳴、蟲吟、泉響、風嘯四者入手,詩中洋溢不可宣說的情趣,三四五六句的不見鳥蟲泉風,更把讀者想像的思維擴大了。而倒數第四句“滿林掛著帶露的唱片”,據作者告知是形容蜘蛛網上的露水,它一閃一閃的,是不是把讀詩人的心靈照映得更澄明了。See More
Jan 3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張默賞析·管管的《缸》

管管的《缸》 有一口燒著古典花紋的缸在一條曾經走過清朝的轎明朝的馬元朝的干戈唐朝的輝煌眼前卻睡滿了荒涼的官道的生瘡的腿邊張著大嘴在站著看 為什麽這口缸來這裏站著看是那一位時間叫這口缸來站著看是誰叫這口缸來站著看 總之官道的荒涼上被站著一口孤單單的張著大嘴看你的缸 這缸就漸漸被站的不能叫他是缸反正他已經被站的不再是一口缸的孤單如同陶淵明不止叫陶淵明他敦煌不止叫他是敦煌 有人去叫缸看看什麽也不說有人說缸裏裝満東西有人說什麽也沒裝進缸有人說裝了一整缸的月亮 一天有個傢夥走來打破了這口缸也是一個屁也不放 不過這口破缸卻開始了歌唱 (選自《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詩卷…See More
Jan 29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古遠清賞析·楊喚《二十四歲》

楊喚《二十四歲》 白色小馬般的年齡。綠髮的樹般的年齡。微笑的果實般的年齡。海燕的翅膀般的年齡。 可是呵。小馬被飼以有毒的荊棘,樹被施以無情的斧斤,果實被害於昆蟲的口器,海燕被射落在泥沼裏。 Y·H!你在哪裏?Y·H!你在哪裏? (選自《風景》現代詩社1954年版) 【賞析】 楊喚短暫的一生,表現了一個愛者和戰士的品格。他的作品,根植於生活土壤中,綻放出不敗的藝術花朵。他的詩像一隻能言鳥,唱出永遠活在人民中的心聲。覃子豪曾這樣概括楊喚詩歌的特點:“思想的暗示,充實的生活內容,戰鬥精神的表現,優美的風格。”楊喚詩作注重思想性,並通過形象的手法去表現,不流於枯燥的說教。他的兒童詩有清新的格調,有智慧的結晶,又富於童趣,對臺灣兒童詩影響很大。成名之作《二十四歲》,是楊喚在“海燕的翅膀般的年齡”給讀者留下的抒情珍品。他曾說:“憂郁和寂寞,從童年糾纏我直到現在,所以我的日子裏,很少有絢麗璀璨的顏色,不是深灰就是蒼白。我要的是薔薇和玫瑰,但毒刺的荊棘又偏偏向我投擲過來。”這段自白,正是《二十四歲》最好的註腳。此詩中用白色小馬比喻其健壯,用綠色的樹喻其青春外貌,用微笑的果實比喻其豐盛的情感,用海燕的翅…See More
Jan 24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熊國華賞析向明《妻的手》

向明《妻的手》 一直忙碌如琴弦的 妻的一隻手 偶一握住 粗澀的,竟是一把 欲斷的枯枝 是什麽時候 那些凝若寒玉的柔嫩 被攫走了的呢? 是什麽人 會那麽貪婪地 吸吮空那些紅潤的血肉? 我看著 健壯的我自己 還有與我一樣高的孩子們 這一群 她心愛的 罪魁禍首 (選自1982年8月3日《中央日報》副刊) 【賞析】這是一首寫妻愛的詩。夫妻之愛,人之常情,衣食住行,油鹽醬醋……如何從大量平凡瑣碎的日常生活事件中選擇切入點,如何在大多數人都有所體驗的題材中寫出新意,這對詩人的智慧才華是一種檢驗和挑戰。 向明選擇了“妻的手”來描寫夫妻之愛,無疑是十分高明的。手是人體與外界接觸最多的器官之一,負有勞動、交際、撫愛、擊打,以及多種表情示意功能。從手的狀況,可以獲取人的年齡、勞作、營養、健康等多種信息。 第一節先寫妻子的手“一直忙碌如琴弦”,表現妻子的勤勞和消瘦。然後詩人好像是不經意的“偶一握住”,心裏突然一驚:妻的手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變得“粗澀的,竟是一把/欲斷的枯枝”。這是一個很形象且帶有一點誇張的比喻,妻子長期為家庭辛勤勞作、盡心盡力,由此可見一斑。…See More
Jan 21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白靈賞析·碧果《空著的一枝瓶子》

碧果《空著的一枝瓶子》     一枝    瓶子在那裏空著    我在那裏空著     風過時,瓶子口,發生鳴聲    發出鳴聲,是我張口,在風裏     鳴聲    在空裏    糾纏。     糾纏    在空裏的    是    鳴聲。     風糾纏在空裏的鳴聲中    鳴聲在糾纏的風裏鳴著     之後    一枝瓶子在那裏空著    之後    從此到彼無風    無鳴聲無    糾    和纏     之後    道成。    佛生。    之後     啥也沒有。之後    我……………………    ……。也許…………    ………。……………    唔    一枝瓶子。依是    空著    空著    迎風    而之的    …See More
Jan 15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龍彼德賞析·商禽《用腳思想》

商禽《用腳思想》在天上尋不到腳我們用頭行走虹是虛無的橋雲是縹緲的路 在地下找不到頭我們用腳思想垃圾是雜亂的命題陷阱是預設的結論 我們的右手找不到左手我們的左腳找不到右腳左手不明右手的方向右腳不悉左腳的行蹤 我們不去想我們的手和腳讓手和腳它們自己去懷想右手想左手左腳想右腳 後記:這一組詩,在創作當時原本沒有文字,因為是視覺詩,出現在腦海中的都是一片圖像,當然而且必然會有語言的伴生;直到和負責籌劃展的畫家李錫奇,在環亞藝術中心編輯畫冊時,因為附錄文字作品的需要,臨時將畫象轉化成文字,而後又經過數次的更稿成為現在的樣子,和原來的視覺詩便難免有很大的出入了。(1987年6月2日) (選自《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詩卷 …See More
Jan 2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賞析·瘂弦的《上校》

瘂弦《上校》 那純粹是另一種玫瑰自火焰中誕生在蕎夢田裏他們遇見最大的會戰而他的一條腿訣別於一九四三年 他曾聽到過歷史和笑 什麽是不朽呢咳嗽藥刮臉刀上月房租如此等等而在妻的縫紉機的零星戰鬪下他覺得唯一能俘虜他的便是太陽 (選自《瘂弦詩集》臺灣洪範出版社1985年版) …See More
Dec 31, 2019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向陽賞析·張默《潑墨篇》

張默《潑墨篇》 靜氣凝神先從左上角還是右下方開始渲染使整張三裁大的宣紙喃喃發狂然後喊疼我在這裏你為什麽不向中間一點突破呢 顏彩總是緩緩伴著手指的律動在一方空曠的廣場上它們像一隊小小的斥堠駐足,撩撥,眺望不遠處似乎有濃霧升起真的是一抹濃霧嗎 我依稀驚見咱心中的彩墨蜻蜓點水在一片蒼茫斑剝的懸崖間 深、淺、濃、淡亁、濕、粗、細那不是一幅虛實相生的咫尺煙景嗎 石濤不在這裏八大也不這在裏咱只是一個勁地轉折、騰躍、潑濺何處去找那些雲淡風輕的山水 (選自《創世紀》詩雜誌第68期) 【賞析】 張默詩成而後學畫,他的詩與他的人一樣,有一種素樸率真的暢快感覺,他的畫也和他的詩一樣,揮灑之處,“蜻蜓點水在一片蒼茫斑剝的懸崖間”。這首詩便是他的繪畫心路,也是他的創作寫照,張默長於“使整張三裁大的宣紙喃喃發狂”,創作時,全恁已意,“石濤不在這裏/八大也不在這裏”——這種在創作中追尋自我風格的狂憨,正是藝術的可愛。這首詩寫的是繪畫的歷程,也象征了創作的機鋒,又何嘗不能看成人生的體會?See More
Dec 19, 2019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張默·陳義芝《逝水》賞析

陳義芝《逝水》 河的一生很長從小慢慢長大小時候激湍的心情大了變作沈深的性靈 人的一生也很長蜿蜒起伏年少是匆匆的行裝老來滿眼停雲的意象 天光下長長的一生幾多悲涼與惆悵如山峰突遇斷崖水流交爭後形成漩渦 啊,年輕知不知道?生命隱藏的煩憂也像岸上孤單閑置的小舟 當月華如水長長的河流美而浪漫的曲線黑髮在星空襯映出軟玉膚容 如你已年老後不後悔?當初把槳伸向大海沒有把夢劃回山林 (選自《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詩卷 臺灣九歌出版社1989年版) …See More
Dec 13, 2019
Wir sind ein volk posted a blog post

吳思敬賞析·鄭愁予的《錯誤》

鄭愁予《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選自《鄭愁予詩選集》臺灣只文出版社1974年版)  【賞析】…See More
Dec 4, 2019

Wir sind ein volk's Blog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5)

Posted on January 31, 2020 at 9:19pm 0 Comments

黃翔在上述一書的自傳中提到了一段歷史:"我活著,我寫詩。我寫詩,我行動,我的詩是行動的藝術。"、"我和我的詩、我的文論出現在北京。在那里我取下了毛澤東'神'的牌位,反對對他的偶像崇拜和個人迷信,並徹底暴露了所謂'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災難性質,還它'一場浩劫'的本來面目。"(黃翔:1994,頁85)。"啟蒙"的結社事實與黃翔在天*安*門展掛的巨幅標語:"毛澤東必須三七開"、"文化大革命必須重新評價",在當時的中國是石破天驚的創舉,時當1979年11月,也就此引發了全國性的民*主結社運動,魏。。京。。生的"探索"也成立於此時期。…

Continue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4)

Posted on January 31, 2020 at 9:16pm 0 Comments

■文件解讀

 

上述文件呈示了八個片段,依創作時間排列序為:郭路生《相信未來》1968·陳建華《荒庭》1968·根子《三月與末日》1971·伊群《巴黎公社》1971·多多《當人民從幹酪上站起》1972·芒克《秋天》1973·北島《回答》1973·黃翔《我看見一場戰爭》文革時期。除黃翔(1942——)年紀稍長,其余作者年齡相仿。活動範圍:黃翔(貴州)、陳建華(上海),其他人皆屬廣義的白洋澱詩群(北京)。另不在文件呈示範圍的舒婷(福建)、周倫佑(四川)在同時期也有私密性質的詩歌寫作,秘密性的地下文學活動地理範圍相當廣泛。其中白洋澱詩群以其靠近政治文化中心的優勢,文本中所匯聚的現代主義手法與自我意識的覺醒,為後來"今天"的崛起奠定根基。…

Continue

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2)

Posted on January 31, 2020 at 9:12pm 0 Comments

我痛恨這個每時每刻在制造仇恨和死亡的現實,而當我仍用美學手段同現實遭遇時,所帶來的不是美感的愉悅,而是泄恨的快慰,以及肉體的痛楚的反抗。……於是在詩中一再出現"牢獄"和"鞭笞"的意象,表現精神受拷炙的苦痛,如《荒庭》:

當我獨自一人默默而語的時候,/一隻猛獅從靈魂的地獄里跳出,/……/它要掙脫,回到自由的森林!/那里有成群的野狼向它屈膝。/但來了猙獰的獄卒,將它死命/鞭笞,它終於倒下,昏在暗角里。/……

——(陳建華:《今天》22期,頁263)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