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
  • Female
  • 長洲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ystikós kípos's Friends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 Wir sind ein vol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慕課師
  • 堅硬如水
  • Priyatamā

Gifts Received

Gift

Mystikós kípo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ystikós kípos's Page

Latest Activit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論寫作

還是在六十年代中期,我就對長篇敘事小說失去了興趣。在一段時間裏,別說是寫,就連讀完一篇都覺得吃力。我的註意力難以持久,不再有耐心寫長篇。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說來話長,我不想在這兒多羅嗦了。但我知道,這直接導致了我對詩和短篇小說的愛好。進去,出來,不拖延,下一個。也許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沒了雄心壯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倒是件好事了。野心和一點運氣對一個作家是有幫助的,但野心太大又碰上運氣不好的話,會把一個作家置於死地。另外,沒有才華也是不行的。有些作家很有才華,我還真不知道一點才華都沒有的作家。但是,對事物獨特而準確的觀察,再用恰當的文字把它表述出來,則又另當別論了。《加普的世界》其實是歐文(John Irving)自己奇妙的世界。對奧康納(Flannery O’Connor)而言,則存在著另外一個世界。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和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有他們自己的世界。對奇佛(Cheever), 厄普代克(Updike), 辛格(Singer), 埃爾金(Stanley Elkin), 貝蒂(Ann Beattie), 奧齊克(Cynthia…See More
Mar 1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在橋邊

他們替我縫補了腿,給我一個可以坐著的差使:要我數在一座新橋上走過的人。他們以用數字來表明他們的精明能幹為樂事,一些毫無意義的空洞的數目字使他們陶醉。整天,整天,我的不出聲音的嘴像一台計時器那樣動著,一個數字接著一個數字積起來,為了在晚上好送給他們一個數字的捷報。當我把我上班的結果報告他們時,他們的臉上放出光彩,數字愈大,他們愈加容光煥發。他們有理由心滿意足地上床睡覺去了,因為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走過他們的新橋……但是他們的統計是不準確的。我很抱歉,但它是不準確的。我是一個不可靠的人,雖然我懂得,怎樣喚起人們對我有誠實的印象。我以此暗自高興,有時故意少數一個人;當我發起憐憫來時,就送給他們幾個。他們的幸福掌握在我的手中。當我惱火時,當我沒有煙抽時,我只給一個平均數,或更低的數字;精神愉快時,我就用五位數字來表示我的慷慨。他們多麽高興啊!每次他們鄭重其事地在我手中把結果拿過去,眼睛閃閃發光,還拍拍我的肩膀。他們什麽也沒有料想到!然後,他們就開始乘呀,除呀,算百分比呀,以及其他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他們算出,今天每分鐘有多少人過橋,10年後將有多少人過橋。他們喜歡這個未來完成式,未來完成式是他們的…See More
Mar 1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悠哉遊哉

在歐洲西海岸的一個碼頭,一個衣著寒傖的人躺在他的漁船裏閉目養神。一位穿得很時髦的遊客迅速把一卷新的彩色膠卷裝進照相機,準備拍下面前這美妙的景色:蔚藍的天空、碧綠的大海、雪白的浪花、黑色的漁艇、紅色的漁帽。哢嚓!再來一下,哢嚓!德國人有句俗語:“好事成三。”為保險起見,再來個第三下,哢嚓!這清脆但又擾人的聲響,把正在閉目養神的漁夫吵醒了。他睡眼惺忪地直起身來,開始找他的煙盒。還沒等找到,熱情的遊客已經把一盒煙遞到他跟前,雖說沒插到他嘴裏,但已放到了他的手上。哢嚓!這第四下“哢嚓”是打火機的響聲。於是,殷勤的客套也就結束了。這過分的客套帶來了一種尷尬的局面。遊客操著一口本地話,想與漁夫攀談攀談來緩和一下氣氛。“您今天準會捕到不少魚。”漁夫搖搖頭。“不過,聽說今天的天氣對捕魚很有利。”漁夫點點頭。遊客激動起來了。顯然,他很關註這個衣著寒傖的人的境況,對漁夫錯失良機很是惋惜。“哦,身體不舒服?”漁夫終於從只是點頭和擺頭到開腔說話了。“我的身體挺好,”他說,“我從來沒感到這麽好!”他站起來,伸展了一下四肢,仿佛要顯示一下自己的體魄是多麽的強健。“我感到自己好極了!”遊客的表情顯得愈加困惑了,他再…See More
Mar 10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小偷

他第一次注意到那位年輕女孩時,他正在出售機票的櫃台邊等候。她光亮的頭發在腦後梳成一個髻——那男人想像它放下來披散在她小小的背後的樣子——並在穿著皮衣的肩上,掛著一個沈重的黑皮包。他設法一睹她的面貌——她排在他前面——但直到她買好票,轉身離去時,他才見識了她的美貌,她臉色蒼白、雙眸漆黑、嘴唇豐滿,她的美使他心跳加快。她似乎知道他在瞪著她看,所以突然將目光下移。航空公司職員打斷了他。那男人只好不再看——他猜她大概廿五歲吧——買了一張到東部某城市的二等艙來回票。他的飛機一小時後起飛,為了趕時間,他走進機場的一間雞尾酒吧,點了一份加水威士忌,然後一邊啜著酒,一邊看著候機室川流不息的人潮,其中有不少他認為還是待字閨中的美麗少女,穿著流行雜志上的服飾。後來,他又看見了那個穿皮衣的黑發少女,正站在服務台附近,和另一名穿著滾灰毛巾邊外套的金發少女談得很入神。他很想在她搭機飛往她要去的地方之前,吸引她的註意,好請她一起喝杯酒,但他又想到,即使她朝他這邊看,酒吧間的陰影可能也很難讓她看見他。過了一下子,她們兩個分手了,但沒有一個朝他這邊走過來。他叫了第二杯加水威士忌。下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他正準備買本雜志在…See More
Mar 8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大象 下

這已是四個人了,對吧?還沒算上我弟弟,他還不是個常客。我眼看就要瘋了。我不分白天黑夜地擔心,睡也睡不著。每月付出去的幾乎和我掙來的一樣多。你不需要是個天才或懂經濟學就會明白,這種狀況不可能持續下去。我只好借了筆貸款來維持自己的生活,這成了我另一份按月的付款。我開始削減開支。比如,我只好停止外出用餐。我因為一個人生活,在外面吃飯是我喜歡的一件事,但這已成為過去。想看電影時,我也得提醒提醒自己。我買不起衣服,不能去看牙醫。車子眼看就要散架了。我需要雙新鞋子,但還是忘了它吧。過上一陣我會覺得受夠了,我就給所有的人寫信,威脅說我要改名換姓,告訴他們我將辭去工作。告訴他們我計劃搬到澳大利亞去。是這樣,我說去澳大利亞是認真的,盡管我連澳大利亞具體在哪兒都不知道。只知道它在地球的另一端,而這正是我想待的地方。但具體到這件事上,沒有一個人相信我會搬去澳大利亞。他們拿定了我,他們知道這點。他們知道我很絕望,為此很難過並告訴了我。但他們斷定到了月初,當我不得不坐下來寫支票時,心中所有的火氣自然都會煙消雲散的。在收到一封我說要搬到澳大利亞的信後,我母親來信說她不再想成為我的累贅了。等她腿上的腫一消,她說,她…See More
Mar 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英)托馬斯·哈代:神秘婚姻 下

米勒打了個寒噤,低垂著頭說:“我覺得真變成一個死人的新娘了。”從這一刻起,這位女孩子整個的心情和靈魂,都成了個代替者。她精神上感到一種可讚美的安寧,好像那個生前無望地祟拜著的人,終於在他死後保住了他,這在她也很覺滿意了。後來,那位小姐還把他給她的種種紀念物,甚至於一個裝著他的頭發的小金盒,都交給了她。第二天,這位女孩便對人家做了這種所謂招供。本來她就是那麽哀傷,這時正好作為說明,使人確信無疑。不久這小小的羅曼史便傳遍了整個村子和附近的地方,一直傳到麥卻脫城,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心理事件,自從做過這次招認之後,米勒對自己的地位竟發生了猛烈的感情。因為有了凱露琳小姐供給的大量金錢,現在她買了一身寡婦穿的衣服,公然穿著她的喪服、出現在禮堂裏,她那純真的面孔襯托上黑紗,顯得那麽甜美,幾乎使當地所有她那種年齡的女孩們都羨慕起她的地位來。一個女人對情人的哀傷像米勒這樣子明顯地損害著自己的青春的舉動,實在未免有點過份做作。但她所說的一切,卻又那麽符合她情人最後的生活細節一—像那些令他的朋友常感到迷惑的突然失蹤又突然歸來的舉動——誰也沒有猜疑這件秘密婚姻中的對方,會不是她而是另外一個人。為了凱露琳小姐的高…See More
Feb 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英)托馬斯·哈代:神秘婚姻 上

好多年前,離麥司脫城一百多裏遠的地方,有一所古典式的大房子,裏面住的那家人是我很熟悉的,他們家裏有一位小姐,生得無比的嬌美,附近所有的年輕貴族和紳士們,都對她祟拜著,追求著。在某一期間,這些崇拜和追求使她覺得很開心。但是,像羅伯特梭茲所說的,就是最愛好遊獵的人,如果讓他每天跟著鷹犬後面過日子,一定也會覺得這種追逐成了最大的痛苦,要逃到礦坑裏或是遊艇上去找點安慰的。這位高貴美麗的小姐也正是如此,過了些時候,就厭倦這些愛情小說故事的反覆重演,好像是自然的結果似的,忽然來了劇烈的大轉變,竟暗暗愛上了一個沒有地位、沒有家世、樣子也很平凡的青年。雖然,實在說起來,這位青年天性很優雅,心地也很善良。這是一位教區辦事員的兒子,是她父親艾宛伯爵地產管理人的助手,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將來自己能升到那地位。凱露琳小姐(別人都這樣稱呼她)這種感情的激發,也許應該說,是由於當地一個鄉下女孩子,正在單戀著這位青年,而他因為心腸軟,對她也多少表示些好感的緣故。因為職務的關系,他時常到這家裏來,凱露琳可以有很多的機會和他見面或是談話。她有的是愛的魔力,而他又是一觸即發的熱情青年,自然很快地便註意到了她眼色和聲音中的溫柔…See More
Feb 6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美)雷蒙德·卡佛:沒人說一句話 下

我盯著它看,它在一個伸到水面的樹枝的陰影下面歇著。“全能的上帝啊,”我對著魚說道,“你是從哪兒來的呀?”“我們該怎麽辦?”男孩說。“我真該帶著我的槍。”“我們去捉住它,”我說。“天哪,你看!我們把它弄到淺灘上去。”“那你願意幫我嗎?我們一起幹!”男孩說。大魚已順著水流往下漂流了一點,它在清澈的溪水裏不慌不忙地擺著尾巴。“OK,我們怎麽弄?”男孩說。“我可以到上遊去,沿著小溪往下走,把它往下趕,”我說。“你在淺灘那兒等著,它想從那兒通過時,你把它的屎給我踢出來。我不管你怎麽弄,你給我把它弄到岸上來。然後,抓牢它,別撒手。”“OK,媽的,你看它!看,它動起來了!它想往哪兒跑?”男孩尖叫道。我註意到魚又開始向上遊遊動,並在靠岸的地方停了下來。“它哪兒也去不了了,他已無處可逃了。看見沒有?它嚇得屎都拉不出來啦。它知道我們在這兒。它在轉悠,想找個出口。看,它又停下來了。它哪兒都去不了。它自己知道。它知道我們會逮著它。它知道自己快完蛋了。我上去把它往下趕。它過來時你抓住它。”“我真希望我帶著我的槍,”男孩說。“對付它肯定綽綽有余,”男孩說。我往上遊走了幾步,然後趟著溪水往下走。我一邊走一邊註視著前…See More
Feb 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美)雷蒙德·卡佛:沒人說一句話 上

我能聽見他們在廚房裏說話。聽不清楚他們說的是什麽,但他們在爭吵。過了會兒,爭吵聲沒有了,她哭了起來。我用胳膊捅了捅喬治。我以為他會醒來,對他們說點什麽,好讓他們覺得內疚而停下來。但喬治就是這麽一個渾球,他開始又踢又叫。“別捅我,你這個狗娘養的,”他說。“我告你的狀去!”“你這個笨狗屎,”我說。“你就不能聰明一回?他們在吵架,媽在哭。你聽。”他把頭從枕頭上擡起來聽了一會兒。“我才不管呢,”他說完轉過身去,面朝墻接著睡他的覺。喬治是天底下最大的渾球。後來,我聽見爸爸離開家去趕公共汽車,出門時他使勁摔了一下前門。她曾告訴我說他想把這個家給拆了。我不想聽這個。過了一會兒,她進來叫我們去上學。她的聲音聽上去有點古怪,我也說不清楚。我說我肚子不舒服。已經是十月的第一周了,我連一次課還沒曠過呢,她能說什麽?她看著我,但似乎在想別的什麽。喬治醒了,在聽。我從他在床上的動作就知道他醒著。他在等著事態的發展,好決定下一步該幹什麽。“好吧。”她搖了搖頭。“我真不知道該怎麽辦。那就在家裏呆著吧。但不許看電視,記住了。”喬治一下子跳了起來。“我也病了,”他對她說。“我頭疼。他整夜都在捅我踢我,我一夜都沒睡。”“…See More
Feb 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羽毛 4

孔雀繞過桌子,飛快地朝孩子跑過來。它用它的長脖子來纏嬰孩的腿,把它的冠伸進了嬰孩的睡衣裏,它的呆腦袋前後晃動著。嬰孩蹬著他的小腿,笑個不停,扭著身子,從弗蘭的膝蓋滑到了地上。孔雀還在不停地頂嬰孩,像是在玩遊戲。嬰孩使勁向前掙,弗蘭攔腰摟著他,讓他靠在她的腿上。“我真的不敢相信,”她說。“這孔雀腦子有毛病,這就是問題所在,”巴德說,“該死的東西不知道自己是只鳥,這是它最主要的問題。”厄拉笑了,又一次露出了她的牙齒。她看著巴德。巴德點了點頭,把椅子向外推了推。這真是個奇醜無比的嬰孩。但是,我覺得巴德和厄拉並不太在意。即使在意的話,他們也許會這樣想:好吧,就算它很醜,那也是我們的孩子。並且,這只是一個階段,很快就有另一個階段。有這個階段,也會有下一個階段。從長遠看,在經歷了所有這些階段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他們很可能是這樣想的。巴德把嬰孩舉過頭頂,不停地搖晃他,直到他大聲尖叫起來。孔雀在一邊看著,身上的羽毛豎了起來。弗蘭又搖了搖頭。她把衣服上嬰孩坐過的地方抹抹平。厄拉拿起叉子,吃著盤子裏剩下的幾顆豆子。巴德把嬰孩移到身後,說,“還有咖啡和甜點。”在巴德和厄拉家度過的那晚很不一般,我當時就感到…See More
Jan 15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 羽毛 3

孔雀又開始哀嚎,我感到背上的汗毛豎了起來。我看了眼弗蘭,她把餐巾紙拿起又放下。我往廚房窗戶那邊看了看。外面全黑了,窗戶開著,外面裝著紗窗。我好像聽到孔雀在前廊發出的響動聲。弗蘭把眼睛轉向過道,她在等著厄拉和嬰兒。過了會兒,厄拉抱著它走了出來。我看了一眼嬰兒,不由吸了口涼氣。厄拉抱著嬰兒在桌旁坐下。她的手插在它的胳肢窩裏,好讓它站在她的大腿上,面對我們。她看著我和弗蘭,臉沒有紅。她在等著我們的評價。“呃,”弗蘭說。“什麼?”厄拉很快地說。“沒什麼,”弗蘭說。“我好像看見窗口有個東西,好像是只蝙蝠。”“這裏沒蝙蝠,“厄拉說。“也許是只飛蛾,“弗蘭說。“是有個東西。嗯,”她說,“真是個不一般的小寶寶。”巴德看著嬰兒,而後,他看了看弗蘭。他把椅子向後翹著,點點頭,說“沒什麼,別擔心。我們知道他目前還贏不了選美比賽,他不是克拉克•蓋博【4】。但給他點時間。有點運氣的話,這個嘛,他會長成他老爹這個樣子的。”嬰兒站在厄拉的腿上,轉著腦袋看著我們。厄拉已把手移到它身體的中部,這樣一來,它就可以在他的肥腿上前後搖晃。這是我見到過的最醜的嬰兒,可謂絕無僅有。醜得我都不知道說什麼是好,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See More
Jan 1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 羽毛 2

弗蘭捅了我一下,並朝電視那邊點了點頭。“看那上面,”她低聲說道。…See More
Jan 1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 羽毛 1

我的這個工友巴德,請我和弗蘭吃晚飯。我不認識他老婆,他不認識弗蘭,這倒是讓我倆誰也不欠誰的。但巴德和我是朋友。我知道巴德家有個嬰兒,巴德請我們去吃飯時,這個嬰兒肯定已有八個月大了。這八個月是怎麼過去的?見鬼,時間都跑到哪兒去了?我還記得那天巴德帶著盒雪茄來上班,在餐廳裏把雪茄分給大家,荷蘭大師牌,是雜貨店裏賣的那種。每根雪茄上都裹著一個紅標簽,上面寫著‘是個男孩’。我不抽雪茄,但還是拿了一根。“多來幾根,”巴德說。他晃了晃盒子,說,“我也不喜歡雪茄,是她的主意。”他是指他老婆厄拉。我從來沒見過巴德的老婆,但有一次,我從電話裏聽到過她的聲音。那是個周六的下午,我沒事幹,就給巴德打電話,看看他想幹點什麼。“餵,”是一個女的接的電話。我知道她是巴德的老婆,可我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想不起她的名字來了。巴德的老婆――巴德曾多次提起過她的名字,但當時我是左耳進,右耳就出去了。“餵!”這個女人又叫了一聲。我能聽見電視的聲音。而後,這女人說,“你是誰?”我聽見一個嬰兒開始哭叫。“巴德!”女人在喊。“幹什麼?”我聽見巴德在說。我還是想不起她的名字,就把電話給掛了。在工廠見到巴德時,我根本沒提給他打電話這…See More
Jan 9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收藏家 下

我找到煙灰缸。他接過去,把裏面的東西倒在地毯上。用穿著拖鞋的腳把煙灰和煙頭踩碎。他又跪下來,放進一個新的濾網。他脫掉外套,把它扔到沙發上。他腋下在出汗。肚子上的肥肉耷拉在皮帶上。他擰下吸嘴,在軟管上裝上另外一個裝置。他調了一下旋鈕。他用腳打開機器的開關,開始來回走動,在這塊破地毯上來回地走動。我有兩次向那封信走去,但他像是知道我要去幹嗎似的,可以這麽說,總用那些軟管和金屬管子擋住我的去路,他掃過來,掃過去……我把椅子搬回廚房,坐在那裏看著他工作。過了一會兒,他關掉機器,打開蓋子,一聲不響地把濾網遞給我,上面全是灰塵、毛發和顆粒狀的東西。我看了眼濾網,起身把它丟進了垃圾筒。他有條不紊地工作著,不再解釋什麽。他拿著一個裝著一點綠色液體的瓶子去了廚房。他把瓶子放在水龍頭下,把它灌滿水。你要知道我可是什麽都付不起的,我說。即使是個沒它就活不下去的東西,我也拿不出一塊錢來。你只能算是為我白幹了,就到這裏吧。你在我身上花工夫實在是浪費時間,我說。我想把話說在前頭,免得誤會了。他繼續忙著他的。他在軟管上安了另外一個零件,用一種覆雜的方法把瓶子掛在這個新零件上。他在地毯上慢慢地走著,讓刷子在地毯上前後…See More
Dec 29, 2016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收藏家 上

我丟了工作。我躺在沙發上聽著雨聲,隨時期盼著來自北方的消息。我不時欠起身子,透過窗簾看一眼郵遞員來了沒有。街上沒有人,什麽都沒有。我再次躺下還不到五分鐘,就聽見有人在門廊上走動,他停頓了一下,就敲起門來。我躺著沒動。我知道不是郵遞員。我聽得出他的腳步聲。沒工作時你得格外小心,通知會來自郵件,也會從門縫底下塞進來。他們有時會直接上門找你談談,尤其是你若沒有電話的話。敲門聲又響了起來,更響了,壞兆頭。我慢慢坐直身子,想從這兒看看前廊。但是無論在那兒的是誰,他貼著門站著,又一個壞兆頭。我知道地板會咯吱咯吱地響,所以沒機會溜進另一個房間,從那裏的窗戶向外看。又一聲敲門聲,我說,誰呀?我是奧布裏·貝爾,一個男人說道。你是斯萊特先生嗎?你想幹什麽?我在沙發上喊道。我有東西要給斯萊特太太。她贏了一樣東西。斯萊特太太在家嗎?斯萊特太太不住在這裏,我說。唔,那麽,你是斯萊特先生嗎?那個男人說。斯萊特先生……他打了個噴嚏。我從沙發下到地上。打開鎖,把門開了一條縫。他是個老頭,在雨衣裏面顯得肥胖臃腫。水沿著雨衣往下淌,滴在他拎著的那個裝著某種設備的大箱子上。他咧開嘴笑了笑,放下那個大箱子。他伸出手來。奧布裏…See More
Dec 28, 2016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論寫作

還是在六十年代中期,我就對長篇敘事小說失去了興趣。在一段時間裏,別說是寫,就連讀完一篇都覺得吃力。我的註意力難以持久,不再有耐心寫長篇。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說來話長,我不想在這兒多羅嗦了。但我知道,這直接導致了我對詩和短篇小說的愛好。進去,出來,不拖延,下一個。也許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沒了雄心壯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倒是件好事了。野心和一點運氣對一個作家是有幫助的,但野心太大又碰上運氣不好的話,會把一個作家置於死地。另外,沒有才華也是不行的。有些作家很有才華,我還真不知道一點才華都沒有的作家。但是,對事物獨特而準確的觀察,再用恰當的文字把它表述出來,則又另當別論了。《加普的世界》其實是歐文(John Irving)自己奇妙的世界。對奧康納(Flannery O’Connor)而言,則存在著另外一個世界。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和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有他們自己的世界。對奇佛(Cheever), 厄普代克(Updike), 辛格(Singer), 埃爾金(Stanley Elkin), 貝蒂(Ann Beattie), 奧齊克(Cynthia…See More
Dec 17, 2016

Mystikós kípo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ystikós kípos's Blog

雷蒙德·卡佛:論寫作

Posted on March 7, 2017 at 11:00pm 0 Comments

還是在六十年代中期,我就對長篇敘事小說失去了興趣。在一段時間裏,別說是寫,就連讀完一篇都覺得吃力。我的註意力難以持久,不再有耐心寫長篇。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說來話長,我不想在這兒多羅嗦了。但我知道,這直接導致了我對詩和短篇小說的愛好。進去,出來,不拖延,下一個。也許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沒了雄心壯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倒是件好事了。野心和一點運氣對一個作家是有幫助的,但野心太大又碰上運氣不好的話,會把一個作家置於死地。另外,沒有才華也是不行的。

有些作家很有才華,我還真不知道一點才華都沒有的作家。但是,對事物獨特而準確的觀察,再用恰當的文字把它表述出來,則又另當別論了。《加普的世界》其實是歐文(John Irving)自己奇妙的世界。對奧康納(Flannery O’Connor)而言,則存在著另外一個世界。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和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有他們自己的世界。對奇佛(Cheever),…

Continue

海因里希·伯爾:在橋邊

Posted on March 7, 2017 at 11:00pm 0 Comments

他們替我縫補了腿,給我一個可以坐著的差使:要我數在一座新橋上走過的人。他們以用數字來表明他們的精明能幹為樂事,一些毫無意義的空洞的數目字使他們陶醉。整天,整天,我的不出聲音的嘴像一台計時器那樣動著,一個數字接著一個數字積起來,為了在晚上好送給他們一個數字的捷報。當我把我上班的結果報告他們時,他們的臉上放出光彩,數字愈大,他們愈加容光煥發。他們有理由心滿意足地上床睡覺去了,因為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走過他們的新橋……

但是他們的統計是不準確的。我很抱歉,但它是不準確的。我是一個不可靠的人,雖然我懂得,怎樣喚起人們對我有誠實的印象。…

Continue

海因里希·伯爾:悠哉遊哉

Posted on March 7, 2017 at 10:59pm 0 Comments

在歐洲西海岸的一個碼頭,一個衣著寒傖的人躺在他的漁船裏閉目養神。

一位穿得很時髦的遊客迅速把一卷新的彩色膠卷裝進照相機,準備拍下面前這美妙的景色:蔚藍的天空、碧綠的大海、雪白的浪花、黑色的漁艇、紅色的漁帽。哢嚓!再來一下,哢嚓!德國人有句俗語:“好事成三。”為保險起見,再來個第三下,哢嚓!這清脆但又擾人的聲響,把正在閉目養神的漁夫吵醒了。他睡眼惺忪地直起身來,開始找他的煙盒。還沒等找到,熱情的遊客已經把一盒煙遞到他跟前,雖說沒插到他嘴裏,但已放到了他的手上。哢嚓!這第四下“哢嚓”是打火機的響聲。於是,殷勤的客套也就結束了。這過分的客套帶來了一種尷尬的局面。遊客操著一口本地話,想與漁夫攀談攀談來緩和一下氣氛。

“您今天準會捕到不少魚。”…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小偷

Posted on March 7, 2017 at 10:58pm 0 Comments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Berlin im Speicher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創客有多熱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果嶺奇蹟 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 (Full Movie)

故事發生在1910年代的美國,當時的高爾夫球根本就是一項有高度排他性、“高而富”的貴族運動,一位名叫Francis的年輕人,出身於經濟狀況不佳的勞工家庭,在球場擔任桿弟的他,對於高爾夫球卻有一種十分特別的熱情,而且還有十分難能可貴的天賦,可以說是天生的高爾夫球天才。但卻礙於出身,他只能在閑暇時當個業余高球愛好者,但不服輸的他卻決定改變遊戲規則。 他的天賦加上不斷的努力與嘗試,終於在1913的高爾夫球比賽中改變了歷史,20歲的…
4 hours ago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