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
  • Female
  • 長洲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ystikós kípos'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 Wir sind ein vol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慕課師
  • 堅硬如水

Gifts Received

Gift

Mystikós kípo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ystikós kípos's Page

Latest Activit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4)

我發現她暫時還是怕得要死,不過,我並沒有因此而口氣有所緩和,恰恰相反,因為看到她害怕,反而故意加強了語氣;我坦率地說,她飯是有吃的,不過穿好衣服、上戲院、進舞廳,那是決然辦不到的,除非以後我達到了目的。這一嚴厲的口氣,簡直使我感到洋洋得意。我還補充說(當然也是盡量說得隨便一些)如果我幹上了這玩意兒,也就是說開當鋪囉,那麽我就只有一個目的,有這麽一個情況……但是,我確實有權這麽說:我的確有這樣一個的目的,和一個這樣的情況。先生們,請你們稍等一等,我這一輩子最恨的,就是這個當鋪,不過,實際上我並不恨它,這就是說對自己用神秘的話語說起來都覺得好笑。我不是以此“向社會進行報復”的嗎?確實如此,確實如此,確實如此!所以她早晨嘲笑我“復仇”的尖刻話,是不正確的。也就是說,你們會看到,如果我直截了當地對她說:“是的,我是在對社會進行報復”的話,她就會像前不久的早晨那樣,哈哈大笑,結果就會真的顯得可笑。好吧,要是用間接暗示的方法,說一句神秘莫測的話,那就可能激起人們的想象。再說我當時已經毫無畏懼:因為我知道,在她看來那個胖老板至少比我卑劣,而我站在大門口,簡直就是她的救命恩人。這一點我是很清楚的。啊,…See More
Nov 9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3)

 “您這人有點怪……我壓根兒就不想對您說這樣的話……”她想說的是:我沒有料到您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但是她沒有說出來,不過我知道她是這麽想的。我使她感到非常滿意。“您看見了吧,”我說道,“人在任何場所都是可以做好事的。我當然不是說我自己,我們假定,我除了壞事以外,什麽事我也沒做,但是……”“當然在任何場所人都是可以做好事的。”她用尖銳的目光迅速望著我說道,“正是在任何地方,”她突然補充這麽一句。啊,我記得,所有這些瞬間發生的事情,我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且我還想補充一句:當這些青年人,這些可愛的青年人,想說這樣聰明而又感人的話的時候,他們的臉上馬上就會過分真摯而又天真地露出這種神情來,仿佛說:“聽吧,我現在就對你說聰明而又感人的話。”而且這樣做並不是像我們兄弟那樣,出於虛榮,而你可以看到,她自己對這一切看得極其重要,而且相信這一切,尊重這一切,還認為您也會像她那樣,尊重這一切。啊,真誠!這就是他們勝利的法寶。而在它里面包含著多麽美妙的東西啊!我記得,什麽也沒忘記!她一走出去,我馬上就作出了決定。就在當天,我去作了最後一次的搜索,打聽到了她其余的一切情況和她現在的底細;至於她過去的全部底細,我…See More
Nov 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2)

“為了您”這個詞我特別作了強調,正是使它具備·某·種·含·義。我的樣子是難看的。聽了這個“為了您”之後,她又發火了,但沒作聲,也沒把錢扔掉,而是收起來了——人窮嘛!可她的火發的可大啊!我明白,我刺痛了她的心。她剛一走出去,我突然問我自己:難道這場對她的勝利能值兩個盧布嗎?嘿、嘿、嘿!我記得正是這個問題我提了兩次:“值得嗎?值得嗎?”我笑著對這個問題在內心里作了肯定的回答。當時我還很得意。但是這並不是一個很壞的感覺:我是故意的,有目的的。我想考驗考驗她,因為我突然萌發了一些盤算她的念頭。這是關於她的第三個特別的想法。……好啦,從那以後,一切就開始啦。當然囉,我馬上想方設法從旁詳細打聽她的一切情況,並且帶著特別焦急的心情,等待她的到來。你知道,我已經預感到,她很快就會來。她一來我就特別客氣地同她進行友好的交談。你知道我是受過良好教育的,有風度。嗯,我這時馬上就猜到了:她心地善良,性格溫和。心地善良而又性格溫和的人反抗是不會很久的,雖然根本不會向人敞開心扉,但也決不會回避與人交談的:回答非常簡短,但回答總會有的,如果您自己不感到疲倦又需要他說話的話,時間越久,他的話就會越說越多。當然,她當時…See More
Nov 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1)

作者的話我請求我的讀者原諒:這一次我不採用通常的《日記》形式,只寫一個中篇。但是,這部中篇卻的的確確占去了我一個月的大半部份時間。無論如何我都要求讀者寬恕。現在讓我們來談談故事本身。盡管我給它冠上了“幻想”的標題,但我本人卻認為它是高度現實的。不過這里確有(幻想)的成分,所以我認為有必要事先加以說明。問題是這個東西既不是短篇小說,也不是劄記。請你們設想一位這樣的丈夫,他的妻子正躺在桌子上,幾個小時以前,她跳窗自殺。他心情慌亂,還沒來得及收攏自己的思想。他在自己的幾間房里走來走去,竭力把已經發生的事件想個明白,“把自己的思想集中到一個點上。”而且他是一個自言自語的不可救藥的懷疑病者。現在他就在自言自語,一邊講事情的經過,一邊給自己解釋這件事情。盡管表面上看起來,他說的話首尾一致,但在感情上、邏輯上卻幾次自相矛盾。他為自己進行辯解,把責任放在她身上,還作出一些毫不相干的解釋:這里面既有心靈和思想上的粗鄙,也有深厚的感情。他真的慢慢地向自己解釋清楚了這件事情,而且將“思想集中到了一點上”。他引起的一系列的回憶,終於使他無可挽回地走向了真理,而這個真理又無可挽回地提高了他的理智和心靈。最後連他…See More
Oct 26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百歲老大娘(下)

她指著那個外甥說。那個外甥是個壯健的胖小子,這時正滿臉堆笑地把身子挪過來;他上身穿著簇新的灰大衣。新大衣穿在身上使他喜不自禁,大概要一個星期後心里才能平靜下來。現在他在不停地看看翻袖口,瞧瞧翻衣領,在鏡子里面全身上下看個遍,自覺格外滿意。“喂,走過來,轉個身,”理髮匠的妻子連珠炮似地說起來,“馬克西莫芙娜,你瞧瞧,這大衣做得有多漂亮,花了整整六個盧布,算便宜的哩。普多霍雷奇那兒說,現在不止這個數呢。還說這價錢以後是買不到了,而且這衣服經久耐穿。你瞧這料子吧!喂,轉過身來!這襯里有多好,真結實,真結實。喂,你再轉個身來看看!錢就是這麽花的,馬克西莫芙娜,我們的錢全用光啦。”“哎,媽呀,如今物價這麽高,有什麽辦法呢,你最好別跟我說這些,免得我心里不好過。”馬克西莫芙娜動情地說,心情仍然不能平靜。“好了,別再說啦,”男主人說道,“該吃點東西了吧,怎麽樣啊?我看你大概太累了,馬克西莫芙娜。”“哎喲,聰明人,我是累了。今天天氣暖和,太陽又好,心里一想,我就來看你們了……真想躺下來。啊,我在路上碰到一位可愛的太太,她很年輕,給孩子買皮鞋,她對我說:‘喂,老大娘,你怎麽,累了吧?呶,給你五戈比,給自…See More
Oct 2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百歲老大娘(上)

前幾天有位太太對我說:“那天早上,我遲遲才動身,走出家門時差不多是中午時分了。我是故意弄得諸事纏身似的,正好到尼古拉·耶夫斯基大街兩個相隔不遠的地方去。先上事務所去,在那大門邊可以見到那位老大娘。她給我的印象是那樣老態龍鐘,彎腰駝背,拄根拐杖,只是我還是猜不出她的年歲多大。她來到大門邊,就在門旁的一個角落里坐在打掃院子人的長凳上休息。其實,我從她身旁走過,她在我眼前只是閃了一下罷了。“約莫十分鐘後,我從事務所里出來,走過兩座房子就是一家商店,上星期我在那里給索尼婭訂購了一雙皮鞋,於是就便去把它取回去。我一眼望去,發現那老大娘現在已經來到了商店旁邊,也是坐在大門邊的長凳上。她坐在那里而且朝我看,我報以微微一笑。我進商店去取皮鞋。喲,三、四分鐘後,當我繼續向涅夫斯基大街走去時,卻看見老大娘已經來到了第三座房子旁,也在大門邊,只是沒有坐在長登上,而是靠在墻壁的凸出部位上。這大門邊沒有長凳子。我不由自主地忽然在她面前停了下來,心想:她為什麽要在每個房子前坐下來呢?“‘老太娘,你累啦?’我問。“‘累了,親愛的,我老是覺得很累。我看今天天氣很暖和,太陽又很好,所以我就上孫女們家吃飯去。’“‘老大娘…See More
Oct 1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農夫馬列伊 (下)

原來是我們村的農夫馬列伊。我不知道他是否叫這個名字,但是大家都叫他馬列伊,——一個五十歲左右的農夫,結實、魁梧的身材,又寬又密的一把深褐色鬍子里間雜著一綹綹的銀鬚。我認識他,但至今從未有機會同他說話。他聽到我的叫聲,就讓馬兒停下來,我飛快地跑上去,一手抓住他的犁,另一手抓住他的衣袖。他看出我驚嚇不已的樣子。 “狼來了!”我氣喘喘地叫著。 他擡起頭,不由自主地環顧四周,一時竟也相信了我的話。 “狼在哪兒?” “有人喊……剛才有人喊‘狼來了’……”我嘟嘟噥噥說道。 “哪里,哪里,哪有什麽狼?是你的幻覺吧。你看,這哪兒有狼呢?”他喃喃地鼓勵我說。但我渾身打顫,死死地抓著他的上衣,我的臉色想必一定刷白。他懷著不安的微笑看著我,顯然在為我擔驚受怕。 “瞧你,嚇成這樣,哎呀呀!”他搖著頭說。“得啦,親愛的。瞧你這小鬼,哎呀!” 他伸出一隻手突然在我的臉上摸了摸。 “喂,得啦,願上帝保佑你,畫十字吧。”但我沒有畫十字,我的嘴角顫動著,這好像使他格外吃驚。他輕輕地伸出一個指甲烏黑、沾著泥土的粗大手指,又輕輕地碰了一下我打顫的嘴唇。…See More
Oct 9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農夫馬列伊 (上)

所有這些profession de foi讀起來我都感到興味索然,所以我就來說件趣事,不過,這也算不上什麽趣事,只是一件遙遠往事的追憶罷了。不知為什麽,我很想就我論平民的文章擱筆的此時此地來說那件事。那時我不過才九歲……不,最好從我二十九歲時的事兒說起吧。 那是復活節的第二天。天氣晴朗,天空湛藍,陽光高照,“暖暖和和”,明明麗麗的,但我心底一片抑郁。我在牢房的後面徘徊躑躅,邊看邊數圍著堅固木柵的林間空地上的牢房。…See More
Oct 8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學院之樹

向有「建築師中的哲學家」之稱的路易.康(Louis…See More
Jan 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乾貨該有多乾?

若談讀書經驗之不可取代,我們當然首先會想起文學。誠然,無論是一首短詩,或者一部浩大的長篇,往往都能夠在此身所在的此時此刻,忽然辟開了一道異類的空間。那種感受,有時候甚至可能會是一種直抵指尖末梢神經的生理反應。但凡認真的文學讀者,我猜,大概都會同意這是任何其他藝術形式所不能夠替代的獨特經驗。不過我當然曉得,很多人並不同意文學的閱讀體驗也能夠具有知識含量。那些人甚至可能是也嗜讀聞名的人。例如李嘉誠,他算是富人之中愛讀書的典型了。但是我不止一次在媒體的採訪上面看到,他說自己從不閱讀小說之類的虛構東西。理由相當簡單,那就是浪費時間,「學唔到嘢」。文學經驗真的和知識無關嗎?這個問題如果要討論下去,也許得長篇大論的來探究一下到底什麼叫做知識。 與其糾纏這種抽象的討論,我們不如來看看到底什麼樣子的知識學習,才算是不浪費時間。這就要說到今天在大陸很流行的一個詞了,「乾貨」。在許多想學李嘉誠那樣,以知識來改變命運,時間太少,而工作又太忙的人看來,所有的知識都應該是「乾」的。這也就是今天一些宣傳語句非常誇張的知識付費媒體最強調的一點,它們只提供沒有水分的乾貨。哪怕是讀書,他們都能夠為你省下大量的「客套的內…See More
Jan 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說笑話的時機

德國的《世界報》在最近的一篇社論中問了一個很多人都覺得應該問的問題:「伊斯蘭承受得起諷刺嗎?」答案是可以,當代最愛說笑話的斯洛文尼亞思想家齊杰克 (Slavoj…See More
Jan 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懷念楊德昌 — 祖家不歡迎先知

楊德昌走後的第二天,我漫無目的地上網瀏覽關於他的一切,發現大部分來自台灣的即時評論與報道都不約而同地談到他和蔡琴的那段婚姻。有的標題聳動,例如〈蔡琴:你怎麼這樣就走了〉和〈楊德昌蔡琴的十年無性婚姻〉,有的乾脆說「楊德昌是負心漢,網友毀譽參半」,就算正派大報也在第一時間的快訊裏用去大半篇幅談他的感情生活。一路看下來,你幾乎全忘記死了的不是第一位為台灣得到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藝術家,而是一個娛樂圈中的多情種。 認識楊德昌,是整整十年前的事。那年九七,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策劃了「中國旅程」劇展,以一桌兩椅的舞台布置為主題,請來幾位兩岸三地的名導演各自創作一齣短劇。事前大家都沒想到,楊德昌的《九哥與老七》竟然是一眾作品中最有「話劇」感的作品,整齣戲就是兩個黑社會的對話,無論劇本還是舞台調度都精準得無懈可擊,與楊德昌的電影一樣。 當時身任總策劃的榮念曾分身不暇,於是叫我排演他自己的作品《這是一張椅子》,掛個執行導演的銜頭,因此我就有機會天天和楊德昌聊天了。楊德昌的作品雖以冷峻疏離著稱,他本人卻相當和藹,儘管話不多,但只要說到感興趣的題目,就會非常投入。記得有一回我們在地鐵上談起村上春樹與王家衛,過了…See More
Jan 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豐裕時代的必需品

幾年前我曾經寫過一點東西,想為罐頭「平反」,是因為今天大部分人都追求食材的新鮮,卻忽略了種種儲存與陳化食物的技術也能為我們帶來非常美好的風味。但最近讀了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的《昨日世界》(The World Until…See More
Dec 24,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匠人之心

我有一個朋友她知道答案。這是位中年婦女,前陣子身體不太舒服,必須按時用藥。又由於太過虛寒,不敢喝冷飲,所以她還隨身帶了一壺用來送藥的暖水。前陣子她搭東鐵,之前趕頭趕命,來不及吃藥,無奈之下只好在地鐵座位上面打開水壺喝水服藥,沒想到這就犯了天條。原來在她關上水壺蓋的時候,才赫然發現一個十幾二十歲的年青人竟然一直站在她的身前,用一部小型攝錄機對準着她,拍下她吃藥的整個過程。她還來不及反應,那個年青人就說話了:「太太,你知唔知港鐵入面唔可以飲嘢㗎?」我這個朋友只好解釋:「對唔住,對唔住,我夠鐘食藥啫。」然後那個青年的反應就更大了:「原來你係香港人!既然係香港人就更加唔應該咁做啦!知法犯法!信唔信我將條片擺上網吖嗱?」我的朋友又氣又慌,只好把水壺收回包裏,再囁嚅幾句對不起。整件事最令她不快的,還不是那個青年的言語行為,而是他從頭到尾沒有正眼瞧過她,只是一直盯着攝影機背後的觀景器,似乎自己對着的不是一個活人似的。 聽完這位朋友的遭遇,我只能感慨,這真是個熱愛香港的好青年呀。他為了維持香港地鐵裏的文明秩序,以及他想像中的香港文化和港人尊嚴,居然不惜自己的寶貴時間,可能總是在列車當中做好準備,隨時拍…See More
Dec 22,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他們也吃炸薯條

今天的遊客往往把吃看得很重要,覺得食物是認識一個地方一種文化的最佳中介,也是異域最令人愉悅最容易親近的入口。所以我們無論到了那裏,都會想嘗嘗當地風味,冒上最低程度的風險去換取一個或許十分美好的體驗與衝擊。說到衝擊,一個經驗豐富的遊客,可能會意外地發現,他旅行生涯中最大的衝擊還不是某個地方的人生吃螞蟻,某個地方的人油炸蝙蝠;而是世界上竟然有一些文化會沒有自己的「特色飲食」。我所謂的「特色飲食」,指的是一套稍為講究的烹調程序與風格;一種從該種文化長年來的生活方式、所在的地理環境,以及周遭物產之中孕育出來,幾近獨門的Cuisine。這怎麼可能?任何文化任何國家都該有自己飲食上的獨特之處,不是嗎?印尼有印尼菜,斯里蘭卡有斯里蘭卡菜,加勒比海諸島也有他們混雜出來的特殊風味;有的地方像印度和中國,甚至一國之內都包藏了千千萬萬的變化。這個世上不會有一個地方沒有自己的特色飲食,對不對?我原來也是這麼以為。直到我在北美洲碰到一些原住民,才曉得世界之大,歷史之殘酷奇詭,要遠遠逾過我們的想像範圍。「歐及布威族」(Ojibwe,也有人譯做『齊佩瓦族』)和「蘇族」(Sioux)都是北美原住民中的大族,歷史悠久,…See More
Dec 19,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世上最慢的餐廳

我們都曉得「慢食」的「慢」不能照字面理解,所謂「慢食」,重點並不在於你吃得有多慢,更不在餐館上菜服務的速度很慢。可是我最近發現日本大阪的北加貨地區開了一家餐廳,居然是名副其實地慢,從客人坐下來點菜,到他點的菜上桌,這中間足足得花五、六個禮拜,難怪它標榜自己是「世界上最慢的餐廳」。這還是一家「pop-up」素食餐廳,整間館子只供應一頓飯,不多不少,賣完就算。加上慢食,可謂集當今飲食界兩大潮流於一身,十分玩嘢。它的正式名字叫做「Realtime Food」(實時食物),意思是它的食物全是即叫即做,你點好了菜之後,餐廳才開始在它自家設的園圃裏頭栽種你要的蔬菜(自設農田,另一項潮流玩意),一個多月之後,東西差不多可以採摘了,它再叫你回來吃飯。我心腸不好,一開始還以為它要不是太過誇張的噱頭,把所謂的「日本式執着」推到極致;就是故意開今天流行玩意的玩笑,存心嘲諷。上網查了一下之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是認真的。這家店的搞手是美國人Patrick M.Lydon和韓國人Suhee…See More
Dec 17, 2017

Mystikós kípo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ystikós kípos's Blog

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3)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8 at 9:38pm 0 Comments

 “您這人有點怪……我壓根兒就不想對您說這樣的話……”

她想說的是:我沒有料到您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但是她沒有說出來,不過我知道她是這麽想的。我使她感到非常滿意。

“您看見了吧,”我說道,“人在任何場所都是可以做好事的。我當然不是說我自己,我們假定,我除了壞事以外,什麽事我也沒做,但是……”…

Continue

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2)

Posted on October 8, 2018 at 4:58pm 0 Comments

“為了您”這個詞我特別作了強調,正是使它具備·某·種·含·義。我的樣子是難看的。聽了這個“為了您”之後,她又發火了,但沒作聲,也沒把錢扔掉,而是收起來了——人窮嘛!可她的火發的可大啊!我明白,我刺痛了她的心。她剛一走出去,我突然問我自己:難道這場對她的勝利能值兩個盧布嗎?嘿、嘿、嘿!我記得正是這個問題我提了兩次:“值得嗎?值得嗎?”我笑著對這個問題在內心里作了肯定的回答。當時我還很得意。但是這並不是一個很壞的感覺:我是故意的,有目的的。我想考驗考驗她,因為我突然萌發了一些盤算她的念頭。這是關於她的第三個特別的想法。…

Continue

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1)

Posted on October 8, 2018 at 4:55pm 0 Comments

作者的話

我請求我的讀者原諒:這一次我不採用通常的《日記》形式,只寫一個中篇。但是,這部中篇卻的的確確占去了我一個月的大半部份時間。無論如何我都要求讀者寬恕。

現在讓我們來談談故事本身。盡管我給它冠上了“幻想”的標題,但我本人卻認為它是高度現實的。不過這里確有(幻想)的成分,所以我認為有必要事先加以說明。

問題是這個東西既不是短篇小說,也不是劄記。請你們設想一位這樣的丈夫,他的妻子正躺在桌子上,幾個小時以前,她跳窗自殺。他心情慌亂,還沒來得及收攏自己的思想。…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