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灑狗血
  • 雪蘭莪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非常灑狗血'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1 Dimensional Man
  • TV Plus
  • Uta no kabe
  • 客家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非常灑狗血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非常灑狗血's Page

Latest Activity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8)

白天,我就考慮我的上訴。我認為我已抓住這一念頭里最可貴之處。我估量我能獲得的效果,我從我的思考中獲得最大的收獲。我總是想到最壞的一面,即我的上訴被駁回。“那麽,我就去死。”不會有別的結果,這是顯而易見的。但是,誰都知道,活著是不值得的。事實上我不是不知道三十歲死或七十歲死關係不大,當然嘍,因為不論是哪種情況,別的男人和女人就這麽活著,而且幾千年都如此。總之,沒有比這更清楚的了,反正總是我去死、現在也好,二十年後也好。此刻在我的推理中使我有些為難的,是我想到我還要活二十年時心中所產生的可怕的飛躍。不過,在設想我二十年後會有什麽想法時(假如果真要到這一步的話),我只把它壓下去就是了。假如要死,怎麽死,什麽時候死,這都無關緊要。所以(困難的是念念不忘這個“所以”所代表的一切推理),所以,我的上訴如被駁回,我也應該接受。這時,只是這時,我才可以說有了權利,以某種方式允許自己去考慮第二種假設:我獲得特赦。苦惱的是,這需要使我的血液和肉體的沖動不那麽強烈,不因瘋狂的快樂而使我雙眼發花。我得竭力壓制住喊叫,使自己變得理智。在這一假設中我還得表現得較為正常,這樣才能使自己更能接受第一種假設。在我成功的…See More
yesterday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7)

五我拒絕接待指導神甫,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我跟他沒有什麽可說的,我不想說話,很快我又會見到他。我現在感興趣的,是想逃避不可逆轉的進程,是想知道不可避免的事情能不能有一條出路。我又換了牢房。在這個牢房里,我一躺下,就看得見天空,也只能看見天空。我整天整天地望著它的臉上那把白晝引向黑夜的逐漸減弱的天色。我躺著,把手放在腦後,等待著。我不知道想過多少次,是否曾有判了死刑的人逃過了那無情的,不可逆轉的進程,法警的繩索斷了,臨刑前不翼而飛,於是,我就怪自己從前沒有對描寫死刑的作品給予足夠的注意。對於這些問題,一定要經常關心。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麽事情發生。像大家一樣,我讀過報紙上的報道。但是一定有專門著作,我卻從來沒有想到去看看。那里面,也許我會找到有關逃跑的敘述。那我就會知道,至少有那麽一次,絞架的滑輪突然停住了,或是在一種不可遏止的預想中,僅僅有那麽一回,偶然和運氣改變了什麽東西。僅僅一次!從某種意義上說,我認為這對我也就足夠了,剩下的就由我的良心去管。報紙上常常談論對社會欠下的債。依照他們的意思,欠了債就要還。不過,在想象中這就談不上了。重要的,是逃跑的可能性,是一下子跳出那不可避免的儀式,是發…See More
Tuesday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6)

最後,他停下了,沈默了一會兒,又用低沈的、堅信不疑的聲音說道:“先生們,這個法庭明天將要審判一宗滔天罪行:殺死親生父親。”據他說,這種殘忍的謀殺使人無法想象。他斗膽希望人類的正義要堅決予以懲罰而不能手軟。但是,他敢說,這一罪行在他身上引起的憎惡比起我的冷漠使他感到的憎惡來,幾乎是相形見絀的。他認為,一個在精神上殺死母親的人,和一個殺死父親的人,都是以同樣的罪名自絕於人類社會。在任何一種情況下,前者都是為後者的行動作準備,以某種方式預示了這種行動,並且使之合法化。他提高了聲音說:“先生們,我堅信,如果我說坐在這張凳子上的人也犯了這個法庭明天將要審判的那種謀殺罪,你們不會認為我這個想法過於大膽的。因此,他要受到相應的懲罰。”說到這里,檢察官擦了擦因出汗而發亮的臉。最後,他說他的職責是痛苦的,但是他要堅決地完成它。他說我與一個我連最基本的法則都不承認的社會毫無干系,我不能對人類的心有什麽指望,因為我對其基本的反應根本不知道。他說:“我向你們要這個人的腦袋,而在我這樣請求時,我的心情是輕松的。在我這操之已久的生涯中,如果我有時請求處人以極刑的話,我卻從未像今天這樣感到我這艱巨的職責得到了補償、…See More
Sunday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5)

輪到萊蒙了,他是最後一個證人。萊蒙朝我點點頭,立刻說道我是無罪的。但是,庭長說法庭要的不是判斷而是證據。他要他先等著提問,然後再回答。他們要他明確他和被害人的關係。萊蒙趁此機會說被害人恨的是他,因為他羞辱了他姐姐。但庭長問他被害人是否就沒有理由恨我。萊蒙說我到海灘上去完全是出於偶然。檢察官問他作為悲劇的根源的那封信怎麽會是我寫的。萊蒙說那是出於偶然。檢察官反駁說偶然在這宗案子里對人的良心所產生的壞作用已經不少了。他想知道,當萊蒙羞辱他的情婦時,我沒有干涉,這是不是出於偶然;我到警察局去作證,是不是出於偶然;我在作證時說的話純粹是獻殷勤,是不是也出於偶然。最後,他問萊蒙靠什麽生活,萊蒙說是“倉庫管理員”。檢察官朝著陪審員們說道,眾所周知,證人干的是烏龜的行當。我是他的同謀和朋友。這是一個最下流的無恥事件,由於加進了一個道德上的魔鬼而變得更加嚴重。萊蒙要聲辯,我的律師也提出抗議5但是人家要他們讓檢察官說完。他說:“我的話不多了。他是您的朋友嗎?”他問萊蒙。萊蒙說:“是,他是我的朋友。”檢察官又向我提出同一個問題,我看了看萊蒙,他也正看著我。我說:“是。”檢察官於是轉向陪審團,說道:“還是這…See More
Nov 4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4)

我沒有時間思考。他們把我帶走,裝進囚車,送回監獄吃飯。很快,在我剛感到累時,就有人來提我了。一切又重來一遍,我被送到同一個大廳里,我面前還是那些面孔。只是大廳里更熱了,仿佛奇跡一般,陪審員、檢察官、我的律師和幾個記者,人人手中都拿了一把蒲扇。那個年輕的記者和那個小女人還在那兒。但他們不扇扇子,默默地望著我。我擦了擦臉上的汗,直到我聽見傳養老院院長,這才略微意識到了我所在的地方和我自己。他們問他媽媽是不是埋怨我,他說是的,不過院里的老人埋怨親人差不多是一種通病。庭長讓他明確媽媽是否怪我把她送進養老院,他又說是的。但這一次,他沒有補充什麽。對另一個問題,他回答說他對我在下葬那天所表現出的冷靜感到驚訝。這時,院長看了看他的鞋尖兒,說我不想看看媽媽,沒哭過一次,下葬後立刻就走,沒有在她墳前默哀。還有一件使他驚訝的事,就是殯儀館的一個人跟他說我不知道媽媽的年齡。大廳里一片寂靜,庭長問他說的是否的確是我。院長沒有聽懂這個問題,說道:“這是法律。”然後,庭長問檢察官有沒有問題向證人提出,檢察官大聲說道:“噢!沒有了,已經足夠了。”他的聲音這樣響亮,他帶著這樣一種得意洋洋的目光望著我,使我多年來第一次…See More
Nov 1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3)

三我可以說,一個夏天接著一個夏天,其實也快得很。我知道天氣剛剛轉熱,我的事就要有新的動向。我的案子定於重罪法庭最後一次開庭時審理,這次開庭將於六月底結束。辯論的時候,外面太陽火辣辣的。我的律師告訴我辯論不會超過兩天或三天。他還說:“再說,法庭忙著呢,您的案子並不是這次最重要的一件。在您之後,立刻就要辦一件弒父案。”早晨七點半,有人來提我,囚車把我送到法院。兩名法警把我送進一間小里屋里。我們坐在門旁等著,隔著門,聽見一片說話聲、叫人的聲音和挪動椅子的聲音,吵吵嚷嚷地讓我想到那些群眾性的節日,音樂會之後,大家收擡場地準備跳舞。法警告訴我得等一會兒才開庭,其中一個還遞給我一支煙,我拒絕了。過了一會兒,他問我“是不是感到害怕”,我說不害怕。甚至在某種意義上說,看一場官司,我覺得有趣,我有生以來還從沒有機會看過呢。“的確,”第二個法警說,“不過看多了也累得慌。”不一會兒,房子里一個小電鈴響了。他們給我摘下手銬,打開門,讓我走到被告席上去。大廳里人坐得滿滿的。盡管掛著窗簾,有些地方還是有陽光射進來,空氣已經悶得不行。窗戶都關上了。我坐下,兩名法警一邊一個。這時,我看見我面前有一排面孔,都在望著我,…See More
Oct 29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2)

她一走,一個男人進來,手里拿著帽子,占了她留下的那塊地方。這一邊也有一個犯人被帶了進來,他們熱烈地談了起來,但聲音很小,因為大廳已經安靜下來了。有人來叫我右邊的那個人了,他老婆並沒有放低聲音,好像她沒注意到已經不需要喊叫了:“保重,小心。”然後就該我了。瑪麗做出吻我的姿勢。我在出去之前又回了回頭。她站著不動,臉緊緊地貼在鐵柵欄上,還帶著為難的、不自然的微笑。她的信是那以後不久寫的。那些我從來也不喜歡講的事情也是從這時候開始的。不管怎麽說,不該有任何的誇大,這件事我做起來倒比別的事容易。在我被監禁的開始,最使我感到難以忍受的是,我還常有一些自由人的念頭。例如,我想去海灘,朝大海走去。我想象著最先沖到我腳下的海浪的響聲,身體跳進水里以及我所感到的解脫,這時我才一下子感到了牢房的四壁相距是多麽的近。但這只持續了幾個月。然後,我就只有囚徒的想法了。我等待著每日在院子里放風或我的律師來訪。其余的時間,我也安排得很好。我常常想,如果讓我住在一棵枯樹干里,除了擡頭看看天上的流雲之外無事可干,久而久之,我也會習慣的。我會等待著鳥兒飛過或白雲相會,就像我在這里等待著我的律師的奇特的領帶,或者就像我在另一…See More
Oct 19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1)

後來,我經常見到這位預審推事。只是我每次都有律師陪著。他們只是讓我對過去說過的東西的某些地方再明確一下,或者是推事和我的律師討論控告的罪名。但實際上,這些時候他們根本就不管我了。反正是漸漸地,審訊的調子變了。好像推事對我已經不感興趣了,他已經以某種方式把我的案子歸檔了。他不再跟我談上帝了,我也再沒有看見他像第一天那樣激動過。結果,我們的談話反而變得更親切了。提幾個問題,跟我的律師聊聊,審訊就結束了。用推事的話說,我的案子照常進行。有時候,如果談的是一般性的問題,他們就把我也拉上。我開始喘過氣來了。這時,人人對我都不壞。一切都是這樣自然,解決得這樣好,演得這樣干凈利落,竟至於我有了“和他們都是自家人”的可笑感覺。預審持續了十一個月,我可以說,我有點驚奇的是,有生以來最使我快活的竟是有那麽不多的幾次,推事把我送到他的辦公室門口,拍著我的肩膀親切地說:“今天就到此為止,反基督先生。”然後,他們再把我交到法警手里。二有些事情我是從來也不喜歡談的。自從我進了監獄,沒過幾天我就知道,我將來是不喜歡談論我這一段生活的。不過,後來我也沒發現反感有什麽必要。實際上,頭幾天我並不是真的在坐牢,我在模模糊糊…See More
Oct 14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10)

第二天,一位律師到監獄里來看我。他又矮又胖,相當年輕,頭髮梳得服服帖帖。盡管天熱(我穿著背心),他卻穿著一身深色衣服,硬領子,系著一條很怪的領帶,上面有黑色和白色的粗大條紋。他把夾在胳膊下的皮包放在我的桌上,自我作了介紹,對我說他研究了我的材料。我的案子不好辦,但是如果我信任他,勝訴是沒有疑問的。我向他表示感謝,他說:“咱們言歸正傳吧。”他在我的床上坐下,對我說,他們已經了解了我的私生活。他們知道了我媽媽最近死在養老院里。他們到馬朗戈去做過調查。預審推事們知道了我在媽媽下葬的那天“表現得麻木不仁。”我的律師對我說:“您知道,我有點不好意思問您這些事。但這很重要。假使我無言以對的話,這將成為起訴的一條重要的根據。”他要我幫助他。他問我那一天是否感到難過,這個問題使我十分驚訝,我覺得要是我提這個問題的話,我會很為難的。不過,我回答他說我有點失去了回想的習慣,我很難向他提供情況。毫無疑問,我很愛媽媽,但是這不說明任何問題。所有健康的人都或多或少盼望過他們所愛的人死去。說到這兒,律師打斷了我,顯得激動不安。他要我保證不在庭上說這句話,也不在預審法官那兒說。不過,我對他說我有一種天性,就是肉體上…See More
Oct 9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9)

快到一點半的時候,萊蒙和馬松回來了。胳膊上纏著繃帶,嘴角上貼著橡皮膏。醫生說不要緊,但萊蒙的臉色很陰沈。馬松想逗他笑,可是他始終不吭聲。後來,他說他要到海灘上去,我問他到海灘上什麽地方,他說隨便走走喘口氣。馬松和我說要陪他一道去。於是,他發起火來,罵了我們一頓。馬松說那就別惹他生氣吧。不過,我還是跟了出去。我們在海灘上走了很久。太陽現在酷熱無比,曬在沙上和海上,散成金光點點。我覺得萊蒙知道去哪兒,但這肯定是個錯誤的印象。我們走到海灘盡頭,那兒有一眼小泉,水在一塊巨石後面的沙窩里流著。在那兒,我們看見了那兩個阿拉伯人。他們躺著,穿著油膩的藍色工裝。他們似乎很平靜,差不多也很高興。我們來了,並未引起任何變化。用刀刺了萊蒙的那個人,聲不吭地望著他。另一個吹著一截小蘆葦管,一邊用眼角瞄著我們,一邊不斷地重復著那東西發出的三個音。這時候,周圍只有陽光、寂靜、泉水的輕微的流動聲和那三個音了。萊蒙的手朝裝著手槍的口袋里伸去,可是那個人沒有動,他們一直彼此對視著。我注意到吹笛子的那個人的腳趾分得很開。萊蒙一邊盯著他的對頭,一邊問我:“我干掉他?”我想我如果說不,他一定會火冒三丈,非開槍不可。我只是說:…See More
Sep 30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8)

我們朝汽車站走去,汽車站還挺遠,萊蒙對我說阿拉伯人沒有跟著我們。我回頭看了看,他們還在老地方,還是那麽冷漠地望著我們剛剛離開的那地方。我們上了汽車。萊蒙似乎完全放了心,不斷地跟瑪麗開玩笑。我感到他喜歡她,可是她幾乎不答理他。她不時望著他笑笑。我們在阿爾及爾郊區下了車。海灘離公共汽車站不遠。但是要走過一個俯臨大海的小高地,然後就可下坡直到海灘。高地上滿是發黃的石頭和雪白的阿福花,襯著已經變得耀眼的藍天。瑪麗一邊走,一邊掄起她的漆布手提包打著花瓣玩兒。我們在一排排小別墅中間穿過,這些別墅的柵欄有的是綠色的,有的是白色的,其中有幾幢有陽臺,一起隱沒在檉柳叢中,有幾幢光禿禿的,周圍一片石頭。走到高地邊上,就已能看見平靜的大海了,更遠些,還能看到一角地岬,睡意朦朧地雄踞在清冽的海水中。一陣輕微的馬達聲在寧靜的空氣中傳到我們耳邊。遠遠地,我們看見一條小拖網漁船在耀眼的海面上駛來,慢得像不動似的。瑪麗采了幾朵蝴蝶花。從通往海邊的斜坡上,我們看見有幾個人已經在遊泳了。萊蒙的朋友住在海灘盡頭的一座小木屋里,房子背靠峭壁,前面的木樁已經泡在水里。萊蒙給我們作了介紹。他的朋友叫馬松。他高大,魁梧,肩膀很寬,…See More
Sep 28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7)

晚上,瑪麗來找我,問我願意不願意跟她結婚。我說怎麽樣都行,如果她願意,我們可以結。於是,她想知道我是否愛她。我說我已經說過一次了,這種話毫無意義,如果一定要說的話,我大概是不愛她。她說:“那為什麽又娶我呢?”我跟她說這無關緊要,如果她想,我們可以結婚。再說,是她要跟我結婚的,我只要說行就完了。她說結婚是件大事。我回答說:“不。”她沈默了一陣,一聲不響地望著我。後來她說話了。她只是想知道,如果這個建議出自另外一個女人,我和她的關係跟我和瑪麗的關係一樣,我會不會接受。我說:“當然。”於是她心里想她是不是愛我,而我,關於這一點是一無所知。又沈默了一會兒,她低聲說我是個怪人,她就是因為這一點才愛我,也許有一天她會出於同樣的理由討厭我。我一聲不吭,沒什麽可說的。她微笑著挽起我的胳膊,說她願意跟我結婚。我說她什麽時候願意就什麽時候辦。這時我跟她談起老板的建議,瑪麗說她很願意認識認識巴黎。我告訴她我在那兒住過一陣,她問我巴黎怎麽樣。我說:“很髒。有鴿子,有黑乎乎的院子。人的皮膚是白的。”後來,我們出去走了走,逛了城里的幾條大街。女人們很漂亮,我問瑪麗她是否注意到了。她說她注意到了,還說她對我了解了。…See More
Sep 9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6)

早晨,瑪麗沒有走,我跟她說我們一道吃午飯。我下樓去買肉。上樓的時候,我聽見萊蒙的屋子里有女人的聲音。過了一會兒,老薩拉瑪諾罵起狗來,我們聽見木頭樓梯上響起了鞋底和爪子的聲音,接著,在“混蛋!臟貨!”的罵聲中,他們上街了。我向瑪麗講了老頭兒的故事,她大笑。她穿著我的睡衣,卷起了袖子。她笑的時候,我的心里又癢癢了。過了一會兒,她問我愛不愛她。我回答說這種話毫無意義,我好像不愛她。她好像很難過。可是在做飯的時候,她又無緣無故地笑了起來,笑得我又吻了她。就在這時,我們聽見萊蒙屋里打起來了。先是聽見女人的尖嗓門兒,接著是萊蒙說:“你不尊重我,你不尊重我。我要教你怎麽尊重我。”撲通撲通幾聲,那女人叫了起來,叫得那麽兇,樓梯口立刻站滿了人。瑪麗和我也出去了。那女人一直在叫,萊蒙一直在打。瑪麗說這真可怕,我沒答腔。她要我去叫警察,我說我不喜歡警察。不過,住在三層的一個管子工叫來了一個。他敲了敲門,里面沒有聲音了。他又用力敲了敲,過了一會兒,女人哭起來,萊蒙開了門。他嘴上叼著一支煙,樣子笑瞇瞇的。那女人從門里沖出來,對警察說萊蒙打了她。警察問:“你的名字。”萊蒙回答了。警察說:“跟我說話的時候,把煙從嘴…See More
Aug 25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5)

“您知道,莫爾索先生,”他對我說,“並不是我壞,可我是火性子。那小子呢,他說:‘你要是個男子漢,從電車上下來。’我對他說:‘滾蛋,別找事兒。’他說我不是男子漢。於是,我下了電車,對他說:“夠了,到此為止吧,不然我就教訓教訓你。’他說:‘你敢怎麽樣?’我就揍了他一頓。他倒在地上。我呢,我正要把他扶起來,他卻躺在地上用腳踢我。我給了他一腳,又打了他兩耳光。他滿臉流血。我問他夠不夠。他說夠了。”說話的工夫,散太斯已纏好了繃帶。我坐在床上。他說:“您看,不是我找他,是他對我不尊重。”的確如此,我承認。這時,他說,他正要就這件事跟我討個主意,而我呢,是個男子漢,有生活經驗,能幫助他,這樣的話,他就是我的朋友了。我什麽也沒說,他又問我願不願意做他的朋友。我說怎麽都行,他好像很滿意。他拿出香腸,在鍋里煮熟,又拿出酒杯、盤子、刀叉、兩瓶酒。拿這些東西時,他沒說話。我們坐下。一邊吃,他一邊講他的故事。他先還遲疑了一下。“我認識一位太太……這麽說吧,她是我的情婦。”跟他打架的那個人是這女人的兄弟。他對我說他供養著她。我沒說話,但是他立刻補充說他知道這地方的人說他什麽,不過他問心無愧,他是倉庫管理員。“至於…See More
Aug 22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4)

我也把椅子倒轉過來,像賣煙的那樣放著,我覺得那樣更舒服。我抽了兩支煙,又進去拿了塊巧克力,回到窗前吃起來。很快,天陰了。我以為要下暴雨,可是,天又漸漸放晴了。不過,剛才飄過一片烏雲,像是要下雨,使街上更加陰暗了。我待在那兒望天,望了好久。五點鐘,電車轟隆隆地開過來了,車里擠滿了從郊外體育場看比賽的人,有的就站在踏板上,有的扶著欄桿。後面幾輛車里拉著的,我從他們的小手提箱認出是運動員。他們扯著嗓子喊叫,唱歌,說他們的俱樂部萬古常青。好幾個人跟我打招呼。其中有一個甚至對我喊:“我們贏了他們。”我點點頭,大聲說:“對。”從這時起,小汽車就多起來了。天有點暗了。屋頂上空,天色發紅,一人黃昏,街上也熱鬧起來。散步的人也漸漸往口走了。我在人群中認出了那位儀態不凡的先生。孩子在哭,讓大人拖著走。這一帶的電影院幾乎也在這時把大批看客拋向街頭。其中,年輕人的舉動比平時更堅決,我想他們剛才看的是一部冒險片子。從城里電影院回來的人到得稍微晚些。他們顯得更莊重些。他們還在笑,卻不時地顯出疲倦和出神的樣子。他們待在街上,在對面的人行道上走來走去。附近的姑娘們沒戴帽子,挽著胳膊在街上走。小夥子們設法迎上她們,說句…See More
Jul 26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卡繆《局外人》(3)

我們終於上路了。這時我才發覺貝萊茲有點兒瘸。車子漸漸走快了,老人落在後面。車子旁邊也有一個人跟不上了,這時和我並排走著。我真奇怪,太陽怎麽在天上升得那麽快。我發現田野上早就充滿了嗡嗡的蟲鳴和簌簌的草響。我臉上流下汗來。我沒戴帽子,只好拿手帕扇風。殯儀館的那個夥計跟我說了句什麽,我沒聽見。同時,他用右手掀了掀鴨舌帽檐,左手拿手帕擦著額頭。我問他:“怎麽樣?”他指了指天,連聲說:“曬得夠嗆。”我說:“對。”過了一會兒,他問我:“里邊是您的母親嗎?”我又回了個“對”。“她年紀大嗎?”我答道:“還好,”因為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多少歲。然後,他就不說話了。我回了回頭,看見老貝萊茲已經拉下五十多米遠了。他一個人急忙往前趕,手上搖晃著帽子。我也看了看院長。他莊嚴地走著,沒有一個多余的動作。他的額上滲出了汗珠,他也不擦。我覺得一行人走得更快了。我周圍仍然是一片被陽光照得發亮的田野。天空亮得讓人受不了。有一陣,我們走過一段新修的公路。太陽曬得柏油爆裂,腳一踩就陷進去,留下一道亮晶晶的裂日。車頂上,車夫的熟皮帽子就像在這黑油泥里浸過似的。我有點迷迷糊糊,頭上是青天白雲,周圍是單調的顏色,開裂的柏油是粘乎乎的黑…See More
Jul 6

非常灑狗血's Blog

卡繆《局外人》(18)

Posted on June 22, 2018 at 12:53pm 0 Comments

白天,我就考慮我的上訴。我認為我已抓住這一念頭里最可貴之處。我估量我能獲得的效果,我從我的思考中獲得最大的收獲。我總是想到最壞的一面,即我的上訴被駁回。“那麽,我就去死。”不會有別的結果,這是顯而易見的。但是,誰都知道,活著是不值得的。事實上我不是不知道三十歲死或七十歲死關係不大,當然嘍,因為不論是哪種情況,別的男人和女人就這麽活著,而且幾千年都如此。總之,沒有比這更清楚的了,反正總是我去死、現在也好,二十年後也好。此刻在我的推理中使我有些為難的,是我想到我還要活二十年時心中所產生的可怕的飛躍。不過,在設想我二十年後會有什麽想法時(假如果真要到這一步的話),我只把它壓下去就是了。假如要死,怎麽死,什麽時候死,這都無關緊要。所以(困難的是念念不忘這個“所以”所代表的一切推理),所以,我的上訴如被駁回,我也應該接受。…

Continue

卡繆《局外人》(17)

Posted on June 22, 2018 at 12:51pm 0 Comments

五…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