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
  • Female
  • 長洲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ystikós kípos'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 Wir sind ein vol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慕課師
  • 堅硬如水

Gifts Received

Gift

Mystikós kípo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ystikós kípos's Page

Latest Activit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學院之樹

向有「建築師中的哲學家」之稱的路易.康(Louis…See More
Jan 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乾貨該有多乾?

若談讀書經驗之不可取代,我們當然首先會想起文學。誠然,無論是一首短詩,或者一部浩大的長篇,往往都能夠在此身所在的此時此刻,忽然辟開了一道異類的空間。那種感受,有時候甚至可能會是一種直抵指尖末梢神經的生理反應。但凡認真的文學讀者,我猜,大概都會同意這是任何其他藝術形式所不能夠替代的獨特經驗。不過我當然曉得,很多人並不同意文學的閱讀體驗也能夠具有知識含量。那些人甚至可能是也嗜讀聞名的人。例如李嘉誠,他算是富人之中愛讀書的典型了。但是我不止一次在媒體的採訪上面看到,他說自己從不閱讀小說之類的虛構東西。理由相當簡單,那就是浪費時間,「學唔到嘢」。文學經驗真的和知識無關嗎?這個問題如果要討論下去,也許得長篇大論的來探究一下到底什麼叫做知識。 與其糾纏這種抽象的討論,我們不如來看看到底什麼樣子的知識學習,才算是不浪費時間。這就要說到今天在大陸很流行的一個詞了,「乾貨」。在許多想學李嘉誠那樣,以知識來改變命運,時間太少,而工作又太忙的人看來,所有的知識都應該是「乾」的。這也就是今天一些宣傳語句非常誇張的知識付費媒體最強調的一點,它們只提供沒有水分的乾貨。哪怕是讀書,他們都能夠為你省下大量的「客套的內…See More
Jan 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說笑話的時機

德國的《世界報》在最近的一篇社論中問了一個很多人都覺得應該問的問題:「伊斯蘭承受得起諷刺嗎?」答案是可以,當代最愛說笑話的斯洛文尼亞思想家齊杰克 (Slavoj…See More
Jan 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懷念楊德昌 — 祖家不歡迎先知

楊德昌走後的第二天,我漫無目的地上網瀏覽關於他的一切,發現大部分來自台灣的即時評論與報道都不約而同地談到他和蔡琴的那段婚姻。有的標題聳動,例如〈蔡琴:你怎麼這樣就走了〉和〈楊德昌蔡琴的十年無性婚姻〉,有的乾脆說「楊德昌是負心漢,網友毀譽參半」,就算正派大報也在第一時間的快訊裏用去大半篇幅談他的感情生活。一路看下來,你幾乎全忘記死了的不是第一位為台灣得到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藝術家,而是一個娛樂圈中的多情種。 認識楊德昌,是整整十年前的事。那年九七,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策劃了「中國旅程」劇展,以一桌兩椅的舞台布置為主題,請來幾位兩岸三地的名導演各自創作一齣短劇。事前大家都沒想到,楊德昌的《九哥與老七》竟然是一眾作品中最有「話劇」感的作品,整齣戲就是兩個黑社會的對話,無論劇本還是舞台調度都精準得無懈可擊,與楊德昌的電影一樣。 當時身任總策劃的榮念曾分身不暇,於是叫我排演他自己的作品《這是一張椅子》,掛個執行導演的銜頭,因此我就有機會天天和楊德昌聊天了。楊德昌的作品雖以冷峻疏離著稱,他本人卻相當和藹,儘管話不多,但只要說到感興趣的題目,就會非常投入。記得有一回我們在地鐵上談起村上春樹與王家衛,過了…See More
Jan 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豐裕時代的必需品

幾年前我曾經寫過一點東西,想為罐頭「平反」,是因為今天大部分人都追求食材的新鮮,卻忽略了種種儲存與陳化食物的技術也能為我們帶來非常美好的風味。但最近讀了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的《昨日世界》(The World Until…See More
Dec 24,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匠人之心

我有一個朋友她知道答案。這是位中年婦女,前陣子身體不太舒服,必須按時用藥。又由於太過虛寒,不敢喝冷飲,所以她還隨身帶了一壺用來送藥的暖水。前陣子她搭東鐵,之前趕頭趕命,來不及吃藥,無奈之下只好在地鐵座位上面打開水壺喝水服藥,沒想到這就犯了天條。原來在她關上水壺蓋的時候,才赫然發現一個十幾二十歲的年青人竟然一直站在她的身前,用一部小型攝錄機對準着她,拍下她吃藥的整個過程。她還來不及反應,那個年青人就說話了:「太太,你知唔知港鐵入面唔可以飲嘢㗎?」我這個朋友只好解釋:「對唔住,對唔住,我夠鐘食藥啫。」然後那個青年的反應就更大了:「原來你係香港人!既然係香港人就更加唔應該咁做啦!知法犯法!信唔信我將條片擺上網吖嗱?」我的朋友又氣又慌,只好把水壺收回包裏,再囁嚅幾句對不起。整件事最令她不快的,還不是那個青年的言語行為,而是他從頭到尾沒有正眼瞧過她,只是一直盯着攝影機背後的觀景器,似乎自己對着的不是一個活人似的。 聽完這位朋友的遭遇,我只能感慨,這真是個熱愛香港的好青年呀。他為了維持香港地鐵裏的文明秩序,以及他想像中的香港文化和港人尊嚴,居然不惜自己的寶貴時間,可能總是在列車當中做好準備,隨時拍…See More
Dec 22,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他們也吃炸薯條

今天的遊客往往把吃看得很重要,覺得食物是認識一個地方一種文化的最佳中介,也是異域最令人愉悅最容易親近的入口。所以我們無論到了那裏,都會想嘗嘗當地風味,冒上最低程度的風險去換取一個或許十分美好的體驗與衝擊。說到衝擊,一個經驗豐富的遊客,可能會意外地發現,他旅行生涯中最大的衝擊還不是某個地方的人生吃螞蟻,某個地方的人油炸蝙蝠;而是世界上竟然有一些文化會沒有自己的「特色飲食」。我所謂的「特色飲食」,指的是一套稍為講究的烹調程序與風格;一種從該種文化長年來的生活方式、所在的地理環境,以及周遭物產之中孕育出來,幾近獨門的Cuisine。這怎麼可能?任何文化任何國家都該有自己飲食上的獨特之處,不是嗎?印尼有印尼菜,斯里蘭卡有斯里蘭卡菜,加勒比海諸島也有他們混雜出來的特殊風味;有的地方像印度和中國,甚至一國之內都包藏了千千萬萬的變化。這個世上不會有一個地方沒有自己的特色飲食,對不對?我原來也是這麼以為。直到我在北美洲碰到一些原住民,才曉得世界之大,歷史之殘酷奇詭,要遠遠逾過我們的想像範圍。「歐及布威族」(Ojibwe,也有人譯做『齊佩瓦族』)和「蘇族」(Sioux)都是北美原住民中的大族,歷史悠久,…See More
Dec 19,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世上最慢的餐廳

我們都曉得「慢食」的「慢」不能照字面理解,所謂「慢食」,重點並不在於你吃得有多慢,更不在餐館上菜服務的速度很慢。可是我最近發現日本大阪的北加貨地區開了一家餐廳,居然是名副其實地慢,從客人坐下來點菜,到他點的菜上桌,這中間足足得花五、六個禮拜,難怪它標榜自己是「世界上最慢的餐廳」。這還是一家「pop-up」素食餐廳,整間館子只供應一頓飯,不多不少,賣完就算。加上慢食,可謂集當今飲食界兩大潮流於一身,十分玩嘢。它的正式名字叫做「Realtime Food」(實時食物),意思是它的食物全是即叫即做,你點好了菜之後,餐廳才開始在它自家設的園圃裏頭栽種你要的蔬菜(自設農田,另一項潮流玩意),一個多月之後,東西差不多可以採摘了,它再叫你回來吃飯。我心腸不好,一開始還以為它要不是太過誇張的噱頭,把所謂的「日本式執着」推到極致;就是故意開今天流行玩意的玩笑,存心嘲諷。上網查了一下之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是認真的。這家店的搞手是美國人Patrick M.Lydon和韓國人Suhee…See More
Dec 17,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史鐵生·草帽

她說:“我等待了這麽多年,到底是把你等來了。”他說:“我好像從一生下來就開始找你,找得我已經有點信心不足了,卻忽然找到了你。”她說:“我簡直不敢相信命運之神會把你賜給我。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會這樣幸福。”他說:“我們真是應該感謝命運之神,那天要不是他點撥了我們,我們肯定又互相錯過了,很可能互相再也找不到了。”她說:“真的,真是多虧了那個老人,多虧他那天戴了一頂草帽,多虧了那陣風。”那陣風已經不存在了。他們決定去謝謝那個老人。那個老人在黃昏的時候總是獨自坐在湖邊,?人身邊,她朝南走,他朝北走,正當他們就要擦肩而過的時候,一個風把老人的草帽刮掉了。草帽沿著湖岸滾,她去追,可是草帽落進了湖中。他跑到湖邊看看,挽起褲腿下到水里,把草帽撿回來。這樣他們認識了。後來,他們各自發現對方正是自己尋找和等待了多年的人。現在他們已是夫妻。他們又來了湖邊,見那個老人仍坐在夕陽中靜靜地說明了來意。老人閉目沈思片刻,問道:“你們總是要有孩子的吧?你們孩子也是要有孩子的,你們的孩子的孩子總歸也是要有孩子的吧?”他們說:“是。”老人說:“可我不能擔保他們一代一代總都是幸福的人,我想是不是這把這頂草帽埋在這湖邊,讓他們之…See More
Dec 16,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聲·不速之客

在我們尋常的或不尋常的世俗生活之中,有些事情聽來似乎太戲劇化,使人懷疑其意義究竟何在。然而細細一想,你的心靈不能不為之感動,你會不禁的倏然淚下……幾天前,我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是我1985年在新疆認識的一位青年石油工人。算來如今他該是三十多歲的人了。歲月飛逝,大戈壁的風沙在他臉上過早地刻下了皺紋。與大都市的同齡人相比,看去他要老上十歲。吃過飯,他吞吞吐吐地請求:“梁教師,如果,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我想住在你家……只住一宿。明天的火車票我都買好了。一早就走……”斯時已是晚上九點半了。我爽快地說:“當然可以,好不容易見上一面,你住下,我們也可以從容多聊聊嘛。”他笑了。我又說:“明天退了票,在北京玩幾天吧!”他連連搖頭:“那可不行。只有半個月假。在滄州住三五天之後,探親假就只剩下十天不到了。我老母親可想我吶……”我奇怪地問:“那麽你到滄州去,並不是……”他又搖了搖頭:“您忘了?我家在大慶嘛!到滄州農村去,是探望我奶奶。我父親在天津站上車找我。我們一起去滄州……”我不但奇怪,而且糊塗了。在我記憶中,他奶奶早已去世了……他見我困惑,於是娓娓道來—曉聲老師,您是知道的,我們石油人中,有不少“父子…See More
Dec 14,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陳若羲·草地上燒焦的十字架

敏敏很後悔沒借部車子開來亞凱市。她在巴士站轉了一陣才找到表舅說的七路巴士。站牌下的木頭凳上坐著一位大塊頭的黑人老婦,一頭鬈發藏在一頂紅黑相疊的綢帽里,下圓上尖,顛巍巍像頂了座塔。“咳!”敏敏微笑地向先到的候車客打聲招呼。老太太很友善地對敏敏露齒而笑,臉上皺紋前浪推後浪地鋪展開來。她熱心地給敏敏騰座位,並攏了腳下一雙圓頭粗跟的舊皮鞋,玻璃絲襪下曲張的靜脈若隱若現。敏敏友好地搭訕了一句:“等了很久嗎?”“還好,我也才到。”老太太盯著敏敏的臉瞧了一回,和氣地問道:“韓國人。”“我長得很像典型的韓國人,對嗎?”敏敏有些忍俊不止,故意不置可否地反問一句。自己一張娃娃臉,曾被美國同學錯認做東瀛客,卻還是頭一遭忝為高麗棒子的同鄉,她好奇心起,有意逗逗這位黑老太。“唔,不像中國人嘛!”老太太頗有自信地辯解:“至少不像我見到的中國女人。喏,我日常打工的那條街上,中國女人衣著可時髦啦!出入當然是進口車——我告訴你,不是什麽日本車,清一色歐洲名牌!她們呀,上超級市場都穿戴得珠光寶氣。天上要是灑點霜呀,好家夥,貂皮大衣立刻就亮出來!”老太雖然饒舌,但不失風趣,敏敏也就姑妄聽之。尤其是論及女同胞,她更不好插嘴。…See More
Dec 11,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雪利·傑克遜:查爾斯

周凡譯勞瑞上幼兒園那天起,就不再穿有圍兜的燈芯絨背帶褲,而換上了系皮帶的緊身牛仔。第一個早上,做媽媽的我看著他和隔壁稍大一點的女孩走出去時,心里明白了:我的生活從此要發生些變化了——一個穿長褲的、神氣活現的小大人代替了那個甜甜嗓音的、上托兒所的娃娃,他居然忘了在拐彎時向我招手說再見。他回家時也是同樣的趾高氣揚,前門砰的一聲推開,帽子先扔了進來。他的嗓門突然變得粗聲粗氣:“有人在家嗎?”午飯時他對父親出言不遜,又打翻了小妹妹的牛奶,並一本正經地告訴大家他的老師說我們不應該講上帝的壞話。“幼兒園里怎麽樣?”我故意漫不經心地問道。“還行”。“你學到什麽東西了?”他父親問。勞瑞冷冷地翻了父親一眼,說:“我沒有學沒有東西。”“任何東西,”我糾正他,“沒有學任何東西。”“但是老師打了一個孩子的屁股,”勞瑞看著面包和黃油。“因為他淘氣。”他嘴里塞滿了面包,又加了一句。“他怎麽淘氣了?”我問,“這孩子是誰呀?”“查爾斯,”勞瑞想了片刻回答。“他淘氣。老師打了他的屁股,還罰他站,哦,他太淘氣了。”“他干了什麽啦?”我追問道,但是勞瑞已經爬下椅子拿起一塊餅揚長而去,他父親還在對他說著:“哎,小家夥……”第…See More
Dec 8,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布魯德·克里斯蒂安森 :差別

華霞譯兩個同齡的年輕人同時受雇於一家店鋪,並且拿同樣的薪水。可是叫阿諾德的小夥子青雲直上,而那個叫布魯諾的小夥子卻仍在原地踏步。布魯諾很不滿意老板的不公正待遇。終於有一天他到老板那兒發牢騷了。老板一邊耐心地聽著他的抱怨,一邊在心里盤算著怎樣向他解釋清楚他和阿諾德之間的差別。“布魯諾先生,”老板開口說話了,“您今早到集市上去一下,看看今天早上有什麽賣的。”布魯諾從集市上回來向老板匯報說,今早集市上只有一個農民拉了一車土豆在賣。“有多少?”老板問。布魯諾趕快戴上帽子又跑到集上,然後回來告訴老板一共40口袋土豆。“價格是多少?”布魯諾又第三次跑到集上問來了價錢。“好吧,”老板對他說,“現在請您坐到這把椅子上一句話也不要說,看看別人怎麽說。”阿諾德很快就從集市上回來了,並匯報說到現在為止只有一個農民在賣土豆,一共40口袋,價格是多少多少;土豆質量很不錯,他帶回來一個讓老板看看。這個農民一個鐘頭以後還弄來幾箱西紅柿,據他看價格非常公道。昨天他們鋪子的西紅柿賣得很快,庫存已經不多了。他想這麽便宜的西紅柿老板肯定會要進一些的,所以他不僅帶回了一個西紅柿做樣品,而且把那個農民也帶來了,他現在正在外面等…See More
Dec 5,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胡適·差不多先生傳

你知道中國有名的人是誰?提起此人,人人皆曉,處處聞名,他姓差,名不多,是各省各縣各村人氏。你一定見過他,一定聽別人談起他。差不多先生的名字天天掛在大家的口頭上,因為他是中國全國人的代表。差不多先生的相貌和你我都差不多。他有一雙眼睛,但看的不很清楚;有兩只耳朵,但聽的不很分明;有鼻子和嘴,但他對於氣味和口味都不很講究;他的腦子也不小,但他的記性卻不很精明,他的思想也不很細密。他常常說:“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精明呢?”他小的時候,他媽叫他去買紅糖,他買了白糖回來,他媽罵他,他搖搖頭道:“紅糖白糖不是差不多嗎?”他在學堂的時候,先生問他:“直隸省的西邊是哪一省?”他說是陜西。先生說:“錯了。是山西,不是陜西。”他說:“陜西同山西不是差不多嗎?”後來他在一個錢鋪里做夥計,他也會寫,也會算,只是總不精細,十字常常寫成千字,千字常常寫成十字。掌櫃的生氣了,常常罵他,他只是笑嘻嘻地賠小心道:“千字比十字只多一小撇,不是差不多嗎?”有一天,他為了一件要緊的事,要搭火車到上海去。他從從容容地走到火車站,遲了兩分鐘,火車已開走了。他白瞪著眼,望著遠遠的火車上的煤煙,搖搖頭道:“只好明天再走了,今…See More
Dec 1,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張金如·不滅的希望

一那一年的那一天,天黑時,張福龍一進家門,兒子就迎上來說:“奶奶發脾氣了。”再一看,妻子正在鍋竈後面流著淚。一問才知道,上午他不在家,醫生來給母親看過病,開了張藥方,劃價後,要60多塊錢。母親向兒媳婦要錢,媳婦回答說:“我身上分文沒有,等福龍來你向他要吧。”左等右等,張福龍也沒回來,醫生起身告辭了。母親躺下了,一句話不說,一口水不喝,誰也不理睬。張福龍回家後,連聲向老人家賠不是:“媽,我知道自己外沒法掙錢,內無力侍候。”這一夜,張福龍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他同妻子商量,準備明天就進城去,一來幫母親買藥,二來也向人打聽一下可否找到活做。第二天一大早,張福龍懷揣著妻子借來的10元錢,在妻子一遍又一遍的叮囑聲中上路了。他將要去的地方,是離家200多公里的省會——南京市。二初到南京,張福龍分辨不清東西南北。不知過了多少馬路,轉了多少小巷,孤零零的他在城里跑來跑去。渴了,就喝一口涼水;餓了,就啃一點硬餅;困了,就找個沒人的地方打個盹兒,到了晚上,他也學著別人的樣子,拾幾張破報紙墊在身下,往火車站廣場的地上一躺,望著滿天的星星,想著自己的境遇,仰天長嘆。後來在別人的指點下,張福龍手里拿著一根小…See More
Nov 27, 201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克拉夫琴·冰窟窿

實他坐在桌旁喝茶,傾聽著風雪的呼嘯。小木屋里暖烘烘的。靈敏的火苗跳動不停,給屋里灑滿搖曳不定的昏暗光線。倏然,一陣響聲傳進屋來,火舌猛地一抖,險些兒被風吹滅。大門又砰的一聲闔上了,響聲也隨之消失。一個女人出現在門口。她朝桌子走來,緩緩地在凳子上坐下。“有何貴干?”他悶聲悶氣地問,伸手到衣袋里去摸煙。女人擡起頭,她臉上淚水直淌。“她的臉怎麽啦?莫非外面化雪了?”他暗想。女人抽咽著,泣不成聲地說,“我的安德留什卡呀……一清早就到林子里去了,這時候還沒回來……”他兩手的指頭反勾在一起,眼睛瞧著屋角,問道:“上哪兒去了?”女人連忙又說了一遍。“這麽說,用得著我了?想起我來了。”他冒出這麽兩句,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譏笑。她垂下頭,默不作聲。他使勁抽起煙來,深深吸了一口,便皺皺眉頭,揉滅煙,狠狠扔在地上。他一只手撐住桌子站起來,向房門走去,開始穿外衣。女人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當他從墻上取下獵槍,伸手去拉門把時,她也站了起來。“坐下,”他說,“你不用去。難道還要叫我拖著兩個人從林子里往回走嗎?”女人朝屋門呆望了一陣,然後站起身,走到窗前,微弱的光線照著窗外的一片地方,只見雪地上暴風雪在飛旋……曾經有一…See More
Nov 25, 2017

Mystikós kípo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ystikós kípos's Blog

梁文道·學院之樹

Posted on January 4, 2018 at 7:46pm 0 Comments

向有「建築師中的哲學家」之稱的路易.康(Louis Kahn),喜歡講一些奇妙的寓言,用來表達他的建築理念。他最出名的寓言是關於學校的:「學校始於一棵樹下的人,他和其他幾個人討論他的發現,他雖不知自己是老師,但其他人知道自己是學生。學生們反思那些對話於是就想,和這個人在一起是多麼好的事啊。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聆聽這樣的一個人說話。很快地,一個被需要的空間樹立了起來,第一個學校出現了。學校的建立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那是人類慾望的一部分」。…

Continue

梁文道·說笑話的時機

Posted on January 2, 2018 at 2:31pm 0 Comments

德國的《世界報》在最近的一篇社論中問了一個很多人都覺得應該問的問題:「伊斯蘭承受得起諷刺嗎?」答案是可以,當代最愛說笑話的斯洛文尼亞思想家齊杰克 (Slavoj Zizek)就曾撰文回憶鐵托治下的前南斯拉夫聯邦共和國,那真是個笑話不斷的時代,波斯尼亞人愛拿馬其頓人的民族性開玩笑,基督徒則發明了一堆嘲諷伊斯蘭的下流故事。情况就有點像今天的中國,連電視上都很常見取笑各省特性和方言的段子。但是大家都知道這是玩笑而已,沒有誰會真的動氣,更不會釀成大規模的暴力衝突。 …

Continue

梁文道·乾貨該有多乾?

Posted on January 2, 2018 at 2:31pm 0 Comments

若談讀書經驗之不可取代,我們當然首先會想起文學。誠然,無論是一首短詩,或者一部浩大的長篇,往往都能夠在此身所在的此時此刻,忽然辟開了一道異類的空間。那種感受,有時候甚至可能會是一種直抵指尖末梢神經的生理反應。但凡認真的文學讀者,我猜,大概都會同意這是任何其他藝術形式所不能夠替代的獨特經驗。不過我當然曉得,很多人並不同意文學的閱讀體驗也能夠具有知識含量。那些人甚至可能是也嗜讀聞名的人。例如李嘉誠,他算是富人之中愛讀書的典型了。但是我不止一次在媒體的採訪上面看到,他說自己從不閱讀小說之類的虛構東西。理由相當簡單,那就是浪費時間,「學唔到嘢」。文學經驗真的和知識無關嗎?這個問題如果要討論下去,也許得長篇大論的來探究一下到底什麼叫做知識。 …

Continue

梁文道·世上最慢的餐廳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6:29pm 0 Comments

我們都曉得「慢食」的「慢」不能照字面理解,所謂「慢食」,重點並不在於你吃得有多慢,更不在餐館上菜服務的速度很慢。可是我最近發現日本大阪的北加貨地區開了一家餐廳,居然是名副其實地慢,從客人坐下來點菜,到他點的菜上桌,這中間足足得花五、六個禮拜,難怪它標榜自己是「世界上最慢的餐廳」。

這還是一家「pop-up」素食餐廳,整間館子只供應一頓飯,不多不少,賣完就算。加上慢食,可謂集當今飲食界兩大潮流於一身,十分玩嘢。它的正式名字叫做「Realtime Food」(實時食物),意思是它的食物全是即叫即做,你點好了菜之後,餐廳才開始在它自家設的園圃裏頭栽種你要的蔬菜(自設農田,另一項潮流玩意),一個多月之後,東西差不多可以採摘了,它再叫你回來吃飯。…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