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叫,別叫。有人拍拍我。

我發現還在床上躺著,剛才只是做了一個夢。

那個女人這樣說。你不理我,我會傷心,你會感覺到我的傷心,因為我就是她。說著,她抱住了我。啊,真好,真好,她重復地說。

 

我推開了她,臉一直笑著,直到她離開。燈似乎是由於電源出了問題,按了好幾下,也不亮。全是陌生女人的氣味,想到自己入睡時那人會在自己身上做的事,就再忍不住,摸黑進了浴室沖了個淋浴,很好,周身又只是自己一個人的氣味。

在床頭坐著。燈突然亮了,就是枕邊的一盞。一個日記本安靜地在那兒。

隨便翻開一頁,我讀了起來:我們的時代已變,你和我的約會,選擇哪一個城市見面,已經無關於那里的當權者。

 

寫得真好。完全可能,剛才那個女人就是你,你讓我以背叛你的方式,使我或你心滿意足。背叛的味道每個人都該嚐一嚐,否則怎麽平衡我們空虛的精神?

有人在敲門,從孔里看去,一個男人正捧著一大束鮮花。我走了回來,手里玩味著日記本,我把它朝敞開的窗子拋了出去。是的,一切都會過去,必須過去。

敲門聲在響,我由著這聲音響。雨嘩啦下起來,旅館外的街幾分鐘後,所有夜生活的人都會回家去,街道會變得從未有過的寂靜。你穿著桃花旗袍,赤著腳,慢慢地走出陰暗的屋檐,可能從我住的這家旅館走出去,穿過一條條馬路,走上一坡坡石階,走上一座座天橋,死亡離你只一秒,你一點兒也不在乎。

 

街上所有的樹都開出了桃花,粉白粉紅,一路跟著你,你朝我的方向望了望,一張臉全是雨水。我哪里認得出你?我只看見一個女人的身後是一個上了重鎖的囚室,你一直待在那里,身上發出光,囚室透明如白日,而整個城市晝夜陷入黑暗。

雨水將長久持續,仿佛是為了沖洗我留在這個城市的所有痕跡。我正幾萬里又幾萬里地離開那房間。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