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amat
  • Paloh,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gamat'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se.gam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gam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4)

卻說飛喚看了這詩,讀了這詞,心兒裏就有一個主意,他想道:“找不著徒弟,打得著徒弟的詩句,轉去回復師父的話,也有個準憑。”就把這七言八句都已記將他的來。颼地裏一聲響,早已轉到了杭州城上來,回碧峰長老的話。卻不知這七言八句的詩,有些甚麼意味,又不知碧峰長老看了這七言八句的詩,有何剖判,且聽下回分解。第6回碧峰會眾生證果武夷山佛祖降魔詩曰:瀼瀼秋露鶴聲長,靈隱仙壇夜久涼。明月照開三島路,冷風吹落九天香。青山綠水年年好,白髮紅塵日日忙。休問人間蝸兩角,無何認取白雲鄉。卻說飛喚捧了這個七言八句的詩兒,徑來回復碧峰長老的話。碧峰長老道:“雲谷在麼?”飛喚道:“雲谷早已不在雁蕩山了。”長老道:“哪裏去了?”飛喚道:“卻不知道他在哪裏去了,只是洞門上遺下的有幾行龜文鳥跡的字兒。”碧峰道:“那字是個甚麼詞兒?”飛喚道:“是個七言八句的詞兒。”碧峰道:“你可記得麼?”飛喚道:“記得。”碧峰道:“你念來我聽著。”好個飛喚,他就把那個七言八句的詞兒,一字字的朗誦,一句句的高談。碧峰長老聽著,把個頭來點了一點。飛喚道:“師父是個點頭即知,我弟子卻還坐在糨糊盆裏。”碧峰道:“他這個詩是武夷山的詩,多在武夷山去了。…See More
Sunda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3)

這一天的火好利害也。碧峰長老慧眼一開,又只見那個弟子弄了一個神通,躲在那紅通通的火焰裏面。長老也自趕得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金光閃處,一手把個保俶塔的塔攜將過來,連那上的九個生鐵盤兒都也帶將過來,左手疊在右手,右手疊到左手,把那一個塔揉做一根禪杖,把那九個鐵盤兒揉做九個鐵環,這就是那一根九環錫杖,碧峰老爺終身用的。有詩為證:九節蒼蒼碧玉同,隨行隨止伴禪翁。寒蹊點雪鳩頭白,春徑挨花鶴膝紅。縮地一從人去後,敲門多在月明中。扶危指佞兼堪用,亙古誰知贊相功?卻說碧峰長老拿了這根九環錫杖,眼兒裏看得真,手兒裏去得溜,照著那個火頭狠的還一杖。這一杖不至緊,打得個灰飛煙滅,天朗氣清。這個弟子今番卻沒有飛處,你看他平了身,合了掌,雙膝兒跪在地上,口兒裏叫道:“師父,師父,超拔了弟子罷!”碧峰道:“你是甚麼人?敢在我會上弄神通,賣法力哩!”弟子道:“今番再不敢弄甚麼神通,賣甚麼法力。”碧峰道:“會上失了絹,就是你麼?”弟子道:“是。”碧峰道:“前此還有個傳說,道會上不見了許多皮,敢也是你麼?”弟子道:“也是。”碧峰道:“你既是做了這等的無良,你好好的吃我一杖。”方才舉起杖來,那弟子嘴兒且是快,叫聲道:…See More
Oct 4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2)

卻說碧峰長老剖破了這個留鬚表丈夫的啞謎兒,莫說是四眾人等念聲阿彌陀佛,就是毗沙門子、三藐三佛陀,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弗把提、泥犁陀,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優婆塞、優婆夷,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陀羅尼、諸檀越,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僧綱、僧紀、茶頭、飯頭、菜頭、火頭、凈頭,一個個的念聲阿彌陀佛。碧峰長老照舊個登臺說法,四眾弟子們照舊個聽講皈依。卻不知鳥飛兔走,寒往暑來,人人道講經的講到妙處,好做圓滿哩;個個道聽經的聽到妙處,好做圓滿哩。哪曉得“佛門無了又無休,刻刻時時上水舟”。怎見得“刻刻時時上水舟”?卻說四眾人等弟子,要做圓滿,便就有個弄神通、闡法力的那謨來了。只見碧峰長老坐在上面,那些四眾弟子列在左右上下四班。每日家這些弟子進門時,剛剛的坐下,一個人懷兒裏一匹三汗絹,或是一匹四汗絹;傍晚出門時,一個個又不見了這一匹絹。因此上街坊上嘈嘈雜雜,都說道碧峰會上聽經的失了絹。正是“尊前說話全無準,路上行人口似飛”,一下子講到了碧峰長老的耳朵裏面去了。碧峰長老心裏想道:“聽經的失了絹,這絹從何而來?從何而失?中間一定有個緣故。待我明日與他處分。”到了明日天明之時,只見四眾弟子一個個的魚貫而來。剛剛坐…See More
Sep 30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1)

一人傳十,十人傳百,百人傳千,千人傳萬,同聲同口的都說道:“要上這會上的師父尊號。”內中有等看眼色的,說道:“這位師父胡僧碧眼,合就號做個碧眼禪師。”內中又有等信鼻子動的,說道:“這位師父鼻如峰拱,合就號做個鼻峰禪師。”內中又有等山頭上住的,說道:“這位師父前日出家凈慈寺,在雷峰之下,今日講經靈隱寺,在飛來峰之下,合就號做個雷峰禪師,合就號做個飛峰禪師。”也有叫碧眼禪師的,也有叫鼻峰禪師的,也有叫雷峰禪師的,也有叫飛峰禪師的,正是個人多口多,口多號多,到底都說的不的確。還是那遲再有個斟酌,還是巴所有個裁剪。那遲再怎麼說?那遲再道:“號碧眼的,號鼻峰的,這都是近取諸身,丈六金姿,不是法身,不必近取諸身。號雷峰的,號飛峰的,這都是遠取諸物,雖在世間,無有物味,也不必遠取諸物。”那巴所道:“既不近取諸身,又不遠取諸物,怎麼會有個號來?”遲再道:“就在這個‘會’字上生發。”巴所道:“怎麼‘會’字上有生發?”遲再道:“我和你這個經會,叫做甚麼會?”巴所道:“這經會叫做個‘碧峰會’。”遲再道:“可知哩,這會叫做個‘碧峰會’,這位師父是個會主,我和你們不過是個會中的人,既是會主,就號做個碧峰長老何如…See More
Sep 28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0)

兩下裏正在作笑,忽聽得半空中劃喇喇一個響聲。雲寂說道:“恁兩家說一個不住,致干天怒。”道猶未了,只聽得一個聲氣說道:“直饒有傾峽之辯,倒嶽之機,衲僧門下,一點用他不著。”把個雲寂連忙的望空禮拜,說道:“小弟子不合饒舌,望乞恕罪。”滕和尚自家想道:“話兒也是多了些。”就此告辭。雲寂道:“徒弟,你拜謝了滕師父。”滕和尚道:“不用拜。”雲寂道:“要拜。”好個滕和尚,望門外只是一跑。雲寂忙忙的扯住他,說道:“既不用小徒拜謝,容貧僧一言。”滕和尚道:“有何見諭?”雲寂道:“小徒自進山門來,經今九歲,眼不開,耳不聽,話不說,手不舉,足不動,貧僧只恐他墮落輪回,永無上乘。適蒙老禪師下教,致使他圓通朗照,弄響飛揚,這正叫做個,這正叫做個……”好雲寂,連說了兩聲“這正叫做個”,卻沒有下面一句巧話兒來湊合。猛擡起頭,只見一個彈弦兒唱道情的打廊檐下走過,好個雲寂,便就見景生情,說道:“小徒蒙老禪師下教,致令他圓通朗照,弄響飛揚,這正叫做個琴瑟箜篌,雖有妙音,若無妙指,終不能發。”滕和尚聽知這兩句話兒有些機竅,他口兒裏告辭,袖兒裏取出一個黃紙的紙包來,遞與雲寂。雲寂剛剛的接了他的包兒,打眼一霎,早已不見了這個…See More
Sep 10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9)

卻說這娃子是燃燈老祖的色身,自出胎時,父母棄世,進了凈慈寺裏雲寂長老名下做個弟子。雲寂長老看得他十分珍重。只是這個弟子有許多的古怪蹊蹺處。怎麼有許多的古怪蹊蹺處?他自從進了山門之後,胎裏帶得素來。素便罷了,還有一件來,一日與他三餐五餐,他餐餐的吃;一餐與他三碗五碗,他碗碗的吃,也不見他個飽;三日五日不與他吃,他也不來要吃,也不見他個饑。還有一件來,也是一般的眼,也是一般的黑白,只是一個不睜開;也是一般樣的口,也是一般樣的舌頭,只是一個不講話;也是一般樣的耳朵,也是一般樣的輪廓,只是一個不聽見;也是一般樣的手,也是一般樣的十指纖纖,只是一個不舉起;也是一般樣的腳,也是一般樣的跟頭,只是一個不輪動。卻只一個“坐”字,就是他的往來本命星君。或在禪堂裏坐,對著那個磚墻,一坐坐他個幾個月;或在僧房裏坐,對著那個板壁,一坐坐他個半周年。迅駒驟隙,飛電流光,不覺的三三如九,已自九年上下。師父雖則珍重他,他卻有這許多不近人情處,不免也有些兒。忽一日,一個遊腳僧人自稱滕和尚,特來叩謁雲寂。雲寂請他至僧房裏面相見。雲寂見他有些骨氣,有些豐姿,就留他坐,待他茶,齋他飯。兩家子講些經,翻些典。正是空華落影,陽…See More
Sep 9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8)

他坐在烏臺之上,早已曉得金員外這一樁沒頭的公事。比時就差下了一個精細的聽事官,到那府門前去探個消息,看那太爺還是恁的處置他。晌午,聽事官來回報道:“清太爺如此如此。”那一位爺爺即時差下兩個旗牌官,下府來提該房文卷上去,要親自勘問。提到了該房,接了文卷,正在作難,那清天太爺早已到了。庭參相見,相見禮畢,那爺爺就開口道:“人命重情,豈容輕貸?”太爺道:“非敢輕貸。但這一樁事,須說沒頭,下官其實明白。”那爺爺道:“怎見得明白?請問其詳。”太爺道:“下官每日五鼓而起,沐浴焚香告天,然後出廳理事。今日五鼓起來,告天已畢,猛聽得天上鼓樂齊鳴,撲鼻的異香馥郁。下官心下想道:這番端的有個祥瑞也。須臾之間,果見一朵祥雲自西而下,祥雲之上,幢幡寶蓋,羽仗霓旌,雙排鼓樂,四塞護呵,隱隱約約,中間早有兩輪龍車,並馳鳳輦,徑下城之西北隅。未久,中間其雲卻自下而上,那左邊車上端的坐一個男子,右邊車上端的坐一個女人,愈上愈高,不可窮究。適來地方人等,口稱金某夫婦二人吃齋,以此下官省悟,止責令收骸停柩而已。”那爺爺道:“現停在何處?”太爺道:“現在昭慶寺裏,慶忌寶塔之下。”那爺爺道:“娃子有何奇異?”太爺道:“娃子的…See More
Sep 1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7)

第1回·盂蘭盆佛爺揭諦  補陀山菩薩會神 ()金員外聽知“身隨鬼入墓”五個字,就是五條丈八的神槍,一齊戳到他心坎上,好不吃疼也。你看他眉頭不展,臉帶憂容,遞了個課錢,把個手兒拱上一拱,腳兒輪上幾輪,早已到了自家門首。喻孺人接著,這叫做是個“入門休問榮枯事,觀看容顏便得知。”嗄了一聲,說道:“原來占課又弗吉個。”員外卻把課名天喜及鬼墓等事,細說一遍。孺人未及開口,忽聽得員外身背一人高叫道:“問甚麼蔔?求甚麼神?”員外急轉身來,孺人睜開雙眼,卻是街上化緣的阿婆,約有八九十歲,漫頭白雪,兩鬢堆霜。左手提著一個魚籃兒,右手拄著一根紫竹的拐棒。孺人道:“阿婆,怎見得不要問蔔?不須求神?”…See More
Aug 29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6)

第3回現化金員外之家投托古凈慈之寺…See More
Aug 25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Aug 2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Aug 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3)

第1回·盂蘭盆佛爺揭諦  補陀山菩薩會神…See More
Jul 2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

第1回·盂蘭盆佛爺揭諦  補陀山菩薩會神 (2)道詩曰: 占盡乾坤第一山,功名長揖謝人間。晝眠松壑雲瑛暖,夜漱芝泉石髓寒。曲按宮商吹玉笛,火分文武煉金丹。榮華未必仙翁意,自是黃冠直好閑。 這三教中間,獨是釋氏如來在西天靈山勝境,婆娑雙林之下,雷音寶剎之中,三千古佛,五百阿羅,八大金剛,大眾菩薩,幢幡寶蓋,異品仙花。你看他何等的逍遙快活,何等的種因受果!正是:無情亦無識,無滅亦無生。一任閻浮外,桑田幾變更。 …See More
Jul 23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

第1回·盂蘭盆佛爺揭諦  補陀山菩薩會神 (1) 詞曰:春到人間景異常,無邊花柳競芬芳。 香車寶馬閑來往,引卻東風入醉鄉。 釃剩酒,臥斜陽,滿拚三萬六千場。 而今白髮三千丈,還記得年來三寶太監下西洋。 粵自天開於子,便就有個金羊、玉馬、金蛇、玉龍、金虎、玉虎、金鴉、鐵騎、蒼狗、鹽螭、龍纏、象緯、羊角、鶉精,漉漉虺虺、瀼瀼稜稜。 無限的經緯中間,卻有兩位大神通:一個是秉太陽之真精,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一日一周;一個是秉太陰之真精,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盈虧圓缺。…See More
Jul 15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蔡鐵鷹:《西遊記》作者確為吳承恩辨(3)

四、吳承恩作者身份的重要證據之二:荊府紀善之任世德堂本的卷首有一篇陳元之序,其中含糊提到了《西遊記》的作者:“《西遊記》一書,不知其何人所為。或曰出天潢何侯王之國,或曰出八公之徒,或曰出王自制。”陳元之受書坊主人之托寫序,無論如何會問一下書稿的來源,也許書稿原即不題撰人,但出自王府一說必有所本。可惜由於受蘇興先生吳承恩未赴荊府一說的影響,研究者都忽略了陳元之序的重要性,而認為陳元之不過信口雌黃而已。吳承恩有荊府紀善之任已不容懷疑,這正是出入天潢侯王之國的八公之徒的身份。蘇興先生認為,吳承恩的這一職位,是在他因家貧母老屈就長興縣丞,於長興先受誣下獄,後又冤情辯白得到的安慰性職務,時間應在隆慶元年至二年間。這是令人信服的。但蘇興先生又認為隆慶二年吳承恩有在淮安活動的痕跡,所以可能沒有到任,僅遙受而已。這就有了錯誤。所謂吳承恩隆慶二年在淮安活動的證據,是他寫了一篇《贈邑侯湯濱喻人覲是在隆慶二年。其實“湯濱喻”並非楊松,這篇障詞的寫作時間也就要另作別論[④]。這樣一來,蘇興先生的《吳承恩年譜》上,隆慶二年至四年就是一片空白。我認為這正是吳承恩赴荊府到任的時間。吳承恩出獄後,心境實在不好,為避免…See More
Jul 6

Se.gamat's Blog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4)

Posted on July 14, 2018 at 4:20pm 0 Comments

卻說飛喚看了這詩,讀了這詞,心兒裏就有一個主意,他想道:“找不著徒弟,打得著徒弟的詩句,轉去回復師父的話,也有個準憑。”就把這七言八句都已記將他的來。颼地裏一聲響,早已轉到了杭州城上來,回碧峰長老的話。

卻不知這七言八句的詩,有些甚麼意味,又不知碧峰長老看了這七言八句的詩,有何剖判,且聽下回分解。

第6回碧峰會眾生證果武夷山佛祖降魔

詩曰:

瀼瀼秋露鶴聲長,靈隱仙壇夜久涼。

明月照開三島路,冷風吹落九天香。…

Continue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3)

Posted on July 14, 2018 at 4:19pm 0 Comments

這一天的火好利害也。碧峰長老慧眼一開,又只見那個弟子弄了一個神通,躲在那紅通通的火焰裏面。長老也自趕得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金光閃處,一手把個保俶塔的塔攜將過來,連那上的九個生鐵盤兒都也帶將過來,左手疊在右手,右手疊到左手,把那一個塔揉做一根禪杖,把那九個鐵盤兒揉做九個鐵環,這就是那一根九環錫杖,碧峰老爺終身用的。有詩為證:

九節蒼蒼碧玉同,隨行隨止伴禪翁。

寒蹊點雪鳩頭白,春徑挨花鶴膝紅。

縮地一從人去後,敲門多在月明中。

扶危指佞兼堪用,亙古誰知贊相功?

卻說碧峰長老拿了這根九環錫杖,眼兒裏看得真,手兒裏去得溜,照著那個火頭狠的還一杖。這一杖不至緊,打得個灰飛煙滅,天朗氣清。這個弟子今番卻沒有飛處,你看他平了身,合了掌,雙膝兒跪在地上,口兒裏叫道:“師父,師父,超拔了弟子罷!”碧峰道:“你是甚麼人?敢在我會上弄神通,賣法力哩!”弟子道:“今番再不敢弄甚麼神通,賣甚麼法力。”碧峰道:“會上失了絹,就是你麼?”弟子道:“是。”碧峰道:“前此還有個傳說,道會上不見了許多皮,敢也是你麼?”弟子道:“也是。”碧峰道:“你既是做了這等…

Continue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2)

Posted on July 14, 2018 at 4:18pm 0 Comments

卻說碧峰長老剖破了這個留鬚表丈夫的啞謎兒,莫說是四眾人等念聲阿彌陀佛,就是毗沙門子、三藐三佛陀,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弗把提、泥犁陀,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優婆塞、優婆夷,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陀羅尼、諸檀越,也念聲阿彌陀佛;就是僧綱、僧紀、茶頭、飯頭、菜頭、火頭、凈頭,一個個的念聲阿彌陀佛。碧峰長老照舊個登臺說法,四眾弟子們照舊個聽講皈依。…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