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王賡武:海外華人眼中的中國變遷(1)

公共知識分子的討論是近年來知識界的一個熱點。但是,大陸知識分子對這個問題的研究都是從一個本土視角出發。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談談看法,就是海外的公共知識分子如何觀察中國社會的變遷,這也許可以為公共知識分子開辟一個新的論域。 海外華人對公共知識分子自然有他們約定俗成的理解和定義。雖然他們旅居或定居在其他的國家,但是血濃於水,這些海外知識分子並未放棄對自身文化傳統的關注,相反地,作為知識分子他們有著傳統的“士志於道”的憂患意識,認為中國文化是無法割捨的內化到血脈的根性,因此中國的現狀與命運就成了他們精神維系所在。…See More
18 hours ago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12)

在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區的建立過程中,中華商會更是長袖善舞,推動了華商在中國的投資與交往。這不僅對於華商本身,對於中國與東盟關係來說,也極具戰略意義。在南洋華商的經濟圈與中國的經濟圈中,都有重要交集存在。中國商會也積極參與到世界華商大會之中,與海外華商會一起為謀求經濟互利而努力。  其八,拓寬研究視野,綜合運用多學科的研究方法。在視野方面,堅持整體史和長時段的觀點,尤其要強調兩點:中華商會與華人社會的關聯;中華商會與區域及全球經濟網絡的關係。在此基礎上,討論中華商會的組織變遷史,探討中華商會的功能績效,拓展中華商會的研究時空。同時堅持歷史實證的基本研究方法,綜合運用歷史學、政治學、社會學、經濟學及人類學的相關理論,如實還原中華商會的真實面相。綜上所述,對南洋商會研究擬解決的關鍵性問題是做到既有縱向的歷史考察與追溯,又有橫向的分述與比較,立足於東南亞的視角,同時突破單一民族國家的地理界限和國史框架,運用區域格局和全球視野對南洋地區中華商會進行跨學科、多維度的整體性探討,進而深化亞洲近代歷史形成這一問題的分析。 在晚清時期,南洋中華商會的建立仍被視為中國商會史的延伸,其組織的向心點仍在中國…See More
Thurs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11)

其四,以整體史關懷加強對南洋諸國中華商會橫向關係的探討。現有研究,多按國別而論,比較研究及相互關聯研究極少。事實上,南洋中華商會最初的建立有大致相同的背景,商會在整合本地華商的同時,也注重發展對外關係。在東盟建立之後,相互之間的聯系更為頻繁。在當代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區的建設中,中華商會跨越區域,屢次召開世界華商大會,促進經濟合作與社會交往。在關於東盟經濟的研究中,對中華商會的關注不足,在商會研究中雖有學者關注這一現象,但在史料及問題探索方面還有很大空間。 其五,深入研究中華商會與華商經濟圈構建這一重大命題。中華商會由在地社區逐步擴展至跨區域的社會組織,在經濟及社會生活中發揮重要作用。中華商會建立之初,主要是溝通中國與在地華商之關係。後因應華商在地化的需要,中華商會的跨域(地緣、血緣與業緣)整合效應日益增強。華商意識到需要不能完全局限於方言群的社區范圍中,商會不僅增強相互聯結,也與其他社會組織、政府機構建立聯系,同時還交換信息、合作互利,運用集體力量降低交易成本,建立內外的經濟平臺。在1991年後,由南洋中華商會首倡的世界華商大會的召開,這意味著中華商會為組織連接點的世界華商經濟圈的初…See More
Tues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10)

三、南洋中華商會研究的趨向與思考 從上述南洋商會研究存在的不足與缺陷可以看出,此項研究仍具有較大的發展空間,需要更多的學者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以取得更多更紮實的研究成果。 總體來說,南洋中華商會研究有待突破的重難點主要有整體性探討、視角的突破和理論提升等。所謂整體性探討,即是既考察南洋各國家和地區中華商會的個性特征,又揭示南洋地區中華商會的共性特征;既分析中華商會與其他華人社團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又探究中華商會構建商業網絡乃至華商網絡的主要途徑及重要意義。所謂視角突破,即是如何跨越中國和居住國的視角,將中華商會置於亞洲乃至世界經濟社會進程中加以研究。所謂理論的提升,即如何將中華商會與華商網絡的研究與“亞洲經濟圈”的探討結合起來,推進亞洲近代歷史形成這一重大學術關懷。華人社會之中,不同宗親團體力量極大,也有政治、公益團體。華人也參加當地非華人社團,也發展私人式的關係網絡。因此,華人的社會網絡是極為複雜的,中華商會作為跨越地緣、血緣的組織,層級相應較高。中華商會如何通過組織運作,實現整合,並代表華商參與當地的政治經濟社會活動,維護華人利益,其實是需要細致的研究眼光加以條分縷析。 具體而言,在…See More
Mon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9)

在研究主題方面,有學者關注到中華商會與在地的經濟規范及區域的華商網絡之間的關係,但考察僅限於新加坡,對於其他各國中華商會及是否存在合作,共同參與區域、東南亞及東亞的經濟一體化之中,則缺乏討論。換言之,華商早期追求在地生存,在今日則在全球化范圍之內尋找市場空間。華人的屬性及中華商會作為較高層級的領導組織,使其在中國的經濟圈中也有重大影響力。在政治與社會的發展過程中,中華商會也因其集體力量,在所在地區及國家之中居有重要地位。經濟力量與政治影響,是如何發生作用,中華商會在政治參與方面有何表現,如何在政局動蕩或政權更疊之時維護華商利益,如在有些國家的排華事件中如何行動,都是值得討論的重要主題。在地國的公民社會發育之中,在華人的國家觀念及族群觀念發生重大轉變之中,中華商會如何調適應變,在維系華人文化傳統、保持華族的競爭力方面又有何作為,也是重要主題。在中國與東南亞關係之中,中華商會作為具有政治經濟影響力又具有中華文化傳統的組織,在與中國的合作與交往中有著特殊的角色,這在已有研究中已經有所展現,但還遠遠不足。1991年的世界華商大會系由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等國中華商會發起,在此後更形成隔年舉行的…See More
Mar 2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8)

馬來西亞各地所設立的中華商會組織亦極普遍。石滄金認為在1890年後,華人商會組織的發展順應當時馬來西亞華人社團的聯合趨勢,有利於打破行業和幫派局限。(45)黃露夏撰文分析了詩巫(Sibu)中華總商會的發展與前景。(46)關於馬華商會發展最為重要的著作是黃昆福主持編寫的馬華商會史,全面介紹商會之組織與功能,馬華商聯合會則成為統籌組織。不過因出版較早,近三十餘年的情況難以明了。(47) 泰國中華總商會亦於晚清時候創建。袁丁就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中所收藏的清宮檔案,討論了泰國中華總商會的成立問題,認為中華商會是清政府振興實業新政的產物。(48)李慧芬在學位論文中肯定中華總商會在泰中建交過程中的積極作用。(49) 這些成果在考察中華商會組織結構及社會活動的同時,也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海外華商會在華人社會演進中的角色,有些還初步論述了華商會對祖國的認同,以及他們對中國尤其是僑鄉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貢獻,為今後的深入探討奠定了基礎。  ③存在的不足與缺陷  南洋華人社會研究整體上較為豐富,華商、華人組織是其重點,由此出發需要對華人的經濟活動、生存狀態進行全面探討。從早期的謀生立命,到後來的華商網絡,華人近…See More
Mar 2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7)

新加坡中華總商會在晚清時就己建立,歷史悠久,在新加坡華人社會中居於重要地位。有關新加坡中華總商會的研究概況,新近發表的李秉首、孟慶梓合寫《新加坡中華總商會研究現狀述評》一文,已有較為詳細的介紹。(33)1969年國際時報社匯編出版的《新加坡中華總商會:幫派論爭來龍去脈》,主要匯集了有關闡述新加坡中華總商會內部幫派的評論性文章。(34)顏清煌認為清政府將華商會作為對海外華人進行政治控制和經濟利用的中介,總商會也因此成為當地華人的領導機構。(35)成瑋平的論文討論獨立後中華總商會與華人社會之關係。(36)陳巍、閏華芳對新加坡中華總商會因追討日本屠殺華人之血債發起對日不合作運動進行討論。(37)劉宏認為,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是聯接東南亞和東亞華商網絡的關鍵性樞紐,是地方化、區域化及全球化中的重要環節。(38)邵世光對新加坡與菲華商總會進行比較研究,認為兩商會初期成立宗旨相同,任務類似,都為兩地華人社會的最高社團,兩地政府均運用商會力量以及閩籍華人同占優越地位等處是兩商會相同之特質;相異之點則有組成之會員代表不同,董事理事選舉方式不一、兩商會代表群體不一、立場各異及兩地政府對兩商會態度之不同等。(…See More
Mar 25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6)

華人社團的政治及社會參與問題受到重視。童家洲的研究認為在抗日戰爭之中,東南亞華僑社團積極參與。(18)丁麗興分析了印度尼西亞華人社團的政治參與。(19)葉言認為華人社團在傳承文化方面具有重要作用。(20)林孝勝認為華商在新加坡會社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21) 在當代,華人社團的作用不可忽視,也出現一些新變化。李明歡對此進行了宏觀總結。(22)蘇成耀對新加坡華人的新社團進行了研究。(23)石滄金討論了馬來西亞華人社團的新動態。(24)柳時和以世界華商大會為例,討論華人社團的跨國界發展問題。(25)在社團問題的討論中,涉及到文化認同、族群認同與國家認同的問題。不少學者由此出發,對華人社團的觀念及社會組織進行討論,評析華人心理由落葉歸根向落地生根的轉變。華人主動積極參與當地社會,在地化明顯,其華裔的文化認同加強,華人、華僑的成分降低。 在南洋華人社團研究成果中,有許多議題都涉及到中華商會。在不同的結社標準下,各類社團都有其結社目標,其成員范疇及認同方式也有區別。中華商會以商界成員為主,但跨越地緣、業緣之限制,有助於華人的跨界整合。  ②…See More
Mar 24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5)

與國內商會一樣,海外中華商會也是由該地華商推舉總協理等主要領導人,然後經農工商部奏請清廷批準,並劄發關防圖記,享受清政府保護,擁有社團“法人”地位。所不同的是,海外各中華商會成立後,還須由清朝外務部和清政府公使照會所在地的外國官府,以資備案。在清末,海外華商之所以積極組織商會,與國內的情況也大體相似。一方面,是清政府大力提倡和勸導;另一方面,海外華商同樣意識到,非聯絡群情同心協力,無法立足於外洋。從宗旨和活動內容看,當時的國內商會與海外中華商會也有許多相同之處,但在組織系統、領導體制及其一般成員等方面,國內商會與海外中華商會相比較則是有同有異。 另外,海外的中華商會,特別是南洋地區的中華商會,與國內的一些大商會經常有比較密切的聯系,並積極派代表回國參加國內商會組織的許多重要活動。章開沅論及1907-1909年國內商會兩次在上海召開商法討論會,南洋地區的許多中華商會都曾派代表出席,並提出若幹議案,發揮了積極作用與影響。1910年第二次國會請願運動中,南洋中華商會不僅遙相呼應,而且派代表積極參與請願代表團,在北京向清廷遞交了一份代表南洋26埠中華總商會敦促速開國會的請願書。(7)馬敏等學者…See More
Mar 2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4)

目前,基於中國的世界工廠和世界市場的地位,海外華商的經濟回歸現象極為明顯。在內外合作的過程之中,海外中華商會的組織網絡可以提供高效直接的合作機制。現在,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設已經取得突破,相互之間的聯系更加緊密,但在合作之中,仍存在不可避免的競爭和矛盾。這在經濟與社會發展中是極為正常的,關鍵是尋找到合適的解決問題的方法。中華商會在政府和民間的溝通之間,具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因此,可以說基於當前中國在外交與經貿關係上與東南亞的緊密聯系,此項研究對於中國如何充分運用中華商會之組織力及文化吸引力,建立民間化的經濟交流及合作機制具有重要意義。 經歷百年發展的中華商會,從起初的在地化整合逐漸擴大至較廣闊的區域范疇,進而又走向更寬廣的全球范圍。中華商會的發展歷史告訴我們,其最可貴的是基於經濟交易成本及社會生存資本而形成的團體整合與協作機制。現今中國與東盟、世界交流與合作中,機遇與矛盾同在,以中華商會為組織基礎,以世界華商大會為平臺,可以使不同地區的華商能夠共同把握經濟大勢,促進雙邊及多邊的合作共贏。可以說,團體整合與團體交流是跨區域合作的重要基礎。東南亞中華商會在促進華商經濟圈的組織化方面發揮…See More
Mar 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3)

其三,加強南洋地區中華商會的整體性研究,有助於“東南亞學”研究的深化與拓展。近年來,隨著中國快速發展與東南亞各國家和地區的經貿和外交關係,“東南亞學”愈益受到學術界和政府部門的重視。因此,加強對在經濟社會乃至政治文化等方面均扮演著重要角色的中華商會的研究,不僅可以清晰地厘清這些國家和地區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脈絡,以及它們相互之間的交往和錯綜複雜的關係,對深入考察中國與它們之間的經濟互動與文化交流也有重要意義。 其四,中華商會是研究華商網絡的重要透視點,有助於豐富“亞洲經濟圈”的研究。中華商會不僅提供地區性的商人整合方式,也是跨區域合作的重要組織平臺。因此,可以藉此考察南洋華商在東南亞諸國的生存方式和生活狀態,也可考察華人經濟圈的運行,更可由此討論南洋華商之國家認同、群體心態及與國內之政治、經濟及社會的互動,討論其在區域化及全球化中的角色。對這一問題進行深入討論,還有助於剖析東南亞經濟社會現代化快速發展的原因,對打破“歐洲——西方中心論”,重建近代亞洲史實這一重大學術關懷也大有裨益。  近現代南洋中華商會研究亦具現實關懷和應用價值。南洋中華商會研究課題組是期望通過史料的發掘和整體性…See More
Mar 2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2)

在辛亥革命、抗日戰爭等重大事件之中,南洋華僑的愛國心、民族情都有充分展現。南洋的華人社會,由最初的鄉幫宗親相系,到業緣團體、政治社團、公益團體的發展,其組織化程度在不斷提升。在諸社團之中,中華商會是極為重要的社會組織。在新加坡,早自清末1906年就成立的中華總商會一直延續至今,創立時還曾報請清廷外務部和農工商部批準。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成立之後,起初不僅是當地華人的經濟社會領導組織,甚至還發揮中國政府代理組織的作用來服務海外華人。在馬來西亞的檳城,1906年也呈請清廷外務部成立了中華商務總會。在晚清時期成立的中華商會還有印尼爪哇島的泅水商務總會、梭羅商務總會、日惹商務總會、渤良安商務總會、合厘商務總會、蘇門答臘商務總會,緬甸的仰光中華商務總會,另有逞羅(泰國)中華商務總會等,這些商會成立時也都呈請外務部或農工商部批準備案。(4)在今日,華人之觀念雖早由落葉歸根轉向落地生根,國家與族群觀念發生較大轉變,在地化特征極其明顯,但中華總商會在日益緊密的東盟——中國經貿關係中仍發揮重要的中介作用。可以說,中華商會不僅是南洋華商之經濟領導組織,也是華商經濟圈、東亞經濟圈乃至全球化中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See More
Mar 1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朱英 鄭成林 魏文享《南洋中華商會研究:回顧與思考》(1)

摘要:南洋中華商會具有悠久的歷史,在南洋華人的經濟及社會活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不僅如此,南洋中華商會在近代曾經與國內政府及商會有著密切互動,後來雖專注於在地化的商人整合,與國內一度有所隔離,但在20世紀90年代後逐步跨越國界,在推動東亞甚至全球范圍內的華商網絡建構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因此,南洋中華商會的研究不僅可以使中國商會史更為完整,而且由此角度觀察東南亞華人社會及東亞華人經濟圈的整合,在此全球化時代更具獨特的學術及現實價值。學界已經關注到這一課題的重要意義,也有不少優秀成果發表,但現有研究或以國別為界,或分離近代與當下,整體及縱向脈絡尚不清晰,中華商會與華商網絡、華人社會及全球化之關係也需要更宏觀的審視。鑒於此,更需深入發掘史料,縱橫比較,貫通近代與現在,溝通商會與社會,在整體性探討、視角和理論方面有所突破,解析於學術及現實都有價值的真問題。中國大陸的近代商會史研究自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興起,至今已走過了30餘年的發展歷程。基於史料的深入發掘及問題的不斷拓展,這一主題竟然由微而顯,由內而外,順勢成長,成為中國近代史領域內一門不大不小的“顯學”,既促進了資產階級及商人群體研究,還擴展…See More
Mar 1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卓新平:海外華人信仰對中華民族文化共同體的意義(4)

無論是政治者追求其事業的神聖性,還是宗教徒“舉頭三尺有神明”的超然敬畏之神往、以及因“神道設教”而生發出的神聖建構,都顯示出“神州”的本色。當然,中國人在神、俗之間並無絕對界限,而且其現實關切容易成為關注的焦點,中國人各層面的宗教信仰有著特別的趨同性、共構性、人文性、樂觀性和浪漫性,人們不太強調此岸、彼岸的截然區分,神人之間也不像在“亞伯拉罕傳統宗教”中那樣有著無限分離的距離。這些特點在海外華人的宗教信仰中得以充分體現,並和其他民族的宗教信仰形成不同與張力。不少國家及其民眾正是在與海外華人的精神相遇中,認識並體悟到中國人的宗教信仰特色,找到彼此溝通之交匯點。同時,這種宗教信仰傳統及共識,使海內外的華人更容易心比心、心連心。 中國的宗教信仰對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使本來在一些宗教中不敢想象的對人性本真之神聖追求成為可以實現的理想。此即中華人本神論的信仰根基,而海外華人則使這一根基不斷得以加固,使之始終牢固。例如,中國的聖賢崇拜在海外經過華僑的精神生活而得以奠立,比其所在社會宗教中的聖徒崇拜更多體現出了人文的內容、社會的蘊涵。中國歷史上的英雄人物會被“神化”,進入宗教信仰的神明體系之中。同理…See More
Mar 1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卓新平:海外華人信仰對中華民族文化共同體的意義(3)

海外華人信仰的文化意義 中國遠古哲人史伯早就指出,“和實生物,同則不繼”,故而不可“去和而取同”(《國語·鄭語》),這意味著“共同體”的實現只能靠“求同存異”,和平共處。誠然,信仰所要求的單一和專一使之具有排他性。不過,不同信仰卻必須面對其共同存在的現實,因此,相互之間的對話、談判應為常態,因為在社會層面形成或構建信仰的存在共同體是可能的,但也需要信仰之間的寬容和包容。我們所提倡的,是在多元信仰中求同,即使有不同也應是和而不同,這就是“和同”,而非“剸同”。海外華人處於多種信仰文化的交界、交接之境,對信仰意義上的多元通和會有更多的比較及鑒別。 宗教信仰關涉永恒與現實之間的“間”性、之“際”,但更多側重於現實即人的歷史存在。對此,我們倡導歷史唯物主義,反對歷史虛無主義。我們關注宗教信仰問題,關鍵在於對信仰者的人生經歷及社會參與的關注,是其今生今世而不是什麽“彼岸”之“神”的無謂之爭。並且,這些無謂之爭在海外華人的信仰生活中,反而會增加其在不同國度、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間”、之“際”的沖突或融貫等體驗及感悟。 應該承認,“神”之有無、何為“心”“物”,我們應該將之主要視為哲學認識論方面的…See More
Mar 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卓新平:海外華人信仰對中華民族文化共同體的意義(2)

老子言,“上善若水”。我們尋求共同點的境界要高,應追求“上善”“止於至善”;但在文化包容中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卻需要身位之低,必須匯聚於“下”,“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特別是在信仰問題上,不可自視掌握有“絕對真理”,居高臨下,反而需要虛懷若谷、以一種“低”“下”的姿態使“江河匯於大海”。僅就宗教而言,宗教信仰所指導、規范的社會實踐標準和社會倫理規范顯然與政治標準有所區別,但不一定就與社會政治層面的價值觀、人生觀和道德觀必然矛盾、相悖;這是因為宗教信仰之思曲折地反映出人的現實需求和理想追求,其向往的真、善、美、聖也是屬於這個世界的,當然可以與社會需要的真理、完美、和善及神聖求同、共在。我們在與海外華人交往中,應該大講、特講這種認知,引發共鳴、達成共識。 應該說,信仰包容及共在雖然主要是從社會政治意義上而言的,因為我們的共同關注實際上應該立足於今生、此岸、這個世界及其現實需求,但其進路、入口恰恰可能通過文化、精神甚至宗教信仰而曲徑通幽,讓全世界華人走到一起,從而殊途同歸。其實,許多海外華人的故土情、中國心是通過其傳統宗教信仰來表達和持守的,中國傳統宗教是其思鄉曲、華夏情。這些…See More
Mar 14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王賡武:海外華人眼中的中國變遷(1)

Posted on April 3, 2020 at 3:34pm 0 Comments

公共知識分子的討論是近年來知識界的一個熱點。但是,大陸知識分子對這個問題的研究都是從一個本土視角出發。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談談看法,就是海外的公共知識分子如何觀察中國社會的變遷,這也許可以為公共知識分子開辟一個新的論域。



海外華人對公共知識分子自然有他們約定俗成的理解和定義。雖然他們旅居或定居在其他的國家,但是血濃於水,這些海外知識分子並未放棄對自身文化傳統的關注,相反地,作為知識分子他們有著傳統的“士志於道”的憂患意識,認為中國文化是無法割捨的內化到血脈的根性,因此中國的現狀與命運就成了他們精神維系所在。…





Continue

卓新平:海外華人信仰對中華民族文化共同體的意義(4)

Posted on March 6, 2020 at 5:53pm 0 Comments

無論是政治者追求其事業的神聖性,還是宗教徒“舉頭三尺有神明”的超然敬畏之神往、以及因“神道設教”而生發出的神聖建構,都顯示出“神州”的本色。當然,中國人在神、俗之間並無絕對界限,而且其現實關切容易成為關注的焦點,中國人各層面的宗教信仰有著特別的趨同性、共構性、人文性、樂觀性和浪漫性,人們不太強調此岸、彼岸的截然區分,神人之間也不像在“亞伯拉罕傳統宗教”中那樣有著無限分離的距離。這些特點在海外華人的宗教信仰中得以充分體現,並和其他民族的宗教信仰形成不同與張力。不少國家及其民眾正是在與海外華人的精神相遇中,認識並體悟到中國人的宗教信仰特色,找到彼此溝通之交匯點。同時,這種宗教信仰傳統及共識,使海內外的華人更容易心比心、心連心。 …

Continue

卓新平:海外華人信仰對中華民族文化共同體的意義(3)

Posted on March 6, 2020 at 5:53pm 0 Comments

海外華人信仰的文化意義

 

中國遠古哲人史伯早就指出,“和實生物,同則不繼”,故而不可“去和而取同”(《國語·鄭語》),這意味著“共同體”的實現只能靠“求同存異”,和平共處。誠然,信仰所要求的單一和專一使之具有排他性。不過,不同信仰卻必須面對其共同存在的現實,因此,相互之間的對話、談判應為常態,因為在社會層面形成或構建信仰的存在共同體是可能的,但也需要信仰之間的寬容和包容。我們所提倡的,是在多元信仰中求同,即使有不同也應是和而不同,這就是“和同”,而非“剸同”。海外華人處於多種信仰文化的交界、交接之境,對信仰意義上的多元通和會有更多的比較及鑒別。 …

Continue

卓新平:海外華人信仰對中華民族文化共同體的意義(2)

Posted on March 6, 2020 at 5:53pm 0 Comments

老子言,“上善若水”。我們尋求共同點的境界要高,應追求“上善”“止於至善”;但在文化包容中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卻需要身位之低,必須匯聚於“下”,“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特別是在信仰問題上,不可自視掌握有“絕對真理”,居高臨下,反而需要虛懷若谷、以一種“低”“下”的姿態使“江河匯於大海”。僅就宗教而言,宗教信仰所指導、規范的社會實踐標準和社會倫理規范顯然與政治標準有所區別,但不一定就與社會政治層面的價值觀、人生觀和道德觀必然矛盾、相悖;這是因為宗教信仰之思曲折地反映出人的現實需求和理想追求,其向往的真、善、美、聖也是屬於這個世界的,當然可以與社會需要的真理、完美、和善及神聖求同、共在。我們在與海外華人交往中,應該大講、特講這種認知,引發共鳴、達成共識。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