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姬 格格
  • Female
  • Dushanbe
  • Tajik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妲姬 格格'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Kehtay Dream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妲姬 格格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妲姬 格格's Page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尋找失去的時間》

在季風書店遇見一很久不見的熟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興奮地說將要去阿根廷、美國、巴西,還有一大堆耀眼的國家。使我隱約想起托妮·莫里斯小說中的人物。她認為自己把人生搞得一團糟是因為自己“忘了”。“忘了?”“忘了它是我的。我的人生。我只是在街上跑來跑去,一心只希望我是別人。” 新華社《瞭望》周刊記者黃小姐來電話,採訪關於文學評獎的看法。每年在世界各地有幾千個文學獎在到處頒發,你能有什麼看法呢?興許是要過年了。《上海一周》的呂正來電希望推薦五個上海有意思的去處,湊了四個。普魯斯特之夜,譯文社為周克希先生的新譯本《尋找失去的時間》舉辦的晚會,貢布雷的幻燈片,作家和翻譯家的朗讀,葡萄酒以及小瑪德蘭點心,一個聆聽的夜晚。上海音樂廳。波切利在上海的演出,天籟,我在上海聽到的最美的演唱。龍柏飯店進門右側酒吧的露臺,陳舊,下午曬太陽的好地方,隔著花園,汽車駛過的聲音似乎被處理過了。這些地點,或者某種聲音存在過的地點,都和聲音的印跡有關。第五個怎麼也想不出來。…See More
yesterda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少女群像》

找出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寫的筆記,整理出那時寫的詩歌三十八首。有朋友說有五十首就可以出一本詩集。也許一百首比較合適。希望如此。十一月二十日明晨有西班牙德比。已經無力捱到五點,睡到那時也起不來。錯過了。巴塞羅那三球勝。電視轉播的足球賽對我來說已經成為雞肋。十一月二十二日《日落之前》(before sunset),九年之後的另一個故事。《日出之前》(before sunrise)之續篇。從維也納到巴黎,吉他伴唱的華爾茲。老了的、微笑著的女主角,在中景里還是那麼嫵媚。極喜歡這影片。巴黎的景色,完全的對話。法國傳統。讀《米沃什詞典》。“有時候我覺得我浪費了自己的一生。”繼續整理《少女群像》。晚上徐崢在金錨請客,寶爺買單、林棟甫的雪茄,羅密歐與朱麗葉。幾年前,澳洲新南威爾士的一位不知其名的官員送過一大盒這種雪茄。菜不錯。席間,女服務員上前索取簽名。徐崢簽了徐崢,林棟甫簽了林棟甫,寶爺簽了江海洋,我簽了沈曉海。哦,“漂浮的能指”。這個玩笑過了頭了嗎?See More
Mar 27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天堂存在於失去之後》

曹磊介紹了若干人讀了《少女群像》。聊到書面語,文言和文言文,白話和白話文,為了白話文之後的漢語的書面語的寫作(曹磊稱之為一種二度的書面語),文體、看不見的文本。馬可波羅和忽必烈的談話,向他描繪一個似乎是不存在的地方(對忽必烈來說),由此引出的卡爾維諾小說《看不見的城市》,等等。 二十年前的事和人,人的面孔由青年變成了中年。寫作及對寫作的關注,對經典的體認,而並非只是對現實(當下?物質性?)的反應。通過寫作活動,書寫已非純然是它所描述的事物的對應物,也是對它同時代的寫作的反應——此處的“反”,也是反面的反。關於非虛構寫作的思考紀錄在為《萬象》寫的奈保爾《半生》的書評《天堂存在於失去之後》里。網上的照片反映出今晚精神狀態不佳。那地方環境不錯。搬的人情,店主請客。See More
Mar 23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俄國漢學家》

草嬰翻譯生涯紀念會。路極堵。遲到。令人厭煩的交通。世界城市之路,或者是貧民窟之路。通往孟買、加爾各達、里約熱內盧。誰知道呢?這是電視財經節目里口若懸河的郎咸平憂慮的事情。那些成群的小汽車,在廢氣中看上去像是一群自行車。請草嬰先生在他的譯著和文集上簽名留念。曹元勇說文藝社贈托爾斯泰小說全集一套。鄭體武留下手機號。郟宗培為我們介紹俄國漢學家李福清。問我們在俄國有沒有見過,他的面貌像極了電影中的捷爾任斯基。See More
Mar 18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莫扎特》

金湯池。一些人拉家帶口結伴去搓背,難得一見的景象。蜂蜜、浴鹽、牛奶。奢侈的體驗。浴後大廳里上百人的睡衣晚餐,難得一見的慣常景象,公社式的都市休閑活動。…See More
Mar 8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索爾·貝婁》

海男來電話約稿。《小說選刊》的一位女士來電話,通報選用《少女群像》。劉葦寫了關於文學片斷自選的書評。《上海一周》的編輯來電話約稿,關於本年度網絡的十個關鍵詞。寫不了。建議去找陳村老師。母親病情不見好轉,準備明天去住院。元旦晚間張銳和朋友在蘇浙匯宴請,與小眼三人黨等一幫老朋友同往。各種黃段子假手機短信滿天飛,了無新意。印度洋海嘯是當然的話題,各種末世論在餐桌上被討論。飯後去blues and jazz,和徐崢兩口子喝了一杯。餐前去季風買了索爾·貝婁的《拉維爾斯坦》、伍迪·艾倫的《門薩的娼妓》、一本關於讓-呂克·戈達爾的小冊子、耶利內克的《鋼琴教師》。…See More
Mar 6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帶著鮭魚去旅行》

為吳亮的新書封底寫的廣告詞:“他將繁雜的世界及對這世界的描繪熔鑄於獨特的個人風格,並以一種雄辯的語調將他的沈思默想彰顯於世。”這樣寫時,我好像是跳回了到二十年前。看DVD《人性的汙點》。臺詞,“一九九八年是偽善的一年,在**垮臺之後,恐怖主義來臨之前,克林頓在白宮搞了實習生萊溫斯基……”。老嚴寄贈艾柯《帶著鮭魚去旅行》一冊。先前在季風已購得一冊。艾柯稱這些為文學雜誌寫的專欄文章為“小紀事”。讀後令人笑得叉過氣去。想到另一個解構高手的小傳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斯洛文尼亞總理要齊澤克考慮出任政府部長一職,問他:你想要科學部還是文化部?齊澤克告訴他:你瘋了?誰要那堆破爛?我只對兩個位置感興趣——內務部部長或秘密警察首腦。這則傳聞是拉康式的還是佛洛伊德式的?這算是對傳統闡釋的顛覆還是新的闡釋學? 在言必稱政治正確的今日,此人認為自己在政治上是極不正確的。他就男性同性戀問題發表的高見如下:你證明說,同性戀有違人的天性,那麼我可以說,同性戀是純粹精神性的。任何一個白癡都能順其天性,既然如此,難道這麼說不是真正偉大的事情嗎——我是如此的愛你,以至於為了你,我可以違反一切自然規律。See More
Feb 29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諾貝爾文學獎》

w說明年初要去意大利出差,睡前便找出阿城的《威尼斯日記》來預熱。阿老的急智是這樣的,去年冬天,一日,從陳村家出來,一堆人擠在電梯里,阿城低頭看了一眼,言道:這鞋不錯。我說:便宜。阿城說:那就更不錯。阿城寫道:“如果我們能賺到錢的話,可能是老天爺一時糊塗了……有記者問中國人何時能得諾貝爾文學獎,木心答:譯文比原文好,瑞典人比中國人著急的時候……又到浮碼頭小飲,麻雀像鴿子一樣不怕人。一個老人久久坐著,之後離開,筆直地向海里走,突然拐了一個直角沿岸邊走,再用直角拐回原來的座位,立在那里想了一會兒,重新開始他的直角離開方式,步履艱難。老?醉?也許覺出一個東方人注意到他,於是開個玩笑?其實這個東方人在想,自己老了之後,能不能也拐這樣漂亮的直角。”笑了半夜。See More
Feb 19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小說稗類》

前些日子,老嚴贈三輝圖書出版之《小說稗類》一冊,很是好看。作者張大春先生以小說名世,是仰慕已久的人物。但是我最先讀到的,卻是他為艾科的小說《福科擺》繁體中文版所寫的序言。這一個人的閱讀行為,可以看作是對二十個世紀以來的文學寫作所發生的演變的小隱喻——小說家對文學理論的關注要稍勝於對小說的關注。 一方面,小說的邊界變化了,通俗地說,把小說當論文寫和把論文當小說寫都已經不再是罕見的事情。誇張地說,有時候它就是同一件事。一如虛構和非虛構的邊界早已變得模糊了那樣。這不是新聞。這篇名為《理性和知識的狎戲》的短文,有一個耐人尋味的副題——如何重塑歷史。這也可以看作是張大春小說的夫子自道。或者說,這篇精彩的文章就是《小說稗類》的微縮本。…See More
Feb 5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孙甘露《並蒂蓮碎瓷對碗》

陳源斌盛情相邀,赴龍泉“論劍”。自麗水沿甌江至龍泉,景色瑰麗,交通困難。在鳳陽山小住一夜,購並蒂蓮碎瓷對碗一組,得贈寶劍兩柄。此地老少皆會李白詩句:腰下有龍泉。龍泉劍、哥窯青瓷,堅硬和脆弱的兩極,均從火中而來,令人小生感慨。返程途中於金華午餐,席間沒有火腿。在杭州轉車,倉促不已。想再遊楊公堤宜人勝景,不能如願。See More
Jan 31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齊澤克》

麗貝卡·米德引用詹姆斯·米勒的評價,稱齊澤克是從天而降的第歐根尼。齊澤克說的小故事三則:一、電梯的門——“電梯的關門鈕無法加快關門的速度,它只是給按動按鈕者提供了錯覺,讓他們覺得自己的行為富有成效而已。”——“在精神分析的層面上揭露資本主義左右公眾想像的方式。”吳亮在新疆的賓館電梯里就質疑過,實際上,按動電梯的關門鈕,電梯門是被加快關上了。二、巡邏的士兵——前南地區的政治笑話。戒嚴之夜,兩個士兵在街上巡邏,見不遠處有一匆匆趕路的行人,一個士兵舉槍撂倒了他。另一士兵不解地問,現在離十二點還差二十分鐘,你怎麼就把他打死了呢?士兵回答:我認識那人,他住的很遠,二十分鐘根本就到不了家。三、薩邁拉之約——今天世界的熱點地區,關於古代巴格達的傳說。一仆人在集市上撞見死神,慌忙逃回家去,向主人告辭,逃往薩邁拉。後主人在集市上遇見死神,說了此事。死神說,我和他約了今晚在薩邁拉會面。…See More
Jan 15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點心小吃海上第一》

應邀去觀賞《可可西里》在上海的首映,見到陸星兒生前多次想要引見的陸川。場燈亮起時我在想,電影業仿佛是一個秘密行業,有些人從中“離開”,平安地渡過脫敏期。他們了解電影的秘密,但是又不再為那些所謂的行規所制約。陸川就是其一,與他的前一部影片的合作者姜文一樣。 寶爺在媽煮妙設宴。這是錢文中舉薦的地兒,號稱點心小吃海上第一。席間孫良贈新畫冊一本,所有我心儀的作品盡在其中。張老師林老師在外藝術,派家屬出席,並攜來“娛樂新聞”一則,某報選出海上三君子,在座的寶爺不幸中的。寶爺面有慍色,悶頭喝酒。眾人舉杯,聲言絕不擴散喜事。See More
Jan 8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經驗可傳達性在減退》

邁克爾·伍德的《沈默之子》。去年購自季風書店,由寶爺和老嚴合力舉薦。回來壓在書堆中,今年無意間於抽水馬桶上翻開。也許書名太沈默,差點錯失了。譯者顧鈞先生態度之誠懇,使人頓生敬意。他譯道:“經驗的可傳達性正在減退。因此我們對自己或其他人都沒有忠告可提供。”這是針對說故事的人為讀者提供忠告所說的。而這故事已經是愛德華·薩義德所謂的“破碎敘事”。這部論述西方小說的愉悅之作,以我孤寡之見,可比勃蘭兌斯《十九世紀文學主潮》、馬爾科姆·考利《流放者歸來》、莫里斯·迪克斯坦《伊甸園之門》、安東尼·伯吉斯《現代小說九十九種》、西諾里·康諾利《現代主義文學一百年》。它的優美精妙甚至使我想在這里把它抄一遍。——一個詞若有兩種意義,巴特喜歡把它們同時保持在視線之內,“仿佛一個在對另一個眨眼,而那個字詞的意義就在那一眨眼之間。”伍德認為,這種在字詞的普通意義和特殊意義之間穿梭的觀念對我們很有用。批評和理論不會對我們有話直說,就像古城看起來不會像是最新式的郊區。“生命中難以承受的不是存在,而是作為自己而存在。”邁克爾·伍德在評論昆德拉時援引昆德拉的話。他認為有些時候,昆德拉的小說讀來像是大驚小怪和半吊子的社會評…See More
Jan 2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文化總是如鐘擺》

柯丁丁著快遞送來他在巴黎獲獎的記錄片《盛夏的果實》,但是我的錄象機已經不知去向。《耶酥受難記》,看了三次才看完全片。無言以對。友人的郵件,轉述奧斯卡·王爾德一九00年之前的觀察:“從前是文人寫作,大眾閱讀。今日是大眾寫作,無人閱讀。”正在給《外灘畫報》寫關於昆德拉小說的訪談,想起那句老話:文化總是如鐘擺一樣來回擺動。See More
Jan 1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上海看雙年展》

徐累驅車從南京來上海看雙年展,隨車馱來了他的《花天水地》——陳丹青稱此畫有“墮落之美”。九七年彼楷爾先生出版《呼吸》的法文版時,選了徐累的另一幅畫作封面。以私人感受而言,那就是為《呼吸》畫的。那時候徐累就答應送我他的作品以作紀念,這位美男子踐諾而來,可說是年中大事。陳丹青稱徐累的畫蘊籍斯文、嫻雅僻靜,高貴而消極。徐累本人給我的感覺亦如此。於《花天水地》同來的還有他的新畫冊及陳丹青的序——寫於九九年的《圖像的寓言》。此畫已掛在我書房中,那水中白馬的眼睛每日瞧著一個半慵懶半勤勉的讀書寫字的人。而那人則瞧著馬背上的“青花”——“乖謬而優美”。徐累離滬後,我想起另一個蘊籍斯文、嫻雅僻靜的人——南方有好些這樣的人——王道乾先生。他辭世後,我收到他翻譯的《駁聖伯夫》,扉頁上是他的遺孀的筆跡:遵王道乾先生生前囑托……,我記得那個寒冷的下午,在美麗園,胡蘭成舊居一墻之隔,周忱領我去拜見這位傑出的翻譯家。他送我蘭波《地獄的一季》,以及答應送我,彼時尚在出版社壓著的普魯斯特的犀利著作。轉眼,普魯斯特《尋找失去的時間》的新譯也已經出版。在為周克希先生舉辦的“普魯斯特之夜”晚會上,我們還陳剛嚐了一口小瑪德蘭點…See More
Dec 12, 2019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某日》

接陳丹青電郵,放假他去紐約數日。建議讀以塞亞·柏林之著作。翻出《反潮流》及《柏林談話錄》。——因為他無緣分享柏拉圖式的理性官能,他無法相信有永恒的、不可改變的絕對價值。關於赫爾德最先說明歸屬於共同體是人的一種本質的需要。而與赫爾德的清晰相反,黑格爾之後,二戰之前,德國哲學那種模糊不清、文縐縐的寫法,好像是在黑夜中、在大海底下寫作。妙喻。See More
Dec 10, 2019

妲姬 格格's Blog

孫甘露《尋找失去的時間》

Posted on March 29, 2020 at 3:24pm 0 Comments

在季風書店遇見一很久不見的熟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

他興奮地說將要去阿根廷、美國、巴西,還有一大堆耀眼的國家。使我隱約想起托妮·莫里斯小說中的人物。她認為自己把人生搞得一團糟是因為自己“忘了”。

“忘了?”

“忘了它是我的。我的人生。我只是在街上跑來跑去,一心只希望我是別人。”…



Continue

孫甘露《天堂存在於失去之後》

Posted on March 14, 2020 at 8:41pm 0 Comments

曹磊介紹了若干人讀了《少女群像》。

聊到書面語,文言和文言文,白話和白話文,為了白話文之後的漢語的書面語的寫作(曹磊稱之為一種二度的書面語),文體、看不見的文本。馬可波羅和忽必烈的談話,向他描繪一個似乎是不存在的地方(對忽必烈來說),由此引出的卡爾維諾小說《看不見的城市》,等等。



二十年前的事和人,人的面孔由青年變成了中年。寫作及對寫作的關注,對經典的體認,而並非只是對現實(當下?物質性?)的反應。通過寫作活動,書寫已非純然是它所描述的事物的對應物,也是對它同時代的寫作的反應——此處的“反”,也是反面的反。關於非虛構寫作的思考紀錄在為《萬象》寫的奈保爾《半生》的書評《天堂存在於失去之後》里。…

Continue

孫甘露《俄國漢學家》

Posted on March 14, 2020 at 8:19pm 0 Comments

草嬰翻譯生涯紀念會。路極堵。遲到。令人厭煩的交通。世界城市之路,或者是貧民窟之路。通往孟買、加爾各達、里約熱內盧。誰知道呢?這是電視財經節目里口若懸河的郎咸平憂慮的事情。那些成群的小汽車,在廢氣中看上去像是一群自行車。

請草嬰先生在他的譯著和文集上簽名留念。曹元勇說文藝社贈托爾斯泰小說全集一套。

鄭體武留下手機號。

郟宗培為我們介紹俄國漢學家李福清。問我們在俄國有沒有見過,他的面貌像極了電影中的捷爾任斯基。

孫甘露《莫扎特》

Posted on March 8, 2020 at 12:29am 0 Comments

金湯池。一些人拉家帶口結伴去搓背,難得一見的景象。蜂蜜、浴鹽、牛奶。奢侈的體驗。浴後大廳里上百人的睡衣晚餐,難得一見的慣常景象,公社式的都市休閑活動。



移動後的上海音樂廳,奧地利莫扎特管弦樂團的演出,莫扎特作品,244號等等。奧地利式的矜持、冷漠和不耐煩——奧地利與我何來如此印象——依照流行的詮釋,在莫扎特的音樂中沒有這種東西。想起另一個喜歡談論、演奏莫扎特的人——傅聰,在移動之前的這個建築里,聽過一場他的演奏會。他不斷地捋著油光閃亮的額髮,在差不多每一個樂句的間隙。他的新書《望七了》,倒是一個頑童式的、莫扎特式的好名字,他在此書收錄的訪談中說,他在演奏時頭髮幾乎紋絲不動。好像是他說過:貝多芬奮鬥了一生所達到的地方,莫扎特生來就在哪兒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音樂廳移到了的地方,看上去倒像是它該在的地方。誰知道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