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 sind ein volk's Blog (176)

白靈·蓉子《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賞析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不住地變換它底眼瞳

致令我的形像變異如水流

 

一隻弓背的貓一隻無語的貓

一隻寂寞的貓我底妝鏡…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11, 2021 at 12:00am — 1 Comment

古遠清·文曉村《一盞小燈》賞析

一盞小燈

 

在荒漠的曠野

野狼的嘷叫,令人毛髮聳動

遠方,那一閃

熒熒的亮光

可是一盞小小的燈?

 

在深夜的海上…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9, 2021 at 12:00am — No Comments

吳思敬·余光中《鄉愁》賞析

鄉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7, 2021 at 12:00am — No Comments

白靈·顏艾琳《洞》賞析

 

臥室出現一個洞。

剛睡醒的眼睛,

以為是夢未結束。

等待中的句點

一直未出現,

洞反而愈來愈大、

愈來愈深黑。…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5, 2021 at 12:30am — No Comments

古遠清·羅門《麥堅利堡》賞析

麥堅利堡

 

超過偉大的

是人類對偉大已感到茫然

 

戰爭坐在此哭誰

它的笑聲曾使七萬個靈魂陷落在比睡眠還深的地帶

 …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5, 2021 at 12:00am — No Comments

陳超·卞之琳《水成岩》賞析

水成岩

 

水邊人想在岩上刻幾行字跡:

 

大孩子見小孩子可愛,

問母親“我從前也是這樣嗎?”

 

母親想起了自己發黃的照片…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張漢良·林群盛《那棟大廈啊……》賞析

《那棟大廈啊……》

 

“那棟完全由玻璃窗構築成的大廈必定禁錮著些什麼吧?”

站在遠處觀望的我低語,並迅速穿過匆忙而淡漠的人車進入大廈門口。找尋許久,竟連管理員也沒有。於是我走入唯一的電梯;發現這電梯只到頂樓……

走出電梯後我詫異的看到各色晦暗的燈光在附近走動。前方不遠處有一排白色欄桿;上面雕刻了許多各種不同姿態的獨角獸,還有一些形狀奇異的,不知名的陌生花卉……似乎在欄桿下有些什麼神秘………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 2021 at 12:30am — No Comments

白靈·陳大為《相師》賞析

相師

 

把你沒有信心的心交給我

把你有問題的掌上地理——

臉是氣象的江山 命運的形下

眉毛是飛起來或飛不起的翅膀

五官預告你未來的興亡

快把八字交給我加減乘除看看:…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2, 2021 at 12:30am — No Comments

洛夫:解讀一首敘事詩——《蒼蠅》(4)

一位朋友讀完《蒼蠅》之後對我說:“這首詩寫得相當冷靜,真夠狠、穩、準。”他一句話就把我處理這首詩的特殊手法道破。多年前,我曾想為自己建立一種“冷詩”的風格,我的“冷詩”觀念倒不拒絕隱喻,也不忽視意象的有效經營,只專注一點,即盡可能控制情緒的泛濫。當然詩人不是數學家,筆下不帶一點情感是不可能的,但學習如何把激情透過意象使其冷卻下來,卻是一個詩人必修的課程。



基本上我大部分的詩都可列入“冷詩”之類,一九五六年寫的《窗下》是一個例子,四十八年後(亦即二○○四年)寫的《蒼蠅》是另一個例子。這類詩的敘事性主要建立在“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戲劇手法上,《蒼蠅》這首詩如沒有最後兩行戲劇性的逆勢操作,必然會像讀一篇平鋪直敘的散文那樣寡味。…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December 31, 2020 at 11:00pm — No Comments

孫光萱·王家新《魚》賞析

魚——《中國畫》組詩之一

 

魚在紙上

一條魚,從畫師的筆下

給我帶來了河流

 

就是這條魚

從深深的靜默中升起

它穿過宋元、龍門…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郭寶臣·艾青《礁石》賞析

礁石

 

一個浪,一個浪

無休止地撲過來

每一個浪都在它腳下

被打成碎沫,散開……

 

它的臉上和身上

像刀砍過的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December 12,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許婧偉·陸志韋《小船》賞析

小船

 

我指點他看

柳蔭里有一條小小的船。

加我一些小小的風,

可以把感情葬在其中。

我見那樣就寫那樣,

我也不必要山高水長。

 …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December 6, 2020 at 5:13pm — No Comments

北地·朱湘《雨景》賞析

雨景

 

我心愛的雨景也多著呀:

春夜夢回時窗前的淅瀝;

急雨點打上蕉葉的聲音;

霧一般拂著人臉的雨絲;

從電光中潑下來的雷雨——

但將雨時的天我最愛了。…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December 1,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燕轉·饒孟侃《家鄉》賞析

家鄉



這回我又到了家鄉,

前面就是我的家鄉;

遠遠的凝著青翠一團;

眼前亂晃著幾根旗桿。



轉個灣小車推到溪旁,


嘶的一聲奔上了橋梁;

面前迎出些熟的笑容,…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December 1, 2020 at 10:46am — No Comments

洛夫:解讀一首敘事詩——《蒼蠅》(3)

近年來,不論在文章中,演講與座談會中,我都不遺餘力地為久已失落的漢語詩歌之美招魂,大聲疾呼把它那些純粹、精練、氣勢、神韻、意境、像徵、隱喻、妙悟、無理而妙、反常合道、言外之意、想像空間、多義性、朦朧美等詩的素質找回來,讓讀者在真正的詩中迷醉,沈思,讓詩的數量降低一些,詩的品質提高一些。這正是我對沈奇“重樹典律,再造傳統”之說的回應。在最近的拙作《創世紀的傳統》(見創世紀五十周年紀念特輯)一文中,我曾談到:“創世紀五十年來先跋涉過西方現代主義的高原,繼而撥開傳統的迷霧,重現古典的光輝,並試著以意象,像徵,超現實諸多手法,來表現中國古典詩中那種獨特之美。經過多年的實驗與調整,我們最終創造了一個詩的新傳統——中國現代詩。”…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1, 2020 at 10:59pm — No Comments

洛夫:解讀一首敘事詩——《蒼蠅》(2)

詩人大多知道,西洋史詩采用的即是一種結構龐大的敘事體,只見敘事不見詩,詩被消滅於離離落落的散文語言之中,故這種史詩形式早就被現代詩所取代。我國古典詩中也不乏以敘事手法寫的詩,如李白的《長干行》,杜甫的《兵車行》,韓愈的《石鼓歌》,以及崔顥的: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都是敘事詩。其實我也寫過一些敘事詩,如這首《窗下》:…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1, 2020 at 10:56pm — No Comments

洛夫:解讀一首敘事詩——《蒼蠅》(1)

我最近寫了一首實驗性的生態詩:《蒼蠅》,我把它定性為敘事詩,也可以說它是以敘事手法寫的“主知”詩。這首詩的風格與我別的作品迥異,與一般講究精致意象,選擇暗示性強的像徵語言的現代詩也不一樣,語法與技巧平實得幾近散文。其實對我來說,這還真是一次新的實驗,現不妨談一談我寫這首詩的動機。

我們素知,“主知”與“主情”是臺灣早期現代詩運動中一個頗具爭議性的兩極話題,紀弦曾明顯地把“主知”列為“現代派六大信條”之一,但這只是一種相當吊詭的論點,因為包括紀弦本人在內,現代派幾位代表人物如方思、林泠、鄭愁予等都難以不無爭議地列入“主知”的陣營,當時即使以臺灣現代詩的整體風格來看,也不可能把一首詩作出如此二分法的理論性的辨析。當然,也並不是不可以這麽中庸性的認知:傳統詩美學側重抒情性,而現代主義詩美學比較強調知性,只是把一首詩強行界定為“抒情詩”或“知性詩”,確是多此一舉。…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1, 2020 at 10:56pm — No Comments

陳超·鄭敏《金黃的稻束》賞析

金黃的稻束

  

金黃的稻束站在

割過的秋天的田里,

我想起無數個疲倦的母親,

黃昏路上我看見那皺了的美麗的臉,

收獲日的滿月在

高聳的樹巔上,…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1, 2020 at 10:52pm — No Comments

陳林群·北島《古寺》賞析(下)

不再增長的年輪,也就意味著柱子失去了生命的記憶。但詩句中沒有記憶的並非“柱子”,而是“石頭”,這便是意象的轉換:柱子撐起了石頭,搭成了古寺。詩人通過把柱子轉換為石頭,使石頭成為古寺的像徵。詩題名為《古寺》,詩中卻不出現這兩字,這正是整體像徵的思維特點。石頭或古寺乃非生命的客觀物質存在,詩人正是通過“柱子— 石頭—古寺”的意象轉換,把柱子的前身樹木的記憶(即年輪)特性,賦予了古寺。古寺原該有記憶,然而卻喪失了記憶。詩人想表達的就是,古寺不僅作為物質存在被廢棄了,它的精神(即記憶)也已失去,正如“消失的鐘聲”。…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1, 2020 at 10:44pm — No Comments

陳林群·北島《古寺》賞析(中)

“難道真摯的愛/將隨著船板一起腐爛/難道飛翔的靈魂/將終身監禁在自由的門檻”。非抒情不足以為詩,這絕非“現代主義”詩歌的品質,這種遏制不住的直接抒情衝動,破壞了意象整體所包含的朦朧之美。

整體像徵是試圖對對象進行整體把握的一種思維方式,而不只是一種手法,它要求以高度的抽象概括與精妙的藝術細節完美結合。《古寺》一詩,摒棄了朦朧詩慣常的抒情,保留了北島詩歌的思想力度,完美地體現了詩人駕馭整體像徵藝術思維的才能。詩如下:

 

消失的鐘聲

結成蛛網,在裂縫的柱子里…

Continue

Added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31, 2020 at 10:4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