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0)第七章

第七章·天有不測風雲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終於父親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但是我們作為兒女的,也許是年紀太小之故,而沒有察覺到父親有什麼不妥,只是在晚間,偶爾聽聞父親的咳嗽聲,況且,父親也沒有把真相告訴我們,也許他想,即使告訴了我們,我們小孩又可以做什麼呢? 我們家的悲歌,看來好像永遠都唱不完似的,這一回,父親的病魔,竟然悄悄的把我們和父親拆散了。。。 事情是這樣的,那時我是二年級生,我記得那是華人新年後不久,一個天氣晴朗的上午,父親告訴我們說,要帶我們去斗亞蘭鎮瑞嬌堂姐家一遊,聽了這番話,心中喜悅萬分。 當年瑞嬌堂姐的家,即是與今日斗亞蘭肯特師範學院為鄰,當我們抵達後,瑞嬌姐沖了茶給我們喝外,也端上年糕給我們吃,小孩子本來就是這麼樣,有得吃,有得喝,有得玩,也就感到非常快樂和滿足了。 父親帶我們去瑞嬌堂姐家 也許是命運在作弄我們,人家是苦盡甘來,而我們家,卻是苦盡苦更苦,原來父親是藉拜訪堂姐為名,而掩飾了他的苦衷。 我記得,當我們抵達瑞嬌姐的家時,父親則與瑞嬌姐交談了一會兒後,父親就在臨走時對我說,他要到店舖買一點東西,一會兒就回來,而瑞嬌姐…See More
7 hours ago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鄉頻道》沙巴

"《Chinese Cultural Heritage in Sarawak》 by Dr Tan Beng Huat, Chairman, Silk Road Cultural Endowment. For  the first time in Malaysian History,  the Minister of Tourism, Arts and Culture is a Sarawakian. After Dato' Dr Ng Yen Yen,…"
yester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8)

有一次,那是一個下午,當我在外頭玩耍的時候,突然聽到父母親發生激烈口角,即刻奔回家中,只見母親手中,緊握著一把鋒利的小刀,作出自殺似的驚險鏡頭,我雖然年紀小,但我已意識到,那是人命攸關的一刻,我感到非常的害怕和驚恐,深怕一場可怕的悲劇,即將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在面對這樣的情況之下,任何意想不到的事件,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因此,我既不敢接近母親這方,也不敢跑到父親處,只是站在屋子的一角,獨自在流淚哀求著媽媽,不要作出愚蠢的行徑,結果我的這一哭,感動了在場的父母親,雙方口角也隨即緩和下來;只見父親在牆上,取了一頂帽子,往頭上戴後,隨即走出家門,跑到咖啡店嘆茶去了;而媽媽也放下小刀,抱著我在痛哭,一場激烈口角,就這樣戲劇性的落幕了。 類似的嚴重口角,在我記憶中,只有二至三次而已,但是每一次,都是以雨過天晴似的收場,畢竟雙方,只要認同大家都是夫妻關係,那麼一切事情,也就告迎刃而解了;但是遍遍是我的父母親,卻未能好好的掌握著這一套倫理,以致引發了一場悽慘坎坷的人生路。其實,母親的改嫁,也沒有關係,因為家裡還有一個父親,因此,如果與孤苦零丁的孤兒孤女相比較,我們還是幸福得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See More
Jan 1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7)

成績單評語“常常打架” 有一天,那是三年級的時候,突然在父親的小木箱中,發現了我幼稚園的成績單,果真在評語欄內寫著“常常打架”這四個字。我曾經為這四個字加以解讀和思索,因為我知道事出有因,老師是絕對不可能無中生有,或是以莫須有的罪名加罪在我身上。結果我終於認可了老師,也心甘情願的接受了,這個終身難忘的評語。 在我七歲入學幼稚園班前,我猶如一只脫韁之野馬,也許是因為我的蠻性,任何人一旦激怒了我,遲早必定會給他臉色看。 我還清楚記得,有一位陳姓同班同學,每每在放學回家路途中,他總是在刁難我,戲弄我,而我也數次抱著能忍則忍的態度相對,然而他卻不領情,反而得寸進尺,為了給他一次重擊的教訓,我選擇了于上課時間進行發難,由于他萬萬沒有意料到,而我當時也許是吃了豹子膽,竟敢當著老師講課時間,跳上桌上,再跳到陳姓的座位去拳打他,他在束手無策的情況下,白白捱了幾拳。 我的這項大膽舉動,的確驚動了全班同學,雖然我遭到老師的體罰,但陳姓同學也沒有好受,同樣的要挨鞭打,然而我的這一招後,我卻變成了贏家,陳姓同學再也不敢惹我了。 記得還有一回,而這次惹我的人,並不是同班同學,而是六年級的高班生,他是姓鄔的,有一…See More
Jan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OVEPI's photo
Thumbnail

地方文化營銷0.3

"詹明信所言,文化正是“消費社會本身的要素;沒有任何其它社會像這個社會這樣,為記號和影像所充斥”。平凡與日常的消費品,與奢侈、奇異、美、浪漫日益聯系在一起,而它們原來的用途或功能則越來越難以解碼。這就意味著我們生活的每個地方,都處在對現實的“審美”光環之下。這就是後現代的消費文化,在這樣的文化中,壹切價值都被重新評估,藝術已贏得了超越現實的勝利。(吳啟焰和王兆傑,2011,布爾迪厄的文化資本理論在旅遊規劃中的應用,《人文地理》2011年第1…"
Jan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OVEPI's album
Thumbnail

地方文化營銷

"陳明發《符號旅遊》 布迪厄的文化資本理論,討論到文化能力、文化產品及文化制度。考慮到今日的旅遊文化,沈浸於後現代主義氛圍中,也就是詹明信諸子所說的符號或影像消費文化,這三項要素尤為重要。因爲在尊重遊客消費需求的同時,也考慮到如何把握好旅遊文化的健全發展,既可更好地提升遊客體驗,又為經營單位如相關地方、居民與企業帶來更好的利益。(8.1.2021)(照片說明:馬来西亞八打靈再也一家西餐廳供應的菠蘿蜜漢堡包,其敘事充滿馬來西亞鄉土風味。)"
Jan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6)

客家話,聽得懂,但講不通 我的情況更糟糕,客家話,我聽得懂,但講不通,這也不能怪我,因為每一個小孩,接近母親的機會比較長,父親由于主外,因此很自然的,講話的對象只有母親,而母親是一名杜順土著,杜順語和馬來話,則變成我交談的生活語言。 父親是一位思想保守的人,對華人傳統文化,以及風俗習慣非常重視,為了我的前途,在我四歲那年,父親已經開始向我灌輸“中華文化”的知識,每一個晚上,我必須守規紀律的,坐在父親的一旁,跟著父親的教導,一字一字的唸,一字一字的認,從不間斷,雖然教導時間不長,但漸漸的,卻養成了一種讀書習慣,想起父親的用心良苦,至今仍然難以忘懷。 父親向我灌輸中華文化知識 在那個時期,市面上根本就很難找到一本小童讀物,而父親則以一本長形硬皮記事簿,以藍色墨水筆,寫了啟蒙教育的首十個字,分別是…See More
Jan 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5)

偷喝烈酒闖大禍 說也奇怪,年紀輕輕的我,卻非常喜歡那道芬香的酒味,每一次,我總得要求父親,給我聞一聞,他那酒杯里的酒味,有時還用舌尖沾沾幾滴,已經是心滿意足了。…See More
Jan 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4)

懷胎十個月後,母親終於在翌年,即1947年11月12日傍晚時分,順利的妢娩,誕下了第一名男嬰,即是作者。父親告訴我,當接生婆在向他報喜,說是一名男嬰時,心中的喜悅,不言而喻,特別是他慘遭日軍毒打後,仍然還能生養;不但如此,還一索得男,在重男輕女的舊社會思想下,誠然是一件好事,并寫信回鄉報喜。他說,報喜的信件,雖然寫得很多,同時也向家鄉娘親,報上了嬰孩的名字,然而對于母親的姓名和籍貫,卻只字不提。父親的解釋,他這麼做,并非歧視母親的籍貫,而是不想在這個大好日子,破壞了美好的氣氛,況且在日後才道出,也是無傷大雅,反正有的是時間。 也許,父親自己非常明白,娘親對他的期望非常的高,在一種期望越高,失落也越深的心裡作祟下,以致造成一股無形的壓力,在默認自己是一個弱勢無能的孩子後,他選擇了沉默。雖然如此,他還是將男嬰的相片,寄回家鄉去。 我的誕生,的確為這個小家庭,增添不少的生氣和歡樂氣氛,同時也帶來了無限的新希望,我的堂姐瑞嬌和瑞媚,也特別前來道賀和送禮。雖然如此,但奇怪的是,我生來體質虛弱,而且弱不禁風,三日一小病,七日一大病,不是發燒,就是瀉肚子,搞到父母親俩人團團轉,整日都是憂心忡忡。 父…See More
Jan 5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鄉韻

"陳明發《中國特色小鎮》為擴大內需與提升產業,中國從2014年開始推動“新型城鎮化規劃”,全國各地由此出現了數以千計的“特色小鎮”,其發展引擎,主要由地產、文旅、科技、工商與原產等要素組成。到目前為止,論成績,從最優秀到最失敗的案例都有。唯教育主題,被認為是投資者的“新藍海”。(見:《教育特色小鎮的發展模式、案例及契機》http://www.ciia-if.org/News/20181029161833_2674.html&n…"
Jan 4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3)

父親回憶說,在開始的時候,大約有十餘架的機群,飛越其家園的天空,而最後的两次,只剩下一架,這架戰機,看來像是心有不甘似的,竟以最低的低飛姿態,就父親躲在香蕉旁的頂上,擦身而過,並在離開不遠處,亂槍掃射以及丟下了數枚炸彈,發出驚天動地,震人耳膜的響聲。 事件的發生,原來機群在飛抵父親家園時,父親身影恰好給機師發現,在逃命時,也許父親一時心慌,手中還持著一把鋤頭,而這個動作,則被機師誤以為敵人,而父親手中的鋤頭,咋看之下,像是一把槍械,為了進一步的確認,機群才會作出上述的偵察行動。 父親真的命不該絕,他首先將手中的鋤頭,丟在地上,站立在香蕉樹旁,雙手向機師們,作善意的揮手後,始挽救了一條性命。 他回想起說,如果當時他作出藏身森林,或是逃離現場的決定,在機群見不到人影時,相信父親的園地,已被彈火夷為平地,父親也許從此葬身在亂槍彈火中了。 父親說,當郭益南起義失敗後,大約在十個月左右,日軍已經開始節節敗退,而聯軍的戰鬥機群,也已經開始在新加坡以及菲律賓等地駐紮,並開始在北婆羅洲,與戰機進行日夜的轟炸剿敵行動,而聯軍於採取軍事行動之前,也曾將一系列的安全指南書,空投傳達予民眾,而父親所付諸的行動…See More
Jan 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

第三章·第二次世界大戰慘劇 可是,世界變化得太快了,1937年7月7日,中國發生了蘆溝橋事變後,日本已經開始侵襲中國領土;這個時期的中國,正處於內爭外患的動亂時期,鄉下局勢告急,實在不宜回鄉。 父親回鄉的念頭又告破滅了,不但如此,接踵而來的,北婆羅洲也跟著在1940年宣告淪陷,最要命的,莫過于在1943年10月10日晚,在亞庇發生的郭益南事變,在這場政變中,幾乎摧毀了父親大哥的家庭,兩名年僅十七八歲的侄兒,慘遭日軍殺害,而父親亦遭慘重拷打得死去活來,差一點連命都丟了。 郭益南事變 …See More
Jan 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

第一章·自 述 亞答屋誕生的男孩 我非常慶幸,因為我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于1947年11月12日誕生的男孩。 那個時候的北婆羅洲( NORTH BORNEO 又譯成北般鳥),今稱為沙巴州,乃是屬於英國殖民地;戰後的一切基本設施,都是那麼的簡陋,沒有水供,也沒有電供,醫院的設備,更是落伍;我的誕生地,就是距離首府亞庇市,只有二十一英里外的擔波羅利小鎮,一間租來的“竹身亞答屋”。 我的家境雖然非常窮困,但是父親還是請了一名接生婆前來我家,為的是要確保母子的平安。 記得小時候父親曾對我說過,當我呱呱落地的那一刻,父親對我的印象是:一個身體瘦弱的男嬰 ,一頭黑髮,一雙大大的眼睛,一對長又大,以及長得厚厚的耳珠,外貌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是一個可愛的小寶寶。 我是父母親的頭一胎,又是一名男孩,在中國人重男輕女的舊社會里 ,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人生大事,並為我取了一個簡單的名字—— 仁青,而母親則以“安達士” (Andas)為我的乳名。 第二章·父親點滴 父親三歲喪父 …See More
Jan 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North Borneo in 1960s: Mobile Postal Service

NORTH BORNEO NEWS & SABAH TIMES - (July 9, 1962) - JESSELTON. – The Posts and Telegraphs Department’s Mobile Post Office, now introduced for service at Likas, Inanam, Menggatal, Telipok, Tamparuli and in the Tanjong Aru, Kepayan and Penampang areas, is a Bedford vehicle specially modified for service as a travelling Post Office, designed for the purpose of bringing much needed postal services urban and rural areas where such facilities are at present very limited. The service commences…See More
Dec 31, 202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鄉頻道》內容重點推薦

"North Borneo in 1960s: Mobile Postal Service NORTH BORNEO NEWS & SABAH TIMES - (July 9, 1962) - JESSELTON. – The Posts and Telegraphs Department’s Mobile Post Office, now introduced for service at Likas, Inanam, Menggatal, Telipok,…"
Dec 30, 202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0)第七章

Posted on January 8,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第七章·天有不測風雲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終於父親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但是我們作為兒女的,也許是年紀太小之故,而沒有察覺到父親有什麼不妥,只是在晚間,偶爾聽聞父親的咳嗽聲,況且,父親也沒有把真相告訴我們,也許他想,即使告訴了我們,我們小孩又可以做什麼呢? …

Continue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9)

Posted on December 31, 2020 at 10:30pm 0 Comments

鬼話連篇的土著墳場

當這宗事件發生後不久,緊接著下來的是,一連串令人聞之心寒的怪異現象發生。。。也許是我家四周,密林叢生,一時從不遠的竹林處,傳來一陣陣悽慘的烏鴉叫聲;在另一端,又見狗狗不停的,朝著草叢處那邊,又奔又跳的在兇猛吠叫,像是牠正與類似蛇類的動物相格鬥;還有夜間,眼鏡蛇潛入父親睡床底下的可怕事件,以及蟒蛇吞雞的可怕情景,再加上我家附近的一座鬼話連篇的土著墳場,以及街坊流傳甚囂的繪神繪鬼的獵頭人傳言,此起彼落,永無止境,可憐的我們三名年幼無知的兄妹,每天都活在疑神疑鬼的日子,終日陷入驚恐慌亂的陰影里,我們心情開始失落了,也開始進入徬徨的十字路口中。

 …

Continue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8)

Posted on December 30, 2020 at 10:41pm 0 Comments

有一次,那是一個下午,當我在外頭玩耍的時候,突然聽到父母親發生激烈口角,即刻奔回家中,只見母親手中,緊握著一把鋒利的小刀,作出自殺似的驚險鏡頭,我雖然年紀小,但我已意識到,那是人命攸關的一刻,我感到非常的害怕和驚恐,深怕一場可怕的悲劇,即將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在面對這樣的情況之下,任何意想不到的事件,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因此,我既不敢接近母親這方,也不敢跑到父親處,只是站在屋子的一角,獨自在流淚哀求著媽媽,不要作出愚蠢的行徑,結果我的這一哭,感動了在場的父母親,雙方口角也隨即緩和下來;只見父親在牆上,取了一頂帽子,往頭上戴後,隨即走出家門,跑到咖啡店嘆茶去了;而媽媽也放下小刀,抱著我在痛哭,一場激烈口角,就這樣戲劇性的落幕了。…

Continue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7)

Posted on December 29, 2020 at 10:30pm 0 Comments

成績單評語“常常打架”

 

有一天,那是三年級的時候,突然在父親的小木箱中,發現了我幼稚園的成績單,果真在評語欄內寫著“常常打架”這四個字。

我曾經為這四個字加以解讀和思索,因為我知道事出有因,老師是絕對不可能無中生有,或是以莫須有的罪名加罪在我身上。結果我終於認可了老師,也心甘情願的接受了,這個終身難忘的評語。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