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u Empatbelas
  • Male
  • Iskandar,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tu Empatbelas'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Scarborough 黃岩
  • Khalak Khalayak
  • Pabango
  • 冬菜一斤
  • Berlin im Speicher
  • C'est la vie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Temer Loh
  • 美索 布達米亞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百万主播
  • Host Studio
  • 鮮拿哥

Gifts Received

Gift

Batu Empatbela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tu Empatbelas'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夏桑菊和桔梗

年初,幾位好友曾茶敘,聊到新一年計劃。總是有人說:「我會……我希望……我一定要……」——這些聽來前景欣然的計劃,部份可以自主,種瓜得瓜,種沙得沙;但部份,甚至大部份,無法預測。他們問到我。答道:「我已不再訂什麼計劃了,因為都沒用,到頭來人算不如天算。」如何是好?——很簡單,自己能力範圍內的盡力而為,一旦牽涉到其他,便順其自然,「煮到來就食」,沒煮來?也不會沒得吃。這廣東俗語很傳神,冥冥中你我不是下廚者,選購食材,研究食譜,裝修廚房,用具周全,一百種醬汁調味料香草鮮蔬配搭得宜,爐火正旺或電力十足……但,你我不是下廚者,真真正正把東西煮好端上桌,沒糊沒焦沒弄壞,你我吃進嘴的,才是真實的。誰煮?管不了,煮到來就食吧。人人都有天賦的適應能力。看他們那些以為順遂的計劃,只因內地一場雪災,足足折騰兩個月,天氣異變,百年難遇。天文台不是公告,香港五十年後將沒有冬季嗎?近日又改口,全球暖化加劇,快則十二年後,已沒有冬季。才怪,我們剛過完一個酷寒近月的,冷死過人的冬季。很多人很多事因而生變,天災人禍意料之外,談什麼「我一定要……」?生活小節亦難由我們作主。說一樁,Haagen-Dazs雪糕專門店推出「百…See More
May 1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霜花糕、忍冬茶

作為片名,《霜花店》有種令人費解忍不住好奇追溯的吸引力。原來片中有闋高麗時代的古老民謠:「原本去霜花店買糕餅,卻被老闆抓住我的手,如果這事傳出去,店小二會在私下笑,說我曾在那兒過夜。原本去三藏寺點個燈,卻被住持抓住我的手,如果這事傳出去,小沙彌會私下耳語,說我曾在那兒過夜……」雖是「民謠」,其實中間有點曖昧,一個無辜的人,半推半就,欲拒還迎,一步一步走入泥沼,有沒有?人人都當你有——誤闖「黑店」、「淫寺」……引申至「禁宮」。有人說民謠不知所謂,一切全憑意會吧。這部韓國古裝宮闈片,拍得華麗、激情、惶惑而險惡。最初最初,實在簡單。太子選秀,但不是宮花,而是三十六名俊美少年,培訓為禦用「健龍衛」(一如明「錦衣衛」、清大內高手),他們習武、練劍,還操琴。高麗王即位,侍衛亦成長,其中以隊長洪麟俊朗挺拔,鶴立雞群(選角關係其他隊員都很「次」),他時溫柔時驍勇,忠心護主,還成為王的男寵。不但「小榻琴心展,長纓劍膽舒」,還會煎藥,常以忍冬草茶湯為王上解熱治病。若無事發生,這批俊男大概長居宮中侍候君側,不思逃脫。侍衛與宮女私奔,下場是死刑。可見禁宮森嚴。不過當時高麗王朝附庸於蒙古帝國,元朝君王以公主下嫁…See More
Apr 29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香粉弄

我的名字喚「香粉弄」。我是一條短、窄、小的巷子。而且很老。我位於上海最熱鬧繁盛的南京路一帶,浙江中路上橫擱。時代變遷了,現今四下都是高樓大廈商場,反光幕牆。在「香粉弄」XiangfenLane路牌附近,皆雜亂的廣告,促銷國內外飛機票、旅遊業務……幾乎把本弄的名稱淹沒。弄堂口有一對夫婦賣早點香煙汽水,還提供長途電話服務。他倆道:「解放前已喚這個名字了。」——不止,我已超過一百歲。對面是百貨公司,有個「關愛大眾健康」的招牌,用了粉紅、桃紅、朱紅顏色,看來俗艷醒目。時移勢易,就連翻天覆地的解放及文革,都沒把如此小資而封建的名字砸掉,真是高擡貴手。今日,我並不香艷浪漫,亦欠旖旎風光,甚至再也找不到粉膩脂香(至於黑夜的故事,誰又會知道?)……但「香粉弄」仍是叫老上海難忘的小巷——雖然年輕一代不知我來龍去脈。他們自報章一角花邊新聞,可能見過這樣的報導:——八月二日傍晚五時三十分許,離南京路步行街僅幾步之遙的香粉弄內,一個變電站冒出濃濃黑煙,站內變壓器有可能發生爆炸,附近的春申江賓館緊急疏散,十分鐘內,正在房間裡的三十多名房客被勸服迅速撤離,由於他們的配合,警方拉起了警戒線應變。香粉弄內的飯店亦停電…See More
Apr 28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茉莉仙桃一點紅

最初是在日本一家大酒店的coffeeshop遇上的。下午茶新設計,80一客。點心盤是一個白色瓷色碟,七格,分盛不同的甜品、小蛋糕、冰淇淋、水果。茶便是「一點紅」。在晶瑩通透的玻璃杯中,先放入一個長圓球形的物體,沸水高沖,那個球體先是浮起,緩緩散開,像一隻剛睡醒的綠蜘蛛,正試伸延指爪,也像變得溫柔的海膽,不再尖刻刺人。條狀的茶葉伸張,散成一朵花,真是好看。遠遠亦聞香。未幾,它因泡了水,漸有重量,往下沈。當直立在杯底時,終於「綻放」,此時,少量的小氣泡,呼吸一樣,另有奇景出現。便是打開了的茶葉中間,冒出一朵小紅花,初露頭角,若隱若現,半推半就,然後升起鮮艷的千日紅,雖只「一點」,十分觸目。茉莉仙桃盛開了。茶湯得快品嚐,擱久了,臉色一沈,變得黯黃,還有腥澀味。我問經理,這「一點紅」在哪兒買得到?他笑說是商業秘密。才不信。簡介上見「上海」字樣。商品怎會有秘密?不過當時無意追問下去。其實我本來不愛喝茉莉花茶。不知如何,中國大陸大小旅館酒店全供應茉莉茶包,我碰也不碰,除了受不了那傖人的味道,還怕寒、涼、削,喝了頭昏。但這回感覺不錯,我想,是品種或等級的問題吧。後來不了了之。——真有緣,在上海,竟然…See More
Apr 26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一杯清朝的紅茶

黃昏下了場急雨。雨之為物,能令晝短,能令夜長。天色刷地一變,陰暗起來,白晝馬上結束。雨漸漸大了。簷前的水滴像一個個過分地扯長了的感歎號。沒有人會在下雨的黃昏宣誓、立志、憧憬未來。因為「不合時宜」。聽著雨聲,無論如何總帶點傷感——即使某些傷感也隱含著少許快樂。我喜歡泡一杯好茶。茶分紅、綠、青、黃、黑、白各色。比水複雜,比酒神秘,比咖啡莫測。香氣有一百八十種以上。為了配合早來夜色卻又不想早睡,我會選擇心愛的EarlGrey(格雷伯爵紅茶)。把新鮮又完全沸騰的開水,以稍高的姿態灌註圓形茶壺中。壺中的茶葉便因對流而上下翻滾。對泡茶之道講究的人,稱之「跳躍」(Jumping)。但我覺得「舞動」(Dancing)還更好。何必墨守成規?茶葉因充分的舞動,才可把它本身的味道散發出來。我們聞到難以形容的芳香。茶杯,愈簡單愈好。陶瓷土器,以牛或家畜的骨給燒磨成粉,是名貴的「骨瓷」製品。一定要白,雪白——繪上花蝶水果蟲魚、長春籐、格仔圖案的茶杯,漂亮,但破壞了情趣。與咖啡杯不同,茶杯是寬口而淺身,易於散發茶香,亦可欣賞到艷麗茶色。一杯好茶,茶杯周圍還出現黃金光環,令茶色潤澤透明。所以色、香、味、質感、茶得「…See More
Apr 24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雪夜桃花

台灣的朋友說,今年坊間流傳以「泡桃花湯」招桃花。聽後覺得好笑。一般而言,「泡湯」指事情不如意,兇終隙末,一場空——本意招引桃花,誰知泡了湯,你說是否勞而無功?「湯」原日文。台式用語,在溫泉或家中一缸熱水中浸泡的spa,戲稱「泡湯」。「泡桃花湯」,像「泡玫瑰湯」一樣,把花瓣灑了一缸,人浸泡其中,製造浪漫,吸收桃花嬌艷靈氣,也是祈福許願,希望桃花運旺盛,人緣好,異性趨之若鶩,纏繞不去。桃花雖分正邪,無人嫌少,只恐沒有,或是負數。不過以桃花泡浴不止於求緣,事實上真有養顏美容功效。追溯中國宮廷秘方,這是唐代太平公主的mask。太平公主是武則天最寵信的女兒,她沈敏多權略,《新唐書》謂,生得「方額廣頤」(今日的「包包面」嗎?唐代婦人以豐腴形象為貴氣)。身為公主,洗面敷面的藥當然是珍奇秘方。中國自古有以桃花、李花、杏花、梨花……等美容益膚的傳說,尤其是盛放在春天的桃花,粉紅艷麗,悅目芳香。她以三月三日這一天收采新鮮桃花陰乾(一定要三月三日嗎?看來只是「形式化」),研為細末,於七月七日(又是煞有介事的日子)取烏雞鮮血適量,二者調和均勻,以此塗擦臉面及身,待幹後溫水洗淨,不但滋潤皮膚,還可去斑、光澤、治…See More
Apr 23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黑豆茶庵

世上很多國家的特色食物主角,是「豆」。愛吃豆的,有墨西哥人,他們的代表豆是紅腰豆和扁豆,用來煮湯做沙律,還有豆蓉烤餅或伴玉米片。中東各國也嗜豆。轉爐炭烤羊肉片的中東包固然是阿拉伯風情,他們也愛「豆泥」——鷹嘴豆、雞心豆等,混了蒜、檸汁、洋蔥、荷蘭芹……做成一盤泥狀物,還有香草(鼠尾草、迷疊香、薄荷葉……)豆丸。埃及開羅有一種富拉豆很著名,據說幾千年前,法老王墓穴中找到的幹豆種子,便是富拉豆,不過我們吃不出特別之處。意大利也是豆國。其中有一款紅白豆厚湯,意大利紅豆(啡紅色,有斑點,甜。相當漂亮)及白豆以攪拌機打爛,再加香草、芹菜、洋蔥及調料煮成糊,稱「厚湯」,不但厚,還濃、重、傑、綿、滿——總之似固體的湯。x中國豆類食品更多,我們有黃豆、紅豆、赤小豆、綠豆、白扁豆、豌豆、眉豆、刀豆、豇豆、蠶豆、荷蘭豆、毛豆、四季豆,和黑豆。在中國,老百姓把豆當雜糧,除了做菜,還管飽。每種豆都有不同的營養價值,蛋白質、維他命、纖維極高——不過地位則不算高。但在日本,豆卻是「專業」發展。尤其是黑豆。我在京都,便見識過黑豆的專門店。他們發揮無窮創造力想像力,把小小黑豆,作多元化製作。錦小路通的「錦市場」,是京…See More
Apr 22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奇奇怪怪的菜

雖說「背脊向天人所食」,中國什麼也可以入饌。但有時奇奇怪怪的菜式,不知道材料還好,知道了,甚困惑,吃不吃?一回朋友請喝一鍋羹湯,魚雲、蝦仁、瘦肉、筍片、叉燒、蛋花……魚雲羹鮮美,中間有些顏色相當深的塊狀物,不是雲耳,又不是冬菇,一層略脆的皮,裡頭是腴滑的脂肪物,口感奇特,非葷非素的,原來是鵝髻——一頭鵝只得一個腫瘤狀的「髻」,所以一鍋羹湯得用上幾個。我們平日吃潮州滷水鵝,廣東燒鵝,長長的脖子最入味,慢慢啃,但那個「髻」,誰吃?像腫瘤或大瘡。還有血紅的雞冠作菜?你說多影響食慾。豬渾身上下都是寶,無一處不能吃。身體各部位不說了,單是那個頭,上海的南貨店把豬頭攤成扁平蝶狀,造成「臘笑臉」賀歲。豬的耳朵、眼睛、舌頭,還有喉嚨曰「管廷」,上顎曰「天梯」,喉管旁邊一根小腸曰「竹腸」……皆刁鑽小菜。也有莫名其妙的,他們把那肥厚脆肉鹵制切塊。「嘩,這兩個洞洞的物體真難看!」「是鼻拱。」豬習慣用鼻子到處拱。懶,代替了手足活動,拱泥、糞、餿水、雜菜、垃圾……(當然也包括森林中散發異香的菌中鑽石黑松露菌),久而久之,豬鼻拱靈敏度高,豐腴發達,成就一塊奇肉。但你吃鼻子,會不會聯想牠的鼻屎?算了,大腸小腸膀胱,…See More
Apr 20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餛飩和餃子的對話

餃子: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餃子——我們已經是「國食」了。餛飩:別忘了我的出身比你早吶。餃子:什麼話?誰不曉得中國人吃餃子至少有一千四百多年的歷史了——餛飩:可是最早最早,原本就沒有餃子,只有餛飩。兩千多年以前,西漢時期已經問世,南北朝時十分普遍,一直紅火到唐宋元明清……餃子:你有什麼證據?餛飩:漢代有個叫揚雄的人,在他的《方言》裡記載:「餅謂之餛……或謂之飩。」餃子:我還以為因為你們形狀「混沌」,所以喚這名兒。餛飩:這名兒由來,也有個說法,在《通雅》一書中《飲食》一節:「由渾氏、屯氏發明,故轉音取名渾沌。」我們形狀也真的一團混沌,後來做成一個偃月形,便成為餃子了。餃子:我們比較統一,餃子就餃子,哪像你們,別號一籮筐。除了「餛飩」,又叫「水角兒」、「扁食」、「抄手」、「雲吞」……餛飩:餃子誕生了,並不意味我們得退位消亡,反而花色、名目、地方色彩愈來愈豐富。餃子:我們是「從一而終」,你們呢?「三心兩意」、「見異思遷」。餛飩:這也是變化的好處,怎可原地踏步?你們多是白水煮的,浮一大白也就算了,可我們,湯用豬骨頭老母雞熬的,還給灑上紫菜、冬菜、豌豆苗兒,還有晶黃香酥的蝦米皮兒。愛吃辣的,除…See More
Apr 18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吃掌文化」與「放手之道」

朋友D吃過「五爪金龍」,認為肉粗、韌、用腳爪來煲湯,很久才出味。雖然有強筋骨壯腰腎的功效,不過談不上鮮美。所謂「五爪金龍」,即是蜥蜴,一些當寵物飼玩,一些吃進肚中。這款稱龍的巨蜥,體長一般超過一米,部分甚至長達四米,是蜥蜴中身形最大的一種。我們很少以之入饌,反而內地食肆將之炆煮或煲湯,D是在祖國吃到。我唯一嘗過其同類娃娃魚,亦同胞「一級受保護瀕危野生動物」之虛榮宴席。香港人印象最深的,是上月警方在大嶼山破獲走私金龍案,十二名私梟配備兩輛客貨車及兩艘快艇,於倒扣灣卸貨落艇時,警方採取行動,司機被捕,其他人逃脫。檢獲60箱180只五爪金龍,總值69萬。來自馬來西亞,準備偷運至惠州。據D說,野味一頓過千甚至數千元不等,有些難得的高達五、六位數,視「主角」而定。最昂貴,即使樂意付出也未必找到貨源的是熊掌,古代吃掌文化中,以「滿漢全席」最奢華,乃清王朝統治時最高規格的盛宴,其中一個部分(全共五份)菜單:——鯽魚舌匯熊掌、糟猩唇豬腦、假豹胎、蒸駝峰、梨片伴蒸果子貍、蒸鹿尾、野雞片湯、風豬片子、風羊片子、兔脯奶房簽。熊掌,古人稱熊蹯,是黑熊、棕熊的腳掌,「八珍」之一,中國吉林長白山地區特產,因含豐富…See More
Apr 17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

張潮的《幽夢影》清代才子張潮,留給世人一本好書。它是一本靈巧、聰明、幽默的格言妙論。我很喜歡看"語錄",所以推介《幽夢影》。手上的是民國舊書的影印本而已。那是多年前一位朋友K送給我留念的。今天坊間已有中英文對照本出版,但封面上寫他是明人。(翻資料:張潮,文學家,字山來,號心齋,安徽歙縣人,生於一六五零。曾任翰林孔目。以刊刻叢書為世人所稱——明亡於一六四四年,李自成攻入北京止。那麼他應該是夾縫人了。)不管是明末或清初,但《幽夢影》的佳句甚多。這三個字雖聽來溫柔婉約,如惺忪綺夢,卻是才氣橫溢。都說香港語文程度淺,此書並不艱澀深奧,掀掀必有所得。摘錄一些句子:"情必近於癡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多情者必好色,而好色者未必淨屬多情;紅顏者必薄命,而薄命者未必屬紅顏;能詩者必好酒,而好酒者未必淨屬能詩。""蛛為蝶之敵國,驢為馬之附庸。""妾美不如妻賢,錢多不如境順。""律己宜帶秋氣,處世宜帶春風。""痛可忍而癢不可忍,苦可耐而酸不可耐。""莊周夢而為蝴蝶,莊周之幸也。蝴蝶夢而為莊周,蝴蝶之不幸也。"有點火,有點邪,有點壞一個導演說:"拍戲,無論你拍什麼戲,最要緊要有火。"有火,拍自己喜歡拍…See More
Apr 15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香蕉的屍斑

新鮮運到的香蕉,像只巨梳,顏色亮黃,肉體堅實,其實最不好吃,因為不夠香,而且有點澀。「有『雀斑』的香蕉才好吃呢!」這是會家子選擇。這樣說有點俏皮,但較正確,或較恐怖的說法:——那些出現在香蕉身上的,應該是「屍斑」。專家告訴我們,人死後,身體機能停止運作,血管會漸爆裂,血水滲出皮膚,形成褐色斑點。死去時間越長,屍斑出得越多。但肌肉受壓的部份,不會呈現屍斑,如仰臥而死,斑點便在身前;俯伏,則在背後.驗屍官據此可以推斷屍體的死因,死亡時間,和曾否被人移動過,協助破案。說回水果吧。每一個水果,脫離了枝幹,初期仍是頑強支撐著,如搭架子,但它們已經一天一天步向腐爛了。人們買下水果,嫌生,擱在一旁暫且不吃,為了等待它們『成熟』。在變壞之前一刻,水果迸發生命的餘暉,那個時候最熟,最甜,最香,肉有點軟,斑點微現,又未走下坡。我們吃水果,實在是吃它們最後的燦爛,也是一不歸路。香蕉,木瓜,蜜瓜,菠蘿,西柚,李子,啤梨,桃子……,都適合購買後一兩天吃,不要太急。牛油果也是,不過它不比香蕉,雀斑會光明正大地顯示,它臉色比較深沈,看不出端倪。各位,希望不影響你們吃香蕉的心情。——但現實是這樣的悲哀。See More
Apr 12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杏林蛇杖·舌尖上的椰子凍

中國有句古話:“極寒之地產極熱之物,極熱之地出極寒之果”;東北苦寒卻盛產山參、鹿茸;瓊州炎熱卻盛產水晶、椰果。海南是中國唯一位於熱帶的地區,尤其是三亞,正處於赤道。一年四季的熱帶氣候孕育著這片土地,給她帶來最清新的空氣,最清潔的水源,最豐富的物產,還有熱情而又淳樸的海南人。每年一進5月,這裏的氣溫便迅速升至酷暑。一到中午,烈日當頭,酷熱難耐。好在熱帶季風總會在傍晚時刻吹來一大片烏雲,下一場透雨,伴著雷電大風,給焦熱的大地送來一陣涼意。這個時候,最好的選擇莫過於飲上一個冰凍椰子水。純天然的冰涼汁水帶著椰果的清香,從舌尖上流過,在胃腸中流淌,驅散體內蓄積的炎熱,給白日裏為生計忙碌的人們帶來一陣輕松,一刻安逸。這極寒之果便是大自然給尋常百姓送來的恩賜。然而,聰明的海南人顯然不滿於此,他們利用現代智慧,不斷開發著椰子新的食用方法。椰子凍,便是他們最為驕傲的美食。其食材主要是椰汁、椰肉、牛奶和糖;最為關鍵的是瓊脂。亦稱瓊膠,以藻類的石花菜制成的膠產品,制作冰淇淋、糕點時常用其作為增稠劑。長期食用可排毒養顏、潤腸、瀉火。元代“儒林四傑”柳貫曾有詩雲:“仗前桐酒進瓊脂,翠絡金鉤向馬垂。”足見其作為美…See More
Dec 23, 2016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君盈绿·長在樹上的黃梨

沖繩海岸線上綿延數裏地,黃梨長在樹上成了引人的奇異,幾次禁不住想下車去近距離看個仔細,無奈乘坐的快速巴士不能隨意停下。只好把滿腔興奮的情緒化成無奈的目光一路張望到底。第一次見到這種看來特別的植物是在海南島的植物園,因為是特地培養,因此樹身矮矮壯壯,掛在樹上那顆橘黃色帶“眼”的果實,沈甸甸的令人擔心它什麽時候會緊追地心吸力?當時問了陪同參觀的人員,回說是“亞答仔”。啊!亞答仔!紅豆冰中少不了的極品!原來亞答仔的果實是這樣的?!後來,在雙溪布洛一帶,隔著一泓水,也曾被指點著以遠距離觀看一叢類似裹粽香蘭葉其實是亞答仔的植物。只是當時它並沒結實。這次,竟然在不經意的時候看到這麽多似曾相識的植物在視線裏不斷湧現,而且每棵樹上都結著果實,大小青黃都有,可惜只能遠觀不能近看!回程中坐在車裏,依然戀戀不舍地緊望著窗外那隨風往後飛逝的風景,心裏萬分不甘!難道,就此擦肩而過?後來在恩納村下車,走向萬座毛的方向,就在近海的馬路邊,在沙地上,欣喜若狂地又再與它相逢!這些樹都比較高,但是每棵都長著飽滿的果實,就算小小剛結成果的,也綠得非常滋潤,想來這裏的環境是它的最愛。這真的是我們南洋人喜愛的亞答仔嗎?剖開其粗…See More
Dec 9, 2016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周燦·新加坡植物園十詠

不久前,新加坡植物園慶祝它150年的生日。也許有一天它會成為世界性的文化遺產;屆時,它將更加受世人的矚目,到這裏來一瞻它的風采的旅客,數目肯定會大增。遙想多年前我上班的地方就在它附近,所以幾乎每天早晨,都抽空到這裏散步,聞花香,聽鳥語,呼吸新鮮空氣。 而現在,它除了有上述的好處之外,它的內容,可說比以前豐富美麗得多,簡直到了令人流連忘返的地步。不信的話,不妨找個機會去看看。 最近,我與它久別重逢,驚艷之余,遂寫了這十首讚美詩,算是做為送給它的生日禮物。 一) 進化園 怎知道 才拐個彎 我們就進入 那個久遠的莽荒年代 再喋喋不休的生命 一時都幻化成 默默無言的石頭 我們在黑褐色的石頭裏尋找 恐龍和三葉蟲 都聽過的故事 卻看見大小高低的蕨 把半個園地占滿 且頻頻逼問我們 當世界一片青蔥時 你們在哪裏 二) 熱帶雨林 小小的雨林裏 綠色的侏儒和巨人 都有自己生命的樂章 它們有的在地上爬 有的抓著別人的身體 竭力向上攀登 有的時刻和頭頂的雲 高談闊論 雨來了 雷響了 它們互相掩護 成了個 親密和諧的大家庭 三) 迷宮 後來才知道 植物園 原來是個大迷宮 穿過姜園 是棕櫚谷 走完九重葛的聚居地…See More
Dec 1, 2016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純情蘋果、無賴櫻桃

蘋果品種很多,世界共約15,000種,日本佔了2,000種,其中蘋果王國,北海道的青森,產品在300種左右。見「百果爛然」的蘋果大展,日文的「爛」,指燦爛、爛漫,是非常正面而艷麗的字詞。它們那麼「爛然」,其實「純情蘋果」更打動人心。市場便以此四字大力推介。愛它,吃它,享受它,沒什麼雜念,也不抱任何目的和考慮,是完全發諸五內的情意。蘋果原產於歐洲和中亞細亞,傳至中國,古代稱花紅、柰、林檎。「花紅」指蘋果花色;「柰」音耐,看來似無奈;「林檎」今仍沿用。不過還是「蘋果」最通行,因為有「平安、吉利」之意,顏色亦充滿喜氣,過年過節必見它們在禮物和果籃中。美國的「五爪金龍」式有腳紅蘋果RedDelicious,港人稱「地厘蛇果」,這是個最性感的稱號,阿當夏娃偷吃「禁果」,皆因蛇的誘惑。但日本的「純情蘋果」,卻另有一大堆名字:——陸奧、富士、新富士、千秋、紅玉、王林、金星、喬納金、北鬥、蜜子、世界一,其中「世界一」具霸氣,乃青森No.1,紅色鮮艷,果味香濃,肉質堅實,每一口都可發出爽脆的響聲,現今當造(每年秋季至翌年四月),價錢也最貴,最大最重可達1kg。雖然所有蘋果的形狀、顏色看來差不多,不外紅青…See More
Nov 28, 2016

Batu Empatbelas'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Batu Empatbelas's Blog

李碧華·夏桑菊和桔梗

Posted on April 27, 2017 at 2:40pm 0 Comments

年初,幾位好友曾茶敘,聊到新一年計劃。總是有人說:「我會……我希望……我一定要……」——這些聽來前景欣然的計劃,部份可以自主,種瓜得瓜,種沙得沙;但部份,甚至大部份,無法預測。

他們問到我。答道:

「我已不再訂什麼計劃了,因為都沒用,到頭來人算不如天算。」

如何是好?

——很簡單,自己能力範圍內的盡力而為,一旦牽涉到其他,便順其自然,「煮到來就食」,沒煮來?也不會沒得吃。…

Continue

李碧華·香粉弄

Posted on April 27, 2017 at 2:39pm 0 Comments

我的名字喚「香粉弄」。

我是一條短、窄、小的巷子。而且很老。

我位於上海最熱鬧繁盛的南京路一帶,浙江中路上橫擱。時代變遷了,現今四下都是高樓大廈商場,反光幕牆。在「香粉弄」XiangfenLane路牌附近,皆雜亂的廣告,促銷國內外飛機票、旅遊業務……

幾乎把本弄的名稱淹沒。

弄堂口有一對夫婦賣早點香煙汽水,還提供長途電話服務。他倆道:「解放前已喚這個名字了。」——不止,我已超過一百歲。

對面是百貨公司,有個「關愛大眾健康」的招牌,用了粉紅、桃紅、朱紅顏色,看來俗艷醒目。…

Continue

李碧華·霜花糕、忍冬茶

Posted on April 27, 2017 at 2:39pm 0 Comments

作為片名,《霜花店》有種令人費解忍不住好奇追溯的吸引力。

原來片中有闋高麗時代的古老民謠:

「原本去霜花店買糕餅,卻被老闆抓住我的手,如果這事傳出去,店小二會在私下笑,說我曾在那兒過夜。原本去三藏寺點個燈,卻被住持抓住我的手,如果這事傳出去,小沙彌會私下耳語,說我曾在那兒過夜……」

雖是「民謠」,其實中間有點曖昧,一個無辜的人,半推半就,欲拒還迎,一步一步走入泥沼,有沒有?人人都當你有——誤闖「黑店」、「淫寺」……引申至「禁宮」。有人說民謠不知所謂,一切全憑意會吧。

這部韓國古裝宮闈片,拍得華麗、激情、惶惑而險惡。…

Continue

李碧華·茉莉仙桃一點紅

Posted on April 26, 2017 at 6:08pm 0 Comments

最初是在日本一家大酒店的coffeeshop遇上的。

下午茶新設計,80一客。點心盤是一個白色瓷色碟,七格,分盛不同的甜品、小蛋糕、冰淇淋、水果。茶便是「一點紅」。

在晶瑩通透的玻璃杯中,先放入一個長圓球形的物體,沸水高沖,那個球體先是浮起,緩緩散開,像一隻剛睡醒的綠蜘蛛,正試伸延指爪,也像變得溫柔的海膽,不再尖刻刺人。

條狀的茶葉伸張,散成一朵花,真是好看。遠遠亦聞香。

未幾,它因泡了水,漸有重量,往下沈。當直立在杯底時,終於「綻放」,此時,少量的小氣泡,呼吸一樣,另有奇景出現。…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