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53種離別》但願有一天(下)

某年某月,某一天曾和什麽人度過,他或我遞給你一個桔子,幫你剝開,手指凍僵,那新鮮的桔子遞了過來,浸透甜香的汁液。看看,到底會有什麽事發生,為了什麽事發生而準備著。

 

與任何人認識,這時都太遲,青春年少徹底被太陽的紅塗染,又被太陽吸乾。 

黑郁金香。

 

有個人走到陽臺外抽煙,煙是自己裹的,非常長。手里握著一個打火機,不用火柴。樓下有一個胖子,也在抽煙。回到房間,去衛生間,在那里假裝做愛,假裝哭,哭得人人同情,也未必沒用,起碼可以讓少年少女傷心。

 

有照片嗎? 

有照片也會毀掉。

 

人的臉會隨著歲月流逝而走形。煙圈在風中飄,成為大氣的一部分。對的,人和照片不一樣。其實他們是一張臉,我總在這個人身上找那個人,組合自己愛的人,重疊他們,把他們綜合成一個想像中的人。 

靈魂相遇的一秒,那可怕的一秒,幾十年由幻象構成的雕塑在面前,沒做任何事,等著太陽從街對面的教堂背後升起。

 

寫信人近期一周里給我三封信,不短,毛筆小楷,字跡漸漸端正,自成一體,流利漂亮。這周我只收到一封,一共十四頁。信里自帶一股寒風,掀動紙片,觸及面孔。信里說看到我一個人在陽臺上走來走去,既沒系圍巾,又未穿大衣,但戴了頂與年齡不相適應的紅帽子,純棉線針織的。“謝謝上帝,你的臉不變,真是奇跡!你住在自己的雷峰塔里,真讓人羨慕。” 

非也。我看我變的一部分,寫信人寫不變的一部分。有一群狗追獵著貓,沒有人圍觀。這個中午,人都上班去了,窗外不遠的公園里也沒有跑步和練功的人。

 

中午,這整個大公園顯得寧靜。 

樓下的小路,竹子已長成一片又一片,雷峰塔早已開裂,看來,是該順這竹路走出去的時候了。(全書完)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