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
  • Female
  • 長洲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ystikós kípos's Friends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 Wir sind ein vol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慕課師
  • 堅硬如水
  • Priyatamā

Gifts Received

Gift

Mystikós kípo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ystikós kípos's Page

Latest Activit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 為啥不跳舞呢

他進廚房又倒了杯酒,看著他的臥室家具堆在前院裏。床墊掀開,格子床單靠著枕頭卷在梳妝台上。除此以外,其他東西看起來都跟在臥室裏差不多——他睡的那頭,床邊擺著床頭櫃和台燈,她那頭,床頭櫃和台燈。他那頭,她那頭。他邊尋思著,邊呷著威士忌。梳妝台擺在床頭不遠處。早上他就把抽屜清空,全倒進紙箱;紙箱擱到起居室。梳妝台邊上放著一個便攜加熱器。公仔枕躺在藤椅上,靠著床腳。拋光鋁制廚具盤據車道。一件黃色穆斯林袍,過於松松垮垮——別人送的——蓋住了整張飯桌,還懸到另一端。一盆蕨類植物壓在桌上,一同還有銀器盒和一個唱機,也是送的。大落地電視機倚靠著咖啡桌,再往邊上去,立著沙發椅子還有落地燈。寫字台頂著車庫門。一些雜物連同掛鐘和兩幅相框堆在寫字台上。車道上還有一箱子的茶杯啊酒杯盤子之類,都用報紙包好的。除了起居室那三個箱子以外,那天早上他也清理了壁櫥,所有的東西都搬出了房子。他從屋裏引出一根長繩,把所有的東西都拴起來。好了,現在它們都跟在屋裏沒區別。時不時有車放慢速度,人們看過來。但是沒人停下來。他覺得,他也不會。“肯定是跳蚤市場。”女孩對男孩說。女孩和男孩正準備給公寓買家具。“看看那張床要多少錢。”女孩說…See More
Jun 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英)毛姆:赴宴之前 下

這個回答是大家沒有想到的,而且語氣那麽尖刻,他們三個人都大為震驚。“米莉森特,你怎麽可以用這種口氣談論你死去的丈夫呢?”她的母親嚷道,那整齊地戴著手套的兩只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我不懂你在說什麽。你回家以後,一直有點兒怪裏怪氣的。我絕不能相信我的女兒會用這種態度去看待她丈夫的去世。”“先別說這個啦,孩子他媽,”斯金納先生說。“這個事情我們以後再詳談。”他走到窗前,朝那充滿陽光的小花園裏看了一會兒,然後又走回屋子當中。他從兜兒裏掏出夾鼻眼鏡,但是他並不打算把它戴上,而是用手帕擦拭著。米莉森特望著他,眼裏明顯地含著譏諷的意味。斯金納先生心裏煩惱極了。他幹完了一周的工作,在星期一上班之前,原本可以過上一段清靜的日子。雖然他跟夫人說過,這個花園宴會是件討厭的事情,還不如在自己家的花園裏靜靜地吃個午茶更加愜意,但他心裏還是一直很想去的。對於在中國傳教的活動,他不太感興趣,不過認識一下那位主教,還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可是誰會料到現在會出這種事情!他對這類事情,是絕不願意攪和進去的;何況有人跟他說,他的女婿是個酒鬼,還自尋短見,讓他毫無心理準備,這實在是太令人不快了。米莉森特若有所思地把自己的白色袖口…See More
May 2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英)毛姆:赴宴之前 上

斯金納太太做事情喜歡守時。她早早地穿戴整齊,身上那件黑色的真絲外套既適合她的年齡,又適合她為死去的女婿服喪。此時,她還要戴上一頂帽子。對於這一點,她有點兒猶豫,因為帽子上裝飾的白鷺羽毛很可能會引起一些朋友尖銳的非議,而她去赴宴時又免不了會碰上這些朋友;要獲得這些羽毛,就必須殺死那些美麗的白鳥,而且必須在它們交配的季節,這話聽起來多嚇人呀;可話又說回來,這些羽毛真的很漂亮、時髦,不戴上的話豈不是太愚蠢了,而且要是被她女婿知道,準會傷了他的感情。他從婆羅洲那麽遠的地方把羽毛帶回來,不就是為了讓他岳母開心嘛。當時,凱瑟琳的神情似乎就不那麽喜歡,如今噩耗傳來,她一定後悔當初不該那樣,不過凱瑟琳從一開始就沒有真心喜歡過哈羅德。斯金納太太站在梳妝台跟前,戴上了那頂帽子,然後用一枚鑲著一顆大圓珠子的發針把它固定住。畢竟,這是她僅有的一頂漂亮帽子。要是有人跟她說起這幾根羽毛的事兒,她自然知道如何應對。“我知道這種事很嚇人,”她會說。“我自己是絕對想不到要買這些羽毛的,是我可憐的女婿最後一次回國探親的時候帶回來的。”這樣就解釋了她擁有這幾根羽毛的理由,也為她戴這幾根羽毛找到了借口。她的那些朋友一向都很和…See More
May 20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夜校

我的婚姻剛剛破裂,找不到一份工作。我有個女朋友,但她外出了。我正在酒吧裏喝啤酒,兩個女人坐在吧台那兒,和我只隔著幾個凳子,其中的一個和我聊了起來。“你有車嗎?”“有,但不在這裏,”我說。車在我老婆手裏。我住在我父母那裏。我有時用一用他們的車。今晚我是走著過來的。另一個女人看著我。她們倆都四十歲左右,可能更大一點。“你問他什麼了?”那個女人對第一個女人說。“我問他有沒有車。”“那麼你有車嗎?”第二個女人問我道。“我正跟她說呢,有是有,但沒有開來,”我說。“那一點用處也沒有,是不是?”她說。第一個女人笑了起來。“我們有個好主意,但得有輛車才能付諸實際。沒辦法。”她轉身又向酒保要了兩杯啤酒。我一直在慢慢地喝著啤酒,想到她們也許會幫我買一杯,我把酒一口幹了。她們沒那麼做。“你是幹什麼的?”第一個女人問我道。“目前的話,什麼也沒幹。”我說。“有時候,如果可能的話,我去上學。”“他上學,”她對另一個女人說道。“他是個學生。你在哪兒上學?”“附近,”我說。“我跟你說過,”女人說。“他難道看上去不像個學生嗎?”“他們都教你些什麼?”第二個女人說。“什麼都教,”我說。“我的意思是,”她說,“你計劃將來做…See More
May 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敘利亞) 瓦菲格·艾斯阿德:瘋狂地背負著自己的屍體

他知道那個被殺死在我軀體內的人必須在今晚埋葬嗎??!那麽,他為什麽點頭微笑,而不問一聲去哪兒?…See More
May 15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俄)契科夫:在催眠術表演會上

安東·巴甫洛維奇·契訶夫(1860.1.29~1904.7.15)是俄國小說家、戲劇家、十九世紀末期俄國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短篇小說藝術大師,和法國的莫泊桑、美國的歐·亨利並稱為“世界三大短篇小說巨匠”。大廳裏燈火輝煌,擠滿了人。這裏的中心人物是催眠師。別看他身材矮小、其貌不揚,然而卻眉開眼笑,滿臉紅光,神采飛揚。人們不住地對他微笑,鼓掌,嘖嘖稱奇……在他面前人們相形遜色。他確實做出了奇跡。他讓一個人昏昏睡去,把另一個人弄得全身僵直,讓第三個人的後腦勺支在椅子邊上,腳後跟卻架在另一把椅子上……有個又高又瘦的新聞記者被他擰成了螺旋形。一句話,鬼知道他是怎麼搞的。他對女士們造成的影響尤其強烈。她們遇到他的目光都魂飛魄散,像挨打的蒼蠅一樣。啊,女人的神經!如若缺了她們,這世上的生活該多麼枯燥乏味!催眠師向一些人施展過他的法術之後,走到了我的跟前。“我覺得您的氣質極易受外來影響,”他對我說,“您那麼神經質,那麼富於表情……您願意讓我催您人睡嗎?”睡一覺有什麼不好?行啊,親愛的,你試試吧。我在大廳中央一把椅子上坐下,催眠師在我正對面的椅子上坐下,握住我的兩只手,用他那對嚇人的蛇眼盯住我可憐的眼睛。…See More
Apr 1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 自行車,肌肉和香煙 下

桌旁的孩子們同時說起話來。“給我安靜!”波爾曼說,“我在跟加裏講話。等下才會輪到你們。”那孩子開始解釋他那部分事情。他的父親貼得很近地聽著,時不時瞇起眼來打量其他的孩子們。加裏•波爾曼講完以後,女人說:“我想揪清楚這件事。我不是在指責他們,你們知道,漢密爾頓先生,波爾曼先生——我只是想查個水落石出。”她盯著羅傑和奇普,這倆孩子正朝加裏•波爾曼搖頭。“你沒說真話,加裏,”羅傑說。“爸爸,我能跟你單獨說麼?”加裏•波爾曼問。“走,”男子說,接著他們一起走去客廳。漢密爾頓看著他們離開。他覺得他應該攔住他們,這個秘密。他的手掌濕了,他伸進襯衫口袋裏想找一支煙。然後,深呼一口氣,他用手背從鼻前擦過,說:“羅傑,除了你說過的以外,你到底還知不知道別的更多的?你知不知道吉爾波特的自行車在哪裏?”“我不知道,”孩子說,“我發誓。”“你最後一次見到那自行車是在什麼時候?”漢密爾頓問。“是我們把它從學校扛回來,放回奇普家的時候。”“奇普,”漢密爾頓說,“你知道吉爾波特的自行車現在在哪裏不?”“我發誓我也不知道,”那男孩說。“我們把它帶去學校以後,第二天我就把它送回來了,我把它停到車庫後面。”“我記得你說過…See More
Apr 1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 自行車,肌肉和香煙 上

埃文•漢密爾頓已經兩天沒抽煙了,似乎這兩天裏,說的和想的,或多或少都暗示著香煙。他用廚房的燈光看著自己的手。他嗅著指節和手指。“我能聞見哪,”他說。“我知道,就像從你身上滲出來的那樣。”安•漢密爾頓說。“停了三天我還能從身上聞到。哪怕剛洗完澡也是。煩死了。”她正把晚飯的盤子放桌上。“可憐見的,親愛的。我知道你不好過。不過,你就當是安慰吧,第二天總是最難熬的。當然啦,第三天也滿難熬的,但是過了這段以後,要你持之以恒的話,就能熬過去了。怎麼說呢,你能這麼認真地去戒煙,實在讓我高興。”她摸摸他的胳膊。“好了,去叫羅傑來吧,開飯了。”漢密爾頓打開前門。天已經黑了。這是十一月初,白日總是短暫而清涼。車道上,一個他不曾見過的大男孩正坐在一輛小山地車上。男孩前趴著身子,臀部懸在車座上,腳支地站著。“你漢密爾頓先生?”男孩說。“嗯,我是,”漢密爾頓說。“啥事?找羅傑?”“我猜羅傑現在正留在我家跟我媽說話來著。奇普和那個叫加裏•波爾曼的也在。大概是跟我弟弟的自行車有關吧,我也不是很清楚。”男孩邊說邊擰著車把,“我媽叫我過來找你,找個羅傑的家長。”“他沒事吧他?”漢密爾頓說,“好,沒問題,我這就跟你過去。…See More
Apr 1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美)厄普代克:殺害 下

他死了,在沒人陪伴的時候。護士很快就發現了,用床單蒙住他的臉,然後打電話給親屬。此時安妮正在家裏耙著硬邦邦草坪上的落葉,想著自己應該陪在父親身邊。這個在人與人之間建起隱私和孤立空間的世界,突然鼓起勇氣,降下紛飛的信件和拜訪,致意和懷舊。在她面前,她父親漫長而充滿成就的一生被用言語重建起來。葬禮辦得很成功,那是一場幸存者的聚會,一場向一位像樣而有用的人的致敬典禮——他剛過世不久,身體卻依然生氣勃勃。她的妹妹們從飛機上下來,哭得比她還厲害。一張張在安妮童年記憶中漂浮的中年面孔——她父親的老朋友們,統統付諸實相。安妮接受著親吻,擁抱,撫摸和褒揚,然而她才是父親死刑的執行者。她看到,這並不自相矛盾。他們對她滿懷感激。世界需要死亡,就像需要生命一樣。 葬禮之後,馬丁同她和孩子們一起回家。“我很好奇,”安妮在他們倆獨處的時候說,“哈麗特怎麼沒有來。” “你想讓她來嗎?我們以為你不想。” “你們想得沒錯。” “當然,她本來是想過來的。她佩服你的所作所為。”…See More
Apr 10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美)厄普代克:殺害 上

盡管安妮的父親昏迷在床上,已是彌留之際,他的手依然溫熱,甚至還很有力。在這間價格昂貴、裝修淡雅的療養病房裏,他感到饑腸轆轆,口渴難耐,如同那些被遺棄在沙漠裏的人。他的口氣難聞至極。從幹枯的洞穴——他的嘴裏,呼出的氣息,不同於安妮聞到過的任何散發自人身上的氣味——汙穢但毫不豐盈,只是臭皮囊剩下的最後一點酸味而已。然而他依然活著,毫無意識地努力喘著氣,不聲不響地嘟囔著,灰白的臉上閃過那些她所熟悉的表情——他往常在餐桌上故弄玄虛,時而高聳雙眉的無奈狀,或是突然撅起上嘴唇,像是要發作起來,大講一通字斟句酌卻義正詞嚴的議論來。作為一名律師,忘家於那些城市和公司的陰謀裏,他的為父之道十分疏離。他不願責罰兒女,平時最多在飯桌上說說笑笑,聊助合家歡愉。他的空閑時間都花在戶外,擺弄那些沒有兒子可供分享的活計。在新罕布什爾州,他花了幾個夏天的時間,蓋了一堵四分之一英裏長的石墻;在波士頓,他平整磚砌的平台,給它除草;在退休後居住的郊區,他照看混合肥料堆,修補和重新設計籬笆。在過去的一年裏,他的手喪失了工匠般的粗糙,衰退的大腦無法再指揮雙手做任何工作。就在去年夏天,安妮曾經輕率地讓他幫她的孩子做一只鳥籠。他吃…See More
Apr 9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論寫作

還是在六十年代中期,我就對長篇敘事小說失去了興趣。在一段時間裏,別說是寫,就連讀完一篇都覺得吃力。我的註意力難以持久,不再有耐心寫長篇。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說來話長,我不想在這兒多羅嗦了。但我知道,這直接導致了我對詩和短篇小說的愛好。進去,出來,不拖延,下一個。也許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沒了雄心壯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倒是件好事了。野心和一點運氣對一個作家是有幫助的,但野心太大又碰上運氣不好的話,會把一個作家置於死地。另外,沒有才華也是不行的。有些作家很有才華,我還真不知道一點才華都沒有的作家。但是,對事物獨特而準確的觀察,再用恰當的文字把它表述出來,則又另當別論了。《加普的世界》其實是歐文(John Irving)自己奇妙的世界。對奧康納(Flannery O’Connor)而言,則存在著另外一個世界。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和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有他們自己的世界。對奇佛(Cheever), 厄普代克(Updike), 辛格(Singer), 埃爾金(Stanley Elkin), 貝蒂(Ann Beattie), 奧齊克(Cynthia…See More
Mar 1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在橋邊

他們替我縫補了腿,給我一個可以坐著的差使:要我數在一座新橋上走過的人。他們以用數字來表明他們的精明能幹為樂事,一些毫無意義的空洞的數目字使他們陶醉。整天,整天,我的不出聲音的嘴像一台計時器那樣動著,一個數字接著一個數字積起來,為了在晚上好送給他們一個數字的捷報。當我把我上班的結果報告他們時,他們的臉上放出光彩,數字愈大,他們愈加容光煥發。他們有理由心滿意足地上床睡覺去了,因為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走過他們的新橋……但是他們的統計是不準確的。我很抱歉,但它是不準確的。我是一個不可靠的人,雖然我懂得,怎樣喚起人們對我有誠實的印象。我以此暗自高興,有時故意少數一個人;當我發起憐憫來時,就送給他們幾個。他們的幸福掌握在我的手中。當我惱火時,當我沒有煙抽時,我只給一個平均數,或更低的數字;精神愉快時,我就用五位數字來表示我的慷慨。他們多麽高興啊!每次他們鄭重其事地在我手中把結果拿過去,眼睛閃閃發光,還拍拍我的肩膀。他們什麽也沒有料想到!然後,他們就開始乘呀,除呀,算百分比呀,以及其他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他們算出,今天每分鐘有多少人過橋,10年後將有多少人過橋。他們喜歡這個未來完成式,未來完成式是他們的…See More
Mar 1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悠哉遊哉

在歐洲西海岸的一個碼頭,一個衣著寒傖的人躺在他的漁船裏閉目養神。一位穿得很時髦的遊客迅速把一卷新的彩色膠卷裝進照相機,準備拍下面前這美妙的景色:蔚藍的天空、碧綠的大海、雪白的浪花、黑色的漁艇、紅色的漁帽。哢嚓!再來一下,哢嚓!德國人有句俗語:“好事成三。”為保險起見,再來個第三下,哢嚓!這清脆但又擾人的聲響,把正在閉目養神的漁夫吵醒了。他睡眼惺忪地直起身來,開始找他的煙盒。還沒等找到,熱情的遊客已經把一盒煙遞到他跟前,雖說沒插到他嘴裏,但已放到了他的手上。哢嚓!這第四下“哢嚓”是打火機的響聲。於是,殷勤的客套也就結束了。這過分的客套帶來了一種尷尬的局面。遊客操著一口本地話,想與漁夫攀談攀談來緩和一下氣氛。“您今天準會捕到不少魚。”漁夫搖搖頭。“不過,聽說今天的天氣對捕魚很有利。”漁夫點點頭。遊客激動起來了。顯然,他很關註這個衣著寒傖的人的境況,對漁夫錯失良機很是惋惜。“哦,身體不舒服?”漁夫終於從只是點頭和擺頭到開腔說話了。“我的身體挺好,”他說,“我從來沒感到這麽好!”他站起來,伸展了一下四肢,仿佛要顯示一下自己的體魄是多麽的強健。“我感到自己好極了!”遊客的表情顯得愈加困惑了,他再…See More
Mar 10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小偷

他第一次注意到那位年輕女孩時,他正在出售機票的櫃台邊等候。她光亮的頭發在腦後梳成一個髻——那男人想像它放下來披散在她小小的背後的樣子——並在穿著皮衣的肩上,掛著一個沈重的黑皮包。他設法一睹她的面貌——她排在他前面——但直到她買好票,轉身離去時,他才見識了她的美貌,她臉色蒼白、雙眸漆黑、嘴唇豐滿,她的美使他心跳加快。她似乎知道他在瞪著她看,所以突然將目光下移。航空公司職員打斷了他。那男人只好不再看——他猜她大概廿五歲吧——買了一張到東部某城市的二等艙來回票。他的飛機一小時後起飛,為了趕時間,他走進機場的一間雞尾酒吧,點了一份加水威士忌,然後一邊啜著酒,一邊看著候機室川流不息的人潮,其中有不少他認為還是待字閨中的美麗少女,穿著流行雜志上的服飾。後來,他又看見了那個穿皮衣的黑發少女,正站在服務台附近,和另一名穿著滾灰毛巾邊外套的金發少女談得很入神。他很想在她搭機飛往她要去的地方之前,吸引她的註意,好請她一起喝杯酒,但他又想到,即使她朝他這邊看,酒吧間的陰影可能也很難讓她看見他。過了一下子,她們兩個分手了,但沒有一個朝他這邊走過來。他叫了第二杯加水威士忌。下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他正準備買本雜志在…See More
Mar 8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大象 下

這已是四個人了,對吧?還沒算上我弟弟,他還不是個常客。我眼看就要瘋了。我不分白天黑夜地擔心,睡也睡不著。每月付出去的幾乎和我掙來的一樣多。你不需要是個天才或懂經濟學就會明白,這種狀況不可能持續下去。我只好借了筆貸款來維持自己的生活,這成了我另一份按月的付款。我開始削減開支。比如,我只好停止外出用餐。我因為一個人生活,在外面吃飯是我喜歡的一件事,但這已成為過去。想看電影時,我也得提醒提醒自己。我買不起衣服,不能去看牙醫。車子眼看就要散架了。我需要雙新鞋子,但還是忘了它吧。過上一陣我會覺得受夠了,我就給所有的人寫信,威脅說我要改名換姓,告訴他們我將辭去工作。告訴他們我計劃搬到澳大利亞去。是這樣,我說去澳大利亞是認真的,盡管我連澳大利亞具體在哪兒都不知道。只知道它在地球的另一端,而這正是我想待的地方。但具體到這件事上,沒有一個人相信我會搬去澳大利亞。他們拿定了我,他們知道這點。他們知道我很絕望,為此很難過並告訴了我。但他們斷定到了月初,當我不得不坐下來寫支票時,心中所有的火氣自然都會煙消雲散的。在收到一封我說要搬到澳大利亞的信後,我母親來信說她不再想成為我的累贅了。等她腿上的腫一消,她說,她…See More
Mar 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英)托馬斯·哈代:神秘婚姻 下

米勒打了個寒噤,低垂著頭說:“我覺得真變成一個死人的新娘了。”從這一刻起,這位女孩子整個的心情和靈魂,都成了個代替者。她精神上感到一種可讚美的安寧,好像那個生前無望地祟拜著的人,終於在他死後保住了他,這在她也很覺滿意了。後來,那位小姐還把他給她的種種紀念物,甚至於一個裝著他的頭發的小金盒,都交給了她。第二天,這位女孩便對人家做了這種所謂招供。本來她就是那麽哀傷,這時正好作為說明,使人確信無疑。不久這小小的羅曼史便傳遍了整個村子和附近的地方,一直傳到麥卻脫城,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心理事件,自從做過這次招認之後,米勒對自己的地位竟發生了猛烈的感情。因為有了凱露琳小姐供給的大量金錢,現在她買了一身寡婦穿的衣服,公然穿著她的喪服、出現在禮堂裏,她那純真的面孔襯托上黑紗,顯得那麽甜美,幾乎使當地所有她那種年齡的女孩們都羨慕起她的地位來。一個女人對情人的哀傷像米勒這樣子明顯地損害著自己的青春的舉動,實在未免有點過份做作。但她所說的一切,卻又那麽符合她情人最後的生活細節一—像那些令他的朋友常感到迷惑的突然失蹤又突然歸來的舉動——誰也沒有猜疑這件秘密婚姻中的對方,會不是她而是另外一個人。為了凱露琳小姐的高…See More
Feb 7

Mystikós kípo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ystikós kípos's Blog

(敘利亞) 瓦菲格·艾斯阿德:瘋狂地背負著自己的屍體

Posted on May 12, 2017 at 6:47pm 0 Comments

他知道那個被殺死在我軀體內的人必須在今晚埋葬嗎??!

那麽,他為什麽點頭微笑,而不問一聲去哪兒?



1

什麽東西圍著我,抽打著我的臉,追逐著我,損傷著我的尊嚴,使我名譽掃地(聲名狼藉),它在屠殺我體內的那個人。…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夜校

Posted on May 12, 2017 at 6:47pm 0 Comments

我的婚姻剛剛破裂,找不到一份工作。我有個女朋友,但她外出了。我正在酒吧裏喝啤酒,兩個女人坐在吧台那兒,和我只隔著幾個凳子,其中的一個和我聊了起來。

“你有車嗎?”

“有,但不在這裏,”我說。

車在我老婆手裏。我住在我父母那裏。我有時用一用他們的車。今晚我是走著過來的。

另一個女人看著我。她們倆都四十歲左右,可能更大一點。

“你問他什麼了?”那個女人對第一個女人說。

“我問他有沒有車。”…

Continue

(英)毛姆:赴宴之前 下

Posted on May 12, 2017 at 6:46pm 0 Comments

這個回答是大家沒有想到的,而且語氣那麽尖刻,他們三個人都大為震驚。

“米莉森特,你怎麽可以用這種口氣談論你死去的丈夫呢?”她的母親嚷道,那整齊地戴著手套的兩只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我不懂你在說什麽。你回家以後,一直有點兒怪裏怪氣的。我絕不能相信我的女兒會用這種態度去看待她丈夫的去世。”

“先別說這個啦,孩子他媽,”斯金納先生說。“這個事情我們以後再詳談。”…

Continue

(英)毛姆:赴宴之前 上

Posted on May 12, 2017 at 6:46pm 0 Comments

斯金納太太做事情喜歡守時。她早早地穿戴整齊,身上那件黑色的真絲外套既適合她的年齡,又適合她為死去的女婿服喪。此時,她還要戴上一頂帽子。對於這一點,她有點兒猶豫,因為帽子上裝飾的白鷺羽毛很可能會引起一些朋友尖銳的非議,而她去赴宴時又免不了會碰上這些朋友;要獲得這些羽毛,就必須殺死那些美麗的白鳥,而且必須在它們交配的季節,這話聽起來多嚇人呀;可話又說回來,這些羽毛真的很漂亮、時髦,不戴上的話豈不是太愚蠢了,而且要是被她女婿知道,準會傷了他的感情。他從婆羅洲那麽遠的地方把羽毛帶回來,不就是為了讓他岳母開心嘛。當時,凱瑟琳的神情似乎就不那麽喜歡,如今噩耗傳來,她一定後悔當初不該那樣,不過凱瑟琳從一開始就沒有真心喜歡過哈羅德。斯金納太太站在梳妝台跟前,戴上了那頂帽子,然後用一枚鑲著一顆大圓珠子的發針把它固定住。畢竟,這是她僅有的一頂漂亮帽子。要是有人跟她說起這幾根羽毛的事兒,她自然知道如何應對。…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