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姬 格格
  • Female
  • Dushanbe
  • Tajik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妲姬 格格'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Kehtay Dream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妲姬 格格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妲姬 格格's Page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閑人和有錢人(下)

近年以來,日本社會對吸煙者的管制不斷嚴格,不管是室內還是室外,政府機構在各處建立了吸煙專屬區,以制度、規定的方式去要求每一個吸煙者只能在那個區域內吸煙,其他地方,包括餐廳、酒店、廁所、公司等公共場所,一律禁煙。路過吸煙區,看見大家在那里排隊,擠著吸咽。突然間發現一個打扮相當奢侈的大哥嘴里叨著煙,懷里抱著幾包煙和幾瓶酒去收銀臺結賬。從他獨特的風格看,就是沒文化的土皇帝。收銀臺的小姑娘看到客人抽煙勸告說:“先生,這里不能抽煙,請到旁邊的吸煙區抽。”土皇帝笑瞇瞇地回應說:“美女,你別生氣,我就是抽一會兒,沒事的。”我在旁邊看著,靠,那個男的真是的,一點紳士氣質都沒有………See More
yesterda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閑人和有錢人(上)

在我看來,閑人與有錢人的生存態勢將決定中國的未來發展態勢。我一點都沒有誇張,希望讀者朋友們認真思考,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先說說閑人。2010年的五一假期,我是在西安過的。5月1日早上跑步90分鐘,從經濟發達地高新區的酒店經西門跑到城墻內最中心的地方鐘鼓樓。西安城墻始建於隋代開皇二年(公元582年),在隋唐皇城基礎上經過歷代修葺,明代洪武初年向東、北延伸後擴建而成。前一天晚上,西安居民應該觀看了上海世博開幕式的盛況。我邊跑步,邊想像居民們睡懶覺的表情。不管是奧運開幕前夕還是世博開幕的第二天,居民的生活依然繼續,沒什麼變化。2011年西安主辦“世園會”,西安這一古城的物質文明和現代化建設按迎來國家大事的慣例而加速發展。每到一個地方,尤其在中西部的城市都有同樣一種感受,即居民過得都很悠閑。“悠閑”兩字正是我這次西安行的最大感受。除了北京、上海這兩個超級大城市之外,包括引領中國GDP增長的廣東地區,中國的城市一方面讓我領會到老百姓過日子不容易,另一方面也讓我感覺到一種悠閑。中國人似乎活得沒有那麼累,至少沒有像東京上班族那樣壓抑,每天以同樣的節奏過著規律、枯燥、單調的生活。悠閑的日子、閑人的蔓延…See More
Sep 24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戶口與休假 (中)

政府為什麼保留或維護目前的戶籍制度呢?我們要知道,政府的做法永遠都不會是“不成立”的。它對政府來說自然有其道理,但制度的真正合理與否取決於它是否符合滿足國民幸福指數的客觀需要,是否成為了這一指數的客觀障礙。從經濟的角度講,戶口制度是中國為了實現工業化采取的,為了工業的發展而消耗農村的制度遺留。現在工業化已經基本完成,進入科學、可持續、和諧發展的時代,政府再也不能利用戶口剝削農民了。從政治的角度講,農業戶口意味著極少的發展機會,保留農業戶口則意味著受社會的歧視。從教育的角度講,戶口在高考中作用極大,不同地區的高中畢業生在升學方面的待遇完全不同。總之,中國戶籍制度改革還需很長一段時間,前景不容樂觀。不過,與我的親身經歷以及來華後的感受相結合進行思考,它最後要達到的境界是:戶口不等於身份,身份不等於自我認同。到那時,城市居民、農民工等身份和認同將徹底從社會中退出,無論是北京朝陽區出身還是貴州畢節出身,你都是一樣的、平等的中國公民。同一時期,在中國民生範圍內廣泛被討論的焦點,是五一黃金周休假問題。毋庸置疑,所有人都喜歡休假。在平時繁忙有序的上學或工作中,能夠放假,給自己放鬆的時間,是很快樂的事…See More
Sep 17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四川地震:紀念與反思(下)

再談反思。就人類社會發展的進程而言,反思其實無處不在、無時不有。我們不應害怕反思,相反,我們需要經常反思。對於四川大地震的抗震救災工作來說,中國政府與人民的偉大是一回事,活人的反思則是另一回事,兩者並不構成矛盾。地震的確是天災,但天災不一定都會帶來死亡和損失。既然人類不得不與自然共存,那就要學會如何與它打交道。地震中倒塌的建築,是否包含了那些豆腐渣工程的危房?針對自然災害的預防機制是否到位?針對突發事件的應對機制是否啟動?公民的防患意識是否達到了應有水平?一旦知道地震發生,官方和民間如何應對?城市或農村的規劃以及基礎設施是否合格?對這些問題的反思,目的都是為了在下次地震發生時盡最大可能避免生命和財產的損失。把地震說成天災很容易,把自己定位為受害者更容易。可是,一味責怪老天爺,無助於我們更好地應對下一場天災。因此,人類要反思,因為社會要進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自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立了法律,就要執行。5月12日,四川大地震實際上成為政府對“信息公開”這一法律承諾的首次考驗。不言而喻,既然這次發生的是天災,政府就無法、也無必要阻止媒體追求真相,主動報道。既然如此,信息…See More
Sep 12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四川地震:紀念與反思(中)

由此可見,無論是媒體還是老百姓,日本人對本次四川大地震采取的態度具有比較明顯的傾向,即對於直接遭受巨大傷害的老百姓表示同情,對於國家建設遭到損害的政府方面表示質疑。日本政府在大地震發生後,始終緊密關注鄰國的動態,盡量提供各種援助。除了關注災區災民的動態之外,我比較關注這次大地震發生後,中日關係將如何的問題。眾所周知,本次大地震是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剛剛結束對日國事訪問,回到北京的第三天發生的。中日兩國社會及人民還未離開“暖春”的餘音,大災害就突然發生。在這種情況下,兩國政府為了維持良好健全的關係,必然試圖互相“示好”,日本國民積極關心中國、同情中國人,中國人民也主動感謝日本政府的援助、日本人的關懷。總之,從中日外交或社會關係的視角看,本次大地震應該說鞏固了政府之間的合作關係,公民之間的友情關係。中日應該趁機積極推動兩國關係,構建信任基礎,盡量把壞事變成好事,這是比較理性的做法。天無情,人有情。2008年7月12日,是中國四川大地震兩個月的祭日。對中國來說,這一天既應該是紀念日,也應該是反思日。但紀念什麼?反思什麼呢?先談紀念。兩個月前發生的地震是一場災難。眾多人死亡了,受傷了,失去親人了…See More
Sep 11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白髮》

中午牟正蓬來電話,說她們還是要做讀書節目,約了下午四點在丹堤開策劃會會。給姚克明老師發去韓博為《書城》寫的訪問——聽說這雜誌要停刊——他說《上海作家》想用。感覺有點累,錯過了去徐冰籌劃的羅大佑的私人party。上午莊偉從北京來電話,問《少女群像》的出版事宜。說她很喜歡這部小說,希望能在中青社出版。莊偉乃值得信賴之人,辦事認真守信。下午去作協開會,作協成立五十年。與會者獲贈上海作家詞典一冊,收有關於鄙人的七八行字;紀念文集三卷,內收拙作《一點紀念》一篇。蔡翔,多日不見,長圍巾,改走風流倜儻路線。王紀人老師改抽六毫克中南海,說是此煙預防高血壓,日本國人特來中國采購此煙。王小鷹贈《我為你辯護》一冊。程小瑩叮囑每月十日流水交稿。鄭體武說他正在編一部新的俄國文學詞典,五百萬字,工程浩大。已經習慣了他的一頭白髮,看著已經不像初見時那麼震驚。轉眼我也已是白髮叢生。和他說希望有機會聯系一下奧列格,再去俄國旅行。很懷念俄國旅館的味道。晚上,《外灘畫報》一記者來電采訪,問對於坊間流行戲說經典有何看法,沒有讀過,沒有看法。魏學來電話,商議《百家講壇》講什麼,大致是一個連續的講座。說什麼呢?上海圖書館文化博覽…See More
Apr 29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祝酒歌》

寶爺來電話,三日晚李容請客看他寫的新戲。買了一套溝口健二的電影,十部。以及四部爛片和一部稍好的西班牙電影。數日沒有寫作。中午有多年不見的朋友來電話,放假回滬小住。找個時間請她們吃頓飯,以表謝意。在陳村的菜園里看見楊小斌做主持人的照片,嘴唇嫣紅。陸灝來電話催稿子啦。好吧,開工。去看李容寫的新戲,改編自慕容雪村的小說。當戲中三名新經濟人反目成仇拳腳相加舉杯訣別時,響起了刀郎翻唱的國家主義慶典歌曲《祝酒歌》。今天新經濟人金錢成功的個人慶典,事實上正是近三十年前李光曦深情吟唱的邏輯結果,其間包含的個人汙穢從反面加深了這首為改朝換代而唱的歡快歌曲的悲涼之意。意緒無窮,感慨千般的夜晚。See More
Apr 24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都市人群單身問題》

十二月二十五日忙亂的一周。母親打了五天點滴,病情還算穩定。天氣忽然就有了冬天的意思,這樣還算得上是冬天。聖誕夜前一天,鄭逸文來電話邀請去《文匯報》參加中國黃酒高級論壇。算是見識了黃酒的妙處。晚上和朋友去L16吃泰國菜。環境不錯,服務值得稱道。二十四日下午去《大都市》作有關都市人群單身問題的談話,和一位李姓心理分析師。在一間辦公室,曾年拍攝的巴黎街景巨幅照片前錄音、拍照。信口開河,說了什麼都已經忘了。年前巴黎書展,曾年應加瑪圖片社之約來上海拍照,在成都路高架下,寒風中吳亮和我輪番被置於錯綜的道路之前。後在陳村家的露臺上,也折騰了好一陣。總之,臉是浮腫的。曾年說,眾作家被制作成大尺幅的招貼,不能設想那是什麼景象。…See More
Apr 20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女人是男人的征兆》

艷陽紅火鍋。那個長得像袁世海的經理從虹梅路轉悠到了金匯路。還好沒人在邊上唱京戲,就像進了上海的其他餐館,幸好邊上沒人高聲講英語。謝天謝地。吃了一頓安生飯。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起風了,降溫至五度。糟糕的日子開始了。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曹磊來電話,說是意大利鎮的圖紙出來了,約了晚上去他家。繼續讀齊澤克。“女人是男人的征兆。為了揭示這一點,我們只要記住佛洛伊德常常被引用的那個著名的男子沙文主義的名言就夠了:女人實在是令人難以忍受,是永恒麻煩的源泉,但她們依然是我們所擁有的那一種類中最好的事物;沒有她們,情形會更糟。所以,如果女人不存在,男人或許會認為自己就是確實存在的女人。” 某月某日川國演義聚餐。陳村召集的菜園小農。去曹磊家取了《di》,新浦江鎮的概貌大致在此。內庭式住宅,據稱源自古羅馬龐貝城民居院落,四合院和水城威尼斯的綜合體。See More
Apr 10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園林》

昨日晚間,讀陳東東在《收獲》上發表的紐約隨筆,有大家風範。和友人聊及年中紹興之行,找出胡雲翼選注的宋詞來讀。陸遊的釵頭鳳,蘇軾的江城子。還是那句老話,生離死別都叫古人寫盡。夜涼如水,這也是一句老話了。天氣挺暖和,能見度很高。陽光直接照到床上,尋思著以後晚上要把墨鏡放在床頭。下午去附近的公園,一個嗓子很好聽的婦女唱歌拉手風琴。那些文革以前流行的各國歌曲。在她邊上的一張椅子上閑坐,看那些高高在上的風箏和在雲層中穿過的客機。如果要選我見過的世上最美的園林,那就是彼得堡郊外芬蘭灣旁的夏宮。甘霖來電話,安全抵達新加坡。收到王潔瓊寄來的《垂死的肉身》兩冊。不錯的裝幀。下午倪先生開車送我們去曲陽路赴宴,天龍公司十周年慶典。九點左右離席,早早回家。送劉葦《帶著鮭魚去旅行》一冊,作協五十周年慶典音樂會的票送給了馬老師。有點累。看了東方衛視轉播的倫敦德比,海布里球場,阿森納對切爾西。二比二。See More
Apr 2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尋找失去的時間》

在季風書店遇見一很久不見的熟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興奮地說將要去阿根廷、美國、巴西,還有一大堆耀眼的國家。使我隱約想起托妮·莫里斯小說中的人物。她認為自己把人生搞得一團糟是因為自己“忘了”。“忘了?”“忘了它是我的。我的人生。我只是在街上跑來跑去,一心只希望我是別人。” 新華社《瞭望》周刊記者黃小姐來電話,採訪關於文學評獎的看法。每年在世界各地有幾千個文學獎在到處頒發,你能有什麼看法呢?興許是要過年了。《上海一周》的呂正來電希望推薦五個上海有意思的去處,湊了四個。普魯斯特之夜,譯文社為周克希先生的新譯本《尋找失去的時間》舉辦的晚會,貢布雷的幻燈片,作家和翻譯家的朗讀,葡萄酒以及小瑪德蘭點心,一個聆聽的夜晚。上海音樂廳。波切利在上海的演出,天籟,我在上海聽到的最美的演唱。龍柏飯店進門右側酒吧的露臺,陳舊,下午曬太陽的好地方,隔著花園,汽車駛過的聲音似乎被處理過了。這些地點,或者某種聲音存在過的地點,都和聲音的印跡有關。第五個怎麼也想不出來。…See More
Mar 31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少女群像》

找出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寫的筆記,整理出那時寫的詩歌三十八首。有朋友說有五十首就可以出一本詩集。也許一百首比較合適。希望如此。十一月二十日明晨有西班牙德比。已經無力捱到五點,睡到那時也起不來。錯過了。巴塞羅那三球勝。電視轉播的足球賽對我來說已經成為雞肋。十一月二十二日《日落之前》(before sunset),九年之後的另一個故事。《日出之前》(before sunrise)之續篇。從維也納到巴黎,吉他伴唱的華爾茲。老了的、微笑著的女主角,在中景里還是那麼嫵媚。極喜歡這影片。巴黎的景色,完全的對話。法國傳統。讀《米沃什詞典》。“有時候我覺得我浪費了自己的一生。”繼續整理《少女群像》。晚上徐崢在金錨請客,寶爺買單、林棟甫的雪茄,羅密歐與朱麗葉。幾年前,澳洲新南威爾士的一位不知其名的官員送過一大盒這種雪茄。菜不錯。席間,女服務員上前索取簽名。徐崢簽了徐崢,林棟甫簽了林棟甫,寶爺簽了江海洋,我簽了沈曉海。哦,“漂浮的能指”。這個玩笑過了頭了嗎?See More
Mar 27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天堂存在於失去之後》

曹磊介紹了若干人讀了《少女群像》。聊到書面語,文言和文言文,白話和白話文,為了白話文之後的漢語的書面語的寫作(曹磊稱之為一種二度的書面語),文體、看不見的文本。馬可波羅和忽必烈的談話,向他描繪一個似乎是不存在的地方(對忽必烈來說),由此引出的卡爾維諾小說《看不見的城市》,等等。 二十年前的事和人,人的面孔由青年變成了中年。寫作及對寫作的關注,對經典的體認,而並非只是對現實(當下?物質性?)的反應。通過寫作活動,書寫已非純然是它所描述的事物的對應物,也是對它同時代的寫作的反應——此處的“反”,也是反面的反。關於非虛構寫作的思考紀錄在為《萬象》寫的奈保爾《半生》的書評《天堂存在於失去之後》里。網上的照片反映出今晚精神狀態不佳。那地方環境不錯。搬的人情,店主請客。See More
Mar 23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俄國漢學家》

草嬰翻譯生涯紀念會。路極堵。遲到。令人厭煩的交通。世界城市之路,或者是貧民窟之路。通往孟買、加爾各達、里約熱內盧。誰知道呢?這是電視財經節目里口若懸河的郎咸平憂慮的事情。那些成群的小汽車,在廢氣中看上去像是一群自行車。請草嬰先生在他的譯著和文集上簽名留念。曹元勇說文藝社贈托爾斯泰小說全集一套。鄭體武留下手機號。郟宗培為我們介紹俄國漢學家李福清。問我們在俄國有沒有見過,他的面貌像極了電影中的捷爾任斯基。See More
Mar 18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莫扎特》

金湯池。一些人拉家帶口結伴去搓背,難得一見的景象。蜂蜜、浴鹽、牛奶。奢侈的體驗。浴後大廳里上百人的睡衣晚餐,難得一見的慣常景象,公社式的都市休閑活動。…See More
Mar 8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孫甘露《索爾·貝婁》

海男來電話約稿。《小說選刊》的一位女士來電話,通報選用《少女群像》。劉葦寫了關於文學片斷自選的書評。《上海一周》的編輯來電話約稿,關於本年度網絡的十個關鍵詞。寫不了。建議去找陳村老師。母親病情不見好轉,準備明天去住院。元旦晚間張銳和朋友在蘇浙匯宴請,與小眼三人黨等一幫老朋友同往。各種黃段子假手機短信滿天飛,了無新意。印度洋海嘯是當然的話題,各種末世論在餐桌上被討論。飯後去blues and jazz,和徐崢兩口子喝了一杯。餐前去季風買了索爾·貝婁的《拉維爾斯坦》、伍迪·艾倫的《門薩的娼妓》、一本關於讓-呂克·戈達爾的小冊子、耶利內克的《鋼琴教師》。…See More
Mar 6

妲姬 格格's Blog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戶口與休假 (中)

Posted on September 3, 2020 at 2:00am 0 Comments

政府為什麼保留或維護目前的戶籍制度呢?我們要知道,政府的做法永遠都不會是“不成立”的。它對政府來說自然有其道理,但制度的真正合理與否取決於它是否符合滿足國民幸福指數的客觀需要,是否成為了這一指數的客觀障礙。

從經濟的角度講,戶口制度是中國為了實現工業化采取的,為了工業的發展而消耗農村的制度遺留。現在工業化已經基本完成,進入科學、可持續、和諧發展的時代,政府再也不能利用戶口剝削農民了。從政治的角度講,農業戶口意味著極少的發展機會,保留農業戶口則意味著受社會的歧視。從教育的角度講,戶口在高考中作用極大,不同地區的高中畢業生在升學方面的待遇完全不同。…

Continue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閑人和有錢人(下)

Posted on August 31, 2020 at 11:30pm 0 Comments

近年以來,日本社會對吸煙者的管制不斷嚴格,不管是室內還是室外,政府機構在各處建立了吸煙專屬區,以制度、規定的方式去要求每一個吸煙者只能在那個區域內吸煙,其他地方,包括餐廳、酒店、廁所、公司等公共場所,一律禁煙。路過吸煙區,看見大家在那里排隊,擠著吸咽。突然間發現一個打扮相當奢侈的大哥嘴里叨著煙,懷里抱著幾包煙和幾瓶酒去收銀臺結賬。從他獨特的風格看,就是沒文化的土皇帝。

收銀臺的小姑娘看到客人抽煙勸告說:“先生,這里不能抽煙,請到旁邊的吸煙區抽。”土皇帝笑瞇瞇地回應說:“美女,你別生氣,我就是抽一會兒,沒事的。”我在旁邊看著,靠,那個男的真是的,一點紳士氣質都沒有………



Continue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閑人和有錢人(上)

Posted on August 31, 2020 at 11:30pm 0 Comments

在我看來,閑人與有錢人的生存態勢將決定中國的未來發展態勢。我一點都沒有誇張,希望讀者朋友們認真思考,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

先說說閑人。



2010年的五一假期,我是在西安過的。5月1日早上跑步90分鐘,從經濟發達地高新區的酒店經西門跑到城墻內最中心的地方鐘鼓樓。西安城墻始建於隋代開皇二年(公元582年),在隋唐皇城基礎上經過歷代修葺,明代洪武初年向東、北延伸後擴建而成。…

Continue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四川地震:紀念與反思(下)

Posted on August 30, 2020 at 3:00am 0 Comments

再談反思。

就人類社會發展的進程而言,反思其實無處不在、無時不有。我們不應害怕反思,相反,我們需要經常反思。對於四川大地震的抗震救災工作來說,中國政府與人民的偉大是一回事,活人的反思則是另一回事,兩者並不構成矛盾。地震的確是天災,但天災不一定都會帶來死亡和損失。既然人類不得不與自然共存,那就要學會如何與它打交道。

地震中倒塌的建築,是否包含了那些豆腐渣工程的危房?針對自然災害的預防機制是否到位?針對突發事件的應對機制是否啟動?公民的防患意識是否達到了應有水平?一旦知道地震發生,官方和民間如何應對?城市或農村的規劃以及基礎設施是否合格?對這些問題的反思,目的都是為了在下次地震發生時盡最大可能避免生命和財產的損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