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amat
  • Paloh,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gamat'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Uta no kabe
  • Sogno Realtà
  • A'Lessy

Gifts Received

Gift

se.gam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gam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4

這話我說得很爽快,但並不是心裏話。我很難想象,在我那堆滿書籍的工作室裏怎麽能放上這樣一個我一點不喜歡的機器,對跳舞我也有很多不同看法。我曾想過,我偶爾也可以試著跳一跳,雖然我堅信,我已經太老了,骨頭也硬了,學不會了。而現在,一步接一步,事情來得太快太猛烈了,我是個年老、愛挑剔的音樂行家,我不喜歡留聲機、爵士樂,不喜歡現代舞曲,我感到我身上的這一切在反抗。現在,要在我的房間裏,在諾瓦利斯和讓·保羅旁邊,在我的思想鬥室和避風港裏響起美國流行舞曲,要我隨著樂曲跳舞,這可是太過分了,人們不能這樣要求我。可是,要求我這樣做的不是一個普通的“人”,而是赫爾米娜,她有權命令我。我服從她。我當然服從。第二天下午,我們在一家咖啡館會面。我去的時候,赫爾米娜c經坐在那裏喝著茶,微笑著讓我看一張報紙,她在那張報上發現了我的名字。那是我家鄉出的一張反動的煽動性報紙,經常發表誹謗性文章攻擊我。在戰爭期間,我是反戰的,戰後我曾著文,提醒人們要冷靜,忍耐,要有人性,要進行自我批評,我反對日益猖獗起來的國家主義的煽動。現在,有人又在報上攻擊我了,文章寫得很蹩腳,一半是編輯自己寫的,一半是從接近他的觀點的報章雜志上的許…See More
Thursda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3

我邀請了黑老鷹酒館那位美麗而奇特的姑娘在星期二晚上吃飯,我好不容易挨過了這段時間。星期二終於來臨了,這時我才意識到,跟這位素不相識的姑娘的關系對我來說已經重要到何等可怕的地步。我一心想著她一個人,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她身L,即使我對她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愛戀,我也願意為她赴湯蹈火,跪倒在她的腳下。我只要設想,她會失約或者忘記我的邀請,那麽我就清楚地看到,我又會陷於什麽狀況;那時世界又變得空無所有,日子又變得那樣灰暗,毫無價值,籠罩在我周圍的將是可怖的寧靜,死一樣的沈寂,而逃離這無聲的地獄的出路也只有一條:刮臉刀。對我來說,在這幾天,刮臉刀並沒有變得可愛一點,它一點也沒有失去使人害怕的威力。這正是醜惡的東西:我萬分害怕在我脖子*開一刀,我害怕死亡,我用狂暴的、堅韌不拔的力量反抗死亡,似乎我是世界上最健康的人,我生活在天堂裏。我非常清楚地認識到我的狀況,我也認識到,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兩者之間的無法忍受的矛盾使我覺得那位素不相識的女人,那位黑老鷹酒館嬌小而漂亮的舞女如此重要。她是我黑暗的“恐懼”這個洞穴的小窗戶,一個小小的亮孔。她是拯救者,是通向自由的路。她肯定會教我生活或者教我死亡,她肯定會…See More
Monda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2

歌德卻很親切地說:“我活了八十二歲,這也許是永遠不可原諒的。可是我因長壽而得到的快樂比您想的要小。我非常渴望持久,這種追求始終使我充實,我始終害怕死亡,並向它作鬥爭,這話您說對了。我相信,反對死亡的鬥爭,絕然地、執著地要生活下去,這正是推動所有傑出的人物行動和生活的動力。到頭來人都不免一死,這一點,我年輕的朋友,我用八十二歲的一生作了令人信服的證明,這同譬如我當小學生的時候就夭折一樣能令人信服。如果下面這一點能證明我說得不錯的話,我在這裏也說一下:在我的秉性中有許多天真的東西,好奇,貪玩,樂於消磨時光。這不,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看到,玩耍總得有個夠才是。”他一邊說著,一邊狡黠地像調皮鬼似地微笑著。他的身材變高了,加呆板的姿態和臉上痙攣的嚴肅神情消失了。我們周圍的空氣裏回響著音樂,全是歌德的歌,我清楚地辨認出其中有莫紮特譜曲的《紫羅蘭》和舒伯特譜曲的《明月照山谷》。現在,歌德年輕了,紅光滿面,神采奕奕,爽朗地笑起來,一會兒像莫紮特,一會兒又像舒伯特,像他們的兄弟一樣,他胸前的星完全由花草組成,星的中央一棵櫻草花特別鮮艷奪目。這老頭兒想用這樣一種開玩笑的方式逃避我的問題和指控,我覺得不太合適,…See More
Dec 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1

“是這樣,責任在父母。你是否也問過他們,今天晚是否允許你到黑老鷹酒館?你問了嗎?你說他們早就死了?那就是嘛!你說由於服從,你年輕時不曾想學過跳舞,這我不管!雖然我不相信你當時是個模範兒童。可是後來呢……後來這麽長的歲月你都幹什麽了?”“唉,”我坦白地說,“我自己也不清楚。我上了大學,搞過音樂,看書,寫書,旅行……”“你對生活的看法真奇怪!你做的都是些又難又覆雜的事情,而簡單的東西你卻沒有學過?沒有時間?沒有興趣?那好吧,謝天謝地,幸好我不是你的母親。後來你就擺出一副樣子,好像你已嘗遍了生活的甘苦,最後什麽也沒有找到,不行,這可不行!”“您別責罵我了,”我請求道。“我已經知道,我瘋了。”“哈,得了,別給我走調調!你根本沒有瘋,教授先生,應該說,你太過於清醒了!我覺得,你太聰明了,真的像個教授。來,再吃個小面包!吃完你接著講。”她又要了一個小面包,在上頭撒上一點鹽,塗上~點芥末著,切下一小塊留給自己,那大半個叫我吃。我吃了。除了跳舞,她叫我做什麽都行,我都會去做。服從某個人的命令,坐在他身旁,讓他盤根究底地問,讓他發號施令,讓他申斥,倒也蠻不錯。要是幾個小時前,那位教授或他的妻子就這麽做,…See More
Nov 19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1.8

我終於上了床,這時東方已經發白,早晨打著哈欠透進窗戶,天陰沈沈的,令人討厭。這是冬季陰雨連綿的天氣。我帶著我的決心上了床。但是,在我就要入睡的瞬間,我還有一星半點意識,荒原狼小冊子中那奇特的段落突然在我眼前閃了一下。這一段講的是“不朽者”的事。接著我又回憶起,我有幾次感到自己離不朽者很近很近,前不久就有過一次,在古老音樂的節奏中欣賞了不朽者的全部智慧,那沁人心脾開朗、嚴酷的微笑的智慧。這些回憶在我腦際出現、閃光、熄滅,後來我便沈入夢鄉了。快到中午時分我醒了,立刻發現我的思想又已清楚。那本小冊子以及我的詩都在床頭櫃上放著,我的決心從我最近一個時期的生活經歷構成的亂麻中探出頭來,正友善地冷眼瞧著我。睡了一夜,我的決心變得清晰堅定了。不必急,我求死的決心已不是靈機一動的想法,它是成熟的、能夠久存的果實,它慢慢地長大,慢慢地變得沈重,命運之風把它輕輕搖晃,然後猛地一擊把它吹落。我為旅行準備的小藥箱裏有一種很好的止痛藥,這是一種特別強烈的鴉片劑,不過我很少服用它,常常幾個月不去問津;只有肉體的痛苦實在無法忍受時,我才用這種強烈的麻醉劑。可惜它不能致死,不適合用來自殺,幾年前我已經試過一次。當時我…See More
Oct 2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1.7

我們的荒原糧至少已經發現自己身上有浮士德式的兩重性,他已經發覺他的軀體是統一的,但是靈魂並不統一,他頂多只是處在通向這種和諧統一的理想的漫長朝聖路上。他既不想克服身上的狼性,變成~個全人,也不願放棄人性,做一只狼,從而至少能度過統一的、不是支離破碎的一生。也許他從未仔細觀察過真正的狼;如果他仔細觀察過,他就會看到,即便是動物也沒有統一的靈魂,在它們健美的軀體裏潛伏著各種各樣的追求和各種不同的東西,連娘身上也有眾多危機,狼也在受苦。遵循“回歸自然”的口號,這是不行的,人類走的是一條充滿痛苦的無望歧途。哈裏再也不能完全變成狼了,即使他回覆成了狼,那他也會看到,狼也已不再是非常簡單的原本文物,而是非常覆雜的東西。狼在它的胸膛裏也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靈魂,誰渴望成為一只狼,那他同樣犯了健忘癥。過去有人曾高唱:“噢,童年不逝多麽幸福!”這位高唱兒童幸福之歌的人很有同情心,很傷感,他也想回到自然中去,回到無辜中去,回到原始中去.但他完全忘記了孩子們也絕不是幸福的,他們也能夠經歷各種沖突,經受種種分裂和痛苦。壓根兒沒有什麽回頭路,既不能回到豺狼,也不能回到兒童。萬物之始並不就是聖潔單純;萬事萬物,即便…See More
Oct 25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1.5

正像強者能變成弱者一樣(特定情況下必定如此),反過來,典型的自殺者常常能把他的明顯的弱點變成力量和支柱,事實上他也經常這樣做。荒原狼哈裏就是這樣。和成千上萬的同類一樣,在他的想象中,通向死亡的路隨時都為他敞開著。因而,他多愁善感,充滿幻想,不僅如此。他還從上述思想中吸取安慰,以此作為安身立命的立足點。和所有同類人一樣,任何失望、痛苦、惡劣的生活境遇都會馬上喚醒潛伏在他身上以一死而求解脫的願望。久而久之,他卻把這種傾向,發展成一套有益於生的哲學。他想,那扇太平門始終為他敞開著,這種想法給他力量,使他好奇,去飽嘗各種痛苦和劣境,在他遭遇不幸的時候,有時他會有一種類似幸災樂禍的感覺,他想:“我倒要看看,一個人到底能忍受多少苦難!一旦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我把太平門一開就擺脫了劫數。”許多自殺者就是因為有這樣的想法而獲得巨大的力量。另一方面,所有自殺者都熟悉如何抵制自殺的誘惑。他們每個人在靈魂的某個角落清楚地知道,自殺雖然是一條出路,然而卻是一條不太體面的、不太合法的緊急出路,從根本上說,讓生命來戰勝自己、擺布自己,比用自己的手結束生命高尚得多,美好得多。這種認識,這種虧。心感(它和那些所謂的自…See More
Oct 11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佩芬《玻璃球遊戲》譯後記

黑塞的晚年作品《玻璃球遊戲》是他最後一部長篇小說。作品雖然以長篇小說的形式出現,卻不是普通字面意義上的長篇小說,它用一系列象征和譬喻編織起一種哲學上的烏托邦設想,虛構了一個發生在二十世紀後未來世界的寓言。然而,作者的意圖並非故弄玄虛,誠如德國女作家露易莎·林塞爾所說:“黑塞在希特勒時期之轉向烏托邦,恰恰不是一種逃避態度,而是用語言作武器讓人們得以自由地呼吸在超越時間的空間之中,得以成為自覺抵制惡魔的覺悟者。”(見《試論〈東方之旅〉的意義》)黑塞本人對此也有一些純樸而謙遜的自白,援引兩段如下:“這位滑稽可笑的人想做些有益的、無損人類的、值得期望的好事,……一位詩人生活在一個明天可能即將遭受摧毀的世界上,他卻如此細心雕琢組合、推敲自己那些小小詞匯,因為他的作為與那些今天盛開在全世界一切草地上的白頭翁、櫻草花以及其他絢麗花朵的情況完全相同。它們生長在世界上,也許明天即將被毒氣窒息,今天卻依舊小心翼翼地孕育著自己的花瓣和花萼,不論是五瓣,四瓣或者是七瓣,不論是光邊的或者是鋸齒形的,永遠認認真真地把自打扮得盡可能美麗。”(見《致兒子馬丁信》)“一是構築抗拒毒化以衛護我得以生存的精神空問,二是表達…See More
Dec 26,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5)印度式傳記 (下)

老人轉身走向自己的茅屋,用目光命令達薩跟隨身後。老人拿起水瓢,遞給達薩後,示意他洗凈雙手。達薩恭敬地服從了。接著,這位瑜伽大師把剩余的水都倒進了羊齒植物叢裏,把空水瓢又遞給年輕人,命令他當即去取回新鮮的水。達薩恭敬地遵命,奔跑而去,一路上惜別之情不禁湧動心頭,因為這將是他最後一次穿過這條小徑去泉源取水。這將是他最後一次拿著這只邊緣己磨得光溜溜的水瓢,來到這水面似鏡的小水池畔,來到這經常倒映著魔鹿角影,樹冠拱形以及可愛藍天亮亮光點的美麗地方。現在,當他俯身取水時,水面也最後一次倒映出了自己在淺棕色黃昏光線中的臉龐。他沈思著把水瓢緩緩浸入水中,心裏忽然萌生了一種說不清楚的無把握感,他無法理解自己,他既然已決定繼續流浪,老人也並沒有邀請他再逗留幾天,或者要他永遠留下,他為何產生這種奇怪的感覺,為什麼心頭如此痛楚?他蹲在水池邊,捧起一口水,喝過後便站起了身子。他小心翼翼地舉著水瓢,以免晃出水滴。他剛要踏上小路,一種聲音忽然傳入他的耳朵,那聲音讓他又驚又喜,正是他常在夢中聽到,夢醒後又常常苦苦思念的聲音。這聲音聽起來甜蜜極了,穿過黃昏微光下模糊森林傳來的聲音稚氣十足,甜美迷人,讓他驚喜得心臟也不…See More
Dec 18,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5)印度式傳記 (上)

護持神的化身之一,是偉大的英雄拉摩,當這個毗濕奴的人形化身,與惡魔之王大戰並將其殺死後,又以人類的形象再度進人人類的輪回循環之中。他的名字叫拉華納,住在恒河之畔,是一位尚武的王公貴族。他就是達薩的父親。達薩幼年喪母,父親又很快續娶了一位美麗而又有野心的婦女,並隨即有了另一個男孩,這個後母便把達薩視為眼中釘。她嫉恨長子達薩,一心想讓自己的親生兒子納拉繼承統治地位。因此她總是想方設法離間達薩和父親的感情,一有機會就把孩子從父親身邊驅走。然而拉華納宮廷裏有一位婆羅門貴族華蘇德瓦,擔任著朝廷祭司要職,看穿了她的惡毒用心,並決意挫敗她的詭計。華蘇德瓦憐憫這個男孩,尤其他覺得小王子達薩具有母親的虔誠性。清,也繼承了她的正直秉賦。華蘇德瓦時時暗中照看著小達薩,不讓他受到傷害,還註意著一切機會,設法讓孩子脫離繼母的魔掌。國王拉華納飼養著一群供祭獻用的母牛,它們被視為不可侵犯的聖牛,因為它們的牛奶和奶油是專門用於供神的。這群母牛享受著全國最好的牧場。有一天,一位照看聖牛的牧人,運送一批奶油來到宮中,並報告說,現今牧放聖牛的那一地帶,已經呈現於旱的跡象,因此,一部分牧人認為,應當把牛群帶往更遠處的山裏去,…See More
Dec 15,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4)呼風喚雨 (下)

這位苦行僧約瑟甫斯對自己的新處境久久沈思著,有一陣子認為自己沒有追隨猶大或者上十字架的基督,而采取了逃亡行動,是一種重新把自己交給上帝的行動。然而,他越是清晰地認識自己剛剛逃離的地獄,心裏就越發羞愧和沮喪,直到後來這種悲哀之情競像一口食物梗塞了咽喉。不幸感不斷膨脹,發展成了無法忍受的壓力,接著,突如其來地痛哭了一場,於是奇跡般地治愈了他的傷痛。哦,他已有多長時間不會流淚了!淚如雨下,模糊了他的視線,卻止住了那種死一般的絞痛。當他重新清醒過來,感覺到自己嘴唇上的鹹味後,才發現自己確實哭泣過,這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好似又成了純潔的小孩,不知何為邪惡了。約瑟甫斯微微笑著,對自己的哭泣略感羞愧,終於站起身子,重又啟程前行。他心裏茫茫然,不知道自己應該逃向何處,也不知道未來又將如何。他想自己正如同一個孩子,沒有任何意向和矛盾可以輕輕松松地上路,他覺得遙遠處傳來悅耳的召喚聲,似乎在引導自己向前,他的這場旅行如今似乎不再是逃亡而是一次返鄉之行了。他現在漸漸疲倦了,他的理性也疲倦地沈默了,也可以說是休息了,或者也可以說是純屬多余了。約瑟南斯在一個水潭旁過夜,那裏已駐紮著一小隊旅客和幾匹駱駝。客人裏有兩位…See More
Dec 14,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4)呼風喚雨 (上)

幾千年前,婦女據有統治地位。在家族和家庭中,母親和祖母都受到尊敬和服從。那時候,生一個女孩比育一個男孩遠為重要得多。村子裏有一位百歲或已逾百歲的女祖宗,人人都對她又尊敬又畏懼,就像她是一位女皇,盡管人們只記得她偶爾才搖動一根手指或者說出一句話。她時常在隨侍左右的親戚們的包圍中,坐在自家茅屋門口,村裏的婦女不斷前來向她致敬,報告種種事務,讓她觀看她們的孩子,請她祝福孩子。懷孕的婦女則是前來敬請她撫摸肚子,並替即將出世的孩子命名。這位女祖宗偶爾會伸手撫摸她們,有時候則僅僅點點頭或搖搖頭,間或也會紋絲不動地靜坐無語。她難得發表言論。她只是永遠在那裏,坐在那裏進行統治,她只是坐著,一縷縷灰黃發絲披散在那張鷹隼般目光銳利又堅如皮革的臉容上,她坐著接受致敬、獻禮、請願,傾聽新聞、報告和控訴。她只是坐著,讓大家都知道她是七個女兒的母親,是許多孫兒孫女和曾孫曾孫女的祖母和曾祖母。她只是坐著,在那張皺紋縱橫的棕色前額上保存著村莊中全部智慧、傳統、規章。道德和榮譽。有一個春日的傍晚,天上起了烏雲,夜幕早早降臨了。女祖宗那天傍晚沒有坐在自家泥屋門口,她的女兒代替了她。這個女兒也已是一頭白發,看上去年邁可敬。…See More
Dec 13,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3)學生時代詩歌 (下)

悲嘆我們是短暫過客。我們只是樂意千變萬化的河水,流過白天、黑夜、洞穴和教堂,我們卻忙忙碌碌,渴求永存。我們填補,填補,永不休息,卻沒有故土,快樂的或貧困的,我們永遠在途中,在作客,沒有田也沒有犁,我們沒有收獲。我們不知道,上帝要我們怎樣,上帝把我們當作掌上的粘土,可以塑造,不會笑、哭和出聲,上帝捏揉,卻從不用火鍛煉。有朝一日凝為堅石!永恒長在!我們為此而永恒渴求,然而留給我們的只有恐懼,我們永遠在途中,永無休憩。------------------------------------------------------------讓步永恒深信不疑和單純的人當然不容忍我們的永恒質疑。世界是平的,他們簡單斷言,所謂深只是瞎編的神話。倘若在兩種熟悉的尺度之外,果真還存在另一種尺度,一個人怎能穩當活著?怎能不擔心末日即將來臨?為了獲得和平安靜,讓我們抹去一種尺度吧!倘若深信不疑的單純者果然正確,凡是目光深邃者果真危險,那麼就把第三種尺度也抹去吧。但我們暗暗地渴望……優雅、富於靈性、雍容華貴,我們的生活像仙女繞著虛無旋轉,為了這柔美的舞蹈,我們奉獻出當前和生存。我們的夢美麗,遊戲可愛,這裏的氣息…See More
Dec 11,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3)學生時代詩歌 (上)

夢在山裏一座修道院短暫客居,修士們都去祈禱的時候,我踏進一座陳列書籍的大廳。黃昏的微光中,我看見,沿墻有成千本羊皮紙書脊,上面閃爍著奇妙的銘文。我懷著狂喜,迫不及待地,取下了靠近自己的那本:《最後階段是圓中求方》。我想,快快拿走讀吧!另一本書映入眼簾,皮面四開本,書脊上有一行小小的金字:《如果亞當也吃了另一棵樹……》另一棵樹?什麼樹?是生命之樹!亞當會不朽麼?還是徒勞空忙?於是我知道,我因何來此。又一冊大書映入眼簾,對開本,書脊、書角和截面閃出七彩虹光。手繪的封面闡述著書的題名:“色彩與音響相輔相成。證明:每一種色彩和色調,都是對相關音調的答復。”哦,色彩的合唱多麼動人,閃閃發光!每拿起一本書,都逗引起我的遐想:這兒是天堂的書庫。令我內心焦躁的一切問題,在我腦際盤根錯節的疑難,這兒都有答案,這兒還為每一個精神渴望者供應充饑的面包。我只探詢地匆匆望它一眼,那本書便回報一個充滿承諾的標題。這裏早已為一切災難作好準備,這裏有滿足求知的一切果實,不論是幼小學生的膽怯要求,還是任何大師的大膽探求。這裏提供最深邃、最純凈的思想,替每一種智慧、詩和科學提供解答。憑借魔力、譜號和詞匯闡釋質疑,神秘無比…See More
Dec 10,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2)傳奇 (下)

亞歷山大大師微微撇了一下嘴角,說道:“啊,是這樣,我從來不指望這個人會對您有什麼好的影響。他比您那位寵壞了的部下德格拉裏烏斯好不到哪裏去。那麼,就是這個特西格諾利,讓您走極端,徹底破環了教會組織制度的人啦?”“不,大人,他雖然在這件事情上幫助過我,卻不知我的實情。他把新鮮空氣帶進了我的寂靜生活,我通過他又重新接觸了世俗世界。直到那時,我才有可能看清楚而且承認,我在卡斯塔裏的生涯已走到盡頭,這裏的工作對我已毫無愉快可言,是結束這種折磨的時候了。又到了拋棄一個舊階段的時刻,我已經又穿越了一個空間,這次是卡斯塔裏空間。”“您怎能這麼說話!”亞歷山大搖搖頭表示反對。“難道卡斯塔裏居然狹小到不值得人們為之奉獻畢生精力!您真的認為自己已穿過並且超越了這個空間?”“哦,不是這個意思,”克乃西特有點激動地高聲說,“我從沒有您說的這種意思。我說自己已走到這一空間的邊緣,意思只是說我已達到了完成職務能力的頂點。我作為玻璃球遊戲大師,永無止境地反復履行同樣的工作,一段時間以來,我一再重復空洞的演習和公式,既不愉快,也無激情,時而竟喪失了信心。現在該是停止的時候了。”亞歷山大嘆了一口氣。“那僅是您的觀點,並不…See More
Dec 7, 20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黑塞《玻璃球遊戲》(12)傳奇 (上)

當我們諦聽同學們議論我們大師失蹤的消息,失蹤的原因,議論他走這一步的正確與否,以及他這種決定的有無意義時,我們總會感到好似在諦聽狄奧多羅·西科羅斯議論尼羅河水因何泛濫的假設原因一般。如果我們再進一步加以揣測,似乎不僅無益,而且多此一舉。相反的,我們甘願衷心懷念我們的大師,因為他神秘地闖進世俗世界後不久,便又進入了一個更陌生、更神秘的天堂領域。我們願意把親耳聆聽到的一切全都記錄成文字,用以作為對他的珍貴紀念。玻璃球遊戲大師讀畢最高當局那封駁回申請的公函後,感到一陣隱約的寒顫透過全身,而一種清涼而平靜的清晨覺醒之感卻告訴他:離開的時候到了,不當再有任何的躊躇和徘徊。這種特殊感覺,他稱之為“覺醒”的感覺,對他全不陌生,每逢面臨人生抉擇時刻總會出現。這是一種生氣勃勃而又令他痛苦萬分的感覺,其中也混雜著告別和啟程之情,好似在他心靈深處不自覺地掀起了春天的風暴,這風暴強烈地搖撼著他。他望了望時鐘,離他去教室授課還有一個鐘點。他決定把這個鐘點用於靜坐,於是便緩步走向靜靜的大師花園。途中,一行詩句墓地浮現在他的腦際:每一種開端都含有自己的魔力……他輕聲吟詠著這行詩句,記不清這是什麼時候讀到的,誰人寫的…See More
Dec 2, 2016

Se.gamat's Blog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1.1

Posted on June 13, 2017 at 12:14pm 0 Comments

為狂人而作…

Continue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序 下)

Posted on January 5, 2017 at 10:41pm 0 Comments

這位陌生人不僅睡覺和工作毫無規律,就連吃飯喝酒也是隨心所欲,很不正常。有時,他會幾天足不出戶,除了早_L喝點咖啡外什麽也不吃Z我姑母發現,他偶然吃根香蕉就算一頓飯了。可是過了幾天,他又到高級飯館或郊區小酒館大吃大喝。他的健康狀況看來不佳,除了腿腳不便,L下樓梯十分吃力外,好像還有別的病狀,有一次他順便提到,多年來他吃不好睡不好。我想這主要是酗酒引起的。後來,我有時陪他去飯館,親眼看見他毫無節制地咕咚咕咚往肚子裏灌酒。但是,不管是我還是別人,都沒有看見他真正醉過。

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和他接觸的情況。原先我們的關系像公寓裏相鄰而居的房客那樣很淡漠。一天晚上,我從店裏回家,看見哈勒爾先生坐在二樓通三樓的樓梯轉彎處,覺得很驚訝。他坐在最上一級梯階_L,見我上樓,往旁邊挪了挪身子,好讓我過去。我問他是否不舒服,並且願意陪他上去。…

Continue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序 上)

Posted on January 5, 2017 at 10:40pm 0 Comments

本書內容是一個我們稱之為“荒原糧”的人留下的自述。他之所以有此雅號是因為他多次自稱“荒原狼”。他的文稿是否需要加序,我們可以姑且不論;不過,我覺得需要在荒原狼的自述前稍加幾筆,記下我對他的回憶。他的事兒我知道得很少;他過去的經歷和出身我一概不知。可是,他的性格給我留下了強烈的印象,不管怎麽說,我對他十分同情。…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