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出來,已離樓房很遠,一片楓林似火,每扇窗都綠得發亮,都有個人腦袋擱在那里,有些古怪,但那兒不是我能進得去的地方,什麽人進去都會遭遇到同樣的情形。

這不是事實。那什麽是事實呢?

取安眠藥片,往手里倒了一把,看看,又往回倒了一些。喝了水吞下,我感覺平靜多了,就在地毯上坐著。等啊等,等到天黑得發紫,好些大樓的燈光都雕謝了。我的眼睛仍是睜著,人疲軟得只得倒下,蜷成一團。用仇恨對仇恨,或是以愛對愛?家鄉的老房子里,我風塵仆仆地推開門來到父親床前,看見生病的他,就笑了。

 

父親對我笑,嘮嘮叨叨不斷。我握著他的手,心里難過。當然這是個夢。現實里,父親生前從未與我拉過一次家常,他話極少。

回想在機場,就一錯再錯,撞上人,弄倒行李,什麽也不顧了,一心要上香港來會你。假如注定是為了受罪,還不如不來到世上。

我的頭髮曾經長及膝蓋,坐下站著,都像黑中的黑,光中的光。看著屏幕上變化的數字,我買了最快起飛的一架航班。每個城市每個班次都充滿玄機,尤其是在空中工作的人,應該是最幸福的人。因為有各種可能性,各種命運等著。登機前在落地窗中能瞧見兩三架飛機,塗著綠紅兩色,花非花,線條彎曲,纏了一圈圈,如眾鬼在狂歡,讓我眼花瞭亂。

我就這麽眼花瞭亂一路飛來香港,住進預先訂好的旅館。

 

緊張了吧,當我告訴你,我這個早想金盆洗手的作家,會寫你。你臉在紅,使得你變了許多。一件藍衣袍,襯出你的腰身,自然而優雅大方。你說衣服是在那家最東方味又最西化的店里買的,衣服紅得那個紅,艷艷麗麗,叫人舒服得透不出氣來。你喜歡藍,和我相似,愛朝紅的地方鑽,有意顯示我們要的效果,而我對你來說,就是紅,對不對?

我笑了,有人在一旁窺視,是我神經有毛病。旅館大堂長沙發上坐著兩男一女,女的長頭髮,細腰身,怎麽長得像你?她的腿自然地平放在地毯上,黑絲絨布鞋也似乎是你的碼數。

我瞧著她,她卻沒有任何反應。

 

她抽著煙卷,臉朝向窗,沒有轉過來看身後斷斷續續上電梯的人。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