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出房間,一個女人正閃入一扇門里,看見我,或是聽到開門的聲音,那探出的腦袋就縮回去了。那有可能就是你?

小時總想成立一個幫派,像武俠,你說。逢人便打聽,哪里有幫派可加入,結果回回都險遭不測。臨海一個大垃圾山,被警察忽略。

那些幫派經常在那兒聚集生事,也做黑市交易。

你也去那兒,與你同去的他早早準備條船,海上或許可有逃生之路,陸地不行,警察一來,就會一抓一個準。你同去的人受傷或被捕,而你和他逃脫。

 

海真是博大無比,流動的氣勢讓人驚駭敬畏。你說著說著淚流下來,他受傷流血過多,死了。知道嗎,當時我害怕極了。

電話鈴聲響,我拿起來,沒人說話。放下電話,才發現聲音來自隔壁房間。這個不算最好的五星旅館,隔音效果竟至如此。不對,分明是我自己產生了幻覺。幻覺里,你在電話里說另一個女人的故事,我們都讀過她的書,最後一本。記得也是在一個公寓里死去。

我說,聽人說,她是在巴黎出車禍絕命的。

 

你怎會相信?你質問。接著你說起她的死,原來她戀著的玉子離開她,去找男人。她無法,只能寫無數的信,最後信讓變心的人回到巴黎來看她,在她們約會的公寓,兩人久別後見面。

我在電話這邊喝了一口水,聽你繼續說。

她就在當夜對玉子施行愛情,使足勁鞭笞,脫掉她的衣服。房里家具能用上的都用上了,搗毀性地對玉子表示感情。她罵,你知道你多髒,多爛,賤到給銀子也無人插上一插。好了,她使用的語言鮮艷發香,手不停,嘴不停,眼淚不停。你是想我再來愛你一次,你要我的手、舌頭,還是我的鞭子?你要我殘忍,對你暴力;還是要我求饒,下跪?她就去捉住玉子一隻鮮嫩的乳房。

 

一夜好短,但她們過得好長。安眠藥使她睡了一個小時左右,醒來,發現玉子不在了,她衝出門,找玉子,商場、飯館、酒吧,附近街跑了個遍,絕望中明白玉子一定直接去了機場。她當時一屁股坐在石階上。回到公寓,坐下沒多久,又出門,到商店買了一把刀,西方的刀,長而尖。

隔壁房間的人被吵鬧一夜,告到房東那兒。房東曾敲門警告她影響別人休息,也警告她打人犯法。她說已付過房租,她的事還輪不上房東干涉。最後,房東敲門,門不開,房東是個固執的人,用鑰匙打開門。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