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Poèmes lieu
  • desafinado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7)

他對土著的性格並不存任何幻想。他認為馬來人很奸詐,印度人很懶惰,華人也沒有吸引人的地方。【39】在他看來,華人的長相很醜陋,外表就像僵屍一樣。但是在他的撰述中,他對華人的勤勞苦幹精神和對教育的渴求和尊崇,卻深表敬佩。朗西曼聲稱詹姆士‧布魯克隨時準備矯正他的偏見。【40】布 魯克同美國傳教士艾比爾(Abeel) 一次深談後,認定在基督教戒律引導下的教會組織,對砂勞越不可能造成任何損害。如果他否定教會可能帶來的良好效果,簡直等於一個異教徒。究竟這種態度上的改變,是否表示他願意改變其偏見,倒是一件很值得爭論的事。由於他的偏見很深,筆者委實懷疑他會輕易改變態度。在幾乎所有涉及華人移居砂勞越的早期文獻中,我們可以看出私會黨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詹姆士‧布魯克政府一直擔心三合會對華族移民的影響。在許多文獻中,三合會的影響被認為是1857年石隆門華工起義的主因。【41】在《砂勞越民族》(Peoples of Sarawak) 這本書中,我們發現下一段文字,…See More
6 hours ago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6)

在我們把注意力轉向砂勞越及其發展之前,有一兩點關於西婆羅洲的局勢,有必要談一談。首先,公司的消滅,並未能治療婆羅洲的政治利經濟弊病。哥羅特說,對付公司的戰爭結束後,有關區域化為貧瘠的農耕地帶,所有礦場幾乎被廢棄。巴素和哥羅特抱著同樣的看法。認為公司的消滅以及公司消滅後華族人口的減少,對婆羅洲的發展打擊不小,致使婆羅洲從此一籌莫展,也許永遠無法恢復舊觀。【34】哥羅特不禁問道:何以荷蘭政府讓爪哇人保有本身的社區制度,唯獨華人不許保有?他又問道:為什麽荷蘭政府抱著這種“恐華心理”,究竟荷蘭政府有什麽理由害怕華人?巴素批評道:公司組織消失之後,華人酷似失去神經節、腦子或“蟻後”的一窩白螞蟻。然而,華人具有莫大的復原力量,不久他們便對這種挑戰作回應了。我們從以上所談的,可以明顯看出砂勞越和中國早在公元1300年以前,便有了直接的接觸。由於某種不明原因,華人在砂勞越留下的這些痕跡,到十五世紀中葉便消失無蹤。不過,他們在文萊卻延續了一百年之久。因此,華人在婆羅洲沿岸的貿易活動,看來是十六世紀末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荷蘭人的競爭下宣告中斷的。在往後的兩百年中,中國和砂勞越之間便很少來往了。早期華族商賈…See More
Tues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5)

C.公司統治的結束蘭芳大總制從1775年起延續到1884年,一共有十位總長。前五位總長是比較能幹的統治者,因此最初的四十五年是蘭芳公司的黃金時代。打從1821年起,荷蘭人便陸續佔據了婆羅洲東南部地區,作為荷屬東印度的部分殖民地,並嘗試將其殖民地疆界向西推移,結果他們一步一步地伸入蘭芳政府的領土。第五位總長劉臺二受到巴達維亞(今雅加達)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利誘,簽署了一項互不侵犯條約。雖然這條約確保雙方暫時相安無事,實質上卻使蘭芳大總制處於荷蘭的宗主權底下。打從這個時候起,土著不時作亂,蘭芳政府卻因本身力量太過薄弱,無法對付他們。在危急時刻,首府的總廳一片漆黑,空無人影。終於到了1884…See More
Feb 1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4)

經過一個時期的策劃後,羅芳伯所率領的一批人馬決定遷移到一個新地點,也就是遷移到三發區東萬律大埔客生息的山心金湖。首先,羅氏的部眾攻擊這個社區。大埔客墾殖民的領袖張亞才率領部屬,逃往他處。羅芳伯遂成為山心金湖區的新領袖。透過賢明的施政和待人以善,他把未逃走的大埔客墾殖民爭取過來。於是,這個新村落開 始築起護墻,興建店鋪,房舍和公司辦事處。這個大埔客和嘉應州客聯合組成的新社區,繼而開辟山林,挖掘水井,發展礦業。由於這些新墾殖民遠離一切外來控制,他們自然而然地便建立起本身的政治機構。他們在羅芳伯的英明領導下,把政治機構建立在原本存在的群體組織上。不到四年, 羅芳伯因協助三發蘇丹敉平叛亂而名聲大噪,加上他深得民心,終於成為西婆羅洲的公認領袖。…See More
Feb 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3)

十七世紀的接觸 十七世紀隨著海上貿易的擴展,華人與婆羅洲的接觸出現了新線索。這個世紀似乎掀起了華人移居南洋的一系列浪潮。對於馬來群島內部和周圍地區的幾乎每一個國家的歷史、政治和社會發展,都產生一定的影響。婆羅洲是接受大量增加的華人移民的地區之一。華人來到文萊、馬辰(Banjermasin) 及坤甸(Pontianak) 等地區的人數越來越多。他們的活動並不限於開礦。起初,他們每一隔一段長時期才南來一次,人數也很少。他們抵步後,便開始其一慣的有條不紊的干活程序,披荊斬棘,開辟大片土地,種植胡椒和蔬菜。他們接著從河口附近的新墾殖地,逐漸深入內陸,開山伐木,讓木桐隨著河流漂浮到他們所建成的簡單碼頭。一位名叫範‧諾爾特(Van Noort)…See More
Feb 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2)

早年接觸的考古證據近幾年來出土的許多文物,有助於肯定中國早年與東南亞的來往關系。在蘇門答臘、爪哇、婆羅洲曾經發現中國漢朝的陪葬陶器。其中在蘇門答臘出土的一件,刻有相當於“公元前45年”的年號【8】。可惜,這些早期陶器的發現,並不能證明中國人親身與當地人接觸,因為這些陶器可能由外國旅客或商賈帶到這些地區的。海涅─格爾德恩(R. Heine─Geldern) 認為婆羅洲達雅克部族和弗洛勒斯島(Flores) 的恩加達人(Ngada) 的裝飾圖案,同中國周朝末年的圖案有極明顯的關系。 難怪人們會推測中國人早在公元前三世初,或更早時期,便開始同婆羅洲接觸了。【9】                                                                                 …See More
Jan 3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1)

在許多有關華人的歷史記載中,也許最鮮為人知的,是華人移居南洋(華人對馬來群島的稱呼) 的故事。近幾年來,隨著馬來西亞(由馬來亞、沙巴[即北婆羅洲]和砂勞越組成的聯合邦) 的成立,無形中激發人們對這個地區,特別是對婆羅洲的興趣。本文的目的,是設法根據可得的資料,編寫成一篇有關華人與婆羅洲接觸的歷史。在第一節裏,筆者打算探索華人最早出現在婆羅洲的蹤跡。一直到公元1850年華人在婆羅洲的發展經過。第二節則敘述1850年以後,華人在婆羅洲所發生的各種事件。 A Chinese puppet show exhibited in front of a Chinese Temple in Kuching, the…See More
Jan 3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photos
Jan 2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photo

Kudat 古達歴史

Sejarah Kudat bermula sejak kurun ke 18 hingga Perang Dunia Ke-II berasaskan sumber-sumber manifestasi berikut:-Sultan Amir dari Sulu menyerahkan hartanya di Borneo kepada East India Company. Bendera East India Company dikibarkan di Pulau…
Jan 2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photos
Jan 24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photos
Jan 2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photos
Jan 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書與女人(下)

在我的筆記本裏,每一頁都記滿了筆記。為了讓你明白我當時的心情,我不妨念幾頁給你聽聽。譬如,有一頁上的標題很簡單,是用大寫字母寫的"女人與貧困",但下面記著的 東西呢,卻是這樣的——關於中世紀女人的狀況關於斐濟群島上的女人的習性被人當作女神崇拜的女人女人的道德感較差女人的理想傾向女人比較謹慎南太平洋群島上處於青春期的女人女人的吸引力被當作祭品獻祭的女人女人的腦容量較小女人有較深的潛意識女人體毛較少女人的腦力、道德感和體力都較差女人喜歡孩子女人壽命較長女人肌肉不發達女人容易動情女人愛虛榮關於女人的高等教育莎士比亞對女人的看法柏肯海德勳爵對女人的看法英奇教長對女人的看法拉布呂耶爾對女人的看法約翰遜博士對女人的看法奧斯卡·勃朗寧先生對女人的看法記到這兒,我吸了口氣,而且,說實話,還在頁邊加了一句:為什麽塞繆爾·勃特勒說"聰明的男人從不說他們對女人有何想法"?因為事情明擺著,聰明的男人好像除了…See More
Jan 13, 201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書與女人(上)

我對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的那次訪問,還有那次午餐和晚餐,引發出一連串的問題。為什麽男人喝酒,女人喝水?為什麽一個性別那樣神氣活現,而另一個性別卻又那樣可憐巴巴?貧困對 小說有怎樣的影響?藝術創作有哪些必要條件?——這樣的問題成千上萬,不請自來。不過,現在需要的是回答,不是問題。而要得到回答,看來只有去請教那些博學之士和沒有 偏見的人——他們既不參與口舌之爭,也不受日常生活之擾,他們只是思考和研究,並把自己的研究結果寫進書裏。他們的書,就放在大英博物館裏;於是我拿起筆記本和鉛筆自 問:要是我在大英博物館的書架上也找不到真理,那麽哪裏還會有真理呢?有了這樣的準備,有了這樣的信心和求知欲,我便開始去尋求真理。那天雖然沒有下雨,天氣卻是陰沈沈的,大英博物館附近的街道上到處是一個個投放煤炭的開口,一袋袋的煤炭正往那 裏面傾倒;一輛輛四輪馬車不斷停下,一只只用繩子捆緊的箱子被放到人行道上,我想,那裏面裝的也許是某個瑞士家庭或者意大利家庭一年四季穿的衣服,這些家庭或許是想碰碰好運,或許…See More
Jan 12, 201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為什麼好詩劇難尋?(下)

伊麗莎白時代的劇作家擁有一種自由觀念,認為自己享有完全的自由;現代的詩劇作家呢,要麽根本就沒有什麽觀念可言,要麽就是死抱著一些陳腐、僵死的觀念。而就是這些觀念,不是 使他們對眼前的事物完全視而不見,就是使他們在現實生活面前縮手縮腳。於是,他們就只好逃到塞諾克瑞忒斯那裏去了。他們在現實面前總是保持沈默,迫不得已時,也只是寫幾首四平八 穩的無韻詩而已。以上是我們的看法,能不能說得更充分一點?因為有人會問:究竟發生了什麽事,究竟是什麽原因,使現在的詩劇作家處在這麽一個位置上,使他們不能把自己的思想、感情直接註入詩劇 這一古老的英詩形式中去呢?對這個問題,我們只要到任何一個城市的大街上去走一走,便能得到回答。我們的大街,都是用一塊塊長長的磚石鋪就的;我們的房屋,相互之間總有一點距離 ,就像一個個盒子;在這一個個盒子裏,住著一個個不同的人。他們的門上總是裝了鎖,窗上總是裝了插銷,為的就是要清靜獨處,不受別人幹擾;不過,在他們的房屋上方,卻有一座公用的發…See More
Jan 10, 201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為什麽好詩劇難尋(上)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凡是有天才、有志向的詩人,都從事詩劇創作。自德萊頓去世後,幾乎所有的大詩人都曾在詩劇領域一試身手。華茲華斯和柯勒律治、雪萊和濟慈、丁尼生、斯溫 朋和勃朗寧都寫過詩劇,但都不太成功。在他們創作的所有詩劇中,也許只有斯溫朋的《愛塔蘭泰》和雪萊的《解放了的普羅米修斯》現在還有人讀,但是和這兩位詩人的其他作品相比,這兩 部詩劇顯然是不受重視的。至於其他詩劇,則早就被人們束之高閣,就像一群把頭埋在翅膀下的鳥一樣睡著了——至今還沒有人想把它們從夢中驚醒。要是我們能為詩劇的現狀找到一點解釋,那不僅很有趣,說不定還能對我們有所啟發,使我們認真考慮詩歌創作的固有傾向。也許,現在的詩人之所以寫不出好的詩劇,其原因就和這種傾 向有關。有一種神秘兮兮的東西,叫作"人生觀"。我們如果把目光暫時從文學轉向生活,我們就會看到,在生活中有這樣一種不幸的人:他們總是和生活發生沖突,做什麽事都不能如願 以償,總是挫折不斷,所以他們老是怨天尤人,不管什麽事、什麽人,在他們看來都是不正常的;還有這樣一種可悲的人:他們雖然活得很得意,但他們的生活似乎和現實社會沒有什麽關系…See More
Jan 9, 201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7)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1:19pm 0 Comments

他對土著的性格並不存任何幻想。他認為馬來人很奸詐,印度人很懶惰,華人也沒有吸引人的地方。【39】在他看來,華人的長相很醜陋,外表就像僵屍一樣。但是在他的撰述中,他對華人的勤勞苦幹精神和對教育的渴求和尊崇,卻深表敬佩。朗西曼聲稱詹姆士‧布魯克隨時準備矯正他的偏見。【40】布 魯克同美國傳教士艾比爾(Abeel) 一次深談後,認定在基督教戒律引導下的教會組織,對砂勞越不可能造成任何損害。如果他否定教會可能帶來的良好效果,簡直等於一個異教徒。究竟這種態度上的改變,是否表示他願意改變其偏見,倒是一件很值得爭論的事。由於他的偏見很深,筆者委實懷疑他會輕易改變態度。…

Continue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6)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1:16pm 0 Comments

在我們把注意力轉向砂勞越及其發展之前,有一兩點關於西婆羅洲的局勢,有必要談一談。首先,公司的消滅,並未能治療婆羅洲的政治利經濟弊病。哥羅特說,對付公司的戰爭結束後,有關區域化為貧瘠的農耕地帶,所有礦場幾乎被廢棄。巴素和哥羅特抱著同樣的看法。認為公司的消滅以及公司消滅後華族人口的減少,對婆羅洲的發展打擊不小,致使婆羅洲從此一籌莫展,也許永遠無法恢復舊觀。【34】哥羅特不禁問道:何以荷蘭政府讓爪哇人保有本身的社區制度,唯獨華人不許保有?他又問道:為什麽荷蘭政府抱著這種“恐華心理”,究竟荷蘭政府有什麽理由害怕華人?

巴素批評道:公司組織消失之後,華人酷似失去神經節、腦子或“蟻後”的一窩白螞蟻。然而,華人具有莫大的復原力量,不久他們便對這種挑戰作回應了。…

Continue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5)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1:08pm 0 Comments

C.公司統治的結束

蘭芳大總制從1775年起延續到1884年,一共有十位總長。前五位總長是比較能幹的統治者,因此最初的四十五年是蘭芳公司的黃金時代。打從1821年起,荷蘭人便陸續佔據了婆羅洲東南部地區,作為荷屬東印度的部分殖民地,並嘗試將其殖民地疆界向西推移,結果他們一步一步地伸入蘭芳政府的領土。第五位總長劉臺二受到巴達維亞(今雅加達)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利誘,簽署了一項互不侵犯條約。雖然這條約確保雙方暫時相安無事,實質上卻使蘭芳大總制處於荷蘭的宗主權底下。打從這個時候起,土著不時作亂,蘭芳政府卻因本身力量太過薄弱,無法對付他們。在危急時刻,首府的總廳一片漆黑,空無人影。終於到了1884…

Continue

James R. Hipkins:婆羅洲華人史(4)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9 at 12:55pm 0 Comments

經過一個時期的策劃後,羅芳伯所率領的一批人馬決定遷移到一個新地點,也就是遷移到三發區東萬律大埔客生息的山心金湖。首先,羅氏的部眾攻擊這個社區。大埔客墾殖民的領袖張亞才率領部屬,逃往他處。羅芳伯遂成為山心金湖區的新領袖。透過賢明的施政和待人以善,他把未逃走的大埔客墾殖民爭取過來。於是,這個新村落開

始築起護墻,興建店鋪,房舍和公司辦事處。這個大埔客和嘉應州客聯合組成的新社區,繼而開辟山林,挖掘水井,發展礦業。由於這些新墾殖民遠離一切外來控制,他們自然而然地便建立起本身的政治機構。他們在羅芳伯的英明領導下,把政治機構建立在原本存在的群體組織上。不到四年, 羅芳伯因協助三發蘇丹敉平叛亂而名聲大噪,加上他深得民心,終於成為西婆羅洲的公認領袖。…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