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 Tanem
  • Male
  • Ankara
  • Turkey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ir Tanem's Friends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Zenkov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Bir Tane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ir Tanem's Page

Latest Activity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1)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語] 瑪斯·伊巴茲 陳姝波…See More
Aug 4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下)

就此而言,我覺得,他就像加菲爾德——我是說加菲貓[1]。他的存在或缺席對文本其他部分沒有任何影響,但他覺得他有正當的理由待在裏面,什麽都不做,就是浪費點空間。所以,恩克上校就是文學中的一只加菲貓。不過,真正的加菲貓盡管沒什麽用處,不再時興,卻還活著,而且活得很好,能發布命令,扮演上校,並能因為這項特權獲得厚報。所以,“真正的”上校恩克為什麽不能活下來?沃曼不同意。恩克必須得受懲罰。他必須得在保密會設伏的那棟公寓的地下室中慘遭殺害,然後被塞進袋子,扔到河裏。他的屍體被湍急的水流沖到威廉港…See More
Aug 3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中)

我最受不了那些為“讀者”提供圓滿、封閉結局的小說。那些小說家一門心思就想著為打造完美結局而編排情節,除了那些構成他們所謂“收尾”的詞句,不留一絲余地。我恨這些吸血鬼。假如小說的主人公是一位退休警官,如果一開頭就用“鬼迷心竅”、“滿眼邪光”等詞語來描述他,如果他的言辭與個性和其他小說中的許多警察一樣陳腐老套(所有那些常用的能指都在表明他是個惡心、危險的家夥……),那我可真讀不下去了。要是讓我翻譯,我就會給這位退休警官——他到小說結尾的時候,會因為花園圍籬跟鄰居發生爭執,繼而拿起屠刀把鄰居大卸八塊——一個機會,讓他完成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的至善之舉。我就是要打破原著強加給“讀者”的那種期待,而且,我這麽做純粹是出於憎惡。再比如說,還有個小說中的人物,剛出場,就被“原”作者幹掉了,也許是覺得他已經無助於情節發展了。於是,我就自己編造情節,讓他一直活到小說結尾。結果,你瞧,所有“讀者”都非常喜歡這個人物,一位著名批評家甚至(在一份口碑很好、發行量很大的報紙上)說,我的創作既有普魯斯特筆下多維人物的影子,又有貝克特筆下怪誕而又淒慘的滑稽人物的影子。正如我反對任何人癡迷於圓滿封閉的結局,我也無法忍受…See More
Jul 30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Jul 2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國威爾士] 威廉·歐文·羅伯茨:職業人士(下)

馬修沒有如約進行下一次的治療,接下來又爽約了。我開始焦慮,於是給他打電話,但接通的只有電話應答機。秋夜越來越長。到十一月底時,新聞裏鋪天蓋地報道的都是針對市內銀行業的抗議活動。一幅幅照片展示的是混亂的人群,推搡著、噓聲抗議著,窗戶被砸碎,警察看似中世紀的步兵,竭力控制著局面。我理解這憤怒,但不太理解這暴力。十二月初一個寒冷的清晨,馬修順道來訪。“我來不是預約治療的。就是來把賬結清了。”“我的秘書會處理好這些的。”他比往常更顯蒼白,仿佛重感冒了一場。“我跟安娜結束了。”我沒有立即作答,我忍住不回應,是怕他覺得有必要做解釋。但他只是盯著窗外望去。風吹得窗戶嘎吱作響,他只是默默凝望著窗外。過了片刻,我問:“你覺得如何?”馬修聳聳肩,松弛了一下身子。這回,閑話填充了時間的縫隙,直到我再次試圖問起安娜。他機警地假意一笑,岔開了話題。“不過,也不都是壞消息……”“那好啊。”“我戒煙了!”“但願我也能戒掉。”他拿手抹了抹鼻子。“我還找到工作了。”“祝賀你!”(這算條消息。)“在這兒?”“不。”“倫敦?”看得出他煙癮難耐。“你一定很開心,馬修。”“你覺得呢?”(“多傻的問題!”)我沈默著,等他開口。時…See More
Jun 1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國威爾士] 威廉·歐文·羅伯茨:職業人士(上)

尚曉進 譯要不是那次,我並不會結識他。當然啦,我時不時會在肉店裏遇見他。那次,酒吧打烊後,我們一起站在人行道上,他跟我借火點煙。“一起玩個通宵?”“明兒要上班。”我把打火機放回口袋。“我也是。”他眼睛下吊著大眼袋。我們在黑獅旅店旁叫了輛出租車,來到市內的一家酒吧。周四的夜晚,學生不少。馬修拿酒去了老半天,我煩了,起身走過去。吧臺前:他和一個剪精靈系短發[1]的女人在激烈地爭吵,兩口子吵架的那種。“抱歉。”他回到桌前,杯裏的酒濺到桌子上。全盤招供,盡管我什麽也沒問。名叫雅德維加,他的前妻,來自克拉科夫[2]。(他強打精神。)三年的婚姻生活,沒有孩子。“抱歉,”他是不是說得太多?…See More
Mar 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格蘭] 希拉里·曼特爾·她的心臟急性衰竭了(下)

莫娜最近掉了幾顆牙,這倒是千真萬確。不過她知道,母親在撒謊。“如果你把我送回去,我就去喝漂白水。”她說。蘿拉說:“那你就會變成白骨精啦。”二月:他們討論要把她隔離起來:那就意味著,母親說,把你強制關押在醫院裏;那就意味著,莫娜,你不能像以前那樣從裏頭出來了。“決定權完全在你手裏。”父親說,“莫娜,如果現在開始吃東西,就不至於到這個地步。你不會喜歡關在精神病房裏。他們可不會哄著你出去散步,給你烤好吃得要人命的蛋糕。他們會給所有門都掛上鎖,往你的嘴裏灌各種藥片。我告訴你,那跟護療中心可不一樣。”“我覺得那更像是狗窩,供吃住的。”蘿拉說,“裏頭的人都是用狗鏈牽著的。”“你會救我出去嗎?”莫娜問。“你要自己救自己,”父親說。“沒人能替你吃東西。”“如果他們肯的話,”蘿拉說,“也許我可以替你吃。不過,我是要收費的。”莫娜如今正在逐步把自己拆裝。她要恢復成出廠的設置。蘿拉成了她的翻譯,她清脆的聲音自上鋪傳來,如同女祭司在發話。父母和醫生都需要來問她莫娜心裏的想法。莫娜自己大多時候都默不作聲。從新年開始,蘿拉就和莫娜對調了床位,讓她睡下鋪。她害怕莫娜從床上滾下來,在地板上摔成了碎塊。她聽母親在臥室的…See More
Mar 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格蘭] 希拉里·曼特爾·她的心臟急性衰竭了(中)

昨晚蘿拉看到莫娜輕輕地從上鋪溜了下來,在寒夜裏,她看似一根瑟瑟發抖的柱子;中央暖氣系統這時已經關閉,畢竟人是熱血動物,這時辰有誰會起來四處走動?蘿拉推開身上的被子,站了起來,跟著莫娜走到黑暗的樓梯平臺。兩個人都光著腳。莫娜身上的睡衣皺巴巴的,好像埃德加·愛倫·坡故事裏人還沒死就出竅的幽魂。蘿拉穿著一套老舊的“奇先生”[2]睡衣,大概有八九年的歷史,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迷戀這套睡衣,就像沒了理智一般。上衣洗得縮了水,罩不住全身,露出了圓圓的小肚皮,上頭的“懶洋洋先生”幾乎快洗沒了,剩下一團顏色,模模糊糊的;睡褲的褲腿只到小腿肚的中間,腰間的松緊帶已經斷了,她每走幾步都要用手提一下褲子。天上掛著半圓的月亮,在樓梯平臺處,她看到了姐姐的臉,煞白煞白的,有月亮的陰影,月亮的凹坑,顯得神秘而遙遠。莫娜正要下樓去,到電腦前取消超市的訂單。莫娜到了父親的辦公室,坐在了他的寫字椅上。她沒穿鞋襪,腳後跟在地毯上磨蹭著,借著摩擦力把椅子轉到了桌前。電腦是專供父親工作用的。父親事先就警告過她們這點,而且還說,她們的母親當年會考十門課全過,除了筆和紙外什麼也不用;她們可以使用電腦,但必須受到嚴格監控;當然她們…See More
Feb 24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Feb 9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讓你久等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一個年輕的日本男孩被迫從軍而與他的未婚妻分手。在分手前,他們每次約會總約在某棵大樹下見面,那男孩因為工作關系,每回總是遲到。每次他遲到的第一句話,都是靦腆地說:“對不起,讓你久等了。”但那女孩總是笑著對他說:“還好,我也沒有等很久。”那男孩起先以為是真的,後來有一次他準時到,卻故意在一旁等了一個小時才過去,沒想到,那女孩一樣露出微笑說著同樣的話。他這才知道,不管他遲到多久,她總是會為了不讓他尷尬而體貼地騙他。後來,他在被派去從軍前,為了怕一去不知幾年,或回來人事已非,便與她約好,回來彼此如果找不到對方,就記得到這棵大樹下等。時光荏苒,二十幾年過去了,那男孩一直都沒有回來。因為他流落到韓國,曾被炸藥擊中的他,因昏迷而失去記憶力。直到十來年過去了,他才在無意中恢覆記憶,無奈他已經在韓國娶妻,而他也相信他的未婚妻也該以為他已死了。又過了5年,他的韓國妻子去世,他於是帶著一顆忐忑的心回到日本。他想起這段刻骨銘心的舊情,帶著緬懷的情緒,下飛機的第一天,就直接驅車前往那棵舊時的大樹下。出租車飛馳駛到,他在距離兩米左右的地方下了車。但第一眼映入眼簾的卻是繁華喧嚷的商店和街道,…See More
Feb 7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做兩個相交的圓

她是一個風風火火的女人,凡事喜歡大包大攬,喜歡越俎代庖,他的事兒當然更不在話下。大到公司裏人際關系的處理,工作的安排;小到家庭生活的瑣事,穿什麼衣服,配什麼鞋襪,戴什麼領帶,她都要插手。她常說,兩個人相愛,就應該愛得毫無保留,才不算辜負愛情這兩個字。可是她忘了,他亦是一個有思想的人。有一次,他犯了胃疼的毛病,公司來電話說,有一份重要的文件在他那裏,等著用。她自作主張地回答,他病了,等好一點再讓他去公司上班。過了兩天,他下班回來,頹喪地坐在沙發上。她問他是不是不舒服,他說,是心裏不舒服。他被公司辭退了,因為他沒有去上班,公司失掉了一單生意。她有些懊惱地想,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好心幫了他倒忙呢?吃過了豆子,很快就忘記了豆子的味道。又一次,他喝醉了酒,老家來了一個舊鄰居,說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他。她悄悄地把門開了一條縫,說他被公司派到外地出差了。那個舊鄰一臉黯然地離去。許久之後,他問她,那個舊鄰的母親去世了,人家說之前曾經來找過我,想讓我幫忙推薦一家好一點的醫院,我怎麼不知道?她想了一下說,是有這麼一回事,當時你喝醉了酒。他聽了,一下子惱怒起來,說,你知道嗎,小時候我去水塘玩兒,差點兒淹死,如果不是…See More
Feb 6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細節決定愛情

一次同學聚會,大家嘻嘻哈哈地笑鬧著,說起當初為什麽沒有追求誰,為什麽沒有以身相許私訂終身什麽的,於是就有人提議,每個人都說說自己的愛情經歷,但不許長篇大論,只說一個細節。她先說。開始,對他的感覺真是一般,覺得他哪點兒也不出色,就有一搭沒一搭地約會著。那次正在一家超市裏吃快餐,他的手機響了,他看看號碼就掛了,疑惑他為什麽不接,甚至還酸酸地問,該不是腳踩兩只船吧?他笑了,說是姐姐從家裏打來的,說著就撥了回去。打完電話他解釋道,用家裏的座機打手機,按網話收費很貴,他掛了重新打過去,姐姐家的電話費就省了。他低頭說,姐姐下崗了。我心裏頓時一動,多細心、多懂得親情的男孩呀!於是,就鐵心和他好。接著發言的也是個女生,大概女孩對愛情更敏感些吧。她說,他是我的同事,有次我倆隨老總去另一家公司談業務,我忽然肚子疼,是“老朋友”造訪了。那天我只穿了條薄薄的素白短裙,滿屋都是男士,我尷尬極了,幸好挨門坐著,我逃也似的跑進衛生間,發現裙子後面已經有指甲蓋大小的血跡滲出來,當時真是手足無措呀,但總不能賴在裏面不出來吧?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進來一位小姐,笑吟吟地遞給我一條素白的短裙和兩片衛生巾……說是和我同來的先生讓…See More
Feb 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聰明的地主

從前,巴哈馬群島有個地主,自以為很聰明,時常變著法兒讓那些替他種地的農民多幹活,還總想少給些工錢。農民要是吃了飯休息一會,他就會大聲呵責:“不許偷懶!”農民要是在工作時間裏講幾句話,他就要吹胡子瞪眼:“少廢話,快幹活!”在這個村子裏,住著一個真正聰明的小夥子。一天,聰明的小夥子對他哥哥說:“我要給那個壞蛋一個教訓。”說著,就轉身向地主家走去。“老爺,請求您讓我幹些活。”“好呀!”地主說,“可你要知道,幹活必須又快又好,不許偷懶,不許講話。”“我知道。”聰明的小夥子回答。“你早飯吃過沒有?”地主問。原來,巴哈馬群島那時有個規矩,工人的夥食是由主人供應的。“還沒有。”小夥子回答。“這樣吧,我給你早飯,你就在這裏吃,不過要記住,只準吃飯,不許講話。”因為巴哈馬人喜歡一面吃飯,一面講話。吃罷早飯,小夥子站起身來,想到地裏去幹活。地主故意大聲問道:“這麽早就下地去?難道你不想吃了午飯才走嗎?”“吃午飯?”聰明的小夥子當然明白地主的鬼計,他這是想讓我從早到晚一刻不停地幹活啊!但他卻應道:“好啊!好啊!”“真是笨蛋。”地主心裏想道,“他把早飯和午飯一起吃了,不是可以節省許多時間嗎?不是可以幹更多的活…See More
Feb 4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便條上的愛情

很早,他就和她同廠,他是三班倒的工作,她也是,一個月裏,只有幾天能輪在一個時間段上休息。剛結婚,廠裏沒房,住的是集體宿舍一間極小的房子,衛生間、廚房都是公用。他早上8點半下班,她8點已去上班,回到家,桌上有一張便條:饅頭在鍋裏,趁熱吃,抓緊時間休息。下面落的是她的大名,他看了,去外面已封了火的竈台上把鍋端下來,揭開鍋蓋,饅頭還熱著。下午6點半,她下班,他已走了,桌上的老地方,又有張便條:晚餐是大餅和粥,還有一碟腐乳,一定要吃完,我去菜場買菜。後面是他的姓名。一個小時後,他回來了,手裏拎著焉焉的蔬菜,“很便宜。”他說完,急匆匆穿上那件靛藍色的勞動布工作服去上班了,這一天,見面只有兩分鐘。添了三個孩子,終於分到一套帶廚房的一室一廳,衛生間和水龍頭、洗衣池仍是公用的,不過,很滿足了。仍是三班倒的工作,孩子是大的帶著小的,她早上8點半下班,他怕孩子們扯了折紙飛機,於是把便條留在碗櫃頂上:鍋裏有煮好的甜酒粑,吃了就休息,我已給大娃說好,讓他帶弟弟妹妹出去玩。大娃是他們的大孩子。她吃完,屋裏很安靜,她很快就入睡了。下午6點半,他下班,飯桌上只有二娃、三娃在等他。他知道,她一定是趁菜市收攤去買廉價的…See More
Feb 3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夢中的婚禮

很多人喜歡日出甚於日落,對於別人來說日落或許是一天的終點,而對於她來說,那才是令她翹首以待的一刻。文欣是個鋼琴教師。自六歲那年開始學琴,小學畢業時已拿到鋼琴八級證書。她熱愛音樂,不太愛和別人說話,只把孩子們換到家中來教他們彈鋼琴。所有交流僅限於音樂,曲罷,她便微笑著喚他們離開。曾有學生問她有男朋友嗎?她回答說有啊當然有。文欣害怕見陌生人,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家教孩子們彈琴,很少接觸外面的世界。和他們在一起,生活變得很幹凈。沒人會過問她的生活,也沒人去偷窺她的過去。更沒有人會關註她的未來。這是她想要的,無需太多言語太多表情就可以詮釋的世界。認識藍,文欣多少還是有點驚訝的。來學琴的孩子通常都是媽媽帶著來的,只有叮叮是爸爸每周兩次地帶來。他不像街上那些充滿塵埃的陌生人。在藍面前,文欣感覺自然許多。叮叮是個乖巧的孩子,彈鋼琴進步很快。她仿佛看到多年前那個小小的自己,坐在高高的鋼琴凳上,一點點地朝夢想邁進。文欣疼愛叮叮,當無意中知道叮叮是個沒有媽媽的孩子時,她對這個有著音樂天賦的小人兒就更加憐惜。藍也註意到這個年輕溫柔的鋼琴教師,她的話不多。臉色總顯得有點蒼白,也許因為不常出門,所以總欠缺一點健康的…See More
Feb 2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愛情的守望

姑姑是在縣城的女子中學讀初二時愛上那位高大英俊的體育老師的。那時的她,不僅是人們公認的“校花”,而且還是一位出名的才女,當她把張愛玲《心願》裏的一段話恰到好處地引用在文章中,並發表在校刊上時,沒有人懷疑她日後會成為蘇南文壇雅苑裏的名媛,可是事情並沒有像人們想像的那樣發展。初二之後姑姑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令許多以前教過她的老師唏噓不已。這緣自她過早地墜入愛河。她被她的體育老師的學識、灑脫、練達所深深吸引,為他的一舉手一投足而癡迷。其他所有的課程她都不再感興趣了,她就願上一門課:體育。初三上半學期,姑姑再也經不住暗戀的痛苦折磨,親手把兒女私情由“幕後”搬到“前台”,她尺素傳情,主動射出了丘比特之箭:“月色溶溶夜,花蔭寂寂春;如何臨皓魄,不見月中人?”體育老師接到這樣一封來信,其激動的心情可想而知,這完全可以從他迫不及待地從門縫裏塞進姑姑寢室的回書中看得出來:“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翩翩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張弦代語兮,欲訴衷腸。何時見許兮,慰我仿徨?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從此,他們心心相許,私定了終身。遠在鄉間的我的小腳奶奶是無從…See More
Feb 1

Bir Tanem's Blog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1)

Posted on August 4, 2018 at 10:51pm 0 Comments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語] 瑪斯·伊巴茲

陳姝波 譯…



Continue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下)

Posted on August 2, 2018 at 6:30pm 0 Comments

就此而言,我覺得,他就像加菲爾德——我是說加菲貓[1]。他的存在或缺席對文本其他部分沒有任何影響,但他覺得他有正當的理由待在裏面,什麽都不做,就是浪費點空間。所以,恩克上校就是文學中的一只加菲貓。不過,真正的加菲貓盡管沒什麽用處,不再時興,卻還活著,而且活得很好,能發布命令,扮演上校,並能因為這項特權獲得厚報。

所以,“真正的”上校恩克為什麽不能活下來?

沃曼不同意。恩克必須得受懲罰。他必須得在保密會設伏的那棟公寓的地下室中慘遭殺害,然後被塞進袋子,扔到河裏。他的屍體被湍急的水流沖到威廉港…

Continue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中)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9:17pm 0 Comments

我最受不了那些為“讀者”提供圓滿、封閉結局的小說。那些小說家一門心思就想著為打造完美結局而編排情節,除了那些構成他們所謂“收尾”的詞句,不留一絲余地。我恨這些吸血鬼。

假如小說的主人公是一位退休警官,如果一開頭就用“鬼迷心竅”、“滿眼邪光”等詞語來描述他,如果他的言辭與個性和其他小說中的許多警察一樣陳腐老套(所有那些常用的能指都在表明他是個惡心、危險的家夥……),那我可真讀不下去了。要是讓我翻譯,我就會給這位退休警官——他到小說結尾的時候,會因為花園圍籬跟鄰居發生爭執,繼而拿起屠刀把鄰居大卸八塊——一個機會,讓他完成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的至善之舉。我就是要打破原著強加給“讀者”的那種期待,而且,我這麽做純粹是出於憎惡。…

Continue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上)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9:17pm 0 Comments

喬修峰 譯

徒有欲望而無行動,就是將嬰兒扼殺在搖籃之中。

——威廉·布萊克

Ⅰ.“當譯者跟做普通讀者截然不同,翻譯最能親密接觸作者的內心世界。”

我向來不喜歡吹牛拍馬,內傑代特·塞紮伊·巴爾坎卻老用這句老掉牙的套話給我戴高帽,實在可惡。我早就被掃地出門,不幹這一行了,已經不算在崗的知識分子了。不過,內傑代特·塞紮伊沒必要知道這個,而且,出於某種緣故,讓他誤以為我還在做翻譯,倒也讓我感到十分快意。…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