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amat
  • Paloh,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gamat'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se.gam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gam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8)

天師道:你還不曉得我的道法:獨處乾坤萬象中,從頭歷歷運元功。縱橫北鬥心機大,顛倒南辰膽氣雄。鬼哭神號金鼎結,雞飛犬化玉爐空。如何俗士尋常覓,到得希夷第一宮?你還不曉得我的修煉:水府尋鉛合火鉛,黑紅紅黑又玄玄。氣中生氣肌膚換,精裏含精性命團。藥返便為真道士,丹還本是聖胎仙。歹僧入定虛華事,徒費工夫萬萬年。你哪曉得我的丹砂:誰知神小玉華池,中有長生性命基。運用須憑龍與虎,抽添全仗坎兼離。晨昏煉就黃金粉,頃刻修成白玉脂。齋戒餌之千日後,等閑輕舉上雲梯。你哪裏曉得我的結證:曾經天上三千劫,又在人間五百年。腰下劍鋒橫紫氣,鼎中丹藥起雲煙。才騎白鹿過滄海,又跨青牛入洞天。假使無為三凈在,也應聯轡共爭先。你哪裏曉得我的住家:舉世何人悟我家?我家別是一年華。盈箱貯積登仙祿,滿鼎收藏伏火砂。解飲長生天上酒,閑栽不死洞中花。門前不但蹲龍虎,遍地紛紛五彩霞。你哪裏曉得我的神劍:金水剛柔出上曹,淩晨開匣玉龍嚎。手中氣概冰三尺,石上精神蛇一條。奸血點隨流水盡,兇豪氣逐瀆痕消。削除塵世不平事,惟我相將上九霄。你哪裏曉得我的玉印:朝散紅光夜食砂,家傳玉璽最堪誇。精神命脈歸三要,南北東西共一家。天地變同飛白雪,陰陽會…See More
16 hours ago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7)

京城是日月腳下建都之地,城墻雖然高聳,卻沒有個城樓,沒有個牌匾,況且小僧又是三更半夜,知道哪個裏十三,外十八?”那打路的官牌夙氣不散,稟說道:“小的押他舊路回去,看是進的哪一門。”長老道:“小僧來時倒了幾個彎,轉了幾個角,知道哪是走的舊路?”黃門官道:“既如此,我這裏不究門官,專一究你。”長老道:“多謝搭救貧僧,貧僧無恩可報。”黃門官道:“說甚麼搭救,我這裏追究著你!”長老道:“追究是如何?”黃門官道:“輕則祠祭司拿問,重則梟首示眾工。”長老道:“朝使大人好意,小僧不曾見過大事。”黃門官道:“怎麼不曾見過大事?”長老道:“若要貧僧梟首,就相煩朝使大人替了,也不是甚麼大事。”黃門官道:“自古只有個仗義疏財,哪裏有個仗義疏命的?”長老道:“當原日有個喜見菩薩,放火焚身,供佛三日;又有個妙莊王女香山修行,為因父王染疾,要骨肉手眼煎湯作引子,就卸下手眼,救取父王,以致現出千手千眼,救苦求難、大慈大悲,才登觀世音正果;又有錫臘太子舍了十萬裏江山,雪山修行,以致烏鴉巢頂,蘆筍穿膝,且又舍身餵虎,割肉飼鷹。看起來以前的人都舍得死,如今的人倒都舍不得死。”官牌道:“好個大話!”黃門官道:且押著他,待我…See More
Dec 5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6)

“那純陽飛劍到長幹寺裏去斬那個法師。原來那個法師又不是等閑的,是個黃龍禪師。這口劍飛起來,竟奔神師身上。那禪師喝聲道:‘孽畜!不得無禮。’用手一指,竟插在地上。洞賓看見那口雄劍不回來,急忙又丟起個雌劍。雌劍也被他指一指,插在右壁廂。洞賓看見,卻自慌了,駕雲就走。黃龍將手一指,把個洞賓一個筋鬥翻將下來。洞賓轉身望黃龍便拜,說道:‘望慈悲見恕罷!’黃龍道:‘我也肯慈悲你,你卻不肯慈悲別人哩!’洞賓道:‘今後曉得慈悲了。’黃龍道:‘你身上穿的甚麼?’洞賓道:‘是件納頭。’黃龍道:‘可知是件納頭。你既穿了納頭,行如閨女,坐像病夫,眼不觀邪色,耳不聽淫聲,才叫做個納頭,焉得這等貪愛色欲!’洞賓道:‘這的是我不是,從今後改卻前非,萬望老師還我兩口劍罷。’黃龍道:‘我待還你劍來,其實你又傷人。’洞賓道:‘再不傷人了。’黃龍道:‘這兩口劍,留一口雄的在我山門上,與我護法,雌的還你罷。’洞賓走向前去,拔出雌劍來,拿在手裏。黃龍法師說道:‘劍便還你,還不是這等的佩法。’先生道:‘又怎麼個佩法?’黃龍法師道:‘你當日行兇,劍插在腰股之間,分為左右。今日這口劍,卻要你佩在背脊上,要斬他人,拔出鞘來,先從你項上…See More
Nov 19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5)

這話兒還不曾說得了,只見眼面前又有一個神道,也頭戴的皂襆頭,也身穿的大紅袍,也腰系的黃金帶,也手裏拿的象牙笏板當張刀,高聲說道:“少說些哩!”城隍說道:“怎麼少說些?”那神說道:“你說天下城隍都姓紀,海外城隍都姓紀哩!”城隍說道:“卻不是天下城隍都姓紀,海外城隍都姓紀怎麼?”那神說道:“且莫講天下,且莫提海外,只怕咫尺之間就有一個城隍不姓紀哩!”城隍菩薩大怒,說道:“你甚麼人?敢學我們裝來,敢來搶白我們說話?也罷,你說出咫尺之內有個城隍不姓紀,便自甘休;若說不出咫尺之內有個城隍不姓紀,我教你吃我的象牙板這一虧。”那神說道:“你這等性如火爆。常言道‘有理不在高聲’,還有這個佛菩薩做個證明功德。”長老道:“你兩家也不要傷了和氣,各人說出各人的話來,自有公道在那裏。”城隍說道:“少敘閑談,你只說出咫尺之內有個城隍不姓紀來,便罷。”那神說道:“我問你,應天府管幾縣哩?”城隍道:“管七縣。”那神說道:“七縣中間可有個溧水縣麼?”城隍道:“有個溧水縣。”那神說道:“溧水縣城隍姓甚麼哩?”城隍道:“都是我姓紀的。”那神道:“卻不姓紀。”城隍道:“姓紀。”那神說道:“不姓紀。”兩家兒都不認輸。長老道:…See More
Nov 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4)

馬尚書心裏想道:“這個璽若是磨洗得工成,還有衣錦還鄉的日子;若是磨洗不成,卻不知怎麼是好哩!”眾匠人心裏想道:“磨洗這個璽,若有功果,羊酒花紅;若有疏虞,禍來不測。”一個個拎著腦袋兒在手裏,一個個掛著心膽兒在刀上。卻不覺的光陰迅速,時序催遷,轉眼就是三十個日子。一個月日已周,工程圓滿。尚寶寺卿眼睜睜的看看這玉璽上“奉天承運之寶”六個字。馬尚書眼見的璽面上是“奉天承運之寶”六個字。兩家兒一同歡喜,叫過把總來,權插一對金花,權掛一匹大紅緞子;叫過眾匠人來,權且散些賞賜,俱待等聖旨看來,另行重重頒賞。尚寶寺仍舊捧了這顆玉璽,馬尚書徑到朝門外來復看旨意。只見五更三點,萬歲爺升殿,文武百官進朝。傳宣的道:“文武班齊麼?”押班的官出班奏道:“文官不少,武將無差,班已齊整了。”傳宣的道:“各官有事的引奏,無事的退班。”道猶未了,黃門官說道:“現有工部馬尚書聽宣。”聖旨道:“宣進朝來。”三宣兩召,宣至金鑾。馬尚書五拜三叩頭,三呼萬歲。聖旨道:“煩卿開工,用工何如?”馬尚書道:“萬歲爺的洪福齊天,開璽的工程已經完備。”聖旨道:“現在何處?”馬尚書道:“現在午門,請旨定奪。”聖旨道:“宣璽進朝。”尚寶寺聽…See More
Nov 15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3)

天師道:“天覆地載,日往月來,普天之下有四大部洲:一個是東勝神洲,一個是西牛賀洲,一個南膳部洲,一個是北俱蘆洲。陛下掌管的山河,就是南膳部洲。陛下命將出師,由水路而進,先從洋子大江出,到孟河口上,過了日本扶桑,琉球、交趾,前面就有吸鐵嶺,五百裏難行。過了吸鐵嶺,前面又有紅江口,千里難行。過了紅江口,前面又有白龍江,三百裏難行。過了白龍江,前面一步也去不得了,一步也去不得了!”萬歲爺道:“怎麼一步也去不得了?”天師道:“前面就是八百裏軟洋灘,卻怎麼去得?”萬歲爺道:“怎麼叫做個軟洋灘?”天師道:“九江八河,五湖四海,那水都是硬的,舟船穩載,順風揚帆。惟有這八百裏的水,是軟弱的,鵝毛兒也直沈到底,浮萍兒也自載不起一根,卻怎麼會過去得?”萬歲爺道:“過了這個軟水洋,前面是甚麼去處?”天師道:“軟水洋這一邊還是南膳部洲,過了軟水洋,那邊去就是西牛賀洲了。”萬歲爺道:“西牛賀洲何如?”天師道:“到了西牛賀洲,說不盡的古怪刁鉆,數不了的蹺蹊憊懶。”萬歲爺道:“你只把那有頭緒的說來。”天師道:“有頭緒的,頭一個是個金蓮寶象國,第二國是個爪哇國,第三國是個西洋女兒國,第四國是蘇門答刺國,第五國是個撒發…See More
Nov 14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2)

萬歲爺道:“似此稀有之寶,可有個名字麼?”天師道:“有個名字。”萬歲爺道:“是個甚麼名字?”天師道:“叫做個傳國寶。”萬歲爺道:“這傳國寶可載在典籍上麼?”天師道:“就載在《資治通鑒》上。”萬歲爺道:“三教九流,聖經賢傳,諸子百家,哪一本書朕不曾過眼,怎麼不曾看見這個傳國寶哩?”天師道:“帝王之學,與韋布不同,故此不曾看見。”萬歲爺道:“怎麼帝王之學,與韋布不同?你說來與我聽著。”天師道:“帝王之學,只講一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大道理,與夫古今治亂興衰之所以然,豈肯下同於布衣寒士,尋朱數墨,逐字逐句,鬥靡誇多?故此陛下不曾看見這個傳國寶哩!”萬歲爺道:“既如此,卿說來與朕聽著。”天師道:“當原日三皇治世,五帝為君,唐堯虞舜,三代夏、商、周,傳至周末,列國分爭,叫做個秦、楚、燕、魏、趙、韓、齊。卻說楚武王當國,國中有一個百姓,姓卞名和,閑遊於荊山之下,看見一個鳳凰棲於石上。卞和心裏想道:璞玉之在石中者,這塊石頭必定有塊寶玉。載之而歸,獻於武王。武王使玉人視之,玉人說道:‘石也。’武王說和欺君,刖其右足。文王即位,獻於文王。文王使玉人視之,玉人說道:‘石也。’文王說和欺君,刖其左足。卞和抱…See More
Nov 1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1)

只見頭一個是西南方哈失謨斯國差來的番官番吏,進上一道文表,貢上一對青獅子。這獅子: 金毛玉爪日懸星,群獸聞知盡駭驚。怒向熊羆威凜凜,雄驅虎豹氣英英。已知西國常馴養,今獻中華賀太平。卻羨文殊能爾服,穩騎駕馭下天京。 第二個是正南方真臘國差來的番官番吏,進上了一道文表,貢上四只白象。這白象: 慣從調習性還馴,長鼻高形出獸倫。交趾獻來為異物,歷山耕破總為春。踏青出野蹄如鐵,脫白埋沙齒似銀。怒目祿山終不拜,誰知守義似仁人! 第三個是西北方撒馬兒罕國差來的番官番吏,進上了一道文表,貢上十匹紫騮馬。這紫騮馬: 俠客重周遊,金鞭控紫騮。蛇弓白羽箭,鶴轡赤茸鞦。發跡來南海,長鳴向北州。匈奴今未滅,畫地取封侯。 第四個是正北方韃靼國差來的番官番吏,進上了一道文表,貢上了二十只羱羊。這羱羊形似吳牛,角長六尺五寸,滿嘴髭髯,正是: 長髯主簿有佳名,羵首柔毛似雪明。牽引駕車如衛玠,叱教起石羨初平。出郊不失成君義,跪乳能知報母情。千載匈奴多牧養,堅持苦節漢蘇卿。 第五個是東南方大琉球差來的番官番吏,進上了一道官表,貢上一對白鸚鵡。這白鸚鵡: 對對含幽思,聰明憶別離。素衿渾短盡,紅嘴漫多知。喜有開籠日,寧慚宿舊枝…See More
Nov 11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0)

卻說這五臺山附近的居民,卻不曉得他這一段的緣故,又且看見這個長老削髮留髯,有些異樣,人人說道有這等降魔禪師,也有這等異樣的長老也。一人傳十,十人傳百,百人傳千,千人傳萬;一鄰傳裏,一裏傳黨,一黨傳鄉,一鄉傳國,一國傳天下。執弟子的無論東西南北,四遠八方,哪一個不來皈依?哪一個不來聽講?碧峰長老無分春夏秋冬,起早睡晚,哪一時不在說法,不在講經?這時正是永樂爺爺登龍位,治天下,聖人作而萬物睹。有一首聖人出的樂府詞為證,詞曰: 聖人出,格玄穹。祥雲護,甘露濃。 海無波,山不重。人文茂,年谷豐。聲教洽,車書同。 雙雙日月照重瞳。但見聖人無為,時乘六龍,唐虞盛際比屋封。臣願從君兮佐下風。 這個萬歲爺登基,用賢如渴,視民如子,勵精圖治,早朝晏罷。每日間金雞三唱,宮裏升殿,文武百官,濟濟蹌蹌。有一律早朝詩為證,詩曰: 雞鳴閶闔曉雲開,遙聽宮中響若雷。玉鼎浮香和霧散,翠華飛杖自天來。仰叨薄祿知何補,欲答賡歌愧不才。卻憶行宮春合處,蓬山仙子許追陪。 萬歲爺坐在九重金殿上,只見凈鞭三下響,文武兩班齊。 左班站著都是些內閣:文淵閣、東閣、中極殿、建極殿、文華殿、武英殿這一班少師、少保、少傅的相公,和那詹事府…See More
Nov 4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9)

又猛聽得一個妖精唱聲道:“再變已周,三看三變。”長老道:“你們三變來。”只見這些妖精,你也口兒裏喀喀喀,我也口兒裏喳喳喳,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錠馬蹄金。長老道:“這的也只看得他是黃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錠圓寶銀。長老道:“這也只看得他是白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架景陽鐘。長老道:“這也只是雜銅雜鐵鑄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面漁陽鼓。長老道:“這也是雜皮兒漫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籠料絲燈。長老道:“這也只是和他人指路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個草蒲團。長老道:“這也只是聽別人打坐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面古銅鏡。長老道:“這也只是自家心裏明白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把泥金扇兒。長老道:“這也只是自家身上涼快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壺茶。長老道:“這的原是盧仝的。”一會兒一個人手裏一瓶酒。長老道:“這的原是杜康的。”又猛聽得一個妖精唱聲道:“茶酒已周,理無又變!”長老道:“這卻都是個身外變哩,今番卻要個身裏變哩!”卻不知這個長老說個身裏變,還是甚麼樣的千變萬化,又不知那些妖精的身裏變,還是些甚麼樣的神巧機關,且聽下回分解。第8回大明國太平天子薄海外遐邇率賓詩曰:縹渺祥雲擁紫宸,齊明箕鬥瑞星…See More
Nov 1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8)

他兩個在前面飛,長老拽著一根錫杖,領著兩個徒弟,緊著在後面趕。他兩個徑望西北上飛,長老也望西北上趕。正在追趕的緊溜處,非幻說道:“這兩個妖精只望西北上飛,莫非是到峨眉山上去討救兵來也?”長老道:“我已自理會得了。”雲谷道:“憑著師祖這根錫杖,怕他甚麼百萬妖兵!”師徒們正在閑談閑論,不覺的就是峨眉山了。他兩個妖精雖則靈變,卻要駕著霧借著雲才會飛。碧峰長老他本是個古佛臨凡,不駕霧,不乘雲,金光起處,還狠似飛,故此他兩個妖精再走不脫。他兩個剛剛的飛到峨眉山上,叫一聲:“二哥哩!”倒也好個二哥,平白地跳將起來,卻是三個妖精,打做了一夥。雲谷說道:“這個妖精又是個藍頭藍面的。”非幻道:“這就是那土地老兒說的鴨蛋精。”長老更不敘話,趕上前又還他一杖。今番又是三個妖精沒路跑了,只見大峨眉山上打到中峨眉山上,中峨眉山上打到小峨眉山上,小峨眉山上又打到大峨眉山上。山頂上打到山腳下來,把那八十四個磨盤灣,做了個銀瓶墜井;山腳下又打到山頂上去,把那六十余裏的之玄路,做了個寶馬嘶風。一百一十二座石頭的龕兒,龕龕的流星趕月;一百二十四張石頭的床兒,床床的弩箭離弦。大小洞約有四十余個,哪個洞裏不聽得這九環錫杖王吉…See More
Oct 2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7)

一個長老,兩個神僧,就在這個山上遇曉便行,遇晚便宿,遇峰頭便上峰頭,遇巖洞便進巖洞,遇寺觀便坐寺觀,遇祠廟便住祠廟,遇長老講上幾句經,遇眾生教他幾句偈,遇強暴引他進善門,遇慈悲掖他登法界,遇龍與他馴,遇虎導他仁,遇鶴任其舞,遇鳥雀隨其飲啄。不覺的鳥飛兔走,日復一日,這一日坐在齊雲谷的齊雲亭上,那亭外豎著一座碑,石碑上鐫著一首七言四句的詩。長老問說道:“那碑上的詩是甚麼人題的?”非幻看了一看,回聲道:“是朱文公題的。”長老道:“你把那詩念來與我聽著。”非幻慌忙的走近前去念說道:九曲將窮眼豁然,桑麻雨露見平川。漁郎更覓桃源路,除是人間別有天。一個“天”字才念得出聲,猛省得半空裏火光一閃,颼地裏一陣的響將來,只見:視之無影,聽之有聲。噫!大塊之怒號,傳萬竅之跳叫。穴在宜都,頃刻間弄威靈於萬裏;獸行法獄,平白地見鞠陵於三門。一任他乓乓乒乒,栗栗烈烈,撼天關,搖地軸,九仙天子也愁眉;那管他青青紅紅,皂皂白白,翻大海,攪長江,四海龍王同縮頸。雷轟轟,電閃閃,飛的是沙,走的是石,直恁的滿眼塵埋春起早;雲慘慘,霧騰騰,折也喬林,摧也古木,說甚麼前村燈火夜眠遲。忽喇喇前呼後叫,左奔右突,就是九重龍鳳閣,…See More
Oct 2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6)

好個碧峰長老,說聲上就是上,說聲下就是下。收了金光,恰好到了那六曲溪流的左側一個小小峰頭之上。那峰頭上的石頭都生成是個仙人的手掌,紅光相射,紫霧噴花。碧峰心裏想道:“這個仙人遺掌,十指春蔥,也都是個般若哩!”叫聲道:“非幻,你看見這幾片仙掌石頭麼?”非幻聽見師父呼喚,連忙的近前頂禮。碧峰擡頭看來,只見是兩個非幻在前面站著。碧峰心裏想道:“這卻又是個小鬼頭來賣弄也。”心兒裏雖則曉得是個小鬼頭,卻終是慈悲為本,方便為門,面上卻沒些兒火性,微開善口,叫聲:“非幻!”他兩個齊齊的答應上一聲:“有!”碧峰道:“哪個是真非幻?”他兩個人齊齊的答應道:“我是真非幻!”碧峰道:“是真非幻過左。”兩個人齊齊的過左。碧峰道:“是真非幻的過右。”兩個人齊齊的過右。碧峰道:“是真非幻的,把那前面的仙人掌都掮將來。”掮這仙人掌不至緊,一掮掮出許多的妖魔鬼怪來了。怎麼就掮出許多的妖魔鬼怪來了?原來這六個仙人掌是六塊石頭,只是形狀兒像個仙人的手掌,上面又有些掌紋兒,一個方頭約有千百斤之重。長老吩咐一聲道:“是真非幻時,你將仙人掌來。”只見六塊石頭,就是六個非幻,掮將來了。這六個非幻,卻比頭裏的又多了四個。長老坐在峰…See More
Oct 20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5)

碧峰長老看見這個弟子已自超凡入聖,又叫上他一聲,說道:“徒弟,你可省得了麼?”飛喚應聲道:“省得了。”碧峰道:“你省得甚麼來?”飛喚道:“我省得個空華三界,如風卷煙;幻影六塵,如湯沃雪。”碧峰道:“你果是省得了。只你的法名還有些不省得。”飛喚道:“弟子的法名有違正果,伏乞師父與我另取上一個如何?”碧峰道:“另取便是另取,只你自家也要取一個,我也和你取一個。”飛喚道:“請師父先說。”碧峰道:“我和你不要說。”飛喚道:“既是不說,怎麼得知?”碧峰道:“我卻有個處分。”飛喚道:“怎麼樣的處分?”碧峰道:“你取的法名,寫在你的手兒裏,我為你取的法名,寫在我的手兒裏。”飛喚又笑了一笑說道:“這是個心心相證。”師徒們各各取上一副筆墨,各人寫上兩個字兒。碧峰道:“你拿出手來。”飛喚道:“師父也請出手哩。”碧峰就拿出一個手兒放在外面,說道:“我的手兒雖在這裏,卻要你的手先開。”飛喚道:“還是師父先開。”師父叫徒弟先開,徒弟請師父先開,兩家子都開出手來打一看,只見那兩隻手兒裏俱是那兩個字兒,俱是一般兒呼,俱是一般兒寫;俱是舊法名的一般兒呼,卻不是舊法名的一般兒寫。還是個甚麼兩個字,俱是一般兒呼,俱是一般…See More
Oct 18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4)

卻說飛喚看了這詩,讀了這詞,心兒裏就有一個主意,他想道:“找不著徒弟,打得著徒弟的詩句,轉去回復師父的話,也有個準憑。”就把這七言八句都已記將他的來。颼地裏一聲響,早已轉到了杭州城上來,回碧峰長老的話。卻不知這七言八句的詩,有些甚麼意味,又不知碧峰長老看了這七言八句的詩,有何剖判,且聽下回分解。第6回碧峰會眾生證果武夷山佛祖降魔詩曰:瀼瀼秋露鶴聲長,靈隱仙壇夜久涼。明月照開三島路,冷風吹落九天香。青山綠水年年好,白髮紅塵日日忙。休問人間蝸兩角,無何認取白雲鄉。卻說飛喚捧了這個七言八句的詩兒,徑來回復碧峰長老的話。碧峰長老道:“雲谷在麼?”飛喚道:“雲谷早已不在雁蕩山了。”長老道:“哪裏去了?”飛喚道:“卻不知道他在哪裏去了,只是洞門上遺下的有幾行龜文鳥跡的字兒。”碧峰道:“那字是個甚麼詞兒?”飛喚道:“是個七言八句的詞兒。”碧峰道:“你可記得麼?”飛喚道:“記得。”碧峰道:“你念來我聽著。”好個飛喚,他就把那個七言八句的詞兒,一字字的朗誦,一句句的高談。碧峰長老聽著,把個頭來點了一點。飛喚道:“師父是個點頭即知,我弟子卻還坐在糨糊盆裏。”碧峰道:“他這個詩是武夷山的詩,多在武夷山去了。…See More
Oct 14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3)

這一天的火好利害也。碧峰長老慧眼一開,又只見那個弟子弄了一個神通,躲在那紅通通的火焰裏面。長老也自趕得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金光閃處,一手把個保俶塔的塔攜將過來,連那上的九個生鐵盤兒都也帶將過來,左手疊在右手,右手疊到左手,把那一個塔揉做一根禪杖,把那九個鐵盤兒揉做九個鐵環,這就是那一根九環錫杖,碧峰老爺終身用的。有詩為證:九節蒼蒼碧玉同,隨行隨止伴禪翁。寒蹊點雪鳩頭白,春徑挨花鶴膝紅。縮地一從人去後,敲門多在月明中。扶危指佞兼堪用,亙古誰知贊相功?卻說碧峰長老拿了這根九環錫杖,眼兒裏看得真,手兒裏去得溜,照著那個火頭狠的還一杖。這一杖不至緊,打得個灰飛煙滅,天朗氣清。這個弟子今番卻沒有飛處,你看他平了身,合了掌,雙膝兒跪在地上,口兒裏叫道:“師父,師父,超拔了弟子罷!”碧峰道:“你是甚麼人?敢在我會上弄神通,賣法力哩!”弟子道:“今番再不敢弄甚麼神通,賣甚麼法力。”碧峰道:“會上失了絹,就是你麼?”弟子道:“是。”碧峰道:“前此還有個傳說,道會上不見了許多皮,敢也是你麼?”弟子道:“也是。”碧峰道:“你既是做了這等的無良,你好好的吃我一杖。”方才舉起杖來,那弟子嘴兒且是快,叫聲道:…See More
Oct 4

Se.gamat's Blog

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28)

Posted on November 17, 2018 at 6:07pm 0 Comments

天師道:你還不曉得我的道法:

獨處乾坤萬象中,從頭歷歷運元功。

縱橫北鬥心機大,顛倒南辰膽氣雄。

鬼哭神號金鼎結,雞飛犬化玉爐空。

如何俗士尋常覓,到得希夷第一宮?

你還不曉得我的修煉:

水府尋鉛合火鉛,黑紅紅黑又玄玄。

氣中生氣肌膚換,精裏含精性命團。…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