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 Tanem
  • Male
  • Ankara
  • Turkey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ir Tanem'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趁還來得及
  • Récupérer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Bir Tane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ir Tanem's Page

Latest Activity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縱是無言也動人

外婆18歲就嫁給了外公。之前,外婆曾有個心儀的男子,只不過,那個男子去當兵了,去之前,曾對外婆說,等我回來娶你。但外婆的父母是不等的。外婆和外公結婚前從沒有見過面,兩個陌生人就這樣結了婚,然後一天天過日子。所以,爭吵在所難免,又因為貧窮,他們幾乎是在吵嘴中度過了一天又一天,而外公,用得最多的是他的拳頭。很小的時候,我常聽外婆提起那個當兵的人。那個男人,幾乎是她對愛情全部美好的想象,她對我說起過他的英俊、善良、多情,還有,他還會唱很多民歌給她聽,但最後,傳來的消息卻是讓人傷心的,有人說他已經陣亡,有人說他去了台灣,娶了一個有錢女人,不可能再回來娶她了。那時,她已和外公過了三十多年,但是他們在一起談心的時候極少,外公總是吸著一管煙,而外婆手裏總是有針線。後來我漸漸大了,我對母親說,這樣的婚姻多可悲啊!母親卻說我太小,根本不知道愛情是怎麼一回事,我笑著說,外公和外婆他們才不知道愛情是怎麼一回事呢。有一天,我帶著照相機去了外婆家,想給外公外婆照相,因為他們一生一張合影也沒有。他們居然很不好意思,拘謹、羞澀超出我的想象,他們的椅子離得很遠,我為他們搬到一起,外婆的臉居然紅了。外公說,玉蘭,坐過來…See More
May 10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放下那塊石頭

每到新年來臨,她都可以收到一份禮物。禮物,是一塊小小的石頭。心的形狀,天然的。有時色彩斑斕,有時潔白無瑕。她總是小心翼翼地收藏好。這是一個秘密。沒有別的人知道,包括她的先生。她永遠記得多年以前的那個新年。站台,南方的冬天居然飄起了雪花。她緊緊地抱著他不肯松手,仿佛一松手,就會失去整個世界。他們相愛,卻不能在一起。他們的愛情是不被祝福的愛情。火車要開了,他交給她一件禮物,流著淚許諾,不管今後在哪裏,每年新年,他都會找一塊最美麗的石頭送給她。那是一顆已經變得堅硬的心嗎?她悲傷地想著,然後。痛哭失聲。生活開始變得平庸。她終於難以抗拒父母的壓力,嫁給了現在的先生。結婚多年,生活平淡而沒有激情。她覺得和先生之間隔著遙遠的距離。其實,先生對她很好,她像個公主一樣被呵護著。可是有什麼用呢?這不是她想要的。早在多年前,她的心就被一個人帶走了。新的一年就要到了。她充滿期待。那天,她一個人在街上行走,恍惚,竟沒發現一輛車朝她撞過來,緊要關頭,一個人沖過來,推開了她……推開她的人竟然是她的先生。然而,她的先生卻因此倒在了血泊之中。手術後,先生一直昏迷。有一次,居然在昏迷中一次一次地喊著她的名字。她的心中一熱…See More
May 9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麻將裏的愛情

他幾乎是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娶她的,她是城裏的小姐,他只是鄉下的一個窮小子,有幸和她同一個廠上班。她為了他不惜眾叛親離,做了他幸福的小妻子。正當他們沈浸在甜蜜的婚姻生活裏時,天有不測風雲,他們的廠面臨倒閉,雙雙下崗。他憑著在廠裏學的電腦技術,用積蓄買了一台電腦,摸索著幹起了定制招牌的生意,而她竟在電腦上學會了打麻將,一發不可收拾,後來竟跑到外面和一幫閑人玩打錢的。他覺得她跟著他挺委屈的,就盡量順著她,有活也總是一個人慢慢幹。久而久之,她也就心安理得地打牌,認為他養她是應該的。兒子上小學時,他更忙了,不僅忙生意,還要接送兒子,而她仍然雷打不動地按時“上下班”打牌,有時還要“加夜班”。她打牌,輸錢不說,得了頸椎病後還依然不分白天黑夜地上“戰場”。他氣她,又心疼她,勸她她也不聽。他是那種木訥老實的男人,不想和她吵,忍無可忍想到離婚,可是一想到她當初為了他,幾乎斷了所有的後路,她現在好像只會打牌了,離了婚,怎麼生活呢?不禁憐惜起她來。當有一天,有個人拿著一個破舊的招牌,讓他修一下換個畫面,他覺得麻煩就讓那個人重新做一個。那人說換新的代價太大,舊的修修和新的一樣。他豁然開朗,便想到要拯救他們的婚姻。…See More
Feb 17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沒有新娘的婚禮

中午,飯店的一樓餐廳,前來就餐的人很多,嘈雜擁擠,熱氣蒸騰。一個男孩穿著筆挺的西裝,打了漂亮的領帶。他的手裏拿一只話筒,站在餐廳一角。他說大家靜一靜,大家請靜一靜。很久,大廳才稍顯安靜。人們不解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想幹什麼。男孩清清噪子,說:“本來今天中午,我應該請你們參加宴席的,可是由於時間太倉促,又沒有準備,所以,只能請你們喝一杯酒了。”然後,他讓服務生給每一張桌子都放上一瓶白葡萄酒。人們看著他,更加不解。男孩變得有些羞澀:“今天是我結婚的日子,昨天夜裏才決定的。父母和親友在外地。不能趕過來,所以現在,你們都是我最尊貴的賓客。”原來如此!雖然不認識這個男孩,大家還是紛紛端起酒杯。說些祝福的話。男孩靦腆地笑起來,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新娘子呢?”有人問。男孩朝門口招招手。一位穿著白色蓮衣裙的姑娘走進來。姑娘既沒有化妝,也沒有披婚紗。雖然臉上也掛微笑,卻不是新娘子所特有的那種羞澀幸福的感覺。“這是她的同事,也是她的伴娘。”男孩解釋,“新娘今天不會來了。”人們再一次楞住:新娘不會來?這算什麼婚禮?“是這樣,”男孩繼續說,“她是醫院的護士,本來我們計劃好的,明年國慶節結婚。可是前些日子,她…See More
Feb 14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流沙·不做那只章魚

誰能不羨慕她呢?她有青春,有美貌,有不算太俗氣的氣質和交際能力,有高大英俊的事業有成的丈夫,有一個剛滿四歲的兒子,有近百萬元的家產。她還缺什麼呢?她想要什麼還會得不到呢?只是她自己知道,她的生活有缺陷,並且這不是一般的問題,她覺得她的生活甚至婚姻中有重大的危機。其實他們以前很窮,住的是平房,還是租的。丈夫靠建築發家,有車有錢,但不像其他包工頭那樣,醉醺醺地出入歌廳舞廳。她的丈夫很忠實,很正派,可是她發現丈夫不像以前那樣溫柔了,有時回家,坐在一起看電視或者報紙,她就苦惱,就和他無緣無故地吵架。他也不煩,任她吵,然後幫她做飯,把飯也端到她手上。她還是惱,甚至有次把飯碗也摔了。丈夫還是不惱,對她謙讓著。這樣的男人似乎不可能,她有時也感到奇怪。有時她會產生一個奇怪的想法,丈夫是不是做了對不起她的事,然後又否定。不到一年,她的風韻容顏被悠悠的怨恨銷蝕,而且得了可怕的胃潰瘍。有時才爬到二樓,就開始氣喘籲籲了。有一天,丈夫的朋友帶著女兒來玩,小女孩正在看一本繪畫書,小女孩走了,書卻忘記帶走了。她也只是隨便翻翻,就看到了一則關於章魚的故事。她當時只是覺得好奇,書上說有海洋中的章魚,本來可以自由自在地遊…See More
Feb 13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等到金婚那一天

那一年,父親被診斷為癌癥,醫生說父親的生命只有一到四年的時間了。這對我們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難道一向慈愛的父親就要這樣匆匆地離開我們嗎?我們還沒有好好孝敬他。雖然我們對父親隱瞞了他的病情,但父親是個有文化的人,他到底還是從自己的藥物以及治療方法中知道了真相,父親變得非常消極憂郁。我們幾個子女商量決定,一定要讓父親快樂起來。於是,每次只要我們誰有了一點點高興的事情,我們就會把它無限擴大;同時,我們還搜集來各種各樣的笑話講給父親聽,讓歡聲笑語填充著父親周圍的每一寸空間,不讓悲傷有一點兒容身之地。再加上母親的開導,漸漸地父親接受了我們的心意,變得開朗起來,開始積極地配合治療,並和母親一起出門鍛煉。然而,那個四年的期限卻一直像個巨大的陰影一樣籠罩著我們。就在四年期限將要結束時,我偶然從一本雜志上看到了這樣一個故事:有一位父親要遠渡重洋把年幼的兒子送到妻子身邊,在船上,那位父親用水果刀削水果時,不幸的事情發生了,一陣劇烈的搖晃使那位父親不小心跌倒,而那把水果刀就刺入他的胸膛,並深入了心臟。沒有人註意到這個情況,那位父親也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依然談舌自若地堅持了整整三天,當他把自己的兒子送到妻…See More
Jan 6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結婚時,我們不懂得愛

現在,邁克隨時都可能出現,來接孩子們出去和他一同度周末。我們已經離婚7年了。彼此仍然以禮相待,不過,那完全是為了我們的兒子約翰尼和卡梅倫,而且,我也不後悔。自離婚後我已經改變了許多,不過,我當然不會愚蠢到希望一切都回到過去,像當初青澀時代的我倆一樣昏頭昏腦地墜入情網。我是在高中時認識邁克的。許多年過去了,直到現在,我還能回憶起那份純真的感情。於是,我們在1990年結了婚。婚禮非常隆重豪華,是我一直夢想的那種,隨後的舞會也盡善盡美,我真不願意讓它結束。用不了多久,現實生活就讓我認識到舞會已經結束了。婚後的生活與我的想象相差太遠。我喜歡交際,愛在人前出風頭,喜歡吸引眾人的目光。我想,我還這麼年輕,幹嗎一天到晚呆在家裏?後來,我們有了兩個兒子,他們相差兩歲。這時,我又有重大發現:我簡直就不適合當一個全職母親。我告訴邁克,我想走出家門,進入社會。我在銀行找了一份工作。結交了大批新朋友。工作之余,我常和朋友們在一起度過,回家越來越晚。這樣一來,邁克逐漸不高興起來。一天夜裏,他終於措辭激烈地向我抗議了。邁克不是一個經常發脾氣的人,但那次,他毫不克制地發泄了自己的不滿。當然我也不甘認輸,便與他爭吵起…See More
Dec 25, 2016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張斌川·愛的40分鐘

對門住著一對中年夫婦,他們都是鄉下人,靠賣菜為生,屬於真正早出晚歸的那類人。由於妻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我是靠寫作吃飯的自由職業者,自由支配的時間多一些,於是那些買菜買米的任務不可推卸地落到了我的身上。我不愛討價還價,而對門那對中年夫婦又是那種規規矩矩做生意的本分人,我自然而然地成了他們的老顧客,也成了朋友,他們也對我格外客氣,每次到他們攤位前買菜,那男的明知我不會抽煙,但每次總會笑著朝我遞上一支。在我的婉言謝絕中,那男的就會把煙叼在自己的嘴中,沖妻子嘿嘿一笑,拿出廉價的打火機點上。在得到妻子回視一笑後,那男的才猛吸起來。當然,他是不會耽擱手上的活的。每回看到他們那一次覆一次地向對方顯示無言的愛意後,心中總是羨慕他們,他們的生活雖清貧,但情感絕不薄於他人。這天清晨,我在趕寫一篇文章時,突然聽見對門那賣菜夫妻的爭吵聲。我猜想,他們可能是為小事暫時爭吵一下,很快就會停下來。但是半個小時過去了,爭吵聲沒有停歇,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態勢。出於他們平時對我的尊重,我敲響了他們的門。門是男的開的,從男人的表情來看,他的臉上寫滿了做錯事後的愧疚。我沒等那男的開口,就數落他的不是,語氣也很嚴厲。正當我一句…See More
Dec 20, 2016

Bir Tanem's Blog

縱是無言也動人

Posted on May 9, 2017 at 11:14pm 0 Comments

外婆18歲就嫁給了外公。之前,外婆曾有個心儀的男子,只不過,那個男子去當兵了,去之前,曾對外婆說,等我回來娶你。但外婆的父母是不等的。

外婆和外公結婚前從沒有見過面,兩個陌生人就這樣結了婚,然後一天天過日子。

所以,爭吵在所難免,又因為貧窮,他們幾乎是在吵嘴中度過了一天又一天,而外公,用得最多的是他的拳頭。

很小的時候,我常聽外婆提起那個當兵的人。那個男人,幾乎是她對愛情全部美好的想象,她對我說起過他的英俊、善良、多情,還有,他還會唱很多民歌給她聽,但最後,傳來的消息卻是讓人傷心的,有人說他已經陣亡,有人說他去了台灣,娶了一個有錢女人,不可能再回來娶她了。…

Continue

麻將裏的愛情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32pm 0 Comments

他幾乎是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娶她的,她是城裏的小姐,他只是鄉下的一個窮小子,有幸和她同一個廠上班。她為了他不惜眾叛親離,做了他幸福的小妻子。正當他們沈浸在甜蜜的婚姻生活裏時,天有不測風雲,他們的廠面臨倒閉,雙雙下崗。

他憑著在廠裏學的電腦技術,用積蓄買了一台電腦,摸索著幹起了定制招牌的生意,而她竟在電腦上學會了打麻將,一發不可收拾,後來竟跑到外面和一幫閑人玩打錢的。

他覺得她跟著他挺委屈的,就盡量順著她,有活也總是一個人慢慢幹。久而久之,她也就心安理得地打牌,認為他養她是應該的。…

Continue

沒有新娘的婚禮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7 at 6:49pm 0 Comments

中午,飯店的一樓餐廳,前來就餐的人很多,嘈雜擁擠,熱氣蒸騰。

一個男孩穿著筆挺的西裝,打了漂亮的領帶。他的手裏拿一只話筒,站在餐廳一角。他說大家靜一靜,大家請靜一靜。

很久,大廳才稍顯安靜。人們不解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男孩清清噪子,說:“本來今天中午,我應該請你們參加宴席的,可是由於時間太倉促,又沒有準備,所以,只能請你們喝一杯酒了。”然後,他讓服務生給每一張桌子都放上一瓶白葡萄酒。

人們看著他,更加不解。…

Continue

流沙·不做那只章魚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16pm 0 Comments

誰能不羨慕她呢?她有青春,有美貌,有不算太俗氣的氣質和交際能力,有高大英俊的事業有成的丈夫,有一個剛滿四歲的兒子,有近百萬元的家產。

她還缺什麼呢?她想要什麼還會得不到呢?只是她自己知道,她的生活有缺陷,並且這不是一般的問題,她覺得她的生活甚至婚姻中有重大的危機。

其實他們以前很窮,住的是平房,還是租的。丈夫靠建築發家,有車有錢,但不像其他包工頭那樣,醉醺醺地出入歌廳舞廳。她的丈夫很忠實,很正派,可是她發現丈夫不像以前那樣溫柔了,有時回家,坐在一起看電視或者報紙,她就苦惱,就和他無緣無故地吵架。他也不煩,任她吵,然後幫她做飯,把飯也端到她手上。她還是惱,甚至有次把飯碗也摔了。丈夫還是不惱,對她謙讓著。這樣的男人似乎不可能,她有時也感到奇怪。有時她會產生一個奇怪的想法,丈夫是不是做了對不起她的事,然後又否定。…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