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麥啦 馬來西亞
  • Kuala Lumpu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Friends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有格 台
  • Gai Lan Fa
  • se.gamat
  • Poèmes lieu
  • Tata Na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開麥啦 馬來西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Page

Latest Activit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給青年朋友們

我相信大道理你們已經聽得很多啦門弄斧,這裏,我就隨便跟你們聊聊天。我本想把題目寫成:“要是我能再年輕的話”,又覺得那是廢話!今年我連84都過了,土埋了不止半截兒。還沒聽說誰返老還童呢。所以還是就向90年代的青年說幾句話吧。 前些年還聽人批“活命哲學”——批的人,桌上可擺滿了補品。我要是個青年,就非把自己的身子練得結結實實的不可。因為不管你將來是從文還是從武,是搞科學還是鉆研哲學,身子骨兒都是頭號本錢。其次,不管怎麽批你“個人奮鬥”,也還是要埋頭苦幹,非幹出點名堂來不可。以前人們是為了“光宗耀祖”,其實,中國不就是咱們的祖宗,給它爭氣有什麽不好?看到謝軍,看到王軍霞,我伸出拇哥。當中國人就得給中國增光。從鴉片戰爭以來,咱們的祖祖輩輩多窩囊啊!我在國外那7年剛好在抗戰,國內每打一次勝仗,我的胸脯就挺得高一些。60年代當咱們國家敢跟北邊兒的“老大哥”頂的時候,我真佩服啊! 可是這個敢頂不能是空的。得有實力,得有真本事才成。你會什麽,咱也會。 …See More
Tuesda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禹漢玲·懷念

兒子勒克小時候,總喜歡坐在我膝上看電視。三歲的孩子已能夠清楚地判斷真虛幻的人和事。他知道車禍、火災、宇航員是屬於現實生活中的,而蝙蝠俠、蛙人、星球大戰則屬於虛幻世界。惟獨恐龍,他似乎永遠分不清它到底屬於哪個時空。 他無法理解這個曾經在地球上生存、而今卻滅絕得不見蹤影的龐然大物。我越是對他解釋就越是平添他的困惑與憤怒,按他的邏輯:凡是現在看不到的東西就意味著它從未存在過。 一天,電視中正在播放緬懷美國前總統約翰·肯尼迪生平的紀錄片。當年輕的總統駕駛帆船的畫面出現在屏幕上時,勒克仰臉問我:“那人是誰?”“約翰·肯尼迪,以前的美國總統。” “現在他在哪兒?”“他死了。”“他沒死!他不是還在比賽帆船嗎?”兒子目不轉睛地直視著我的眼睛,好像要看出我是否在戲弄他。“他真的死了?他的一切都死了嗎?”“是的。” “他的腳死了嗎?”他一臉嚴肅的表情,使我忍俊不禁大笑起來。 “肯尼迪事件”後,勒克把生死問題視為頭等大事,他的小腦袋似乎深深地陷入對這一古老而又永恒問題的思考之中。從此以後,每當我們到林中散步時,都會格外留意林中死去的小動物。我趁機向他解釋世間生死之道。對一個三歲大的孩子講這種問題,我從心眼裏…See More
Sunda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韓少華·記憶

你正望著我呢,年輕的朋友——雖然,你與我並沒有促膝而對,可我覺得出,你正望著我的額頭,鬢角,端詳著歲月留在那上面的痕跡……你的眼睛仿佛正在詢問我:“記憶,是什麽?” 醫學家說:“健忘症是大腦走向衰亡的征兆。” 道德家說:“忘恩是負義之母。”佛學家說:“置一切憂喜於心外者,得大自在。” 而革命家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 “這說的都是忘卻,記憶呢?”你的眼睛,還在問我。 哦,你知道,記憶麽,沒有重量。它卻既可以壓得人匍匐在地,又可以鼓舞人在理想的空間飛翔。 記憶沒有體積。它卻既可以讓人敞開襟懷去擁抱整個世界,又可以使人的心眼兒狹隘得並蒂難容。 記憶沒有色彩。它卻既可以使人的心靈蒼白,幽暗,又可以讓人的內心世界絢麗、輝煌。 記憶沒有標價。它卻既可以讓一個人的生命價值上升到崇高的境界,又可以使”“另一個人的靈魂貶值到零以下。 ……而你,朋友,卻執拗地望著我;那微啟著的雙唇,似乎就要吐出一句:“記憶究竟是什麽?”“記憶私,是灰燼。”有人曾這樣說,“它燃燒過,可總歸要熄滅的。” “記憶是流水。”有人也曾這樣說,“它奔湧而來,可也總要消逝到地平線之外去。” “記憶是落花。”有人還曾這樣說,“…See More
Dec 24,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肖黛·寂寞天鵝美

寂寞有時是一種異常美的境界若從最遠處窺望湛藍的深湖,似乎會讓人感到是很難進入的。一切景物,在翩翩舞動的天鵝的翅膀下浮遊,殘雪斑斑,落在天鵝們的身上,也落在長詩短歌般的山水之中。天鵝瞄著湖澤,優優雅雅地舒展公主似的形影,感到不尋常的愜意。偶間,有莊重的王子腹收羽毛,將背骨挺得筆直,向公主顯現英俊灑脫。它們同臨一泓湖水,有時心懷幽情,恪守規行,有時也會意會神,雌雄彼此調護。甜柔、富有人情味,一種神秘情緒的陶醉,讓人悟得高潔和溫和、妍麗和尊嚴以及雍容和自在的妙處。 這湖水,是美神遣落的淚珠麼? 天鵝就依這湖水而棲身,生於斯,長於斯。它們拒絕與狂風險浪共存的一切,拒絕兵器相擊的聲音,拒絕車馬被役而招致的鐵穿鼻蹄釘掌的束縛,拒絕金銀珠寶在頸間的羈勒,拒絕任何形式的人工雕飾。它們無聲無息的存在;它們存在的價值是為大自然的寧靜,亦是為萬物的和諧。只有到了同生命揖別的時候,它們才會吟出聽不真的一曲挽歌,漸漸緩緩地幻化於殷勤的清澈裏。一生寂寞,一死寂寞,生死皆美。或許有人專門註意過天鵝平常的鳴叫,有形之嘹唳,有繪之鏗鏘,卻很難有人註意天鵝的秀目,忽略以至冷落了和人同樣重要的心靈之窗。天鵝的眼睛極少斜掃四…See More
Dec 23,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假如還有來生——三毛最後的心聲

我的這一生,豐富、鮮明、坎坷、也幸福,我很滿意。 過去,我願意同樣的生命再次重演。 現在,我不要了。我有信心,來生的另一種生命也不會差到那裏去。 我喜歡在下次的空間裏做一個完全不同的人,或許做一個媽媽。在能養得起的生活環境下,我要養一大群小孩和他們做朋友,好好愛他們。 假如還有來生,我願意再做一次女人。 我覺得目前做為一個男人,社會的背負力,被要求的東西比女人多得多,我不喜歡。 是否有來生,誰也無法回答。 命運的撥弄,使我們身不由己地離離合合。 十八年前,當我第二次出國的時候。有兩個媽媽,各帶一個女兒,在香港一家伊人服飾店選購衣服。其中一個女兒就是我,當時我的手中拿著一件翠綠色的旗袍。耳邊傳來服務員的聲音:“你看,你看!那就是林青霞,演《窗外》的那個女學生。” 我不禁擡起頭去看,就像看到現在《滾滾紅塵》裏的國中女生頭的林青霞,我看她的時候,手裏還握著旗袍,心中有一種茫然感,好像不只是看著她而已,這時候耳邊傳來的是媽媽的聲音了:“妹妹,這件旗袍,你到底要不要?”我說:“好,也好。”媽媽就幫我買了。我跟自己說:“這個女孩即將進入她的電影事業,她的前途會怎樣?而我又要遠走到歐洲去,我的未來又…See More
Dec 21,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東子·告訴你

我們有過那些遠離朋友而獨倚花季的日子,有過年輕的豪情在現實的牆壁上被撞得粉碎的失落,有過刻骨銘心的期待,甚至有過為一場難以意料的淒雨而黯然神傷的時刻。 …See More
Dec 10,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季紅·感謝

一個特殊的深冬夜晚,心中湧生感謝。 感謝久雨乍晴,且不太冷。天空中雖有些雲塊,但是它們在星星間並不停留。  感謝一輪明月又自東邊山頂上升,穿過雲層,緩緩上升,陰歷十六,格外飽滿潔凈。在月光下,山野更具幽靜,海面更其渺遠。  感謝又有漁船在海上作業。每艘船上,都發著亮光,是燈火,是希望。偶爾也有機輪的軋軋聲傳來,很隱約,探海男人們的女眷總可以分辨。  感謝有幸看到今夜的月蝕奇景。人類的智慧已經證明:星星、月亮、太陽全都是懸浮空中,它們彼此相牽相引,各守本分,各依軌道運行。在這無涯無際、無數成員的星空社會中,從無逾越與失誤。我們的地球也是一顆星星,而我們住在它的上面。  仰視眾星和月蝕,不禁心生敬畏。不禁想起天狗吞月的傳說,想起月中玉兔和嫦娥的傳說,而心生淒美。  感謝美好的傳說和產生傳說的美好活潑的心。科學的智慧道出了太陽和地球的位置與歸處,卻不曾道出人的位置與歸處。而傳說和活潑的心,容或愚昧,但湧生敬愛;容或不真,但釀就甘美。See More
Dec 8,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給我一點水

“假如,你在鄉下,在湖泊分布的高地上,不管你隨興走哪條路,十次有九次,你會沿路走下溪谷,走到溪流停貯的潭畔,這件事真有不可思議的魔力。只要那個地區有水,你就是找個沈浸夢境而精神最恍惚的人,叫他站著,開步走,他也會把你一路帶到水邊,一點也錯不了。……玄思冥想一向和水結了不解緣,這是人人都知道的。” 上面那段話是麥爾維說的,時間算是百把年前了。 那個時代的人是幸運的,因為還知道什麽叫做“乾凈的水”。水仍然可以很無愧地作為凡人的夢境。 如果,讓我有幸碰上好心的神仙,如果神仙容我許一個願,我大約會悲感交集,失聲叫道:“不,什麽都不要給我,我什麽都不缺,我只求你把我失去的還給我。哦,不,我失去的太多,我不敢求,我只求你還給我一片幹凈的水,給我鮮澄的湖,給我透明的溪澗,給我清澈的灌溉渠,給我浩渺無塵的汪洋!”  水,永遠是第一張詩箋。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不學詩,無以言;不觀水,無以詩。三百則“溫柔敦厚”原是始於一帶河洲啊!…See More
Dec 7,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孤雁:荷夢·小草

銜一口在薄暮裏化開的雨色,你自北方歸來,歸來在貴如油的春雨裏,歸來在輕輕的薄暮裏。 長天一聲低喚,驚動懨然春困的群山,呵,你怎麽就孑然一身了?怎麽就孑然一身地歸來了? 天穹茫茫,印你細弱的身影如汪洋裏的孤舟;天風浩蕩,鼓你欲舉的雙翼如山崖間的落葉;整個天都是你的,你背負長天飄然萬裏;一路東風也是你的,你就乘那東風飛越關山。 一莖葦葉下渡宿,異鄉的夢裏可有親朋的呼喚?想雲路遙遙,山河冷落,怎認歸程?也曾傷心過,在那無望的奔波尋覓裏。遠天一線雲影,倉皇間誤作那年北上的行列,多少歡聲笑語,都逝去了,像一個淒愴的故事。 怎麽就失群了?怎麽失群了還要尋覓,還要歸來,還要指認萬裏雲天外那有路標的故鄉? 風雨雷電,一程程孤寂,一程程疲累;千呼萬喚,一聲聲焦灼,一聲聲哀吟。 然而終究還是孑然一身,還是孑然一身地歸來了。 哪怕只有一絲膽怯、一分猶豫,啊怕只要貪戀一點湖光山色、綠林野趣,也許你就歇下了,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營一個陌生的巢;也許你就在遠方一個屋檐下,求一點庇護,乞一點恩賜了。一路饑餐渴飲,追星伴月,一路咯了血在翼下,點染初春的綠原。生命瑟縮在朝霞晚照裏,幾乎力不從心、半途而廢,但也就那樣不舍晝…See More
Dec 4,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假如我有九條命

假如我有九條命,就好了。 一條命,就可以專門應付現實的生活。苦命的丹麥王子說過:既有肉身,就註定要承受與生俱來的千般驚擾。現代人最煩的一件事,莫過於辦手續;辦手續最煩的一面莫過於填表格。表格愈大愈好填,但要整理和收存,卻愈小愈方便。表格是機關發的,當然力求其小,於是申請人得在四根牙簽就塞滿了的細長格子裏,填下自己的地址。許多人的地址都是節外生枝,街外有巷,巷中有弄,門牌還有幾號之幾,不知怎麼填得進去。這時填表人真希望自己是神,能把須彌納入芥子。或者只要在格中填上兩個字:“天堂”。一張表填完,又來一張,上面還有密密麻麻的各條說明,必須皺眉細閱。至少照片、印章,以及各種證件的號碼,更是缺一不可。 於是半條命已去了,剩下的半條勉強可以用來回信和開會,假如你找得到相關的來信,受得了鄰座的煙熏。 一條命,有心留在台北的老宅,陪伴父親和岳母。父親年逾90,右眼失明,左眼不清。他原是最外傾好動的人,喜歡與鄉親契闊談宴,現在卻坐困在半昧不明的寂寞的世界裏,出不得門,只得追憶冥隔了27年的亡妻,懷念分散在外地的子媳和孫女。岳母也已過了80,5年前斷腿至今,步履不再穩便,卻能勉力以蹣跚之身,照顧旁邊的朦朧…See More
Nov 29,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王安憶·記一次服裝表演

年前,在上海展覽館,看了一場奇特的服裝表演。“模特兒”們都已人到中年甚至老年,從42歲直至74歲。她們穿了自己設計剪裁的衣服,隨著迪斯科音樂走在長長的紅色地毯上,操著沒有訓練的樸素的步子,面帶羞怯而勇敢的微笑。她們逐漸地鎮定下來,有了自信,她們的腳步漸漸合拍,註意到了觀眾。觀眾大多是她們的丈夫和孩子,丈夫和孩子微微吃驚地而也有些羞怯地微笑著。台上台下,他們彼此都有一些害羞,他們從來沒有試驗過在這樣一個場合裏會面,彼此都有些不認識了似的。起初,他們都不好意思交流目光。而漸漸的,他們都勇敢起來,好像都暗暗松了一口氣。她們開始向他們炫耀,她們忽然發現,她們竟還能夠向他們炫耀,她們心中生出了年紀輕輕的虛榮心,決心再一次地征服他們,而他們則有些目瞪口呆。幾十年歲月的磨蝕,他們幾乎忘記了她們是女人,她們對他們稔熟得只成了一樁習慣。她們排列著一行隊伍,輪番向他們進攻,她們已經將迪斯科的音樂踩得很準,臉上的笑容逐漸熱烈,有些無所顧忌。她們起先是用目光襲擊,然後挺起了胸膛,她們踩著紅色的地毯,向他們婷婷而又炯炯地走來。他們招架不住了似的,他們投降了似的放松下來,也不再害羞,甚至有些“厚顏無恥”地盯著他們…See More
Nov 27,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思遠·希望

你和一位姑娘正在戀愛,很想知道他是不是喜歡自己。你問:“有什麽辦法能夠知道,她真的對我有意?” 要了解這一點,其實並不困難。下面介紹一些最一般的觀察和分析。 (一)她是不是常有意圖和你在一起,來找你時,又總有一個借口? 在傳統的世俗觀念裏,男性才是主動追求者。她打心裏想跟你在一起,又害怕過於主動會被誤當輕浮。於是,來找你時就總有一個借口,將主動接近你這一令人害羞的動機掩蓋起來。殊不知,這種害羞心理,恰恰反映了她對你有意思! (二)她是不是經常問及你的動態,例如:上星期天到哪裏去了?下個休息日準備做些什麽?在單位的工作情況如何等等。 她的感情放在你身上,自然有一種想了解你的動向的願望。 (三)她是否樂意將你介紹給她的家人、親友和同事認識? 一般來說,姑娘們都顧忌別人誤認她濫交。如果她心目中的人不是你,是決不樂意讓你在她的社交圈子中亮相的。 (四)你和她相處時發生的一些瑣碎事,或者你隨意說過的一些話,她還記得嗎? 例如:“去西湖那天,天氣挺熱的,汽車在途中拋了錨,我們去喝汽水,你將押金牌丟掉了……”在閑談敘舊中,她會將這類小事講出來,甚至令你驚奇地說:“這些小事也記得這麽清楚!” 她既然喜…See More
Nov 23,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吳建勳·即使

即使橫在我面前的是一條沒有渡口的江河,只要能穿過晨霧眺望一下對岸的風光,我就不會感到沮喪。 即使前行的路上沒有旅伴,只要有小草、山花相伴,我就不會感到孤寂。即使山道多麽陡峭,我也要不停地攀登;即使累倒在半山腰到達不了峰頂,總要比在山腳下看得更遠。 即使土壤多麽貧瘠,我也要播下種子,並且用心血和汗水去澆灌,我相信我不會一無所獲。即使我不能獲得掌聲和鮮花,我也要瀟灑地走上舞台,讓更多的人熟悉我的聲音。 即使春日沒有太陽,我也要站在沙灘上放飛我幽囚了一冬的思緒。 即使明天大雨滂沱,我也要去郊外的田野上漫遊,讓青春的風帆鼓蕩起綠色的情思。  即使通向成功的道路上沒有燈光,我也要摸索著辨認那緊閉的命運之門,然後舉起手來咚咚咚地把它敲響。See More
Nov 17,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廖靜仁·過灘謠

我怎麽也忘不了少年時那段拉纖的生活經歷。 那時,我還只有十三四歲,剛剛小學畢業。因為家父蒙難,家裏唯一的生活來源被切斷了,無可奈何,我只好離開學校,跟隨一位堂伯走上了艱難的纖道。 其實沿江是有一條較好的路的,但那是一條人行道。而纖道卻是時斷時續的,遇到崖嘴和較大的江灣子,拉纖人便只能攀藤抓草爬過山崖,或和衣灣子。這種時候,一幫纖夫中,最艱辛的要數拉頭纖的人了。拉頭纖的人肩上還要負著濃重的一卷纖纜,那是拉遠距離所必需的,所以拉頭纖的人在攀崖嘴或和衣江灣時,因纖纜拖累而摔倒,那是常有的事情。每見到這種情景,我真有些受不住了,然而我那拉頭纖的伯父卻一笑置之,說:“這算麽子,你還根本就沒嘗到拉纖的苦味呢!” 真正嘗到拉纖的苦味,是在那個嚴寒的冬天。 那是年關將近了。俗話說:有力好攢年關錢,一天硬要抵兩天。一幫纖夫,在年關時包一兩艘長途船,裝貨老板比起平常日子來是要慷慨得多。 我們那回包的是一艘從洞庭湖區啟碇的裝糧船。那路程是相當遠的:得轉沅江,溯益陽、桃江等好幾個縣城才能到達目的地安化。沿途有八八六十四灘吶!而偏偏又碰上大雪紛飛的天氣。沿江的行人道上,人跡已被白雪覆蓋,就連平素弄潮戲水的啄魚鳥…See More
Nov 10,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何塞·恩里克·羅多 :堅硬的荒原

趙振江·翻譯堅硬的荒原①,一望無際,灰茫茫,樸實得連一條皺褶都沒有;淒清,空曠,荒涼,寒冷;籠罩在鉛也似的穹隆下。荒原上站著一位高大的老人:瘦骨嶙峋,古銅色的臉,沒有胡須;高大的老人站在那裏,宛似一株光禿禿的樹木。他的雙眼像那荒原和那天空一樣冷峻;鼻似刀裁,斧頭般堅硬;肌肉像那荒涼的土地一樣粗獷;雙唇不比寶劍的鋒刃更厚。老人身旁站著三個僵硬、消瘦、窮苦的孩子:三個可憐的孩子瑟瑟發抖,老人無動於衷,目空一切,猶如那堅硬荒原的品格。老人手裏有一把細小的種子。另一只手,伸著食指,戳著空氣,宛似戳著青銅鑄成的東西。此時此刻,他抓著一個孩子松馳的脖子,把手裏的種子給他看,並用下冰雹似的聲音對他說:“刨坑,把它種上。”然後將他那顫栗的身軀放下,那孩子撲通一聲,像一袋裝滿卵石的不大不小的口袋落在堅硬的荒原上。 “爹”孩子抽泣著,“到處都光禿禿、硬邦邦的,我怎麼刨呢?”“用牙啃。 “又是下冰雹似的聲音回答;他擡起一只腳,放在孩子軟弱無力的脖子上;可憐的孩子,牙齒哢哢作響,啃著巖石的表面,宛似在石上磨刀;如此過了許久,許久;那孩子終於在巖石上開出一個骷髏頭大小的坑穴;然後又啃呀,啃呀,帶著微弱的呻吟;可…See More
Nov 4,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程文清·哥哥

一我沒有哥哥,很想有個哥哥。 每當我想起前些天和蛋蛋打架打敗了的時候,就想有個哥哥該多好哇!如果我有個哥哥出現在我們打架的現場,蛋蛋肯定會撒腿跑掉或求饒的。 有一天我親眼看到一個小娃娃被一個大一點的娃娃打了,這時走過來一個和我一樣大的人把他們拉開了。我想,那人一定是小娃娃的哥哥吧,可他倆長得又不像。 我回家伏在媽媽的耳邊悄悄說:“媽媽,你給我生個哥哥吧!”媽媽笑出了眼淚:“生哥哥?傻孩子,現在有了你,媽媽就是再生,也只會生弟弟,妹妹,哪會再給你生哥哥呢!”一群男孩子正圍著一個女孩子起哄,把我想哥哥的念頭全趕走了。 “女孩 子尖叫著躲著,好看的小臉嚇得發白。原來那群男孩子正把一只小蟲子往她身上扔。 “她和我一樣沒有哥哥。”我這樣想著,便走到女孩子面前厲聲喝斥著那些壞小子:“不許欺負女生!” “揍他!”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不怕我,於是,我們滾到一塊兒……待他們走散了,我爬起來對女孩兒說:“快回家吧。” 她用含滿淚珠的大眼睛望著我:“謝謝你,大哥哥!” 哈哈,大哥哥,原來我就是哥哥。See More
Oct 14, 2016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Blog

蕭乾·給青年朋友們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35am 0 Comments

我相信大道理你們已經聽得很多啦門弄斧,這裏,我就隨便跟你們聊聊天。我本想把題目寫成:“要是我能再年輕的話”,又覺得那是廢話!今年我連84都過了,土埋了不止半截兒。還沒聽說誰返老還童呢。所以還是就向90年代的青年說幾句話吧。 

前些年還聽人批“活命哲學”——批的人,桌上可擺滿了補品。我要是個青年,就非把自己的身子練得結結實實的不可。因為不管你將來是從文還是從武,是搞科學還是鉆研哲學,身子骨兒都是頭號本錢。其次,不管怎麽批你“個人奮鬥”,也還是要埋頭苦幹,非幹出點名堂來不可。以前人們是為了“光宗耀祖”,其實,中國不就是咱們的祖宗,給它爭氣有什麽不好?看到謝軍,看到王軍霞,我伸出拇哥。當中國人就得給中國增光。從鴉片戰爭以來,咱們的祖祖輩輩多窩囊啊!我在國外那7年剛好在抗戰,國內每打一次勝仗,我的胸脯就挺得高一些。60年代當咱們國家敢跟北邊兒的“老大哥”頂的時候,我真佩服啊! …

Continue

梁漱溟·花的故事

Posted on April 7, 2017 at 7:52pm 0 Comments

1992.6.30 馬軍勤如夢的花季早已逝去,浪漫的歲月不覆再來,可浪漫的念頭卻猶如夏夜的螢火時有閃爍,全然不顧你是否已邁過而立的門坎向不惑進軍。也許是青少年時代的生活太缺少鮮花的浪漫色彩,也許是近年來受了外國影視片的影響,常會不安分地生出一個念頭:企盼著有人送我一束鮮花,哪怕是一支!可這種念頭是不便說的。倘若央求友人送上鮮花一束,花兒再絢麗多彩也會黯然失色。 於是,便一人常去花店門前。不敢進去,怕店主過分的熱情。獨自隔窗駐足凝視那片斑斕如雲的美麗,想到這些似有靈性的仙女不知今日為誰擁有,不免生出絲絲妒意。盛夏時節也曾見小販叫賣白蘭花,好幾次抗不住那襲人的幽香,卻又被便宜啦!兩毛一支!”的大嚷嚇回去:想象中的賣花女應是纖纖素手托著如雪如玉的花兒,伴著吟唱般的叫賣聲向你款款而來。這大嚷聲中的邏輯重音全在“便宜、“兩毛”上了,只得悻悻作罷。…

Continue

余光中·假如我有九條命

Posted on April 6, 2017 at 9:19am 0 Comments

假如我有九條命,就好了。 

一條命,就可以專門應付現實的生活。苦命的丹麥王子說過:既有肉身,就註定要承受與生俱來的千般驚擾。現代人最煩的一件事,莫過於辦手續;辦手續最煩的一面莫過於填表格。表格愈大愈好填,但要整理和收存,卻愈小愈方便。表格是機關發的,當然力求其小,於是申請人得在四根牙簽就塞滿了的細長格子裏,填下自己的地址。許多人的地址都是節外生枝,街外有巷,巷中有弄,門牌還有幾號之幾,不知怎麼填得進去。這時填表人真希望自己是神,能把須彌納入芥子。或者只要在格中填上兩個字:“天堂”。一張表填完,又來一張,上面還有密密麻麻的各條說明,必須皺眉細閱。至少照片、印章,以及各種證件的號碼,更是缺一不可。 

於是半條命已去了,剩下的半條勉強可以用來回信和開會,假如你找得到相關的來信,受得了鄰座的煙熏。 …

Continue

胡堅·給我一個小小的世界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1:24pm 0 Comments

親愛的丈夫,請給我一個小小的世界。 

當我在紙上胡亂塗寫的時侯,請不要在我身後窺探。我或許是在發泄心中無法訴說的一種情緒,或是在構思一首暫時還羞於見人的小詩,或是再次拿起久違的彩筆勾勒童年的彩虹,請你讓我信筆馳騁。 

當我對著舊的照片和書信沈思、垂淚或微笑的時侯,請不要打擾我。因為在你之前我願意和你分享這些回憶,但我還有一段屬於我的歷史,屬於我的悲歡離合,屬於我的青澀的橄欖和散落的珍珠,盡管我願意和你分享這些回憶,但我還是想有一段時間獨自品嘗和細數它們。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